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糕試閱  

又來到一週一度的新書試閱啦!!!

小編今天提供的作品是《蛋糕王子的名推理》

日本佳評如潮!銷售迅速突破20萬冊!!

《我被綁架到貴族女校當「庶民樣本」》七月隆文×《orange 橘色奇蹟》高野苺

聯手獻上最甜蜜青春喜劇

喜歡蛋糕、少女漫畫、戀愛喜劇的讀者絕不可錯過!!

下面介紹作者與封面插畫

 

七月隆文


出生於大阪。著作橫跨輕小說、一般文學,活躍於各創作領域。著有《ぼくは明日、昨日のきみとデートする》、《君にさよならを言わない》等。本書為作者跨界作品,一推出便大受好評。


封面插畫
高野苺


出生於長野縣。高中時正式成為漫畫家出道,在國、高中女生中獲得廣大人氣。作品包含《夢みる太陽》、《orange橘色奇蹟》等。


看到圖片上的草莓、藍苺就可以知道這一定是一部刺激味蕾(?)的作品。

話說,小編審稿的時候,除了陷入王子魅力外,還不停流口水,蛋糕也太好吃了吧!!!!

※注意事項:閱讀時,務必搭配紅茶與蛋糕。

 

悄悄放上一則蛋糕小簡介

草莓蛋糕

實際上是日本獨創的蛋糕。

將英國原有的「short cake」從酥脆(草莓蛋糕的語源)的餅乾狀糕體,

置換成柔軟的海綿蛋糕,改造成如今我們熟知的「草莓蛋糕」。

進行這種改變的是知名的『不二家』,為當前最有力的說法。

草莓蛋糕由日本打造,在日本最受歡迎,正可謂是「日本的蛋糕」。

話說回來,顏色上也是日本的色彩,在全日本不二家都享用得到。

 

有村未羽是個平凡高中女生,人生唯一的興趣就是品嚐美味的蛋糕。

她沉浸在被男友甩掉的悲傷中,正想以最愛的甜食撫慰受傷的心靈時,竟不知不覺走錯路,碰巧發現了一間雅緻的蛋糕店。

優雅的香甜氣味引領她進入店內,沒想到竟在此遇到學校的王子──最上颯人。

本以為兩人的相遇或許是命運的安排,結果颯人果真如傳言般既冷漠又毒舌,才剛見面就罵未羽是笨蛋,還趕她走!?

未羽自己也心知肚明『平凡人跟王子不會有未來』,事情卻出乎她的意料,颯人竟然邀請她出去吃飯!?

 

偶然的邂逅,將改變兩人的生命。

傻傻的平凡女孩走進冷酷王子的生活,漸漸融化他被冰封的心靈……

 

 以下就是試閱文了!!!


 

【內容試閱】

 

Prologue  

  
  待會要和王子約會。
  ──好。
  未羽放下梳子,在鏡子前面點了下頭。
  一旁放著一本雜誌,某頁的髮型範本朝上翻了開來。
  ──綁得還不錯。
  她對自己初次挑戰的髮型感到心滿意足,站了起來。
  走出房間下樓的時候,一再複誦昨天趁洗澡時思考的各種話題。
  ──佳奈的事情,還有姊姊的石狩平原螃蟹事件……
  為了不讓家人察覺,她悄悄下樓走到玄關。
  在那裡穿上鞋子照鏡子的瞬間──
  她忽然覺得丟臉到了極點。
  鏡子裡映照出和平常不一樣的髮型。
  ──太誇張了。
  萬一讓他質疑這髮型是怎麼一回事怎麼辦?萬一因為自己太積極,被他嘲笑怎麼辦?這可不是開玩笑的啊。
  她像尊雕像和鏡子面面相覷,經過十來秒的掙扎後──
  折了回去。
  此時的她更不想讓家人發現,於是躡手躡腳走上樓梯,回到房間。
  未羽坐在鏡子前,為了梳回平常的髮型握住梳子時──再度陷入掙扎。
  ……可是。
  她希望他注意到自己和平常不一樣。
  「……啊~真是的!」
  未羽大喊了出來,接著用梳子把花費時間整理好的髮型整個梳開。
  ──我為什麼會這麼鎮定不下來啊!
  ──還是為了那種傢伙!
  沒錯。
  雖然是王子,但他是「冷酷王子」。
  學校裡無人不知的超級型男,全校女生的憧憬目標。
  然而,他對女生一概採取冷漠的態度,任何人都無法接近他,對待未羽也一樣冰冷。
  這樣的冷酷王子──最上颯人忽然約她吃飯。
  而且還是在眾多學生的關注下,堂堂正正地邀約她。


