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無限試閱  

各位讀者們,新年快樂!!!!這個年大家過得還好嗎?有收到很多紅包嗎?

小編倒是包了多紅包喔(́◉◞౪◟◉‵)

就先別管小編的金錢交易(?)

讓我們來看看今天的新書試閱吧!!!

今天小編要奉上的作品是《探索無限的彼方1》 

轉生異界的少年‧綱,出生在糧食極度匱乏的村落之中。

這世界與遊戲極為相像,但綱的命運與大多數轉生故事不同,他的現代知識毫無作用。

就在他即將捨棄一切希望之際,聽到了某個地方的傳聞──「迷宮都市」能夠實現任何願望的城鎮。

少年與同樣來自日本的轉生者‧雪同行,就此被引導至無垠無涯的試煉之路。 


 

第一章「迷宮都市的兩人」


序曲「第二度的序曲」

  
  我一個人邁步在早已走慣的王都石板路上。
  目前四周依然相當昏暗,還不到太陽探出頭來的時間,甚至還不能算是凌晨時段。對於起得早的老街工匠們來說,現在應該是他們剛起床的時間吧。
  要是在這時走出王都,稍稍走得遠些,朝著看不見盡頭的荒野望去,應該就能看到日出的景象。
  四周不僅昏暗,也因為晨霧瀰漫而遮蔽了視野,但我已經走慣了這條路,因此並沒有對我造成不便。
  
  由於昨天獲得了一筆意外之財,我拿一部分的錢去買了新的鞋子。此時鞋子踩在地面上的觸感相當舒服,就算只是雙便宜貨,這結實耐用的觸感,也讓我多了幾分準備前往新天地的感受。
  雖說該換新的東西還很多,但穿了好幾年的衣服和舊包包都還能用,等到目的地再上街購買吧。
  至於糧食……雖然只帶了一點點,但據說是搭馬車過去的,應該不至於在餓昏頭之前還到不了吧。若只是兩、三天不吃飯的話我還能忍──應該說我早就習慣了。況且,這段日子裡雇用我的酒館也為我開了送別會,讓我大吃了一頓。
  也許是天外飛來一筆橫財的關係,平時那些傢伙明明對我百般苛刻,這時卻突然換了張臉孔,還真是有夠現實。算了,至少我不是因為要連夜跑路才不得不踏上旅程的,就這一點來說,我也沒什麼好抱怨的。
  
  目的地似乎在穿過大門後還要走上一小段路的地方。
  天色尚早,不過走到大門一帶,還是能看到許多馬車和人潮。他們八成是從事買賣的商人吧。說不定他們是夜宿門外,搶在大清早開始辦入城手續。
  聽說搭乘馬車時,出入城的手續會變得麻煩許多,但孑然一身的我並沒有這層顧慮。我向值夜哨的衛兵打了聲招呼,完成簡單的手續後,便順利地走出了大門。
  
