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造生命試閱  

又到了新書試閱的時間啦~~

今天的作品是《人造生命體與美麗新世界 1》

緋月老師的萌萌新作來啦!!

相信很多讀者期待已久惹(*≧▽≦)

小編個人覺得緋月老師的作品跟最近主流的輕小說相較

有一種截然不同、清新脫俗的魅力~~~

看完都彷彿被淨化了呢~*

(偷偷說 小冊子更是可愛到不行)

被世俗污染的你也不要錯過它啊!!下週書店見!! 


  耀眼的光灑落,『我』睜開了雙眼。
  眼睛逐漸適應光線之後,首先映入眼簾的是樹木的綠、天空的藍、雲朵的白,還有──
  
  「早安……!」
  
  笑著對我說話的男子。以及在他身後,同樣帶著微笑,安靜站著的少女。
  不知道為什麼,『我』立刻就知道是他叫醒了我,是他呼喚著我。
  ……但他臉上的表情,漸漸變得有些悲傷。
  
  「──但是,對不起……」
  
  (……怎麼了?為什麼要一臉悲傷呢……?)
  我想把手伸向他……但是我的身體還無法行動自如。
  
  「妳是『人造生命體』……沒有神的祝福、是異端的存在……是人類為了自己的願望創造出來的『人造物』……」
  
  在一臉難過的青年身後,少女露出有些擔心的表情。
  
  「但是……即使沒有來自神的祝福,我可以、我們可以,帶給妳更多的祝福……!所以、所以……!!」
  
  ……眼淚,滴落在我的手臂上。那是……那滴眼淚帶著溫暖……所以,我知道那不是『悲傷的淚水』,而是『喜悅的淚水』。
  
  ……雖然我不太懂他的意思,不過……
  (……不過,我可以感覺到喔……那一份為我著想的心意……)
  
  「──能夠遇見妳,我打從心裡覺得開心喔。恭喜妳來到這個世界──『伊莉絲』。」
  
  (『伊莉絲』……那是……我的名字……)
  站在後面的少女,用彷彿快哭泣的表情對我微笑著。
  我不知道什麼是『神的祝福』,但我深深明白『祝福』的意義。
  (所以我不需要什麼『神的祝福』……只要有你的『祝福』就夠了……!)
  ──我打從心裡這麼想,好想告訴你──可是,該說什麼才好呢……?
  而且……我也不知道……應該怎麼稱呼這個溫柔的人。
  ──請別……為我擔心。希望你……開開心心的……我好想告訴你我的心情,可是……我不知道該怎麼表達。當我正煩惱的時候──
  
  (───咦?……嗯,我知道了……應該可以這樣說吧……?)
  
  一陣溫柔的『微風』,輕輕吹拂過青年與我,像笑容一樣溫暖,彷彿惡作劇一般穿過髮梢,它告訴了我該怎麼說。
  ──所以,我試著張開還不太能流暢地吐出言語的嘴巴,就算只能說一點點,我也想告訴你──
  
  「……謝……謝……你……『父、親』……」
  
  「……!」
  我好不容易擠出聲音……『父親』他們露出了吃驚的表情。
  (他們聽見了……)
  放下心之後,突然覺得好睏……
  (他們瞭解……我的心情了嗎……?……如果能夠瞭解,就好了……)
  意識越來越模糊……我感覺到父親把我抱了起來。
  (……好暖和……啊……)
  我被『祝福』包圍,再次陷入了沉睡之中……

  一 章   甦醒的生命

  
  「──呦、喝。」
  我發出游刃有餘的喊聲,手上的『輝劍』驟然一閃。
  朝我攻擊過來的黑影──最後一隻靈體魔物『妖獸』,被砍中倒下。
  普通的物理攻擊無法傷害靈體,但遇上這支具有驅魔『聖術』的寶劍,也只能乖乖就範。
  而且,就算碰到用我的劍也不能解決的對手──
  
  一團朱紅色的光與熱浪,從我的背後冒出。
  「──嗯,我這邊結束囉!『卡利亞斯』,你那邊也解決了嗎?」
  
  一口氣將從後方牆壁與陰影處現身的魔物,包括妖獸以及暗影者全部燒死之後,『她』轉過頭問我。
  一頭美麗的栗色及腰長髮,在火光的照射之下,閃爍著耀眼的金黃色澤。
  那雙翡翠色的眼眸,總是充滿堅定的意志力,讓原本就精緻的臉龐顯得更有光彩,現在那雙眼睛正冷靜地望著我。
  原本在洞窟裡頭嚴禁施展火焰『精靈術』,不過此處因為岩石崩塌,外面的光可以從某些縫隙照射進來,使用不會引起震動或是爆炸的焚燒術,應該是最恰當不過了。
  
