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勇試閱  

冬天~~~~你去哪了~~~~ 

小編雀躍地狂買一堆冬裝,結果......30度!!!30度!!!

快告訴我這世界怎麼了!!!!!!

好的,冷靜下來的小編,要來發新書試閱了~~

今天的作品是,希望改編動畫作品前三名《盾之勇者成名錄10》

這一集的超好看盾勇有點特別~有許久未見的輕鬆劇情!

經過緊湊的生死鏖戰後,終於靜下來喘口氣啦!

他們準備在異世界建造棲身之所,尚文能不能藉由這機會,更加認同身處的世界以及夥伴們呢?


   序幕 靈龜的結界
  
  我們與絆一行人道別之後,與浪潮來襲時所發生的召喚現象一樣,在轉瞬間被傳送離開,視野也隨之切換。
  這裡是……平原地帶,眼前已是我們再熟悉不過的梅洛馬格城下町。
  「我們回來了呢。」
  拉芙塔莉雅感觸良多地說道。
  沒錯,確實有種回到家鄉的感覺。
  「似乎是這樣沒錯。」
  「好久不見──」
  菲洛好像也抱持著相同的心情。
  「終於回來啦!」
  莉希雅甚至顯得萬分感動。
  不過,幾乎就在我們鬆了口氣的同時,一道刺眼的光芒從我的盾牌射向高空……宛如融入天際一般逐漸消失。
  「嗚哇!」
  「這、這是……!?」
  「大概是靈龜能量回歸這個世界的現象吧。」
  這是一段不算太過漫長的時光。
  即便如此,仍令人不勝唏噓。
  回想起來,那是一場感覺短暫,卻很漫長的戰鬥呢。
  創造結界、守護世界的存在──靈龜……聲稱本體遭到佔據。受到奧絲特請託的我們,追在操縱靈龜重創這個世界的京身後,前往異世界。
  我們在異世界結識了與我一樣身為四聖勇者的絆,跟她聯手對抗京,最終讓他接受了應有的制裁,成功奪回靈龜能量重返這個世界。
  至於包含靈龜在內,數頭俗稱守護獸的怪物,則背負著重大使命。牠們以生物靈魂為糧食,創造出結界,制止浪潮造成世界融合現象。
  聽說只要儲存了足以創造結界的能量,就有辦法防堵浪潮來襲。但就算儲存的能量還不夠充分,在能量累積到一定程度時,起碼也能爭取到相對的緩衝時間……大概是這樣。
  為了讓這股能量在這世界發揮原有的功效,我們奪回能量並解放它。
  真是一幅如夢似幻的光景,從遠處應該也能看見吧?
  我如此心想……凝視著自己手上的靈龜之心盾,注意到光芒已完全消失。
  看樣子,存放於盾牌裡的能量似乎已經徹底釋放。
  現在就連盾牌表面那層淡淡的光暈都完全消失了。
  專用效果的能量光束砲計量表直接歸零,能力值也略為下滑。
  簡直像代表著自己已經完成了使命。
  「好啦,來確認一下目前的狀況吧。」
  「是,尚文大人。」
  剛才叫出我名字的人是拉芙塔莉雅。
  原本身為奴隸的她,是個亞人少女。與我並肩作戰的時間,已經長到我完全不必再確認是誰出聲回應我了。
  儘管我扮演著監護人的角色,如今反而經常仰賴她。
  在異世界被刀之眷屬器選中的她,已經不再是名奴隸了。
  出乎意料適合穿著巫女服的拉芙塔莉雅,其實是一名和風美女。
  是因為她長有一對獸耳加尾巴,所以看起來很像狸貓的關係嗎?
  「我看看,下次浪潮來襲的時間是……」
  我抬眼察看浮現在視野一角的沙鐘數字。
  只見……紅色沙鐘的數字靜止不動。
  同時,藍色沙鐘的圖標已經開始動了起來。
  數字是8?
  我記得奧絲特曾說過,那代表下一頭守護獸出現為止的緩衝期……
  好像是鳳凰吧?
  原來如此,藍色沙鐘顯示的是突破封印的鳳凰,現身之前的緩衝期嗎?
  離封印解除還有三個半月左右的時間……真不知究竟該抱怨明明經歷了那麼激烈的戰鬥,結果只爭取到這麼短的緩衝時間,或者該慶幸至少還有這段時間能準備才對呢?
