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像試閱  

各位轉校生們久等啦~~~~

看到上面的圖,就知道今天要幹嘛了吧!!!!

今天的新書試閱,就要放上美男雲集的《偶像夢幻祭1青春狂想曲》

雖然轉校生的各位都已經玩過遊戲(廢話),不過小說中增加了角色心境上的描寫,可以更融入故事情節喔!!!

私立夢之咲學院──一所專為培育男性偶像而成立的學院。

在櫻花紛飛的季節,我以第一個「女學生」兼「製作人」的身分轉入這所學院。

原本個性內向、不擅與人交際的我,早已放棄如櫻花般粉色的學園生活。

沒想到,竟在這裡遇見形形色色、懷抱夢想的偶像男孩們!?

我黯淡無光的人生能否就此改變?


  
  START
  
  
  春天。
  這是櫻花才剛開始含苞待放,還感受得到一絲寒意的時節。
  我因為家裡有點狀況而轉學到私立夢之咲學院──高中生偶像謳歌青春的學舍,但上學第一天,還沒抵達教室就已經累癱了。
  或許是因為演藝界的寶物,或者應該說宛如金蛋一般的偶像們在這裡念書的緣故吧,這裡的安檢非常嚴格,就連手提行李都必須極為仔細地檢查。
  假如只是確認錢包裡裝了什麼,或是翻翻化妝包這種程度,我可能會認為『這也無可厚非』吧;可是到了連嘴裡的臼齒都仔細檢查的階段,我便明白了──這裡雖然外表裝飾得華美,但實際上卻是個不折不扣的監獄。
  畢竟我一直以來都過著平平凡凡、宛如空氣一般淡薄的生活,因此既然來到了這裡,我期待能經歷一些有趣的事──我從小就不太善於表達意見,聲音很小,不太和身邊的人們打交道,只是活在人群中的一個個體而已。
  這次難得有機會轉學,我希望能跳脫以往那個樸素又無趣的自己──不用當主角也無妨,但至少能以一個配角的身分,進入一個有趣的故事中。
  然而在我辦妥轉學手續,走向我即將轉入的二年A班教室時,這個青春期少女專屬的願望,就完全被宛如烏雲密佈的低落心情覆蓋了……我心中的祈願幾乎快要消失。
  即使來到這間學校,我是不是也只能被趕到陰暗而狹窄的角落──度過一段彷彿混濁空氣般的灰色青春呢?
  就在我已經放棄希望,不抱任何期待──
  打開二年A班教室的門時。
  
  「呀呼☆妳就是大家說的那個轉校生對吧!」
  
  世界頓時充滿了光。
  原本的我,彷彿孤零零地佇立在烏雲密佈的漆黑之中,但那個微笑,卻將我的憂愁、悔恨等一切的負面情緒,全都一掃而空──
  那是一個開朗、健康、正向、宛如太陽一般的笑容。
  我在那一瞬間便理解──感受到了。
  噢,原來這就是偶像。
                   
  
  我呆呆地站在那裡,連呼吸都忘記了。
  我戰戰兢兢地望向前方。
  那個像是在表示「我要把門弄壞喔☆」似地,用力打開教室的門,彷彿一隻等了很久,終於等到最愛的主人的幼犬般跳出來的──是一個身上穿著私立夢之咲學院的藍色制服西裝外套,眼角有點下垂,長得很可愛的男生。
  他有著狂野不羈的亂翹頭髮,脖子上繫著代表二年級的藍色領帶,明明把嘴巴張得很大,卻一點都不難看,滿臉掛著宛如奇蹟一般的笑容。
  他的雙眼就像以前少女漫畫的女主角一樣,宛如布滿星辰般閃閃發亮。
  我嚇了一跳,差點往後倒,於是這個看似同班同學的男生,便輕輕地扶住了我──他的臂力似乎比外表看起來要強,因為他是男生嘛。
  就在我感動莫名的時候,他把臉湊向我,像是求婚似地報上了他的名字。
  「我叫做明星昴流!『黎明的星星』那個『明星』,發音是『AKEHOSHI』;『昴流』則是寫成片假名!很好記吧~♪」
  他自顧自地自我介紹,把我扶穩,讓我站好之後,便用他那純真無垢的雙眼注視著我,問道:「妳沒事吧?」好近好近好近,他的臉太靠近我了。我一直以來就讀的都是女校,還不習慣和異性有肢體上的接觸。
  這個自稱明星昴流的男孩一刻也停不下來,握著我的雙手上下左右地擺動。
  「我們以後就是同學了,既然這麼難得,我們一定要好好相處!我們做朋友吧!多多指教~☆」
  這所夢之咲學院的偶像科,目前只有男生就讀。光是一個女生來到這個只有男生的校園裡,就已經夠令人不安了,而且同學們還全都是偶像。感覺好像很難和大家打成一片,而且可能必須花一段時間才能習慣吧──我本來這麼擔心著。
  早知道我會受到這麼熱烈的歡迎,或許我就能抱著更多希望了。
  既然以後就是同學了,希望我們可以變成好朋友。
  我在心中這麼想,同時也親和地揚起一個大大的微笑。
  昴流同學一臉開心地點頭說:「嗯、嗯!」接著不知為何突然當場朝我跪了下來,高舉雙手。
  
