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特試閱

呼哈哈哈哈哈!!!!!!!!今天又來到了星期五!!!

放假囉~~~小編要不畏冷天,爽爽出去玩!!

但因為太惦記讀者,所以又回來這裡,放新書試閱!!!!!

今天的作品是書名超~~~級長的作品,請各位一口氣唸到最後!!

《誰說尼特族在異世界就會認真工作?1他會把精靈族公主當成奴隸使喚,要她去支配世界。》

 

今天要介紹的這本作品,不但劇情有趣、插圖優美、引人入勝,而且完全滿足了小編每天的妄想啊~~

小編也好想像零次一樣被召喚到異世界(就不用上班惹(咦

然後好吃懶做就有美女在懷 多幸湖~~~~

雖然夢想暫時無法實現,但還是可以先看一下崩喰零次的幻想奇譚!!

以後被召喚道異世界就知道要怎麼做了(?


 

  這個世界棒極了。
  
  躺臥在奢華的床上。
  享用排放在邊桌的美食。
  享受清涼養眼美少女的按摩。
  崩喰零次低聲感嘆。
  
  「啊──異世界真是棒極了──」
  
  表面上本來只是普通高中生的他,作為《英雄》被召喚到異世界──《萬象樂園》,是一個月前的事。
  天空高掛著三個白色月亮。
  巨大的龍悠悠地飛翔。
  存在著精靈或獸人、元素精靈或魔法,宛如漫畫或電玩的奇幻世界。
  他在這個世界享受著無上的滿足。
  既沒有朋友或家人,也沒有智慧型手機或網路。
  至今累積的常識或良知完全不適用,身分也不受公家機關保障。
  換句話說──
  
  就是完全沒有麻煩的束縛。
  
  
  而且不必上學或讀書,在這個環境之中,食衣住受保障,想要什麼就有什麼。
  桃花源、※樂土、提爾納諾……(譯註:後兩者分別出自希臘神話與愛爾蘭神話,皆是人類嚮往的神仙樂土。)
  總之,怎麼稱呼都好,這裡就是不折不扣的樂園。
  「妳不這麼覺得嗎,主人?」
  零次悠哉地攀談,正在幫零次按摩的清涼養眼美少女──長耳的〈森靈族〉少女,本來就已經顫抖不已的手因為屈辱而抖得更加劇烈,掛在脖子的粗大項圈隨之發出叮鈴聲響。
  她打從心底──奮力大叫:
  「我怎麼可能這麼覺得!?」
  少女的肌膚雪白,五官完美無瑕。
  因為服裝布料格外纖薄的關係,與苗條身材不成比例的豐滿胸部無所遁形,她因為恥辱而羞紅了臉,不甘心地抿緊嘴唇,眼眶甚至微微泛淚。
  少女顯然出身高貴,卻被套上項圈,拚命幫零次按摩。
  
  她正是把零次召來這個世界的召喚者兼主人。
  
  原本依照主從契約,她應該能夠使換零次才對。
  「啊,先不談那個,妳可不可以再按大力一點?」
  「……」
  「啊──再下面一點,下面一點。對,就是那裡。好極了──」
  「……唔。」
  現在卻像傭人一樣,忙著按摩零次的身體。
  「哎呀──這方面大有長進了呢,主人。」
  聽到零次故意強調這方面三個字,少女握緊拳頭,小聲嘀咕了。
  
