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正經追想試閱  

今天呢,要來介紹與昨天發過的《不正經的魔術講師與禁忌教典8息息相關的書

沒錯,今天新書試閱就是《不正經的魔術講師與追想日誌 2

以外傳的形式收錄了本篇沒有提到的許多有趣內容

如果各位讀者也喜歡不正經的話,就千萬不能錯過這本書呀

而且,在下禮拜的漫博期間作者羊太郎將會來台舉辦簽名會喔~

接下來,小編就透露一點內容給各位讀者看看吧!

 

為了讓自己日漸乾癟的荷包恢復生命,葛倫竟唆使梨潔兒去打工,進而侵占她的薪水?!

魯米亞一整天都被可疑人物跟蹤著,眾人卻渾然不覺,最後竟然演變成意想不到的情況!

而失去記憶的西絲蒂娜緊緊粘著葛倫,孤苦無依的戀心將何去何從...?


 

  一線之隔的天災教授

  阿爾扎諾帝國魔術學院的某天上午。
  吵吵鬧鬧……吵吵鬧鬧……
  突然接獲召集令的學院講師與教授們,齊聚在學院校舍本館的大會議室裡,議論紛紛地討論著這次集合的原因。
  「發生了什麼事嗎?怎麼會在這個時期,突然召開全教職員緊急會議……」
  「我看……該不會是崔斯特男爵又闖了什麼禍吧……?」
  「請不要無的放矢,歐路庫教授!這個月我還沒假借精神支配術授課的名義做出任何對女學生性騷擾的行為,也沒有因為想看少女喪失了理智的瘋狂模樣,就製造出一些難以言喻、充滿褻瀆意味的幻影給她們看喔!?」
  「喂……說真的,誰來制制這傢伙……?」
  這時──
  里克學院長走進了這間所有教職員齊聚一堂的大會議室,在上座的議長席坐了下來。


  「各位,立刻開始進行會議吧。」
  看到學院長那極其凝重又可怕的表情,其中一名學院教職員以僵硬的聲音發問:
  「學、學院長……到底出了什麼事?」
  「其實是……那個奧威爾‧休薩教授要求我們提供人手……聽說是要為新的魔導發明品進行測試……」
  整間會議室頓時鴉雀無聲。
  然後──
  「嗚哇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想起來了,已經到那個時期了嗎啊啊啊啊!?」
  「怎麼可能!?那個男人還活著嗎……!?」
  「他忘記上次自己造成了什麼樣的慘劇嗎,怎麼會有這麼學不乖的傢伙……!」
  「拜託誰快來把那傢伙解決掉好不好!」
  會議室一下子陷入瘋狂的騷動。


  「我也拿他莫可奈何……別看他瘋瘋癲癲的,奧威爾先生好歹也是年紀輕輕就爬到第五階級的天才魔術師,同時也是每年都會捐大筆金錢給我們學院的大貴族的當家……我們不能連借個人手這點小小的要求都不答應……」
  「問題是,繼續放任奧威爾搞下去,總有一天會鬧出人命的喔!?」
  「咿咿咿咿咿咿!?不要!我已經受夠了────!我說什麼都再也不想跟奧威爾扯上關係──!」
  「啊啊!?萊因哈特老師的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發作了──!?」
  在這場每個人都呼天搶地哀號的騷動中,一副關事不關己、心不在焉地參與會議的葛倫低聲嘀咕:
  「真是,吵死人了……不過就是去幫忙測試一下發明而已,這場騷動是怎麼回事啊……?奧威爾?學院裡有這號人物存在嗎?」
  「啊啊,對了。你還不知道他哪,葛倫。」
  像個淑女一樣端坐在葛倫旁邊的學院魔術教授之一──瑟莉卡‧阿爾佛聶亞,露出了狀似愉快的笑容。


