騎士試閱  

星期五又來了~~

小編熱愛星期五,不只隔天就開始放假,晚上還可以肆無忌憚地玩耍!!!

而且!!!還有東立小說的新書試閱!!!

今天的作品是即將要動畫化《騎士&魔法5》

縱橫大陸、惡名(?)遠播的銀鳳騎士團,將引領友邦重返榮耀!

而團長願意襄助一臂之力的原因竟是──!?

敵軍研發出劃時代的究極兵器,艾爾能奪回他稱霸空域的權力嗎?

痛快紮實的護國戰記,備受期待的動畫化新番,揭開堂堂第五幕!


 

    序幕

  
  
  將澤特蘭德大陸一分為二的險峻山嶺──歐比涅山地。
  以橫亙的高大山稜為背景,山腳下有片開拓森林所形成的平地。遭到粗暴剷平而裸露出的大地上,如今呈現一幅屍橫遍野的慘狀。這些殘骸有的被砍斷、被火焰灼燒過、或被尖銳物體貫穿,還有像是承受巨大衝擊因而破碎。全都嚴重扭曲變形,看不出原本的形狀。
  若是仔細觀察,應該就能看出這些殘骸是狀似人類四肢的部位或破洞的頭盔等等。這些原本都是『人形』的一部分,但奇妙的是,不管再怎麼耐心尋找,裡面都不存在構成人體所不可欠缺的要項:『血』與『肉』。只有結晶質纖維、金屬骨骼、鎧甲和遍布其上的銀色細線──沒錯,這些元素不屬於人類這種生物,而是由魔導和機械所組成的巨人兵器『幻晶騎士』被破壞後的殘骸。
  在這片或許該用巨人墓地來形容的地方,除了偶爾吹過的風以外,別無動靜。彷彿萬物皆銷聲匿跡,徒留寂靜包圍這塊土地──
  
        ◆
  
  時值西方曆一二八一年。
  澤特蘭德大陸西方的國家群──『西方諸國』先前不幸遭受猛烈戰火的洗禮,即將迎接這場被後世稱作『大西域戰爭』、將許多國家捲入的大規模戰亂時代。
  
  首先敲響戰鼓的是西方聞名的大國『甲羅武德王國』。該國先是踏平了幾個較小的國家聯盟,目標直指另一個大國『克沙佩加王國』。甲羅武德王國顯露他們旺盛的野心,發動了大規模的侵略戰爭。
  當初,甲羅武德王國的暴行只被看成是一如既往的小衝突。因為兩國之前過去也不時會發生同樣的爭執,一直處於敵對的狀態。然而,事態發展卻讓眾人跌破眼鏡,衝突愈演愈烈,甚至出現一面倒的局勢。
  甲羅武德王國接連投入前所未見的航空兵器『飛空船』,以及強大的新型幻晶騎士,配合一次次顛覆以往常識的戰術,達成稱得上巧妙精湛的閃電侵略行動。克沙佩加王國在首戰就失去了等同國家中樞的國王,首都淪陷後更被逼上滅國的生死關頭。其中不願放棄而起身抵抗者,最後都被強力的最先進幻晶騎士『狄蘭托』用鐵鎚一一擊潰。勉強逃過一劫的王族,則有飛空船在空中守株待兔,準備一舉殲滅。這塊過去被稱為克沙佩加王國的土地,想必在不遠的將來就會被甲羅武德王國吞噬殆盡吧──正當每個人都對這樣的末路深信不疑時,卻又因為出現另一個無法預測的因素,扭轉了整個局勢。
  開戰後過了幾個月,有個集團穿越歐比涅山地來到克沙佩加。他們自稱『銀鳳商會』,阻擋在甲羅武德王國的野心面前。
  所謂的銀鳳商會──他們的真實身分不必多說,就是名震弗雷梅維拉王國的暴力團體『銀鳳騎士團』──擁有足以擊敗甲羅武德王國黑騎士的強大幻晶騎士。甫一踏上遙遠的東方邊境,就對駐守的甲羅武德軍發動猛烈攻擊。他們前進的步伐無人可擋,最後也成功救出被關起來的克沙佩加王族,嚴重打亂了甲羅武德王國的計畫。趁著甲羅武德軍亂成一團,銀鳳商會協助舊克沙佩加殘軍,並提供新型幻晶騎士『雷馮提亞』,連怎麼對付飛空船的方法都幫他們規劃好了。
  大為震怒的甲羅武德軍總司令──克里斯托瓦爾決定出動大規模部隊,一舉殲滅舊克沙佩加殘黨,雙方終於在東方邊境的『米謝利耶』附近開戰。經過長達一整夜的激戰,最後贏得勝利的是銀鳳騎士團與舊克沙佩加殘黨軍。他們徹底擊潰了甲羅武德軍的主要戰力『黑顎騎士團』及『鋼翼騎士團』,並乘勢收復了舊東方領的領都『馮塔尼耶』。
  自亡國以後便節節敗退的舊克沙佩加軍,因為打贏這漂亮的一仗而士氣大振。軍隊集結在倖存的王女『埃莉諾‧米蘭妲‧克沙佩加』麾下,在她登基成為女王的同時,也向各國做出復興『新生克沙佩加王國』的宣言。
  
