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25_151055  

大家好~~~今天又到了星期五~~

天氣涼涼的,讓小編覺得心情很好,可是呢......

因為太久沒碰上這種天氣,導致小編不知道該如何穿衣服,讀者們也有這種困擾嗎?

總之,來看看作品吧!!

今天要提供的作品是《戰華舞姬〈壹〉戰華公主不容受辱》

今天除了介紹特典外,還要附上試閱喔!!!!

小編知道有很多讀者都很期待這本書,所以我們就趕快往下看吧!!


戰華特典

《戰華舞姬〈壹〉戰華公主不容受辱》 

首刷限定附錄!『舞姬之華』特典小冊子+『國王的福利❤』全彩PP書衣  

首刷限定附錄!戰女神曾經拯救過這個世界,其尊容既美麗又夢幻,看起來楚楚可憐卻強大無比,宛如綻放於戰場上的一朵鮮花──

隨著歲月流逝,在魔王已經遭到封印的現代,有一群繼承了昔日女神之力的少女們,世人尊稱她們為『舞姬』。

受大國包夾、隨時可能遭到佔領的弱小國家,其新任國王‧阿爾諾亞於守城戰結束回歸之際,

義姊‧瑟希莉亞忽然告知,他要分別與兩個鄰國的舞姬──夏蓉與蕾絲菲娜進行為期一個月的相親。

阿爾諾亞除了對相親不感興趣之外,更對政治聯姻這種事嗤之以鼻,但身為一國之君,最終也只能迎接新娘候選人進入城內。

於約定之日當天,他前往城門迎接第一位舞姬時,卻在陰錯陽差之下導致兩位新娘候選人同時進城……!?

 

哼哼哼,這次的PP書衣,可是小編跟日本特別申請的特典圖喔!!!

小冊子裡則是猫鍋老師精美的設定稿,圖片美麗到小編都心動了呢~~

戰華試閱  

以下放上試閱文~~


  當絕望的無盡深淵逐漸接近時,
  一名戰女神降臨於這個世上。
  
  她翩翩飛降於戰場上,隻身一人前去對抗魔王。
  
  其模樣既美麗又夢幻,既楚楚可憐又強大無比。
  ──假如要比喻的話,彷彿一名翩翩飛舞於戰場上的『女神』。
  ──假如要比喻的話,宛若一名縱橫無阻於沙場上的『戰神』。

  她那聖潔的身影,有如綻放於戰場上的一朵希望之花──世人皆稱之為戰華。

 

序章

  那一天,少年遇見了一位女神。
  這位宛如女神的少女擁有一頭彷彿烈焰,如瀑披肩的紅色秀髮。
  並且還有一雙散發出堅定意志的紅色眼瞳。
  她的胸部豐滿地貼著胸甲,與之對照的是沒有一絲贅肉的纖腰。
  不知是否因為注重機動性,她只穿著基本所需的甲冑與偏短的裙子,還能夠從腿甲的縫隙間看見健康的豐腴大腿。
  這名宛如從名畫中走出來的少女,正朝著剛登基為國王的少年伸出一樣東西;遺憾的是,那並非祝福的鮮花,而是一把與其優美身材極不相稱的巨劍。
  「你好,亞爾托斯王,雖然我們才剛見面,但是得麻煩你死在這裡!」
  少女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並用輕鬆又宛如歌唱的嗓音如此說著。
  明明身處飛沙走石的戰場,但是少女那凜然的身姿,卻令少年剎那間有了吹拂著清爽微風的錯覺。
  雖然少年很想繼續欣賞少女的風采,但是眼下的狀況與自己的立場卻不容許他沉浸其中。
  現在,鄰國芙蕾雅正派遣兩千名將士,前來攻打他所統治的國家‧亞爾托斯。
  