  「奧威爾‧休薩魔導工學教授……嗯,這傢伙平時都關在自己的研究室,埋首於魔術的研究,幾乎很少出來露面。你是新來的講師,也難怪不認識他了。」
  「哎,那不是重點啦……為什麼大家聽到那個傳聞中的奧威爾,會出現這種反應……?」
  看到眾人那種今天就是世界末日般的驚恐模樣,連神經大條的葛倫也不禁緊張地冒汗,整個人都驚呆了。
  「葛倫,雖然奧威爾有點容易被人誤會,可是他其實是個很有意思的人喔?連我都對他另眼看待呢。」
  「瞧大家的反應,這樣還能算是『有點』嗎?而且會讓妳另眼看待,這樣反而更教人感到不安耶?」
  葛倫和瑟莉卡在一旁交談的同時,場內像在舉辦吵架大會的教職員們吵得愈發不可開交。
  「總之這次還是得推一個犧牲者出去!如果放他一個人不管,肯定會造成更大的傷害!」
  「話、話雖如此,我可不要當那個倒楣鬼喔!?我還有最愛的家人……!」
  「找擋箭牌也沒用的……所有人都有機會成為被休薩教授荼毒的犧牲品,一視同仁,這不是慣例嗎……呵呵呵……」
  「所以這次要推派誰出去?目前最少受到奧威爾‧休薩荼毒的人是誰……?」
  ……於是──


  會議室裡的所有人不約而同地把視線投射在葛倫身上。
  「……啊、啊咧?總感覺有一股非常不祥的預感耶~?」
  「這次要推派誰出去呢……唔,我們採多數表決吧。贊成推派葛倫老師的人請舉手。」
  學院長登高一呼後──
  咻!
  除了葛倫和瑟莉卡以外,幾乎在場所有人都立刻舉起了右手。
  「好,全員一致通過,就決定是葛倫老師了。」
  咚!
  與會者通通起立鼓掌喝采。
  「呃,這根本是在濫用多數暴力啊啊啊啊啊──!?」
  葛倫忍不住抱頭大叫。
  「不要吵了……快點去吧,葛倫老師。不去的話我就要開除你囉?」
  「咦!?學院長!?」
  平常總是像個慈祥老爺爺的學院長,如今卻判若兩人地展現出駭人的魄力,葛倫不禁表情僵硬,整個人往後倒退。
  「葛倫‧雷達斯……雖然我非常討厭你……可是唯獨這次我對你深表同情……」
  「連哈什麼的前輩也!?」
  沒想到竟然連葛倫的天敵哈雷都一臉鐵青地說出了這種話。


  「咦、咦咦咦咦──!?奧威爾到底是什麼人!?我怎麼有非常不妙的預感!?」
  「嗯~他明明是個很有意思的傢伙啊……如果你不想去的話,我是可以代替你去啦……」
  當瑟莉卡向葛倫提出了這個方案之後──
  「住、住手啊啊啊啊──!?」
  「拜託妳!阿爾佛聶亞教授!妳千萬別去找奧威爾教授啊啊啊啊啊!」
  「要是世界毀滅了那該怎麼辦──────!?」
  「我看妳根本就是想毀滅世界吧!?」
  整個會議室陷入了更大的恐慌。
  「怎麼了?為什麼大家要拚命阻止我呢。搞不懂呢?」
  面對著有些惋惜似地說著,聳肩苦笑的瑟莉卡──
  (也只能笑了……)
  ──葛倫就像顏面神經失調的患者一樣,臉頰抽搐個不停。
  「話說回來……」
  崔斯特男爵深表遺憾地搖搖頭,嘆了口氣。

  「不管是休薩教授,還是阿爾佛聶亞教授……這間學校的高階級魔術師都不是什麼正經的角色哪……真的是太教人惋惜了。」
  「你還真有臉說啊,第六階級的。」
  里克學院長的吐槽正是在場所有人的共同心聲。

 

  「……如此這般,總之我得去找那個傳聞中叫奧威爾的傢伙才行。」
  午休時間。
  朝著奧威爾的研究室出發的葛倫,無精打采地走在學院校舍本館的走廊上,看了跟在後面的西絲蒂娜和魯米亞一眼。
  「我們是明白老師的情況啦。」
  西絲蒂娜心有不服地鼓起腮幫子,冷眼瞪著葛倫。
  「問題是,為什麼我和魯米亞也得陪你一起去?」
  「這種問題也需要問嗎?白貓……」
  葛倫給了西絲蒂娜一個無奈的眼神。
  「魯米亞人長得可愛又溫柔不是嗎?所以啊……萬一我發生了什麼事,當然會希望臨終時有個像她這樣的女孩陪伴在身旁,凡是男人都有這樣的浪漫。」
  西絲蒂娜歪起頭。


