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隸試閱  

最近氣溫大幅下降,請各位讀者盡量避免出門(買書除外),待在家好好欣賞新書試閱!!!

今天要提供的作品是《異世界魔王與召喚少女的奴隸魔術5》

魯瑪琪娜遭到詛咒,只要X記號出現九個就會死亡!!

迪亞布羅於是決定前往他在十字幻想曲裡自製的迷宮,尋找解除詛咒的道具。

不管是迷宮機關,還是守護迷宮的最強龍種,迪亞布羅完全不屑一顧。

『在老子地盤上作亂的螻蟻們,受死吧!』

自己的迷宮就要靠自己攻略!!

別忘了《異世界魔王與召喚少女的奴隸魔術》小說漫畫連動企劃喔!!!

詳情請見或許算是聖誕禮物?的十二月特典


 

第一章 前往地下迷宮

 

  迪亞布羅將因魔術而飄起的祭壇,降落在吉爾肯塔市郊外,距離城鎮有一段距離,此處杳無人煙。
  這一帶幾乎被沙漠覆蓋,到處都是大大小小的岩石。
  太陽已經從地平線升起。
  昨晚──
  聖騎士長巴杜塔囚禁了蕾姆與魯瑪琪娜。後來,迪亞布羅衝進地下設施,打倒巴杜塔救出兩人。
  然而,如今出現了新的問題。
  蕾姆揚聲喊道:
  「魯瑪琪娜,振作一點!」
  「好、好的……我沒事……」
  魯瑪琪娜的聲音一點也不像沒事,但她依舊努力回答蕾姆的呼喚。
  少女蹲在降落到地面的祭壇上,她正是大主神官──魯瑪琪娜‧威斯埃里亞。
  儘管穿著以白色為基調的神官服,布料卻鬆垮垮地披在她身上。
  露出的大腿肌膚浮現黑紫色記號。
  ──告死病。
  據說只要浮現第九個×時就會迎來死亡。
  這不是疾病,而是一種詛咒。
  巴杜塔身為守護教會的聖騎士長,卻手染汙穢,利用儀式魔術施展這項詛咒。即使能夠仰賴神官的《奇蹟》之力解咒,不過──
  魯瑪琪娜這個案例另當別論。
  這個少女擁有非常人可及的奇蹟之力,然而奇蹟的恩惠無法在她身上奏效。無論是想治癒傷勢、疾病或解咒,都無能為力……
  再這樣下去,浮現第九個記號的同時,魯瑪琪娜將香消玉殞。
  我不會讓這種事情發生──迪亞布羅心中暗忖。
  魯瑪琪娜不能在這裡枉送性命。
  她擁有非凡的才能,因此被推上教會的最高位。魯瑪琪娜個性積極正直,努力想貫徹正義。
  當她發現教會的腐敗面後,試圖匡正一切,其作為相當正確。
  結果,魯瑪琪娜被教會裡利慾薰心的傢伙暗殺,現在甚至中了足以致死的詛咒。
  ──這種情況太沒道理了吧!?也太可憐了!
  迪亞布羅只想得到一個拯救魯瑪琪娜的方法──
  將他從《MMORPG十字幻想曲》期間限定活動中得到的獎品──能夠解除《告死病》的道具用在她身上。
  這個道具對於遊戲裡的戰鬥起不了任何作用,只會觸發『村民們向幫助治癒告死病的玩家道謝』的劇情。
  然而,這項道具對現在的魯瑪琪娜來說應該有用。
  迪亞布羅已經向她確認過,儘管神官的祈禱無效,但藥水等道具仍會確實產生效果。
  這個道具名為《白牛像》。
  迪亞布羅將它收藏在倉庫中。依照MMORPG十字幻想曲的設定,倉庫應該設在他以專屬空間建成、地下迷宮深處的《寶物庫》裡。
  根據草原妖精冒險者‧荷魯恩提供的情報,迪亞布羅的地下迷宮應該就在這座城鎮附近。
  ──只能去一趟了。
  他想拯救魯瑪琪娜。
  荷魯恩舉起一隻手。
  他擁有兔耳朵與兔尾巴,外表就是個男孩。草原妖精這個種族不管長到幾歲,看起來都像個孩子。他們的行動敏捷、擅長魔術與隱密行動,不過身體稱不上強健,力量也不太強。
  「大爺,你突然說要去地下迷宮是為什麼呢?雖然這個決定讓我很開心啦……」
  「魯瑪琪娜需要的某項物品,就存在某座地下迷宮裡。」
  「你、你說的該不會是新發現的那座地下迷宮吧?我記得我跟你提過!」
  「嗯,就是因為聽了你的情報,我才肯定這個想法。」
  魯瑪琪娜詢問道:
  「迪亞布羅大人,祢說的那樣物品,能夠治癒《告死病》嗎?」
  她以無助的眼神望向迪亞布羅。
  他不敢肯定絕對有那個道具,不過從荷魯恩的話來推測,應該就是他用專屬空間打造出的地下迷宮。
  若真是如此,應當會有活動道具《白牛像》,能夠解除告死病的詛咒。
  這一切都只是「可能」。
  他無法保證。
  或許他該坦白一切。
  ──可是,心虛地吐露難以掌握正確性的情報,一點也不像魔王!根本不像個神明!
  
