骸骨試閱  

大家好~~這個禮拜就是聖誕節了喔~

小編想了一下,不知道該送什麼禮物,所以決定連續兩天放上新書試閱!!當作聖誕禮物~~

今天提供的試閱作品是《骸骨騎士大人異世界冒險中IV》

請大家明天持續鎖定東立小說BLOG!!!!!!

維持骸骨之身的亞克,出發尋找解咒之泉啦!

他到底能不能恢復人形?而真面目又隱藏著什麼秘密呢!?

超帥超可愛的骨骨騎士即將百萬進化!

夥伴們目睹這樣的亞克,竟然──!?

讀者們趕快手刀衝書店,化解心中的疑惑吧~廠廠


 

序章

  北大陸東北部──位於舊雷布蘭帝國東部的神聖雷布蘭帝國。
  如此遼闊的領土中,幾乎座落在正中央的帝都赫博雷,擁有八萬人以上的人口,是北方大陸罕有的大都市。這座建築在浩瀚平原上的都市平面結構設計成圓形,井然有序的街道從中心呈輻射狀向外放射。
  聳立在帝都中心的,正是皇帝所居住的西格溫薩城。
  這裡原本是個要塞,在雷布蘭帝國尚未分裂成東西兩國時,為了東進擴張新領地而建造。由於將要塞重新改建的關係,使這座建築物外型遠遠稱不上優美,卻相當堅實剛健,散發出能夠震懾他國的威嚴。
  堡壘深處的一室,是統治這個國家的皇帝平日常用的辦公室。
  天花板懸掛著燦爛但不會過於奢華的水晶吊燈,照亮了整間御書房,將此處輝映得十分璀璨,相當符合「皇帝專用」這個名詞。
  御書房深處擺著打磨得相當精緻的大型辦公桌,後方則擺著一張唯有一國之君才有資格坐的椅子。這張椅子雖然比房間內的裝潢樸質許多,卻刻著作工精緻的浮雕,看得出來絕非廉價之物。
  正深深坐在這張椅子上的人物,擁有鮮明的五官,紅褐色的波浪捲髮在他的後腦勺亂蓬蓬地紮成一束,健壯的身形穿著簡素的軍裝。這是名看起來還是個青年的男子。
  他名叫多明迪亞盧斯˙雷布蘭˙法雷泰亞費洛貝。
  是這個與西方雷布蘭大帝國、北方大陸互相爭霸的東方大國‧神聖雷布蘭帝國的年輕皇帝。
  年輕皇帝微微瞇著灰色眼眸,正盯著前方面向他誦讀報告書的男子。
  「根據報告,賴夫尼察領地西邊堡壘收容的魔獸中,有許多未配戴『使役鐵環』的魔獸突然失控,對領都造成連環性的嚴重損害。在這些魔獸失控之前,傅巴氏捕獲的最大魔獸──希多拉,突破了城門,襲擊領主的城堡,使領主當場死亡。後來就沒人看見傅巴氏的身影,因此謠傳是傅巴氏謀反了。」
  雖然報告書的內容相當嚴重,男子卻微笑著抬起頭,偷瞄著在辦公桌前蹙眉的皇帝。
  他晃著肥胖的肚子、鼻子下面蓄著小鬍髭,穿著打扮比皇帝還奢華。外表乍看之下有如富商,一副笑咪咪的表情顯露出奸險的氣質。
  這名男子名叫佛洛摩亞士˙杜˙萊澤爾,是掌管這個神聖雷布蘭帝國政務的大法官。
  多明迪亞盧斯皇帝以狐疑的眼神回望著佛洛摩亞士,一邊在腦中回想著報告的內容,一邊徐徐開口:
  「傅巴會想謀反嗎……那個出身於邊疆部落,只要有女人跟酒就什麼都不管的男人會這麼做?與我為敵有什麼好處嗎?」
