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妹試閱  

嗨嗨嗨~~大家等很久了嗎?從昨天就在期待嗎?

哈哈哈,小編也很期待見到各位讀者們呢~~

我們就馬上來看看第二篇的新書試閱吧!!!

今天的作品是《學年第一的千金大小姐在1年內成績大幅下滑變成辣妹1》

這是《迷茫管家與膽怯的我》作者あさのハジメ老師與《星刻龍騎士》插畫〆鯖コハダ老師合作的全新作品喔!!!

某天,望月春兔回家時,突然看見一位辣妹站在家門口。

心裡正覺得納悶,對方就強吻了春兔!?

沒想到,眼前濃妝艷抹的辣妹竟然就是──春兔的青梅竹馬,名門望族的千金大小姐神樂坂雙葉!!!

而且,雙葉的超S雙胞胎姊姊‧黑羽也接著出現,演變成三人同居!?

想和千金大小姐過著色色的同居生活嗎?

那麼,這部作品將會是最好的選擇!!!


楔子

  
  本故事純屬虛構,與實際存在的人物、團體、事件均無關聯。
  我們的故事就是如此荒唐無稽,宛如電影最後播放的工作人員列表上,固定會出現的這句話一般。
  現在,我就讓你看看我這麼說的證據。
  漫畫裡時常出現一種叫做『夢結局』的收尾方式,對吧?
  這樣的手法,過去甚至曾經遭到知名的漫畫之神禁止。
  將作品中發生的所有事件抹煞得一乾二淨,再回到和平的世界裡。就像字面上所代表的意思,如同夢境般的圈套。
  有時候我也會抱持著「如果自己的人生只是夢一場的話,不知道有多好」這種不像話的想法。
  不過,很遺憾的是──
  現實總是更加地苦澀。
  所以,嚴格來說,我現在要做的事比較像是破哏。
  也就是提前破哏的夢結局。
  
  「早安,哥哥。」
  
  當我早上起床後踏入客廳時,迎接我的是一道澄澈的嗓音,宛如初夏時節隨風搖曳的風鈴般。
  神樂坂雙葉。
  這是現在正在客廳準備早餐的少女的名字。
  她有一頭過肩的黑直髮。清秀而純真的表情,就算隨時被茶道社或書法社挖角也不奇怪,還有隱藏在制服圍裙下的姣好身材。
  青梅竹馬。
  對我──望月春兔來說,姑且算是如此。
  我和雙葉直到十歲以前,都在位於北海道的神樂坂老家中一起生活。
  而這位青梅竹馬,現在則是住在我位於東京的家中。
  也就是所謂的同居。
  「真是的,你要早一點起床呀,不然可是會遲到的。」
  「抱歉啦,話說回來,今天的早餐是──」
  「法國吐司、培根蛋、放了溫泉蛋的凱撒沙拉、椰子油蜂蜜煎蘋果。好像不小心作太多了……你願意吃嗎?」
  「那當然。雖然我現在睡眼惺忪的,不過吃了雙葉作的料理,肯定會馬上清醒過來的。」
  「才、才沒有好吃到那種程度啦……不過,還是謝謝你的誇獎。」
  雙葉的臉頰染上了一抹櫻紅。
  她的笑容如果被放在動物園展示的話,旁邊一定會擺著一塊『學名 和風美人』的解說牌吧。
  聽說神樂坂家似乎是名門望族。
  我因為某些原因在十歲時必須離開老家,搬到市區的單門獨戶中生活。雙葉和我不同,在名門的栽培之下成長為單純、端莊而正直的少女。
  大小姐。
  無論是外表或個性都給人這種感覺。
  而且,她還是文武雙全的學年第一名。
  在之前的全國模擬考當中,所有科目的※偏差值都超過70的怪物。只要有她在的話,搞不好能夠挽救這個國家不斷下降的學力也說不定。(編註:日本升學用詞,反映個人在全國考生中的順位。偏差值70相當於全國考生排名前2%。)
  「──啊,哥哥。」
  當我一邊吃早餐,一邊思考著這些事時,雙葉步履輕盈地跑到了我的面前──
  「嘴邊沾到麵包屑了哦?」
  啾。
  雙葉的桃色唇瓣貼上了我的嘴角。
  「雙葉……?」
  「呵呵,清醒過來了嗎?」
  制服和圍裙輕揚飄逸,雙葉俏皮地眨了眨眼。
  哇。
  我的青梅竹馬也太可愛了吧。
  如果要說她哪裡可愛的話,就是她主動上前惡作劇,自己卻先害臊地羞紅了臉這一點,真是讓人受不了。
  「哎……哥哥?」
  我緊緊環抱住雙葉纖細的身軀。
  「不、不可以啦,哥哥……」
  「妳是指什麼事?」
  雙葉感到難為情的模樣實在是太可愛了,讓我忍不住想戲弄她。當我像是逼問般地凝視著雙葉時,她有些為難地垂下溼潤的眼眸。
  「哥哥……你好壞……」
  她會抗拒嗎?原本我以為會如此,但雙葉反倒是怯生生地帶著撒嬌般的神情仰望著我。
  
