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盡試閱  

為了不要與讀者分開太久(?

小編今天再度奉上滿滿的精采新書試閱啦~

這次介紹的作品是新刊!在日本也出版沒多久喔!

可見小編工作超級認真(*ゝω・)ノ

這部《〈Infinite Dendrogram〉-無盡連鎖- 1.可能性的起點》讓小編驚豔不已!!!!

所以不顧一切來介紹(?

具體說起來

大概就是又中二、又帥氣、又熱血、又溫馨、又萌吱吱……

咦?你說一點都不具體嗎?

那還等什麼!!連假過後記得手刀奔書店購買本書唷~~ε=ε=ε=ε=ε=┌(; ・_・)┘ 


  二○四三年七月十五日,標榜「無限的系統樹」的VRMMO──〈Infinite Dendrogram〉已於世界各國同時發售。
  
  人類已有將近半個世紀的期間,在VRMMO──Virtual Reality Massively Multiplayer Online game(虛擬實境大型多人線上遊戲)上追逐夢想。
  在二○○○年代裡,VRMMO這個題材已經開始被漫畫、動畫以及遊戲等媒體視為「夢想的遊戲」。
  透過許許多多的創作作品,人們冀望著VRMMO有朝一日真的出現。
  藉由頭戴裝置提升聽覺與視覺投入感的仿VR裝置,也在二○一○年代左右發表上市。
  雖然是幻想中的產物,但人們依舊對VRMMO抱有無限憧憬。到了最後,能夠網羅所有五感進入遊戲世界的完全潛行型VRMMO,從二○三○年代開始有少數作品在市面上發售。之所以少數,乃是由於開發難度極高以及需要龐大的開發經費,因此只有擁有先進技術能力與資金優勢的製造商涉足這塊領域;其中自然也有人展開研發卻無法完成產品。
  然而,得以完成面世的少數產品卻……立刻使人大失所望。
  這些產品與人們的創作中所描述的VRMMO相差甚遠,缺乏真實感,反而令五感備受折磨,視覺畫面也與過去的遊戲機沒有太大差別。
  而且在擔保產品設計可讓消費者放心的同時,卻陸續有健康受影響的受害者被送進醫院。
  最初期的潛行型VRMMO不但在銷售與評價方面一落千丈,而且也因消費者的健康受損,在官司中一敗塗地,最後開發公司破產倒閉。
  當時有位評論家對這款遊戲發出了感言:
  「雖然做出了『夢想的遊戲』,但卻做不出『夢想』。」
  後來潛行型VRMMO也持續開發著,但算得上成功的遊戲卻一個也沒有。
  直到〈Infinite Dendrogram〉發售之前。
  
        ◇
  
  〈Infinite Dendrogram〉在發售之前,極不自然地沒有流出任何情報。
  遊戲在不被人知曉的情況下迎來發售日,全世界的媒體與網路都同時進行了發表。
  在發表時,〈Infinite Dendrogram〉的製作者揭露了會成為賣點的四項要素。
  
  一、完整重現五感。
  二、單一伺服器就算有上億單位的使用者,所有玩家依然能夠在同一個世界裡遊玩。
  三、能夠從現實視點、3DCG、2D動畫三種視點之中擇一呈現遊戲世界。
  四、在遊戲內的時間是以現實的三倍速度流逝。
  
  針對這項發表,全世界都發出了「真的可能實現嗎?」「是花了多少預算,又使用怎樣的技術,才能夠實現這種事?」「就算是誇大不實的廣告,也過於誇張了吧。」諸如此類的言論。
  雖然這項發表極具衝擊性,但內容實在荒誕不經。
  包含本來就沒有接觸遊戲的觀眾層在內,看了這項發表的人之中,有九九‧九九九八%都不相信發表的內容,完全不打算購買這款遊戲。
  然而,剩下○‧○○○二%的人,則抱持著「雖然聽起來很像騙人的,但如果是真的的話……」「玩玩看吧。」「我相信。」等想法,前往遊戲店家購買遊戲。
  專用硬體的價格以日圓來說,大約是一萬圓左右,這種便宜到只能說是有勇無謀的定價也產生了推波助瀾的效果,玩家們想著「也罷,就算被騙也不過才一萬圓。」而買來玩。
  而登入遊戲後的玩家們……明白了這款遊戲是真正的VRMMO。
  他們對遊戲內的擬真性目瞪口呆,登出之後看著時鐘驚愕不已。
  他們所作的夢全部化為了真實──「夢想的遊戲」成真了。
  
  到了發售日的翌日,就在全世界的人們為了已遊玩過的玩家所發出的評測而議論紛紛時,製造商又發出了一項針對遊戲內容的發表。
  負責發表的男性名為路易斯‧卡羅,自稱是〈Infinite Dendrogram〉的開發負責人。他透過轉播畫面說道:
  
  「〈Infinite Dendrogram〉的遊戲系統有一個特徵。」
  「比起數千種以上的職業搭配以及技能結構,我們更重視的是明確的Only One。」
  「在真正的意義上提供無限的可能性與Only One的──就是〈創胎〉。」
  
