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筆試閱  

又來到星期五啦啦啦~~

今天天氣冷颼颼,還下雨,躲在棉被裡耍廢看小說最棒了!!!

小編要來推坑,送上新書試閱啦!

今天的作品是《劇場版小說 死亡筆記本:決戰新世界 DEATH NOTE Light up the NEW world》

電影上映不久,熱騰騰的小說馬上報到

奇樂敗北十年後,肇因於死亡筆記本的神秘大量屠殺事件再度發生!

圍繞新奇樂以及L之繼承者展開的新世界正義對決,勝局將由誰拿下?

痛快淋漓的超節奏全新電影版小說化!


 

第一章 死亡羽翼飛落的世界
  
            1
  
  幾位步行在街上的年輕人同時抓撓胸口,接著彷彿斷線人偶一般紛紛癱倒在地。目睹那一幕之後,周遭開始響起慘叫。
  行人們一開始還以為是快閃族表演,便在遠處圍觀,等到察覺這些人已經沒有呼吸,這才陷入恐慌。
  他們發現,世界各處頻傳的不明原因猝死,現在就發生在自己的眼前。
  「這本筆記本果然厲害。」
  在禁止進入的混合大樓屋頂上,有個嬌小的人影正低頭俯瞰底下的街道。這個人把臉深深藏在卡其色外套的兜帽底下,令人無法看清她的外貌,但還是能準確斷定出她是名年輕女性。
  「只是寫了名字,居然真的能讓人死掉耶。不管做幾次都好爽啊──」
  這個女人名為青井櫻。
  死掉的年輕人們剛才在對面街上的夜店向她搭訕。儘管裡面也有櫻喜歡的類型,但對方輕浮的說話方式反倒讓她決定要第一個殺死他。
  自己只是稍微露出一點暗示的態度,對方便輕易地把名字告訴了她。為了不忘記他的外表,她甚至用手機拍下照片,接下來就只要把名字寫上筆記本就行了。
  對櫻來說,最棒的娛樂就是看到人像蟲子之類的渺小存在般,接二連三地死去。
  正因為如此,她覺得不按照程序就無法殺人這件事很麻煩,眼前明明有這麼多往來的人們。
  「不過嘛,這本筆記本只對知道長相跟名字的人才會有效吧?咦,還有什麼問題嗎,貝波?」
  櫻低聲自言自語,宛如有人就在自己身旁一樣。經過一段短暫的沉默後,櫻興奮地兩眼發直,抬頭看向無人的右側說道:
  「死神之眼?哦,那可真棒。要一半的壽命?完全沒問題啊,我要定契約!」
  接著,櫻把筆記本抱在胸口處,用指尖不斷地轉著自動鉛筆,蹲下身子像是在觀察街道。
  「我就讓你見識一下,我做的事會比奇樂做的還要有趣。」
  『緊急狀況,緊急狀況。情報指出,澀谷區坂下一丁目的路上有多人倒下。內閣府請求死亡筆記本應對本部進行支援。』
  兩部車在夜晚的市中心疾駛而過,車上搭載的無線電發出短促的呼叫聲,傳達來自他們所屬本部的指令。坐在後方車輛副駕駛座的七瀨聖,拿起無線電的麥克風。
  「這裡是K一四一、K一四三、K一四五,目前正趕往澀谷區坂下一丁目路上的多人異常死亡案發現場。」
  「同一條街上,十幾分鐘內居然就有十六人死亡……」
  七瀨放開通話鍵之後,凝視著窗外不斷變換的夜景,低聲這麼說。
  「死因好像全是心臟麻痺造成的猝死。」
  一位名叫黑元的壯碩搜查官一邊接聽手機,一邊環顧車內的同伴。
  坐在後座的三島創聽到這句話,若有所思地低語道:
  「是死亡筆記本……不會錯的。」
  衛星導航的螢幕上接連顯示出受害者的位置,看著那一個個沿著街道整齊排列的標誌,松田桃太這位老資格的搜查員便皺起眉頭。
  「被害人是沿著街道依序出現的。」
  在這一支小隊中,松田是唯一直接參與過十年前奇樂事件的人。他不僅知道夜神月的為人,也從事件最初發生時就加入調查直到最後。上層看中他這份經驗,便把他編進死亡筆記本應對本部。
  不過說實話,做為一位搜查員,松田在事件中其實沒派上多少用場。而他沒什麼用處還能被留下的原因,是因為能夠緩和團隊氣氛的角色實在太重要了。
  所以隊伍內沒有半個人討厭松田,只有本部長須加原認為不會看人臉色的松田是個麻煩。
  負責開車的浦上用不耐煩的聲音回答:
  「……簡直就是隨機殺人嘛。」
  由於有過十年前奇樂事件的教訓,內閣府很快便預料到在這幾個月發生的可疑死亡事件背後,應當與死亡筆記本有關聯。
  為了驗證這是否為奇樂事件以及整理情報,十年前就展開活動的奇樂應對室便因應這一連串的事件,改名為死亡筆記本應對本部。組織全體不但經過重新整編,組織的權限也有所強化。
  他們做好因應準備,好對付再次出現的死亡筆記本。只是他們都沒想到,這次突如其來的事件規模會這麼大。
  團隊所坐的車停在澀谷鬧區外圍。街上的景象一如以往,人潮在路上來去交織,彷彿此處從未發生過任何事。
  突然間,一陣尖叫聲從遠處傳來。
  一行人前往聲音傳來的方向,在警察圍繞的中心發現幾個倒下的人影。
  「借過!」
  趕到現場的死亡筆記本應對團隊成員撥開混亂的人群,向已經抵達的警察們行過禮之後,才在被害者們的身旁蹲下。即便碰觸他們的頸動脈,也已測量不到半點脈搏。
  「隨機殺人嗎……竟然做出這種事!」
  松田忿忿說道,三島警惕地環視這一帶。
  「是〈死神之眼〉,把臉藏起來。要是臉被看見,犯人就能得知我們的名字。」
  聽到三島說的話,一行人點點頭,一起用圍在頸上的圍巾遮住嘴部,並戴上太陽眼鏡,然後分別散開尋找死亡筆記本的所有者。
  這時,耳機接收到來自本部的通訊。
  『監視器照到了應該是死亡筆記本所有者的可疑人物,身高約一百六十公分,戴著兜帽。』
  三島抬起太陽眼鏡,環顧周遭。儘管身邊正在發生慘劇,人們依舊若無其事地走在街上。不管怎麼看,眼前眾多的行人都沒有任何可疑之處,但三島忽然揚起警覺,看向通往大街的方向。
  有了。一個身穿短外套、頭戴兜帽的嬌小人影正行色匆匆地往大街走去。
  「七瀨,這裡就麻煩妳了。」
  一交代完,三島便衝出去追那個人。
  「三島?」
  聽到三島的聲音,七瀨抬起頭。她想要叫住三島,但三島早就跑走了。
  
