骸骨試閱  

說好的第二天新書試閱來囉~~~

大家就邊看試閱+小說,邊等待五月天演唱會開始吧(在家

今天的作品是備受讀者好評的《骸骨騎士大人異世界冒險中V》

備受讀者期待的骸骨騎士又推出熱騰騰的冒險新章,小編覺得這集除了兼具一貫的緊湊劇情與幽默搞笑外,更多了史無前例的催淚要素!

教會構築的龐大陰謀終於現出了一角,作者說故事的能力真是太厲害了啊啊啊!

區區試閱根本無法滿足你們對不對?快點衝去據點手刀掃貨吧!


 

第一章 前往新大陸

  隔天早上,我們先到祕密基地迎接千代女,接著飛往湖畔的臨時據點,接了五右衛門再返回拉拉托亞。前一天我們就已經先跟五右衛門說明過狀況,請他先做好旅行的準備。
  今天我們終於要出發前往精靈的據點蘭德弗利亞,在那裡我們能搭到開往南方大陸的商船。
  大家在前一天就做好旅行的準備,每個人都揹著背包,裝的都是大家認為旅行用得到的東西。話雖如此,每個人攜帶的東西皆相當精簡,畢竟精靈戰士艾莉安會為了討伐魔獸,而在加拿大大森林野營好幾天。忍者千代女和五右衛門也早習慣在北方大陸各地奔波,所以對他們來說,準備踏上旅途早形同家常便飯。
  不過,有別於一如既往身穿忍裝的千代女,五右衛門上半身只有穿戴護腕,毫不吝惜地露出鍛鍊得無比結實的肌肉,打赤膊扛著行囊。
  雖然那模樣看起來很像戰鬥民族,不過旅行穿這樣不會有危險嗎?
  「都準備好了嗎?」
  「嗯。」「好了。」「……」
  「啾!」
  艾莉安向大家確認後,我和千代女都點頭答腔,五右衛門卻一語不發地點頭、鼓起胸肌,彷彿強調自己沒有問題。另外,在眾人腳邊搖著尾巴、迫不及待想出發的碰太,則是原地繞圈,發出叫聲回應。
  「好,那我們從聚落的轉移陣祠堂直接飛到蘭德弗利亞吧,跟我來。」
  艾莉安指著一棵矗立在聚落中央的大樹說道,邁步走去。
  千代女和五右衛門默默跟在她的後頭。我看著他們三人的背影,想到我們要去的那間祠堂,忍不住向帶頭走在前面的艾莉安詢問:
  「艾莉安小姐,雖然現在說這個有點太晚了,不過帶千代女小姐和五右衛門先生前往那間精靈族的祠堂恰當嗎?」
  艾莉安指的那棵大樹,裡面設有精靈族轉移陣的祠堂。那是不對外公開的祕密,尤其不能讓人族知道。
  如果帶山野之民千代女進去,就等於洩漏精靈族的祕密。
  雖然我這個暫定將加入精靈族的人能獨力操作轉移魔法的事,早就被千代女知道了,現在擔心這些似乎也沒什麼意義。
  聞言,艾莉安抵著尖尖的下巴,歪起腦袋回答:
  「嗯~就我所知,這是有經過許可的啦。況且我們的目的地法布納哈大王國也有轉移陣的祠堂啊,雖然我並沒親眼看過就是了……」
  聽聞她的說法,不只我,就連平常鮮少表現出激動情緒的千代女也訝異地回應:
  「轉移陣的祠堂,跟亞克先生瞬間穿越空間的魔法是一樣的東西對吧?精靈的聚落和這次的目的地──山野之民同胞所建立的國家,都有這樣的設施嗎?」
  我也心懷跟千代女一樣的疑問,望向艾莉安等她回答。
  這塊北方大陸的人族國家,並沒有『轉移陣祠堂』這種能為物流掀起革命的設施。而且我以為精靈族為了不讓人類知道轉移陣祠堂的存在,把這視為不得向外洩漏的機密,不過事實似乎並非如此。
  「轉移陣祠堂是初代長老伊文格琳設計創造出來的,聽說當年和剛建國不久的法布納哈初代王交流時,伊文格琳大人還遠渡重洋,在該地興建了幾座祠堂呢。」
  所以法布納哈從建國以來,就和加拿大大森林的精靈族維繫著交情嗎?
