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0722-ngnl9-tokuten  

大家好~~~讀者們期待已久的曠世鉅作出第九集啦!!!!!!

不用說,看圖也知道是《NO GAME NO LIFE 遊戲人生9 聽說遊戲玩家兄妹要休息一回合》

書在近期就要上市啦!!!!請大家再等一下下,並密切鎖定東立小說BLOG!!!!!!!

就讓我們來看看這次的精美特典以及試閱文吧!!!


 

遊戲9圖  

 《NO GAME NO LIFE 遊戲人生9聽說遊戲玩家兄妹要休息一回合》 

限定版隨書附錄「萌萌天翼種」壓克力擺飾+「絕美獸耳娘」透明書衣

一切以遊戲決定的世界【迪司博德】──空與白終於擊敗神靈種。

對於持續擴張的艾爾奇亞聯邦,全世界無不加強警戒,國內外緊張的情勢高漲──但是!

……這些事姑且先放一邊。在城堡掛上『暫停營業』的牌子,放下內政不管的空白P,正傾全部心力要將神明‧帆樓打造成偶像……

就在混亂的情勢全力加速的時候,就像是看準了這個時機般,空的智慧型手機響起。

位階序列第十位的『機凱種』……結束過去大戰的機械男子(愛因茲希)敬告──

「『心愛的人』啊,我好想你,來,讓我們培育愛苗吧!」

『最新的神話』休息一回合……!? 超人氣異世界幻想故事的第九集!!

 

千呼萬喚的遊戲人生終於出來了啊啊啊啊啊!!!!!

這次的書衣可是好不容易才凹來的特典素材喔!

還有小編最愛的吉普莉爾擺飾

小吉呵呵呵呵呵呵呵.......................

以下放上試閱文


遊戲試閱    

  那裡是過去空與白舉行國王加冕演說的場所。
  艾爾奇亞城面向廣場的露台上,如今站著一名少女。
  少女身穿輕飄飄的衣服,帶著浮在空中的墨壺,她閉目靜待。
  等待空他們所說的『偶像出道登台的大場面』……等待宣告開始的音樂聲響起。
  只聽巨大的聲音響起──以高分貝的音樂為信號。
  「帆、帆樓叫做帆樓!雖然搞不懂是怎麼回事,不過似乎……是偶像!!」
  帆樓莫名其妙地報上名號,然後口中唱著歌,身體隨之舞動。
  正如她所說的,她似乎什麼也不明白,不過卻毫不灰心。
  即使開演前一刻拿到的劇本上,只有寫一句『問候‧即興發揮』,她也不氣餒。
  身為神的少女──帆樓,甚至沒有自覺眼中泛著淚,開始唱歌跳舞──
  
      ■■■
  
  有四個人比任何人都還要緊盯著她的表演。
  其中一個是天翼種少女‧吉普莉爾,她面露嘲笑,從上空注視著帆樓。
  以及將吉普莉爾的視角投影至眼前,透過魔法螢幕注視的三人──
  空與白不悅地坐在王座上,他們身旁還有因徹夜未眠而昏昏欲睡的史蒂芙。
  ──好了,話說回來。
  先前史蒂芙徹夜製作服裝,口中不斷這樣碎碎唸:
  原來如此,空與白打算讓別人誤以為帆樓才是主謀。
  但是,突然有個少女跑出來說『我是神,空他們的成就都是我的功勞,還有我是偶像。』──
  這種夢話到底有誰會相信呢?
  更不可能會有笨蛋為她歡呼聲援吧。
  因此,史蒂芙才會不斷詢問空他們『背後的意圖』。
  