  西方曆一二八二年,看似即將終結的大西域戰爭再次回到了出發點,戰事的走向則隱身於無人能看穿的迷霧之中。短暫成為勝利者的新生克沙佩加王國,以及雖敗猶剛的強者甲羅武德王國──這兩國均為了獲得下一場勝利,而在暗中磨利了獠牙等待著。
  
        ◆
  
  這個堆著大量幻晶騎士殘骸的地方,原本是為了使用神祕的乙太飛上天空、威脅敵人的『飛空船』而設置的起降『機場』。
  大量的巨人骨骸幾乎要填滿這塊絕對算不上狹小的土地,若是仔細觀察,應該可以看出機體上有著奇妙的特徵。從鎧甲上的細節處可以發現許多共同點,這意味著堆在這裡的全是同一機種的幻晶騎士。不用說,這些亡骸都是屬於在『米謝利耶攻防戰』中,被擊潰的甲羅武德王國制式量產機『狄蘭托』。
  之所以將再也不會動的殘骸集中在一個地方,是基於『新生克沙佩加王國』和『銀鳳騎士團』之間所訂下的『契約』。雙方的契約內容如下──『銀鳳騎士團所擊破的敵方幻晶騎士,其所有權均歸屬於銀鳳騎士團,以此為戰鬥的回報』。
  ──同時也意味著,這全部會成為銀鳳騎士團團長『艾爾涅斯帝‧埃切貝里亞』的所有物。
  
