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器試閱  

最近都在下雨啊~~雖然說涼了一點,可是好潮溼啊~~

下雨天最適合看新書試閱,趕走陰鬱的心情!!!

今天的作品是──《神器繰刻制御時空》

在人類能夠操縱時間的近未來,全球受到時空裂縫湧生怪物的侵略。

擁有異能的少年少女們將抵禦強敵,為了世界而戰!

悸動與激動交織而成的酸甜物語,在此展開~


Propator
  
  
  過去是無法改變的。
  這句格言歷經了無數歲月,成為名符其實的過去。
  人類以災厄作為交換條件,獲得了能有限地操縱時間的力量。
  
  《時空變遷》發生於一七一八年。
  就在那一天,人類將時空浸獸──又稱BUTTERFLY的怪物召喚至這個世界。
  然而,同時有一部分的人類獲得了人稱《神液》的力量,引發了名叫《祝福》的現象。
  之後,在擁有《加速》、《減速》、《未來》、《過去》、《停止》五大範疇的祝福能力作用之下,終於成功擊退了BUTTERFLY。
  面對給人類帶來虛無的BUTTERFLY,祝福的使用者以源源不絕的力量和維繫的血與之抗衡。
  此外,每隔數十年便會發作一次的大磁界,是強大的BUTTERFLY將顯現於世的危機徵兆。
  而這同時卻也是改變過去的大好機會。
  因為目前已經獲知──大磁界可以暫時將人送回過去。
  自從這個事實得到證明之後,各國的領袖透過多次的合作與敵對,化解了好幾場悲劇。
  舉凡以第一次世界大戰及第二次世界大戰為首的全球性戰爭、疾病的蔓延,還有其他多起事件均獲得修正,已經不存在於現代正史之中。
  而為了避免重蹈覆轍,這些被改變的眾多災難僅被視為外史,留下詳細的紀錄。
  
