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正經試閱  

大家好~~

在開始試閱前,小編要先通知各位讀者。

原訂於10月出書《不正經的魔術講師與禁忌教典6》因諸多因素,將於11月第一週上市。

請讀者們不要白跑書店一趟。

明明說好天氣會變冷,害小編滿心期待,結果還是被熱死......

無處可發的熱情就用在新書試閱上吧!!

今天的試閱作品是《不正經的魔術講師與禁忌教典6》

葛倫好不容易下定決心要當個好老師,卻馬上收到解雇通知!?

為了逃離被開除的命運,他必須要自費前往遺跡調查。

一貧如洗的葛倫因而將念頭動到學生身上。

「這次的遺跡調查,我就破例帶你們一起去參加吧!」

不正經魔術講師的壞主意,究竟會引發何種風波?

別忘記本書有超豐富特典喔!!詳情請見來勢洶胸(?)的10月特典!!


 

  序章 空
  
  
  「《回歸定理的圓環吧────》」
  女子迅速地大聲唱出咒文。席捲四周的魔力形成漩渦,開始動作。
  「──以下咒文省略!給我消滅吧────!」
  黑魔改【毀滅射線】。
  光之衝擊波化成雷霆萬鈞的奔流,從女子向前打出的左掌釋放。
  能把所有物質分解成根源素單位,並且將之從世上消滅的那道極光,朝著該女子正面那條長長通道的盡頭──空間的消失點飛竄而去──
  通道上的敵人──排出密集陣形蜂擁而來,數量多到讓人心浮氣躁的守護者──古代的魔導傀儡們悉數瞬間蒸發。
  然而,女子臉上卻不見絲毫勝利的餘韻和勝者的從容──
  「……呼……呼……該死的、東西……!」
  女子──瑟莉卡‧阿爾佛聶亞,一臉痛苦地癱靠在通道的牆壁上。
  這裡是阿爾扎諾帝國魔術學院校舍下面的地下迷宮,地下四十四層。
  於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中,瑟莉卡的朦朧身影在油燈的微弱光線照射下隱隱約約浮現,那副模樣──只能用不忍卒睹四個字形容。
  她遍體鱗傷,隨處可見大大小小各式各樣的傷口,沾滿血跡的衣服破爛不堪。氣定神閒的魔性美女如今看起來既疲憊又憔悴,和平常判若兩人。
  「……啊、嗚……本來以為……這次……一定可以……成功的!」
  阿爾扎諾帝國魔術學院‧地下迷宮的探索調查。
  全大陸最頂尖的魔術師瑟莉卡,之所以會在此學院設籍,這正是其最大理由與目的。
  她從好幾年前開始,就把全副心力灌注在這座地下迷宮的攻略上。
  然而,即使這次她已經擬定各種對策,帶著滿滿的自信前來挑戰──結果卻跟過去一樣,『失敗』兩個字成了殘酷的現實擺在她的眼前。
  這次她同樣完全不敢掉以輕心。
  收在瑟莉卡懷裡的懷錶型魔導器和佩帶在腰上的變種劍,無庸置疑地就是瑟莉卡做為魔術師全力以赴的證明。瑟莉卡每次來挑戰這座地下迷宮的時候,一定都會使出她的畢生絕學,沒有任何保留。
  即使如此──她距離征服這座地下迷宮的目標依然非常遙遠。
  縱然瑟莉卡是擁有非凡實力的魔術師,可是這座地下迷宮是連她這種超人般的存在都無法攻克的絕死魔境。設在迷宮內的所有機關,都在嘲笑著瑟莉卡的挑戰。
  「可惡……好痛……」
  瑟莉卡咬牙切齒地咒罵。現在的瑟莉卡甚至無法用魔術治癒自己的傷勢。她只能在傷口敷上消毒藥草,牢牢綁緊繃帶止血。
  她的身體早已處於治癒極限的狀態了。
  所謂的治癒極限,就是在極短時間之內反覆使用法醫咒文為肉體療傷,經過一定的施咒次數之後,會使治癒的效果大幅下降,甚至導致肉體自我崩壞的一種狀態。此般現象是頻繁的過度回復所引發,會對生體組織活動造成嚴重的阻礙。
  治癒極限又被沙場上的士兵戲稱作『抓住治療師之手的死神』,個個聞風喪膽。
  因此,低垂著頭的瑟莉卡,她的內心早已被無可迴避的死亡恐懼侵蝕了。
  撐不下去了,快撤退,放棄吧──瑟莉卡冷靜的理性如此向她提出警告。
  然而──
  「……哈哈、如我所願……!反正我本來就在尋找合適的葬身之處了……!」
  瑟莉卡揚起嘴角露出淒厲的表情,抬起了臉。
  「咳咳……什麼邪神的眷屬……魔導士的戰鬥……都不能終結我的性命……!對我來說,這反而是求之不得的大好機會……!」
  究竟是什麼事情迫使瑟莉卡不惜豁出性命,又使她失去冷靜的判斷呢?
  即使陷入可能性命不保的絕境,瑟莉卡依然踩著重心不穩的腳步前行。
  儘管她心裡有數,這麼做是在自尋死路……只不過是白白送死罷了。
  ──向前進吧──完成使命。
  可是在腦子裡響起的某個『內面的聲音』誘導之下,她就像被地下迷宮附身了一樣,一步接著一步,搖搖晃晃地繼續前進。
  「……沒錯……!我必須……繼續前進……!否則……我……永遠都……!所以……!」
  
  ──我知道了。那麼我拜託妳……至少要平安歸來喔?
  
