0901試閱    

將近一週不見了,讀者們有沒有想念我……發的試閱文呢?

是的,小編揮灑完汗水回來啦~

這次的新書試閱,要為大家奉上的作品是《與精靈新娘攜手展開異世界領主生活》

本書讓小編看得既是科科笑又是心有戚戚焉,

那領主給你當吧,新娘留給我就好ヾ( ̄∇ ̄=ノ(咦


 

  燭臺火光搖曳,斑駁的石牆上投射出兩個人的身影。

  附有頂蓋的床鋪上方,臉頰泛起櫻花粉紅的少女向我倚靠過來。

  「由太大人……我好開心。」

  近距離仔細一看,才發現她是個美到足以令人全身顫抖的美少女。

  發出溫潤光澤的白金色長髮、晶瑩剔透的雪白肌膚。以及尖細的長耳朵──

  「妳、妳很開心……開心什麼?」

  我帶著疑惑詢問,長了精靈尖耳的美少女以水汪汪的眼瞳回答我:

  「當然是因為由太大人你這麼了不起的人願意娶我為妻呀!我實在太幸福了,幸福到不知道該怎麼辦……」

  ……喔,原來是因為成為我的妻子而感到開心啊……

  等等!

  「妻子嗎────!?

  那句話是什麼意思啊啊啊啊啊!!

  「由太大人,你怎麼了?」

  「妳說的妻子就是指那個吧!就是結了婚的女性對不對!?

  「對。母后告訴過我。為人妻子的人,在最初的夜晚,要將自己的一切獻給丈夫……請享用吧,由太大人!」

  什麼「請享用吧」,我說妳啊!

  「妳等等。讓我們先冷靜一下。」

  我努力以最溫柔的聲音詢問緊閉雙眼、全身僵硬的精靈耳朵美少女。

  「妳先告訴我。為什麼妳會變成我的妻子?」

  「那當然……是因為由太大人向我求婚了呀。」

  「求、求婚?」

  我什麼時候做了那種事!?

  「由太大人。我會為了你奉獻我的一切。所以……請你…………好好疼惜我!」

  說完這句話,精靈耳朵美少女便撲了上來,緊緊抱住我。

  她身上飄來一股剛洗完澡的柔和香氣,微熱的柔嫩肌膚像棉花糖般緊貼在我身上。

  「啊、啊哇哇哇哇……!?

  到底是什麼情況!?我在作夢嗎!?

  我努力回想一下,今天早上起床的時候,還是跟平常一樣極其普通的早晨。

  我換掉衣服、洗臉、吃飯……要說有什麼不同,大概只有現在正在放暑假,不用去學校這點吧。

  我是傍晚站在小島海岸邊發呆的時候,開始感受到異狀。

  那一帶飄起了霧氣,四周全被白霧覆蓋。

  然後──然後,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啦──!

  「──由太大人。我覺得很不可思議……」

  少女祖母綠色的明亮眼瞳,熱情地仰望著我。

  「我其實很害怕男人……聽到母后要我來你的寢室時,我也有一點、有一點擔心……」

  她纖長的睫毛微微顫動。纖細的頸子反映火光,垂落在頸子上的髮絲如春夏地面上升起的熱氣般搖曳。

  「可是,不知道為什麼。我一點也不討厭由太大人你碰我。」

  我嚥下一口唾液,目光移向她潤澤的嘴唇。

  「妳、妳……」

  我話才說到一半,少女口中便吐出溫熱的嘆息。

  「由太大人。今晚請你務必……讓我變成你的人吧!」

  

  下個瞬間──我腦袋中某個東西發出弦線撐裂的聲響,斷掉了。

  

 

       1

  