  「白、白痴嗎!?那找我來又是為了什麼!?」
  「這種問題也需要問嗎?白貓……」
  葛倫又送給西絲蒂娜一個無奈的眼神。
  「妳這人囉唆又囂張得要命不是嗎?所以啊……萬一我發生了什麼事,當然會希望讓像妳這樣的女孩去當替死鬼,凡是男人都有這樣的……」
  「魯米亞,放開我──!?讓我殺了他──!殺了他之後,我再自我了斷──!」
  「好、好了好了,西絲蒂,冷靜點冷靜點……老師是在開玩笑啦……大概吧。」
  魯米亞從後面拉住淚眼迷濛且暴跳如雷的西絲蒂娜。語尾顯得沒什麼自信。


  「好,吵著走著我們終於抵達目的地了……這裡就是傳說的奧威爾‧休薩的魔術研究室嗎……」
  學院校舍本館深處中的深處。
  有一扇屹立不搖的大門,擋在葛倫等人面前。
  「不知道進去會碰到什麼牛鬼蛇神哪……」
  雖然那只是一扇平凡無奇的門,卻散發出一股異樣的魄力與壓力。
  「唉……話先說在前頭,勸你還是打消念頭比較好,老師……」
  來到奧威爾的研究室大門前,就算是西絲蒂娜也不禁畏縮了。


  「最好不要跟奧威爾‧休薩教授扯上關係,我說真的。你知道那個人在學院的稱號是什麼嗎?大家都叫他『天災教授』……雖然他那超凡的才能和實力都是貨真價實的,可是他總是把自己的才能發揮在奇怪的方面上,讓旁人蒙受無妄之災,簡直是跟自然災害同等級的純正變態大師了……」
  「我也非常不想跟他扯上關係,可是不去的話會保不住飯碗啊……唉,工作真辛苦啊……真想回到吃瑟莉卡軟飯的那個幸福時光……」
  當葛倫心不甘情不願地上前準備敲門的時候……
  碰──!
  門隨著一聲巨響,當著葛倫的面往左右兩邊打開了。
  「……啥?」
  葛倫目瞪口呆。
  有名身穿白袍型長袍的男子出現在打開的門後方。


  以教授的身分而言,那名男子還很年輕。應該不滿三十歲吧。留到中長的頭髮像蠻族一樣披散著。左眼的目光格外銳利,右眼則戴著眼罩。五官輪廓分明,可說是個型男,可是嘴角卻掛著帶有邪惡的笑容,狂氣外露。他頭上戴著一副彷彿由五彩繽紛的結晶石和鐵屑胡亂拼裝而成的謎之魔導裝置,那模樣詭異無比。
  一眼就明白了。
  這傢伙──是個變態。
  「啊,我想我還是被開除好了。告辭……」
  「呼──哈哈哈哈哈哈──!」
  男子擋住了葛倫的退路。
  「先別急著走嘛!什麼也別說!什麼也別說喔!?你們即將成為歷史的見證者……!」
  這名全身肢體擺出歪七扭八的奇怪姿勢,擋在葛倫等人面前的男子──正是奧威爾‧休薩教授。
  「從現在開始,不管你們心裡在想什麼,我通通都可以猜得出來!就憑這個世紀大發明『龍之淚』的力量──!」
  奧威爾嗶嗶啵啵地操作頭上的奇怪裝置,然後透過安裝在裝置上的水晶玉,凝視著茫然地僵在原地的葛倫等人。
  「唔……看到了……我看到了!你們……『現在肚子餓了』……沒有錯吧!?你們現在想吃飯了是吧!?」
  「不,你完全猜錯了。」
  這時葛倫三人心裡想的當然都是同一件事──『我好想馬上離開這裡』。