  「嗚嗚嗚……下次一定……下次我絕對會──在【較量】中取勝,恢復正常關係……」
  
  他的主人,古蘭雷姆王位繼承者排序第十三順位的蒂法莉西亞‧可麗兒古林,一邊幫本來應該是她的協助者兼從者的《英雄》按摩身體,一邊思考。
  ──為什麼事情會變成這樣?
  「妳剛才心想『為什麼事情會變成這樣』,對吧?」
  「咦?」
  「『為什麼我的想法會……』『他果然會讀心術……』『咦,這就表示,我至今思考的那種事或這種事他也都知道了……!?』」
  「──咿!啊──啊──啊──!」
  蒂法莉西亞摀住長耳,發出「啊──啊──」的聲音,努力什麼都不想,以免被讀心。看到她的模樣,零次目瞪口呆地苦笑。
  「妳還要上這種當幾次啊。我不是說過好幾次了嗎,我根本不會讀心。」
  「那、那句話本身有可能就是謊言!」
  ……原來如此,的確有這種可能。
  雖然正常人不會說那種荒謬的謊言,但零次或許就會。
  看她不像以往那樣一聽到零次說什麼就輕易贊同,並且因為羞恥而臉紅,可見她多少也稍微有所長進了。
  零次對此感到有些欣慰,咧嘴一笑繼續說道:
  「妳冤枉我了,我看起來像在說謊嗎?」
  「像!而且像到了極點!我甚至敢斷言,在所有種族之中,沒有人比你更善用下三濫的手段!」
  「哦,說得這麼絕啊。」
  零次以賊笑回應她的主張,只是這樣,就讓她像被狐狸叼住的小兔子一樣臉色發白。
  「怎、怎樣……我只是陳述事實而已。」
  「是啊──的確是事實啊──」
  只見零次連連點頭。
  「『因為對手是在所有種族之中最善用下三濫手段的人,所以不可能贏得過。就算再怎麼【較量】都註定會輸。就算屢戰屢敗、就算輸得難看,也是沒辦法的事』對吧。」
  「……!」
  少女柔弱的表情因為這句話而瞬間改變了。
  恍若寶石的美麗翠綠眼眸浮現堅強的意志,表情原本怯懦得像連蟲子都不敢殺,轉眼變成了戰鬥者的面孔。
  她的右手動作高雅地一揮。
  從獵物搖身變為狩獵者。
  「──很好。」
  盡其所能發出低沉聲音的少女這麼宣言了。
  「我們就來【較量】吧!」
  
  ──好,中計了。
  
  內心這麼想的零次,表面上懶洋洋地對激動的主人這麼說:
  「咦──今天的【較量】已經結束了吧。又得從方法開始決定──」
  「方法由你指定,我沒意見!如果我贏了,就要請你乖乖地盡英雄的職責……!」
  「如果妳輸了呢?」
  「我會任你使喚,直到你滿意為止!」
  「喔,這樣啊。」
  聽到一如預想的答覆,零次的態度迥然轉變。
  他揚起嘴角一笑。
  「既然妳都這麼說了,那也沒辦法。我就接受妳的挑戰吧。」
  親眼確認伴隨著話語出現淺淡光芒的契約魔法陣後,零次像是順便一問般繼續說:
  「為了保險起見,我先確認一下,不管做什麼都行吧?」
  「……不、不管做什麼是指?」
  「『我會任你使喚,直到你滿意為止』?」
  「~唔,那是輸了的情況!相對地,如果我贏了就要恢復正常關係──」
  「嗯,了解了解。」
  確實取得承諾之後,零次輕輕地伸了伸懶腰。
  「好了,下次要請妳做什麼呢?精靈女體餐盤……語尾加喵之前就做過了,貓耳和精靈耳朵重複了吧………………不,等一下喔。意外可行吧?」
  零次嘴上說著這種話,已經以勝利為前提,提出了【較量】的條件。
  「居、居、居然瞧不起人……!」
  邀經少女氣得滿臉通紅、渾身發抖地瞪著零次。
  她不甘心的視線似乎只令他非常痛快,零次浮現了格外卑鄙的表情:
  「既然不甘心就贏過我瞧瞧──贏過我──尼特族《英雄》零次大爺!」
  零次故意發出「呼哈哈哈哈哈」的大笑。
  蒂法莉西亞見狀,不禁哀怨地垂下眉毛。
  
  「明、明明是《英雄》……明明是《英雄》──卻是什麼尼特族!」
  
  前所未聞、豈有此理、五里霧中……
  再多言語都不足以描述眼前慘狀。
  所以。
  所以蒂法莉西亞不由得一再心想:
  為什麼事情會演變成這樣──?
  然後,同時她也回想起了──
  
  令一切開始的那天……


    一章 尼特族,逆轉主從
  
  
  三大大陸之一,往東西向長長延伸的傑斯提斯大陸東邊,是國土大半為森林地帶的〈森靈族〉之國古蘭雷姆。
  位於其西南端的第七領地提斯泰爾,和鄰國〈獸妖族〉聯合國延塔拉接壤,扮演了古蘭雷姆門戶的角色。
  本來就已經很狹小的領地有九成是森林,因此既沒有都城也沒有領民。
  就只有小小的城堡與屈指可數的僕人,以及有名無實的王位繼承權。
  所以那個祕術──《英雄召喚》,可以說是古蘭雷姆第十三王位繼承者兼提斯泰爾領主,蒂法莉西亞‧可麗兒古林不折不扣的王牌。
  