  嚴重毀損的殘骸不可能排列得多整齊,只是雜亂無章地被堆在一起,這些已經無法啟動為幻晶騎士了。它們的用途,頂多就是拿去熔掉,當成廢鐵再利用而已。收到這些破銅爛鐵還高興得起來的怪人,找遍全澤特蘭德大陸八成也只有一個人吧?這裡說的不是別人,當然就是興趣嗜好與眾不同的艾爾。
  該名當事人,現在也是高興地駕駛藍色幻晶甲冑,在山一樣高的殘骸裡面挖掘尋寶。他用的幻晶甲冑算是最初期型的機體,沒有搭載魔導演算機的『摩托比特』型。他和摩托比特懷著滿腔熱血,並運用靈巧的雙手將拿到手的殘骸解體,不斷地挖掘著小山。
  片刻之後,他抱著大量的殘骸,一臉心滿意足地從小山裡探出頭來說:
  「解體的零件堆得不少了,差不多該搬到那邊去了吧。」
  「咦──已經堆那麼多了嗎!?艾爾你太拚了啦!」
  聽見艾爾高興的低語,從小山的另一頭傳來帶著抗議的聲音。跟他一樣駕駛摩托比特型的幻晶甲冑、把手扠在腰上挺起胸膛的,是他的童年玩伴,同時也是銀鳳騎士團團長輔佐『亞黛爾楚‧歐塔』。
  亞蒂是來幫忙艾爾的沒錯,但就算他們駕駛幻晶甲冑,要陪著完全不打算休息、只顧埋頭沉浸在解體作業中的艾爾也是很辛苦的體力勞動。就算受不了他,艾爾依然熱情地把拆得支離破碎的零件堆上貨架然後運走。若是沒有幻晶甲冑的動力輔助,這實在不是光靠他們兩人就能搞定的作業。
  他們爬下殘骸小山,山腳下還有另一個穿著幻晶甲冑正在進行作業的人,將之前兩人搬過來的零件排好並仔細檢視。他是艾爾的另一個童年玩伴,騎操鍛造師『巴特森‧泰莫寧』。
  矮人族出身的巴特森體格結實壯碩。雖然個子和艾爾差不多,身材寬度卻幾乎多了一倍。他駕駛維修專用的幻晶甲冑『重機動工房』,巧妙地操縱四隻手臂檢查零件,並且把檢查得知的事項寫到紙上。
  「巴特森,情況怎麼樣?新一批貨到了喔。」
  「嗯──挺順利的。啊,追加的貨放到那邊。」
  他那副沒停下手邊作業、漫不經心地回應的模樣與艾爾有些相似,巴特森在艾爾的童年玩伴中也是不可多得的幻晶騎士同好。
  把貨架放到他旁邊後,艾爾停下了摩托比特。軀幹的裝甲隨著壓縮氣體放出的聲音開啟,嬌小的艾爾跳了出來。他很快湊上前去看巴特森所寫的筆記,專注地確認結果。從肉體勞動到腦力勞動,只要是有關機器人的事情,他都會不辭辛勞地進行。看著這些馬不停蹄投入下一項作業的機械狂,亞蒂也只能聳聳肩,然後跳下摩托比特,有氣無力地從背後抱住艾爾。
  「我好累喔,艾爾。我要暫時這樣休息,恢復幹勁儲存量~」
  這位嬌小少年恰好容納進她懷裡的感觸,讓亞蒂滿意地吐出一口氣。雖說幻晶甲冑擁有萬能的作業能力,長時間操縱還是會消耗體力和魔力,給駕駛帶來不小的負擔。話是這麼說,她以前做的那些訓練也沒有輕鬆到讓她因為一點小事就筋疲力盡,但這畢竟不能混為一談,凡事都需要動力。艾爾支撐著亞蒂軟軟地掛在自己身上的體重,輕輕整理亂掉的頭髮。
  「謝謝妳幫忙,亞蒂,辛苦了。在整理調查結果的時候請好好休息吧,等這邊結束以後還要再繼續解體作業。」
  「艾爾還是老樣子,毫不留情又有幹勁呢……」
  艾爾看起來不是很在意一下子變得憔悴的亞蒂,馬上又開始投入挑選零件的作業中了。不管怎樣,亞蒂還是很瞭解他的,所以也不去妨礙他,不過還是穩穩將他抱在懷裡。她呆呆地望著艾爾的作業好一會兒,接著疑惑地問道:
  「艾爾,你好像從剛剛開始就一直在檢查同一種類的零件?」
  「看得出來嗎?對,這個可能就是他們的技術核心。」
  這時,原本一直在比對各種零件和手上圖紙的巴特森抬起頭說道:
  「果然是這樣!喂,艾爾,你和這邊的設計圖比對看看。這裡……很像,這種機能是同樣的東西,那艘船會飛的祕密就在『這裡』啊!」
  那張圖紙上畫著在米謝利耶所擄獲的飛空船的心臟部位所得到的調查結果,也就是提供船隻浮力的祕密來源『源素浮揚器』概略圖。
  「哦哦,這樣我們的推測就有了根據呢,或許我們已經得到前往天空的邀請函也說不定喔!」
  艾爾凝視著巴特森所指的零件。那個裝置來自於從黑騎士們殘骸中搜集而來的諸多零件,中心裝著一個發出黯淡七彩光芒的結晶石。艾爾用手指撫過裝置,臉上緩緩綻開笑容。他在發現新機能、新技術時總是伴隨著喜悅,如果是關於飛空船,甚至是幻晶騎士的話就更不用說了。
  「過去一直以為沒有價值的『結晶』……也就是說,有人從中發現了某種價值。其中到底蘊含著什麼樣的祕密呢?真想找人來好好問個清楚。」
  「艾爾又露出非常壞心眼的笑容了……」
  將結晶的祕密弄到手後,艾爾到底會做些什麼,那種事情不說也知道。亞蒂和巴特森只能面面相覷,臉上露出半是無奈的神色。這時,從殘骸的山稜另一頭,傳來叫他們名字的嘹亮呼喚聲:
  「喂──!銀色少爺和你那幫小夥伴跑去哪啦!?被埋起來了嗎!?真是的,這些殘骸堆在這裡也太浪費了,早點拿去熔掉重鑄不就得了。」
  「唔,在這裡。老大,這邊──」
  聽到他的回答,銀鳳騎士團鍛造師隊隊長──老大『達維‧霍普肯』吃力地越過殘骸形成的小山。達維在山腳下發現被大量零件和圖表圍繞著的艾爾與他愉快的小夥伴們,不禁先深深嘆了口氣道:
  「……喔,我看你快活得很嘛。」
  「是的,因為它們看起來真的、真~~的非常美味,讓人忍不住想快點把它們吃光呢!」
  「就像給貓木天蓼一般,只要給少爺這些就正中少爺下懷啊……你們一直窩在這邊,我還想說發生什麼事了。唉,我猜也是這樣啦。」
  見艾爾露出陶醉笑容、熱情注視殘骸的模樣,老大只能受不了地搖頭。艾爾簡直有精神過了頭,根本用不著擔心。對他來說,眼前這堆殘骸正是寶山,也是一頓大餐。情況大致如他所料,艾爾只顧專注地解析殘骸。
  艾爾的行動看似完全沒考慮到自己的立場,但那並不只是興趣失控使然的結果。說好聽點是幻晶騎士技術的權威,其實只是個幻晶騎士迷的埃切貝里亞騎士團長表示──他這麼做正是為了調查甲羅武德軍的武器技術。說是這麼說,堂堂騎士團長丟下其他工作不管,一頭栽進破銅爛鐵裡頭也並非完全無所謂。
  「調查是很重要沒錯,但也要適可而止,你如果太勉強自己身體,倒下了才麻煩。何況雷馮提亞的開發也告一段落,已經進入量產階段了,用不著那麼著急吧。」
  如同老大所說,新生克沙佩加王國的最新銳機體『雷馮提亞』模型機的測試、除錯作業也完成了,已經獲得可以量產的成果。現在正進入量產階段,馮塔尼耶四周不論是民間或者是軍方的工房都全力運轉著。鍛造師們雖然都被沒完沒了的大工程追著跑,但也由於新生王國的成立,他們的表情顯得開朗且士氣高昂。照理說,負責設計的銀鳳商會應該多少會變得清閒一點才對,可是這一切卻跟艾爾無關。
  「我當然明白可是我這麼說絕對絕對不是只為了滿足好奇心甲羅武德擁有的技術特別是這種叫作飛空船的前所未見的兵器不只能在天上飛還具備運輸幻晶騎士的能力是極具威脅性的存在分析並將之運用在實戰上對我們來說也非常有益主要是我會覺得超級高興進而為全人類的進步盡一份力並且造福大家所以才想盡快把它的原理從頭到尾調查清楚。」
  「好好,我懂了。那你打算弄到什麼時候?」
  「這個嘛……我覺得似乎快抓到那個祕密的核心了。啊,請放心,一旦查清楚那個美妙的祕密是什麼,我不會藏私,一定也會向各位仔仔細細地分享!」
  眼看艾爾滿懷興奮期待地說著,一點都沒有停下來的意思,老大終於舉起雙手表示投降:
  「喔……喔,嗯,啊啊,我懂,你不必再說了。就在不會累垮的範圍內放手去做吧!」
  老大也明白對這個狀態下的艾爾說什麼都沒用,畢竟也相處了這麼長一段時間了。幸好他們的敵人甲羅武德王國在這段期間內沒有動靜,這陣子的狀況應該不會有什麼變化。目前讓艾爾放手去做,也不會有問題吧──老大幾乎是半放棄地做出了這樣的決定。
  