  「嗯?問題是,吾等不是要搭船前往南方大陸嗎?難道沒有串連兩個大陸的轉移陣祠堂?」
  聽了艾莉安的說明後,我又接著提出了疑問,艾莉安回了我一個錯愕的眼神。
  「雖然兩國之間從初代以來就有密切的交流和商業關係,不過兩邊終究不是同一國的,怎麼可能建立能讓兩邊的人瞬間往來通行的祠堂啦。」
  「噢噢,有道理。」
  艾莉安說得對極了,我搔搔後腦勺笑著掩飾自己的迷糊。
  縱使加拿大和法布納哈關係再親近,終究是一邊一國。如果設有能瞬間往來兩地的設施,代表要把兵力直接送往對方的中樞也是輕而易舉的事。
  況且,既然轉移陣祠堂是精靈族的技術產物,在使用上,加拿大會比法布納哈更具優勢。
  如果法布納哈擁有正常『國家』的統治機關,站在保障國家安全的角度,應該也不會歡迎這種設施出現在國家內。
  要考量的因素應該不只如此,不過那不是現在的重點。
  總之我們若帶著千代女使用祠堂,就能加快我們前往南方大陸的腳步。
  「所以吾等能直接飛往蘭德弗利亞了是嗎?吾也是第一次進入精靈族使用的轉移陣祠堂哪,真令人期待……」
  我把視線投往即將前往的祠堂。
  大樹祠堂矗立在聚落的中心,後面有一條將聚落分隔成東西兩半,在晨曦的照耀下閃閃發光的溪流。小鳥一邊啼叫,一邊拍打翅膀在溪邊覓食。
  在恬靜的風景中,可見籠罩在樹冠陰影下的大樹根部──祠堂四周設置有木製的簡易圍籬,圍籬的用途似乎只是劃出祠堂的界線,看起來並不像什麼管理森嚴的設施。
  祠堂的構造類似長老的住居,看起來就像大樹把祠堂吞進去了一樣。
  有兩個佩帶著劍的精靈族戰士在祠堂出入口的門前站崗,他們用警戒的眼神打量著往祠堂移動的我們。
  艾莉安簡單地向兩人打了聲招呼,並且交談了兩、三句話。
  或許因為早已接獲指示,兩名守衛往左右兩邊退開讓出通路,要我們快點進去。艾莉安輕輕點頭致意後,從入口進入祠堂。千代女、五右衛門,還有讓碰太坐在肩膀上的我緊跟在後。
  大樹祠堂的內部雖然沒有屋子那麼寬敞,不過高度高多了,垂直的挑高空間貫穿了整棵大樹。四周被粗大的柱子環繞著,維持這個挑高空間。
  中央有一塊高度較四周突出的圓形舞台,在祠堂的魔道具水晶燈照射之下,舞台的部分看起來就像浮在空中。
  圓形舞台的地板上描繪有複雜奇怪的魔法陣,魔法陣本身也綻放著淡淡的光芒,從底部照射整個挑高空間。
  這幅景色,堪稱是奇幻風格的代表。
  趁著我和千代女被祠堂內的轉移陣吸引目光之際,艾莉安和某個走上前來、個子嬌小的男精靈交談了幾句話,然後步上發光舞台的轉移陣。
  「亞克、五右衛門先生、千代女,準備出發了。快點到魔法陣上來。」
  我們點頭回應她的催促,興沖沖地移動到魔法陣上。
  話說回來,艾莉安對於我和五右衛門的稱呼方式有著微妙的差異,到底是為什麼?
