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靈試閱    

大家好~~~今天是2016的最後一次新書試閱!!!!

請讀者們邊看試閱邊計劃明天的跨年活動吧~~

今天小編提供的作品是大家期待已久的《精靈幻想記3.訣別的鎮魂歌》

利歐告別精靈之民,回到家鄉──八雲地區。

他終於找到與父母親有關的情報,但迫於一些緣故,他暫時無法得知父母的情報。

利歐受到邀請,決定留在村莊一段時間,等待時機來臨。

在與日本相近的八雲地區,利歐會遇上什麼有趣的人事物呢?


 

  利歐等人從王都回到村落後,已經過了數日。
  交易的成果優異,村裡進帳豐碩,人人臉上都掛著笑容。為了祈禱明年也能豐收,現在正在舉辦收穫祭。
  明明才正值中午,男人們已經聚集在廣場飲酒作樂。廚藝精湛的女人們在村裡的集會所和各戶人家的廚房準備餐點,擔任助手的人們則不斷將菜餚運至廣場。村裡的孩子們興高采烈地品嚐著佳餚。
  另一方面,利歐則施展他的廚藝,烹煮最擅長的料理。他正在使用村長家的廚房,與琉璃和小夜一起準備餐點。
  順帶一提,他正在製作肉派和蘋果派,以及他答應小夜要試做的喀穆湯。村裡沒有人知道麵條的製作方式,肉派和蘋果派也並非卡拉斯基王國之中可以品嚐到的料理。因此利歐擔任主廚,琉璃和小夜為助手。
  想當然地,喀穆湯使用的是自製麵條,利歐在兩天前就做好麵條,放置至今。廚房升好火的爐灶上放了兩個巨大的鍋子,正在熬煮醬油和味噌高湯。
  「哇,好香喔。真的能品嚐到喀穆湯呢。」
  琉璃嗅著鍋裡飄出的香氣,勾起微笑。
  「我曾經做過幾次麵食,但並不是專家,做法可能跟王都中的烹調手法有些不同。湯頭也是我在摸索後製作出來的,沒有自信能讓大家感到滿意。」
  利歐忐忑不安地說。
  「不要緊!大家一定會吃上好幾碗。我剛剛試喝了湯頭,非常棒喔。」
  「就是說呀。大家一定會要求你再煮喀穆湯。不,我們之後一定要再煮這道料理喔!」
  琉璃和小夜皆自信滿滿,毫不猶豫地說。
  「雖然很花時間,食材也不便宜,但我也希望日後能再煮一次。不過可能沒有辦法重現相同味道的湯頭……」
  利歐一臉欣喜,靦腆地點了點頭。他不知道自己明年這個時候還會不會待在村子裡,但他希望能跟兩位女孩再煮一次喀穆湯。
  後來,他們把燉煮了一個小時的高湯、放了兩天的麵、以及剛出爐的派搬運至廣場。聽說利歐等人煮了喀穆湯後,村人蜂擁而至。
  廣場一隅放置了一個用精靈術製作的即席爐灶,他們重新熱好湯,開始煮麵。當村人們吃到剛煮好的喀穆湯後,異口同聲地大喊「真好吃」。
  利歐等人望向彼此,臉上綻開歡喜的笑容,認為自己的努力獲得回報。肉派和蘋果派也大受好評。
  過了一會兒,利歐等人也參與宴會,一起飲酒用餐,眺望著在廣場中央愉快地唱歌跳舞的村民。這是一段笑聲不絕於耳的溫馨時光。
  就在夕陽西下的時刻──
  (……嗯?)
  利歐緩緩從懷中取出精靈石。石頭表面浮現出術式,散發光和熱。自從權的事件後,利歐在村裡覆蓋了一個探知侵入者的結界,這顆精靈石就是結界的核心,由於白天村人頻繁進出,他只有在晚上才會佈下結界。但今天為了以防萬一,他在召開宴會時便已發動。
