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正經試閱  

嗯...這幾天的好書真的好多...

導致選擇障礙小編無法抉擇,決定全~部放上來給讀者看!!!

今天的新書試閱!!!!

是即將動畫化《不正經的魔術講師與禁忌教典7》

阿爾扎諾帝國魔術學院要開辦舞會啦!!!!

學院一片歡騰之中,沒想到天之智慧研究會竟想趁『社交舞會』時推行『魯米亞暗殺計畫』!?

為了保護魯米亞,葛倫近乎被迫地成為她的舞伴!?

在這場學院的傳統『社交舞會』上,特務分室VS.天之智慧研究會的勝負結果是──



  序章 那一天的憧憬


  那是幾年前的事情了呢……只記得當時的我,還是個十分年幼無知的小女孩。
  母親……阿莉希雅七世女王陛下,某次在帝國各地進行定期出巡時,曾帶我一起同行,其中一個視察的地點,正是阿爾扎諾帝國魔術學院。
  「哇啊……」
  當時我牽著母親的手,因眼前的光景瞪大了雙眼。
  金碧輝煌的水晶吊燈點綴了天花板和牆面。
  看上去令人食指大動、色彩繽紛的料理,和火光燦爛的蠟燭台,陳列在白色的餐桌上。
  身著燕尾服的樂團,吹奏著優雅又輕快的樂曲。
  依自己的風格盛裝出席的學生們一男一女組成搭檔,隨著旋律翩翩起舞。
  不分男女老幼,許多人站在牆邊輕鬆自在地閒聊。
  每個人臉上都掛著愉快的笑容,看似非常開心。
  一幅夢幻般的畫面,在學院會館的多用途大廳展開。
  「呵呵,『社交舞會』讓妳嚇一跳了嗎?艾魯米亞娜。」
  母親向被熱鬧繁華的氣氛震懾住的我說明。
  「『社交舞會』是這所魔術學院每年都會舉辦的傳統盛事。當我還是學生的時候,也曾忘記自身的立場在舞會上玩瘋了呢……呵呵,往事真令人懷念。」
  「原來如此……媽媽妳以前也參加過這場舞會嗎……」
  「是呀,沒錯。我帶妳稍微參觀一下會場吧?艾魯米亞娜。」
  於是母親牽著我的手在『社交舞會』的會場四處參觀。
  那是一段如夢似幻的美妙時刻。
  會場本身被裝飾得金碧輝煌,宛如另一個世界……
  此外,這場『社交舞會』同時另有進行舞蹈大賽,中央的舞台上可見許多成雙成對的舞者展現華麗的舞姿,博得觀眾的滿堂彩。
  那氣氛真的很熱烈……光是站在遠處看,就讓人心情為之雀躍。
  「……如果雷妮莉亞姊姊也有來就好了……」
  姊姊因為身體狀況欠佳,沒能參加這次出巡,當我正為她感到遺憾的時候──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現場突然爆出更為熱烈的掌聲與歡呼,一對男女舞者出現在舞台上。
  從上方灑落的魔術照明光打在兩人身上,彷彿在為他們獻上祝福。
  「……咦……?」
  那時,我的目光深受女方舞者的身影吸引。
  更進一步地說……吸引我目光的,是那個女舞者引以為傲地穿在身上的禮服。
  「好……好漂亮喔……實在是太美了……」
  即使在這氣氛如夢似幻的會場中,那套禮服依舊吸睛,給人更為強烈的夢幻感。
  蓬鬆的裙襬就宛如天使的羽衣。
  飄揚的袖襬彷彿是妖精的翅膀。
  裝飾禮服的寶石飾品一如在夜空閃耀的滿天星星。
  耀眼璀璨的光芒打在禮服上,使其綻放出神秘的光輝。
  那如夢似幻的豔麗,讓我一時之間連靈魂都被吸走了。
  「……呵呵,妳喜歡那套禮服嗎?艾魯米亞娜。」
  站在我身旁的母親用帶有幾分懷念的口吻說道。
  「妳會受到吸引也是很正常的。那套禮服是『妖精羽衣』……」
  「妖精羽衣……?」
  「是呀,沒錯。『妖精羽衣』是魔術學院的『社交舞會』代代相傳,歷史悠久的傳統禮服……同時也是在雙人舞蹈大賽中奪得冠軍的女舞者,才有資格穿著一晚的魔法禮服……能穿上它,代表妳是那一年最出眾的淑女。」
  據說那套禮服是以前擁有強大力量的妖精少女所縫製的絕品。無論經過再久的時間,也不會劣化,美麗永駐,而且能配合穿上它的人自動改變尺寸,無論是誰穿上它,都完美得彷彿量身訂做一樣,它就是這麼一套『魔法』禮服。
  不僅如此,禮服上似乎還隱藏有魅惑的魔力,能讓穿上它的少女激發出最大的魅力,使其展現最為美麗的一面。
  「我不是很懂……不過那套禮服好厲害喔……」
  「呵呵……坦白說我以前也穿過那套禮服喔?……當我就讀這所學院的時候。」
  「咦?真的嗎!?媽媽妳也穿過!?」
  「是啊。那時我和妳的父親……在妳懂事之前就去世的他搭檔參加競賽……後來我們順利奪下冠軍……我也獲得了穿上禮服的權利。好懷念喔。」
  「媽媽和爸爸……?」
  當母親在緬懷那段往事時,她的側臉看起來是那麼柔和安詳。
  「……好好喔。我也想穿那套禮服啦,媽媽……」
  「哎呀?那艾魯米亞娜長大以後要不要來這所學院上學呢?」
  「好!我也想跟那個女生還有媽媽一樣,穿妖精羽衣!」
  年幼的我完全搞錯了上學的目的。
  即使如此,母親還是溫柔地輕輕撫摸我的頭。
  「呵呵,是嗎?那麼,妳必須趕快長大……把自己的舞藝磨練得更進步……然後,還得找到一個有資格和妳牽手的帥氣男伴才行囉?」
  「……男伴……?」
  母親脫口說出的神奇詞彙,使我感到納悶。
  「欸,媽媽。為什麼會需要帥氣的男伴呢……?」
  「呵呵,艾魯米亞娜,其實呢……那套禮服可是有故事的喔……」