  「距離下一頭守護獸的封印解除,似乎還有三個半月的時間。」
  「是……嗎?時間比想像中來得少呢。」
  「那倒未必。跟過去幾次比起來,三個半月的時間已經夠充足了吧。」
  我被召喚至此才經過短短一個月,就遇上第一次浪潮來襲。
  第二次則是在一個半月之後。
  過沒多久又接連爆發三勇教事件、勇者之間交換情報、喀爾米拉島海戰,以及靈龜事件。
  照理說,梅洛馬格的浪潮應該也臨近爆發……因此我來到這個世界,至今也才剛滿四個月而已吧。
  「就跟我滯留在這個世界的時間差不多長。畢竟我們還在絆他們那個世界,經歷了為期一個月的大戰。」
  「是這樣嗎──?」
  「嗯,如果考慮到菲洛的年齡,還有三個半月的時間已經夠多了。」
  菲洛,就是種族為菲洛鳥的魔獸少女。
  她是特異鳥型魔獸的高階品種,以拉馬車為樂,同時可以變身成天使的模樣。
  如果安靜不說話,她完全是個金髮碧眼的可愛小女孩。
  把我被召喚到異世界後所度過的時光減掉一個月,就是她的實際年齡。
  換句話說,三個半月的緩衝期,幾乎可以跟菲洛誕生至今的歲月長度劃上等號。
  「呼咿咿咿……有種忙得不可開交的感覺啊。」
  剛才發出一陣哀叫的人是莉希雅,擁有主角體質,是個實力隨著情緒起伏不定的少女。
  也是在對抗京的討伐戰當中,表現最為活躍的頭號功臣。
  她原本被同樣身為四聖勇者的樹,當作毫無用處的累贅而慘遭開除,之後被我收留。既然表現得如此活躍,代表她是一股十分可靠的戰力。
  雖然說現在還停留在只有情緒飆漲時才能發揮實力的階段,但這份才能一旦綻放,大概會脫胎換骨吧。
  看樣子似乎是屬於大器晚成的類型,相信今後的能力值也會有所成長。
  「的確。若不思考一下如何強化實力的話,恐怕會輸在起跑線上。而且,下次的對手是鳳凰。妳可得勤加鍛鍊自己的身手喔,畢竟時間有限啊。」
  「是!」
  「拉芙──!」
  小拉芙陪莉希雅一起發出叫聲。
  對了,小拉芙是以拉芙塔莉雅的毛髮為原料,創造出來的式神。
  牠長得既像狸貓,又像小浣熊一樣可愛……假如拉芙塔莉雅擬獸化,大概就會變成這種模樣吧。
  牠出人意表地聰明伶俐,在各種場面都幫了我們不少忙。
  此時我才注意到盾牌有反應。是使魔之盾?
  看見盾牌圖標閃爍個不停,我確認過後,發現有一面名叫使魔之盾的盾牌獲得解放。
  內容幾乎與式神盾一模一樣。
  看來是因為想使喚小拉芙就絕對少不了這面盾牌,因此才會自行出現吧。
  哎呀──小拉芙沒有因為這個世界與牠原屬世界的架構不同而消失,真是太好了。
  異世界之間,缺乏相容性的事物都會變成類似亂碼化的狀態,進而失去原有機能。
  原本考慮過,如果式神盾亂碼化,讓小拉芙變成一個不會說話的布偶,那我大概會很沮喪吧……能看到牠平安無事真是太好了。
  「尚文大人,您是不是在想什麼奇怪的事?」
  「我只是覺得在這個世界,也能運用小拉芙真是再好不過罷了。」
  「唉……」
  總覺得拉芙塔莉雅好像不擅長與小拉芙相處。
  「唔,雖然說原先強化完成的部分似乎全都消失,得重頭來過。但相對地,我在這個世界掌握的情報也比較多,保證很快就能讓妳變得比住在絆的世界時更強喔。」
  「拉芙──!」
  小拉芙這麼興奮,還真是不錯呢。
  聽我這麼說,只見小拉芙以後腳站起身來,或許是打算展現幹勁吧。
  「……啊,城堡那邊好像有人來迎接我們了耶。」
  正當我和小拉芙相互凝視之際,有一輛眼熟的馬車從梅洛馬格城下町的方向,緩緩駛近我們。
  附帶一提,靈龜的骸骨就巍然聳立在我們背後。
  看樣子我們似乎是被傳送到靈龜前了。
  經過整整一個月的時間,清除作業也完成了一部分。
  已切除肌肉等組織,而背上那座山脈……看起來彷彿已被綠色植被侵蝕了。
  奧絲特……我回來了。
  靈龜骸骨宛如回應我的心聲一般,綻放出一抹稍縱即逝的淡淡光芒……大概只是我的心理作用吧。
  「好啦……接下來就準備跟過來的那群人聊聊吧。」
  「是。」
  「畢竟累積了不少話題,也帶了各式各樣的伴手禮回來啊。」
  「小梅露會喜歡這個嗎?」
  「誰知道。」
  菲洛穿著一件睡衣,造型與自己變回菲洛鳥型態時相仿。
  看樣子她似乎打算把這件睡衣當作禮物送給她的摯友──梅洛馬格的第二公主梅蒂。
  「今後大概有得忙了。拉芙塔莉雅,先做好心理準備吧。」
  沒錯,正如絆他們一樣,有不少麻煩等著我們解決。
  例如被靈龜擊敗後淪為俘虜的三名勇者等等……各式各樣的問題。
  衷心希望──這次能跟那些傢伙好好溝通啊。
  「是。」
  「再來嘛……我想想。在跟鳳凰開戰前,有非做不可的事,能去的話便去一趟吧。」
  「您、您打算去哪裡呢?」
  「這個嘛……等過一段時間就知道。」
  「呃,喔……」
  「呼咿咿……」
  我故弄玄虛地向拉芙塔莉雅眨了眨眼,但不知為何,竟惹得莉希雅發出驚嚇的聲音。
  沒禮貌。這動作有這麼不適合我嗎?
