骸骨試閱  

今天是試閱連發的最後一天!!!

小編帶來的作品是《骸骨騎士大人異世界冒險中III》

試閱連鎖到今天暫時畫下句點,小編就先跟大家道別啦~~(結果明天又出現)

超熱血!超正義!超可愛(?)的骸骨騎士大人又來啦~

總是脫離常軌,踏上『驚喜』冒險之旅的他,這次又將遇上什麼意外事件呢?

原書中還收錄不同往常的艾莉安,秘密番外篇喔~


第一章 陪在身邊的人

  還沒黎明的昏暗道路上,有兩個人正背對著東邊行走。
  逐漸轉亮的天空透出了青藍光芒,準備向世人宣告邁入白天。
  卡爾卡特山群聳立在北方,因冷空氣所形成的霧氣,從山間流瀉而出。緩坡上的山林與平原視野都顯得迷迷濛濛,讓旅人們不曉得該往哪兒走才好。
  我的視線穿透霧氣,望向走在我身旁的女性。她的身形修長,身上披著灰色斗篷,腳上踩著颯爽的步伐。斗篷飄飛著,露出了藏在底下的衣物,精心設計的法袍讓她行動方便,法袍上方則覆蓋著馬甲型皮革防具。儘管她穿著暴露度相當低的旅裝,但是大大挺出的胸部、纖細的腰肢以及渾圓的臀部,都展現出她豐腴的身材。
  然而從她的臉龐,一眼就可以看得出她不是普通人類。
  淡紫色的肌膚如水晶般光滑,一頭雪白長髮全紮在身後,凝視前方、擁有金色瞳孔的雙眸,還有不算特別長的尖耳朵,都是很明顯與普通人類不同的特徵。
  她所屬的種族在這個世界稱為黑暗精靈,而這名黑暗精靈現在正和我一起旅行,同時也是我這個傭兵的現任雇主。
  她的名字叫做艾莉安‧葛瑞妮絲‧梅普爾。是大量精靈族生活著的加拿大大森林中心都市──森都梅普爾的一位戰士。
  她的腰間繫著劍柄設計成獅子模樣的長劍,劍技大約是能夠輕易應付老練傭兵的地步。古今中外書籍上記載的精靈族都熟習魔法,艾莉安也不例外地擁有高深的魔法造詣,連人族無法使用的精靈魔法,都難不倒她。
  
  至於走在她身邊的我,則仍維持著穿越到這個異世界之前操控的遊戲角色外型。
  透過隨風翻飛的黑色斗篷,可以窺見豪奢的全身型白銀甲冑,基調色彩是白色與藍色,連細部裝飾都毫不馬虎,儼然就像神話中的騎士。
  鎧甲本身的披風,漆黑得令人聯想到黑夜,內側卻閃耀得宛如從夜空切割下來的星空。
  我的背後揹著設計精緻的巨大圓盾、能夠裝入所有旅行所需物品的大型麻布袋,以及一把散發出神聖高貴氛圍,存在感非常強烈的大劍。
  但這一切條件中最大的問題,就是藏在鎧甲裡的我自己──我的全身上下,都呈現骸骨的狀態。
  我的眼窩裡只有宛如藍色鬼火般的亮光搖曳著,幸好這副骷髏的臉藏在華麗頭盔下,所以才能至今都不曾引發騷動。
  走在我身旁的艾莉安,就是第一位看到我這副模樣還沒有揮劍相向的人。看過我真面目的人屈指可數,未來我也不打算隨意在人前脫下頭盔。
  但是,能夠在這麼少的人數中,遇見接受我的人,簡直是僥倖得令人喜悅。
  我從以前開始籤運就很差,但是與他人邂逅的運氣特別好。讓我不禁在心中暗自慶幸,來到異世界的同時,也將這樣的運氣帶來了。
  正當我沉浸在感慨中時,身旁的艾莉安忽然向我搭話:
  「亞克,你對千代女在王都展現的魔法──有什麼看法?」
  亞克,是我現在這副身體還只是遊戲角色時的名稱,我現在正依遊戲角色的設定形象扮演著「亞克」。不,或許我已經很習慣亞克這個身分了,所以現在自然而然就會表現出符合「亞克」形象的態度,完全不會有不相稱的感覺。
  從艾莉安原本的眼神中,可以看出她正在思考。但是她現在已經挪開落在前方不遠處的視線,轉而凝視著我。
