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靈試閱  

各位讀者好,今天是星期二~

可是下個禮拜要放長假,小編將有好幾天沒辦法與讀者見面。

為了彌補這個遺憾,小編要連續兩天放上新書試閱

首先要看的是《精靈幻想記4.悠久的你》

美春、亞紀與雅人被傳送至異世界。

三人完全不明白自己身在何處,也不曉得發生了什麼事,只能在迷茫中前進。

這時,他們遇到一群人,卻因為語言不通無法溝通,甚至被帶走。

另一方面,利歐在此時聽到熟悉的少女聲音,指引他前往東南方。

就在他抵達聲音所指的位置時,聽到一名少女以『日文』發出求救訊號!!


  利歐發現時空魔術特有的命力和瑪那紊亂之處,一位穿著制服的高中女生、穿著制服的國中女生、穿著便服的國小男生──三位日本人呆站在草原上。從這個世界居民的角度來看,他們的打扮十分古怪。
  「……美春姊姊?」
  國中少女膽怯地對名為美春的高中女生開口,美春正盯著手中的手機。幾十秒前,修托萊地區突然出現好幾道貫穿天空的光柱。想當然,三人並不知道這件事。他們甚至不曉得自己出了什麼事,為什麼會待在這裡。
  「啊,呃……沒有收訊。手、手機故障了嗎?」
  美春茫然地凝望顯示『無訊號』的智慧型手機。聽到少女呼喚自己的名字,她努力擠出笑容答道。
  「手、手機壞了啊……」
  國中少女一臉不安,沉下臉──
  「我們該不會──瞬間移動、到這個地方了吧?」
  國小少年半信半疑地歪斜著頭,喃喃自語。直到剛剛為止,三人周圍仍是現代化的街景,回過神來,卻待在這塊草原地帶。老實說,這根本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
  「怎麼可能啊。這又不是你喜歡的電動遊戲。」
  國中少女冷漠地否認。
  「那妳要怎麼解釋現在這個狀況啊?」
  國小少年不悅地反駁。
  「我、我怎麼會知道。說、說不定是做夢……」
  「這跟我的發言差不多離譜吧。」
  兩人焦躁地開啟唇槍舌戰。突然遇到這種不知所以的狀況,他們的態度變得充滿攻擊性。
  「亞紀、雅人,我們先冷靜下來整理現在的狀況,好嗎?記得我們剛才待在哪裡嗎?」
  美春做了個深呼吸,安撫兩人。她的年紀最大,必須振作起來。
  「在哪裡啊……學校的開學典禮剛結束,大家會合了吧?」
  名為雅人的國小少年不高興地深吸一口氣,開口回答。
  「除了我們之外,沙月學姊和貴久同學也在吧?」
  美春迅速拋出下一個問題。
  「是啊,他們也在。」
  雅人篤定地說。
  「亞紀也一樣?」
  「嗯……大家一起待在住宅區。」
  聽到美春詢問自己,名為亞紀的國中少女點了點頭──
  「景色變換之前,你們有沒有覺得不太對勁?不管是什麼蛛絲馬跡都好,先告訴我。當我和沙月學姊說話時,突然覺得視野變得扭曲。」
  美春說出察覺到的異狀,詢問兩人。
  「……我跟哥哥說話的時候,也發現四周景色開始扭曲。」
  「聽妳們這麼一說,我也有這種感覺……」
  亞紀回答完,雅人也歪著頭低語。
  「既然我們都心裡有數,代表……那不是視覺上的錯覺吧?」
  美春低語。即便如此,她依然摸不著頭緒。
  畢竟她剛剛還走在清幽的住宅區中,現在周遭卻變成一片草原,舉目所及之處只有岩石、丘陵和山脈。看不到任何人工產物。就算從美春本來所在的位置移動幾公里,也沒有這樣的景色。
  冷靜思考後,自己身處的狀況未免太過不現實,讓美春感到有些不舒服。難道雅人真的說對了,他們瞬間移動來到這裡嗎?
  美春感受到一抹無以名狀的恐懼,身體微微顫抖──
  「我們果然是瞬間移動來的吧?這裡真的是日本嗎?」
  雅人訝異地環顧四周,詢問美春和亞紀。
  「我們怎麼可能會知道?就連智慧型手機都收不到訊號喔。」
  亞紀冷漠地搖了搖頭。
  「先、先來決議吧。大家要留在這裡,還是移動到其他地方呢?」
  由於話題似乎又要重回起點,美春暫且放下心中的疑問,企圖將焦點引導至討論未來方針上,如此提案。
  「倘若移動到其他地方,我們會不會就回不來了?而且說不定會有人來救我們……沒問題嗎?」
  亞紀惶惶不安地開口。儘管無憑無據,但她隱約認為只要待在這裡,三人說不定會突然回到原來的地方。
  當人們在野外遇難時,確實該待在原地,等待搜救。為了提高獲救的可能性,與其胡亂奔走,消耗能量,不如做出打長期戰的覺悟,保存體力。
  然而,前提是必須有獲救的可能,及足以進行長期戰的物資。譬如說,在登山時事先告知親友下山的預定日期等等。
  「這種事無法保證吧?又沒有道路,再說,誰知道我們待在這裡啊?」
  雅人提出的疑問相當正確。
  「你說得是沒錯啦……」
  亞紀被說服,點頭同意。
  「這裡沒有屋頂和牆壁等遮蔽物,繼續待著不太妥當。天氣不算溫暖,我們無處躲雨,幾乎沒有水和食物……」
  美春依序舉出留在原地的缺點。
  她愈說愈絕望。
  「我可沒帶水跟食物喔。」
  「我也是……」
  雅人和亞紀的表情瞬間變得慘白。
  「我、我有帶茶和餅乾。不要緊!」
  美春慌忙打開書包,取出水和手工餅乾,故作開朗地激勵兩人。即便如此,食物的量依然讓她感到不安。
  (就算我把食物和水全部分給他們,也會馬上不夠吃……在事情發展到這個地步之前,我們必須展開行動。)
  她總算能冷靜分析現況,心中的焦躁感卻不斷增加。
  「還是先去找人幫忙吧。繼續待在這裡,只會餓死或凍死罷了。」
  雅人不安地提議。多虧年長的美春保持冷靜,陪在兩人身旁,雅人才沒有倉皇失措,但他知曉狀況有多麼緊急。
  「亞紀,妳怎麼想?」
  美春詢問亞紀。
  「嗯、嗯。我也贊成……可是,我們要往哪個方向前進?」
  亞紀膽怯地答應,忐忑不安地環顧廣闊的草原。
  美春當然無從得知答案。不過──
  「去那邊看看吧?另一邊的遠方是山脈。」
  美春壓抑著不安,指向南方。
  
