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幻試閱  

最近的天氣比之前更熱了~

還是希望能氣溫能趕快降下來,不然又熱蚊子又多,小編快受不了啦><!

來看看今天的新書試閱吧!今天要介紹的作品是《精靈幻想記6 逢魔的前奏曲》

這是漫博期間的強打作品,有興趣的讀者們趕緊來看看試閱吧

 

利歐前去將瑟莉亞救出,使她免於政治聯姻的迫害

隨後瑟莉亞希望與家人報平安,利歐便與艾西雅一同將瑟莉雅帶往庫列爾伯爵家宅邸

他們能否達成目的呢?

另一方面,利歐也打算前往貝爾托姆王國,查詢被召喚出來的勇者姓名

然而貝爾托姆王國的勇者正與貴族大小姐莉賽蘿黛及公主芙蘿菈一起被捲入一場意外!?


 

 

  那天,他們回到岩之屋後,瑟莉亞關在自己的房裡,動筆寫信。收件者當然是她的家人。

  除了報平安外,還需要寫什麼?能透露多少資訊?她陷入苦惱,不斷書寫。過了幾個小時,終於完成一封大致滿意的家書。
  瑟莉亞希望至少用一晚慢慢推敲,但目前內容沒有任何問題,她仔細重新讀過一遍後──
  「……寫好了。」

  瑟莉亞深深嘆了口氣,將手中的羽毛筆放在桌上,輕輕讓雙臂向前伸展,站了起來,走向房門口。她打開門,踏入起居室,利歐和艾西雅正坐在沙發上交談。
  兩人馬上察覺到瑟莉亞的存在。
  「老師,妳寫好信了嗎?」
  利歐詢問。
  「嗯,姑且完成了。雖說內容沒有問題,但我想讓你讀看看……」
  瑟莉亞點點頭,怯怯地請求。
  「當然可以,我不介意。」
  「謝謝,拜託你了。」
  利歐從瑟莉亞手中接過信後,開始瀏覽。
  「真不愧是老師,字好漂亮。」
  他面露笑容。

  「真、真是的。那不重要啦,內容有問題嗎?」
  瑟莉亞的臉龐染上紅暈。
  「……沒有特別的問題,是一封溫暖的信。」
  利歐迅速確認信件後,還給瑟莉亞。
  「這、這樣啊。謝謝。」
  瑟莉亞嬌羞地接過信。
  「我們其實正在討論前往庫列爾伯爵領土一事。我們打算暫時以阿曼多近郊為據點展開行動,並在後天動身。我想在回程順路去一個地方。」
  利歐開啟新的話題。
  「我不介意。你要去哪裡?」
  瑟莉亞問道。
  「我想去羅登伯爵領土,領都羅達尼亞。」
  利歐說出目的地。
  「那是擁護芙蘿菈公主殿下的攸格諾公爵派據點……你想去確認他們召喚的勇者身分吧?」
  瑟莉亞馬上猜到利歐前往羅達尼亞的目的。
  「太好了,我不用多費唇舌。」
  利歐笑著頷首。

  昨天,根據瑟莉亞所述,目前有四個國家或勢力持有召喚勇者的聖石。貝爾托姆王國本國、反叛貝爾托姆王國的攸格諾公爵派、卡爾亞克王國、善托斯特拉王國各持有一顆聖石。
  在四顆聖石中,利歐目前只得知隸屬於貝爾托姆王國本國的勇者,瑠伊‧重昌的名字。於是,他打算趁前往貝爾托姆王國的庫列爾伯爵領土的同時,確認隸屬於攸格諾公爵派的勇者姓名。
  「你們實力高強,我知道自己不需要多事,但還是要多加小心喔。」
  瑟莉亞怯怯地望著利歐和艾西雅的表情。
  「好。我只打算確認對方的姓名,不會冒險。」
  為了不讓瑟莉亞感到不安,利歐大方地點了點頭。
  「……也就是說,就算羅達尼亞的勇者是你在找的人,你也不與他接觸?」
  「我會依據警備狀況慎重判斷。當對方看到陌生入侵者突然出現在眼前,我不知道他是否會乖乖聽我說話。倘若發生最糟糕的狀況,必須背水一戰時,我不清楚勇者究竟擁有多強大的能力。」
  利歐並不是要去見自己的朋友,他無法鋌而走險。
  「勇者的能力啊。你可能已經知道,民間傳說中有提到這點。勇者持有一種名為神裝的武器,可以一口氣擊潰數千魔軍。」
  瑟莉亞說起傳說中的勇者擁有的強大力量。
  「……貝爾托姆王國召喚的勇者瑠伊‧重昌,也擁有傳說中記載的力量嗎?」
  利歐興致盎然地詢問。傳說只是傳說,沒有人知道實際狀況如何。但既然傳說中的勇者再次出現在這個時代,確實有辦法調查這一點。
  「我不清楚詳情。但他們的確擁有神裝。瑠伊‧重昌大人的神裝是一把弓箭形狀的武器,可以操縱雷電。」
  「操縱雷電的弓箭型神裝……」
  利歐輕聲低語。

