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職試閱  

 

昨天晚上總覺得天氣很好,所以小編難得的出門慢跑了一下

沒想到回到家之後變得超級累,躺在床上的時候總覺得世界好像要重新開始了...

但是早上睜開眼一看,一切都還是跟原來一樣啊

唉,還是來看看今天的新書試閱

今天的作品是《平凡職業造就世界最強6

愛子老師被擄走了--聽到這個消息的始認為不能放下老師不管,決定前去營救!

另一方面,王宮裡的氣氛愈來愈詭異,每個人都無精打采的樣子...?

對同學們向來漠不關心的始,是否會願意向他們伸出援手!?


 

      最初發現騷動的是希雅。
  「咦?始先生……那裡好像有人遭到襲擊。」
  始一如往常在車內與月卿卿我我,香織加入阻撓。強化後的般若小姐周身吹起冰雪,對上纏繞雷電的龍,兩者彼此威嚇。

      結果始在幾乎不看前方的情況下進行危險駕駛,直到聽見希雅的話,才終於注意前方。
  正如希雅所說,似乎有某個商隊遇襲,敵對的兩個集團展開激烈攻防。隨距離漸漸縮短,希雅的兔耳聽見人們的怒吼與悲鳴,始的『遠視』也清楚看見詳細情況。
  「對方好像是盜賊,都是衣著骯髒的男人……人數大約四十。商隊的護衛大概十五人,戰力如此懸殊還能勢均力敵,真不容易。」
  「……嗯,那道結界相當堅固。」
  「是啊,它宛如一道城牆。除非攻破結界,否則無法接近商隊的本陣。商隊的人隔著結界用魔法射擊,就算是盜賊也吃不消吧。」
  「可是盜賊似乎沒有要撤退的跡象耶。」
  「當然,要支撐能覆蓋整個商隊的結界,除非是異世界召喚的成員,否則應該撐不了多久。雖然會多花一點時間,但只要耐心等待,結界就會自動解除。」
  商隊一開始可能是遭到奇襲,有數人受傷蹲在地上,也有幾人倒臥血泊中,似是已被盜賊所殺。
  靠始等人所說的堅固結界,商隊才得以勉強支撐,但雙方人數原本就有差距,護衛的數量甚至減少了幾人。一旦結界解除,他們勢必遭到虐殺。

 

      只見像是冒險者的女性被盜賊扒光衣服,用以警告結界內的冒險者同伴。
  正如始的推測,始他們才剛說完話,結界便失去效力,融化似地消失在空中。
  彷彿早在等待這個機會,盜賊們發出吶喊,朝商隊蜂擁而上,他們腦中好似只剩戰利品,每個人臉上都露出下流的笑容。

      護衛隊拚死應戰,卻寡不敵眾,一個接著一個受傷倒下。
  就在這個時候,原本露出驚訝的表情、僵直不動的香織,語氣焦躁地向始求助。
  「始同學,拜託你救救他們!在那裡的說不定是……」
  始沒有聽完香織的話便回應她的要求,不發一語地加快魔力驅動四輪車『布利捷』的速度。

 

      事實就擺在眼前,若聽香織說完,考慮是否拯救他們的時候,商隊就全滅了。因此不管香織用意為何,先展開行動再說。始奉行的信條就是果決明快,如果是同伴請求就更不用說了。
  布利捷的車輪緊咬地面,車體以火箭噴射之勢加速前進。
  「始同學……謝謝你。」
  看到始就算沒有聽完詳情也願意展開行動,香織喜悅地露出微笑,始只是聳了聳肩。
  另一方面,月等人看到始駕車狂飆,似乎察覺他打算做什麼,紛紛繫上安全帶,抓緊車內固定之物。
  「那、那個,始同學?你該不會……」
  布利捷的速度隨時間加快,香織的臉頰不禁陣陣抽動。拜託他救援的確實是自己,可是她不由得心想:身為具有地球交通常識的人,毫不猶豫用那種方法先發制人,真的好嗎?
  始臉不紅氣不喘地回答具備常識的香織:
  「看到罪犯就要踩下油門……駕訓班有教吧?」
  「才沒有!你不要擅自扭曲交通規則!你看,月她們都信以為真了!」
  雖然受到香織吐槽,始卻完全不在意,衝向在後方指揮盜賊的男人。他不含一絲遲疑的動作,簡直就像在說:「汽車就是為了輾殺罪犯而存在!」
  貌似盜賊首領的人終於發覺有不明物體揚起塵煙、急速接近。他慌張地對同伴下達指示,自己也開始詠唱魔法。他們一定以為是新種魔物,做夢都想不到是有人駕駛的鋼鐵之塊。
  始注入魔力,啟動布利捷的機關,引擎蓋下方的兩側與頂蓋部分,立即伸出長約一公尺的利刃。
  看到從未見過的怪物急速逼近,盜賊們面露驚恐,陸續發射炎彈攻擊。反正那些攻擊全都毫無意義,因此始全然無視,二話不說地向前突擊。
  看見黑色鐵塊就算被數發炎彈命中也不痛不癢,繼續疾衝而來,盜賊們的表情驚愕至極。
  砰!喀啦!磅!隨著寫實的聲音響起,戰慄、絕望、困惑──盜賊們浮現這種表情,輕易地被撞飛。
  有的在引擎蓋上滾動,遭到蓋頂的利刃斬斷;有的嘗試跳往兩旁迴避,卻被兩側的利刃斬下身體一部分。