  「相信我吧!妳期望的話,我就賜給妳能夠帶來真正奇蹟的祕寶!」
  
  魯瑪琪娜跪伏在地上磕頭道:
  「是,我相信迪亞布羅大人!這份信仰中無半分質疑!」
  這應該不是嘴上說說,畢竟她對神明虔誠至極,正因如此,才能夠擁有常人望塵莫及的奇蹟之力吧。
  ──如果真的有神明,就救救這麼好的女孩,別放著她不管啊。
  迪亞布羅在內心嘆息。
  魯瑪琪娜在祈求神明救助時,迪亞布羅正好現身,所以她現在認定迪亞布羅是『隱藏真實身分的神明』。
  事實上,他只是個『扮演魔王,閉門不出的電玩宅』……
  不管怎麼說,放著魯瑪琪娜不管的話,她很快就會死於詛咒。就算無法百分之百確定,迪亞布羅也只能選擇前往地下迷宮。
  既然要去,是否該做些事前準備呢?
  不曉得是因為剛經歷過長途跋涉,還是罹患告死病的緣故,魯瑪琪娜的身體狀況看起來很糟,讓她在旅店等待或許比較好。
  「要先回城鎮準備嗎?」
  迪亞布羅缺乏集體行動的經驗,他說出這句話不是想找誰商量,只是在自言自語。
  豹人族少女歪了歪頭問道:
  「……這樣好嗎?」
  普通的豹人族擁有紅色系頭髮、豹紋耳朵與尾巴,蕾姆卻是罕見的黑豹,不管是頭髮還是耳朵、尾巴,全都是光澤艷麗的黑色。
  取而代之──也不能這麼說……以十四歲的豹人族女性而言,她的身材實在太缺乏曲線,身體很纖瘦,肌肉卻相當緊實。
  迪亞布羅催促蕾姆進一步說明:
  「說吧,有什麼在意的事情直說無妨。」
  「……剛才你施展出那麼巨大的魔術,嚇壞了城鎮的居民。就這樣返回吉爾肯塔市的話,會有商人敢賣東西給我們嗎?搞不好這件事情已經傳到自警團與軍隊的耳裡了。」
  「真麻煩。」
  「雖然我們應該呈報聖騎士長巴杜塔的惡行,但考量到魯瑪琪娜的狀況,也許該直接前往地下迷宮。畢竟剛才那件事情非常嚴重,身為重要關係人的我們想要重獲自由……得花多少時間呢?」
  蕾姆是個非常理性的人,同時擁有豐富的冒險者經驗,她的提議通常是比較保險的選擇。
  確實,迪亞布羅能夠理解她的疑慮。
  這時雪拉忽然舉起手說:
  「贊~成!我們快點拯救小魯瑪琪娜吧!」
  雪拉‧L‧古林伍德是個精靈,還是位公主,現在正為了追求自由,離家出走中。
  她擁有充滿神祕氣息的美貌,以及玲瓏有致的身材,儼然就像雕像般聖潔優雅。
  然而,一開口說話就破功,每個人都會發現她個性傻傻的。
  ──應該立刻前往地下迷宮嗎?
  或許這樣會減少許多麻煩。
  不過以迪亞布羅的立場來說,他其實想在城鎮稍微休息一下。
  與聖騎士長巴杜塔交手的過程中,他的HP曾經降到1。
  雖然身上裝備的《扭曲王冠》,讓他的HP在這段期間內慢慢地回復,但是速度仍不夠快。
  就算把手邊的HP回復藥水全部喝光,能夠回復的HP也不到一半。
  他在法德拉市得到的素材,最多僅能製成R級藥水。如果想要讓迪亞布羅的HP完全回復,必須是以SSR素材製成的成品。
  以現在的裝備來看,就算花一個星期,也沒辦法完全回復吧?
  明明心臟遭到貫穿,現在卻還好好活著實在令人驚愕……簡直就是魔術。
  
  ──若在遊戲中遇到這個情況,都會優先回復HP吧?
  
  依照劇情走向,假如沒有把握機會回復HP就繼續前進,很有可能遇到相當強悍的敵人,然後一下子戰敗。因此,就算劇情出現『趕緊前往下一個地方』的字眼,玩家們仍會準備萬全再出發。
  雖然魯瑪琪娜的情況危急,不過應該不可能在一、兩天內就暴增到九個×吧……
  這麼說來,魯瑪琪娜可以施展治癒的奇蹟,等級說不定還是利菲里亞王國中最高的。
  不行、不行!──迪亞布羅搖搖頭。
  他身上的裝備《魔王的戒指》,連治癒的奇蹟都會反射,即便可以拿下戒指,再接受治療,然而……蕾姆等人一直以為魔術反射是魔王的特殊能力,要是讓她們知道這其實是戒指的功能,會讓他有點糗。
  而且,魔王也不會要求神官幫忙治癒。理所當然,要是身為神明,就更不可能這麼做。
  迪亞布羅身為最講究效率的效率廚玩家,這麼做的可能性倒是非常高,但是……
  褪下扮演魔王這個角色,表現出最真實的自己,他就沒辦法流暢地與他人對話,就像裸體爬雪山一樣。
  ──不能這麼做啊。
  姑且不論他自身的問題,蕾姆的疑慮是有道理的,返回城鎮似乎會徒增不必要的麻煩。尤其是吉爾肯塔市的領主法妮絲‧拉姆尼堤斯,看來不是個能講道理的人……
  
  「迪亞布羅,你看那個!」
  
  蕾姆伸手指向某處。
  順著她的手指一瞧,地平線上有許多芝麻般的黑點正在增加。迪亞布羅注意到揚起的沙塵,發現某種物體正在接近。
  「那是什麼?」
  「……好像是軍隊的沙船。」
  屬於豹人族的蕾姆視力極佳,對方還位於非常遙遠的位置,她就已經能夠看清畫在船帆上的紋章。
  一聽到「軍隊」這個詞,雪拉與荷魯恩露出畏怯的表情。
  蕾姆繼續報告:
  「……有艘特別大的船,船帆上繪著由兩把槍組成的紋章……該不會是領主的船吧?看起來和她鎧甲上的紋章一樣。」
  「哼,這傢伙真閒。」
  迪亞布羅擺出符合魔王形象的囂張態度。
  內心卻動搖不已。
  他現在的HP不到一成,要與高等級魔槍使交手簡直找死!況且現在連MP也不夠……
  如果對方是魔術師,他還能用《魔王的戒指》反射魔術,但這招對魔槍的子彈沒用。
  不過,要是他現在落荒而逃就太丟臉了。
  ──得想辦法在保有魔王威嚴的同時,迴避戰爭!
  魯瑪琪娜吐了一口氣站起身。
  「看來是拉姆尼堤斯卿來了呢……我有事情要和她談談。」
  「……假使她能夠理解就好了。」
  蕾姆面露不安。
  魯瑪琪娜不是笨蛋,卻太容易相信別人,就算她誠心誠意想和拉姆尼堤斯溝通,對方也很有可能回她一記附帶魔術的子彈。
  拉姆尼堤斯就是這麼危險的人物。
  