  (難道當時攻擊我的人……)
  利歐心中有譜。他為了讓瑟莉亞安全逃離王都,進行聲東擊西戰術時,一位少年曾站在尖塔上狙擊他。
  「怎麼了嗎?」
  瑟莉亞不可思議似地端詳利歐的表情。
  「不,他的神裝真的蘊藏足以擊潰數千魔軍的威力嗎?」
  利歐搖了搖頭,開口詢問。假如他坦承自己可能曾與勇者交手,一定會讓瑟莉亞操心。
  「我不知道。假使他的神裝攻擊威力如此龐大,就沒有辦法在這一帶恣意發動攻擊吧。」
  「說得也是。」
  利歐苦笑著同意。一個不小心,說不定連地形都會產生變化。
  「嗯,不過……」
  「不過?」
  瑟莉亞沉下臉,沉默不語。利歐催促她繼續說。
  「你還記得嗎?我曾經試圖開發一種魔術道具,可以測量人們體內持有的魔力量。」
  瑟莉亞突然轉換話題,詢問利歐。
  「當然記得。」
  「不久之前,這個道具開發成功了。」
  「……恭喜。真是不簡單,這是能留名青史的豐功偉業吧?」
  利歐瞪大眼,開口道賀。那勢必是一項艱難的工作,至今不曾有人成功開發出這種魔術道具。

  「謝謝。我曾經使用那個魔術道具,測量勇者大人和他一同被召喚來的朋友的魔力。」
  瑟莉亞靦腆一笑後,再次露出苦惱的表情繼續說。
  「他們擁有多少魔力量?」
  利歐沒有打斷對方的話,一臉嚴肅地詢問。
  「……他們的魔力量太過驚人,測不出結果,還導致魔術道具故障。我姑且將道具的上限值,制定為十次廣域殲滅最高級魔法的魔力……」
  瑟莉亞悶悶不樂地報告結果。
  廣域殲滅最高級魔法擁有超高威力,是為了戰爭而開發出的大型魔法。如果在密集區域使用,威力將會造成上百人喪命。然而,它的缺點在於術式契約的適合性低,消費魔力量極大,一般程度的魔道士無法使用。
  「原來如此,不只勇者,連勇者朋友的魔力都測不出來……」
  這麼一來,美春等人的魔力量可能十分驚人。利歐埋頭思索──
  「我不曾看過有人使用廣域殲滅最高級魔法。老師,妳大概擁有多少魔力?」
  瑟莉亞是天才魔道士,利歐想詢問她的魔力量當作參考。

  「倘若不使用恢復魔力的魔術藥水,我最多可以使用兩次廣域殲滅最高級魔法,姑且是貝爾托姆王國中擁有最多魔力的魔道士喔?」
  瑟莉亞嘆了口氣,揚起苦笑。
  「就連老師也只能使出兩次啊……」
  利歐面露若有所思的表情,手捂著嘴。
  「春人的魔力無窮無盡。」
  艾西雅冷不防地宣告。
  「……這樣嗎?」
  瑟莉亞杏眼圓睜,觀察利歐的表情。

