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中試閱  

現在正式進入夏季啦!!!

明明上禮拜雨下得那麼大,這禮拜卻幾乎都是大太陽。這要小編怎麼活啊啊啊

所以還是窩在家,吹冷氣看新書試閱最棒啦~~~

今天的作品是《田中的異世界稱霸1》

這次的試閱作品有點特別,雖然是異世界題材,但主角不是被霸凌的肥宅,也不是黑漆漆帥哥,而是──大叔 

有外掛,但大叔以為自己超弱;有後宮,就是封面上的肌肉男和死人骨頭。

歡樂吐槽向的異世界冒險,獻給癖好特♂殊的您。


 

第一章

  「神威,這個星期天我們兩個人一起出去玩吧。」
  「希星,妳好奸詐喔!人家希空也要一起去!」
  天色逐漸昏暗的傍晚時分。正值社團活動結束的這個時候,街頭某個角落傳來兩名美少女嬌滴滴的聲音。相較於平凡無奇的街頭景色,她們的外表格外顯眼。
  兩人正摟著一名美少年的兩隻手臂。被兩名美少女夾在中間,這名美少年可說是舉步維艱。他的名字叫劍崎神威,成績優異,運動一流。是個外表俊美,但個性卻有點遲鈍的高中生。
  「妳們兩個,這樣子很難走路耶,快點放開我。我們不是該在這裡道別了嗎?」
  放學回家的路上,剛好來到要與兩人分開的地方。神威故意裝出成熟大人的風範對兩名美少女這麼說。
  「哼……好吧,明天見!」
  「拜拜!考慮一下星期天的邀約喔!」
  「……好好好。」
  兩名美少女神采奕奕地回家,相較之下略顯憔悴的神威默默地目送她們離去。直到兩人的身影消失在轉角後,他才終於踏上歸途。
  這時神威後方不遠處出現一道人影。是個滿臉鬍渣的上班族,穿著皺巴巴的襯衫。這個其貌不揚的上班族大叔,走在神威身後。
  (哼,這些該死的現充,最好通通給我爆炸!快點爆炸!毀滅吧,被污染的靈魂……消失在因果的盡頭……嘿嘿嘿嘿!)
  大叔行走之際,雖然露出若無其事的神情,卻在內心做出惡毒的謾罵,而且內容還有些中二。
  這個年紀不小還罹患中二病的男子叫田中太郎(假名),是個隱瞞中二病情融入社會,走上平凡人生的上班族,今年已經三十好幾。
  他應該會就這樣直接返回公寓,隨便打發時間後上床睡覺。然後在鬧鐘的鈴聲中起床,出門上班。
  再平凡不過──常見於廣大庶民的普通人生。再加上他只是個大叔,往後平凡的人生應該會像這樣一直持續下去。
  可是,這天的這個時刻,田中的平凡人生畫下了休止符。
  眼前那名少年的腳邊突然發光,呈現幾何型圖案。圖案的光芒逐漸增強,最後將少年吞沒。一段時間之後,光芒才伴隨少年慢慢消失。現場只剩下空無一人的普通地面,彷彿什麼都不曾存在。
  「哈……哈哈哈……」
  田中當然目睹了這一幕。面對發生在眼前的怪事,田中只能發出乾澀的笑聲,不過大腦逐漸開始運作。
  「剛、剛才是怎麼一回事?難道是因為我希望他立刻爆炸,結果喚醒了沉睡的力量!?」
  大概是太興奮的關係,內心的想法化作言語,自口中流出。過去的他在日常生活中全面封鎖了自己的中二病。然而,親眼目睹這種不可思議的現象之後,如今可說是處於中二病全開的狀態。
  「慢著!難道我的時代來臨了嗎?情況不妙,通往魔法使之路的大門該不會已經開啟了吧?」
  將完全失控的思緒化作言語脫口而出時,田中再度踏上歸途。就在經過少年消失之處時,他突然有一種身體失去支撐的感覺。
  「啊……」
  就像從重力之中獲得解放的那種感覺。黑暗突然湧現。發出怪聲之後,田中的身體跌落黑暗消失無蹤。
  於是有兩個人消失在這世上。
  