  「〈創胎〉會對應到各位的人格,進化出無限的種類。」
  「不是單單顏色不同或一部分元件不同,而是包含固有技能在內,在真正意義上達到無限種類。」
  「這就是──〈Infinite Dendrogram〉。」
  
  「是的,〈Infinite Dendrogram〉所要提供的就是一個新世界,以及專屬於您的可能性。」
  
  他這一番話,正是讓〈Infinite Dendrogram〉成為一股潮流的最後關鍵。
  
        ◇◇◇
  
  □二○四五年三月十六日 椋鳥玲二
  
  我,椋鳥玲二,正露出緊張的神情,對著遊戲外盒端坐著。
  雖然也覺得自己有點太誇張,但忍了一年半後終於可以玩到〈Infinite Dendrogram〉,緊張也是難免的。
  「真是──一條漫長的路程啊。」
  就在我打算開始努力準備大學考試的高二夏天,這款遊戲冷不防地發表並發售了。
  當時喜歡玩遊戲的高中二、三年級學生,應該都像我一樣絕望吧。
  心想著:「為什麼偏偏在應考時期出了這種一看就覺得很好玩的遊戲啊?」
  但現在呢,我順利地考上了都內的大學,也以上大學為契機開始獨居生活。昨天剛搬完家,前來幫忙的雙親也回老家去了。
  現在就可以玩個痛快了!
  今天早上我直接前往剛開門的遊戲商店,買下了〈Infinite Dendrogram〉。
  剛發售的半年內似乎都賣到缺貨,但在過了一年半後的現在,已經能很順利地買到了。
  附帶一提,我的哥哥是在發售日當天就買的。在這一年半裡,哥哥老是打電話來說「快點一起來玩Dendro吧!」讓我既憤恨又嫉妒……
  但是這樣的日子到今天為止了!
  「……上吧!」
  我下定決心,打開遊戲外盒。
  從盒子裡出現的是頭罩型的遊戲主機與說明書。
  依據說明書上的解說,似乎只要戴上頭罩、按下開關,就可以進入遊戲的世界了。其他還有關於影像與時間的說明,讓我除了「超猛」之外想不到其他的話可說。
  說真的,這樣的遊戲到底是怎麼做出來的呀?感覺領先了現今的技術水準十年、二十年呢。
  但是也不能因此退縮。
  我照著說明書的指示載上頭罩,並依照說明書的建議仰躺在床上後……按下了遊戲的開關。
  視野在瞬間暗了下來。
  