  站在展望臺邊緣,便能看見腳下那一大片覆蓋小島南半部、獨特的雙重破火山口地形。

  聳立的外輪山另一邊,湛藍的水平線和天空朦朧地融合為一體。

  「雖然是早就看慣的風景,不過依舊令人嘆為觀止呢!」

  從東京灣往南約九百公里。

  位於小笠原群島北邊的這座青根島,人口不到兩百人,是所謂的離島地區。

  「我看看……相機沒問題,鏡頭也沒問題。」

  可以將整座小島盡收眼底的展望公園,是內行人才知道的絕佳拍照地點。

  但是,我在寶貴的暑假第一天來到這裡,並不是為了拍攝風景──

  「欸,由太,你看你看!欸嘿嘿~怎樣?適合嗎?」

  我眼前穿著純白婚紗的女孩,彷彿問著「怎樣」一般,自傲地擺著姿勢。長長的金髮加上尖細的耳朵。眼睛又大又圓,纖長的手腳就像貓咪一樣。沙龍裙風的裙子隨意綁在肚臍下方,胸口的紅色緞帶呈現令人目眩神迷的對比色彩。

  這簡直就是傳說中美麗的精靈公主……才怪。

  「我做得不錯吧!這是我昨天熬夜縫好的。因為今天是暑假第一天,就算熬夜也不會挨罵。」

  她身上穿的,是那個知名某劍業主婦女主角的提泰妮婭版服裝。

  啊,順便一提,頭髮是假髮,耳朵當然也是做出來的。

  沒錯。我眼前的女孩,就是世間所謂的角色扮演者!

  和栗三咲,十六歲。她跟我一樣,就讀都立北小笠原高中一年級。

  我們是所謂的青梅竹馬,這個稱號在城市中聽起來相當夢幻,只不過在這座島上──從幼稚園到高中,每個學年都只有一個班級──根本一點也不稀奇。反倒是要找沒有一起長大的人還比較難。

  不過,即使是這樣的青根島,我這個喜歡角色扮演的兒時玩伴,依舊可以算是村子有史以來最稀奇的人物就是了……

  「怎樣?相機準備好了沒?」

  「好了。讓妳久等了。」

  我看向觀景窗,只見三咲露出驚訝的表情,開始跳起有點不可思議的舞。

  「嘿嘿!這是我自己編的舞,怎樣?先屈伸身體,然後……兔子跳!」

  「不,問我『怎樣』……」

  這舞好像有點色啊……

  「嗯,你怎麼了?對你來說,好像太刺激了一點,是嗎~?你看看你!」

  「才、才沒有……!!COMIKE的話,妳這種打扮根本很普通……!!

  雖然我還沒去過。

  「COMIKE!?好好喔,我也好想去一次!我真希望現實生活中也有角色扮演的同好,而不是只能在網路上交流。」

  「咦?不不,妳還是算了吧!內地很危險的。我爺爺說過,像東京那樣的都市,路上到處都有車子咻咻咻地衝來衝去喔!」

  我怎麼能讓超級天然呆的青梅竹馬,去那種車子像彈幕射擊一樣的地方!

  「啊哈哈!由太你又來了,又不是動畫,怎麼可能有那種事~嘛。你動畫和漫畫看太多了~!!

  沒救了,這傢伙……

  「我先說清楚,最容易出事的就是妳這種人。妳上次就在我眼前闖紅燈了吧?」

  「咦?啊啊,那次?哈哈哈!沒有啦~我不小心沒看到……」

  「什麼不小心沒看到……島上只有一座紅綠燈耶?在小學前面,就只有一座!妳告訴我要怎麼不小心沒看到它?」

  「唔~~!誰教它在那麼高的地方!沒注意到它也是沒辦法的事啊!」

  「我說妳啊。那是為了『教育用』特別設置的,如果妳不注意它,不就沒意義了嗎……」

  「唔唔唔……」

  過馬路前先停下腳步,稍微抬高視線。

  這樣簡單的小動作,對我們青根島村民而言,算是相當難以習得的特殊技能。

  「不過,正因為這樣,妳還是放棄去內地吧!對妳來說難度太高了。」

  「我才不要!!過紅綠燈根本不算什麼!!我想去~!!我想去內地!!

  「我跟妳說,真的要去內地的話,交通費也很驚人喔?來回的船費就要四萬吧。而且一個星期只有一班船,等船的期間住宿費也要四萬左右吧。再將餐費還有在內地移動的交通費也算進去,至少得花十萬才行喔!」

  這樣算起來,我甚至覺得出國還比較近。

  「由太,你還真會算耶……你是不是吃飽太閒?」

  不准說我吃飽太閒!