  「嗯,我這邊也結束囉,『費安娜』。我這裡只有5隻而已。」
  費安娜是我從小一起長大的玩伴,現在則是我的夥伴。回望看起來一派輕鬆的費安娜,我也輕鬆回應。
  「不過……這裡是封閉千年以上的遺跡耶,相比之下,這些魔物也太好對付了吧。」
  「嚴格說起來,我們還在前往遺跡的路上……」
  
  三千多年前,隨著古文明的衰敗,世界產生了『歷史空白時期』。
  現在我──『聖殿騎士』卡利亞斯與『高級精靈術師』費安娜,我們所在的地點正是通往歷史空白時期遺跡的洞窟。
  長時間被封閉的暗黑空間中,容易孕育許多力量強大的魔物。基本上空間被棄置不管愈久,魔物的強度就會愈強,數量也愈多。
  所以,如果前方真的有古文明遺跡,出現數量與強度驚人的魔物也沒什麼好奇怪的。但這只是『按照常理來說』──
  「……我們不會白跑一趟吧?」
  「嗯,不管怎麼說,這可是『教皇』親自交付給我們的任務……不過,也難保不是惡作劇。」
  
  我們的國家──『特洛提斯教國』,以『特洛提斯教』為中心建國,信奉『太陽女神梅蒂絲』與『月亮女神拉蒂絲』。
  由位居國家最高地位的『教皇』直接下達的指令,應該不會有錯……不過由於某些原因,如果是來自教皇『個人』的請託,有時也可能變成惡意捉弄人的把戲。
  
  「──啊,說到惡作劇,費安娜,妳會不會覺得這次我們用的帳篷好像有點奇怪?」
  「咦?好像沒特別──啊,雖然是配給品,但品質真的很不錯耶?附加了許多法術,可以消除疲勞之類的,多虧有它,我睡得超級好──怎麼了嗎?」
  ──嗯,品質的確很好沒錯……但是拿到的時候,總讓我覺得哪裡不太對勁。
  「沒事,只是把帳篷拿給我的時候,該怎麼說呢?養父大人臉上一直掛著詭異的微笑。」
  「……等等!卡利亞斯,你給我說清楚點。」
  
  以前我曾是個孤兒,後來我所隸屬的『聖殿騎士團』團長『馬克史威爾』收我為養子,撫養我長大成人。
  聖殿騎士是守護特洛提斯教『聖殿』的部隊,是有『教皇之劍』美名的國家最重要戰力。
  而養父身為團長,更是保衛國家的重要人物,在特洛提斯教國的地位可說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但他也是個微妙地保有赤子之心,令人覺得有點困擾的人物。
  
  「呃──他跟我說『這可以隔絕一切氣息,附加隔音效果,還可以消除疲勞,讓你一整晚精力充沛──好好展現男子氣概吧!』……我覺得他笑咪咪的樣子實在有點怪,如果要在帳篷裡守夜,隔音效果反而很礙事吧──咦?費安娜,妳怎麼啦?」
  ……不知道怎麼回事,費安娜氣得滿臉通紅……?
  「──這個色老頭……!那根本就是『情侶激情之夜』專用款嘛……!!」
  除了一開始的『這個色老頭』之外,後面費安娜說得太小聲了,我根本聽不清,只是她為什麼氣得面紅耳赤的呢?
  「那、那個……費安娜?」
  「──!沒、沒什麼啦!!不、不過,卡利亞斯你無所謂嗎!?他會拿這個帳篷給你,很明顯不懷好意耶!?」
  「呃?反正,我只有跟費安娜在一起的時候,才會用那頂帳篷,所以妳不介意的話,我也沒關係啊。」
  「──!?~~!!──…………嗯,雖然我知道你沒有其他意思,但有時候真的覺得你這點實在很可惡……!」
  費安娜露出有點疲憊的神情,看著我的眼神充滿了怨氣……費安娜偶爾會陷入這種情緒,問她怎麼了,她總是不肯告訴我原因。
  「?──總之,無論如何,雖然不知道養父大人在打什麼主意,這次是『教皇指派』的任務,我想應該不太可能真的讓我們做白工。」
  費安娜看起來不想再被追問,所以我改變了話題,她哀怨的眼神一瞬間變得更哀怨了──不過她立刻重新振作精神,開始思考。
  「既然如此,在前方等著我們的,究竟是『中大獎』……還是『大槓龜』呢?」
  「……對啊,不過我覺得應該會是『中大獎』……先做好心理準備吧。」
  