        ◇
  
  「好的──歡迎您來到這裡──」
  等我回過神來時,我身處於的空間已非自己的房間──而是在一間像是木造洋房的書齋裡。
  眼前有一隻沒看過的貓,坐在一張看來作工精細的木製搖椅上向我說話。
  ……貓?
  「打擾了。」
  雖然有些不知所措,但還是先試著打招呼。
  「嗯,不錯哦──我喜歡有禮貌的人唷──」
  這隻貓用拉長語尾的日語滔滔不絕地對我說話。
  「這裡算是遊戲中的新手教學嗎?」
  「你說得沒錯哦──要在這裡設定許多選項再進入遊戲唷──啊,我是〈Infinite Dendrogram〉的管理AI十三號柴郡──多指教唷──」
  管理AI……原來如此,看來牠的應對應該會採取模糊的回答方式。
  所謂管理AI,就是將整部現行的超級電腦作為自己的運算頭腦的人工電腦智慧。正如其名,其主要用途就是管理資料。據說只要有一部管理AI,就能高速且完美地管理一個小國的資料庫與網路。既然牠叫十三號的話,那應該還有十二部同樣等級的的管理AI在管理這款遊戲吧。
  「請多指教。」
  「好──首先要選擇畫風哦──我會切換樣本影像給你看,從裡面挑一個喜歡的吧──」
  貓……柴郡剛說完後,周圍的風景就立刻改變了。
  從書齋切換到了一處廣大的空間……變成了有著中世紀歐洲風格的城鎮景象。有許多人走在路上,他們的模樣以一定的週期進行切換。
  不對,與其說切換模樣,應該說是切換顯示方式才對。從看似會在現實中出現的外貌轉到了CG風格的外貌,再從CG風格轉到動畫風格,最後又轉回現實風格。
  「……呃,這是怎麼弄的?」
  「視覺所捕捉到的影像最後還是得經由大腦處理,所以就會有辦法囉──那麼,這些顯示方式你要選哪一個──?之後也可以用道具切換唷──」
  「就保持原來的。」
  我想在習慣遊戲之前,先照著如同日常生活般的顯示方式會比較好。
  雖然我也很在意外觀是動畫卻能實際觸摸,到底是怎樣的感覺。
  「OK──」
  隨著這句話,景象切換回本來的書齋。
  「接下來要設定玩家名稱哦──在遊戲中的你要叫什麼名字──?」
  「玲‧斯特林。」
  這是我從以前就經常在遊戲中使用的名稱。其實就是把椋鳥這個姓氏換成英文,名字再做點變化而已。
  「那就取這個名字囉──接下來要設定外貌哦──」
  柴郡一說出這句話,我的眼前就出現了一個沒有五官的人體模型以及大量的畫面。畫面中顯示著「身高」、「體重」、「胸圍」等項目,項目下有拉桿,還有各種眼睛鼻子。
  「這是……」
  「你就用那些造型零件和拉桿製作出自己在遊戲內的造型吧──啊,也可以做成像我一樣的動物造型,性別也能夠改變唷──」
  呃,在這麼擬真的遊戲裡改變性別有點……
  「你可以慢慢想唷──因為這裡有現實三倍的時間──……啊──不過之前還有個人不斷地重複登入登出,花上一個月的地球時間來製作呢──……」
  我可沒辦法像那個人一樣,保持強大的集中力並付出那麼大的努力。
  看看這些拉桿與造型零件的數量,能夠設定的數值未免過於繁瑣,簡直就像是要人做出一張真正的人臉,對外行人來說實在太難了。
  ……既然這樣。
  「能夠以現實的樣貌作為起始造型來修改嗎?」
  「可以唷──」
  柴郡搖擺起尾巴。
  接著人體模型的外貌就變得和我一模一樣了。
  「再來以這個樣子為基準修改就OK了──」
  「謝謝。」
  這樣一來就多少簡單點了。我試著把頭髮變成金髮,並變更臉部輪廓設定的基準人種,其他設定保持不變。
  就在作業的過程中,我有了個疑問:「我的臉在動畫或CG會長成什麼樣子?」如果臉部保持原樣並登入遊戲應該就能曉得了……但最好還是別頂著自己原本的長相玩網路遊戲吧。
  之後來來回回修改了三十分鐘,結束了我的角色塑型。
  「完成、啦。」
  「OK──那麼就把其他的一般發放道具交也交給你囉──」
  柴郡把自己帶著貓肉球的手往空中一揮,一個提包就從原本空無一物的空間掉了下來。
  「這是玲的收納提包,也就是所謂的道具儲存箱──提包裡面是收納用的異次元空間──雖然能夠放入你的所有物,但反過來說你的所有物以外的東西就不能放進去哦──」
  「原來如此。」
  也就是不能用這便利的提包來犯罪的意思吧。
  「不過──PK的對手身上掉落的物品,還有以《偷竊》技能偷來的東西,則都能放進去哦──」
  「…………」
  居然還可以這樣。
  「附帶一提──《偷竊》技能等級高的人,可以直接從這個像是四次元○袋的道具儲存箱中偷竊唷──要注意點哦──」
  連四次元空間都能行竊的小偷,是要叫我怎麼注意啦。
  「那個提包是初學者用的,其他還有很多種類──像是不容易被偷的,或是比較小的,以及容量比較大的──」
  「順便問一下,我這提包的容量有多大?」
  「尺寸大約是一間教室吧──重量以地球單位換算大約是一噸?」
  「能裝滿多的嘛,夠用了。」
  「但若要當商人的話好像就不夠用了──有這類需求的人可以買新的道具儲存箱來換──啊,道具儲存箱一類的道具如果完全毀損的話,裡面裝的東西就會全部掉出來,所以要注意耐久度哦──」
  「我會小心的。」
  「接下來就是整套初學者裝備囉──你要哪一種──?」
  柴郡從書櫃裡取出目錄給我看。
  目錄上展示著各式各樣的全套防具,和式、洋式就不用說了,連類似中華、印度、中東與南美的傳統服飾都有;相反地,科幻電影風格的服裝也有。
  「那我要這個。」