     †
  
  百般思量之際,吉爾肯塔的軍隊已經駕駛著沙船圍住他們──共有一○艘左右,船上士兵大約二○○○人吧?
  一如預料,領主拉姆尼堤斯的身影,出現在那艘特別龐大的沙船甲板上。
  她身上穿著鑲嵌金邊的鎧甲,裝備帶有飛翔魔術的《深紅之翼》披風。
  然而,這次與上次不同。
  她的右臂正以繃帶吊掛。
  ──她受傷了嗎?究竟發生什麼事了?
  拉姆尼堤斯從甲板上俯視迪亞布羅一行人。
  「余接到汝從地底現身的報告,很多人都懷疑汝是不是魔王,老實回答──汝是不是魔王?」
  真是單刀直入的問法。
  迪亞布羅以鼻嗤笑。
  既然她都這麼問了,答案就只有一個。
  如果他能夠在這種場面想出得體的答案,就不會是溝通白痴了,也不會因為無法融入一般社會,而過著整天打電動的尼特生活,更不會連在遊戲世界裡都只能單打獨鬥。
  不管怎麼說,聽到別人問「你是魔王嗎?」,卻回答「不,我沒聽過這個名字喔」的魔王,簡直丟臉到了極點。
  所以他必須大大方方地說:
  
  「我是異世界的魔王迪亞布羅!從未忌憚過任何人!」

  並在內心抱頭大喊。
  ──嗚呀啊啊啊啊!糟了!?這下糟了吧!?
  沙船上的士兵頓時騷動起來,甚至有人拔劍相向。
  蕾姆一臉不安。
  「這、這樣好嗎,迪亞布羅?你說出這種話……!?」
  ──這麼回答果然不好吧!?
  雪拉歪著頭問道:
  「該不會……就算你是異世界來的,但只要身為魔王依然會被討伐吧?迪亞布羅?」
  ──會被討伐的對吧!?
  迪亞布羅放聲大笑掩飾內心的害怕。
  「哇哈哈哈哈!我不會逃也不會躲!想死的傢伙儘管上前!我會讓你們體會真正的恐懼!」
  「啊哇哇……」
  荷魯恩顫抖不已。
  迪亞布羅也在內心顫抖不已。
  領主拉姆尼堤斯高舉左手。
  「哼……真敢吠!就如汝所願,將汝殺個片甲不留!再度沉睡吧,魔王!全體人員,準備!」
  沙船上的士兵紛紛舉起魔槍對準迪亞布羅。
  太令人震驚了!魔槍使屬於弓箭手的高級職業。除了必須擅長使弓外,還得熟悉魔術師技能才能夠成為魔槍使。
  沒想到這裡竟然出現這麼多魔槍使!?
  ──這麼說來,這個世界的召喚士遠比遊戲中受歡迎,因此或許也是基於某種理由,讓大半的弓箭手都成為了魔槍使。
  假使這麼多人一齊攻向他們,迪亞布羅的HP說不定會受到嚴重損傷。儘管實際情況會依對方的實力而異……
  ──要在遭受攻擊之前先殲滅他們嗎!?
  
  「且慢!」
  
  魯瑪琪娜挺身而出。
  「我是教會地位最崇高的大主神官──魯瑪琪娜‧威斯埃里亞。雖然這位大人自稱魔王,卻未與人族為敵,你們不應對祂刀劍相向!」
  拉姆尼堤斯睨向她開口:
  「哼!詐欺師的頭頭想幫助魔王嗎!?」
  「妳應該很清楚這位大人擊退了迫近吉爾肯塔市的魔獸。敵對者為什麼要拯救城鎮呢?」
  「那隻《沙鯨》是在魔族操控下來襲的。更何況,用區區元素魔術就擊退魔獸,本身就可疑至極!」
  「迪亞布羅大人是個優秀的魔術師,祂救了這座城鎮、救了我。不管是過去還是現在,都為了助人而奮戰!」
  「既然如此,他為什麼要自稱魔王!?」
  
  ──因為不扮演魔王的話,我就只發得出『啊~』、『唔~』這種單音啊!
  
  要是能夠表明這個理由,他就不用這麼辛苦了。每當迪亞布羅要露出真面目時,便說不出話來。
  拿出真心,卻遭人輕視、嘲笑或是謾罵……他一想到這種可能性,就變得十分畏縮。
  若是扮演魔王,無論面對多麼負面的態度,他都能夠想著『畢竟我扮演的是魔王,對方有這種反應在所難免』,當作這些事與真正的自己無關。
  儘管迪亞布羅也覺得這樣的自己很沒用,不過這就是他的天性。
  事到如今,他說不出『其實我只是假裝是魔王啦,嘿嘿~』這種話。
  別說拉姆尼堤斯,身旁這些夥伴會有什麼反應……他害怕得連想都不敢想。
  ──雖然性命很重要,可是與其丟臉不如去死!就算我可能不會真的死掉,精神上也會死透!
  這些狀況讓迪亞布羅光想就汗流浹背、身體顫抖,視野扭曲。
  他將《天魔之杖》指向沙船。
  