  「…………這不是真的吧…………」
  沒錯,直到此刻從魔法螢幕聽見『唔喔喔喔喔喔』的歡呼聲為止。
  大約有數千人聚集在廣場上,為帆樓歡呼聲援。
  與聯邦總人口相比,廣場上的人數甚至不及尾數,但是看到這麼多笨蛋在揮手歡呼,史蒂芙不禁心想──
  「……人類種或許已經沒救了……」
  回想起來,在那場攸關存亡,賭上『人類種棋子』的對東部聯合之戰,他們在看到胸罩和內褲破裂時也歡呼喝采。這樣的國民素質,國內問題就算放著不管也不會怎麼樣吧?
  史蒂芙的態度雖然樂觀,主要成分卻是由『死心』所構成,她露出空虛的笑容,而一旁則是……
  「可惡,完全不行啊,哼……別以為我會善罷甘休哦。」
  「……呵、呵呵呵呵……好大的膽子……」
  王座上的兩人心情不悅,露出危險的笑容,口中唸唸有詞。
  「你們是說帆樓嗎?曲子很好聽,她也努力達成你們的無理要求了呀。」
  「是啊……歌曲好聽是理所當然,帆樓也很努力,正因為如此才更令人生氣。」
  ──當初他們本來打算使用智慧型手機裡,原本世界的暢銷歌曲。
  不過卻因為白的一句話而作罷──……如果是※JASR○C的話,即使是異世界,他們也會追來的哦!(譯註:指JASRAC,日本音樂著作權協會的英文簡稱。)
  所以他們的音樂是結合海棲種的感性與森精種的理論,靠著異世界的技術的編曲而成。
  所以好聽是理所當然,只要有平板電腦,在異世界也可以製作音樂☆
  而負責演唱和舞蹈的帆樓確實也很賣力。
  可能還是無法理解何謂『詮釋』吧,帆樓的動作生硬,唱歌也沒有投入情感。
  即使如此,一直抱持懷疑的少女依然十分努力。
  ──正因如此。
  
  「問題在於舞台啊!舞台!那個寒酸的佈置是怎麼回事啊──!!」
  空指著吉普莉爾投影的魔法螢幕上──帆樓所站的舞台。
  原本預定要使用東部聯合的器材,製造許多華麗的聲光效果,然而現在卻只是毫無裝飾的普通露台。
  看到這個情景,空大聲怒吼──
  「竟然因為經紀公司施壓就突然取消運送器材!?他們是什麼意思!?」
  
  ──艾爾奇亞原本就沒有所謂『演藝界』的存在。
  所以空他們暗自竊喜,認為這是最棒的獨佔市場。
  不過照情況看來,東部聯合不但有藝能業,也有經紀公司,甚至似乎也有──勾心鬥角的文化。
  這麼重要的出道演唱會,他們竟然表示不肯出借器材──而且是到了當天才告知。
  「這不是大公司在霸凌小團體嗎!完全是惡意妨害了吧!?」
  「……有什麼關係嘛,重要的是帆樓吧?」
  看到空情緒激昂,不明狀況的史蒂芙試圖安撫,但──根本是火上加油。
  「帆樓可是名符其實的神偶像喔!!舞台竟然這麼寒酸!!一旦給人『地下偶像』的印象,要再成為主流偶像就會非常辛苦哦,這可是跟行銷策略大大有關啊!!」
  「雖然聽不太懂!那拜託其他人不就好了嗎!?」
  史蒂芙說的其他人……沒錯,就是艾爾奇亞聯邦旗下的其他種族。
  天翼種、神靈種、吸血種等等……這些人都能夠使用魔法,確實能幫上忙。
  別說是聲光特效,他們也能在物理上使景物改變吧……可是!
  「如果有時間的話,我早就拜託了啊!他們當天才說要取消,所以我才會生氣啊!!」
  舞台特效──吉普莉爾不擅長纖細的術式編纂,所以很花時間。
  至於帆樓,她則需要花更多時間來理解空他們的意圖。
  如果借助吸血種的幻惑魔法,確實是輕而易舉,不過──布拉姆會出手幫忙?不可能。
  所以音樂只有靠白手機的播放音量,以及帆樓增幅自己的聲音。
  看到舞台變得如此簡陋,空與白一同舔著嘴唇,露出猙獰的笑容。
  