   ◇ ◇ ◇
  
  決定前進方向後,三人默默邁開步伐,儘管走了一二十分鐘,依然沒有看到任何人工產物。不僅如此,甚至沒有一個人影。
  空氣冰冷乾燥,光是走路就讓他們口乾舌燥。走了約一個小時後,美春分別讓兩人喝了一口水壺中的茶。
  這是唯一的飲用水,雖要節約飲用,但仍必須定時補充水分,尤其是他們正在運動。
  (至少有條小溪也好……)
  看著靜靜跟著自己毫不抱怨的兩人,美春迫切地思索。
  就在這個時候──
  「……啊,有人。那是人影吧!?」
  雅人突然開口。
  「咦?……真、真的耶!有人,有人耶!美春姊姊!」
  亞紀雀躍地歡呼。
  遠方宛如人影的物體映入亞紀和雅人視線之內。他們不知道對方距離多遠,不過能看見大批人影排列成隊。定睛一看,對方似乎牽著宛如馬匹的生物。
  (那是……馬吧?)
  看到眼前與時代脫節的場景,美春感到幾分錯愕──
  「美春姊姊!是人耶,我們不過去嗎!?」
  亞紀拉了拉美春的袖子。
  「嗯、嗯。就是……說啊。」
  美春含糊地點了點頭。自己究竟來到什麼地方?她的心中侷促不安。不僅不安,還帶著些微警戒。
  「喂~!」
  不知道雅人曉不曉得美春的心思,他大聲吶喊,彰顯自己的存在。
  「喂~!」
  亞紀也跟著大喊。
  「喂~!」
  雅人和亞紀的喊叫聲逐漸重疊在一起。由於他們莫名遭難,眼前的人影為兩人帶來莫大的安慰。
  兩位少年少女大喊大叫,拚命揮動手臂,設法讓對方發現。
  或許是察覺他們三人,三道人影從遠方的隊列之中竄出,急速接近而來。
  察覺到對方的舉動,雅人和亞紀欣喜地揮手。然而──
  「……咦,馬?」
  一見到接近而來的人騎在馬背上,三人錯愕地僵在原地。同時,對方已迫近至眼前。
  『***!』
  騎在最前頭的男人大喊。
  美春完全聽不懂對方說的話。
  『***、***!』
  衝在最前頭,貌似首領般的男人吶喊,男人們同時停下腳步。
  馬上的人全都長得凶神惡煞,跟美春他們明顯屬於不同人種。皮革製成的輕鎧甲遮覆住龐大身軀,腰際上掛著頗為厚重的金屬劍,收納於劍鞘之中。美春三人依然聽不懂對方使用的語言。
  男人威風凜凜地安撫剛停下腳步的馬匹,緊緊俯視著美春一行人。這讓亞紀和雅人畏懼地後退。
  「啊,不好意思……你、你們聽得懂日語嗎?」
  儘管美春也心驚膽顫,依然站出來,擋在亞紀和雅人前方。她開口問出剛剛靈光一現的問題,聲音顫抖不已。
  『*、***?』
  貌似首領的男人訝異地歪著頭。
  『你知道這裡是哪裡嗎?我們迷路了……』
  美春不願放棄,改用英語詢問。
  『****。』
  首領搖了搖頭,放棄繼續與三人交流。
  「咦,英語也行不通嗎?呃,怎麼辦才好……我、我的發音太不標準了嗎?」
  發現無法與對方溝通後,美春這才感到驚慌失措,心中的焦躁感不斷擴增。一股不妙的悸動壓迫她的胸口。
  亞紀和雅人躲在美春背後,縮著身體陷入沉默。由於他們平時不曾與異國人交談,眼前的男人讓他們心生畏懼。這是理所當然的反應,更何況對方還攜帶著武器。
  『***、**************?*********。』
  其中一個騎在馬上的男人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打量美春的臉龐和身體,對貌似首領的男人說了些什麼。感受到對方毫無顧忌的可憎視線,美春微微一顫。