  「總而言之!恕我冒昧,請借我一點錢好嗎……!」
  
  「這也太冒昧了吧。」
  昴流同學用充滿期待的眼神仰望著我,這時一個態度冷淡的男生忽然出現,打斷了昴流同學燦爛的笑容。這個男生用憤恨的眼神望著跪在地上的昴流同學,接著充滿歉疚地對我點頭示意。
  「不要跟剛認識的人要錢啦。沒禮貌,你沒看到轉校生也很困惑嗎?」
  他的語調雖然溫和,聽起來卻像刀刃一樣冷硬。
  他是個很漂亮的男生。
  假如說昴流同學的美,就像在大自然中遊玩的動物一樣明朗而華麗,那麼這個男生的美,就像是一流的工匠費盡心思創作出的繪畫或陶藝品般,是種人工且陰性的美。
  他的頭髮黑得發亮,眼睛細長,皮膚白得宛如用冰製作的雕像,看起來體溫好像很低。
  「抱歉,轉校生。妳別理這傢伙,明星是個笨蛋。」
  這個男生面無表情,疲累不堪似地嘆了一口氣,與昴流同學形成強烈的對比。
  「不過嘛……希望妳能理解,這間學院雖然有很多笨蛋,不過絕對不是『全校都是笨蛋』喔。」
  「你說得太過分了吧,小北~這樣一來轉校生對我留下的第一印象,豈不就是笨蛋了嗎!」
  「不要叫我『小北』。」
  「咦~?你的名字是『冰鷹北斗』,所以叫你『小北』很OK啊☆」
  他們兩個人無視於我的存在,自顧自地在那裡吵吵鬧鬧。我搞不清楚他們的感情到底是好還是不好──不過從他們對彼此沒有顧慮的樣子看來,我想他們應該是朋友吧。
  「我順便幫妳介紹一下,這傢伙是冰鷹北斗!叫他小北就好囉☆」
  昴流同學輕巧地站了起來,不由分說地搭上這個看起來相當冷淡的──冰鷹北斗同學的肩膀。他再次露出令人著迷的燦爛笑容說道:
  「他是我朋友!但令人難過的是,他是不會借我錢的那種朋友……!」
  「不必附帶這種無謂的資訊!」
  北斗同學嘆息著,用手背用力地把黏著他的昴流同學推開。
  「抱歉啦,轉校生。可是妳別誤會喔,明星雖然是個笨蛋,又對金錢異常地執著,可是他人很好。另外他也不會看場合,還會隨便幫別人取綽號就是了。」
  「你根本就是假裝幫我說話,實際上卻把我貶得一文不值吧,小北~!?你要多誇獎我一點啊!或是請借我錢……!」
  「我才不借你錢。」
  北斗同學貌似習以為常地應付著昴流同學,接著委婉地問道:
  「你又不是特別窮,到底為什麼那麼想要錢啊?」
  「因為錢和寶石都亮晶晶的,我好喜歡喔~☆」
  「你是鳥嗎!啊,你的腦容量就像鳥一樣小對吧……?」
                   