 

      幸運沒被利刃砍中的人,在車輛以時速八十公里的速度衝撞下,整個人被撞飛至空中,骨骼內臟皆遭到粉碎。
  僅僅一瞬的交錯,盜賊的後方集團便有七人斃命。
  始輾殺盜賊的後方集團後,以甩尾的方式反轉車體,停在盜賊團後方。
  不管是盜賊還是商隊的成員們,每個人都目瞪口呆,凝視這場突如其來的殺戮劇。其中也有盜賊與護衛維持刀劍相擊的姿勢,站在原地面面相覷。
  始無視他們,回頭看著香織,以確認的口吻說:
  「既然要動手,我就不會手下留情,一個活口都不能留,對他們不用慈悲,妳懂我的意思吧?」
  「……嗯,我懂。」
  始的意思是:就算香織再怎麼溫柔,也不允許治癒或庇護敵人。如果對敵人慈悲,香織就不能再當始的同伴,應該回去勇者的隊伍。
  香織做了個深呼吸,以堅決的眼神看向始點頭。
  「妳就去吧,我不會讓人妨礙妳。」
  「嗯!」
  香織下車後,頭也不回地奔向受傷之人。盜賊們雖然被布利捷嚇得心驚膽顫,但一見到過來的是年輕女子,便立刻回過神,為同伴被殺面露怒容,朝香織襲擊而去。
  「臭婆娘!去死吧!」
  盜賊男發出怒吼,揮動手上的長劍。
  然而,香織只是瞥了他一眼,隨即若無其事地移開視線。她絲毫不放慢速度,邊詠唱邊奔向傷者。
  眼見香織不把自己放在眼裡,盜賊男更加激憤,但他無法表露怒氣,因為下個瞬間,他的腦袋就被轟飛了。
  ──砰!砰!砰!砰!砰!砰!
  每當周圍連續響起爆炸聲,殺意之風便吹襲而過,盜賊一個個遭到爆頭,血肉橫飛。看到那幅光景,獲救的護衛不禁感到不寒而慄。


  戰鬥實在過於一面倒且殘酷,原本四十名以上的盜賊,短短數秒便減少至半數。
  光怪陸離的光景令數名賊人陷入恐慌,他們大呼小叫,撲向愣在原地的兔人族少女,企圖挾持人質。
  一名護衛發出警告,大喊:「危險!」然而,那只是無謂的操心。因為位於此處的希雅經過不斷強化,變得跟超人一樣,戰鬥兔子沒有任何死角!
  希雅手伸向斜後方,從『寶物庫』中取出德盧肯,「啪!」的一聲握緊握把,然後一口氣揮出。

      德盧肯揮過的同時,前端產生圓形白膜──空氣牆,將一齊逼近的三名盜賊上半身打得斷裂飛出。
  「咦?哇,好多血!」
  由於最近沒有對上正常強度(合乎常識)的敵人,希雅對付雜兵的力道拿捏失準,原本只是想把敵人打飛,卻不小心將人攔腰打斷,就像在玩禁忌的※打達摩(變形版本)。

 

      噴出的血沫令希雅大吃一驚,連忙跳向後方閃避。(譯註:一種日本的玩具,將人偶放在數個堆起的圓筒形木片上,藉由打掉木片,讓人偶垂直落下的遊戲。)
  月和緹奧對希雅的反應感到無言,同時毫不留情地發出魔法,令盜賊完全無法接近,慘遭蹂躪。
  剩下十人左右時,盜賊們終於開始逃跑,但他們想逃也逃不了,全被輕易地射穿後腦喪命,連求饒的機會都沒有,完全是場毫不留情的虐殺。
  香織連續使出多人用的中級回復魔法『回天』,一口氣治療受傷的冒險者和商隊成員。