  我選的是襯衣與夾克、牛仔褲、頭巾的組合套裝,看起來隱約像是前世紀的名作遊戲男主角。我受到哥哥的影響,向來有在玩古早遊戲。雖然這副打扮有些跟不上時代,但符合我的喜好。
  「OK──那麼起始武器要選哪一個──?」
  柴郡翻開了目錄的另一頁,上面羅列著木刀、磨去刀刃的模造劍、小刀、弓、彈弓、杖以及其他林林總總的武器。這時就配合衣服選吧。
  「我要小刀。」
  「OK──那就給你裝備與武器……喝呀──」
  柴郡發出不知道算不算是注入幹勁的喊聲,而我的身姿瞬間隨之改變了。
  衣服已經切換成我剛才選的套裝,小刀則掛在腰帶上。更明顯的是,我的外貌體型也換成了自己剛剛做成的造型。
  「哦哦,好厲害呀。」
  我朝著柴郡拿出來的全身鏡一看,感覺十分合適。
  「對了對了,這是一開始提供的旅費──」
  柴群給了我五枚硬幣,看來是銀幣。
  「五枚銀幣就是五○○○利鉺──附帶一提,一個飯糰大約價值一○利鉺哦──」
  也就是說一利鉺大約等於一○圓吧,那麼五○○○利鉺還算滿多的。
  「一開始可以拿這麼多嗎?」
  「嗯,你要在這筆錢用完之前學會賺錢的本領哦──」
  以後應該就無法再得到金錢了,所以得有計畫地使用才行。
  「那麼,終於要來移植〈創胎〉囉。」
  「哦哦,傳聞中的那個啊。」
  〈創胎〉。聽說這是〈Infinite Dendrogram〉的最大特色,能配合各個玩家,千變萬化地產生出真正意義的Only One,遠超出道具與裝備範疇的最佳搭檔。
  已經玩過〈Infinite Dendrogram〉的哥哥曾說過:「就算這款遊戲只是個普通的MMO,而不是做得這麼精緻的潛行型VRMMO,只要有〈創胎〉應該就足夠它風靡全球了。」
  「需要說明〈創胎〉嗎──?」
  「既然有這個機會,就來聽聽看好了。」
  我覺得聽一下固有系統的說明是不會有錯的。
  「OK──所有的玩家在開始遊戲時都會得到一個創胎,但在最初的第○形態時,所有創胎都長得一模一樣──在第一形態之後就會配合持有者產生完全不同的變化唷──」
  「哦。」
  對於遊戲玩家來說,果然會被Only One這種獨特要素吸引啊。
  「創胎雖然千變萬化,但還是有分種類的哦──」
  「啊,這我就不知道了。」
  我之前都盡量不去探聽遊戲相關消息。
  因為要是知道了這些事,可能就會想玩得不得了而放棄考試了。
  哥哥也只有對我說過「很好玩哦」而已。說不定哥哥也是擔心我放棄考試,所以才沒有具體說明遊戲內容吧……
  「創胎大致上可以分類為──
  道具型的TYPE:武裝,能夠成為讓玩家裝備的武器或防具。
  怪物型的TYPE:守衛,能夠護衛玩家。
  交通工具型的TYPE:兵車,能夠讓玩家搭乘。
  建築物型的TYPE:城堡,能夠讓玩家居住。
  結界型的TYPE:領域,能夠讓玩家張開結界。
  差不多這樣吧──」
  「哦。」
  自己的創胎將會變成什麼樣子呢?我現在就滿懷興奮與期待。
  「附帶一提,除了這些種類以外還有稀有種、〈創胎〉進化而成的高階種──以及絕無僅有種,希望你的創胎能變成這些種類囉──」
  「還有這些分類啊,不過這樣的話,感覺會有人會為了得到稀有種不斷重刷呢。」
  「啊──這款遊戲,是無法重新製作角色的哦──」
  「咦?」
  「就算有人買了另一個硬體打算重新遊玩,他還是只能以第一次遊玩的角色登入遊戲,而〈創胎〉也是維持原樣──因為我們是以用戶的腦波資料進行登記的──」
  「…………」
  登記腦波資料。嗯,感覺有點恐怖。
  「就算重設遊戲,但玩家的人格終究一樣,我想〈創胎〉也還是一樣的──」
  是這樣子啊。
  「好了──在我們談話的時候,〈創胎〉已經移植完畢了──」
  「咦?……啊。」
  當我發覺時,我的左手背上已經被嵌進了一顆發出淡淡光芒的蛋型寶石。
  「那就是〈創胎〉唷──在第○形態時雖然是附著在左手,但孵化成為第一形態後就會從你手上脫離囉──」
  也就是說,現在我就像在孵蛋啊……
  「順便問一下,它還是蛋的時候會被破壞嗎?」
  「不會唷──第○形態的〈創胎〉所受到的傷害全部都會轉給玩家哦──」
  啊,原來如此。意思就是即使玩家死掉,創胎也會平安無事。
  「不過從孵化的第一形態之後就會受到傷害或是被破壞了──但只要花些時間,它也會自我修復──」
  感覺還滿像生物的。
  「順帶一提,在〈創胎〉成為第一形態之後,〈創胎〉的蛋一開始附著之處就會變成紋章模樣的刺青唷──那就像是玩家在這個世界的證明書──否則玩家和NPC從外表是分不出來的──」
  「哦。」
  總不至於連人類與NPC都分不出……真的會分不出來嗎?
  「另外紋章也有收納〈創胎〉的效果唷──如果用不到的話,就收到左手吧──只要你在這款遊戲中遊玩,就會一直和〈創胎〉在一起──請好好善待它唷──」
  「好。」
  雖然還不知道我的〈創胎〉會進化成什麼樣子……反正最終都會依我的人格形成,就順其自然吧。
  「多多指教啦,搭擋。」
  〈創胎〉當然沒有回應,但我隱約覺得它發光了一下。
  「那麼最後就請你選擇所屬國家囉──」
  柴郡把地圖攤開在書齋的桌子上。
  那雖然是一張老舊的卷軸型地圖,但全部攤開之後,地圖上的七處場所立出光柱,光柱中則映出城鎮的面貌。
  「這些閃耀著光柱的──是玩家剛開始能夠隸屬的國家──光柱裡則呈現的各國首都的樣貌──」
  七條光柱的周圍浮現了光之文字,用以顯示國名與說明。
  