  這時,瑟莉卡的腦子裡突然響起了某人令人愛憐的聲音。
  那道聲音甚至壓過瑟莉卡『內面的聲音』,深深打動了她的心……
  「……!?」
  原先幾乎要自暴自棄的瑟莉卡又重新振作了起來。
  一度陷入亢奮的思緒和衝動,頓時都被澆熄。
  那道聽似不祥,引誘瑟莉卡深入地下迷宮的『內面的聲音』戛然而止。
  瑟莉卡茫然若失地呆站在原地……一會兒之後──
  「…………我是傻了嗎?我到底在胡說什麼啊……這樣豈不是本末倒置嗎……」
  瑟莉卡顫抖著雙唇掉頭轉身。
  「混帳……」
  瑟莉卡像在自言自語似地,有氣無力地低聲嘟囔,拖著沉重的腳步往回走。
  這次也宣告失敗了──一路上,她心裡都懷著這般滿是屈辱的鬱悶心情。
  
  ……然後──
  瑟莉卡……自始至終都沒有發現。
  『……瑟莉卡……』
  某人躲在遠遠的地方,目不轉睛地目送著失魂落魄的她離去。
  從瑟莉卡踏入地下迷宮起,就有個外貌奇特的存在,一直鬼鬼祟祟地跟在她的後頭,從暗處窺看她的一舉一動。
  ──這些事,瑟莉卡這次同樣也沒有發現。

  第一章 身為講師的我決定要去調查遺跡的原因

  
  我……回來了。
  我又回歸到那個安穩、祥和、平凡,卻也有些無聊的日子了。
  雖然與戲劇化的發展無緣,但也因此顯得神聖而高貴的日常世界。
  我曾經先入為主地認為自己不適合這樣的世界,鬧起脾氣轉身離開……
  後來,某個學生拉著我的手,把我重新帶回這個無比燦爛的光明世界──
  (我……待在這個地方……也沒什麼不可以……)
  今後我也能享受這般輕鬆自在的時間。
  是那個女孩允許我存在於這個溫暖的世界,而我可以為她做些什麼……可以回報她什麼呢?
  當我難得地茫然思考著這般問題的時候……
  ──那件事情發生了。
  「葛倫老師……你被開除了。」
  「咦?」
  里克學院長毫無預警地向我下達殘酷的最後通牒。
  「……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
  葛倫的驚愕大叫,響徹了阿爾扎諾帝國魔術學院的學院長室。
  「這、這、這是怎麼一回事啊!?學院長!?」
  葛倫明顯動搖,雙手拄在學院長面前的辦公桌上逼問他。
  「我沒有做任何需要被開除的事情────……吧!?」
  「為什麼要遲疑那麼久呢……算了,這個問題就留待日後再討論……」
  里克學院長以一臉慈祥老爺爺的表情說道。
  「剛才的說詞有些語病,我修正一下好了。」
  「……語病?」
  「嗯,更正確一點的說法是『你再這樣下去可是會被開除的』。」
  「那、那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這時──
  「……唉,真是個笨蛋。雖然早就知道你很笨,可是沒想到你竟然會笨到這種地步,葛倫……」
  背靠著牆壁的瑟莉卡打了個岔。從她出水芙蓉般的美麗臉龐變得僵硬,而且太陽穴青筋狂跳的模樣看來,她似乎正在氣頭上。
  瑟莉卡上次在地下迷宮所受的傷尚未完全痊癒。她那性感妖豔的肢體纏滿了繃帶,膏藥貼得到處都是,左手臂用三角懸帶固定了起來。
  由她平日那氣定神閒的模樣,很難想像她竟然也有這麼狼狽的時候。
  「葛倫……你的魔術論文呢……?啊啊……?這一期的論文提交期限都已經過多久了……?」
  但瑟莉卡並未因此就表現出令人同情和虛弱的一面,相反地她的笑容和話中都夾帶著讓人不寒而慄的魄力,藉此恫嚇葛倫。
  「……咦?魔術論文?」
  葛倫整個人如受驚嚇的小動物般呆滯,眼睛眨個不停。
  「…………那是什麼?我也得寫嗎?」
  「《廢話‧你這‧笨蛋》啊啊啊啊啊啊啊──!」
  烈焰瞬間爆發。
  瑟莉卡所詠唱的爆炸咒文狠狠地炸飛了葛倫。
  「你是學院的魔術講師吧!?當然必須定期把自己的魔術研究成果整理成論文,提出報告啊!」
  瑟莉卡一把抓起整個人被炸得焦黑的葛倫胸口破口大罵。
  「咳咳……那……那是什麼……我、我怎麼沒聽說過……」
  「你好歹也看一下職務規定書吧,白痴!」
  葛倫的頭又更進一步地被瑟莉卡搖得左右劇烈晃動。
  「不過,從你那個反應看來,你根本沒有做任何值得寫成論文的研究是吧?」
  「……嗚。」
  「講師雇用契約的更新條件,就是得定期把魔術研究寫成論文,並且提出──這是魔術學院白紙黑字的規定。這跟當初鑽規則漏洞讓你當上講師時的狀況,根本完全不能混為一談。即使是我,這次也包庇不了你喔?你打算怎麼辦?」
  「瑟莉卡,我想到了一個好主意。不如我乾脆就這麼回去當整天關在家的啃老族吧……」
  「你休想,蠢蛋!」
  瑟莉卡毫不留情地一腳踹倒死到臨頭還滿嘴胡言亂語的葛倫。
  「痛痛痛……好啦,我就不開玩笑了……」
  葛倫搖搖晃晃地站了起來,轉身面向學院長。
  「能不能請你網開一面呢?學院長。雖然我沒什麼資格說這種話……可是我還想再多當一陣子的講師。至少等那些傢伙畢業……」
  「……咦?葛、葛倫……你……?」
  葛倫面露真摯的表情如此說道後,瑟莉卡驚愕地瞪大了眼睛。她想都沒想到葛倫居然會說出那麼感性的話。
  「唔……」
  見葛倫難得表現出令人讚賞的態度,學院長也面露正經的表情沉吟了起來……
  「關於論文,請再通融我一點時間!我一定會寫一篇交出來的……拜託了!請給我機會!」
  葛倫面露拚命的表情低頭懇求──
  