  她嘴裡說的千代女,是前些日子因為同胞在羅登王國的王都遭奴隸商抓走,所以前來尋求協助的少女。
  她所屬的種族,在這個世界自稱山野之民,頭上長有獸耳,下半身則生著尾巴,正是所謂的獸人。
  大約在六百年前,有個和我相同處境的人物來到這世界,千代女的祖先在那個人物的領導下發展出新的一族。現在這支宛如忍者後裔般的族群,自稱刃心一族,在大陸各地四處奔波,拯救同胞。
  像千代女這樣的山野之民以及艾莉安這類精靈族,在這塊北大陸成了受人族迫害的對象,面臨著許多威脅,很容易被抓去當奴隸。
  就像我原本的世界裡,白皮膚與黑皮膚人種之間也曾有過一段漫長鬥爭史般,一相較之下就能清楚發現──這個異世界也正經歷著迫害他人的時代。
  身為一個黃種人,白人與黑人都是我羨慕的對象,但是那應該是現代人才會有的想法吧?
  話說回來,我本身的皮膚特別容易曬黑,卻還是常常有深刻的體會,覺得黃種人曬黑與真正的黑人之間,有著根本上的差異──
  正當我想著這些無關緊要的事情時,忽然覺得似乎忘了什麼重要的事,忍不住疑惑地歪起頭。
  ──好像不小心忽略了什麼事情,但是又想不起來……
  我搖搖頭,把脫軌的思緒拉回來後,將視線轉向艾莉安。
  艾莉安說的王都事件──也就是我和她在千代女的要求下,助刃心一族一臂之力,參與了襲擊奴隸商的行動,放出了遭囚禁的山野之民。
  艾莉安想談的,就是那時候千代女施展出的忍術吧。在這個有魔法存在的世界裡,與其稱之為忍術,用魔法這個詞彙還比較容易解釋。
  「嗯,那真的是忍術吧?汝是覺得哪裡不對嗎?艾莉安小姐。」
  「沒錯,因為她所說的『忍術』,應該是精靈魔法才對呀……」
  她的話語,讓我忍不住發出了驚訝的低呼。
  「喔?吾記得精靈魔法應該只有精靈族才能使用才對,不是嗎?」
  聽到我的問題後,艾莉安靜靜地搖搖頭,否定了我的臆測。
  「精靈魔法本來就沒有種族制約,只要能夠和精靈體牽上線,並實行雙方間的契約,連人族也可以使用……但是人族想和精靈體牽上線卻難如登天。」
  她說的這條路只是理論上可行而已,實際上幾乎等於不可能。當我這麼想著時,忽然想起了山野之民的特性,於是雙手一拍說道:
  「這麼說來,吾曾聽說過山野之民是能夠與精靈獸溝通的種族之一?」
  所有體內寄宿著精靈體力量的生物,都稱為精靈獸。這種動物的警戒心非常強,似乎不太會親近人族。而山野之民與精靈族等等,則是少數比較能夠馴服精靈獸的種族。
  「沒錯,但是山野之民的魔法適性通常都很低,所以就算能夠與精靈體牽上線,也幾乎無法訂立契約,不過仍有少數可以使用精靈魔法的山野之民。只是──」
  艾莉安低垂著雙眸,想起之前王都發生的事件。
  「她看起來就像精靈獸本身啊……」
  她睜大的金色雙瞳,視線就落在我的頭頂附近。那裡是精靈獸碰太平常喜歡待的地方。
  碰太是隻像狐狸的動物,身長約莫六十公分,其中尾巴大概就佔了身長的一半。牠的尾巴有如蒲公英的絨毛,臉蛋卻是狐狸的模樣。不過,牠的前後腳還附著了類似皮膜的東西,只有這個部分看起來像飛鼠。牠的毛皮柔軟、淺綠色的毛覆蓋住整個背脊,腹部的毛則和尾巴一樣是白色的。
  碰太是種人稱綿毛狐的精靈獸,自從我從盜賊手上救下牠後,牠就一直黏著我,並跟著我們旅行到現在。
  碰太也能夠使用精靈體的力量,牠可以自己施展魔法產生風力,並乘著風飛上天空,是種非常具有奇幻風格的動物。
  受到艾莉安的凝視,碰太在我的頭上疑惑地歪歪頭。
  「啾?」
  看來艾莉安認為剛才談到的千代女,與我頭上的精靈獸碰太屬於同一種生物吧?