  就在我思考著這種芝麻小事時,腳下的魔法陣綻放出刺眼的光芒,將視野渲染成白茫茫一片。我忍不住別開眼睛後,身體突然有騰空的感覺,並往旁邊傾斜。接著刺眼的光芒突然消失,當視野開始迅速恢復色彩的同時,四周景色出現了變化。
  剛才還站在轉移陣外側的嬌小男精靈已消失不見,取而代之出現在我們眼前的,是三名彷彿等著迎接我們的男女。
  除此之外,室內的景觀並沒有太大的差異,頂多只有轉移陣祠堂的規模好像稍微大了一點。
  其中兩人裝扮就跟在祠堂前面站崗的守衛一樣,他們拿著武器靜候指示。站在正中央的女性手無寸鐵,身穿精靈族獨特服裝的她,面露溫和的笑容觀察我們四個人與一隻動物的表情。
  這名女性給人的第一印象,就像名祕書。
  「歡迎大駕光臨。您就是來自拉拉托亞的艾莉安小姐嗎?」
  「是的,要承蒙您關照了。」
  艾莉安點頭回答該名女性後,女性只淡淡地說了句「長老在恭候各位大駕光臨,請隨我來」,然後轉身為我們帶路。
  艾莉安緊跟在後,我、千代女、五右衛門也接著移動。
  看到身穿白銀盔甲、背後扛著大劍的我,還有打著赤膊、全身肌肉發達的貓人族男性五右衛門,疑似是守衛的兩名武裝精靈都不禁傻眼,不過這樣的反應應該再正常也不過。
  反倒是那名貌似祕書的女精靈,她看到我們倆的模樣後,就只有稍稍動了一下長耳朵,膽識令人敬佩。
  我們跟著祕書女精靈離開轉移陣祠堂後,映入我們眼裡的景色,跟恬靜的拉拉托亞截然不同。
  放眼望去有好幾株大樹矗立在外,看得出來每一棵樹都兼具住宅的功能。
  樹蔭下的地面有使用紅磚鋪設而成的道路,許多精靈熙來攘往,當中不乏少數跟千代女一樣的山野之民。
  這幕景象,讓千代女不禁驚訝地睜大眼睛。
  「好熱鬧的地方啊………」
  「這裡是通往南方法布納哈的玄關口,規模在加拿大可是數一數二的。」
  艾莉安轉頭向自言自語的我這麼回答。
  不久,站在前頭為我們帶路的女性穿進了一扇門,通往一幢──不對,或許應該用一棵做為單位才對──樹屋的腹地。
  雖然這裡的建築和拉拉托亞一樣,都是大樹和屋子融合在一起的風格,不過外觀有很大的差別。相較於四周的大樹建築物,這樹屋的高度非常矮。
  不過,若論替代屋子地基的樹幹,不僅比其他樹木的枝幹還要粗,而且重心更穩。外形看起來就像燒瓶一樣,彷彿是把四周的樹木直接壓平塑形而成。
  踏進這樣的樹屋後,便發現裡面的裝潢跟艾莉安的故鄉──拉拉托亞的屋子大異其趣。
  地板的圖案拼湊得十分精巧,彷彿木製的拼花工藝品;柱子、牆壁和天花板雖然裝飾得很精緻,卻不過於奢華;擺設在空間裡的日常用品品味出眾,與其說是精靈族生活的屋子,感覺更像人族領主所居住的宅邸。
  這裡應該就是治理蘭德弗利亞長老的屋子吧,艾莉安似乎也沒進來過,她和我還有千代女一樣東張西望著。五右衛門對室內空間的裝潢好像沒什麼興趣,只是靜靜地看著這一切。
  或許是發現我們對室內陳設很有興趣,貌似祕書的女性一邊繼續往二樓前進,一邊為我們解說:
  「除了南方的法布納哈以外,這裡還有與林布魯特之間有貿易關係的薩克屯的物品,有很多在其他地方無法看到的新奇東西。」
  「噢,原來如此。」
  我隨聲附和她的解說,再一次環視四周。
  林布魯特大公國是羅登王國的鄰國,是唯一和加拿大大森林的精靈族有貿易關係的人族國家。
  薩克屯這個地名我還是第一次聽說,不過從她的說法看來,那裡應該是和林布魯特交易的窗口吧。即使是有設置轉移陣的地方,也不一定看得到這麼多人族的物品。由此可知,這些交易物應該都是透過轉移陣之外的方式運來的樣子。
  既然這裡是大陸間進行貿易的港都,可以推測出船運就是其運輸手段,這也表示那個名叫薩克屯的地方,應該也是位在沿岸一帶的港都。
  透過這些事實推敲後,可以知道轉移陣可能不適合用來運輸大量的貨物。
  有往來那麼方便的轉移陣,按理說兩地間要進行貨物流通,應該非常輕鬆簡單。
  同理,在其他聚落應該也有很多機會能看到人族的物品,可是這幾天我在拉拉托亞四處走動的時候,並沒有發現這樣的跡象。
  是因為使用轉移的成本很高嗎?還是因為轉移陣使用的限制非常嚴格的關係呢?