  在人煙絕跡的遺跡裡,卻沒有出現厲害的魔物,極有可能是因為遺跡被高強的法力所封印或佈下了結界。因此視結界的『內容物』而定,我們面臨的結果可能大好亦可能大壞。
  所謂中大獎,指的是目標遺跡的結界實為保護措施,這種情況,會使古文明的遺產大多以當初原有的樣貌被保存下來,其價值將難以計算。
  另外──所謂『大槓龜』……指的是連魔物與黑暗意念都害怕的『東西』被封印其中,過去就曾經有過一個小國因此滅絕的案例。
  即使不是那麼極端的例子,但在古文明時代無法用『討伐』解決,而必須選擇『封印』的時候,通常就已經不是個人能處理的狀況了。
  
  真的是『大槓龜』的話,在發現封印時就應該立刻撤退,並向上呈報。而若是封印已經被解除了,如果可能,就盡量採取擊破‧再封印的行動以排除危險;要是無法避免衝突,我們肩負了即使賠上性命也必須完成的使命──用法術進行緊急連絡,以必死的覺悟爭取時間。
  「不過這次只有我和卡利亞斯『兩個人』被指定對吧?應該不至於大槓龜吧。」
  「嗯,應該是有確定的情報,或是特別的『神諭』。否則平常應該會出動一個部隊前往執行任務──不過就算是中大獎,其實也不見得安全。」
  
  就在此時,我感覺到腳下傳來的觸感不一樣了。
  之前我們一直走在天然的洞窟裡,人只能勉強通過,連像樣的路都沒有,但現在我們的腳下踩的是石板路。
  然後──前方出現了光,光線從崩壞的外牆縫隙間照射進來。
  在陽光照耀之下顯現的,是一棟神殿般的建築物,雖然被些許青苔覆蓋,依然展現出一種絲毫不受時光流逝影響的莊嚴感。
  「……嗯,我們果然中大獎了。」
  「對啊,『就算中大獎也不見得安全』,還真被你說中了……」
  
  我們目瞪口呆地凝視著前方。
  看著視線彼端的巨大建築物──不,是凝視著矗立在建築物旁邊的巨人像。
  在建築物遺跡的前方,有一大片寬廣到不自然的空地,彷彿正是為了『與巨大之物打鬥』而存在。
  「……那巨人……會動吧?」「應該……會動吧……」
  那是活雕像,一種常見的人造魔物,經常做為遺跡守護者。
  我曾經聽說過去有些遺跡是由力量強大的龍來守護……雖然這些活雕像比龍容易對付多了,但是這種尺寸還是相當少見,應該可以排入對戰紀錄的前幾名了。
  「它現在看起來還是停止狀態……費安娜,妳覺得我們有辦法直接走過去嗎?」
  「……應該不太可能。石像周圍的精靈能量現象不太自然,雖然微乎其微,但他絕對『活著』,一有風吹草動應該會立刻醒來──卡利亞斯,你有辦法不被發現走過去嗎?」
  「沒辦法吧,石像的眼睛似乎鑲著能夠感應法術的魔石,就算我施展折光術隱身,只要察覺到法術,它應該就會行動了。」
  ……不能期待它已經能量耗盡,也無法在不被發現的情況下通過,既然如此──
  「我們只能迎戰了──準備好了嗎?」
  「我隨時都可以啊──為了避免被突襲和追擊,我想從廣場中央先發制人、展開攻擊,如果那傢伙造成岩壁崩塌的話會更恐怖,讓我一口氣收拾它吧!」
  「瞭解──那我也到前面?」
  「──不,不需要。我不想讓它四處移動,妳負責後方支援就好,萬一岩壁崩塌就拜託妳了。」
  「我知道了。」
  如果要速戰速決,我們兩人並肩作戰是最快的……不過這裡是靠近遺跡的洞窟,除了可能有崩塌的危險,說不定還有其他陷阱。
  「那──我們走吧。」
  我一腳踏上廣闊的地下廣場。
  ──身體保持未架起劍勢的自然體態,也沒有改變走路的步伐與速度,但保持警覺。
  「精靈能量的活動出現變化!──開始行動了!」
  當我前進到廣場的三分之一左右,費安娜大聲示警。
  雖然外表看起來沒有什麼變化,但動力機關似乎已經開始吸收精靈之力,巨大石像很快就會開始對我們展開攻擊。
  「瞭解──計畫變更,我把它引過來,妳來支援。」
  「嗯,沒問題。」
  我用眼角餘光確認從岩壁外射進來的陽光,將『輝劍』放在陽光下,鑲嵌其中的『光石』與陽光產生共鳴,開始綻放光芒。
  