  「這到底代表著什麼意思呢?」
  我直接將腦袋中的疑問拋給艾莉安,她的視線再度回到前方後,彷彿要確認自己意見似地緩緩開口:
  「我們精靈族所使用的精靈魔法,與精靈獸使用的精靈魔法雖然相似,但實質上還是不同的。我們會將體內的魔素交給精靈體,精靈體會依契約將其轉換為魔法。而精靈獸則根本不會和精靈體訂立契約,而是與其融為一體,能夠直接轉換體內的魔素,變成魔法施展出來。」
  「喔?也就是說,千代女小姐並非與精靈體訂立契約後才施展魔法,而是在與精靈體融為一體的狀態下行使魔法的嗎?」
  「正是如此。」
  趴在我頭盔上的碰太,打了個大大的哈欠。
  這讓我又產生了新的疑問,於是微微舉手詢問艾莉安:
  「像艾莉安小姐這樣的精靈族,能夠看見那些差異嗎?」
  聽到我的問題後,艾莉安頷首肯定道:
  「精靈族能夠看見人族無法感知的魔素,所以也能夠看見精靈體,比較容易與其交流、訂立契約。你還記得和我們一起踏入加拿大大森林的時候嗎?」
  她指的是不久前我造訪她們與精靈族的家鄉之一──拉拉托亞的事情吧,回想起那座巨木高聳的森林後,我點點頭。
  「當時我們都挑魔素比較弱的地方前進,所以就算身處大森林當中,也比較少遇見強悍的魔獸。雖然精靈族看見魔素的能力比黑暗精靈還要好,但是黑暗精靈族中身體能力優秀的人比精靈族還多。」
  她的回答成功讓我理解整個狀況,於是附和了一聲。
  當時進入大森林之後,她們採取的是蛇行路線而非筆直前進,我當時以為是為了避免我這個非精靈族人士記下路線的方式。
  「這樣啊,原來那不是為了讓吾記不得路所採取的措施啊……」
  艾莉安聽到我的自言自語後,似乎察覺到我當初的誤會。她露出莫可奈何的表情,攤手聳聳肩說:
  「亞克會轉移魔法啊,無論走什麼路線都影響不了你吧?」
  ──這麼說來,確實是如此。
  我可以施展的魔法中,有能夠瞬間移動短距離與長距離的轉移魔法,只要對目的地有具體的瞭解,就能夠瞬間移動到該處。這是種非常方便的魔法,不必記下沿途的路線,對有些缺乏方向感的我來說,是不可或缺的魔法之一。
  但是,長距離轉移魔法【轉移門】只對曾去過的場所生效,而且如果不是腦袋裡能夠具體浮現出的目的地就無法成功;短距離轉移魔法【次元步法】則只能飛到肉眼可看見的位置,所以身處這種視野有限的情況下,沒辦法移動到遠處去。
  「嗯,所以就算是有強大魔獸四竄的森林裡,精靈族也可以憑藉這種能力,找到相對安全的移動路徑啊……」
  「但是效果仍依個人能力而異,據說加拿大大森林的初代族長伊文格琳大人,就幾乎看不見魔素了。」
  她所說的加拿大大森林初代族長,是創建森都梅普爾時的重要人物。從艾莉安的敘述來看,對方恐怕也跟我一樣,在相同的情況下來到這個世界。
  我不曉得初代族長有沒有精靈族的外貌,但是他竟然沒有種族固有的能力,這是怎麼回事呢?