  ──布丁王國。王城的地底深處,有個沒幾個人知道的神祕房間。
  雖說是房間,內部卻異常寬敞。地面描繪著巨大魔法陣,周圍環繞許多魔術師。目前這裡正在舉行召喚勇者的儀式。
  召喚勇者的儀式是鄰近布丁王國的咕嚕王國擁有的祕技。由於布丁王國正值國難當頭的時期,因此將腦筋動到這項祕技上,透過各種非法手段接觸相關情報。在這種情況之下取得的情報只是不完整的片段,而且模稜兩可。不過,應該說是出自堅持與執著吧,布丁王國透過情報分析,依然成功造就出獨自的召喚儀式。由於未徹底解析原本的儀式,因此造就出來的儀式並不完善,但現在正值危急之秋,布丁王國還是勉強執行不完全的召喚勇者儀式。
  為了召喚強大的勇者,國內優秀的魔術師齊聚一堂。如今他們龐大的魔力逐漸集中,打算透過早已不復原狀的儀式強行召喚勇者。
  現在正是召喚勇者的關鍵時刻,魔法陣開始發光。光芒逐漸增強,已經到了連睜開眼睛都很困難的地步。只見光芒籠罩全場,一段時間後便慢慢消退,一名應該稱之為少年的男子茫然地站在原地。
  「喔喔,被召喚的勇者。請先說出你的名字。」
  圍繞魔法陣的眾多魔術師中,一名巫女打扮的女子向少年說道。
  「──勇者……?」
  名叫神威的少年滿臉疑惑,勉強擠出幾個字,並未回答巫女打扮女子先前的詢問。不過,女子依然好聲好氣地開口,絲毫不以為意。
  「腦中一片混亂也很正常。我的名字叫拉拉,等一下我會說明事情的原委,可以請你先說出名字嗎?」
  名叫拉拉的女子再度以禮貌的語氣詢問,略感困惑的神威回答:
  「我的名字叫神威,劍崎神威……我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麻煩請妳解釋一下。」
  這次不但依言報上姓名,同時表達出自己的要求。面對神威的回應,拉拉先是報以溫柔的微笑,這才緩緩開口:
  「原來是神威大人……真是響亮的名字。誠如先前所言,我叫拉拉,是布丁王國的王女。目前布丁王國面臨許多問題,其中又以魔物肆虐最為嚴重。王國雖然派出軍隊,但在威力強大的魔物面前,軍隊完全不是對手。因此才決定舉行自遠古時期流傳至今的召喚儀式,尋求勇者大人的協助。結果……」
  王女拉拉就此打住,凝視神威。
  「我就被召喚出來了……是嗎?」
  神威喃喃自語,一副無法置信的模樣。
  「是的,神威大人的勇者素質非常高,才會被選為勇者。當然不是單純被選上而已。透過許多魔術師在儀式中凝聚的龐大魔力,您也同時成為擁有超乎常人的強健肉體以及龐大魔力的勇者,降臨於此……」
  王女拉拉針對神威成為勇者的前因後果做出詳細說明,神威頓時大吃一驚。
  「我居然有這種力量……」
  神威的模樣跟先前大為不同。雙眸浮現些許喜色,注視自己的雙手。潛藏於體內的強大力量,以及身為勇者的使命,這多少都是讓一個男人心癢難搔的狀況。神威也是男孩子,眼前的局面當然讓他的情緒高昂了起來。
  「我真的有這種力量嗎……實在不是很清楚。如果有這種力量,又能夠派上用場,我願意幫助你們!」
  「喔喔……神威大人,太感謝您了。那我們就到別的地方商討往後的計畫吧。」
  王女拉拉露出稍嫌誇張的開心神色,帶著神威準備離開舉行儀式的房間。
  然而,剛好就在這個時候,貌似文官的中老年男子慌慌張張地跑了進來。
  「王女大人,事情不好了!剛剛接獲通報,王都附近的魔力全都消失了!」
  「你說什麼!」
  
  ──召喚勇者的魔法陣將具備勇者資質的劍崎神威自地球召喚到這裡。
  然後利用眾多魔術師凝聚的強大魔力,創造出勇者神威。
  最後將勇者神威送入異世界,就完成了使命。
  這裡是與世界隔絕的空間,位於世界的狹縫,是個被黑暗支配的世界。完成使命之後,魔法陣正準備關閉。
  然而,此時發生了意想不到的事情。之前召喚勇者的時候被捲入其中、那個其貌不揚的大叔如今也被送過來,而且還維持著當時墮入黑暗之際的奇怪姿勢。當然,這沒有什麼特殊的意義。
  碰巧這個大叔也具備勇者的資質,即將瓦解的魔法陣於是強化這個異物。
  不過強化的魔力已經全部使用在先前那名勇者身上,因此儀式開始尋求其他魔力,而且立刻偵測到強大魔力來源。那就是預定將先前的勇者送往的地點,也就是充斥於異世界的強大魔力。
  於是魔法陣利用這種魔力,開始強化大叔。
  這時異況發生。這名大叔是個微不足道的小角色,小到足以讓魔法陣產生自我意識的程度。
  魔法陣持續強化大叔,偏偏大叔還是個小角色,而異世界依然充斥魔力。
  於是魔法陣卯起來繼續強化大叔,然而大叔還是個小角色,異世界也仍舊充斥魔力。
  是以魔法陣卯足了勁強化大叔,大叔依然如故,異世界仍充斥魔力。
  因此魔法陣不斷強化大叔……
  