  「……那你要溫柔一點哦?」
  
  隨便說說的啦。
  正常來說,在這之後應該會馬力全開、一路衝向未滿十八歲的青少年不能購買的遊戲裡才會出現的場景。但遺憾的是,現實生活中無法迎接那種幸福圓滿的結局。如同我剛才所說的,這只是提前破哏的夢結局。
  這是一場夢。
  沒錯,夢總是會有醒來的時候。
  
  「喂,春!你要睡到什麼時候呀!」
  這道嗓音將我從夢境裡拉回到現實之中。
  在客廳沙發上睡著的我不禁睜開了眼,有個嫌犯抬起一條腿踩在我的肚子上。
  她有一頭過肩的蓬鬆金髮。剛強的神情,就算隨時被女子空手道社或摔角研究會挖角也不奇怪。脖子上掛著設計前衛的耳機,襯衫的胸口大開,可以從縫隙中窺見她的姣好身材。
  神樂坂雙葉。
  我的青梅竹馬登場了。
  「妳做什麼啊……」
  「還不是因為你用這張煩人的臉睡成這樣,我才來叫醒你的。我也只是把腳輕輕放在上面而已,根本一點也不痛吧?別說這個了,晚、餐!我已經作好了,快點去吃。」
  「喔,謝啦。」
  「哼,我才不需要你的道謝,我只是因為喜歡作料理才順手作的。」
  「這樣啊。不過,妳一直把腳放在我身上的話,內褲都要被看光光了──」
  「吵、吵死了,笨蛋笨蛋笨蛋!快點起來!」
  雙葉激烈地晃動著她的金髮和短裙如此喊道。
  接著她強行奪走了對我來說宛如天國般的沙發後,熟練地開始滑動手機畫面。
  總之,誠如大家所見,這就是我的青梅竹馬現在的模樣。
  「早安啊,小春。」
  我一邊扶正歪掉的眼鏡,嘆了一口氣後,身後傳來了向自己搭話的聲音。
  我回過頭一看,剛才出現在我夢境裡的雙葉站在我的眼前。
  烏黑的秀髮,如出一轍的容貌。如果單看外表的話,就算出動鑑定團也無法辨別出來,是個完美的大小姐。
  然而,這傢伙並不是雙葉。
  證據就是,她和夢中的雙葉不同,臉上掛著調皮的小惡魔笑容。
  她有著一張標準的撲克臉。如果玩二十一點的話,彷彿能夠屢戰屢勝,一路過關斬將。儼然就是個完美無缺的冰山美人。
  神樂坂黑羽。
  她是雙葉的雙胞胎姊姊。
  「你沒事吧?」
  「嗯,那種程度還不算痛……」
  「被穿著高筒襪的美少女青梅竹馬踩在腳底下,應該沒有不小心開發了你的特殊癖好吧?」
  「當然沒有啊,妳用不著擔心那些奇怪的地方!」
  「這樣啊。話說回來,你剛才做了什麼夢呀?看起來非常幸福呢。」
  「唔……該怎麼說……夢裡的雙葉,舉手投足都是個大小姐,還穿著制服圍裙,用敬語跟我說話……」
  「呵呵,那還真是個美好的夢呢……啊,對了,既然你夢見了那樣的內容,不如我們就來打賭吧?就賭現實中的雙葉會不會穿著制服圍裙,還用敬語跟你說話。」
  「妳不要擅自就開起賭盤來啊。」
  再說,這賭盤還沒下注,結果就已經一目瞭然了啊──我望著用手機瀏覽時尚網站的雙葉,細聲咕噥道。
  辣妹。
  我的青梅竹馬一號就是給人這種感覺。
  而最可怕的是,雙葉直至一年前為止,都還是那個出現在我夢裡的大小姐模樣。該怎麼說呢……現實真的很苦澀。
  一年。
  在短短的三百六十五天裡,我的青梅竹馬從和風美人型的大小姐,驟變成足以在澀谷或原宿出現的辣妹了。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呢?
  原因可以說是家庭因素。
  