  但是,「幾乎」畢竟與「完全」不同,所以初代族長說不定多少還是看得到魔素吧……不過對方已經不在這個世界上,所以如今完全無法確認這一點。
  我邊思考著這些事情邊走著,這時背後的天空開始泛白,從山間降下的霧氣也因為陽光而徐徐轉淡。最後在吹向平原的風影響下,如滑行般地紛飛流散。
  草木受到風的吹拂,宛如在歡迎早晨到訪一般,發出了沉靜的沙沙聲。視野變得開闊後,終於能夠看見沿著道路分布的田地以及遠處村莊。
  我們步行離開王都後還沒走多遠,現在回頭的話,還能夠看到宛如海市蜃樓般的模糊王都。
  「視野變開闊了,趁這裡沒有人,吾等趕緊多走些路途吧。」
  聽到我這麼說,艾莉安立刻習以為常地輕輕點頭,然後將手抓握在我肩膀上。
  「【次元步法】。」
  我唸出這個辭彙的同時,短距離轉移魔法隨即發動。接著景色瞬間變換,轉眼間來到我剛才看見的道路,背後的王都影子也消失無蹤。
  我藉由這樣的方法,帶著艾莉安在朝霧飄動的平原上,不斷反覆使用轉移魔法,於街道中朝著下個目的地蘭德巴爾特前進。
  
  現在還是肌膚會感受到寒冷的清晨──不,對沒有皮膚的我來說,應該是讓我骨頭感受到冰冷的早晨吧。這條穿過平原的街道上,除了我、艾莉安以及頭上的碰太外,杳無人煙。
  雖說這是條道路,但並沒有鋪設整齊的石板或磚瓦,單純不像周遭草木繁盛的情景,是一條堅硬泥路罷了。我在這條道路上不斷地使用轉移魔法,然後終於停在了分岔路口。
  「艾莉安小姐,該走哪條路才能夠前往蘭德巴爾特呢?」
  對自身方向感缺乏信心的我,眼神瞟向站在我身後的艾莉安。
  但是她回覆我的卻是一雙不悅的眼神,以及冷淡的話語:
  「當初去打聽城鎮位置的人,不就是亞克你嗎?我可認不出人族國家的路喔?」
  確實是如此。蘭德巴爾特正是可能囚禁著精靈族的下一個城鎮,在王都打聽該處位置的不是別人,正是我自己。
  這個世界沒有販售範圍涵蓋整個國家的地圖,甚至連鄰近地區的地圖都很難找到。所以唯有詢問認識路的人,才能夠獲得通往目的地的路線。
  我在王都問路時,得知沿著王都西邊的街道行進,看到沿岸地區後再北上,就能夠找到蘭德巴爾特。
  但是現在卻有塊巨大的岩石橫在眼前,街道由此一分為二向前延伸。
  以方向說,兩條街道都朝向西方,但是右邊的街道比較靠西北側,左邊的街道則通往偏西南側的地方。
  兩條路皆是往西邊的道路,所以不管走哪一條都可以到達吧?異世界與我生活的現代不同,道路都是沿著地形而建,幾乎看不到筆直的道路。如果地形坡度很陡時,就會開鑿出蛇行的路線;遇到斷崖或是劇烈的地形高低差時,道路便會繞開,因此勢必會將距離拉得很長。若一步一腳印地乖乖前進,所耗費的時間會多到令人訝異的地步。
  雖然我不曉得眼前的岔路是為了避開什麼才建成這樣,但就算走錯路了,對於能夠施展轉移魔法的我來說,頂多只要再透過魔法回到這裡就好。
  所以我輕鬆地環顧四周,看見路邊掉了根尺寸剛好的樹枝,便撿起來走回道路的交叉口,將樹枝立在街道中央後放開手。