  「竟敢與國家權力為敵,真是好大的膽子,很好,就從他們開始擊潰。」
  「……讓他們知道……跟『行政』作對……會有怎樣的下場……」
  大型藝能公司?那又如何。
  我們989藝能可是天下第一的『國營藝能公司』!
  以為我們弱小而加以輕視──那可是找錯對象了!!
  「可以請你們不要正大光明地宣告要濫用國家權力好嗎!?你們怎麼說也是國王耶!!」
  聽見兩人口中說出的完全是壞人的台詞,史蒂芙拚命地向他們大喊。
  可是兩人完全陷入沉思模式,或許根本沒聽見她說話吧。
  「比起那種事,空?白~……?唉……製作人!」
  「……唔~什麼事?擊垮東部聯合的……藝能公司……挖角旗下藝人。」
  「我可是在思考之後要怎樣行銷哦!還有比這更重要的事嗎!?」
  「那才是最無關緊要的吧!?比起那種事──!」
  史蒂芙打斷空與白深不可測的謀劃,繼續大聲說道:
  「那些在廣場上揮著手的人們,他們真的相信帆樓是主謀嗎!?」
  史蒂芙不禁感嘆,如果是那樣,人類種離滅亡之日大概也不遠了,而空則是露出苦笑。
  「幾乎沒人相信吧,至少現在是如此。」
  「……什麼?」
  「我先前也說過,沒有必要相信。」
  『神髓』──是『誇戲』『狐疑』與『請希』的概念。
  「相信與不相信──這些『疑念』,都會變成帆樓的力量。」
  不管是懷疑還是希望,拒絕還是期望,那些全部都會增加帆樓的力量。
  而且最重要的一點,空目光銳利地斷言道:
  「可愛的女孩子賣力地在唱歌跳舞……即使搞不清楚狀況也要揮手啊,不揮手才有問題吧!!」
  「我倒是打從心底希望他們有問題……」
  史蒂芙眼神中懷著對人類種的憂慮,遠望著那些人,空則是笑著繼續說道:
  「順便告訴妳,只要有帆樓坐鎮,我們就不會受到攻擊。」
  「……昨天你也那樣說,那是什麼意思?」
  ──嗯。
  對今後的計畫做了某種程度的修正後,空與白微微點了一下頭。
  接著兩人緩緩轉向史蒂芙,不是要回答她,而是──
  「那麼,儘管突然!這時請史蒂芙回答一個問題!!」
  「……『空與白被認為是什麼人?』……限時十秒……」
  「什、什麼!?」
  ──兩人反而問她問題,史蒂芙慌張地列舉所能想到的答案。
  「你、你們是艾爾奇亞國王,是人類種……啊,是異世界的人才對,還有──」
  一瞬間朝空看了一眼──史蒂芙臉紅地停頓一下,然後繼續說道:
  「個性惡劣,人格扭曲,又是詐欺師──」
  「喂,不要認為『罵光頭是禿子有什麼錯』!事實是很傷人的哦!!」
  空這麼大喊,似乎感到頗受傷的樣子。
  「……答錯~……好了,十秒到了……超過時限……史蒂芙是……笨蛋。」
  「※棄子,注意問題敘述啊,妳回答的是只有一部分人『認識的我們』吧。」(編註:日文音同史蒂芙。)
  兩人在回答中夾雜著批判──指摘出她的錯誤。
  「我們問的是不認識我們的大多數人──『大眾』所『認知的空與白』。」
  「呃……?」
  史蒂芙似乎仍不明白,空從王座起身。
  「在人類種面臨危機時,突如其來挺身相助的勇者們!」
  他就像舞台上的演員般,動作誇張地比手畫腳,以高亢的聲音熱情敘述──!
  「擊敗森精種無法打敗的東部聯合!也擊敗長久以來無人能敗的奧仙德!打敗天翼種,最後連神靈種也擊敗!甚至達成史上第三次的『殺神』,如今已是令世上惡人聞風喪膽的超強英雄!但是真實身分──!!」
  「只是普通的人類?說出來有誰會相信啊。」
  他的語氣一轉,以冰冷的口氣做結論。
  「而且甚至不是普通的人類。即使在人類中,我們也是處於相當低等的廢宅遊戲玩家。借用某王族的說法,一個性格惡劣兼人格扭曲的詐欺師,辦得到那種偉業嗎?」
  對空這一席有些諷刺的話,史蒂芙嘆了口氣。
  ……實際上,他們是能做到,應該說也已經做到了,可是空卻說──
  「哎呀~我是認為做不到啦,因為是人類種呀~人類種就是那個吧~?直到最近都還是差點被滅亡的雜魚瓢蟲對吧~?怎麼會突然變強~簡直就像──」
  他裝出讓人忍不住想揍他一拳的笑容說道:
  