  ──突如其來的壞消息讓召喚現場的氣氛為之丕變。
  「以大氣中魔力為能量的魔道具全都無法使用,王都一片混亂!」
  「……」
  王女拉拉轉過身,面對誰也看不到的方向,咬著指甲陷入沉思。她的臉上已經沒有先前的溫文儒雅,而是以利弊得失為優先考量,變成俗不可耐的女子。
  該如何將這個問題造成的損失降至最低?之後又該如何藉此創造更大利益?她的腦中全都是這些思維。
  另一方面,不知所措的神威呆呆地站在原地。這時,另一個人的聲音響徹雲霄,打斷王女的思緒。
  「所以我就說這麼做太危險了。勉強舉行迄今尚未解析的儀式,甚至加上自以為是的調整,以為這樣子就能夠順利成功的想法反而才奇怪。」
  先前衝進房間的文官身後,一名中老年軍人走向王女,口中大聲嚷嚷。雖然說是中老年,但他的身材精壯結實,和在場眾人大不相同。
  「住口,白將軍。你是軍人,這件事沒有你插手的餘地。而且就是因為軍隊不管用,才迫使我們非得舉行儀式不可。」
  王女拉拉冷言嘲諷現身的白將軍,渾身上下完全看不到先前面對神威之際的高貴與優雅。
  「批評軍隊之前,應該先修正強硬的外交手段吧。如此一來,軍隊才得以專心對付魔物。」
  將軍以不悅的神情表達意見,絲毫不受王女的影響。不過,王女也不認輸,立刻回敬一槍。
  「堂堂軍人居然說出這種話?外交是政府管轄的領域……相較之下,解決眼前的混亂才是當務之急。請各位盡快做好開會的準備,神威大人請先至其他房間稍候片刻。」
  神威呆呆地站在原地,完全跟不上周遭的情勢變化。其他人留下神威開始動作,白將軍則是以難以形容的表情凝視這位來自異世界的勇者。
  