  「……是因為以前我曾經想去內地的漢堡店,所以就試著按了按計算機。」

  「啊~我懂我懂~一次也好,我好想去點個真正的『微笑0圓』喔。」

  「不,微笑哪有什麼真假之分。」

  還有,那家店的總公司在美國。

  「呵呵……」

  「什麼啦!有什麼好笑的?」

  「沒有啦,我只是想說由太你果然對內地有興趣嘛!」

  「唔……當然囉,要不是交通這麼不方便,不然我還滿想去一次內地看看的……」

  「對啊,我們村子到內地的交通方式實在太糟糕了。像那個港口,從我們出生就一直在蓋,到現在還沒蓋好……」

  位於村子邊緣的七寶港,附近的懸崖每天都有土石崩落,所以從幾十年前就一直進行著施工。然而,即使如此努力,但因為物資及人手不足的緣故,這座島上唯一的港口直到現在仍在施工。我想,大概到世界末日為止,工程都不會結束吧。真是讓人忍不住嘆息……

  「在內地那群人眼裡看來,我們村子一定就像異世界一樣吧!整座島全是破火山口地形,四周都是山。在電玩中,根本就是居住著魔王的地形!」

  只要轉過目光,就能看見圍繞小島四周的外輪山凹凸不平的崎嶇稜線。

  仔細想想,這不就是跟以「接著邁向傳說……」廣為人知的RPG一樣的地形嗎!

  「欸,由太……照你這麼說,那村長就是魔王,村公所就是魔王城囉?如果對手是那個村長,我搞不好能成為傳說中的勇者……」

  「妳跟那位性格溫厚的大叔有什麼仇嗎!?

  不過他外表看起來的確有點像魔王啦!

  「也對,打倒村長是有點太超過了。可是,一想到這座島如果是異世界,整個讓人熱血沸騰啊!能使用魔法、有精靈存在,感覺超好玩的!」

  「魔法跟精靈嗎?的確不錯啦……如果是異世界,我──」

  「如果由太你要從事奇幻類的職業,感覺召喚獸之類的很適合你。」

  「那算得上職業嗎!?

  根本把我當魔法或道具看待了嘛!為什麼是召喚獸啊!?

  「因為只要拜託你,你就會馬上過來不是嗎?你總是在幫村民的忙。」

  「唔……」

  是也沒錯啦,村裡的人根本把我當成專門打雜的。

  只因為我老爸在村公所工作,所以只要大家一有困擾,就會馬上抓我去幫忙。

  「再說,你不是也常幫我製作角色扮演的小道具嗎?上次我拜託你的劍,做得還順利嗎?」

  「啊啊,那個啊?只要稍微修整一下形狀,再塗上顏色就完成了。」

  「不愧是由太!由太的鑄劍技術到達那種程度,可以算是大師等級了呢!」

  「鑄劍師嗎……總算變成像樣一點的職業了。」

  雖然不起眼,不過比召喚獸好多了。

  「呵呵!那我們快點拍照吧!趁著天氣還晴朗,快點快點!」

  突然被三咲纖細的手指抓住手臂,我的心臟開始劇烈跳動。

  「喂、喂,不要那樣拉我啦……」

  在我眼前開心地跑來跑去的青梅竹馬,看起來簡直就像真正來自異世界的精靈。

  

       2

  

  隔天,暑假第二天──

  「好了喔,田中先生。牆上的洞已經填起來了,雨天應該不會再漏水了。」

  我將運動包揹到肩膀上,老爸留給我的工具組發出喀鏘聲響。

  「喔喔。由太,抱歉老是麻煩你。這些給你,雖然不多,不過你拿去吃吧!」

  「啊,是蔬菜!謝謝你,田中先生!」

  田中先生遞給我塞滿整個塑膠袋的夏季蔬菜。在鄉下,不知不覺間就會有人在我家玄關前放下一大堆蔬菜。根本是狐狸報恩的現實版……

  「抱歉啊,我只有那種東西。你們年輕小孩,其實比較想吃STARFAX之類的東西吧?」

  差一點點!