  (是誰?旅者嗎?旅行商人嗎?客人嗎……從東側過來啊。)
  利歐不顧一旁興致高昂的村人們,緩緩站了起來。
  精靈石會朝侵入者所在的方向發出特別強烈的光芒,他悄悄地走向該處。路途中,他詠唱「《解放魔術》」的咒文,從『時空倉庫』中取出收在鞘中的劍。
  他從村莊的中央廣場走了幾分鐘,抵達村莊東方的廣闊田野後,遇到了十幾位旅人打扮的男女。他沒有感受到敵意,但對方全都帶著武器,大概都是高強的武人,各個無懈可擊。
  「各位為什麼會拜訪這座村莊?」
  利歐有些警戒地詢問陌生的一行人。
  當攜帶著劍的利歐出現後,對方也微微散發出戒心。只有站在最前方的壯年男女用異樣的眼神緊盯著利歐。
  「……吾名為嵯峨‧豪喜。不好意思,可以請教您的大名嗎?難道您是利歐大人嗎?」
  站在最前頭的男人──豪喜報上自己的名字後,詢問利歐。
  利歐聽到嵯峨這個家名,馬上聯想到日前認識的颯。他猜想男人應該是颯的父親。
  「這樣啊……你是颯閣下的父親嗎?」
  利歐回答完──
  「您果然就是利歐大人啊!今天能夠見您一面,吾誠恐誠惶。」
  豪喜萬分感慨,慌忙跪在地上。不,不只是豪喜,其他人也一起跪拜利歐,絲毫不在意弄髒身上的衣服。
  「什、什麼?」
  利歐完全無法意會過來,不禁呆在原地──
  「呃,我沒有見過各位吧?你們是不是認錯人了?先站起來吧……」
  過了半晌,利歐說道。
  「利歐大人,吾沒有認錯人。說起來實在不敢當,吾名為豪喜,和身旁的內人加代子曾經侍奉過令堂──卡拉斯基‧菖蒲。」
  豪喜用力搖了搖頭。
  「卡拉斯基……菖蒲?」
  聽到母親的家名後,利歐全身僵硬。
  「您自然會感到訝異。令堂是卡拉斯基王國的王族。這次是玄……吾知己的母親湯波閣下捎來書信,吾才會前來拜會您。」
  豪喜的發言讓利歐十分震驚。還來不及理解這些事情之前,冷靜的他就已經快要無法思考。
  「……我先帶各位前往村長家吧。等我帶湯波女士回來後,再好好跟各位聊聊。請跟我來。」
  利歐勉強擠出這句話。村人都去參加宴會,田裡空無一人,但他們仍不該站在戶外談論這種話題,他也需要一些時間讓自己鎮定下來。
  「吾知道了。不好意思,失禮了。」
  豪喜一行人點了點頭,悄悄地站了起來。
  「這邊請。」
  利歐輕輕嘆息後,領著大家向前邁步。
  豪喜一行人誠惶誠恐地追在他的身後。
  接下來,利歐帶著豪喜等人抵達村長家後,迅速前往廣場,偷偷告訴正與村人聊天的湯波這件事。
  湯波一臉訝異,但她依然理解了事情的來龍去脈,露出困擾的微笑後──
  「……這樣啊。我知道了。利歐,我們走吧。」
  她溫柔地對利歐說道。
  兩人馬上動身回家。他們在路途中幾乎不曾交談。當村長家近在眼前時,湯波靜靜地開口:
  「……利歐,你依然是我的孫子。至少我是這麼想。儘管有些突然,但我覺得自己還是該向你強調這一點。」
  「湯波女士……我也這麼想。」
  利歐莫名地發現豪喜說的話並非謊言。
  「謝謝你。我們回家吧。」
  湯波欣喜地揚起靦腆的微笑,走進村長家的腹地。
  