  「好~到此為止~♪」
  忽然有個清爽又溫柔──令人感到很舒服的聲音傳入耳中。
  對於不知該如何回應他們滔滔不絕的對話,只能呆立在一旁的我來說,這個聲音就像救世主一樣。我望向聲音傳來的地方。
  又一個男生出現了,他朝我溫柔地閉上一隻眼睛。
  剛才先出現的兩個人個性實在太強烈──應該說,因為他們兩人的特徵分屬兩個極端,很容易理解,所以我對現在這個男生的第一印象就是:「哇,終於有個普通的人出現了。」外表看上去的感覺,實在樸素到令人有股安心感。
  他戴著一副時尚的眼鏡,臉上掛著討人喜歡的自然笑容。他的口袋裡放著一支很大的智慧型手機,手機上掛著常見的某遊樂園吉祥物吊飾。亞麻色的頭髮連一根分岔也沒有,看起來就是個成長環境很好的少爺。
  不過,這個男生也是偶像吧──仔細一看,他的五官非常端整。只是他反而略帶靦腆地別過頭去,彷彿想要隱藏自己的相貌似的。
  這個男孩若無其事地站在昴流同學和北斗同學中間,扮演和事佬,同時對我揮揮手說:「不用怕唷~?」彷彿把我當成小動物似的。
  「你們找轉校生說話,並不是為了讓她看這種奇怪的短劇吧?你們沒有什麼事要拜託她的嗎~?」
  這個男孩說著令人費解的話,眼鏡後方宛如寶石般的雙眸閃過一道亮光。
  「喔,對啦!你說得太好了,阿木~!真不愧是『說話達人』,腦筋轉得超快!」
  昴流同學用手肘在戴眼鏡的男生腹部鑽來鑽去。
  「是因為眼鏡嗎?只要戴上眼鏡,就有『說話能力+50』之類的能力值補正嗎?」
  「對、對。一旦摘下眼鏡,就什麼都不知道了──咦?我的名字……叫什麼來著?轉校生,妳知道嗎?」
  「轉校生怎麼可能知道嘛,阿木~!你們今天才第一次見面耶!」
  「既然昴流同學都做球給我了,我當然要裝傻回應一下啊♪」
  「我就是喜歡你這點,阿木~☆」
  「我也最喜歡明星同學了~♪」
  