  ――很久以前,《萬象樂園》發生了波及全種族的魔法大戰[七滅戰]。
  分別擁有獨自魔法體系、企圖爭奪這個世界霸權的六種族,發動足以毀滅世界七次的強大魔法互相攻擊,可想而知,最後面臨了全種滅亡危機,最後找到一個解決辦法。
  那就是建構能夠讓所有契約都具有魔法強制力的絕對法《大契約魔法》。
  融會各種族獨自魔法體系,創造出《六面魔法體》,讓所有種族強制契約非暴力行為,於是無秩序的野蠻紛爭就此從世界上消失了。
  美麗的和平誓約。恆久的安穩生活。
  但是不管說再多漂亮話,國家之間依然會發生問題。
  發覺靠非暴力解決問題有其極限的各種族,想出了能夠行使例外暴力的系統。
  那就是要對立種族事前決定詳細規則與戰場,並發誓對《大誓約魔法》嚴格遵守,藉此強制種族全體遵守誓約而成立的有秩序紛爭──《誓約戰爭》。
  從此以後,國家之間的政治對立一律禁止互相殘殺,有限制地開放使用攻擊魔法,透過《誓約戰爭》解決紛爭。
  在《誓約戰爭》之中。
  某種族從不同於這裡的『異世界』召喚出《英雄》擔任指揮官作戰,因而大獲全勝。
  那個種族發覺,足以在原本世界推動歷史──擁有《命運力》的《英雄》,在《誓約戰爭》能夠發揮關鍵作用。
  於是,各種族無不拚了命召喚《英雄》,後來《誓約戰爭》因此改稱為《英雄戰爭》。
  當然,並不是誰都能夠從異世界召喚出《英雄》的《英雄召喚》。
  以《森靈族》而言,目前那是只有擁有王家血統的人才有的特權──
  
  (要王家血統,我也一樣有。)
  
  克蕾雅莉西亞‧可麗兒古林,身為現種族代表──《誓約者》的姊姊,卻因為觸犯『絕對禁忌』,被視為古蘭雷姆最大汙點。
  但在蒂法莉西亞心目中,她是連對僕人〈隸人族〉都一視同仁,比任何人都溫柔聰明,自己所摯愛的母親。
  她無法忍受母親被王室鄙棄『死了真是太好了』。
  無論如何都要用《英雄召喚》召喚出優秀的《英雄》,讓自己成為〈森靈族〉不可或缺的存在,以洗刷母親的汙名──
  自從母親死後,這個念頭是支持蒂法莉西亞活下去的動力,《英雄召喚》可以說是她的畢生賭注。
  發光的魔法陣代表現在正是召喚《英雄》的時刻,她感動得幾乎全身顫抖。
  (……成功了……)
  據說在眾多儀式魔術之中,《英雄召喚》尤其複雜。
  蒂法莉西亞為了這一刻,花費數年仔細準備。
  光芒漸漸減弱,設置在城外的石造禮拜堂逐漸恢復原本的昏暗。
  蒂法莉西亞因光芒而瞇起的眼睛,確認了祭壇上確實有人影出現,心跳也隨之加速。
  《英雄》必定心懷著適合被召喚到異世界的願望,以便於之後締結契約。開拓的精神、對未知的探求心、統治世界的欲望……發自內心抱持這類願望的人,必然會擁有足以改變原本世界歷史的強大《命運力》。
  (──是怎樣的人呢?)
  懷著些微不安與緊張。
  以及遠超過不安與緊張的莫大期待。
  蒂法莉西亞在眼睛完全習慣以前,對人影說了:
  
  「歡迎來到《萬象樂園》──!」
  
  《英雄》的名字透過《英雄召喚》自動翻譯,輸入召喚者腦中。
  今後將會一再呼喚的那個名字是──
  
  「《英雄》──崩喰零次。」
  
  光芒消散,那個人顯露全貌。
  《英雄》零次──
  
  是一名少年。
  
  年紀可能和十六歲的蒂法莉西亞差不多。
  穿著上下充滿統一感的樸素奇異服裝。肩膀揹著書包。異世界人的服裝或隨身物品很奇怪這點,現在已經沒什麼好在意了,問題在於他的體型很瘦,看起來不曾拿過劍或盾牌。
  儘管已經改變過世界歷史,卻還是無法捨棄對未知的探求心,甚至不惜來到其他世界的人,幾乎都或多或少參與過戰鬥。
  代表例子是〈龍鬥族〉召喚的『亞瑟‧潘德拉剛』或〈獸妖族〉召喚的『拿破崙‧波拿巴』,實際上他們在這個世界也同樣立下輝煌的戰果。
  但眼前的少年不管再怎麼放寬標準都不像是從軍或馳騁沙場的人,從少年格外缺乏霸氣的表情也看不到任何一絲野心或野望。
  應該說,被召喚到異世界,正常情況下應該會更驚慌或驚訝才對吧……?
  (不,這樣太失禮了。)
  以貌取人是愚昧的行為。
  也可以說少年毫不驚訝的反應,正代表他處之泰然吧。
  ……雖然看起來就只像在發呆而已。
  (不不不不。)
  蒂法莉西亞在心中再度吐槽自己。
  《英雄》之力即是《命運力》!
  在《萬象樂園》,《命運力》視同魔力。
  《命運力》愈高,《英雄》的固有能力──《偉能》就愈強大。
  也就是說,《命運力》正是異世界《英雄》的資質與價值。
  換個想法,深呼吸一次以後,蒂法莉西亞要檢視零次的《命運力》──
  「……咦?」
  這一次,結果真的讓她驚訝了。
  