  聊著聊著,馬車和騎士們已排成隊列停在我們面前。
  接著梅洛馬格女王從馬車上下來,向我們鞠躬行禮道:
  「歡迎您回來,岩谷大人。」
  「好久不見啊。」
  時隔一個月,女王似乎沒什麼特別的變化。
  嗯,外表絲毫沒有改變。
  「那麼,情況如何呢?」
  「你們已多少察覺到了不是嗎?」
  「來這裡之前,確實看見一道耀眼的光芒融入天際,那就是岩谷大人成功奪還靈龜之力的證據吧?」
  「嗯,拜靈龜之力所賜,目前暫時不會發生浪潮了。」
  聽我這麼一說,周圍的騎士們紛紛發出讚嘆。
  「看樣子直到下一頭四靈守護獸‧鳳凰的封印解開之前,這個世界可暫且視作安全無虞。」
  「請問這段期間大概有多長呢?」
  「三個半月左右。或許不夠長……但也只能硬拚到底了吧。」
  「瞭解。相信在經歷了前往異世界,而且身陷敵方陣營的嚴苛戰鬥後,諸位必定都相當疲累吧。這邊請。」
  「……的確,我也想瞭解一下這邊的現狀。」
  我點了點頭,只見女王隨即側身讓路,引導我們坐上馬車。
  我們搭乘女王準備的馬車,朝著城堡移動。

   一話 杖之七星勇者
  
  「來來,岩谷大人。全體國民衷心向您表達感謝,請您至少揮手致意一番吧。」
  「喔,好啦好啦。」
  被如此誇張地感謝,反而給我一種虛情假意的感覺啊。
  「感謝盾之勇者大人──!」
  「勇者大人──!」
  乘坐女王準備的馬車前往城堡途中,只見城下町的市民們,彷彿舉辦凱旋遊行似地,拚命向我揮手。
  真是群勢利的傢伙。
  唉,在動畫裡和歷史課本中我都看過這種畫面,明白群眾意識有時就是如此單純。
  我敷衍地揮了揮手作為回應。
  但這場面如果發生在兩、三個月前,鐵定會有石頭或垃圾朝我飛過來吧。
  畢竟當時我可是惡名昭彰的盾之惡魔啊。
  想當初擊退第一波浪潮時,群眾們可是賞了我一頓白眼,表示「為什麼你也在?」耶。
  儘管我該慶幸自己總算能夠得到公正的評價,但內心仍有點耿耿於懷。
  自從我們動身前往異世界後,這個世界究竟過了多長的時間?
  「話說女王啊。」
  「什麼事呢?」
  「自從我啟程後,這邊大概經過了多久時間?」
  雖然我自認有確實計算時日,但為求慎重起見,我還是開口確認。
  總覺得很有可能像浦島太郎那樣,其實已經過了很長一段的歲月。
  「兩週半。」
  「……是那樣嗎?」
  哎唷?看樣子絆他們那邊的時間流動速度好像比較快一點呢。
  聽見女王說出『兩週半』這三個字,拉芙塔莉雅和莉希雅全都啞口無言。
  「怎麼了嗎?」
  「在我們追擊敵人的那個世界,經過了將近一個月的時間呢。」
  「原來如此,竟有這種變化……」
  雖不知究竟是好是壞,不過應該算是……節省了時間吧?
  最後馬車駛進城堡,我們一行人被引導至謁見大廳。
  「組成聯軍的各國部隊跑哪去了?」
  「他們都回到各自的祖國,竭力投入災後復興活動。」
  靈龜造成的災害相當嚴重。
  我對災情的慘重程度也並非一無所知。
  即便在梅洛馬格境內成功擊殺了靈龜,靈龜的龐大屍體依然橫躺於草原上,牠背後則是一片遼闊的瓦礫荒原。
  「先確認一下現況吧。目前全世界的龍刻沙鐘都停住了。」
  「我這邊的紅色沙鐘也處於停止狀態。」
  「是的。」
  「不過,另一個沙鐘則顯示還剩三個半月的時間。」
  現場的氣氛頓時變得凝重。
  「期限是三個半月,在那之前必須先做好迎戰鳳凰的準備。」
  這次我們都清楚鳳凰會復活。
  「然後啊,當我們追趕奪走靈龜能量的敵人‧京,抵達另一個世界後,還得知了一些事實。」
  我將在絆那個世界獲知的情報向女王說明。
  在絆的世界,據傳浪潮是不同世界之間的融合現象,一旦融合完畢,世界就會因超過承載量而宣告毀滅。
  為了避免這件事成真,俗稱眷屬器持有者的勇者,便穿越浪潮裂縫潛入其他世界展開行動,試圖殺死支撐著那個世界的聖武器勇者。
  女王的親信們頓時議論紛紛。
  「……此話當真嗎?」
  「老實說我個人認為不可輕信。畢竟沒實際嘗試過,而且在另一個世界那邊,有個並不具備戰鬥能力的聖武器持有者……也就是四聖勇者。假如傳說屬實的話,照理說四聖與人類戰鬥的能力應該更強才對吧?」
  或許傳說是真的。
  不過,絆的存在卻否定了那則傳說。
  「我們在那個世界找到一本書籍,上頭似乎記載著另一種關於浪潮的不同見解。莉希雅。」