  ──神樂坂家受到了詛咒。
  
  我老家的那些人是這麼說的。
  雙葉她們之所以會在這個家裡,也是因為神樂坂家的某個紛爭所導致的。如果要說明事情的來龍去脈,就得回溯到前一陣子。
  
  沒錯,也就是我和雙葉在這個城鎮重逢的那一天。  

  
第一話

  
  那一天,我和十六夜小夜兩人獨處。
  地點則是在賓館裡。
  「──十六夜,妳是認真的嗎?」
  「那當然,我一直都是認真的呀。」
  「那妳……」
  「我是衝著你的身體來的。」
  「……」
  「無需擔心,之後我會支付費用的。」
  「不用啦,我能幫上妳的忙就很高興了。」
  「……這樣啊。」
  「嗯。」
  我默默地點了點頭後,開始褪去身上的衣物,凝視著十六夜。
  她和我一樣是高中二年級。
  纖細而苗條的身體,滑順的高雙馬尾,文靜而隱含嘲諷的神情,散發出些許神祕的氛圍。而且,她很適合我就讀的天崎學園的女生制服。
  嗯,很可愛。
  如果這傢伙是惡魔的話,或許我早就把靈魂出賣給她了,我的同班同學十六夜就是如此可愛。
  接著,我在這個同班同學的面前脫下衣物,身上只剩下一條內褲。
  要做的事當然只有一件。
  「我準備好了。」
  「……那麼,開始吧。」
  不知道十六夜是不是在緊張,她輕呼一口氣,調整好呼吸。
  然後,緩緩地。
  朝著在床上半裸的我──
  
  開始畫起素描。
  
  「……」
  ……嗯。
  我想,應該有很多地方會讓人想吐槽吧,但是請先讓我講一句話就好。
  「喂,十六夜。我能理解身為美術社的妳想要找我當素描對象啦,可是為什麼要選在賓館裡啊?」
  「我經過多番嘗試後,覺得這個地方最合適。如果在社團教室裡被老師撞見的話,一定會引起奇怪的誤解。如果去我家的話,家人也會誤會。」
  「就算是這樣,正常來說會選在賓館嗎?要找個室的話,KTV的包廂也可以啊──」
  「如果店員看到你現在這副模樣,他會怎麼做?」
  「我是店員的話,一定會馬上報警的啦!話說回來,真的沒關係嗎?這裡的費用──」
  「我用的是社費。這種時候,就算罵我『妳真像隻豬』也沒關係。」
  「啊?豬?為什麼?」
  「※噗咿。」(譯註:日文中的「社費」與豬叫聲很接近。)
  「……算了,妳快點畫吧。」
  「咦!?春、春兔你的眼神為什麼這麼溫和呀?我剛剛說的諧音雙關不好笑嗎?」
  她對於我毫無幹勁的反應感到有些不滿。
  十六夜小夜。
  天崎學園第二美術社的社長。
  興趣是畫別人的裸體素描。
  不過,我是她第一次畫的男性裸體。
  根據傳言指出,這傢伙的素描簿裡有著許多女學生的裸體素描,如果舉辦拍賣會的話,我們學校的男生應該會一窩蜂地湧上去吧……不過,傳言是真是假就不得而知了。
  而我──望月春兔,則是第二美術社的社員。
  嗯,雖然這個社團就只有我們兩個人而已。
  「話說回來,春兔,我聽說了哦。」
  或許是彼此間的沉默令十六夜覺得有點悶,她一邊揮舞著手中的鉛筆,如此說道。
  「聽說你之前拒絕了女孩子的告白。」
  「呃。」
  「呵呵,你的臉上一副『妳怎麼會知道……』的表情。因為你甩掉的那個女孩是我們班的,是我偶然聽見的啦。嗯,不過我有鼓勵她一下。」
  「鼓勵?妳嗎?」
  「我跟她說……妳品味真差,希望妳能藉這個機會喜歡上正經一點的男人。」
  「妳就是這副德性,才會只有我這個朋友啦。」
  「無所謂,我是孤高的一匹狼,不喜歡群聚。」
  十六夜同學如此說道。與其說像一匹狼,她的外表更像隻小綿羊。
  ──不過,這傢伙所說的不無道理。
  配合度高的優等生。
  扮演這樣的角色,是我望月春兔的策略。
  只要有人邀約,無論是KTV或是電子遊樂場都奉陪到底。在教室裡則是擺出客套的笑容,體貼他人,接續話題炒熱氣氛,算是滿享受舒適的高中生活。成績的部分也靠著偷偷用功讀書,而維持著學年第一名的寶座。
  然而──
  「──他的真面目,卻是個沉浸在自我優越感之中的腹黑眼鏡男。」
  「不要用唸旁白的方式介紹我啊。喂,十六夜,我並沒有沉浸在優越感之中啊?」
  「既然如此,春兔你為什麼要戴著優等生的面具呢?」
  「那還用說,當然是因為這樣比較方便啊。」
  「……」
  「只要意思意思地擺出客套的笑容,意思意思地維持好人際關係,再意思意思地和大家有交流的話,就能夠融入班上了。簡單來說,就像是處世之道吧。」
  「這樣啊,春兔果然很腹黑呢。」
  「沒有吧?這算普通而已吧。」
  「普通啊……所以,你就算沒有特別開心,也會在教室裡露出笑容嗎?」
  「也不是完全不開心啊。只不過,就算是再怎麼微不足道的小事,迎合對方也是很重要的吧。妳可不要覺得我講得一副很了不起的樣子哦?人際關係就是這麼一回事,一定也有其他人像我一樣,擺出的只是客套的笑容哦?」
  「客套的笑容啊……我很不擅長這種事。」
  「唔,妳也不是會做這種事的人啊。」
  「不,正確來說,我只是沒有春兔那麼努力而已。為了在模擬考取得好成績,徹夜讀書而精神不濟。為了在體能測驗得到好成績,連日自我訓練而精神不濟。每天晚上在鏡子前練習笑容而精神不濟……」
  「最後一段是妳自己捏造的吧。」
  「不過其他兩件事是真的吧?」
  「天鵝要起飛時,也會在水面下拚命地滑動雙腳啊。」
  「天鵝是純白的,但你的肚子裡卻是黑得很呢。」
  總而言之,我可無法成為像你那樣的人──十六夜看都沒看我一眼,如此呢喃道。
  嗯,說得也是。
  正是因為如此,我和這傢伙才會結識。
  大約一個月前的某一天,我打開鞋櫃時,發現裡面出現了一封信。
  想不到這個年代還有人會用這麼傳統的告白方式……我不禁睜大了雙眼,但問題卻出現在信件的內容上。
  