        ◆◇◆
  
  這裡據說是定期往來的專用馬車乘車處。抵達此處時,已經有人早我一步在等車了。
  那是一名有著白色頭髮的嬌小女孩。雖然看起來不太像,但這個女孩該不會也打算前往那個傳說中的『迷宮都市』吧?
  這裡不是馬車的停車場,但就我打聽到的消息,肯定就是在這裡等待沒錯。
  「要搭往迷宮都市的馬車,是不是要在這裡等啊?」
  如果目的一致,那接下來肯定要共處好幾天的時光,因此先聊個幾句準沒錯。
  遠遠看到她的時候,我就覺得她的個頭不高,現在湊近一看,更看得出她真的相當嬌小,應該連一百五十公分都不到吧。
  不過和身高相比,她的容貌給人的印象更是強烈。
  她有著亮麗的白色微鬈髮和紅色的眼睛。即使是在這個外貌種類五花八門的奇幻世界,這種組合還是稀少得會讓人多看兩眼。而這樣的配色和她端正的臉蛋相輔相成,醞釀出一股夢幻般的美感,真是個無可挑剔的美少女。若只是看髮色和瞳色的話,和兔子倒是有幾分相像。
  「是呀,應該差不多快來了吧。」
  對方似乎也看出我是同行的旅伴了。
  她的聲音也相當可愛。不管是外貌還是聲音,感覺都不適合當冒險者。
  要是穿上禮服的話,就算自稱是貴族千金也不會有人懷疑吧。那樣的美貌大概在貧民窟裡走上三步,就會被人抓走了。
  不過,和只披了一件斗篷、扛著舊包包的我不同,她的斗篷底下繫了好幾把看似以金屬打造的武器,因此目的肯定和我相同。就防身來說,帶這麼多把武器未免顯得太過招搖。
  「感覺會是一趟很長的旅程,不如先做個自我介紹吧。我是綱。」
  「綱……?好奇怪的名字喔。我是雪……嗯,希望你能用雪稱呼我。」
  我已經很習慣被人說是「奇怪的名字」了。不過,雪這個名字也挺奇特的啊。
  她的外表讓人聯想到日語的「雪」,該不會雙親的前世是日本人吧?是因為有著白髮,才幫她取名成這樣的嗎……還是說,她本人就是這種來頭?
  「我姑且問一下,妳該不會前世是日本人吧?還是說,妳曾經從雙親那邊聽過日語的『雪』這個字?」
  「咦……」
  瞧她的反應,似乎是被我猜中了──而且還是屬於前者的樣子。這是我來到這個世界之後首次遇到同鄉啊。若是以地球這個分類來說,我之前只見過在這裡旅館工作的尼泊爾人而已。
  「呃……嗯,我原本是日本人喔。」
  「這樣啊,我也是。我還是第一次遇到日本人啊。」
  「機率這麼低,居然也被我碰上了,還真是有點嚇了一跳呢。」
  沒想到在出發前往新天地的當天遇到了同鄉,這還真像是命中注定的安排。
  
  雖然這麼說有點突兀,但其實我有前世的記憶。那是在名為地球的行星上,被稱為日本的島國裡生活的記憶。
  我經歷了轉生……不對,說是投胎轉世比較合適吧。總之,我就是有過這種經驗,就算說出來也難以讓人相信。
  不過,我不記得自己是怎麼死的──說穿了,我甚至不確定自己是不是真的死了。
  前世記憶的最後片段,是我依然過著一如往常的生活,而在驀然回神之際,我就在與地球不一樣的世界裡出生了……不對,我修正一下,是「我在這個世界裡忽然想起了前世的記憶」才對。
  畢竟,我也有可能只是被植入了這段記憶而已,在地球的我說不定還好端端地活著呢。
  「我也是第一次看到前日本人呢。」
  「如果只論『擁有前世記憶』這一點,那就是多得數不清了。」
  說起來有些煞風景,這個世界裡擁有前世記憶的人其實並不罕見。
  雖說還是歸類在少數的範疇,但以比例來說,差不多每三十至五十人之中會有一人。感覺就像一個班級裡會出現一個名字特別奇怪的同學。
  在憶起前世記憶的當下,儘管我覺得自己是特別的,也對未來充滿了期待,但我的稀有程度終究也只是這種等級而已。
  在我前世讀過的網路小說裡,那種轉生到異世界,並利用現代的知識改善生活──或是被神明賦予了開外掛的能力,在對抗魔物時大殺四方的故事,已經多到滿地都是了。
  由於境遇相似,我一開始也期待著『說不定我也要走上主角威能的套路了』,事實上卻根本沒什麼特別的。而我也不具備那種接近犯規……或是可以開外掛的能力。
  