        ◆
  
  就在艾爾他們如此愉快地度過每一天的期間,位於馮塔尼耶遙遠另一頭的『前』克沙佩加王國王都『戴凡高特』發生了某件事。
  這座首戰便落入甲羅武德王國手中的都市,如今成為統治克沙佩加領的象徵『中央護府』所在地。由於過去曾經是一國首都,這個城市裡頭有著各式各樣的設施。俗稱工房區的地方也是其中之一,維修、建造幻晶騎士的大型工房櫛比鱗次,是支持國家軍事機能的戰略要地。
  甲羅武德軍的士兵和騎操鍛造師們,在維修中的狄蘭托腳下來來往往。在這樣忙碌嘈雜的氣氛中,一名男子略顯突兀地悠然走過。那不是別人,正是甲羅武德王國開發研究工房長『奧拉西歐‧高加索』。他無精打采地在工房裡來回巡視,四處對部屬們下達各式各樣的作業指示。
  「……很好,這裡就像這樣弄一弄。嗯,差不多那樣就可以了。那之後交給你們了,我在裡面的工房還有非做不可的工程。」
  新生克沙佩加王國成立以後,更正確來說──是在米謝利耶一役敗北後,甲羅武德王國便加緊補充失去的戰力,並研究如何應付對飛空船用兵器群。這個問題不先解決,他們就很有可能在這場戰爭中徹底失去優勢,所以他們也是拚了命在趕工。鍛造師們接受各式各樣的委託,手頭上的作業量日益增加。儘管如此,身為領導眾多技術人員的長官,奧拉西歐卻在大致給出一輪指示後,便馬上離開了那個地方。
  今天也是如此,被留下來的下級鍛造師們嘆著氣,緩緩開始動作。要是長官給的指示不夠準確,會讓人無所適從。
  奧拉西歐總是輪流穿著那幾套舊衣服,給人不甚起眼的印象。話是這麼說,但他確實是飛空船技術的創始者,而他身為技術人員所擁有的淵博學識無庸置疑,否則也無法坐上工房長的位子。
  