  「什麼!?你們說我猜錯了!?等等!難道是我看錯了魂紋類型的分析嗎!?好……那我知道了!你們『現在很好奇明天天氣如何』……我猜對了嗎──!?」
  「不,也錯得太離譜了。」
  「不可能,這是為什麼──!?」
  奧威爾抱頭仰天長嘯。
  「靈魂的波形會視感情的不同改變顏色和形狀──也就是所謂的魂紋!這部裝置已經證明可以百分之百完全解析魂紋的類型,這是無庸置疑的!可是為什麼!?為什麼會猜不中!?」
  「完、完全解析魂紋的類型……!?」
  聽了奧威爾的說詞後,西絲蒂娜臉色都變了。
  「喂、喂……你說的是真的嗎……?」
  葛倫也露出一副難以置信的表情,流了滿頭大汗。
  「當然是真的啊?你們以為我是什麼人?我可是世紀大天才奧威爾‧休薩喔?我蒐集的證明資料已經到達可以在魔術學會發表的程度了!可是,把魂紋類型轉換成思考語言的術式,似乎還不夠穩定……!?」
  奧威爾面露苦悶的表情,開始發揮想像力做起思想實驗。


  「老、老師?西絲蒂?魂紋是……?」
  搞不清楚狀況的魯米亞向葛倫和西絲蒂娜問道。
  「一如這個變態所言,所謂的魂紋,就是會受感情影響而變化的靈魂波形。所有靈魂的情報都會呈現在魂紋上。不過每個人呈現出來的魂紋類型不盡相同。簡單地說就是類似靈魂的指紋。」
  「在研究生命神秘的白金術裡面,魂紋是研究過程中經常碰到的最大障礙。解析人類的靈魂需要投入莫大的資金與時間,即使投入了,也不見得能解析得很完整。現今,那個白金魔導研究所也是花了大筆的國家預算,日以繼夜地進行研究。」
  「這麼難搞的魂紋,你那部裝置卻只需要用看的就能瞬間完全解析……!?」
  葛倫之前只透過傳聞,聽說奧威爾的實力,他做夢也想不到這個人居然天才到這種地步,因此只能做出戰慄和驚嘆的反應。
  「你、你這不是設計出了很了不起的裝置嗎!?」
  「就、就是說啊!如果在帝國魔術學會拿出來發表,肯定能讓學會的魔術師們跌破眼鏡的喔!?白金術的歷史也會被徹底顛覆──」
  葛倫和西絲蒂娜都發自內心地予以讚美,可是……


  「囉嗦,吵死了!到底哪裡了不起了!?想拍我馬屁也要懂得適可而止!」
  不知道是哪句話讓他聽了不爽,奧威爾像個小孩子一樣鬧起了脾氣來。
  「我所構想的『透過魂紋知道別人想法的術式』根本就沒有完成不是嗎!?」
  「那、那根本就不重要吧!?如果只是想瞭解別人的想法,已經有白魔【讀取心靈】這種便利的咒文可用了啊!」
  「沒錯!雖然『透過魂紋知道別人想法的術式』根本是多此一舉,一點都不實用,可是能在一瞬之間完全解析魂紋,光是這項成就就足以讓休薩教授名留青史──」
  「咦?有那麼方便的咒文嗎?」
  奧威爾眨眨眼。
  他整個人目瞪口呆。


  「呃,當然有啊。而且以白魔術來說,那算是還滿初級的……」
  「是嗎……換言之……」
  奧威爾態度異常冷靜,把手放在頭部的裝置上……
  「這不就說明了這玩意兒是毫無用處的垃圾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咚喀鏘鏘鏘鏘鏘!
  他一口氣把那裝置砸向牆壁。
  人類魔術史上的偉大發明被砸得支離破碎,散落一地。