  聽到皇帝的詰問,佛洛摩亞士的表情並無特別變化。他歪了歪頭,露出「你問我,我問誰」的態度,絲毫不討人喜歡。
  這樣的行為令皇帝青筋暴露,不過佛洛摩亞士卻毫不在意地將視線挪回手上的報告書,繼續報告道:
  「那隻在城鎮裡暴走的希多拉,已經被突然現身的謎樣魔人殲滅了。根據目擊證人表示,那是隻渾身纏繞著火焰的半人半獸,城裡謠傳牠是古老傳說中的炎獄魔人。根據傳說,牠會以地獄業火燒盡罪人,這件事情使領民人心惶惶。」
  「你說那個魔人打死了希多拉!?可惡,虧我還派人特製適合牠的『使役鐵環』……沒有傅巴的話,要再捕獲那種龐然大物就很困難了……」
  多明迪亞盧斯皇帝難掩焦躁神情,他拍打著椅子的扶手,然後睨向不慍不火、繼續報告的大法官佛洛摩亞士。
  「用那種表情看我也沒用。而且,在希多拉與謎樣魔人的肆虐下,錫爾克教的教會也崩塌了。現在教會相關人士已經提出了強烈要求,希望國家立刻提供重建的費用……看來,地獄的獄卒燒毀教會一事,加深了領民之間的不安情緒。」
  佛洛摩亞士這麼說著,從報告書中抬起頭瞄向皇帝。
  然而皇帝卻不像剛才青筋暴露,倒不如說,聽到佛洛摩亞士的報告後,他反而幸災樂禍地勾起嘴角沉思著。
  「呵呵呵,自古以來就寄生在帝國的教會,竟然被地獄的獄卒燒毀……多麼諷刺啊。那麼,那些闖入領地內的魔獸現在都怎麼了?」
  「由於希多拉已經遭到消滅,所以剩下的領軍就集結現場的士兵,費了好大一番工夫,終於掃蕩完整座城鎮的魔獸。雖然現在事態已經平息,不過領民們遲早會因這次事件爆發不滿。」
  儘管對皇帝的反應感到狐疑,佛洛摩亞士仍在報告的同時,說出自己對未來動向的見解。聞言,皇帝那端正的五官,露出了更加刻薄的笑容說道:
  「……到時候就煽動領民,讓他們知道就算信仰錫爾克教等宗教也沒用,更何況教會還被懲奸除惡的魔人放了把業火燒盡。把這次領民受災的鬱悶和憤怒都推給教會相關人士,如此一來,領地內外的教會信譽就會一落千丈吧?」
  「這樣好嗎?教會會強烈要求國家處理這些情況喔?」
  聽到佛洛摩亞士的回答,多明迪亞盧斯皇帝以鼻輕哼後,將身體靠上椅背。
  「趁機會將這種像黴菌一樣黏在帝國身上的教會一腳踢開吧。他們背地裡不斷要求捐獻跟布施,光在表面上歌頌著自由與愛這些愚蠢事情的傢伙,只會成為帝國進步的絆腳石。幸運的是,此次出事的賴夫尼察位在邊境,所以這裡的教會人士只會把該事件當成搖錢樹,等他們察覺到事態不對時,早就為時已晚。」
  「我知道了,那麼這次賴夫尼察的事件就這麼處理。」
  大法官在報告書旁寫下筆記後,恭敬地低下了頭。
  「繼續搜索傅巴吧,最壞的情況就是那傢伙已經死了。不過再怎麼說,魔法院都已經製作好『使役鐵環』。儘管沒有那傢伙就逮不到大型魔獸是一樁損失,但至少憑我國的軍隊應該可以逮到食人鬼之類的魔獸吧。」
  皇帝挪了挪坐姿,坐進椅子的更深處。他可能已經開始起思索未來的事態發展,露出了饒富興味的笑容,然後望向窗外──眺望著遠處賴夫尼察所在的方向。
  
