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職試閱  

讀者們大家好~~昨天說好的新書試閱,今天小編就遵守約定來了喔!!

看到上面的圖片,大家應該都知道今天的試閱作品是什麼了吧~~

沒錯,就是《平凡職業造就世界最強3》 

始在本集接到意想不到的委託!?

他本想拒絕,但因背後的報酬實在太過誘人,便接下了尋找貴族的委託。

結果在搜索地點附近,與某些人再度相見。

在進行任務的過程,還遇到了最強敵人──黑龍。

深淵的怪物能否擊敗世界最強種族?

本書還有精美的特典喔~~詳情請見來勢洶胸(?)的10月特典!!


  就在這時,始的『氣息感知』有了反應。
  「!這是……」
  「始?」
  月立刻問道。始閉目聚精會神一會兒後,緩緩睜開雙眼,似乎很驚訝地說道:
  「喂喂,真的假的啊,氣息感知有了反應,從感覺上判斷應該是人,地點是……瀑布水潭的內側。」
  「意思是有活著的人嗎?」
  希雅語帶驚訝地確認,始點頭肯定,月問到人數,他則回答「一個人」。
  愛子他們似乎同樣驚訝,不過那也是當然的吧。雖說存活的可能性並不是零,但實際上沒有人抱持期待。威爾他們失聯過後已經過了五天,在瀑布裡的如果是他們其中一人,根本就是奇蹟。
  「月,拜託妳了。」
  「……嗯。」
  始看著瀑布水潭說道,月僅是這樣就明白了始的意圖。她口中唸著魔法的關鍵字,揮動右手開口:
  「──『波城』──『風壁』。」
  隨即,瀑布和水潭的水,宛如摩西的紅海傳說分成兩半,飛濺的水滴被風壁完全隔開。這就是能製作出高壓縮水牆的水屬性魔法『波城』,以及風屬性魔法的『風壁』。
  她既不詠唱,也沒有魔法陣,卻能同時應用並使用兩種屬性的魔法,愛子他們驚愕地張大嘴,已經不知道是第幾次了。過去的希伯來人一定也露出和他們相同的表情吧。
  由於魔力並非無限,始催促愛子他們,踏入一個像是從水潭通往深處的洞窟內。
  一進入其中,道路立刻往上彎。通過那裡之後,出現一個相當寬敞的洞窟。水和光線從天花板灑落,落下的水流入下方的水坑,從水沒有滿溢而出來推測,水坑一定通往深處吧。
  空間最深處,有一個男人躺在地上。走近確認之後,得知是一名二十歲左右的青年,長相端正斯文,現在的臉色卻像是死人一樣。不過他身上並沒有嚴重的傷勢,背包中也還剩下少量的糧食,他只是在睡覺吧。至於臉色如此之差,應該跟他一個人待在這裡有關。
  愛子憂心地看著他的情況,始為了盡快確認青年的身分,將義手的力量蓄集到極限,對著對方的額頭一彈,發出啪!的一聲。
  「咕啊!!」
  青年發出慘叫醒來,雙手按著額頭,疼痛地打滾。看到那強大無比的彈指神功和毫不留情的態度,愛子他們臉上浮現戰慄的表情。
  始無視愛子他們,靠近眼眶泛淚的青年,直接確認他的名字:
  「你是威爾‧庫德塔嗎?庫德塔伯爵家的三兒子。」
  「咿~!咦?你們為什麼會在這裡……」
  青年似乎還搞不清楚狀況,吃驚地睜大雙眼,只見始再度做出彈指手勢,緩緩地瞄準他額頭。
  「回答我的問題,只要你說出沒用的話,我就會增加兩成的力道。」
  「咦、咦咦!?」
  「你是威爾‧庫德塔嗎?」
  「呃,唔哇!對!我是!我就是威爾‧庫德塔!對!」
  青年瞬間答不出話。始的眼中閃爍凶光,舉起左手。青年見狀慌忙地轉變表情,精神十足地報出自己的名字。看來他真的是威爾‧庫德塔本人,他似乎奇蹟似地活了下來。