  ──那就是……傳說穿上那套禮服一起跳舞的男女將會──

 

  第一章 壁咚之宴與幕後的秘密


  「魯~米~亞~!」
  「!」
  突然聽到有人喊著自己的名字,意識回到遙遠過去神遊的魯米亞,終於被拉回現實。
  「怎麼了?妳事情才做到一半,手就停了下來囉?妳累了嗎?」
  魯米亞轉頭一看,只見自己的好友西絲蒂娜──有著一頭彷彿由純銀溶製而成之銀髮的少女,正手扠著腰,向她面露微笑。
  「沒有,沒什麼啦……只是在想一點事情而已。」
  魯米亞向上撩起像絨毛一樣柔軟的金髮,回以微笑。
  她們現在正站在阿爾扎諾帝國魔術學院校地,位於西南方學院會館中的多用途大廳裡。
  為了三天後即將開辦的傳統活動『社交舞會』,魔術學院學生會、社交舞會執行委員會,以及志工等眾多學生,都來到了這個放眼望去無比寬敞的場所集合;有些人在打掃大廳、搬運大型道具或餐桌,有些人在擺設物品,有些人則在討論當天廚房和配膳的工作安排,每個人都忙得天翻地覆。
  「真的很抱歉……都是我的關係,害魯米亞妳也得幫忙……」
  西絲蒂娜垂低眼簾,歉疚地如此說道。
  西絲蒂娜和這所魔術學院的學生會長──名叫莉婕的少女是老交情了,因此只要莉婕有需要,她便會義不容辭地主動幫忙。
  實際上,現在西絲蒂娜正負責帶領志願幫忙準備的一般學生,並且做為學生會和執行委員會之間的溝通橋樑,有許多工作和調整都落在她的肩上。
  眼看西絲蒂娜忙到都快焦頭爛額了,魯米亞和另一個好友梨潔兒便決定一起加入幫忙準備的行列。
  「明明魯米亞和梨潔兒妳們又不是學生會和執行委員會的人……」
  「沒關係。不要放在心上,西絲蒂。參與準備也滿有意思的呀。」
  魯米亞希望西絲蒂娜不要感到愧疚,開朗地說道。
  畢竟魯米亞是發自內心想助百般忙亂的西絲蒂娜一臂之力,儘管這幾天的工作量繁重到讓她覺得暈頭轉向……但也不能否定其中不乏有趣之處。
  「我反而應該要感謝妳給我參與的機會呢,西絲蒂。」
  如此說道以後,魯米亞繼續進行擦拭蠟燭台的工作。
  「怎、怎麼會有這麼懂事的女孩呀……」
  魯米亞那令人欽佩的心態讓西絲蒂娜深受感動,就在這時──
  「不好意思。魯米亞同學……現在方便借一步說話嗎?」
  突然有個男學生跑來找魯米亞攀談。
  對方是個看起來對女生很有一套,打扮瀟灑、態度輕薄的公子哥。
  「……什麼事呢?」
  「唉……又來了……」
  魯米亞停下手邊的工作,像小鳥般歪著頭,西絲蒂娜則是用手遮住臉,露骨地表現出不耐煩的模樣。
  男學生不以為意,向魯米亞面露甜美的笑容說道:
  「魯米亞同學……請問妳計畫好要找誰一起參加本屆『社交舞會』的雙人舞蹈大賽了嗎?」
  「呃……我目前還沒有那個計畫……」
  「是這樣子嗎?哎呀,像妳這樣的女性若不參加比賽,實在是太可惜了。」
  男學生向魯米亞投以和藹可親的笑容。
  「如果妳不嫌棄的話……不如做為我的舞伴,和我一起出席雙人舞蹈大──」
  「啊,對不起。謝謝你盛情邀約,可是我不能答應你。」
  魯米亞雙手合十,既尷尬又過意不去似地低頭回絕。
  「…………」
  男學生臉上掛著僵硬的笑容怔在原地,臉上的表情宛如在陳述著「沒想到她居然這麼不給本少爺面子,完全不考慮就直接賞我閉門羹了……」,最後……