   ◇ ◇ ◇ 
  
  現在,利歐、湯波、豪喜以及他的妻子加代子等四人,待在村長家的起居室中。為了防止他人竊聽,豪喜帶來的隨從正在村長家的周圍巡視。
  豪喜和加代子一起坐在下座後──
  「利歐大人,沒想到吾的造訪讓您吃了一驚,吾必須向您謝罪。」
  豪喜深深一鞠躬。
  「不,不需要向我道歉……」
  「豪喜閣下,既然你會前來造訪,代表已經獲得准許了吧?」
  當利歐困惑地搖著頭時,湯波詢問。
  「是的。這並非吾獨斷的決定,是接獲陛下的命令後,吾才會登門造訪。」
  豪喜用力點了點頭。
  「原來如此。那麼,請你把整件事情告訴這孩子吧。拜託你了。」
  終於能夠告知他事實了──湯波將手放在胸口,彷彿在思索這件事。她看起來放下了心中的大石頭。
  「當然沒問題。吾正是為了此事而來。察覺到湯波殿下至今的感受,國王夫婦既感激又抱歉。」
  「不敢當。」
  湯波惶恐地低下頭。
  「嗯……利歐大人。吾可以把菖蒲大人和吾知己玄的過去告訴您了嗎?」
  豪喜對湯波點了點頭,試探般地詢問利歐。
  「……好,麻煩你了。」
  利歐緊盯著豪喜,點頭同意。
  豪喜娓娓道來。
  「這是二十年前的事情了。先把吾和令尊玄的關係告訴您吧。吾尚未認識令尊前的事情,還是請湯波殿下訴說會比較妥當……」
  豪喜望向湯波。
  「玄是個不精明的人。但他頭腦好,心地善良。當我國與鄰國羅科蓮進行戰爭時,每一個村莊都只能過著嚴酷的生活,由於玄是次男,他為了減少家裡的負擔而離開。某一天,他突然志願從軍。」
  湯波面露懷念的微笑,說起結識豪喜前的玄。
  「玄天生就對於精靈術和武術極具天賦。如同湯波閣下所述,當時正值戰爭時期。一開始,玄只是一位無名小卒,但他馬上就嶄露頭角,立下戰功,甚至連陛下都記得他的名字。接著,陛下賜予玄武士的身分。吾就是在那個時候認識了玄。」
  在卡拉斯基王國中,依照慣例,剛被賦予身分的武士必須與前輩比武。玄較量的對象就是豪喜。
  儘管當時的豪喜年輕輕輕,實力在國內卻屈指可數。而玄是採用自成一格的方式戰鬥,但他仍然有能力與豪喜勢均力敵。
  「雖然吾等只是較量了一下,但很少有對手像玄一樣讓吾興奮不已。那傢伙真的有實力。因此,吾強烈推薦他擔任王族的護衛。您已經猜到了吧,那位王族就是菖蒲大人。」
  「母親……母親是王族……」
  利歐喃喃自語,心中沒有湧出任何真實感。
  「菖蒲大人繼承王位的順位不高,但就連鄰近的國家也知道,她是卡拉斯基王國中遠近馳名的美人公主。」
  豪喜這麼說後,勾起愉快的微笑。然後──
  「大人,這樣太不敬了。」
  坐在豪喜身旁一直沉默不語的加代子,突然冷漠地低聲說道。
  「是、是啊。於是,玄成為菖蒲大人的護衛。」
  豪喜慌忙轉移話題。玄的武藝完美無缺,但他來自農村,出身低賤,引起眾人批判。
