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妹試閱  

嗚喔喔喔喔!小編心愛的妹妹,動畫要在10月播出啦━━━(゚∀゚)━━━!!

──醒醒吧小編,你(ry

 

咳咳,總之呢,這次要為大家帶來新書試閱

今天的作品為《如果有妹妹就好了。7》

還沒看到最新集數、怕被劇透雷到的朋友,趕快把16集補完吧!

 

接續上一集衝擊性的發展,伊月與那由多正式交往。兩人展開閃死人的現充生活時,周遭眾人的故事也邁入新的篇章,甚至還牽引出給予伊月深刻影響的「那個人」的往事……!?

 

這集的調調維持妹妹的一貫風格,角色們吃喝打鬧玩桌遊,偶爾展現作者對輕小說業界的觀察與想法。

將嚴肅主題融入輕鬆的群像劇,這就是小編喜愛的妹妹。老實說,這集看到後面真的有點想哭啊……

 

呼,戲言聽罷,這便來瞧瞧試閱內容唄!

 


 

脫離單身的日子

  

  

  十一月下旬的某日。

  伊月在為著作『妹妹的一切』第六集的特裝版錄製廣播劇CD的途中,收到了可兒那由多昏倒的消息,於是拋下工作趕往醫院。

  在醫院見到那由多,得知她之所以不惜弄壞身體也要那麼拚命工作的理由後,

                他放棄了「等到哪天我成為能和螃蟹公平起平坐的主人翁後,我就會主動向她告白」的決心,當場向那由多告白。

  

  ──「和我交往。永遠陪伴在我的身旁吧。」

  

  從以前就死心塌地只愛伊月一人的那由多自然沒有拒絕的理由,於是兩人正式成為一對情侶。

  兩人互相擁抱在一起。

  就像要確認彼此的心意一般,牢牢地抱著不放。

  伊月用雙手環抱著那由多那略顯衰弱的身體,過了五秒、十秒、二十秒、三十秒後,他心裡浮現了疑惑──到底要抱多久才好啊?

  伊月不清楚放手的恰當時機。

  他不是不喜歡擁抱。

  相反的,他希望可以一直抱下去不要放開。

  即使隔著衣物,依然能清楚感受到柔軟的胸部觸感,以及把臉埋在他胸膛上的那由多所呼出的溫熱吐息,都為伊月帶來了筆墨難以形容的幸福感。

  問題是那由多之前才剛昏倒過,現在在打點滴,身體虛弱。總不能一直這樣抱下去。

  那由多這一方完全沒有想主動離開的意思。

  現在問題在於,自己到底該不該放手──

  正當伊月舉棋不定的時候……

  「……我可以進來了嗎?」

  「嗚喔!」

  後面突然傳來一個低沉渾厚的聲音,伊月連忙放開那由多轉過身子。

  打開病房的門往內探頭探腦的,是臉長得像黑道一樣凶神惡煞的男子──GF文庫的總編輯神戶聖。

  一旁則是那由多的責任編輯山縣綺羅良。

  「可兒小姐。幸好妳身體沒有大礙。」

  「……謝謝。」

  和伊月抱到一半突然冒出電燈泡,讓那由多語帶不滿地向神戶回話。

  看到那樣的反應,神戶不禁苦笑,接著把視線投向了伊月。

  「總之,暫且可以放心了吧。」

  「對、對呀。」

  神戶向紅著臉回答的伊月說道:

  「那麼,還記得你有其他應該要做的事情嗎?」

  伊月赫然想起。

  廣播劇CD還在進行錄製。

  從這醫院搭車前往錄音室約三十分鐘──動作快一點的話,應該能在錄音結束前回到錄音室才對。

  伊月這次割捨了決心,把對那由多的感情放在第一優先。

  話雖如此,他並沒有放棄成為和那由多平起平坐的主人翁這個目標。

  相反的,正因為他跳過中間的階段,成就了自己和那由多的感情,所以無論如何,他更需要實現當初所做的承諾才行。

  首先第一關就是廣播劇CD。

  好想有更多時間和好不容易才情意相通的那由多相處……現在的伊月必須割捨這樣的慾望,全心全力把廣播劇CD做到最好。

  「……螃蟹公,晚點見了。我得回去工作。」

  聽伊月這麼說後,那由多先是露出有些遺憾的表情,接著掛起了溫柔的笑容。

  「好的。路上小心,前輩。」

  