  「你們兩個感情太好了,好噁心。」
  
  或許是被昴流同學和阿木同學(這應該是綽號吧)惹火了吧,北斗同學把這兩人推開──再次嘆息。
  他一臉抱歉地轉向從剛剛開始就一句話都沒說的我。
  「算了,因為話題一直在原地打轉,所以乾脆就由我來說明吧。」
  「你好嚴肅喔,小北~!跟我們一起裝傻嘛……☆」
  「對呀,只有現在才有機會搭上這股潮流唷,冰鷹同學!」
  「吵死了,笨蛋雙人組。」
  北斗同學不理會在他身後吵鬧不休的兩人,冷冷地丟出這句話。
  「哼。那我就先自我介紹吧。」
  這麼說來,我除了他的名字之外,對他還一無所知。
  「我叫做冰鷹北斗,是二年A班的班長。」
  他的確有班長的感覺。
  我點點頭,這時北斗同學依然帶著疑惑的眼神望著我。
  「老師交代我要照顧妳,所以假如妳遇到什麼問題,可以找我商量。只要是在班長權責內的事,我都會妥善處理。」
  他用沉穩的語調淡淡地說到這裡,便輕輕向我鞠躬。他好像機器人喔──就在我也對他回禮的時候,本來被北斗同學拚命擋在身後的兩人忽然衝上前來。
  「我要搭上這波自我介紹的潮流……☆」
  我都快要跌倒……不,應該說快要被推倒了,他也不以為意──依舊充滿活力、雙眼閃閃發亮地靠近我。
  「我叫做遊木真,請多多指教囉!你可以叫我阿木就好!」
  我總算知道這個眼鏡男的名字了,看來他叫做遊木真。順帶一提,夢之咲學院的學生在學校裡使用的都是本名,並不會使用藝名。
  他們使用普通的名字,也是和我同年的普通男生。
  想到這裡,我的心情就變得輕鬆不少。
  我不自覺地揚起微笑,於是真同學也露出開心的表情。這種溫暖的氣氛真好──我或許能和二年A班的同學們相處得很愉快呢。
  就在我思忖著這些事情的時候,大家忽然爭先恐後地說:
  「因為他叫『遊木』,所以綽號叫做『阿木』。而且他有時候很像猴子!」
  「啊,這是做球對吧!你做球給我裝傻對吧!等一下,我現在就裝傻!」
  面對只要一逮到機會就岔開話題的昴流同學和真同學,北斗同學只是冷冷地吐槽:「你快自我介紹啦,遊木。」這樣的對話,或許就是這愉快的三人組『平常的樣子』吧。我是否也能加入他們呢?
  我對此沒有什麼信心──
  但我願意努力試試看。總覺得我已經開始喜歡他們幾個了。他們能讓我感到快樂和幸福。
  他們果然是偶像啊,確實擁有讓人變得開朗、積極的力量。
  「好、好~呃,我是『放送委員會』的喔。學校裡大大小小的資訊都會匯集到放送委員會,所以妳如果想知道什麼,都可以問我唷!」
  真同學閉上單眼,擺出一個淘氣的表情。不知道這是不是他的習慣。
  他拍拍胸脯,一臉可靠地做出我聽不太懂的承諾。
  「從考前猜題到老師的外遇對象,我都可以告訴妳唷♪」
  原來夢之咲學院這個偶像學舍,也像一般的學校一樣,存在著各種社團活動及委員會。但這所學校原則上以偶像活動為優先,而社團也幾乎都是才藝類,或是不太需要投入的類型──學校簡介上是這麼寫的。
  據說社團必須強制參加,因此我也得選一個參加才行。但我們的班導佐賀美老師對我說「現在還不用急,當務之急是先熟悉這所學校」。
  「我也要自我介紹~☆雖然我剛才已經自我介紹過了,但要我說幾次都可以!」
  就在我的心思飄向別處時,昴流同學帶著滿臉笑容,出現在我的眼前。
  「我是明星昴流!既然小北是『班長』,阿木是『放送委員』,那我就是『為錢而──」
  「不要講話,明星。事情被你一說就變得好複雜。」
  北斗同學用手抓住昴流同學的臉,硬是把他推開。當他發現我正用自動筆把目前聽到的資訊整理在筆記本上時,便用看見奇怪生物似的眼神望著我。
  作筆記是我的習慣。正因為我不擅言辭,所以至少要理解別人所說的話;至少要讓對方知道我很認真地把他的話聽進去。
  即使我仔細聽完,做了筆記,又在頭腦裡把資訊都整理好了,但我還來不及做出得體的回覆──對話就一直進行下去,結果到最後我還是一句話都沒講。
  所以,今天才認識的這三個人這麼多話,其實也幫了我一個大忙。因為即使我支支吾吾地說不出話來,他們也會自己繼續說。
  正當我鬆一口氣時,北斗同學歪著頭,對我微笑。
  「好吧,我們三個也常常混在一起。雖然被當成這種笨蛋的同伴讓我深感意外,但因為某些緣故……」
  北斗同學的語氣非常溫柔,我想他應該沒有像嘴巴上說的那麼討厭這種氣氛吧。
  「更精確地說,還有一個人──也常跟我們混在一起,不過那傢伙以後再介紹給妳認識好了。畢竟我們不同班,下次有機會再介紹囉。」
  「喂、喂,只有阿緒被排除在外,未免也太可憐了吧!我們不是朋友嗎!你等一下,我去把他帶來☆」
  「不要把他帶來啦。拜託,不要把事情弄得那麼複雜。」
  昴流同學一轉眼就準備跑開,而北斗同學則習以為常地一把抓住他的後頸,攔住了他。他就像個帶著幼犬出門散步,卻因為幼犬橫衝直撞而傷透腦筋的飼主。
  不過,他口中的『阿緒』是誰呢?昴流同學似乎有幫別人亂取綽號的傾向,所以『阿緒』應該也不是本名才對。
  這三個人的性格已經很獨特了,現在居然還會再多一個人啊──不對,在夢之咲學院裡,這應該是稀鬆平常的光景才對。
  這裡應該沒有普通人吧。因為他們都是偶像。
  「好吧,算了。」
  北斗同學沒有察覺到我的心情,用沉穩的語調繼續說:
  「班會時間快到了。其他的事就等午休再說吧,妳要把時間留給我們喔,轉校生。話說回來,妳今天才剛轉來,就把妳搞得暈頭轉向,真是抱歉。」
  他面向著我。
  帶著幾乎讓人感到畏懼的認真表情──凝視著我。
  「我們有一件事想拜託妳。這件事只能靠妳了。雖然妳沒有這個義務,但還是希望妳可以撥一點時間給我們。」
  這時我才發現,不只是北斗同學,就連昴流同學和真同學,也都直視著我。
  正因為他們一直到前一秒都還在胡扯一通、哈哈大笑,所以這一瞬間的奇妙靜謐感──和他們那拚命的態度,更是令人印象深刻。
  「拜託妳了,轉校生。」
  就在北斗同學這麼說的同時,上課鐘聲正好響起。
  我在夢之咲學院的生活,才剛剛展開。
                     