  「許多人為此心懷嫉妒,認為這種一步登天的人沒資格守護王族。先不論玄的實力,他的教養和家世明顯不足。儘管如此,除了玄之外,吾和內人加代子也負責護衛菖蒲大人,我把所有必要的知識全都教給了玄。最重要的是,菖蒲大人相當中意玄……」
  玄開始擔任菖蒲的護衛,他沒有引發任何問題。
  「這麼說可能不太好,但在溫室長大的菖蒲大人或許認為玄代表了外面的世界。她常常詢問玄有關鄉村生活的問題。」
  菖蒲馬上受到玄的吸引。就連旁人也能明顯看出她對玄的好感。玄也逐漸喜歡上菖蒲。菖蒲貴為王女,雖然玄被任命為武士,但他本來仍是一介農民──兩人的家世相差甚遠,嚴謹的玄一直壓抑著自己的感情。
  「其實菖蒲大人曾經數度偷偷造訪這座村莊。玄聲稱這裡一無所有,拚命阻止菖蒲大人。菖蒲大人卻堅持要造訪,讓大家頭痛不已。」
  「原來是這樣啊……」
  豪喜闡述利歐父母剛開始交往的意外過程,使利歐聽得興致盎然。
  另一方面,豪喜似乎相當懷念當時的狀況,他忍不住發笑,但隨即又露出嚴肅的表情。
  「就在這個時候,戰局好轉的羅科蓮王國提出休戰協定。」
  休戰協定並不稀奇。老實說,在卡拉斯基王國和羅科蓮王國進行的長期戰爭之中,兩國曾經數度締結休戰協定。
  檢視漫長的歷史,可以發現當初是由羅科蓮王國引發這場戰爭,不過不管從國家財政或國民累積的不滿來看,卡拉斯基王國都不願意無謂地繼續作戰,導致他們接受了對方的提議。
  為了慶祝休戰並消除國民不滿的情緒,卡拉斯基王國決定在王都舉辦盛大的典禮。此時,羅科蓮王國的王子以大使的身分前來拜訪。典禮進行得相當順利,兩國也成功締結了休戰協定。只要等羅科蓮王子歸國後,卡拉斯基王國就能暫時恢復和平。
  但在王子歸國的前一晚,發生了一起事件。
  有人趁菖蒲就寢時企圖綁架她。悄悄守護著菖蒲的玄靈敏地逮捕了綁匪,阻止了這場事件。
  此時,他們發現綁匪的真實身分正是羅科蓮王子的隨從。這件事情將會動搖兩國難得締結的休戰協定。玄立即想讓綁匪說出真相,對方卻使用攜帶的暗器自我了斷。
  即使事情發生在三更半夜,城裡仍瞬間引發一陣騷動。卡拉斯基王國的王室和羅科蓮王國的大使迅速召開緊急會議。卡拉斯基王國要求對方立刻說明事情原委,羅柯蓮王國的王子卻毫不理睬,反而憤慨地認為卡拉斯基王國綁架並殺害了自己的隨從。
  卡拉斯基王國認為羅科蓮王國策劃了這場綁架事件,但實行犯已經死亡,只有擔任護衛的玄待在犯罪現場。再加上菖蒲當時仍在寢室中沉睡。他們沒有足夠的關鍵證據去向羅科蓮王國追究責任。
  另一方面,羅科蓮王國同樣沒有任何證據,擔任大使的王子以隨從喪命一事為盾牌,堅稱卡拉斯基王國背叛了他的信賴。想當然耳,兩國的交涉破裂,必須撕毀剛締結的休戰協定。
  「羅科蓮王國提出追加條件。他們要求卡拉斯基王國處刑玄,並讓前來擔任大使的王子和菖蒲大人進行政治聯姻。這麼一來,他們就不追究隨從遭殺害一事,並維持休戰協定。現在回想起來,吾仍然感到怒火中燒。」
  豪喜的身體因憤怒而顫抖。
  假如豪喜所言不假,羅科蓮王國的要求只能用厚顏無恥來形容。利歐不禁皺起眉頭。
