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妹試閱    

耶~~~雖然今天是星期三,並非我們定期的試閱日。

不過呢,因為星期五有好消息要宣佈,所以就讓我們稍微提前一些,當作一週中間的調劑品吧!!!

今天新書試閱的作品是《如果有妹妹就好了。6》

 

警告:以下內容有劇情雷,接續《如果有妹妹就好了。》第五集的重要展開,還沒看第五集的讀者慎入。

之前的試閱都沒特別警告有雷,好像也沒這必要……其實小編只是想這麼說說看而已(被打

總之~又到了妹妹的試閱時間,小編好興奮呀!

在介紹三月特典的文中也說過,本集是各個角色認真面對彼此心意之時。

即使懷抱煩惱、害羞又難為情,仍勇於追尋幸福的景色……讓小編憶起了大學的青春時光呢。

(個人覺得感情戲方面是輕小說少見的成熟和真實,比友少好看……咳咳。)

當然,這集也有許多輕小說和動漫畫業界的八卦,是真是假就自行判斷囉,唔呵呵~

─────────────我是防雷線──────────────

人間力

  
  九月中旬的某個傍晚。
  
  ──我喜歡你啦!差不多該給我察覺了吧,笨蛋!
  ──我從以前就喜歡著你。
  
  在GIFT出版社的GF文庫編輯部打工的女大學生‧白川京,終於隱藏不住長久以來的感情,向她的前大學同學兼小說家‧羽島伊月告白了。
  面對她的告白,伊月做出的答覆是:
  
  ──抱歉。
  ──我有其他喜歡的人了。
  
  他的口氣斬釘截鐵,不帶一絲躊躇。
  於是,白川京失戀了。
  ……是說,這樣的結果也早在預期之中。
  伊月喜歡的對象是誰,京早就心裡有數,她也知道伊月對自己一點意思都沒有。
  追根究柢,京原本並沒有要告白的打算,完全是受到「真的很謝謝妳,為了我的作品這麼努力」這種不解風情的話刺激,才會一時激動脫口告白。這樣的告白如果成功那才奇怪,即使真的受上天眷顧,也有其他問題要煩惱。因為到時候,京會不知道該如何向把她當姊姊仰慕的可兒那由多說明,而且她也還沒給不破春斗的告白一個交代。
  「啊……我到底在幹什麼啊。」
  從伊月的房間離開後,京一個人走在暮色蒼茫的街道上自言自語。
  她感到心痛,眼眶也噙著淚水。
  即使如此──她的心裡卻完全沒有湧現「早知如此就不要告白了」這般後悔的念頭。
  與其一直不被伊月當異性看待,只能焦躁地等待時間過去,還不如自己主動跨出第一步,即使結果會令人痛苦難受。
  
  ──我休學了。
  ──呼哈哈哈哈!我只是醒悟了,身為擠進ORICON排行榜前十名的天才當紅作家,跑去上大學根本只是浪費時間!
  
  京至今仍清楚記得,當初突然得知伊月休學的消息時,那股忽然襲上心頭的無力感和焦躁感,以及「浪費時間」這個字眼深深刺痛她的感覺。
  雖然不知道現在的自己和當初相比進步了多少,起碼已經不再是無足輕重的角色了……京希望是如此。
  當京一邊悶著頭思考這種事情,一邊走路的時候。
  「──咦?京小姐?」
  突然有人從旁叫住她。
  開口向她攀談的,是個手上提著沉甸甸的購物袋,個頭嬌小、面目清秀的少年──伊月的弟弟羽島千尋。
  「啊……千尋。」
  千尋面露溫和的笑容微微彎腰一鞠躬。
  「辛苦了,京小姐。妳打工下班要回家了嗎?」
  「啊,嗯、嗯。對呀。」
  京點頭回答,心裡尷尬。
  才剛告白被甩,她不知道自己要用什麼樣的表情跟對方的家人對話才好。
  千尋向一臉難堪的京說道:
  「我現在要去哥哥房間幫他做飯,方便的話京小姐要不要來跟我們一起吃晚餐?」
  「咦?啊,我想想……今、今天還是算了吧。」
  京神色慌張地婉拒後,千尋面露驚訝的表情。
  「奇怪……京小姐,妳的眼睛怎麼好像紅紅的……」
  「沒、沒有啦!我們改天見囉,千尋!」
  京像是要轉移焦點般打斷對話後,落荒而逃似地邁步離開了。
  「咦?啊、好的。」
  千尋一臉困惑地目送京的背影離去。
  

