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耶!!!我們平凡職業終於追上日本的進度了~~~

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想必各位讀者一定沒想到會這麼快出書吧,小編也著實嚇了一跳。

為了大家在買書的同時,能夠獲得通路活動的贈品,小編可是用盡全身心力在製作呢。

今天,就要來《平凡職業造就世界最強5》的最後一槍,限定版開箱!!!

這次特典,可是小編大手筆跟日本申請了兩張特典圖喔!!!

那就讓我們趕快來開箱吧~~~

文末還有試閱文喔,請各位讀者耐心看到最後吧~~~


 

首先依照我們的慣例來看看書本身。

01

這次的封面是雫,手上拿的刀正是始贈與的黑刀。

原本在小編印象中,屬於陽剛魅力的雫,在たかやKi老師筆下,也增加了許多女人味呢。

接下來是限定版普通版都有贈送的書卡!!!!

02

這次的特典裡面沒有月QQ

那就用散發女性魅力眼神的月的書卡來撫慰心靈吧!!!ヽ(●´∀`●)ノ

再來是,讀者們引領期盼的小冊子!!!

03

這次的小冊子一樣是16P!!!!

絲毫沒有偷工減料喔!

小編知道大家特別期待番外的內容,所以也放了很多篇故事,讓各位一飽眼福。

04

嗯嗯嗯,看到如此密密麻麻的文字,就知道小編為讀者謀福利不留餘力啊!!!!

這次小冊子的內容,是在香織加入下,始團隊的日常相處情形。

看到月與香織針鋒相對,小編每次都開懷大笑(*´艸`*)

希望各位讀者也能一同享受。

喔喔喔喔,這不就是很久不見的PP書衣嗎~~~(☉д⊙)(☉д⊙)(☉д⊙)(☉д⊙)

05

這次PP書衣的圖片,可是小編特別申請的特典圖喔(́◉◞౪◟◉‵)←一副期待被稱讚的樣子

雖說希雅的巨乳是吸引目光的焦點,可是呢~~~

小編覺得微微露出的肚臍!!!是這身服裝最性感的地方啊(哈斯哈斯

06  

就讓我們放大一些,好好看看這次PP書衣的品質吧。

這次書衣將希雅的皮膚印得好好~表情也十分細緻喔!!

最後是這次的重頭戲──紙盒!!!!

07

請不要理會小編無聊的玩笑。

好好期待裡面的內容物吧。

08

打開之後,可以看到一大一小的香織。

不過我們的目標當然就是比較小的神聖治癒師軟膠鑰匙圈ヽ(∀゚ )人(゚∀゚)人( ゚∀)人(∀゚ )人(゚∀゚)人( ゚∀)ノ

讓我們小心地將香織拿下來,就可以好好觀看鑰匙圈的本體了!!

09

這次鑰匙圈也是小編特別申請的特典圖喔!!

這次是變身成聖誕老人裝的香織!!!

香織迷離的眼神,加上微張的嘴,真的是在轉身異界後,女子力大幅上升啊啊啊!!!(๑´ㅂ`๑)

10

吊環維持一貫帥到沒朋友的風格,放上平凡職業的羅馬拼音。

11

這次的金屬片跟上一集的顏色跟造型都不相同喔!!

小編在小地方也下足了苦心。

12 

這次軟膠的部分也是凹凸有緻,摸起來的手感也好好~~~ლ(・´ェ`・ლ)

最後把三集的鑰匙圈都放在一起

15  

集齊三款鑰匙圈,小編也能成為白髮眼罩,左邊為義手的中二......不,是稱霸世界的霸主!!!

歡迎各位讀者一起加入霸主的行列喔~~~

14  

最後把這次的特典全部擺在一起。

在日本要買好幾家的特典,一次就能囊括好幾種,活在台灣太幸福啦~~~

最最最後奉上試閱文。


 

