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勇試閱  

各位讀者們~~中秋佳節愉快啊!!

大家有烤肉嗎?還是賞.......雨呢?

今年中秋被颱風搞得一團亂,所以大家就乖乖待在家看新書試閱吧!!!

今天的試閱作品是《盾之勇者成名錄9》

捨身追緝惡敵,闖入浪潮對面世界的尚文等人,即將面對敵方的主場戰!

新的夥伴能否成為助力,制裁操弄聖獸的幕後黑手呢?

相信短短試閱無法滿足大家對盾勇緊湊冒險的渴望吧?記得倒數出書日,一睹完整版故事喔!


   序幕 異世界的浪潮
  
  「噗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名為次元暗影象神怪的魔獸發出震天咆哮,揮動外型像一串巨大念珠的武器劈向我。
  「哼!」
  我先用盾擋下攻擊,再出手抓住那串念珠。
  於是次元暗影象神怪顯得十分不悅,發出更加憤怒的吼叫聲。
  「厲害……畢竟小子你還算是個盾之勇者呢。」
  拉爾目睹我的表現,一邊戰鬥一邊出聲讚嘆。
  「講那什麼話?我可是盾之勇者,要是無法擋下攻擊還像話嗎?」
  我是不想說防禦是我唯一的存在價值啦,但自從來到異世界後,我在作戰時始終採用先承受敵人攻擊,再妨礙對手行動的戰鬥方式。
  不過……倒也是有例外的時候。
  之所以這麼說,是因為我們此刻不在原本召喚我前來的世界,而是置身浪潮裂縫對面的另一個異世界。
  「給我認真應戰啊!少爺!」
  「小子,你夠了喔!不要再叫我少爺了!」
  「誰理你啊。只要你繼續叫我小子,我就不會停止叫你少爺。」
  對了,考慮到拉爾的經歷及氣質的話──或許改用另一個稱呼會更好吧?
  「不然叫你信長好了。」
  「咦!?小子,你怎麼知道絆小姐是那樣叫我的啊!?」
  呵呵,拉爾的背景果然給人類似信長的感覺嗎?絆也挺會取綽號的嘛。
  「尚文大人,您又給別人亂取綽號了……」
  「哈哈哈。」
  「請別用笑敷衍我!」
  「那我就直說吧,本大爺曾經讓一國之王和公主,分別正式改名為垃圾和婊子喔!」
  「小子……原來你做過那麼惡劣的事啊……」
  「您又在講害人誤會的話了……」
  「那是事實吧?」
  「那件事明明就另有隱情,請您好好說明一下吧。」
  「這個嘛,照小子的行事風格來看,對方肯定是相當過分的傢伙,所以你才給了他們一點顏色瞧瞧吧。」
  「不要隨便揣測別人的想法!」
  這一點被他人看穿,只會讓我超空虛的耶。
  真是夠了,幹嘛非得跟他們聊這些啊。
  明明不久之前我們兩方還是針鋒相對的敵人,現在簡直是支感情融洽的隊伍。
  為了避免搞混原本的目的,看來有必要再次整理一下現況。
  首先,我叫岩谷尚文,是個居住於現代日本的御宅族大學生。
  我一時興起前往圖書館,找到一本名為四聖武器書的書籍開始閱讀,結果猛一回神才赫然發現自己已成為書中的登場人物──盾之勇者,被召喚至書中的世界。
  接著,召喚我的國家高官們開口懇求我,說「為了拯救世界,請助我們一臂之力」。
  不過在那之後……我的境遇簡直倒楣透頂。
  「真虧拉爾先生理解得了尚文大人呢。」
  「再怎麼說我也結識過各式各樣的人,一看就知道小子的本性不差嘛。」
  「我是壞人啊。」
  「喜歡裝反派就是你的缺點。」
  「要你管──!」
  真是夠了,這傢伙是怎樣啊。
  莫名瞭解我的這傢伙叫做拉爾,本名好像叫作拉爾貝克的樣子,但我還沒聽他提過自己的姓氏。
  他年約二十五、六歲,是個經驗豐富的冒險者……身上有股吸引人的特殊魅力,或者該說有點像成年人特有的威嚴吧。
  他偶爾也會表現出孩子氣的一面,會不會也算是他魅力的一部分呢?