  我記得他上次好像是說STARSOX……這次還加入了傳真的功能嗎……

  「沒關係啦,田中先生。吃那種東西容易吃壞肚子。我還是收到這個比較開心。」

  因為我家的開銷很吃緊,所以可以免費獲得食物,真的很令人感激。

  「喂,小由!!

  「嗯?」

  就在此時,遠方傳來可愛的女孩嗓音。

  「那聲音,該不會……」

  一陣不祥的排氣音,讓我連忙轉開目光。

  糟了……不能看那邊、不能看那邊、千萬不能看那邊……

  很快地,一輛跑車停在房子前面,車門砰地一聲猛然打開。

  「呼!到了!」

  從駕駛座上出來的是穿著略顯成熟的襯衫、個子嬌小的幼女……並不是。

  「嗨!工作辛苦了,小由!」

  「妳、妳也辛苦了,百花姊姊……妳來啦……」

  她是三咲的姊姊,和栗百花姊姊(二十二歲)。

  不管從哪個角度看,她看起來都像個有點狂妄的女孩,但其實她可是在村公所擔任村長祕書的職業婦女。聽說她因為外貌太幼齒,還曾經被觀光客誤認為小學生,算是一個活生生的傳說。

  「小由你怎樣啦!我特地來接你的,結果你卻一副不情願的樣子(冒青筋)。」

  驚!

  「沒、沒那回事!太感謝妳了!謝啦──!!

  這個人,一旦發飆就會變得非常可怕……

  她去公所上班之後,脾氣穩定很多,不然說到以前的百花姊姊,可是這一帶最有名的野丫頭呢。

  鄰近島上的居民,直到現在還稱她為「小笠原的惡夢」,或是「島方不敗,又名島中之王」之類的,對她畏懼不已。

  「對了,我拜託你的工作做完了嗎?」

  「嗯,我才剛從田中先生那裡得到謝禮。真是的,明明在放暑假,卻一大早就把我叫出來,百花姊姊太會使喚人了……」

  「你說什麼啊,小由。你以後不是也想去公所上班嗎?我可是好心鍛鍊你耶,你應該感謝我才對吧!」

  「這是什麼毫無邏輯的歪理啊……」

  不過,這種小村莊的職員,的確就跟打雜的沒兩樣。

  實際上,我老爸過去也是每天都被村民呼來喚去……

  「好!那我就給努力工作的小由你一點獎勵吧!好,你把頭低下來。」

  「……這樣嗎?」

  「好棒好棒,乖寶寶(摸頭)。」

  百花姊姊伸直背脊,撫摸我的頭。

  「等等,不要把我當小孩……」

  「你在說什麼!你本來就還是小孩啊?」

  誰說都行,就是不想被外表看起來像個幼女的妳這麼說。

  「真是的,妳每次都這樣……對了,百花姊姊,妳的工作不要緊嗎?妳應該很忙吧?不用特地來接我也沒關係,我完全不介意喔。」

  「你不用在意。你就像我的家人一樣,這麼點小事,你不用客氣啦!」

  看見她露出心情愉悅的笑容,我不禁感到一絲、甚至兩絲不安。

  為什麼咧……?

  「對了,你很熱吧?快點坐進我的愛車吧!」

  百花姊姊伸手指向她背後的跑車。

  我雖然一直看向別的地方,但事已至此,只能面對現實了。

  眼前這一輛……曾經很時髦的白色跑車,現在只是讓人不禁懷疑它是否受過武裝組織襲擊、凹凸不平的慘烈鐵塊。

  「百花號現在是摧毀模式喔!」

  這明顯是受到摧毀的那一邊吧……

  沒錯。

  其實這個蘿莉大姊的駕駛技術差勁到極點,卻又很愛開車,是個非常令人傷腦筋的人!