  ◆◇◆◇◆
  
  北大陸西北部──位於舊雷布蘭帝國西部的雷布蘭大帝國。
  座落於帝國中心而繁榮的巨大都市彼特爾柏雷,在巨大的城牆環繞下,內側林立著一棟棟造型洗練優美的石造龐大建築物,並設有寬敞的馬路與公園。路上行人與和睦交談的人們,幾乎都穿著整潔漂亮的衣著,由此即可窺見都市的繁榮程度。
  皇帝居住的皇城──迪墉柏爾格大宮殿,就座落在帝都中央的皇城。其佔地之大,幾乎可容納一整個帝國的小型都市。
  大宮殿的一角有處場所,用以讓整個雷布蘭大帝國極具影響力的大人物們齊聚一堂。
  這座擁有豪奢室內裝潢的華麗議會所,最頂點之處正是王座──一如其名,這是個沒有任何人站在上方的最高位席,而步上此處的正是帝國皇帝高爾巴‧雷布蘭‧賽爾吉歐菲布斯。
  他的白髮與鬍鬚都極長,連微微捲曲的毛髮尾端皆梳得一絲不苟。眉宇間皺紋深刻,位在下方的目光猶如猛禽般銳利,並以威壓他人的氣勢睥睨著四周。他的頭上戴著象徵皇帝身分的環狀帝冠,金色底座上大氣地鑲著寶石。
  他身著豪華的服飾與披風,輝映著帝國的威嚴,表情卻非常不悅。
  皇帝的身邊有位五官端整、行為得宜的年輕男子伺候著。這名年輕男子名叫薩爾威斯‧杜‧奧斯特,是在公私各方面輔佐皇帝的宮相。而皇帝不悅的原因,就源自於薩爾威斯唸出的報告書。
  「──因此,遭受突襲的堤賢,現在已經落入東方的手裡。敵軍編制了有魔獸夾雜其中的混合部隊,該部隊每一個分隊的攻擊能力,便等同於一個中隊的規模,以駐守在堤賢周邊的南皇軍人數,恐怕難以與之匹敵──報告就到此結束。」
  隨著宮相薩爾威斯唸出的一字一句,坐在皇帝與宮相對面議席的元老院議員們發出了悲鳴似的低嚎。他們顯露出的情緒動搖宛如漣漪般,在議會所中擴散開來。
  「怎麼會這樣!為了救援維托里亞斯將南皇軍調走,害堤賢的防禦變得單薄,沒想到對方竟然選擇突襲防禦薄弱的堤賢……!現在必須馬上將南皇軍的奇林格將軍召回南部才行!!」
  「不不,姑且不論這件事情,對方竟然能夠驅使魔獸一起行軍,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我從未聽過由軍隊與魔獸組成的混合部隊喔!?竟然能夠驅使那種汙穢的野獸,代表東邊的傢伙根本是觸碰禁忌的不祥畜生!!」
  「最大的問題不是這個!!重點是堤賢被席亞那山麓的幽深森林所環繞,與四周隔絕,到底是從哪裡開始被攻陷的!!森林南部有一片遼闊的菲比雁特溼地,那裡的道路寬度別說供行商與商團交通都快不夠,根本沒辦法供軍隊短時間大規模移動,而且也缺乏任何障礙物足以隱匿他們的行蹤啊!?」
  「應該是因為這次堤賢防禦削得太弱的關係。所以不用派出太大規模的軍隊,就足以攻陷它。而且敵方還納入魔獸,採取攻擊型的編制,對堤賢來說,這攻勢根本是電光石火吧……」
  皇帝高爾巴一臉憮然,望著元老會議員們你一言我一語的爭論景象,索然無味地冷哼。
  站在一旁的宮相薩爾威斯聽到後,一臉困擾地對著皇帝說道:
  「這次真是被東邊擺了一道。為了防禦與南邊戴爾弗倫特王國的邊境,實在不太能調動從堤賢調走的南皇軍,不過再怎麼說,堤賢可是具有三面受到森林圍繞的優勢……現在為了應付西北部的攻擊,軍隊人手已經不足,應該無法立刻搶回堤賢了吧。」
  皇帝高爾巴聽著這番話,將手撐在臉頰,蹙眉吐出了微弱的嘆息:
  「派魔獸進攻維托里亞斯,以此引誘我國派兵,等布爾戈灣旁的南部地區防禦削弱後,再侵略該處啊……但那些傢伙到底是從何處出現的?菲比雁特溼地的道路情況正如議員所述,從那兒進攻的話太不切實際了。而東邊與羅登王國之間的國境,也灑了『豐穰魔結石』讓魔獸聚集到那裡,藉此徹底隔絕兩國……該不會連刻意引來的魔獸,都受到他們控制了吧?」
  「或許是如此。雖然還沒確認,不過根據推測,東邊的傢伙是從席亞那山脈的山麓森林所過來。如果這項推測無誤,對方手上一定握有什麼祕密武器,才能夠平安穿越那座幽深的森林。這麼一來,就不能不警戒藉烏拉特山群,與席亞那山脈之間的森林分隔國境的南部大都市哈魯特巴爾庫了。」
  在宮相薩爾威斯的建言下,皇帝高爾巴更加皺緊眉頭呻吟出聲。接著將視線轉向議場,看著正在議論紛紛的元老院議員們。
  「繼續讓東邊為所欲為,並攻向南部布爾戈灣的話,就大事不妙了。」
  如此自言自語的皇帝,握住一旁華美精緻的權杖,以長長的杖身敲打地板兩下。
  清脆的聲音響徹整個議場,原本吵得不可開交的議員們自然而然地閉上嘴。與方才的嘈雜截然不同,寂靜瞬間降臨,議員身上的貫頭袍磨擦聲變得異常清晰。
  皇帝高爾巴緩緩地睥睨此景後,徐徐起身。
  「不能再放任那些傢伙了,我會將南皇軍的奇林格將軍召回哈魯特巴爾庫,命他奪回堤賢。在將軍到達之前,哈魯特巴爾庫必須先備好兵力。維托里亞斯的魔獸掃蕩任務,則交由北皇軍的明傑爾將軍負責。另外,將史文國來的傭兵團派到北部國境城鎮法布爾安特,藉此向對岸的卡力修施壓。再來,吩咐西皇軍嚴加監視西部阿斯帕尼亞,避免他們因為我國的行為而輕舉妄動!以上!」
  皇帝居高臨下地睥睨議場,當他再次敲響權杖後,議員們便一齊行跪拜禮,垂著頭陸續離開議場,將這次的決定傳至各處所。
  並排在皇帝前方的五名執政官,也在收拾好議事錄後快步離去。皇帝目送眾人的背影離去,接著將視線轉往身旁的宮相開口:
  「吩咐奇林格將軍,務必得拿下那些傢伙的魔獸部隊。這是為了瞭解他們掌握的技術全貌,以及研究此技術是否能為我方所用。」
  聞言,宮相薩爾威斯挑起單眉,窺伺著皇帝的表情,開口說出心中疑慮:
  「這樣好嗎?要是使役汙穢的魔獸,錫爾克教的人恐怕會不高興喔?畢竟直接面對他們怒火的人可是我啊……」
  薩爾威斯露出淡淡的苦笑,誇張地聳聳肩,語氣就像攬上爛攤子的人在抱怨一樣。
  高爾巴瞥了他一眼,以鼻輕哼出聲,然後重重地坐回王座上。
  「哼!不管乾淨還是汙穢,只要能夠保護國家,就該不辭辛勞地去做!囉嗦的司教們吵吵鬧鬧,也只是為了索取賄賂吧?這部分你看著辦就好了。」
  「那麼微臣就遵照旨意去辦。」
  皇帝的話語讓薩爾威斯苦笑出聲,但他還是恭恭敬敬地低頭行禮
  但卻沒有人知道──他朝向地面的臉部,露出了極其不悅的扭曲表情。