  ──布丁王國針對魔力消失事件的因應非常迅速。既然知道原因出在哪,這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布丁王國將焦點放在解決無法使用魔道具造成的問題上。
  相較之下,世界各國的混亂可就十分明顯。魔力消失並非僅止於布丁王都周遭,甚至擴散到全世界。布丁王國以外的其他國家不知道原因,頓時陷入一片混亂。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接下來又會演變成何種局面?直到大氣中的魔力恢復為止,這場混亂大約持續了整整一個月的時間。
  對於在外交方面屈居劣勢的布丁王國,這可說是令人高興的失算。畢竟其他國家的混亂無法平息,國力自然有所下降,往後布丁王國的影響力勢必會持續擴大。
  對於這種動亂一無所知的白將軍迅速完成城內的雜務後,立刻踏上歸途,結果在半路上發現一名奇怪的男子。男子站在原地發呆,打扮相當奇特。其他路人見到他之後,紛紛閃避,迅速從旁通過。
  白將軍對這名奇怪的男子產生興趣,因為男子的打扮與先前見到的異世界少年似乎有某種共通之處。於是白將軍走上前,試圖跟奇怪的男子攀談。將軍心想:這名男子真是愈看愈奇怪。感嘆於這或許是某種特殊才能的同時,仔細一想也覺得沒什麼大不了的,便決定拋到腦後。
  交談幾句之後,男子多少有些混亂,對話完全不得要領。白將軍更加確定自己的猜測沒錯,同時發現眼前的狀況相當棘手。站在這個地方實在太顯眼,難保不會引起不必要的麻煩。將軍因而提議先換個地方再說,想不到對方居然爽快地答應。
  於是兩人暫時移動到白將軍位於布丁王國王都的宅邸。打量著眼前這位奇妙的客人,白將軍心想:
  「總覺得有種小角色的氣息……」
  客人的名字叫田中太郎(假名),大概是被坎坷的命運捉弄。來自異世界,乍看之下是個普通的大叔,目前正在會客室與白將軍面對面坐著,全身冷汗直流。
  「放輕鬆一點。我沒有傷害你的意思,只要待在這裡,應該沒什麼危險。」
  說完,將軍笑了笑讓田中放心,並示意田中就座。一開始,田中似乎有些推辭,不過最後還是依言坐了下來。
  「那麼……其實我多少猜得到你的來歷,不知道你對現狀是否瞭解?」
  兩人在白將軍的主導下開啟對談。田中搖頭的同時回答問題:
  「完全不瞭解,說真的腦中一片混亂。可以的話,我有許多問題想請教,主要是人身安全方面的情報……」
  田中提問之際露出歉疚的神情,果然是小市民悲哀的習性。不過,田中想要得到相關情報,這點可是毫不客氣。從這裡也看得出田中無論如何都想要迴避風險的膽怯與懦弱。這個男人是個表裡如一的膽小鬼。
  「可以,就先從我談起好了。我是這個布丁王國的軍人白將軍。不必太客套,稱呼我為老爺爺就好。」
  白將軍感覺像個大而化之的人物。如此認為的田中或許原本也是粗線條的個性,也有可能是將軍的人格魅力使然,所以田中也以大而化之的態度面對將軍。
  「沒問題,老爺爺。這裡是布丁王國啊……聽都沒聽過!若要勉強說些什麼,還真是個奇怪的名字,而且還有一種色色的感覺。」
  對於田中而言,這的確是從未聽過的國名,於是他姑且針對布丁王國的名字發表感言。最後,正經的表情加上搞笑的補充,更是將田中耍白癡的可愛笨蛋本質表露無遺。
  「什麼?或許我沒資格這麼說,不過你這個人可真是沒在客氣。」
  白將軍並不在意田中的態度,反而相談甚歡。一個是剛毅堅定的軍人,一個是小角色的膽小鬼,兩人的頻率倒是意外相符。
  「雖然我是個有點膽小的人,不不不,真的只有一點點喔。不過,像我這種人一旦豁出去,就會變得毫不在乎,天不怕地不怕。也罷,這不重要,我還沒自我介紹呢。我的名字是田中太郎(假名),姓氏是田中。往後不必太客套,叫我太郎(假名)就好。」
  田中仿照將軍先前的發言自報姓名。雖然不是重點,但他還是強調名字是※太郎(假名),事實上這真的不重要。而且這個時候以左手掩面,從指縫間以眉目傳情的眼神,一邊看著對方一邊說話的模樣更是毫無意義。基本上,這個男人的一切都沒什麼特別的意義,勉強說來就是中二病。(譯註:此處的太郎〈假名〉原文是タロウカッコカリ,影射網頁遊戲《艦隊Collection》的結婚系統ケッコンカッコカリ。)
  「哦,有名字啊。那就恭敬不如從命,稱呼你為田中好了。」
  白將軍無視田中的那種奇怪姿勢,而且不知道為什麼以姓氏稱呼,而不是田中所希望的名字。
  「……我不是說太郎(假名)嗎?」
  田中忍不住恢復本性嗆了回去。
  「稱呼起來怪怪的,總覺得還是田中比較適合你。」
  微微一笑的將軍如此表示。
  「這算什麼……哼,沒差。就當作是代表全國上下的田中先生,稱呼我為田中吧!」
  自暴自棄的田中心不甘情不願地接受。
  「咳咳,那麼田中,就談談我的看法吧。你應該是透過勇者召喚自異世界來到這裡,我是這麼認為啦。」
  將軍打起精神開始說話。對田中而言,內容可說是衝擊性十足。