  利歐只能從豪喜的話語中判斷事件背後的狀況,據說羅科蓮王子對外長袖善舞,但個性殘暴又愛捻花惹草。倘若讓這種人和菖蒲進行政治聯姻──後果可想而知。
  先不提這件事,就算羅科蓮王國的要求太過離譜,但這是外交問題,即便對方提出了荒唐的要求,卡拉斯基王國依然必須認真考慮。
  更糟糕的是,有人把羅科蓮王國即將撕毀休戰合約的事實加以扭曲後,流傳至世間,企圖操縱人民的情緒和輿論。居住在王都的國民惶惶不安,這樣的不安迅速轉化為不滿,甚至發展成小規模的抗議運動。
  再加上卡拉斯基王國的王城中,也有不少官員反對戰爭。國家可以用權力抑制他們的不滿,但只能維持表面上的和平。這讓對方佔了上風,卡拉斯基王國政府陷入不利的立場。
  「就算答應對方的要求,羅科蓮王國也不一定會乖乖遵守承諾。然而,假如政府輕易放棄剛締結的休戰協定,重新開戰,人民將難以承受,國內的士氣會陷入低迷。政府需要一個起死回生的手段。此時,陛下假裝同意對方的要求,拖延時間。他其實暗中命令玄帶著菖蒲大人逃出國外。」
  不管是對內或對外,這麼做多少都能拖延一些時間,在這之間,國王和一部分重臣悄悄執行擬定的計畫。
  「陛下祕密出動武士中的精銳構成的少數部隊,派遣至羅科蓮王國。後來,陛下將玄帶著菖蒲大人逃亡一事公諸於世。」
  羅科蓮王國的王子知道後當然憤慨不已,只留下「開什麼玩笑」這句話,火冒三丈地決定回國,準備與卡拉斯基王國開戰。
  另一方面,國人的不滿也宣洩到逃跑的玄和菖蒲身上,認為他們不負責任,國家應該用盡手段去逮捕兩人,讓其負起全責。
  但是,戰爭早已拉開序幕。卡拉斯基王國內部的反對派也只能悻悻然同意國家出動軍隊,朝羅科蓮王國進軍。
  羅科蓮王國彷彿在呼應卡拉斯基的出兵,派出大軍進攻,兩軍在國境附近相遇,怒目相視。
  這個時候,卡拉斯基王國的武士組成的少數精銳部隊展開行動。豪喜也隸屬於這支軍隊之中。當羅科蓮王國軍集結在一起時,精銳部隊便從對方的背後展開襲擊,準備取下該國上級將領的首級──
  精銳部隊的武士們對王家忠心耿耿,在這起事件之中,他們對於羅科蓮王國心懷不滿。這讓武士們的士氣達到最高峰,英勇展開閃電戰。
  最後,碰巧在敵軍舉辦軍事會議時,武士們瞬間闖入敵陣的中心部位,逐一砍下將領們的腦袋。羅科蓮王國的王子也在場,大家便將他逮捕為俘虜。
  結果,一場奇襲便讓初戰落幕。這是一場名留青史的大勝利。
  「羅科蓮王國軍失去了王子和諸位將領後,分崩離析,逃之夭夭。我方軍隊的士氣達到頂點。過去反戰的氣氛簡直就像一場夢……趁羅科蓮王國軍重整前,我方逐一攻下對方的重要據點。接下來,羅科蓮王國便慌忙投降了。」
  豪喜欣喜地描述當時的狀況。
  羅科蓮王國投降後,成為了戰敗國。獲勝的卡拉斯基王國掌握優勢,不再需要與對方締結休戰協定,而是和談條約。卡拉斯基王國片面要求對方同意許多對自己有利的條件後,國家變得豐足,國民的不滿也煙消雲散。