第一章 在地底蠢蠢欲動的人

  這個地方名為加拿大大森林,在大樹茂密枝葉組成的森林深處,坐落著精靈族的聚落之一──「拉拉托亞」。
  深幽的森林中充滿濃密的魔素,有為數眾多的魔獸出沒,而形狀獨特的波浪狀外牆,則將聚落與外部森林區隔開來。
  那道外牆由木柱所組成,而這些木柱延伸出大量的樹根。相鄰的木柱互相配合蜿蜒著,彼此之間緊密相連。這些遵循特定規則並排著的樹木,雖然是大自然的產物,但很明顯地經過人工方式干預。
  這些高達三十公尺以上的活生生城牆內部,擁有悠閒的鄉村風景,與外界的危險森林風貌截然不同。
  包括培育作物的農田、放牧家畜的草地等,一望無際,其中零星散落著看似木造的住宅。
  那些住宅形似蘑菇,外表有些奇特。外側建有略高的木質露臺,屋簷則延伸至露台上方。支撐著屋簷的柱子上刻著特殊的圖騰,從各個角落都可以看到獨特的民族文化。
  在住宅與田地之間鋪設著漂亮的石板步道,路燈林立於兩側。
  整座洋溢著田園風情的聚落井然有序,中央有一棵明顯與其他樹木截然不同的巨樹,獨自聳立著。
  大大往外展開的枝葉下,掩蓋著連巨杉都望塵莫及的粗壯樹幹,樹幹上有一棟人工建造的住宅,簡直像與樹木融合在一起。
  粗大的樹幹上設有幾扇窗戶,並鑲有美麗的玻璃。從枝葉縫隙灑落的陽光映在玻璃上,閃耀著燦爛的光芒。
  鳥兒們在枝葉間歌唱的景致,演繹出奇幻卻又沉靜的氛圍。
  這棟大樹宅邸,是管理此精靈聚落的長老居所。在宅邸的前庭,有兩個手持木棒的人正在對峙,旁邊有兩名觀戰者緊張地嚥下唾液,從旁守護著他們。