  『**、******。』
  貌似首領的男人開口答覆,嘴角勾起笑容,視線也緊盯著美春。
  『*****************。************。』
  另一個人說了些話,望向美春身後的亞紀和雅人。
  「怎、怎麼了?」
  「狀況不太妙吧?」
  看到男人們拋下三人不管,逕自展開對話,亞紀和雅人不安地仰望對方──
  『****、****。』
  貌似首領的男人說了些話。下一瞬間,其他男人迅速爬下馬背,不假思索地走向三人。
  美春立刻挺身而出,張開雙臂,保護身後的亞紀和雅人。雅人說得沒錯,她的心中也閃過一絲不祥的預感。但這時,一切可能已經太遲了。
  美春三人逐漸後退。過了一會兒──
  「別、別過來!」
  站在美春身後的亞紀突然縱聲大喊,聲音因恐懼而微微顫抖。她怒瞪對方,彷彿在威嚇,身體卻嚇得動彈不得。
  望著虛張聲勢的亞紀,其中一個接近三人的男子放聲大笑。
  貌似首領的男人緩緩拔出腰間的劍,光澤和重量感看起來相當真實。
  『***、***!』
  他突然對美春等人破口大罵。
  「咿!」
  亞紀輕聲慘叫。雅人的身體也抖了一下。
  一抹不祥的寒意竄過美春全身,使她雙腳癱軟,宛如有人緊緊抓住她的心臟。
  「快、快逃!動作快!」
  雅人說道。
  「嗯、嗯!」
  亞紀用力點頭。不過──
  「不可以逃!」
  美春突然回過神,慌忙抓住亞紀和雅人的手。男人們騎在馬上,還攜有武器,美春不認為逃得過對方的手掌心。一旦拔腿逃跑,說不定會慘遭殺害。畢竟這群男人散發出非比尋常的氣息。
  「咦、啊、可是……」
  亞紀本來想說些什麼,聲音卻愈來愈小──
  「不可以違抗。我們不知道他們會做出什麼舉動,只能乖乖聽話。拜、拜託你們。」
  美春低語。她抓著兩人的手,高高舉起,示意不會抵抗。她的手因恐懼而微微顫抖。
  『****。』
  看到三人停止反抗,貌似首領的男人哼了一聲,彷彿在嘲笑他們。接著,坐在馬上的他對兩個男人下達指示。手下們聞言緩緩向前邁步,使用手中的繩子綁住亞紀和雅人的雙手。他們順便拿走兩人的書包,帶到馬匹的旁邊,綁在馬鞍上。
  儘管亞紀和雅人一臉抗拒,仍然聽從美春的指示,任男人為所欲為。他們不安地望著獨自被留下的美春。
  接下來,其中一人留下來監視兩人後,另一人走向美春。男人用好色的眼神緊盯著她,雀躍地吹了聲口哨。當他的魔爪正準備撫上美春的身體之際──
  『****!********!』
  貌似首領的男人大聲怒吼,使他慌忙縮回手,嘖了一聲,奪走美春的書包。例行公事般用繩子綁住美春的雙手。
  美春感到毛骨悚然,身體因一股無以名狀的恐懼而顫抖。縱使她心急如焚,但當她與一臉不安的亞紀和雅人視線相交時,依然強迫自己擠出笑容。接下來,男人領著美春走到馬匹旁邊,同樣將繩子綁在馬鞍上。
  (……這麼做比較妥當吧?)
  望著一臉忐忑的亞紀和雅人,美春思索。
  假若亞紀等人試圖逃走,男人說不定會動刀殺人,那種事絕不能發生。雖說活著不一定有希望,但死了一切就結束了。
  『***!』
  貌似首領的男人再次下達指令後,男人們迅速回到馬背上。
  接下來,綁在馬鞍上的繩子拖著美春等人,回到男人們隸屬的本隊。
  