  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
  事情得回溯到未羽被男朋友甩掉的那一天。

 

un 草莓蛋糕

         1

  分手的地方位於自由之丘。
  有村未羽在結束第二次約會時,被男朋友甩了。
  季節是冬季。新的一年剛開始,轉眼間到了一月底。
  在沿路有人向行人發送面紙、舉著網咖看板的人耐著刺骨寒風,站名時髦卻意外平凡的自由之丘車站正面入口處,剛恢復單身的女高中生愕然地杵在原地。
  ──又來了。
  ──又搞砸了……
  未羽就讀的是一間普通的升學高中,是個很普通的高中生。
  因為班上朋友圈的關係,她和一些學長出去玩,後來其中一位追求她,兩人進而交往。順利結束第一次約會後,第二次的今天依未羽的期望,來到甜點聖地自由之丘。
  未羽熱愛蛋糕,她挑選出自己早就想去的名店,經過慎重篩選後,帶著高亢的情緒踏進聖地。
  在走進去的第一家店,她不小心表現出某個怪癖,結果──就這麼恢復自由的單身。
  ──果真是自由之丘。
  未羽有些自虐地心想。
  未羽坐在公車站牌旁的長椅上,身體抖個不停。雖然是晴朗的午後,但坐著不動依然能感覺到寒意滲入體內。
  好冷。
  好寂寞。
  好傷心。
  未羽把臉埋在圍巾裡嘆了口氣後,輕輕彈起似地站起來,走進來往的人群中。
  她從以前就決定好這種時候要做什麼事情──
  就是品嚐格外美味的蛋糕。


  未羽看著智慧型手機裡的地圖,走向之前選好的蛋糕店。
  她決定要到Mont St.Clair,品嚐『C'est La Vie』。
  Mont St.Clair是經常出現在媒體上的辻口甜點師經營的名店,『C'est La Vie』則是該店的招牌蛋糕。既然來到自由之丘,就絕對不能錯過。
  法文裡,C'est La Vie是「這就是人生」的意思。
  ──正適合用來形容我現在的處境。
  哈哈……她忍不住在內心乾笑。
  從車站前稍微走一段路後,街道變得靜謐,隨處可見時尚的服飾店。櫥窗上貼滿寫上「SALE」的紅色字條,即便打折一事讓人感激,但可惜的是有點破壞景觀。
  巷弄不知不覺繞進住宅區,飄散出非常適合用寧靜來形容的氣氛。走在路上,不時與像是來觀光的人群擦肩而過。
  歐風建築物的兒童服飾店豎立著小鐘樓,看似辦公室的建築物在藍色玻璃外牆打造流水裝飾藝術,不起眼的地方處處存在風雅的情趣。
  不愧是自由之丘,未羽暗自佩服。
  走到一半左轉,穿到狹小的馬路,再爬上平緩的斜坡,目標的蛋糕店理應就在這條路上。
  忽然間,她想起原本打算和男朋友到那間店,又兀自難過了起來。
  帶著消沉的心情一路往前走後──
  ……奇怪?
  未羽驚覺自己走到一個大型十字路口。
  疑似國道的大馬路橫亙前方,對面是Denny's和五右衛門義大利麵店。
  紅綠燈顯示紅色,車輛在前方斑馬線上來去穿梭。
  未羽轉過頭。奇怪,應該在這條路上才對啊。
  她正想用手機確認時,燈號迅速轉成綠燈,四周等著過馬路的人群不約而同湧至路上,因此未羽也莫名地跟著人群穿越馬路。
  停在Denny's停車場的車子也都是看起來很高級的外國車。
  不愧是自由之丘。
  未羽再度這麼心想,內心同時更加確定那間店不在前方,看來是走過頭了。
  正當她想折返時──
  「噢噢……」眼前的景色讓她不禁驚呼出聲。
  是條筆直綿延的下坡路。
  真的是一條非常、非常直,到了最底下之後依然向前延伸的道路,從上面可一望下方的街景,道路的盡頭──聳立著一棟如褐色山丘的大廈。
  眼前呈現出異於尋常、如連續劇裡的絕色美景。
  未羽看得入神,最後敗給走下這道斜坡的誘惑,邁開腳步。
  她眺望著一路走去逐漸產生變化的風景,就在經過小學旁,抵達斜坡最底下時,走入了櫻花隧道。
  隧道貫穿整個住宅區,在寬敞的道路中央延伸出去。
  時值冬天,只有漆黑細小的樹枝在寒風中打著寒顫;到了春天,眼前呈現出的必定是如夢似幻的美麗景象。
  從兩旁住家的窗戶和陽台隨時可欣賞櫻花美景,只要一走出家門,就能籠罩在這樣的景致之中。
  如果能住在這個地方,感覺一定很棒。
  未羽走在行道樹間心想。
  每一間房子或是時髦,或是別緻,或新或舊,但在沉穩的氣氛中展現出閑靜的協調感。
  不愧是自由之丘,她第三次如此感嘆。未羽走著走著,忽然想起自己完全忘記當初的目的。早知道就先去車站附近的『Paris S'eveille』,這樣的念頭同樣竄過她的腦海。
  ──啊啊,不管了……
  高亢的情緒降到冰點,同時她也注意到自己對今天的約會有多麼認真。
  好哀傷。
  今天見識到夠多東西,可以心滿意足地回家了。
  她步履蹣跚地走著,找起轉彎回車站的路。
  這時──
  未羽的目光自然而然被前方轉角的深處吸引了過去。
  那裡好像有什麼。
  從這裡看不出來那個地方到底有什麼,可能是什麼店吧,而且還是一間香氣四溢的店。
  未羽走出櫻花隧道,走進那個轉角。