  以白色的城堡為中心,四周被城壁所包圍,洋溢著西洋奇幻風格的街道。
  騎士之國『阿爾塔王國』。
  飄舞著櫻花的木造街景,以及俯視著市井的和風城郭。
  刃之國『天地』。
  被包夾於與悠久時光一同流過的大河,及飄盪著幽玄氣息的群山之間。
  武仙之國『黃河帝國』。
  從無數的工廠中裊裊而上的黑煙,成了雲朵覆蓋天空,在地面的則是近代風格的鋼鐵都市。
  機械之國『多錸夫皇國』。
  被一望無盡的沙漠所圍繞的巨大綠洲,以及宛若依偎在綠洲旁的一排排市集。
  商業都市群『卡爾迪納』。
  在汪洋大海之中,以無數巨船相互連結形成的人造大地。
  海上國家『葛藍巴絡亞』。
  建造在林蔭深處的世界樹之下,精靈、妖精與亞人們所居住的秘密花園。
  妖精鄉『瑞涓達璃雅』。
  
  「哦哦……」
  看著看著,每個國家都讓我想去瞧瞧。天地是安土桃山時代的氛圍;黃河有著中華奇幻的氣息;多錸夫看起來會有機器人;卡爾迪納的市集光是走一圈大概就可以感受到觀光的樂趣;葛藍巴絡亞則有著討海男兒的浪漫,瑞涓達璃雅則是更不用說了。
  不過……
  「就選阿爾塔王國。」
  「OK──順便做個小小的調查,你選擇這個國家的理由是──?」
  「因為我哥在那等我……」
  「啊,是這樣呀……」
  剛買完遊戲後,我就在店門前打電話給哥哥,他說:「那我在阿爾塔王國的王都等你。」
  ……嗯,既然他在那裡等我,那也沒別的選擇了。
  話說回來,為什麼哥哥會選擇阿爾塔王國?我記得他明明很喜歡機器人、戰艦一類的東西,為何不是選多錸夫皇國或是葛藍巴絡亞呢?
  也罷,這個問題只有問本人才會知道了。
  「之後還有能夠變更所屬國家的活動,所以別太失落囉──」
  「嗯,謝謝你……」
  重新打起精神吧,阿爾塔王國看起來雖然普通,但說不定是個好國家。
  「那我們就移動到阿爾塔王國的王都阿爾特亞囉──」
  「啊,等一下,在這款遊戲裡,玩家該以什麼為目標前進?」
  兒時玩過的單機遊戲或是線上遊戲,都有設定一個目的──像是打倒邪神或魔王。
  於是我向柴郡詢問這款遊戲是否也是這樣,結果……
  「什麼都可以啊──」
  牠這樣回答我。
  「什麼都可以?什麼意思?」
  「所以啦,就是什麼都可以唷──不管你要變成英雄還是魔王,要成為王者還是奴隸,當個好人還是壞人,找事情做或是什麼也不做,留在〈Infinite Dendrogram〉或是離開〈Infinite Dendrogram〉,全都是你的自由哦。只要你做得到,你想做什麼都可以。」
  柴郡的語調變了。
  「就和你左手上的〈創胎〉一樣,從現在開始的是無限的可能性。」
  從原本溫吞的口氣,轉變得像是說故事的語調。
  
  「歡迎來到〈Infinite Dendrogram〉,『我們』歡迎你的到訪。」
  
  一講完這句話,書齋就從周遭景色中消失了。
  不管是桌子還是書架,連柴郡都一併消失蹤影,而我自己則是浮在空中。
  「咦?」
  在我眼下的世界,輪廓有些眼熟。
  我正在俯視剛才地圖上所看到的,同樣形狀的大陸。
  沒過多久,我的身體像是被吸進去似地,朝著大陸的其中一點,也就是我選擇的阿爾塔王國──高速落下。
  