  紅銅色的世界。
  【古盧恩大沙漠】是只能用這句話形容的場所。沙的顏色固然是紅銅色,不過本身顆粒非常細小。總是從固定方向吹來的風捲起沙粒,將大氣的顏色染成紅銅色。放眼望去,三百六十度全是相同的顏色。
  另外,沙漠中也存在無數大大小小沙丘,由於受到風的吹拂,沙丘表面總是形成波浪狀。沙漠表面的紋路與沙丘的形狀,隨著時間不斷改變,宛如整個沙漠擁有『生命』。
  天上映照的太陽,加上吸收太陽熱度的沙漠大地,皆釋放出強烈熱氣,氣溫應該超過四十度;再加上沙塵漫天,就旅行的路徑而言,環境可說是再惡劣不過。
  然而,那是對於『普通的』旅行者來說。
  現在正有一臺黑色箱型車輛──魔力驅動四輪車『布利捷』,無視嚴酷的環境,在車後揚起沙塵,飛快地行駛在沙漠中。地上沒有道路,但設置在車內的方位磁石可以指引方向。
  「……外面風沙很大呢……幸好我們不是乘坐普通馬車。」
  「真的,雖然妾身的身心沒有柔弱到會受這種環境影響……可是這裡畢竟不是會讓人想積極來訪的地方。」
  希雅與緹奧在後座眺望打在窗上的沙石,以及窗外的紅銅色世界,深切地說道。即便緹奧是被虐狂變態,但這樣的環境也只會讓她感到鬱悶。
  「跟繆上次來的時候完全不一樣!非常涼爽,眼睛也不會痛!爸爸好了不起!」
  「是啊~始爸爸很了不起呢~繆,妳要不要喝冰涼的水呢?」
  「我要喝~謝謝香織姊姊~」
  在前座靠窗的位子上,繆被香織抱著坐在腿上。這次跟她以前被誘拐時,經過此地時的經驗大不相同,她興奮地一邊歡呼,一邊用崇拜的眼神,看著製造出這個舒適空間的始。
  這也是理所當然的反應吧。
  對海人族的繆而言,橫越沙漠是非常嚴苛的體驗,考慮到四歲的年紀,她沒有衰弱而死反而是奇蹟。對於經歷過那種嚴酷環境的繆來說,如今的落差更是令她大為驚奇,畢竟布利捷內部設置了十分完備的冷暖氣。
  白崎香織則跟著她一起稱讚始,同時遞上在沙漠中求之不得的冰涼冷水。在【霍爾亞得】,香織對始做出衝擊性的告白,同時對月下達宣戰布告,甚至無視始的意見,在不知不覺中成為始的同伴。
  附帶一提,冰涼的水是取自車內備有的冰箱。
  「我說白……香織,別叫始爸爸啦,我聽了就渾身不對勁。」
  「?可是繆都這麼叫你呀?」
  「不,我已經放棄繆了,但被同學那樣叫,我心裡還是會有所抗拒……」
  由於香織生來就愛照顧人,所以很積極地照顧繆,繆在身邊時,香織大多都會稱始為始爸爸。
  同樣的稱呼出於女同學口中,又是種不同的抗拒感,始不禁露出非常微妙的表情。
  附帶一提,始之所以會用名字稱呼香織,是出於香織懇求的結果。據她所說,始對其他人都是直呼其名,只有對香織用姓氏稱呼,很不公平。
  「是嗎?那我就不叫你始爸爸了,不過……如果有一天我也有孩子,到時候……」
  香織目光頻頻偷瞄向始,羞紅著臉說道。
  車內除了繆之外的人,立刻散發出不尋常的氣息,就在始假裝沒聽見時,月回答:
  「……很遺憾,我已經先跟始預約了。」
  「!?……始同學,這是怎麼回事?」
  「……沒什麼好奇怪吧,而且那是很久以後的事。」
  「……呵呵,始也答應要把我介紹給父母。」
  「!?」
  「……家庭計畫也準備萬全了。」
  「!?」
  「……也計畫好跟始在故鄉約會。」
  「!?」
  月的猛攻毫不停止!香織胸口不斷被言語的Pile Bunker刺中。
  然而,香織也不是省油的燈。即使在絕望的情況下,她仍堅信始還活著,即便月明顯和始有特別的羈絆,香織也有正面挑戰月的膽識。就在月說完話的一瞬間,香織乘隙發動反擊!
  「我、我曉得許多月不知道的始同學喔!比如將來的夢想和興趣,還有他特別喜愛的作品類型!月知道始同學喜歡的動漫嗎?」
  「唔,這個……但那些東西和現在無關,因為這裡沒有那些東西,到了日本我再請始教我就好了。」
  「妳太天真了,看看現在的始同學,不管怎麼看都是動畫角色的造型吧?」
  「咕哇!?」
  明明是香織與月的戰鬥,始卻不知為何受到傷害,還是暴擊。
  「白髮、眼罩、魔眼……我記得始同學喜歡的角色中,應該也有這樣的設定……武器也是,那個武器叫十字浮游砲吧?大概是以感○砲為藍本吧……那些都跟這個世界無關,現在的始同學也是十足的宅男喔!」
  「唔呃!?香、香織……」
  「唔、唔……始的武器竟然是源自那裡。」
  「呵呵,連喜歡的人喜愛什麼都不知道,妳還能自以為奪下勝利嗎?」
  「……香織,好大的膽子,那我就告訴妳──始在床上愛做的事。」
  「!?……什、什、什麼,在床上?嗚嗚~你們果然已經……」
  「呵呵呵……好好認清我和妳的差距吧。」
  一路上,月和香織有事沒事就發生爭吵,其他的成員已經習慣當作沒看見。起初希雅還擔心會發生什麼狀況,戰戰兢兢地在一旁守護,結果沒有發生嚴重問題,因此她現在都採取獨善其身的態度。  
  就某種意義上來說,最無辜的人或許就是始。兩人爭執的原因大都是為了他,每次始都有很高的機率遭流彈波及,現在也因為被香織指出平常就很在意的事,而受到精神上的嚴重打擊。