  要怎麼做才能夠像你一樣笑得那麼自然呢?
2─A 十六夜小夜
  
  入學以來將近一年,這是第一次有人看穿了我的客套笑容。
  自此,我對十六夜產生了興趣,等我回過神來時,我已經會不自覺地在校園裡尋找她的身影,最後造訪了第二美術社。
  
  然後,我發現了十六夜小夜的某個祕密。
  
  大概從這個時候開始。
  我就喜歡上這傢伙了也說不定。
  不過,十六夜在學校裡算是個古怪的人,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她不喜歡和其他人交談,她幾乎沒有朋友。
  也因為這樣,她現在只能跟我正常交談。
  所以,天崎學園裡也有一部分的人以為我和十六夜正在交往。
  畢竟第二美術社的社員也只有我們兩個而已,會產生這樣的誤解也不意外。
  雖然班上也有些人對我說「春兔你的品味真特殊啊」,但這些廢話都是狗屁。
  無論周遭的看法如何,十六夜很可愛這一點是無庸置疑的……
  「話說回來,你什麼時候才要脫掉內褲呀?」
  「我才不脫。」
  「……我不介意呀。」
  「我很介意好嗎!」
  「這樣啊,那我脫好了。」
  「……慢著,為什麼會變成妳脫啊?」
  「這間房間很熱。」
  「把冷氣開到最強吧!順便讓腦袋冷靜一下!」
  ……我到底為什麼會喜歡上這種奇怪的女人啊?
  不過事到如今說什麼也都沒用了。
  畢竟這傢伙可是十六夜小夜啊。
  她在入學測驗時分數排名第一,所以必須在開學典禮上以新生代表的身分上台致詞。但她這個奇怪的人站到台上後,竟不是要致詞,而是開始清唱起來。不只是全校學生,就連教師們也看得目瞪口呆。
  順帶一提,她演唱的曲目是電影《木偶奇遇記》的主題曲〈當你向星星許願〉。
  她唱得超好。
  最後全體學生起立鼓掌,教師們也錯失了把這傢伙從新生代表列管為危險人物的時機,合唱社和熱音社的人甚至還到我們班上力邀她加入社團──
  「不能開冷氣,你會感冒的。」
  「哎……」
  「你是我為數不多的朋友,這點細節我還是會顧慮的。」
  「十、十六夜……!」
  「竟然高興成這副模樣,你還真是個奇怪的人呢。不過,這間房間確實很悶熱,我決定要來喝罐咖啡。」
  「喔,妳是說剛剛在自動販賣機買的飲料嗎?」
  「呵呵,是呀。我可是深愛著罐裝咖啡呢。」
  「十六夜。」
  「嗯?什麼事?」
  「呃,抱歉,妳都已經打開準備要喝了還打斷妳。不過,妳手裡拿的不是咖啡,而是冰的紅豆湯耶。」
  噗哈!?
  十六夜將剛喝進嘴裡的紅豆湯一口氣噴了出來。
  「怎、怎麼會這樣!犯人是你吧!你什麼時候掉包的!?」
  「我才沒做那種事。」
  「那麼,我深愛的罐裝咖啡到哪裡去了!」
  「妳打從一開始就沒買啊,妳不小心按到了咖啡隔壁的紅豆湯的按鈕啊。」
  「唔……!說到底,為什麼自動販賣機要放冰的紅豆湯啊!現在可是五月耶!怎麼想都不對勁吧!」
  不對啊,在我提醒之前完全沒注意到的妳也很不對勁啊。
  我把這番話忍了下來。
  十六夜小夜。
  平時是個文靜、帶有神祕氣質的女孩子,但她卻有著一個祕密。
  祕密的內容很簡單。
  十六夜小夜,有時候是個迷糊到令人難以置信的超級冒失女孩。
  「妳果然是個很誇張的天然呆呢。」
  「才、才不是,我只是比一般人粗心一點而已……」
  「妳平時擺出那種冷嘲熱諷的態度,也只是為了要掩飾自己的天然呆吧?」
  「唔……」
  十六夜難為情地沉默不語。
  一言以蔽之,我就是被這傢伙的這種反差給秒殺的。
  就像棒球投手,也是運用直球和變化球的緩急交織,才能夠玩弄打者對吧?
  文靜、可愛的同班同學出乎意料之外的一面,直接射進了望月春兔心中的好球帶。
  「唔,弄髒畫了,得重畫才行。」
  「加油,社長。」
  「為、為什麼你笑得這麼開心啊。再說,要是你打從一開始就告訴我的話,就不會變成這種局面了。你真是壞心眼,這樣不就像是……你在刻意等著看我發現之後,變得慌慌張張的樣子嗎!」
  抱歉,十六夜,就是那麼一回事。
  「別這麼生氣嘛,給妳卡×脆薯條,原諒我吧。」
  「哎,哇,謝謝……唔,難道你以為這種程度的東西就能夠收買我嗎?而且我現在正在減肥中呀。」
  「奇怪了?妳上個星期不是才滿心歡喜地說自己減肥成功了嗎?莫非妳的體重又增加了?」
  「唔……」
  「別這麼消沉嘛,只不過是之前減下來的體重反彈了而已啊。」
  「……」
  「難不成現在比減肥前還要胖嗎?」
  「……!」
  「……也就是說,妳現在大概是××公斤囉。哇,真厲害,在短短的一個星期內就有如此卓越的成長──」
  「嗚喵──!」
  「……抱歉,十六夜,開玩笑的啦。老實說,外表看起來沒有太大的變化,而且妳本來就很瘦了,不用這麼在意啦。」
  十六夜的反應總是如此可愛,讓我忍不住又戲弄她了。
  我如此安撫十六夜後,她像個鬧脾氣的孩子般,咕噥著:「……春兔還是那麼壞心眼。」
  這麼說起來,我們兩個相遇時的情景也像是這樣。
  看見那封信的當天,為了和十六夜單獨見面,放學後我獨自一人來到了第二美術室。
  雖然當下只是出自於單純的好奇心,但是──
  