  「沒有《命運力》……?」
  
  只要在眼睛凝聚微量魔力細看,就能夠測量《命運力》。
  凡是異世界的《英雄》,身上都必定會散發《命運力》。
  但《命運力》在他身上卻不存在。
  前所未聞。完全出乎意料。
  (難道……是因為我是失敗作?)
  也就是說。
  《英雄召喚》失敗了──?
  
  「喂,擅自把人召喚出來卻這樣對嗎?」
  
  少年的聲音讓蒂法莉西亞抬起頭。
  他的聲音比她想的還要沉著,和她想的一樣慵懶。
  他雙手環胸、皺起眉頭,顯然很不滿的樣子。
  「不主動報上名來,就擅自喊別人的名字。而且還因為不知名理由就突然失望……最近的異世界做得還真差勁。」
  「啊……抱、抱歉,失禮了。我是蒂法莉西亞‧可麗兒古林。是這古蘭雷姆第七領地提斯泰爾的領主。古蘭雷姆是──」
  「啊──不必介紹了。」
  零次顯得非常嫌麻煩地搖搖手,他一邊抓著頭,一邊露出宛如死魚的眼神說:
  
  「先不管那個,召喚尼特族來異世界是什麼居心?笨蛋嗎?找死嗎?」
  
  「…………尼特、族?」
  低語的同時,《概念語言》系統啟動,蒂法莉西亞立刻理解那個詞彙的意思。
  
  尼特族:不上學、不工作、既無意求學、也無意勞動的米蟲。
  
  一長串和所謂的《英雄》相去甚遠的語句,讓蒂法莉西亞不知所措,同時──
  「啊?妳現在是不是心想,既然是學生就不是尼特族?」
  她的反應似乎造成零次的誤會與不悅,只見他大搖大擺地走近蒂法莉西亞,從極近距離瞪視她。
  「……咿!」
  男性突然靠近,令蒂法莉西亞嚇得反射性地後退,但零次不以為意地嘆了一口氣,做出誇張的聳肩動作。
  「妳不懂、妳不懂啊。搞清楚喔?尼特族本來並不是被人定義就能夠這麼自稱的。妳懂嗎?沒上學、不就業,這些都只是表象而已。」
  他的話語愈來愈激動,嗓門也愈來愈大。
  「學校?嫌無聊就不去;勞動?嫌麻煩就不幹。不想做的事就不做。不如說除了想做的事以外都不做!要理所當然地做這種理所當然的事情,下定決心實踐!並不是被別人這樣稱呼就算尼特族了!」
  「請、請問──」
  
  「簡而言之,尼特族是一種精神啊!!」
  
  「……………………………………………………」
  不知所云。
  不對,蒂法莉西亞知道他在講什麼。語言不同的各種族,為了便於溝通而創造了《概念語言》系統。因此雖然不想懂,但她聽懂了。
  但是。
  「……請問……也就是說,你……是那個尼特族?」
  「我從剛才就是這麼說的吧。總之,一直站著很累人,我可以坐下嗎?」
  話才剛說完,他就在祭壇上一屁股坐下。
  「唉……真是的,今天久違地去了一趟學校才正覺得累了,居然在回家的路上就被召喚到異世界,這是哪門子懲罰遊戲。真是太扯了。」
  只見他雙手環胸,打從心底嫌麻煩地嘀咕著──
  蒂法莉西亞──
  「請……請……請問……」
  少女為了洗刷母親的汙名,靠著非比尋常的意志力,費盡千辛萬苦,好不容易讓召喚儀式成功──
  「那麼,請你以英、《英雄》身分參戰《英雄戰爭》一事……」
  