  只見香織摀著耳朵,不想聽月說話;月卻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打算赤裸裸地暴露和始的『房事』;始用手按著胸口,想要阻止月。
  然而,搶先阻止兩人爭吵的人,意外地竟然是繆。
  「……唔~月姊姊和香織姊姊總是在吵架!繆討厭不好好相處的姊姊們。」
  繆說完,從香織的腿上移動到後座希雅的腿上,別開臉不理會她們。月和香織頓時慌張起來,畢竟被四歲的女童當面說討厭,一定很受打擊吧。
  「妳們兩人真是的,在小繆的面前還吵架,太難看了,而且對小孩的教育也不好。我能明白妳們為了爭搶始先生的心情,但也稍微自重一點吧。」
  「!……太大意了,我竟然被希雅指責……」
  「對、對不起,繆,希雅。」
  出乎意料受到希雅的指責,兩人沮喪地垂下肩膀。
  對月而言,希雅是友人兼妹妹的存在。希雅雖然也喜歡始,不過同時也喜愛月,因此月沒有把她當成情敵。
  至於緹奧只是個變態。
  因此,從正面對月宣戰的香織是首次出現的情敵。
  月確信自己和始之間擁有絕對的羈絆、是始的『特別之人』,她對此懷有無可撼動的自信。所以當香織向始告白,並對自己宣戰時,月仍然游刃有餘,認為能夠正面擊敗挑戰者。
  只不過,儘管月游刃有餘且充滿自信,但自從香織同行以來,有時始會和香織暢談在日本時的回憶。
  ──香織很熟悉自己不認識的『以前的始』。
  這就是月忍不住與香織針鋒相對的理由。
  對於始的現任情人‧月,香織當然充滿嫉妒與對抗意識,只不過她生來就性格善良,不會做出陰險的行為。
  結果,兩人就像在炫耀自己珍愛的小孩,不斷發生無傷大雅的小口角,今天終於惹怒了繆和希雅。
  本來事態應該會因始偏袒月得到平息,可是在兩人的爭吵中大多都是始受到打擊,為了治癒心靈的創傷,他今天也眺望遠方,保持事不關己的態度。
  「嗯?那是什麼?主人,三點鐘方向似乎有騷動。」
  正當月與香織為了討好繆,拚命表現出感情要好的樣子;希雅苦笑著安撫繆;始用死魚眼看著前方,口中喃喃自語「我不是中二」時,原本在一旁看戲的緹奧忽然叫住始,似乎在窗外發現什麼異狀。
  始往她所說的方向看去。看來位於右手邊的巨大沙丘後方,似乎聚集相當多名為沙蟲的蚯蚓型魔物,從沙丘的頂端可以看見無數蚯蚓頭。
  這種沙蟲平均體長二十公尺,體型較大者可達一百公尺,屬於大型魔物。牠們只有棲息在這片【古盧恩大沙漠】,平常潛行於地下。當獵物一接近,立刻會張開排列三排牙齒的大口,從正下方襲擊。由於牠們善於奇襲且難以察覺,對要通過大沙漠的人而言,有如死神般可怕。
  幸好沙蟲本身的察覺能力很低,因此除非偶然通過附近,否則在遠處並不會被牠發現。這表示有倒楣鬼在沙丘後方吧……
  「?為什麼那些沙蟲要在那裡繞圈子呢?」
  沒錯,如果只是有沙蟲出現,緹奧也不會露出疑惑的表情,叫始注視那個地方。以始的感知系技能,他可以發覺沙蟲的奇襲。以布利捷的速度,即便在遭到攻擊的前一刻,也來得及脫離攻擊範圍。
  現在異常之處在於,假設真的有人遭到沙蟲襲擊,那沙蟲為何沒發動攻擊,而是在周圍繞圈子,彷彿在觀察情況?
  「牠們簡直就像在猶豫該不該吃那個獵物。」
  「看起來像是那樣沒錯,牠們有那種習性嗎?」
  「就妾身所知是沒有。牠們無所不吃,面對獵物應該不會出現猶豫的情況……」
  緹奧雖然是被虐狂變態,卻活得比月更久,也沒有像月那樣受到幽禁,所以知識相當淵博。因此在魔物的情報方面,可說十分可靠,如果連她也不知道,一定是發生某種異常事態吧。
  然而,他們沒必要特地去淌渾水。於是始也不確認發生何事,決定在被捲入前,趕緊遠離為上。
  就在這個時候──
  「!?大家抓穩了!」
  始大喊一聲,布利捷立刻緊急加速。隨即,有個黃色的巨大身軀從後方竄出,擦過布利捷的後側,導致車身微微浮起。那是隻張開大口的沙蟲,看來始等人同樣倒楣。
  始左右轉動方向盤,使布利捷畫出S形的軌跡,高速疾馳在沙地上,第二和第三隻沙蟲接著從沙中竄出。
  「呀啊啊啊!」
  「咿~!」
  「哇哇哇!」
  悲鳴聲依照香織、繆、希雅的順序響起。香織原本因為擔心後座的繆,跪在座位上、身子面向後方,這時受到強烈離心力的作用,失去平衡、身體傾倒,臀部壓在月的膝上,身體呈仰躺姿勢,倒在始的膝上。
  只見香織眨了眨眼睛,臉頰微微一紅,轉身抱住始的腰。就位置來說,是非常尷尬的部位,始的臉頰不禁陣陣抽動。順帶一提,香織的下半身仍然壓在月身上。
  「喂,白……香織!這種時候妳在做什麼!」
  「因為很危險!因為很危險才要抱住始同學!」
  「……可惡,香織,妳竟然壓住我發動奇襲……好大的膽子。」
  儘管受到沙蟲奇襲,香織依然把握機會抱住始,月憤恨地拍打香織的屁股。但香織仍羞紅臉頰,將臉壓在始的腹部,不肯離開。
  就在這個時候,三隻沙蟲的上半身完全浮出地面,睥睨著躲過全部奇襲的布利捷,這次牠們倚仗巨大身軀,準備從上方發動攻擊。
  如果只是普通的馬車,受到那樣的攻擊可能就完蛋了。但布利捷是始發揮御宅魂打造的神器,單憑沙蟲的啃咬,並不會造成它分毫損傷。