  「妳是『舞姬』嗎?」
  
  手持大劍的紅眼赤髮美少女。
  「呵呵,你覺得呢?倘若當是的話,你又想說什麼呢?」
  「嗯?所以到底是不是啊……」
  當少年在如此低語的同時,他的視線與其說落在眼前的劍尖,不如說是為少女那悅耳的嗓音,以及傲氣十足的紅色眼眸所吸引。
  「我是不是舞姬都不重要吧,反正你很快就要死在這裡啦!」
  少女一腳蹬向地面的同時,以宛如翩翩起舞的優雅動作揮起了大劍──
  「你的項上人頭……」
  ──直到這個時候,少年才終於回過神來。
  但已經遲了──太遲了。
  「我收下了!」
  與少女身高差不多的大劍劃破大氣,發出彷彿慶祝勝利的呼嘯聲,從上方直直劈了過來。
  面對直逼眼前的恐懼,少年不禁僵硬地吞下口水。
  結果──
  若是有人看見這一幕的話,任誰都會聯想到少年將身首異處……不過──
  
  鏘!
  
  當大劍砍中少年的身體剎那,卻因為一股隱形的力量錯開了軌跡。
  「咦────!? !? !?呀……」
  莫名其妙。為什麼這一劍沒有砍中目標呢?
  在半空中失去平衡的少女,眼看就要牽連眼前的少年一起跌到地上。
  「……啊!危險!」
  其實少年並沒有考慮太多,他反射性地收出手,摟住了少女的身體。
  只看結果,簡直就像是少女主動撲進了少年的懷裡。
  「那個──……」
  「…………」
  靜默。一陣風波之後,隨之而來的是無聲的寂靜。
  雖然此處是被稱為戰場的特殊場合,不過相比之下,年輕男女互相貼近到幾乎能感受到彼此呼吸的情況更為罕見。
  少女在被抱進懷裡之後,臉頰逐漸染上了櫻花色──彷彿抹了一層淡淡的腮紅。
  「你快點放手──」
  當少女重新恢復冷靜,瞪向少年的眼神也愈來愈犀利時,她忽然驚覺到自己的身體不太對勁。
  「(這是怎麼回事!明明只是被人抱了一下,卻覺得全身開始發燙,並且有一種……)」
  少女從尚未習慣的感覺中逐漸找回神智,不過她還是感到納悶。
  這是她至今不曾體驗過的未知感受。
  接著少女終於回過神來。
  「啊……!我問你!你到底對我做了什麼!」
  在幾乎能碰到彼此鼻頭的極近距離下,她大聲吐出內心的疑問。
  「咦……?那個……我擔心妳會摔傷……」
  少年在看見少女的反應之後,露出十分困惑的表情。
  「而且……你快點放開我啦!」
  滿臉通紅的少女扭動腰部擺脫了少年的雙手之後,便以俐落的身手迅速從地上站起來。
  「你究竟對我做了什麼!快點給我解釋清楚!」
  紅眼少女重新架起大劍,以意志力壓下了剛才那股不對勁的感覺。
  反觀身為亞爾托斯王的少年絲毫不理會與自己對峙的少女,反而目不轉睛地注視著少女背後升起的黑煙。
  「喂!你有在聽我說話嗎!?」
  紅髮少女氣呼呼地嘟起嘴巴,不甘心地瞪著少年。
  「公主!我軍補給部隊遭到敵軍突襲,大部分物資都遭人奪去,甚至連帶來打雜的奴隸們也全數逃跑了!」
  一名芙蕾雅士兵打斷了兩人的對話。少女才正準備一刀劈死目標,這名從森林繞路趕來的傳令兵,一看見她便立刻扯開嗓門報告著。
  「釋放……奴隸……」
  「沒錯!雖然對妳很不好意思,但是我要釋放全大陸所有奴隸!」
  對一臉困惑的少女,少年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雖然我們隨即派軍追擊,不過所到之處皆有亞爾托斯的伏兵,結果就讓奴隸們逃走了……」
  少女一邊壓抑住心中的困惑,仔細聆聽著士兵的報告,惡狠狠地瞪向少年的眼眸看起來凶悍卻絕美,魅惑得令少年不禁忘了對方是自己的敵人。
  「我明白了……全軍撤退!」
  少女把劍收回劍鞘之後,以既平靜卻又凜然的嗓音下令。
  接著她毫不掩飾心中的怒氣,再次瞪向應當與自己差不多年紀的年輕國王。
  「你別以為自己勝利了!下次我絕對會取下你的人頭!」
  少女颯爽地轉過身去,便率領部隊開始撤退。
  「雖然長得很漂亮,不過也未免太潑辣了……算了,反正短期內應該不會再見到她吧……」
  少年露出惋惜的眼神目送少女離去的背影,並且抱持著這樣的想法──這時候,他尚如此認為。
  