      然而很遺憾,始等人到來前倒下的冒險者們似乎已經斷氣,即便是再生魔法也無法令死者復活,香織無法救回他們。
  香織咬緊牙關,悔恨地看著這些人時,突然有個人影猛然奔了過來。對方個子矮小,用斗篷的帽子遮住面容,看起來十分可疑。

      不過,始已經從魔力的流動與顏色,看出那人就是剛才張開結界、拚死守護商隊的人,於是放任對方通過,沒有加以阻止。


  「香織!」
  身披斗篷之人以嬌柔的聲音呼喚香織的名字,衝過去撲在香織身上,緊緊抱住她。香織沒想到自己的推測成真,臉上難掩驚愕之情,呼喚對方:
  「莉莉!妳果然是莉莉嗎?我就覺得那個結界很眼熟,只是沒想到妳會在這種地方,原本還半信半疑……」
  身披斗篷、被香織稱為莉莉的──
  正是海利希王國的公主,莉莉安娜‧S‧B‧海利希。
  莉莉安娜似乎打從心底鬆了口氣,帽緣下可看見閃亮的金髮、碧眼與其美貌。她百感交集似地瞇起眼睛,注視著香織說:
  「我也沒想到會在這種地方遇見香織……真是幸運,看來我的運氣還沒用完。」
  「莉莉?妳這話是什麼意思……」
  香織不明白莉莉安娜所言何意。莉莉安娜彷彿突然驚覺不對,用帽子重新遮住臉部,並用食指抵著香織的嘴唇,示意她不要叫出自己的名字。


  看來莉莉安娜真的沒有帶著隨從,單獨混入商隊來到此處。

      香織明白必定是發生了什麼事,一國公主才必須這麼做,表情也頓時變得凝重。
  「香織,治療結束了嗎?」
  正當香織與莉莉安娜嚴肅地互相凝視時,始不知何時來到旁邊詢問。
  由於事前完全無聲無息,莉莉安娜不禁發出「呀!」的可愛驚呼,從斗篷下抬頭仰望始,思考了一下後,忽然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對始說:
  「……你是南雲先生對吧?好久不見,我聽雫她們說你還活著,對於你堅強的求生意志,我由衷地感到敬佩,你能平安真是太好了……你不在的期間,香織真的令人不忍卒睹喔?」
  「真是的,莉莉!現在不是說那種事的時候吧!」
  「呵呵,香織鼓起勇氣的告白,我也聽雫說了,晚點妳再詳細地說給我聽吧?」
  莉莉安娜的語氣彷彿在調侃香織,她不理會羞得面紅耳赤的香織,對始露出笑容。
  莉莉安娜是受到國民愛戴的公主。不分男女老幼,只要一看到她楚楚可憐的笑容,肯定都會心醉神迷。
  然而,始似乎對此沒什麼感覺,反而露出疑惑的眼神看著莉莉安娜,不識相地說:
  「……話說回來,妳是誰啊?」
  「咦?」
  始還在王國時,莉莉安娜便積極地與香織她們交流,也必定與其他學生進行過數次談話。

 

      由於始的立場尷尬,因此她與始直接談話的次數確實不多,卻也曾在香織的陪伴下與始談天。
  而且莉莉安娜是公主,再加上個性平易近人,依照過去經驗,只談過一次話的人也未曾忘記過她。

      所以當看到始的眼神就像在看陌生人,莉莉安娜難掩心中的動搖,甚至發出公主不該有的奇特聲音。
  看到莉莉安娜呆若木雞的模樣,香織趕緊替她圓場。若莉莉安娜的公主身分敗露會有麻煩,香織於是將嘴湊在始耳邊悄悄說道:
  「始、始同學!她是公主殿下!公主殿下呀!海利希王國的公主莉莉安娜!你有跟她說過話吧!」
  「…………………………………………………………………………啊啊。」
  「嗚嗚,我竟然被忘記了,這讓我心裡很受傷呢,嗚嗚。」
  「莉莉!別哭!始同學只是有點『那個』!始同學是『特例』,『正常』來說不會有人忘記莉莉!所以別哭了好嗎?」
  「喂,總覺得我被罵得一文不值耶?」
  香織拚命安慰淚眼汪汪的莉莉安娜,說出的話卻相當傷人,始忍不住吐槽。
  結果被香織以一句「始同學安靜一點!」帶過。而且莉莉安娜堅強地表示:「沒關係,香織,是我太自大了。」害始無法抱怨。