  「──變了一個人一樣吧~?」
  「啊……!跟國王選定戰時的克拉米相同!?」
  看到史蒂芙終於想了起來,空與白笑了出來。
  克拉米以為森精種的魔法被空與白所看穿。
  而且判斷一般的人類種不可能做到那種事……
  「那麼問題來了,『空與白被認為是什麼人』……?」
  「……答案是……其他種族的……『奸細』……」
  ──沒錯,打從一開始,空與白『讓別人認為自己是什麼人』,這個答案向來不曾改變。
  正如在加冕儀式向全世界宣戰的那一天相同──『背後有人在操控』。
  那個虛張聲勢所傳達的訊息,如今仍──不,變得更加穩固了,因為──
  「好了,人類種不可能辦到的事──那麼『誰』才能做到呢?」
  史蒂芙想不出來,只能默默不語,然而空卻笑著說『這就是正確答案』。
  
  ──就是沒人能做到。
  不過……空他們都做得到了,所以其他種族其實也做得到吧。
  可是單純的事實就是,至今沒有人能辦到。
  「……也就是說,我們做到誰也辦不到的事──」
  那樣的懷疑實在太過荒唐,不過如果是現在的話。
  「在所有對手面前都戰無不勝──自然會被懷疑握有『必勝的王牌』。」
  「……那種對手……太危險……正面挑戰是……自殺行為……」
  ──在連神靈種也擊敗的現在,那種懷疑開始有了真實感。
  那麼該怎麼辦?這時才終於回到最初的話題,史蒂芙說道:
  「啊!所以就從周圍各個擊破……你是這個意思吧!?」
  「對,為了查出我們的真實身分──以及『必勝王牌』,他們只能試著一探。」
  「……而且……必須盡快……要搶在其他種族之前……就算有所損失也在所不惜……」
  「……?不惜損失也要查探嗎?」
  「對任何對手都能獲勝的王牌,若是不加以『封鎖』或『獨佔』,將會很不妙吧。」
  為此就算稍微有所損失也很划得來。
  殊不知那一切都是徒勞無功──
  「但是,那樣的王牌既不存在,也得不到我們的情報♪因為我們只是普通的平凡人,平凡地靠遊戲取勝而已──卻沒有人相信這個事實♪」
  「……所以……找尋不存在的東西……只會被當冤大頭……剝削一頓……空手而回……♪」
  兩人有如惡魔般笑著說明,史蒂芙正怕得後退的時候,忽然間──
  
  「啊……搞不好我們還會被誤認是某人的『奸細』。」
  「……?某人是誰?」
  ──能夠辦到沒有人能辦到的事,能夠準備必勝王牌的人。
  只要知道空他們是異世界人,有個人物就會蒙受冤枉。
  空露出苦笑──語帶同情說出那個人的名字:
  「就是特圖啦,比如認為他太過無聊,所以利用我們,煽動其他的種族之類♪」
  召喚空他們來此的本來就是唯一神,因此完全沒有辯解的餘地。
  比起普通人類打敗上位種族,說是特圖指使還比較說得通。
  「雖然很同情特圖,但是增加仇恨值也是『最後大魔王』的工作呀~」
  「……特圖……你要堅強地活下去……」
  空與白稍稍挖苦了一下特圖後,立刻又露出不滿的表情,視線回到螢幕上。
  「你、你們兩個還是一樣不尊敬唯一神大人呢……」
  對於史蒂芙的發言,他們似乎聽而不聞,重新回到先前被打斷的思考。
  