    1
  
  「婚約……嗎?」
  擊退芙蕾雅軍數天後,於亞爾托斯王城的辦公室裡。
  為了進行戰後處理而忙到焦頭爛額的新任國王‧阿爾諾亞正在吃點東西填飽肚子,他的姊姊‧瑟希莉亞忽然拋出了一件出乎他意外之外的話題。
  「嗯,雖然我贊成同盟,表示反對婚約,不過……」
  瑟希莉亞以食指將她那頭符合王族身分的金色長髮捲成一束把玩著,接著以她那雙流露陰鬱神情的碧藍色眼睛,目不轉睛地看向阿爾諾亞。
  「為何又忽然提起這件事呢……」
  阿爾諾亞的父親──亞爾托斯前任國王‧魔法王,不但擅長各種魔法,並且曾多次平息與鄰國間的各種糾紛,但是很不幸地於一年前因傳染病過世了。
  不久之後,亞爾托斯對於鄰國的牽制力便大幅下降,不過身為本國舞姬兼王位第一繼承人的姊姊卻不願繼位,甚至忽然宣布要成為國內的神官。
  也因為這樣,身為王位第二繼承人的阿爾諾亞便順理成章地當上國王。
  到頭來──
  可能因為前任國王的影響力不復存在的關係吧。
  先前效忠於本國的大臣、將軍們皆瞧不起平庸的新任國王‧阿爾諾亞而紛紛離去。不只如此,甚至連主要的大貴族們也紛紛挾帶自家財產逃出亞爾托斯。
  到最後,當阿爾諾亞繼位時,還留在國內的人只剩下沒錢逃走的市民們,以及被貴族遺留在此,不知該何去何從的奴隸們。
  曾一度被譽為在不久之後將會與列強諸國並肩的亞爾托斯,如今卻重新變回當初的弱小國家。
  亞爾托斯國內現今極度缺乏能讓國家運作的人才,甚至連擔任神官的瑟希莉亞現在都被迫要來負責外交事務。
  居然會有他國國王打算將自己的掌上明珠嫁給這種小國國王,就連身為當事人的阿爾諾亞也不禁懷疑對方是否瘋了。
  「簡單說來,就是我國於日前與芙蕾雅一戰之後,鄰國的芙蕾雅與沙布黛拉,便紛紛向我國提出同盟的意願。並且讓象徵國家的舞姬以王后候選人的身分送至我國,以作同盟的證明。」
  瑟希莉亞如此解釋的同時,也順手倒了一杯紅茶輕輕地放在弟弟的面前。
  所謂的舞姬,就是繼承了戰女神之力的七名少女。
  相傳於過去阻止了魔王毀滅世界的戰女神,雖未能殺死魔王,但她以自身性命為代價將魔王封印。並且為了讓後人能夠阻止魔王復活,於是將自身力量與聖遺物分送給七位臣子,而她們就是所謂的舞姬──至於瑟希莉亞便是其中一人。
  相傳舞姬十分奇特,不僅是隔代遺傳,而且每個時代裡一定只會有七個人。
  只有能夠操使代代相傳、被稱為聖遺物的武器之人,才會被承認為舞姬。
  由於受到戰女神保佑的舞姬們都擁有超越常人的力量,因此她們分別在這個大陸上建立了七個國家,而這種能媲美一支軍隊的力量,目前皆由王族的女性所繼承。
  正因為她們全都是神明的直系子孫,因此現在都被當成是各國的象徵,很少會親臨戰場……
  儘管直到現在尚未聽見關於「為什麼這兩個國家會想要與我國聯姻」這個最重要的理由,但至少阿爾諾亞已瞭解事情始末。
  瑟希莉亞露出一副不感興趣的模樣開口說道:
  「這兩個國家的舞姬將各為期一個月,輪流來到我國作客,被你所看上的那位女孩就能夠成為王妃……」
  對於目前聽到的消息,阿爾諾亞的嘴角生硬地上揚。
  理由非常簡單。
  條件對亞爾托斯來說太過有利,芙蕾雅與沙布黛拉兩國的意圖顯而易見。
  「反正阿爾你都已經有我了,所以根本不需要什麼王妃嘛。」
  瑟希莉亞一如往常以暱稱呼喚著弟弟,並且腳步輕盈地走到了正在思考的阿爾身邊,溫柔地將他的頭擁入自己的懷中。
  「皇、皇姊?再怎麼說我也已經長大囉……」
  阿爾反射性地繃緊全身。
  這位由不同母親所生、女性魅力與日俱增的義姊,經常會對他做出過度的肌膚接觸,這對如今已年滿十六歲的阿爾來說太刺激了。
  「居然還說明天就會讓舞姬來到這裡,真搞不懂這些鄰國的國王,腦子裡究竟在想些什麼呢?」
  瑟希莉亞面露滿足,以炙熱的眼神看向正不斷掙扎的阿爾,繼續說道:
  「哎,反正這些國王們應該也都有各自的考量吧,我認為只是見見舞姬應該也無傷大雅。」
  「皇姊,請妳多少也聽聽我的意見嘛。」
  阿爾一邊提出抗議,一邊把自己的臉調整到勉強能夠呼吸的位置。
  不過從姊姊的表情來看,阿爾明白這件事已經是勢在必行了。
  「……既然皇姊都這麼說了,只是與對方見面的話倒也無所謂……」
  瑟希莉亞在放開阿爾之後,先是用食指抵在阿爾的嘴唇上阻止他的話,接著湊近自己的臉說道:
  「哎呀哎呀,阿爾這輩子不必結婚也沒關係喔,因為你已經有我了嘛。」
  阿爾不清楚自家姊姊這番話究竟有幾分認真,應該說他怕到不敢問。
  當兩人的臉接近到幾乎鼻間相抵時,瑟希莉亞忽然眼神轉變,溫柔地告誡阿爾:
  「但是我認為你應該要更積極去接觸其他人喔。」
  瑟希莉亞露出美得犯規的微笑,把阿爾準備的反駁封在嘴巴裡。
  