  「退下吧,魯瑪琪娜!若有誰想擋住我們的去路,我就殲滅他們!」
  
  「請、請祢原諒他們!這些人不過是想守護人族國度的正義使者,就算他們站在祢的對立面,也請別奪走他們的性命。」
  魯瑪琪娜張開雙手站在兩方人馬中間。
  這個嬌小的少女,試圖以自己的力量制止戰端。
  ──太了不起了。
  這行為令迪亞布羅由衷地感到佩服。她明明背負著詛咒,再過幾天說不定就會喪命,卻仍為了保護人們挺身而出。
  如果是他面臨這種生死交關的情況──恐怕早已沒有多餘的心力去管他人的生死。
  迪亞布羅放下《天魔之杖》。
  「愚蠢的傢伙,我就看在妳的面子上,放任他們對我無禮,但下不為例。」
  「謝謝祢!」
  魯瑪琪娜深深低下頭。
  接著,立刻轉向拉姆尼堤斯說:
  「拉姆尼堤斯卿,妳覺得魔王有可能拯救人類嗎?迪亞布羅大人曾經救過我好幾次,甚至願意賜予我能夠治癒告死病的祕寶,那可是即將在這座城鎮蔓延開的詛咒啊!就算祂真的是魔王,肯定是位善良的魔王!」
  善良的魔王嗎?
  拉姆尼堤斯恐怕不會接受這種說詞吧?
  迪亞布羅開始思考──對方下達攻擊命令時的應對方式。
  蕾姆也往前踏出,站往魯瑪琪娜身旁。
  「……吉爾肯塔的領主啊,也請聽聽我的意見吧。我們現在打算在迪亞布羅的帶領下,前去某座地下迷宮,以求得能夠治癒告死病的寶物。」
  拉姆尼堤斯以看著可疑人物似的眼神喝道:
  「開什麼玩──」
  「所以!等我們從地下迷宮帶回祕寶後,再正式質疑他究竟是否真為魔王比較妥當不是嗎!?」
  「駁回。余必須先摸清楚汝等的嫌疑!若真無罪,就放汝等自由,到時汝等想去哪就去哪。當然,前提得是汝等無罪的情況下!」
  「……請等一下,我們同伴的告死病已經發作,不能再等了!」
  拉姆尼堤斯瞇細雙眼。
  「這該不會是謊言吧?證據呢?」
  「……證據是──」
  蕾姆含糊其詞。這時,魯瑪琪娜揚聲道:
  「在這裡。」
  她拉起神官服的裙襬──
  掀至露出大腿根部的高度。
  她只是個年輕的少女,對於在眾人面前露出肌膚依舊有些抗拒……正因如此,更看得出來她是真心想避免發生爭端。
  看到她肌膚上的黑色記號後,拉姆尼堤斯嘆了口氣。
  「原來如此……沒想到竟然是大主神官。」
  「我想這也是神明大人賜給我的試煉,或者該說,這是神明的旨意,希望我將祕寶帶回來拯救世人。」
  她的話愈說愈沉重。
  ──要是那座地下迷宮不是我建的,裡面也沒有《白牛像》,該如何是好?
  光想就讓迪亞布羅背脊發寒。
  拉姆尼堤斯點點頭回答:
  「余並非不明事理,余理解汝等的理由,當前時間確實有限。此外,汝等所言也有道理,余應先觀察這個自稱魔王的傢伙,再決定要怎麼處置。」
  魯瑪琪娜與蕾姆的表情亮了起來。
  雪拉歪著頭,似乎因為雙方的說詞太艱澀而不明白狀況。
  荷魯恩仍舊一臉畏怯。
  迪亞布羅並未因此解除警戒,他認為拉姆尼堤斯看起來不像會完全接受他人建議的人。
  果然──拉姆尼堤斯接著說出不得了的話。
  「好,汝等去地下迷宮拿回祕寶吧!余同意汝等以此證明清白。」
  「謝謝妳!」
  蕾姆一道謝,拉姆尼堤斯搖了搖頭回答:
  「等等,但汝等必須提出一定會回來的證明。」
  「咦?可是我們要去的是地下迷宮……」
  從魯瑪琪娜的疑問,可以看出她毫無冒險者的經歷。事實上,要放他們去地下迷宮,確實必須先做好某些防範。
  拉姆尼堤斯絲毫不敢大意。
  「地下迷宮很可能有其他出口吧?汝等就留下一位夥伴。對了,七日內沒有回來的話就砍頭,如果汝等沒有帶回祕寶照樣砍頭。假使汝等做好這等覺悟,余就相信汝等的話。」
  以個性頑固的領主來說,這已經是很大的讓步了。
  ──然而,運氣不好的話,地下迷宮也有可能沒有祕寶啊。
  迪亞布羅低聲詢問道:
  「……荷魯恩啊……地下迷宮在哪個方向?」
  「……咦?城鎮的北方。」
  「好,聽到我的暗號就馬上跑。」
  「遵、遵命!」
  蕾姆與魯瑪琪娜也一臉驚訝。
  迪亞布羅將《天魔之杖》擊往地面。
  
  「《Earth Bound》!!」
  
  即便這是他第一次在沙漠中使用這招──
  不過實際發生的情況與遊戲中一樣,畫面──不對,是地面開始搖晃。地鳴聲響起,視線上下晃動,這是土屬性的魔術。
  連士兵們搭乘的沙船都跟著上下震盪。
  「嗚、嗚哇!?這是什麼!?」「在……在晃……是船在動嗎!?」「是誰叫你們開船的!?」「是地面在震動!」「這該不會是魔術吧!?多、多麼……!!」
  沙船傾斜。
  士兵們發出慘叫。
  假使生活在日本,多少都會習慣地震,可是這裡的居民似乎對這種現象非常陌生。
  
  迪亞布羅的思緒瞬間飄遠,並湧現出──真想就這樣躺倒在沙堆上的欲望。
  是MP用盡了嗎?
  他全身有股虛脫感,身體變得沉重。
  然而,他想拯救魯瑪琪娜,不能在這種地方遭領主逮捕。
  迪亞布羅跑了起來。
  「別離我太遠!否則地面會受到魔術影響而搖晃!」
  以施術者為中心,半徑三公尺的範圍不會受到《Earth Bound》影響,而這個範圍以外的地面會晃動得非常嚴重,讓人寸步難行。
  蕾姆、雪拉、魯瑪琪娜與荷魯恩遵守他的指示,緊緊追在他身邊。
  ──在這麼嚴重的晃動下,對方應該不可能持槍瞄準我們吧?
  唯一的例外就是擁有《深紅之翼》的拉姆尼堤斯,她飄浮在半空中,不會受到《Earth Bound》的影響,這樣的她有可能出擊,不過……
  她的右臂似乎受了傷,應該沒辦法如常發揮實力吧?
  不管怎麼說,她獨自飄浮在半空中,對魔術師來說反而是絕佳的目標,適合用難以閃避的大範圍魔術攻擊。
  他邊想邊望向拉姆尼堤斯。
  沒想到她卻不慌不忙地飄在晃動的沙船上方,靜靜地凝視迪亞布羅。
  她非常冷靜。
  儼然就像早已猜到迪亞布羅會藉魔術引起混亂,趁機脫逃。
  ──她在想什麼?單純是因為受傷才無計可施嗎?還是……
  拉姆尼堤斯也有自己的立場,或許她抱持的想法並非『是魔王就要抓起來,既然對方兵戎相向就格殺勿論』如此單純。
  迪亞布羅等人穿過混亂的軍隊之間,逃出遭團團包圍的境地。
  