  「唉……我只能認命了嗎……」

  我就像被塞進鐵處女的罪人般,懷著絕望的心情,打開副駕駛座的車門,結果──

  「呀呵!由太,我來接你了唷──」

  三咲就坐在後座。

  「什麼啊,三咲也一起來囉?」

  「『什麼啊』是什麼意思!我這麼可愛的青梅竹馬來接你耶!」

  不,別自己說自己可愛啦……

  話說回來,這傢伙……我每次看到她都忍不住心想,她竟然搭這種車還能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

  「妳今天找我有什麼事?雖然說是來接我,但其實是要去別的地方吧?」

  「答對了!!我們去海邊享受海水浴吧!放暑假當然得下水游泳囉!」

  三咲邊說,邊拍一拍放在袋子裡的潛水裝備。

  「原來妳也要去海邊啊?我也打算到海邊把妳拜託我的角色扮演道具劍做好。」

  幫劍上色得用到可燃性的噴漆,調整發泡軟板形狀也需要打火機,因此我總是在海邊進行那些工作。再說海邊人煙稀少,也不用擔心引起火災。

  「好,你們兩個綁好安全帶。我馬上就要出發囉!」

  最後進來的百花姊姊,帶著幹勁十足的表情輕巧地坐上駕駛座。

  這個人真的看得見前面嗎……

  「好,走囉!……在那之前,油門是哪一個來著?」

  這是我至今聽過的臺詞中,最可怕的一句話。

  「姊姊,妳在說什麼啊?有十字鍵的是煞車,沒有的就是油門啊。」

  「妳的說明也有問題喔!?

  「喔,對喔!哎呀,三咲的說明真是淺顯易懂呢!」

  「因為姊姊妳喜歡玩電玩嘛。爸爸也說過,妳學會怎麼拿筷子之前,就先精通螺旋打樁機的輸入指令了。」

  唔哇幼女超強的!

  不愧是將三咲變成阿宅的始作俑者……

  「欸,百花姊姊,妳真的沒問題嗎……?」

  「喂喂,小由你幹嘛嚇成這樣?剛才當然全都是開玩笑的啊?怎樣啦,不用擔心。我雖然出過車禍,還不是活得好好的!」

  「我擔心到心臟快停了好嗎!」

  比起低成本的恐怖電影,這個人擁有駕照的事實恐怖多了!

  「那麼就正式……前進!」

  百花姊姊一踩下油門,車體便喀啦喀啦晃動起來,破爛跑車開始慢慢向前邁進。

  「這東西……動了!」

  不,這不是理所當然的嗎!

  「……真是的。好不容易才完成一個工作,卻連喘息的時間也沒有。」

  每次經過彎道,車體就嘎吱作響,我的SAN值也跟著直線下降。

  「你說工作……由太,你今天做了什麼?」

  「啊,田中先生家的屋頂會漏雨,我幫他修屋頂。」

  「是喔。你還是老樣子,一天到晚在幫村民打雜耶。」

  「打雜……嗎?」

  究竟是為什麼呢?不只百花姊姊,大家都會來拜託我做事。公所明明就還有其他職員啊……

  「由太你啊,給人一種好說話又容易接受委託的感覺。怎麼說呢,就覺得你很好使喚……啊,既然提到這個,我有點肚子餓了,你去幫我買炒麵麵包好不好?」

  「不好!」

  那根本就只是普通的跑腿吧!……那飲料買牛奶可以嗎?

  「呵呵,看來大家都很信賴你呢,小由。我想,叔叔一定也會很開心的。」

  「是嗎……」

  老爸真的會在那個世界替我感到開心嗎?

  「不過呢,小由。有時候跟別人撒嬌也是必要的喔。我知道你一個人生活很辛苦,有什麼困擾的事一定要立刻告訴我喔!」

  「嗯。謝謝妳,百花姊姊……欸,哇啊啊啊啊!前面前面前面!」

  「哎呀呀!」

  好、好危險……!!雖然她一臉若無其事,不過剛才差點輾到佐佐木家的阿婆了吧?我就老實說吧,現在最讓我困擾的就是妳啦!

  「真奇怪──!立刻輸入指令,應該就能取消動作才對啊?」

  「奇怪的是妳的腦袋!」

  這顆地球上哪裡有教人取消技巧的駕訓班!

