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刻試閱  

現在明明才十二月初,為什麼已經一大堆聖誕節商品啊!!!!!!

小編看到只能在內心默默吶喊「現充爆炸吧」(決定喊到明年情人節)。

所以呢,單身(也很快樂)宅小編要跟大家一起新書試閱!!!!!

今天要提供的作品是《七星的刻印使1》

傳說中的隊伍『七星旅團』,其無人能敵的力量造就了冒險者的傳說。

身受詛咒的主角亞斯塔失去高強的實力,只好帶著前任旅團成員的身分,隱身王立魔法學院。

他試圖破除困局、找回昔日的強悍!王道戰鬥物語,颯爽登場!


 

序章   某書籍之序文
  
  
  ──七星旅團。
  
  那是這國家最有名的冒險者集團的名字。
  僅僅七人所組成的魔法師團體。成為現代最新的傳說──虹色的冒險者們。
  旗下所有成員都擁有別名,他們最大的功績便是完成了至今無人達成的偉業──也就是完全攻略舉世聞名的五大迷宮之一《葛諾穆斯宮》──如今此事甚至被眾多詩人當成傳奇歌頌著。
  最強的團體──七星旅團。然而關於那偉大而赫赫有名的七位魔法師,已知的情報卻極為稀少。
  他們和她們究竟出身自哪裡?又到底是為了什麼目的而行動?
  在去年年底突然傳聞解散後,其真相依舊被重重謎團所包圍。名字、年齡、性別、出生地、外貌──七星旅團旗下的七名魔法師之中,竟還有五人的一切情報都尚未為人所知。唯有在戰場上見過他們身影的魔法師之間,會在談話的隻字片語中提起他們被賦予的別名而已。
  ──如前面所述,讓他們登上舞台的,是令人印象深刻,那件攻略《五大迷宮》的功績。
  歷史上沒有人攻破五大迷宮。那是過去連超過百位魔法師組成的大規模軍隊都被擊退,最大、最深且最險惡的魔窟。
  而被計入其中之一的《葛諾穆斯宮》,他們卻僅僅只憑七個人便攻略下來。這等傳說中的豐功偉業,直至今日對各位讀者來說,應該還是印象深刻。
  要說光憑這次功績,便讓七星旅團的名號響遍整個王國也不為過。
  他們在那之後,也遊走於各地的戰場。
  或許是由於國王的請託吧?在戰場上近距離目睹他們身影的士兵們,都對他們的實力抱持著敬畏與畏懼。他們七人,每位皆是能以一擋百的強悍魔法師。
  然而與其舉世聞名的名聲相反,知曉他們真面目的人卻極為稀少。唯有他們的功績,與因他們在戰場的活躍而被賦予的別名,在街頭巷尾膾炙人口──而這現狀,便是筆者我之所以執筆的原因。
  沒錯,他們不追求財富。
  他們不祈求名聲。
  七星所期望的,僅有一件事──應憑自身之力達成的戰果。
  那是多麼地高尚,多麼地純粹啊。
  人為創作的英雄傳說已經過於氾濫,然而近年來他們的活躍卻依舊引人注目。我姑且算是一名魔法師,對他們的真面目也抱持著濃厚的興趣。
  半數以上真面目不明的七名英雄。
  第一席──《辰砂鍊成師》麥雅‧普雷雅思。
  第二席──《超越》。
  第三席──《全理學者》。
  第四席──《萬象昏闇》。
  第五席──《向陽狂暴者》。
  第六席──《紫煙記述師》。
  第七席──《天災》梅洛‧梅提歐威努。
  七星旅團。
  本書想針對他們被隱瞞的真面目,進行幾項考察──

  
  ──摘錄自塔克‧麥爾多著『七芒星之謎』序文。

 