  「嗚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可惡!魯米亞也太難攻略了啦!」
  他哭著跑走了。
  「真是的,每個人的企圖都太明顯了吧……」
  旁觀了整個經過的西絲蒂娜,深深地嘆了口氣。
  「『社交舞會』原本才不是這種軟派的活動……而是為了讓學生透過和旁人的交流,促進身為人類的成長……(嘮嘮叨叨)」
  社交舞會是阿爾扎諾帝國魔術學院每年都會舉辦的傳統活動之一。
  由於學生的生活圈通常十分狹隘,學院才會舉辦這樣的活動,鼓勵學生彼此相互交流。除了本校學生外,校方還會邀請魔術學院的畢業生,以及克萊特斯魔術學院等其他學校的學生做為來賓,有時候不只帝國政府的高官或地方貴族會出席,甚至連女王陛下都會親自大駕光臨,因此這個社交舞會嚴格說來是場規模非常盛大的派對。
  「雖然『社交舞會』的確是有雙人舞蹈大賽這項傳統活動……」
  「那是項由男女搭檔參加,比較哪一組社交舞跳得最好的競賽對吧?」
  西絲蒂娜一臉不悅地對露出苦笑的魯米亞點點頭。
  「沒錯。而且優勝隊伍的女舞者,可以獲得穿著『妖精羽衣』這套魔法禮服一晚的權利做為額外獎勵……重點是關於那套魔法禮服的傳聞……」
  「聽說『贏得「妖精羽衣」的男女,未來將成為幸福的佳偶』……是嗎?」
  魯米亞想起了當年從母親口中聽說的故事。
  「沒錯,都怪那個祝福,這時才會有這麼多企圖心顯而易見的臭男生,一直跑來騷擾魯米亞!啊啊,真是夠了!讓人看了就煩!」
  西絲蒂娜心浮氣躁地環視四周。
  只見有幾個明顯不屬於主辦單位,也不是來幫忙布置會場的男學生,鬼鬼祟祟地分散在各個角落,遠遠地偷偷觀察著魯米亞。
  這些男生全都在尋找恰當的時機,邀請魯米亞當他們參加比賽的舞伴。
  西絲蒂娜沒好氣地怒瞪了他們一眼後,躲在遠處伺機而動的男學生們紛紛別開視線,裝作若無其事地離開了。
  「沒救了!」
  附帶一提,截至目前為止,西絲蒂娜沒有獲得任何人的邀約。
  被稱作『真銀的妖精』的她,可不是浪得虛名而已。(註:真銀儘管非常美麗,卻也堅硬無比,是一種既死板又難搞的金屬。)
  「……但話說回來,魯米亞妳真的很受男生歡迎耶。」
  西絲蒂娜有那麼一點羨慕似地瞥了魯米亞一眼。
  「有、有嗎……?」
  「欸……魯米亞妳不打算找人參加雙人舞蹈大賽嗎?」
  「!」
  西絲蒂娜突然單刀直入地提出問題,使魯米亞不禁停止手邊的工作。
  「妳去年也沒有參加比賽不是嗎?妳之前是王室的人,按理說舞藝一定很高明……總覺得不表現一下很可惜呢。」
  「那個……呃……」
  「而且比賽優勝者才有權利穿上的那套禮服……『妖精羽衣』……魯米亞妳以前不是很希望能穿上它嗎?怎麼不找人參加比賽呢……」
  聞言,魯米亞一如在探尋內心真正的想法般沉默了半晌……
  「嗯……我確實想穿那套禮服……可是那個祝福有點……」
  最後,她又歸結到平時的那套結論。
  「『贏得「妖精羽衣」的男女,未來將成為幸福的佳偶』……這樣呀……原來魯米亞妳是會對那種事情特別在意的類型……呵呵,好清純喔。」
 西絲蒂娜忍不住會心一笑。
  「我說呀,魯米亞。這個祝福一點根據也沒有。至少『妖精羽衣』並不具備為男女牽紅線的力量,這個事實已經在魔術上獲得證實囉?」