  「不過你不用擔心。我是早就看透了命中判定才這樣開的。」

  「妳的後照鏡剛剛才在我眼前散成碎片耶?」

  從她將命中判定帶進開車這個行為的瞬間,我就只剩絕望了。

  「對了,小由。我告訴你一件好事吧!」

  「什、什麼……?」

  事情發展至此,還能有什麼……?

  「我只使出了百分之五十的力量喔!」

  「夠了,妳快點給我全心全意開車啦啊啊啊啊啊!」

  現在才暑假第二天,我就已經從可怕的下坡感受到死亡的覺悟。

  

  「呼……我還以為會死掉。」

  海風吹拂著臉頰,我無力地坐在沙灘上。

  就連三咲的臉色,也變得像外國電玩遊戲中的黑暗精靈一樣。

  「啊、啊哈哈……不愧是被所有島民稱之為奔跑棺材的人……」

  她幾乎算得上機動兵器了吧……

  「剛才車子晃動得很厲害,不知道劍有沒有撞壞……」

  我從運動包裡抽出露出一部分的角色扮演道具劍,坐在旁邊的三咲立刻靠了過來。

  「啊,好厲害!形狀幾乎都完成了嘛!」

  「可以這麼說。不過還沒到達我追求的完成度。咯咯咯……」

  「喔、喔唔……你很有幹勁嘛。」

  「哼,我會讓妳見識一下神的境界。真正的角色扮演道具劍就是這樣──啊,住手,還不能摸!」

  「咦,不行嗎?嗯~那,我就先去游泳囉……嘿咻。」

  話才剛說完,三咲不知道是哪根筋不對勁,突然在我旁邊脫起襯衫。

  「咦?嗚喂喂喂喂!妳在幹嘛啊妳────!」

  「嗯,你幹嘛大驚小怪?」

  不過,襯衫下面出現的,不是昨天拍照時見到的具有挑逗性的肚臍,而是深藍色的學校泳裝。

  「……什麼啊。原來裡面穿著泳裝啊!」

  「噗!啊哈哈哈哈!由太你未免太慌張了吧!你以為我裸體嗎?可惜,是學校泳裝!」

  「不,學校泳裝也差不了多少吧!?

  「欸嘿嘿……我問你喔。你該不會抱著什麼奇怪的期待吧?」

  「啥?才、才沒有咧!」

  「嘴巴上那麼說~但你臉都紅了~」

  「咦?不,這是因為那個……」

  「怎樣?我身材還不錯吧?你看你看,女豹的姿勢

  「唔!」

  看來這傢伙完全沒有自覺自己的身材有多惹火。

  就連平常看慣的我都這樣了,要是讓純真的男孩看到,恐怕會當場暴斃吧……

  「好、好了啦。妳快點去泡海水啦!」

  「嘿嘿~嗯,不用你說,我也會那麼做的。」

  三咲輕盈地跑出去,氣勢十足地飛身躍入波浪之間。

  她雪白的雙腿伸出海面,彷彿人魚一樣……我忍不住想著這些沒有用的事。

  「真是的,專心、專心!」

  我搖一搖頭想甩開雜念,卻被映照在視野一隅的泳裝身影妨礙,怎麼樣都無法埋頭專心工作。

  

  「呼,今天游得真過癮!我看看,已經做好了嗎?」

  太陽開始西下時,三咲身上滴著一顆顆水滴從海中上岸,探頭望向我手中的工作。

  「喂、喂!妳把水滴到上面的話怎麼辦啦!」

  「哈哈哈,對不起對不起。不過你真的很厲害耶,這根本就是真正的劍嘛!用這把劍打倒一隻龍應該沒問題吧?」

  「不,從常識上來想,不可能打倒龍吧……」

  比用檜木棒打倒龍更不可能。

  畢竟這只是在鐵芯外頭,貼上樹脂製軟板和瓦楞紙做成的東西罷了。如果龍用這種東西就能打倒,想必在勇者出現之前就會先滅絕了。

  「想打倒龍果然有困難嗎?那麼,試著提高攻擊力如何?」

  「不行啦,做得太強也不太好。畢竟揮舞的時候很危險,而且內地好像有愈來愈多地方禁止攜帶長劍了。」

  「是喔~我只是想看看以由太你的鑄劍技術,可以做到什麼程度而已……」

  「不過如果有機會,我還真的想製作看看難度更高的東西。」

  「比如解放到第二階段,會變成巨大的鎧甲武士之類的?」

  「難度一下子提升太多了吧!」

  再怎麼追求不可能也要有個限度啊!