 

女性朋友們的反應

 

  

  伊月離開醫院回到錄音工作室時,錄音的工作已經大致完成,動畫導演垂井宗典和音效指導乘鞍拓郎、編輯土岐健次郎和漫畫家三國山蠶正在進行最終檢查。

  伊月先是為自己因私事而拋下工作一事向眾人誠心道歉後,從頭確認錄好的配音。理所當然地,如此一來他又耽擱到了配音員和其他工作人員的時間。

               今天在錄製工程結束後預計要舉辦開工宴,雖說沒有趕行程的必要,可是為他人造成困擾終究是事實。

  雖然心裡產生了罪惡感,不過伊月暫且將它逐出腦海,把全副心思都放在搭配劇本聆聽配音上。

  「……第五頁一真的第三句台詞,麻煩語氣再沉穩一些,不要那麼口語。」

  「……第十二頁信悟的第二句台詞,抱歉這是劇本寫錯了。不是『魔術』而是『咒術』才對。」

  「……第十四頁一華的第二句,『如果是這樣就好了』這句台詞,照目前這樣的語調聽起來帶著樂觀的感覺,不過我這裡想要呈現出明顯帶有不安的感情。」

  …………

  ……

  那些只有編寫劇本的原作者伊月才聽得出來的細微語氣差異,以及劇本的錯誤全部經過徹底的修正,整個錄製工程超過原先預計一個半鐘頭的時間才終於宣告結束。

  

 

  

  「羽島先生。」

  錄製結束,在前往開工宴會場的路上,蠶開口向伊月攀談。

  「那由大人還好嗎?」

  伊月從醫院返回錄音室時,已經先簡單地向大家宣告那由多的身體並無大礙的消息,不過光是聽到這樣的說法,蠶還是未能完全抹除心中不安的樣子。

  於是伊月安撫著臉上寫著不安的蠶。

  「聽說好像得住院三天左右,不過本人看起來精神還不錯。」

  「這樣啊。」蠶面露安心的表情。

  「啊,對了,也得跟京大人報告一下才行呢。如果京大人明天有空的話,我們兩個就一起去探病好了。」

  「是、是嗎?」

  聽到蠶提起白川京,伊月的心情動搖了起來。

  兩個月前,伊月拒絕了京的告白。

  那由多之所以會不惜弄壞身體也要拚命工作,其中一個重大的原因,似乎就是因為害怕伊月會被京橫刀奪愛,所以想要變得比京更為燦爛奪目的樣子。

  自己已經和那由多交往的事,必須讓京第一個知道才行。

  明天京來醫院探病的話,到時再跟那由多一起向她報告吧。

  京得知這件事後會有什麼樣的反應呢……伊月不禁感到忐忑不安。

  

 

  

  翌日。

  京和蠶結伴來探病後,伊月和那由多向她報告了他們倆已交往的事情。

  一開始,京臉上掛著看似在笑又看似難過的曖昧表情,一下子「哦~」一下子「哈~」一下子「嗯~」地發出不成話語的悶哼聲。

              不久之後,她的眼睛和嘴角都彎曲成了柔和的微笑形狀。

  「我也不知道該說什麼,總之恭喜了。那由、伊月。」

  「噢、噢。謝謝。」

  伊月微微漲紅了臉,有些尷尬地別過頭如此回答道。

  那由多則是跟剛才的京一樣,露出一臉不知該如何反應的曖昧表情,說:

  「那個……對不起。京姊。」

  看到那由多開口道歉,京輕聲地笑了出來。

  「之前我不是就已經說過妳完全不需要道歉嗎?真的恭喜妳啦,那由。」

  收到京的祝福,那由多的眼眶湧出了淚水。

  「謝謝妳,京姊。」

  京溫柔地向那由多面露微笑後,接著望向伊月。

  「伊月,你一定要讓那由幸福喔。敢把她弄哭我一定會折斷你的鎖骨。」

  「噢、噢。」

  伊月板著緊繃的臉點頭答應後,「這是我們的約定喔。」京笑著如此說道。她的眼睛泛著淚光。

  當京、那由多、伊月三人各自懷抱著感觸的時候,病房裡的另一號人物──三國山蠶則是一臉迷惘地關注三人的互動。

  「……那個……坦白說我不是很懂複雜的男女感情……不過如果我的觀察正確無誤……難道京大人妳本來也喜歡羽島先生嗎?」

  蠶吞吞吐吐地說完之後,三人不約而同露出「咦,妳現在才知道?」的表情。

  「啊,這麼說來,之前好像沒跟蠶提起過呢……」京面露苦笑。「沒錯。之前我跟伊月告白,然後被拒絕了。」

  京努力裝出若無其事的語氣回答後,蠶「呃……」地發出訝異和關心參半的嘆息聲。

  然後蠶定睛注視著伊月的臉孔,真心感到意外似地說道:

  「……羽島先生,看不出來你還挺有女人緣的嘛……」

  「…………啊啊,小的也受寵若驚。」

  伊月用生硬的聲音回答道。

  「對了,京大人妳是喜歡上羽島先生的哪個地方呢?」

  「咦咦!妳確定現在要繼續聊那個話題嗎?」

  蠶好奇地提出問題後,京漲紅了臉不知所措。

  而且那由多也露出驚訝的表情附和。

  「啊!這麼說來我也很好奇那個問題!京姊是怎麼喜歡上前輩的?」

  「連那由妳也不放過我!」

  淚眼婆娑的京偷偷瞅了伊月一眼。

  和她四目相對的伊月漲紅了臉。

  「當、當事人在這裡耶,妳們就別為難她了!」

  「咦~可是……」

  「說得也是……」

  那由多和蠶說著,然後重新問道:

  「不過伊月前輩你都不會好奇嗎?」

  被這麼一問,伊月忍不住猶豫。

  「……這、這個我……」

  不好奇才有鬼。

  為什麼京會喜歡上我?

  京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喜歡上我的?

  這問題伊月不單只是感到茫然費解,為了提升自己今後獨立成人的能力,也為了日後寫小說刻劃人心時有個經驗可以做為參考,如果京願意詳細說明,他自然也有興趣知道。

  「……」

  伊月像在刺探一樣把視線投向了京。

  「嗚~……!」

  只見京的眼眶愈來愈紅──下個瞬間,她突然勃然大怒。

  「啊啊啊啊啊啊啊夠了!你們不要太得寸進尺了!我可是失戀耶!不久前才被伊月斷然拒絕,今天又得知那由和伊月在一起的消息,整顆心已經千瘡百孔了!

              你們懂嗎!現在的我是個超級可憐人!處於精神崩潰的狀態!知道了沒!」

  「……啊,是。」

  「對不起……」

  「抱歉,京大人……」

  京大發雷霆後,伊月、那由多、蠶都羞愧得抬不起頭來。

  「唉~~~~~」京深深地嘆了口氣,說:「……我剛才說的那些話聽起來很丟臉吧。抱歉,你們還是忘了吧。」

  三人默默點頭。

  京調整呼吸後,臉上浮現出一抹淺淺的苦笑。

  「……總之恭喜你們啦,伊月、那由。今天我先回去了,等妳出院之後再找時間一起玩吧。」

  「好、好的!」

  那由多打起精神回答後,京說了一聲「那妳保重」,旋即掉頭離去。

  蠶也在留下「那由大人,請多保重身體」這句話後,緊跟著京離開病房。

  留在病房裡的伊月轉頭面向那由多。

  「……我剛才有點太得意忘形了。」那由多說。

  伊月向情緒有些低落的那由多說道:

  「……不過她應該是會原諒妳啦。」

  聞言,那由多輕輕點頭。

  「我知道。京姊個性善良,是個好人……可是也不能因為這樣就占她便宜吧……」

  「……說得沒錯。」

  伊月輕輕點頭贊同那由多的說法。

  他們倆戀情開花結果的同時,也有朋友失戀了。

  這件事情千萬不能忘記,伊月心想。

  ──我想變得更成熟……無論是做為一個人、一個作家,還是一個男人。

  伊月再一次加深了這樣的念頭。

  「……我也差不多該回去了。」

  伊月說完後,那由多點頭說「我知道了」然後臉頰飛起一抹紅暈。

  「……前輩。」

  「嗯?」

  「親我一下。」

  「……!」

  羞紅了臉的伊月默默不語地注視那由多的臉數秒鐘。

  「……好、好吧。」

  和伊月一樣整張臉羞紅不已的那由多閉上眼睛,默默地把嘴噘得尖尖的。

  伊月輕輕把手搭在那由多的肩上,帶著好像可以聽見自己的心臟正在噗通噗通狂跳一樣的錯覺,讓自己的臉緩緩地貼近那由多的臉。

  雖然伊月和那由多都是第一次接吻,不過還好沒有發生鼻子或牙齒相撞的意外,彼此的唇瓣順利地疊印在一起。

  可是兩人馬上就很有默契地分開了。

  相吻的時間不到短短一秒鐘。雖然只是像在輕輕確認觸感一樣的啄吻,可是兩人的臉卻燙得都快噴火了。

  「喵哈……喵哈哈……嗚喵~……」

  睜開眼的那由多露出心蕩神馳般的笑容。

  伊月沒有勇氣直視那由多的面孔,他別開視線,講話速度飛快地丟下一句「那、那我走了!」之後,逃也似地離開了病房。

 

 

責任編輯的反應

 

  

  「──其為最長壽的烏龜,同時也是最強的盾。激流也吞噬不了的終焉之黑,濁流也汙染不了的深淵之色。偉大靈驗之蛇,擁抱幽玄之君。應我召喚現身吧──玄武!」

  清明詠唱了《蘊含力量的話語》後,描繪在大地上的五芒星綻放出耀眼的光芒,一名全裸少女從中心點浮現。

  那是一名胸部豐滿、美若天仙的少女。

  「──我乃四聖妹之一的玄武。應兄長大人的召喚降臨於世。今後有勞兄長大人多加關照了。」

  少女──玄武面無表情,淡淡地自我介紹後,晃動著飽滿的雙丘深深地彎腰一鞠躬。

  「啊啊,請多多指教。」

  清明揚起嘴角露出滿意的笑容,大方地點頭。

  這時,清明的身後響起了一個明亮清脆的聲音。

  「恭喜,兄君大人。」

  「四聖妹終於全員到齊了呢,葛格!」

  「你辦到了呢,前輩!」

  「啊啊。」清明轉過身子向她們面露微笑。

  在他身後的是三名全裸少女。

  她們都有一張神韻跟玄武非常相似的美麗臉龐。

  面露和煦笑容的藍眼少女是青龍。

  瀏海有點翹翹的、稚氣未脫的少女是朱雀。

  眼神帶了點銳氣的銀髮少女是白虎。

  加上剛剛才從五芒星出現的玄武,這四名美少女正是傳說中的究極之妹──《四聖妹》。

  據說在距今一千多年前的時候,號稱是歷史上最為幸福的哥哥、名滿天下的傳說級超大哥哥‧安倍晴明,在四聖妹的服侍之下,每天過著幸福的葛格生活。

  十年前,晴明的子孫土御門清明偶然發現晴明留下來的秘術──四聖妹召喚的奧義書,從此之後他傾注所有心血在奧義書的解讀上。

  最後,他終於成功把四聖妹重新召喚到這個世上來了。

  「咯咯……」

  清明情不自禁地笑出聲來。

  一想到今後即將展開的究極葛格生活,他就忍不住想笑。

  「咯咯……咯咯咯……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四個傳說級妹妹以帶著憐愛之情的眼神,注視著放聲大笑的清明。

 

  