  「就結果來看,我國大獲全勝,但過程可以說是鋌而走險。開戰的原因謊言重重,假如武士們有個萬一,說不定會吃上敗仗。尤其是陛下命令玄和菖蒲大人逃跑一事,無論如何都無法對外公開。導致就算戰爭結束後,政府仍然對外宣稱兩人是出於自主意識而逃跑,讓他們成為引起戰火的千古罪人。」
  於是,玄和菖蒲無法在八雲地區生活。諷刺的是,這件事也消除了兩人之間的身分差距,使他們得以結為連理。
  「陛下當時已經察覺到菖蒲大人對玄的心意,也知道玄對菖蒲大人懷有好感。就算玄繼續擔任護衛,兩人也無法相守。即使陛下拒絕讓菖蒲大人成為羅科蓮王國王子的玩物,她總有一天仍將要百般不願地和他人進行政治聯姻。這麼一來,陛下認為不如把菖蒲大人託付給玄。但陛下一直煩惱不已,不曉得自己是否做出了正確的決定……」
  戰後,據說卡拉斯基王國的國王甚至在鄰近諸國發佈了玄和菖蒲的通緝令。為了掩飾事實,他也對瞭解真相的人們發佈了封口令。
  由於湯波是玄的母親,只有她清楚這個真相,但她仍然必須保守這個祕密,導致她無法將這件事情告訴利歐。
  「吾等也感到相當牽掛。吾和加代子一直對於當初無法陪同玄和菖蒲大人一事感到懊悔……」
  豪喜滿面羞愧地說道。
  他當時已經與加代子結為連理,加代子的肚子裡有了小生命,也就是颯。有身孕的她當然不可能跟著兩人,一起展開辛苦的逃亡生活。
  再說,豪喜和加代子留在城裡,更為玄和菖蒲私奔一事增添了真實性。
  兩人當然不會對產下颯感到後悔,但他們的職責是守護菖蒲,對於當初或許應不顧一切跟著菖蒲離去一事,兩人遺憾至今。
  「前幾天,湯波閣下稍來一封信,將利歐大人的存在告知吾等。她說利歐大人為了搜尋兩人的線索,從遠方千里迢迢拜訪此地。」
  如果這話是出自他人口中,豪喜可能不會買帳,但告知消息的人是利歐的祖母湯波,提高了這件事的真實性。
  豪喜帶著加代子前去尋求國王的意見。倘若確認利歐真的是菖蒲的兒子,國王命令豪喜告知真相。
  「當吾拜見到利歐大人的面孔時,頓時感慨萬千。您的臉龐清晰殘留著菖蒲大人和玄的影子。這讓吾確信您就是菖蒲大人的兒子。」
  儘管利歐覺得對方有些輕率,不過也代表他的容貌確實與菖蒲極為相似。玄也是一樣。由於利歐不記得玄的長相,所以另當別論,但當他摸索著兒時記憶,試著回想起菖蒲的模樣時,他仍是一頭霧水。
  「國王陛下和王妃殿下,也就是菖蒲大人的雙親希望能跟您見上一面。利歐大人,您願意跟吾一同前往王都嗎?」
  「他們想見我……」
  對方是利歐的祖父母,但利歐沒有和他們見過面,心中無法湧出真實感。然而既然是菖蒲的雙親,他確實想要見見兩人。
  再說,在這個狀況下,就算拒絕,他也不認為對方會輕易退讓。
  利歐輕輕地深呼吸,讓自己冷靜下來後──
  「我明白了。」
  他用微微僵硬的聲音同意。
  豪喜的臉上浮現放心的笑容。
  「謝謝您答應。事出突然,真的很抱歉。吾打算明天早晨從村子出發。吾等會保障您在旅途中的安全。」
  於是,利歐再次出發前往王都。
  