  初次見面的時候,他身穿一襲輕便鎧甲,但當我到了這個世界與他再次碰頭時,他不知為何竟換上了類似新撰組制服的裝扮。
  是很適合沒錯,不過究竟哪一種才是他原本的打扮啊?
  葛拉絲也換了一身和服,絆則是在哥德蘿莉洋裝外披上一件短褂。
  是因為重視防具效果的關係嗎?比如暗中行動那時取得的新撰組服裝,效果比原本的輕裝鎧甲更高之類的?
  ……隨意批評他人的穿著好像也不太好,還是別放在心上吧。
  總而言之,現在我跟拉爾他們建立了合作關係。
  「總之,你們趕快收拾掉敵人啦。我一直抓著這傢伙耶,也稍微替我著想一下好嗎?」
  剛剛聊天的過程中,我一直壓制著次元暗影象神怪的行動。
  在環伺現場的眾多魔獸裡,牠顯然也算一頭重量級的狠角色吧。只不過……還無法判斷牠是不是這波浪潮的頭目。
  牠的攻勢雖然猛烈,但我要站穩完全沒問題。
  我能抵抗的理由,與我被召喚時賦予的這面傳說之盾息息相關。
  這是一面特殊盾牌,我就算想拆也拆不下來,類似被詛咒的武器。
  它能藉由吸收各式各樣的物品或素材,獲得成長及進化。
  而解放了產生變化的盾牌能力後,我也能變得更強。
  只是……因為盾牌的特性,這款裝備也有個缺點──就是難以擊傷敵人。
  因此我需要能夠代替我,擔綱攻擊任務的同伴。
  「尚文大人,我要出手了!」
  「好!看妳的。」
  「是!」
  次元暗影象神怪被我扣住不放。動手攻擊牠的女孩名叫拉芙塔莉雅,原本是我的奴隸,屬於亞人種。
  亞人是異世界特有人種的總稱,他們外形雖與人類相似,卻又存在某些差異。
  拉芙塔莉雅似乎歸類於浣熊種,這支種族擁有既像狸貓又像小浣熊的耳朵和尾巴。
  她現在是我十分信賴的搭檔,而我大概算是她的監護人吧。
  在拉爾的勸說之下,她換上巫女服。那身打扮使她顯得十分出眾。
  即便解決所有麻煩,回到原屬世界後,我也希望她能繼續維持這身裝扮。
  「喝!瞬刀‧霞一文字!」
  拉芙塔莉雅從次元暗影象神怪面前擦過,用手中的長刀使出斬擊。
  次元暗影象神怪就這麼被她一刀兩斷,悄然消散。
  「好,轉戰下一個目標!看樣子,這回浪潮的敵人似乎格外強大呢。」
  「是啊,感覺比我們世界的浪潮更凶猛。」
  該說拉芙塔莉雅命運多舛嗎?在浪潮裂縫對面的世界裡,她竟然受到被稱作刀之眷屬器的武器青睞,如今手中正拿著一把寶刀。
  這件事等日後再慢慢說明,總之應該可以判斷她的實力已遠遠超過一般人。
  「主人!又有魔獸過去你那邊了唷──」
  盤旋於空中的菲洛出聲通知我們。
  菲洛是一個以拉馬車為樂的魔獸女孩。
  她原本是一種名叫菲洛鳥,外形近似鴕鳥的魔獸。
  但不知為何……她能變成一個背上長有翅膀,宛如天使般的小女孩,在我的旗下戰鬥。
  我敢保證,她的戰鬥能力簡直高到不可置信。她是我們隊伍的頭號戰將,一旦被她可愛的外表矇騙,絕對會吃到苦頭。
  然而來到這個世界之際,她卻變成另一種魔獸型態,導致原有的戰鬥方式隨之轉變。
  如今她變成一種名叫和鳴仙鳥的魔獸,外形會伴隨著成長階段而產生不同變化。
  菲洛鳥與和鳴仙鳥兩者之間,有個極明顯的特徵差異──
  那就是菲洛鳥不會飛,但和鳴仙鳥卻能翱翔天際。
  因此現在,我就指派菲洛負責待在高空偵察。
  當然,從浪潮裂縫湧現的那些魔獸,也會以投擲或施展魔法等方式攻擊菲洛。但她靠著與生俱來的驚人迴避天分,化解了所有危機。
  「好!那我們上吧。」
  「呼咿咿咿咿咿咿──」
  啊,莉希雅帶著一群魔獸朝我這邊直奔而來,菲洛提醒我注意的就是這群魔獸嗎?