第一話   歐戴利亞王立魔法學院
  
  
  「──這什麼東西啊,喂……?」
  
  愕然的聲音從口中流洩而出,這是我下意識說出來的話語。
  眼前這本書所記載的東西實在太荒誕無稽,因此我才會不禁抱怨起來。在獨自一人的房間中,我的話語虛幻地消逝。
  ──搞什麼。啊啊!真是的,在搞什麼啊!
  作者到底是經由誰的許可,才寫出這種無聊透頂的書啊?不如說,到底有誰會買下這本白癡的書啦?
  雖然實際上我買了,所以這麼抱怨也沒什麼說服力。即使如此我還是要說──寫出這本書和買下這本書的傢伙根本沒救了。
  因此我下達判決──將這指定為禁書,立刻焚毀。
  「……唉。」
  我嘆了口氣,並將書扔到狹小房間的一角。而那本書,則完美地著陸在與塵埃交互相疊的書塔最上方,我無意識地茫然凝視著輕微晃動的書塔。
  光看序文就讓人被頭痛侵襲的書,就連我也是第一次看到,甚至讓我真心想燒掉它。但我只能說服自己,釀成火災的話就麻煩了。
  我姑且算是一介魔法師,因此這房間裡有著許多魔法相關的歷史書籍與研究文獻。目前不缺火種,而燒掉價格昂貴的書也很浪費。
  無可奈何的我從扔在桌上的菸盒裡拿起一根菸,並點燃了火。
  我將煙霧囤積在肺部,隨著氣息大口吐了出去。
  「唉……」
  第二次的嘆息,感覺我的氣力也混雜其中呼出體外,不斷減少。
  ──這件事也好、那件事也罷,全都是那個笨蛋老姊的錯。相信我周遭的麻煩事有八成都是老姊搞的鬼,真是糟透了。
  「…………」
  抽完一根菸後,我將火完全捻熄。菸的善後處理,是吸菸者所必須遵守最低限度的道德,做不到這點的話就不該吸菸。
  這是間狹窄的旅舍。木板製的牆壁很薄,聲音甚至能微微傳到隔壁房間。每踏一次地板就會發出嘎吱聲,從門縫透進來的風也很強,退一百步來說也稱不上是間好房間。
  不過學生寄宿的地方差不多就是這樣吧。我走向附設的簡陋床鋪,穿起扔在上頭的黑色舊長袍,接著便輕快地走出房間。身上只帶了菸和火柴,以及扁平的錢包而已。
  途中我確認了一下洗臉台旁邊的鏡子。鏡中倒影有一頭帶著些許灰色的黑色亂髮、被批評說像是死魚一般的黑棕色雙眼,看起來就是個抬不起頭的廢學生……而這人正是自己,這個事實使我感受到了世界有多嚴酷。
  我寄宿的房間位於一間荒涼菸草店的二樓,位置就在樓梯前方。身兼店長的老闆,似乎是憑興趣開店的,我這一年中看到客人的次數屈指可數。就算是位於後巷的好地段,他大概也沒打算好好賺一筆吧。
  相對地,他好像也不打算靠出租房間的租金來賺錢,房租的價格很實惠。雖然這麼破爛的房間也不可能收取高額的租金,但也算很便宜了。
  我的義姊和這間店的老闆似乎是老交情了,於是我透過這條管道,請他租了房間給我。這間狹窄而荒涼的菸草店,令我格外中意。
  老闆的歲數和我差了不僅一輪,甚至大了我三輪。但如今我也和他築起了友好的關係,可說是無話不談的朋友。
  我一下樓,便看到老闆正百無聊賴地在顧店。
  他有著開始明顯變得稀疏的頭髮,加上嚴厲凶惡的臉孔。這間店的生意之所以興隆不起來,或許也是因為老闆的外貌太有壓迫感吧。
  雖然他的口氣很差,但聊過之後卻意外發現他是個善良的大叔。他在城裡似乎也有很多熟人,時常放著店不管,四處串門子喝一杯。
  「──哦,亞斯塔。怎麼,要出門嗎?」
  老闆大搖大擺地抽著恐怕是店內商品的菸,並抬起頭來對我說道。
  「是啊,我要去學院一趟。」
  「啊?你今天不是放假嗎?」
  「本來是這樣啦。」我聳聳肩,對挑起單邊眉毛的老闆回答。
  「有一些事,被叫去一趟。」
  「啊?你這傢伙這次又做了什麼好事?」
  「拜託別說得好像我經常惹麻煩好嗎?」
  「那還真抱歉啊──所以,你幹了什麼好事?」
  「你有在聽我說話嗎?」
  我對毫無歉意的老闆露出一抹苦笑。
  不過不知為何,我就是不會對他的態度感到厭煩,這就是所謂的人品好吧。
  「實際上,我是真的對為什麼會被叫去這件事毫無頭緒。」
  「什麼啊,他們沒告訴你原因嗎?」
  「是啊。昨天賽耶只突然和我說了句『明天到學院長室來唷~』而已。」
  「怎樣都好啦。快點把事情解決了,來幫我看店吧。」
  「這間店沒什麼事需要我幫忙吧?」
  「沒什麼啦,只要坐著就行了,很輕鬆吧?我也能趁這段期間出門。」
  這老闆是酒鬼。是個誇下豪語,說這城鎮的酒館全是他家後院的酒國英雄。
  還是學生的我也覺得──他真是過著令人稱羨的人生。
  「算了,喝酒也要適可而止喔,老闆。」
  我只說了這句話,接著便從菸草店的玄關走向外頭。我聽著身後傳來老闆笑著說「吵死了」的聲音,並邁向上午滿溢活力與喧囂的城鎮。
  頭頂天空的面貌,晴朗到反而令人火大。
  