  「啊?那種事我當然不幹囉。」
  
  遭到爽快拒絕。
  彷彿理所當然一樣。
  噗滋一聲。
  蒂法莉西亞腦中發出了某種東西斷掉的聲音。
  
  「別、別──請別開玩笑!!」
  
  蒂法莉西亞提高嗓門叫道,這時她激動的頭腦一隅彷彿置身事外般想著:
  啊啊,上次像這樣肆無忌憚地顯露感情,是多久以前的事呢。
  像這樣──火冒三丈!
  「你、你、你不明白自己的立場嗎!?要知道所謂的《英雄》可是受到召喚者所屬國家、受到其種族莫大期待,換句話說就是背負著那個國家、種族,萬中選一的代表喔!?你卻──」
  「誰管妳。」
  誰‧管‧妳。
  回應只有三個字,蒂法莉西亞感到一陣暈眩,快要昏倒了。
  但,已經不是坐著而是躺著的《英雄》大爺卻看著蒂法莉西亞說:
  「喔喔,金髮精靈美少女像這樣纖纖弱質還真是賞心悅目啊。再多來一點。」
  蒂法莉西亞差點動手。有生以來第一次想揍人。
  至於零次當然不會知道蒂法莉西亞的心思,懶洋洋地繼續說:
  「不如這樣說,明明我對這個世界一無所知,妳卻說著什麼《英雄》啦、背負國家啦之類的話,很難做反應耶,妳連這個道理都不懂嗎?」
  「你、你講話為什麼都這麼刺耳……」
  不不不,要冷靜。
  蒂法莉西亞深呼吸,冷靜地反芻他所說的話。
  ──對這個世界一無所知,自然無從反應。
  這麼說的確沒錯。
  「……我知道了。首先,我就說明這個世界的由來,以及召喚你來此的緣由。」
  「啊,嗯,簡短地說啊。」
  沒興趣。雖然他的臉上明顯這麼寫著,但蒂法莉西亞刻意不去看他的表情,開口娓娓道來。
  
  
  過去──那個世界並不存在具備智慧的種族。
  只有美麗的天空與海洋。豐饒的大地與種類繁多的動植物。
  所以,在平穩的時光之中,『他們』會同時出現,或許是命運。
  從遭遇毀滅宿命的七個不同世界,通過『門』移居到這個世界的七個種族。
  
  戰鬥能力傑出、自尊心強的〈龍鬥族〉。
  能操作水流、在水中生活的〈海精族〉。
  排外且容貌美麗出眾的〈森靈族〉。
  具有各式各樣身體能力的〈獸妖族〉。
  雖然溫和但以理想主義者居多的〈神翼族〉。
  不和其他種族交流、神祕的〈幻魔族〉。
  以及,並不具有魔法概念的〈隸人族〉。
  
  除了〈隸人族〉因為沒有戰鬥手段,因此連競爭本錢都沒有,其他種族無不為了掌握世界霸權而互相鬥爭。
  當紛爭嚴重到導致各種族走向滅亡時。
  他們為了避免全種滅亡這種最糟的情況發生,而共同創造了世界之法──
  