  我記得這傢伙應該待在葛拉絲和絆身邊戰鬥啊……
  莉希雅的本名叫莉希雅‧艾希列德,是名人類少女。
  她似乎是梅洛馬格沒落貴族的千金小姐。
  莉希雅本來跟隨著川澄樹,那傢伙是和我同為四聖之一的弓之勇者。不過樹卻對她在浪潮戰役中的傑出表現心生怨念,找藉口將她逐出隊伍,最後我在她不知所措時收留了她──這就是她成為我同伴的經過。
  這傢伙雖然平時總是一副畏畏縮縮的模樣,但大概由於出身名門,加上受過良好教育的緣故,知識相當豐富。
  怎麼講呢……以電玩遊戲角色資質來比喻的話,就像是把能力值全都分配到狀態欄顯示不出來的隱藏能力上吧。
  「靈氣盾牌!」
  我發動能憑空變出盾牌的戰技,擋下襲向莉希雅的攻擊。
  所謂戰技,是只有勇者才能使用的特殊能力。
  「莉希雅,妳沒事吧?」
  「呼咿!?沒、沒事!」
  「妳明明在絆那邊,怎麼突然跑過來?」
  「呼咿咿……因為有很多魔獸衝向絆小姐和葛拉絲小姐,所以她們才拜託我來找尚文先生你們前往支援喔。」
  「原來如此,畢竟那邊是主力部隊,難怪會被鎖定攻擊啊。」
  當初本來認為跟那兩人組隊,對莉希雅而言會是一次很好的經驗,才安排她們三人一同出擊,結果還是太吃力了嗎?
  我們這邊主要負責疏散民眾,以免從浪潮裂縫湧現的魔獸大軍造成更大的傷亡。
  由於這次浪潮發生在人口較多的村莊附近,因此感覺工作量增加了不少。
  不過,至今我參加過的浪潮也大多發生在離村落不遠處。
  說歸說,我總共也只參與過三次浪潮戰,光憑這幾次經驗很難從統計學的角度判斷。
  而此時此刻前往浪潮裂縫處奮戰的另一組人馬,則是由在這世界擔任四聖勇者的風山絆帶領……這個世界指的是我們此刻身處的異世界,而不是召喚我的那個世界。
  她擁有的聖武器狩獵具,種類跟召喚我那個世界的四聖武器截然不同。
  大致上可變化成所有與狩獵扯上關係的武器。
  缺點是……狩獵具受其性質影響,特化成專職對抗動物或魔獸的武器,對人卻毫無殺傷力可言。雖說跟缺乏攻擊能力的我一樣,也是有最後手段或突破先天限制的特殊方法,但步驟畢竟相當麻煩。
  絆的外表就像個稚嫩的小女孩,頭上左右兩側各高高紮起一撮頭髮,令人印象深刻。肩上披著和服外褂,搭配一襲哥德式洋裝。
  不過,實際年齡好像已經滿十八歲了?