  
  空虛的鐘聲在耳邊響著。
  「總而言之,現在是午休時間囉,轉校生☆」
  「雖然不知道到底是『總而言之』什麼,不過正如明星同學所說的,已經是午休時間囉,轉校生!」
  昴流同學和真同學像幼犬一樣,跑向已經累癱的我。
  稍遲了一些才出現的北斗同學,在我隔壁的座位重重地嘆氣。
  我停下整理教科書、活頁紙和鉛筆盒的手,目瞪口呆地看著不知為何一直繞著我跑來跑去的兩個人。
  我撐起像是脊椎被抽掉般,變得軟綿綿的身體。
  不論是這所夢之咲學院、課程,或是周遭的同學們,都不會因為我是「轉校生」或「女生」,而讓我享受特別待遇……一直以來都就讀普通女校的我,由於舞蹈課、歌唱課,還有偶像的歷史和企業管理(竟然還有這種課程)這些不熟悉的課程忙得暈頭轉向,疲憊不堪。
  首先,光是理解那是什麼樣的課程,就必須花上一段時間了(有很多意義不明的課程),更遑論面對那些從沒看過、聽過的內容。不但完全跟不上,就連老師的講解,對我來說都像是異世界的語言。
  不只如此,由於這所學校的目的是專門培育偶像,讓他們未來能在瞬息萬變的演藝界裡大放異彩──並不是義務教育。因此一旦跟不上,就會被毫不留情地當掉。在這種氛圍下,沒有人會給我差別待遇。
  因為每個人都很認真地為了追尋夢想而努力。
  我要重新振作起來──我這麼想著,同時起身去廁所。去洗個臉好了──我必須想辦法適應,否則連轉學來的第一天都撐不下去。
  「等等,妳哪裡都不能去唷!我們有話要跟妳說啊,轉校生!」
  就在我搖搖晃晃地走向教室門口時,昴流同學忽然擋住了我的去路。
  他張開手臂擋著我,一臉得意地笑著。
  「這是強制事件!哇哈哈,很不甘心嗎?妳一定很不甘心吧!」
  「我認為她並不會覺得不甘心唷,明星同學!」
  一直跟著昴流同學的真同學面有難色地說。
  「……啊,這是在做球給我裝傻嗎!我知道了,明星同學!『呵呵呵!如果妳無論如何都不願意聽我們說的話,我就把眼鏡──」
  「住嘴,笨蛋雙人組。轉校生很困擾。」
  北斗同學大概是看不下去了吧,他收好課本之後,便站起來斥責他們。他踏著機械式的腳步走向我們,粗魯地把真同學和昴流同學往一旁推開。
  「啊,你這樣不行啦,冰鷹同學!冰鷹同學也加入我們嘛,這樣一來,我們『笨蛋雙人組』就有機會重生為『笨蛋三人組』了……!」
  「不需要那種機會。」
  北斗同學俐落地將不停掙扎的真同學往一旁推開,用帶著歉意的眼神望向站在一旁不知所措的我。
  「好啦,你們只要閉上嘴三十秒就好──拜託。來,明星,給你十圓。」
  他用熟練的動作從口袋裡拿出一個十圓硬幣,交給昴流同學。
  就在那一瞬間,昴流同學用雙手握住十圓硬幣,跳了起來,接著跪在地上。
  「小北~……不,北斗大人!我是北斗大人最忠心的狗!在三十秒之內,我是絕對不會說話的☆」
  「竟然只用十圓就能收買你,你也太廉價了吧,明星同學!要是明星同學不再做球讓我裝傻,我就像手腳都被綁住一樣……!」
  真同學滿臉驚慌地望著昴流同學。
  北斗同學讓兩人瞬間安靜下來後,露出一抹滿意的微笑。
  「很好,很好。你們就繼續保持安靜吧。」
  「…………」「…………」昴流同學和真同學都乖乖聽話,不發一語。不知為何,他們連臉上的表情都消失了,與剛才高昂的情緒相較之下,有極大的落差。
  北斗同學也忍不住表情僵硬地說:「你們兩個都不講話,感覺也滿詭異的。」接著他轉向我。
  「算了。抱歉,讓妳看笑話了,轉校生。」
  啊,北斗同學好像還可以溝通……呃,可是我想去廁所,門口卻被他們給擋住了,我出不去,所以才很困擾啊。