  「不過啊,只要把比例縮小到1/144左右……」

  「那就變成普通的模型了啊!妳到底想讓我走上什麼路!?……不,不是那種東西,我想做的是可以分離‧合體,或者可以射出刀身之類的東西!」

  「啊啊,分離‧合體和射出嗎?……那就,MEGA火箭巨砲──」

  「妳到底打算扮演什麼角色!?

  妳是想參加超●機器人大戰嗎!

  「真是的!!虧我幫你出這麼好的主意,由太真的很難搞耶~!!

  「不,正好相反,妳根本只是在妨礙我工作吧……」

  「啊!嘿嘿嘿,你發現了喔?哎唷,我已經游一圈回來了,我想我們差不多該回家了吧?」

  三咲一邊沐浴著黃澄澄的夕陽,一邊發出「嗯~~」的聲音,大大地伸了個懶腰。

  斜陽映照出她優美柔和的曲線,我不禁怦然心動。

  「我要在這裡再待一會兒。應該再一下就可以結束工作了。照現在的速度,我覺得晚飯之前大概就能完成。」

  「嗯嗯,謝謝你為了我這麼辛苦。為了感謝你,我幫你準備你喜歡吃的東西。你今天的晚餐也要在我家吃對不對?」

  「啊……嗯。抱歉總是麻煩你們。」

  「說什麼抱歉啦!如果沒有你,我爸說他沒有聊天的對象,會很無聊的。」

  「是……是喔……這樣啊……」

  叔叔在全家都是女生的家裡,一定也覺得很沒地位吧!

  畢竟和栗家是全家都是美女的女人之家。

  據叔叔說:「我在內地偶然認識她之後一見鍾情,硬把她追到手。」不過大概是先愛上對方的人比較沒立場,叔叔在家庭裡的權威,跟氫氣一樣輕。

  「反正就是這樣,你不要太晚回來喔。拜拜!」

  三咲邊揮手,邊像小鹿般衝上岩壁。

  老爸已經過世好幾年了,不過那傢伙到現在還是顧慮著我……

  望著她消失在樹木之間的背影,我默默地嘆一口氣。

  

       3

  

  ──我將老爸剛買給我的掌上型電玩用力一丟,衝出家門。

  「臭老爸,我最討厭你了!」

  那是在老爸還在世的時候……當年我還不知道平凡地活著,是多麼寶貴又奢侈的事時,所留下的記憶。

  豆大的雨滴打在臉頰上,泥水不斷流進海灘涼鞋的縫隙裡。

  我在昏暗的天空下奔過馬路,穿過隧道,一路跑下斜坡。

  最後,喘不過氣的我,視野裡出現一座小型製鹽所的影子──

  

  咻!

  拂過臉頰的冷風,將我拉回現實。

  「奇怪?我不小心睡著了嗎……?」

  我身旁是剛完成的角色扮演道具劍。

  看來我似乎是完成工作後,在附近的岩石上打起瞌睡了。

  「糟糕,已經六點了!」

  我跟三咲是五點左右分開的,所以已經過了一個小時。

  「他們也在等我吃飯,看來我差不多該回去了……嗯?」

  我站起身來的瞬間,不經意發現飄盪在腳邊的一片不明的白。

  「起霧了嗎……?」

  真奇怪。又不是梅雨季,什麼時候起了這麼濃的霧?

  直到不久之前,明明還能看見美麗的夕陽啊……

  我開始擔憂起來,轉頭環視四周時……

  《呀──────────────────!!

  「唔喔!?