  接著她洋洋得意地挺起胸膛發表高見:
  「規則限制比賽必須男女組隊參加,所以會報名的基本上都是本來感情就不錯的男女,而且能奪得冠軍,也就表示兩人勢必得經歷相當大量的舞蹈練習。男女能情投意合到這個地步,未來成為一對佳偶的可能性自然很高……所謂的祝福說穿了就是這麼一回事。」
  「我也覺得西絲蒂妳分析得沒錯……但還是覺得哪裡怪怪的。所以我打算今年也不要參加大賽,隨興地跳個舞,和人聊聊天就好了。」
  聞言,西絲蒂娜像在長考一樣沉默了一會兒……
  「既、既然這樣……嗯、嗯……」
  只見她彷彿不知該如何開口般欲言又止,把頭撇向一旁後,便用手指纏繞著銀絲般的頭髮把玩,以不自然的尖銳嗓音說道:
  「那妳可以……那個,試著約葛倫老師參加看看啊……?」
  「……咦?」
  魯米亞驚愕得猛眨眼。長長的眼睫毛困惑地抖動著。
  「因、因為!魯米亞妳不是很欣賞老師嗎!?找老師當舞伴的話,妳就不用在意那個祝福了吧!?嗯,如果妳想穿『妖精羽衣』,找老師組隊參加舞蹈大賽就好了──況、況且,魯米亞妳早點決定好舞伴,那些像蒼蠅一樣煩人的男生們肯定也會死了心──」
  魯米亞面帶苦笑注視著不斷遊說自己的親友。心情就像是一個母親察覺到正值思春期的女兒的微妙心境。
  (唉……真的很不坦率耶……)
  在魯米亞看來,西絲蒂娜心裡總是想著葛倫,只是自己沒有發覺。
  所以西絲蒂娜其實是自己想邀請葛倫一起參加舞蹈大賽……不過她本人絕對不會承認。
  就拿那個祝福來說好了。表面上,西絲蒂娜固執己見,認定那是無法用魔術的邏輯解釋的咒術,所以嗤之以鼻……但她內心其實仍相信那個祝福,有著天真少女的一面。
  然而西絲蒂娜自幼就一廂情願地認定,自己未來的理想伴侶是『像祖父或父親那樣真正偉大的魔術師』,偏偏葛倫和她設定的目標有一段很大的差距,所以對戀愛尚未開竅的她,心中自然不可能存在「和葛倫跳舞」的選項。
  所以西絲蒂娜現在心裡想的應該是──早點把魯米亞和葛倫送作堆,趁早斬斷心中那個無自覺的糾葛吧。
  (……西絲蒂居然笨拙成這樣,令我有點替她的將來感到擔心了……)
  嗯,這個問題就暫時先擺到一旁不談。
  魯米亞開始想像起──自己和葛倫一起參加比賽並且贏得冠軍,最後終於如願穿上嚮往已久的禮服……和葛倫共舞的畫面。
  (呵呵,好棒喔……這樣的畫面……也太美妙了……)
  光是想像,魯米亞便不禁心跳加速、臉頰發燙,心裡洋溢著滿滿的幸福。
  如果能和葛倫一起朝著這樣的未來一起努力,不知該有多好。
  (……可是不行。我不能……抱著那樣的期望。)
  沒錯,魯米亞曾在內心發過誓。
  當初她慘遭王室放逐,後來被席貝爾家收留,成了席貝爾家真正一份子的時候……魯米亞在心裡立下了某個誓言。
  如果自己和西絲蒂娜渴望著同一個東西的話,那個時候──
  自己會讓給西絲蒂娜。以此做為報恩。
  所以──
  「謝謝西絲蒂的建議,可是我不太習慣受人矚目,還是算了吧……反倒是……」
  魯米亞露出俏皮的笑容後說道:
  「西絲蒂妳去約老師參加舞蹈大賽如何?」
  「什──我、我去!?」
  西絲蒂娜瞬間漲紅了臉,尖聲嚷嚷:
  「為、為、為什麼我必須跟那種完全沒有魔術師尊嚴和品格的木頭人,一、一起參加舞蹈大賽才行呢!?」