  就這樣,我踏進了〈Infinite Dendrogram〉的世界。
  
        ◇◇◇
  
  □阿爾塔王國‧王都阿爾特亞南門前 玲‧斯特林
  
  「我還以為我會死呢……」
  我方才突然之間從空中掉下來,現在為了讓不斷狂跳的心臟鎮定下來,正大大地吐著氣調整呼吸。
  那份失速感到現在還殘留在感覺中。
  高速變化的鮮明視野、身體落下時與空氣的摩擦聲、在上空所接觸到的冰冷大氣、從來沒有聞過的風的氣味、即使不自然但平安無事著地後……困惑地跌倒在地時,所聞到的泥土味。
  雖然沒有感覺到在起始設定裡關閉的痛覺,但其他的五感,都徹底感覺到這個世界仿若與現實相同。
  「這是……貨真價實的啊。」
  貨真價實的潛行型VRMMO……我確確實實地感覺到,夢想的遊戲成真了。
  雖然演出手法有些過於刺激,但我成功進入〈Infinite Dendrogram〉的世界了。
  我往周圍張望,發現背後有個巨大的門,門鑲嵌在一面大得必須抬頭仰望的白色城牆中,而且看門的是身著西洋風鎧甲的士兵。
  這扇大門也曾經出現於我在柴郡的房間裡看過的景色之中,看來這裡就是阿爾塔王國的王都──名喚阿爾特亞的都市了。
  通往城鎮的大門正敞開著,從剛才就一直有馬車與人不斷地進進出出。感覺應該可以自由進入。
  因為是初次遊玩,所以我戒慎恐懼地──硬要說的話,其實是有些鬼鬼祟祟地──穿過了大門,理所當然地成功進入城鎮。
  「好。」
  阿爾塔王國的王都阿爾特亞似乎不會對進出的人進行檢查。既然順利地進入了城鎮,接下來只要去約好的地點與哥哥會合就好了。
  「我記得是約在王都中央大道的大噴水池吧,他說從入口進來後直直走就會走到了……嗯,為了保險起見,還是看一下好了。」
  我在心中唸著『主選單』。
  就如說明書上所寫,在我的面前出現了像是遊戲畫面的視窗。
  視窗分成兩部分,右側記載著我的名字與簡易能力表,左側則有著各式各樣的選單項目。
  瞄了一下能力表,我現在的等級是0。
  〈Infinite Dendrogram〉裡的每種職業似乎都有等級,所以目前沒有職業的我維持在等級0。
  「地圖在……這裡。」
  我從選單項目裡找到我要的選項後,便啟動了它。
  於是一個新的視窗打開,上面顯示著這座王都阿爾特亞的地圖。
  一般來說,地圖似乎要靠自己實際到訪,才會依目前進度陸續填滿;或者從地圖店購入地圖後新增進已知地圖裡。但說明書上有寫明,對於初學者則是最初就會輸入開始地點──即是所屬國家的首都與首都周邊的地圖。真是方便。
  「嗯嗯。」
  王都阿爾特亞是一座被圓形城牆圍繞的城鎮,城牆在東西南北四方各有一個大門,從四方大門開始都鋪設著又直又寬的石磚路,可通往國家的中樞。
  如果四方道路一路暢行無阻,就會在中央形成十字交叉,但這裡並非如此。王都的中央又有城牆圍住,裡頭好像是專為貴族打造的街道。要進入貴族街需要特別的許可證,而王城似乎就蓋在貴族街的中心。不過我應該暫時不需要去那裡就是了。
  好了,通往會合地點的中央大道,似乎就是從南門一直走到貴族街這段路。
  順帶一提,剛才我穿過的大門似乎就是南門,接下來直直往前走,應該就可以到達噴水池了吧。
  就在我這麼想著,並一邊看著地圖一邊邁出步伐的時候……
  「唔!?」
  「咦?」
  不知為何,我與一位陌生的女性在極近的距離下目光相交。
  她從一旁橫向的小巷子裡衝出來,而我則是一直盯著地圖,所以在她幾乎到了我眼前為止,我都沒注意到她。
  我來不及反應,自然無法避開她,我們理所當然地互相撞上了。
  以結果而言,我被撞飛了十五公尺以上的距離。
  「咕呼……」
  我感覺到自己承受了很不妙的傷害。
  根據一直打開的視窗上顯示,我的HP也確實少了八成。
  不僅如此,好像還有骨頭斷了,視窗上顯示了異常狀態項目【左臂骨折】、【右腳骨折】。
  被一個女人撞到就受了致命傷,我的身體可真是脆弱得嚇人啊……
  「你、你還好嗎!?」
  把我撞飛的女性臉色蒼白地朝著我跑過來。
  她有一頭輕飄飄的秀髮以及柔和的五官輪廓……不過卻穿著一身看來笨重至極的白色金屬鎧甲,這副鎧甲就算有上百公斤我也不覺得意外。
  「我、我沒……」
  本來想向她回答「我沒事,沒什麼大不了的」,但或許是因為傷害的影響,我的身體有些麻痺,舌頭更是無法靈活動作。
  「對不起!《強治療術》!」
  一瞬間,她的手發出白色光芒,手上放出的光粒子落在我的身上。
  於是我的HP完全恢復,異常狀態【骨折】也消失了。
  「哦、哦哦……」
  看來她剛剛施展的是恢復魔法。
  在遊戲裡經常一下子被打到快掛掉,一下子又被完全治癒,而真實發生在自己身上時就是這麼回事啊,感覺有點恐怖。
  「真的很對不起!都怪我走路不看路……」
  「哪、哪裡,都是因為我走路沒看前方……倒是您沒事嗎?」
  她剛才用會讓我受到致命傷的勢頭衝過來,所以我擔心她會不會也受了傷……但她完全沒事。
  她的裝備看起來很強大,可能是位等級很高的玩家,那麼能力值應該也很高,所以和她互撞才會產生那麼悽慘的結果。
  「我沒事,但卻害你受到了那麼嚴重的傷……」
  「您、您都幫我治好了,所以我不要緊的。」
  我的口氣很自然地變得畢恭畢敬,感覺聲音甚至在發顫,應該不是我的錯覺吧。畢竟被撞到重傷,所以我有些提心吊膽。
  「話、話說回來,看您這麼匆忙,是發生什麼事了嗎?」
  我一問,這位女性就「啊」的一聲,做了個好像想起什麼的動作。
  「呃,其實是我妹妹跑出家裡,我正在尋找她。」
  「您妹妹?」
  「是的,就是這張照片上的女孩子,你曾經在哪看過她嗎?」
  女性在說話的同時,從懷裡取出照片給我看──雖然這裡是奇幻風的世界觀,但照片似乎很普及。
  照片上是一位可愛的女孩子,就像眼前這位女性年幼時的樣貌,而髮質則是從波浪捲髮變成直髮一般。
  妹妹啊,是和我跟哥哥一樣,姊妹一起玩遊戲吧。
  「…………」
  她的視線彷彿是要抓住最後一根救命稻草似的,但很遺憾,我沒有看過她。
  「不好意思,我才剛到這個世界而已,從那裡的大門進來這座城鎮沒多久……」
  「這樣呀……看來她已經到裡面去了……啊,這是我的聯絡方式,要是你有在哪看到我妹妹,請務必聯絡我!還有,撞到你真的很對不起!」
  她拿出紙,在上面寫了些東西後交給我。
  「您不用再道歉了,請快點去找您的妹妹吧。」
  「謝謝你……那麼我失陪了!」
  她說完後就急奔而去,只在我的手上留下一張便條紙。
  紙條上面寫著:
  