  「這樣啊,我是始,南雲始。我受弗連的公會分部長伊爾瓦‧強谷的委託前來搜索,你還活著(對我來說)真是太好了。」
  「伊爾瓦先生嗎!?這樣啊,是他……看來我又欠他一次人情了……那個,我也要感謝你。既然是受到伊爾瓦先生的委託,你的實力一定很高強吧。」
  威爾露出尊敬的眼神向始道謝,似乎不在意剛才被他超乎尋常威力的彈指神功打中額頭。說不定他是個意想不到的大人物,同樣是貴族,他跟上次的肥豬真是大不相同。
  始在內心慶幸還好不需要再多彈幾下,催促月她們自我介紹。之後,也詢問了威爾到底發生什麼事。
  簡單說就是這樣。
  威爾他們在五天前,進入與始他們相同的山路,抵達第五合再上去一點時,突然遭遇十隻布魯塔爾。
  與那種數量的布魯塔爾進行進接戰,還是避之為妙。所以威爾等人立刻撤退,但就在他們應付襲擊而來的布魯塔爾時,敵人的數量愈來愈多。當他們回過神來,已經被追趕到第六合之處的那條河川。
  他們被成群的布魯塔爾包圍,為了逃出包圍網,擔任肉盾的人和輕戰士壯烈犧牲,之後還被追趕著穿越森林。就在他們來到更大條的河川時,絕望出現在前方──
  一條漆黑的龍。
  威爾等人一到達河邊,黑龍立刻吐出龐大的龍息,威爾被那道攻擊炸飛,掉落河中。就他被水沖走時所見,有一人被吐息燒得屍骨無存,剩下兩人則是遭到後方的布魯塔爾與前方的龍夾擊。
  威爾順著水流掉落水潭,進入偶然發現的洞窟,躲藏在空洞裡。
  總覺得他的境遇跟某人有點像。
  威爾在講這件事時,情緒激動得開始啜泣。明明是他硬要跟著同行,熱心助人的前輩冒險者們卻毫不嫌棄,傳授他冒險者的知識。
  然而,他連確認他們的安危都辦不到,只能恐懼顫抖等待救援,自己真是太沒用了。
  同伴都已死去,他卻因為救援的到來而安心,自己真是差勁。
  各種思緒交錯之下,化成淚水流出。
  「我、我太差勁了,嗚嗚,大家都死了,但我什麼忙也幫不上,嗚嗚,只有我活了下來……而我竟然還……為自己活下來而高興!」
  威爾的慟哭在洞窟中迴盪,誰都說不出話來。看到威爾痛哭流涕,不斷責備自己,優花他們也不知道該對他說什麼,因為他們十分明白威爾的心情。
  愛子一臉悲痛地看著威爾,溫柔地輕撫他的背。
  月一如往常面無表情,希雅則是露出苦惱的神情。
  但是,就在威爾激動哽咽的瞬間,一個意外的人物有了動作。
  就是始。
  他大步走向威爾,抓起他的前襟,用超乎常人的臂力把他舉上半空中,接著用意外清澈的聲音,對快要喘不過氣的威爾說:
  「想活著有什麼錯?為活下來而喜悅有什麼錯?那樣的願望和感情都是既當然且自然,也是必然的。身為人類,懷抱那樣的感情非常正確!」
  「可、可是……我……」
  「如果即使如此,你依舊在意死去的人……就繼續活下去吧。今後也努力掙扎,拚命活下去。總有一天……你會覺得今天活下來是有意義的。」
  「……繼續活下去。」
  威爾一邊流著淚,一邊愣愣地重複始的話。
  始粗魯地把威爾拋下,吐槽自己「我在做什麼啊」。始剛才對威爾說的話,有一半是對他自己講的。因為威爾的境遇與他有點相似,看到威爾貶低自己活下來這件事,簡直就像在對始說「你活下來是個錯誤」,所以始才不自覺變得如此激動。
  當然,那完全是始自己的被害妄想症。其中有一半以上是遷怒,跟小孩子鬧脾氣沒什麼差別。雖然始看似釋懷了,但他只不過是個十七歲的少年,該學習的事還有很多。
  始也有那樣的自覺,不禁感到有點自我厭惡。月看到始的樣子,快步走到他身邊,緊緊握住始的手。