    2
  
  隔天早上,在一片和煦春陽的照映之下,穿著正裝的亞爾托斯年輕國王站在城門前。
  他的模樣與其說是「君王」,反而像是努力飾演國王的「演員」。
  阿爾努力扼殺內心的昏昏欲睡,眼巴巴地等待著新娘候選人的到來。
  自阿爾繼任王位以來,這是他首次迎接外國的來賓。
  不知是從哪裡走漏的風聲,城裡的百姓們此刻為了一睹他國舞姬的風采,已將城門擠得水泄不通。
  簡直就像在進行舉國歡騰的大規模遊行。
  「真是的,居然只因為有其他國家的公主要來,就表現出這副模樣……」
  阿爾雖然忍住了打哈欠的衝動,還是洩漏了稍稍扭曲的表情,不過他看向民眾的眼神卻是前所未見的溫柔。
  根據瑟希莉亞所言,首先來訪的新娘候選人,將會是魔法強國『沙布黛拉』的舞姬。
  沙布黛拉是與亞爾托斯僅相隔一座山脈的鄰國。
  畢竟該國的魔法技術特別先進,也充分應用其特有技術製作魔道具,是個專門出口魔道具的商業國家。
  該國城堡甚至運用其過人的技術飄浮於半空中,因此也被世人稱之為浮游要塞都市。
  聽說他們昔日還能以飛行作為交通手段……但是其傳聞的真偽終究沒有得到證實。
  至於沙布黛拉的目標,可能是這個國家的土地,又或者是國王的性命……也可能兩者皆是。
  雖然阿爾對於此次會面感到十分無奈,不過身為魔法王的兒子,他確實也對於這個國家感到好奇。
  接著──
  「沙布黛拉國蕾絲菲娜公主的馬車已經抵達了!」
  城牆上的瞭望兵如此大聲喊道。
  群眾聽見之後,紛紛躁動不已。
  「哎呀哎呀,居然遲到了一分鐘,像這種不守時的女孩,個人認為不太適合成為我國的王妃喔……你不覺得嗎?不,你也這麼認為吧?阿爾。」
  「皇姊,妳這副模樣與其說是擔心自家弟弟的大姊,反而更像是壞心眼的小姑喔。」
  阿爾發出彷彿在說「皇姊妳又來了」的嘆息聲,如此說道。
  「哎呀?有這回事嗎?」
  瑟希莉亞裝作毫無所覺地問著。
  就在兩人鬥嘴時……
  一輛由好幾名騎士護送,以黑色為基調的豪華馬車也慢慢地停在眾人的面前,接著隨從十分恭敬地拉開車門。
  