   ◇ ◇ ◇
  
  男人們帶領美春等人來到一條未經完善鋪設的道路。
  超過十台以上的馬車排成兩列,全副武裝的男人們站在馬車周遭守衛。
  大部分的馬車捲起車篷,露出貨架。馬車骨架由牢固的金屬打造而成,宛如牢房。裡面裝著無以計數的人,身穿破布衣裳。
  對於生活在現代社會中的三人來說,這明顯是個異常的世界。馬車旁警備森嚴的人們、馬車中軟弱無力的人們──兩者生活的世界有著明顯的區隔。
  美春一行人親身感受到這個集團散發出的奇異氛圍。當離開隊伍的男人們將三人帶回來時,吸引了在場者的注意。因為三人的打扮明顯異於常人,全副武裝的男人紛紛訝異地緊盯著他們。當男人們對稀奇的打扮感到驚訝後,美春的外貌逐漸吸引了他們的目光。
  不管是頭髮的顏色、身體特徵和打扮,都可以看出美春是一位外國人。她有著一張美麗清秀的可愛臉孔,身材纖細卻玲瓏有緻,散發出女人味,充滿魅力。她的氣質嫻靜,洋溢柔弱的氛圍,可以得知她是一位教養良好的女性,就像這個世界的貴族。
  此時吹來一陣不合時宜的溫柔微風,美春長至背部的亮麗黑髮和格子百褶裙隨風飄搖,讓每個男人都瞪大雙眼。
  男人們毫無顧忌的眼光從四面八方逼近而來,美春不舒服地微微一顫,移開視線──
  『****?』
  一位打扮考究的男人突然冒出來,似乎在詢問帶三人過來的男人們:「發生了什麼事?」看到遭受綑綁的美春後,他銳利地瞇起雙眼。
  『**********。************,**************,***********?***********。』
  貌似首領的男人望著美春,得意洋洋地對打扮考究的男人開口。接下來,他開始展示三人的書包。
  『**,*******。』
  打扮考究的男人拿起書包檢視,感慨地低喃。
  他的視線馬上移至美春一行人身上,暗自竊笑,品頭論足地望著三人,走了過去。男人貼近他們,觀察衣著,觸碰服飾的材質,對布料的品質感到驚愕。
  接下來,他站在三人面前打量,又走到美春前方。看到美春膽怯的表情,臉上勾起嗜虐的笑容──
  『*************?』
  他開口詢問美春。
  美春聽不懂對方的問題,一臉惶恐地歪著頭。打扮考究的男人揚起下流的笑容──
  『********。*********。』
  他指著美春,揚起下巴對周圍的男人下指示。附近的男人們迅速展開行動。
  他們拉著綁住美春雙手的繩子,帶她移動,前往一台稍微高級一些的馬車。馬車上架著足以抵擋風雨的車篷。
  「美春姊姊,等一下!」
  看到男人們帶走美春,亞紀忍不住大喊。
  「亞紀,不用擔心我。雅人也是、呀!?」
  在男人的帶領下,美春回過頭對亞紀和雅人露出微笑,但男人魯莽地拉扯繩子,她失去平衡,差點跌倒。
  「美春姊姊!」
  亞紀慌忙呼喊美春的名字。不過──
  「呀!?」「哇喔!?」
  一陣「啪」的尖銳聲音傳來,讓亞紀和雅人縮成一團。
  是揮下鞭子時發出的聲音。打扮考究的男人用肥胖身軀靈巧地操縱、不斷甩著鞭子,威嚇亞紀和雅人。
  「嗚……」
  亞紀萬念俱灰。
  『*****。*************。』
  看到亞紀和雅人畏懼的模樣,打扮考究的男人滿意地哼了一聲,停止揮舞鞭子,再次對周遭的人下指示。
  全副武裝的男人展開行動。他們將亞紀、雅人帶往另一台馬車。
  兩人無可奈何地走上馬車。這台馬車沒有任何遮蔽物,貨架裸露而出,裡面坐著滿滿的少年少女,大約都十歲左右。
  「美、美春姊姊。怎麼辦?雅人,怎麼辦?」
  亞紀站在馬車中,抓著金屬籠子,驚慌失措地詢問雅人──
  「亞、亞紀姊姊,我理解妳的心情,但我們最好別隨便開口。」
  雅人注意著周遭的狀況,悄悄地對亞紀說道。
  「你在說什麼啊……」
  亞紀不悅地打算反駁,但當她發現馬車上的少年少女們正怒瞪著自己時,不禁噤聲。
  他們的表情不帶一絲活力,不過擺明在責難兩人。他們大概想說:「不要太過吵鬧,免得守衛發怒。」
  「我們先乖乖坐下吧。如果繼續吵鬧,不知道對方會做出什麼舉動。」
  雅人竊竊私語,識趣地在馬車中的空位坐下。亞紀別無他法,只能跟著坐在雅人身旁,垂頭喪氣。
  沒過多久,美春搭乘的馬車出發。不到一分鐘,傳來一陣騷動。一位待在馬車旁的護衛指著街道一隅,放聲大喊。
  「……怎麼了?」
  亞紀抬頭低語,焦急地環顧馬車四周,豎起耳朵。儘管聽不懂對方的語言,但她察覺到一陣騷動。讓她懷抱著淡淡的期望,希望有機會逃跑。她並不知道馬車門其實上了鎖。
  此時,一道人影從街道一隅──恰巧是亞紀搭乘的馬車旁邊──接近而來。是一位少年,年齡約十五歲左右。
  「……咦?」
  少年披著一件外套,似乎是這個世界的旅人裝扮,當他的臉龐映入亞紀視線中後,亞紀大吃一驚。少年有著一頭灰髮,臉蛋清秀。但亞紀注意到的不是這兩點。重點在於少年看起來像是亞洲混血,在場者之中,他的人種應該與三人最為相似。
  少年走到馬車附近後,與護衛交談。亞紀聽不到他們的對話內容,但護衛們明顯擺出警戒的態度。
  沒過多久,傳來一陣騷動。打扮考究的男人出現。少年說了些話後,打扮考究的男人搖了搖頭,彷彿在拒絕他。
  他們似乎在為了某件事爭執不下。灰髮少年環顧馬車隊伍。接下來,打扮考究的男人望向亞紀和雅人搭乘的馬車,甚至和亞紀四目相交,卻馬上移開了視線。
  (這個人是來救我們的嗎?)
  亞紀的心中一陣忐忑,試圖把事情往好處解釋。
  或許是亞紀太過樂觀,但在絕境之中萌生的希望劇烈膨脹。當亞紀苦苦凝望少年時,周遭的男人慌忙拉起車篷,擋住一覽無遺的貨架。亞紀和雅人搭乘的馬車車棚也緩緩降下。
  (為什麼要遮住我們?)
  亞紀心中產生強烈的疑惑。
  她是不是該主動求援?假如自己誤會了怎麼辦?等一下說不定會吃到苦頭。再說,對方聽得懂自己使用的語言嗎?
  亞紀無從得知。
  倘若現在是命運的分歧點,這是能夠獲救的最後機會,該怎麼辦?想到這一點,亞紀坐立難安。
  她終於按捺不住,猛然站起身──
  「救、救救我!」
  亞紀懷著孤注一擲的心情,向少年求救。
  下一瞬間,亞紀和少年視線相交。沒過多久,亞紀搭乘的馬車車篷徹底降了下來。