  「不,我也不清楚。確實有人說我的魔力量龐大,但我不曾正確測量過。」
  利歐困惑地搔著頭。
  「你的魔力無窮無盡,沒有極限。舉例來說,假若瑟莉亞的魔力量是一桶水,你就是深不見底、不斷湧出水的巨大湖泊。美春等人雖然不如你,但也無以數計。」
  艾西雅用比喻的方式,解釋利歐的魔力量有多不尋常。
  「哈、哈哈……真是難以想像。」
  瑟莉亞不禁面露僵硬的笑容。假使對方所言不假,她和利歐的魔力量根本無法比擬。艾西雅突如其來的發言確實讓人難以置信,不過,儘管相處時間短暫,瑟莉亞也知道對方不是個會胡亂說謊的人。
  「……咦?等一下,為什麼妳知道利歐有多少魔力?」
  瑟莉亞突然感到疑惑,詢問艾西雅。
  「一旦精靈潛入人類體內,通常就能測量出對方的魔力量。我和春人使用了證明進行靈性結合,所以測出的結果更準確。儘管如此,春人的魔力量依然深不見底。」
  「……簡單來說,就連妳也不曉得正確的數字囉?」
  「對。」
  瑟莉亞怯怯地詢問,艾西雅簡潔地點了點頭。

  「哈哈,我的魔力量並不重要,我們繼續談羅達尼亞的勇者吧。還要討論送信到老師家一事。」
  利歐微微勾起苦笑,企圖讓話題回到正軌。
  「……說得也是。我有考慮過送信的事。宅邸庭園裡有一條通入館內的隱形通道。只要使用那條路,就可以順利將信放了就走。」
  瑟莉亞疲憊地同意後,解說潛入自己家的方法。
  「原來如此。那麼,到時候就麻煩妳帶路比較穩當。」
  利歐望著瑟莉亞,眼神中充滿信賴。
  「嗯,交給我吧。」
  瑟莉亞充滿自信地答應。
  「這麼一來,問題在於如何潛入羅達尼亞……我到時候可以讓妳暫時待在安全的地方嗎?」
  利歐詢問瑟莉亞。
  「嗯,要是發生什麼萬一,我只會成為絆腳石。如果我能使用護身術就好了……」
  瑟莉亞一口答應。儘管她能使用魔法,卻沒有接受過軍事戰鬥訓練。遇到戰鬥場面,她無法毫不猶豫地對人使用攻擊魔法,也不具有近身戰的能力。敵人靠近時,瑟莉亞就跟普通的女性沒有兩樣。
  利歐思索了半晌──
  「我可以教導妳簡單的護身術喔?我和艾西雅基本上會護衛妳,但妳將來不時會需要外出吧?」
  他對瑟莉亞提議。

  「……說得也是。一直關在家裡也不太好。那就拜託你了。」
  儘管瑟莉亞不愛出門,依然給出正面回覆。
  「等我們從庫列爾伯爵領土回來後,我教妳魔術和精靈術時,一併指導護身術吧。」
  「嗯,你還答應要教我下廚呢。看來我們的角色互換了。明明我才是老師呀,呵呵。」
  瑟莉亞點點頭,莞爾一笑。
  「老師,妳現在仍是我的老師喔。」
  利歐也笑逐顏開。
  
   ◇ ◇ ◇
  
  兩天後的午後──
  抱著瑟莉亞的利歐帶領艾西雅翱翔空中,造訪庫列爾伯爵的領都庫列伊亞。
  庫列爾伯爵領土,領都庫列伊亞──是一座郊區都市。位在貝爾托姆王國東方,有一條通往卡爾亞克王國的主要幹道經過。這是利歐首次造訪這座城市。
  庫列伊亞的人口約三萬,是一座中度規模的郊區都市,是貝爾托姆王國東西方的重要貿易地點。
  利歐一行人從東側入城,三人手牽著手走在大馬路上。

  「我們要等到入夜後才能潛入宅邸。在那之前,妳有沒有想去哪裡?」
  利歐詢問走在右側的瑟莉亞。庫列伊亞是瑟莉亞的故鄉。利歐認為這裡說不定有讓她戀戀不捨之處。
  「嗯~沒關係。我怕會遇到認識的人,光是這樣看看街景就夠了。」
  瑟莉亞搖頭婉拒。由於她戴上外套的兜帽,利歐無法觀察到其神色,但總覺得她的表情有些寂寥。此時──
  「既然如此,我們就散散步吧。我餓了,我們去吃些美食。」
  利歐左側的艾西雅望著兩人,拉了拉利歐的手。這似乎是她激勵瑟莉亞的方式。
  「……說得也是。我們走吧。老師,我們去吃些有名的小吃。」
  利歐微微勾起嘴角,拉住瑟莉亞的手。
  「啊,你們兩個等一下啦。」