  「……沒問題,始沒有錯。」
  「……月。」
  「……盡全力活下去吧,讓我們一起活下去,好嗎?」
  「哈哈,是啊,當然。不管發生什麼事,我都會活下去……我不會放妳一個人。」
  「……嗯。」
  不管一旁仍在與自己內心對話的威爾,始和月沉浸在兩人世界。始溫柔地撫摸月的臉,心想自己真是敵不過月啊。而月宛如撒嬌般,用臉頰磨蹭他的手。希雅帶著不滿的眼神,擺動兔耳,像是在說「又把我排除在外」。
  另一方面,愛子他們聽了始說的話,胸口就像被重物敲了一下。那是從深淵之底爬上來,外表、想法都已改變之人說的話。自從重逢之後,基本上始表現出的態度都十分冷淡,剛才那番話卻充滿熱度。
  特別是對現在依舊無法擺脫死亡恐懼的優花他們來說。雖然只有些微的份量,不過那樣的熱度也傳進他們心中。被寒冷的冬天凍僵的身體,手腳逐漸暖和,他們有這樣的感覺。
  一時之間,愛子他們像是重新審視自己一般,沉浸在自己的世界;威爾受到遷怒,現在還被拋下,他對於突來的置之不理感到茫然自失;希雅像是在吸引大家注意似地伸長了兔耳說「我在這裡喔~」。始和月則是凝視彼此,將空氣的成分鍊成砂糖──這樣的混亂持續了一段時間(都是始失控的錯)。
  之後,在被放著不管的威爾死命呼喚下,所有人總算回歸現實,決定立刻下山。距離日落還剩一個小時以上,只要動作快,就可以在天黑之前抵達山腳。
  雖然十分在意成群的布魯塔爾和漆黑之龍,但那並非始他們的任務。況且帶著戰鬥能力低的保護對象進行調查,更是想都不用想。
  威爾似乎也明白自己會成為包袱,所以也不反對。淳史他們出於微妙的正義感,主張「鎮民們也很困擾,是不是該調查一下呢?」,但黑龍和成群的布魯塔爾太過危險,愛子堅決反對,最後決定全體下山。
  然而,事情似乎不會盡如人意。當一行人再度靠著月的魔法走出水潭時,有個存在已經等著熱烈歡迎他們。
  「吼嚕嚕嚕嚕。」
  牠發出低沉吼聲,全身覆蓋漆黑鱗片。拍打翅膀的同時,金色的眼睛從空中睥睨下方……那正是『龍』。
  那隻龍的體長有七公尺左右,長長的前腳有五根利爪,背後長出的巨大翅膀微微發出光芒,似乎纏附著魔力。或許是這個緣故吧,每當牠在空中拍打翅膀時,就會捲起強烈風勢──無法想像是從那種大小的翅膀發出的。
  但是,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果然還是那對黃金眼眸──宛如浮現在黑夜中的月亮。符合爬蟲類應有的縱向裂痕瞳孔,儘管凶狠地瞇起,仍然發出令人感受到其美感的光輝。
  黃金眼眸瞇成一線,低沉吼聲從黑龍的喉嚨發出。那絕對強大的壓迫感,過去在【萊森大峽谷】谷底見到的飛龍型魔物『海貝利亞』完全比不上。在一般的認知之中,海貝利亞也是非常棘手的高等魔物,但和眼前的黑龍相比,簡直就像小鳥。牠的威儀正是名符其實的空中王者。
  愛子他們全身僵硬,好似被蛇瞪視的青蛙。尤其是威爾,他臉色蒼白,全身不斷發抖,隨時會癱軟下去,大概是腦海中閃過遇襲時的畫面吧。
  始也看過黑龍留下的爪痕,知道牠一擊就足以令河川出現支流,因此原本就認為牠是相當強大的魔物。然而,實際感受到的魔力與壓迫感,遠超過他想像的三倍以上,讓始不禁對眼前的魔物改觀。
  以深淵的魔物來說,雖然還遠比不上許德拉,但牠應該有等同於九十層魔物的力量。
  黑龍一看到威爾的身影,立刻投以銳利的眼神。接著在僵硬的人類面前,緩緩抬起頭部向後仰,張開長滿利牙的大口,聚集魔力。
  咻啊啊啊啊啊!!