 

      這本來就是因為始完全忘記莉莉安娜存在的錯。
  當始等人氣氛正尷尬的時候,月她們和某位似曾相識的人走了過來。
  「好久不見,看來你們不但平安無事……還相當活躍呢。」
  「是能量飲料人……」
  「能量飲料?我們商會確實有賣能量飲料……但還不至於有名到成為代名詞吧……」
  「啊~不,沒什麼,我記得你是※莫多吧?」(譯註:莫多的姓氏是日本某能量飲料的名字,詳情請見第三集。)
  「對,很榮幸您還記得我,我是庸凱爾商會的莫多。這是第二次承蒙您出手相救,我們還真有緣。」
  男人笑咪咪地與始握手,他是過去始等人從【布魯克鎮】護衛至【中立商業都市弗連】的商隊首領,庸凱爾商會的莫多‧庸凱爾。
  始也記得很清楚他的商人性格擦槍走火事件。始可說是從莫多身上學習到這世界商人的天性。實際上,他的商人性格依然不改。

 

      握手時,莫多若無其事地碰觸套在始手指上的『寶物庫』指環。莫多毫無笑意的眼神就像在說:「差不多可以賣了吧?」這一定不是始的錯覺。
  在兩人背後,希雅向香織等人解釋和莫多的關係;莉莉安娜不禁喃喃自語「只見過一次面的人都還記得……我明明是公主……明明是公主……」變得更加沮喪。
  當香織再度拚命安慰莉莉安娜時,一旁的始聆聽莫多說起自身的遭遇。
  根據莫多所說,他們打算經由【旅店都市霍爾亞得】前往【安卡吉公國】。

      安卡吉的困境在商人間流傳,他們似乎都認為現在正是賺錢的好時機,聚集而來。莫多也已經運過一次貨品,接著又在王都進貨,這已經是第二趟。

      從他笑得合不攏嘴的樣子看來,應該獲利不少。
  始他們原本預定經由霍爾亞得前往弗連,向弗連的冒險者公會分部長‧伊爾瓦報告已送回繆一事,再前往【哈爾崔那樹海】。

 

      始將預定的行程告知莫多後,莫多提出希望始護衛商隊至霍爾亞得的委託。
  這時,莉莉安娜卻出言阻止:
  「很抱歉,商人先生,我想雇用他們。您允許我同行至霍爾亞得,我卻提出這種自私的要求,可是……」
  「哎呀,妳不用去霍爾亞得了嗎?」
  「是的,到這裡就可以了。我當然還是會支付到霍爾亞得的費用。」
  看來莉莉安娜本來預定跟隨莫多的商隊前往霍爾亞得,結果在途中遇見始一行人,就沒有必要前往了。
  在這個時間點,始察覺莉莉安娜的目的不尋常想開口抱怨,香織卻用眼神示意「不准再欺負莉莉!」所以始決定姑且保持沉默。
  「是嗎……不,能幫上忙是我的榮幸,錢就不用了。」
  「咦?不,那怎麼可以……」
  莫多堅持不肯收費,莉莉安娜不禁感到困惑。

 

      在商隊中,莉莉安娜從住宿到餐食皆受到他們照顧,原本以為事後會被要求付款,甚至有點擔心錢不夠,但莫多的話完全出乎她的預料。
  莫多面帶難色,對莉莉安娜露出笑容。
  「雖然我想您應該不會再做出這種事……不過我還是給您一個忠告。一般而言,不論是搭乘多人馬車或共乘,都要先付費。

      如果在出發前沒有要求付款,不是居心不良,就是有不能收費的理由。這次是後者。」
  「難道……」
  「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以您尊貴的地位,竟必須單獨微服出行,想必是為了重大之事吧。

      在此危急時刻,若不能盡一己之力,今後別說是做商人,甚至無法抬頭挺胸,以這個國家的子民自居。」
  聽到莫多的話,莉莉安娜才明白對方打從一開始就發覺自己的身分。而且莫多明明知情,卻故意裝作不知,想要協助莉莉安娜。
  「那麼,為了表達感謝之意,你更該收下我的酬謝。多虧有你們,我才能夠逃出王都。」
  「嗯……恕我冒昧,您知道對商人而言,最難得到、卻又最想獲得之物是什麼嗎?」
  「咦?……不,我不知道。」
  「就是『信賴』。」
  「信賴?」
  「對,沒有信賴,生意就無法開始,也不能長久,更賺不了錢。相反地,只要有信賴,大多數的狀況都可以迎刃而解。