  「呃、是!」
  莉希雅取出絆他們交付的手抄本。
  「雖不知道這上面的記述內容是什麼,但插圖倒是有不少能讓人聯想到浪潮的細節。只要有辦法解讀的話,或許就能看出端倪也說不定。」
  「……明白了。我會請求各國動員所有人力資源,派出能夠解讀這本文獻的學者著手進行分析。」
  「麻煩把莉希雅安排進去。這傢伙已經學會那個世界的語言,她好像比較擅長這方面的作業。」
  坦白講,我認為比起戰鬥,莉希雅在學術研究方面更有才能。
  「呼咿咿咿咿……」
  「葛拉絲他們都把這項重責大任交託給妳了,好好加油吧。」
  我不得不使她變得無所不能。
  「這個,除了這些資料以外,我已跟那邊的四聖談好了,也與葛拉絲他們締結了暫時休戰的協議。就算真有機會再次遇見他們,雙方大打出手的可能性也非常低吧。」
  「……明白了。確實,最近浪潮不會來襲,縱使加強戒備也沒什麼意義。」
  「此外,我們還帶了一些那個世界的物品回來。儘管不曉得能否派上用場,總之有各式各樣的東西。」
  我拿出裝著絆他們所贈物品的袋子,給女王等人查看。
  裡頭全是奇珍異寶,據說只要能順利發揮功效,不僅可以用來對付浪潮,甚至能讓我日進斗金。
  能夠重現傳說武器專屬掉落物品的道具、重現浪潮來襲時的沙鐘強制召喚機制,以及重現轉移技能的歸途抄本等等,我們從絆他們那裡得到了不少好東西。
  「然後啊,有件重要的事我必須事先說清楚。」
  我向前跨出一步,對女王提出建議,或者該說是疑問。
  「我們幾個非得利用這三個半月的時間,治療為了戰勝而招來的詛咒效果。」
  沒錯,現在的我們,也就是我、拉芙塔莉雅和菲洛,都因為受到多重獻祭靈光的術法影響,導致能力值大打折扣。
  而且距離痊癒還差得很遠很遠。
  「想不到居然發生了這種事……」
  老實說,現在的狀態相當勉強。
  直到詛咒痊癒之前都不能亂來,即便是平常的戰鬥也會十分吃力。
  據絆那個世界的醫生所言,大約要三個月後才能完全康復。
  雖然我也會嘗試用各種手段進行治療,但在這段期間仍得克服能力值下滑的缺陷。
  透過運用其他勇者的強化方法,我深刻體認到自己已擁有怪物般的強悍實力。
  幸好防禦力似乎不受詛咒效果影響,因此或許還是有辦法化險為夷。
  「鳳凰的封印將於三個半月後解開,而封印解除後的戰鬥八成也會更加艱難吧。」
  我聽絆說過,他們世界的魔獸之所以變強,跟浪潮脫不了關係。
  現在局勢愈來愈嚴苛,勇者成了絕對不可或缺的助力。
  光靠我一人根本無法獨撐大局,縱使加上擁有刀之眷屬器的拉芙塔莉雅,也不可能突破難關。
  況且我也已經答應菲托莉亞。
  至少四聖勇者之間,必須強化彼此的合作關係不可。
  「考慮到今後的事,我認為有必要再次召集勇者舉行會談。包括四聖及眷屬器……在這個世界稱作七星對吧?」
  我認為,眷屬器在這個世界所指的恐怕就是七星勇者。
  希望能與他們好好對談一番,可以的話,也想與他們分享彼此的強化方法。
  「……」
  聽我這麼一說,女王打開扇子遮住嘴角。
  「……岩谷大人的意見,我瞭解了。與七星勇者會談一事……我會聯絡霍布雷及其他各國,盡力實現岩谷大人的心願。」
  聽到女王的回答,我歪了歪頭。
  七星勇者?啊,身為四聖的另外三名天兵怎麼了!?
  「喂。四聖……除我以外的那三個傢伙呢?」
  被我這麼一問,女王立刻移開目光。
  「喂!」
  「真、真的非常抱歉……就在幾天前……」
  除了我以外的四聖勇者,是指劍之勇者天木鍊、槍之勇者北村元康,以及弓之勇者川澄樹等三人。
  那些傢伙們以為自己進入了遊戲世界,只依靠所知有限的遊戲知識胡搞瞎搞,擅自挑戰靈龜卻被反將一軍,並被京抓去當成靈龜的動力源。
  還記得在我們即將啟程前往異世界之際,他們三個是被艾格蕾和變幻無雙流的老太婆抬離現場的。
  而女王的說詞如下──
  勇者們被送到醫院後,就一直昏睡。
  不過,幾天前,醫生似乎確認三名勇者已陸續恢復了意識。
  根據負責診斷的醫師所言,勇者們分別詢問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之後……似乎都有自覺,自己挑戰靈龜失敗。
  「然後呢?」
  「據說在清醒的那天晚上……勇者大人們就憑空消失了……」
  我感到自己的臉頰微微抽搐。
  那三個笨蛋勇者!居然用轉移技能開溜!