  「欸欸,那你還記得哪些事?還記得看過哪些漫畫嗎?」
  不只是漫畫而已,就連藝人、政治話題或是運動項目,我都還記得很清楚。雖說畢竟都過了十年以上,多少還是有遺忘的細節,但要聊一般常識的話還是不成問題。
  聽說和人初次見面時,要避免談及宗教、政治或是棒球方面的話題,看來從漫畫這點切入似乎還不錯。
  「這類記憶我可是記得一清二楚喔。」
  被美少女搭上話的感覺還不賴。
  況且我們似乎有不少共同的話題能聊。在這種情境裡,第一印象是很重要的,看來是個不錯的開始啊。
  「我也幾乎都記得呢。不過,我一直找不到有同樣前世文化背景的人,所以能遇到你感覺很新鮮呢。」
  「我也是啊。離這裡最近的旅館有個前尼泊爾人,但那個人就記得不是很清楚了。」
  「啊──我懂、我懂。那感覺很奇怪對吧?明明彼此都不會尼泊爾語和日語,卻可以用大陸共通語交談呢。」
  雖說會帶著前世的記憶,但能記住的內容和範疇就是因人而異了。剛才提到的尼泊爾人,似乎只記得自己成年之前的記憶,至於成年後到死亡為止的部分就記得不太清楚了。
  大多數的轉生者不是只記得隱約的印象,就是忘得很透徹,像我這種記得非常清楚的轉生者似乎算是還滿稀有的案例。
  儘管前世的名字和性別會以紀錄的方式保存下來,不過能憶起的記憶,似乎就只有印象深刻的體驗而已。
  「那雪這個名字,也是從前世取的嗎?」
  「呃、嗯……算是吧。」
  擁有前世的人,會在出生時帶有名字的紀錄。只要前往教會,透過特殊的道具查詢〈狀態〉,就能顯示出各式各樣的資訊。
  因此,也有不少人就這麼沿用前世的名字,或是和這個世界的命名方式組合在一起。
  也因為這樣,在這個世界裡幾乎不存在國家性或地區性的命名風格,很多人的名字都是隨便取的,根本看不出任何規律。而在使用獨立語言的亞人族圈子裡,這種狀況更是格外明顯。
  