  每當大磁界發生之際,各國就會舉行國際大會,藉以取得改變過去的權利。
  這就是所謂的《曆之福音祭》。

序章
  
  
  來栖拓未的眼前,出現了一隻比自己高出許多的螞蟻。
  拓未是個即將畢業的國中生,他的身高超過平均值許多,然而螞蟻卻又遠勝於他。
  事實上牠並不是一般的螞蟻。據說世界上最大的螞蟻是體長四公分的針蟻,然而卻完全無法與眼前的龐然大物相比。光是這隻螞蟻,就將足以併行兩輛汽車的林蔭大道徹底擋住。
  牠的體長少說也有五公尺,外皮在陽光的映照之下,反射出有點噁心的光澤,簡直跟鋼鐵沒什麼兩樣。
  每當牠一移動身體,關節就會發出令人不舒服的金屬摩擦聲,位於前伸腹節側面,用來呼吸的氣門也微微蠕動。並排於頭部的三個單眼以及兩個複眼宛如黑夜般漆黑,而複眼清楚映照出獵物──拓未的影像。
  牠應該不是活在現代正史的昆蟲,也不存在於民間野史。若將眼前的螞蟻歸類為昆蟲,無疑是一種褻瀆。
  「BUTTERFLY……!」
  牠們是伴隨著磁界現象突然現身,足以讓世界變質的異類分子──
  所謂的BUTTERFLY。
  一般武器無法對牠造成傷害,兵器也無法將其打倒,簡直就是人類的天敵。
  牠們是被人類視如天災,從三百年前延續至今的異端禍害。
  「偏偏繰刻環不在身上……!」
  螞蟻的一隻前腳伴隨著尖銳的風聲襲來,似乎打算貫穿拓未。
  「唔!」
  拓未的身體往側面一閃,驚險地躲過牠前腳的攻擊。只要稍有差池,連他的小命也會被輕易穿透。
  儘管躲過了直擊,螞蟻前腳自身邊掠過時所激起的強烈風壓,卻幾乎要粉碎拓未的身軀。只見牠的前腳在樹幹上鑿出一個大洞,尚未長出花苞的櫻花樹應聲斷成兩截。
  ──一旦吃了這一腳,身體真的會被戳出一個洞啊!
  拓未想像自己的未來,汗水頓時如瀑布般傾瀉而下。
  「我只是來辦理入學手續,為什麼會碰到這種鳥事……」
  拓未拚命迴避螞蟻步步進逼的前腳,以最小限度的動作持續閃躲敵人的攻擊。他經過嚴格訓練的動態視力,以及多年來與父親一同鑽研武術的努力,在此收到了成果。
  然而,面對眼前的BUTTERFLY,還是力有未逮。BUTTERFLY並不是光靠赤手空拳便能戰勝的弱者。每當螞蟻揮動前腳,平整的水泥地就會被刺穿,周遭地面隨之龜裂粉碎,美麗的波浪圖案也化成醜陋的瓦礫。
  這時警報聲響徹雲霄。
  學園方面總算察覺到BUTTERFLY的存在。
  然而就拓未來看,顯然太遲了,因為BUTTERFLY已經現身,準備襲擊人類。
  「B、BUTTERFLY!」「快躲進學園!」「別驚慌!救援部隊馬上就到了──」
  一般市民尚未完成避難,其中也包括了正在受理入學申請的單位。
  若他在這個時候選擇逃避,可能會讓他們暴露於危險之中──甚至失去性命。
  拓未無法在這樣的情況做出那種事,即使他曾經是個在升上國中時,無法進入學園就讀的劣等生。
  「現在雖然是春假,不過學園的學生一律住校,應該會有人來支援……!」
  拓未相信學園方面的應變能力,繼續與眼前的螞蟻對峙。
  「現在也只能盡人事了。來吧,BUTTERFLY!」
  雖然沒聽說過BUTTERFLY能瞭解人話,但拓未還是展開言語挑釁。
  螞蟻彷彿中了拓未的激將法,試圖以前腳貫穿拓未的腹部。
  拓未則凝視著螞蟻,冷靜地閃避牠的攻擊。
  BUTTERFLY高舉四隻前腳,從上而下展開連續叩擊,同時在地面挖出好幾個大洞。牠左腳橫掃,右腳往前一踏,腳如同電鑽般轉動,試圖貫穿獵物。
  「絕不能死在這裡……!」
  拓未奮力保持姿勢平衡,接連閃避前腳的攻擊。
  由於沒有武器或其他東西,他現在也只能靠自己吸引BUTTERFLY的注意力。
  他的苦心獲得了回報,好幾個人趁機穿過第三外壁的出入口,逃進學園。或許是訓練有素的關係,避難的過程毫不拖泥帶水。
  他才剛鬆了口氣,就發現螞蟻似乎因為連番攻擊未見成效,而焦躁了起來。只見螞蟻的眼睛燃起赤紅的火焰,噁心的唾液從口中流下。
  液體一滴落地面,路面的水泥頓時冒出白煙,緩緩融解。味道相當刺鼻,應該是強酸。一旦大量接觸,可不是鬧著玩的。
  「這下子……真的非常不妙了吧。」
  拓未完全沒有考慮到退路。
  畢竟這裡不是他熟悉的環境,也沒有所謂的地利之便。
  他凝視著眼前的BUTTERFLY,以眼角餘光尋找可以藏身的地點──
  