      對您而言,我們庸凱爾商會究竟值不值得信賴?如果您信賴我們,我們便已經收到最好的報酬了……」
  聽到他巧妙的說法,莉莉安娜不禁在內心苦笑。如此一來,若莉莉安娜硬要支付酬勞,等於是不信任他們,反而不符合想要報答對方的心意。
  莉莉安娜放棄抵抗似地當場摘下兜帽,堂堂正正地面對莫多。
  「你們是真正值得信賴的商會,身為海利希王國的公主,我莉莉安娜絕不會忘記你們的善意與奉獻,謝謝……」
  「您言重了。」
  聽到莉莉安娜以公主的身分道謝,莫多與部下當場跪下,深深低頭行禮。
  之後,莉莉安娜與始等人留在原地,莫多一行人依照原定計畫,朝通往霍爾亞得的道路前進。

 

      臨別之際,莫多言語中透露出他已知道始被認定為異端者,給予「王都的氣氛不尋常」的忠告。始也提供情報,告知【安卡吉公國】已恢復原貌。

      僅是聽見此情報,莫多似乎就推測出始被認定為異端者的理由,並且表示「今後若是有緣,還請務必多關照」。由此可知,莫多真的是天生的商人。
  莫多一行人離去後,始等人在布利捷中聽取莉莉安娜的說明。她的表情夾雜焦躁與緊張,令始心中的不祥預感急遽攀升。

      然後,莉莉安娜終於開口,她說的第一句話就是……
  「愛子小姐……被擄走了。」
  情況比始的預感更為惡劣。
  莉莉安娜的說明大致上如下──
  最近王宮內氣氛不尋常,莉莉安娜一直覺得有種異樣感。
  父親艾力西德國王比先前更加熱衷聖教教會,有時會著了魔似地崇拜『埃希德神』,或許是受到他的感化,宰相和其他重臣的信仰也變得更加虔誠。
  若只是如此,莉莉安娜還可以勉強說服自己,這是因為陸續收到魔人在各地圖謀不軌的情報,與聖教教會加強合作產生的副作用。可是……
  異樣感不止如此。愈來愈多騎士和士兵變得缺乏活力,更嚴重者甚至死氣沉沉。

 

      即使詢問熟識的騎士是否身體不適,他們雖然會正常回話,卻宛如機械,沒有以前的朝氣活力,簡直就像生病了。
  儘管想找騎士中最受信賴的騎士團長梅爾德商量,但不久前就不見他的蹤影,有時他會在光輝他們訓練短暫露臉,接著匆忙離開。結果,莉莉安娜一次也沒見到他。
  就在這個時候,愛子返回王都,報告在【湖畔小鎮烏爾】發生的詳細情況。
  此場會議莉莉安娜也有列席,會議強行表決了一項意想不到的議題──
  始的異端者認定。儘管始有拯救【烏爾鎮】和勇者一行人的功績,以『豐饒女神』之名出名、受到愛戴的愛子也提出異議與反對,卻全部遭到無視,會議強行做出決議。
  面對如此無理的決議,莉莉安娜理所當然向父親艾力西德激烈抗議,但無論她說什麼,國王仍認定始是神敵,頑固得像有強迫症。

 

      對於抗議的莉莉安娜,艾力西德反倒說她信仰不夠虔誠。他看著莉莉安娜的眼神,漸漸不把她當成女兒,而是視為敵人。
  莉莉安娜心生恐懼,與父親虛與委蛇,逃離現場。為了找人商量王宮的異狀,她追上悄然離席的愛子,告知自己的疑慮。
  愛子打算在晚餐時告訴學生,始在深淵底得知的神的情報和旅行的目的,拜託莉莉安娜一同出席。
  莉莉安娜離開愛子的房間。傍晚時,她欲前往學生們用餐的房間,卻在途中聽見走廊轉角傳來愛子與某人的爭吵聲。莉莉安娜感到疑惑,躲在牆後窺視,結果意外目擊──
  身穿修女服的銀髮女人正扛著被打昏的愛子。
  莉莉安娜對那個銀髮女人湧生難以言喻的恐懼,情急之下進入附近的客房,屏息靜氣地躲進只有王族知道的祕密通道。
  銀髮女人前來找尋,不過祕密通道本身使用了隱蔽氣息的神器,因此沒被發現。對方沒找到她便離去了。