  儘管她出聲抗議,臉上卻掛著歡欣的笑容,任由兩人拉著自己前進。時光稍縱即逝──
  當三人一路邊走邊吃時,日落西山。他們走進一家時尚的咖啡店,喝茶小憩。
  利歐等人坐在位於二樓露台的三人桌前,眺望逐漸昏暗的街道,品嚐加點的甜食。
  「這下真的吃太多了。」
  利歐壓著腹部,微微苦笑。

  「是、是啊。雖然美味,但不需要加點這份司康呢。我已經吃不下晚餐了。嗚嗚,該減肥了……」
  瑟莉亞心中充滿罪惡感,垂頭喪氣地點頭同意。另一方面──
  「好好吃。」
  艾西雅是精靈,能將吃進肚裡的食物轉換成魔力,不管吃什麼都不會發胖,因此露出一副泰然自若的模樣。
  「精靈的身體構造究竟是怎麼回事,真羨慕……」
  瑟莉亞不悅地嘟著嘴,望向艾西雅。
  「這個實體化後的肉身是種特殊精靈術,只有靈性存在的精靈才能使用。我不清楚人類維持生命的內臟怎麼運作,但這個身體的基本構造和體能與一般人類沒有兩樣。」
  艾西雅的回答出乎意料地認真。

  「這、這樣啊……」
  瑟莉亞深感意外。
  「倘若要讓精靈術引發違反自然法則的事項,必須消耗大量魔力。讓精靈實體化後的身體構造與人類相同最自然。」
  利歐用自己的推測解釋。

  「原來如此。使用魔術時,違反自然法則的事項同樣會消耗更大量魔力……」
  瑟莉亞恍然大悟似地喃喃自語,獨自沉浸於思考的世界中。一旦進入這樣的狀態,她就聽不進周遭的發言。利歐露出苦笑。
  「天色差不多暗下來了喔?」
  艾西雅提醒道。

  利歐思索一會兒──
  「……再等一下吧。目前街上有不少人潮,我們也需要讓腸胃休息片刻,哈哈。」
  他決定延長休息時間。
  
   ◇ ◇ ◇
  
  接下來,過了一個小時,除了旅社區外,街道上空無一人。利歐一行人趁機前往市中心,朝庫列爾伯爵宅邸前進。
  宅邸位在一座小山丘上,腹地內燃燒著篝火,巡邏士兵四處徘徊。警備森嚴,一般人潛入馬上就會遭到逮捕。但利歐和艾西雅能使用精靈術,隱匿在黑暗中飛行,因此得以在不為人知的狀態下,悄悄地在宅邸腹地邊緣降落。

  「我們有辦法不被任何人發現,從這裡前往密道嗎?也可以選擇從屋頂侵入室內……」
  利歐將懷中的瑟莉亞放至地面,從樹林中窺視通往宅邸的腹地,壓低聲音說道。
  「不要緊。出入口位在人煙冷清的地方。」
  「我知道了。拜託妳帶路。」
  「好,在這個方向。」

  瑟莉亞點了點頭,彎下身子移動。利歐探索著前進方向的動靜,確認沒有巡邏士兵,跟在瑟莉亞身後。
  移動約一分鐘後──
  「那裡有座噴水池。背向宅邸的地面上就是密道的出入口。」
  瑟莉亞停下腳步,指向庭院外圍的一座噴水池。
  「原來如此。雖然附近似乎沒有士兵在巡邏……我可以把妳抱起來嗎?」
  利歐躲在陰影處確認庭園的狀況後,詢問瑟莉亞。
  「咦……」
  瑟莉亞忍不住慌了手腳,全身僵硬。
  「從這裡前往噴水池的途中,可能會被人撞見,為了以防萬一,我打算用精靈術隱身。」
  利歐解釋。

  「啊,原來是這麼一回事。你指的是我逃離王都時,艾西雅使用的精靈術吧?可以啊。」
  瑟莉亞恍然大悟,猜測利歐企圖使用的手法。當她離開王都、利歐進行聲東擊西之計時,艾西雅也使用過這個精靈術。
  「那麼,失禮了。艾西雅,走吧。」
  利歐抱起瑟莉亞,對艾西雅說道。
  「嗯,我來使用精靈術。」
  「謝謝,拜託妳了。」
  「交給我吧。」