  
  同時,另一方面。
  在京離開房間之後,甩了她的羽島伊月悶悶不樂地趴在暖爐桌上。
  他完全沒發現原來京對他有意思。
  京有很強的社交能力,是個能跟任何人相處融洽、生活充實的大學生,而且看上去感覺就是有很多異性朋友的樣子,所以伊月一直以為自己只是那群異性朋友裡的其中一個。
  而他也把京認定是可以不談男女感情,輕鬆相處的異性朋友。
  ……不對,或許是我個人試圖這麼解釋而已吧……?
  仔細回想過去自己和京的互動,她有些反應確實透露出了那樣的跡象。
  有時臉紅,有時激動,有時難掩傷心難過……
  我只是替白川京這個人貼上「社交能力強大且生活充實的女大學生」的標籤,從來沒有想用心去認識真正的她,不是嗎?
  因為這樣對我來說比較輕鬆。
  因為比起『對輕小說和動畫一點也不熟,無論內在或外在都一級棒的女孩子,對我懷有特殊的感情』,『社交能力強大且生活充實的女孩子,願意讓我當她的眾多朋友之一,和我來往』這樣的故事內容更簡單明瞭,也更自然、實際,容易教人接受。
  在自己的腦海裡捏造出一廂情願的故事,然後硬套在他人身上。
  ……這樣豈不是跟那些看過我的小說後,連我的人格也一起否定的傢伙形同一丘之貉嗎?
  「啊~~~~~~~~可惡!」
  伊月的額頭「咚」的一聲撞在暖爐桌的桌面上。
  「……可惡……不管怎麼樣我也……太那個了……」
  無法明確地用言語表達出來,令伊月感到焦慮。
  怎麼說呢……作為一個人,自己應該更成熟一點才行。
  「啊啊可惡……」
  連用言語明確表達自己的心情也辦不到。
  虧自己好歹也是職業小說家。
  「……怎麼會這麼沒用。」
  當伊月揪起一張臉露出自嘲表情的時候……
  「晚安~」
  玄關的門打開了,千尋一邊柔和地打招呼一邊走進了屋內。
  看到哥哥趴在暖爐桌上,千尋不禁滿臉驚訝。
  「哥你怎麼了?肚子餓昏了嗎?」
  「……大概就是這樣。」
  千尋向頭也不抬、用消沉的聲音如此回答的伊月露出苦笑。
  「等一下喔,我立刻下廚做飯。」
  

  
  京前往的地方,是距離伊月房間路程只有十幾分鐘的商務旅館──可兒那由多長期居留的房間。
  「啊,京姊!」
  一看到京的臉,全裸的那由多一如既往面露歡迎的笑容,領著京進入房內。
  「來,請進請進。」
  然後一如既往地幫京脫起了衣服。
  「啊,嗯……」
  等裙子一如既往地被那由多解開釦子往下拉之後,京才猛然回神。
  「等一下,今天我沒有心情跟妳袒裎相見!」
  京連忙把被脫到底的裙子拉起來穿好,面對目瞪口呆的那由多。
  「怎麼了嗎,京姊?」
  那由多帶著疑惑的表情站起身來,京面露嚴肅的表情注視著她的雙眸。
  「那由,我……」
  話才剛脫口,京就語塞了。
  等一下自己要說的話,很有可能會傷害到這個女孩。
  深呼吸。
  即使很有可能會對她造成傷害,還是非說不可。
  如果只是默默暗戀著那由多的心上人,那也就罷了,但我已經搶先一步告白──做出了類似先下手為強的行為之後,我實在無法再向她隱瞞這件事。
  因為這樣的人,沒有資格和她繼續當朋友。
  我希望今後還能跟那由多繼續當朋友。
  所以,即使會傷害到她,很有可能會被她排斥,我還是要向她坦承一切。
  
  「我向伊月告白了。」
  
  京用淚汪汪的眼睛筆直地注視著那由多的雙眸,明白地如此說道。
  那由多瞪大了眼睛。
  「告白、嗎?」
  京點點頭。
  「我向伊月坦承我喜歡他了。」
  那由多瞪大雙眼,用生硬的語氣詢問:
  「京姊,原來妳一直都喜歡伊月前輩嗎?」
  「……嗯。」
  京點點頭,用帶著鼻音的聲音繼續說道:
  「已經一年多了。在認識那由以前,我就喜歡上他了。」
  「京姊……」
  那由多的表情彷彿快哭出來了一樣。
  
  ──白川小姐妳喜歡前輩嗎?
  