  「趴下!」
  
  一道清亮透徹的聲音響起,令人聯想到精緻的風鈴。
  緊接著,物體劃破大氣的風切聲傳入耳中。
  拓未遵照那聲音的指示,反射性地蹲了下來。
  不知名的物體伴隨著風壓掠過頭頂。
  金屬撞擊的刺耳聲響傳遍四周。
  拓未戰戰兢兢地抬頭一看,一把巨大的斧頭刺入BUTTERFLY的身軀。
  跟拓未身高不相上下的這把斧頭──就是所謂的長柄武器‧斧槍。
  堅固的鋼鐵握柄,配上銳利的槍尖,位於底部的金屬釦具繫著兩個紅色的繩結。斧頭的利刃呈現上弦月的線條,表面浮現出淡淡的圖騰。
  那以機械式時鐘的齒輪為雛形的圖騰,象徵時空之神的加持。
  「……真厲害。」
  斧頭以驚人的力量投擲而出,貫穿了BUTTERFLY比鋼鐵更加堅硬的外皮。
  拓未立刻回過頭。
  「沒事吧?你還能動嗎?」
  一名身穿學園制服的少女,奔馳在街道上。她的長髮凌亂飛舞,迅速來到拓未的身邊。即使經過全力衝刺,也不見她的呼吸產生絲毫紊亂。
  她任憑那頭跟戰場氣氛格格不入的高雅金髮隨風飄逸,就這樣站在拓未的面前。儘管比拓未矮了一個頭,身體卻散發出一種強而有力的氣息。
  她有著修長的四肢、苗條的身形以及端正秀麗的五官,令人聯想起上流社會的大家閨秀。在旁人的眼中看來,顯然是有點靠不住的援軍。
  然而拓未卻感受到了──
  他感覺到少女的強大。
  同時也在一瞬間受她吸引。
  他被少女的一切勾去了心魂。
  拓未被眼前無可挑剔的這份美麗奪去了目光,令他幾乎忘了BUTTERFLY的存在。
  「十字軍,天崎小夜!開始行動!」
  十字軍──又稱為時間守護者。
  是在BUTTERFLY製造災害時,保護世人的戰士。
  自稱十字軍的少女高舉右手指向天空。
  她戴在右手中指的銀色戒指──繰刻環產生共鳴,內部結構中無數精密的齒輪紛紛開始轉動,發出細微的聲響。
  隨著齒輪轉動,戒指也綻放光芒。接著,光芒逐漸膨脹,化成某種形狀。
  「神器投影,流星斧槍!」
  少女大喊的同時,光芒四處飛散。
  光的形體宛如蛋殼般剝離之後,化作理應已被少女投擲出去的斧頭。仔細一看,剛才深入BUTTERFLY身體內的斧頭,也跟著消失無蹤。
  少女拿起斧頭,斧頭果然大得與她不成比例,然而她卻以一隻右手輕鬆舉起,並擺出戰鬥姿勢。
  「接招吧!」
  只見少女高高跳起,甚至超越螞蟻的高度,同時舉起手中的斧槍。
  接著就這麼挾墜落之勢奮力一劈──
  這隻可悲的BUTTERFLY,身軀頓時從頭部被一分為二。
  即使是再怎麼強大的怪物,只要身體被分成兩半,幾乎不太可能繼續活動。
  然而──這個BUTTERFLY卻不同。
  『嘰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
  螞蟻被截斷的身軀彼此尋找著另一半,然後毫無章法地結合,就像是強行把積木堆疊在一起般,這種修復方式令人不忍直視。將破損的部分連結起來之後,螞蟻再度蠢動。
  牠的行動雖然遲緩了些,卻足以蹂躪人類。
  「居然會自行修復……!難道具備結合因子……?」
  少女這次改從水平的角度,將復活的螞蟻劈成上下兩截,牠卻再度以令人毛骨悚然的方式修復身軀。
  「可惡!」
  不管斬斷多少次,依然無法阻止螞蟻自我修復。
  少女為了封住螞蟻的攻擊,斬斷了牠的腳,結果牠的軀體卻直接與被斬斷的部分聯繫結合,反而多了好幾隻腳。
  即使早已不復原形,牠的攻擊卻益發猛烈。
  「偏偏挑大家都不在的時候……!獨自對付這個傢伙,或許有點吃力呢。」
  於是少女回過頭,看向身後的拓未。
  「你能戰鬥嗎!?」