  當我專心思索這問題時,帶頭的女性突然開口說「請在此稍候」,然後把我們留在原地,獨自消失在裡面的房間。
  這裡大概是充當會客室用的空間,和一樓完全不一樣,不見任何別樹一格的日用品,只放了幾張有稍微雕琢裝飾的椅子和圓桌,整體風格簡單。
  我把行囊放在其中一張桌子上,從裡面拿出皮製的水壺。
  見狀,艾莉安向我投以訝異的視線問道:
  「等一下,你幹嘛在這種場合把水壺拿出來?」
  「跟長老見面的時候,總不能穿著鎧甲吧。」
  我邊說邊從行囊裡拿出曬乾的稻草,把它插進水壺的注水口。
  艾莉安看著我,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搖頭說:
  「我都忘了……習慣還真是可怕,竟然連這種事情也會忘記。這次你不會再突然恢復原狀了吧?」
  我看著唉聲嘆氣、喃喃自語的艾莉安,透過頭盔的空隙,用稻草吸管飲用裝在水壺裡面,龍冠樹的靈泉之水,那是今早才打回來的。
  「艾莉安小姐不會用有色眼光看我,吾很感激。這壺水是今早才打回來的,應該不至於面談到一半就失去效果才是。」
  我自信滿滿地如此說道,艾莉安用狐疑的視線打量我。
  消除氣息,站在房間角落的千代女和艾莉安同調,她也瞇起清澈的藍色眼眸,意味深長地盯著我看。
  看來我在這一方面似乎很不受信賴。
  我望向五右衛門試圖尋求支持,可是他擺出雙臂抱胸的姿勢,緊緊閉著雙眼,像一尊石像一樣動也不動地站在房間角落。
  「啾!」
  碰太一如要向垂頭喪氣的我打氣般,從我的頭爬到肩膀上發出叫聲。當我撫摸著牠,藉此獲得療癒效果時,剛才那名貌似祕書的女性探出了頭。
  「諾蘭大人準備好要見你們了,請進。」
  我們在她的引見下,穿過通往內部的房門。
  「特地把你們找來這裡,真不好意思。」
  進入房間後,一名精靈族的男性向我們這麼說。
  男子的頭髮是帶了點綠色的偏長金髮,他將頭髮綁成三條麻花辮,分別垂掛在兩側和後腦勺,髮型十分獨特,身上穿的則是搭配精靈特有圖騰的服飾。
  他臉上掛著溫和的笑容,不過那雙精靈族特有的綠色眼眸,有幾分神似之前我在布蘭貝納見過的卡西,讓我想起他們倆是兄弟的事實。
  「沒想到我居然是透過這樣的形式,得知多年前離家出走,從此音訊全無的兄長下落……這世上有什麼樣的機緣還真是難以預料呢。」
  我們打過招呼後,理當是這村莊長老的男性面露苦笑,站在房間角落待命的祕書見狀,便輕輕地咳嗽。
  「啊啊,我是管理這村莊的長老,諾蘭‧海爾德‧蘭德弗利亞──同時也是你們在人族城市見過的卡西的弟弟。你們好。」
  自稱是卡西弟弟的蘭德弗利亞長老邀請我們到房間一角的會客空間坐下,立刻詢問居住在人族城市兄長相關的問題。
  千代女和五右衛門沒見過卡西,所以窩在角落喝招待客人的茶水,並且聽我和艾莉安娓娓道來和卡西相遇的經過。
  當艾莉安談到她被迫配合卡西的魔獸研究,和他一起去抓沙蟲的事情時,諾蘭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雖然口裡嘟囔著「這麼多年了,他還是一點也沒變呢」,不過臉上仍掛著看似開心的笑容。
  在這沒有通訊器材、無法隨時聯繫對方的世界,要和分隔兩地的人取得聯絡,似乎遠比我想像中還要困難。一旦分開,很有可能一輩子再也見不到對方。
  即使只是聽人轉述,不過能得知行蹤不明的家人近況,對那個人的家族來說,或許已經是足以放心的好消息了。
  大致聽過兄長那像流水帳一樣的近況後,諾蘭慢條斯理地站起來向我們致謝:
  「抱歉勞煩各位跑這一趟。我已知道兄長人在何方,而且似乎過得還不錯。雖然受制於地點的緣故,我應該無法和他取得聯絡,不過應該可以給父母一個好消息。」
  諾蘭如此說完,深深一鞠躬、再次向我們致謝,談到了我們這次造訪聚落的目的:
  「關於你們計畫搭乘的商船,今天應該就會完成載貨的作業,預計明天一早出航。我已經在這屋子幫你們準備好房間,今天你們就留下來好好休息吧。」