  「因為西絲蒂妳其實也很想穿『妖精羽衣』吧?」
  「我、我當然想呀!但不管怎麼說,那套華麗的『妖精羽衣』是學院所有女學生的憧憬嘛!」
  「既然這樣,妳何不試著以『妖精羽衣』為目的,約老師看看呢?反正西絲蒂妳也沒把那個祝福當作一回事吧?」
  「是這樣沒錯……可、可是……為、為什麼哪個人不約,偏偏要我去約那傢伙呢……?」
  「因為雖然西絲蒂妳對老師意見很多,可是你們的默契其實還滿好的呀?妳想想,上次在遺跡探索的時候也是……」
  「那、那是因為……那傢伙的思考很單純,很容易就能看出來……」
  「西絲蒂,妳很擅長跳舞吧?妳和老師搭檔,一定能過關斬將的。」
  「不、不可能啦!因為那傢伙極度地害怕麻煩……而且追根究柢,那傢伙根本不可能接受我的邀約……」
  「呵呵,那妳可以考慮做便當請老師吃啊?如此一來,他一定會開心地答應的。」
  「嗚……是沒錯……」
  經魯米亞這麼一說,西絲蒂娜也想起來了,要收買總是一貧如洗、時常被迫減肥的葛倫,其實一點也不難。
  「呃……我和老師跳舞的話……魯米亞妳真的不介意嗎……?」
  「啊哈哈,不用在意我啦。西絲蒂妳平常老是在做主辦單位的工作,偶爾也要放鬆一下,好好享受活動的樂趣嘛。這樣子我也會開心的喔?」
  「呣呣呣……」
  直到能找的藉口都不管用了,而且魯米亞也幫忙準備好了台階,西絲蒂娜的腦海裡這才出現了考慮找葛倫一起參賽的選項。
  「說、說得也是……只要是就讀這所學院的女學生,沒有人不想穿一次『妖精羽衣』看看……而且願意和我共舞的男性,看來看去,大概也只有老師了吧……」
  西絲蒂娜下定決心,握緊拳頭。
  「好!我去約那傢伙參加比賽吧!」
  「呵呵,加油喔。西絲蒂。」
  魯米亞當下的心境,就像看著小寶寶生平首度站起來,邁出第一步一樣。
  「那當然!不過我可沒有其他意思喔!?容我再三強調,我才不相信那個什麼祝福,純粹只是想穿那套禮服才報名參加而已!會找老師當舞伴,是因為沒有其他更好的對象可以挑了!就是這麼簡單!」
  西絲蒂娜整張臉漲得紅通通,慌慌張張地辯解。
  看到自己的好友如此不坦率,魯米亞也只能苦笑。
  這時──
  「唷,妳們兩個很努力在工作嘛……辛苦啦。」
  話題的主角葛倫突然出現在兩人面前。
  「對了,我來其實是為了某件事情……」
  「「葛倫老師!?」」
  葛倫的登場就像攻其不備的偷襲一樣,令魯米亞和西絲蒂娜不禁心慌意亂了起來。
  不過迅速恢復鎮定的魯米亞,立刻鼓吹西絲蒂娜。
  「去吧,西絲蒂。機會來了喔?」
  「說……說得也是!」
  西絲蒂娜「嘶~哈~」地深呼吸後,跑向葛倫。
  「老、老師!那、那個,其實不管誰都好啦,只是我找不到其他適合的對象,所以也沒有其他的選擇了!是真的沒有其他的選擇!如、如果你願意的話──咦……?」
  然而,葛倫卻華麗地無視了跑到他眼前的西絲蒂娜,和她擦身而過……
  只見他邁著大步,明顯一路朝著魯米亞逼近。
  「那、那個……老師……?找我有什麼事嗎……?」
  魯米亞被葛倫散發的莫名魄力和威壓感震懾,忍不住往後倒退。
  一步……兩步……三步……
  「啊……」
  當往後倒退的魯米亞背部撞上了牆壁的瞬間。
  咚!
  葛倫把右手撐在魯米亞臉旁的牆壁上,整張臉貼向前。
