騎士試閱圖  

快樂的週五來臨了~

小編最喜歡星期五了ヾ(≧∇≦)ゞ

這次的新書試閱為大家奉上這一季動畫化的作品《騎士&魔法》

第六集不論哪一個方面來說,

劇情都有了大~~躍~~進~~

看得小編好興奮啊(??)

為了不暴雷,請大家自己去尋找爆點囉(*´エ`*)


 

 

    第四十八話 他所期望的世界

  
  繼搭著『對空衝角艦』先行歸國的埃姆里思和艾爾涅斯帝之後,走陸路的銀鳳騎士團本隊雖然多花一點時間,最後也平安回到弗雷梅維拉王國。眺望越過歐比涅山脈,凱旋而歸的幻晶騎士部隊,並且聽到他們帶回勝利的消息,王都的居民們無不為之興奮雀躍。
  與此同時,籠罩在神秘面紗下的飛空船,也向民間公開它的真面目。這艘化空中飛行為可能的船,一登場就讓所有聚集而來的民眾們大吃一驚。飛向廣闊蒼穹的可能性,令所有人為之著迷,並生出一種大飛躍的時代即將到來的預感。
  經過各式各樣的凱旋儀式和典禮之後,銀鳳騎士團的眾人終於回到弗雷梅維拉王國的日常中──
  