 

      莉莉安娜認為銀髮女人若不是幕後黑手,就是與幕後黑手有所勾結,她起身想把這件事告訴其他人。
  只不過,既然對方埋伏等待愛子,應該也可合理判斷學生們正遭到監視,可靠的梅爾德團長又不知去向。
  一番苦惱之後,莉莉安娜想起目前唯一不在王都、值得依靠的友人。
  沒錯,就是香織,而且她早有耳聞的南雲始也在香織身旁,莉莉安娜能夠依靠的只剩他們。她於是從祕密通道抵達王都,一路往【安卡吉公國】前進。
  因為莉莉安娜判斷,如果是在安卡吉,或許可以得到不受王都異變影響的傑根公協助;就時機點而言,她有很高的機率可以遇見始等人。
  「接下來的事情就如你們所知,我拜託庸凱爾商會的商隊讓我搭便車。不過我沒想到從一開始身分就被察覺,而且我做夢也想不到,不僅在途中遭遇盜賊襲擊,甚至被香織所救……若是不久前,我可能會覺得是『神明保佑』……但是……我現在……很害怕教會……到底發生什麼事了?那名銀髮修女……父親大人他們……」
  莉莉安娜緊抱身體,害怕得發抖。現在的她,比起被譽為才女的公主,更像個普通女孩。不過這也難怪,畢竟她的親近之人在不知不覺間全變了樣,一個個被奪走。
  為了盡可能緩和盤據在莉莉安娜心中的恐懼,香織緊緊地擁抱她。
  始看著她們兩人,內心暗自咂舌。莉莉安娜所說的狀況,很像在【梅爾基涅海底遺跡】內見到的『末期狀態』,被神迷惑的人陸續增加,情況可說非常危急。
  即使如此,本來始理應置之不理、見死不救。不對,他的第一要務應是取得神代魔法,盡快找尋離開這個世界的方法。
  然而,始猜得到愛子被抓的理由,所以無法見死不救。愛子被抓的原因,八成是因為她想說出神的真相和始旅行的目的。

 

      可能是對方判斷那會令身為棋子的光輝等人產生疑心,造成不利的影響。
  愛子會落入敵手便是利用她的始的責任。
  既然對方擄走她,就代表他們沒有打算立刻殺死她。然而,落入暗中把人們當傀儡操縱、沉溺享樂之人手中,愛子不知會受到怎樣的對待。
  愛子是始的恩師,其建言使始的生存方式轉好,甚至帶給始這個還算不錯的『現在』,所以始無論如何也不能置之不理。
  因此……
  「總之我必須去救老師才行。」
  這就是始的選擇,他選擇拯救愛子,而不是見死不救。
  始的話讓莉莉安娜猛然抬起頭。聽到始願意一同前往王都,她的表情充滿安心與意外。她聽雫等人說過,始絲毫不關心這個世界和同班同學。

 

      原本預期說服始將會非常辛苦,沒想到對方竟然爽快地答應伸出援手,完全出乎莉莉安娜的意料之外。
  「你願意幫忙嗎?」
  莉莉安娜向始確認,始聳了聳肩。
  「別誤會,我並不是為了王國,而是為了老師。她會被抓也是我造成的,我不能置之不理。」
  「為了愛子小姐……」
  得知始並非純粹為了王國而提供協助,莉莉安娜有些失望,但始到底是願意同行,她於是重新振作精神。
  然而,聽到始接下來的話,她忍不住笑了出來。
  「不過如果在救助老師的過程,造成異狀的原因阻擋在前方,我就會把他打倒。」
  「你的意思是……呵呵,我就期待那樣的事情發生吧,拜託你了,南雲先生……」
  擄走愛子的女人身穿教會修女服,而且國王等人異常地傾向教會,縱合上述情況,這次事件八成與教會有關。
  也就是說,拯救愛子的同時就必須面對異狀,這點始應該也心知肚明。所以始等於在宣告自己將會成為莉莉安娜的助力。
  莉莉安娜與香織相視一笑,一旁的始嘴角微揚。
  除了救出愛子,始還有另一個目的──
  存在於【神山】的神代魔法。根據密雷迪的說法,【神山】也是七大迷宮之一,但是【神山】也是聖教教會的根據地。

 