  ……接在這樣的序章之後的內容,全都在描寫清明和四個妹妹打情罵俏的日常生活,篇幅長達好幾十頁。

  「……嗯,這個……我看完了……」

  土岐健次郎看過稿子之後,面露難以形容的表情把原稿放回暖爐桌上。

  就跟之前一樣,這份原稿是羽島伊月為了新企劃所提出的試寫稿,題材上屬於一般所謂的『日常系作品』。

               雖然這部作品裡面不乏戀愛戲和戰鬥等要素,不過充其量只能算是點綴性質,真正的重點還是擺放在熱鬧又歡樂的日常生活描寫上。

  「……怎、怎麼樣?」

  坐在土岐正對面的伊月難掩緊張地問道。

  把自己和那由多已正式交往的消息傳達給京知道的那天,伊月回到家後重新下定「不管是做為人還是作家,我都必須繼續成長」的決心,立刻著手進行全新的企劃。

  花了整整兩天時間,甚至犧牲睡眠,好不容易才完成的嘔心瀝血之試寫作,就是現在桌上這份原稿。伊月自認這篇感覺寫得還挺不錯的,不過結果如何還是得等編輯實際看過之後才能確定。

  「唔,我覺得……」土岐停下來稍微思考了一會兒,說:「……坦白講,還滿有趣的。」

  「……!」

  伊月放鬆了緊繃的表情。

  土岐接著說道:

  「四個女主角都很性感可愛,和主人翁的互動也非常活潑生動,能帶給讀者充分的閱讀樂趣。」

  「嗯嗯嗯。」

  「這種日常系作品如果沒寫好很容易變得單調無聊,可是這篇故事的劇情發展有高低起伏之分,又不至於破壞那個悠閒的氛圍。

              這個平衡感不是想學就可以學得起來的。我有種在羽島伊月這個作家的身上看到了嶄新一面的感覺。」

  「噢、噢……」

  從責編口中獲得了前所未有的正面評價,伊月喜不自勝地眉開眼笑。

  但是──

  「……問題是。」

  「問、問題是?」

  「……這四個女主角……特色好像重複性質太高了吧?」

  土岐的質疑讓伊月不滿地板起了面孔。

  「那、那是因為她們都是超喜歡葛格的妹妹,所以特色或多或少有點重複也是無可奈何的……」

  「話是這樣說沒錯,可是問題出在更根本的地方……怎麼說呢,這四個人給我的感覺,就好像把一個人的個性硬拆成四個人一樣……」

  土岐在思考用字遣詞時遲疑了一下,最後決定直接說出內心的疑問。

  

  「……說真的,這四個女主角其實就是可兒老師吧?」

  