  ──與此同時,在他的內心裡面──
  (死定了啊啊啊啊啊啊啊!要是真的被開除就慘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葛倫這輩子從來沒這麼狼狽且戰戰兢兢過。
  (現在要是被炒魷魚,頭可就大了!前幾天我才剛趁瑟莉卡不在的時候,偷偷用她的名義分期付款訂了那個東西耶!?沒錢付的話,我不就──!?)
  葛倫口中的那個東西,指的是名為『複製人偶』的魔導人偶。
  說穿了也沒什麼大不了的。葛倫打的如意算盤其實很簡單,他的目的是讓那個『複製人偶』變身成自己的模樣,然後教它學習講師的工作,讓它扮演替身,好讓自己可以偶爾蹺課摸魚,如此罷了。
  ……葛倫看似有所成長,實際上卻是一點長進也沒有。
  至少等那些傢伙畢業……他會下意識地脫口說出這樣的話,按理說也就表示他的心境多少有些變化才是……看來是旁人想太多了。
  (可惡,我的名字沒有信用額度,所以當初才會用瑟莉卡的名義貸款,而且為了殺價還保證絕不退貨,結果卻適得其反!現在我絕不能被開除!至少在我還完貸款以前!追根究柢,要是被瑟莉卡知道我擅自買了那種東西,不被殺掉才怪!)
  於是──
  