  剛才還神色平常行走的人類突然倒地,接著在下一秒身亡。每個人都是毫髮無傷,臉上也只露出些許痛苦的表情。他們都像是乾枯的小蟲,再也無法動作。
  在近處目擊此景的人們尖聲慘叫,紛紛四處逃竄。因為害怕不知何時會降臨的猝死,所有人都拚命地想要遠離犧牲者。
  無法理解情況、因而呆站在原地的上班族成為了下一個犧牲者,接下來輪到緊抱住倒地青年的少女。另一位似乎是買完東西正踏上歸途的女性,她決定無視眼前慘況,卻好像被什麼東西絆到而倒下,結果就再也沒有爬起來了。緊接著,正好在場的宅配員隔著抱在胸前的貨物抓住胸口,口吐白沫跌倒在地。
  在附近行駛的汽車駕駛或許是被倒地的人們引開注意力,將車開進擁擠的人群,幾個人影被撞上半空中。駕駛想要避開慌忙衝到車道上的行人,又撞上好幾台車,使得大街變成一片火海。
  從火中滾出的人形火球一面慘叫一面在那一帶亂衝,然後身體突然僵住,重重地倒下。在遠處圍觀的其中一人按住胸口倒地後,陷入恐慌的人們使情況變得更加混亂。
  要不是真的有人死亡,眼前這幅太過脫離現實的景象簡直就像一齣喜劇。
  「所有人都離開這個路口去避難!快遠離路口!」
  那位頭戴兜帽的人影──對方身穿褲管不同色的緊身褲及女用中筒靴,應該是位女性──依舊沒有停下腳步,而是往正處於混亂狀態的某條道路中央走去。在那個人影步行的期間,周圍的人們仍不停地倒下。
  「嗚!」
  三島下意識地把手伸進外套中,從護套中拔出手槍。除此之外,他想不到其他可以制止對方的辦法。
  「三島!我們沒取得能對所有者開槍的許可!」
  七瀨出聲阻止他。三島咬著牙把食指從扳機處放開,並將槍口朝上。
  在他這麼做的時候,站在路口中央的人影已經沒有遮掩的意思,光明正大地打算在自己抱在胸前的筆記本上繼續寫下名字。
  因為某種原因,發出慘叫來回穿梭的人流瞬間斷絕。在那一剎那間,三島注意到兜帽女的對面有個顯然是面對她佇立的人影。
  看見那張扭曲成奇異模樣的臉龐,三島不由得瞪大眼睛。
  在街燈昏暗的燈光下,對方的臉看起來就像是真的,但實際上並非如此。那只是副誇張到很詭異的醜陋面具,周遭露出混有蓬亂白髮的髮絲,令那個人看起來更加詭譎。
  那個人影舉起垂下的右手,手裡明顯還握著手槍。
  望著那筆直對著女子的槍口,三島忍不住大喊出聲:
  「別開槍!」
  他遲了一步,驚叫聲中響起了一聲短促的槍響。
  兜帽女倏地跪地倒下,醜陋男子用類似跳躍般的步伐衝過去,用槍口抵住倒地的女子,捉住她的肩膀一邊搖晃,一邊微微地歪著頭。
  然後,他用戴著手套的手,捏起一個掉在兜帽女身旁的黑色四角形物體。
  那是死亡筆記本。
  身穿白色外套的男子站在距離路口不遠的場所,嘴角勾起笑弧。他的左手裡也拿著和醜陋男子手中相同的黑色筆記本,攤開的頁面上寫著青井櫻的名字。
  男子撕破那張紙,用力揉成一團後,闔上筆記本離開現場。
  