  奧拉西歐傳達指示給部下們,然後離開了工房集中的地區,前往專門為他準備的工房。那裡擁有從獲得第一艘飛空船墜落的消息那天起,就開始進行的實驗與研發成果。
  「鋼翼騎士團的覆滅,使得飛空船失去空中霸者的地位,就算做出同樣的船也很危險。明明是不久前才發明的東西,這業界真不好混啊。」
  他看上去連對自己發的牢騷也興趣缺缺,一步步走近固定在工房中央、一台奇形怪狀的機器旁。那個機器以『筒狀裝置』為中心,再將銀線神經和刻著紋章術式的銀版以複雜離奇的方式組合而成。
  「那麼,還是得趕緊把這個『推進器』完成才行……」
  奧拉西歐之前從生還的多羅提歐‧馬多尼斯和黑顎騎士團那裡問出了大量情報,其中有項情報讓他抱以極高的興趣。
  「竟然有從全身上下噴出『爆炎』,進行異常加速……甚至飛到空中的幻晶騎士……!?那玩意兒還毀了我的飛空船!!」
  那台幻晶騎士光是用『異常』一詞還不足以形容,它展現出猶如鬼神般的力量,可說是擁有龐大飛空船艦隊的鋼翼騎士團毀滅的主要原因。
  「飛起來,幻晶騎士飛起來了!開什麼玩笑。如果幻晶騎士能夠想飛就飛,我做源素浮揚器幹什麼!?」
  他煩躁地拉動裝置上的控制桿。外部魔力轉換爐發出的低鳴聲漸漸變強,用來吞噬結晶肌肉中儲存魔力的裝置迅速啟動了。很快地,利用魔力轉換爐構造的進氣裝置發出巨大聲響,開始吸進大氣,接著依照組合好的紋章術式產生魔法現象。連結火基礎式系統的魔法──被壓縮的空氣化為爆炎,循著術式的誘導朝同一個方向排出。
  爆炎眩目的光芒,卻在男子臉上投下強烈陰影。
  「噴出火焰飛上天……把火焰!把爆炎系統的魔法給……!這傢伙『讓自己承受爆破的力道,靠反作用力移動』!!哈……哈哈哈……怎麼會有這麼天才的笨蛋!?做出這玩意兒的傢伙腦袋絕對有問題!!」
  它產生的爆炎氣流──或者該稱之為噴射魔法的威力相當於戰術級魔法,幾乎要颳走整座裝置。若是沒有牢牢固定在地面上,現在八成會猛地撞上工房牆壁吧。
  在使用爆炎系魔法的情況下,原本不會在身邊引爆,因為使用者不可能從爆炸的衝擊中全身而退,更何況還是故意承受這樣的衝擊。這絕對不是正常人想得到的方法,實在太過瘋狂、扭曲了。
  奧拉西歐歪著臉,口中不斷發出大笑。把走錯一步就會招致自滅的爆炎噴射用來當作推進力,怎麼看都是自殺行為,連他這個算不上正常的人也深受震撼。而對於將這種瘋狂構想化為實際成果的敵方技術人員,他在莫名感到尊敬的同時,也生出一股瘋狂的忌妒。
  「飛空船靠著『純乙太作用論』飛上天空!但是這個笨蛋卻只靠爆炎的力量就飛起來了!呵呵、哈!我們一族所想出來的理論居然會輸給一個笨蛋!?」
  根據調查的結果,奧拉西歐知道敵方幻晶騎士是靠噴出火焰移動。光憑這項情報就能推測出是利用爆炸的反作用力,他的想像力實在驚人,毫無疑問稱得上是個天才。也許──其中有著為某種事物瘋狂著迷的人,才能體會的特別要素。
  「利用魔力,獲得風力所遠遠不及的強大推進力!只要利用這股力量……這麼一來,就有足夠的力量啟動『那東西』了。」
  他模仿的這個魔導噴射推進器,很有可能成為擁有空前力量的強力推進系統。由此所帶來的結論只有一個,也就是更巨大、更強大的──
  不知不覺間,耗盡結晶肌肉魔力的推進器停止了運轉。奧拉西歐再度走近機器,臉上露出深深的笑容。
  「一旦『那東西』獲得完整的軀體,一定能將天上的一切全掌握在其利爪下。沒錯,所有的空域都是屬於我的……!!只要把這個完成,就不必再被那些雞毛蒜皮的小事情干擾……!啊啊,是輸是贏都好,這場無聊的戰爭就不能快點結束嗎?那我就能盡情在空中翱翔了!」
  這名以蒼穹為目標的技術人員,只為了自己的願望而行動,根本沒考慮過國家的勝敗與否和他人的生死。不知是幸或不幸,至今仍無人察覺到他的瘋狂。
  
  大西域戰爭──這場戰役最大的特徵就是其中所投入的大量新技術。勢力最大的甲羅武德王國與新生克沙佩加王國,這兩陣營各自擁有的技術人員們可謂異常的活躍表現,將更大的混沌帶入這場戰事。