  在兩人第一次見面的時候,那由多曾向京詢問過這個問題。
  京否定了這個問題。她說了謊。
  這表示京從那一刻起,就一直欺騙那由多直到今天。
  「對不起,我騙了妳這麼久。」
  「嗚咿咿。」
  那由多淚如泉湧,臉孔扭曲成一團。
  看到那張哭泣的臉孔,京的心就像是被刺中一樣痛了起來。
  那由多一邊「嗚咿、嗚咿」地吸著鼻涕,一邊喃喃開口:
  「…………然後呢?」
  「咦?」
  「……然後伊夜鹹輩他的答覆素什麼?」
  想起伊月的反應,京不禁露出苦笑。
  「……他二話不說就把我甩掉了。真的是一點猶豫也沒有……想都沒想就回答『我有其他喜歡的人了』。」
  「…………」
  那由多的嘴巴撇成了ㄟ字狀。
  「……那個,京姊。」
  「嗯?」
  「雖然很難啟齒,不過前輩喜歡的那個人其實是……」
  那由多的臉孔又扭曲成了一團。
  「是我。」
  那由多的自白讓京頓時露出錯愕的表情。
  「這意思是……妳早就知道伊月喜歡妳了?」
  「之前前輩和淫棍王子聊天的時候,我不小心聽到了。」
  事情怎麼會這樣,京心想。
  從伊月的態度,京就能隱隱約約瞧出他對那由多有好感。而且之前去沖繩旅行的時候,伊月也曾意有所指地透露出了一點端倪。不過她沒想到,那由多早已聽他親口證實過了。
  「對噗起,京姊。」
  那由多哭著說道。
  京的腦袋陷入一團混亂。
  「咦?為什麼那由要跟我道歉?」
  「因為前輩是屬於我的……!絕對不能讓給任何人!」
  「呃……」
  京心懷困惑地思考。
  「……妳的意思是,因為伊月喜歡的人是妳,結果害我被甩,所以妳覺得很抱歉,是這樣嗎?」
  那由多點了一下頭。
  「我也很喜歡京姊……我也希望京姊可以幸福,是我害妳失戀的,對不起……!」
  見那由多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地向自己道歉,京忍不住嘆了一口氣。
  「笨蛋……妳明明就沒有做錯事啊。」
  說謊的人是我。
  想先下手為強的人也是我。
  我確實對那由多做了很過分的事情。
  所以不管被她罵得有多慘,不管被她討厭得有多嚴重,即使她要求絕交,自己也只能默默承受。
  然而,那由多非但沒有生氣,還反過來擔心京的感受。
  怎麼會有心地如此善良的女孩子呢。
  京忽然想到那由多曾經提起的過去。
  雖然細節部分那由多並未多做交代,不過那由多高中一年級的時候會遭到霸凌,據說原因就是出在感情糾紛的樣子。
  某個女孩喜歡上了某個男孩,可是那個男孩的心卻受到其他女孩的吸引──也就是那由多。
  這並不是什麼罕見的事。
  京就讀國高中的時候,類似的情況身邊就發生過好幾次,層出不窮的三角關係。
  沒想到,國高中時代從來沒有親身經歷過這種事情的京,如今卻陷入春斗、伊月、自己的三角關係風暴中。
  不過,對於曾被這種屢見不鮮的糾紛深深傷害過,一度被逼到把自己關在房間裡成為繭居族的那由多而言,這次的事件,或許就像她高一時代所經歷過的狀況翻版也說不定。
  一想到這,京不禁用雙手擁抱了那由多。
  「嗚呀!」
  「放心吧!」
  京流著淚,語氣堅定地斷然說道。
  「那由妳完全沒有錯,根本不需要向我道歉!」
  「可、可素,京姊……」
  「我絕對不會討厭妳!也不會遷怒於妳的!」
  「…………真的?」
  被京抱在懷裡的那由多用微弱的聲音問道。
  「真的!絕對的絕對!」
  京更用力地擁抱,大聲保證。
  「……那京姊尼以後還會繼續跟偶當好碰友嗎?」
  「這還用說嗎!是說,這問題應該是要由我來問妳才對吧!那由妳願意原諒我嗎?今後妳是不是還願意跟我當朋友?」
  那由多把臉埋在京的胸部上,用力點頭。
  「從今以後偶們要繼續當好碰友喔,京姊。」
  「嗯……!今後還要請妳多多指教了,那由。」
  京哭著說道後,放開了抱住那由多的雙臂。
  於是這回換那由多用力抱了上來。
  「噗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京姊!京姊!京姊────!」
  那由多像小孩子一樣哭哭啼啼,京溫柔地撫摸著她的頭。
  「噗咿咿咿咿咿咿咿咿!京姊偶最喜歡尼了────!」
  真的是個好女孩。
  可愛又善良,像妹妹一樣惹人憐愛。
  沒有因為喜歡上同一個人而和那由多關係決裂,真的太好了。
  京打從心底如此心想。
  