  ──發動……太陽聖術──『光纏』!
  費安娜所使用的『精靈術』,是借用以魔力為能量來源的精靈之力。
  另一方面,我或聖職者所使用的『聖術』,則是以光為媒介,借用來自眾神的力量,讓自己的魔力產生質變的法術。
  精靈術大多屬於攻擊之術,而聖術主要用於支援與復原。
  
  現在我所使用的『光纏』之術,具有提升身體潛能,同時讓武器擁有驅魔之力的效果。
  當我發動聖術之際,巨大石像也因為感應到聖術而開始動作。
  石像發出嘎啦嘎啦地摩擦聲響,以超乎想像的速度向我們步步進逼。
  「──費安娜!」
  「我知道,看我的!」
  
  ──隨即,三道蒼藍的湍流朝石像的頭部襲去。
  
  費安娜發動了精靈術『水牙』。
  她看起來毫不費力,同時發動了三道屬於中級的水精靈術……只要發動一道『水牙』,就足夠讓新手術師由衷感到崇拜,不過對費安娜而言,這不過是普通的牽制之術罷了。
  兩道水流阻擋了石像舉起的手臂,另一道直擊臉部,擋住了石像的視線,讓石像往後仰。
  「──喝!」
  我趁機靠近露出巨大破綻的石像,給予它的粗壯腿部一擊──不過我並沒有拔劍出鞘,只造成一點點裂縫就被彈開。
  巨石像瞥了我一眼──抖腿似地把腳抬起來甩,然後轉向費安娜。
  「──你想得美!『光明』!」
  我在朝向費安娜靠近的巨石像眼前,用聖術炸開一道白光。
  這法術原本只是用來製造代替燈泡的光球,但在調整亮度後也能產生令人目眩的效果。
  用眼尾瞄了一眼被嚇退的巨石像,我重新調整戰鬥位置,與費安娜站在一起。
  「──這傢伙的術法耐性不怎麼樣,硬度雖然不差,但還不到解決不了的程度。」
  我一邊聽費安娜報告觀察結果,一邊看向巨石像,它被攻擊的臉部出現了幾條微微下陷的裂縫。
  「它可以承受滿強的物理攻擊,普通的攻擊幾乎發揮不了什麼作用,還有,眼珠果然是最主要的感知器官,眩光效果對它很有效。」
  「瞭解。另外,它好像會先攻擊較具威脅性的敵人──不過它是從自己受到攻擊的程度來判斷對手的威脅性,智能並不高。」
  「原來如此──那就跟平常一樣。」
  我對費安娜這麼說,同時把仍收在劍鞘的輝劍,在她面前揚起──
  「──好。讓我們快點收拾這傢伙吧!」
  費安娜臉上浮現好勝的笑容,用手上的魔杖輕敲我的輝劍。
  如果只有我一人孤軍戰鬥,也許會覺得有點吃力,但是與費安娜攜手的話,我們可是所向無敵的。
  
  ──地面傳來震動,抬頭一看,巨石像再次朝我們出擊。
  相較於看起來怒氣衝天的巨石像,我們完全不慌不忙,冷靜應戰。
  ──費安娜再次發動三道水流攻擊,我拉近與巨石像的距離,潛入它的視線死角。
  巨石像這回為了避免攻勢被瓦解,並沒有採取防衛姿勢,反而舉起拳頭想正面迎擊──但終究只能抵擋住兩道水流的攻擊。
  另一道水流這次直擊巨石像的膝部,攻擊力道更加猛烈,巨石像開始龜裂、傾倒,我抓住這個機會,展開攻擊。
  與之前不同的是,我將輝劍拔出劍鞘,讓陽光佈滿劍身。
  