    第三十八話 新生克沙佩加王國進軍
  
  
  雲緩緩流動的天空下,清風吹拂過坐在椅子上的少女那頭飄逸柔順的髮絲。
  少女將手上的茶具輕輕放回桌上,然後按著頭髮緩緩起身離席。她慢慢走近欄杆,下方景色赫然躍入視野。
  眼前是以四座尖塔為特色的『拉斯佩德城』,以及從城堡呈放射狀延伸出去的城市──這是屬於新生克沙佩加王國首都『馮塔尼耶』的景緻。
  在甲羅武德王國的統治下顯得死氣沉沉的這座都市,回到原本的主人手中後,也慢慢恢復了活力。這是因為他們重新開始與東方歐比涅山地的另一頭,越過『東西大道』的弗雷梅維拉王國展開貿易活動的緣故。
  這樣的流通對百姓來說是求之不得,同時,對至今仍陷於困境的新生王國來說,也可謂救命的稻草。
  「城市和國家都像這樣慢慢恢復原本的樣子了……」
  少女名為『埃莉諾‧米蘭妲‧克沙佩加』,是幾天前才登基成為新生克沙佩加王國女王的人物。
  「您怎麼了?女王陛下。」
  此時,有人輕聲向她搭話,是一名腰上掛著奇妙手杖及銀色短劍的騎士。從他一身較為輕便的裝束來看,可以知道他就是駕駛幻晶騎士的『騎操士』。原本有些悶悶不樂的埃莉諾,臉上的表情變得柔和起來。
  「……阿奇德先生。」
  相較於露出笑容的女王,出聲搭話的騎操士少年『阿奇德‧歐塔』則顯得有點不知所措。
  「嗚呃,我也跟您說過了……陛下,我只是區區一名騎士,不需要那麼恭敬地加上『先生』……」
  「不行,阿奇德先生,這無關立場,而是我個人想這麼稱呼您……而且您不必那麼畢恭畢敬,請像當初那樣自然一點說話……不行嗎?」
  埃莉諾的表情轉眼間沉了下來。奇德搔搔頭,不曉得該怎麼辦。
  那是在她還是王女,身陷甲羅武德王國魔掌中時的事情了。銀鳳騎士團為了拯救被囚禁的王族而出擊,在那一次的任務中,奇德向埃莉諾發誓,說他會成為她的騎士並為了她戰鬥。
  她似乎也很信賴他──這樣是很好啦,不過總覺得她的態度變得莫名親暱。多管閒事的騎士團長和少爺還親自下達指示,讓他在銀鳳騎士團成員的身分以外,又多了埃莉諾的直屬騎士這個頭銜。
  最近在擔任她的護衛、兩人一起行動的時候,埃莉諾那不時興起的惡作劇之心更是把奇德耍得團團轉。
  「那實在有點……不對,沒有不行啦。呃,這先不說。我看妳在嘆氣,是不是有什麼擔心的事情?」
  埃莉諾用手抵住臉頰,一副驚訝的模樣。
  「不是的。我只是想,幸好馮塔尼耶平安恢復了活力……」
  嘴上是這麼說,她臉上的表情仍顯凝重。奇德疑惑地偏著頭,然後將視線轉向欄杆外面的景色。
  他們所在的地方是拉斯佩德城上方的露臺,這裡平常樸素且缺乏裝飾,如今卻滿盈奢華的氛圍。
  四處排著桌子,上面擺滿色彩繽紛的茶點。侍女們在相談甚歡的參加者之間勤快地穿梭來去,忙著幫大家添茶水,這裡正在舉辦一場小規模的茶會。
  「啊──!又只有你們兩個人在那邊聊天。哪,茶會冷掉喔?」
  一手端著蛋糕的亞蒂硬是介入不知為什麼接不上話的兩人之間。在她身後,侍女們正準備更換變冷的茶水。亞蒂目不轉睛地盯著埃莉諾看了好一會兒,然後突然握住她的手。
  「真是的,艾莉。老是低著頭就太可惜妳那張可愛的臉蛋囉!來吧,吃點美味的蛋糕,打起精神來!」
  「說得也是。對不起,亞蒂小姐。不能連這種時候都悶悶不樂的呢……我已經決定要積極向前看了。呵呵,請一起來享用蛋糕吧。」
  雖說年齡相近,但是面對身具女王這等地位的人物,亞蒂的態度可說是相當不拘小節。儘管奇德對妹妹的言行舉止感到頭痛,身邊的人卻好像不是很在意的樣子。至於埃莉諾本人更是露出笑容,開始幫亞蒂盛裝她的蛋糕。那模樣實在和印象中的『女王』相差太多,根本只是個普通的少女。
  「哈哈,這個地方除了我們以外不會有人看到。大家不用客氣,盡情享受就好。」
  『馬蒂娜‧歐魯特‧克沙佩加』面帶微笑地看著她們。她代替已故的丈夫成為拉斯佩德城的城主,同時也扮演輔佐女王的角色。正因為在最近的位置協助埃莉諾,最瞭解她身上的擔子有多重。
  「對啊~茶和蛋糕都很美味呢!」
  「妳也太不客氣了吧……」
  雖說這場茶會不需要在意禮節,但這位名為亞蒂的少女原本就沒在跟人客氣的。就在奇德模糊地想著『也對啦,太過畢恭畢敬也讓人喘不過氣』的時候,一塊蛋糕忽然出現在眼前。
  「阿奇德先生要不要也來點蛋糕?」
  「嗚欸!?喔啊,好,那我不客氣了………呃,那個,妳放在盤子上,我會自己吃……」
  不曉得為什麼,蛋糕不是盛裝到盤子上,而是用叉子刺著朝他遞過來。奇德有種非常不祥的預感而試圖抵抗,但在埃莉諾溫柔的笑容面前只顯得軟弱無力。
  「來,請這樣直接吃。」
  奇德被她笑咪咪的氣勢壓過去,不用多少時間就做好了心理準備。
  女王埃莉諾從小被養在深閨,直到遭逢戰爭這樣的巨變。當她從打擊中恢復過來,也逐漸產生身為女王的責任感,學會如何扮演這樣的角色。但也許是壓力造成的反作用,她偶爾會像這樣表現出非常喜歡惡作劇的一面,特別是跟奇德在一起的時候。
  「嗯,看艾莉這麼有精神就好!」
  望著已經超越『有精神』,正漸漸熱鬧起來的隔壁桌,『埃姆里思‧耶爾‧弗雷梅維拉』豪爽地點頭,然後一把抓起桌上的點心,打算就那樣放進嘴裡,卻被坐在隔壁的『伊莎朵拉‧亞達莉娜‧克沙佩加』啪地一聲拍掉手。
  「唉,里思哥哥的動作老是那樣粗魯。不行,要好好用刀叉吃。」
  「小口小口吃不合我的個性啦。」
  被伊莎朵拉一言不發地板起臉用目光威嚇,埃姆里思沒辦法,只好將叉子插到蛋糕上,然後直接把整塊蛋糕塞進口中。見到這一幕,伊莎朵拉只能受不了地扶額低嘆。
  