  而且……
  「這麼說來,這個武器還是第一次使用呢!」
  始邊說邊駕駛布利捷甩尾,改變車體的方向。倒退行駛的同時,將魔力流入車體的某個部位,啟動隱藏於車體中的功能。
  鏗硿!喀沙!喀沙!機械聲音響起時,布利捷引擎蓋的一部分滑開,從裡面升起裝有四枚火箭砲彈的支架。
  支架就像在找尋獵物般轉動,砲身朝向來襲的沙蟲,隨後咻的聲音響起,死亡彈頭噴著火花發射出去。
  只見火箭彈拖著火焰尾巴,飛進張大嘴的沙蟲口中,在一瞬後,隨著巨大的爆炸聲響起,沙蟲被炸得粉身碎骨。鮮紅的血肉如豪雨降下,布拉捷雖是倒退行駛,擋風玻璃依舊沾上許多血肉。
  「噁……希雅,別讓繆看到這幅景象。」
  「我已經遮住她的眼睛了,嗯啊!小繆很痛苦嗎?可是請別捏我胸部的前端好嗎?」
  或許是臉被希雅的巨乳包覆呼吸困難,繆想要掙脫時,觸碰到希雅的某個部位──令她忍不住發出嬌喘的部位。始決定當作沒聽見,卻仍免不了感到無力。
  香織至今依舊低著頭埋在始的腰間,抱住他,不過在月的拉扯下,終於把她拉開,用安全帶固定在座椅上。看來香織也知道自己的行為相當羞恥,她低著頭,連耳根子都紅了。
  「那、那個,始同學,對不起。我一時衝動……絕不是為了色情的目的,只是有點想抱抱看……」
  「……然後如果有機會,妳就打算直接享用始了吧?」
  「對,沒錯……不對!月,妳不要亂說,我才不像月那樣好色。」
  「……妳說我好色……確實,和始獨處時,我也不能否認。」
  「……妳們別說了,還有,月自重一點吧,不准提到夜晚的話題。」
  始靠著布利捷內建的火箭彈,粉碎三隻沙蟲。或許是感應到爆炸聲和衝擊,在沙丘後側的沙蟲們一同有了行動。始見狀,露出銳利的眼神,心想大概免不了一戰……
  而在始身旁,香織和月一如往常地拌嘴,始的氣勢也不免稍微受挫。始忍不住感到厭煩,開口制止兩人。
  不過始的內心也不自覺認同,兩人獨處時,確實……不,應該說『夜晚』的月不止好色,甚至可以說非常風騷性感。香織似乎看穿了始的想法,眼眶泛起淚水。
  月露出妖豔的笑容,舔著嘴唇注視始;香織見狀,發出更加可愛的嘀咕聲。看來始在無意識中火上加油了。
  坐在後座的希雅,眼神中帶著同情,拍了拍香織的肩膀,表示對香織的心情感同身受。
  始無視她們,駕駛布利捷在沙丘上狂飆。下方看得見大群沙蟲在較淺的地下移動,沙漠的地面微妙地隆起,毫無隱蔽性。大概是沙蟲們察覺始等人已經發現牠們,便不再奇襲,開始重視速度。
  始收起火箭砲,啟動別的武器。只見引擎蓋的中央出現縱向開口,升起一座長方形的機械。咔咻一聲,長方形箱子伸出槍身,最終形成一把酷似修拉簡的大型對物來福槍。
  隨後,布利捷內建的修拉簡噴出紅色電光,在支架調整角度的同時,巨大聲音響起,一道閃光劃過紅銅色的世界。
  子彈以超快速度射出,打在逐漸逼近的地面隆起處,伴隨衝擊,捲起漫天沙塵。只見地面如火山爆發般噴起沙柱,裡頭當然含有大量黃色肉片與鮮紅血液。
  之後,布利捷內建的修拉簡持續噴出紅色閃光獵殺獵物,將躲在地下的所有沙蟲全部炸得粉身碎骨。
  「始同學!你看那個!」
  「……白色的人?」
  冒著白煙的內建型修拉簡收回布利捷內時,香織吃驚地指著前方。
  就在香織所指的方向,正如月的低語,一名身穿白色衣服的人倒在地面。剛才的沙蟲恐怕就是想攻擊那個人,但他為什麼沒有被吃掉?從這個距離看不出所以然,依然是個謎。
  「拜託你,始同學,開過去那裡吧……我畢竟是『治癒師』啊。」
  「……好吧,反正我也有點好奇。」
  香織以懇求的眼神看著始。那個人在那種狀態下,為何沒被魔物襲擊?始也感到很有興趣,便答應了香織的請求。
  或許是擁有能夠驅離魔物的方法或道具。實際上,樹海有一種名叫費雅德蓮的水晶,具有驅離魔物的效果。雖然其效果最多只能使魔物不易接近,卻也不能否定,眼前的人可能擁有更強大的道具。
  因此,始駕駛布利捷來到倒地之人附近。
  他身穿酷似長袍(埃及民族服裝)的衣服,披著附有大兜帽的斗篷。因為他倒臥在地,兜帽又遮住了臉,看不到長相。
  香織從布利捷下車,立刻小跑步至那個人的身邊,將他的身體翻轉成仰躺的姿勢。
  「!……這是……」
  取下兜帽一看,男人還很年輕,是大概二十五歲左右的青年。但令香織驚訝的不是青年的年紀,而是他的狀態。
  他露出痛苦的表情,臉上冒出大量汗水,呼吸急促,脈搏也很快。即使隔著衣服也能感覺出他全身火燙,彷彿內側受到強大的壓力般血管浮起,眼睛和鼻子等黏膜也有出血。其樣子明顯不尋常,似乎不是普通的中暑或感冒。
  雖然始覺得待在像是病毒感染者身邊很危險,不過治癒專家正在診斷,他決定靜觀其變。
  香織行使『浸透識破』,這個技能可以將魔力浸透對方體內,診斷狀態,並將結果顯示於狀態板上。
  而診斷的結果……
  「……魔力失控?是攝取毒物造成體內魔力失控嗎?」
  「香織?診斷出什麼了嗎?」
  「是、是呀,你看……」
  香織把狀態板拿給始觀看,上面如此顯示。  