      ※
  
  ──歐戴利亞。
  那便是這座圓形都市的名稱,也是我現今所居住的土地名字。
  歐戴利亞以王國內首屈一指的繁榮景象為傲,特別以『魔法師之城』這名號廣為人知。這裡甚至還有個別名,人稱《魔法都市》。
  之所以有這種別名,是因為這座城裡有著操控魔法者都知道的《兩大設施》。
  其中之一,便是我就讀的《歐戴利亞王立魔法學院》。我之所以會在假日時特地走出家門,也是因為在那間學院有事要辦。
  它是王國最大規模的魔法師養成學校,也是作為國內魔法研究頂點的最高學府。
  將魔法從講學與實踐兩方面剖析,聚集於院內的學生每個都是備受期待的年輕菁英們。簡而言之,就是僅有魔法天才方能入學的學校。當然,教師陣容也全是有名的魔法研究員或身經百戰的魔法戰鬥者。只要是立志學習魔法的人,肯定都對這種環境求之不得吧。
  而自己的名字竟然被列在歷史如此悠久的學院末席上。入學已經過一年的今天,我依舊無法習慣這個事實。
  魔法師。使用被稱為魔力的能量,利用術式將各種幻想化為現實的存在。
  魔法才能被認為與天生、遺傳的資質有很大的關連。學生中有許多出身貴族或名門魔法師門第的人,但當然不是全部。只要有才能,不論對象是誰都會為其敞開大門──這就是歐戴利亞學院……然而,天分對魔法師來說還是很重要的要素。
  基本上,有實力的魔法師子嗣,出生時也會繼承其才能。當中也許會有一代生出突然變異的怪物,但那終究只是例外罷了。
  而我在立場上,則被當作無父無母。以擁有高貴血脈的人來看,我這種人等同於路邊的小石子。即便有些人沒那麼誇張,但基本上也都不把我放在眼裡。
  原本我入學的緣由就已經很特殊了。大部分的人都要接受考試,我卻是經由過去曾就讀本校的義姊介紹入學的。如果正當地接受入學測驗的話,我是絕對不可能通過的吧。於是我被當成特別生對待。
  話雖如此,我並沒有抱持自卑感,反過來說,也沒有沉浸於毫無根據的優越感之中。
  會因為這種程度的背景因素引發衝突的人,根本就不可能進入歐戴利亞就讀。因為魔法師的世界是標榜平等的實力主義社會,甚至到了殘酷的地步。不論是貴族還是王族,這些頭銜在入學的瞬間便喪失了意義。正因為是王立學院,在校內卻連王族頭銜都不起作用,這才是有趣的矛盾所在吧。
  ──僅僅是為了追求魔法師的極致。
  進入這所學院的人,每個人都是以精進自身為目的。正因如此,沒有懷抱那種目的的我才顯得格格不入。
  這裡當然不可能沒有隨著妒忌而來的派系鬥爭,然而,那也不過是眾多社會地位高的人聚集在一起而伴隨的特徵罷了。
  這所學院姑且算是聚集了王國中最優秀的學生們,入學時年齡也已經十九歲了。與其像小孩子一樣不斷與人爭執,不如多接觸一點魔法以增長實力。懷抱這種想法的人佔了壓倒性多數。聰明的傢伙不僅不會與人斷絕連繫,反而會費盡心力拓展人脈。這所學院的風氣意外地與貴族的執拗無緣。
  總而言之,正因為有這樣的學院,歐戴利亞才會以魔法師之城的名號聲名遠播。雖然還有其他魔法學院,但在各方面意義來說歐戴利亞都立於頂點。
  然而不僅僅是如此。這座城鎮還存在另一樣東西,是提升其知名度的主因。
  那即是──《歐戴利亞迷宮》。
  這座坐擁迷宮的城鎮,是以國內最大規模為傲的《冒險者》之都。
  