  「從異世界來的?原來如此!也就是對我而言,這裡是異世界的意思?不過召喚勇者又是怎麼回事?」
  召喚勇者正好是正中中二病好球帶的單字,田中忍不住提高音量。
  「就是召喚勇者的意思,從異世界召喚勇者的一種儀式。」
  將軍氣定神閒地回答,反應跟田中大不相同。
  「目前這個國家面臨許多麻煩,為了突破僵局,打算借用勇者的力量。說起來還真是有點慚愧。」
  之前將軍對於召喚勇者一直抱持反對的立場,結果還是無力阻止,勇者依然被召喚至這個世界。而且眼前還有一個召喚勇者儀式的犧牲者,迫使他只能苦著一張臉做出回答。
  「召喚勇者的儀式之前才剛舉行,還是在準備不足的情況下。雖然順利召喚了勇者,卻也引發許多問題,因此這個國家現在一片混亂。目前也只能暫時請勇者待在城裡,專心收拾混亂的局面。」
  將軍將現狀一五一十地說明清楚。
  「是哦……慢著慢著!難道被召喚的勇者不是我?」
  田中之前一直靜靜地聆聽,由於將軍描述的內容跟自己的預期有所出入,忍不住從旁插口。
  「嗯,是個非常優秀的少年,體內潛藏驚人力量。不管怎樣,都不會是你就對了。再說你也沒出現在舉行儀式的房間,外表看起來又是個小角色……啊,沒事沒事。總之,八成是受到強行召喚波及,無辜被捲入其中吧。」
  將軍以理所當然的語氣做出結論。
  「憑什麼這麼說?我的確只是在疑似召喚的現象發生後,突然掉進洞裡,不過說不定我也是個勇者呢!」
  之前已經提過好幾次,田中是個年紀一大把依然罹患中二病的大叔。這也是他一再強烈表示異議的原因,畢竟異議的內容跟他本身的願望有關。相較於田中的反應,將軍則是以冷靜的態度予以回應。
  「既然如此,不如來試試看吧。你們這些來自異世界的人可能不太相信,不過這個世界可以明確得知自己的情報。只要做個確認,就能知道你到底是不是勇者。」
  將軍針對異世界特有的現象做出說明,結果引起田中的高度興趣。
  「真的假的?好厲害!我這個來自異世界的人也可以嗎?」
  奇幻風味十足的新發現讓田中大為興奮,卻同時萌生出從其他世界來到這裡的自己是否也可行的疑問。面對田中的疑問,將軍如此回答:
  「嗯,這個世界是在創世神的護持下誕生的。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你也已經跟世界訂定了契約,語言相通就是最好的證明。不過,你們這些異世界人居然在毫無護持的情況下也能生存,這點反倒讓我們大感不可思議呢。」
  解答田中的疑問之際,居住在這個世界的將軍也對地球的環境表達出難以置信的感受。田中絲毫不把將軍的感想放在心上,之後又以難掩興奮的語氣繼續追問:
  「然後呢?該怎麼做才好?」
  田中探出上半身催促將軍。面對焦急的田中,絲毫不為所動的將軍仔細解釋。
  「嗯。只要集中精神,在內心想著要觀看自己的情報,應該就可以了。」
  從將軍口中得知方法後,田中立刻開始確認。他真的興奮到不行。
  「好!集中集中!來吧!封印於我體內的暗黑知識,現在就將全部的面貌展現在我面前吧!」
  或許是內心的興奮達到臨界點的關係,中二病又發作了。田中口中開始流露出令人不忍卒聽的中二台詞。
  「說什麼鬼東西……」
  相較於大為亢奮的田中,將軍則是一副傻眼的模樣。田中無視將軍的反應,以前所未有的奇妙感覺得知自己的情報。
  「喔喔!好像知道了!我知道了!哇哈哈哈哈!」
  田中的興奮度持續攀升。面對這樣的田中,將軍冷靜地提出建言。
  「既然如此,可以將能力值告訴我嗎?如此一來,大概就知道你是不是勇者了。」
  將軍的建言將田中拉回現實,他於是開始確認內容。
  「看到了!呵呵呵,可別太驚訝喔!……首先名字是田中!喂,就只有田中嗎?太郎(假名)到哪去了?」
  極度亢奮的田中吐槽這個世界。
  「我想應該是這樣。剛剛我表示稱呼你為田中就好時,你也表示同意了嘛。名字大概就是在那個時候決定的。」
  將軍淡淡地回答,感覺不出絲毫愧疚。
  「原來是老爺爺害的!……不,同意的人是我,所以是我的責任。嗯,反正田中也沒什麼問題。」
  向將軍提出抗議的同時,田中打起精神繼續看下去。
  「等級!1!」
  「這也很正常。不管是不是勇者,剛開始的等級都是1。」
  將軍的反應相當平淡,跟興致高昂的田中相反。
  「體力與魔力!2.00e12!」
  「啊?」
  這時將軍的一聲怪叫打斷了田中。
  「就是體力與魔力!2.00e12!」
  「慢著慢著,那個『伊』是怎麼回事?」
  「英文字母的e!」
  「什麼跟什麼?怎麼會冒出這種莫名其妙的玩意兒?」
  「我哪知道啊!有就是有啊,我也沒辦法……嗯?好像在哪見過類似的數字……會是什麼呢……」
  互相交談的雙方情緒都激動了起來。這時田中陷入沉思,卻怎麼也想不出是在哪裡見過這串熟悉的數字。
  「也罷,大概是因為你是在極不尋常的情況下來到這個世界的關係吧,或許有什麼問題。」