            2
  
  三島知道醜陋男子的真實身分,他就是自己從幾天前開始就數度在本部遇見的那個男人。
  「龍崎。」
  回到警視廳的三島,奔向往長廊另一頭走去的人影。
  「──為什麼要開槍?」
  被稱作龍崎的那名男子被三島捉住手腕,他先是流暢地轉過身,然後用滑稽的動作推開三島。
  「再放任下去,受害者不就會繼續增加嗎?」
  龍崎以宛如在挑釁的語氣回答,同時把手伸向臉部,緩緩地摘下面具。
  「這是※超法規的措施。」(譯註:意指在法規中沒有規定。)
  摘掉面具後,出現在三島眼前的是張長有鬍子的東方臉孔。對方以猙獰的表情勾起笑容,噘起嘴讓自己的臉扭曲得神似那副醜陋的面具。
  三島用蘊含怒氣的聲音,對著再次邁開腳步的龍崎後背回答:
  「上層並沒有發下許可,同意你射殺死亡筆記本的所有者吧!」
  「我射出的是麻醉彈。」
  龍崎露出輕蔑的神情,重新轉身面向三島,接著把拿在手上的某種物品扔了出去。
  三島接下的是顆將藥劑封入樹脂中的子彈。
  三島抬起頭想要回嘴,放在內袋裡的智慧型手機卻開始震動。
  「喂?」
  七瀨的聲音自電話另一端傳來。
  「已經收到鑑識課的聯絡了,死因是心臟麻痺。」
  「心臟麻痺?」
  見三島朝著手機提出質問,龍崎不懷好意地笑了起來,並再度強調道:
  「就說不是我殺的吧,監視器的影像也是遭人竄改過的。」
  聽到他這麼說,三島皺起眉思考起來。
  「還有其他的所有者。」
  龍崎板起臉補充完,便再次邁步走開。
  龍崎這個名字當然不是本名,他是L的繼承人。L是個偵探,過去曾擁有〈世界的王牌〉這個別名。
  由於這回和十年前的奇樂事件一樣出現大量的猝死者,龍崎便接受※ICPO的請求,被派遣到死亡筆記本應對本部。除了這個假名以外,大家對他的詳細資料一無所知。(譯註:國際刑警組織的英文縮寫,完整名稱為International Criminal Police Organization。)
  畢竟真正的L已經不在了,龍崎雖被稱作L的繼承人,但目前還不清楚他是否擁有足以繼承「世界最偉大的名偵探」之名的實力。
  龍崎一赴任,便無視應對本部的準則,擅自採取了不少動作。還說不想讓死亡筆記本所有者知道自己的所在地,拒絕持有GPS一類的物品。一旦他失去蹤影,就連本部的人都無法掌握他的所在之處。
  在一本正經的三島眼中,龍崎的部分態度令他無法忍受。
  