  在亞紀求救不久前──
  (這是……)
  利歐沿著不明顯的腳印進行低空飛行時,發現距離街道不遠處殘留多數馬匹踩踏過的凌亂草地痕跡,停了下來。
  依照痕跡,利歐馬上做出判斷。留下腳印的三人明顯在此遇見數位騎馬的人。他移動視線,繼續追蹤腳印後,前方街道上出現大量馬車,排列成隊。
  馬車全都停了下來,似乎正準備出發。利歐凝望幾台裸露出貨架的馬車,裡面搭載著貌似奴隸的人,傭兵打扮的護衛聚集在周圍。
  (……是奴隸商人啊。看來情況不妙。)
  利歐心中湧出不好的預感,直接解除飛行術,降落至地面後,強化體能,疾速衝向馬車。他不能只為了心中的不安就突襲對方,因此當他接近到一定程度並放慢速度時,一位護衛察覺到利歐的存在。
  「喂,有人從街道旁邊跑過來啦!」
  男人發現利歐,放聲大喊,催促周圍嚴加戒備。其他護衛迅速拔出武器,站好隊形,守衛馬車。
  「停下來!」
  某個護衛大喊。
  為了表示自己沒有主動傷害對方的意圖──
  「我在找人,總共有三個人。他們跟我從同一個方向過來。」
  利歐沒有拿出武器,遵從對方的指示停下腳步,告知自己的目的。
  現場的氣氛出現微妙變化,擔任護衛的傭兵們面面相覷,視線聚集至在場地位最高的人身上。
  「……快點去叫老爺或隊長過來。」
  獲得眾人矚目的男人──也就是帶美春等人過來的首領──一臉覺得麻煩似地說道。不到三十秒,打扮考究的男人帶著一位體格龐大的護衛出現。
  「哼,突然冒出來的人就是你啊。你是哪位啊?」
  對方瞄了穿著外套的利歐一眼,不悅地詢問。
  「……不好意思,這麼晚才自我介紹。我是漢斯。護衛們大概已經告知你了,我正在找人。剛剛有三個人出現在街道旁邊,你有看到他們嗎?」
  面對男人高壓的態度,利歐刻意大獻殷勤。即便如此,他依然報出自己在遇到麻煩事時使用的假名,由此可知,利歐明顯是在裝裝樣子。
  「哼,我還以為只是普通的惡棍哪……」
  打扮考究的男人微微瞇起眼低語──
  「我可不知道。很遺憾,我們正在趕路,既然你達成了目的,就拜託你離開吧。」
  男人冷淡地搖了搖頭。由於利歐的用字遣詞充滿教養,他猜測對方是一名貴族子弟。但他並沒有把利歐當作一回事,打算隨便敷衍過去。
  「可是,我在相隔不遠的草原中發現好幾個人的腳印,也確認到馬匹踐踏的印子。那都是剛留下不久的痕跡。」
  利歐困惑地說道,臉上依然掛著微笑。
  「……你認為我們綁架了那些人嗎?」
  打扮考究的男人詢問利歐,眼神壓抑著情緒。
  「並非如此。我只是想讓你知道,假如你暫時收留他們,不需要如此警戒,可以把一切老實告訴我。」
  利歐慎重地挑選詞彙,面無表情地搖了搖頭。他很有把握是這群人綁架了三人,也向對方表明了這一點。他會做出這番發言,是在拐彎抹角地告訴對方,只要老實交代一切,就算做出見不得人的勾當,他也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利歐還大方地凝望停在男人背後的好幾台馬車。無奈馬車和奴隸的數量無法計算,再說,他並不曉得要尋之人的容貌,只能大略掃視一下。
  「……不要一直盯著我重要的商品。許多奴隸接觸外人之後,心中會產生不必要的期待。」
  打扮考究的男人有些焦躁地瞄了身後的馬車一眼,站在他身旁的魁梧男人隨即用眼神指示傭兵降下車篷,遮蔽馬車。魁梧男人與部下們迅速展開行動,沒過多久──
  『救、救救我!』
  某台馬車中傳出一位年幼少女──亞紀的聲音。在場者幾乎都聽不懂亞紀說了什麼,然而──
  (救……救救我?她說的是……日語?)
  利歐確實聽見並理解了這句話。他知道對方在求援。但他認為自己聽錯,因而猶豫不決。畢竟日語不可能存在於這個世界之中。