      ※
  
  我從正門進入學院的校園,並朝正前方最大間的校舍前進。我的目的地學院長室,就位於那裡的一樓。
  即便在校地廣闊的學院中,這間總校舍還是被喻為最古老而華美的校舍。其歷史悠久,據說它的歷史甚至可以追溯到千年以前。雖然只不過是一種謠傳,但實際上這間學院從外觀就已經很莊嚴了。雖說我不懂藝術,但第一次看到時還是不禁屏住了氣息。光是這間校舍,肯定就算得上是一件美術品了吧。
  我獨自在漫長的走廊走著,四周很安靜。因為是假日,人煙也很稀少。特別是學院長室所在的總校舍一樓附近,學生基本上是不會靠近的,讓時間彷彿靜止了一般。
  正當我如此思索的瞬間,我聽到了聲音。似乎有人正從走廊的另一頭走過來。即便是假日,看來也不可能沒有任何人在。
  起初我並沒有特別留意。但仔細想想,這附近就只有學院長室而已。換句話說,對方或許和我一樣是被傳喚的學生。
  那麼還是打聲招呼比較好吧。我如此想著,並抬起頭。
  在那瞬間──我們四目相交了。
  「────」
  我不禁倒抽一口氣。喪失語言能力、聲音消失、時間也凍結了。
  ──那不是,人類。
  有一瞬間,我是認真這麼想的,那當然是錯誤的想法。站在那裡的不過是名容貌端正到讓人產生如此錯覺的少女罷了,她無可挑剔的美貌,反而令人心生畏懼。
  那是一名擁有透明澄澈美麗白髮的少女。
  她擁有藍色的瞳孔,深沉清澈的雙眸,與我的視線相交而搖曳著。雙眼彷彿最高級的寶石鑲嵌在其中,猶如人造的產物。那對眼睛在望見我的瞬間,露骨地染上了動搖的氣息。
  ──我心中產生了疑惑。不知為何,我對眼前的少女沒有印象。
  既然在學院裡,那就是學生吧。乍看之下和我同年,或比我小一點,應該不至於是老師。當然就算是學生,我也不見得一定認識。我的朋友原本就很少,記得住臉的對象屈指可數。話雖如此,擁有如此端正容貌的人,應該忘不掉才對。
  換言之,這毫無疑問是我們初次見面。
  然而,少女看見我後卻明顯一臉很狼狽。那反應表示她認識我。
  「──為什、麼……」
  雪白的少女說道。她像是驚覺自己說溜了嘴般,立刻閉上了嘴。但說出口的話是收不回去的。
  正好在學院長室門前,我與素未謀面的學生不知為何互相瞪視著。她究竟在驚訝些什麼,我毫無頭緒。
  她似乎也對表露出訝異之情而感到羞恥,因此故作面無表情的樣子。她像在勉強自己不表露情緒一樣,如同面具一般毫無表情。
  「……那個,妳也被叫到學院長室了嗎?」
  我難以忍受沒有對話的空白,於是先向她搭話了。白髮少女閃爍著蒼藍透明的雙眼,並答道:
  「沒錯。這表示你也是被叫來的?」我覺得她肯定又扼殺了某種感情。
  「是啊。」
  「……為什麼?」
  這句『為什麼』,與剛才聽來有些許不同。但是被她這麼問,我也很困擾。我也想知道被叫來這裡的理由。
  我歪下頭,並將視線投向門扉。表示「進去裡面吧」的意思。
  我沒有等待她的反應,逕自敲了敲門。聽到「好,請進」這道應門聲後──
  「──打擾了。」
  我便進到了房裡。少女則不發一語地跟在我後頭。就算不向後看,我也知道她的視線正刺向我的背後。感覺相當尷尬。
  一進入學院長室,意料之外地聚集了許多面孔。當然,我連誰會來都不曉得。也罷,我也不是特別在意。
  我環視房內。室內的人數,除去我和身後的少女還有五人。當中有兩人是教師,因此看來被叫來的學生總計是五人。約定時間已經快到了,恐怕我們就是最後來的吧。
  看到我的臉時,他們各個的反應都不同。
  有開心綻放笑容的人,有訝異地睜大雙眼的人,有因我來遲而瞪著我的人,有不知為何愉快地嘴角上揚的人,還有彷彿看穿一切而露出微笑的人──
  我朝所有人掃視一遍之後,便向坐在前方書桌的年長女性打了招呼。
  「早安,學院長。我是亞斯塔‧塞埃爾。」
  「早安,亞斯塔同學。歡迎你來。」
  這名綻放開朗微笑,頭髮雪白的矮小女性,便是這間房間、並且也是這所學院的主人˙加德納學院長。據說她還在戰場上時曾是本領高超的魔法師,但現在則以培育後進為生涯最後的目標,並接下了學院長的職位。
  而這項事實,就已經說明了她的實力。加德納是這座城裡最名高望重的魔法師家族,但也不表示一定能擔任歐戴利亞的學院長。這所學院看重的並非名號,始終是個人的實力。
  「夏洛特同學也是,早安。很抱歉,突然把你們叫過來。」
  學院長態度柔和地開口說道,而我則搖搖頭回應她。同時,我也知道了身後那名少女的名字……若只論這個名字的話,我倒是認識。