     †
  
  蕾姆、雪拉與荷魯恩都是具備相當經驗的冒險者,魯瑪琪娜雖然比較吃力,卻仍在迪亞布羅出手協助下,成功逃到與吉爾肯塔軍隊相隔一段距離的地方。
  一行人藏身於岩石陰影處。
  「呼啊……呼啊……呼啊……呼啊……」
  魯瑪琪娜喘著粗重的氣息。
  雪拉遞出水壺──真是適時的舉動啊。
  「即使只剩一些,不過先喝點水,妳現在連走路都很辛苦吧?是告死病的緣故嗎?」
  「不、不是……只是在沙漠上跑步才覺得累。你們的體力真好,不愧是冒險者。」
  「啊~那是因為人家從以前就想要旅行,就多鍛鍊了一下腰腿的力量嘛。」
  雪拉害羞地說道。
  蕾姆點點頭。
  「……我也刻意鍛鍊過,更何況豹人族本來就是善於長跑的種族。」
  「我也是。如果闖蕩地下迷宮的過程中,體力透支走不動就死定了。」
  荷魯恩有些得意洋洋地答道。
  迪亞布羅完全沒鍛鍊過,但他擁有等級150的肉體,不會因為稍微跑一段距離就感到疲憊。
  這副身體與他原本光是上樓梯都會喘的身體不同。
  魯瑪琪娜瞇細雙眼。
  「各位好了不起,看來我也必須多動一動才行呢。」
  雪拉在她身旁坐下。
  「稍微休息一下吧?躲到這裡應該不容易被找到。更何況要是對方真的追過來,迪亞布羅也會想辦法解決的!」
  「好的。」
  「小魯瑪琪娜平常很少外出嗎?」
  「是啊,以我的身分來說,其實連要踏出王都大教堂的深殿都很困難。」
  「喔~跟人家一樣呢。」
  「一樣……?」
  蕾姆插嘴道:
  「雖然雪拉看起來很笨,但她其實是精靈公主,現正離家出走中。」
  「什麼!」
  魯瑪琪娜驚訝地瞪大雙眼。
  雪拉害羞地嘿嘿一笑後,才後知後覺地意識到……
  「等一下,蕾姆!?看起來很笨是什麼意思!?」
  「……我說錯了,我不該用『看起來』這麼曖昧的詞彙,應該採用更肯定的語氣。站在我的角度來看,她確實很笨。」
  「人家才不是笨蛋!」
  兩人一如往常地鬥嘴,這已經成了一夥人的例行公事。
  迪亞布羅的眼神落在魯瑪琪娜手上的水壺。
  可能是注意到他的視線,魯瑪琪娜詢問道:
  「要、要喝水嗎?」
  「不。」
  確實,他從昨晚就徹夜戰鬥,口渴得很。
  可是他不能喝!
  如果接過魯瑪琪娜剛用過的水壺,直接放到嘴上……
  ──不就變成間接接吻了嗎!?
  如此一來,他的態度一定會變得很不自然。
  看起來就不像魔王了。
  間接接吻太令人害羞了嘛──迪亞布羅思考這些事情的同時,蕾姆點點頭問道:
  「……迪亞布羅有想過接下來的飲食要怎麼解決嗎?」
  她開始談起這些正經事。
  儘管剛才迪亞布羅在思考既膚淺又難為情的事,卻立即以精明的模樣點點頭回答:
  「嗯,是該想想。」
  「……既然我們剛從軍隊手中逃脫,就不可能再度靠近城鎮。然而,沒有準備水和糧食就前往地下迷宮,實在太莽撞。」
  荷魯恩站起身。
  「既然如此,就交給我吧!」
  「……你想怎麼做?去城鎮偷嗎?」
  「我是探索者,不是盜賊!」
  迪亞布羅想起他昨晚偷吃咖哩的事情,卻沒有真的出口吐槽。
  荷魯恩接著說:
  「更何況我的臉已經被軍隊看得一清二楚,就算只有我一個人,也不敢回去城鎮。要是沒帶回祕寶,我們就再也沒辦法回吉爾肯塔了。」
  「……你打算找郊外的行商買嗎?」
  「這主意不錯,但這件事情就交給我處理吧,我得展現一下自己的本領!」
  「我們最慢今晚就需要水與糧食,可以的話,最好有地方躺著休息。」
  「沒問題!」
  「……儘管有些不安,不過既然你話都說到這個份上,就相信你吧。更何況荷魯恩也是我們當中,攻略地下迷宮經驗最豐富的人。」
  「交給我吧!!」
  荷魯恩輕鬆的態度令迪亞布羅有些不安,他依舊未提出反對意見。
  「從這裡到你說的那座地下迷宮還要多久?」
  「呃……搭小型沙船大概半天,徒步約是兩~三天吧。」
  「嗯。」
  從MMORPG十字幻想曲的地圖上,看不到迪亞布羅擁有的地下迷宮,只有設定存在。
  他對於接下來要前往的地下迷宮比任何人都熟悉,可是那裡依舊屬於未知地帶。
  
     †
  
  傍晚──
  一行人來到沙漠中無數岩石的其中一塊旁,稍微撥開陰影處的沙子,便看見一塊板子。
  是門。
  打開板子可看見裡面是中空的,只有一座木階梯通往深處。
  「哇哇!這就是地下迷宮嗎!?」
  雪拉高分貝驚叫出聲。
  蕾姆嘆氣道:
  「……不是跟妳說過從這裡到地下迷宮得花兩~三天嗎?荷魯恩,這是艘沙船嗎?」
  聞言,荷魯恩點點頭回答:
  「沒錯!這是艘遇難的沙船,我想大概是遭到怪物攻擊吧,不過裡面空無一人喔~」
  那些人是已經逃走?還是被襲擊的怪物吃掉了呢?
  一行人走進船艙。
  木階梯發出咿呀咿呀的聲音。
  蕾姆伸手摸向牆壁,表面便有碎屑崩落,看來這艘船已經非常老舊。
  「……這裡有水和糧食嗎?」
  「有的,這裡是我的祕密基地。如此一來,我便不用回去城鎮,在這裡補足用品後就能立刻前往地下迷宮,超級方便!」
  「……將這艘船挖出來的話,也算是一筆資產吧?」
  「很可惜,這艘船只剩下船艙保留得比較完整,船頭與船尾好像都不見了。」
  「……原來如此。」
  魯瑪琪娜環顧船艙。
  接著雙手合十。
  她是在感謝神明賜予這個地方呢?還是在為這艘船的船員們祈禱呢?
  雪拉坐在其中一張椅子上。
  「總覺得會有鬼怪出沒~」
  「唔……!?我已經很努力不去想這件事情,就請妳別再提了!」
  「啊哈哈哈!」
  雪拉用笑聲蒙混過去。
  蕾姆用手掃開橢圓形桌上的沙子。
  「……今天和昨晚都累壞了,先在這裡休息一下吧,明天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
  「贊~成~」
  雪拉高舉雙手,荷魯恩則點點頭。
  魯瑪琪娜握緊雙拳說:
  「我、我會加油的。」
  她似乎還不習慣徒步冒險,而感到很吃力。畢竟迪亞布羅一行人從法德拉市到吉爾肯塔市之間的旅途,有大半時間都是搭馬車或沙船。
  蕾姆望向迪亞布羅。
  「……你覺得這樣好嗎,迪亞布羅?」
  「啊?嗯。」
  原來也會有人向他尋求意見啊,這麼說也對……
  和蕾姆、雪拉一起行動已經有段時間……不過他好像還沒習慣團體行動。
  要是大家在做決定時,他沒有特別留意,就會下意識地覺得『與自己無關』,長年養成的習慣終究很難改變。
  荷魯恩從船艙深處取來水和糧食。
  「去外面烤來吃吧!」
  雪拉立刻跳了起來。
  「太好了~!!有葡萄乾~!!」
  「還有肉乾等各種食物喔。再過一段時間才會入夜,加上機會難得,我們就去外面烹調吧。」
  「……說得也是。」
  蕾姆也贊成此提議,所有人決定這麼辦。
  即使使用的食材都是長期存放的乾糧,不過一行人從昨夜就開始奮戰,今天又長途跋涉。
  因此這種溫暖的食物讓他們覺得美味至極。