      始完全不知道大迷宮的入口在【神山】何處,就算想要探索,教會的相關人士既礙事又麻煩。
  所以始原本決定先前往比較容易攻略的【哈爾崔那樹海】,不過……這次的事件讓始有理由前往【神山】,而且在救出愛子的過程中,很可能會與教會發生衝突。

      這樣的話……應該由己方主動襲擊教會根據地,順勢收下神代魔法──始如此心想。
  莉莉安娜說的銀髮女人……始腦海裡浮現在【梅爾基涅海底遺跡】的豪華客輪中,以兜帽遮住面容、侍立在阿雷斯特王身旁的人物。

 

      那人進入船內時,始隱約看到那人的頭髮就是『銀色』……
  無法得知兩人是否為同一人,畢竟影像的時代距離現在十分遙遠。不過始有預感將會和那名來歷不明的銀髮女人展開一場廝殺。
  始燃起鬥志,體內凶猛的野獸發出嘶吼,無論對方是什麼存在,只要阻擋自己的道路,殺無赦。
  始的眼眸炯炯有神,宛如野狼,口中犬齒外露,臉上浮現狂傲的笑容。
  「……始,好帥。」
  「啊,始先生又露出那種表情了,我感覺心頭小鹿亂撞。」
  「唔,主人啊,您露出那麼凶惡的表情……妾身要溼了喔?」
  然而,由於女性成員紅著臉、一副飢渴的模樣,使氣氛微妙得難以言喻。
  
  
  時間稍微倒轉。
  從愛子遭到誘拐、莉莉安娜逃離王都的那天,稍微往前回溯一段時間。
  王宮偏僻處的開闊場所出現一個人影。此地十分寧靜。彷彿只允許晚風徐徐吹拂,明亮的月光在天上照耀,是個寧靜、卻又飄散著哀傷氣氛的處所。
  那也難怪,因為就某種意義上來說,這裡是座墓地。
  當然,由於位在王宮腹地內,並非埋葬不特定多數死者的地點。這裡只有一座直接將【神山】岩壁加工製成的巨大石碑。

 

     它類似所謂的忠靈塔(為表揚為國捐軀者建造之塔),只要是為王國盡忠的戰死者或殉職者,名字都毫無例外地被刻印在上面。
  在這座忠靈塔前默默佇立的人影,正是海利希王國騎士團團長,梅爾德‧洛金斯。
  他雖然面無表情,眼中卻含有難以言喻的沉重感情。
  時間已入深夜,撇除巡邏的士兵,王宮內沒有人會無故出外走動;更別說是這樣寂寥的場所,一般不會有人造訪。
  然而,這寧靜且鮮少人至的地方,除了供死者安息之外,還有另一個用處。
  「──團長。」
  一道男人的嗓音傳出,聲量小到快被風聲掩蓋。梅爾德瞥了聲音的方向一眼,他等待的人無聲無息地出現。男人名叫何塞‧藍凱德,不僅是王國騎士團副團長,也是梅爾德的心腹。
  「沒問題吧?」
  「是,雖說我沒有被任何人看見,卻也不能久留。」
  「畢竟騎士團的兩名高層,於深夜在這種地方密會。在掌權者看來,一定會認為我們圖謀不軌。」
  梅爾德嘴角露出笑容,何塞苦笑以對。
  「……兵團的情況如何?」
  梅爾德再度恢復嚴肅的表情詢問。何塞的表情非但悶悶不樂,甚至臉色蒼白。
  「……包含軍團長在內,隊長級有六成出現『空虛』症狀。」
  何塞口中的『空虛症狀』,是最近在王宮內蔓延的奇妙現象。最初出現在下級士兵和騎士身上,簡單說應該就是倦怠症。
  出現症狀之人都有確實達成工作,對話也很正常,但跟以前相比明顯缺乏活力、笑容,與他人只有最簡單的交流,時常躲在房裡閉門不出。
  這個症狀逐漸擴散。最終,具有發言力的貴族、騎士團分隊長等級之人,也開始出現相同症狀。
  梅爾德察覺到情況不太對勁,對逐漸蔓延的詭異現象產生危機感,便著手進行調查。