  我在追趕京而穿越到異世界的途中,偶然與絆相遇。我們兩個因為誤觸圈套,身陷一座名叫無限迷宮的監獄。
  後來我和絆同心協力,好不容易才成功逃出無限迷宮。也順便潛逃出那個把我跟絆關進無限迷宮,並與他們一行人交惡的敵對國家。
  途中還真是遇上了不少麻煩啊。
  由於這個世界並不存在回神水這種能回復SP的藥品,因此我高價販賣回神水,然後用賺來的錢買斷名叫大地結晶的礦石,好讓召喚我前來世界的人種獲得大量經驗值。又收拾掉某名令人感到相當火大的天才魔術師,因為他企圖阻止拉芙塔莉雅被刀之眷屬器選中,一直對她窮追不捨。
  總覺得那傢伙是個跟京不相上下的自私人渣。
  兩人的特徵完全重疊了耶!這個世界該不會盛產那種貨色吧?
  不管哪個異世界都讓人很辛苦呢。
  「我說拉爾啊,絆真的有辦法應戰嗎?她會不會是因為無法攻擊才派莉希雅回來求援?」
  「唔──……這個嘛,老實說我也不清楚。」
  因為這些怪物的名字都有『暗影』兩個字,所以我個人很希望牠們也算是一種魔獸,但這種事還是只能交給武器判定啊。
  以我為例,大概由於盾的特性不允許發動攻擊,所以無論目標是魔獸或人,就算我揮拳毆打,對方也都不痛不癢……
  以前曾抱著不曉得改用道具會怎樣的心態試用炸彈,結果炸彈居然從我手上彈開,直接掉在腳邊。
  但如果對植物型魔獸噴灑除草劑,倒是能對牠們造成致命傷害。
  絆的武器和我的盾牌一樣,雖然有可能會將攻擊對象判定為例外處理,但她的狩獵具就是一款特殊的裝備,能否用來對付人型魔獸都很難說。
  「快過去會合吧!拉爾。」
  「嗯,絆小姐的安危確實令人擔心。緹麗絲!一口氣決勝負吧!」
  至於這名與拉爾配合無間、聯手應戰的女性,我記得似乎叫做緹麗絲‧紫翠玉。
  在浪潮裂縫對面的世界……這樣描述實在太麻煩,以後就直接改稱『絆的世界』好了。
  她好像是絆這個世界的特有人種──晶人。
  晶人是一種以寶石類充當核心而誕生的人種,擅長使用魔法,雙手也很靈巧。
  緹麗絲是個相當感性的人,這一點從她收到我製作的手鐲時,當下的反應就能明白。
  她和拉爾一樣,身著潛伏時所穿的日式褲裙。
  『遍佈寰宇的寶石之力啊,回應我的呼求在此顯現吧。我名緹麗絲‧紫翠玉。同伴們啊,化作誅滅對敵之力吧!』
  「輝石‧紅玉炎!」
  「合成技!紅玉大車輪!」
  拉爾揮動纏裹著紅寶石般璀璨火焰的鐮刀,放射出一道車輪狀的能量波,一舉殲滅了追逐著莉希雅的魔獸大軍。
  戰技只要再搭配同伴們的魔法,就能相互結合,衍生出特殊效果。
  這攻擊方式我和拉芙塔莉雅、菲洛,也曾經一起施展過。
  「喂,小子!該走了喔!」
  「少在那邊擅自發號施令……不過不去不行啊。」
  「我猜只要有葛拉絲小姐相助,絆小姐應該就沒什麼問題了。」
  那麼,接下來就談談葛拉絲吧。
  用一句話來形容她,就是個身穿和服、慣用鐵扇,感覺像日本幽靈的女人。
  她擁有一頭烏黑亮麗的長髮,肌膚也晶瑩剔透……或者該說,她有時的確會變成半透明狀態。
  同時也是名為『扇之眷屬器』的武器持有者。
  葛拉絲似乎是絆最好的朋友,之前絆為了她跑到異世界企圖殺我的事,臭罵了她一頓。
  那個冷靜沉著、好像光用凌厲視線就能殺死害蟲的葛拉絲,遭到絆教訓而垂頭喪氣的模樣……看得我忍不住笑了出來。
  現在暫且和她建立了同盟關係。
  我們連忙動身,趕往絆她們戰鬥的地方。
  這次從浪潮裂縫湧現的敵人……該怎麼說呢,全都像極了在印度神話中登場的魔獸。
  象神怪的外表說穿了就是象頭人吧?