  眼前握著木棒擺出備戰姿勢的,是名妙齡女子。
  她擁有彷彿淡紫色水晶般的光滑肌膚,一頭編成三股辮的雪白長髮垂在身後,豐滿的肉體散發出妖豔感之餘,也透露著魔性的美麗。那雙不能展露於人前的金色瞳孔正筆直地望著我,她靜靜站在原地的模樣,乍看之下充滿了破綻。
  然而那對尖銳的雙耳卻會隨著我的動靜微微地擺動,顯示出她已經掌握我的動向,藉此牽制我的行動。
  她身上穿著精靈族獨特的民族服裝,上頭繡著精細的圖騰。這名穿著一襲類似連身裙衣裳的女性,名叫葛瑞妮絲‧阿爾娜‧拉拉托亞。
  葛瑞妮絲是該聚落長老的妻子,也是這個大陸上罕見的黑暗精靈之一。
  站在她對面的我,外表則是個身高達兩公尺的鎧甲騎士。
  這是我在穿越到這個異世界前,玩遊戲時使用的角色──亞克的模樣。
  隨風飄揚的黑色披風底下,是一套以白色與深藍色點綴,連細部都有裝飾的銀白色甲冑,豪華得有如神話中的騎士會穿的鎧甲。
  那件與鎧甲相連的披風,令人聯想到一片漆黑的深夜,內側彷彿閃耀著無數光輝的星空,就像是直接割下了一塊夜空。
  但是,我平常總是隨身攜帶的劍與盾,現在則擺在一旁,取而代之的就是手上這支木棒。
  葛瑞妮絲與我之間相距大約三公尺,雙方都在試探著看誰會先出手。
  坦白說,面對用上幾百年的生命,不斷鑽研武技的精靈族,就算我擁有最高等級的遊戲角色身體能力,要單憑劍技與其對決的話,勝算可說是非常小。
  再繼續這麼對峙下去也不是辦法,於是我一口氣往葛瑞妮絲邁近,舉起木棒從上方用力揮落。多虧這副能力高得異常的身體,揮下的速度快得驚人,不過葛瑞妮絲卻彷彿早就看穿這個伎倆般,看準棒尖的方向往旁邊閃過。
  揮空的棒子直接從下方勾了回來,像撈東西般由下往上,再度攻向葛瑞妮絲。她看似悠閒移動,我卻連她的衣角都沒碰到,握住棒子的手背反而吃了她一記敲擊。
  我穿著覆蓋全身的神話級鎧甲『伯勒努斯的聖鎧』,連手背都一起保護到了,因此絲毫沒感受到疼痛。但是光聽到短棒敲打後發出的清脆金屬音,我便不禁脫口說出「好痛」。
  「你的動作太單調囉,亞克。不可以動了再砍,要邊砍邊動才行。」
  「瞭解,葛瑞妮絲小姐。」
  葛瑞妮絲宛如手執教鞭,運用棒尖指出我的缺點。我點點頭,開始空揮棒子,想將她的教誨深深印在腦海裡。
  但是至今從未學過劍術的我,不可能一朝一夕就習得這種技巧。所以我卯足幹勁使出連續數記橫掃後,葛瑞妮絲仍舊輕巧地躲過,她手中的棒子則像伸長般闖入我們之間,敲中我的護腕。
  她蹙眉嘆了口氣後,做出新的指示。
  「那麼,接下來試著躲開我的攻擊吧?」
  「瞭解,葛瑞妮絲小──!?」
  我的話尾尚未落下,葛瑞妮絲就倏然以突刺的方式,一口氣縮短我們之間的距離,將木棒掃了過來。多虧了優秀的動態視力與反射神經,讓我驚險地躲過她的攻擊,接著趕緊調整姿勢,想將木棒揮向葛瑞妮絲。但她卻以行雲流水般的動作閃過我的反擊,再次縮短距離,將木棒揮向我。
  我努力往後退,好不容易才躲過她的攻擊,這次她不知何時閃身來到我的背後,我因為背部承受衝擊而停下腳步。她立刻以蜻蜓點水的力道,清脆地敲打了我的護腕、身體與頭部。
  連續發出的金屬音,簡直就像在演奏銅管樂器般,讓我瞬間愣住了,而原本站在我眼前的葛瑞妮絲則是嫣然一笑,進入我的視線。
  「是我贏了呢?」
  葛瑞妮絲笑著做出勝利宣言。
  我本來以為自己應該更善戰一些,不過結果就擺在眼前。就這樣以失敗告終的話實在太丟人了,於是我豎起食指要求再戰。
  「唔……葛瑞妮絲小姐,吾希望能再比一場。」
  「可以喔?」
  葛瑞妮絲將木棒扛在肩膀上,爽快地答應我的要求。只是接下來仍不斷地上演著重複的景象,最後再度以葛瑞妮絲用木棒敲我的頭畫下句號。
  我揮舞手上的木棒,思考著該怎麼讓自己的動作更紮實,同時也忍不住呻吟出聲。
  若問我為什麼要和葛瑞妮絲拿著木棒在這裡進行模擬戰,其實是因為我即將前往的地方,會經過一些危險地區。葛瑞妮絲身為一名劍士,也曾經是個戰士,對自己的實力很有信心。這樣的她提議在早餐前測試一下我的身手,代替運動。
  「亞克的眼睛與動作反射非常快,卻總是等看到對方的動作後才有所反應,很容易看穿你的動向。再來就是你在戰鬥時不是讀取雙方動向來應對,所以攻向他人破綻時的反應太大了。雖然打扮成騎士,可是你的劍技實在太弱了喔?」