  ──輝劍劍身纏繞著『光纏』,化身為『光輝之刃』,充滿陽光之力的一擊,擊中巨石像因費安娜的『水牙』造成的裂縫,一口氣將之斬斷。
  
  巨石像看起來已經搖搖欲墜,在無表情的遺跡守護者臉上,我似乎看到了某種決心。
  隨後,巨石像的身體開始逐漸扭曲,朝我們的方向撲來。
  這是以己身重量為武器的捨身攻擊,不過──太天真了。
  ──我不經詠唱,發動太陽聖術──『陽縛鎖』。
  光之鎖鍊纏繞數圈,將巨石像緊緊縛在空中。
  「雖然很不好意思,但結束囉。」
  我踢著巨石像被砍斷的小腿部分,借力一躍而起。然後我看到石柱從前方的地面升起,即刻形成了架高的平台。
  那是費安娜用精靈術打造的平台,我從平台上再次跳起來,目標是巨石像的頭部。
  ──『光輝之刃』擊中了之前『水牙』攻擊造成的裂縫,這一擊向前突刺,一口氣打爆巨石像的頭部。
  費安娜接著施展風與土的精靈術,接住已經停止不動,身軀開始逐漸崩毀的巨石像。
  大量崩解的巨石並沒有造成天搖地動,就這樣堆疊在石板上。
  「──辛苦了,卡利亞斯。」
  「嗯,妳也辛苦了。」
  我們互勉,彼此交換接近無奈的笑容,接著看向遺跡的入口處,首先為了確認有沒有陷阱,我用手輕輕碰了一下眼前的門……咦?
  「──怎麼了?」
  「……打開了,而且很輕。」
  這道石頭門,照理說守備應該非常森嚴,但我只是輕輕一推,這道門就朝內側打開了,而且無論是門本身還是周圍,都沒有任何隱藏圈套的跡象。
  這令人意外且微妙的發展,讓我們有點猶豫──不過我和費安娜還是互相點點頭,慎重地把門推開。
  
  
  「──這裡是……實驗室嗎……?」
  這座遺跡果然受到了保護,內部一塵不染。
  最先映入眼簾的,是與外觀相襯,有如神殿的廣大空間──但是其中空無一物,我們一邊保持警戒,留意著是否有陷阱,同時邁向深處,前進探索,最後看到一個房間。
  房間大概比普通食堂稍微再大一點。一走進去就看到旁邊靠牆的書架上擺滿了書,再往中間走一點有一張桌子,桌上盡是一些用途不明的工具。
  除此之外,房間內凌亂擺放了一些巨大的、可以容納人身的透明容器,容器裡裝滿了半透明的液體。
  「──這些都是古代語……呢,雖然不經過仔細地翻譯,不太懂詳細內容……不過可以看出書背上寫著──『世界樹』、『精靈術』──還有『創世記』?』」
  費安娜看著書架上的書,把書背上的文字唸出來,不過也有很多書背什麼都沒寫的書籍。
  「書之後再看吧,我們先去裡面瞧瞧。」
  「──也好……咦?」
  因為那些雜亂擺放的容器,我們看不太到房間更內部的狀況。
  我想先把整個房間巡過一次,再處理那些需要時間好好調查的書籍,但費安娜好像發現了什麼──是桌上的書?
  「嗯?怎麼啦?」
  「『解說』……?──卡利亞斯,我想先看一下這本書,其餘的搜查可以先交給你嗎?」
  「好,妳發現什麼的話,記得叫我一聲喔。」
  「嗯,拜託你了──小心點。」
  看來費安娜覺得那本書很重要,我只好留下她,自己探索房間深處。
  
  ──然後,我就發現了『那東西』。
  
  「──!?費安娜,快過來!!」
  就在房間的最深處,有一個裝滿透明液體,發出幽微藍光的容器──問題是,容器裡裝的東西。
  「怎麼了──這是……!?」
  費安娜立刻跑了過來,看到眼前的景象,她一時之間說不出話來。
  
  在微暗的房間裡。
  在淡藍色閃閃發光的水中──有一個小女孩沉睡在容器中,隨波擺盪著。
  
  少女看起來大概將近10歲吧,銀白色的頭髮長度及肩,雖然眼睛閉著,還是看得出來容貌相當端正……她的模樣讓我想到精緻的洋娃娃,以及沒有生命的軀殼──
  「──這孩子,還活著嗎……」
  幾乎尚未發育的胸部有規律地起伏著……她似乎在液體中呼吸著。在感到驚訝的同時,我也開始思考之後該採取的對策,在我身旁的費安娜,跟我一樣一臉茫然,她開口說:
  
  「……卡利亞斯,這孩子……八成是──『人造生命體』喔。」
  
  「『人造生命體』……?她不是人類嗎!?」
  「──不。在這本書有寫到……由人類所創造的人──人造生命體,也叫做『人造物』……他們看起來幾乎與人類完全無異──」
  ……這完全已進入禁忌的領域。
  在聖術領域中,也有治療‧復甦瀕死者的法術,為了使人體回復的能力更有效率,也有人進行著更深入的研究。
  但如果是讓死者復活,這是侵犯神之領域的行為,被視為禁忌。
  明明是禁忌──卻以人工的方式創造『生命』,是絕對不被允許的行為。
  「……我們先回去報告吧,討論如何處理這個孩子之後──」
  ──然而,我們沒時間了。
  突然之間,警報聲大作,同一時間,我們在腦袋裡直接聽到了警告。
  