  另外,還有名叫次元暗影炎靈的魔獸,長得像是粗獷的炎系精靈,連次元龍王也沒缺席。
  通通都是半人半魔造型的對手。
  就無法跟牠們溝通的特徵來看,基本上應該歸類為魔獸,而不是像葛拉絲她們那樣的異世界人種,實力頗為高強。
  大概比我經歷過的浪潮要強上數倍吧。
  畢竟我的Lv在這幾天內已經一路攀升到75級,同時也大幅強化了盾牌的效能。但這批魔獸擁有的攻擊力,卻有辦法偶爾突破我的防禦。
  只不過……相較於身處原屬世界時,我個人的整體能力降低了不少。
  看來似乎有某種不明要素,造成這種主客場之間的實力差異。
  拉爾他們也說過類似的話──
  「該不會是有葛拉絲那樣的眷屬器持有者,穿越浪潮裂縫來襲了吧?」
  「小子,這話一點都不好笑喔!」
  「我也不是在跟你開玩笑啊。」
  就在我們一邊閒聊一邊掃蕩來襲的大批魔獸時,發現浪潮的裂縫已經閉合。
  抬頭望向天際,看見有艘巨大的飛艇正忙著展開轟炸。
  空中的戰況似乎也很慘烈呢。
  連金翅鳥都出現了……打得如火如荼啊。
  不過,這個世界的人們也加入了戰局,成為一支滿有幫助的生力軍。
  「唷?結束啦?」
  「原來只是因為敵人數量太多,才會花這麼久嗎?」
  「真是的,小子還真愛嚇人啊。」
  「那不正是你們幹過的好事嗎?也稍微想一下這種可能性好不好?」
  「想是想到了,但就是因為笑不出來才反駁的啊。」
  你們就是做過這種讓人笑不出來的事情。
  「喂──」
  絆帶著葛拉絲朝我們這邊跑了過來。
  「明明派人求援,結果妳們居然迅速搞定了啊。」
  「呃──……嗯,我的確拜託莉希雅小姐帶你們過去,誰知道有一大群魔獸追著她離開,我們才有辦法化險為夷。」
  還真虧妳敢派莉希雅單獨過來找我們呢。
  說真的,莉希雅Lv雖然很高,卻沒什麼實力,她能保住一命已算是奇蹟了。
  「其實我也想過要救她!無奈我身邊的敵人數量不少,再加上莉希雅小姐又尖叫著跑掉……」
  「是是是。」
  反正大概是她發出那『呼咿咿咿咿咿咿咿!』的丟臉叫聲,吸引了魔獸們的注意力吧。
  「拉芙──!」
  「呼咿!?」
  此刻有個生物抓著莉希雅的肩膀,像是要強調存在感般發出叫聲。牠叫做小拉芙,是我用拉芙塔莉雅的頭髮創造出來的式神。
  牠有一雙圓滾滾的眼眸,可愛的外表既像狸貓又像小浣熊。
  如果拉芙塔莉雅變成動物,八成就是這種感覺吧。
  牠的性格活潑外向,也懂得配合我的步調。
  但不知為何,牠現在卻趴在莉希雅的背上。
  「該不會是小拉芙保護了莉希雅吧?」
  「拉芙!」
  牠點了點頭表示肯定。
  牠似乎和拉芙塔莉雅一樣,能使用幻覺系的魔法。
  魔獸們大概是中了牠所施展的幻覺魔法,才導致攻擊無法命中莉希雅吧。
  「小拉芙也表現得很好唷。」
  「拉芙──!」
  「企!」
  配合小拉芙的叫聲,同樣想搶鏡頭的,是隻名為克利斯的企鵝。
  牠是絆和葛拉絲的式神,外貌幾乎跟真正的企鵝一模一樣。就式神的身分來說,牠是小拉芙的前輩。
  「克利斯也用心保護了莉希雅小姐呢,謝謝。」
  「你表現得很棒喔。」
  葛拉絲和絆卯起來誇獎克利斯。
  大展身手的明明是小拉芙耶,於是我炫耀似地不斷撫摸著牠。
  「尚文大人,您為什麼要與她們較勁呢……請適可而止,談談正經事吧。」
  拉芙塔莉雅伸手扣住我的肩頭。總覺得她拿小拉芙很沒辦法呢。
  「絆,妳對付得了這波浪潮的魔獸嗎?」