        ◆
  
  「那麼,雖然才剛回來,但我們還是快點開始研究開發『飛翔幻晶騎士』吧。」
  銀鳳騎士團在王國的據點奧維西要塞裡,騎士團長艾爾涅斯帝‧埃切貝里亞在集合的團員面前高聲宣布。
  他們的日常開始了。
  把騎士團所屬的幻晶騎士搬進要塞裡,剛要喘口氣休息的騎操士和騎操鍛造師們面面相覷,都是一副不知道說什麼好的表情。
  「很好,大夥準備開工啦。這陣子暫時不會打仗,都給我好好把裝備擦亮了!」
  就算只是洗去旅塵,對象只要換成幻晶騎士,就是不小的工程。他們從克沙佩加出發的時候就已經做過一定程度的整備,可是經過長距離移動之後,還是少不了徹底的維修保養。
  老大『達維‧霍普肯』熟練地分配好工作之後,用下巴示意中隊長們過來集合。
  「怎麼了?雖然大概能猜到……」
  「幻晶騎士也要飛上天了呀……」
  老大轉動肩膀發出嘎嘎聲響,一旁的第三中隊長『海薇‧奧伯里』死心地嘆了口氣。至於第一中隊長『艾德加‧C‧布蘭雪』,則是一臉嚴肅地盤起胳膊,沉聲道:
  「話說回來,我們不是已經和陛下報告過飛行船的事了嗎?在剛才的典禮上也大肆宣傳過了。」
  「對啊。那陣子雖然忙得要命,還是努力把資料整理好了。」
  老大秀出手臂上的肌肉如此強調。與甲羅武德王國戰鬥的同時,他們也對擄獲的飛行船進行詳盡徹底的調查。到了現階段,銀鳳騎士團對船體的熟悉程度已經不亞於原本的製造者。儘管如此,在戰爭那樣混亂的環境之中,要如此鉅細靡遺地整理好資料,實在是困難重重。
  「嗯,聽說飛行船在典禮上發表之前,陛下就先對國立機操開發研究工房下達開發的指示。我想,現在國機研上下應該正忙得人仰馬翻吧。」
  「突然收到飛空船的設計圖,那也難怪……」
  回想起過去的經驗,海薇語帶憐憫地喃喃說著。飛空船是這個世界上首次出現的實用飛行機器。能夠淡然視之的艾爾算是異類,換作是一般人,大概會嚇破膽吧。
  「國機研是很值得同情沒錯,可是我們也不能落後西方諸國。今後將正式著手進行飛行船的研究開發。這樣的話,你的想法就會偏離其他人的意願。我們好歹是陛下的直屬騎士團,那樣行動實在太招搖了。」
  第二中隊長『迪特里希‧庫尼茲』已經完全不驚訝,達到看開一切的境界。艾爾對他的話煞有介事地點頭同意,但在場的每一個人都不認為他會撤回前言。
  「有道理,但是不可以忘記,我們銀鳳騎士團是什麼存在?」
  艾爾握緊拳頭,如此強烈主張:
  「我們接到的命令只有一個……那就是開發更先進的『幻晶騎士』!而且這個命令到現在,一次都沒有變更過。換句話說,這個命令依然有效!」
  「噢,這麼說也對。那就沒辦法了。」
  老大不由得點頭同意。這時,一隻手從旁邊伸向艾爾的腦袋,接著一把抓住。迪特里希一邊揉著比自己矮一截的腦袋,一邊深深嘆口氣,說:
  「……唉,老大你也不要那麼簡單就被說服。那不就只是強詞奪理嗎?而且,考慮到飛空船的利用價值,陛下會重視哪一邊也很清楚吧?你們又打算怎麼做?搞不好明天就會接到優先開發飛空船的命令喔。」
  銀鳳騎士團成立的原意雖說是為了支持艾爾涅斯帝,可是明目張膽地背離國家的行動方針,還是令他們感到抗拒。再怎麼說,他們還得顧及身為國王里奧塔莫思直屬騎士的立場。
  「沒問題,就算是我,也不會因為一時任性就只顧著做幻晶騎士。」
  「咦?真的?……真的?」
  在亞蒂懷疑的視線注視下,艾爾仍面不改色地笑著說:
  「對。不如說,如果陛下重視飛空船,才更需要讓幻晶騎士飛起來。」
  艾德加與海薇訝異地面面相覷,然後用眼神向迪特里希探詢,而他只是聳聳肩。雙胞胎也是滿頭問號。只有老大的眼神變得犀利。