  「……那稱為《大誓約魔法》,是強制履行契約之法。」
  
  在禮拜堂外,蒂法莉西亞指示的方向。
  蔚藍的天空中飄浮著一個發出不可思議光芒的正六面體。
  按照一定周期緩緩自轉的正六面體,正是以《萬象樂園》居住的所有種族為對象實行,不容許任何例外的絕對魔法的顯現體。
  「在大魔法之下,我們締結『基本上禁止紛爭』的契約,再也無法採取危害他人的行為。儘管如此,種族之間還是不免會發生紛爭,這類紛爭便是例外地透過從異世界召喚的《英雄》為中心進行的《英雄戰爭》──」
  「啊──等一下。關於那個《大誓約魔法》。」
  意外的是零次似乎認真聽進去了,只見他依然躺著說道:
  「我已經知道為了履行契約所加諸的魔法強制力了,那麼使用上還有其他條件限制嗎?譬如不會用魔法的〈隸人族〉就無效之類的。」
  「……不,這是對這個世界所下的魔法,和本人的魔力沒有關係。實際上,無法使用魔法的〈隸人族〉和雇主締結契約時也會使用《大誓約魔法》。需要的只有締結契約的兩造之間『取得共識和同意』而已。」
  「『取得共識和同意』啊……要取得種族全體的共識很困難吧?如果有人討厭暴力,連《英雄戰爭》都打不了吧。」
  「不,《英雄戰爭》只需要該種族的代表──《誓約者》之間互相協定即可。」
  「《誓約者》?」
  「在《大誓約魔法》保障下獲得認可的種族代表,擁有特殊權限,能夠締結效力擴及種族全體的契約。透過這份權限,《英雄戰爭》就得以成──」
  「喔,意思是其他人抱怨也沒用對吧。如果《誓約者》決定要打,那就會成為種族全體的意見。」
  「也可以這麼說……只不過《英雄戰爭》時雖然開放自由使用攻擊魔法,還是遵守大原則『禁止殺生』。所以也沒有人會如此極端地排斥。」
  「哦……還真單純。」
  「咦?」
  「沒什麼。順便問一下,所謂的『取得共識與同意』,也適用於召喚我的《英雄召喚》嗎?」
  「那當然。在《英雄》回應召喚者所求時,就已經取得共識與同意,自動締結契約。身體某處應該會有種族的刻印為證才對。」
  「咦,騙人,真的假的?在哪在哪?」
  終於爬起來的零次突然脫掉上衣,裸露出上半身。
  「咿──呀啊啊啊啊!?你你、你、你做什麼──」
  「還用問嗎,當然是想確認吧。啊──這個嗎?」
  他指著胸口上稍微凸起的花之刻印,但滿臉通紅的蒂法莉西亞堅持不肯看他。
  「如、如果形狀是《盛放的六花》,那就是〈森靈族〉的刻印!」
  「〈森靈族〉的刻印……喔,會出現締結契約的種族的刻印對吧。」
  「沒、沒錯……好了,請趕快把衣服穿上!」
  「只不過是男人的上半身而已,妳也太誇張了。至少看過吧。」
  「沒看過!!」
  「……哦~原來沒看過啊。好吧。總之我不管妳是不是怕男人,明明是妳自己把人召喚出來在先,還真是自我中心啊。」
  「又不能指定性別……!」
  「唉,我想也是。如果能夠指定得那麼詳細,就不會召喚尼特族了。」
  「……應該說,本來能夠召喚的《英雄》只有願意來異世界的人才對……」
  蒂法莉西亞埋怨地看著零次,他歪著頭發出「嗯?」的一聲。
  「既然妳不接受,大可以送我回原本的世界喔!雖然不知道辦不辦得到。」
  「怎麼可能辦得到!如果辦得到我早就動手了!!」
  蒂法莉西亞淚眼汪汪,已經算是遷怒了。
  好不容易、好不容易召喚出《英雄》的。
  卻不僅毫無《命運力》,還毫無幹勁,更毫無體貼之心。
  只有實在稱不上《英雄》的尼特族《英雄》,而且還有除了想做的事,其他什麼事都不做的奇怪信念。
  那個尼特族《英雄》大爺故意大聲嘆氣,然後厚臉皮地說:
  「算了,既然回不去也沒辦法了。那就請妳負起責任吧。」
  「……嗄?」
  「我說過了吧。我是尼特族。而且和普通尼特族不一樣,是偉大的精英尼特族。既然妳召喚了我,就請妳提供環境,讓我可以像在原本世界一樣,只做想做的事!」
  「竟……竟然大大方方地說出如此無恥的話……」
  「還是說,妳是擅自召喚卻不負責照顧的衣冠禽獸!?」
  「誰才是衣冠禽獸呀!?」
  「噢,老實說,沒有網路環境就已經絕對不可原諒了。我是看在妳是超凡美少女、而且還是個精靈的分上,才勉強接受的喔?」