  死亡筆記本應對本部設置的地方與警視廳的其他設施有嚴密的區隔,出入口設置了密碼鎖及無法複製的電子鑰匙,以合金製成的格子大門不僅足以擋下攜帶型的爆裂物,還能讓人直接用雙眼確認進出此處的人。
  會如此高度警戒,是因為這個部門管理著死亡筆記本相關的情報。
  死亡筆記本是個危險的存在,之所以這麼說,不單單因為它是能夠用於殺人的筆記本。
  只要有這本筆記本,就能隨時自由地殺害自己知道名字及長相的人類。也就是說,筆記本持有者可以任意選擇時間、地點以及手段,抹殺世界上任何一位處於政治權力中樞的人物。
  總而言之,這表示死亡筆記本有可能成為某種國家或恐怖組織的終極戰略兵器。
  萬一這裡保管著死亡筆記本的情報洩漏給外部人士,或許會遭到有不良意圖的人襲擊──這個應對本部就是在預想到這種可能性的情況下設計出來的。
  本部設有一個開會空間,大部分的搜查官都會在這裡忙碌地工作。從澀谷回來的三島等人在此就位後,便開起共享情報的會議。
  「嫌疑人的姓名為青井櫻,居無定所、沒有工作,年紀為二十歲。她很可能持有被稱為〈死神之眼〉的能力。」
  在三島報告時,牆上的大型螢幕也同時顯示出附有青井櫻照片的個人資料。
  「這項情報源自於十年前的死亡筆記本所有者,彌海砂的證言。只要有了這種眼睛,光是看到臉就能得知本人的真正姓名。」
  本部長須加原把目光從自己分配到的檔案移開,抬起頭來詢問:
  「這位青井櫻就是新生奇樂嗎?」
  在應對本部中,為了方便,成員都稱呼一連串死亡筆記本事件的主謀為新生奇樂。但實際上新生奇樂並未發出犯罪聲明,他們也不清楚對方是否是獨自犯案。
  「不……新生奇樂恐怕另有其人。新生奇樂是在模仿十年前的奇樂──也就是夜神月的犯案模式。」
  三島這麼回答,看向手中自己的筆記本。
  「十年前,以奇樂為名的夜神月使用死亡筆記本,進行除去大量犯罪者的肅清行動,結果讓犯罪率減少七成。有一部分的人成為將他尊成神明信奉的奇樂信徒,而這些人目前也仍舊存在。」
  「什麼神嘛。」
  須加原皺起眉放下檔案。三島繼續說道:
  「新生奇樂雖會處死這整個世界的犯罪者,卻不會對普通人出手。青井櫻的犯行違反了這項理念。」
  「喂。」
  龍崎仰坐在與其他人有些距離的地方,用混有呵欠的聲音出聲詢問三島:
  「你從剛才就拿著的那本骯髒筆記本是什麼?」
  三島滿臉不悅地回答:
  「是研究筆記。」
  「因為三島是死亡筆記本的研究宅啊。」
  七瀨苦笑著插嘴嘲諷。
  三島瞪向七瀨。
  「我才不是阿宅。」
  「阿宅?」
  當龍崎用輕蔑的態度高喊完,坐在他附近的松田便轉過頭解釋:
  「只要詢問三島關於死亡筆記本的事,他都可以馬上回答。」
  「哦~」
  龍崎露出的那種不懷好意的笑容,讓人看了實在煩躁不已。
  