        ◆
  
  如此這般,在參加茶會的人們各自稍作休息的時候,艾爾突然現身了。
  「對不起,我來晚了。」
  「啊,你終於來啦!這邊這邊,來,蛋糕還有剩喔~」
  見亞蒂興沖沖地準備好茶點,然後砰砰地拍著自己旁邊的椅子示意他坐下,艾爾也老實地坐到她身邊去。啜飲一口亞蒂迅速端過來的茶,他呼地吐出一口氣。
  (啊啊,坐在兩邊的人都好可愛……這是多麼幸福啊!)
  亞蒂被艾爾以及埃莉諾夾在中間,藏不住內心的喜悅,臉上露出笑容──先別管她。
  「忙完一輪後喝的茶特別美味呢。」
  「辛苦你了,埃切貝里亞卿,我們在各方面都太依賴你了。」
  「不需要掛懷,我就是資料收集得太過愉快,所以茶會才遲到啦。」
  相對於一臉歉疚的克沙佩加方,銀鳳騎士團成員則是擺出「團長又發作了」的傻眼態度。實際上,若是就那樣放著他不管,艾爾可是會沒完沒了地埋頭調查下去。
  在短暫的片刻後,馬蒂娜和埃莉諾的表情一下子轉為嚴肅。這場茶會的確是為了讓埃莉諾休息而準備的,但同時也是商量某件重要事情的場合。
  「……埃切貝里亞卿,我有件事想跟你商量。」
  「稱呼『卿』太讓我過意不去了。雖然大老爺委託我管理騎士團,可是我並沒有爵位,請您平常一點稱呼我就好。」
  這個世界所謂的『騎士』並非指爵位頭銜,而是泛指具有操縱幻晶騎士的技能,擁有『騎操士』這個稱號的此種職業。
  他才開口說出第一句話,埃莉諾就已經不曉得該如何接下去了。她擔任女王的經驗或許還不夠充分,但即使不考慮這一點,這位名為『艾爾涅斯帝‧埃切貝里亞』的人物也是令人難以捉摸的存在。
  他的年紀與埃莉諾一樣都是十七歲,身為男子,身材卻幾乎和她一樣嬌小,還有那副讓人誤認為少女的可愛容貌。他纖細的身軀乍看之下與粗暴之事沾不上邊,實際上卻是騎士團中最強的騎操士。更別提他和他的座機『伊迦爾卡』單騎就擁有非比尋常的性能,在米謝利耶一役中的彪炳戰果,讓他獲得了死神和鬼神等稱號,甚至被敵我雙方所畏懼。
  克沙佩加的人已經很清楚他把幻晶騎士看得比什麼都重要,而且會依照稍微有點不可思議的價值觀行動。說起他的行動力,偶爾也會發揮在無聊的事情上,幫我方的幻晶騎士進行強化改造,或者開發魔導飛槍都還算好的,可是從把打倒的敵機殘骸一隻不剩地占為己有等等事蹟來看,最近似乎有失控的傾向。
  再加上他還是協助新生克沙佩加王國復興的最強戰力──銀鳳騎士團的團長。『銀鳳騎士團』的存在對克沙佩加的人們來說,原本就充滿了謎。馬蒂娜的外甥埃姆里思為了助他們一臂之力,從弗雷梅維拉王國帶來的這支騎士團完全無法用常識判斷,是個不按牌理出牌的集團。
  擁有最先進且強大的幻晶騎士和特殊的人馬騎士,並且以頂尖的戰鬥能力自豪,僅僅如此就有很高的價值了,他們還陸續提供新型幻晶騎士的製造技術,在短期間內便成功擊退未知的兵器──飛空船。其活躍程度已遠遠超出『騎士團』一詞所能形容的範圍,若要和他們的騎士團長打交道,即使埃莉諾貴為女王仍然不可有所怠慢。
  原本女王該溝通的對象是埃姆里思這個弗雷梅維拉王國第二王子才對,可是事情沒有那麼單純。比起王族埃姆里思,銀鳳騎士團似乎更傾向以騎士團長的發言為優先。儘管有時候大家對他感到很傻眼,又或者以隨便的態度對待他,不過可以肯定的是,他們對彼此的信賴無可動搖。
  結果,埃莉諾就必須面對這個雖然沒有爵位,卻強得像怪物一樣的騎士團長。從血統主義、貴族主義這些在西方諸國算是常識的觀點來看,這個少年的存在本身就很不合理,她還必須採取比對待王族更高的規格來禮遇他。
  「……那麼,我就稱呼你艾爾涅斯帝先生。」
  猶豫片刻後,埃莉諾決定把他當成奇德的友人鄭重對待。這樣的稱呼比想像中來得拘謹,讓艾爾朝她身後投以詢問的視線,奇德一語不發地對他搖搖頭。
  「……好的。如果陛下希望如此的話。」
  埃莉諾的表情稍微放鬆下來,然後淺淺地吸了一口氣,開門見山地說:
  「要與你商量的事不為別樁,是有關艾爾涅斯帝先生所擁有的那些幻晶騎士殘骸。」
  關於被破壞的敵方戰力,新生克沙佩加王國和銀鳳商會之間曾訂下一個契約。在使用巨人兵器的戰鬥中,被破壞的機體也屬於重要的報酬之一。壞掉的機體能夠當成器材重複利用,而在多數情況下,極為頑強堅硬的心臟部位更可以直接拿來使用。
  這裡的問題在於銀鳳騎士團的戰果實在太過巨大了。以伊迦爾卡為首的銀鳳騎士團光靠幾個中隊就殲滅了敵方一個旅團規模的戰力,而那些殘骸就那樣如數成了他們的所有物。