  「求求你了,學院長!」
  ──葛倫像是要磕頭跪拜一樣,把頭垂得更低了。
  「你說你會寫篇論文出來……話雖如此,葛倫老師,你想好論文的題目了嗎?如果只是做點文獻調查就隨便掰出一篇報告,那種程度的東西是不可能通過審查的喔?」
  學院長面有難色地回答道。
  「那、那個……」
  「魔術研究進度落後,對我們魔術師來說是很稀鬆平常的情況。因此,雖然有規定明確的提出期限,可是也有類似緩衝期的制度,而且依往例緩衝的期限十分寬鬆。前提是,手上必須要有值得寫成論文的研究題目。葛倫老師你有嗎?」
  葛倫一臉有苦說不出的表情。的確,自己向來沒有做過任何研究,這個審查也沒有寬鬆到光靠拼湊出來的論文就能過關。
  (看來……真的沒有轉圜餘地了?我該拿什麼說詞跟班上那群小鬼解釋才好……?)
  比起已經沒有希望付清的分期付款,葛倫更對自己的學生懷抱起一股難以言喻的罪惡感,就在這時候──
  「不過……算你運氣好,葛倫老師。」
  學院長露出笑容接著說道。
  「你知道『塔姆天文神殿』嗎?」
  「……?那是一座位在離北邊街道不遠郊區的古代遺跡……對吧?」
  葛倫不解為何學院長提起這個,納悶地從腦海深處翻出相關的記憶。
  「唔,一如你所知道的,那個遺跡的探索危險程度只有F級,從來沒有任何有益的魔法遺產從那裡出土,靈脈也很平凡,不僅在魔術方面沒什麼價值可言,也缺乏做為歷史資料的價值。要不是位在那種荒郊野外,應該早就成了觀光景點,那個遺跡就是這種像雞肋一樣的地方,不過……」
  停頓一會兒後,里克自己也隱隱露出不敢置信似的表情接著說道:
  「幾年前,經過某魔術師的調查,他提出了一個假設……那個『塔姆天文神殿』有可能是古代的時空間傳送儀式場。」
  「……咦!?那、那是真的嗎!?」
  葛倫忍不住睜大眼睛,激動地向里克學院長確認。
  「那不是瞎掰的嗎!?『塔姆天文神殿』能調查的早就都調查過了啊……而、而且時空間傳送根本是──」
  時空間傳送魔術……凡是對魔術小有研究的人,聽到這個詞都會一笑置之。
  時間與空間是種相連在一起,往未來的方向存在的概念。兩者並非分開的不同變數,而是表裡一體的存在。
  因此,雖然魔術師可以加快或減緩同一空間內的時間流動速度,或者在同一時空中進行空間跳躍或扭曲,不過也僅能做出這點程度(話雖如此,難度可是高得驚人)的干涉。在魔術理論上,想要分割時空,從某個時空間地點移動到另一個時空間地點──亦即進行所謂的時間旅行,無非是天方夜譚。
  這是因為魔術的兩大法則之一,『零點收束法則』──所有世界法則總是會往最自然安定的形式收束,世界不允許矛盾存在──在從中作梗的關係。
  「……問題是,提出這個假說的魔術師是個非常優秀的天才……讓人很難把那假說當成玩笑話笑過就算了。」
  學院長困惱似地擠出苦笑,嘆了口氣。
  「葛倫老師你說的沒錯,『塔姆天文神殿』這遺跡很久以前就被徹底調查過了,可是魔術上卻沒有任何的斬獲……所以沒人有興趣調查這種地方。嚴格說來,每個人光是做自己的魔術研究就忙不過來了,也沒那個時間和預算。然而,既然那個天才魔術師提出了那樣的假說,我們也不能繼續無視下去,有必要重啟調查……」
  學院長用意味深長的眼神看了葛倫一眼。
  「『塔姆天文神殿』……已經放置很長的一段時間了……你不覺得該有人去進行調查了嗎?」
  「學院長……難道……你的意思是……?」
  學院長向瞪大眼睛的葛倫用力點頭。
  「葛倫老師。你願意率領調查隊去『塔姆天文神殿』重新調查嗎?要是能找到古代的時空間傳送魔術,那將會是名留魔術史的世紀大發現。就算結果證實『果然是空穴來風』,也一樣是價值非凡的成果,如果能把調查結果寫成論文的話……儘管資深的講師和教授可能會發出不平之鳴……不過你應該可以靠那篇論文度過這次被開除的危機才是……意下如何?」
  對葛倫而言這提議就好比久旱甘霖。
  葛倫伸長身子,大受感動似地抓住學院長的手。
  接著他露出爽朗的表情堅定地說道:
  「學院長……!我明白了!這項任務就包在我身上吧!」
  
  ──在熱血沸騰的假面下。
  (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麻煩死啦啊啊啊啊啊啊──!?)
  葛倫忍不住想抱頭大吼大叫。
  (什麼遺跡調查啦!?叫想當家裡蹲的我去做那種田野調查的工作,根本是在拷問吧──!?實在麻煩死了,就沒有簡單一點的工作嗎──!?)
  ……葛倫果然一點長進也沒有。
  (再說,「時空傳送☆魔術~」到底是什麼鬼啦!?聽起來就像在故弄玄虛,連讓我想藉此一獲千金的慾望也沒有呀!如果是古代的秘密寶藏,那我還比較想去咧──!)
  學院長不知道葛倫滿腦子都在想這種無可救藥的事情,一臉歉然地表示:
  「不過,有件事難以啟齒……這件調查案的預算沒有著落。看來葛倫老師你得自掏腰包才行。本期的預算申請早就結束了,就算破例讓你通過預算申請,恐怕預算還沒下來,調查和論文的緩衝期限就已經到期了。」
  (你、你說什麼啊啊啊啊啊──!?自掏腰包!?這是叫我切腹吧!?)
  內心裡的葛倫眼睛瞪大到眼框裂開,眼珠子都快掉出來了。
  「沒關係!只要能讓我繼續擔任講師,這點小錢不算什麼!」
  葛倫拚了命按捺心中的動搖,擠出充滿了虛偽熱情的表情拍胸脯保證。
  (嗚哈!這下要大失血了!?連學院都不肯出經費的遺跡調查根本要命!怎、怎麼辦啊……!?不給錢,教我怎麼好好調查啊!?本來薪水就被東扣西扣,荷包都營養不良了……!)
  那個窮困潦倒的感覺,逼使葛倫更絞盡腦汁打起餿主意……
  (對、對了……!我可以不要花錢聘請遺跡調查員,動員班上的學生充當人力,就可以大幅節省人事經費了不是嗎……!?咯咯咯……!)
  儼然是沒血沒淚的人渣。
  (如果是探索危險度D級以上的遺跡,帶學生同行確實是不妥……可是!幸運的是『塔姆天文神殿』只有F級!危險度是最低的!連學生要進行『遺跡探索調查實習』時都不會把這種無聊遺跡列入考慮!完全沒有問題!)
  葛倫的臉上依舊堆滿了虛假的熱情,暗地裡則一直在動歪腦筋。
  (就這麼辦吧!隨便找個理由攏絡學生,再讓他們做牛做馬……為了保住我的飯碗……也為了保住我的薪水!)
  