  不可思議的音色響遍暮色漸濃的山間,始的腦海中閃過,牠將一部分河川和冒險者燒成灰燼的吐息。
  「!快閃避!」
  始發出警告,自己也一躍退後閃避,月和希雅也跟隨著他。但是多數人聽到始的警告,無法做出反應……不,這個情況應該說幾乎是所有人都是如此吧。
  愛子、優花與威爾等人都僵硬在原地無法行動,愛子他們因為事出突然,身體來不及反應。威爾則是受到恐懼束縛,甚至連要移開視線都辦不到。
  「嘖!!」
  「始!」
  「始先生!」
  始使用『心電感應』對月和希雅下達指示,同時藉由『縮地』,一口氣回到原本所在之處,阻擋在愛子等人與黑龍之間。
  本來始應該會放著他們不管,但他對愛子的感情並沒有壞到對她見死不救。更重要的是,若是拋下奇蹟倖存的威爾,就根本不知道自己是為什麼來這裡。人還活著就帶回去,這是始他們接下的『工作』,怎麼可以半途而廢。
  始從『寶物庫』憑空取出兩公尺左右的棺型大盾,伸出左手與盾連接。注入魔力之後,大盾的下方喀咻一聲!出現一支樁,直接順勢插入地面。
  隨後,龍一直線地噴出有如雷射般的黑色吐息,超越音速的吐息,一瞬間便到達始的大盾。伴隨著巨大聲響,衝擊與熱波擴散開來,將大盾周圍的地面逐漸融解。
  「咕!喔喔喔喔喔!!」
  始發出氣勢十足的吶喊,抵抗吐息的壓力。不知不覺間,大盾跟始的身體一起發出紅色光輝,是始的『金剛』。但是吐息似乎具有非常大的威力,經過一段時間的抗衡後,突破『金剛』的防守,直接擊中大盾。
  即使如此,大盾仍然抵擋住吐息,連始的『金剛』都能突破的威力與熱度,逐漸融解盾的表面。不過每當快要毀壞時,始就會立刻用『鍊成』修復,不容許遭到突破。
  為了固定而插在地面的樁,因承受不住壓力逐漸後退,在地面挖出一道痕跡。始在鞋底鍊成鞋釘,重新張起『金剛』,不斷地忍耐。他伸出與大盾連結的左手,右手也一起扶著。
  始所取出的大盾是以金牛礦石為主材料,中間夾著休塔爾礦石,再用亞占提姆礦石作為外膜而成。
  如果是身為鍊成師的始,就算受到超過亞占提姆礦石防禦力的攻擊,只要承受數秒,他就能夠立刻修復。即便遭到突破,第二層的休塔爾礦石,具有注入愈多魔力就愈堅硬的特性,只要始還有魔力,就絕對不會被突破。
  因此,就連亞占提姆礦石都無法突破的吐息,是無法破壞大盾本身吧,但如果藉由吐息的威力,把大盾的持有者打飛,似乎辦得到。
  事實上,就連臂力超乎常人的始都逐漸被推動,地面被大盾的樁和始踩在地上的腳挖出痕跡。
  要是情勢照這樣下去發展,因始本身有大盾和『金剛』,防禦力也超乎常人,所以應該不會受到多大傷害,但失去始這面盾,愛子他們大概會毫無抵抗地成為吐息的餌食,不留痕跡地消失在這個世上。
  想到有可能發生的未來,始不禁有些焦慮。這時,他的背上忽然傳來柔軟的感觸──
  「南雲!」
  「南雲同學!」
  聽到急迫萬分的緊張聲音,始隔著肩膀回頭看了一眼,優花和愛子竟然衝到他的背後,拚命地想要支撐住他。看來在始擋下吐息的期間,她們回過神衝了上來,想要支撐逐漸被推向後方的始。
  愛子看起來只是一副拚命的樣子。但始隔著肩膀看到的優花,即使在充滿黑與紅的光影中,也能清楚知道她的臉色很差。始身體感受到的顫抖,並不只是吐息的衝擊,還有優花──隨時快被心理創傷擊倒──微小的勇氣證明。
  看到她那個樣子,淳史像是突然清醒過來,隨後激勵自己似地發出吶喊,衝到始的背後。雖然稍微遲了一瞬,但奈奈他們和威爾也為了支撐始,慌張地奔來。
  吐息仍在持續發射,周圍的河水被熱浪蒸發,河邊的土石也被衝擊吹散,大地滿目瘡痍。
  不知直接承受吐息的攻擊多久,即便始感覺漫長得就像永遠,但實際上大概只過了十秒左右。始咬緊牙關,思考著這種事時,終於聽到等待已久的聲音──
  「──『禍天』。」