  「哦,是你啊。」
  「嗨,十六夜同學。我就開門見山地說吧,我之所以會來到這裡是因為──哈啾!」
  「怎麼了?你感冒了嗎?」
  「不是,是花粉症。現在正逢四月,開始飄起杉樹的花粉了……」
  「這樣啊,那你就用這條手帕吧。」
  「哎,可以嗎?」
  「哼,你可不要誤會了。要是你的鼻水弄髒了社團教室的話,我會很困擾的。你不用介意,我平時會在書包和口袋裡分別準備一條手帕,那只不過是備用的──」
  「那個,十六夜同學。不好意思,妳講得這麼得意洋洋,我還打斷妳,可是妳拿給我的這個……是內褲。」
  「啊?」
  「因為折得這麼整齊,剛剛乍看之下沒注意到,而且材質又滿相似的,應該是從衣櫥或衣櫃裡拿出來的時候,不小心搞錯了吧?」
  「啊、嗚、呃……」
  「話說回來,這個……是妳的嗎?」
  「喵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跟她告白吧。
  平常不擅與人交談的十六夜,面紅耳赤地揮舞著雙手嚷嚷著:「還、還給我!快把我的內褲還給我!」她這副可愛的模樣,連上野動物園的熊貓看了都想火速回中國去了吧。
  這一瞬間,信的內容對我來說已經無所謂了。
  一提到信的內容,十六夜也只說了一句:「那是一時鬼迷心竅才放進去的。」之後就不再多談。
  因為十六夜說:「拜、拜託你。千萬不要告訴別人我做出了這種糗事,要我做什麼都可以……」我就恭敬不如從命,要求她讓我加入第二美術社。
  「真是莫大的屈辱……想不到竟然會被你這種腹黑的人發現我的祕密。」
  或許是和我回想起同一段往事,十六夜翻開素描簿新的一頁,一邊素描,一邊噘起了鴨子嘴。
  「有什麼關係,多虧這樣,我們才成為了好朋友啊。」
  「希望你不要說出這種難為情的話,我並不想要什麼朋友。」
  「別說這麼令人傷心的話嘛。畢竟我知道了祕密,妳不但可以放心跟我交談,我也可以像這樣充當妳的素描對象啊。」
  「……唔,你說的話不無道理。不過,那你呢?為什麼要和我這種女人做朋友呢?」
  「這個嘛……因為妳也知道我的祕密啊,這樣我就不必對妳擺出客套的笑容,可以這樣輕鬆交談也滿開心的。」
  「輕鬆嗎……你還真是跟平常一樣愛耍嘴皮子。」
  雖然十六夜的口吻仍然充滿了嘲諷,但她靦腆一笑。
  啊……還好我今天有來這一趟。
  她這抹笑容,令人不禁想要感謝上蒼。
  不,昨天十六夜說出「我想要你明天和我一起去賓館」的時候,我差點以為自己會因為心臟破裂而蒙主恩召。這個冒失女孩有時候就會像這樣,直截了當地說出這種讓人心跳漏一拍的話。
  不過,這都無所謂。
  即使現在只是模特兒、同個社團的夥伴,或只是輕鬆的好友關係。
  