  當他望向傳出聲音的馬車,立即相信自己沒有聽錯。因為有著東方臉孔的亞紀正站在裡頭。
  「嘖,快把馬車的貨物遮起來。」
  打扮考究的男人嘖了一聲,輕聲指示護衛們掩蓋馬車中的人,毫不在乎眼前一臉遲疑的利歐。
  當馬車車篷遮蓋住整個貨架之後──
  「我剛剛不是說了嗎?你害我的奴隸開始鼓噪了。」
  到了這個時候,男人仍想敷衍了事,甚至還不滿地責備利歐。可是──
  「……等一下。方才開口的女孩就是我在找的人。她剛剛要我救她。你可以說明一下這個狀況嗎?」
  利歐的氣勢並沒有輸給對方。他回過神來,冷靜地追究。
  打扮考究的男人不快地繃著臉。然後──
  「真麻煩。夠了,殺了他。」
  他一臉不耐煩,對站在一旁的魁梧男人下指示。
  「大家都聽到了吧。我們馬上殺他滅口。排成隊形!」
  一旁的魁梧傭兵微微一笑,開口鼓舞周遭的傭兵。眾人意氣風發地排好陣列,迅速包圍利歐。
  這個傭兵團的動作整齊劃一。由於每個傭兵團的能力不盡相同,因此是否勇猛善戰,主要視團長的統率能力而定。利歐發現他們相當習慣集團作戰。
  「你是不是把匹夫之勇和勇猛果敢混為一談了?展開行動之前,最好先考慮一下天時地利吧。你有什麼遺言嗎?倘若願意求我放過你,讓你成為奴隸,我倒是可以考慮。你的外貌不差,說不定能成為男妓喔?」
  打扮考究的男人似乎相信自己掌握絕對優勢,得意洋洋地詢問。
  「……你真是讓我作嘔。快把被你綁架的女孩們交給我。假如你打算繼續抵抗,我也不會手下留情。」
  利歐焦躁地搖了搖頭,提出要求。他散發出靜謐卻強大的殺意。打扮考究的男人似乎感受到殺氣──
  「夠、夠了。殺了他!」
  他語帶驚慌地下令。
  「拿刀刺向他!」
  貌似傭兵團團長的魁梧男人簡潔地一聲令下,要求包圍利歐的傭兵們殺了他。下一瞬間,傭兵們利用盾牌守護自己,從四面八方朝利歐戳出手中的槍。
  利歐縱身一跳,輕巧地跳出包圍網。
  「什麼……!?」
  除了利歐之外,所有人都不禁瞠目結舌。他們茫然地望著輕鬆跳過自己頭頂的利歐。然而──
  「咿!?」
  利歐在空中取出藏在外套下方的匕首,握在左手。才剛著地,他便毫不猶豫地用匕首刺向身邊傭兵的大腿。遭受攻擊的男人發出哀號。
  (這多少可以削弱對方的戰意吧?)
  當利歐埋頭思索之際──
  「《光彈魔法》。」
  傭兵團團長使用攻擊魔法襲擊利歐。他朝利歐伸出左手,前方浮現出魔法陣,連續發射能量化後的魔力製成的高速光彈。
  利歐火速衝向一旁,躲避攻擊。
  (……他們冷靜到驚人的地步。畢竟率領了如此龐大的傭兵,沒有那麼好對付。)
  利歐感到棘手,不停奔馳──
  「對方強化了體能!等他筋疲力盡後,再來打倒他!採取防衛隊形!」
  團長毫不遲疑地朝利歐射出光彈,冷靜地指揮傭兵,讓傭兵恢復鎮定。他們聚集在一起,守護著打扮考究的男人和不斷射出攻擊魔法的團長,彎下身體架起盾牌,組成圓陣,盡量不阻礙到團長從內側發射的射線。
  利歐待在街道旁邊的寬廣空地,用敏捷身手閃避光彈。接著,他的表情因焦急而扭曲,從正面衝向傭兵們築起的盾牌防壁。
  「蠢蛋,你自暴自棄了嗎?舉起長槍!」
  團長露出好戰的表情,揚起嘲諷的笑容。
  《光彈魔法》的殺傷力雖低,不過一旦直接擊中肉身,將會帶來讓人難以忍受的痛楚。啟動這種魔法後,使用者可以連續射擊目標。儘管光彈不容易瞄準左右移動的目標物,卻能輕易擊中迎面而來的敵人。因此利歐突擊如此密集的防禦陣形的行為,可說愚蠢透頂。
  團長發射的光彈射向利歐的身體。但是──
  「什麼!?」
  傭兵眼中的利歐突然變得模糊。光彈猛然貫穿虛空,飛了出去。下一瞬間──