  ──計畫修正完畢,他們已經想好該如何對付東部聯合的藝能公司。
  可是,要將計畫付諸實行,最先遭遇的問題是──
  「……總之,問題在於……帆樓的『下一場演唱會』該怎麼辦……對吧……」
  行事曆上滿滿的行程幾乎都不受影響。
  握手會、簽名會、問候廠商等等,這些靜態活動大致如此。
  但是,看到帆樓在簡陋的舞台上拚命歌舞的樣子,空與白同樣咬牙切齒。
  ──五天後的第二場演唱會如果還是這個慘狀,他們就不配當『P』了。
  要向東部聯合添購器材嗎──不,想必又會遭到阻撓吧。
  「沒辦法,白,我們請吉普莉爾幫忙編纂特效魔法吧,有五天的時間──」
  「……那、那樣好嗎?總覺得……有可能會……爆炸。」
  「最、最壞的情況,舞台向艾爾奇亞的工匠訂做,可是特效方面就只能仰賴吉普莉爾了,比如請她製造出虛擬空間之類……總之,先具體呈現意象吧。」
  ──希望至少不要有人死亡。
  兩人告誡自己不可過度信賴『十條盟約』,同時開啟平板電腦的應用程式。
  兩人雖然沒有繪畫才能,但是為了一同討論帆樓的舞台特效,所以準備開始繪畫。
  沒錯,兩人一邊討論,一邊用手指滑著畫面,這時忽然──
  
  ──叮~鈴~鈴~~叮鈴鈴鈴~……
  聽見突然響起不熟悉的鈴聲,空、白和史蒂芙三人一同疑惑地歪頭。
  「…………哥……電話……」
  從手機傳來的鈴聲,白想起那是空設定的『來電鈴聲』。
  「哈哈哈……妹妹啊,妳也知道吧,哥哥的手機是遊戲專用機哦。」
  然而空卻露出自虐的笑容,拿起手機。
  不熟悉的鈴聲──原來如此,不熟悉也是當然的吧。
  空已經想不起最後一次是何時聽見了,畢竟……
  「不是哥哥在誇耀,哥哥的朋友人數永遠都是0,妳覺得有誰會打來呢!?」
  「……真的沒什麼好誇耀的呢……」
  史蒂芙露出憐憫的眼神說出這句話,不過那句話被空從記憶中消除得一乾二淨。
  空動作熟練地,用手指在顯示『不明來電』的畫面上滑動,準備拒絕接聽──
  「不是打錯就是宅配吧……不管怎麼說,連來到這種地方還會接到,真是麻煩──」
  ──他突然閉上嘴,停下手指的動作,與白對望了一眼。
  這件怪事實在太過唐突,太過出乎意料,使得空慢了半拍才感到奇怪。
  ──為什麼在這個世界電話會響?
  
  「喂……你是誰?」
  不過在發覺之後不到一秒的時間。
  經過反覆繁雜的思考後,空立刻判斷『應該接電話』──他接聽電話,向對方詢問。
  然而現在仍顯示『無訊號』的手機,傳來的回應卻是──
  『                                    』
  為了讓白也能聽見,空打開免持模式──卻只聽見雜訊的聲音。
  「……?這是怎麼回事?只是雜音對吧?」
  「……詛咒的……電話……之類?」
  「是啊……如果真是詛咒電話,那就好辦了呢……」
  史蒂芙與白感到疑問,空回應的語氣中,則是帶著非比尋常的危機感。
  慢了一拍之後,白也面露焦躁之情,她終於發覺了。
  