  「什麼……!」

  伊月驚愕地睜大了眼睛。

  然後他急忙拿起放在暖爐桌上的原稿,目不轉睛地開始重讀。

  ……巨乳……銀髮……藍眼……翹翹的呆毛……面無表情、怪怪小女生、天真無邪、身材嬌小、皮膚白皙、全裸……──

  這些的確都是那由多具備的特徵。

  「這、這怎麼……可能……我完全沒有發現……」

  「……而且女主角對主人翁的稱呼,不知道為什麼有幾個地方變成了『前輩』,不是哥哥。」

  「嘎啊!」

  土岐揪出問題點後,那個衝擊教伊月感到天旋地轉。

  「……要拿實際存在的人物當作模特兒創作角色我是不反對啦……可是你真的自己都沒有發現嗎?」

  「嗚、嗚嗚……」

  土岐一副傻眼的表情,伊月則是面紅耳赤,連頭都抬不起來。

  不僅拿土岐認識的人物作為模特兒設計出(多達四名的)女主角,而且光是主人翁和那四名女主角打情罵俏的情節,就一口氣寫了好幾十頁。

  雖然作家的工作本來就是透過作品的形式,把腦子裡的東西表現出來,可是寫出這樣的東西實在太丟臉了。而且不是刻意寫成這樣的,完全是無意識的行為。

  「喔喔喔喔……!我是有什麼毛病,居然做出這麼丟人現眼的事情來……!啊嘎嘎嘎嘎嘎嘎……!」

  伊月羞得躺在地上苦悶掙扎,土岐向他投以半嘲諷的視線。

  「剛交到女朋友難免整個人會樂得像飛起來一樣,你的心情我明白。用不著那麼害羞啦。」

  「呀────!」

  被土岐這麼一揶揄,伊月的臉變得愈來愈紅,不停在地上打滾。

  附帶一提,那由多和伊月交往的消息,經由在醫院現場目擊到那一幕的神戶聖和山縣綺羅良之口,已經傳遍整個編輯部了。

  「恭喜啊,交到那麼正的女朋友。」

  土岐露出賊頭賊腦的笑容。

  「嗚嗚嗚……!我現在樂昏頭了嗎!?交到人生第一個女朋友,讓我樂瘋到比自己想像得還要誇張的地步嗎!?甚至嚴重到下意識把自己的快樂反映在作品上!?咕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一路追求究極之妹這種現實中根本就不存在的幻想的我!居然做出把真實的女朋友搬到作品上這種事情!去你的!現充爆炸吧!啊,我就是現充嗎!我爆炸吧!爆炸吧!爆炸吧────────!」

  等到一邊哭著發出怪叫,一邊掙扎打滾的伊月吵累了安分下來之後,土岐開口了。

  「言歸正傳吧,伊月。」

  「啊~?」

  伊月趴在地上答腔。

  「這企劃你有何打算?就我個人而言,只要能改善角色特色重複性質太高這個缺點,做為新系列繼續正式進行下去也無妨。」

  「…………」

  伊月默默不語地從地上爬起來。

  「哼!」

  只見他霸氣十足地撕碎一疊原稿,丟進垃圾桶。

  「…………麻煩你當作新企劃的原稿從來就不存在吧。」

  土岐向帶著嚴肅的眼神懇求的伊月露出苦笑。

  以土岐的立場,既然伊月好不容易實際交到了女朋友,他希望伊月可以趁這個機會試著挑戰以現實經驗做為基礎的作品,不要老是拘泥於妹系小說。

  不過他也很明白,對妹妹的執著乃是羽島伊月這名作家的原動力,所以他不會強烈建議他改變創作方向。至少在他現在還發展得不錯的時候不會這麼做。

  土岐擔任伊月的責任編輯已有五年的時間。

  當初一邊就讀夜間部大學一邊在GF編輯部打工了兩年,後來在總編輯的建議下,他加入了GIFT出版社,第一個負責的作家就是羽島伊月。

  一個是菜鳥編輯,一個是新人作家,兩人都有很多不夠成熟的地方,屢屢爆發出感情上的衝突。

  這樣的伊月如今也晉身動畫化作家的行列了。

  和剛出道時那雖然有才華可是仍有欠雕琢的模樣相比,現在的伊月做為小說家的實力已有大幅的成長。

              儘管現在還是常常出現失控的情況,可是他也培養出了可以自行發現自己失控與否的冷靜觀點。現在的伊月應該不需要編輯幫忙從頭控制到尾了吧。

  站在編輯的角度,看到從自己入行就開始帶領的作家不斷成長茁壯,是一件非常開心的事情。

              而且讓土岐明白那個喜悅的人,也是羽島伊月……不過伊月知道的話一定會得意忘形吧,所以土岐不會告訴他就是了。

  「好吧……那今天的討論就到此為止了。」

  伊月叫住了起身的土岐。

  「等一下,我想再仔細檢討一下新一集『妹法大戰』的情節。」

  「抱歉,我已經跟新人作家約好要五點見面了。那個留到明天再討論好嗎?」

  「啊啊,好吧。」伊月點頭答應後接著反問:「新人作家是?」

  「木曾義弘老師……第十五屆得獎作家之一。」

  「木曾……是怎樣的人啊?」

  伊月也有出席十一月舉辦的頒獎儀式,所以他應該看過對方的長相,可是他沒辦法把對方的名字和臉拼湊在一起。

  「已經六十幾歲了。『戰國劍風傳』的作者。」

  土岐提示後,伊月終於想起來了。

  木曾義弘──在本屆的六名得獎者中……不,即使把範圍擴大到歷屆的GF文庫新人獎,他肯定也是最高齡的得獎者,是一名很適合穿和服的帥氣老人。

  「哦,你負責帶那位老爺爺啊。」

  「……沒錯。」

  土岐發出有些沉重的聲音點頭。

  雖然土岐帶過好幾個年紀比他大的作家,可是年紀比自己大上兩倍的新人作家他還是第一次碰到,他不確定該怎麼跟對方打交道才好。至少是不可能像在跟伊月說話一樣,用平輩的語氣直來直往地應對。