  在近到可以感受到彼此吐息的距離,葛倫低頭看著一臉困惑的魯米亞……然後面露狂妄的笑容開口說道:
  「吶,魯米亞。今年『社交舞會』的舞蹈大賽……和我一起參加吧。」
  「「咦!?」」
  見葛倫一反常態地採取蠻橫的手段主動出擊,魯米亞和西絲蒂娜都呆住了。
  而且這段急轉直下的展開,也讓四周的學生掀起一陣小騷動。
  「我知道有很多男生前仆後繼地邀請妳當他們的舞伴……可是我絕不會把妳讓給他們。要與妳共舞的人是我。」
  「那、那個……老師……?」
  即使是個性堅強的魯米亞,碰到這種時候也會跟其他年紀相仿的少女一樣,一時之間不知所措。
  退路已被牆壁和葛倫的右手封鎖,看似無處可逃。
  魯米亞的手緊握在胸前,緊張到依稀滲出了汗水。噗通噗通狂跳的心臟甚至開始隱隱作痛,臉頰則燙得像是被火烤一樣。
  「哼,我才不管妳願不願意。妳要是敢拒絕我的邀約,就等著被我當掉吧。」
  葛倫不知道是認真的,還是在開玩笑,讓魯米亞一顆心七上八下。
  葛倫凝視著緊張失措的魯米亞,今天的他不知怎地給人一種非常狂野的印象。
  「西、西絲蒂……」
  魯米亞轉頭望向西絲蒂娜想要求救,然而……
  「這、這樣不是很好嗎!魯米亞妳啊,其實是想跟老師跳舞的對吧!?妳就答應嘛!……咦!?我!?沒、沒有啊,我又沒有堅持非得跳舞不可!哇哈、哇哈哈哈哈哈哈……!」
  西絲蒂娜看起來已完全陷入混亂的狀態,自顧不暇……
  「放心,我不會害妳的。我保證一定會讓妳穿上那套傳說中的魔術禮服……『妖精羽衣』喔?……妳就乖乖點頭答應嘛?」
  「啊、啊嗚……可是我……」
  魯米亞試圖從沒有被葛倫擋住的右邊偷偷溜走,可是……
  葛倫的左手瞬間「咚!」地擋住了她的右手側。
  「醜話說在前……我是不會讓妳逃走的喔?」
  葛倫把臉貼得更近,直直地注視著魯米亞。目不轉睛。
  魯米亞陷入彷彿要被那雙眼眸吸進去的感覺之中。
  藏在自己內心中──對葛倫的感情、對於最摯愛好友的顧慮、幼時嚮往的魔法禮服、關於禮服的逸聞……沸騰的思緒不斷在腦袋裡翻攪。心臟噗通噗通地猛烈跳著,簡直快爆炸了。
  葛倫突如其來地以蠻橫的方式主動發動攻擊,此舉讓魯米亞思緒一片混亂,不但無法審慎地考量任何一件事,也抗拒不了葛倫……
  終於──
  在全校之中,防禦如銅牆鐵壁般出了名的美少女──魯米亞‧汀謝爾垂下她的脖子點頭了……
  「……啊……」
  就連魯米亞本人也對自己的反應感到驚訝,居然拗不過葛倫忍不住點頭答應。
  結果……
  「嗚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居然是來壁咚這招嗎啊啊啊啊啊──!?」
  「原來魯米亞對這種招式沒什麼抵抗力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整個會場立刻化作男學生們哭天喊地的阿鼻地獄。
  每個男孩無不面流血淚,不甘心地猛捶牆壁。
  「這就對了,妳是乖孩子,魯米亞……不好意思,坦白說,無論妳再怎麼拒絕也沒用,因為這已經是改變不了的既定事實了!我早用妳跟我的名義擅自完成報名!所以妳能乖乖答應真是太好啦,哇哈哈!」
  葛倫死性不改地口出狂言後,把手從牆壁拿開,解放了魯米亞。