  「哦,看起來挺要好的啊,你們是朋友嗎?」
  就在我們暢聊前世的話題之際,忽然出現了另一個朝向我們接近的人影。
  由於有晨霧的遮蔽,一開始只隱約看得出魁梧的身形,但在接近之後,我才發現對方甚至不是人類。
  「蜥蜴……」
  「哦,是蜥蜴沒錯啊。我是蜥蜴人。」
  那是兩腿直立的爬蟲類型亞人──蜥蜴人。他們懂得人語,雖然數量不多,卻是少數能與人類和平共存的種族。他們並非魔物。
  在這個世界裡,還有身體的特定部位呈現獸型的獸人,也有奇幻世界的固定班底──精靈和矮人等妖精族。
  不過,他們的數量都極為稀少。聽說他們至今依然存在,但這還是我第一次見到所謂的亞人。
  「我是第一次見到蜥蜴人呢。你也是要去迷宮都市嗎?」
  「不,正好相反啊。我是從迷宮都市過來的,因為我是往返兩地送貨的車夫。」
  看來這位蜥蜴人是來載我們的。
  馬車似乎就停在附近,只是被晨霧遮蔽住的樣子。
  「這算是標準程序,所以可以先問一下你們的名字和年齡嗎?還有,我只載想成為冒險者的人上路,如果是為了觀光或是其他目的的話,就去另請高明吧。」
  我的確是要去當冒險者的,所以沒問題。
  「我是綱,今年十五歲。」
  蜥蜴人不知從哪裡掏出了一疊紙,在上頭寫上了我的名字。
  ……明明沒沾墨也寫得出字?那是某種魔法道具嗎……總不會是原子筆吧。
  「好的好的,綱……是吧。這是本名吧?」
  「是我的本名。」
  蜥蜴人似乎不覺得我的名字很奇怪,反應非常正常。
  「這位白色的小不點呢?」
  「……啊──呃、那個……不說本名的話會出事嗎?」
  「用假名也無所謂啦,只是在進城審查時馬上就會被抓包喔。」
  居然還有審查啊?感覺有點麻煩,但我已經沒有退路了,也只能入境隨俗了。
  ……是說,她剛才說的「雪」原來不是本名嗎?
  「呃──那個,我是……雪人,今年十四歲。」
  「好的,雪人是吧。」
  「不是雪啊?……難道是暱稱嗎?」
  「不是啦,你想想嘛,雪人(Yukito)這名字聽起來不是很像男生嗎?也容易聯想到『幸人(Yukito)』或是『行人(Yukito)』之類的吧。」
  ……喔喔,原來是這個原因啊。不過,那不都是日本人的名字嗎?在這個世界不需要那麼在意吧?
  「你是男生,所以用男生的名字也沒什麼問題吧?」
  「嗄?」
  蜥蜴人忽然沒頭沒頭地說了一句,而雪聽了則是瞪大了眼睛。
  「誰是男生?」
  「這小子。」
  幹麼用那種理所當然的眼神看我啊。蜥蜴人的表情雖然不好解讀,但似乎說得相當有把握。
  我再次望向了雪,只見她有些心虛地游移著視線。
  「……啊──是,我是男生。」
  「…………嗄?」
  這事實的衝擊力太強,甚至讓我懷疑起自己是不是重聽了。我在異世界遇上的第一個前日本人,似乎是個『偽娘』啊。
  「……真的假的?」
  「雖然我百般不願,但這是真的。」
  說起來,他講話的口吻其實也沒有很女性化,不過我剛才以為「她」是為了加入冒險者這個男性居多的職業圈,才刻意逞強的。
  即便得知了真相,但我重新打量了一遍,還是覺得他是個不折不扣的女孩子。
  ……搞不好他是故意騙我的,看來還是確認一下他有沒有帶把比較好啊。反正我們都是男生,這麼做肯定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只是好像有點興奮起來了。
  無論外貌還是聲音都像女生,他本人似乎也刻意模仿著女性的舉止。
  我問了一下他這麼做的原因,這才知道雪的前世是個女人,而他到現在還無法適應男性的身體。
  我雖然很想說「都以男生的身分過了十四個年頭,也差不多該接受了吧」,他卻十分抗拒,還真是死腦筋啊。
  補個完全無關的消息──這位蜥蜴人似乎也是轉生者,前世好像是叫作馬頭人的神秘種族……不過他幾乎都記不得就是了。
  在這裡的三人居然都是轉生者,這應該是相當罕見的案例吧。
  
  「請問……你怎麼會知道我是男生呢?」
  我們被帶到了有點破舊的馬車前方,繼續等待其他乘客上門。而趁著這段空檔,雪對蜥蜴人這麼發問道。
  這也是我有些在意的地方。
  「若是用你們比較好懂的方式來說的話……啊──那就跟去教會觀看狀態一樣啦,我有類似的技能。」
  「哦──原來如此。」
  這麼一來就不能裝蒜過關了呢。
  
  在這個世界,會將頻繁出現在主機遊戲等作品裡面的狀態項目……像是〈力量〉或〈敏捷〉等化為數值。
  只要上教會的話,就能調閱出相關的資料,不過資料裡也包含著性別和姓名之類的雜項。
  目前雖然還不清楚規則,不過如果做些肌肉訓練之類的運動,就能提升相關的能力值。若是和遊戲一樣的話,照理說就能藉由提升等級增加這些數值,但其中卻沒有等級的欄位。
  甚至也沒有HP和MP,這些數值只能用來確認自己能力的提升狀況,或是作為參考而已。
  我雖然不是很清楚,不過有些職業似乎會參考特定數值作為錄取的標準……世道真是難混啊。由於只要調查一下就能看出數值高低,因此裝腔作勢是不管用的。
  因為存在著這類宛如遊戲般的狀態值,在我憶起前世記憶的時候,還一度以為自己是屬於那種「被關在遊戲世界裡」的案例,但這些數值卻一點遊戲的感覺都沒有。若要加強臂力的話,就只能好好運動和訓練,這和前世根本沒有差異。
  「你連天賦和技能都看得見嗎?」
  「不,我看不見那些項目,這和教會顯示的狀態項目有些不同。」
  說到最具備遊戲感覺的設定,就是雪現在提到的「天賦」和「技能」了。雖然這位大叔似乎看不見,不過那也和狀態一樣,可以確認個人所持有的技能。
  稍稍打聽之後,我才知道大叔雖然看不見技能,但還是可以看出對方的姓名。他一開始的發問,說不定也是測試我們會不會說謊的測驗呢。
  