  由龍崎收回的死亡筆記本被送進地底的保管庫。
  須加原低頭看著被取出的保管用箱、放到鐵桌上的筆記本,皺起眉頭。
  「只憑一本筆記本,就能掀起路口的那場慘劇嗎?真讓人難以置信。」
  「這不僅僅是一本筆記。它本來是死神的持有物,對我們人類來說就是殺人兵器。這一本筆記本將會成為貴重的研究材料──喂,別擅自亂碰!」
  在三島回答的期間,龍崎靠近桌子,空手捏起那本黑色封面的筆記本。緊接著,他突然朝著一個意想不到的方向抬起頭。
  「……你叫什麼名字?」
  龍崎緩緩地走近自己所看的方向,對著空無一人的場所高聲詢問。
  過了一會兒,龍崎維持著視線所朝的方向,繼續這麼說道:
  「貝波?」
  「什麼?」
  聽到須加原的聲音,龍崎往身後遞出筆記本。
  「你摸摸看。」
  「啊?」
  靠近龍崎的須加原伸手想要碰觸筆記本,龍崎卻收回遞出的筆記本,轉過頭笑著。
  見須加原詫異地回望自己,龍崎重新將筆記本緩緩遞了過去。須加原一臉不情願地碰了筆記本,接著抬起頭,像是發現了什麼似的。
  「嗚哇啊啊啊!」
  看起來與運動無緣的中年男子發出慘叫,往後跳了約三公尺左右。
  「哈哈哈哈哈哈!」
  龍崎似乎早已預料到須加原的反應,看到這副樣子,他愉悅地笑出聲。
  「一旦碰了死亡筆記本,就能辨識出依附在筆記本上的死神。」
  「他在嗎?」
  三島凝視龍崎望著的方向,開口詢問確認。
  「嗯,可別嚇破膽了喔。」
  龍崎朝三島遞出筆記本後,突然轉過身去面對那位名叫貝波的死神所在的方向。
  「貝波,要露出可愛的表情喔。」
  接下來,他戲謔地將筆記本遞給在場的搜查員們。
  「來,來啊來啊,好了快點,過來碰一下。」
  彼此面面相覷的搜查員們聚集過來,一起伸手碰了筆記本。
  一開始,三島認為沒有什麼變化。但當他感覺到附近有東西在動時,轉過身才看到有個正彎著腰、好避免頭撞到天花板的巨大身影。
  其他搜查員好像也發現了,所有人都望向同一個方向,驚訝地瞪大雙眼。
  那是個異形。
  名為貝波的死神身穿一件類似※貫頭衣的服裝,上頭繪有未曾見過的複雜圖紋,臉則瘦到皮膚像是直接貼在骨頭上一樣。(譯註:以整塊布縫製、未經剪裁而成的衣物。)
  他的皮膚是金黃色的,臉上相當於鼻子的部分只開了兩個洞,臉頰也沒有肉,應當是牙齒的白齒就這麼曝露在外,嘴巴甚至裂到耳際。他還有雙如同鳥類般渾圓的雙眼,看上去彷彿戴了副圓眼鏡,等同於鏡片的部分深處卻看不見瞳孔。
  「喏,你看你看,來。」
  龍崎高聲地笑著,手指還輪流指著搜查員。
  「是十年不見的死神……」
  松田呆愣地低語。
  「貝波,我有事情想問你。」
  貝波對龍崎的聲音做出了反應。
  「你想問什麼?」
  貝波說的確實是人類的語言,但聲音聽起來卻乾巴巴的,實在是不像人類的嗓音。
  「目前人類世界裡有幾本死亡筆記本?」
  「……六本。」
  七瀨凝視著貝波,低聲說道:
  「……光是一本就造成那種程度的災害了耶。」
  龍崎毫不在意地繼續說道:
  「有可能增加嗎?」
  「人類世界裡只能同時存在最多六本筆記本……」
  浦上捉住黑元的肩膀耳語:
  「龍崎那傢伙居然一臉平常地跟死神說話。」
  「真不愧是讓ICPO也臉上無光,那位L的繼承人……」
  黑元這麼回答,他的額頭會反射光芒,並不只是因為體型微胖而發出的油光。
  貝波似乎聽到兩人的談話,臉轉向黑元兩人,無聲地靠了過來。
  「L……那個在十年前阻止了奇樂的男人有繼承人嗎?」
  「嗯。」
  回答這個問題的是龍崎。
  「L生前曾保留了遺傳基因。」
  龍崎邊說邊跳上桌子,把臉湊近貝波。
  「用那東西生出的就是我,既是天才也是世界知名的偵探,而且是你們的天敵。請多指教囉。」
  貝波沒有回答,只是用喉嚨發出悶響的笑聲。
  「你們的目的是什麼?」
  龍崎進一步問道。
  「說太多就不有趣了。」
  貝波這麼回答後,轉過身背對龍崎。
  「等、等一下。」
  聽見三島的聲音,準備離開這裡的貝波停下了腳步。
  「貝、貝波……假設有第七本筆記本被帶進人類世界,那會怎麼樣?」
  「第七本以後的筆記本將不會有任何效力……當然,死神自己持有的筆記本並不算在內。」
  「……我以前從未聽過這條規則。」
  三島拿起筆,開始在自己的筆記本上寫進貝波所說的話。然後他忽然停下手上的動作,抬起頭再次發問:
  「死亡筆記本有幾條規則?」
  「這個答案連死神都不知道……」
  貝波回答完,便消失在黑暗中。
  「那……那種東西──」
  經過一段漫長的沉默之後,本部長須加原首先開口。
  「那種東西只是幻覺,怎能讓人相信!」
  龍崎哼笑了一聲。
  「面對現實吧,須加原。」
  「你是怎麼說話的!我可是你的上司!」
  面對激昂的須加原,龍崎擺出膽怯的舉止並後退幾步,但臉上還是維持那副輕蔑的神情。
  「我是偵探,既不是警察也不是你的部下。」
  說到這裡,龍崎突然用幾乎像是要跳起來的動作轉向三島。
  「好了,話說回來,我有問題要問問死亡筆記本阿宅。」
  「就說了不要那樣叫我。」
  龍崎無視了三島的抗議。
  「剛才你問了貝波那項規則,有沒有從中注意到什麼問題?」
  三島雖還瞪著龍崎,卻仍舊皺起眉把目光轉向自己的筆記本。
  「貝波說了,即使把第七本筆記本帶到人類世界也不會有效。」
  龍崎微微笑著催促三島繼續說下去。三島忿忿地回看他,最後無視他接著說道:
  「也就是說,只要確保目前人類世界裡所有的死亡筆記本,並將其封印,死亡筆記本事件就不會再度發生──你想說的就是這個吧?」
  龍崎刻意露出驚訝的表情。
  「哦,看不出來你的腦袋居然這麼靈敏。沒錯,這就是這場遊戲的規則。雖然不曉得死神在想什麼,但現在就是能終結一切的機會。」
  「看不出來是什麼意思啊!」
  或許是忍不下去的關係,三島厲聲抗議。龍崎先飛快地後退一、兩步,吐了吐舌頭,像是在捉弄他。
  凝視著這一幕的須加原不悅地警告:
  「遊戲規則?不管你是世界上最厲害的偵探還是什麼,我們可沒空去陪你玩什麼胡鬧的推理遊戲。死神筆記本和死神……為了這種胡話而投入大量的預算,不曉得上層的人到底都在想什麼。比起這個,你們還是快點提出青井櫻的報告吧,知道了嗎?」
  說完這番話後,須加原快步離去。
  「要提出詳細的報告喔,知道了吧?」
  龍崎模仿須加原的語氣說完之後,也準備離開現場。
  「喂,我話還沒說完!」
  聽見三島的聲音,龍崎回過頭誇張地吐出舌頭,然後就蹦蹦跳跳地消失在通道的另一邊。
  「那傢伙是怎樣啊。」
  七瀨皺起眉目送龍崎離去。
  三島也面露不悅地望著龍崎的背影,自言自語道:
  「可惡,就算他是ICPO派進來的,會叫人去相信那種貨色的傢伙腦袋才有問題!」
  「算了啦,十年前的L也是個看不出他在想什麼的傢伙,但他最後卻賭上性命解決了奇樂事件。我認為他既然是那位L的繼承人……那應該就有信任的價值。」
  松田回答時,臉上並沒有出現以往那種感覺沒什麼幹勁的神情。
  「拚上自己的性命阻止奇樂,這可不是普通人能夠辦到的。在確定自己的性命只剩多少天時,他也沒有自亂陣腳,而是到處奔走解決別的事件。老實說,我覺得他是個很厲害的傢伙。」
  「……這樣、啊。」
  這麼回答後,三島目不轉睛地望著龍崎離去的方向。
  