  聽到長老這麼說,原本打定主意今天就要上船的我有種大失所望的感覺,不禁顯露出失落的模樣。
  「是嗎?今天不是出航日啊……」
  聽到我自言自語,坐在旁邊的艾莉安立刻指正:
  「一般而言,乘客不會在出航那天才抵達港口啦。因為天有不測風雲,計畫很可能說變就變……」
  「原來如此……」
  我隨口回應艾莉安,微微側起腦袋暗忖──
  仔細想想,即使在我原先的世界,交通想要完全準時也是極為困難的一件事。
  就連高度發展的制度化社會都會出差錯,更別說容易受氣候左右的帆船了。
  這個世界的人在旅行時,一般都會安排幾天的時間做為緩衝,應該是他們的常識了吧。
  之前我總是仰賴轉移魔法移動,旅行過程輕鬆愉快,所以才尚未抓到那樣的感覺。
  離開長老的房間後,我在貌似祕書的女性帶領下,來到自己的臥房放下行囊,從設置在房內木製床鋪旁邊的窗戶往外看。
  目前天色還很亮,可以看到有許多人在屋外走動。
  待在這裡發呆直到明天出航,也未免太浪費時間了。於是我把劍留在房內,從行囊裡翻出放有金錢的小皮革袋。
  我走出房間一瞧,發現住在另一間客房的艾莉安和千代女站在走廊上,和我對上了視線。
  「亞克你也打算出門?」
  艾莉安打量我的樣子後,猜測了我的目的。
  「唔呣,畢竟天色還亮得很哪。吾想先去看看明天要搭乘的船,順便在港口附近逛逛,說不定能有新奇的發現。」
  「那我們也陪你一起去吧,讓你獨自行動也挺令人不放心的……」
  看到她那副態度,讓我有種錯覺,彷彿自己是個不斷製造問題的麻煩人物,很不可思議……真的很不可思議。
  先不開玩笑了。總之,我在蘭德弗利亞人不生地不熟,與其自己四處蹓躂,有艾莉安她們陪伴確實比較方便。
  於是我點頭同意了她的提案,跟屋子裡的人報備一聲後,便動身前往了港口。
  
  艾莉安曾拜訪過這個聚落,因此由她擔任嚮導,帶我們前往蘭德弗利亞的港口。我、千代女和五右衛門跟著她移動,順便參觀聚落。
  雖然我們看在旁人眼中就像三個鄉巴佬,但這也只能怪這個聚落的發展實在太驚人了。
  聚落裡的居民絕大多數都住在類似高層公寓的大樹建築,好幾棟至少有七、八層樓高的建築林立在道路兩旁。
  遠遠望去,這些大樹建築就像一群很高的大樹集合體,不過走近一瞧,它們卻呈現出類似我原屬世界高樓大廈的樣貌。
  此外,空中還設置串連各大樹建築的迴廊,從下面的人行道就能看見有好幾個精靈族在建築之間往來通行。
  碰太突然開始搖動尾巴掃起了我的頭盔,不知道是因為受到上方風景的吸引,還是坐在我頭上偶然抬頭一瞧,發現了什麼令牠感興趣的東西。
  「路上行人不少呢,不知道生活在這聚落的人口有多少?」
  欣賞四周風景的千代女難得提出心中的疑問。
  聽到她的問題,走在前面的艾莉安回過頭,側起腦袋思考。
  「詳細的數目我也不清楚,應該有三、四萬跑不掉吧?這聚落人口流動很頻繁,說不定實際人口比我猜的數字要高一點。」
  千代女聽聞艾莉安的回答,睜大了眼睛。
  「我覺得建立在大森林深處的拉拉托亞已經是很大的地方了,結果還是不能跟這裡相提並論呢……沒想到規模這麼大的都市居然會座落在森林裡……」
  千代女這麼說完,佩服地嘆了口氣。
  建立在卡爾卡特山群的祕密基地是千代女現在的據點,祕密基地的人口目前約千人上下,所以至少有三十倍以上的人口生活在這個地方。
  就我曾經造訪過的幾個地點而言,大概也只有羅登王國的王都比這裡還熱鬧了吧。
  不久,我們走到了大樹公寓之林的盡頭,來到了一處擠滿了在拉拉托亞也曾看過的蘑菇型木造民房,氣氛非常熱鬧的地方。
  那些房子似乎都是商店,隨處可看到店家在門口擺出五花八門的商品,向行人叫賣。
  這裡的氣氛就好比朝氣蓬勃的日本老街,而且有形形色色疑似來自南方大陸、在人族的城市很難有機會看到的商品,整條路上都瀰漫著海風帶來的香氣。
  「呣,這個味道……看來在這裡也能買到很多辛香料哪。」
  「啾!」