     †
  
  領主拉姆尼堤斯回到吉爾肯塔。
  突如其來的地震使部分沙船受損、數名士兵受傷,但是──頂多是嚇得從船上跌落,或是在甲板上摔倒這種程度。
  這些士兵的實力都不算差。
  然而,遇到擁有超常實力的對手時,就很難在實戰中派上用場。
  拉姆尼堤斯淺坐在大椅子上,嘆了口氣。
  以現在的戰力,根本打不贏迪亞布羅。
  下次滿月來臨時,甚至多了魔族貝納克內斯要應付。儘管她確實做好迎戰的準備,但到時真的贏得了嗎?
  ──這情況太嚴峻了。
  她需要更多戰力。
  有個人快步走向拉姆尼堤斯,並以端正的姿勢在她面前行禮,正是亨利克。
  「拉姆尼堤斯大人,我們已經推測出那些逃跑的冒險者們要前往何處。」
  「喔?」
  「那群人裡有個吉爾肯塔市的冒險者,名為荷魯恩。他大約在一年前登錄公會,是地下迷宮的嚮導,最近頻頻前往一座新發現的地下迷宮。」
  這個舊魔王領地有許多地下迷宮,有些是魔獸的巢穴,有些則是以前魔族聚集的據點。這個地區時不時就會發現沒見過的地下迷宮,因此有新地下迷宮並不稀奇,值得玩味的是,他不停探索同一座迷宮的行為。
  「那座新的地下迷宮裡面有什麼嗎?」
  「根據冒險者們的證詞,那裡雖有強大的怪物,但相對地能找到附加強大魔術的武具或道具。」
  「喔……?」
  「例如會噴出火炎的劍、能夠擋住寒氣的盾牌等,都是前所未見的武具。」
  拉姆尼堤斯暗忖。
  ──有了這些武器,不就能夠增強軍隊的戰力了嗎?
  「呵呵,很有趣不是嗎?亨利克,去追蹤逃亡的迪亞布羅等人,同時調查一下地下迷宮,找到特殊武具的話就帶回來。」
  「遵命!」
  年輕騎士再度敬禮。
  這時有名士兵前來通報,表示有新的求見者。
  拉姆尼堤斯讓對方進來。
  
  沒多久,一名踩著悠閒步伐的男子踏進房裡。
  男子身材修長、渾身肌肉,腰上掛著巨大佩劍。
  身上穿著刻有教會紋章的藍色鎧甲──是聖騎士。
  他朝拉姆尼堤斯恭敬地行禮道:
  「人家是聖騎士蓋巴爾特,領主拉姆尼堤斯大人的威名連在王都也十分有名,今日一見果然──」
  「客套話就免了,聽得有夠膩。余現在沒空聽教會的要求,滾吧──余對王都來的狗只有這些話可說。」
  「不、不是,人家不是來傳達教會的要求……只是聽說大主神官造訪了這座城鎮,特來護衛罷了,喔呵呵。」
  蓋巴爾特其實另有目的。
  他肩負『暗殺魯瑪琪娜』的任務,卻在達成目的前遭迪亞布羅破壞。
  就這樣回王都的話,委託人會追究他的失敗,同時為了封口而奪走他的性命。他沒派上用場又知道祕密,委託人當然不會讓他活下去。
  所以他必須確實完成任務,證明自己的價值。
  蓋巴爾特跟著魯瑪琪娜的行蹤一路追到此處,發現他們應該借住在這座城鎮的聖騎士長巴杜塔那裡,不過他趕到時看到屋子半毀,使他再次失去魯瑪琪娜的消息。
  ──人家才不要就這樣被殺掉咧!人家豈會讓妳逃走?臭婊子!!
  蓋巴爾特壓下內心暗升的怒火,親切地笑道:
  「對教會來說,能夠傳達神諭的大主神官‧魯瑪琪娜大人的安全最為重要。不曉得身為吉爾肯塔市領主的拉姆尼堤斯大人,是否能助人家一臂之力,幫忙找找魯瑪琪娜大人呢?」
  拉姆尼堤斯睨向他。
  一般來說,聽到能夠賣教會一個人情,各地的領主都會開開心心地答應,畢竟教會握有誘人的權力。
  但拉姆尼堤斯不同。
  在自己掌管的領地中,任何一個同樣擁有權力的人,都會令她感到厭惡。
  這處舊魔王領地危機四伏,必須由眾人同心協力才能夠跨越難關,因此領地內可不能有人有權與領主意見相左。
  「哼……聖騎士嗎?」
  拉姆尼堤斯暗想。
  ──把他趕回去也行……可是據說聖騎士皆擁有超常能力,等級都在100左右。
  現在能多一份戰力是一份。
  儘管如此,也並非她表示『有魔族要來襲,助余一臂之力』,聖騎士就真的會老實地幫助她。
  他的目的似乎是保護大主神官魯瑪琪娜。
  「嗯……余知道大主神官的去向。」
  「妳說什麼!?」
  「大主神官與一位可疑的魔術師,前往某座地下迷宮了。」
  「魔術師……是個名叫迪亞布羅的混魔族對吧?」
  雖然蓋巴爾特的語氣不像男人,可是素來不拘小節的拉姆尼堤斯忽視了這一點。
  「汝知道得真清楚。」
  「那個人拐走了純真的大主神官!」
  蓋巴爾特採用了這樣的說詞。
  不過,拉姆尼堤斯根本不在乎教會內部的事情。
  「那些人前往的地下迷宮,似乎能找到前所未見的武具,余很有興趣。若汝能夠協助帶回武具,余就派部下領汝去找大主神官。」
  「喔喔!人家當然樂意協助!」
  蓋巴爾特感激地雙手合十,內心卻想著『只要讓人家找到魯瑪琪娜,後面的事情誰管妳啊』。
  拉姆尼堤斯當然知道──聖騎士不可能認真協助己方。
  然而,光靠亨利克與他的幾名部下,她不夠放心,所以在找到魯瑪琪娜前,能借用蓋巴爾特的力量也足夠了。
  「汝要以保護大主神官為優先也無妨,只要在那之前協助余的部下即可。汝答應的話,余會實現汝的期望。」
  「謝謝!人家向神發誓會幫助各位的!」
  蓋巴爾特在胸前比劃聖印。
  拉姆尼堤斯點點頭。
  當結論已定時,亨利克伸出右手說道:
  「能夠得到享譽盛名的聖騎士蓋巴爾特大人協助,令我更有信心了,請多指教。」
  「哎呀,你意外地是個好男人呢。」
  「咦?」
  「沒事沒事,人家也要請你多多指教。」
  蓋巴爾特用雙手握緊亨利克伸出的右手。
  