  「要說為什麼……這個嘛,大家都有過經驗吧?飛空船技術的出現,使得戰場從陸地擴大到空中。那麼舉例來說,幻晶騎士在地面上戰鬥的時候,假設有飛空船從頭頂上壓制,要怎麼辦?」
  這個問題想都不用想,靠之前的戰鬥經驗就能得到答案。
  「飛空船的攻擊能力不容小覷。來自頭頂的攻擊很具威脅性,應該盡可能搶先排除飛空船。」
  「對啊。連人馬騎士都甩不掉它們,想逃走也不簡單。」
  「正是如此。也就是說,今後不論是要在陸上還是空中作戰,首先都必須掌握『制空權』……」
  這時候,不知何時收到指示的雙胞胎把黑板推過來。艾爾興高采烈地在黑板上揮動粉筆,在下方畫出幻晶騎士,上面再畫一艘船──他在船的周圍畫一個大圈,然後在旁邊補上『制空權』幾個字。
  「這就是『制空權』的概念。好,那麼我問各位,到底要怎麼做才能排除飛空船,取得制空權呢?」
  「唔,艾爾涅斯帝,我漸漸理解你想說什麼了。不過,法擊戰特化機和魔導飛槍就是為此存在的。有必要特地讓幻晶騎士飛上天嗎?……呃,你該不會只是喜歡幻晶騎士才想改造……」
  艾爾的藍眼看向滿臉困惑的艾德加,加深臉上的笑容。忽然間,身邊的人都有種空氣變質的錯覺。
  「你們真的認為……那樣就夠了嗎?」
  粉筆喀喀作響,艾爾繼續補足黑板上的示意圖。飛空船所搭載的法擊戰特化機,與它們放出來用於保護船身的雷之盾。那是在與甲羅武德王國的戰役中出現的近程防禦武器系統。
  「不能太小看人們的智慧。在那場戰役期間,他們就已經想出對策。今後魔導飛槍的效果只會愈來愈薄弱。」
  正因為艾爾是將魔導飛槍帶到這世上的當事人,他很清楚其優缺點,早已認清魔導飛槍對飛空船並不是絕對有效這一點。
  「而且,說不定各位已經忘記了。雖然統稱為飛空船,其中還有那艘模仿飛龍的戰鬥艦。」
  說到這裡,中隊長們的臉色也變得嚴峻。
  『飛龍戰艦』數量只有一艘,但是其擁有的戰鬥能力卻超越一個營以上的幻晶騎士部隊。更曾經一度打退伊迦爾卡,最後是在加入對空衝角艦,發動總攻擊的狀況下才勉強解決掉的強敵。飛龍的強大是眾人有目共睹的。
  「你說的或許沒錯……但是能做出那個的,也只有甲羅武德王國吧?既然吃了那麼大的苦頭,想必他們暫時也不會有所動作。」
  儘管艾爾點頭同意迪特里希的話,但他還有不同的看法。
  「有可能。至少現階段還不會出現。可是,既然已經被人看到過,就免不了會有人仿造。曾經戰勝飛龍的我們,必須先想好再次遭遇時該怎麼對付它。」
  思考對策,這可以說是與之有過交戰經驗的銀鳳騎士團才能勝任的工作。
  聽見他的回答,迪特里希盤起雙臂,陷入沉思。基本上可以用法擊戰特化型機或投槍戰特化型機迎戰,但是他很清楚,這些對抗手段根本無法將飛龍擊墜。
  「用飛空船在空中迎擊也很困難。飛龍的對地攻擊力就不用說了,在空中更是所向無敵。那麼,就做一艘同類型的戰艦硬碰硬……不,那樣實在太浪費了。」
  迪特里希發出呻吟。他雖然陸續想了好幾種方案,但最後還是舉起雙手投降。接著,他轉念一想,提出下一個疑問。
  「假設幻晶騎士能飛上天,就有辦法跟飛龍戰鬥嗎?」
  的確,如果幻晶騎士真的能飛,兩者就站在相同的起跑點上了。但這並不表示雙方的力量旗鼓相當,戰鬥能力懸殊仍然是不可否認的事實。
  「他們的雷擊防禦對遠距離攻擊很有效,再加上本身的機動力能夠輕易化解遠距離攻擊,所以反而是近身戰更有勝算。」
  「原來是這樣。但是,若要說你的想法有什麼問題,那就是不要以為伊迦爾卡辦得到,其他人就辦得到……我是認真的。」