  「如果妳還有別的事,就以妳的事為優先,但如果妳沒有特別的預定計畫,那我希望妳能把午休時間留給我們。拜託妳了。」
  看見我不時將目光投向走廊,北斗同學疑惑地歪著頭。
  「來,給妳金平糖。」
  北斗同學不知道從哪裡拿出一顆彩色的糖果,用和剛才把十圓硬幣交給昴流同學時一樣的動作,將糖果放在我手中。他的指尖冰冷得不像人類。
  不習慣和異性接觸的我,不禁心跳加速。而就在我身旁──
  不知為何,昴流同學和真同學無言地掙扎著。
  (……!?我好想吐槽啊!應該說,真想好好地向轉校生說明,用金平糖來裝傻是冰鷹同學的拿手梗啊~!)
  (不行,阿木~!要是你現在說話,不就得不到十圓了嗎!?)
  (可是,明星同學!這是平常專門扮演吐槽角色的冰鷹同學罕見的裝傻耶,機會難得耶~!)
  (你的心情我完全懂,阿木~!可是為了我的十圓,我們現在必須忍耐!也就是說,為了我的靈魂……)
  北斗同學一臉不解地望著他們兩人和我,不知道他在頭腦裡做出了什麼樣的結論。
  他一如往常地用認真而平淡的口吻說:
  「你們為什麼扭來扭去的?是想尿尿嗎?有尿意的時候不可以忍,這樣對身體不好。我奶奶以前常這樣說。」
  (奶奶~!?可惡,我明明知道冰鷹同學的『金平糖』和『奶奶』的關連!這明明是個把梗完成的大好機會呀~!)
  (冷靜點,阿木~!只要忍耐三十秒就好了,加油!)
  看著竊竊私語的兩人,北斗同學歪著頭說:「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話說回來,他的意思應該是「不要憋尿=可以去廁所」吧──可是就在我走向走廊時,他卻一把抓住我的手臂。
  「算了。無論如何,午休時間不算長。老實說,我想等放學後有充裕的時間,再好好替妳介紹校園環境。」
  北斗同學抓著我的手臂不放,自顧自地繼續說下去。
  「不過轉校生應該也有自己的事情吧。連妳放學之後的時間都佔用,真是太抱歉了。我奶奶以前說過,時間就是金錢。」
  「金錢!?你剛剛提到金錢嗎?」
  「你說話了唷,明星。十圓不給你了。」
  「啊,等一下!剛剛的不算!不算、不算!」
  昴流同學眼神發亮地抬起頭來,但北斗同學卻對他嚴厲地這麼說,接著把臉湊向我。
  「算了。假如妳放學後有空的話,希望妳可以把時間留給我們……午休時間,我就先帶妳去學生餐廳看看吧。我奶奶以前說過,餓著肚子是沒辦法戰鬥的。」
  其實我已經隱約察覺到,他們好像有話要對我說,卻沒有打算聽我說話。
  「還是妳其實帶了便當?不過學生餐廳是可以帶外食的,帶著便當去那裡和我們一起吃就好。」
  北斗同學點了點頭,總算詢問了我的意見:
  「那我們就去學生餐廳吧。妳有什麼意見嗎?」
  他這種問法很有問題──真希望他不要這麼強勢,否則就算有意見也很難啟齒呀。
  就在我嘴巴一張一合,支支吾吾地說不出話來時,北斗同學留給我表達意見的時間似乎已經到了。他露出像是在說「看來妳應該沒有意見吧」的表情,接著便準備把我拖向走廊。
  「學生餐廳在這邊,我帶妳去……你們可以說話了。是說,你們給我好好呼吸。」
  北斗同學像是忽然想起來似地,態度隨便地對一旁的兩人說。
  「噗哇!?原來可以呼吸啊,你早說嘛!我都快窒息了,你這個殺人兇手!小北是個冷血漢!勒恩謝‧漢!」
  「你為什麼要用那種說法再重講一次?聽起來好像什麼蒙古帝國的大汗喔!想像力真豐富!你今天頭腦也轉得很快呢,明星同學!我好尊敬你喔……☆」
  「與其尊敬我,倒不如給我錢……!」
  昴流同學和真同學盡是說些無關緊要的話,看著他們兩人,北斗同學不耐煩地說:「我要走了,不管你們囉~?」
                     