  我不曉得他們為何要跑,他們明明沒做什麼壞事……
  好啦,輸了確實超丟臉沒錯。
  「我雖命人封鎖情報,然而謠言仍甚囂塵上──盾牌以外的四聖勇者落敗,是造成靈龜狂暴化主因之一,如今勇者大人們的行蹤著實令人擔憂。」
  「唉……雖不曉得他們會跑去哪裡,但還是盡量確保他們的安全為主,展開搜索行動吧。」
  「我會妥善處理。只不過勇者大人們有可能萌生『是我們造成災情擴大』的念頭,而鑽牛角尖,因此我已下令在搜尋時要格外謹慎。」
  真是夠了……那三個白癡要引發多棘手的問題才肯罷休啊!
  「另外不得不提防,會有國家運用花言巧語拉攏因敗陣而灰心喪志的勇者大人們,企圖藉此統一世界吧。」
  「嗯,這個世界也少不了這種貨色是吧?」
  「當然啦,敢那樣做的國家一定會招來相應的譴責。我國自不待言,相信霍布雷也不會袖手旁觀才對。」
  「呃……我記得霍布雷是企圖搶先召喚四聖勇者的大國對吧?」
  「是的。霍布雷這個國家與四聖勇者有著密切關係,假使未徵得該國許可就採取類似行動,最後勢必免不了一戰。」
  我本來還以為這個世界關於戰爭的問題比絆他們那個世界要少,看來也是到處佈滿地雷呢。
  勇者一旦流亡至拉攏自己的國家,也有可能面臨淪為政治道具的危機嗎?
  我是在不知對方有意拉攏的狀況下,把那些說客通通轟走,所以才沒演變成流亡國外的局面。但換成那三個天兵的話,搞不好很有可能會答應他們。
  真是一群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傢伙。
  雖然身為其中一份子的我,似乎也沒什麼資格講這種話……
  總之,當下唯一能做的就只有召集七星勇者而已嗎?
  儘管不曉得對方究竟是敵是友,起碼還是得見面對談一場。
  畢竟還有『共享強化方法』這項重要目的。
  當然啦,最主要得擔心不知有沒有辦法打聽出來。
  在絆他們那個世界,就有像京這樣的案例。
  現在絲毫不清楚七星勇者到底是敵是友。
  只不過,無論如何都得設法打聽到強化方式,以便化解能力值大打折扣的現狀。
  「勇者的狀況我明白了。另外,發生這麼嚴重的災害……有辦法復興嗎?」
  我的疑問令女王和周遭大臣們的表情,頓時變得更加凝重。
  唉,果然很難嗎?
  「潛入靈龜內部,和在外引誘靈龜的聯合軍本身都傷亡慘重……」
  「沒能守護好聯合軍,真的非常抱歉。」
  身為盾之勇者的我,本來應該要先設法避免人員傷亡,再採取行動才對。即便如此,卻仍造成相當大規模的犧牲。
  「不……相信他們也是得償夙願。參與潛入靈龜內部作戰的將兵們,也都說是拜盾之勇者大人所賜,才能絕處逢生、平安撤退。」
  「能聽見他們那樣說,我感到很欣慰。」
  「鄰近諸國都受了嚴重的打擊,復興恐怕需要一段相當漫長的時光吧。」
  「……這樣啊。」
  「坦白說,提供岩谷大人的援助預算可能也會變得有點吃緊。」
  當下我也只能點頭表示理解。要是遭受如此嚴重的災害後,還能繼續為我慷慨解囊,我反而會在意女王是從哪裡變出這筆費用的啊。
  「我國仍會盡可能地援助岩谷大人,只是跟原先說定的額度比起來……」
  「嗯,我明白。如果需要錢的話,我會自己設法籌措。」
  倒不如說,我非得幫忙籌措復興資金不可……乾脆趁這機會提出我研擬的那項計畫好了。
  「話說,所謂的援助就算不是金錢也可以吧?」
  「是的,不如說就現狀來看,您若要求金錢以外的援助,反而算是幫了我國一個大忙。」
  這既是我在率領聯軍執行作戰時所察覺到的問題點,也是我過去就曾列入考量的事情。
  「那麼,能給我一塊領地嗎?」
  沒錯,目睹了絆等人的表現後,我對迎戰浪潮的手段產生了些許想法。
  同時我也認為,這是自己能力所及的範圍中,能給拉芙塔莉雅最好的禮物。
  等到天下太平時,我才不會傻到留在這個世界,而是會毫不猶豫地回歸我原屬的世界。
  可是,拉芙塔莉雅呢?