  「這我當然明白。伊迦爾卡是我竭盡心力、用心良苦做出來的專用機,我不會要求其他人達到一樣的標準。不過,就算是普通的幻晶騎士,只要能湊齊數量,組成陣形,再配合戰術行動的話,也不見得會輸給飛龍船。」
  這種思考方式,在時常必須面對強大魔獸的弗雷梅維拉王國相當常見。
  「要是繼續維持現狀,我們的確欠缺對抗飛龍船的手段。能夠採取的攻擊選擇是愈多愈好……」
  在周圍的人開始接受後,艾爾擦掉黑板上所有的文字,然後高興地轉身面向所有人。
  「好了,剛才講的都是以飛空船為對手的情況。但是,如果要上奏陛下,接下來我要說的才是重點。」
  還有啊?在場沒有人會這麼說。只要一扯上幻晶騎士,艾爾往往會考慮各種情況,甚至到有點想太多的地步。和他相處這麼久,大家都很明白他的習慣。
  「飛空船最大的價值在於它的移動和運輸能力。得到飛空船以後,人們一定會飛向更遙遠的地方。難道他們的目的地只會侷限在西方諸國和弗雷梅維拉王國?當然不可能。轉眼間,他們就會覺得這樣的世界太過狹小,那麼接下來就是……」
  艾爾又在黑板上簡單畫出西方諸國和弗雷梅維拉王國的地圖。所有人都已經預想到下一句話是什麼了。在空中航行的船,飛空船,其航線不會受到地形要素的影響。那麼,目標就會指向──
  「博庫斯大樹海嗎?還是未知大海的另一頭?不管是哪一邊,這些地方肯定都充斥著成群的魔獸。只靠飛空船前往探勘實在太危險了,一定要有保護飛空船的武力……除了幻晶騎士還有別的選擇嗎?」
  艾德加、迪特里希和海薇輕輕呼出一口氣。奇德與亞蒂回想起過去在學園上課學到的內容。
  「各位明白了嗎?我們已經不能再滿足於地上的活動。畢竟我們的存在正是為了守護人類的家園不被魔獸威脅,不是嗎?各位騎操士們。」
  這句話讓人無從反駁,事情就此拍板定案。先不論西方諸國,弗雷梅維拉王國的騎士、騎操士的最大本分,就是要保衛人民不受魔獸侵害。
  幻晶騎士是守護人民的巨人騎士。既是向巨大凶惡的魔獸揮下的劍,也是抵禦魔獸所架起的盾。那麼身為騎士要怎麼做,答案已經很清楚了。
  「人們所居住的世界無時無刻都在擴張。有了能飛上天的船,更加快了這個過程。如果下一個戰場是在天空的話,幻晶騎士和騎操士都必須改變……不,『我會讓他們改變』。無論要前往這個世界的哪個角落,我都會與幻晶騎士相伴而行。」
  所有人面面相覷。雖然他們的騎士團長經常做出超乎常理的舉動,但是他們可以清楚理解到這次『不一樣』。接下來不會像過去一樣僅止於擴張已知的世界,而是由艾爾主動改變世界,使之不斷變成他所期望的樣貌。沒有人能夠預測他的行動會導致什麼樣的結果。唯一可以確定的,就是到時候一定會有幻晶騎士伴其左右。
  「……或許該佩服我們的團長。身為一名騎操士,這番話聽來確實很吸引人。」
  「哎,反正我們又不是『船匠』。去打造幻晶騎士還是比較對胃口啦。」
  「瞭解。我沒有異議,我們的騎士團長。那麼,我們就和以往一樣,全力投入開發新型的幻晶騎士吧。」
  「唉~~可以是可以,不過又要做一大堆測試了吧……」
  聽見他們各自用不同的方式表示肯定,騎士團長卻微歪著頭說:
  「不是喔?不只要做幻晶騎士,也要同時建造新的飛空船。」
  一股摸不著頭緒的氣氛油然而生。在停止動作的眾人面前,艾爾一個人神采奕奕地在黑板上畫出新的示意圖。
  「既然要讓幻晶騎士飛上天,那麼一起行動的飛空船也不能保持現狀。兩者都要從頭開始做起。所以,我們銀鳳騎士團的目標就是完成飛行型幻晶騎士,以及作為其補給船的飛空船!」
  從戰場上回來,等著他們的還是戰場。老大勉強把腦中浮現的句子吞回去,將所有想說的話化作一聲長嘆。
  