  ……那一晚,京和那由多一起吃晚餐,一起洗澡,然後在同一張床上相擁而眠。當然,都是在全裸的狀態下。
  

  
  「……對了,千尋。」
  坐在暖爐桌旁邊和千尋一起吃晚餐時,伊月用略顯遲疑的口吻開口了。
  「什麼事?」
  「……這、這只是舉例喔……假如有個你當朋友看的女生突然跟你告白,然後你不假思索就拒絕了她。你覺得這樣的話,兩人的關係還可能像之前一樣嗎?」
  「咦?哥你該不會是被京小姐告白了吧?而且你當場就拒絕了她?」
  千尋面露大吃一驚的表情問道。
  不過伊月比他更驚訝。
  「為、為為為為為為什麼你會知道!」
  「果然沒錯……」
  千尋紅著臉嘟囔道。
  「……你該不會早就發現京對我有意思了吧?」
  伊月戰戰兢兢地詢問,千尋表情尷尬地輕輕點頭。
  「我隱隱約約有那個感覺,只是不敢肯定啦……」
  千尋的回答令伊月備受震撼。
  「…………這怎麼可能……我的洞察力居然會輸給說是全地球最愚蠢最遲鈍的種族也不為過的高中男生……」
  「也用不著那麼沮喪嘛……是說,哥幹嘛把男孩子批評得那麼不堪……」
  千尋面露困擾表情笑著說道,伊月提出反駁:
  「有沒有搞錯?我在你這個年紀的時候,只會把一廂情願的幻想強加在別人身上,完全不懂人心的微妙之處……不,這點或許直到現在還是一樣吧……換言之,不是高中男生愚蠢又遲鈍,而是我自己愚蠢又遲鈍而已嗎,我懂了……對不起我不該活在這個世上的……」
  見伊月意志消沉到了谷底,千尋連忙帶回正題。
  「話、話說回來,關於京小姐!」
  「噢、噢。」
  千尋稍微思考了一下後,用像是在開導的語氣溫柔說道:
  「如果哥哥你還想繼續跟京小姐當朋友,我覺得你只有朝那個方向去努力一途了。當然啦,難免會有讓你們覺得尷尬的情況發生……可是我相信京小姐一定也不希望因為自己被甩,從此和你形同陌路的。只要雙方都有意願維持原本的交情,並且朝那個方向一起努力,一定不會有問題的。」
  「…………原來如此啊。」
  傾聽了千尋的意見後,伊月佩服地嘆了一口氣。
  ……一直以來的關係是不會自動延續下去的。重要的是自己必須付出努力,讓關係維持下去嗎?
  伊月儘管心裡表示贊同,不過嘴上還是有些不服輸。
  「……是說,你的※人間力真的很高哪……這樣可是沒辦法成為後宮戀愛喜劇主人翁的喔?」(譯註:人間力,意指獨立自主的人在社會生存所需的綜合能力。)
  察覺伊月的語氣中似乎帶著鬧彆扭的情緒,千尋輕聲苦笑。
  「我才不想當那種故事的主人翁呢。比起後宮,我比較想建立平凡而幸福的家庭吧……」
  「……你也真奇怪。還是說現在的高中男生都是像你這樣?」
  假如真的是這樣,那麼把小說的讀者群設定在高中男生的伊月必須改變自己的觀念,否則將會被時代淘汰。
  「嗯~我也不確定耶?雖然不太清楚現在一般男生的情況,不過我敢肯定的是,拿我當參考範本會是個大錯……真的……絕對沒有騙你。」
  千尋語帶自嘲地斷然說道,那個態度教伊月感到納悶不已。