  噠……噠……噠……
  
  瞬間──
  從馬車裡走下來的少女,她的身姿令阿爾不禁倒吸了一口氣。
  甚至無心在意周圍十分吵雜的喧囂聲。
  「……我是沙布黛拉的『戀慕』舞姬‧蕾絲菲娜……請多指教……」
  少女擁有一頭及肩的藍色秀髮。
  穿在她身上那件簡約的禮服,更是突顯本人宛如白雪晶瑩剔透的細嫩肌膚,加上那雙與髮色相同且帶有一絲憂愁的眼眸,簡直像是蠱惑眾生的梅杜莎。只要與她四目相交,最後便會對她深深著迷,無法移開視線。
  或許是十分緊張吧,舞姬一臉僵硬,以制式化的句子與阿爾打招呼。
  反觀被對方的美貌給迷得渾然忘我的阿爾──
  「嗯……請多指教……」
  他勉強把自己的視線從對方那雙深邃的眼眸移開,並且略顯冷漠地回應對方。
  然而沙布黛拉的舞姬沒有將此事放在心上,有些意外且納悶地歪著頭說道。
  「……居然能夠……正常地跟我打招呼?難道說我的魅惑咒語……沒有生效嗎?」
  「咦?妳說了什麼嗎?」
  面對同樣歪著頭提問的阿爾,蕾絲菲娜先是默默地點了一下頭,然後又搖了搖頭。
  「……火球。」
  接著她輕輕地將手掌伸向前方──
  當她以堅定的音調說完這兩個字之後,朝著阿爾的腳邊毫無前兆地放出火球。
  「咦…………!?」
  阿爾趕忙退了開來。
  「妳做什麼啊!?」
  阿爾露出責難的眼神瞪著蕾絲菲娜。
  「……蟲。」
  「咦?」
  預料之外的回答,令愣住的阿爾只能反覆思索著「蟲」這個字。
  「剛才……那裡有一隻蟲。」
  看來自己並沒有聽錯對方所說的話。
  但他完全無法理解少女的舉動,因此只能隨口敷衍過去。
  「這樣啊……」
  阿爾並不清楚剛才是否真的有蟲跑到自己腳邊。
  原因就在於少女所射出的紅色火球,直接把地面炸得宛如巨木被連根拔起般,形成了一個大坑。
  即使那裡真的有蟲,想必也被那顆致命的火球燒成灰了。
  說起來,若是一個不小心,她未來的夫婿也會被轟成瘸子…………
  不知為什麼,少女的表情沒有任何變化。
  阿爾神情認真地來回注視著被火球所轟出的大洞,以及蕾絲菲娜的臉龐。
  「……請放心……既然我已經來到這裡……就不會讓任何壞蟲子……接近你。」
  看在阿爾的眼裡,理應面無表情的蕾絲菲娜似乎顯得有些得意。這會是錯覺嗎?
  「啊……嗯,謝謝妳……」
  雖然阿爾的表情有些僵硬,但依然勉強從嘴裡說出了感謝的詞句。
  照這麼看來,這位公主似乎挺特立獨行的。
  「哎呀哎呀,沒想到沙布黛拉的舞姬雖然話不多,但是身手還算不錯呢。」
  瑟希莉亞似乎又在嘴裡說了什麼,但是阿爾並沒有聽清楚。
  「總之很歡迎妳來到我國。雖然這裡是個不值一看的鄉下小國,不過妳在此停留期間,把這裡當成自己的家就好。莉莉希雅,妳來帶公主回房間歇息。」
  阿爾順利回想起當初排練好的台詞,維持住應有的體面。
  他開口吩咐站在自己身後的莉莉希雅──這位神祕女子雖然看似與阿爾年紀相仿,但其實從父親那代就一直擔任女僕長。
  「遵命。」
  身穿女僕裝的少女隨即恭敬地鞠躬行禮。
  「這一位是城內的女僕長──莉莉希雅。如果妳有任何不清楚的地方,都可以盡量問她。」
  「……那就拜託妳了。」
  蕾絲菲娜面無表情地打完招呼之後,便將行李交給莉莉希雅。
  雖然對方是個讓人摸不著頭緒的女孩,不過自己應該是有好好表現出符合王者的風範才對。
  「……(這下子總算能喘口氣了)。」
  正當阿爾冒出這個想法的瞬間──
  