  艾西雅說完,啟動精靈術。下一瞬間,捲起一陣微風,包裹三人。
  「走吧。」
  利歐邁開步伐,艾西雅緊跟在後。
  「……利歐,你也看得到周圍的景色吧。」
  利歐懷中的瑟莉亞低聲詢問。瑟莉亞現在完全看不見周圍的景象。空間變得扭曲,使四周彷彿籠罩一層煙霧。
  「是的。老師,等到妳接受訓練,可以用肉眼看到魔力後,就能看見周遭的景色了。」
  利歐點頭承認並解釋。艾西雅現在應用了風系統精靈術,引發不可視幻覺。藉由讓自身魔力交織於周遭空氣中形成一塊特殊空間,讓周遭的人產生錯覺,認為空間內的物體變得透明。
  這與靈體化不同,施術者在物理上依然存在,因此無法徹底消除聲音和動靜。一旦外界受到物質干擾和碰觸,就能輕易使空間搖晃,施術者也無法大動作行事。使用這種精靈術時,施術者也不可奔跑或飛翔。

  除此之外,能夠看見魔力的人即可看穿空間內部,識破這個精靈術,就算無法看穿其中,只要有對魔力較為敏感的人在附近,對方也會感覺得出不對勁,因此,這種精靈術在使用上受到限制。
  儘管如此,修托萊地區的人族幾乎無法以肉眼辨識魔力,這彌補了此精靈術的缺陷,提高其實用性。
  他們融入周圍的景色,移動至噴水池前。

  「艾西雅,噴水池的水花會讓空間搖晃,可以解除精靈術了。」
  利歐吩咐艾西雅。
  「好。」
  艾西雅解開精靈術後,外界的景色映入瑟莉亞眼中。
  「老師,警衛隨時可能出現,請打開通道入口。」
  利歐開口催促。

  「交給我吧。我記得是這附近……」
  瑟莉亞馬上摸索地面。過了一會兒──
  「有了,嘿咻!」
  瑟莉亞發現密道出入口,雙手用力壓下鋪在地上的石磚,使石磚宛如拉門般橫向挪移。
  她的力氣不大,當然無法輕易搬移石磚。
  「我來幫忙,往這邊拉就可以了嗎?」
  利歐馬上自告奮勇。
  「嗯,謝謝……」

  瑟莉亞才剛點頭,利歐便輕而易舉地挪開石磚。下一瞬間,通往宅邸地下的隱藏階梯出現在眼前。利歐等人迅速走下階梯。
  「我關起來囉。」
  「嗯,拜託你。我趁這個時候……」
  當利歐關上出入口之際,瑟莉亞開始操縱安裝在地下通道的燈籠魔術道具,點亮燈。
  「我們走吧。」
  「好。」
  利歐一行人走向深處。這是一條通往宅邸的細長通道,不斷前進後,眼前出現一塊寬敞空間。這裡大概位於宅邸正下方的側邊。
  「我開燈了。」
  瑟莉亞啟動室內的燈籠魔術道具。下一刻,天花板的燈亮了起來,照耀室內。他們望向通道的前進方向,正面深處有一座通往上層的階梯,左右各有幾扇門。
  「好寬敞。」

  利歐興致勃勃地環顧室內。
  「你可以放心,只有我們家的家人能進來這裡。左右門分別是廚房和寢室,遇到緊急狀況時,這個空間可以住人。正面樓梯連接宅邸,通往父親大人和母親大人的寢室。」
  瑟莉亞對利歐解釋地下室的構造。
  「原來如此。那麼,妳要把信放在雙親寢室嗎?倘若他們在家,妳也可見他們一面……」
  利歐窺探瑟莉亞的表情。
  「……不用了。他們應該都在王都吧。母親大人定期會下來打掃,我把信放在這裡。畢竟傭人會進出他們的寢室。」
  瑟莉亞搖了搖頭,從外套內袋中取出家書。
  「……我知道了。」

  利歐本來想勸她等待父母返家,但他用力嚥下話語,點了點頭。他認為瑟莉亞現在還沒整理好心情。
  「利歐,謝謝你。」
  瑟莉亞揚起柔和的笑容向利歐道謝。
  「不,我們之後再來見他們吧。」
  他一定會帶瑟莉亞回來。
  利歐如此發誓,回以笑容。