  葛瑞妮絲的氣息絲毫不亂,並對我提出了簡短的評語。
  她以流暢洗練的身手反覆祭出攻擊,將我玩弄於手掌心。站在葛瑞妮絲的角度來看,我的招式根本稱不上劍技,單純是仰賴身體能力一味地捨身突擊罷了。
  以猜拳比喻的話,我就像先看對方出拳後,才想藉由慢出強行獲勝。對手只要有應付「慢出」的能力,就能夠輕易地引誘我出手。
  這讓我有了嶄新的念頭──為了不浪費總是揹在身上的劍,我必須學會更有技巧的動作才行。
  正當我如此反省並下定決心時,從另一處傳來了替我說話的聲音:
  「這世界上除了媽媽以外,根本沒人能夠看穿亞克那超乎常人的動作吧?」
  嗓音裡帶著受不了的情緒,並走向此處的人,是一名與葛瑞妮絲同樣擁有黑暗精靈特徵的女性。
  作工精緻獨特的法袍,包裹著那一身淡紫色的肌膚,隱約可見她那隱藏不住,女性特有的豐潤身材。
  她將白如雪的長髮高高綁成一束垂在身後,秀髮隨風飄揚,金色雙眸正直勾勾地望著我。
  稱呼葛瑞妮絲為母親的女性,名叫艾莉安‧葛瑞妮絲‧梅普爾。
  在許多精靈族生活的加拿大大森林裡,有座中心都市──森都梅普爾,艾莉安便是隸屬於這座都市的戰士之一,同時也是剛才和我交手的葛瑞妮絲的女兒。
  我和她在偶然間相識,接著她僱用我這個傭兵,協助奪回遭人類抓走的精靈族,並以此為契機建立了深刻的友誼。她甚至認同我像現在這樣逗留在精靈族的聚落──這裡是幾乎沒有人類能夠踏足的禁域。
  「是這樣沒錯……能夠跟上亞克動作的人類應該不多,但是妳爺爺和妳姊姊就辦得到了。我們身旁能看清他動作的人,出乎意料地多喔?」
  葛瑞妮絲以食指抵住下顎,即使遭受艾莉安的反駁,仍然笑意不減地回應。看來,艾莉安的家族可以說是武鬥派一族。
  「亞克,借我。」
  艾莉安這麼說著伸出右手,催促我將手上的木棒遞給她。我點了點頭,將木棒交到她手裡。
  「媽媽,我們來久違地比劃一場吧。」
  「好久沒和妳比試了呢。」
  母女倆靜靜地相視而笑之後,便面對面稍微拉開距離。
  雖然她們是親子,但是兩人的外表都很年輕,不管怎麼看就像姊妹。壽命長達四百年左右的她們,實在很難透過外表來判斷年紀。
  話說回來,看到兩名武藝高強的美女持劍交手,這場面其實挺萌的呢。
  「吁!」
  艾莉安提起幹勁之際,便以滑壘般的行動一口氣逼近對手,同時揮舞著木棒。
  葛瑞妮絲微微後退,由下方挑起似地把木棒提向艾莉安的木棒軌道,將攻擊軌道打偏,藉此躲開這一擊。然後再順著躲避的動作,以打起艾莉安木棒軌道的方式順勢還擊,同時揮著木棒縮短兩人之間的距離。
  艾莉安以和葛瑞妮絲剛才相仿的動作,躲過葛瑞妮絲祭出的連擊,並在拉開距離的同時踢腿牽制對方。
  「哎呀呀,妳這雙調皮的腿是受到姊姊的影響嗎?」
  葛瑞妮絲往後一躍,躲過艾莉安的踢擊,臉上浮現了玩味的笑容。
  場面和先前與我對峙時的情況完全不同,兩人的動作有如在跳著劍舞一般,光是看著就會深深地迷上她們的身姿。
  雖然我全身穿著鎧甲,無法舞出和她們一樣的輕巧動作,但也忍不住苦惱了起來。心想如果能夠師事葛瑞妮絲的話,多少能夠學會那般靈活的戰鬥方式吧。
  我自己的戰鬥方式,就是憑著蠻力做出壓倒性的破壞,很適合對付魔獸等非人的生物。而在面對人類時由於還得手下留情,所以不太適合。
  當我沉浸在自己的思緒裡,想著有空時要正式請艾莉安等人教我基本劍術時,葛瑞妮絲與艾莉安似乎已經分出勝負了。
  艾莉安原本握在手上的木棒,在半空中旋轉著劃出弧線,接著墜落在我面前,發出了清脆的聲響。
  仔細一看,發現艾莉安正將雙手撐在膝蓋喘著氣,香汗淋漓地仰望站在她眼前,露出沉靜微笑的葛瑞妮絲。
  就算完全不懂劍術,也看得出來艾莉安的劍技有多麼厲害。不過從葛瑞妮絲的動作與表情來看,便能知道她又比艾莉安更厲害,這讓我益發佩服。
  不,或許以「驚愕」來形容還比較貼切。
  「嗯~雖然妳已經熟悉實戰技巧,劍技也有所進步,但火候還是不夠呢。」
  「討厭!為什麼連一次都打不到妳……」
  當我在一旁看著微笑俯視的母親,以及悔恨地仰望著母親的女兒時,另一名和我一樣站在旁邊靜靜觀戰的人,徐徐舉起手。
  敏銳地察覺對方動作的葛瑞妮絲,將臉轉向那個人問道:
  「哎呀,千代女也想和我較量嗎?」
  「請務必指點幾招。」
  被葛瑞妮絲稱為千代女的少女站起身後,以有些嚴肅的語氣,請求葛瑞妮絲提出指導。