  「芙蕾雅國夏蓉公主的馬車已經抵達了。」
  
  城牆上的瞭望兵喊出了令人意外的消息。
  「啥?」
  內心已經鬆懈下來的阿爾,不由自主地發出了驚呼聲。
  「哎呀哎呀,這是怎麼一回事呢?」
  瑟希莉亞的臉上仍維持著笑容,歪著自己的小腦袋瓜。
  在眾人尚未搞清楚狀況時,一輛高貴華麗的馬車已經迅速穿過城門,並且在阿爾等人的面前停了下來。
  「(別開玩笑了,這情況)該怎麼辦才好……」
  完全出乎意料之外。
  明明另外一位新娘候選人應當在一個月之後才會來訪……
  如今卻是……兩人同時抵達!?
  完了,完了,完了。
  但是時間並不會因此而暫停──
  
  嘰──
  
  命運之門緩緩開啟。
  「「…………」」
  ──完蛋……了!?
  等了很久,都沒看到有人從馬車內走下來。
  不對,裡面一個人都沒有。
  「咦!?公主……不見了!?」
  正當芙蕾雅的隨從也百思不得其解時,眾人的頭頂上忽然傳來了一道聲音。
  「亞爾托斯王!」
  清脆悅耳的嗓音,讓阿爾覺得十分耳熟──
  「你這次給我乖乖受死吧!」
  這句桀敖不馴的台詞也令人印象深刻。
  「妳是之前那一位……」
  但是阿爾還來不及把話說完,身穿鮮紅色禮服的少女已高高地舉起手中大劍,一腳蹬向馬車的車頂,直直朝著阿爾的頭頂一躍而下。
  「你的首級我收下了!」
  現場尖叫聲四起。
  狀況完全出乎所有人意料,附近的護衛無人來得及動作。在場眾人皆因為即將發生的慘劇而倒吸了一口氣。
  面對快速逼近的少女,阿爾根本完全無法做出反應。
  但是──

  鏘────!
  
  「咦……!?又來了!?這是為什麼!?」
  雖然紅衣少女不懂箇中原因……但是她能明白眼前的狀況。
  ──她的劍……居然砍不中目標!?不對,正確說來是被彈開了!!
  當大劍即將砍中阿爾的身體時,隨即被一道看不見的牆壁擋住,就像是磁石同極相斥一樣,阿爾跟少女都都被推飛出去。
  「唔……妳突然這樣做什麼啊!」
  立刻從地上爬起來的阿爾,以不符合君王風範的粗暴語氣大聲抗議著。
  事情發生得太突然,讓他完全忘了保持外交的端正態度。
  不過這個時候──
  抬起頭的阿爾,卻目睹了令他難以置信,甚至無暇顧及體面的光景。
  「咦……」
  少女被吹飛的距離遠超出阿爾的想像,直接朝著後方的馬車飛了過去──但是她並沒有一頭撞上馬車,反而是以垂直的角度,雙腳踩在馬車的門板上施力──
  「不會吧?」
  一道毫不掩飾殺氣的鮮紅色光芒,就這樣直直朝著阿爾射了過來。
  「喝啊──────!」
  少女的攻擊尚未結束。
  當她如此大喝的同時將雙腳一蹬,隨之整輛馬車大幅度地搖晃。
  攻勢更加凌厲的紅髮少女再度揮起大劍飛身而來。
  死定了。
  阿爾深信自己這次肯定會慘死刀下。
  「得手了!」
  「……我要……保護國王。」
  就在此時──
  阿爾聽見了在場另一位新娘候選人的聲音。
  「我不會讓壞蟲子……接近國王的。」
  是蕾絲菲娜。
  「喂,這裡很危險喔,妳跑過來真的不要緊嗎?」
  蕾絲菲娜默默地點了點頭。
  「我好歹也是魔法國的舞姬。而且……若是讓阿爾××王死去的話,×××計畫將會被打亂。」
  阿爾未能聽清楚蕾絲菲娜最後那句話的完整內容。
  但是,現在根本沒空問她到底說了什麼。
  因為手持大劍的少女已經來到眼前了。
  「喂,妳打算怎麼做?」
  「沒事的……只要我張開防護罩…………啊!」
  「怎麼了?」
  「我把魔杖……交給剛才那位女僕小姐保管了。」
  「…………喂。」
  「……沒問題……我會想辦法的。」
  蕾絲菲娜放棄施展魔法,決定改用肉搏戰。
  不過阿爾在看到她那格鬥菜鳥般的門外漢架勢之後──
  ──嗯,接下來肯定大有問題。
  「妳在做什麼!?這樣很危險喔!」
  阿爾情急之下衝上前保護蕾絲菲娜,直接將她摟進懷裡,以自己的背部朝向來襲的大劍。
  「得手了──!」
  少女的大劍揮向阿爾的身體……
  