        ◆◇◆
  
  我們一邊沐浴著自荒野地平線高高昇起的陽光,一邊伴隨著「喀咚喀咚」的響聲乘著馬車前進。
  我們所搭的馬車本來並不是作為載客之用,就只是搭了個簡單的車篷而已。而因為直接坐在貨架上的關係,屁股自然也痛得要命。
  因為免車資,所以我也不好意思抱怨,但我的屁股受到了相當嚴重的打擊。另一名同車乘客似乎更是難過,只見他拚了命地調整姿勢,試圖降低衝擊的力道。
  如果是女孩子的話,就算讓她坐在我身上也無所謂……不過,以他的外表來說,說不定值得一試?不,不行,要是不小心碰到了不該摸的地方,感覺就會產生心靈創傷啊。
  「不好意思啊,如果是提供給冒險者用的馬車,就會是搭起來更舒適一點的配備了。不過畢竟是免費的,就有勞你們忍耐一下了。」
  蜥蜴大叔張開大嘴,笑著這麼說道。
  大叔既然是蜥蜴,那屁股上的皮應該也很厚吧,只見他根本就不當一回事。
  雖然還不知道原因為何,但免車資這點真的是幫了大忙。我現在手頭雖然還算闊綽,但這些可是在新天地生活的老本,到時候還有很多該買的東西。
  
  上車的就只有我、雪還有蜥蜴大叔而已。一直到出發為止,還是沒有出現其他要搭這輛馬車的人。
  原本就從事冒險者的人,好像都會去其他地方搭車,馬車配備似乎也好上許多。與之相比,我們這些一般人的待遇實在是差了一截。
  果然資歷的有無就是差在這裡。就算是『無工作經驗可』的徵人啟事,也會給有工作經驗者較高的待遇,這就是現實啊。
  不過,由於貨架上沒有任何貨物,顯得相當寬敞,因此不需擔心睡覺時空間不夠,這真是太好了。畢竟一直到昨天為止,我在睡覺的時候都得注意身旁的馬匹啊。
  「冒險者那邊好像還有提供餐點和睡袋呢。不好意思啊,只能請你們吃自己攜帶的糧食忍耐一陣子了。」
  「好的──」
  「…………」
  若路程只有一、兩天的話還能忍耐,因此我幾乎沒帶多少糧食。不過,一聽到別的馬車有供餐,我就突然有股餓了的感覺。
  ……雖說是意料中的事,不過雪似乎有好好準備了自己的餐點。要是真的吃不夠的話,就試著向他要一點吧?
  「要花多久時間才能抵達迷宮都市?我聽說路程大概要好幾天。」
  「沒出什麼意外的話,差不多是三天後會到吧。加上這一趟乘客少,馬車輕了許多,不可能會慢上多少啦。」
  三天啊……那還不成問題。抵達目的地之後就趕緊去找吃的吧。如果傳聞沒錯的話,那邊似乎有不少美食。
  「不過啊,一離開王都之後,還真是什麼都沒有呢。」
  「雪,你沒離開過王都嗎?」
  「頂多只有在近郊一帶走走而已。我聽說過這一帶什麼都沒有,但沒想到還真的是一片荒蕪呢。綱,你呢?」
  「我是到過荒野的入口一帶啦。」
  一旦再從那裡繼續走下去,就真的是什麼都沒有的土地了。
  從車篷的縫隙往外看,可以看到一片幾乎沒有盡頭的荒野,而這片綿延至地平線彼端的荒野可說是草木不生,就連個像樣的道路都沒有。
  我們才搭上馬車幾個小時,四周就已經是這樣的風景了,要是用徒步的方式,應該會很辛苦吧。
  根據蜥蜴大叔的說法,這裡從很久以前就是一片沒人敢靠近的荒野了。看著眼前的荒涼之地,甚至讓我沒來由地擔心起來。那個傳聞中的都市真的存在其中嗎?
  