            3
  
  我是奇樂。
  我可以自由操縱人的死亡。
  我會淨化這個充滿惡意及憎惡的世界,奇樂會將一切引導至和平的新世界。
  我就是奇樂。
  
  這一天,因為一種被稱為〈奇樂病毒〉的電腦病毒發作,全世界的電腦及智慧型手機螢幕上一起顯示出一位自稱『奇樂』男子的影像訊息。
  奇樂病毒的感染手法與某件從去年就持續發生到現在的伺服器攻擊事件相近,而那一連串攻擊的主謀自稱為『和平主義的駭客』,主要的攻擊對象為支持恐怖份子的國家。因此,世間都在臆測影像中的少年或許就是攻擊事件的主謀。
  只是死亡筆記本應對本部的成員都很清楚,影像訊息裡的人並非『和平主義的駭客』。因為在螢幕另一邊陳述訊息的,是應當在十年前就已經身亡的夜神月。
  在死亡筆記本應對本部內,各個搜查員以像是要鑽進畫面中的專注目光,死命盯著顯現在大型螢幕上的新聞影像。
  
  『我是奇樂。
  我可以自由操縱人的死亡。
  我獲得了那個東西。然後,為了將世界導向和平,我肅清了愚蠢的人類們。
  要創造新世界,奇樂是必要的。
  我就是奇樂。』
  