  放手後,樹枝立即失去平衡,依循重力倒下。發出清脆聲響後倒地的樹枝尖端,指向了偏西北方向的街道。
  「嗯,走右邊這條路吧。」
  我認同地點點頭後,後方馬上傳來質疑的話語,不用說,聲音的主人正是艾莉安。她微微鼓起臉頰,用抗議的目光瞪著我開口:
  「喂,你真的以為用這麼隨便的方式選路,就到得了目的地嗎?你在王都明明聲稱已經好好問過前往蘭德巴爾特的路線不是嗎?」
  「吾確實問過了,但是沒聽說中間會遇到岔路。」
  聽到我的藉口後,艾莉安深深地嘆了口氣,按住自己的太陽穴。
  「所以你就用這麼隨便的方法決定路嗎?」
  她端正的眉毛微微地抽動著。
  「不,這是吾將命運交給上天安排所做出的選擇!」
  「喂,別擅自連我的命運都一起交給上天安排啊……」
  如此抗議著的艾莉安一把抓起倒地的樹枝,然後宛如祈禱般地拿著它合起雙手後,靜靜地垂下金色眸子、雙膝觸地。
  「願借精靈之力指引吾等應走之路──」
  她低聲詠唱之後,便將樹枝立在地上並放開雙手。只見樹枝和剛才一樣,緩緩地依循重力歪倒在地,發出清脆的聲響。
  樹枝與剛才一樣,都指向西北方的道路。
  「……唔唔!」
  「嗯,看來還是該選右邊這條路。」
  雖然艾莉安的表情有些不服氣,但是她似乎決定將命運交給精靈體的指引,垂頭喪氣地默默將手搭在我的肩膀上。
  「什麼嘛,萬一搞錯路的話立刻回來就行了,又沒什麼大不了的。」
  我用有些開朗的語調丟下這些話後,就將目光轉往西北方向,然後發動【次元步法】。我們在這個毫無人煙的早晨道路上,不斷地往前移動。
  
  順著道路持續轉移地點後,周遭的景象也逐漸改變了。
  從剛才一望無際的翠綠平原,慢慢地變成布滿紅褐色岩石的地區,很快地連腳下踩著的道路,都成了沙塵飛揚的乾燥荒道。
  我看見右手邊遠處有幾座山脈,以及座落在緩坡上的森林;左手邊則是綿延不絕的荒涼大地。這一帶草木稀疏,使腳下的道路幾乎與周遭風景合而為一,快要搞不清楚道路的界線了。
  該不會真的走錯路了吧──如此的想法不斷湧上我的心頭。於是我趕緊搜尋四周,看看有沒有聚落存在的跡象。
  赤褐的大地一角忽然吹起了一陣風,揚起塵埃從側邊猛然襲來,瞬間遮蔽了我的視線。
  頭上的碰太「啾!」地哀嚎了聲後,緊緊抓住我的頭盔。我的黑斗篷與艾莉安的灰色斗篷,都在強風中啪噠啪噠地翻飛著。
  風勢終於減輕之時,周遭景色總算再度回到我的視野中。正當我準備決定下一個轉移目的地的時候,艾莉安與碰太同時靜立不動,似乎感應到某種事物。
  「怎麼了?」
  我狐疑地詢問艾莉安,但她卻將食指比在唇前示意我噤聲,金色的雙眸環顧著四周。頭上的碰太也忙碌地擺動腦袋搜索周邊,讓我感受到牠的躁動。
  我閉上嘴開始觀察著,想知道究竟出現了什麼。但是放眼望去盡是紅褐色的大地,以及裸露在外的岩山,看不見任何會引發她們如此警戒的事物。
  正當我這麼思考時,不經意聽見某種翅膀拍動的聲音隨風而來。
  我將視線轉向聲音來源,發現有十幾道以上的影子,從岩山的陰影處飛上天空。影子出現的位置距離此處有些遠,所以難以掌握對方正確的大小,但看外型像是相當巨大的鳥類。