     †
  
  「《Explosion》!!」
  
  三天後──
  沙漠當中有座突兀的建築物,金字塔般的三角形建築物設有一扇石門。
  會動的獅子像守在門邊。
  迪亞布羅以魔法炸開石門。
  爆炸的烈焰頓時擴散開來。
  鎮守在建築物前的石像立刻被炸飛,倒在沙漠上。
  獅子像擁有老鷹的翅膀,以及蛇般的尾巴,也就是所謂的奇美拉。牠會吐出石化吐息並施展雷電魔術──迪亞布羅當初是這麼設定,不過他並未給獅子像反擊的機會。
  原本會動的石像,已經動彈不得。
  荷魯恩雙手一拍。
  「嗚喲~!!太厲害了,大爺!」
  「當然,這連暖身都稱不上。」
  「我上次帶城鎮裡最強的戰士們前來,他們可是經歷一番苦戰,才打倒獅子像呢~」
  「吉爾肯塔市的最強戰士等級大概多少?」
  「大概80左右吧?」
  「喔……」
  這等級絕對不算低。
  該不會是他們手上的武器太爛吧?在這個世界流通的武器品質,遠比遊戲裡差多了。
  在遊戲裡,迪亞布羅的地下迷宮會依玩家等級,調整怪獸的強度。
  只不過迪亞布羅不曉得為什麼會如此──然而,眼前恐怕就是他用專屬空間打造出的地下迷宮。
  其他玩家必須蒐集到遊戲裡的特殊道具《寶物地圖碎片》,才有權挑戰他的地下迷宮。
  (不過,現在他們並未持有《寶物地圖碎片》,那似乎是遊戲中特有的設定。)
  如果攻略了玩家持有的地下迷宮,就能夠與製作者──這裡的話就是指迪亞布羅──戰鬥。
  順道一提,雖然第一次進地下迷宮需要特殊道具,但只要攻略成功一次,就能夠隨時要求與他再戰。
  不管是哪一種情況,MMORPG十字幻想曲的劇情,基本上還是以組隊解決大型怪物為主。即使有對人戰的活動,大部分的玩家也不會將其視為主要任務。
  在一般情況下,地下迷宮鮮少出現挑戰者……
  然而,迪亞布羅在遊戲裡,不知不覺中變成以魔王形象聞名的名人,因此很多人都會跑來挑戰他。
  ──我從未想過得親自攻略這座迷宮啊。
  在遊戲中,他能夠自由進出專屬空間,瞬間就可到達地下迷宮的最深處。
  在異世界裡,迪亞布羅親自到達地下迷宮時,卻沒發生任何事情。可是,如果突然出現能力欄,或是『要前往哪一層樓呢?』這類的字眼,他反而會嚇到吧。
  迪亞布羅感到惶惶不安。
  ──這真的是我的地下迷宮嗎?算了,也只能進去看看了。
  
  燒焦的獅子像,搖搖晃晃地回到原本的位置。
  原本漂亮的鬃毛已經消失。
  若在遊戲裡,不需要特別做什麼,石像就會完整地回到原位,迎接下一個挑戰者,但在這個世界理所當然會遭受損傷。
  總有一天牠會遭到完全破壞嗎?還是有辦法將牠恢復原狀呢?
  石像沒有任何舉動。
  雪拉走向門扉。
  「這裡就是那座地下迷宮吧!?終於到達了呢~」
  「不好意思,都是因為我的腳程太慢,才會花費四天……」
  「啊哈哈!這才不是小魯瑪琪娜的錯,別在意、別在意。就算多花了點時間,仍然會找到解決辦法的!」
  雪拉用毫無根據的說詞安慰魯瑪琪娜。
  迪亞布羅這才意識到,僅管符合現實情況的意見很重要,但這類話語也有其意義,至少讓眾人間的氣氛維持不錯的情況。
  不過,魯瑪琪娜身上的記號已增加至五個……還剩下四個。
  蕾姆走向地下迷宮門扉,對荷魯恩說:
  「……真令我意外。」
  「喔?妳指的是什麼?」
  「即便很失禮……但這幾天,我一直在想你的等級應該只有20左右吧?」
  「咦!?啊,呃,如果從戰士的角度來看……確實如此,不過我是探索者嘛!」
  「……坦白說,我原本覺得你『只有帶路這個功能』,真是抱歉。」
  「唔!?哈、哈哈……討、討厭啦~我超有用的喔!」
  「是啊,能夠和等級80的戰士組隊,代表你有相應的實力。我很期待喔,假如有什麼需要儘管說出來吧。」
  「啊、唔……謝、謝謝妳。」
  荷魯恩露出苦笑。
  迪亞布羅認得那種表情。
  ──就是明明沒有自信,卻又因為受到期待,說不出『辦不到』時的表情。
  荷魯恩恐怕真的只有20等左右吧。
  迪亞布羅不禁想起……
  荷魯恩在城鎮裡為了攻略地下迷宮的報酬和人吵起來時,豹人族戰士也罵他『根本沒幫上忙』。
  當時的那位豹人族,說不定就是他口中等級80、城鎮最強的戰士。
  迪亞布羅走在眾人身後,默默地回想這件事情。
  