  就在魔法名稱被宣告的瞬間,黑龍頭上出現直徑四公尺左右,轉著黑色漩渦的球體,只是看著就好像會被吸入。深黑球體一落下,立刻像是要壓碎敵人似地,將黑龍打在地面上。
  「吼嚕啊啊啊啊!?」
  隨著巨大的聲音響起,黑龍被迫趴在地上,因衝擊發出慘叫,中斷了吐息。然而漩渦的球體彷彿還不滿足,仍然沒有消失,對黑龍施加龐大的壓力,讓牠逐漸陷入地面。
  ──重力魔法『禍天』。
  那是月學會的神代魔法之一。創造出漩渦般的重力球,藉由與消費魔力成比例的超重力,將對象壓得粉身碎骨,也可用在改變重力方向,非常方便。
  如果將重力魔法施加在自己身上,並不會消耗太多魔力,不過若施加在物體、空間、他人,或是以重力球本身作為攻擊手段,即便是目前的月,也需要十秒的準備時間和龐大的魔力。由於月尚未完全熟練,所以之後藉由鍛鍊,大概可以讓發動時間和魔力消費變得更有效率吧。
  被釘在地上的天空王者,痛苦地想用四肢撐起身體,逃離侵襲在身上的壓力。然而,隨後搖曳著兔耳,大聲吶喊「給我停下來~!」的希雅,隨著德盧肯一同從天而降。她利用連續射擊加快速度,同時高高舉起戰錘,瞄準黑龍的頭部,從上而下地揮落。
  隨即產生巨大聲響和衝擊波。
  衝擊的瞬間,地面隨著爆炸聲響呈放射狀炸開,製造出有如受到轟炸的隕石坑。這時的破壞力,不是在【萊森大迷宮】對密雷迪‧萊森施以致命一擊時可比擬。
  因為始對德盧肯進行了改造。他將重力魔法施加在主要材料的壓縮亞占提姆礦石上,只不過,並不是像歐爾尼斯那樣『中和』重力的礦石,反而是擁有『加重』性質的礦石。重量會隨著注入的魔力,呈等比例增加,現在德盧肯的性能,正如漫畫裡的「○○噸大錘」。
  因此,被超重量一擊確實擊中的人,應該無可避免受到嚴重傷害,沒錯,確實擊中的話……
  「嘎嚕啊啊啊!!」
  伴隨著黑龍的咆哮,火炎彈從德盧肯所激起的粉塵中飛出,以高速逼近月。月情急之下往右邊『落下』緊急迴避,但重力球的魔法也同時解除。
  火炎彈的餘波驅散粉塵,其中看得見黑龍以些微之差,躲過陷入地面的德盧肯。牠似乎是在差點被擊中的瞬間,靠著龍特有的臂力,勉強躲過攻擊。
  黑龍彷彿要洩憤一般,高速轉動掙脫束縛的身體一圈,用巨大尾巴揮打剛拔出德盧肯的希雅。
  「哇哇!?」
  千鈞一髮之際,希雅將德盧肯作為盾並跳起,成功抵銷衝擊,同時遠遠飛了出去,消失在樹林的另一側。
  黑龍順著轉圈的力道恢復姿勢,用黃金眼眸瞪著始……背後的威爾。
  始立刻將大盾收回『寶物庫』,拔出多納爾&休拉克開槍。
  隨著爆炸聲響起,數道紅色閃光劃破天空襲向黑龍,面對無可迴避的破壞風暴,被直接命中的黑龍當場飛出,發出地鳴,摔入後方的河川。河川彷彿受到轟炸般,噴起巨大的水柱。
  始知道威爾在射線上會很不妙,所以主動突擊黑龍,讓多納爾&休拉克在手上轉動,一邊在空中裝彈,一邊再度連續射擊,對黑龍展開追擊。
  然而,黑龍激起河水,咆哮著站起身。然後牠竟無視始,對著威爾發出火炎彈。
  「!」
  為了不讓威爾被攻擊,始刻意接近,展開狂風暴雨般的攻擊,想要吸引黑龍的注意。黑龍卻彷彿絲毫不管始的想法,狙擊威爾。
  「月!」
  「嗯──『波城』。」
  「咿!」威爾發出窩囊的哀號聲,身子縮了起來。他面前出現一道高密度的水牆,飛來的火炎彈被月構築起如城牆的水牆所阻,煙消雲散。
  「我、我們必須要幫忙才行!」
  「好、好。」
  看到情勢的劇烈發展,優花終於回過神來,露出緊迫的表情,取出自己的神器──投擲用短刀。那是一套十二把的短刀,具有彼此吸引的能力,所以只要有一把留在手上,無論幾次都可以把刀收回來。她用魔法在短刀上纏附火焰,一直線投擲過去。
  淳史也拔出自己的神器──兩把彎刀,擁有天職『彎刀師』的淳史,只要揮動這把神器,就會飛出銳利的風刃。
  然而,不管是優花的燃燒短刀,還是淳史的風刃,都像是對巨岩投擲小石子般,被黑龍的堅硬黑鱗阻擋,輕易地被彈開。