        ◆
  
  至於之後的情況……
  鍛造師們在整修完銀鳳騎士團所屬的幻晶騎士,終於能喘口氣的時候,看見老大露出豁達的表情等著他們。他們也很快察覺到發生什麼事。畢竟已經習以為常了。
  「你們也知道,陛下非常重視飛空船的部署。不過,我們卻還要讓幻晶騎士飛上天。又是銀色少年的心血來潮。唉,我看你們也隱約做好心理準備了吧。」
  鍛造師們沒有動搖。就像老大說的一樣,這是很簡單就能預料到的狀況。他們也認識騎士團長很久了。
  「也對啦。我就知道艾爾會選幻晶騎士。」
  「有種『他果然要做』的感覺啊。」
  「畢竟是那個團長嘛。」
  眾人輕笑著調侃幾句。老大環視在場所有人,然後下定決心,用緊繃的語氣說道:
  「之前跟龍型飛空船的戰爭中,要是沒有伊迦爾卡,後果不堪設想。應該說──少年不在就慘了比較正確。我們做的法擊戰特化型機也沒有多大用處,最後是靠對空衝角艦發動奇襲才勉強成功。這可有損鍛造師的名聲。」
  伊迦爾卡這架機體本身也是他們建造而成的,所以他們非常清楚那是一架多麼離譜的機體。同時,也非常清楚它的缺點。
  要發揮伊迦爾卡超常的性能,就絕對少不了名為艾爾涅斯帝這個強大無比的騎操士。其他任何人都辦不到,甚至連正常操縱也沒辦法──也就是所謂的缺陷機。這對鍛造師而言,是既值得驕傲,又覺得有點不是滋味的事情,令人百感交集。
  「團長大人說要大家一起飛上天,也只能心存感激地答應了吧。」
  將來不是只有艾爾,還有許多騎操士將挑戰飛向蒼穹。他們騎操鍛造師當然也要挑戰新的世界。見老大露出猙獰的笑容,大家接著發出強而有力的吶喊。
  老大也加入歡聲雷動的眾人,同時嘴裡唸唸有詞地說出更重要的消息:
  「另外,少年還打算開始設計新型的飛空船。」
  鍛造師們的動作頓時凝結。
  老大說要做新的幻晶騎士,而且『還要』做新的飛空船。簡直是雙重地獄降臨,鍛造師們即將迎接一個熱血沸騰的夏天。他們只能做好會發生任何狀況的心理準備,笑聲也變得益發苦澀了。
  「事情就是這樣,巴特少年!建造新型飛空船的指揮就交給你了!」
  「……啥!?我、我沒聽說啊,老大!?為什麼是我!?」
  冷不防從老大嘴裡蹦出來的一句話,讓『巴特森‧泰莫寧』嚇得跳起來。
  「廢話,我現在才第一次說。少年是你的童年玩伴,你就稍微陪陪他吧。」
  巴特森的確是艾爾的童年玩伴,也有過一起開發幻晶甲冑的實績。話是這麼說,他也有不能退讓的地方。
  「那老大這段期間要做什麼?」
  「這還用說。當然是讓幻晶騎士飛起來啊。」
  見老大挺起胸膛發下豪語的幼稚模樣,巴特森立刻大聲抗議:
  「那邊一定比較有趣吧!只有你去太詐了!!」
  「囉嗦!這是鍛造師隊隊長的命令。」
  「哇,有夠奸詐!」
  其他隊員們遠遠圍著吵得不亦樂乎的矮人族雙人組,眼神望向遙遠的彼方。不管由誰來指揮哪一邊,他們還是得踏上製造的最前線,這點是不會變的。
  