  鏘────!
  
  但是又再一次被彈開了。
  ──究竟是為什麼砍不到他?
  「嗚啊啊~~~~!」
  紅髮少女使盡渾身解數的攻擊再次被隱形牆壁擋下,她也跟著失去了平衡。
  「咦?」
  阿爾先放開了蕾絲菲娜,當他重新轉身時,表情既錯愕又困惑的少女已近在眼前。
  「嗚哇!」
  在阿爾開口說話之前,已經跟少女撞在一起,兩人就這樣雙雙倒地。
  這是(雖只是乍看之下)兩人未經多少時日即迎來的第二次擁抱。
  「痛痛痛……!!」
  正當阿爾想要挪開壓在自己身上的少女而伸出手時……
  
  他忽然感受到一種柔軟的觸感。
  
  「呀!」
  阿爾的右手握住了某種既有彈性又柔嫩的東西。
  接著他立刻就明白自己搞砸了……
  那究竟是什麼東西,即使是不曾實際體驗過的自己也十分清楚。
  這種情況大叫「我不是故意的!」,當真有辦法息事寧人嗎……不對,肯定是不可能的。
  阿爾希望能夠有人告訴他正確解答。
  並且不斷祈求。
  他甚至開始誠心禱告,希望女神可以幫他化解眼前的尷尬。
  「哎呀哎呀,阿爾也真是的……」
  「………………」
  阿爾反射性地瞄了一眼出現在視野角落的瑟希莉亞與蕾絲菲娜,但他感覺到……※蓋亞正對自己低喃著「現在千萬別找她們說話」的氣息。(編註:典出日本男性流行雜誌『MEN'S KNUCKLE』二○○七年十一月號的一句宣傳標語。)
  就在此時,阿爾的意識重新被拉回現實之中。
  「你這個大色狼!」
  當他定眼看去,發現少女此刻整張臉都紅通通的。
  接著他把視線向下移去,便清楚看見自己的手正一掌抓在對方的胸部上。
  「那個,這是不可抗力!」
  「……既然如此~~」
  「先、先等……」
  「你是要抓到什麼時候!」
  今天的天氣風輕日暖,不過此時亞爾托斯王城前卻傳來了十分響亮的巴掌聲。
  
  群聚於城門前的亞爾托斯國民們,擅自把方才的暗殺當成一場餘興節目,於是大家在城門關上的同時便鳥獸散了。
  「你這個傢伙,居然敢對初來乍到的新娘候選人做出那種下流的舉動!」
  「像妳這種還沒自我介紹過就先動手砍人的傢伙,根本沒資格批評我吧!話說妳果然是芙蕾雅的舞姬啊。」
  「哼哼~你嚇到了嗎?」
  「不,完全沒有。」
  兩人一鼓作氣從地上起身之後,宛如被一起扔入格鬥場內的野狗與潑猴那樣怒目相視著。
  看起來實在不像婚約者(候補)之間的相會。
  