  我們現在前往的目的地,似乎是一座被稱為『迷宮都市』的城鎮。
  據說迷宮都市是王國領土的一部分,但即使都市與其他國家相鄰,那裡也禁止王都以外的人出入境。就算是來自王都的訪客,也要經過出入境的手續,是一座半獨立、擁有自治權的特殊城鎮……也被稱為『能實現各種願望的城鎮』。
  正如其名,都市裡有迷宮……也就是地下城(Dungeon)的存在,而無數『冒險者』們則是在其中展開探索,賴以為生。
  事實上,除了那座城市之外,在世界各地也存在著地下城。不過,就只有那座都市善加利用了地下城的構造,甚至能讓探索活動成為一種職業。
  的確,我在這個世界活了十多個年頭,但除了迷宮都市的傳聞之外,還沒聽說過靠著探索地下城就能賺到錢的例子。
  老實說,關於迷宮都市的傳聞十分可疑,幾乎都是讓人難以置信的內容。要不是我有幾分把握,也不會搭上這輛馬車。
  這個世界就是嚴苛到必須賭一把才能活下去的程度,就連想求個溫飽都相當困難。我之所以會聽信這種像是白日夢般的傳聞,也是為了活下去。
  我不打算像王宮貴族那樣富裕,也不想獲得英雄般的名聲。
  只要能與常人相同──不對,至少也要能保持著生而為人的尊嚴活下去。我就是為了抓住那飄渺的希望,才會前往迷宮都市。
  「對了,綱,你為什麼要去都市迷宮?」
  「為了討生活。」
  我的回答讓雪的臉頰抽搐了一下。就連我自己都覺得那樣的回答實在是太過現實了,但這個世道就是如此。
  如果真是能實現任何願望的城鎮,至少先讓我過上普通的生活吧。未來的事情就到時候再說了。
  
  我在這個世界的故鄉是個相當貧窮的村子,幾乎沒什麼像樣的食物能吃,每年甚至都會有好幾個人餓死。
  我出生在這樣的村子中,並且在相當於村長地位的家庭裡以三男的身分誕生。不過,就這個世界的農家來說,三男的地位可說是相當低。
  長男是家庭的繼承人,因此可以繼承房子和田地。次男雖然地位遠遜於長男,不過還是能以長男的替代品身分生活下去。
  但說到三男,就已經是替代品的替代品了。不僅分到的糧食比別人少,也討不到什麼像樣的衣服穿,一旦冬天降臨,對我來說就是地獄。
  雙親的說法如下:「如果是女孩子的話還能拿去賣掉,為什麼咱們老是生男孩啊。」真希望他們去向生不出長男的人家道歉。
  雖然聽起來很殘酷,但這在村子裡是司空見慣的光景。每年都有好幾個女孩子被帶去市場賣掉,所以人數變得愈來愈少──說得更精確一點,村裡的人家頂多就只會留下長女而已。
  奇幻小說一類的故事裡,在正式的主線劇情開跑之前,多少會描寫一些和故鄉裡可愛女孩子之間的青澀情懷,但我卻和這種事無緣到了極點。
  順帶一提,村子裡面也幾乎沒有年輕的男性。在我還小的時候曾爆發一起大戰,大部分的青年都在那時受到徵召了。就算平安從戰場上回來,最後也還是落得被帶去市場賣掉的下場。
  留在村裡的就只有幾名年輕人和老人,以及更為少數的小孩而已。這已經不是※限界聚落了,根本是超越限界聚落。(譯註:指人口過度流失,超過半數人口都是老年人,難以維持下去的村落。)
  把能賣的人類賣光之後,雖然人口減少,但糧食依舊不足。如果山上還有能食用的動植物就算走運,但若碰到全部採集殆盡,真的被逼入絕境的時候,甚至還會將村民當作糧食。
  我們家因為有著類似村長的地位,所以才得以苟活至今,但村裡的其他人肯定過得比我們悲慘許多。
  哎,雖然也不是每一年都過得那麼悲慘,不過各位應該能明白我的日子有多難過了吧?
  憶起在日本豐衣足食的生活後,一旦拿當時的記憶來做比較,就會覺得格外難受。幸好我已經習以為常,就這樣過著拚命求生的每一天,順利地存活下來。
  後來長男談妥了婚事,又加上先上車後補票的關係,在結婚半年後就生下了兒子作為繼承人。至此,身為次男和三男的我倆就成了家裡的累贅。
  於是我被迫和二哥一起討生活。我倆幾乎只帶著身上的衣服就被趕出家門,並就此前往王都找工作,以下人的身分開始過日子,一直到幾天前都是如此。
  但說實在的,要是淪為累贅的時機再差一點,我們或許會被當成食物吃掉吧。
  