  就這樣,由異世界的奇才艾爾涅斯帝所領軍的銀鳳騎士團再次開始暴衝。
  這對將要引進飛空船這項新技術的弗雷梅維拉王國來說,究竟是增強國力的機會,抑或是混亂的開端?國王里奧塔莫思還要再過一陣子才會知道答案。
  
        ◆
  
  不知是否該說是幸運,之後銀鳳騎士團並沒有接到新的命令。
  可能是國王非常瞭解該如何駕馭他們,也可能是比較重視值得信賴且服從命令的國機研方。總之,銀鳳騎士團在這段期間隨心所欲地橫衝直撞。
  「先從基本開始確認吧。」
  「噢,可不能忘記初衷嘛。基本的確很重要……不過,結果卻是這樣?」
  他們先從飛行型幻晶騎士的設計著手。雖說是設計,但也不可能一下子就畫出設計圖。由於飛行這項要素太過異常,無法像既有的機體那樣,將之視為普通幻晶騎士的擴充機能。為了賦予其飛行機能,就必須在機體中放入源素浮揚器這種全新的裝置。
  不難想像這需要對外觀進行大規模的改造,所以必須先審視『機能』和『形狀』。
  艾爾與老大現在正露出一種難以言喻的表情仰望上空。他們的視線前方有個巨大的人形身影。一架幻晶騎士無力地垂落四肢,動也不動地浮在空中。它的背上揹負著某個裝置。
  不,因為那個裝置太大了,用『揹負』一詞來描述並不正確。畢竟那個裝置幾乎跟幻晶騎士差不多大,所以變成那種不知道該說是揹負還是黏住的尷尬狀態。
  他們首先嘗試最簡單且最單純的方式,也就是將飛空船用的源素浮揚器直接裝到幻晶騎士身上,然後讓它吊掛在半空中。
  「呃,姑且算是達到讓它飛起來……或者說是浮起來的目標了。不過這樣子完全派不上用場啊。」
  看著那個只能說是幻晶騎士被吊在半空中的巨大物體,老大直率地說出他的感想。是浮起來了沒錯,但也就那樣而已。由於浮在半空中,所以無法正常動作,反而像是被處以某種吊刑一樣。那悲慘的姿態不斷散發出一股難以言喻的氣氛。也難怪老大覺得傻眼。
  「如果只要求上升的話,這樣也可以。我們早就知道了。話又說回來,源素浮揚器原本就是藉由形成浮揚力場,讓物體浮在空中的裝置。本身並不具備讓物體移動的推進力,看來必須另外加裝推進器呢。」
  「既然知道,幹嘛還要做這個測試?」
  「哈哈哈,這個實驗證明了源素浮揚器也有縮小的必要啊!」
  「呃……這個也是一開始就想得到的吧……」
  艾爾不理會一臉錯愕的老大,高興地寫起筆記。到頭來,這次的測試到底有沒有必要,老大就算感到疑惑,也沒有阻止艾爾。
  還以為他又靈光一閃,想到什麼破天荒的點子,結果下一刻又莫名仔細地對某些再簡單不過的道理展開驗證。旁人很難跟得上艾爾的步調。不過,那正是支持他自己假說的方法。
  這些暫且不提。看著眼前的光景,老大也加入了重新審視問題點的行列。
  「反正也不是要在天上走路。說到推進器,果然還是魔導噴射推進器嗎?」
  目前在空中有效的推進器有兩種選擇,就是魔導噴射推進器和起風裝置。其中,起風裝置說起來就是一種產生風的魔導兵裝,另外還需要加上受風用的帆,才能從這個裝置獲得推進力。如果對象是船還好說,對幻晶騎士就不適用了。更何況就機動格鬥兵器的本質來看,起風裝置不足以產生足夠的機動力。
  這麼一來,選擇就只剩下魔導噴射推進器了。
  「唔,要是沒有什麼新點子,也只能這樣了……」
  總之,這一次看似沒有意義的實驗,也幫助他們歸納出了結論。如此便能確立大致的設計方針。老大的說法如下:
  「也就是說,要把源素浮揚器縮小到放得進幻晶騎士裡的大小,然後裝上魔導噴射推進器,而且還要有足夠的魔力供給?我懂了,你這混帳,根本是在強人所難!!」
  結果,變成連老大也不得不扔掉鎚子、舉手投降的存在。
  既有的幻晶騎士根本沒考慮過在空中活動的可能性。因此,飛行所需的裝置幾乎都得另外加裝到機體上。幻晶騎士這樣的人型機實在騰不出這麼多空間。
  「我姑且有兩個解決方法……」
  「喂喂,準備很周到嘛。說來聽聽是什麼方法?」
  艾爾苦惱地沉吟片刻,最後豎起兩根手指,屈指解釋起來:
  「第一,在跟伊迦爾卡一樣的機體上裝上源素浮揚器,這樣一來,問題就只剩下源素浮揚器小型化。」
  「噢,駁回。混帳東西!嚴格說起來,增加伊迦爾卡還比較困難吧!!」
  伊迦爾卡之所以能夠自由控制魔導噴射推進器,全是靠『皇之心臟』與『女皇之冠』這兩具超強的魔力轉換爐支撐。雖然理論上可以增產,可惜它完全不符合量產的條件。既然目標是要推廣飛行型幻晶騎士,他們就不可能採用這個方法。
  「我想也是。那麼,就只能參考另一個姑且算是『成功案例』的方法了。」
  「成功案例?難道說飛行型已經存在了嗎?」
  「不是的。種類很不一樣……我指的是『飛龍戰艦』啊。」
  從源素浮揚器獲得浮力,再利用魔導噴射推進器得到推進力;裝載好幾座魔力轉換爐,提供其所需的輸出動力;再加上能夠容納這一切的巨大身軀──確實如此,他們所需要的通通包含進去了。
  唯一的缺點,就是那畢竟是飛空船的衍生產物,與幻晶騎士從出發點開始就不一樣了。
  「……有時候真的很想用力朝你的腦袋揍下去。」
  「別這樣,我的頭會像水果一樣被打飛出去。總之,這兩個方法都不能直接套用。只能換個方向思考了。」
  相較於艾爾莫名興奮雀躍的樣子,老大的臉上早已顯露出疲態。
  