         2

  明亮的棕木搭配大扇窗戶,那間店的外觀有種簡約時尚的氣氛。
  金色的牌子上面寫著『Mon Seul GâTeau』,店門口彷彿飄散出優雅的香甜氣味,是種吸引女孩子的獨特氣息。
  錯不了。
  那是間蛋糕店。
  未羽猶豫了一下後,鼓起勇氣握住骨董風門把,手中傳來老舊金屬冰涼又溫暖的觸感。
  轉動門把,拉開門的瞬間──奇妙的感覺襲向未羽。宛如一腳踏入稍微不同的世界,令人產生化身為童話故事主角的錯覺。
  她戰戰兢兢地穿過大門,店裡傳來陣陣溫和的香甜氣味。
  內部裝潢統一由明暗不一的棕色構成,搭配上香甜氣味,讓人聯想到高級烘焙糕點。正面的蛋糕櫃亮晶晶的,宛如慕斯上面閃耀誘人光澤的水果。
  每個角落打掃得一塵不染,店內給人的感覺乾淨整潔,牆壁裝飾架上陳列著使人心情平和的小東西。
  ──啊啊,這裡的蛋糕一定很美味。
  未羽感覺希望從體內湧了出來。
  這時,玻璃窗後的廚房出現人影。
  身穿白色制服的甜點師伸展著手臂,快步走到台前時──
  他發現了未羽。
  看見他長相的瞬間──未羽的心臟差點停止跳動。
  美麗清秀的雙眸,修長的四肢,圍繞在他身旁的空氣,彷彿散發出特別澄澈的明亮氣氛與潔淨。
  最上颯人。
  未羽就讀的高中裡最受歡迎的男生。
  學校裡的女生給他起了一個稱號──『王子』。
  他看見未羽後,有些傷腦筋地蹙起眉頭,從廚房走了出來。
  打開門時,他的表情多了一份要向客人告知殘忍事實的慎重。
  他不認識未羽,兩人同是一年級,班級卻不同。他是王子,未羽只是一個平凡的女孩子、路人甲。
  「非常抱歉。」
  王子的說話聲在近處響了起來。
  他就在自己面前,雙方處於這樣的距離當然是第一次,甚至連對方意識到她的存在也是第一次。
  王子的眼裡映照著自己的身影。
  未羽心跳加速,過度快速的心跳彷彿不只胸口,連耳朵也跟著一起跳動。滾燙的血液竄過全身,她腦中一片空白,真實感逐漸消失。
  「本店今天──」
  「王子……」
  未羽幾乎是出自下意識呢喃。
  兩人之間出現短暫的沉默。
  停下話語後,他眼中忽然浮現出理解的神色,知道未羽和自己是就讀同一所高中的學生。
  霎那間──
  「喂。」
  他的嗓音變得無比低沉。招呼客人的殷勤態度消失,凶狠的目光瞪著未羽。
  未羽不由自主往後退。
  為了不讓她逃走,王子往前跨出腳步。
  背部撞上堅硬的物體,她被逼到牆邊。
  「…………」
  視線被他完全遮蔽,寬敞的肩膀擋住燈光,形成黑影。
  他以威嚇的態度從上方俯視──露出讓人不禁屏息的美麗目光。
  未羽驚慌失措。
  ──壁、壁咚!他打算使出壁咚嗎!
  未羽下意識聯想到這種事情。
  他一動也不動。
  ──沒有使出!
  「妳是池上高中的學生嗎?」
  「……是、是的。」
  「絕對不許說出去。」
  「什麼?」
  「不許告訴任何人我在這裡工作,絕對不行。」