  『──已確認設施內發生異常狀況,為了保護機密,本設施將開始進行自我毀滅,研究所內的職員請立刻避難。再說一次,已確認設施內發生異常狀況──』
  
  「為、為什麼!?明明沒有陷阱啊──不管了,卡利亞斯,我們快逃吧!!」
  「啊啊!我們現在就──」
  我一邊說一邊拔足起跑,我在最後回頭看了一眼──容器裡身為禁忌存在的少女──
  「──卡利亞斯?你在做什麼啊?快點逃吧!!」
  「……對不起,妳先走,我會帶著這孩子從後面趕上妳的。」
  「什麼!?……但是,那孩子──」
  這孩子是禁忌的存在,即使現在活下來,只要被發現,她的存在……甚至生命都有可能被抹消。
  
  ──但是,我不由自主地想到,『這孩子是為了什麼而誕生的呢?』
  
  至少,絕對不是為了在這裡結束生命──不對,是連開始都沒有就結束了,她絕不是為了被丟在這裡,為了這種結果而誕生。
  ……這孩子還活著,既然如此──我不想剝奪她的生命。
  「──啊,不管了!……要帶她走就動作快一點,如果這裡真的崩毀了,就算是我也擋不住。」
  「!──謝謝妳,費安娜。」
  「──我、我想到要拋下她,也覺得很不忍心啊!?所以……」
  「嗯,我知道──謝謝,有妳在真的真是太好了。」
  「~~~~~!?總、總之快一點啦!等我們成功逃出去,再討論那孩子的事!!」
  「嗯,我知道──拜託妳幫我警戒周遭。」
  說話的同時,輝劍俐落一閃,砍去容器的上半部,將少女拉上來。
  ──有心跳,也有呼吸……除此之外,沒有其他反應。
  雖然很在意她的狀態,但現在管不了這麼多了。我把少女小小的身軀揹在身上,往出口方向前進。
  「費安娜,讓妳久等了!走吧!!」
  「好!──啊!不好意思,卡利亞斯,幫我拿一下這個。」
  我接住了費安娜丟過來的書,我看向她,覺得有些困惑。
  「──只是隨便拿幾本而已,能帶走的東西應該要盡量帶走吧?」
  費安娜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她手上也拿了幾本書和一些紙本資料。
  我沒有放慢奔跑的速度,但還是有些傻眼地看著她丟給我的書籍封面──
  「……『精靈術‧特殊技巧』、『結界術‧應用』。怎麼全都是妳偏好類型的書啊?」
  「──什麼?真是難得的偶然耶♪」
  費安娜一副坦蕩蕩的樣子……明明情況這麼緊張,然而我的這位青梅竹馬一旦豁出去了,在各種層面上都很可靠啊。
  「……幸好有妳在,真的。」
  「謝謝,我也覺得還好有你在我身邊呢,卡利亞斯。」
  我看了一眼『笑得燦爛』的費安娜,繼續朝出口飛奔。
  ……費安娜的臉好像有點紅,為什麼呢──等我們成功逃脫之後,再問她好了。
  
  我們順利逃到外面,親眼看著通往遺跡的洞窟逐漸坍塌之後,我們才離開現場。
  回到停放馬車的地方,時間已經接近傍晚,我們決定在此地紮營過夜。
  
  少女──這個人造少女果然還是一直沒有醒過來。
  她的身體狀況看起來都很正常……但奇怪的是,所有普通人睡著時會有的反射反應,她都沒有。
  而且除了少女之外,還有一件事也很令人介意──
  「剛才的警報聲和崩塌一事,實在是太奇怪了吧?」
  「……是啊。」
  費安娜在篝火旁看著從遺跡帶出來的紙本資料,隨口應了我一句……她在專心做其他事的時候總是這樣,我也不介意地繼續說:
  「我們並沒有真的掉進陷阱,而且就算是真的陷阱,當它提供侵入者逃脫的機會時,就已經失去設陷阱的意義了。但是──」
  實際狀況是,身為侵入者的我們還得到了『預警』。雖然過程並不輕鬆,但那個地方的確給了我們足夠的逃脫時間才開始崩塌。這一切就像故意要讓侵入者帶走些『什麼』,簡直──
  「『──簡直像故意在試探我們』對吧?……看來好像被你說中了?」
  「什麼?」
  費安娜抬起頭,搖晃了一下她從剛才就一直在看的那張紙。
  「──這張紙被夾在那本關於人造生命體的書裡,是製作者寫給……我們的信。」
  費安娜聽到我不經意發出不解的聲音,開始翻譯起那封信的內容。
  
  
    正在閱讀這封信的您,是活在什麼時代、又是什麼樣的人呢?
    那孩子,現在是否在您的身邊呢?
    也許您也稍微察覺到了吧,這是我們對您的試探。
    我們的目的,是想知道您是否能夠為那孩子帶來幸福。
  