  「……咦?」
  不知不覺間,利歐繞至傭兵身旁,拔劍一掃。利歐的劍散發光芒,吹過一陣暴風──
  「咿!」
  利歐揮劍後,暴風將拿盾牌抵擋的傭兵全都吹至遠方。看到守護傭兵的防壁消失殆盡,團長訝異地屏息。當他確認到利歐的身影,下意識地想要拔劍,卻已經太遲。
  利歐倏然逼近對方,彷彿使用了瞬間移動,接著反常地用緩慢的速度舉起劍,穩當地刺進團長的心窩。
  「唔!?」
  團長瞠目結舌。看他的表情,應該還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直到利歐拔出劍緩緩後退,團長才用緩慢的動作觸摸傷口。看到染上鮮紅的手,他清楚自己即將命喪九泉,搖搖晃晃地倒下。
  利歐內疚地握住沾滿鮮血的劍,望向打扮考究的男人。對方正茫然地佇立在一旁。
  「哇!?」
  兩人視線交會後,男人厲聲慘叫,忍不住向後退,因用力過猛而滑了一跤,呆坐在地上。
  利歐舉起染血的劍,俯視對方後──
  「釋放你綁架的人。」
  用冷冰冰的語氣下達命令。
  「咿!」
  男人淒慘地驚叫出聲。
  「沒有你的命令,其他傢伙也不敢行動吧?動作快。」
  「釋、釋放他們!快點!」
  利歐嘆了口氣,不耐煩地開口,打扮考究的男人慌忙大喊。愣在原地的護衛傭兵們才宛如洩洪般紛紛開始行動。
  他趁這時候擦拭自己的劍,直接將劍綁在腰際的皮帶上。利歐左手抓著男人的脖子,右手粗魯地抓起倒在一旁的團長屍體,將兩人拖到街道的旁邊。
  「咿~!?為、為什麼要把我也帶到這裡!?你打算做什麼!?」
  男人望著橫躺在一旁的團長屍骸,臉色蒼白地大喊。
  「他的屍體太礙事了。至於你嘛,是我的人質。」
  語畢,利歐輕輕地將團長的屍體拋入草叢中。這麼一來,路人就無法從街道上察覺團長的屍體。利歐用空出來的右手再次握住劍,走了回去。
  大批傭兵聚集在街道上,看到利歐走來,膽怯地後退。團長慘遭殺害,客戶成為人質,剛剛那場戰鬥也讓他們深刻感受到彼此實力差距,徹底喪失戰意。
  這時,亞紀和雅人剛好平安無事地從馬車中被釋放出來,他們與傭兵保持一段距離,不知所措地呆站在原地。
  『……只有你們兩個平安無事嗎?』
  利歐走向兩人,用僵硬的日語問道。
  『你、你聽得懂我們的語言嗎?』
  亞紀興奮地詢問。
  『聽得懂……但我以後再跟妳解釋。你們還有一個夥伴,沒錯吧?』
  『有、有的!他們把她帶去其他馬車上了!』
  利歐躊躇地詢問後,亞紀大力點頭。
  他望向自己左手抓住的男人──
  「剩下一個人在哪裡?在哪台馬車上?」
  利歐不經意地露出右手中的劍詢問。
  「她、她坐在後方數來第二排、位於右側的馬車上!」
  「……你沒有對她做出奇怪的舉動吧?」
  「沒、沒有!我什麼都沒做。」
  打扮考究的男人奮力回答利歐的問題。
  「我去確認,你也過來。」
  利歐說完,拉了拉男人準備過去。接下來──
  『我去救你們的同伴,要跟我過來嗎?』
  『好、好的!』
  利歐對兩人呼喊。心驚膽戰的兩人憐憫地俯視打扮考究的奴隸商人,小心翼翼地點頭答應。
  他們迅速抵達美春搭乘的馬車後──
  「馬車有上鎖吧?」
  利歐對奴隸商人開口。跟其他馬車相比,這台馬車的貨架上加裝了更嚴密的鎖。
  「我、我有這台馬車的鑰匙。」
  「快點開門。」
  利歐命令道,鬆開抓住奴隸商人脖子的手。
  奴隸商人倉皇失措地站起身,用顫抖的手試著打開貨架的門。雖然動作緩慢,但貨架門上的鎖終於打開。
  「不准輕舉妄動。」
  利歐用銳利的眼神瞪向奴隸商人,耳提面命後,打開解鎖的貨架門。由於車篷拉了下來,貨架中一片昏暗,死氣沉沉。
  