  「那也太慘了。」
  「哎,真的就是這麼慘。要是繼續受制於在日本生活時的常識,肯定會落得橫死的下場……說起來,我還真沒想到奴隸市場的價格居然會崩盤,搞得連賣身這條路都走不了了。」
  「啊──好像是這樣沒錯呢。我們家雖然沒經手這種事業,但畢竟屬於同一個公會,因此也會從奴隸商人那邊打聽到消息。聽說就連賣價都變得很低呢。」
  在抵達王都後,我們認為即使淪為奴隸也還是有飯吃,立刻前去賣身,沒想到對方居然拒絕收購。
  由於奴隸的數量過多,光是維持費就讓奴隸商人呈現赤字,搞到現在想當奴隸,還得先繳交保證金才行。
  就連被稱為王都龍頭的奴隸商人都變成這樣了,其他的奴隸商人更是通通拒絕買下我們。
  因此,我們兩兄弟無路可走,決定向王都的遠親使出下跪這個大絕招,再三拜託,並透過這條人脈成了酒館裡的雜工。
  我原本以為能在酒館工作,至少也能過個不愁沒飯吃的生活,但店家居然把殘羹剩飯以低廉的價格賣給貧民窟的居民,至於我們兄弟能分到的食物,就真的只能勉強維生而已。
  由於幾乎領不到薪水,因此也買不了其他的食物。但即使如此,這裡的生活終究還是比故鄉好多了。
  若是現在能回到東京的巷弄裡撈剩飯,我一定會立刻拋下這裡的一切衝回去吧。對現在的我來說,過期的超商食品根本就是美食佳餚。記憶中的飽腹之國,在我眼裡就是這麼耀眼動人。
  「我則是好上一點……不對,應該說是好很多吧。雖然我同樣是三男,但因為家裡是規模不小的商家,所以過得還算富裕,也不曾為餓肚子苦惱,當然也沒有被趕出家門。」
  「哎,我之所以能心平氣和地談論我的過去,也是因為到了王都後,聽到比我還要慘上許多的經歷。不,那真的是太慘了。我雖然僅能勉強餬口,但那裡到處都是讓我聽了會退避三舍的可怕經歷啊。像是在奴隸商人底下工作的克里夫先生,他的經歷有夠悲慘,甚至還曾經出現在我的夢裡呢。」
  「不,我不想聽那個人的故事。」
  什麼啊,克里夫先生可是超屌的好嗎?他這半輩子的生活,簡直就像把人類的尊嚴磨成粉末一樣悽慘呢。
  他的經歷甚至會讓我羞於向人傾訴自己不幸的過往。像是將自己的青梅竹馬支解之類的,都是些光聽就會讓人吐出來的恐怖話題喔。
  雖然克里夫先生應該不會再出現在我的人生之中了,但他那壯烈無比的半輩子依然烙印在我的心底,成了我最真實的負面教典。老天,我絕對不想變成那樣。
  「總之,就是這麼一回事了。為了尋求逆轉人生的機會而決定成為迷宮都市的冒險者,應該也沒那麼奇怪吧?若可以獲得市民權,或許還得去搶搬遷的名額,但應該不是能過得那麼愜意的地方吧。」
  「雖然不多見,但並不奇怪喔。在鄰近城鎮當冒險者的人們都賺不到什麼錢,也沒有可以海撈一票的機會。」
  沒錯,這個世界也有活用臂力的職業,以及存在於奇幻小說或遊戲裡面的冒險者。我在酒館工作時已經看過很多,也聽過他們開口閒聊。
  ……雖然冒險者的確存在,但我愈聽他們的經歷,就愈覺得那實在是個很糟糕的職業。要當冒險者雖然容易,但想過個正常的生活卻極為困難。因此選擇相信迷宮都市傳聞的我,才更像是在放手一搏。