  少女應該是個戰鬥經驗豐富的沙場老手。長相雖然有點孩子氣,表情卻毫不稚幼。
  拓未推測少女應該比自己年長。
  「到底是怎樣?雖然沒穿制服,但你應該是在校生吧?」
  「不、不是,我預定兩個月之後入學──」
  「是轉學生啊!那就是能打的意思囉!目前剛好欠缺人手,一下子就好了,幫我分散敵人的注意力!」
  「對、對不起,我的繰刻環今天被學園收走了。」
  「真不是時候,偏偏其他的十字軍都被派出去工作……」
  少女陷入短暫的煩惱之後,立刻做出決定。
  她伸手從口袋中取出一枚戒指,直接丟向拓未。
  「戴上吧!這是我備用的繰刻環。已經調整成任何人都可以使用的模式了。」
  「謝、謝謝!」
  等到拓未將繰刻環套在右手的中指後,少女朝著他伸出手。
  「顧不了那麼多了!快點握住我的手!」
  「咦?」
  「握住就對了!快點!」
  在少女的催促之下,拓未反射性地握住了她的手。
  即使身處這種情況,許久未曾跟女孩子牽手的拓未,還是為了掌中所傳來的柔軟溫潤而感到心跳有些加速。
  「千萬不要放手!──許約!」
  於是少女與拓未戴在手上的戒指綻放出光芒,同時也傳來齒輪喀嚓轉動的聲響。
  是變換檔位。齒輪運轉的速度比先前提升許多,兩枚戒指所綻放的光芒亦隨之向外延伸。兩道纖細的光束化作螺旋狀,纏繞在少女以及拓未的手臂上。
  目睹這幅未知的景象,拓未忍不住想抽回手──
  「不要動!」
  少女只以聲音制止拓未。
  她以堅定的視線注視著拓未,彷彿要拓未相信她。
  深受少女魅惑的拓未,雙頰微微漲紅。
  光束在這段期間又纏繞了好幾圈,幾乎將他整隻手臂包覆起來。乍看之下就像是繩索將兩人的手臂繫在一起,亦像是鎖鏈束縛了兩人。
  BUTTERFLY動也不動,似乎對光束有所警戒。
  然而牠卻不知道這是牠的一大失策……
  「RING‧THE‧ENGAGE!」
  光束釋放完畢,少女發出宛如咆哮的怒吼之後,手臂的光束更加耀眼地發出光芒。接著,迅速膨脹的光束,吞噬了兩人的手臂。
  「唔……!?」
  拓未在一瞬間感到雙腿無力,腳步虛浮。
  強大的重壓襲上身軀。
  他的膝蓋使不上力,因而無法站立跪了下去。
  「這、這是……妳、妳到底……!?」
  少女似乎也感到十分困惑。雖然她並沒有出現類似拓未的異常狀態,卻仍露出一臉難以置信的神情。
  「唔、啊……啊,這、這不算什麼……!」
  即使拓未的臉色就像血液被抽乾般蒼白,他還是咬緊牙關硬撐。
  這時他感到宛如地獄般的沉重壓力逐漸減輕。
  同時,包覆手臂的光束也分裂四散,消失無蹤。
  「這是……」
  「抱歉,我用了你的血液。」
  「什麼?請妳解釋──」
  「以後再說!」
  拓未強忍著前所未有的倦怠感,將力量灌注於少女所給予的繰刻環。
  於是齒輪輕輕轉動,發出淡淡的光芒。
  「讓我助妳一臂之力!神器投影!」
  齒輪開始快速轉動,光束也逐漸膨脹。
  之後,光束顯現出兩把短刀,在分裂四散的光芒之中化為實體。
  「兩把是極限啊……!」
  拓未雙手各拿著一把武器。一邊是正手,另一邊則是反手。
  「……使用短刀還真是少見呢。」
  「這不是我平常使用的繰刻環,無法製造出太複雜的東西。」
  「也罷,要上了喔!」
  不等少女把話說完,拓未就以短刀攻擊螞蟻。
  「喝!」
  拓未的短刀命中頭部,卻輕易地就被螞蟻的外骨骼彈了回來。
  「好硬!」
  BUTTERFLY似乎算準了攻擊結束的時機,立刻以經過多次變形之後,增加了許多關節,早已變成觸手的前腳攻擊拓未。
  拓未利用兩把短刀展開防禦,架開並躲過牠前腳的攻勢。