  我和碰太從融合了各種氣味的複雜味道中,嗅出了嗆鼻的刺激氣味,於是轉頭東張西望。走在前面的艾莉安為我們補充說明:
  「這裡的市場有很多從法布納哈進口的辛香料,所以有一股獨特的味道。」
  聽了艾莉安的說明,我回想起在拉拉托亞吃過那種有濃濃辛香料味的漢堡,忍不住吞了個口水。
  賴在我頭上的碰太似乎也受到各種氣味吸引,隔著頭盔我也能感受得到牠不斷東張西望、動來動去的樣子。
  一名精靈店主大概是注意到我和碰太看得眼花撩亂,走到路上向我們攀談:
  「這位左擁右抱的鎧甲老兄,要不要嚐嚐看昨天剛從南方進口的新鮮蕃茄呀?」
  店長擁有一頭帶著綠色光澤的金髮,以及一副精靈族所特有,又長又尖的耳朵。而且五官長得跟大多數的精靈族一樣,既年輕又清秀,可是叫賣攬客的口吻卻流裡流氣,跟那張臉蛋的氣質不怎麼相襯,不禁讓我感到有些困惑。不過我的目光還是很自然地受到他手上的物品吸引──
  他拿在手上,還有堆在店門口前的那些東西,是如假包換的紅色熟蕃茄。
  「噢噢,這個港口也有在販售新鮮蕃茄嗎?」
  我不由自主地,往販賣蕃茄的精靈商人面前走去。
  之前在拉拉托亞看到的蕃茄都是加工過的蕃茄乾,所以我一直以為從南方大陸進口到加拿大大森林的東西,全都是乾燥過的產品。
  精靈商人手上的蕃茄,跟我在原先世界所熟悉的那種又大又圓的品種不一樣,它的體積比較小,而且偏長條狀。
  「如果在蘭德弗利亞就買得到,我們就用不著特地跑去法布納哈了吧?」
  我被吸引到蕃茄商店後,艾莉安從我背後探出頭來如此說道。我搖搖頭,斷然否定了她的疑問:
  「這是兩碼子事。好不容易有機會去新天地一探究竟,現在取消行程豈不可惜?況且,吾也很想親眼見識,據傳由千代女小姐同胞所建立的國家啊。」
  我如此回答後,從後面跟來的千代女和五右衛門用力點頭表示同意。
  我看了聳肩的艾莉安一眼後,轉身面向蕃茄商人下單:
  「店主先生,請賣吾一顆蕃茄做試吃用。」
  「咦?要買一顆蕃茄試吃……嗎?」
  聞言,長相秀氣的精靈族商人露出詫異的表情,像鸚鵡一樣重覆了我說過的話。我不懂他這個表情所代表的意思,不禁感到納悶,在後頭觀望的艾莉安一如突然想到什麼事情般,向店主開口詢問:
  「啊,這個蕃茄還沒經過處理是吧?」
  「沒錯,我批發的是加工前的蕃茄,所以比較便宜。」
  艾莉安沒有回答我的問題,直接詢問販賣蕃茄的商人。得到商人的答覆後,艾莉安恍然大悟地點點頭說:
  「他賣的蕃茄沒有做過去毒的加工處理,所以就算買了也不能馬上吃。而且村莊裡的交易只接受金幣,你付四分之一的金幣只買一顆蕃茄會不划算,必須調整購買數量才行。」
  聽了艾莉安的說詞,我腦袋瞬間空白,有種市場的喧囂聲突然變遠的錯覺。
  「艾莉安小姐,汝剛說什麼……?汝說蕃茄有毒嗎!?」
  我驚訝得忍不住發出大叫,不禁摀住自己的嘴巴。
  在旁聽我和艾莉安對話的精靈商人,回答了我的疑問:
  「怎麼?鎧甲老兄你平常都不下廚的嗎?那也難怪你會嚇一跳了!蕃茄本身含有毒性,如果不先去毒的話是沒辦法吃的。不過雖說有毒,吃了也頂多只會跑廁所拉肚子而已啦!哈哈哈哈。」
  精靈商人如此說道,把玩著手上的蕃茄哈哈大笑。
  艾莉安接著向我補充說明:
  「蕃茄在南方大陸又被稱作『下痢果實』,原本是用來給有便祕困擾的人食用的通便劑。後來,創建法布納哈大王國的初代國王為這果實取名叫『蕃茄』,而且聽說他很喜歡吃蕃茄,哪怕吃壞肚子也要滿足口腹之慾。初代長老伊文格琳得知這件事後,還製作了為蕃茄去毒用的魔道具贈送給他。法布納哈國王感激得不得了,聽說加拿大和法布納哈的關係也因此變得更親密了。」
  艾莉安分享了加拿大大森林和法布納哈大王國兩國如何建立親交的故事,我一邊隨口附和,一邊低頭看了店主手上的蕃茄。
  「……下痢果實,這名字未免太直接了吧。」
  那聽起來不怎麼名譽又隨便的名字,讓我不禁搖頭自言自語。
  既然蕃茄不處理直接生吃,會吃壞肚子的話,那我在骷髏狀態的時候吃,同樣也會拉肚子嗎?