   ◇ ◇ ◇
  
  他們從村裡出發後,過了數日。
  利歐現在來到卡拉斯基王國的王城。由於他跟著豪喜和加代子進城,得以不用表明身分,以特殊待遇進入,對方帶領他來到城裡的某間房間。
  一對相貌溫和的中高齡男女正待在房裡。分別是國王卡拉斯基‧炎和王妃卡拉斯基‧雫。
  「哎、哎呀,你就是利歐啊……確實有菖蒲的影子。」
  一看到利歐的臉龐,炎站起身,身體和聲音開始發抖。另一方面,雫則感慨萬千地凝望利歐的臉。
  (炎陛下和雫殿下啊……王妃大人確實很像母親呢。)
  利歐茫然望著兩人。他剛剛還不停想像兩人的模樣,實際見面後,都比想像中的更有親和力。
  「…………初次見面。炎陛下。雫殿下。在下名為利歐。這次有榮幸與兩位見面,在下誠惶誠恐。」
  三人對望了數秒後,利歐恭敬地自我介紹。
  炎面露苦笑。
  「朕是在與自己的乖孫子見面,不需要太講究規矩和用詞。你可以不用如此畢恭畢敬。」
  「就是說呀。你可是我們的孫子呢。」
  國王夫婦的語氣有些寂寥,又有些顧慮。
  「既然獲得兩位的允許……我會努力。」
  利歐僵硬地點了點頭。
  「看來我們必須先跟你培養感情呢。彼此都一樣困惑哪。總之,先來聊聊吧。」
  「是啊,我們有許多話想跟你說,也有堆積如山的問題想詢問,但時間有限,就盡量多聊聊吧。」
  炎揚起笑容後,雫的臉上也勾起高雅的微笑,點頭同意。
  「那麼,大家先坐下吧。」
  「是,失禮了。」
  利歐坐下後──
  「利歐,真的很高興能見到你,你果然長得與菖蒲如出一轍呢。」
  雫等不及似地開口。她緊盯著利歐的臉,開始指出他的五官和氛圍與菖蒲相似。
  「雫殿下,我也認為您跟母親極為相像……」
  「哎呀,有嗎?」
  利歐害臊地開口後,雫不可思議地歪著頭。
  「是的,假若母親在場,我說不定會誤以為兩位是姊妹呢。」
  「哎呀哎呀,討厭,真不好意思。我已經是老婆婆囉。」
  雫羞澀地紅著臉,儘管她謙虛地否認,但她的外表十分年輕。既然她是菖蒲的母親,代表應該已經步入中高年,容貌卻跟壯年時差不多。
  後來,三人一邊摸索,一邊交談,拉近彼此的距離。雫的感情表現很豐富,利歐說的話總是讓她笑得很開心。
  他們聊了幾分鐘後──
  「雫……好久沒看到妳面露無憂無慮的笑容了。」
  看到雫的臉上揚起惹人憐愛的笑靨,炎說道。
  「哎呀,真討厭,簡直就像在說我平時總是假笑呢。」
  雫嬌滴滴地鬧著彆扭。
  「真是抱歉,請妳原諒朕。朕不是這個意思。」
  炎慌忙道歉。
  雫的臉上勾勒起欣喜的微笑──
  「炎大人,你看起來也比平時更開心呢。」
  雫開口道。
  「大概是……因為利歐待在這裡吧。」
  「就是說呀。」
  炎和雫望著彼此,微微一笑。他們不經意地使了個眼色,點了點頭。
  接著──
  「利歐,你可以把菖蒲和玄的事情告訴我們嗎?」
  雫不經意地詢問。
  他們剛剛的交談是為了促進感情,但這個疑問中涵蓋的意圖並沒有那麼單純。遭炎和雫趕出國的兩人究竟過得如何,他們想要知道答案──他們這麼問,並不只是出於好奇。
  「……我直接將結果告訴兩位。他們都已經離開人世了。」
  利歐有些躊躇地回答。
  「……我聽說了。可是、那個……」
  「我們想要知道他們喪命的原因,以及死前過著什麼樣的生活。」
  雫畏縮地吞吞吐吐,炎毅然將疑問解釋得更具體,筆直盯著利歐。
  「……我懂事前,父親便過世了。我只擁有與母親的回憶。假若兩位不介意……」
  「這樣啊……那麼,可以把你記憶中的生活告訴我們嗎?」
  「……我明白了。」
  利歐深呼吸後,緩緩點了點頭。他開始訴說起菖蒲告訴自己的父親死因,以及與菖蒲的記憶。