  少女搖晃著剪得偏短的黑髮,藍瞳筆直地望向葛瑞妮絲。她嬌小的身上穿著方便行動的黑色裝束、手臂戴著護腕、腳上穿著護腿,腰上也插著短劍。
  此外,一對人族所沒有的三角形耳朵,從她的黑髮之間探出,黑色的長尾巴則纏在腰間。
  擁有野獸特徵的她,屬於在這個世界被稱為山野之民的種族,因為受到人族的迫害而選擇隱居。由於人類以奴隸狩獵的名義抓了不少山野之民去從事勞動,因此她所屬的武力集團『刃心一族』,便專注於解放遭逮的山野之民。
  大約六百年前左右,有個和我一樣穿越到此處的人,將遭受迫害的他們集結起來,形成了『刃心一族』這個集團,也就是所謂的忍者。
  千代女在這個忍者集團當中屬於佼佼者,是實力出類拔群的六忍之一。
  「好啊。」
  葛瑞妮絲一催促千代女,千代女便和艾莉安交換位置,站在葛瑞妮絲的面前。千代女沒有攜帶武器,僅握緊戴著護腕的雙手擺出架式。
  她們沉默對視了片刻。
  葛瑞妮絲採取了和剛才不同的行動──
  她以優於艾莉安的速度揮出木棒,但是千代女卻透過趴在地上般的姿勢躲過,並在踢腿牽制葛瑞妮絲的同時站起身。千代女迅速地恢復姿勢,然後逼近躲過踢擊的葛瑞妮絲。
  千代女的身材嬌小,動作格外敏捷。那玩弄對方般的模樣,讓我不禁覺得「真不愧是身上帶有貓血統的人」。
  然而,葛瑞妮絲卻不急不徐地破解千代女祭出雙手雙腳的連擊,並且順勢反制,臉上也掛著和剛才相同的從容笑意。
  雙方攻防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交替著,突然,葛瑞妮絲揮出的棒尖觸及千代女的膝蓋後方,使千代女微微分心。葛瑞妮絲便抓緊這個機會攻擊對手,打垮了千代女的架式,並將棒尖抵在千代女的喉嚨前。
  「我、我輸了……」
  千代女的喉頭發出低吟,慢了一拍才宣布自己敗北,葛瑞妮絲收回木棒鼓掌道:
  「妳表現得很好呢,千代女。以體術來說的話,妳比我家女兒還厲害。雖然因為身體嬌小使得攻擊力道偏輕這一點令人擔心,但妳還在成長中吧?所以應該會慢慢改善才對。」
  「謝、謝謝妳。」
  葛瑞妮絲的短評,讓總是沒什麼表情變化的千代女露出微笑,接著她有如要掩飾這種情緒一般,匆忙低頭道謝。
  葛瑞妮絲以看著可愛事物的眼神,微笑地望著她後,將視線轉往觀戰的我們,然後拍響雙手開口:
  「好,那麼早晨運動就到這邊,吃完早餐就要開始做旅行的準備囉!」
  「好~」「嗯,瞭解。」
  「啾!」
  正當我和艾莉安回應著葛瑞妮絲,爬起身時,剛才一直在宅邸四周玩耍的碰太,立即受到『早餐』這個詞彙的吸引,跑過來發出了叫聲。
  牠身長約六十公分左右,臉部長得跟狐狸一模一樣,身體看起來卻像隻飛鼠。一如『綿毛狐』這個名稱,尾巴簡直就像蒲公英的絨毛。碰太興奮地搖著尾巴,完完全全表現出喜悅。
  牠整片背部的軟毛都是淺綠色,腹側與尾巴則有一半是白色的,這樣的配色看起來很像抹茶刨冰。
  碰太體內寄宿著精靈的力量,能夠藉此施展魔法。像碰太這樣的動物,在這個世界同屬罕見,精靈族將這些獸類統稱為精靈獸。
  根據艾莉安與千代女的說法,精靈獸的警戒心非常強,但是從被『早餐』兩字釣來的碰太身上,卻絲毫看不到野生動物應該具備的警戒心。
  碰太一如往常地以魔法引起風後,就用前後腳之間的皮膜,乘著上升氣流想飛到自己的固定位置──我的頭盔上,不過卻被一旁伸出手的艾莉安給攔截下來。
  「好~啦,碰太想吃什麼?」
  艾莉安輕撫著碰太的頭,用比平常更甜美的嗓音詢問牠,結果碰太來回看了我和艾莉安的臉後,就「啾!」的一聲將臉埋在她豐滿的胸前,並發出呼嚕呼嚕的聲音。
  看來,我頭上的固定位置輸給了早餐的誘惑──

 


  《骸骨騎士大人異世界冒險中IV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創作者介紹

東立小說官方部落格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神作品 快出
  • 好的!!!!請看本週新書!!!!

    TongliNV 於 2016/12/27 08:49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