  「基本上還可以啦。原本我還以為要跟神明之類的對手交鋒而提高警覺,但結果牠們只不過是一群掛著神祇之名的魔獸而已。」
  敵人分別為象神、炎靈、造型偏蛇的蛇神、以及半人半魔的龍王等等。
  「那頭目是什麼?」
  「次元暗影魔象……不對,牠最後還切換模式變成※阿拉伐陀呢。」(譯註:印度神話中雷帝因陀羅的座騎,長著六支長牙的巨大白象。)
  結果頭目居然是大象啊。
  應該說這知識也太冷門了吧。如果我不是御宅族,大概也不曉得這隻頭目的真面目呢。
  「總之,收集完魔獸的素材就趕緊回城吧。」
  絆呼喚在上空待命的艾斯諾伯德。
  艾斯諾伯德擁有絆這個世界的『船之眷屬器』,專職後援任務。
  他似乎不太擅長戰鬥方面的事。
  一身裝扮活像魔導師的俊美少年……雖然他的外貌最適合用上述句子形容,不過他的真實身分卻和菲洛一樣是魔獸。
  他的真面目是隻長得跟兔子差不多的魔獸,但我還沒打聽他的詳細種類。
  他能夠進行占卜,小拉芙也是他給的。
  在尋找拉芙塔莉雅的過程中,小拉芙扮演能找到她的雷達,大大活躍了一番,顯見艾斯諾伯德確實有一手。
  「話說,我為什麼連來到這個世界都必須面對浪潮啊?」
  「現在才問不嫌太晚了嗎!?」
  「畢竟我又不是為了挑戰浪潮才參加這場戰役,只是受情勢所迫,順手幫個忙啊。」
  「我們當然知道啦,謝謝你為了這個世界的和平而戰。」
  「好了好了,快點準備回去,面對接下來的挑戰吧。」
  真是夠了……這個世界的人對浪潮究竟有什麼看法?
  唉,畢竟世界各地都會發生浪潮,所以也很難一概而論。
  浪潮……嗎?
  過去待在原屬世界時,我只認為它是一種天然災害,如今我的看法改變了一些。
  多虧來到絆的世界,我才認知到浪潮這種現象的本質。
  浪潮似乎就是不同世界的融合現象。
  我之所以說『似乎』,是因為這只是打聽來的情報,並沒有確實的證據。
  不過在絆的世界,留有關於過去融合現象的相關記述。
  據說世界之間若再繼續融合,將會導致所有世界破裂,並步上滅亡之路。
  而避免毀滅的方法,相傳只要趁浪潮爆發時,擊殺其他世界的四聖……也就是聖武器的持有者,便可讓對方的世界毀滅,相對延長自己所屬世界的壽命。
  葛拉絲和拉爾這麼積極想取我性命……似乎是基於這個原因。
  得知這件事的絆勃然大怒……他們決定改為尋找其他能阻止世界滅亡的方法。
  而在我所屬的那個世界,有一頭名叫靈龜的怪物。牠擁有阻止浪潮發生的能力,但必須犧牲一般民眾的靈魂設下結界。
  當然啦,絆的世界也存在足以和靈龜匹敵的怪物。
  只不過似乎已經完成討伐。聽說是名叫白虎的四聖獸,或者稱為四神的神獸。
  之前我對上的那個自稱天才魔術師,卻被我私下改名人渣二號的敵人,就曾企圖把複製版的白虎當作兵器使喚。
  「我總不能光耗費精力在對抗浪潮上吧?我又不會永遠待在這個世界。」
  「這我當然知道,我也會盡全力協助你的啦。」
  沒錯,我來到這個世界,是為了制裁那個把我原屬世界搞得亂七八糟的京。我非得完成靈龜……奧絲特的遺願,把她被奪走的能量帶回去不可。
  我可沒辦法在這種地方浪費時間啊。

   一話 異世界的技術
  
  「好啦……」
  繼續處理我在迎戰浪潮前,著手進行的事吧。
  這座奉拉爾為王……少爺的城池,在城下町一角有間工房,我最近每天都泡在工房裡面進行作業。