  「啊啊啊啊啊──!?你,這是在做什麼啊啊啊啊啊──!?」
  「呼,我太大意了,居然會搞錯前提條件。算了,即使是再厲害的天才也難免會有失敗的時候。」
  「有問題的不是前提條件,而是你吧!?修好!現在馬上修好!不會連設計圖也沒有吧!?」
  「怎麼可能會有設計圖!?我真正投入心血發明的是其他東西,這只是我為了好玩和打發時間做出來的玩具而已!我已經對這種玩具失去興趣了,修理它是在浪費體力,而且一點意義也沒有,我才不幹!與其修理我寧可切腹去死!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啊啊啊啊啊我快瘋了!這傢伙果然是個徹頭徹尾的怪胎!總算瞭解為什麼教授們會有那樣的反應了!」
  「嗚嗚,我的大腦好像快要變得不正常了……果然不該跟來的……」
  葛倫和西絲蒂娜都抱頭呻吟著。


  「話說回來,你們是誰啊?」
  直到這時,奧威爾才好奇地打聽葛倫他們的身分。
  「啊,我們是應休薩教授的要求,被派遣來擔任新魔導發明測試助手的人。」
  魯米亞代替渾身虛脫的葛倫兩人,苦笑著答腔。
  「噢噢,原來如此!你們就是來當助手的人嗎!?感謝你們的協助!」
  「可是……好不容易發明的裝置已經壞掉了,我們好像也沒有工作可做了呢……」
  「說什麼蠢話。那種程度的垃圾東西,怎麼可能是我這個世上罕見大天才的新發明!?真正的發明測試還沒開始呢!」
  「不,已經無所謂了,我們要回去了。」
  葛倫推著西絲蒂娜和魯米亞的背,打算就這樣回去──
  「呼──哈哈哈哈哈哈──!用不著那麼客氣!快進來坐坐吧!」
  可是又被擋住了去路。
  「你們今天將成為我建立魔術史分水嶺的見證者──」
  「我們早就見證到了啊!?只是你又親手毀掉它而已!?」
  「呼!《Let's Catch》!」
  奧威爾無視他們的話,「啪!」彈了一下手指。


  只見巨大的魔像從門後昏暗的研究室裡伸出了手來,一口氣抓住了葛倫他們──
  「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救命啊媽媽──!?」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
  「嗚哇,被抓住了……」
  「唔呣!為了今天這種狀況而事先設計的『把防衛心重的可愛少女強行抓進我家的小幫手』,終於派上用場了!」
  「這、這是犯罪行為吧!?」
  「那又怎樣!?哪怕會犯罪,我也要使盡全力,推全世界那些不敢跨出那一步、個性靦腆的思春期男孩們一把!」
  「你這麼做是在把他們推下懸崖吧!」
  「可、可是,太了不起了……居然可以創造出這種高輸出的同時,又能做到精緻操作的魔像……如果把這一套動作操縱的術式拿去學會發表,應該可以讓魔像工學一口氣進步五十年呢!」
  「呼哈哈哈!那麼,招待三位來賓參觀我的魔術研究室──!」
  「呀────────!?」
  三人隨著慘叫聲被拖進了研究室。
  然後──奧威爾的研究室房門「碰!」一聲關上了。

 

  三人逃不出奧威爾‧休薩的魔掌。
  已經放棄掙扎的葛倫等人懷著俎上肉的心情,簡單地做過自我介紹後,無力地隨著奧威爾在研究室內走動。
  果不其然,研究室裡面塞滿了不明的魔導裝置和魔術品,以及畫到一半的設計圖與還沒完工的機械,空間顯得狹窄不已,混亂到寸步難行的地步。
  「這部佔了整個研究室一半空間的超巨大魔導裝置是什麼……?」
  「噢,那邊那位白貓妹妹。不可以亂碰那部裝置,太危險了。那可是不需要任何來自外部的魔力或能源供給,就可以每天在固定時間幫忙煎荷包蛋的裝置,是家庭主婦的得力助手!」
  「……咦?」
  「可惜那是一個失敗作。我喜歡濃稠的半熟蛋,可是它的火侯卻不受控制。弄得我很不爽,打算改天把它拆掉。」
  「那、那個……這不就是所謂的『永動機關』嗎……?」
  奧威爾沒聽見冒汗的西絲蒂娜在咕噥什麼。