 

眾主人翁

  
  ──可以的話,請和我交往吧。
  
  京是在被告白後過了一個禮拜,給不破春斗答覆的。
  也就是京向伊月告白失敗的兩天後。
  在酒吧被春斗告白的當天,兩人在車站前分道揚鑣後,京認真地思考了要不要和春斗交往的問題。
  這不是京第一次被異性告白,從國高中時代開始她就十分受到異性歡迎。常常有被她當朋友看待的男生向她告白。
  雖然那些人通通都被京拒絕了,可是對京而言,拒絕他人的好意──尤其是平時有互動的人的好意,是一件非常痛苦難受的事情。那種痛苦不管經歷多少次都無法習慣,所以在高二中期的時候,她就開始盡量避免和男生交流,上大學後更是推掉了所有聯誼的邀約。
  所以目前京從平常就有密切交流的男生,只剩伊月和春斗,就算把千尋也算進去,也不過少少三人。
  她當然不討厭春斗。
  雖然他外表看起來是個風流倜儻的帥哥,不過個性很純真,而且還是個處男,內心充滿熱情這個部分也和伊月類似。
  雖然動畫化的結果不盡理想,可是以小說家而言,說是已經做出了一番成績也不為過。而且他從來不會像伊月和那由多一樣拖稿,也不會像土岐或其他GF文庫編輯部的人一樣,喝酒喝到爛醉後就開始脫衣服或發酒瘋。京身邊的人就屬他最像成熟的社會人士,值得尊敬。
  而且……
  
  ──那時,我真的被妳給拯救了。因為那時小京妳為我哭了,我才能在緊要關頭繼續撐下去。
  
  ──如果世上盡是些帥氣的傢伙,這世界肯定會很難生存。正因為有像小京這樣,能為了某人哭泣的溫柔的人們,帥氣的人才能努力下去。
  
  春斗在告白前說了這些話。
  坦白說,這些話深深打動了京的心。
  透過春斗那滿懷誠意的一段話,知道原來自己不是毫無內涵的人,京有種感覺,自己才是獲得救贖的那個人。覺得自己獲得了回報。
  長相英俊而且內心溫柔的人……雖然用言語形容,會讓人有一種很俗氣的感覺,可是對京而言,春斗真的就是這樣的人。
  如果和春斗成為情侶,兩人一起攜手共創未來,應該會是一件很美妙的事情吧。京打從心底如此認為。
  和春斗在一起的話,交往過程應該會很順利。說不定會比跟伊月交往還要幸福。
  可是……
  