  當葛倫打著這種極端卑鄙下流的念頭,在心裡竊笑的時候……
  「葛倫!」
  表情一本正經的瑟莉卡忽然逼上前來。
  (哇!?瑟莉卡!?該、該不會被她發現我的企圖了吧……!?)
  葛倫面色鐵青顫抖不止,拚命努力保持鎮定。
  「……葛倫……你……」
  這時,瑟莉卡突然放鬆臉部肌肉面露微笑……眼眶盈滿了淚水……
  「你為了延續魔術講師的生涯,不惜自己破費……我太開心了……你真的改頭換面了哪……真的……太好了……」
  瑟莉卡用手指拭去掛在眼角的淚水。她的表情是那麼開心,從平時那聰明伶俐又冷淡的面貌根本無法想像,彷彿得到了某種救贖一樣。
  「……咦?……啊、噢……嗯……呃……咦?」
  沒料到瑟莉卡居然會做出這般反應,葛倫流了滿頭大汗,納悶不已。
  「呵呵呵……瑟莉卡教授她一直很擔心你哪。」
  學院長也破顏微笑開口說道。
  「雖然我不太瞭解詳情……不過聽說葛倫老師你以前經歷過許多痛心的事情哪……所以你才會對將來萬念俱灰。瑟莉卡教授她對於這樣的你始終感到放心不下喔……即使在你當上魔術講師之後也一樣。」
  「學、學、學院長!?」
  聞言瑟莉卡瞬間漲紅了臉,高聲尖叫,生氣似地連忙提出抗議。
  「我、我們不是說好不會在葛倫面前談起這件事的嗎!?太、太過分了,竟然違反約定!」
  「哎呀,真的哪,抱歉,一不小心就……」
  (……………………可惡,心好痛……)
  感覺心如刀割的葛倫臉頰肌肉僵硬,全身汗如雨下。
  「……呃,總、總之就是這麼一回事……」
  他轉過身子背對瑟莉卡和學院長,像是腳底抹油逃走般匆忙離去。
  「塔、『塔姆天文神殿』的重啟調查工作……我接下來了!那、那我要趕緊去做準備……先走一步了……」
  「葛倫。」
  當葛倫要跨出學院長室的瞬間,瑟莉卡開口叫了他的名字,葛倫立刻停下腳步。
  「……加油喔。」
  「好。包在我身上吧。」
  葛倫給了一個莫名有力的答覆後,離開了學院長室。
  
  ……在盡己所能給不肖的徒弟最大的鼓勵後──
  瑟莉卡一邊獨自走在冷冷清清的學院走廊,一邊想事情。
  「也對……人是會改變的哪……」
  現在瑟莉卡腦海裡浮現的,是葛倫一年多前失去了心靈支柱,整個人自暴自棄、變成行屍走肉的模樣。
  都怪自己馬馬虎虎地推了他一把,都怪自己把魔術傳授給他,才會毀了葛倫的人生……葛倫會不會從此一蹶不振……會不會一輩子都無法改變了──瑟莉卡曾經因為懷著這般不安與懊悔,默默獨自流淚過。
  可是實際上又如何?
  雖然花了很長一段時間,但葛倫終究重新振作起來了。
  這次他會自告奮勇,背後八成又在打什麼餿主意……即使如此,現在的葛倫跟一年前相比已經判若兩人。至少跟那個時候『什麼也沒有』的葛倫不一樣了。
  無論是好是壞,他總是活在當下,儘管心有迷惘,仍朝著未來前進。
  「呵……事到如今還有什麼好感慨的……」
  瑟莉卡苦笑了出來。人隨時都在改變,這不是被迫活了悠久歲月的瑟莉卡早就切身感受過的事情嗎?
  沒錯,無論是好是壞,人隨時都在改變。
  有時會被絆倒,有時會停下腳步,有時固然遭受挫折仍勇往直前,進而成長、蛻變。
  雖然那模樣滑稽、愚蠢又狼狽不堪……可是卻也令人覺得神聖,那正是人類原本應有的姿態。
  人類那樣的姿態──看在瑟莉卡眼中,感覺是那麼光彩奪目,又令人欣羨。
  對於身為一個老早就停止前進的人類──瑟莉卡來說──
  這時……
  「…………啊啊……又來了嗎……」
  一股莫名的不安和焦躁開始在瑟莉卡的心裡蠢蠢欲動。
  她像是胸口被人勒住一樣感到痛苦,耳朵裡面有聲音嗡嗡作響,心臟發出劇烈鼓動聲。踩在腳下的地面開始扭曲變形,意識漸漸蒙上一層白霧。
  「……可……惡……」
  瑟莉卡隻手扶牆撐住身子,心浮氣躁地向上撩起頭髮,摀著頭部。
  這股會不定時侵犯瑟莉卡的不安與焦慮,是瑟莉卡所罹患的『病』。那並非肉體上的疾病,而是精神層次的問題,雖然她明白那個原因是什麼──可是卻拿它一點辦法也沒有。
  而且這個『病』近來有症狀愈來愈惡化的傾向。
  從葛倫做為魔術講師重新出發的那個時候開始……
  「……………………」
  就像在耐心等待暴風雨過去一樣,瑟莉卡一動也不動,只是不停重覆深呼吸……一會兒後,狀況終於慢慢恢復穩定……
  然後她忽然抬起頭來。
  「…………『塔姆天文神殿』……嗎……」
  瑟莉卡像想到什麼似地喃喃嘟囔道。
  她的低語聲沒有飄進任何人的耳裡,靜靜地消散了。
  