  儘管露出悲壯的表情,優花依舊再度握起短刀,淳史也揮動彎刀。看到兩人的行動,雖然仍因黑龍的威儀恐懼顫抖,不過昇、明人、奈奈和妙子也各自從月的防禦後方,發動遠距離攻擊,可是……
  「吼啊啊啊!!」
  這次別說是打到黑龍的身體,在那之前,所有攻擊全被黑龍咆哮產生的衝擊波消滅。看到咆哮的強大威力,以及被那雙黃金眼眸瞪視,他們也與威爾一樣,發出「咿!」的哀號,不住地向後退,妙子和奈奈甚至嚇得坐倒在地。
  「嘖!老師!快帶著他們退下!」
  「!南雲同學……可是……」
  他們微小的勇氣也徒勞無功。看到優花等人害怕得縮起身子,始判斷他們已經完全算不上戰力,便對愛子大喊,叫他們離開這裡。
  愛子不禁猶豫,既然始也是愛子的學生,把他留在強大魔物面前好嗎?她正因為要貫徹教師的職志,才產生了這樣的猶豫。
  在那段期間,黑龍吹飛周圍的河水,拍打翅膀想要飛到上空,同時不忘對威爾發射火炎彈。
  雖然始從剛才就一直連續射擊電磁砲,卻完全吸引不了牠的注意。黑龍的龍鱗強度可比過去的類蠍子,即使被電磁砲確實擊中,也只有讓表面稍微破碎的效果。
  黑龍固執地只針對威爾攻擊,簡直就像被操縱,宛如忠實服從命令的機器人。除非像剛才那樣利用重力拘束,直接妨礙牠殺害威爾,否則牠都不放在眼裡。
  儘管始不明白牠執拗地攻擊威爾的理由,不過既然目標明確就好辦了,於是對月下達指示:
  「月!妳專心保護威爾!這傢伙讓我來對付!」
  「嗯,交給我吧!」
  月聽從始的指示,以『落下』急速往威爾的方向移動,擋在他的身前。月稍微回過頭,看到愛子和優花他們在這個狀況卻沒什麼行動,不禁微微惱怒,但想到以他們的程度,這也是沒辦法的事,只好聳聳肩說:
  「……不想死就到我身後。」
  就月來說,她毫不在乎優花他們會如何,不過愛子不同,因為她是始相當在乎的人物,為了不讓她死,月姑且跟她這麼說。順便不忘叮囑他們,要他們乖乖待著,不要礙事。
  妙子、奈奈、昇與明人連滾帶爬地靠近她的身邊,無法對月的話做出其他反應。但優花、淳史以及愛子因自己的無能為力,以及身體不聽使喚,感到不甘心,咬著嘴唇往月所構築的冰牆內避難。
  本來他們也有能稍微戰鬥一下的實力,但就算知道始還活著,就算精神恢復到可以再次站起,那一天,差點被貝西摩斯和夢魘戰士殺死,由於始墜落深淵而強烈真切地感受到『死亡』。那時在優花他們心中蔓延開的心理創傷,沒有那麼簡單就放過他們。
  再加上就算能夠完全發揮本來的實力,不過面對強度不同層次的黑龍,他們也不覺得自己能夠與之抗衡。因此,他們只能眼睜睜地注視透明冰牆(令人覺得美麗)的另一側。
  始相信只要有月在,威爾的安全就能得到確保,於是專注於攻擊上。
  黑龍飛上空中,仍針對身在月構築的防壁之後的威爾,集中破壞防壁。然而,牠或許是領悟到火炎彈無法突破防壁,於是再度後仰將魔力聚集至口中。
  「哈,我還是第一次被無視到這個地步……那我就讓你無論如何都不能再無視我。」
  始將多納爾收回槍套,從『寶物庫』憑空取出電磁加速式對物來福槍『修拉簡』,立刻發動『纏雷』。這把長達兩公尺半,造形凶惡的武器,隨即迸射出紅色電流。
  黑龍大概也明白始接下來的攻擊很危險,牠將龍口轉向始。正如始所料,牠似乎無法繼續無視始。
  當黑龍發出散播死亡的吐息,始的修拉簡也裝填完畢同時開火。
  伴隨強大的閃光,必殺的風暴,黑與紅的閃光位於兩者中間激烈衝突。
  衝突的瞬間,產生強烈無比的衝擊波,將周圍的樹木連根拔起。如果只看威力,只比較威力的話,恐怕是──勢均力敵。
  不過,兩種閃光性質不同,因此未呈現抗衡之勢,而是明確地分出勝敗。吐息雖是擁有優秀持久性的閃光,修拉簡卻是一點突破的強化貫通攻擊,必然會突破吐息的閃光,直達黑龍身上。
  發出吐息的黑龍,頭部像是被彈開似地後仰,因為休塔爾礦石製的全金屬彈殼彈突破吐息,擊中黑龍的下顎。