  對拉芙塔莉雅而言,這個世界才是她真正的棲身之處。
  既然如此,我就必須留給信任我、與我同甘共苦的拉芙塔莉雅一個讓她此生足以幸福無虞的居所。
  「領地嗎?這當然不成問題,但方便我請教一下理由嗎?至今為止的岩谷大人……這麼說或許有些失禮,但總覺得您似乎一點都不在意這方面的事情啊。」
  唔,我姑且搬出表面上的理由解釋一下吧。
  「在浪潮另一側的世界,四聖的同伴都經過充分訓練,且能在勇者缺席的狀況下迎戰浪潮。我個人分析,未來我們也有必要比照辦理。」
  儘管就結果而言,打倒靈龜的是我們,但對只能防守的我來說,同伴還是佔了極為重要的地位。
  「……我瞭解岩谷大人的考量了。」
  「我先聲明一下,如果缺少聯軍幫助,我們應該早已被靈龜擊敗──麻煩各位謹記這句話。然而,單靠聯軍現今的戰力,實在難以對抗浪潮。老實說,真的太弱了。」
  「唔……」
  騎士這種職業就只有自尊心高人一等,看了就煩。
  「我所謂的弱是指整體戰力。既然靈龜與浪潮息息相關,那就代表未來極有可能出現比靈龜更強的怪物。因此我想培訓一支足以抵禦浪潮來襲的私人部隊……除了需要資金之外,我還想要一塊作為訓練基地的領土。」
  「原來如此,我逐漸明白岩谷大人的考量了。畢竟我國也必須好好獎賞岩谷大人才行,這算是個好機會呢。」
  女王闔上摺扇,順手取出地圖。
  「……我認為城下町附近是不錯的選擇,還是您有比較中意的地點嗎?」
  「這裡。」
  我毫不猶豫地指向某塊地區,那裡位於港口附近的海岸線上,方便前往喀爾米拉島。
  「咦……?」
  拉芙塔莉雅硬是忍下快脫口的驚呼。
  「唔嗯……那個地區是……賽亞特小姐擔任領主的地區呢。」
  「是艾格蕾對吧?想不到她也滿盡心盡力的嘛。」
  「嗯,我原本也想協助該地區推動領地復興工程,但根據部下傳回的報告指出……現狀似乎不太樂觀。」
  「這樣啊……」
  該處好像是遭到我被召喚前的第一波浪潮襲擊,而承受了嚴重打擊的災區。
  我也曾路過好幾次,總之是個充滿無人廢墟,格外冷清的地方。
  可能是受到浪潮的影響吧?連草木都長不高,要復興多半很困難。
  而且她也才剛接手兩個半星期。
  「如果方便的話,我比較推薦您選擇其他地區。因為那地方受到頭一波浪潮所帶來的毀滅性打擊,淪為一片廢墟。」
  「反正都是要開拓嘛。比起城堡周圍那些早已開墾完畢的地帶,那個地區更方便我依照自己喜好打造,所以正適合。」
  「……我明白了。另外,既然獲得領地,就代表我國必須授予您相對應的地位才行。」
  「反正我等浪潮完全平息後,就打算回去原來的世界,因此給我個不用世襲的頭銜就好,甚至等我回去後就直接把領地還給艾格蕾也可以。不對……只要肯讓我照自己的意思開拓,那就算繼續讓她擔任領主也無妨。」
  我們跟艾格蕾並非互不相識的路人,如果跟異常認真地想與亞人和平共處的她合作,應該能順利推動我的計畫才對。
  「那可不行。岩谷大人,您太過低估自己的功績了。若不頒發合適的報酬給您,其他國家會以大義之名,藉此進攻梅洛馬格啊。」
  我莫名奇妙地被女王訓了一頓。
  「就冊封您為伯爵好了。」
  「居然……」
  既然被封了伯爵,豈不代表我的後代有權利繼承這地位嗎?
  很久以前,我曾熱衷於閱讀某部以貴族為題材的漫畫,因此從中學習到有關爵位的知識。
  不過那是一部時代背景設定為近代,而非中世紀的漫畫。
  公爵、侯爵、伯爵、子爵、男爵。
  通稱五等爵,地位順序由上到下依序降低。
  一般而言,爵位可分成家門爵和領土爵等兩大類,在我的世界……以歐洲地區為例的話,基本上爵位是對應領土而生,統治那些領土的人士則通稱為貴族,應該是這樣沒錯啦。
  因此,保有多塊領土的貴族,當然也就身懷好幾個不同爵位。
  而擁有爵位就等於──名下土地面積至少超過一萬英畝以上。
  但我不曉得那些知識能否套用在這個世界。
  「因為岩谷大人將來也許會有孩子啊,所以這算是個以備不時之需的爵位啦。例如……跟梅蒂的小孩呀。」
  「不會有啦。」
  就這麼想湊合我和梅蒂的婚約嗎?