  「唔!」
  不過拓未的行動只是一味地防禦,並不足以打倒敵人。
  而且剛剛發生的現象所造成的後遺症還殘留在他身上,讓他的動作明顯比之前遲鈍許多。
  他光是移動雙手就感到萬分吃力,大腦也無法順利運轉。他感受到體內存在著一種不知名的感覺,卻無從辨明是什麼。
  明明擁有一雙能夠移動的手臂,卻怎麼也動不了。難以形容的倦怠帶給他莫名的無力感。
  那股力量大得嚇人,他完全不知道該如何控制。
  「你到底是……」
  少女的情況似乎也一樣。只是相較於拓未的一無所知,少女則是露出難以置信的眼神注視著拓未。
  「……不,目前還是先打倒敵人吧!」
  只見少女舉起看起來相當沉重的斧槍──使勁往前投擲。
  斧槍就這樣將螞蟻的身軀斜劈成兩截。
  在螞蟻又要展開令人毛骨悚然的修復前,少女便採取行動。
  她飛快地衝向前方,握住剛剛刺穿螞蟻外皮的斧槍,再度往前投擲。
  不過這次並沒有命中螞蟻,而是直接插入大地。
  『嘎!』
  螞蟻的反擊也毫不留情。牠歪七扭八的前腳對準了少女的身體展開突刺,擺明了就是要奪走少女的性命。
  少女躲過螞蟻的攻擊,再度拾起斧槍奮力一擲。
  看在拓未的眼中,少女根本就是亂丟一通,毫無準度可言。
  有時候斧槍的攻擊雖然分割了螞蟻的身軀,卻無法阻止牠自我修復。結果只是讓螞蟻改變外型,根本無法奪取敵人的生命。
  看起來就像是一幕不斷重播的畫面。
  「妳、妳到底在做什麼……」
  「不要說話,看就是了!集中精神保護自己!我可顧不了你!」
  拓未設法擋下來襲的觸手,並仔細觀察少女的一舉一動。
  過了一段時間之後,少女拾起投擲出去的斧槍,終於結束毫無意義的行動。
  接著,少女正面瞪著BUTTERFLY。
  「這就夠了,開始吧!」
  少女的右手高舉向天。
  繰刻環感應少女的動作,齒輪開始轉動,速度逐漸加快,每一個齒輪的運轉都十分順暢。
  當最後的齒輪發出喀嚓聲的同時,少女手中的斧槍突然消失。
  「超越因果!《白色小夜曲》!」
  就在少女大叫的瞬間──
  斧槍突然從始料未及的地點出現,朝著BUTTERFLY飛去。
  巨斧撕裂了螞蟻的身軀。
  螞蟻又開始進行扭曲的修復,而斧槍卻立刻消失不見了。
  「在哪裡……」
  拓未還來不及尋找,巨斧再度從另一個地方出現,朝著螞蟻展開突擊。
  斧頭撕裂螞蟻之後消失不見,然後在螞蟻身體修復之前,再度將其撕裂──同樣的過程持續不斷上演。
  憑空出現的斧槍切割著BUTTERFLY的身體。
  ──無論是斧槍出現的位置、飛行角度以及速度,全都沒有規則。
  剛才集中精神記下巨斧軌跡的拓未,立刻發現了事情的真相──斧槍的飛行軌跡,就跟少女先前所投擲的軌道一模一樣,沒有半分誤差。
  她彷彿在重現過去的行動。
  而拓未的推測是正確的。
  少女是從過去將斧槍帶到現在的時空。
  巨斧得到時間的能量,描繪出幾乎相同的軌跡。少女重現了她先前所投擲斧槍的攻擊。
  她之所以多次投擲巨斧,就是為了這個目的。
  命中也好,落空也罷,在那個時候都不是重點,只要現在能命中目標即可。
  這就是事情的真相──少女的必殺技《白色小夜曲》。
  「過去的祝福……」
  祝福。
  特殊人士才能擁有的異能力。
  那是超越所有物理屏障,操縱時間的力量。
  『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螞蟻發出淒厲的哀號,身體開始分崩離析。
  再生的速度緩不濟急,已難以維持身軀的完整。
  眼看著牠就要倒地不起──
  「什麼!」
  此時拓未察覺到了。