  然而,此擊距離致命傷還很遙遠。看來是吐息的威力改變了子彈的軌跡,儘管幾根利牙被蒸發,卻依然以毫釐之差,通過黑龍的頭部側面,轟斷牠在背後拍打的一隻翅膀。
  「咕嚕啊啊啊!!」
  或許是感到痛楚吧,黑龍一邊發出慘叫,一邊旋轉著墜落地面。
  始為了閃避吐息,使用『空力』閃避至空中,並趁機倒轉身體,發動『空力』與『縮地』,以超高速急遽下降,用『豪腳』踢在仰躺著的黑龍腹部。
  咚的一聲,直達腹部深處的衝擊聲響徹四周。黑龍的身體彎曲,地面受到撞擊產生放射狀裂痕。
  雖然黑龍發出近似慘叫的咆哮,傷害卻不算大,因為牠身上的裝甲連電磁砲的攻擊都能承受。
  不過,始早就料到這一點。為了繼續追擊,他大大地揮動左手的義手。義手響起「嘰~~~~!」的尖銳機械聲,始在落下前就先發動了義手的機關──『振動粉碎』。
  「你的肚子有被拳頭打過嗎?」
  始眼露凶光,露出猙獰的笑容,破壞之拳──能將高速飛來的巨大岩石一擊粉碎,毫不留情地打在黑龍的腹部。
  咚磅~~!的沉悶聲音響起,腹部的鱗片出現龜裂。由於這個攻擊是以傳導衝擊為目的,應該也對牠的內臟造成相當的傷害吧。
  「咕嚕啊啊!?」
  這陣過去不曾受過的衝擊,令黑龍再度發出苦悶的聲音,從口中吐出大量鮮血,睜大帶著困惑的黃金眼眸。大概是覺得這樣下去會有危險吧,牠將爆發性的魔力注入單翼,捲起風暴,當場從仰躺的狀態,強行恢復為原本的姿勢。
  始再度使用『空力』離開原地,還留下了禮物。
  黑龍帶著警戒的眼神,望向逃至空中的始。那個瞬間,牠的腹部下方發生大爆炸。黑龍的巨大身軀受到爆炸的衝擊,身子被炸得騰空兩公尺左右。那是在黑龍翻轉的同時,始投擲到牠腹部下的禮物──『炸裂手榴彈』。
  「咕哇啊啊!!」
  同一個部位再次受到衝擊,讓黑龍這次連哀號都辦不到,只能發出沉悶的低吼聲。牠彷彿忍耐痛楚似地低頭蹲下,鮮血不停自嘴角流出,不知道是不是錯覺,牠的低吼聲似乎也變得十分虛弱。
  黑龍好像將始視為威脅,目光離開威爾,移到始的身上。然後打開龍口,連續發射火炎彈。
  宛如對空砲火一般,眼花撩亂的火炎彈射上空中,卻一擊也沒有打中始。始並用『空力』與『縮地』,交錯縱橫地馳騁於空中,不知不覺間,他的背後甚至拖著殘像,以打帶跑的要領,不斷對黑龍施予痛擊。
  才看到他以多納爾&休拉克,從中距離射擊爪、牙齦、眼睛、尾巴根部、臀部等令黑龍覺得厭惡的部位時,下一個瞬間,他便立刻接近以『振動粉碎』,或是引爆散彈加上『豪腕』的組合攻擊,對黑龍的頭部或側腹予以亂擊。
  「咕嚕嗚嗚!咕哇啊!」
  黑龍的聲音開始夾雜若干,不,確實地出現哭泣聲。各處鱗片出現裂痕,從嘴角滴落大量鮮血。
  「好厲害……」
  淳史從月後方的安全範圍內,眺望始的戰鬥,忍不住脫口而出。就算沒有說出口,優花和愛子等人同意似地默默點頭附和,目光無法離開那一面倒的戰鬥。威爾則露出興奮的眼神,專注地注視始的戰鬥,看不出來他剛剛才被黑龍的威儀嚇得全身發抖。
  附帶一提,希雅不知何時已經回來,想要參戰,但月察覺始的意圖,阻止了她。希雅於是在月身旁一起觀戰,由於剛開戰什麼都還沒做就被擊飛,她的心情其實有點沮喪,兔耳虛弱地垂下就是證據。
  始之所以沒有使用修拉簡或奧爾康等高威力武器一下子解決,就是因為他覺得這是讓愛子他們見識自己實力的好機會。
  黑龍確實強健,一擊的威力也十分可怕,不過牠的身體巨大,非但容易打中,牠的攻擊也十分單調。所以只要冷靜戰鬥,正可以實踐『只要不被打中就不算什麼』這項鐵則,對始而言還算游刃有餘。
  因此,為了確保與愛子他們分道揚鑣後,即使她將始他們的情報告知教會、國家或勇者等人,對方也不會採取強硬手段,他才想說趁現在先展現出自己的實力。