  
  「那麼──」
  北斗同學一邊踏著機器人似的穩定步伐往前走,一邊說道:
  「真抱歉,必須邊走邊講。我現在替妳說明一下私立夢之咲學院的概況。」
  順帶一提,北斗同學大概是擔心一放手我就會跑掉吧,從教室走出來之後,他就一直抓著我的手臂。
  北斗同學的步伐很大,我拚命追上他的腳步,同時好奇地東張西望。今天是我轉學來的第一天,一切對我來說都很新鮮。
  夢之咲學院的校舍宛如王公貴族的宅邸一樣大,既華麗又有數不清的裝飾,而且打掃得一塵不染。放眼望去所有的東西都閃閃發光──真不愧是偶像們的學舍。
  我以前就讀的女校,校園佔地和這裡差不多大,但並沒有這麼奢華……我覺得自己像個誤闖進舞會的庶民,要是留下了腳印或弄壞了什麼東西,就會被罵。
  走廊上其他的學生應該也全都是偶像吧──每個人的五官都長得很端整,看起來彷彿在發光。我就像一顆被扔進珠寶盒的路邊小石頭一樣,對我來說,他們真是閃亮得令人頭暈目眩。
  還是不要東張西望好了──我這麼想,並注視著北斗同學的背後。北斗同學可能是察覺到了我的視線,他轉過頭來望向我,同時放慢腳步。
  「聽說轉校生好像對這所學院不太瞭解?」
  北斗同學沒有因為我慢吞吞的動作而感到不悅,用一如往常的平淡語氣說。
  「是這樣~嗎?」
  宛如散步中的小狗一樣走在前方的昴流同學插嘴道。他用小跳步的方式前進,有時還會誇張地轉過身來。
  面對每個動作都很浮誇的昴流同學,北斗同學無力地皺起眉頭。
  「嗯。她好像是因為某些原因,才突然轉學過來的。她應該是在什麼都不知道的狀態下,就這樣『咚』的一聲被丟在這裡了吧。」
  我在內心贊同他的話。沒錯沒錯,就是這樣……我完全一頭霧水,那種感覺就像是忽然被傳送到異世界一樣,所以我才會如此不安。
  看見北斗同學一臉擔心地望著我,我擠出一個微笑。
  沒關係。我會趕快習慣,不會成為大家的負擔。
  我絕對不會妨礙大家。
  「我很同情妳的立場,而且我身為班長,有義務照顧轉校生。要是妳有什麼不瞭解的地方,隨時都可以找我。」
  「我也是,找我找我☆」
  「還有我!收集資訊是我的專利唷!我會告訴妳一大堆讓妳後悔萬分,覺得『要是不知情就好了』的事情唷~♪」
  他們三人用各自不同的風格替我加油打氣。我覺得很感激,所以帶著笑容抬起頭來。
  北斗同學也彷彿鬆了一口氣,半開玩笑地說:
  「我先告訴妳,這兩個人是笨蛋,盡量不要太接近他們。」
  「喂、喂!你說這什麼話啊,小北~你想獨占轉校生嗎?太狡猾了,我也要玩轉校生!」
  「『玩轉校生』這句話聽起來怪怪的。不過轉校生現在連前後左右都搞不清楚,你不要多嘴讓她更混淆了。」
                     