  『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旁邊又出現另一隻種類相同的BUTTERFLY。
  少女並未發現身後的怪物,她全副精神都集中於維持《白色小夜曲》,沒有留意到那裡。
  螞蟻巨大的前腳從後方襲向少女。
  「休想得逞!」
  拓未立刻擋在少女身前。
  「咦?」
  這時少女終於也察覺到了。
  然而螞蟻的攻擊已經迫至眼前。
  短刀雖然砍斷了牠幾隻腳,卻無法抵禦所有的攻擊。螞蟻的一隻前肢,還是刺入了拓未的身體。
  拓未被螞蟻的前腳貫穿之後,體內釋放出白色的光芒。
  這是使用力量的現象,鮮血會變化成光粒子。
  大量的光芒意味著驚人的出血。
  若不盡快止血,恐怕會死於失血過多。
  眼前的情況相當凶險──然而拓未依然站在原地動也不動。
  他的瞳孔綻放出堅定的意志,雙手緊握著貫穿自己身體的螞蟻前腳,堅持不肯放手。
  「趁牠不能動的時候!動作快!」
  「唔!趕快倒下吧!」
  少女的斧頭朝著瀕死的BUTTERFLY頭部飛去。BUTTERFLY受到超越再生能量的強力攻擊之後,終於動也不動,身體化成灰燼,隨風飄散。
  少女無暇顧及被打倒的敵人,立刻轉身面對另一隻BUTTERFLY。
  「要是一開始就知道敵人具備結合因子,我就有辦法對付牠了!」
  她再度將斧槍化作實體,給予BUTTERFLY猛烈的一擊。
  而牠因為貫穿拓未身軀,無法自在地移動身體,就在少女多次的攻擊之下四分五裂。
  當第十次的攻擊命中前額之後──螞蟻不支倒地。
  已經失去行動力的螞蟻,理應跟先前的BUTTERFLY一樣化成灰燼。事實上,蟻腳也已經從前端逐漸碳化,飛散消失。
  「成功、了……」
  刺入拓未體內的蟻腳消失之後,他的傷口噴發出大量的光芒。
  「啊、唔……!」
  「糟糕!我不擅長回復……!」
  少女靠了過來,彷彿要趴在拓未的身上般。她伸出右手壓住光芒──亦即鮮血噴發出來的地方,完全不在乎自己會被弄髒。
  「返回……!過去,部位干涉,影響OFF……」
  少女唸出類似咒文的字句之後,右手的戒指發出淡淡的光芒,齒輪亦緩緩轉動。隨後,拓未的身體在少女的注視之下逐漸修復。
  這並非治療,而是讓身體的一部分倒轉回到受傷的時間前。
  「對、對不起,我實在無法恢復你的血液和力量,痛覺可能也會殘留……」
  「不,謝謝──」
  這時拓未突然感到不對勁。
  雖然BUTTERFLY大部分的身體已經化成灰燼,但牠倒在地上動也不動的剩餘軀體竟然張著嘴巴。
  而且正確實地對著拓未和少女。
  『嘎啊啊啊啊啊啊!』
  牠發出宛如臨死前的慘叫聲。
  接著從口中噴發出足以融解水泥的強酸液體。
  強酸即將直接命中拓未和少女,然而拓未的行動卻更快。
  ──祝福……!
  拓未朝著液體舉起手臂。
  他手背上的齒輪微微轉動,於是液體在毫無徵兆的情況下靜止在半空中。
  「咦……」
  少女大吃一驚地回過頭,拓未無視她,逕自環著她的腰往旁邊閃避。
  接著靜止的液體再度動了起來,朝著兩人之前所處的地點傾瀉而下。沾溼地面的強酸融解了水泥,冒出陣陣白煙。
  BUTTERFLY結束最後的臨死掙扎,再也無法動作,身體化成灰燼消失。
  「難道你的祝福是──」
  就在少女大感興趣地開口詢問時──
  她的制服碎裂,赤裸的身軀一下子露出來。
  甚至連貼身衣物都破了個大洞,彷彿遭到蛀蟲的肆虐一般。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難道是先前的強酸!?」