  「噢噢,葛倫老師,你的眼光真是獨到!老師你現在手上拿的照明燈,裝設有可以把陽光轉化成魔力的魔晶石,然後透過從陽光獲得的魔力,投射出魔術光源。」
  「啥!?把陽光轉換成魔力!?把無機能量帶轉換成生命能量帶,也太厲害了吧!?」
  「不過那也是失敗作。那個燈在真正需要光明的黑暗中反而無法使用。說不定是基礎理論搞錯了。改天拿去丟掉好了。」
  「是你搞錯了使用途徑啦!你也對自己的豐功偉業稍微有點自覺吧!?」
  葛倫把頭髮抓得亂糟糟的,一副快要爆炸的模樣。


  「來、來這研究室逛過一遍的話,這學院的魔術師肯定有一大半會失去自信吧……」
  魯米亞也只能苦笑。
  就這樣,一行人穿過亂七八糟地堆滿了一般魔術師畢生追求的神秘事物的研究室,前往位在內部的執務室兼會客室。
  奧威爾似乎還是懂得基本的待客之道,只見他喜孜孜地準備好茶水,端出來招待葛倫等人。
  「來,請喝吧。搞搞類似家庭菜園的活動是我的興趣。當然了,我是屬於利用白金術親手進行品種改良的正統派!看看長在那個花盆上的茶葉吧!」
  葛倫看了擺放在房間一角的茶葉花盆後,下巴都快掉下來了。
  「呼,栽培得很棒吧?所以茶葉要多少就有多少。不過只是粗茶罷了!不用客氣,多喝一點!」
  「哇~連我也認得那個特徵明顯的茶葉唷~我有在古典植物圖鑑上看到過唷~那個是名叫諾布爾‧李斯托尼亞,現在已經滅種的夢幻特級茶葉對吧~?你該不會讓它們重現於世了吧~?」
  「我不懂你在說什麼。反正我不喜歡這茶葉的口感,懶得管那麼多了。而且味道聞起來也好刺鼻……廉價市場賣的三級茶葉都比它好喝一百倍!」
  「咦、咦咦……?」
  「唉,我親手栽培卻種不出什麼好的茶葉。果然天才也有適合與不適合的領域啊……反正我對家庭菜園也膩了,不玩了!剩下的茶葉我之後再通通拿去餵養在學院裡的草藥雞!」
  奧威爾那不知天高地厚的發言,讓葛倫深深嘆了一口氣。


  「過去曾經有國家為了爭奪這種茶葉,爆發了血流成河的國際戰爭……你竟然要拿去餵雞……」
  「哇……西絲蒂,這個茶葉味道好香喔!而且……好好喝!我從來沒喝過這麼美味的紅茶呢!」
  「我們明明正透過這杯紅茶在體驗傳說……可是這股鬱悶和敗北感是怎麼一回事……」
  西絲蒂娜一邊流下夾雜了感動與悔恨的淚水,一邊品茶。
  「好,茶也喝得差不多了,我們準備進入正題吧!」
  隨便你想怎樣吧……葛倫三人之間瀰漫著這樣的氣氛。
  「那麼……在展示本人的世紀大發明之前……我想請問,你們對阿爾扎諾帝國的現狀有何想法?」
  和自暴自棄的葛倫等人相反,奧威爾擺出正經的表情問道。
  「就算你突然問我們想法……」
  「國際上,那群狂信者──聖艾里沙雷斯教會教皇廳所統治的雷薩利亞王國,總是虎視眈眈地想要吞併我們阿爾扎諾帝國。兩國間的緊張態勢年年都在增長,隨時都有可能爆發第二次奉神戰爭──現狀就是如此危急。雖然帝國擁有卓越的魔導技術,戰力上的優勢讓雷薩利亞王國無法如願吞併我們,可是對方的領土和人口是帝國的好幾倍,不曉得我們能維持這個優勢到什麼時候……」
  「!」