  翌日。
  阿爾扎諾帝國魔術學院,二年二班的教室。
  上課前,整個班上的學生一如既往吵得鬧哄哄的,唯獨一人例外……
  「唉~~…………」
  西絲蒂娜有氣無力地趴在桌上唉聲嘆氣。彷彿由上等的銀溶化而成的銀髮披散在桌面上,化作一條美麗的河流。
  「西絲蒂……不要那麼沮喪嘛。一定還有機會的……」
  坐在隔壁的魯米亞安慰意志消沉的西絲蒂娜。
  「嗯,我知道……知道歸知道……還是覺得很洩氣……」
  聽了魯米亞的安慰後,西絲蒂娜心有怨恨似地抬起了頭來。平常那凜然的霸氣如今蕩然無存……說得更明白點,她看起來非常失魂落魄。
  「魯米亞……西絲蒂娜她怎麼了?好像沒什麼精神。」
  坐在正後面的梨潔兒跟平時一樣一副沒睡飽的樣子,面無表情地低聲問道。
  「嗯,她有點事……」
  不曉得該怎麼回答的魯米亞,向梨潔兒投以曖昧的笑容。
  西絲蒂娜沒理會她們兩個,獨自在一旁碎碎念。
  「為了參加這次的遺跡調查,我辛辛苦苦才寫了那篇論文耶……至少也給我一點讚賞吧……那個人是不是討厭我啊?追根究柢……」
  「好、好了啦好了啦……」
  魯米亞帶著苦笑,繼續安撫半生氣半傷心地抱怨個不停的西絲蒂娜。
  話雖如此,西絲蒂娜會這麼沮喪也是情有可原。
  之前魔術學院的教授佛賽爾‧路福,為了調查在帝國東部新發現的古代遺跡,決定募集學院關係者組成調查隊。
  立志跟隨已故祖父雷德爾夫‧席貝爾的腳步,將來要專攻魔導考古學的西絲蒂娜,一直想找機會累積遺跡探索調查的經驗,理所當然地對這個計畫產生興趣,進而報名了調查隊的甄選。
  可是最後她落選了。性別是女的、年紀太小、年級太低、身為魔術師的階級太低、個性難搞……西絲蒂娜被挑剔得一無是處,在調查員的甄選中被刷了下來。負責評選的評審甚至沒認真看完她那份報名必須繳交的報告。
  「什麼嘛,跟魔術師是男是女有什麼關係……話說,說我個性難搞是什麼意思?」
  光是想起佛賽爾那張自以為是的嘴臉,西絲蒂娜就火冒三丈。
  「唉……不管怎樣,這是第四次落選了嗎……要我怎麼不沮喪呢……」
  不只這一次,只要魔術學院在募集遺跡調查員,西絲蒂娜都會去報名……從來沒放棄過任何一次甄選。
  「不過,西絲蒂有能力不足的地方也是事實喔?畢竟妳還只是個第二階級的魔術師而已……」
  魯米亞說的話言之有理,西絲蒂娜蹙起眉頭噤口不語。
  「當然,西絲蒂是全年級成績第一名的資優生,以二年級學生來說,妳現在的階級也是超群出眾唷?像我就還只是第一階級的呢。不過慣例上,遺跡調查員確實都是從第三階級以上的魔術師開始遴選的吧?」
  「……呣……話是……這樣沒錯……」
  「況且……這次新發現的遺跡,探索危險度的預測好像是……B++的樣子對吧?」
  探索危險度,指的就是探索危險性的等級,這項數據是透過設置在遺跡中的陷阱和機關、守護者和魔獸,以及周邊環境等因素來進行綜合評比。難度細分為S、A、B、C、D、E、F七個等級,從最簡單到最困難共有二十一階級的評價。
  以B++級的危險度而言,即使是準備得萬無一失的遺跡探索隊,一不小心還是會鬧出人命。
  「我希望妳現在還不要去挑戰那麼危險的地方……我會擔心的……」
  「……呣呣呣……」
  魯米亞拿出階級和危險性當理由後,西絲蒂娜完全失去了反駁的餘地。
  雖然階級高低並非絕對的規則,但在慣例上就如魯米亞所說的一樣;而關於危險度這點,若冷靜下來衡量自己現在的力量,也不能否認是有點太操之過急了。
  被踩到痛處的西絲蒂娜鼓著腮幫子生起了悶氣。
  看到親友做出那般幼稚的舉動,魯米亞不禁莞爾,說道:
  「沒問題的。西絲蒂妳一直都那麼努力。總有一天妳一定會得到大家的認同,憑自己的實力參與遺跡調查的。」
  「……謝謝妳,魯米亞……」
  正當西絲蒂娜在魯米亞的鼓勵下稍微露出笑容的時候──
  「……呼,早安啊,各位同學!」
  教室前方的門忽然打開,葛倫英姿煥發地現身了。和平時那懶洋洋的模樣判若兩人,葛倫以乾淨俐落的動作站上了講台。