  我沒聽說過有會拉肚子的骷髏,話雖如此,我也沒有想積極實驗的打算。
  不過話說回來,法布納哈的初代國王替被一般人當作瀉藥的果實取名叫『蕃茄』,並且嗜吃成癮,我開始覺得他跟我是有著同樣境遇的人。
  六百年前建立了加拿大大森林的初代長老伊文格琳,也有很大的可能,同樣是穿越來異世界的存在。所以他們倆有可能當初是透過蕃茄認識,並且設法進行改良,讓蕃茄變成可以吃的東西。
  印象中法布納哈大王國是在五百年前興起的。當時的密切交流以南北貿易的形式維持到現在,從中可以看出兩人的關係。
  「這個蕃茄要怎麼做才能去毒?」
  我把視線從商店的蕃茄移開,轉頭詢問一旁的艾莉安。
  「我記得好像是把蕃茄跟『解毒晶玉』放在一起泡水一兩個鐘頭,就可以拿來直接烹調,或者乾燥保存……的樣子?」
  艾莉安回答我的問題後,有些自信缺缺地轉頭望向店主,確認自己說的有沒有錯。店主笑容滿面地點頭,肯定了她的說法。
  「沒想到居然無法現場生吃……不過吾已知道只要拿到『解毒晶玉』,就可以直接生吃蕃茄了,也不無收穫。」
  我懷著不捨的心情告別店主離開店面後,走馬看花地繼續往前逛其他商店。
  擺在店面,自南方大陸進口的辛香料種類琳瑯滿目。看著看著,我的腦海裡不禁浮現出各種想吃的料理,感覺連只剩骨頭的肚子似乎都發出咕嚕咕嚕的叫聲。
  一開始我的目光幾乎都被專賣食材的商店給吸引,直到某個路邊攤的商品勾起我的興趣,吸引我上前參觀。
  那個攤販販售的,是類似羊皮紙和莎草紙的紙類物品。全新的卷軸和一疊疊的紙張等商品陳列在店頭,大小尺寸一應俱全。在那些商品當中最吸引我的,無非是吊在門口裝飾招牌的幾張圖畫。
  「店主,請問這張圖畫的是哪裡的風景?」
  店長看到全身被鎧甲包得緊緊的我站在店門口,面露幾分驚訝的神情抬頭注視。我沒把他的反應放在心上,指著感興趣的商品這麼詢問。
  那是一張描繪著某地街景的風景畫,筆觸十分精緻,類似的風景畫不只那一張,還有好幾張描繪各地民生風情的圖畫掛在店頭。
  「啊啊,你說這個嗎?上頭畫的是法布納哈大王國的王都,而這幾張畫的是港都普里瑪斯。」
  看我興致濃厚地對圖畫提出疑問,老闆大概把我們當成客人了吧,很熱心地回答了我們這個奇特集團的問題。
  艾莉安、千代女還有五右衛門似乎也對圖上的風景感到好奇。他們一邊聆聽店主解說,一邊目不轉睛地欣賞那些裝飾在店頭的風景畫。
  對這個交通不發達世界的住民來說,欣賞他處風景或奇特生物的繪畫,應該也是一種娛樂吧。
  「客人有特別中意哪件畫作嗎?」
  我用力點頭回答店主的問題,並且指著陳列在店頭的某項商品,表明了購買的意思。
  「你為什麼要買那個啊?我還以為你會買圖畫呢。」
  離開剛才的路邊攤後沒多久,艾莉安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詢問我。
  沒錯,我在剛剛的路邊攤購入的商品並非風景畫。我買的是一疊A4大小、用繩子串起來的紙張,還有筆記用品。
  「艾莉安小姐,使用我的長距離轉移魔法【轉移門】,可以瞬間移動到任何我還記得風景的地點。問題是這魔術十分取決於記憶,我的記憶力限制了能力的發揮。不過,今後我只要把去過的地方畫在紙上,就可以用我畫的圖當作線索,輕鬆喚起記憶了。」
  我翻著一疊厚厚的紙,說出了剛剛在路邊攤欣賞畫作後想到的點子。
  聞言,艾莉安也很佩服這個點子,重重地點頭並拍了一下手。
  「原來如此,用這個方法確實可以幫助你記住形形色色的移動地點呢。不然的話,亞克你不久後很有可能會因為記錯風景,而飛到不是目的地的地方,從此再也回不來了呢。」