  「飛龍!?」
  身旁的艾莉安同樣望向天空,瞪著天空上飛舞的身影眨眨雙眼。
  天空上有約二十隻她口中的飛龍,每隻都拍打著巨大的翅膀,朝著我們直直飛來。
  碰太連忙從我頭頂跳下來,把尾巴像圍巾般捲在我的頸子上並縮起耳朵。
  「喔~那就是飛龍啊……」
  隨著飛龍逐漸接近,牠們的身形益發清晰。
  飛龍的雙翅長達四公尺左右,相較之下身體就沒那麼龐大了。牠們外表散發出爬蟲類般的氣息,但是略長的頸子頂端連接的頭部卻長得比較像鳥類。土黃色的全身表皮上都布滿了條狀紋理,從頭頂到尾巴應該有三公尺左右,長尾巴能夠如舵般俐落地操控飛行方向。
  這和我在遊戲裡見過的飛龍截然不同。
  「這和我所知的飛龍不太一樣……我從未見過這種類型。而且飛龍應該會在大白天行動,怎麼會這麼一大清早就成群結隊……」
  艾莉安不由自主地歪著頭沉吟。
  看來眼前的生物也與她認知裡的飛龍不同,不過,一般生物的習性與外表本來就會隨著居住環境而異,這麼一想就不覺得奇怪了吧。
  恐怕是飛龍的亞種,或是其他相關品種。
  相較於這種事情,我更想知道的是──
  「飛龍是不是很難對付啊?」
  我邊仰望著天空,邊詢問身旁的艾莉安。
  遊戲裡的飛龍並不是強悍到難以應付的怪物,等級大約一百級左右。很少採用特殊的攻擊,大概是劇情中盤時的小嘍囉型怪物,但是我不確定眼前這群飛龍是否也屬於相同條件。
  「一、兩隻的話沒那麼難對付,但是這次的數量很多……用你的轉移魔法逃跑,會是最省事的方法……」
  艾莉安邊說著邊瞄向我。
  確實,憑我們手中的近戰用武器,要和飛龍戰鬥的話會非常麻煩。
  遊戲裡的飛龍頂多飄浮在離地面一公尺左右的高度而已,就算拿短劍也能夠打倒牠們。但是現實情況下的飛龍,可是群聚在劍尖刺不到的高空瞄準我方。
  一般情況下,不進行無謂的戰鬥,避開飛龍趕緊逃跑才是上策。
  然而考量到未來,我想稍微試試自己的實力。如果在眾目睽睽的地方施展沒用過的技能,可能會演變成大事件,總覺得不太妙。
  而這裡除了艾莉安與碰太外,也只有那群飛龍了,就算施展出有些誇張的技能也無所謂吧?
  「吾有想嘗試的事情,請汝暫時找地方躲一下吧。」
  我稍微往前邁進,睨視著飛來的飛龍群。身後的艾莉安似乎想說什麼,卻又立刻閉上嘴。
  我卸下背上的行李袋,動了動肩膀後擺出備戰姿勢。
  「【岩石彈】!」
  我先小試身手,發動魔導師的基本魔法技能。
  朝著上空飛龍伸出的雙手之間,隨即生出拳頭大小的岩石,接著便筆直地疾速射向飛龍群。但是位在上空數十公尺的飛龍群,卻輕鬆地躲過岩石並繼續進逼。
  我繼續朝著上空發動數次相同的魔法,仍沒有傷到飛龍分毫。單發的直線魔法太容易看出路徑,再加上飛龍的迴避能力相當優秀,所以【岩石彈】充其量只能牽制牠們罷了。
  飛龍很快就來到我們正上方,宛如相中獵物的禿鷹般盤旋著,尋找我的破綻。
  牠們沒有一下子就衝過來,或許是因為牽制的魔法奏效,使牠們有所戒備吧?