        ◆
  
  溫暖的朝陽灑落在萊西亞拉學園市中。
  清晨天才剛亮,街上四處可見準備前往學校的學生們。打招呼的聲音此起彼落。亞黛爾楚‧歐塔心情愉悅地走在這樣一如往常的風景中。
  周遭學生們的談話無意間傳入耳中,其間夾雜著關於飛空船的話題。不只是在學園市,現在全國上下都在討論那個以驚人的新技術建造的飛空船。學生們尤其在意學園何時才會開設『飛空船學系』。知道這些傳言真相(同時也曾經擊墜過)的亞蒂聽著聽著,也不由得高興起來,腳步愈發輕快。她走在熟悉的路上,沒多久便來到目的地。
  「早安──艾爾,快點去要塞吧。」
  來到埃切貝里亞家,亞蒂熟門熟路地穿過玄關,向緹娜打了招呼,然後朝裡頭喊道。她沒等多久,艾爾就拖著裝滿資料的愛用行李箱走出來。
  「好,我出門了──」
  兩人向送行的緹娜揮手道別,意氣風發地出發了。銀鳳騎士團的據點奧維西要塞位在萊西亞拉學園市的郊外不遠處。老家就在這座城市的他們,必要的時候就會從家裡通勤,而往來的交通手段則是亞蒂的澤多林布爾。
  在前往學園市外的停機場的途中,上空突然傳來一陣強勁的風聲。周圍的學生們吃驚地抬起頭,他們兩人也隨著聲音揚起視線。
  一片晴朗無雲的藍天中,一艘兩舷上帆布大大鼓起的船悠然飛過。那是前幾天國立機操開發研究工房所開發建造的,實用化運輸飛空船。
  這種船登場的時日尚短,建造的數量還不多,因此目前只用於東部國境地帶的物資運輸。不過,所有人都在期待著,相信不久的將來會開始載送人類──也就是旅客。在這個因為魔獸的影響而無法自由移動的國家裡,航空旅行所帶來的價值無可估量。飛空船具體展現了這個國家最新的夢想。
  「呵呵,我們也不能輸給人家。好了,亞蒂,我們也趕快去要塞吧。」
  「好──」
  自克沙佩加王國的戰役結束後,銀鳳騎士團回到國內也已經過了兩個月。期間,弗雷梅維拉王國正不斷地發生變化──
  