  ──就兩人所知,這個世界甚至沒有『電波』的概念。
  因此當空自問『該無視嗎』的時候,他心中立刻回答『不』,而接聽了電話。
  如果是某種魔法所產生的電磁場之類──比如說,如果是偶發性的無差別干涉,那麼別說是通話,若不立刻關掉手機和平板的電源,運氣不好的話說不定會損壞。
  但是,如果是故意干涉的話,問題就嚴重了……不能置之不理。
  然後彷彿回答空的警戒與困惑一般。
  『    暗號    法則──解析   畢     磁場   控制   嘗試中。』
  「──────!?」
  夾雜著語音的可疑雜音,頓時讓空與白不寒而慄。
  「……?這是什麼?發生什麼事了?」
  沒有人可以回答史蒂芙的問題,因為空他們也不明白。
  儘管不明白卻也知道,這是足以感知危機的狀況,沒錯──
  
  ──異世界的技術遭到干涉了。
  在既無電波,也無基地台的世界,經過加密的手機通訊竟被干涉了。
  不,應該連那是通話機器都不知道的設備,竟會受到干涉。
  說那是詛咒電話?
  真是那樣就好了,這個令人毛骨悚然的怪異現象──仍在持續。
  『建立雙向通信──可以通話。』
  這麼短的時間,竟然就已經查明、分析、掌握這個世界所沒有的技術。
  雜音消失,一道語音如此宣言之後──一個男人的聲音接著響起。
  
  『懇請與我們見面,人類種之王啊。意志者啊,我們是──機凱種。』
  
  正如空所擔憂,這是故意的干涉,是不能置之不理的人物。
  也就是必須確認,對方對於空他們的真實身分、意圖,到底瞭解到什麼程度。
  ──他們很有可能會是能從根本顛覆空他們策略的存在,聽到對方那樣說──
  「……好,可以,我們見面吧。」
  空用壓抑著感情的聲音,透過電話回覆──就在那個瞬間──
  
  無聲無息,無衝擊、無振動……甚至沒有任何脈絡。
  艾爾奇亞城的正門到王座大廳之間,突然變成一條瓦礫鋪成的道路。
  「………………啥?」
  愣住整整數秒鐘後,空勉強擠出聲音。
  在他的視線前方,出現一隊黑色的集團,緩慢地走在破壞城堡後形成的瓦礫道路上。
  空不禁在內心大喊──不可能,一瞬間就將城堡破壞了嗎?
  那不是用怪物就能形容──而是根本不可能的事──!!
  因為『十條盟約』的關係,沒有得到同意,不可能破壞他人的物品。
  所以──對方是使用了何種『詐術』?
  空目光銳利地瞪視著黑衣集團,而彷彿在回答空的疑問一般,帶頭男人發出聲音說道:
  「……若非在可見範圍內或是已知之座標,『轉移』就不能使用,所以……」
  一行人每前進一步,背後的瓦礫便產生扭曲,然後消失。
  然後,當他們已迫近空等人的面前時──彷彿什麼也沒發生過一般。
  「……我們使用了『空間置換』……失禮之處還請見諒……」
  在恢復原狀的王座大廳內,一行人一字排開,與空等人面對面站立。
  ──嗯……他的意思是說「我們暫時性地製造了入口,抱歉哦」。
  「……我說啊……在那之前,你們不覺得進來要敲門或是叫人,有許多手續嗎?」
  「空、空~……現在城堡在關閉中~城內的人員也都在休假中哦。」
  「啊,對哦,話說那是什麼力量,超方便的,正適合用來做舞台特效──」
  「……哥、哥,鎮、鎮定一點……!不要逃避現實……!」
  由於一連串的事來得太過突然,空拒絕深入思考,為了設法喚回他,白搖晃他的身體,就在這時候,黑衣集團默默地以機械般的動作,脫下了長袍。
  
  ──那是身穿黑色禮服,宛如死神般的十三名男女。
  不,容我訂正,他們不是十三『名』,而是十三『機』。
  從關節處可看見皮膚裡面不是肉,而是金屬。
  往地面垂下的不是尾巴,而是纜線。
  空等人也知道那是什麼『東西』,他們在重現大戰的遊戲中也曾見過。
  ──那是【十六種族】位階序列第十位的……『機凱種』。
  