  那傢伙只是個小女孩耶,想也知道我絕不可能對十歲的小女孩產生衝動。
  「請岩谷大人在此稍待片刻,必須為您舉辦一場冊封稱號的儀式才行。」
  「真是有夠麻煩……」
  「話雖如此,但若典禮及獎賞內容無法匹配您此回的英勇表現,將會對我國威信造成負面影響。」
  的確,盾之勇者解決掉對這個世界造成莫大危害的幕後元凶,如果只用金錢犒賞,這種作法實在難以服眾。
  「想不到亞人信奉的盾之勇者大人,居然希望接管賽亞特的領地。過往在梅洛馬格境內,艾格蕾小姐的父親生前也以公平對待亞人而聞名,可謂德高望重,連我也十分仰仗他呢。」
  ……女王這傢伙,完全摸清我的意圖,甚至還頻頻轉眼望向拉芙塔莉雅。
  「同時也能展現不錯的宣傳效果,那方面就交給您處理了。」
  「被如此期待只會增加我的困擾。」
  女王遞給我一把儀式用的佩劍。
  本以為搞不好會被盾牌的力量彈開,但看來不是要用它來戰鬥就沒問題。
  似乎由我先拔劍出鞘交給女王,女王再用劍身交互輕觸我的左右肩頭進行認證後,冊封儀式便宣告完成。
  「在此為盾之勇者──尚文‧岩谷舉行冊封儀式!」
  城堡的士兵們紛紛吹響類似喇叭的樂器。
  我從大門口堂堂正正地走向坐在龍椅等待的女王。
  接著裝模作樣地擺出垂首姿勢,從腰間拔出佩劍遞給女王。
  女王接過佩劍,輕輕敲擊我的肩膀。
  「遵照我國的規定,正式冊封汝為伯爵,以表揚此次的功績。」
  然後女王把佩劍交還給我。
  「期待您的表現。」
  收劍入鞘的我隨即起身。
  「就是這樣。本來是希望能為您舉辦一場規模更加盛大的儀式……」
  「太麻煩了。」
  「就知道您會這樣回答,因此才舉行簡便版的儀式。然而仍須容許我向全國民眾廣為宣揚此事喔。」
  「知道啦。」
  突然有種往後都無法在城下町隨意散步的感覺。
  話說垃圾人呢?雖然覺得好像已經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但他應該還在宮中吧?
  垃圾是指在女王出國那段期間,擔任代理國王的王夫。他雖有另一個本名,如今則因為受到懲罰而被改名為垃圾,是以宗教為由誣陷我入罪的犯人之一。
  ……看到他了。垃圾露出忿忿不平的眼神怒瞪著我。
  因為女王緊迫盯人,讓他連半句話都無法說出口啊──
  如此心想的我仔細一看……發現他居然戴著一個項圈。
  「──!」
  啊,他彷彿有話要說似地,伸手觸摸項圈。
  項圈好像縮緊了。真好笑,我直接對著他笑了出來。
  「────!!」
  他似乎相當火大。
  但只要他企圖發出吼叫聲,就會提前被項圈勒緊脖子而無法作聲。
  哎呀,真是太好笑了。
  「尚文大人……!」
  拉芙塔莉雅提醒似地喊了我一聲。
  看樣子拉芙塔莉雅似乎沒看見垃圾的項圈。
  「哎唷,真的很好笑嘛。妳自己看。」
  「好吧……這種反應的確很符合尚文大人的風格。」
  拉芙塔莉雅回了我一個傻眼的表情。
  「對了,岩谷大人。您方才提到想和七星勇者交流對吧?」
  「嗯?是啊……」
  女王意有所指地望向垃圾。
  只見垃圾硬生生被周遭的騎士們拖過來,並被迫跪在我面前。
  「來聊聊某個七星勇者的事吧。」
  為什麼要帶垃圾到我面前才開口啊?
  「這個七星勇者是一位舊名為魯傑的優秀人物。過去,他曾正面對抗妄想統治全世界的席德威魯特,並於二十多年前拯救了以梅洛馬格為首的眾多國家。」
  「還真是個厲害的傢伙呢。」
  既然活躍於二十多年前,代表現在年紀應該相當老邁才對。
  在我熟悉的人物名單中,說到二十多年前就已經出社會的人物,大概就只有老太婆、奴隸商人,頂多再加個飾品商人吧。
  後面兩個完全不予置評,但老太婆倒是十分有可能。
  畢竟她吃完藥之後,就戲劇性地復活且大顯神威。但我總覺得好像不太對勁。
  「人們因敬畏其智謀,遂決定不沿用其杖之勇者的身分……而改用『英知賢王』此一稱號來傳頌他的英勇事蹟。」
  「──!!」
  垃圾莫名其妙地開始拚命掙扎。
  嗯……英知賢王嗎?想不到居然還有這麼一位不同凡響的人物呢。
  既然那麼聰明絕頂……我轉眼望向莉希雅。
  「是妳老爸嗎?」
  「呼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
  莉希雅連忙卯起來搖頭,看樣子似乎不是。
  「莉希雅,妳知道是誰嗎?」
  「啊,是的。在那邊的……國王大人就是杖之七星勇者大人啊。」
  「啊?」
  我啞口無言地指向不知為何掙扎個不停的垃圾。
  「如今之所以有梅洛馬格及周邊諸國的存在,全都是拜國王大人所賜唷。」
  不不不,這個又笨又蠢、兼權力欲望化身的垃圾是七星勇者?
  不敢相信!我從沒見他拿過法杖之類的東西啊。
  哪來的英知賢王,應該是無知蠢王才對吧。
  「原來莉希雅也會說這種笑話啊。」
  「!」
  垃圾氣呼呼地怒瞪著我。
  「這並不是玩笑話……我相信國王大人目前這副模樣也一定是在實行某種策略。因為爸爸媽媽常說,只要有國王大人在,梅洛馬格就能永保國泰民安呢。」
  「……妳家老爸老媽就是因為那樣,才淪為沒落貴族啦。」
  「呼咿咿……」
  「尚文大人!」
  拉芙塔莉雅又出聲提醒我了,我只是陳述事實罷了。
  照這樣聽來,他豈不就跟我那個世界的某個著名軍師沒什麼兩樣嗎?