  原來如此,所以對方才會認識我。沒有什麼大不了的原因。
  純粹是因為我們的姓氏相同。
  「不會。」
  白髮少女──夏洛特直接了當地回答。接著,便又再度陷入沉默。
  「那麼,學院長。這究竟是……?」
  我很快地進入正題。被叫來是無所謂,但我到現在還不知道是什麼事。
  我本來還很害怕,以為肯定是要訓話。不過光看這些成員,感覺不是那麼一回事。
  因為排成一列的學生們面孔,都是同學年中出類拔萃的優秀學生。我之所以知道夏洛特的名字,也不過因為她是學年前幾名罷了。
  「既然全員都到齊了,我就重新開始說明吧──賽耶老師。」
  「是,學院長。」
  學院長身旁的女性被喚了名字後,便開口答道。
  這位女性教師有著一頭接近橙色的絢麗秀髮,以及灰色的眼眸。她的神情柔和,並綻放著一抹開朗的笑容。年約二十五歲,雖然還很年輕,但在歐戴利亞教職員中也是擁有突出實力的魔法師。正可謂人不可貌相。
  ──賽耶‧瑪提諾。
  她是在這所學院任職的其中一名魔法教師,對我而言則是從以前就認識的朋友,也是義姊在這所學院就讀時的晚輩。由於這層關係,她受了義姊許多照顧。
  賽耶環視一遍聚集此處五名學生的臉後,便開朗地笑著開口說道:
  「……好了。在這裡的四位學生,即是下個月舉辦的學院魔法大賽──《魔競祭》的種子權候補,就是這樣!」
  加上我有五個人耶?──我才不會這樣吐槽。自己並沒有被算在內這種事,我還有自知之明。
  話雖如此,竟然是種子選手啊。
  被叫來的四名學生臉上,看不見動搖的神色。或許他們事先就聽說了吧。除了我以外的四人,簡單來說就是學年成績前四名的學生。
  他們被叫來的理由肯定就是這個。在魔法實力決定一切的這間學院中,這意味著他們是最出名的四個人。
  話雖如此,其實四人之中我只看過兩個人的臉。那兩個人即是學院的第一名與第二名。由於我身後的夏洛特是第四名,因此剩下的一人,就是第三名吧。
  那麼第五個被叫來的我,成績就是第五名──這樣推測大錯特錯。筆試也就罷了,我在實技方面的成績,絕對無法讓人讚賞。
  ──應該說,是遙遙落後的最後一名。
  「不過,這件事還沒確定。依照學院的傳統,要取得種子權,必須請你們先達成某個條件才行。包含你們的前輩在內,也都依循著這項傳統,所以沒有例外──魔競祭,就是這麼延續下來的。」
  賽耶繼續往下說。然而我卻是頭一次聽到這說法。仔細回想起來,去年的魔競祭比賽好像沒有種子權體制。雖然我幾乎沒有觀戰就是了。
  順帶一提,這個名為《魔競祭》的大賽,是學院每年都會舉辦,以學生之間的魔法對戰為主的活動。雖然是場毫無智慧、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活動,但其結果甚至能左右未來的就業狀況,意外地不容小覷。
  因為它是這所基本上持排他主義的學院,特例允許外界觀賞的活動──換言之,這是少數能向外界人們展現實力的活動。
  以結果而言,魔法師就是『戰鬥實力強的人即為正義』。若是專注於研究方面則另當別論,但魔法戰鬥還是最淺顯易懂的實力指標。
  正因如此,種子權的重要性也顯而易見。
  乍看之下,一般大概認為戰鬥次數多,展現實力的機會也會增加吧。然而魔法師本來就不是會將實力展露出來的人。魔法師的戰鬥基本上是《祕密招式》的一來一往,知不知道對手的底牌,條件也會大不相同。
  有的人會操縱炎熱的火焰,有的人則會發射高速魔彈。魔法師這類人種雖然擁有平凡人無法相提並論的攻擊力,但相對地防禦力卻低得讓人驚訝。
  人類之間的決鬥,說到底原則上是先手必勝。這點對魔法師而言也沒什麼不同。
  之所以說是《祕密招式》的一來一往,原因就在這裡。不懂得減少暴露殺手鐧機會有多重要的人,根本就不會被叫來這地方。
  「其條件就是──抵達歐戴利亞迷宮第十五層。」
  賽耶依舊掛著笑容,她所提出的條件是攻破迷宮。原來如此,在坐擁迷宮的歐戴利亞,想測試魔法實力的話沒有比這更適合的基準了。
  然而這時,初次聚集起來的人之間卻引起了陣陣騷動。
  那也是理所當然的吧。
  她所提出的條件──說實在相當嚴苛。
  「當然不是要你們單獨挑戰的意思。請各位組成隊伍,以全員攻破第十五層為目標,期限為兩週。若是無法在那之前達成條件,今年就不會有種子選手。」
  沒有人答話。賽耶沒有等大家回答就繼續說下去:
  「不過,話雖如此也不代表你們就不能參賽。如果有自信能單憑實力過關斬將,那麼也不需要勉強挑戰迷宮。」
  明顯是在挑釁……不,或許賽耶根本沒有那個意思。
  然而被說了那種話還會退讓的人,是不可能在這間學院名列前茅的。所謂的魔法師,無一例外盡是些自我意識強烈的人,實力愈強這種傾向便愈顯著。
  被說到這種地步,大家應該都振奮起來了吧。被聚集起來的四人,雙眸皆閃爍著強而有力的光芒。
  ──然後,我走錯棚的感覺也強烈得非比尋常。
  呃,說真的,我到底為什麼會被叫來啊?
  「那麼,有什麼問題嗎?」
  賽耶環顧全員的臉(再說一次,為什麼包含我在內啊?)後如此詢問。
  此時,有名學生立即舉起了手──賽耶指向那名男學生,並欣喜地喚了他的名字。似乎是對學生的積極性感到開心。
  「好的,維路思‧基爾瓦吉爾同學!」
  被叫喚名字的是擁有一頭金色頭髮與碧綠雙眸,容貌端正得令人驚豔的青年。與夏洛特那非人的美貌不同,他的容貌有著強烈的魅力,肯定很受歡迎吧。
  我之前就知道他的長相和名字了。我們並非特別親近,甚至沒說過一次話。即使如此,在這間學院內,應該沒有學生不認識他吧。
  因為說到《基爾瓦吉爾家族》,那可是國內數一數二的大貴族。魔法師社會是實力主義,正因如此,強大的血統即擁有權力。
  而他的出身家族便是其中之一。基爾瓦吉爾家族自古以來即是優秀魔法師輩出的門第,沒有任何一個人例外。血統書上列出的名字盡是些名留青史的魔法師──而維路思便是出生於這樣的名門貴族。
  實際上,印象中去年度的總合排名他確實是第二名。反倒可以說,就連他也才第二名,正表示歐戴利亞學院人才濟濟。
  「──隊伍非得由在這裡的四人組成才行嗎?」
  維路思問完後,賽耶微微地歪著頭說:
  「你不滿嗎?」
  「怎麼可能,反倒令人滿懷感激呢。要是沒有這樣的機會,我們大概不可能組成隊伍吧。我想問的是,能允許再往上增加人數嗎?」
  「沒問題,想增加多少人數都無所謂。當然,不和這裡的人組隊,也是一個選擇。」
  既然要組成同支隊伍來挑戰迷宮,就必須暴露自己的底牌。不這麼做的話,是不可能潛入危險的迷宮中的。
  然而另一方面,這卻攸關魔競祭正式比賽時的不利狀況。只要實力不會相差太遠,被看穿底牌的魔法師是很脆弱的。
  簡而言之,就是要他們自己考慮停損點。很符合魔法學院的作風。
  「但是有一點要注意。可以加入隊伍的,就只有《在這所學院就讀的》《二年級魔法師》而已,請不要雇用職業冒險者。因為這項測驗是為了證明你們的實力。」
  「我明白了,謝謝您。」
  「嗯。以防萬一,我補充說明一點──人數增加愈多,候補選手也會跟著增加。這點請各位理解。雖然人數增加多少都無妨,但種子選手的名額始終只有四名。」
  賽耶如此說道。補充一點,在歐戴利亞迷宮這種規模的迷宮內,人數增加太多反而不利。因為既然是《迷宮》,便是狹窄道路錯綜複雜的構造。要是為數眾多的人聚集在那種地方,就會無法盡情施展魔法。
  「我會銘記在心。」
  維路思優雅地彎下腰,並回答道。
  真是個一舉一動都很做作的傢伙啊。這樣還能如此帥氣,真不愧是大貴族呢。他實在太過裝腔作勢,甚至讓人討厭不起來。
  「還有其他問題嗎?」
  賽耶重複確認後,維路思又再度拋出了兩、三個問題。
  或許他是代表四人,為了全員一起共享情報,才故意提問的也說不定。
  這種事對他而言似乎是稀鬆平常。維路思那張端正的面孔,總是只掛著一抹笑容。雖然是我妄自猜測,但總覺得他看起來似乎正在策劃什麼不好的事。
  不久後,提問與應答結束了。「那麼,最後一個問題。」這時,維路思彷彿臨時想起了什麼事一般,又追加了一個問題。
  又或許,這才是他真正想問的問題也說不定。他說:
  「──為什麼把亞斯塔‧塞埃爾找來這裡?」
  從他嘴裡脫口而出的,是我的名字。他是在代替我發問嗎?
  很難相信他是抱著天真無邪的善意說出這句話的,因為維路思的語氣讓人感到有些刺耳。
  家世和實力都完美無缺──換言之,他應該是個自尊心很強的男人吧。像我這種成績落後的人被叫來集合,這件事本身也許就令他難以忍受。
  只不過意外的是,他投向我的視線,感覺卻又蘊含著一抹類似好奇心的色彩。他究竟在想些什麼呢?他的真心究竟為何……?
  我也不是喜歡才來的。如果能回去的話,我現在立刻就想回去。當然,在這當下我已經察覺到,那是不被允許的。
  應該說在進入這房間,並看到她的臉的瞬間,我就已經醒悟了。
  我早已放棄了一切。
  