  「空~?我差不多可以說這句話了吧──你這麼快就誤判了呀!?」
  ──才得意洋洋地說不會被攻擊,那句話還言猶在耳。
  面對史蒂芙的尖聲逼問,空卻沒有回答的餘裕。
  脫下長袍的機凱種,二十六顆眼睛全部注視著空。
  彷彿置身機房一般,空感受到無機質的沉重……令人喘不過氣的壓迫感。
  自己的一舉手一投足──每一下脈搏,甚至每條腦神經,都有種受到審視、解析的錯覺。
  不──那真的是錯覺嗎?
  在逐漸被焦躁與困惑佔據的思考之中,空無聲地回答史蒂芙。
  
  ──我沒有誤判──只是他們太莫名其妙了──!!
  沒有人會從正面挑戰現在的空與白──這個事實無可撼動!
  首先,空他們現在應該被懷疑握有『必勝的王牌』。
  就算對方不那樣想,若是受到挑戰──遊戲內容的選擇權也是在空他們手上。
  更何況沒有什麼『賭注』,可以讓現在的空與白答應有可能輸的遊戲。
  空他們只要提出必勝的遊戲,或是不要答應就好了──!!
  這應該是任誰都明白的道理,因此空才斷言不會有人發動攻擊,那麼這是為什麼?

  這個原本連要怎麼見上一面都不知道的種族。
  沒有任何情報和線索的種族──更何況他們偏偏還是──
  
  ──『空白』認為從正面挑戰有可能會輸的種族!
  他們為何會在這裡!?為何會──注視著自己──!?
  
  「……抱歉我沒有名字,本機被稱為『全連結指揮體』。」
  無視於空的慌亂,十三具的其中之一走上前,鞠躬問候。
  他是個看起來似乎比空年長一輪,外表看起來像是男性的物體。
  因為是無生命的機械種族,所以理所當然,他們的容貌造型端正得像是人偶一樣。
  不管是略帶紅色的黑髮,還是藍白色的眼眸,看起來還是像創作物一般,有人工的感覺。
  不過──
  
  「本機體是機凱種的……對了,應該算是『全權代理者』吧。」
  這個自稱愛因茲希,朝空他們走近的機體,無論是他的聲音還是眼神,明顯不是普通的機械,看得出明確的智慧與──『感情』。
  這個事實令空與白冷汗直流。
  ──如果只是機械的話並不足為懼。
  就算是超級電腦,機械終究只是機械。
  特別若是要較量遊戲,可以取勝甚至超越的方法多得是。
  但是,他們是打倒『最強』的神──阿爾特休──成為終結大戰關鍵的種族。
  透過無限的學習,不斷地應對,最後終於連『最強』也能消滅的種族。
  如果那是事實。
  那個根據的線索,就是寄宿在他們眼中的『感情』。
  而且他們干涉空的手機,正如這個令人憂慮的事實所顯示──
  如果他們已經看穿空與白兩人的真實身分以及戰略。
  
  那麼即便是『空白』,無論比哪一種遊戲。
  ──要獲勝就幾乎接近不可能。
  
  腦中的混亂與焦躁,逐漸轉變為明確的危機感。
  但是機械男來到空的面前時,空的思考瞬間凍結了。
  因為有十條盟約的存在,所以空不會受到危害。
  即使如此,不,正因為如此,機械男伸出手,從空的臉頰旁通過,輕觸王座的同時,他說出一句話──  
  「『心愛的人』啊,我好想你,來,讓我們孕育愛苗吧!」
  
  ──他突然在空的耳邊輕訴愛意。
  空最後看見的是石化的白,以及不知為何高興地手遮著嘴,面紅耳赤的史蒂芙。
  他在心中強烈地許下願望,然後自己切斷了意識。
  那個願望就是──消失吧,我的記憶……


 《NO GAME NO LIFE 遊戲人生9 聽說遊戲玩家兄妹要休息一回合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創作者介紹

東立小說官方部落格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