  「路克……」
  松田宛如呻吟般地低語道,他的眼裡映照出那個位於螢幕對面、站在月身後的路克身影。
  
  三十分鐘後,集合起來開會的搜查員們一同露出愁眉不展的神情。
  「松田,夜神月不是死了嗎?」
  最後入席的須加原用銳利的目光瞪著松田。
  「是的……我在十年前親眼目睹了他死亡的瞬間。」
  「那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坐在松田隔壁的黑元出聲掩護他:
  「影片本身或許有經過數位加工。」
  「──不管那影像是被加工還是動過手腳,問題在於,夜神月是奇樂的情報在警察內部也只有一小部分的人知道,而那個影像的表現方式也在隱喻死亡筆記本。」
  龍崎一反常態地用嚴肅的口吻插進這句話,七瀨率先對他的發言產生反應。
  「你是在懷疑我們嗎?」
  「因為懷疑就是我的工作啊。」
  看到龍崎厲聲把臉湊近,七瀨反倒畏縮了起來。
  「我們也並不相信你。話說回來,我們本來就不需要你來協助搜查。」
  從座位上起身的三島轉向龍崎開口。
  「我並不打算協助你們,只是想著如果有需要的話,就利用你們一下而已。」
  龍崎抬起頭來仰望高䠷的三島,誇張地伸出舌頭挑釁。
  「好了,請大家聽我說。」
  松田像是要介入互瞪的三島及龍崎之間一般,站起來說道:
  「只有我能在畫面中看見路克,你們認為這代表什麼?」
  龍崎瞥了眼松田。
  「你在十年前曾碰過死神路克的死亡筆記本,而你能在影片中看到那傢伙的身影,那表示傳那部影像來的人──新生奇樂就是路克的死亡筆記本所有者。當然他也有可能就是真正的夜神月。」
  聽到這句話,浦上高聲說道:
  「已經死去的人怎麼可能死而復生呢?」
  「要說不可能,那死神筆記本的死神不就更不可能存在了?」
  見龍崎這麼說,松田露出略顯喜悅的表情開口:
  「那麼,也就是說月還活著囉?」
  龍崎笑出聲來。
  「哈哈,別高興成那樣,你這笨蛋。」
  松田尷尬地往下看。
  十年前親手用槍擊中月的事,至今仍是松田心中的一根刺。他認為當時這麼做才是正確的,也從未後悔過。
  只是,松田到現在依舊很喜歡月。那個彬彬有禮、頭腦聰慧的青年引發那樣的事件,真是出自他的本意嗎?
  光看奇樂事件那段期間及之後所發生的事情,就可清楚看出死亡筆記本的魔力足以使人類瘋狂。若是如此,那月會不會也是被那本筆記本可怕的力量給迷惑了呢?
  畢竟他是那個夜神總一郎的兒子。
  在這十年裡,松田一直想著要是月還活著就好。如果月還在,自己就能與他促膝長談,問出他真正的想法了。
  在聽到月也許還活著的那一瞬間,自己的想法應該直接表現在臉上了吧。
  可是,月犯下了不可饒恕的罪行,只有這點是無可抹滅的事實。
  龍崎在附近不斷踱步,環顧在場的所有人開口說道:
  「奇樂病毒真正的用途,是從感染的終端竊取個人情報。」
  「是嗎?我沒收到這方面的報告,你是什麼時候分析出來的?」
  須加原訝異地詢問。
  「連這種程度的問題也無法解析的技術班,乾脆就解散吧。」
  龍崎露出壞心的表情笑道:
  「想想這種病毒感染了多少手機跟電腦,就知道對方收集的情報量有多麼龐大了。當然,各國的掌權者及情報員的家族必定也包含在內!」
  龍崎站起身張開雙手,最後用幾乎像是在吼叫的語氣這麼說著。
  黑元沒有針對任何人,獨自低語道:
  「也就是說,他們手裡是有人質的囉。」
  龍崎點了點頭,露出彷彿很享受這種狀況的表情。
  「全世界的搜查機關都無法有所動作了。」
  須加原面帶不安地環視所有成員。
  「這個應對本部沒問題嗎?」
  三島回答:
  「我們這個特別團隊是由沒有家人的成員所構成,過去的經歷也未曾留有記錄。而且我們所有人都使用假名,只要對方不曉得我們的本名,就無法用死亡筆記本殺死我們。」
  「啊……我是直接用本名耶。」
  本來還邊點頭邊聽的松田倏地抬起頭。
  須加原也僵著一張臉。
  「我也……沒有特別隱藏本名……」
  「你們的情報也有可能被竊取了。」
  龍崎原本還在須加原身後不懷好意地笑著,這時突然衝過來窺看他的表情。
  須加原瞬間啞口無言,接著瞪大眼睛站了起來。
  「得讓人去檢測警視廳所有的伺服器。」
  留下這一句話後,須加原帶著常常跟在他身邊的部下往出口走去。
  龍崎在空出的座位上坐下,好似那裡打從一開始就是自己的位置,然後面露微笑望向眾人。
  「三島,把十年前身為夜神月共犯的彌海砂資料調出來。」
  「就叫你不要命令我了。」
  儘管嘴上暴躁地這麼回應,三島還是伸手敲起終端的鍵盤。
  「十年前,使用彌海砂的死亡筆記本執行的殺人事件,按照現行法規無法立案。她放棄死亡筆記本的所有權,失去了全部的相關記憶。」
  「所以她現在才能悠閒地當女演員啊。你們覺得這樣好嗎?」
  龍崎用無法置信的神情環顧所有人。三島忿忿地回答:
  「法律就是這樣。」
  「她的感情關係如何?」
  回答龍崎這個問題的人換成七瀨。
  「在這十年間,沒發現她有和任何人交往的跡象。」
  松田低喃道:
  「因為她很愛月啊。」
  「只是被人利用了吧。」
  龍崎一邊回答松田,一邊翻閱手上的資料。
  「當時負責彌海砂的檢察官──魅上在一年前就失蹤了啊。是你調查的嗎?」
  三島朝仰望自己的龍崎點點頭。
  「嗯,自從在甲羅山腳下發現他的車後,人就毫無音訊。」
  三島調出魅上檢察官的檔案,將其顯示在螢幕上。
  龍崎少見地中斷討論,陷入沉思。
  「……彌海砂目前的情況是?」
  三島回答他:
  「還被警察監視著,眼下沒有任何動作。」
  