  『阿爾塔王國近衛騎士團所屬副團長莉莉安娜‧葛蘭多利亞』
  
  「咦?」
  從沒看過的文字,自動在我的腦海中轉換成日文,不過更重要的是上面寫的內容……
  
  【已發生任務【尋人──米莉安妮‧葛蘭多利亞 難易度:五】】
  【任務詳情請至任務畫面確認】
  
  「…………」
  啊,嗯。
  也就是說,那位看起來和真人沒兩樣的女性不是玩家……
  「她是NPC哦!?」
  我再度領教到了〈Infinite Dendrogram〉超乎想像的真實性。
  
        ◇
  
  遇見莉莉安娜以及接下首樁任務之後沒多久,我就到達了與哥哥約定會合的中央大道上的大噴水池。
  附帶一提,關於我所接下的這樁任務,相關說明指出「難易度:五」似乎是適合由熟練玩家組成隊伍承接的任務,對我來說肯定是沒辦法完成。
  說到底,為什麼會把這種任務塞給一個才剛開始玩的初學者?
  總之先和哥哥談談吧。我抱著這樣的想法,急著走到噴水池。
  「…………」
  在我與哥哥約好會合的噴水池前……
  
  『Welcome 弟弟』
  
  有一個手上拿著寫下這行字樣的立牌,將近二公尺的……「熊熊布偶」坐鎮在那裡。
  「……什麼鬼呀。」
  難道,不過,不不,不會吧……但是如果是呢?
  約好的地點就是在這裡。
  會等弟弟來的人應該也不多吧。
  因為不知道弟弟的角色名字,但也不能寫上弟弟的真名,所以才在立牌上寫著『弟弟』,這些理由我能明白。
  可是……
  「為什麼是玩偶?」
  要上前去和那個東西搭話需要一些勇氣。
  從剛才就有不知道是NPC還是玩家的小孩子聚集在他身邊。
  小孩子一下爬到熊熊的頭與膝蓋上,一下抓著他的手臂吊單槓,十分親近他。
  這樣煩惱下去也沒完沒了,於是我決定上前向他說話。
  「不好意思,有事想問一下……」
  『好的熊熊,沒問題熊熊。』
  什麼熊熊啊。
  「你是椋鳥修一先生……也就是大哥嗎?」
  『正是我本人。喲,玲二。』
  ……其實我還真希望是認錯人呢。
  『幸好能順利和你會合,那麼就走吧。』
  熊熊……我是說我的哥哥椋鳥修一,他說完後站了起來,從與我不同樣式的收納提包──應該說是貼在腹部的口袋裡,拿出糖果發給圍繞在他身邊的孩子們。
  他以為自己是哆啦○夢哦,要的話應該也是扮成貓,至少扮成狸貓吧。
  「哇──♪」
  「謝謝熊熊先生!」
  孩子們收下糖果之後,就嘻嘻哈哈地離開了。
  站在原地的只剩下我與哥哥。
  
  『先自我介紹吧,我在這裡的名字是修‧斯特林。』
  「我是玲‧斯特林。名字果然重複了。」
  由於椋鳥這個姓氏的英文名很好用,我跟哥哥在製作角色時大多會以斯特林為姓。
  『那,接下來要怎麼辦?你的〈創胎〉看起來還沒孵化,要先帶你參觀城鎮嗎?如果要順便買裝備的話,我可以無息借你錢哦。』
  「啊,關於這件事啊。」
  我把剛才接下的任務告訴了哥哥。
  『哦,是莉莉安娜發出的任務啊,我也沒有接過呢。』
  「話說回來,為什麼等級0的我會接到那種任務?」
  『因為這個世界十分真實,所以偶發任務居多。並不是為了有任務而產生事件,而是系統使偶然發生的事件變成了任務。在許多狀況下就算想接任務也接不到,反過來說因為意想不到的任務而陷入困境的情況也比比皆是。不過,這對你算是個不錯的洗禮呢……你應該實際感受到這個世界的人類有多真實了吧?』
  「是啊,因為實在太真實了,我現在也會想著『會不會和我說話的人其實不是大哥本人,而是扮作大哥的NPC』而疑神疑鬼呢。」
  『才沒那回事熊熊,希望你能相信我熊熊。』
  「不要用熊熊語尾啦。」
  正是因為知道玩偶裝裡面的人是什麼樣子,所以一想像對方用這種語氣說話,就會有種很無言的感覺。
  『哈哈哈。附帶一提,莉莉安娜在這個國家擁護者之多可是數一數二呢,甚至有玩家與堤安混合組成的粉絲俱樂部。』
  「還有粉絲俱樂部哦……另外『ㄊㄧ ㄢ』是什麼?」
  『不同於玩家的人類。你就把它當作NPC的總稱好了。』
  「哦……也就是說,NPC也會組粉絲俱樂部呀。」
  『官方的說法是讓堤安「擁有與人類同樣水準的思考力與人格」,所以這也沒什麼熊熊。』
  這款遊戲的水準真的高過頭了,反而讓我擔憂起我的未來。
  『話說回來,在那個任務的詳情裡,沒有說明要去哪裡找人嗎?』
  「都沒有。所以就算叫我去找人,沒有半點提示,我也不知道要去哪裡找。」
  硬要說的話,線索就只有這張便條紙。
  『呼嗯──你那張便條紙借我看一下。』
  「嗯。」
  大哥接過便條紙後,並沒有直接看便條紙上的內容,而是反過來讓我看便條紙的背面。
  【給姊姊:
  店裡的蕾姆果實都賣完了,所以我直接去採。
  我有帶驅蟲香,所以不會有事。
  請妳期待我回來吧。
  米莉安筆】
  