  「啊……那個……西絲蒂……呃……對不起……我、我一不小心就……」
  魯米亞摀著至今仍噗通噗通跳個不停的胸口,尷尬地向西絲蒂娜道歉。
  「妳、妳不用顧慮我喔!?況且一開始就是我勸妳去約老師參賽的呀!?然後老師好像也堅持一定要找妳組隊的樣子!所以魯米亞妳沒有做錯事情!」
  西絲蒂娜那笨拙至極的反應,讓人看了反倒同情她。
  「不、不過!老師為什麼會選魯米亞呢!?而且還用那麼強硬的方式……難、難道老師你也迷信那個祝福!?所以你才會鎖定魯米亞……!?」
  「……………………」
  西絲蒂娜咄咄逼人地質問,葛倫一臉嚴肅,沉默了好一會兒後……
  「哼,這種問題還需要問嗎?目的當然是錢、錢啦!我看上的是頒贈給獲勝隊伍的獎金!我早聽說了,會發一包獎金對吧!」
  葛倫揚起嘴角,回了西絲蒂娜一個看似無比奸詐狡猾的笑容。
  「唉~我這個月窮到快要喝西北風了啦~!這所學院能解救我這個燃眉之急的女孩子,大概也只有魯米亞了吧?」
  「…………我、我就知道你滿腦子都只有錢……爛人……!」
  西絲蒂娜不屑地瞪了葛倫一眼。雖然她一瞬間露出了鬆一口氣的表情,可是葛倫和西絲蒂娜本人都沒有發現。
  「……怎、怎樣啦,白貓。妳有什麼不滿嗎?不過是學院內遊戲性質的舞蹈大賽,我想找誰參加是我的自由吧?每個人都能自由參賽啊,反正又不用錢。」
  「話、話是這樣沒錯!但還是得顧慮一下做法有無不妥,以及合不合乎道理吧!?老師你對女生總是少了一份貼心──」
  當西絲蒂娜又即將開啟一貫的說教模式時──
  「我知道了,白貓……妳該不會是在嫉妒自己的好朋友魯米亞超受男生歡迎,一直有人找她當舞伴的情形吧?噗……真是小心眼的女人啊!」
  葛倫說了自掘墳墓的話。
  「拿妳沒辦法……我去幫妳說服隨便一個班上的男生好了?看有沒有人要陪可憐沒人愛的白貓跳個舞。羅德或凱那些人一定會開心地哭著接受──」
  啪嘰。
  雖然這樣的發展已經形同家常便飯了,不過──
  只見一股驚人的風之魔力,漸漸在西絲蒂娜的左手凝聚成形……
  「你這──《大笨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為什麼!?」
  一如既往地,葛倫整個人被擊飛到天花板那麼高,變成了空中飛人……

  被西絲蒂娜的咒文擊飛到空中的同時──
  (……可惡,我根本是在自找苦吃嘛……)
  葛倫自暴自棄似地在心中啐了一聲。
  (……雖然對不起魯米亞和白貓……可是這次我絕對不會讓步的……)
  沒錯。葛倫有非得找魯米亞搭檔參加舞蹈大賽不可的理由。
  葛倫必須設法在比賽中一路晉級到最後……為了魯米亞。
  (沒錯……我要保護魯米亞……保護這所學院……!豈能任那個混蛋女人為所欲為……!)
  感覺全身處於無重力狀態的同時……
  葛倫回想不久前讓他感到一肚子怨氣的事情──

 

請大家敬請期待《不正經的魔術講師與禁忌教典7》的限定版開箱喔~~


《不正經的魔術講師與禁忌教典7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創作者介紹

東立小說官方部落格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