  「對不起。我沒辦法和不破先生交往。」
  
  打工結束後,京和前來編輯部開會的不破約在出版社附近的咖啡廳碰面,在那裡給了他答覆。
  帶著緊張的表情,身體微微顫抖的春斗在聽了京的答覆後,輕聲發出了嘆息。
  「…………這樣啊。」
  彷彿早預期到會是這樣的答案一樣,他臉上掛起了有些落寞的笑容。
  「……對不起。」
  京眼睛泛著淚光,又開口道歉。
  春斗臉上也掛起了明顯是故作堅強的笑容。
  「我才要道歉呢,讓妳為難了。謝謝妳給我答覆。」
  春斗接著用逼自己擠出來的輕快聲音說道:
  「哎呀,這十天我每天都過得心神不寧呢,也完全無心工作。現在事情終於告一段落了。雖然結果很遺憾啦,不過坦白說我也有鬆了口氣的感覺。」
  「是這樣子嗎?」
  「嗯。其實那是我生平第一次向女生靦腆告白,一想到世上的情侶每一對都曾跨過那道難關,我就不禁肅然起敬呢。以後『現充去死吧』這種話,我可沒辦法再隨便亂講了哈哈哈……」
  「啊哈……」
  京姑且回了個客套的笑容,然後說道:
  「……其實,我前天也做了生平第一次的告白呢。」
  「嗄?」
  強打起精神露出笑容的春斗瞪大了眼睛。
  「我向伊月告白了……只不過我一下子就被甩掉了。」
  京「啊哈哈……」地乾笑了幾聲。
  「噢、噢……這、這樣啊……」
  春斗一如腦袋運轉速度跟不上狀況一樣,不停猛眨眼。
  京露出了嚴肅的表情。
  「……在給不破先生答覆之前就跑去向別人告白,我這個人簡直爛透了對吧……」
  「咦?啊,不會啦,我是不介意……」
  春斗定睛注視著京的面孔。
  「只是,妳做了很有勇氣的事情呢……小京妳應該也早就發現伊月喜歡的對象是誰了吧……?」
  「……是的。可是一時衝動就說出口了。」
  春斗聞言忍不住噗哧一笑,不過他隨即面露心有戚戚焉般的模樣說道:
  「一時衝動嗎……那就沒辦法了。話說回來,我自己也早就發現妳喜歡伊月,結果還是克制不住衝動向妳告白了。」
  「咦!你早就知道了嗎?」
  春斗向一臉驚愕的京面露苦笑。
  「啊,嗯。」
  「咦、為、為什麼你會知……」
  「因為我一直都在注意妳啊。」
  春斗面露溫柔的笑容回答道。
  「原來如此……」
  京有些尷尬地別開了眼睛。
  因為時時注意,所以知道。因為喜歡,所以時時注意……就跟京發現伊月喜歡誰是一樣的道理。
  這時春斗露出了有些壞心眼的笑容。
  「反正都被喜歡的人甩了嘛,不如收拾心情迎接下一段戀情……妳不會想試著如此告訴自己嗎?」
  京面露苦笑。
  「啊哈哈,這個嘛……那樣的想法或許是比較有建設性沒錯……不過我想試著再努力一下看看。」
  「是嗎……雖然這樣的回答對我而言是滿可惜的,不過專情也不是什麼壞事啦。動畫和美少女遊戲裡面,比起能馬上從失戀中振作起來追求新戀情的角色,那種不介意主人翁跟其他女孩子打得火熱,還是永遠只愛他一個,一輩子都不跟其他人談戀愛的角色其實更受歡迎呢。」
  京一臉嚴肅地向開玩笑般的春斗回答:
  「只有在動畫裡面才會受歡迎,這樣一點也開心不起來。」
  「哈哈,說得也是。」
  「是說,如果只是『無法立刻振作起來』那也就罷了,做到『一輩子都不跟其他人談戀愛』這種地步,也未免太沉重了吧?不管是主人翁還是跟他打得火熱的女生,都會感到很困擾吧。」
  看到京明顯排斥的模樣,熱愛色情遊戲的春斗不禁提出反對意見。
  「怎麼會,就是要死心塌地才好啊。」
  「不對,那已經超越『專情』的程度,根本嚇死人了!……咦,難道說不破先生你欣賞的就是這樣子的女生嗎?」
  被京瞇著眼睛冷冷注視,春斗別開了視線。
  「…………限、限定二次元角色啦。」
  「真的嗎……?」
  「當、當然是真的!如果是現實的話,我希望小京快點放下對伊月的感情,對我移情別戀好不好!」
  激動地如此說道後,春斗倏地漲紅了臉。
  「是、是嗎……」京也紅著臉垂低了頭。
  兩人沉默了半晌後,像是在觀察對方反應般四目相對。
  「噗……」「啊哈……」
  結果兩人都忍不住笑了出來。
  京和春斗輕輕地相視而笑後。
  「……現實果然不盡如人意呢。」春斗感慨萬千地說道。
  「是啊,不過……」京也感觸良多地點頭,接著開口說:
  「我是絕對不會認輸的。」
  京強忍著淚水,咬牙做出了宣言。
  「我也一樣。」
  春斗雖然面露溫和的表情點頭,可是眼眸裡卻燃燒著火焰。
  
  於是。
  白川京和不破春斗的故事就此進入了新的章節。
  

  
  時間回溯到兩天前。
  向那由多坦白自己跟伊月告白的事情後,當晚京和那由多躺在床上全裸相擁。
  當京透過全身享受著那由多柔嫩的軀體,半夢半醒地打著瞌睡時,那由多突然向她開口攀談。
  「對了,京姊。」
  「嗯~?」
  