  他曾經對湯波描述過相同的內容──玄成為了冒險者,某一天,他工作時出了意外,喪失性命。接下來,利歐直到五歲為止都和菖蒲一起生活──截至目前為止,內容皆沒有變動。
  「母親很溫柔,總是掛著笑容。小時候,我認為和母親相依為命是一件理所當然的事情。母親從來不曾在我面前流露對父親逝世的悲痛。」
  利歐敘述著菖蒲的性格。
  「我們的生活並不富裕。多虧了父親在生前賺了一筆錢財,就算母親不用工作,生活也過得下去。由於我們的髮色與其他人相異,受到鄰居們的歧視,但我們依然十分幸福。然而我和母親相依為命的生活並不長久。我五歲時,母親……過世了。」
  利歐不知道該怎麼表達才好,猶豫了半晌。
  「五歲的時候……那你之後怎麼過生活呢?」
  雫小心翼翼地詢問。
  利歐本來以為對方要探究母親的死因,身體微微僵硬,聽到問題後才鬆了口氣。看來利歐五歲時就失去雙親一事令他們印象深刻。
  「……我成為孤兒,在貧民窟過活。」
  利歐面露苦笑,豁達地開口。
  「嗚……」
  雫的表情泫然欲泣。
  炎閉上雙眼,雙手緊握成拳。
  「但我年滿七歲時,脫離了孤兒的身分。」
  利歐聳了聳肩。
  「這樣啊……你七歲開始過著什麼樣的生活呢?」
  炎開口詢問。
  「我當時居住的國家,政府要人剛好有機會對我伸出援手,他同意讓我去國立的教育機構上學。」
  「這樣啊,教育機構……我們國家也有類似的設施,但只有官員世家和一部分的武士門第能夠入學。那裡的規矩不一樣嗎?」
  「一模一樣。我身邊的同學都來自官員世家或王家。」
  「……那你一定吃了不少苦。」
  身分的差距必會產生歧視,炎立刻察覺到這一點。
  「不,我確實深受批判,但也有人善待我。多虧了對方,我可以驕傲地說自己度過了一段快樂的時光。」
  利歐揚起溫柔的微笑。一切都多虧了瑟莉亞。
  儘管如此,炎和雫依舊感到無地自容,他們不敢直視利歐。默默在一旁等候的豪喜和加代子也流露出悲痛的表情。
  「我在學院上課至十二歲,接下來就一直朝著這裡前進。」
  「朕聽說遙遠的西方有許多國家存在……幸好你平安無事地抵達這裡,我們才能與你見面。」
  炎似乎相當感謝利歐,他深深一鞠躬。就算利歐是炎的血親,國王也並不會輕易跟任何人鞠躬道謝,利歐瞭解這點,因此確實感受到對方的謝意。
  「小時候,母親曾把各位的事情告訴我,跟我訂下約定。她總有一天要帶我來到這裡。結果,她沒有完成這個約定。但我一直很想過來此地一趟。我希望至少能在故鄉為他們搭蓋墳墓。」
  「菖蒲跟你訂了這樣的約定……」
  炎緊緊咬住嘴唇,看起來喜悅、內疚又羞愧。
  房裡迴盪著雫的啜泣聲,炎閉上眼睛,保持沉默。室內陷入一陣長長的寂靜。過了一會兒──
  「……利歐啊,你可以把菖蒲的死因告訴朕嗎?」
  炎深呼吸後,詢問了利歐最不想回答的問題。
  「……倘若我老實地描述整個事實,可能會讓大家難以承受。即便如此,你們還是願意聽嗎?」
  利歐詢問對方是否做出了覺悟。聽了這段往事,可能會讓眾人心情大壞。
  「我們必須知道她最後遭遇的事情。我們得要這麼做,假如有必要……」
  你可以責備朕──炎的表情變得陰鬱,彷彿想要說出這句話。
  「對不起……我明白讓你闡述真相是一件殘酷的事。但我們必須瞭解。」
  雫垂頭喪氣地同意。
  兩人的口氣都相當沉穩,讓人感受到堅強的意志與強烈的決心。
  「這樣啊……」
  利歐困惑地閉上眼睛後,做了一個輕輕的深呼吸。然後──


《精靈幻想記3.訣別的鎮魂歌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創作者介紹

東立小說官方部落格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