  
  昴流同學一直抱著北斗同學,讓北斗同學很不開心;但後來他似乎已經調適好心情──恢復面無表情的模樣。
  「算了。剛才離題了,我重新開始說明吧。」
  其實我已經大致掌握了一些概要,但他卻仔細地逐一向我確認。
  「這所私立夢之咲學院,是一個專門培育『偶像』的學舍。」
  他從大前提開始,慢慢講到細節。
  「在這裡就讀的學生,都是已經出道的專職藝人,或是以出道為目標的未來偶像。」
  昴流同學和真同學也許是因為一直保持沉默,覺得太無聊了吧。他們補充道:
  「就像職業學校的感覺吧。這間學校裡應該沒有完全不打算當偶像的人吧~?」
  「僅限於偶像科啦。就讀普通科或其他科的學生裡面當然也有一般人。」
  順帶一提,這裡的校區和普通科等其他科別是完全分開的,而且學生不能任意在校舍之間移動,真的就像監牢一樣。
  偶像科幾乎是完全獨立的。雖然我不知道偶像科與其他科別之間的交流是否頻繁──但照這個樣子看來,雙方應該是處於互不干涉的狀態吧。
  「另外還有一些『非現任』的偶像。」
  就像上課時一樣,我把學到的知識和自己查到的事實整理在筆記本上。北斗同學看著我,趁著空檔說明:
  「也有一些人雖然已經出道,但目前並沒有從事偶像的工作。遊木應該也是其中之一吧。」
  「啊~抱歉。那是我的地雷,可以請你別踩嗎~?」
  始終面帶溫和微笑的真同學,有一瞬間變得面無表情,就像一尊人偶似的。他的雙眼宛如透明的玻璃珠一般,眼神中毫無靈魂──
  我忽然背脊發涼,忍不住顫慄。
  真同學留下一股莫名的感慨,接著馬上又恢復原本輕輕鬆鬆、笑盈盈的樣子。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呢──我注視著真同學。
  表面上雖然開朗活潑,但每個人心中可能都藏著煩惱吧。
  北斗同學一臉歉疚地說:「嗯,抱歉。總之呢……」試圖硬把話題拉回來。
  「無論是現職、退休或是暫停工作的偶像,都是曾在演藝界打滾的人──希望未來也能成為偶像的人,就會來就讀偶像科。」
  這麼說來,我們的班導佐賀美老師,好像也是夢之咲學院的畢業生。我對這方面不是很熟,所以不太清楚,不過我還記得媽媽聽到班導的名字時,顯得非常興奮──他似乎是個風靡一時的偶像。
  「也就是說,夢之咲學院的偶像科,就像個大型的偶像事務所──只要有這樣的概念,應該就能大致掌握實際的狀況了。」
  北斗同學用嚴肅──應該說老派的口吻繼續說著。
  「這間學院能提昇學生作為偶像的能力、建立人脈、介紹演藝界工作──」
  或許是因為我專心聆聽的態度,讓北斗同學心情不錯吧,他繼續說:
  「簡單講,就是備齊了讓偶像自我提昇的系統和環境。」
  校方執行得真的很徹底,徹底到讓人覺得有點扭曲和瘋狂。
  「我們偶像科的學生,就在這個『成員全是偶像、專為偶像設置的學舍』──每天互相切磋琢磨,使自己成為一個更好的偶像。」
  「哈哈哈,不過也不是每個人都像冰鷹同學一樣努力就是了。」
  真同學帶著微笑插嘴說,看來他的心情稍微恢復了。
  「也有些人只是隨便玩玩社團,輕輕鬆鬆地享受青春唷?」
  「這樣說也沒錯啦。這聽起來或許像是表面話──不過,夢之咲學院的基本精神和大前提,就是『讓偶像變得更優秀的學舍』。」
  北斗同學或許也感到安心了吧,他笑著回應真同學。
  「所有的設施和課程,也都是為了培育出更優秀的偶像而設計的。」
  這一點我已經深深體驗到了。
  「轉校生是從普通高中轉來的對吧?既然如此,妳應該很不習慣這個一切都以『偶像規格』打造的夢之咲學院吧。」
  雖然已經有點太遲了,但北斗同學此刻對我做出強而有力的宣言。
  「但妳放心,我會好好協助妳的。」
  這──真的太令人感激了。
  儘管好像沒什麼時間可以談戀愛。
  但願這間夢之咲學院,能夠成為一個讓我感到幸福的重要歸屬。
  「嗯嗯,小北教我們好多喔~♪」
  「明星,你的反應為什麼像是第一次聽見一樣啊……你除了賺錢之外,也應該關心一下其他的事情吧。」
  北斗同學輕輕戳了一下點頭如搗蒜的昴流同學。
  我看著他們和樂融融的樣子,不知不覺也打從心底笑了出來。


 《偶像夢幻祭1青春狂想曲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創作者介紹

東立小說官方部落格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