  縱使採取了愚不可及的行動,也會誘使對方懷疑背後或許另有陷阱,產生不可輕舉妄動的多慮念頭……
  不太可能吧。
  「我知道是怎麼回事了。正牌其實另有其人,這傢伙只不過是替身之類的傢伙吧?」
  我語帶挑釁地指著垃圾,只見垃圾大概再也忍無可忍了吧,居然緊握拳頭作勢撲向我。
  「休想。寒冰獄!」
  「!?」
  被關進冰之牢籠的垃圾怒瞪女王。
  「要不然就是正牌已死,垃圾則繼承他名號吧?」
  「不不,我所說的句句屬實喔。你說是吧?垃圾。」
  「!」
  「對了,你受到那個項圈影響而無法說話對吧。岩谷大人,請您仔細想想──我為何能把婊子變成奴隸,卻無法讓垃圾變成奴隸呢?」
  經她這麼一問……我本來以為當時是因為女王見垃圾很快就放棄抵抗才把他晾在一旁,但卻也覺得懲罰似乎過輕。
  「相信岩谷大人應該明白,四聖與七星勇者都不可能成為奴隸。」
  「喔……換句話說,就是因為垃圾絕對不會成為奴隸,妳才改用項圈讓他閉嘴……可是套上項圈就沒問題嗎?」
  「嗯,但他本人若有心的話,其實也可以輕鬆扯斷項圈。只不過一旦扯斷就會挨罰,因此他才不敢輕舉妄動罷了。」
  女王話剛說完,垃圾立刻動手扯斷項圈。
  「我再也忍不下這口氣!盾牌────!」
  這傢伙還是一樣囉嗦啊。
  「……這次就姑且放你一馬吧。因此,奧托克雷──哎呀,應該叫垃圾才對,馬上提供杖的強化方法給岩谷大人參考。」
  「休想要我透露!我、我絕不承認!冊封伯爵地位給盾牌?老夫死都不會承認!」
  「……該怎麼辦呢?由衷期望您能高抬貴手饒垃圾一命。」
  女王邊說邊連賞垃圾數記耳光。
  儘管我覺得莫名感到開心的自己實在很邪惡,但考慮到現實情況,想問出垃圾知道的強化方法恐怕難如登天。
  在這種狀況下,不如殺了他,等下一位持有者出現再詢問還比較省事一些。
  可是女王卻說,希望我能慈悲為懷饒他一條狗命。
  真是個難解的問題啊。
  「女王,盡可能嚴刑拷打,逼他招出強化方法。無意為了世界和平而奮戰的勇者,根本不配活下去。」
  「你說什麼!──咕唔!?」
  女王命令部下拿東西塞進垃圾嘴裡,讓他再也說不出話來。
  「……知道了。」
  「期限是──」
  就在我準備說出緩衝期限的瞬間,女王搶先打斷我的話語。
  「另外還有關於我那個婊子女兒的問題。」
  嗯?有什麼進展嗎?
  強化方法固然重要,但既然是關於那個婊子的事,當然就另當別論了。
  儘管有種硬是被岔開話題的感覺,不過無妨,等下次有機會再戳破這一點吧。
  「根據恢復意識的北村大人所言,她還活著的可能性很高。」
  「這問題確實頗為嚴重……那就盡快查明下落,逮捕歸案吧。」
  京也說過,元康好像在面對靈龜時被同伴拋棄了。
  這代表那個婊子一定還活著吧。
  「謹遵您的吩咐。」
  天曉得她會不會回到元康身邊?還是反被以臨陣脫逃罪論處呢?
  「首先,非得跟那孩子好好聊一聊不可。視情節輕重而定,或許會發展成岩谷大人樂見的結果喔……」
  「那我就期盼此事成真囉。呵呵呵……」
  我與女王就這麼互相刺探對方的心意,彼此相視而笑。
  「尚文大人!」
  「好好好,我知道啦……」
  真是的,妳也稍微配合一下我的玩笑好不好?就像小拉芙這樣。
  「拉芙芙……」
  順帶一提,小拉芙從剛才開始,就一直模仿我露出邪惡的笑容。
  「總而言之,我也有很多問題等著要請教專家耶。」
  「我知道啦,總之先做好準備再說。」
  畢竟才剛從異世界回來,也有各式各樣的工作等著我處理啊。
  「再見啦,這個世界的垃圾。身為一個陷害勇者的無知蠢王,你今後將會遺臭萬年。真是太好了呢!這下子你出名囉。」
  「──!!」
  當我們準備離開謁見大廳時,只見垃圾拚命指著我,還企圖破壞冰之牢籠。他八成是想撲到我身上揍我一頓,但周圍的士兵們當然不允許他放肆,女王也善盡了自己的職責。
  話說,這傢伙真的是七星勇者嗎?


《盾之勇者成名錄10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創作者介紹

東立小說官方部落格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