  總有一天,我要告訴十六夜我喜歡她。
  
  「──」
  不對,慢著。
  俗話說,擇日不如撞日。
  不如藉這個機會一口氣說出來比較好吧?
  「不過,我從來沒想過自己能在高中裡結交到像春兔這樣的朋友。剛才你說覺得這樣相處很輕鬆,其實我也這麼覺得。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可以一直跟你保持這樣的朋友關係。」
  「咦……」
  「所以,春兔……」
  十六夜她──
  以不符合她的風格的舉動,羞澀地凝視著我。
  
  「從今以後,你也願意一直跟我當好朋友嗎?」
  
  「──笨蛋,那是當然的啊。」
  ……嗯。
  總之,告白的事還是以後再說好了。
  聽見我的答覆後,十六夜像是鬆了一口氣般,露出靦腆的笑容。看見這樣的她,讓我不得不做出這個決定。
  不,我可不是因為她說「從今以後也想和你保持朋友關係」,才在煩惱該怎麼辦才好哦?
  我們有的是時間。
  所以我並不需要著急。
  「──」
  然而,我在這個時候順水推舟所做出的妥協,將導致我畢生後悔不已。
  在這之後,我和畫完素描的十六夜一起離開賓館,和十六夜在咖啡廳聊東聊西,再送她回家。和她道別後,我一個人回到了自家──
  
  便和神樂坂雙葉重逢了。  

  
  
第二話

  
  「……那是誰啊?」
  當我來到距離自家門口三十公尺遠的地方時,不禁懷疑起自己的眼睛。
  辣妹。
  只能用「辣妹」來形容的生物,出現在坐落於住宅區裡的獨棟住宅──也就是我家門口,低頭滑著手機。
  雖然從遠處看不清楚她的長相,但她穿著我所就讀的天崎學園的女生制服。
  「難道是老爸或媽媽的熟人嗎?」
  然而很不湊巧的是,他們兩個都不在家。
  就算兒子已經上高中了,我的爸媽還是十分恩愛。母親到上班族的老爸長期出差的地方共同生活,每個月固定匯過來的生活費,足以讓我一個高中生能夠照常生活。
  「只是剛好站在我家門口而已……吧?」
  我盯著這個占據著我可愛的家門口的入侵者,如此呢喃道。
  但也不能因為這樣就不回家吧,所以我試著向前接近了幾步。
  接著,我看見了少女的面孔。
  一頭染色勻稱的金髮,就算被刊登在漫畫雜誌的寫真頁上也不奇怪的標緻身材,輕薄而自然的妝容,還有令人聯想到貓科動物的好強表情。她耳上戴著一個設計前衛的耳機,不曉得是不是在聽音樂。
  但她並不是那種濃妝豔抹型的辣妹,看起來挺可愛的──
  「啊──」
  少女看見我的那一瞬間,宛如在山路上碰見熊的登山家般,整個人僵在原地,她緊張到似乎隨時都會開始裝死。
  她就這樣摘下了耳機,卻一語不發。
  「呃……」
  一直沉默下去也不是辦法,於是我擺出了客套的笑容,盡可能地以客氣的口吻向她說道:
  
  「請問妳是哪位?」
  
  「──!」
  瞬間,少女驚訝地抽動了一下。
  旋即又像是要掩飾自己的情緒般,低下了頭。
  然而,她又馬上滿臉不悅地怒視著我,她的表情像是在強忍著淚水……不對,慢著。
  我做了什麼事嗎?
  我可不記得自己和這個陌生的辣妹結下了什麼樑子啊。
  「……我要回去了。」
  「啊?」
  「我說我要回去了呀,白癡春!特地到這裡來的我真是個笨蛋!」
  她一股腦兒地說完後,便無視我的存在般快速邁開步伐……嗯?
  等一下。
  這傢伙剛剛說了『白癡春』對吧?也就是說,她知道我的名字叫做春兔嗎?
  「喂,妳等一下。」
  少女正打算離去,而我幾乎是反射性地抓住了她的手腕,挽留住她。
  不知道為什麼,我就是無法把她當作陌生人看待。起初因為化妝的關係,一時沒有認出來,但總覺得好像在哪裡看過她的臉──
  「!」
  然而──
  此時我的思考迴路被迫中止。
  女孩全身無力地失去平衡而倒了下來。
  在她撞上柏油路面之前,我伸手抱住了她。她的身體傳來了異常的高溫,讓我感到錯愕不已。
  ──這是怎麼回事?難道她發燒了嗎?
  因為這個女孩子露出痛苦的表情,還呼吸紊亂地喘息著──!
  「妳等一下!」
  不知道為什麼,我認為一定要幫她一把才行。
  明明才剛見面不久,不曉得自己為什麼會有如此強烈的感覺,我就這樣將她揹進了自己家中。
  接著讓全身癱軟的少女橫躺在玄關前……
  「……喂,我這是在做什麼啊!」
  我是笨蛋嗎?一心想著要照顧對方而把她抱進了家裡,但我應該要先叫救護車才對吧。
  「嗚……」
  正當我從口袋裡掏出手機撥打一一九時,少女難受地坐起身。
  「……唔!?」
  