    那孩子的名字是『伊莉絲』。
    我們為了某個目的而觸犯了禁忌,但是在達成目的之前,已失去了這個目標。
    那孩子也因此失去了存在意義,我們無法讓那孩子誕生。
    然而,那孩子已經是一個生命,是我們深愛的『愛女』。
  
    那孩子現在還是個沒有心的容器,若不賦予她真正的靈魂,她將永遠不會甦醒。
    雖然有賦予她靈魂的方法,但如果放置不管,她在兩天內就會死亡。
  
    活在未知的時代,未知的朋友啊,我心知這是十分無理的要求,但我懇切祈求。
    希望您能帶給那孩子,帶給我們的愛女幸福。
  
    那孩子是違反禁忌的人造生命體。
    誕生之後,想必還有許多苦難等著她。
    若您不願意,請別叫醒她,讓她就此永遠沉睡吧。
  
    如果,您願意承擔她的生命,我誠摯祈求。
    請帶給那應該在期待之中誕生的孩子,生命的意義。
    請帶給她,我們所無法給予的生命的喜悅。
  
    我們除了祈禱之外什麼也做不了,這是我們最後的願望。
    希望我們的愛女與您,能共同迎向充滿笑容的未來──
  
  
  「……原來是這樣啊。」
  入口的守護者,是為了測試我們有沒有能力保護那孩子。
  之後的崩塌……則是測試當危機出現時,我們是否會選擇救她。
  「與其讓她落入惡人手中,不如讓她在還沒有靈魂的狀態下死去,他們應該是這麼想的吧……咦?但是,如果是一大群人進來的話呢?」
  例如也可能有一群盜墓者侵入,把包括這孩子在內的所有東西,全都搜刮一空。
  「這裡也有遺跡的設計圖──入口處的石板路,好像設計成如果超過一定人數就會崩塌的機關。因為用精靈術查不出來,完全讓人無從戒備。」
  因為連重量級的巨石像都可以在上頭移動,令人想不到地面會有崩塌的危險。那裡的機關是根據人數,而不是重量啟動……只能說本質真是壞心啊。
  「──你想怎麼做呢?卡利亞斯?」
  費安娜問得很直接。
  不過我從她坦然真摯的眼神中,看到的不是『詢問』,而是『決心』。
  「……妳應該知道我的答案吧?」
  「那還用說嗎♪──當然,我也會陪你的。」
  費安娜有些淘氣地說道,聽到她這麼說,我打從心底覺得開心,覺得她真的令人安心。
  
  那封信,託付了那孩子生命的責任,我們被要求──有承擔一切的覺悟。
  不過,在我把那孩子帶出遺跡的時候,我決心一力承擔。
  所以那封信只是讓我的決心更加堅定罷了。
  ……真要說,當我看到她的那一刻,我就已經無法置身事外了。
  「──那個遺跡的陷阱,本質再惡劣也該有個限度吧……」
  我嘆著氣說道,費安娜臉上浮現一絲苦笑。
  我們笑看著彼此,然後我看向沉睡的少女,沒有一絲猶豫地說道:
  
  「讓我們喚醒『伊莉絲』──為那孩子創造『生命』吧。」
  
      ◆      ◆
  
  儀式的程序雖然十分複雜,不過比想像中順利地完成了。
  根據文獻──不可或缺的要素是有月光照射的地方、兩名可提供少許血液的人、一名聖術師與一名精靈術師。
  非常恰巧,完全符合條件的我們,立即開始進行儀式。
  首先透過特殊的儀式陣列,凝縮聚集四周的精靈之力。
  再以兩人混合的血液作為憑依,讓精靈之力附著並安定下來──接著借用月亮女神的精神之力,將虛擬『生命』送入少女的身體之中,只要依照程序進行,儀式並不困難。
  被注入生命的『伊莉絲』,擁有了我與費安娜的血與魔力,就某種意義上來說,她的確成為與我們血脈相連的女兒。
  
  
  晨光灑落──到了隔日早上。
  「──伊莉絲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醒?」
  我們正在吃有點不早的早餐,聽到我的問題,費安娜吃到一半停了下來思考著。
  「嗯……我們已經成功把靈魂注入身體,現在她應該只是睡著了──要能夠自由活動身體,應該還需要一段時間,不過隨時都有可能醒過來吧。」
  我看了看四周環境,眼前是一道向下傾斜的斜坡,連接一整片寬闊的草原,頭頂上陽光從樹葉的縫隙間傾瀉,一切都讓人感到溫暖舒適。
  「那──這裡風景不錯,要不我們就在這裡待到她醒來如何?我希望她醒來的時候,看到的是美麗的世界。」
  「啊,不錯耶──不過啊。」
  「……什麼?」
  「這麼快就變成溺愛女兒的笨老爸啦?」
  「……!哪有啊……!──只是──那孩子是我們創造出來的,沒有得到『神的祝福』的生命……一想到她的人生會很辛苦,我就──」
  