  蒂法莉西亞瞬間動了殺機。哪怕只是想想而已,卻是有生以來第一次想殺人。
  ……夠了、夠了,真的想放棄一切。
  就在蒂法莉西亞一不小心快要像母親過世時那樣感到絕望時,零次說:
  「不過,實際上那個召喚儀式,應該是哪裡出錯了吧?」
  「沒這回事!……應該沒有、才對。」
  沒有、才對……蒂法莉西亞思考著,接著她發覺零次一臉賊笑看著自己,於是抬起臉來。
  「要、要知道能夠召喚《英雄》的,在〈森靈族〉只限少數人──只限擁有王家血統的人而已!」
  「哦,原來妳是王族。」
  「沒、沒錯。是王家的……王家的一員。」
  「哦──〈森靈族〉王家的一員,是吧。」
  「怎、怎樣?」
  「沒怎樣啊?」
  蒂法莉西亞一邊對充滿弦外之音的話語產生不信任感,一邊繼續說:
  「現在我們〈森靈族〉沒有《英雄》。一旦和其他種族起了紛爭,將會非常不利。所以,我為了〈森靈族〉召喚《英雄》,想要締結契約──」
  「就是那個契約。契約部分有問題。我看是《大誓約魔法》出錯了。」
  零次指著飄浮在天空的方塊。
  「那絕對不可能。」
  蒂法莉西亞說得斬釘截鐵。
  「《大誓約魔法》是所有種族賭上自己的威信,融入[絕對固有魔法]創造的千古不變的絕對法。無論是誰都無法逃過它的效力。」
  「哦──」
  「……我看你一點也不信。」
  「畢竟我又沒實際看過。雖然我的確是被召喚了,但並不像是因為某種強制力生效的緣故。而且我還是一樣不想工作!」
  看《英雄》說得振振有詞,蒂法莉西亞嘆了一口氣,重新挺胸打起精神。
  「──好吧。既然如此我就實際示範。」
  「嗯?妳是指締結契約嗎?」
  「對。我會提出簡單條件,當場實際締結契約給你看。這樣一來你就──」
  「不,那樣不行吧。」
  「咦?」
  「如果是妳準備的條件,我根本無法分辨那是基於《大誓約魔法》,還是妳──〈森靈族〉使用的魔法吧。」
  「啊,不,〈森靈族〉使用的主要是[認知魔法]……而、而且、我──」
  「不管妳怎麼說,我目前都沒有能夠判別真假的客觀根據。所以要提出條件也該由我提才對吧,我說錯了嗎?」
  「──」
  他居然意外地認真思考。
  不理會冒出這種失禮想法的蒂法莉西亞,零次翻找包包,從裡面取出金屬製的粗大項圈。
  「假設我想要妳戴上這個。我想想喔,如果要締結『除非我有意拿掉,不然妳都要一直戴著這個項圈的契約』,需要什麼程序?」
  「……請問,為什麼要締結那種契約……?在你的世界或許不一樣,但在我們的世界,項圈是家畜或寵物戴的東西,具有非常屈辱的涵義……」
  「嗯,在我的世界也是這樣。」
  「那麼就更──」
  「就更證明在正常情況下不會做那種事吧?也就是說,我就是要讓妳做只有締結契約才會做的事情,好測試《大誓約魔法》的強制力。」
  「………………呃嗯。」
  雖然存有疑慮,但也算有道理。
  反正總不會一直戴著,而且對方就是指定用這個測試契約的效果,所以也沒辦法了。
  姑且確認過周圍以後,蒂法莉西亞拿著項圈閉上眼睛。
  「那麼……【我,蒂法莉西亞•可麗兒古林基於《大誓約魔法》,對崩喰零次發誓戴上這個項圈──】」
  在宣言的同時,淡淡光芒瞬間覆蓋室內,蒂法莉西亞極其自然地將手中的項圈戴到纖細的脖子上。
  「這下,除非你有意解除這個契約──」
  邊說邊作勢拆掉項圈的蒂法莉西亞的手被光芒啪的彈開,同時一瞬間淡淡浮現宛如小魔法陣的圖案。
  「否則就會像這樣,因為《大契約魔法》的力量而無法拿掉項圈。」
  「哦……我並沒有做任何事,只有妳片面宣言就有這種效果嗎?」
  「不,不如說連我的宣言都不需要。需要的只有共識與同意。」
  「喔,意思是只要有對『除非我有意拿掉,不然妳都要一直戴著這個項圈』這項契約的共識,以及雙方同意,這樣就夠了嗎?好像有東西發光就是證明,至於《英雄戰爭》的情況則是《誓約者》之間完成這個程序。」
  「對。如果是個人,效力僅限雙方之間,但如果是《契約者》之間的契約,效果則是及於種族全體。」
  「原來如此啊──我徹底明白了。」
  「……那麼,這條項圈──」
  請你拿掉。
  在蒂法莉西亞這麼說以前。
  