  狀態:魔力過度活性化 無法排出體外
  症狀:發燒 意識混濁 全身疼痛 伴隨微血管破裂產生的出血
  原因:體內水分異常

  「雖然只是我的推測,我想他是攝取了不好的東西,陷入魔力失控的狀態,並因為無法排出體外,導致身體無法適應內側發生的活性化與壓迫。照這樣下去,血管和內臟都會破裂,有可能會失血過多或是衰弱而死……天惠啊,在此尋求回歸──『萬天』。」
  香織做出這個結論後,詠唱回復魔法。她使用的是『萬天』,屬於中級回復魔法,具有解除異常狀態的效果。
  然而……
  「……幾乎無效。為什麼?竟然無法完全淨化……毒素滲透得那麼深了嗎?」
  看來『萬天』就算可以延遲症狀惡化,卻也無法完全根治。或許是受到內側傳來的壓力,青年正痛苦地呻吟,黏膜的出血也沒有停止。由於現階段還想不出明確的治療方法,儘管不甘心,香織依然只能採取應急措施。
  「以光之恩寵宣告,這裡既是聖域,也是我的領域,所有魔皆臣服於我的意志下──『迴聖』。」
  『迴聖』是光系的上級回復魔法,可以在一定範圍內,將魔力讓渡給別人。基本上是藉由將自己的魔力讓渡給同伴,使對方能暫時免於魔力枯竭,或是在對方魔力不足以發動強大魔法時,給予魔力的援助。
  另外,讓渡的魔力不限於術者的魔力,也可以強制吸取領域內之人的魔力,讓渡給另一個人,也就是可以當成吸收類魔法使用。只不過,若要從別人身上吸取魔法,將會花費相當的時間,無法一口氣吸收大量魔力,算不上適合實戰的魔法。
  不過,香織將原本需要十小節的詠唱,省略至僅僅三小節,提升至在實戰也能使用的程度。由此可見,她的技藝多麼精湛。
  之所以對痛苦的青年使用這個魔法,當然是為了將他體內失控亂竄、壓迫身體的魔力排出體外。狀態板上雖然顯示『無法排出體外』,但如果是藉由上級魔法強制吸出,或許有效,因此香織決定一試。
  白堇色光芒以青年為中心擴散,螢火般的微光飄然而現。
  呈現一幅神祕的光景。香織閉上眼,手放在青年胸口,集中精神的模樣,在淡淡的光芒包覆下,甚至令人有神聖之感。
  看到香織輕而易舉行使上級魔法,精通魔法的月和緹奧忍不住發出讚嘆;繆被希雅抱著,露出陶醉的表情注視香織說:「好漂亮……」
  香織似乎絲毫未察覺周圍新同伴們的讚嘆之聲,把從青年身上取出的魔力,收進始送給她的神結晶手鐲內。看來用上級魔法強制吸出魔力似乎有效。
  附帶一提,始之所以送她手鐲而不是戒指,是為了不讓過去的誤會再次發生。
  眼見青年的呼吸逐漸安定,發紅的體色變淡,出血似乎也緩緩止住。香織停止行使『迴聖』,發動初級回復魔法『天惠』,治療青年受傷的血管。
  「總之暫時沒有生命危險,可是這樣不是根本的解決之道。若吸出太多魔力,可能會衰弱而死,所以我只能吸出部分魔力,減少壓力。再這樣下去,他可能又會受到魔力失控的影響,使體內的壓力爆發,或是因為肉體疲勞而衰弱至死。在我學過的知識中,我不記得有這種症狀的疾病……月和緹奧有什麼頭緒嗎?」
  對於青年脫離危險,香織雖暫且安心,但無法根治令香織感到憂慮,於是向知識淵博的月和緹奧求助。
  兩人像是在搜尋記憶,目光游移了一下,卻似乎都沒有想到相關知識。結果也只知道這是原因不明的疾病。
  「香織,為了保險起見,妳也幫我們診斷吧,既然是未知的疾病,也有可能是空氣感染。不過如果是魔力失控,就不用擔心繆了。」
  「是啊,你說得沒錯。」
  香織點頭認同始的話,幫全員做過檢查,不過沒有發現特別的異狀。看來只是呼吸的話,不會傳染給周圍的人,始等人不禁鬆了一口氣。
  就在此時,青年發出呻吟,眼皮開始顫抖,似乎要醒來了。只見青年緩緩睜開雙眼,環視周圍一遍,見到身前的香織憂心地看著自己,於是說道:「女神?這樣啊,我已經蒙主寵召了……」
  這次他的身體則基於不同的理由發燙。炎熱的氣溫和沙塵已經令始夠煩悶,他毫不隱藏不快的表情,無視向青年伸出手的香織,一腳踩在對方的腹部。
  「喔噗!?」
  「始、始同學!?」
  青年身體彎成ㄑ字形,發出痛苦的叫聲,香織大吃一驚。始不理會香織,詢問青年發生何事。