  「既然如此,這種魔法你們躲得了嗎?【雷擊豪雨】!!」
  魔法發動的同時,氣壓產生急遽變化,上空的飛龍似乎敏銳地察覺到異狀,開始躁動了起來。
  下一瞬間,破空而出的巨大聲響震耳欲聾,撼動著現場的空氣。幾道刺眼的閃光從半空中閃現,雷光如降雨般地從上空劈向飛龍群。
  這是魔導師的雷屬性大範圍魔法,是中級職業才能學會的招式,威力還算普通。但是親眼見證這場魔法時,感受到的魄力卻絲毫不普通,簡直就像施展高級魔法般華麗。
  不曉得是不是落雷擊中了在上空盤旋的飛龍,幾隻飛龍的巨軀宛如飛機失速般,從空中劃出螺旋軌跡猛然摔下。
  然而摔落的飛龍數量根本不到一半。
  「喔~看來這道魔法的命中率不高嘛……」
  這種在空氣中奔馳的雷電,就算要說客套話,也實在無法以命中率高來形容。就如此盛大的視覺效果來說,這種戰果實在太低了。如果以現代兵器的標準來看,命中率不到五成應該會被稱作不良品吧。
  說到它發動魔法的速度,比單發的子彈型魔法還要慢一、兩拍,所以也缺乏速攻性。再加上瞄準指定範圍後,就會對該範圍內的所有事物進行無差別攻擊,所以使用前必須先想清楚使用場所。
  但是對上空的飛龍群來說,這種意外的落雷卻足以令牠們感到恐慌,開始四散逃跑。
  當我看著飛龍在半空中奔逃的模樣時,聽見身後傳來了艾莉安的抗議聲:
  「喂,要使用那種大魔法之前要先講一聲啊!嚇死我了啦!」
  我回過頭,果真看見艾莉安眼角噙著少許淚水,手摀著耳朵。
  確實,任誰突然聽到那麼劇烈的聲響,又在這麼近的距離下見識到閃電都會嚇一大跳。我自己也沒想過魔法效果會那麼澎湃,所以也只能乖乖道歉了。
  捲在我頸子上的碰太眨眨眼睛,緊接著就舔舐前腳開始整理鬍鬚。難道剛才的魔法,讓碰太的鬍鬚產生靜電了嗎?
  「……話說回來,多麼強大的魔法啊,你真的什麼都辦得到呢。」
  她半傻眼半佩服地嘆著氣,接著開始張望四周。只見幾隻剛才遭雷擊的飛龍正倒在地上。
  「吾不是什麼都辦得到,吾只做能力所及的事。」
  我邊說著不知道從哪裡聽來的台詞,邊接近其中一隻飛龍,雖然牠身上四處都是雷擊帶來的焦痕,但是相較於其他飛龍已經完整許多了。
  「這種飛龍有什麼用途嗎?」
  我邊翻過倒地的飛龍,邊詢問艾莉安。
  飛龍的實際體重意外地沒有外表看起來那麼重,所以能輕易地把牠們的巨軀翻過來。
  「我想想……飛龍的皮膚雖然可以拿來製作皮革鎧甲,卻只是見習等級的裝備而已。牠們的肉又不好吃,能用的只有魔石而已吧?」
  我聽著她的回答,默默認同了這種說法。飛龍素材在遊戲裡的珍貴程度也不過是中下而已,看來在這個世界的地位也差不多。
  「這麼說來,艾莉安小姐身上穿著的似乎就是皮革鎧甲,那是什麼皮製成的?」
  既然用飛龍皮製成的鎧甲僅是基礎裝備,那麼她裝備的鎧甲,肯定使用了比飛龍皮更厲害的素材,這令我興致昂然地詢問艾莉安。
  「這是巨龍皮製成的鎧甲。」
  「喔喔~使用的材料相當好嘛。」
  她以沒什麼大不了的語氣說出這個名稱,讓我不禁驚訝出聲。雖然我不曉得她口中的巨龍模樣是否與遊戲中相同,但不變的是兩個世界都將其視為高級素材。
  「可沒你那身鎧甲那麼好。」
  艾莉安聳聳肩嘆口氣。
  我身上這副『伯勒努斯的聖鎧』,屬於最高等的神話級裝備,光是要蒐集所有必備素材就得耗費一番工夫。
  我很懷疑這個世界是否也有相同的素材,所以『伯勒努斯的聖鎧』很有可能是獨一無二的防具。
  我和艾莉安閒聊著,從行李袋中抽出短劍,認真檢查倒在地上的飛龍遺骸。
  以如此近的距離認真觀察飛龍後,我發現牠們的模樣就像翼手龍。
  「艾莉安小姐,魔石在哪裡呢?」
  「如果和我認知裡的飛龍相同的話,就是在這附近。」
  她的手指比向飛龍胸口中央略下方的位置,我將短劍刺進飛龍的胸部,並挖開那一塊的皮肉,發現了一塊不算大的漂亮紫色魔石。
  這次共擊落了八隻飛龍,我取走了所有魔石後,將它們與短劍一起收進行李袋中。
  「剩下的部分該怎麼處理呢?」
  「丟在那邊的話,想要的人會自己帶走吧?」
  我環顧四散各處的飛龍遺骸低喃道,艾莉安則興趣缺缺地回答。
  確實,就算只是見習等級的裝備,再怎麼說也是製作皮革鎧甲的素材,往來路人想要的話就會自己帶走吧。
  雖然飛龍的肉似乎不好吃,但野生動物應該還是會吃──丟著不管也無所謂吧?