  將軍恢復冷靜,提出還算合理的解釋。
  「是哦?感覺真不好。」
  異世界的奇幻經歷固然讓田中大為興奮,如今卻稍稍被澆了一頭冷水。
  「不是有數字嗎?把那個莫名其妙的字母去掉,只回答數字的部分就好。」
  將軍示意田中繼續下去。
  「知道了。體力與魔力!2.0012!」
  「……」
  將軍聞言,頓時以無法形容的表情凝視田中。
  「……怎、怎樣?」
  田中反問將軍,似乎對將軍的反應有所期待。
  「只有2而已,你的數值跟小嬰兒差不多。」
  田中高亢的情緒在這個時候急速冷卻。
  「普通男性成年後的平均值大概是10……也罷,其他部分呢?」
  將軍示意田中繼續說下去,打算先確認所有的情報再說。於是田中以低沉的語氣一一回答。
  「力量、靈巧、精神力,1.0012……」
  「……這些項目的平均值大約都是5,天賦異稟的人大約是8或是9。」
  「……」
  田中茫然若失地呆立原地。將軍接下來的發言就像是致命的一擊,刺入田中的要害。
  「勇者的體力和魔力都是100,其他的基礎能力至少也是50起跳。不過這次成為勇者的少年真的很了不起,體力和魔力都是200,基礎能力更高達100左右。」
  田中突然站起仰天長嘯。將軍默默地注視田中的怪異舉止。
  「這算什麼?太奸詐了吧?我的能力值是怎樣?小嬰兒等級?異世界的小嬰兒都是怪物嗎?」
  當初田中對異世界的期待無限膨脹,卻在攀上最高點時,彷彿從懸崖邊上被踢了下來,內心的失望自是難以形容。田中內心的怒氣決堤似地一湧而出。
  「好了好了,冷靜一點。而且你這傢伙還真是沒禮貌。這個世界的小嬰兒本來就很弱小,你只是太沒用了。」
  將軍試圖讓田中冷靜下來,但田中依然餘憤難消。
  「這算什麼!原本以為我的時代終於來臨,結果來臨的是其他人的時代!還說只是我太沒用!……原來如此,是我太沒用……在這裡還是個沒用的人……」
  憤怒宣洩出來之後再度恢復平靜,田中無力地坐回椅子上。
  「別這樣,還是針對往後的事情好好商量吧,好嗎?」
  田中的心情跌落谷底。面對這樣的田中,將軍也只能好言勸慰。垂頭喪氣的田中立刻對將軍這句話產生反應。而且得知自己的弱小之後,他的本質才得以發揮──無與倫比的小角色本質。
  「往後的事情?」
  田中的臉上瀰漫被人高高舉起之後重重跌下的大叔哀愁。面對這樣的田中,將軍繼續開口:
  「沒錯。雖然幾乎沒什麼選擇的餘地,不過為求慎重,還是你自己思考看看吧。我來負責斬斷你的希望。」
  「居然要斬斷我的希望?」
  田中忍不住吐槽,總覺得自己一直被將軍牽著鼻子走。不過也就是因為如此,田中總算稍微打起精神,便開口說出率先浮現腦海的想法。
  「真是……那我可以回到原來的世界嗎?」
  「不行,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回去。至少在過去的歷史當中,沒有一個勇者回到原先的世界。」
  田中的靈光一閃遭到否決,還是無法回到原先世界的這種殘酷回答。不過田中並不怎麼在意,大概因為他是夢想在異世界建立後宮的中二病患者吧。不管怎樣,田中繼續提出自己的意見。
  「那……在這裡定居呢?」
  「不行,我怕麻煩。」
  「嗚!我很想發牢騷,卻又沒資格這麼做。」
  田中忍不住想吐槽兩句,卻還是強行忍住。看在眼裡的將軍微微一笑,繼續說下去。
  「開玩笑的啦。不過別說是我家,勸你最好不要待在這個國家。我說實話吧,你看起來就是個可疑的外國人。留在這裡的話,一定會被國家逮捕,在無法接受公平審判的情況下蒙受牢獄之災。」
  將軍臉上雖然帶著微笑,說話內容卻相當嚇人,結果終於激怒了田中。
  「為什麼?當初我不就是因為這個國家,才來到這個世界的嗎?既然把我召喚過來,至少也要盡到保護的責任吧?」
  就田中的立場而言,他的要求可說是理所當然。然而將軍接下來的說詞卻觸及了殘酷的現實。
  「這是不可能的。或許我沒資格這麼說,不過這個國家的人都非常愛面子。召喚出來的勇者居然跟小嬰兒的等級差不多,傳出去可是一大笑話。這個國家的人是否會容忍這種事情發生……?在事情公開前先把你收拾掉,應該是最有可能的做法吧。」
  田中很想針對將軍不講理的預測提出嚴正抗議,不過將軍點出的問題是再殘酷不過的現實。面對這個問題,田中不得不冷靜下來。
  「好可怕!這個國家真是太可怕了!」
  「每個國家多少都有冷酷無情的一面,可是這個國家或許太過極端。」
  說話同時,將軍的表情蒙上一層陰影,充分顯現出憂國憂民的偉大情操。田中頓時感到有些尷尬,只好繼續下個話題。
  「那麼,看來我只能離開這個國家囉?」
  由於先前的提議一一遭到否決,田中委婉地表示自己的意見。只見將軍雙手抱胸,閉上眼睛點了點頭。