  看到青年身上長袍風格的衣服與斗篷,始記得是【古盧恩大沙漠】裡,最大的綠洲【安卡吉公國】的獨特服裝。始過去被稱為『無能』時,曾經帶著逃避現實的心情看過相關書籍。如果青年在安卡吉感染了什麼疾病,始他們接下來要前往的場所就會變成危險地帶。關於這方面的消息,始無論如何都想先打聽清楚。
  受到始的踐踏,青年清醒過來,看到圍著自己的始等人,以及後方不曾見過的黑色物體,他不禁驚慌失措,不過聽香織說明大致的經過後,似乎恢復了冷靜。
  「原以為我和公國都要完蛋了,看來神還沒有拋棄我。」
  青年口中呢喃。
  如果得知熱心助人的神並不存在,青年不知會做何感想。
  始腦中的角落不禁產生這個想法。看到青年一副事態嚴重的樣子,始不由得仰望紅銅色天空,心想這是命運巧合呢?還是神的惡意?
  「始同學,總之先讓他上車比較好吧?」
  青年的體內依然懷有異常因子,似乎難以自行站起。由於沙漠氣溫,他流出大量汗水,有可能會出現脫水症狀,要繼續向他打聽好似也有困難。
  始確認過他的狀況後,嘆了口氣,點頭答應香織的提案。
  青年被始扛在肩上,拋到布利捷後座。車內舒適的環境令他大叫「這裡果然是神的領域嗎!?」或許他意外地健康呢。
  然而,喝過冰涼的水,稍事休息後,他似乎想起自己半途倒下,使命尚未達成,臉上立刻露出嚴肅的表情。
  「首先我要感謝你們救了我,如果不是你們相救,我想我可能已經死了……就連安卡吉也會完蛋。我名叫比茲‧佛瓦德‧傑根,是安卡吉公國的領主朗基‧佛瓦德‧傑根之子。」
  出乎眾人意料,名叫比茲的青年似乎是個大人物。
  為了讓從【海上都市愛尼森】運送的海產盡可能保持新鮮,【安卡吉公國】是重要的據點。來自愛尼森的海產,供給量占北大陸全體的八成。
  也就是說,就北大陸而言,在一部分糧食供應上,【安卡吉公國】擁有近乎獨占的權限。安卡吉公國的領主並非有名無實的貴族,他在【海利希王國】中深受信賴,可說是屈指可數的大貴族。
  比茲聽說香織的來歷(從異世界召喚而來的『神之使徒』)與始的冒險者等級後,驚愕得目瞪口呆,接著向天祈禱「這是神的旨意嗎!神派遣女神來拯救我們了嗎!」
  在這種情況下,所謂的女神當然是指香織,香織本人卻顯得很意外。
  始啟用少量威壓,催促比茲說明原委,只見比茲冷汗直流,清了清喉嚨開始說明。
  根據他的說法,情況似乎如下──
  四天前,安卡吉陸續有人因不明原因的高燒倒下。事情發生得十分突然,光是第一天,二十七萬人口中就有將近三千人昏迷不醒,出現症狀者達到兩萬人。醫療院立刻人滿為患,雖然開放所有公共設施,也出動所有醫療人員治療患者與查明原因,但他們和香織一樣,只能勉強延緩病情,無法完全根治。
  患者在不知不覺中不斷增加,醫療人員中開始有人倒下,能夠延緩病情的魔法師數量極度不足。就在無計可施的混亂下,終於有無法接受治療的人們死去。發病後短短兩天就會死亡,這個事實令人們陷入絕望。
  就在這個時候,有一名藥師無意間對飲用水施行『液體鑑定』。
  結果發現,水中含有促使魔力失控的毒素。【安卡吉公國】立刻組成調查團,設想最壞的情況,對安卡吉的綠洲進行調查,果不其然,綠洲本身遭到汙染。
  當然,像安卡吉這種位於沙漠正中央的國家,綠洲就是命脈,因此綠洲在防衛、維持、管理上都採取非常嚴格的措施。正常來想,安卡吉在綠洲設下各種防範措施,要通過防備,在綠洲中下毒,可說是幾乎不可能的任務。
  對方到底是誰?從哪裡進入?又是如何下手?……調查團百思不得其解。不過更要緊的是除了兩天前儲存的水以外,他們沒水可用。喝下受汙染的水、已感染的患者則無法可救。
  只不過,其實並非完全沒有辦法,確實有一個方法可以拯救患者。
  那個方法需要被稱為『靜因石』的礦石,這種『靜因石』屬於特殊礦石,擁有抑制魔力活性的效果。這種礦石只分布於沙漠北方遙遠的岩石地帶,或是在【古盧恩大火山】能夠採到少許的量,非常貴重。從事魔法研究的人時常需要用它調整魔力,或預防魔力失控,只要把『靜因石』磨成粉服用,就可以鎮壓體內的魔力。
  然而,北方的岩石地帶太遙遠,來回至少需要一個月以上。另外,安卡吉的冒險者中,有能力進入【古盧恩大火山】的大迷宮取回『靜因石』的人,全都已病倒;如果是半調子的冒險者,連要突破籠罩【古盧恩大火山】的沙暴都辦不到。