 

 

  另一方面,地點回到貝爾托姆王國王都貝爾托朗特。
  利歐等人造訪庫列爾伯爵領土的隔天早晨。
  走下貝爾托姆王國城高聳的山坡,便能看見一個為王都提供水源的巨大湖泊,上面搭蓋了讓魔道船停泊的港口。
  六花商會擁有的魔道船目前正停靠於此,卡爾亞克王國的大貴族庫雷提雅公爵的獨生女莉賽蘿黛正在船上。
  莉賽蘿黛待在魔道船上的私室中,請侍女艾莉雅幫忙泡茶,等待出港。與她品茶的優雅舉止恰恰相反的是──
  「真是的,終於能回家了。」

  莉賽蘿黛疲憊不堪地嘆氣。她是瑟莉亞和查理婚禮的嘉賓之一,在綁架騷動的餘波影響下,貝爾托姆王國以保護貴賓的名義,把她關在迎賓館中,直到昨天晚上才放人。
  「距離婚離中止才過了四天。考慮到妳平時繁忙的程度,我認為這不算是一段長假……」
  莉賽蘿黛的心腹、隨侍在側的侍女長艾莉雅聞言冷靜地說道。
  「回去之後工作將堆積如山喔?一想到累積至今的文件……」
  莉賽蘿黛悶悶不樂地嘟囔。她身兼阿曼多的地方官和六花商會會長,在離開崗位的這一個禮拜中,究竟累積了多少工作?光想像就頭痛,不過──
  「先不提這件事,回去再煩惱吧。」
  艾莉雅不以為然地說道。

  「……說得也是。現在這個狀況下,我也沒辦法工作。嗯~」
  莉賽蘿黛輕輕嘆了口氣,可愛地嘟起嘴巴,垂頭喪氣地癱在桌上。目前房裡只剩她和艾莉雅,她現在的表情天真無邪,確實像是十五歲少女,而不是貴族或商人。
  看到莉賽蘿黛毫無掩飾的模樣,艾莉雅勾起笑容。此時──
  「莉賽蘿黛大人,我是克蘿伊!」
  伴隨敲門聲,一位嗓音稚嫩的少女報上名字。
  「好,進來吧。」

  莉賽蘿黛迅速調整坐姿,允許門外的少女踏入室內。門發出喀喳聲響打開。
  「打、打擾了。我前來跟兩位報告,已經做好出港的準備。」
  一位穿著女僕裝、年約十五歲的可愛少女──克蘿伊闡述目的。她的動作僵硬,表情緊張。
  「瞭解。告訴他們隨時都可以出港。請他們動作快,但要注意安全。」
  莉賽蘿黛面露溫柔的微笑,點了點頭,給出出港許可。
  「我、我知道了!先告辭了!」
  克蘿伊深深一鞠躬,步出室外。
  「看來那孩子依然很緊張呢。」
  莉賽蘿黛噗哧一笑。

  「研修時間明明結束了,身為侍女的意識仍然這麼薄弱。」
  艾莉雅無奈地輕聲嘆息。
  「呵呵,她還是新人嘛。再說,她很怕妳吧。」
  莉賽蘿黛促狹地詢問艾莉雅。

  「我會說她的意識薄弱,就是涵蓋了這一點。」
  艾莉雅毅然決然地陳述。
  「哎呀哎呀,真是嚴厲。」
  莉賽蘿黛開心地發出笑聲。

  幾分鐘後,莉賽蘿黛搭乘的魔道船駛離王都貝爾托朗特的港口。
  這艘帆船狀的魔道船船體側邊安裝了翅膀,緩緩加速後,前進在水面的船隻微微飄浮而上,加速後輕盈地飛上空中。魔道船平時運行速度大約是五十海里(時速約九十公里)。
  天氣晴朗無雲,在燦爛的陽光照耀下,莉賽蘿黛搭乘的魔道船背向王都貝爾托朗特的街道,不斷朝東方的卡爾亞克王國前進。當這艘船行進時──
  (那麼,我也出發吧。)
  普羅奇夏帝國的大使‧列斯,站在與港口隔了一段距離的湖面,空虛的眼神仰望蒼空。

 


《精靈幻想記6 逢魔的前奏曲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創作者介紹

東立小說官方部落格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