  『神的祝福』,是能夠擊退黑暗的『光明御守』。
  得到的祝福愈少,愈容易被黑暗魔物當成攻擊的目標。
  普遍來說,一般人在出生時都會受到充分的祝福。祝福的多寡與能否成為術師的資質沒有直接相關,但對日常生活則會有諸多影響。
  出生時沒有得到充分祝福的人相當稀少,大多是父母親為罪犯,或是出生於陰暗地底的孩子。
  罪犯的小孩就不用多說了,在地底下生產的人大多是邪教信徒,不受祝福的孩子不僅有來自魔物的威脅,也經常被一般人歧視。
  除此之外,『神的祝福』也會影響一個人接受聖術時的反應,因此祝福的多寡不太可能瞞過使用聖術的聖職者。
  
  其實在逃離遺跡之後,我發現少女的手臂上有小小的割傷。
  恐怕是把她拉出容器的時候造成的……原本我想用聖術幫她治療,卻完全沒有效果。
  我們覺得很驚訝,於是調查從遺跡中帶出來的文獻,才發現沒有受到祝福的肉體,會讓部分回復‧輔助系的聖術失去作用。
  ……人工生命體的存在本身不為人知,同時也是完全沒有受到祝福的生命。
  雖然我心裡已有盤算如何幫她隱瞞身分──但她很可能還是無法度過安穩平凡的人生吧。
  
  ……但是,這孩子是在我們期望著她的幸福之中誕生的,我希望──她能成為一個好孩子,我想好好珍惜她的心情真實而強烈。
  我也不知道這種情感從何而來──是純粹因她而生的感情,還是因為責任呢?
  「──我是真的很想帶給她幸福喔,就算會被妳嘲笑是個笨老爸也沒關係。」
  「……你已經很有爸爸的樣子囉。」
  「是嗎?……希望對這孩子來說,我會是個好爸爸啊。」
  
  
  我們悠閒地度過早晨,太陽已過頭頂上方。
  我去附近的小溪取水,正要回到伊莉絲睡覺之處的半途。
  「卡利亞斯!剛才她動了!!」
  「!我馬上過去!!」
  我慌慌張張地跑回去,仔細看著少女的臉,的確,她沐浴在樹木間灑落的陽光下,一副覺得光線刺眼的樣子……要醒來應該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
  到了這個時候,我的腦袋中突然冒出一堆問題──『我該叫她什麼』、『要跟她說什麼』、『要用什麼表情面對她呢』,我突然陷入了半混亂的狀態。
  
  然後,少女醒了。
  覺得樹蔭下的陽光太過眩目似地,她只微微睜開雙眼。
  
  她看起來就像在對這個世界微笑。
  「早安……!」
  看著她的臉龐,剛才的混亂彷彿不曾存在般瞬間消失了,我笑著對她說。
  ……但是,內心也漸漸地染上一絲負罪感。
  ──這個世界,這個世界對她而言,會是美好的嗎?
  「──但是,對不起……」
  我不自覺地開口道歉──而她用不可思議的表情回望著我。
  「妳是『人造生命體』……沒有神的祝福、是異端的存在……是人類為了自己的願望創造出來的『人造物』……」
  「卡利亞斯……」
  費安娜擔心地喊了我一聲。
  少女……恐怕無法理解我的話中之意吧,她用平靜但認真的眼神看向我們。
  ……因為有費安娜和眼前的女孩,我在此刻真正的下了決心,內心湧起一股熱流……那股熱流逐漸匯集至我的雙眼。
  「但是……即使沒有來自神的祝福,我可以、我們可以,帶給妳更多的祝福……!所以、所以……!!」
  熱流溢出了眼眶,滴落在少女的手臂上。
  
  有一瞬間,我在她的臉上看到有些驚訝的表情……然後,她平靜地『微笑』了。
  「……!」
  彷彿她諒解了一切、瞭然接受了一切。
  她的笑容鼓勵著我,讓我──贈與她真心的言話與她的名字。
  「──能夠遇見妳,我打從心裡覺得開心喔。恭喜妳來到這個世界──『伊莉絲』。」
  被淚水模糊的視線中,少女──『伊莉絲』的笑容愈來愈深──
  
  「……謝……謝……你……『父、親』……」


《人造生命體與美麗新世界 1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創作者介紹

東立小說官方部落格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