  雪拉推開石門。
  「嘿咻~!!」
  沉重的石門在發出嘰軋聲的同時,慢慢地往左右開啟。
  蕾姆聳聳肩問道:
  「……妳沒想過可能會有陷阱嗎?」
  「咿耶!?」
  「……我開玩笑的,荷魯恩已經來過這裡,真的有陷阱的話他早就說了吧。」
  「討、討厭啦,不要嚇人家!」
  「……接下來就請妳慎重一點,我可不想被捲入麻煩。」
  「嗚~」
  雪拉呻吟出聲。
  魯瑪琪娜露出苦笑道:
  「雖然蕾姆用了這種說法,可是她真的很擔心雪拉呢。」
  「咦?是這樣嗎?」
  「呵呵,就是這樣。」
  「這樣啊~」
  雪拉嘿嘿嘿地浮現傻笑。
  蕾姆則一臉嫌棄地走過雪拉身旁。
  「……魯瑪琪娜,請別說這種奇怪的話。我真的只是不想因為笨蛋精靈的失誤,捲入麻煩。荷魯恩,能麻煩你走前面嗎?」
  「我知道了!」
  
  迪亞布羅丟下交談中的四人,逕自走了進去。
  他踏下石造階梯。
  光線隱隱約約地從天花板灑落,室內並非暗得伸手不見五指。
  蕾姆等人連忙跟上。
  「等、等一下,迪亞布羅……你為什麼要先走呢?」
  「嗯?接下來沒什麼構得上威脅的敵人吧?」
  「……那個……我很清楚你有多強,可是在地下迷宮裡行進不是應該慎重一點嗎?」
  結果他依舊沒有向蕾姆等人說明『這座地下迷宮是我建的』,他根本不曉得該怎麼啟齒。
  我還記得怪物與陷阱都安排在何處──他可不能說出這種話。
  否則要是其他人提出『既然如此,為什麼要問荷魯恩地下迷宮的所在地呢?』、『為什麼之前沒辦法肯定地下迷宮的存在呢?』等問題,他就回答不出來了。
  他總不能說『因為我在玩遊戲時,都有選單畫面的選項可以選擇』吧?
  迪亞布羅想不出解決之道,乾脆像個魔王般闖進來。
  
  「妳可別誤會了,我不是你們的夥伴,僅是允許你們跟著我罷了,只管閉嘴跟著我走!」
  
  ──我想說的其實是『我對這座地下迷宮很熟,只要跟著我保證安全』……不曉得這樣的意思有沒有正確傳達給她們?如果她們聽得懂就好了。
  迪亞布羅的溝通能力實在太差勁。
  蕾姆的豹耳垂了下來。
  「……我知道了,不好意思。」
  雪拉與魯瑪琪娜也一臉不安,荷魯恩則完全陷入害怕的狀態。
  又失敗了嗎?
  迪亞布羅的一句話讓現場氣氛變得相當詭異。
  ──就是因為這樣,我才覺得組隊很難嘛!還是單槍匹馬殺到最終大魔王面前比較實在!迪亞布羅在心中慘叫。
  雖然他的內心浮現許多想法,表面上卻仍舊沉默地走著。
  蕾姆等人則跟在他身後。
  這幾天,在雪拉的鼓舞下,魯瑪琪娜也努力振作精神,好不容易營造出開朗的氛圍,迪亞布羅的一句話卻讓氣氛跌到谷底。
  不過從隊形的角度來看,這結構並不壞。
  走在最前面的是熟悉地下迷宮、實力堅強的迪亞布羅,跟在後頭的依序是──召喚士蕾姆、(自稱召喚士的)高等弓箭手雪拉、治癒術師魯瑪琪娜,殿後的則是擅長洞悉周遭情況的探索者荷魯恩。
  不曉得是因為氣氛太過沉重,或是已經進入地下迷宮,一行人沒有任何對話。
  連風吹拂與草木搖曳的聲音都聽不到。
  迪亞布羅這才意識到這個世界沒有背景音樂。
  MMORPG十字幻想曲的音樂完成度非常高,在玩家之間的評價也相當好。
  甚至曾經在現實社會舉辦過音樂會,不僅請來交響樂團現場演奏,還有聲優親口獻唱。
  當然,迪亞布羅從未參加過。他這種整天關在家裡的玩家,是不可能出席這種現充活動。
  他倒是有看過直播影片……
  其中有些玩家甚至是攜伴參加。
  如果遇到遊戲簡介欄裡寫了『我和女朋友一起去參加了演唱會!』等字眼的玩家,就算當下是在街上,他也會立刻用極大魔術轟炸對方。
  
  ──既然現實生活中很幸福,那就在遊戲裡體驗不幸吧!
  
  這種任誰也不會認同的黑暗情緒,在暗地裡刺激迪亞布羅。
  蕾姆與雪拉低聲交頭接耳。
  「蕾姆,妳不覺得迪亞布羅很恐怖嗎?」
  「……到底怎麼了呢?他一踏進地下迷宮就變得怪怪的。」
  「我們做了什麼事情嗎?」
  「……我不知道。」
  迪亞布羅和其他人的關係陷入僵局。
  他想彌補這個情況──卻完全想不出任何能夠緩和氣氛的巧妙話語。
  
  ──天哪,能夠開心地和女孩子並肩行走的傢伙真可恨!


 《異世界魔王與召喚少女的奴隸魔術5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創作者介紹

東立小說官方部落格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請問是19號發售嗎 真是佛心的活動
  • 是的,小說與漫畫將於19日上市。

    TongliNV 於 2016/12/19 15:4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