  「至於國家內部,那個邪惡的魔術組織──天之智慧研究會就像癌細胞一樣侵蝕著帝國。近年來,那個組織的邪道魔術師引發的殘忍無道恐怖攻擊事件,每年都在增加,他們正在打著某種不良的企圖,已是顯而易見的事實。儘管表面上打出由魔術師統治世界的口號,可是他們真正的目的並沒有那麼低俗,凡是對魔術的地下社會稍有認識的人,都可以看清這件事才對。我猜那個組織所盤算的,應該是常人無法預測到的可怕陰謀……」
  「那會是……」
  「你們能明白嗎?每個人都理所當然地享受著『和平』的時光。可是那是建立在如履薄冰般的平衡上,宛如空中樓閣的『和平』。令人擔心的是,這個『和平』只要發生一些微小的契機,就會脆弱地崩壞──身為宣誓效忠阿爾扎諾帝國這個祖國及女王陛下的魔術師,我實在無法樂觀地看待目前的現狀……!」
  「奧威爾……」
  「所謂的『和平』!絕不是靠別人施捨的!而是得由自己去爭取!當事情發生的時候,我們不該去期待他人伸出援手,而是應該要思考自己該怎麼做!我憂心於帝國的未來,在考慮過我應該做的事情和所能做到的事情之後……我決定將這次的發明獻給帝國和女王陛下。」
  (不妙……這傢伙的心理沒想到還挺正常的……)

  (雖然表面上表現得很像怪胎,可是他在根本上很正常,而且又是個超級才華洋溢的人才,所以也沒辦法開除他吧……)

  (他一定是把過剩的熱情和才能浪費在沒意義的事情上的人呢……)
  葛倫、西絲蒂娜、魯米亞同時嘆了口氣。


  「好啦,你那偉大的理念我們明白了……所以呢?你到底發明了什麼?」
  「呼……我都透露這麼多了,你還猜不出來嗎?」
  「不……我是可以猜到應該是跟國防有關的發明啦……」
  聞言,西絲蒂娜靈機一動,眼睛閃閃發光地說道:
  「國防……該不會是把半自律型的戰鬥用魔導人形的機能,提升到實戰等級之類的吧!?」
  「咦!?據說半自律的戰鬥用魔導人形跟魔像不一樣,雖然可以執行靈活的作戰行動,但在戰場上展現出來的動作穩定性和防禦性能都還不完整,所以還得花十年時間,才有可能將其導入實戰的樣子……?」
  西絲蒂娜猜測後,魯米亞也察覺到了,不禁提高了音量。


  「如果是真的那就太厲害了呢,西絲蒂!」
  「是啊!即使之後跟雷薩利亞開戰,有了它就能彌補人數的不利了!甚至可以用來補強國內治安……」
  魯米亞和西絲蒂娜露出驚訝的表情注視著彼此……
  「NONO,兩位小姐。請再想得簡單一點,妳們說的那個只能算是改良,不叫發明吧?在這國內外局勢動盪的狀況下,帝國人民真心渴望的會是什麼?只要順著這個方向想,答案自然會呼之欲出……」
  見葛倫等人猜不出答案,滿臉疑惑的樣子,奧威爾開口了:
  「是的……果然時代是需要他們的……需要這個『正義英雄』的存在!」
  「啥……?」
  三人聽不懂奧威爾的意思,一頭霧水。
  「在這邪惡肆無忌憚地擴張勢力,弱者飽受壓迫的黑暗時代之中──還是有人可以對抗命運,成為引導人類的希望之星──也就是所謂的英雄!只要他們還存在於人們的心中,人們就絕不會向絕望和黑暗屈服!無辜老百姓的希望曙光──英雄!那就是人們真心渴望的東西!」
  (不妙……雖然這傢伙的心理乍看下似乎是正常的傢伙,可是到頭來果然一點都不正常……)
  (雖然根本上算是正常,本性卻一點都不正常呢……難道真的沒辦法開除他嗎……)
  (他一定是那種把過剩的熱情和才能浪費在沒意義的事情上,自己也連帶著一起脫序的人吧……)