  「我們復興了新生王國,今後將正式儲備戰力,向甲羅武德王國做出反擊。為此……我們需要更多幻晶騎士,哪怕只多一架也好。」
  繼雷斯瓦恩特‧維多後,克沙佩加王國在那場戰役中緊接著投入了強大的新型機『雷馮提亞』,但那終究是臨陣湊數的先行模型機。儘管現在馮塔尼耶與附近鎮上的工房正如火如荼地加緊生產,也很難說湊齊了足夠的數量。至於占有現行戰力多數的塔之騎士,則是由於行動極度遲緩,因而不適合進攻。在建造出足夠數量的雷馮提亞之前,他們不可能主動出擊。因此無論是心臟部位還是鋼鐵,都需要盡可能多收集資材。
  「所以才想將根據契約屬於艾爾涅斯帝先生所有物的殘骸重新改造,並且加入我方戰力。」
  艾爾乃至於整支銀鳳騎士團,是從馬蒂娜的故鄉──弗雷梅維拉王國借調而來的戰力,採取全方位的協助機制。不過,新生克沙佩加王國對他們並沒有完整的指揮權,對方純粹來擔任幫手,因此他們的立場就需要細膩的調整。
  「現在還有許多貴族留在敵方的支配之下,我們一直處於戰力不足的窘境中。這麼說雖然有違契約內容……還請你給予協助……」
  「好的,我明白了。」
  露出笑容的艾爾非常乾脆地答應了。埃莉諾等人有些摸不著頭緒,但又很快繃緊了神經,她們也漸漸瞭解到這名少年的笑容相當危險。
  沒有違背大家的期待(?),艾爾的話還有下文──
  「我想想,那就這麼辦吧。我們建造幻晶騎士的技術再厲害,要處理那麼多的殘骸也太麻煩了。看在重建所需的時間和勞力上,我就多少讓出一點吧。其餘就當成在這場戰爭中借給貴國的,您看這樣如何?」
  看來她們是白擔心了,艾爾的回答完全在常識可接受的範圍以內。
  「謝謝你,這樣我們也有足夠戰力……」
  埃莉諾心中的大石才要放下,艾爾的話卻還沒說完。他接下來所說的話讓埃莉諾倏地繃緊身子:
  「……到時候,我會把出借的幻晶騎士視為我方所有的戰力,而且最初的契約仍然有效……既然用我們的戰力打倒的敵人,都是屬於我們的東西──當然,這一點也適用於出借的機體對吧?」
  她們馬上察覺了艾爾的意圖。只要契約仍然有效,那麼打倒敵方愈多戰力,屬於銀鳳騎士團的機體就會繼續增加。等到重建的機體回到戰場上,再打倒更多敵人──持續到敵人全滅為止的暴食循環就這樣成立了。
  埃莉諾就別提了,甚至連馬蒂娜都說不出話來,兩人凝視著笑臉盈盈的少年。艾爾的態度一如往常,也就是說──這個少年再正經不過地打算把一整個大國吞噬殆盡。
  「喂,銀色團長,你害伯母不知道怎麼反應了啦!那樣太為難人家了吧!」
  就在現場開始生出一股詭異氣氛時,一向不懂察言觀色的埃姆里思突然張手抓住艾爾的腦袋。接著她們看到艾爾就那樣被揉亂了頭髮,同時發出輕笑聲。
  「呵呵,開玩笑的。就算拿到那麼多殘骸,也只會增加更多搬運和重建的工作而已,那樣我也傷腦筋。所以,關於契約裡面的條款,就在這裡改成等到新生王國復興後再說吧。當然,重建的機體也會出借給貴國,畢竟我們可不能錯過這個反擊甲羅武德王國的大好機會。」
  艾爾終於逃脫埃姆里思的魔掌,整理著亂掉的頭髮,悠哉地這麼說。
  「而且比起讓幻晶騎士壞掉,我還是比較喜歡它們動起來的樣子。」
  「嗯,是嗎?也對……感謝你的協助,艾爾涅斯帝。」
  在僵硬的女王身邊,馬蒂娜總算從啞口無言的狀態中回復過來。雖然克沙佩加方算是如願以償地談出結果,她們卻怎麼也放心不下。艾爾說他是在開玩笑,不過在場根本沒有人認為那真的只是玩笑話。
  與不寒而慄的克沙佩加方相比,銀鳳騎士團則是一副習以為常的樣子。因為只要是為了幻晶騎士,他們團長很有可能真的吞掉一整個國家。
  「喂,銀色團長,你不要太欺負伯母和我的表姊妹啊!」
  「您那麼說太讓我意外了。這只是我開的一點小玩笑,都是為了幫大家放鬆緊張的心情啊。」
  「怎麼看都是讓大家更緊張吧。」
  埃姆里思伸手想再抓他的頭,艾爾逃出他的手臂範圍,卻被另一邊的亞蒂逮個正著,然後被她牢牢地抱在懷裡摸著頭,整理亂掉的頭髮。克沙佩加的王族們實在不明白,他們對待團長的態度到底是尊重還是隨便。只不過,看來今後還是得繼續跟這個可愛又可怕的騎士團長打好關係了。


《騎士&魔法5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創作者介紹

東立小說官方部落格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