  「說得也是,那就繼續趕路吧……」
  我扛起麻布袋後喊了聲艾莉安,接著就再次施展轉移魔法【次元步法】,繼續往目標城鎮前進了。
  
  道路旁出現了坡度不陡的丘陵,可以看見頂端有座城鎮。那是座四周圍有石牆的城鎮,幾棟高聳的箱型建築物高度超過城牆,讓我們站在這裡也可以窺見屋頂的模樣。相較於之前去過的城鎮,這裡的建築物幾乎沒有裝飾,與其用「樸素」這個形容詞,我覺得用「堅實」形容更貼切。
  所以比起「城鎮」,這裡更像堡壘或是要塞。
  在這塊紅褐色岩石遍布的大地上,僅有丘陵一帶擁有深濃綠意。城鎮周圍有許多經過整頓的農耕地,雖然人數不多,但是站在這裡能看到一些忙於農作的身影。
  不過以這麼寬敞的田地來說,從事農活的人似乎太少了。
  「吾等去那裡問個路比較好吧。」
  「是啊,畢竟道路不知不覺間也開始朝向北方了……」
  看來在我毫無所覺的時候,道路的方向已經有了大幅的變動。沒有攜帶指南針的話,走在這些蜿蜒的道路上,其實比我預料中的情況還容易迷失方向。
  我沒有表現出內心的焦慮,以強勁的步伐脫離現在的道路,筆直地走向城鎮。
  這座城鎮座落在壯麗的景色當中,看起來不算大,直到我踏上丘陵才發現逼近眼前的城鎮原來這麼廣闊。城牆的高度約五公尺,以切線漂亮的石頭工整砌成,上方則有幾個人來回巡邏。
  正面的大門開放著,門旁站著一名衛兵。對方也察覺到我們的出現,原本放鬆的肩膀旋即變得緊繃,並將視線轉了過來。
  我輕輕舉起手回應他的注視,並走向衛兵開口說道:
  「抱歉,吾想問個路。吾等想前往蘭德巴爾特這座城鎮,這條路是否能通往該處呢?」
  衛兵聽到我的詢問後便歪了歪頭,眼神上下打量著我,然後再轉向身後的艾莉安。艾莉安為了避免被他人察覺自己的種族,因此已經戴上了灰色斗篷的帽子,並以帽沿深深地蓋住了臉。
  衛兵的視線再度回到我身上,終於打算回覆我的詢問:
  「不,蘭德巴爾特這個地名聽起來不在這一帶呢。我從未離開這座城鎮,所以只知道附近的村莊而已……」
  衛兵表情有些困擾地搔搔頭。
  這裡與我所居住的現代不同,無法輕易前往鄰近城鎮或其他國家。所以要詢問通往遙遠城鎮的路時,我早就不期待能夠一下子得到答案了。
  「嗯,那麼就到城鎮裡稍微問個路吧,入城稅是多少?」
  我將手伸向纏在腰間的皮革錢包詢問衛兵,對方搖搖頭後退到一旁,以手勢示意我們直接進城。
  「進城不用繳稅。這種偏鄉地區如果還向進城者徵稅的話,就沒人願意過來了,不過出城的時候還是會收一點就是了。」
  衛兵語畢輕笑一陣後,就向我們敬禮並說出歡迎詞表示:
  「歡迎來到布蘭貝納。」


《骸骨騎士大人異世界冒險中III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創作者介紹

東立小說官方部落格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