  少女突如其來地奪走了我的唇。
  
  「妳──」
  妳在做什麼啊!我打算如此大喊而掙脫貼緊的唇瓣,然而……
  「……求你了。」
  少女帶著淚汪汪的眼眸凝視著我,令我不禁忘了呼吸。
  她伸出雙手環抱著我的脖子,向我投以熾熱的視線。
  「嗯!?」
  第二次的接吻。
  雖然我拚命地試圖拉開少女的身體,但卻徒勞無功。
  交疊的唇瓣傳來的柔軟觸感,少女身上無比火熱的體溫,以及因為緊擁著彼此而貼到我身上的圓潤雙峰。
  ──好熱。
  我的身體宛如感染了熱病般,躁熱不已。
  同一時間,某種東西侵害了我的思緒,雖然理性讓我勉強維持住鎮定,但少女卻像是擺脫了我的抵抗般,「嗯、嗯……」地將溼潤而溫熱的唇舌貼了上來。
  啾啾的淫穢水聲傳了出來。
  忽然間──我更加渴望這樣的音色。
  腦海裡萌生了強烈的嗜虐心。
  我想要恣意蹂躪她。
  我想要讓她成為我的所有物。
  我想要玷汙她。
  ──對象是誰?
  當然是我眼前的這個女孩。
  當我回過神時,我們唇瓣交疊,我的右手撫上了少女的胸部。
  「呀!?」
  少女似乎因為突如其來的觸摸而驚訝,接著發出了動人的嬌吟。
  她的嗓音更加深了我的嗜虐心,我隔著襯衫搓揉刺激她充滿彈性的胸部。「啊……嗚……」少女難受地顫抖著背脊。
  她用矇矓的眼眸凝視著我,並將唇瓣貼了上來。
  因為她這樣的舉動,我再也無法克制自己了。
  我們雙唇交疊。期間,我輕輕地將少女纖細的身體推倒在玄關前的木質地板上,彼此相擁。
  接著,我強硬地扯開少女身上的襯衫。
  映入眼簾的是清純的內衣和光滑的白皙肌膚。
  我立刻伸手覆上她的酥胸,親吻她的頸部,舔舐她的鎖骨。
  「啊、呀、哈啊……春……」
  每當受到刺激就不斷顫抖的她,看起來格外煽情又楚楚可憐,讓我不禁想要看得更多更仔細。我就這樣粗暴地扯開她的內衣,讓豐滿的雙峰和櫻色的突起裸露於眼前。
  正當我打算和她進行不下數次的接吻時──
  
  『從今以後,你也願意一直跟我當好朋友嗎?』
  
  我忽然發現,自己彷彿聽見了十六夜的聲音。
  ──然而,我已經停不下來了。
  我拚命抵抗,某種東西卻不斷地侵蝕我的理性。
  我的身體和心靈,就這樣漸漸地被某種東西所支配──  

 

  當我回過神時,發現自己躺在床上。
  全身一絲不掛。

  
   
  「………………啊?」
  ……喂。
  等一下。
  剛剛是發生了什麼事?
  「──!」
  思緒瞬間恢復清晰的我,從床上撐起身。
  環顧四周後,我立刻就明白了。沒有錯,這裡是我的房間。
  可是,為什麼我會在床上睡覺呢?
  而且還是全裸。
  「……啊,慢著慢著慢著。望月春兔,冷靜下來。」
  或許是因為我陷入了恐慌,原本沒打算說出來的話就這樣脫口而出。
  好,總之,先確認一下現在的狀況。
  我因為要當十六夜素描的模特兒而前往賓館。
  本來打算要告白的,最後還是沒能說出口。
  後來一個人回到家門口。
  遇見了那傢伙。
  「嗚啊。」
  這時,和那名少女所做的事一一浮現在腦海中。
  在那之後,我將她帶到床上──
  「……不可能吧?」
  雖然我嘴巴上這麼說,但還是確認了身旁,還好在床上睡覺的只有我一個。
  「……該不會是夢吧?」
  怎麼可能有這種蠢事。
  昨天感受到的她的觸感,都深刻地烙印在我的身體和腦海裡。
  交疊的嘴唇。
  柔軟的肌膚。
  溫熱的體溫。
  所有的一切。
  「──!」
  縱使這段記憶令我面紅耳赤,我還是立刻切換了思緒。
  ──這肯定是一場夢。
  畢竟這不可能發生嘛。
  我喜歡的人可是十六夜哦?我不可能會和剛見面不久的女生做出那種事。話說回來,現在到底是幾點了呢……
  「呃。」
  我拿起放在床頭櫃上的手機確認,時間顯示為上午七點五十分。
  ……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呢?
  也就是說,昨天傍晚回到家以後,我爆睡了將近半天以上嗎?可是,為什麼我一點記憶都沒有呢?
  「不對,比起這個……!」
  我跳下床,迅速換上制服。
  再過十分鐘就要八點了。
  為了趕上早上的導師時間,現在已經是我必須出門的時間了,畢竟望月春兔是個不會打破紀律的優等生。
  「沒錯,這肯定只是一場夢。一定是因為我昨天跟十六夜去了那種地方,才會做了這麼奇怪的夢。我之所以會沒有半點記憶,是因為──」
  反正就是有某種原因就對了!
  我硬是整理出結論,把其他思緒扔進腦袋裡的垃圾筒後,起身前往學校。
  