  「喔,那個拿掉就會爆炸,所以辦不到。」
  
  零次若無其事地說了令人匪夷所思的話。
  「………………啊?」
  「妳知道塑膠炸彈嗎?噢,想成簡易的爆炸魔法就好。項圈已經安裝成無法拆除的狀態,所以不可能拿掉。如果妳不在乎脖子以上被炸飛就另當別論。」
  
  「──────啊啊啊啊啊啊!?」
  
  雖然不知道原理,但蒂法莉西亞明白一點,只要拿掉項圈就會引發魔法般的衝擊,導致頭被炸飛,因此她慌張地放開項圈。
  接著她發覺這麼做無法解決問題,於是再度提高嗓門大叫:
  「拿、拿、拿掉!請你拿掉!用脖子以上不會被炸飛的方法!!」
  「HAHAHAHA──不是說了辦不到嗎?我也不知道不會爆炸的拿掉方法。」
  「你、你、你、你……你為什麼要這麼做……!」
  「好了好了,只要不試圖拿掉就不會有害喔?別在意啦。」
  「我在意呀!!怎麼可能不在意!?請你設身處地為我想想!!」
  「喔,就是那個。」
  
  冷不防地。
  零次的語氣變得冰冷。
  「那也是我想對妳說的話。」
  「………………咦?」
  「沒有啦,雖然聽妳說了《英雄》啦契約啦那麼多話,但全部總結起來就是──
  
  妳會單方面成為我的主人對吧?」
  
  不知何時。
  本來應該躺著的零次已經站起來。
  與蒂法莉西亞正面相對的他,露出諷刺的淺笑:
  「來到這個世界就自動視同允諾契約?在回應召喚的階段就已經取得共識與同意?沒有選擇餘地,擅自召喚並締結契約──這種事妳能接受嗎?設身處地想想看吧。」
  零次聳聳肩,背過身去。
  緩緩地──僅轉過頭看著蒂法莉西亞。
  「而且,召喚者不僅是目前沒有《英雄》的弱小勢力,居然還是徒具王家血統卻遭到貶抑的沒落貴族。」
  「為──」
  為什麼你會知道這點。
  蒂法莉西亞還來不及發出疑問,零次就敏銳地瞇起眼睛。
  「對話時看著對方的眼睛,逐一給予回應;聲音清楚而毫不含糊──這些特徵顯示出妳的個性認真誠實。誠實的人有本能排斥說謊的傾向。妳考慮到自稱王家的人可能會引來誤解,所以下意識地改成精確的用詞。」
  「──」
  連自己都沒發覺的習慣都被仔細地指出,蒂法莉西亞驚訝地睜大眼睛,但他彷彿連這個反應都在預料之中般若無其事地繼續說:
  「強迫接受弱者成為自己的主人,被片面締結契約,任對方掌握主導權──就算我自己想在異世界過生活,也不會為此感到愉快吧?」
  看他嘻皮笑臉地笑啊笑的,只有眼睛冷冷地看著自己。
  蒂法莉西亞思考。不得不思考。
  如果、如果他從被召喚到這間禮拜堂起就一直──
  一直思考眼前狀況並採取行動。
  表面上展現毫無霸氣的模樣,冷靜地、狡猾地觀察這個世界以及蒂法莉西亞──
  ──不,並不是如果。
  事實就是這樣。
  零次明確地預想到此刻的情況。
  因為──一旦被對方振振有詞地抨擊至此,蒂法莉西亞只能吐出一句話:
  「……那麼,該怎麼樣……你才能接受呢?」
  召喚者和《英雄》透過《英雄召喚》締結之契約,僅籠統規定召喚者為主人,《英雄》為從者而已。
  根據契約,《英雄》身上將烙下刻印,無法更換主人,也就是無法脫離召喚者的所屬種族──但除此以外,就沒有任何制約了。
  本來這樣就夠了。
  《英雄》根本不在乎契約,更重要的是,找到能夠充分發揮自己能力的戰場,享受熱血澎湃的感覺而已。
  但他不一樣。
  零次主張的不合理之處,蒂法莉西亞自己在經過指謫之後也不得不點頭同意,如此一來,《英雄》和召喚者之間自然就會需要折衷妥協。
  究竟會提出什麼樣無理的要求呢……
  就在蒂法莉西亞緊張地吞口水,更加提防時──
  「啊──抱歉,在妳提心吊膽的時候說這種話。」
  零次彷彿要打散至今的緊迫氣氛般輕輕搖搖手。
  「我對被召喚這件事並沒有怨言喔!」
  「……啊?」
  「我想表達的是,在異世界的後盾、飯票若是充滿不確定性,會令我覺得不安。畢竟妳怎麼看都靠不太住吧?」
  「什麼……!」
  「實際上就算被我說成這樣,也都是事實吧。」
  的確,總覺得被尼特族說成這樣,自己也有問題。
  「所、所以我才問你該怎麼做才會服氣!」
  「嗯──我想想喔──如果太麻煩也很累人……喔,有了。」
  零次從看似沉思的模樣迥然換成搥了一下掌心。
  
  「我和妳來個簡單的【較量】吧。」


  《誰說尼特族在異世界就會認真工作?1他會把精靈族公主當成奴隸使喚,要她去支配世界。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創作者介紹

東立小說官方部落格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呆狼
  • 這真是 濃濃的既試感阿....

    莫名的覺得 我在看遊戲人生?!

    不過意外的還不錯
  • 其實小編在看的時候也覺得......
    請多多支持喔!!

    TongliNV 於 2017/03/14 14:46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