  ……為什麼?未羽不解。
  「唔……為什麼不……」
  未羽話還沒說完,王子的右手就掠過臉頰旁邊──往後面的牆壁用力一按!傳來掌心拍擊牆面的聲音。
  ──來了──────!
  「絕對不許說出去,知道了嗎?」
  他露出冰霜般的冷淡表情說。
  未羽拚死用力點頭,像隻嚇破膽的小動物。
  他的身體往後退了回去,抵住牆面的手臂放了下來。空氣振動,白色制服上的甜膩香氣刺激著鼻腔。
  近距離接觸的溫度散了開來,她依依不捨地望向他的頸項、隱約散發出堅毅氣息的下顎線條,以及喉結。
  「知道了就滾出去。」
  他的語氣十分冷漠,從那樣的態度裡,完全感覺不到一般男孩子對女生的顧慮。
  ──傳言果然是真的。
  『王子對女生很冷淡。』
  從未傳出桃色緋聞,類似粉絲俱樂部的女孩子與他接觸結果徹底遭到無視,甚至有傳言說他對過去和自己告白的女孩子講了很過分的話。
  之後,儘管最上颯人是王子,「冷酷王子」的封號卻也不脛而走。
  「……那個……」
  本來未羽應該說聲「我知道了」,盡速離開店裡。可是──
  「我想買蛋糕。」
  她無論如何都想吃到這裡的蛋糕。
  直覺告訴她,這裡的蛋糕一定非常美味,不可以輕易打退堂鼓。
  說不定這裡的蛋糕能夠讓夢想成真,可以久違地重拾那種感覺。巧遇這間店肯定是為了這個目的──
  「沒有。」
  「…………什麼?」
  「蛋糕剛才賣完了。」
  「…………」
  未羽把視線從他身上移開,緩緩轉向他背後的蛋糕櫃。
  沒有。
  裡面沒有蛋糕。
  未羽繞過他,快步走到蛋糕櫃前,把臉貼在上面。
  ……一個都沒有……
  透明玻璃的另一頭,空無一物的托盤映照著LED單調的白色燈光。
  蛋糕店的蛋糕櫃裡一個蛋糕也沒有,她第一次目睹這樣的景象,空虛的感覺更加強烈,心情就像親眼目睹一座廢墟出現在眼前。
  「喂。」
  背後傳來叫喚聲,她慢吞吞地轉過頭,看見對方用下顎指向門口。
  「出去。」
  …………
  未羽什麼話也答不出來,有氣無力地把視線轉回蛋糕櫃上。
  空蕩蕩的。
  她陷入極度的哀傷中。
  被男朋友甩掉的心痛、把事情搞砸的自我厭惡、走個不停的疲憊、昨晚帶著雀躍的心情埋首決定店家,這裡的蛋糕一度使她燃起希望,卻賣完了;王子很冷漠、蛋糕櫃裡空空蕩蕩……各種情感從內心深處一口氣衝上眼瞼。
  …………嗚……
  「嗚哇啊啊啊啊啊。」
  她大哭了出來。
  眼裡汩汩落下滾燙的液體。
  未羽用手掌抹去淚水,鼻子塞住,哭泣的自己讓她更是痛哭失聲。
  「喂……」
  王子走到嚎啕大哭的未羽身邊,俯視著她,一副不知所措的樣子。
  他不可能知道自己是為什麼而哭吧,說不定他以為自己只是因為蛋糕沒了這樣的理由哭泣。如果真是這樣,她覺得很不甘心。
  這時,廚房門打開了。
  「哎呀。」
  戴著眼鏡的高大男人說完,走向他們。
  「發生什麼事了,颯人?」