  艾莉安發表失禮言論的同時,我們走完了商店林立的街道,來到一處疑似是蘭德弗利亞港口入口的地方。
  眼下是一片藍色的大海,看來這個聚落地勢較高。
  船隻停泊的港口設在呈海灣狀的場所,要移動到港口,只能沿著建造在斜坡上的樓梯往下爬,只是那道斜坡陡峭到說是岸壁也不為過。
  雖然可以看到有很多人在下面的港口走動,卻沒什麼人使用通往港口的樓梯。
  沿著那道有一定高度的岸壁樓梯往下爬,可以發現港口的崖下有一處巨大的空洞,洞裡面附設了跟港灣有關的倉庫和類似地下船塢的設施。
  看來這裡分成地上和地下兩層構造。
  蓋在空洞岸壁上的倉庫,裡面似乎跟地上是相通的,可以看到有許多人和貨物進進出出。
  「這港口真像座祕密基地啊……」
  我懷著興奮的心情往港口靠近,不過這裡原則上似乎禁止直接從上面走樓梯進入港口,有道高度及腰的柵欄擋在前面,阻止我繼續前進。
  「前面禁止非港灣工作人員的外人進入。不過明天我們要搭停靠在那裡的里布貝爾塔號,到時就能進去了。」
  我懷著有點遺憾的心情伸長脖子往港口瞧,站在旁邊的艾莉安指著一艘停在地下港灣的帆船這麼說。
  過去我在這個世界見識過的帆船中,地底湖的謎之帆船堪稱是其中尺寸最大的。可是這艘名叫里布貝爾塔號的帆船,全長應該有一百公尺左右,輕輕鬆鬆就超越了地底湖的謎之帆船。
  里布貝爾塔跟人族所打造的帆船一樣,沒什麼太多的裝飾,以講究機能美的設計為主。甲板上站立著三支收起帆布的桅桿,看起來相當霸氣。
  船身似乎不是使用木頭做為材料,帶了點白色的光滑硬質表面,亮晶晶地反射著波光。
  「艾莉安小姐,那艘帆船是用什麼材質打造的?」
  它頗具現代風格的質感讓我忍不住好奇詢問,不過艾莉安對於船隻的知識似乎也只有一知半解的程度,她側著腦袋沉吟:
  「嗯~船的知識我也不是很清楚啦……不過,我聽說好像有使用龍類的鱗片來提升船隻的耐久度。」
  艾莉安這麼說著,回頭看了停在港灣的帆船里布貝爾塔號。
  沒想到船的裝甲竟然使用了龍鱗做為材料,那帶有濃濃奇幻風格的設計,讓我情不自禁地看著停泊的帆船出神。
  雖然我不知道龍的鱗片擁有多優異的防禦能力,不過經艾莉安這麼一說,我才發現這艘帆船原來是裝甲艦。
  雖然因為距離遙遠的關係看不太清楚,不過甲板上擺了幾尊疑似大砲的物體。由此看來,與其將它稱作交易帆船,不如稱為交易戰艦還比較恰當。
  不過,我記得以鐵和鋼鐵做為材料的裝甲艦,目的是為了對抗敵方大砲所射擊的炸藥系砲彈。那麼以龍鱗做為材料的裝甲,又是為了防範什麼樣的攻擊呢?
  之前在地底湖看到裝置在帆船上的大砲時,就艾莉安的說法給我的印象,人族連製造大砲的技術能力都沒有,更遑論炸藥系的砲彈了……
  這表示海上另外存在著需要防範到這個地步的其他威脅嗎──
  當我沉思著這種事情的時候,艾莉安突然拍了我的肩膀。
  「我們走吧,用不著站在這種地方偷看,反正明天就能近距離看個夠了。」
  我點頭同意後,又回頭看了眼停在港灣的里布貝爾塔號。
  現在先別胡思亂想,讓自己沉浸在明天就要搭船旅行,所帶來的興奮感中吧。
  眼前我該擔心的問題是──抱著像是要去遠足心情的我,今晚是否能順利睡得著覺呢?


 《骸骨騎士大人異世界冒險中V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創作者介紹

東立小說官方部落格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