      ◇◆◇◆◇
  
  「嗨,春兔,很少看見你在最後一刻才趕上呢。」
  天崎學園2年A班。
  坐在我隔壁的十六夜,朝著匆匆跑入教室的我打了招呼。
  「呼……呼……我不小心睡過頭了。」
  「難道你身體不太舒服嗎?你的臉色看起來有點差呢……」
  「沒事啦,因為我是一路跑來的嘛……哈哈。」
  由於不想讓她操心,我決定擺出客套的笑容蒙混過去。
  一路全力衝刺跑來,確實讓我的臉色看起來比較差,但原因卻不只是這樣而已。
  ……我不行了。
  這個問題根本沒辦法用一句「沒有記憶」就能解決。
  題外話,我的老爸一旦喝了酒,記憶就會像太空梭一樣被拋到九霄雲外。他還曾經問過我:「喂,春兔,你知道爸爸我昨天做了什麼事嗎?早上我一醒來,發現自己的衣服上沾了一堆泥土……」
  你昨天醉醺醺地回到家,媽媽因為這樣大發雷霆,不僅要你在庭院裡磕頭下跪,還多踩了你的頭好幾腳──我真的沒辦法告訴他如此悲哀的真相。
  「喪失記憶還真方便啊,可以把討厭的事情忘得一乾二淨。」
  當時的我是這麼想的,如今的我卻想要發明時光機,告訴過去的自己:
  絕對不是你想的這樣。
  畢竟我完全無法掌握沒有記憶的這段期間,自己究竟做了些什麼事。這個事實可怕得令我不禁想雙手抱頭,實在是太可怕了。
  「對了,你知道嗎?」
  我試著努力保持平常心,十六夜卻帶著興致勃勃的口吻向我如此說道。
  
  「聽說今天有轉學生要來,是個女孩子。」
  
  「……」
  不知道為什麼,這句話莫名讓我產生了不祥的預感。
  「……轉學生?」
  「是啊。會在這個時期轉學進來還滿罕見的,所以班上從剛才就一直很熱烈地在討論這件事,據說是從名校轉學過來的呢。」
  「這、這樣啊……」
  「聽說是全國屈指可數的菁英學校,在那裡就學的女生大多都是千金大小姐之類的。」
  原來如此,所以班上的人(尤其是男生)才會這麼吵鬧啊。
  不過,大小姐啊……
  「那麼,至少不會是辣妹了吧。」
  「嗯?我覺得可能性不大啦,不過為什麼你會在意這種事呀?難道……春兔你喜歡那種類型的女生嗎?」
  「不是啦,只是……」
  「只是什麼?」
  十六夜格外好奇地向我追問,但我總不能將昨天的夢境內容告訴她,正當我打算蒙混過去時──
  「喂,安靜一點,今天要介紹新來的轉學生哦。」
  我們的班導坂本老師一邊說著老套的台詞,一邊走進教室。
  幹得好,坂本。
  我在心中暗自向他道謝後,將視線從十六夜身上移開。
  「咦──」
  然而,看見班導師寫在黑板上的文字後,我錯愕地說不出話來。
  
  神樂坂雙葉
  
  這是我再熟悉不過的名字。
  因為雙葉她是我的──
  「進來吧。」
  班導師對於嚴重陷入恐慌的我漠然置之,將轉學生請進教室內。
  接著,那傢伙緩緩地步入教室。
  那頭金髮和我昨天見到的一模一樣。轉學生那無可挑剔的不悅神情,一口氣粉碎了滿心期盼大小姐到來的男生和女生。
  她──雙葉──
  我這位身穿天崎學園制服的青梅竹馬──
  她站到了黑板前,開口第一句話並不是「大家好」、「初次見面」,也不是「從今以後請多指教」,而是直盯著我的方向,如此說道:
  
  「昨天的事,你要好好負起責任哦。」


《學年第一的千金大小姐在1年內成績大幅下滑變成辣妹1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創作者介紹

東立小說官方部落格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