  恰巧預備鈴也在此時響起,隨著課堂的開始,原先氣氛和樂地談天說笑的學生們紛紛安靜了下來。
  「……在開始上課之前……今天我想先和你們說一件事。」
  在恢復安靜的教室裡,威風凜凜地站在講台上的葛倫面向學生說道。
  學生們也發現今天的葛倫感覺好像有點怪怪的,所有人都好奇地把目光集中在他的身上。
  「你們啊,老是窩在教室裡小家子氣地捧著教科書,一味鑽研書裡面所寫的知識……真的覺得這樣就好了嗎?真的這樣就滿足了嗎?」
  聽了葛倫的話,班上的學生面面相覷,開始交頭接耳地討論了起來。
  「你們是探究世界真理的魔術師吧?啊啊,原來如此,書本中確實也有世界沒錯。閱讀書籍累積知識是非常重要的。然而,現實的世界比書本裡的世界更加無比寬闊!說是無窮無盡也不為過!如果對這個世界的遼闊一無所知,還算什麼魔術師!?還敢談什麼真理!?」
  葛倫揮舞著手臂,講得口沫橫飛。
  「你們應該要對這個世界有更多的瞭解!應該要持續增廣見聞!你們還年輕!不可以把自己關在封閉的世界裡!是時候打破閉鎖的殼,走到外面的世界了!然後,你們必須去接觸未知的世界,增廣見聞,提升自我!未知的神秘原來一直都存在於身旁……這個世界有多麼偉大,又有多麼不可思議,你們必須有更深的體認!不是嗎!?我啊……希望可以教你們認識這個世界的偉大和不可思議之處。希望你們做為探究世界真理的魔術師,可以更清楚這個世界。為了你們那充滿了璀燦榮光和無限希望的魔術師未來!」
  學生們被葛倫這番熱血沸騰的發言唬得一愣一愣,聽到不禁都出神了。
  「……如此這般,不瞞你們說,這次學院將某個遺跡調查的工作委託給我,為了替魔術發展做出公而忘私的貢獻,我已經答應接下這個工作……不過,這回的遺跡調查,我打算破例帶你們參與!」
  葛倫突如其來的宣言讓教室陷入一陣騷動。
  「讓我們一起展翅飛往外面的世界,在我們的先人所留下來的遺產探索調查,親身接觸那個偉業與其中的偉大之處,拓展身為魔術師的視野與見聞,站上更高的境界吧……」
  葛倫所說的有一部分是真的。
  真正的魔術師不能只懂得魔術,還必須熟習這個世界的所有道理與知識。
  所以魔術師有時候也會被尊稱為『賢者』。
  也正因為如此,學生無從反駁葛倫的言論,只能一臉茫然地聽進他的話。
  「這次學院指派我去調查的遺跡,就是那個赫赫有名的『塔姆天文神殿』。」
  這時──
  「你、你說『塔姆天文神殿』?」
  西絲蒂娜突然匡啷一聲猛然站了起來。
  「嗯?……白貓?有什麼問題嗎?」
  「啊……不、不……沒事……」
  集班上同學詫異的視線於一身,西絲蒂娜紅著臉無精打采地坐了下來。
  「……?總而言之。我打算在這個班上招集有志參加這場遺跡調查的成員。遺憾的是,人數過多的話我會照應不來,所以名額只限八個。這是我自身能力不足的問題,我也很懊惱……」
  葛倫此言一出,整間教室更是耳語之聲不斷。
  「太好了!西絲蒂,馬上又有下一個機會了呢!」
  魯米亞開心得就像是自己碰上好事般,向一旁的西絲蒂娜投以笑容。
  「反正危險度也很低……正好適合西絲蒂妳這個遺跡探索的入門者,不是嗎?」
  「……嗯、嗯,對啊……雖然不太清楚是怎麼回事,不過確實是機會沒錯……!」
  雖然西絲蒂娜不知怎麼地,動搖得非常明顯,不過她的雙眸綻放出強烈的光芒。
  「……來吧,覺得隊員資格非自己莫屬的人快報上名來!這種機會可不是隨便可以碰到的喔!先搶先贏──!」
  在葛倫的煽風點火下,西絲蒂娜反射性地準備舉手──這時……
  「……唉呀呀。老師你這人還是一樣好笑呢。」
  一位眼鏡少年臉上露出皮笑肉不笑的刻薄冷笑,站了起來。
  他是葛倫執教的二班學生之一──基伯爾。
  「為什麼要限定在我們班上募集隊員呢?與其找我們這種一般的學士生,去募集那些已經取得第三階級以上的四年級學生或者修士生來當隊員,不是更妥當嗎?依慣例,遺跡調查隊都是由第三階級以上的魔術師組成的吧?」
  雖然基伯爾的表達方式充滿了挖苦和諷刺,不過他說的完全沒有錯。