  「關於迷宮都市的傳聞,應該不只是有沒有機會或能不能賺錢一類的吧?聽說那邊──
  ──『有日本人的氣味』對吧?」
  雪似乎很清楚我要說什麼,只見他開口蓋過了我的話語,而且還一臉得意。
  ……沒錯,關於那邊的傳聞,有許多只有日本人聽得懂的關鍵字,就像是在呼喚這些人似的。
  而那個散播傳聞的中心(應該和我們一樣是日本人)絕非普通人物。就我看來,那人的能耐,應該和所謂的開外掛主角差不了多少。
  那大概就是神明向他低頭下跪,並給了他外掛能力的套路吧。若真是如此的話,我還真是羨慕他。
  「就算沒辦法一夕致富,我應該也有辦法在那裡過著一般人的生活吧。如果運氣好的話,說不定還能找到這個世界的系統漏洞。」
  只能拿來當做參考的狀態、難以學習的技能……雖然大部分都派不上用場,但仍能看出這是一個有特定機制的世界。
  到了那裡,說不定能打聽到「鑽系統漏洞獲得莫大權力」之類的傳聞。
  「啊──你只打聽到這個部分啊。你在資訊方面收集得不太夠呢。」
  ……哎呀?
  「你那副話中有話的口吻是怎樣?」
  「抱歉,因為我以為你應該收集了更多的情報。一般來說,若要下定決心前往一個充滿可疑傳聞的都市,可是需要很大的勇氣呢。」
  是沒錯,那些傳聞實在太過可疑,聽起來就像是在開玩笑一般,在頭腦正常的人看來,打算前往那種地方的我們,應該是一組怪胎吧。
  「我在王都打聽到的傳聞,每個都相當可疑呢。我雖然有見過從那裡離開的人,但也聽說一旦進去就再也出不來的傳聞……不過,也是啦。就我聽到的消息來說,似乎也是有那樣的案例。」
  「聽你一副在賣關子的樣子,還不快點說給我這個老鄉聽聽。」
  「嗯──反正都離開王都了,而且又走了這麼遠,應該沒關係吧……其實呀,記載了關於那座都市的資料裡面,都看得到化為暗碼的『日語』喔。」
  這已經不是「有日本人的氣味」這種程度了,那裡面根本就有日本人嘛!
  「原來如此。我只有聽過傳聞,這部分還真是盲點。」
  話說回來,我幾乎是不識字的,能寫出來的也只有自己的名字而已。
  「不過,雖然說是暗碼,但也只是單看一個個日語看不出端倪的程度而已。只要將那些日文匯集起來,就能解出一段意思了。」
  「真不愧是商家的孩子,資源就是特別豐富。」
  話又說回來,我從這個世界誕生之後,除了去教會看狀態之外,就只有在抵達王都後看過文字而已。我還以為這個世界不存在書本呢。


 《探索無限的彼方1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創作者介紹

東立小說官方部落格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為了女兒,我說不定連魔王都能幹掉。被清文拿走了...超級難過 第一的東立嗚嗚
  • 嗚嗚嗚,小編也很難過

    TongliNV 於 2017/02/08 08:55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