  再說,就算有人能突破沙暴,但清水的安全存量極端不足,依然需要前往王國請求救援。
  而援助的內容也非常困難,運送的水量必須足以暫時支撐總人口二十七萬人的安卡吉,又必須尋找實力高強之人,前往【古盧恩大火山】大迷宮再回來。即使對方無法忽視公國尋求協助,然而內容艱難,一般都會想要先調查現狀,但等到辦完那些冗長的手續就來不及了。
  所以手握大權的傑根公爵,有必要派遣比茲作為代理,直接請求援助。
  「父親、母親還有妹妹都已感染,靠著服用安卡吉庫存的靜因石,病情才得以控制,可是身體依舊虛弱,實在無法前往王國或鄰鎮。因此,我為了請求救援,在一天前與護衛隊一同自安卡吉啟程,當時並沒有出現症狀。可是……我大概那時就已經感染,發病時間恐怕是因人而異。在家人倒下、國家混亂、救援刻不容緩的狀況下,我感到心慌意亂,為了以策萬全,我應該事先服用靜因石。當我們正在談話的時候,安卡吉人民也正不斷殞命……我真是太沒用了!」
  即使全身無力,比茲仍使盡所有力氣,用拳頭捶打自己的膝蓋。
  【安卡吉公國】的下一任領主似乎是富有責任感、為人民著想的人物。據說護衛他的人們也遭到沙蟲襲擊全滅,接連受到打擊更令他無比懊悔吧。
  幸運的是,沙蟲們可能是察覺比茲有此疾病,才猶豫是否要獵食他。比茲因感染疾病倒下,卻也因此逃過沙蟲的襲擊,得以遇見始等人,世事真是難料。
  「……你們、不,諸位大人,我想以公國代理領主的身分,正式委託諸位,請務必助我一臂之力。」
  說完這句話,比茲深深低頭懇求,車內一時之間籠罩在寂靜當中。
  沙粒打在窗戶的聲音聽起來格外響亮。照理來說,代理領主不該如此輕易向他人低頭,這一點比茲自己大概最清楚,但他用盡全力也不想放過這個從天而降的幸運。
  所有人看向始,意思是交給他做決定。不過除了月和緹奧,每個人的眼神中似乎都盼望始能出手相救。特別是香織,她身為『治癒師』,應該不想對這樣的事置之不理,眼神中充滿懇求。繆更直接,她露出非常純真的眼神說:
  「爸爸不救他們嗎?」
  繆似乎無條件地相信,沒有什麼事能難得倒始。對繆而言,始無疑就是英雄吧。聽到繆的話語,又看到香織充滿期待的眼神,始聳了聳肩,苦笑著說:「真沒辦法啊。」
  希雅和緹奧對始呵呵一笑,始往身旁的月看過去,她還是……一如往常。
  不管始做出何種選擇,她都會全力支持。不需要開口,始也能清楚感受到月的心意,始輕撫月的臉頰,答應接下比茲的委託。
  原本他們就預定要前往【古盧恩大火山】,始也打算到時讓繆留在安卡吉。因為不管怎麼說,帶著四歲的孩子前往大迷宮,終究不妥。所以要他在攻略大迷宮的同時,順便帶『靜因石』回來,完全不成問題;繆因為是亞人的孩子,跟這次魔力失控的病因並不相干,因此也不會有危險。不管怎麼說,這些都是始在路途中能夠處理的問題。
  「既然始先生是『金』等冒險者,我很想請您直接前往大火山採取『靜因石』,但為了擁有清水,也必須前往王都。撇除始先生,還有人能操縱這個移動型神器嗎?」
  「除了繆和香織以外,其他人都可以操縱……可是我們沒有必要特地跑一趟王都,想要清水不是問題,我想先前往安卡吉。」
  「不是問題?什麼意思?」
  比茲聽始說能保存數十萬人份的清水,不禁感到訝異。他會感到疑惑也很正常,然而不必從別處運送,始他們也有辦法弄到水。方法就是利用水屬性魔法,聚集大氣中的水分,製造出清水。
  當然,普通術師能製造的量,大概不足以供應需求,不過始他們有魔法方面的絕世天才,沒錯,就是月。
  而且如果是月,她有許多手段可以立刻回復魔力,應該能爭取到充分的時間,讓比茲或朗基服用安卡吉剩餘的靜因石,養好身體,再前往王國求援。
  聽始仔細說明過這些情況後,比茲最初似乎難以相信,但反正以自己的現況,能否抵達王國也很難說,再加上『神之使徒』香織的勸說,比茲終於同意折返安卡吉。
  看到布利捷通行無阻地行駛在沙漠地帶,比茲再次感到吃驚,心中同時湧現許多疑問。比如:『神之使徒』香織為何單獨與冒險者們同行;海人族的幼子為何喚始為爸爸;為何與兔人族和樂相處;為何黑髮的妙齡女性被罵,臉上卻浮現噁心的笑容。儘管如此,如今終於看到一絲希望,他的胸中不禁一熱。