  「沒錯,到頭來也只能這麼做。你不是很瞭解這個世界,我姑且先簡單說明一下吧。首先,這個世界分成南北兩地,北方是魔物的世界,環境十分嚴苛。至於南方,則是人類的世界。大約在一千年前,人類與魔物爆發一場大戰,結果人類將魔物趕到北方,從此分居於南北兩地。」
  將軍簡單扼要地描述這個世界,不過內容倒是相當刺激。
  「哦,只有魔物的世界……好可怕!異世界可怕的地方也太多了!」
  田中老實說出內心的感想。將軍無視田中的感想,繼續說道:
  「人類世界的正中央,就是這個布丁王國。布丁王國的西邊是咕嚕共和國,最近跟我國的關係特別差。這裡原本是都市國家林立的區域,之後都市國家之一的咕嚕國力大增,統一了所有都市國家,成為咕嚕共和國。最近境內的獨立運動遍地開花,已經接近內亂狀態。」
  「※這個國家的名字好像要把人吞進肚子裡。不會吧,內亂?有種討厭的感覺。」(譯註:咕嚕原文為ゴクリ,音同「咕嘟」的吞嚥聲。)
  田中仍然老實說出內心的想法。將軍再度開啟無視大法,繼續描述。
  「布丁王國的東側是哈爾皇國。不過皇國只是徒具虛名,實際上國力早已大幅衰退,成為都市國家群的狀態了。我國於二十年前曾經進攻此地,結果慘遭大敗,九死一生地逃了回來。」
  持續遭到對方無視的待遇固然令田中有點落寞,不過他可不會因此退縮,反而立刻吐槽將軍。
  「居然打輸了?看來皇國的國力根本沒有衰退嘛!」
  面對田中的吐槽,微微苦笑的將軍做出回應。
  「皇國的中央政府確實大為衰退,不過各地的都市頗具實力。幾個都市聯合起來,給了我們一個迎頭痛擊。」
  明明打輸了,將軍卻依然笑著回答,彷彿一點都不放在心上。看著這樣的將軍,田中有些不以為然。
  「被迎頭痛擊了是吧……算了,南方的情況又是如何?」
  「是一片大海。另外,咕嚕的西方及哈爾的東方也是大海。其他還有好幾個小國,不過都各自依附於這三個大國,不怎麼推薦就是了。」
  簡略的說明到此結束。田中雙手抱胸,陷入沉思。
  「看來我也只能逃往哈爾皇國了。」
  做出結論的田中顯得沒什麼自信。
  「沒錯。」
  將軍立刻對田中再三思考後的結論予以肯定。從他想也不想就做出回應的這點看來,想必一開始他就認為只有這個選項。
  「嗯,大致的情況我都知道了。只是,實際上該如何行動才好?」
  目前的行動方針已經決定,即使如此,田中依然坐困愁城無法行動。在短短的時間內發生太多事情,大腦似乎有點超載的感覺。畢竟這裡對田中而言是個異世界,生活習慣大不相同,地理環境又不熟悉,最重要的是,手邊什麼資源都沒有。田中之所以大傷腦筋,也很正常。這時將軍向苦惱不已的田中伸出援手。
  「我來想辦法吧,畢竟這是我們的國家種下的因果。你在這裡等一下,我去幫你準備準備。」
  如此表示後,將軍離開會客室。田中閒閒沒事幹,只好冷靜下來獨自沉思。
  來到異世界的自己。找不到回去的方法,只能在未知世界生存下去的自己,以及小嬰兒等級的力量。田中利用短暫時間整理腦中的思緒。
  一段時間之後,田中依然陷入沉思,這時將軍帶著許多衣物走了進來。
  「隨便挑些帶在身上吧,先把這身醒目的衣物換下來再說。把換下來的跟剩餘的衣物一起收進道具箱裡就好。」
  田中不熟悉的辭彙再度出現。
  「道具箱?令人心癢難搔的奇幻物品又出現了。」
  他的語氣雖然冷靜,內心卻充斥「又出現新東西!」的興奮。
  將軍向田中提出建議:
  「隨便拿幾件衣服在手上,集中精神想著要把衣服收進道具箱就知道了。」
  田中立刻拿起衣物集中精神,結果手中的衣物突然消失。
  「喔喔!好像變魔術喔!超強!」
  發生在眼前的奇妙現象讓田中興奮不已。相較之下,將軍依然保持一貫的冷靜,無視田中的亢奮,繼續做出指示。
  「集中精神想著要檢視道具箱內的物品,畫面就會自動浮現。想著要取出裡面的物品,就可以順利取出。」
  「喔喔,好像懂了。好,集中精神!」
  衣服再度於手中出現。見到這個畫面之後,田中更加興奮。將軍將亢奮的田中留在現場,打算再度離開房間。
  「應該沒問題了。我這就去備齊旅行需要的物品,這段期間你就依照我先前所說,把衣服換下來之後收起來吧。」
  「知道了!」
  將軍再度離開會客室。田中立刻脫下襯衫,換上新衣服。
  「呼,服裝的構造倒是沒太大改變,看起來應該沒問題。」
  事實上,田中有點擔心能不能一個人把衣服穿好。如今穿戴起來毫無問題,這才鬆了口氣。
  「好了,接下來就是最期待的收納!哎,這件襯衫應該沒機會穿了吧?」
  拾起被換下的襯衫,田中感慨萬千。不過,轉念一想,他對於先前的生活倒是沒什麼留戀。於是田中不再感慨,專注於衣物的收納。
  一段時間之後,所有東西全都收納完畢,田中頓時無事可做。反正閒著也是閒著,他不斷從道具箱中取出東西又收回去,藉以打發時間。這時將軍雙手抱著許多東西回到會客室,並將眾多行李攤在桌上。
  「我大致將需要的東西都拿過來了。首先,是帶在身上的東西……也就是這把短劍和香囊。」
  將軍說完之後,把入鞘的短劍、固定用的皮帶以及看起來不知道是做什麼用的小袋子遞給田中。