  「居然這麼嚴重。我開始覺得騎士團有一成多的人反而算幸運了。不,光是大隊長層級沒有出現症狀就已經很幸運了。」
  「……可是團長,那個,該怎麼說……這真的是出於某人的攻擊嗎?會不會只是那些人太過鬆懈了呢?」
  梅爾德聽過報告,表情變得更加凝重,何塞則是吞吞吐吐地詢問。
  「勇者敗北、騎士團精銳盡失、人類方倚靠的數量優勢逐漸被魔人顛覆,在這種情況下還會鬆懈嗎?何塞,我瞭解你的心情,但別看得太樂觀,否則連你也會出事。」
  「是我失禮了。」
  何塞並非發自真心地樂觀看待此事。對於團長的想法,從別的角度提出反對意見也是副團長的職責。只聽見何塞咳嗽一聲,重新開口:
  「團長有什麼發現嗎?陛下有受到什麼影響嗎?」
  「陛下目前還沒問題,沒有出現『空虛』徵狀,反倒是變得更有活力。他甚至口口聲聲說『奉主之名,絕不饒恕魔人的暴行』……只不過……」
  「?怎麼了嗎?」
  見梅爾德說話不若平常明快,何塞感到疑惑。


  梅爾德猶豫著該如何開口,結果似乎找不到適當的言詞,只搖搖頭說了句「沒什麼」──他總不能說陛下有點迷信。不管是在自己的信仰,還是對部下的話語,他都不能說出這種話。
  「宰相大人看起來也不像有問題,但中央的位高權重者就不樂觀了。」
  梅爾德一一舉出出現症狀的貴族,聽到他們的名字,何塞也不禁感到暈眩。儘管真正掌握中樞的大貴族尚且平安無事,可是各派系有實力的貴族中,已有相當多人發病。
  「我向陛下稟告,並從騎士團派人護衛陛下。近衛騎士和神殿騎士目前都還很難講,我已下令一有異狀就要立即回報。」
  「關於『空虛症狀』,陛下怎麼說?」
  艾力西德國王當然也接到報告──現在可能有來歷不明的敵人,對王國中樞發動精神攻擊。
  即使只是缺乏活力,但數量畢竟不少,必須盡速應對。梅爾德卻露出憂鬱的表情。
  「……從我現在和你在這裡偷偷摸摸地交換情報,應該就明白結果如何了吧?」
  「陛下不同意你進行調查嗎?」
  沒錯,為了避開他人耳目,深夜在王宮角落互相報告現狀,代表艾力西德國王非但否決正式調查的請求,甚至命令梅爾德別多管閒事,專心增強軍備。
  即使無法光明正大調查,梅爾德仍相信自己的危機感,現在才會和心腹部下在此密會,盡可能做出防範。
  「以目前的狀況來說,魔人的威脅逐漸升高,若只依靠一些不明確的情報,陛下也難以判斷吧。」
  「就算如此,平時的陛下應該都會聽進團長的建議……」
  梅爾德用眼神令何塞閉嘴。即便艾力西德國王現在的作風確實過於專橫,他們也不可輕易抱怨君主。
  「正因為如此,我們才要收集足以供陛下判斷的情報吧?何塞,你去召集精通暗屬性魔法之人,讓他們調查『空虛症狀』的原因,尋找對抗的方法。

 

      另外,設法請人打開王宮的寶物庫,裡面說不定有可以對抗精神攻擊的神器,並請管理部給你看收藏品目錄。」
  「瞭解,光輝先生等人呢?」
  「由我去說……他們現在處於不安定時期,雖然我不想給予他們多餘的不安,但是……天不從人願啊,我似乎非常不適合教育別人呢。」
  梅爾德自嘲似地嘆了口氣,何塞笑著對他說:
  「他們一定能體會團長的用心良苦。」
  「那就本末倒置了,應該是我要知道他們的想法啊,而且這才是最令我煩惱的。揮劍或戰鬥的方法都不曾令我這般煩惱呢。」
  「即使如此,由團長開口的話,他們一定會比較安心吧。」
  若是騎士團的新人,本來就是做好覺悟才入團。因此,遇到精神方面的問題,主要採取跑步、揮劍、喝酒直到倒下為止,這樣就能解決大多數的問題。

      可是,對於被迫帶離故鄉、不戰鬥就無法回歸故鄉的普通學生來說,那種方法行不通吧。
  正因為不擅於照顧非運動社團孩子們的精神狀況,梅爾德團長才會這麼苦惱……
  他就像為了孩子煩惱的父親,見到團長這少見的一面,何塞不由得露出苦笑。
  之後,梅爾德與何塞交換了兩三項情報,討論完今後的方針,便趁著夜色,回到王宮之內。


《平凡職業造就世界最強6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創作者介紹

東立小說官方部落格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