 

  紅銅色沙塵飛舞中,始一行人抵達安卡吉。安卡吉是座乳白色城市,四周圍繞比【中立商業都市弗連】更高聳的城牆,城牆與建築全都是乳白色,與城外的紅銅色形成對比,顯得極為美麗。
  只不過,這裡有一點與弗連不同──圍繞城市的不規則城牆各處有光柱升上天空,在上空與其他光柱會合,形成覆蓋整個安卡吉的堅固圓頂。有時圓頂會像是被東西碰撞,出現如波紋般的現象,簡直就像從水中看著搖晃的水面,呈現出奇妙又美麗的光景。
  看來這個圓頂似乎有防止沙塵侵入的功用。聽說這個地方每個月都會遭遇數次沙塵暴,多虧這個圓頂,使安卡吉最多只是天氣變得像陰天,內側不會遭到沙塵入侵。
  始他們從光輝閃耀的巨大城門進入安卡吉。為了防止沙塵入侵,似乎連城門也是以魔法產生的護罩式城門。守門的衛兵看到布利捷時,只是稍微睜大了眼睛,並沒有太大的反應。
  或許是受到安卡吉現狀的影響,衛兵看起來悶悶不樂,沒有精神,有些自暴自棄的感覺。不過,當衛兵發現後座坐的是下一任領主,立刻立正站直,恢復士兵該有的精神。
  安卡吉的入口城門建於一處高臺上,這個設計似乎是為了讓造訪這裡的人們,能夠在第一眼就將安卡吉的美盡收眼底。
  位於東側的綠洲反射陽光,水面波光粼粼,周圍生長著許多樹木,綠意盎然。綠洲的水分為數條河川流入城市,明明是位在沙漠正中央的城市,四處卻都有小船停泊。城市內各處都設有綠意盎然的廣場,可以清楚看出他們將廣大的土地做了妥善的運用。
  北側似乎是農業地帶,宛如證明安卡吉水果產量豐富的特色,就始以『遠視』所見,看得到栽培了各式各樣的水果;西側則有一座格外宏偉的宮殿,顏色與其他乳白色建築不同,它的白可以說到了純白的地步。從不同於其他建築的莊嚴外觀與規模看來,那座宮殿應該就是領主居住的處所。宮殿四周沿著區塊分布,整齊排列粗糙的建築,那裡可能是行政區。
  明明是沙漠的國度,卻讓人想用水都來形容……【安卡吉公國】就是這樣的地方。
  「這可真是壯觀啊……」
  「……嗯,很漂亮的城市。」
  始忍不住發表感想,月也表示同感,其他成員的心情似乎也相同,齊聲發出讚嘆。
  「可是……這個城市好像沒什麼精神。」
  繆悄悄說道。
  正如她所說,與壯觀的市容相反,安卡吉籠罩在陰暗的氣氛中。
  平時,由於這裡是愛尼森的中繼地,又有從事蔬果買賣,交易十分興盛;另外這裡也是很受歡迎的觀光地區,是個充滿活力與喧囂的城市,可是……如今大街上沒什麼行人,幾乎所有的商店都沒有營業。家家戶戶都緊閉門窗,宛如靜靜等待風暴過去,整個城市籠罩一片死寂。
  「……我真的很想讓使徒大人和始先生看到充滿活力的公國,不過不好意思,現在沒有那種時間,等到事情全部解決,再由我親自帶領各位參觀城市吧。首先要做的,就是到那座宮殿去面見我父親。」
  始等人同意比茲的意見,背對事件原因的綠洲,往宮殿前進。


以上,《平凡職業造就世界最強5》的開箱與試閱到此結束。

讀者們可別忘記4/7(五),也就是明天!!!!《平凡職業造就世界最強5》限定版就要上市了喔!!!!

大家書店見~~~~

創作者介紹

東立小說官方部落格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金髮色氣蘿大好
  • 可以這很平職(ゝ∀・)b 小編辛苦了ε٩(๑> ₃ <)۶з
  • 不辛苦不辛苦~
    為讀者謀福利小編甘之如飴!!

    TongliNV 於 2017/04/10 10:01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