  「你還有帶其他哪個新人嗎?」

  「還有柳瀨慎老師。『給女神來點懲罰!』的作者。」

  「啊,寫打屁屁的那個嗎?」

  「嗯……」

  雖然作品風格十分奇葩,可是柳瀨本人是個一板一眼的上班族,而且也懂禮貌和一般常識,基本上還滿健談的。只不過一聊到打屁屁這個話題,他就會變得非常狂熱,根本聽不進土岐的意見。目前得獎作正在進行出版前的改稿工程,可是柳瀨十分堅持己見,所以遲遲沒有太大的進展。

  「……你也辛苦了。」

  伊月語帶同情地說道後,土岐輕輕苦笑了一聲。

  「是啊。不知為啥我老是碰到難搞的作家……」

  「要恨也只能恨老是受到那種作家的作品吸引的自身感性了吧。」

  GF文庫編輯部基本上是由編輯自行決定要帶哪個作家。

  木曾和柳瀨都是土岐讀過他們的作品後,產生「我想和創作出這部作品的人一起工作」的念頭,進而主動報名當他們的責編。

  「你說得沒錯……雖然我很想這麼講,可是現實上,有那種可以寫出喪●病狂般的作品,可是心智卻非常健全的作家;也有那種作品庸俗得要命,可是言行舉止卻像大怪胎的作家。嚴格說來,作品風格和作者的形象搭不起來的情況還比較多。在實際碰面一起工作前,是不會瞭解作者為人的。」

  「啊~說得也沒錯啦……」

  伊月認同土岐的說法。

  有喜歡流連聲色場所的純愛作家。

  有明明愛的是熟女,卻用蘿莉角色當女主角的作家。

  有正在寫變態的情色殘虐小說,私底下卻是個疼愛妻子的居家好爸爸的作家。

  伊月自己就能想到好幾個類似的例子。

  「……話說回來,我應該沒被列人『難搞的作家』名單裡面吧?」

  「最難搞的人就是你啦。」

  「你說……什麼……?」

  土岐用不屑的眼神說道,伊月深感意外似地整張臉皺成了一團。

  

 

義弟的反應

 

  

  一般而言,交到女朋友後要不要告訴自己的弟弟,端看兩人平常的關係,並沒有一定的答案。可是如果那個弟弟會常常跑來一個人獨居的哥哥房間,幫忙做飯和打掃,而且女朋友也和那個弟弟互有來往的話,恐怕沒有人會選擇對這樣的弟弟隱瞞事情吧。

  所以伊月把兩人交往的事告訴了千尋。

  就在他把新企劃的稿子拿給責編看過,然後親手撕毀的那天夜晚。

  當伊月和一如既往地來到房間的千尋一起吃晚餐的時候,他努力裝著若無其事,彷彿只是在閒話家常一樣,故作一副「交個女朋友而已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啦」的樣子開口說道:

  「對了,我跟螃蟹公在一起了。」

  「噗喔噗!咳咳、咳咳、咳咳!」

  千尋的反應倒是相當戲劇化。

  他把吃進嘴裡的蛋包飯猛力噴了出來,狂咳不止。因為蕃茄醬從嘴裡溢出來的關係,看起來就像在吐血一樣。

  「你、你還好吧?」

  伊月連忙表示關心。

  「我、我沒事,噗、抱歉,我去拿東西擦──」

  臉上寫著動搖的千尋,為了把噴出來的食物擦乾淨,起身準備去廚房拿毛巾──

  「呀!」

  結果兩隻腳打結,猛力跌了一跤。

  「千尋!」

  千尋沒能反射性地用手撐著地面,直接正面一頭撞上地板,趴在地上一動也不動。

  「……你、你有沒有怎樣……?」

  「我、我還好……」

  千尋倒地不起,氣若游絲地向語氣顯得極度擔心的伊月如此回答道。

  「嗚……」

  千尋一邊呻吟一邊搖搖晃晃地站了起來。和硬物相撞的衝擊讓他的鼻子和額頭都變得紅通通的,眼眶也盈滿了淚水。

  淚汪汪的千尋一語不發地走到廚房,用水濡溼毛巾,回到客廳把髒兮兮的暖爐桌面擦乾淨。

  伊月一臉尷尬地看著千尋的一舉一動。

  「呼……」

  不久,清潔完桌面把毛巾放回廚房,重新鑽進暖爐桌裡的千尋,臉上又掛起了熟悉的親切笑容。

  「哥,你剛才說什麼?」

  「明明剛剛才糗態畢露,卻硬是要裝作什麼事情也沒發生過……你的心理層面真的很強悍哪……話說回來,你的鼻頭還紅紅的喔。」

  伊月半真心地感到佩服,在他吐槽之後,千尋漲紅了臉,鬧彆扭似地噘起了嘴巴。

  「嗚~……」

  「那個……我沒想到你會震驚到那種地步。抱歉。」

  「哥哥你不需要道歉啦……話、話說回來,那是真的嗎?你跟……可兒小姐在一起的事……」

  「啊啊,是真的。」

  「是嗎……」

  伊月點頭承認後,千尋語帶消沉地說道。

  伊月完全沒料想到會得到如此露骨的消極反應,這樣的結果與其說讓他感到驚訝,不如說是百思不解。

  「……千尋你不贊成嗎?」

  「…………我沒有那個意思。反正哥哥你已經做出決定了……」

  「……你討厭螃蟹公?」

  「我、我沒有討厭她啊!……只是有點不太知道要怎麼跟她相處啦……」

  看到千尋態度曖昧的模樣,伊月更覺得困惑。

  「……既然如此,你到底在不滿啥?」

  伊月稍微加強語氣問道後,千尋沉默了一會兒,小聲地回答了。

  「…………哥哥你有了女朋友之後,如果我再常常跑到你房間……會打擾到你們吧?」

  千尋那出人意表的發言讓伊月愣住了。

  「咦?怎麼會?」

  「因為……可兒小姐和你在一起後,會比過去更頻繁地到這裡找你……假如之後你們之間有更進一步的發展,決、決定要同居的話,我來不就變成電燈泡了嗎?就是……你們如果想親熱的話會很不方便……」

  「什麼親熱啊……」

  伊月的臉頰有點燙了起來。

  ……總而言之,千尋似乎並沒有不滿伊月和那由多在一起,純粹只是對伊月交到女朋友這件事感到不安的樣子。

  伊月不禁嘆了口氣。

  「你怎麼可能會變成電燈泡呢。」

  「……真的嗎?」

  伊月直視忐忑不安的千尋的眼睛說道:

  「相反的,如果你之後就不來的話,我才覺得困擾呢。」

  「咦?」

  「……雖然這種話由本人來說有點怪怪的,可是我缺乏生活能力。螃蟹公更是生活無法自理的生活智障。」

  「啊,嗯……或許啦……」

  「我們兩個如果……呃,假如真的住在一起的話,大概會每天都靠超商便當解決三餐,房間也會用比平常還快兩倍的速度愈變愈髒亂,不用多久就會成為瀰漫著毒害人體瘴氣的垃圾小屋了吧!」

  「我想那不是什麼能說得理直氣壯的事情吧……」

  千尋一臉困擾地吐槽後,戰戰兢兢地確認。

  「……所以說,我可以照常來這裡嗎?」

  「應該說我希望你來的頻率能更高一點……當然,前提是你不排斥的話。」

  聽到伊月這麼說後,千尋終於露出放寬心的表情。

  「那麼,以後我也不會顧慮那麼多,來做飯給你吃。」

  如此說著的千尋看起來真的很開心。「為什麼這個弟弟會那麼想要照顧我的生活啊?」伊月雖然感到不可思議,卻也沒有多說什麼。 


《如果有妹妹就好了。7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ongliNV 的頭像
TongliNV

東立小說官方部落格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