  「這是……」
  『她想必很慌張吧,才會直接把交給你的聯絡方式寫在妹妹留下的便條紙背面。』
  我都沒注意到,因為這張便條紙是羊皮紙,字並不會透到背面。
  「蕾姆果實是什麼?」
  『是這一帶的一種高級特產品,你就把它想成是好吃到不行的水果就行了。』
  「上面寫『去採』,意思是她自己去找那種果實了嗎?」
  看來米莉安妮是一個非常有行動力的孩子。
  『這附近有兩個地方能夠採到蕾姆果實。其中一處是王都內的果樹園,它雖然也開放收費式的採收體驗,但光是採收一籃就要收參加費五○○○利鉺。』
  不就是剛開始遊戲時的所有資金嗎?
  好貴啊。
  『另一處則是出了南門後,立刻就能走到的〈勒夫舊果樹園〉。』
  「〈勒夫舊果樹園〉?」
  『那座果樹園因為種種原因,使得昆蟲型怪物不斷生長繁殖,那塊土地已經被棄置了。現在那裡雖然還有很多野生的果樹,但同時也化為了魔物的巢穴。』
  「……她說自己帶著驅蟲香,那就表示……」
  『就是那麼一回事吧。』
  未免也太有行動力了……
  「去安全的果樹園啦!」
  『小孩子也拿不出五○○○利鉺吧,連一顆五○利鉺的市價都不見得買得起了。』
  「但也不用這樣……」
  『附帶一提,那座〈勒夫舊果樹園〉因為距離起始地點很近,有玩家誤以為是給初學者用的迷宮,結果一進入其中就立刻被宰掉,所以那裡有「初學者殺手」的別名。』
  真是糟透了。
  ……到了現在我才明白,莉莉安娜遇見我的時候,應該就是打算去舊果樹園吧。
  那時她會說「看來她已經到裡面去了」,是因為剛從南門進來的我沒有遇到米莉安妮,因此她確信妹妹已經進入果樹園的緣故吧。
  『不管如何,這項任務應該要盡快完成,因為這個大概是會隨著時間過去而失敗的類型。』
  「咦?」
  『我不是說過了嗎?在這個世界裡會偶然地發生事件,真實性也很高,所以……沒有任何保證,任務相關人物會像舊世代的遊戲一樣「直到玩家前去破關前都平安無事」。』
  「呃,可是……」
  『以我這個首發玩家的經驗來說,在過去曾被譽為英雄的賢者、騎士團長與這個國家的國王都會死。』
  「…………」
  『即使如此,〈Infinite Dendrogram〉的世界依然毫無障礙地運轉著,因為它就是這麼真實。』
  我想像了一下。
  要是那張照片上的女孩子被魔物襲擊而悽慘地死去的話……
  光是想像就令人不舒服,再想到莉莉安娜的心情,就更令我感到沉重了。
  我知道她們是NPC,但是……
  「會令人心裡不是滋味呢。」
  『對吧?所以來完成任務吧,以皆大歡喜的結局為目標。』
  雖然哥哥穿著看不見表情的熊熊玩偶裝,但我覺得他在玩偶裝裡笑著。
  
  於是就這樣,我這個初學者與哥哥組成隊伍,挑戰第一個任務。
  攻略對象是難易度:五的任務【尋人──米莉安妮‧葛蘭多利亞】。
  目的地是被稱為初學者殺手的坑人迷宮〈勒夫舊果樹園〉。
  目標則是……皆大歡喜的結局。
  任務,開始。


《〈Infinite Dendrogram〉-無盡連鎖- 1.可能性的起點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創作者介紹

東立小說官方部落格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最愛這種書了,可以好好享受冒險跟RPG
  • 小編也很喜歡這種~

    TongliNV 於 2017/03/31 17:1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