  這個國家的文化……服飾跟拉爾的穿著差不多,大致走和洋混合的風格。
  無論穿日式和服也好、身著西式鎧甲也罷,居民們似乎都不會覺得奇怪。
  有人告訴我,這是因為鄰近國家的文化是日式風格,順道傳入這裡。
  我目前在一位名叫羅米娜的鍛冶師工房內,忙著製作飾品。絆她們的武器及防具一直都是由她負責打造的。
  只要在這裡進行作業,就算羅米娜提出枝微末節的要求也能應付,有什麼事還能立刻趕去城堡。
  晚上我會回到位於鄰鎮的絆家裡寄宿,就這幾天的行程看來,我算是度過了一段相當充實且有意義的時光。
  而拉芙塔莉雅、莉希雅和菲洛,現在正在城堡與拉爾他們一同接受訓練。
  小拉芙和緹麗絲興致勃勃地看著我進行作業。
  儘管眼前有兩個充滿各種吐槽點的對象,我仍盡可能地無視她們。
  雖然覺得我們有點混得太熟,但我必須先做好該做的事。
  「總之,先來談一下以後的計畫吧。」
  帶著葛拉絲前來的絆,委託羅米娜利用在浪潮防衛戰時擊殺魔獸所得的素材,製作武器防具。
  她似乎打算交代完畢後,再跟忙著作業的我談論有關今後作戰的話題。
  「話說我有件事還沒確認過呢。」
  「什麼事?」
  「假如浪潮頻繁發生的話,你們通常都怎麼應付呢?」
  「喔,這件事我有聽葛拉絲提過。」
  「是的,我們不會對這件事掉以輕心。」
  「所以呢?你們是怎樣處理?」
  「羅米娜,妳店裡有那東西嗎?」
  「當然有,畢竟訂貨量很大嘛。」
  羅米娜說完,拿出一條垂掛著大寶石的……項鍊?
  款式雖然五花八門,但每一條項鍊都附有一顆大寶石。
  是水晶之類的寶石嗎?寶石中蘊含著一道微弱的光芒。
  「這道具能在發生浪潮時,把使用者傳送到現場。」
  「哦……原來還有這麼方便的道具啊。」
  絆的世界在研究發展勇者武器機能這方面,似乎十分先進。
  例如將擊殺的魔獸收進武器,並確認掉落物品的這項功能,在我的世界只有勇者才做得到,而在這個世界卻已成功重現了。
  儘管必須藉助專用設備或龍刻沙鐘才能實現,但已稱得上是項十分優秀的技術。
  「還好啦,這道具的功能似乎是由晶人重現的。」
  「嗯嗯……然後呢?」
  「再來,我的同伴會利用這東西,挑戰並平息發生在世界各地的浪潮。」
  「妳身邊能幹的同伴還真多呢。」
  聽說絆在浪潮發生前就被召喚過來,歷經了各種冒險旅程,最後才被關進那座號稱不可能逃脫的迷宮。因此她不僅面子夠大,人脈也相當豐富吧。
  「其實該說……我認識的某個人把這東西商品化後,藉此慫恿冒險者前往挑戰浪潮。」
  「這就是所謂的為了保衛世界而戰嗎?天底下還真有這種聖人呢。」
  要是在我的世界,也有人肯幫忙進行類似的宣傳就好了。
  雖說喀爾米拉島那一戰也曾招募過冒險者,但少了其他勇者助陣,打起來還是很吃力啊。
  「聽說有不少人選擇參戰,是為了收集從浪潮裂縫湧現出那些特殊魔獸身上的素材。」
  「喔……原來如此。」
  若有機會得到新技術或未知的素材,那種想要快速致富的傢伙就算明知危險也會參加。難怪我覺得場上的冒險者盡是戰鬥經驗豐富的老手。
  「真是羡慕呢。」
  我所屬的世界對浪潮所知有限,願意參戰的人也少得可憐。
  只有那些剛好在現場、倒楣碰上浪潮來襲的冒險者勉強肯應戰。我們總是陷於相當被動的局面。
  據說即使勇者沒有參戰,浪潮好像也會自行消退。可是仔細想想,或許是因為浪潮裂縫對面的世界採取了行動,才導致裂縫閉合吧?