   ◇ ◇ ◇
  
  伴隨嘰嘎作響的聲音,貨架門緩緩開啟。有人升起車篷,外面的光線微微射進內部,新鮮的空氣流瀉進來,取代了瘀塞在貨架中的體臭。
  美春忐忑不安地凝望敞開的門。
  不只美春。馬車中坐滿外貌清麗的美少女,她們全都戰戰兢兢地凝望門外。此時,一位外貌中性的少年──利歐從門外出現。少女們緊盯著他的臉龐。
  由於視線全都聚集在利歐身上,使他有些尷尬地環顧貨架。美春也跟其他人一樣,窺視他──
  (他在找人嗎?……嗯!?)
  兩人視線交會時,美春身體一顫。利歐的視線固定在美春身上,他茫然的眼眸似乎要將對方吸進去,美春也呆呆地望著他。好一陣子,兩人只是沉默地凝望彼此。利歐動也不動,宛如時間靜止,美春亦然。
  為什麼會這樣?
  「…………」
  利歐用美春聽不見的音量低喃,莫名流露出泫然欲泣的表情,眼泛淚光──至少美春是這麼認為。
  這讓美春也忍不住想潸然淚下。她明明第一次與對方見面,胸口卻湧出一股難以言喻、宛如鄉愁的思念。
  過了一會兒,利歐的臉上掛著內疚的表情。他彷彿想要藏起右手中的劍,將劍收入劍鞘中後,有些猶豫地踏入貨架之中,接著怯怯地走向美春──
  『我來……救妳了。』
  利歐的臉上掛著僵硬的笑容,溫柔地對美春說。 


《精靈幻想記4.悠久的你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創作者介紹

東立小說官方部落格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