  「正因如此!」
  奧威爾無視綠著一張臉僵在原地的三人,掏出一條上頭裝著一個特殊釦環的腰帶,拿到葛倫的面前。
  「變身成正義英雄的魔導道具『假面騎士之魂』!在此誕生!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連我都害怕自己的才能了!?」
  「這是啥啊……?」
  葛倫不假思索地收下腰帶,用空洞的眼神盯著它嘟囔。
  「我來說明吧!只要把它纏在腰上,擺出指定的姿勢並詠唱咒文,就能變身成正義的英雄『假面騎士凱薩X』!」
  「呃,不用你說,我也猜得出大概是那種東西……」
  葛倫已經連嘆氣也嘆不出來了。
  「這是運用了鍊金術的最新魔導工學的結晶!它可以瞬間鍊成假面騎士的鎧甲和劍,使其瞬間附著在使用者身上,在身體穿上鎧甲的期間,使用者可以獲得強大的身體能力和令人驚異的防禦能力!做為主要武器的劍,威力也是很嚇人的喔!?可以把鋼鐵當成奶油剁開!」
  「真的假的!?這點子雖然很蠢,但不是挺厲害的嗎!?」
  葛倫嚇都嚇傻了,然而……


  「只不過,裝備鎧甲的時候沒辦法使用魔術。」
  「不能用魔術還有什麼意義啊!?在這個魔術主宰戰爭的時代,這根本是倒退的發明嘛!?」
  啊啊──!葛倫仰天大喊。
  「就算防禦能力和身體能力變得再怎麼強,面對連續施展強力魔術的對手,只靠一把劍是要怎麼打得贏啦!?」
  「吵死了笨蛋!魔術又怎樣,你懂什麼啊,混帳東西──!?」
  不知為何惱羞成怒的奧威爾眼睛爬滿了血絲,咄咄逼人地向葛倫反嗆。
  「英雄就是正義!正義就是所謂的騎士道!魔術又怎樣!?魔法又怎樣!?我要找回當年因為魔術的崛起而遭到驅逐,失落的正義之魂──騎士道!就憑著這個魔導道具『假面騎士之魂』!我要證明騎士的劍比魔術的招式還要優秀!用這個由本天才魔術師集最新魔導技術之大成,所創造出來的世紀超魔導道具『假面騎士之魂』來證明!」
  「可以吐槽的地方太多了!我好想回家!」
  「啊哈哈……」
  葛倫整個人都脫力了,魯米亞也不知道該怎麼接話,只能面露苦笑。


  「事情就是這樣,葛倫老師。馬上穿上『假面騎士之魂』,變身成正義的英雄『假面騎士凱薩X』吧。」
  「才不要。我要回去了……咦?」
  葛倫打算把手上的釦環放到桌上就直接回去,但……
  「奇、奇怪?怎麼了……?我、我的手不聽使喚地握住釦環不肯放開……?」
  「呼呼呼……唯有天選的勇者,才能拔出插在石頭上的聖劍……那個釦環也是同樣的道理!」
  奧威爾指著葛倫的鼻子哈哈大笑。
  「呼哈哈哈哈!那個釦環也會選擇自己的主人!葛倫老師!看來你似乎是被那個釦環選上的真勇者呢!不愧是我欽點的男人!」
  「啥──!?你在說什麼東西啊──!?」
  「其實,如果有人碰了那個釦環,它會自動計算變身適合率,一旦發現變身適合者,就會施放讓對方絕對無法放開的『祝福』喔!?這就是王道!」
  「這算哪門子的『祝福』啊啊啊啊啊!?根本是『詛咒』吧────!?」
  「要怎麼稱呼都無所謂。無論如何,葛倫老師你已經無法以自己的意志放開那個釦環了!不過,我有辦法幫你解除那個狀態喔……?好了,你要怎麼做呢,咯咯咯……」
  「嗚喔喔喔喔喔……感覺我好像沒有選擇的餘地了……」
  葛倫只能抱頭苦叫。


  「不要再堅持了啦,老師……還是快點完成發明品的測試回去吧……」
  西絲蒂娜精疲力盡地說道。
  「我想應該不會有事的。教授的發明目前好像還沒鬧出過人命……」
  魯米亞以面帶曖昧的表情打著氣。
  「可是搞不好我就是那個倒楣的頭號犧牲者啊。」
  葛倫不滿地發了牢騷後,西絲蒂娜和魯米亞都心虛地別開了視線。


《不正經的魔術講師與追想日誌 2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創作者介紹

東立小說官方部落格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