        ◆
  
  另一方面,說到銀鳳騎士團在做些什麼──
  在確立飛行型幻晶騎士的設計之前,他們先著手研究建造時必要的基礎技術。飛行所需的各項機能,其要求的技術水準都非常高。
  「沒想到這麼順利就完成了源素浮揚器的小型化。這樣就可以用在幻晶騎士上了。」
  「畢竟,要浮起來的東西沒有那麼大啊……」
  原本裝載在飛空船上的源素浮揚器就跟幻晶騎士差不多大,與之相比,這種最新型就縮小很多。之所以能成功,就是因為源素浮揚器的運作原理非常單純的緣故。
  說得簡單一點,這種機械只要內部保有一定量的高純度乙太,就能夠形成浮揚力場。飛空船用的源素浮揚器為了支撐巨大的船體,不得不增大容量。然而,若只是用在幻晶騎士上,所需的乙太量也少了許多,裝置本身的體積就一定能縮小。
  「接下來,我們也將裝在伊迦爾卡上的魔導噴射推進器進行改造。在某些部分嵌入這個,進一步減輕重量。」
  「哇,已經完全看不懂術式上畫的是什麼了。塞得真滿……」
  將伊迦爾卡也採用的魔力儲存式裝甲與刻有紋章術式的銀板組合起來,成為一體成形的魔導噴射推進器。接著再重新檢視魔法術式,將構造配置更加精簡化,削減多餘的零件。儘管犧牲了一些輸出動力,但是成功實現了小型化;降低輸出動力後其實也提高了魔力消耗的效率,更加適用於空中機動。由於飛行型必須在機體內部裝載大量的機能,所以能精簡的都得盡量精簡才行。
  「剩下就是魔力供給了……這也是最困難的部分。空中移動需要推力,又必須保留格鬥戰的消耗份量。根據計算,只能靠多具轉換爐才能滿足這些消耗。機體的基本構造可以參考伊迦爾卡,目前是傾向採用裝上兩具魔力轉換爐。」
  「唔……沒辦法了。要增加伊迦爾卡是不可能的,不過至少還有構造可以參考,已經該感恩了呀……」
  就這樣,帶機體浮上空中的源素浮揚器,產生推力的魔導噴射推進器,以及供給魔力的魔力轉換爐,全都湊齊了。
  「我畫了把這些組成起來的原型設計圖。」
  「噢,先讓我瞧瞧吧。」
  艾爾從手提箱拿出圖紙,當場張貼起來。
  他選擇了弗雷梅維拉王國的制式量產機『卡迪托雷』作為測試對象。這種機體擁有很高的基本能力,而且容易操縱,非常適合拿來作這場實驗的基底。
  「喂,這個………」
  畫在設計圖上的機體沿用伊迦爾卡的構造,分別在腹部與背部裝上兩具爐,然後背部再加上小型的源素浮揚器。即使經過小型化改造,但是幻晶騎士的內部本來就沒什麼多餘空間,很難做到完全內藏化。此外,還必須儲存供給乙太的源素晶石。最重要的是,該裝置必須有嚴密的保護,以免源素浮揚器內部的乙太洩出而喪失機能。也因此將重要的機組盡量集中在同一區塊,並在周圍覆上裝甲保護。
  不僅如此,和魔導噴射推進器一體化的裝甲也圍繞著這些機組配置。這是為了確保格鬥的自由性,以及能夠進行全方位的機動動作。這一部分的連結則沿用了輔助腕的可動式構造。
  就這樣,匯集各項最尖端技術而成的設計圖──
  「這胖傢伙是怎麼回事?」
  「超級不可愛……」
  重要零件集中在軀幹與背部,以及完全包覆這些結構的裝甲。又因為追加了魔導噴射推進器一體化裝甲,使這架新型機的腰身猶如球體般腫脹。整體看來就是在一個圓圓的軀體上長出四肢。說難聽點,就是非常非常醜。
  「……喂,銀色少年?如果你叫我做這個的話,我就退出騎士團喔。」
  「也不用討厭成這樣吧……」
  或許連畫出設計圖的艾爾本人也多少有點自覺。他的樣子比平時還要沒自信。老大像生鏽的門軸一般僵硬地轉頭面對艾爾,臉上浮現分不清是生氣還是困惑的表情。
  「聽過你的說明,這傢伙確實把需要的機能全塞進去了,可是誰要做這胖嘟嘟、醜得要命的玩意兒啊!!」
  老大的叫喊如實代表了所有騎操鍛造師的意見。只見他們紛紛舉手贊同,發出來自靈魂的咆哮。
  先不論他們的審美觀,問題並不只是它外表的美醜,而是因為像這樣將機械集中在軀幹部位的配置,將會導致行動困難,並且損及幻晶騎士行動靈活的最大優勢。結果,就呈現出這種即使能飛上天,也不曉得能不能戰鬥的設計圖。
  儘管艾爾早有心理準備,但是面對比預料中更大的反彈,他也只能無奈地盤起雙臂,陷入思考。
  「唔唔,這下傷腦筋了。就像你說的,外觀可能有一點醜。」
  「才不是『有一點』的程度吧。」
  「不過,在飛上天空之前,我們還得克服很多挑戰。不管是做得到什麼、做不到什麼,或者怎麼做才能改善問題,這些我們都不知道,我們還太過無知了。」
  嘈雜的現場像退潮似地慢慢安靜下來。作為反對派團結在一起的鍛造師們,也因為艾爾的話縮回高舉的拳頭。
  「創新需要思考,知識需要實踐。這終究只是模型機。包括外形的問題在內,關於如何去改善,還有很多實際操縱過後才能確認的地方。為了知道這些,能不能請你們先把這個做出來呢?」
  銀鳳騎士團是為了與艾爾一同創造最新技術而建立的組織。嚴格來說,艾爾並不需要徵求老大他們的同意,只要下命令就好了。不過,艾爾應該不會這麼做。一起打造出那麼多幻晶騎士的團員們,在艾爾心目中已經算是同志了。一同追求、一同創造、一同體會其中的酸甜苦辣。先不管其他人怎麼想,至少艾爾認為這正是騎士團的存在意義。也因此,艾爾總是直率地表達意見,並且努力徵求大家的理解。
  「……總覺得你那惡魔的耳語有點卑鄙。你都那樣講了,我們身為鍛造師也只能做了吧?」
  看樣子,老大還是敗給了身為技術人員的好奇心。他舉起雙手表示投降,然後深深嘆口氣。
  「只是讓飛空船飛起來而已,還有一大堆我們不知道的事啊。哼,你說的沒錯。雖然這傢伙是有點……非常……醜到看不下去的地步,但也算是一個挑戰。」
  「哎,先不管外觀,也都是要讓幻晶騎士飛起來嘛。」
  「這就是考驗技術的時候了。」
  其他鍛造師們也漸漸被老大影響,儘管眾人依然表現出有點放棄、有點受不了、又有點期待的複雜態度,最後還是紛紛出聲贊同。這夥人一旦決定要做,行動起來就非常迅速。於是,銀鳳騎士團團結一致,踏上了建造飛行型幻晶騎士的荊棘之路。
  「我先說清楚,好好實驗完這一架以後,第二架一定要改變外觀啊!」
  看來只有這點,老大還是不能退讓。
  
        ◆
  
  之後,他們花了約半個月的時間完成模型機。儘管加入了特殊機能,但是構造本身也沒那麼特別。多虧過去累積起來的技術與幻晶甲冑的活躍,製作新機種所花的時間可以說相當短。
  雖然鍛造師們在建造過程中也多有怨言,可是一旦決定要做,就不會偷工減料。憑藉他們精湛的技術,完成了這架機體──飛行型幻晶騎士一號模型機,取名為「席爾斐亞涅」。
  ──其外觀就如同設計圖一樣,看起來圓滾滾的。
  


 

 《騎士&魔法 6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創作者介紹

東立小說官方部落格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