  「你這問題還用問嗎……基本上,第三階級已被視為獨當一面的魔術師,動員他們參加遺跡調查,按規定可是得花錢聘用的──不對!」
  葛倫明顯地露出說錯話的表情,回答變得支支吾吾。
  「……塔、『塔姆天文神殿』的探索危險度才F級而已啊!?很少有這麼安全的遺跡,我才想帶你們去增廣一下見聞,一如我一開始所講的!」
  葛倫散發的氛圍和提出的理由,明顯就是在替自己找藉口。
  「沒、沒錯!這是善良的葛倫老師站在教師的立場,為了心愛的你們所開設的『遺跡調查探索實習』……對,這是特別講座!還不快感激我!」
  葛倫發表了讓人聽不下去的爛藉口,並厚顏無恥地大笑。
  「唉呀呀……看來昨天傳出來的那個風聲似乎是真的了。」
  面對這樣的葛倫,基伯爾不屑似地發出悶哼,向上推了一下眼鏡。
  「啊?是什麼傳聞啊?基伯爾。」
  大個子的學生卡修向基伯爾問道。
  「據說……我們班的葛倫大師,魔術研究的定期論文一個字也沒寫,只好硬著頭皮去做遺跡調查,想要藉此逃過被革職的悲慘下場。」
  基伯爾冷不防一針見血地道破了事實。
  「開、開除!?」
  聞言,魯米亞面色鐵青,發出桌椅碰撞的聲響站了起來。
  「他說的是真的嗎!?老師,你真的都沒寫論文嗎!?」
  魯米亞一臉快哭出來的樣子,教人看了於心不忍。
  「啊、啊哈哈哈哈哈──!?他、他、他在說什麼啊,我怎麼聽不懂!?」
  ──啊,他果然沒寫,這樣下去真的要被開除了。
  看到葛倫那心神不寧,視線四處游移的模樣,每個學生都傻眼了,也確信傳聞非空穴來風。
  「真是,居然想讓學生幫自己的爛攤子善後……身為講師這也太不像話了吧。而且就為了節省人事費用把我們也拖下水,別鬧了好嗎?」
  基伯爾那充滿侮蔑和嘲弄的視線冷冷地刺向葛倫。
  「你、你在胡說什麼呢,基伯爾同學!?你覺得從事教師這份聖職的我,有可能會做出那種有損教師名譽的卑鄙行為嗎!?TRUST ME!」
  葛倫那喊破了嗓子、一點說服力也沒有的狂語,在教室空虛地迴盪著。
  學生們慢慢看清了,葛倫那隱藏在唐突的募集遺跡調查員行為背後的意圖,大家你看我我看你,開始交換意見了起來。
  「總、總而言之!遺跡探索調查對你們學生來說,算是非常珍貴的體驗,這個事實並沒有錯吧!?不只遺跡探索,魔術師其實還挺常需要去做田園調查工作的!像這種能到野外去的經驗,提早累積我覺得有益無害啊!?對吧!?對吧!?」
  葛倫使出三寸不爛之舌拚命遊說。
  「遺、遺跡探索調查本來確實是跟危險脫離不了關係的。有會主動襲擊人類的魔獸,有令人畏懼的大自然力量,有無法想像的古代陷阱和守護者……有人在遺跡探索途中死亡絕不是什麼新聞。所以,我不會強迫你們參加!」
  死亡。聽到這兩個字,學生無不倒抽一口氣。
  「可是這次我們要去的地方是那個『塔姆天文神殿』……我不厭其煩地提醒你們,那裡是探索危險度F級,超‧適合初學者的遺跡!瞭解這個前提,想要報名參加調查的人──應該說,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算了!」
  只見葛倫旋轉身體跳到快要碰到天花板那麼高──
  「拜託,請幫幫我這個可悲的垃圾,求求你們了──!」
  ──接著使出月面空翻,然後以猛虎落地式之姿下跪。
  完美的固有魔術【月面空翻‧跳躍下跪】發動了。


《不正經的魔術講師與禁忌教典6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創作者介紹

東立小說官方部落格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阿硯
  • 請問下, 101番目の百物語 異聞 有辦法出版嗎?因為這本是同人誌偏偏是百物語的正統續作,希望能出版
  • 公司是與日本出版社直接洽談,同人作品不在授權範圍內喔!!

    TongliNV 於 2016/11/03 18:0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