  「哦哦,短劍耶!稍微有點幹勁了。不過這個袋子是什麼?味道聞起來相當微妙。」
  看到短劍之後,田中的心情又亢奮了起來,同時對瀰漫怪味道的小袋子保持警戒。
  「這是用來驅逐怪物的。效果雖然不怎麼樣,總是聊勝於無。掛在腰帶上就好了。」
  聆聽將軍說明之際,田中已綁上皮帶,同時將短劍和香囊掛在身上。將軍雙手交抱胸前,打量田中的模樣。
  「嗯,看起來挺不錯的。裝備大概就是這些,接下來針對帶出去旅行的東西加以說明。說明完畢後,再收進道具箱吧。」
  「好好好。」
  田中以油腔滑調的語氣回應。將軍仔細地一一說明,田中依序將說明完畢的東西收進道具箱。數量雖然不少,但還是全都收進去了。
  「嗯,全部收納完畢了嗎?原本以為可能在收到一半時超出容量,但總算是搞定了。」
  確定自己準備的東西全都收進道具箱後,將軍鬆了口氣。不管怎麼說,他真是個心思細膩又準備周到的人。
  「有了這種道具箱,交易商人或運輸方面不就很輕鬆了嗎?乾脆直接成為商人算了。不妙,我彷彿看到日後飛黃騰達的自己。」
  田中一派天真地考慮成為商人的可能性,將軍的臉色卻不怎麼好看。
  「萬一被宰掉的話,道具箱裡面的東西會當場散落出來。到時候你可是會變成盜賊眼中的大肥羊。」
  「……」
  將軍的這句話相當具有殺傷力,田中頓時無言以對。
  「再說道具箱也沒那麼大的收納能力,你現在應該已經瀕臨飽和狀態。想要藉由買賣來賺錢,還是得使用馬車。而且還要聘請護衛,更不是現在的你能夠搞定的。」
  當初只是抱著輕鬆的心情隨口說說,田中卻因此得知現實的殘酷。
  「找個地方安定下來之後,到公會登記一下,在鎮上工作賺錢應該比較好。畢竟你的能力只有小嬰兒的等級。」
  「嗚,又讓我想起不愉快的回憶……不過,居然有公會這種東西,愈來愈有奇幻冒險的感覺了。」
  田中再度因為奇幻冒險風的關鍵字而沉醉。
  「關於公會的情報,登錄的時候再問個清楚吧。好了,準備出發吧。」
  將軍急著趕田中上路。面對這個意想不到的發展,田中吃了一驚。
  「咦?現在就要離開?稍等一下不行嗎?」
  田中老實說出內心的想法,將軍頓時露出不以為然的表情。
  「你沒聽我剛剛的說明嗎?真的知道你在這個國家的處境有多危險嗎?目前王都一帶的大氣蘊含的魔力消失,魔道具無法使用,結果引起大家抗議,到處都陷入混亂狀態。再過一陣子,巡邏的士兵以及警衛勢必會嚴格盤查,要離開就趁現在。」
  「原、原來如此……」
  田中重新想起自己所處的狀況,心情頓時為之一沉。將軍無視這樣的田中,繼續催促。
  「不過我們是出城,應該不會太嚴格。好了,我們走吧。」
  在將軍的帶領下,田中離開宅邸。將軍說得沒錯,兩人不費吹灰之力就來到王都近郊,目前位於跟外牆有一段距離的路旁。
  「到這裡應該就可以了。時間有限,雖然有點手忙腳亂,但如今總算成功了。」
  將軍鬆了口氣,為了平安抵達此處欣慰不已。
  「真是不好意思,給老爺爺添了那麼多麻煩。」
  「別這麼說,這本來就是我的國家造成的問題。我能幫忙的事情有限,反而很對不起你呢。」
  田中真的連感謝都來不及,不過看來將軍似乎對田中仍感到有些虧欠。
  「怎麼會呢……沒遇見老爺爺的話,我搞不好就像老爺爺說的那樣,會落得相當悲慘的下場呢。我真的很感謝你。」
  田中以認真的神情表達謝意。
  沒想到將軍似乎有些不好意思,故意回酸了一句:
  「等到你稍有成長,達到能看的等級之後再回來找我吧。到時候我們再一起喝個痛快,不過當然是你請客。」
  「嗯,到時一定會請你喝個過癮!所以老爺爺你得稍微把這個國家整頓一下,好讓我能放心回來!」
  田中似乎也離情依依,才會依著將軍的酸言酸語回敬一槍。
  「哼,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自己保重了。」
  「嗯,老爺爺也保重。」
  田中精神抖擻地快步離去,彷彿是為了掩飾內心的寂寞。將軍看著田中的背影,眼神十分溫柔。
  兩人達成的小小協議,到最後卻無法實現。
  半個月之後,將軍被冠上莫須有的罪名鋃鐺入獄,在未經公正審判的情況下遭到處死。之後,布丁王國逐漸走上邪路,最終引發將全世界捲入其中的大事件,不過這些都是未來的事情。
  創世曆5963年初夏,田中在異世界踏出了嶄新的一步。


《田中的異世界稱霸1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創作者介紹

東立小說官方部落格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大叔+異世界 真步錯
  • 請多多支持喔!!!

    TongliNV 於 2017/06/13 10:1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