  就由於這樣的理由,可憐的黑龍純粹因為始的方便而被痛揍,不過其實始的內心很佩服牠。雖說黑龍身上到處都有裂縫,但都還沒完全破碎,實在很耐打。始想起類蠍子,為了保險起見,試著對鱗片使用『礦物系鑑定』,卻沒有任何反應,似乎不是可以鍊成的礦物。
  始心想愛子他們也差不多充分瞭解他的實力,於是決定給予致命一擊。他瞬間衝進黑龍的身前,用『豪腳』向上踢向牠巨大的身軀,再次讓牠跌倒仰躺。然後,在動作緩慢的黑龍的腹部之上,從『寶物庫』取出Pile Bunker。
  雖然聽見優花他們──倒不如說是淳史等男學生們的吵鬧聲,不過始當作沒聽見,將錨射出,用支架固定住黑龍,發動『纏雷』。始之所以選擇Pile Bunker,是因為在【萊森大迷宮】它沒有發揮十足威力,所以他想在實戰中試驗看看。
  內部裝載亞占提姆礦石外殼的樁子開始激烈轉動,Pile Bunker發出紅色電流,照這樣下去,重達四噸的樁子將會毫不留情地貫穿黑龍,讓牠斃命吧。
  但是,就如同『狗急跳牆』的諺語,野獸受傷時最該小心,這一點黑龍也是一樣。
  「嘎啊啊啊啊啊!!!」
  隨著黑龍的咆哮聲響起,劇烈的爆風發生,朝全方位擴散,這是純粹魔力的爆炸。再加上短短一瞬之間,牠似乎施行了最大級的身體強化,原本強韌的肌肉產生爆炸性的力量,將固定Pile Bunker的錨連同地面一起拔起,隆起的肌肉撬開支架。然後,彷彿要揮落始一般地瞬間反轉。
  「唔喔!?」
  始腳步踉蹌,在原地踏了好幾步,即將發射的Pile Bunker,對著天空起動,經過完全加速的樁子往上空發射。始斜眼看著升上天空的一道光芒,將Pile Bunker收入『寶物庫』,確認黑龍要衝向威爾,做最後的掙扎。
  「嘖,希雅!」
  「是、是!」
  始一邊對自己的失誤咂舌,一邊呼喚希雅。希雅明白他的意圖,踩著築起的冰之城壁,用力躍至上空,重新鼓舞自己,這次絕對要命中。她利用自由落下的速度與發射散彈的後座力,宛如隕石般朝黑龍落下。
  如果是原本的黑龍,或許能夠閃避吧,但正如字面意思,牠在做最後的掙扎,沒有閃躲的餘裕,因此無法躲過她如流星般的鐵錘。
  希雅高舉揮下超重量德盧肯,藉由注入魔力,讓它的重量爆炸性地劇增。一聲轟然巨響,不偏不倚地打在黑龍的頭頂。
  黑龍頭部陷入地面,衝刺的力道讓牠像是倒立般下半身浮起,呈現頭下腳上的姿勢。經過瞬間的停滯後,緩緩地倒落地面,發出地鳴聲響。
  「呼~這樣就挽回失誤了吧,這隻龍到底多耐打啊……」
  希雅把德盧肯從黑龍埋入地面的頭部移開,吃驚地睜大了雙眼。
  這也難怪,因為黑龍的頭部只有表面破碎,儘管出現巨大龜裂,卻沒有完全破碎,真是可怕的防禦力。
  「嗯?確實,耐打的程度不輸給深淵的魔物,牠到底是翻過多少道山脈過來的啊?」
  始的表情一半驚詫,一半佩服,他從黑龍的背後走近。因為感知到倒地黑龍散發出的氣息,察覺牠還沒死,打算給牠致命一擊。
  就在這個時候,原本飛到上空的Pile Bunker的巨大樁子,落下插在始與黑龍之間。看到在這個絕妙時機落下的樁子,始忽然想起商人‧莫多說過的諺語──以龍人族為藍本,也就是『踢龍臀』的那句。
  始發動『豪腕』,將深深插入地面的巨大樁子拔出,扛在肩膀上,站到黑龍尾巴根部的前方,然後擺出像是標槍選手的姿勢,手上當然是Pile Bunker那根巨大、黝黑、堅硬無比的樁子。
  察覺始接下來要做的事,所有人的臉頰都不住抽動,心想就算覺得打破鱗片很麻煩,也不能刺那裡吧。對於始的殘酷無情,除了月與希雅之外,每個人都露出戰慄的表情,不過始毫不在意。
  「從屁股開始受死吧,蠢龍。」


《平凡職業造就世界最強3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創作者介紹

東立小說官方部落格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