  「──是我把他叫來的,基爾瓦吉爾同學。聽說這件事後,我判斷應該最先邀請的人,就是他。」
  
  一陣傲氣凜然的聲音高亢響起。對方是個擁有坦蕩蕩的語氣,光明磊落的人。光是站在那裡,那股壓迫感就能讓見到她的人心生強烈的敬畏之心,而她同時也擁有足以將其包覆隱藏起來的高貴氣質。那是僅有萬中選一之人才能散發出的氣場。
  這名女性有著一頭極具特色的美麗亞麻色秀髮。僅憑她的存在感,便能讓人深知這名學生絕非泛泛之輩。用盡話語來讚賞她,反而是一種損害她崇高性的暴行。
  那雙理性的朱色雙眸卻閃爍著危險且意志強烈的光輝,宛如火焰一般。她燦爛的光芒與貴族大小姐的外貌相反,透露出強大的野心與好奇心。
  ──蕾畢‧加德納。
  她是學院長的孫女,也是舉世無雙的天才魔法師。
  她在講學和實技雙方面,自入學以來就不曾從總合第一名的寶座上落下──是在同年紀中擁有壓倒性超群實力的學生。
  不,或者說就連和現役職業魔法師相比,她的實力也顯得相當突出。若她不是學院長的孫女,就算已經以職業魔法師的身分在最前線活躍也不奇怪。就連在被稱為天才的人們聚集的這所學院中,她也是格外優秀的天才。
  「加德納同學,是妳……?」
  這也難怪。像蕾畢這種每個人都認同的天才,竟然會邀請我這種──叫我劣等生還算客氣了──去攻略迷宮。聽到這種話,維路思也難掩訝異之情。
  「是的,有什麼問題嗎?」
  「不可能沒問題吧?意思是妳不和我們組隊嗎?」
  「沒有這種事,基爾瓦吉爾同學。我本身也認為這是很寶貴的機會。」
  「那又是為什麼?雖然這麼說不太客氣,但他的實技成績不是學年最後一名嗎?」
  哦,你還挺清楚的嘛──心裡雖然這麼想,但我還是保持沉默。
  就算我不說任何話,蕾畢大概也會擅自回答吧。
  「就是因為我認為你會這麼說,所以才做出安排,特地把他叫來這裡。」
  蕾畢以洋溢自信的表情微笑說道。以我的立場來看,只覺得她還真敢厚顏無恥地做出這等好事。她是在演戲裝乖,然而這裡似乎沒有能指出這點的人。
  ──一起到迷宮去。我已知道她大概想這麼說了,一般來說以話題的走向推測都會察覺的。
  但是,我會不會允諾,應該又是另一回事才對。
  只要沒有和她──和蕾畢‧加德納扯上關係,我應該就能拒絕吧。
  然而既然被她叫來了,我就只能接受這件事。
  ──因為,我們已經互相簽訂了這樣的契約。
  也罷,本來在這位大小姐認真起來的當下,我就等於已經被斷了退路。這個女人要是有心,一定會用盡手段逼得我和這件事扯上關聯吧?趁現在放棄才是上上策。
  真是給我添了大麻煩。這事對我根本沒有半點好處。然而這下我也沒有對策了,傻呼呼來到這裡的當下就已經是我輸了。蕾畢與我的關係,大致就是這麼回事。
  「他作為魔法師的實力,退一百步來說也的確稱不上高強。然而,單指攻略迷宮的話可就另當別論──我認為這所學院裡,沒有比亞斯塔‧塞埃爾更優秀的迷宮魔法師。」
  蕾畢如此說道。雖然被稱讚了,但得到那份信賴實在令我高興不起來。她肯定也感受到我的想法了吧。
  然後她確實展露出了笑容。總覺得背脊毛毛的。