  突如其來、響徹四方的哀號,讓我驚訝地縮起肩膀。

  「怎、怎麼了……?發生了什麼事……?」

  緊接著又傳來「啪噠啪噠」慌張的腳步聲。

  我邊感受著流竄全身的緊張,邊凝視著聲音傳來的方向。

  結果,突然有一個小小的人影突破乳白色的朦朧霧氣,闖入我的眼簾。

  「唔哇!」

  「呀啊!」

  我閃避不及,狠狠地跌坐在沙灘上。

  「唔!好痛啊啊啊……是誰──」

  ────!?

  話才說到一半,我就說不出話了。

  撞上我的人,說明白點,就是個美得不像凡人的美少女。

  嬌小纖瘦的體型,加上流瀉而下的白金長髮。大概中學生的年紀吧?綠色的眼瞳如寶石般閃耀著光芒,相貌也精緻得令人害怕。

  但是她那如女神般迷人的美貌中,有一點奇妙的地方。

  「耳、耳朵……?」

  她如花似玉的臉孔旁,有一對尖銳的長耳朵,討人喜愛地朝兩端突出來。

  不僅如此,她身上還穿著如女神被火焰纏繞般,奇幻且不可思議的衣裳。

  「妳難道是……」

  看這情況,她搞不好是──

  「外國的角色扮演者!?

  聽見我脫口而出的話,神祕的美少女眨眨眼睛。

  「請問……『角色扮演者』是什麼?」

  「唔喔,妳聽得懂我說的話!?

  「啊……抱歉嚇到你了。這是所謂的『念話能力』。我們精靈可以透過調整精神的波長,製造出能夠直接用心靈和周圍人群溝通的空間。」

  妳在胡說八道什麼啊!

  「不不不,不管怎麼說妳也太入戲了吧!妳在捉弄我嗎!?

  「你言重了,我不是在捉弄你。我叫艾可西莉亞‧烏珥‧黎里加爾多。我來自另外一個世界──英格林。」

  這樣啊,歡迎蒞臨地球。

  最好是啦,怎麼可能!

  「該不會剛才的哀號……也是因為妳在角色扮演?」

  「哀號……?」

  聽見我的詢問,角色扮演美少女訝異地抬起頭來。

  「對、對了,現在不是說這些的時候!你快逃!」

  「咦?」

  「快點!那個已經來這裡了……!!

  「那個?……是指什麼?」

  《咕嚕嚕嚕嚕…………》

  嗯…………?

  突然間,我彷彿聽見一道低吼,我下意識地轉身看向背後。

  「那是……?」

  白霧中浮現一道黑影。

  高度跟我的身高差不多,但黑影背後甩動的長尾巴,以及粗厚強韌的腳掌,怎麼看都不是人類。

  「呃……難不成那是妳做的角色扮演道具……?」

  超強的!下次一定要請她教我製作方法。

  「不、不行!快往這邊!」

  角色扮演美少女硬拉住我的手臂,下個瞬間──

  

  吼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嗚嗚嗚嗚!

  

  「「咿!?」」

  黑色團塊發出怒吼,空氣像被撕裂一般震撼了空間。

  同時,黑影朝沙子一踢,發出巨大的腳步聲,朝我們的方向跑過來。

  「唔、唔哇……那東西要來這邊?」

  「現在不是呆站在原地的時候!你知道精靈,卻不知道那個東西嗎!?

  「咦!?不,妳說我不知道──妳是在開玩笑吧!?

  因為那是……

  那個生物……

  不是龍嗎!

  「好了,快跑!」

  從背後不斷逼近的身影,看起來實在不像人做得出來的東西。

  隆起的肌肉、劇烈的呼吸、腐肉般的臭氣。

  我的五感都深信不疑。

  那是真正的魔獸!

  「嗚……唔哇啊啊啊啊啊!」

  直到昨天為止我還想著「要是這座島變成異世界的話一定很有趣吧~」,但是現在我根本連半點回想的空閒都沒有。


《與精靈新娘攜手展開異世界領主生活1—我住的島上冒出異世界—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創作者介紹

東立小說官方部落格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