  「……妳已經對伊月前輩徹底死心了嗎?」
  
  聽到那由多提出這個問題,京瞬間心跳加速。
  坦白說,關於這件事京自己仍搖擺不定。
  京向伊月告白,結果壯烈成仁。
  伊月喜歡的人是那由多。
  ……雖然是兩情相悅,不過伊月和那由多並沒有在交往。
  即使被甩,只要不死心繼續展開追求,伊月也不是沒可能會對京移情別戀。
  「……那由,妳希望我怎麼做呢?」
  京盡其所能地用平淡的語氣反問那由多。
  今後伊月對京移情別戀的可能性不是零。話雖如此,難度應該也相當高。
  好不容易才避免和那由多關係決裂,如果還刻意跑去挑戰那種難如登天的目標,到時真的和那由多撕破臉,那就得不償失了。
  「我覺得京姊妳想怎麼做就怎麼做吧。」
  那由多用沉穩的聲音回答了京的問題。
  「……妳是說真的?」
  「沒錯。」
  那由多在京的直視下,肯定地答道。
  「我絕不會把伊月前輩讓給任何人。這已經是鐵一般的既定事實了,京姊妳儘管去告白去誘惑去提供性服務吧。」
  「我沒有打算要誘惑和提供性服務啦……」
  京紅著臉說道。
  「……不過,說得也是。現在放棄似乎還太早。」
  「是嗎?」
  「……真的可以嗎?說不定伊月那傢伙一下子就移情別戀愛上我囉?」
  「京姊妳是很棒的女生,說不定真的會發生這種事情呢……不過就算發生了那種事,我只要再搶回來就好了,不管多少次都一樣。」
  那由多以平靜又懷著堅定意志的語氣如此斷言道,京淡淡地莞爾一笑。
  「……瞧妳話說得還挺滿的嘛。我不會輸給妳的喔,那由。」
  那由多同樣也露出笑容。
  「為了搶奪前輩,即使對手是京姊,我也會贏下勝利的。」
  這時,京第一次有終於跟那由多站上了對等舞台的感覺。
  無關乎雙方的社會地位、年齡和才能,而是以一名追逐愛情的女孩子身分。
  
  ……如果不是因為這段對話,京在兩天後就會接受春斗的告白了……也說不定。
  然而,這段對話不只對京的未來造成影響,同時也將為那由多的未來帶來巨大的變化。
  
  ……隔天下午,GIFT出版社GF文庫編輯部的山縣綺羅良接到了一通電話。
  「咦!」
  看到顯示在螢幕上頭的名字,山縣嚇了一跳,忍不住叫出聲音。
  可兒那由多。
  雖然她是山縣負責的作家,可是那由多主動聯絡山縣的情況過去幾乎沒有──不對,應該說好像是史無前例。
  山縣有些緊張地接聽了電話後,那由多向她提起了關於跨媒體製作的事情。
  「之前妳跟我說過,我的作品吸引了幾個跨媒體製作的合作邀約對吧?假如這些邀約還有效的話,可以麻煩妳跟我詳細說明嗎?」
  與其說之前有幾個邀約──不如說現在還是不斷有邀約找上門。
  改編成動畫、漫畫、遊戲、舞台劇、真人電影、連續劇、衍生小說,和電玩遊戲或其他小說、餐飲店、流行雜誌進行異業合作……可以說,幾乎所有想像得到的『小說的跨媒體製作企劃』都有人提出申請了。
  過去那由多對於那些合作的邀約總是不屑一顧,不過有的廠商即使屢戰屢敗,還是鍥而不捨地提出申請。也有廠商展現出「不管多少年我們都願意等,直到可兒老師改變心意為止」的誠意。
  「……妳怎麼會突然改變念頭?」
  山縣忍不住好奇詢問。
  於是,那由多用柔和又帶著鬥志的聲音回答:
  「……我想要嘗試努力一下看看。」
  山縣沒有繼續追根究柢,總之她決定立刻聯繫總編輯,當面和那由多進行對談。
  『景色』系列的跨媒體發展,乃是GF文庫編輯部──不,是關係到整個GIFT出版社的重大案件。勢必得慎重進行。
  「呼……」
  掛斷電話後,山縣大大嘆了一口氣。這時──
  「出了什麼事情嗎?」
  剛好人在旁邊的工讀生──白川京面露驚訝的表情問道。
  「沒什麼。」山縣含糊地帶過了問題。
  山縣想都想不到,眼前的這名工讀生,正是促使那由多改頭換面的關鍵人物。


《如果有妹妹就好了。6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創作者介紹

東立小說官方部落格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