  雖然只沾到少許液體,腐蝕的效果依然相當可怕。光是想像直接命中的結果,就不禁令人頭皮發麻。
  少女跪倒在地,似乎失去了力氣。不過她應該本來就耗盡了體力,現在則像是連遮掩身體或是保持站立的力氣都失去了。
  「不、不要看我……」
  少女眼瞳中隱隱含淚,如此懇求。
  「我、我不會看的……!」
  拓未盡量將視線避開少女的裸體,脫下上衣遞了過去。
  他的上衣也沾了少許的強酸,被腐蝕出一些孔洞,不過情況還是比少女的衣物好多了。再加上尺寸比較大,足以覆蓋少女赤裸的身軀。
  「不、不好意思……」
  少女雙頰微微泛紅,看著拓未。
  「妳沒事吧?有沒有被強酸灼傷的地方?」
  「我、我沒事,身體也沒有異常,只是有點疲倦……」
  「我瞭解了。」
  拓未站了起來。身體被刺穿的疼痛並未消失,流失的血液也不可能回到體內,而且他的腦袋依然昏昏沉沉的。不過光是被刺出一個大洞的身體得以順利修復,就已經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拓未鼓起全身的力氣,一把將跪在地上的少女抱了起來。
  「抱歉。」
  「啊!」
  拓未突如其來的行為令少女感到困惑,她害羞得連頸子都紅了。
  不過少女倒是相當聽話,似乎連抵抗的力氣都沒有了。只見她全身縮成一團,一副怯生生的模樣。
  「你、你不是也受了重傷嗎……」
  「我的優點就是特別耐打……當初我無法擋下所有的強酸,再加上妳又替我止血,所以請至少讓我做這點事吧。」
  拓未就這麼抱著少女,朝著校門走去。此時突然一陣疼痛襲來,幾乎要讓他哀號了出來。不過這對他而言,只不過是家常便飯,倒也不是無法忍受。
  「謝、謝謝你。」
  「哪裡,這是應該的。」
  拓未朝著目的地一步一步走去。
  「啊,時間……」
  「咦?」
  少女望向位於學園校舍最上方的巨大鐘塔,拓未也自然而然地跟著少女的視線抬起頭。
  大時鐘上的長劍與短劍重疊在十二的位置。
  設置於鐘塔裡的大鐘發出響亮的聲音,傳遍學園的每一個角落。
  彷彿宣告著一切的開始──


 《神器繰刻制御時空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創作者介紹

東立小說官方部落格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炎雨
  • 不好意思,這個問題我不知道可不可以在這裡詢問,但我實在找不到相關的漫畫部落格,寫信給東立又只會得到罐頭回應。關於鑽石王牌系列,日本早已於2015年11月17日出版《ダイヤのA act2》第一集,第五集也即將於今年10月17日出版,而東立卻依然無聲無息,沒有動靜,讓人不禁懷疑東立是否根本沒有代理的意願,更不用提它還有三本公式書和一本官方搞笑漫還找不到代理。我真的很喜歡該套作品,它當中所提到的價值觀真的影響了我很多,可說是我人生中遇到的神作之一,但我卻遲遲等不到它出現在東立的預訂出書版上,而我卻也只能倚靠網路上的盜版補進度,真的感到非常焦慮,希望這裡的編輯能代為傳達,也希望它能早日在台灣出版正式授權版,謝謝您撥冗閱讀我這麼長的文字。
  • 您好,漫畫部分還是由客服回答比較準確。
    小說這邊不方便代為回答。
    建議您直接寄信至客服信箱,以下為e-mail地址,謝謝。
    service002@tongli.com.tw

    TongliNV 於 2016/10/11 09:55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