  彌海砂現在身處廣告照片的拍攝現場。
  在這十年裡,海砂獲得了無可動搖的人氣,在演藝圈築起穩固的地位。由於這次拍攝的主題是大廠所製的重點商品,攝影棚內除了工作人員外,還有許多廣告代理商和贊助商的負責人在場。
  黑元透過螢幕凝視笑著接過花束的彌海砂,忍住快要脫口而出的呵欠。
  「在這四天裡都沒有奇怪的行動啊。」
  海砂在經紀人的目送下,從攝影棚走到休息室。
  「工作結束了嗎?可惜休息室裡沒有監視器。」
  聽到在隔壁瞄著螢幕的浦上半開玩笑地這麼說,黑元露出苦笑回答:
  「要是真的這麼做的話,一旦曝光就完了,那可是會釀成大問題的。」
  「雖然龍崎交代要徹底監視……」
  在這十年間,搜查班逐一確認過彌海砂的動向。特別是他們懷疑起新生奇樂的存在之後,就總是監視著她的去向,卻沒有真的設置竊聽器及隱藏式攝影機。
  「可是把那傢伙說的事情照單全收也沒用啊。」
  「也對,反正我們也事先確認過休息室了。」
  但是,當搜查官們在監視室裡悠閒地交談時,事情也正在暗中進行。
  
  海砂一進入休息室,就把花束扔到桌面,癱坐在單人沙發上。
  這次的拍照很累人。不對,工作本身其實並不麻煩。
  海砂取出自己的智慧型手機,望著那個畫面嘆息。不用說,螢幕上顯示出的自然是月。
  她的手機也遭到了奇樂病毒入侵,雖然似乎有清除病毒的辦法,但她卻讓手機維持著中毒的狀態。
  畫面的另一邊,保持十年前外貌的月在那裡陳述:
  『我是奇樂──』
  月是奇樂?這是怎麼回事?海砂在十年前和月一同度過了很長的一段時間,卻從未察覺到任何能夠聯想到他是奇樂的跡象。
  他是不是奇樂根本無所謂。可是,如果事實真是如此,那他為什麼沒有告訴海砂呢?
  海砂掩飾不住內心的動搖,光是設法在工作場合佯裝平靜就已經耗盡她所有的心力。
  從看到月的影像開始,只是處理好工作就能令她每天都感受到,宛如泥濘一般深不見底的疲勞。
  坐在沙發上,海砂深深地嘆了口氣,她已經連思考都嫌麻煩了。當她敵不過襲來的睡魔、雙眼快要閉上的時候,耳邊似乎傳來了一個熟悉的聲音──
  『海砂。』
  那個聲音的確叫了自己的名字,海砂驚訝地環顧四周。
  『海砂,這邊。』
  聲音感覺就是從自己眼前傳來的,休息室當然沒有其他人影。海砂的視線在傳出聲音的那一帶徘徊,接著看見一個強烈吸引住她目光的物品。
  那是個上頭寫著法式清湯口味的袋裝洋芋片。這個廉價的袋裝零食就這麼混在別人所送的高級點心中,隨意地放在桌上。
  「月?」
  海砂下意識地朝那個袋子伸出手。很重,裡面好像放了什麼東西。
  打開的袋子中有支白色的智慧型手機。她一取出手機,手機便發出了聲音:
  『我留了禮物,妳打開看看。』
  洋芋片旁有個綁了緞帶的白色盒子。
  海砂毫不猶豫地打開盒子,裡面放的是一本漆黑的筆記本,如同岩石表面般粗糙的封面上用扭曲的字體寫著DEATH NOTE。
  『那本筆記本是屬於妳的。』
  彷彿被手機傳來的嗓音所催促,海砂拿起了筆記本。
  就在這一剎那──
  碰觸到筆記本那一瞬間,許多明明存在卻一直無法觸及的記憶,便嘩啦啦地湧進海砂的腦中。
  「……哈,哈,哈。」
  等海砂回過神來,才發現自己正趴在桌上劇烈地喘息。
  對了,沒錯,她想起一切了。
  想起十年前,與月度過的短暫幸福時光。
  想起她使用掌管死亡的筆記本,和月一同以創造新世界為目標的那些日子。只差一點點,真的就只差一點點,月理想中的世界就能實現。
  而這一切都因為那個可恨的L的策略,化為了泡影──
  月死亡的瞬間突然在腦中甦醒,令海砂發出類似慘叫的聲音喘起氣來。
  看來自己是失去以前那本筆記本的所有權了。不再是筆記本主人的人類將會失去所有相關的記憶──這是死亡筆記本的其中一條規則。
  當時發生了什麼事?路克在那時把月的名字寫進筆記本裡,所以月應該已經死了才對。
  那是──
  海砂不停地吐著氣、閉上眼睛,最後再次抬起垂下的臉,臉上的眼神與十年前伴在月身旁的少女一模一樣。
  「路克。」
  海砂張口叫出路克的名字,聲音聽起來總令人覺得有些冷酷。
  「好久不見,海砂。」
  站在海砂身邊的巨大黑影彎下腰回答她。
  「……月還活著嗎?」
  海砂從沙發上站起身,仰望路克詢問道。
  路克沒有回答這個問題,只是發出令人毛骨悚然的笑聲消失在休息室內。緊接著,智慧型手機像是要接替路克似地開始響動。


 《劇場版小說 死亡筆記本:決戰新世界 DEATH NOTE Light up the NEW world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創作者介紹

東立小說官方部落格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