  「妳是說他有那般能力?雖然這麼說不太好,但把實力低落的人帶到迷宮去,對被找去的人來說也是不幸的遭遇吧?」
  「我當然明白。」
  「……原來如此。妳打算怎麼證明這件事?」
  「當然是在迷宮證明──雖然我想這麼說,但這樣你應該無法接受吧。所以,我要再加上除我之外的保證人。」
  「保證……?」
  「意思是推薦亞斯塔‧塞埃爾的人,可不只是我──我說得沒錯吧,賽耶老師?」
  被點名的賽耶,輕輕地點了點頭。
  原來如此,賽耶也是同夥嗎……真的假的啊?
  「是的,雖然我原本也很煩惱。因為──其實讓亞斯塔……同學加入,這件事本身就足以視為違反規則了。」
  「……您說得還真篤定啊。」真的。「為什麼如此確信?」
  維路思問道,這是理所當然的疑問。因為她等於是說──至少在迷宮攻略這方面,我是所有學生中最優秀的。
  「──因為亞斯塔原本是職業級的。」
  賽耶如此答道。她說出來了。
  不過我也猜到她會說,畢竟我們有很長一段交情了。
  「若是說到攻略迷宮,應該沒有比亞斯塔更優秀的學生了吧。讓他加入的話,你們毫無疑問會抵達第十五層,我對此非常確信。然而,他也確實是這間學院的二年級生,所以我無法說不行。」
  ──忽然,這句話讓我感到不對勁。
  有某個地方很奇怪。然而,卻還不到轉為確信的程度。
  「總之,亞斯塔的實力由我保證,因此請放心吧。」
  賽耶笑著說完了這番話。既然教師都說到這個份上了,維路思也無法再提出反駁了吧。真要說的話,我比較希望他反駁就是了。
  不過,還真是把我捧上天了啊。這兩個人,明明曉得我現在處於什麼樣的狀態。
  雖然自己說有點怪,但實際上我在迷宮能發揮一定程度的作用。然而,扯後腿的程度肯定也差不多。我有這種自信。優缺點相減之後,大概會變成些微負數吧。
  「既然獲得了保證……」
  蕾畢綻放出了笑容。優雅地、瀟灑地、高貴地。
  然而,那抹笑容的意義,卻包含著「到手了」的心情。在這裡,果然只有我明白這點。很好。待會讓這女人請我吃頓飯吧。
  老實說,我沒想到蕾畢會祭出如此強硬的手段,而竟然連賽耶都要我去,更是徹底出乎我意料之外。被她這麼要求,受她照顧的我也就無法拒絕了。雖說蕾畢知道這件事,但想把我叫來,應該還有很多其他方法吧。
  「就請你們認同讓他加入隊伍,沒問題吧?」
  蕾畢的話等同於勝利宣言。既然都得到了教師的首肯,現場應該沒有人會拒絕吧。
  也可以說我加入隊伍的事,已經拍板定案了。

  ──話說回來。
  為什麼沒有任何人問我的意見?


 

《七星的刻印使1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創作者介紹

東立小說官方部落格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喔喔這本小期待
  • 請多支持!!!

    TongliNV 於 2016/12/05 09:03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