  雖說也是能確認,但就算要找機會跟對手的世界進行協商也……
  搞不好對面只是因為不瞭解來龍去脈才沒進攻,貿然出手干涉只會惹禍上身。
  總之,假如有能讓勇者以外的人也參加浪潮防衛戰的道具,那我也想要。
  等解決在這個世界該處理的事情後,回到我原屬的世界就能派上用場。
  要是能量產的話,假如賣得好,除了收益以外,也能減輕我的工作負擔。
  「可以的話,希望能轉讓幾條項鍊給我。」
  絆和羅米娜大概察覺到我的意圖,不約而同地點了點頭說道:
  「尚文也很喜歡這種事呢──」
  「當初亞爾托也露出了相同的表情喔。」
  難道她們以為我想把這東西帶回原屬世界兜售嗎?妳們到底覺得我有多愛錢啊?
  「畢竟我不曉得我那邊的四聖或七星勇者那些傢伙,有沒有對付浪潮的幹勁。」
  除我以外的四聖只會千方百計設法居功,一察覺到被人搶先,就會高聲胡亂指控別人作弊。
  面對浪潮時也只抱持著玩遊戲闖關的心態,毫無霸氣可言。
  結果,他們對上第二次浪潮的頭目時吃盡了苦頭,天知道他們以後會墮落得多嚴重。
  那些負擔則通通落到傳說中的菲洛鳥女王‧菲托莉亞身上,導致她為了鎮壓發生在世界各地的浪潮而忙得不可開交。
  不知道她有沒有辦法應付我留下的空缺……
  儘管據說有另一批俗稱七星勇者的人馬,只可惜我跟他們連面都沒見過。
  雖然不清楚他們是何方神聖,但或許該先做好準備吧。
  若真有能稍微減輕負擔的方法,當然還是先把握才能有備無患。
  「啊,對了對了!和葛拉絲聊過後,我清楚了一件事。」
  「什麼事?」
  「大概由於我參與浪潮戰的緣故,聽說這塊區域遭到下一波浪潮襲擊的周期也跟著拉長了。」
  「哦……」
  話說絆確實曾提過,四聖參加浪潮是有意義的。
  在絆的世界有一則傳說,記述著只要趁浪潮來襲時殺光對方世界的四聖,就能讓自己的世界延長壽命。然而對無法傷害人類的絆來說,參加浪潮戰役幾乎可說是毫無益處。
  反正只要登錄不同的龍刻沙鐘,巧妙地避開浪潮召喚……不對,最壞的情況下,只需躲進不用參加浪潮戰役的無限迷宮就行。
  結果這個矛盾現象,算是推導出了一個答案。
  ──只要四聖勇者參加浪潮戰役,便能延長下次浪潮來襲的期間。
  我聽到一個不錯的假設,接下來只需累積更多案例得到確證。
  「不過,既然冒險者們都幹勁十足地參加浪潮戰,那麼在這個世界要鎮壓浪潮應該格外輕鬆吧?」
  此時,有個傢伙穿越大門走進工房,如此說道:
  「倒也沒這麼簡單。」


 《盾之勇者成名錄9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創作者介紹

東立小說官方部落格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