  「你好啊,阿爾諾亞國王,我是芙蕾雅第一公主‧夏蓉。這短短的一個月裡,還請你多多指教。」
  
  在兩人大眼瞪小眼了好幾分鐘,芙蕾雅的舞姬彷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一般,若無其事地向阿爾打招呼。
  打完招呼之後,還擠出一張十分做作的笑容。
  夏蓉此刻所展現出來的淑女風範,不禁令阿爾覺得她剛才一邊大喊著「受死吧!」一邊揮刀的模樣,簡直像是一場夢。
  老實說,明明才剛發生過那樣的事情,現在卻能表現得如此泰然,真是令人欽佩。
  而且夏蓉應當是以新娘候選人的身分來到此處,卻完全以一個月之後就會分道揚鑣的口吻來問候。
  看來她還真的是很好懂呢。
  「哎呀哎呀,雖然說起內亂不斷的劍之國‧芙蕾雅,便會讓人不禁誤以為該國的舞姬會是個外表宛如大猩猩般且毫無氣質的小姑娘……不過居然一來就故意以肢體接觸來吸引阿爾的注意……還真是有一套呢。」
  瑟希莉亞喃喃自語地說出了這段意喻不明的話。
  渾然不知一旁的小姑正在評斷自己,拚命在臉上擠出假笑的少女,此刻發現阿爾等人正以難以置信的眼神看著自己。
  「請問有什麼問題嗎?」
  當然是大有問題啊。
  不過,無論是夏蓉歪著頭的迷人舉止,或是突然動手砍人的暴行,對於阿爾來說都不重要。那點小事完全不算什麼。
  他們之前在戰場上見過,甚至還已經自我介紹過了。
  她肯定就是芙蕾雅的舞姬。雖然這件事情無庸置疑,不過比起這些……
  「妳應該是在一個月之後才會來我國作客吧?」
  少女完全不知道自己提早了一個月前來亞爾托斯。
  「啥?」
  夏蓉在聽完阿爾的提問後,環視周遭,接著當她看見站在一旁的沙布黛拉舞姬之後,立刻「啊!」地驚呼出聲……
  「咦?這是怎麼回事?難道不是從我先開始嗎?」
  夏蓉不解地歪著自己的頭。
  她的眼神充滿困惑,沒有一絲不自然。
  如果她是在裝傻的話,其演技實在高超到不當公主,也能夠直接投入戲劇界了。
  「…………」
  夏蓉將雙手交叉於胸前,稍加思考。
  「算啦,我人都來了也沒辦法……對了對了,就當作是我『很想早日見到阿爾諾亞國王,因此不小心提早來了♪』這麼一回事吧。」
  「這樣當真沒問題嗎!?」
  以一國的公主而言,這樣的態度實在有點太過輕率了。
  不過擁有一雙紅色眼眸的少女‧夏蓉,卻認為自己想出了十分完美的藉口,得意地挺起她令人難以忽視的胸部。
  雖然她的笑容完美無瑕,不過除此之外的一切都太隨便了。
  「哎呀哎呀,這主意不錯喔?反正你們遲早都要見面嘛。」
  當姊姊為了圓場而如此說完後──
  「就是說啊,反正我也想盡快搞定這種麻煩事。」
  夏蓉彷彿理所當然地開口附和著。
  麻煩事?
  這傢伙剛才是在嫌麻煩嗎?阿爾儘管歪著頭瞇起雙眼看著夏蓉,不過她本人似乎並沒有把自己的失言放在心上。
  總之繼續站在這裡說話也不是辦法,因此阿爾便將兩位舞姬帶到了會客室。
  當然夏蓉的大劍則是交給莉莉希雅代為保管。
  這麼一來,她應該不會再對自己出手吧……但是阿爾也沒有幾分把握。  


《戰華舞姬〈壹〉戰華公主不容受辱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創作者介紹

東立小說官方部落格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wwww打開官網就看到ㄋㄟㄋㄟ !!東立棒! 繼續代理新刊~
  • 小編會繼續努力的,謝謝^^

    TongliNV 於 2016/11/29 11:1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