         3

  眼前放著一杯紅茶,雙眼紅腫的未羽,坐在座位區的桌子前面。
  「謝……謝謝。」
  面對戒慎恐懼的未羽,戴著眼鏡的男人──青山大露出微笑。
  他是這間店的店長,年紀應該不到三十五。他的個子高肩膀又寬,卻完全沒有壓迫感,是個沉著且散發出知性氣質的人。
  「非常抱歉,今天有很多客人一次購買好幾個蛋糕。」
  恭敬的態度讓人感覺到成熟男性的風範。
  「別、別這麼說……感謝您的茶。」
  她拿起茶杯,把杯子湊到嘴邊。
  哇,她赫然一驚。杯裡飄散出一陣芳香。
  雖是伯爵茶,但花香淡雅,一聞就知道比以前喝過的紅茶還要高級。
  啜飲一口後……芬芳的香味在嘴裡擴散開來,高雅的香甜氣味滲進喉嚨裡。
  「真……真好喝。」
  「謝謝讚美。」
  青山盈盈笑著。
  紅茶流進體內,湧入一股暖意,她發現自己完全冷靜了下來。
  ──她透過玻璃窗,看見在廚房裡忙碌的颯人。
  他默默清洗著堆放在水槽裡的鍋子、攪拌碗和量杯等用具。
  「妳認識颯人嗎?」青山問。
  「啊,是,我們就讀同一所高中,因為不同班,所以今天是我們第一次講話……」未羽不好意思地說。
  「最上同學在這裡工作嗎?」
  「對,從去年四月開始。」
  ──也就是說一進高中就……?
  正以為他要把洗好的用具擦乾時,他又搬來一個圓錐狀的大型攪拌碗開始清洗,即使在旁邊也看得出來是勞動量非常大的工作。
  「他很努力吧。」
  「是、是啊。」
  「他忽然跑來,要我收他當學徒時,老實說我本來很煩惱呢。」
  他露出苦笑,像是憶起當時的情形。
  「學徒……?」
  未羽不由自主望向颯人,接著又把視線轉回青山身上。
  也就是說這個人是師傅囉?
  師徒這種關係她只有從電視裡的搞笑藝人嘴裡聽過,同一所高中裡面居然有這種人,感覺有些奇妙。
  玻璃窗的另一頭,颯人正忙著工作。
  暴出青筋的手臂辛苦地活動,傳達出在學校裡見不到的熱情。
  未羽第一次見到王子如此嚴肅的神情,恐怕沒有其他人見過他這一面,況且他似乎刻意隱瞞這件事情。
  她甚至沒有意識到看見王子私下不為人知的另一面多麼稀罕,只是望得出神。
  「所以說,最上同學想成為甜點師嗎?」
  「對,而且是世界第一的甜點師。」
  「什麼……?」她大吃一驚,轉頭看向青山。「要怎麼成為世界第──啊,大會!有大會對吧?我在電視上看過!有一種是組隊參加世界對抗賽的,對吧?最上同學是想參加──」
  霎那間,颯人惡狠狠地瞪了過來。未羽頓時全身僵硬。颯人走出廚房,一聲不吭地靠近她。帥哥發飆的表情實在很可怕。
  「閉嘴,會害我分心。」
  「對、對不起!」
  「再說妳怎麼還在這裡,快回去。」
  「我、我知道……那個,最上同學好厲害喔,又很認真。在蛋糕店清洗用具很辛苦呢,我還是第一次見到那麼大的攪拌碗。」
  「是嗎?恭喜妳增廣了見聞,但我的心情就像配合幼稚園的校外教學。盯著這裡不放的視線和喧鬧聲宛如做失敗的蛋糕般讓人不悅,也就是說妳是廚餘。」
  「好過分!」
  傳聞一點也沒錯!
  「颯人。」青山稍微警告了他一下。
  「這種說法太過分了,快向有村小姐道歉。」
  然而,颯人裝作沒聽見,沒有理會的意思。
  「颯人。」青山保持沉穩的目光,又催了他一聲。
  他聽了之後一副受不了的樣子,搔了搔太陽穴,用憤恨的眼神看著未羽說:
  「……對不起。」
  他低頭道歉,那種鬧彆扭的感覺就像個小學生。
  ──噗,好可愛。
  颯人又惡狠狠地瞪了未羽一眼。
  「咿!」
  青山傷腦筋似地笑著,把手盤在後腦勺詢問:
  「對了,有村小姐怎麼會到這裡來?不住在這附近的人通常不會來這裡。」
  「……這個……」
  她猶豫著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這是許多巧合與各種複雜狀況交錯的結果,如果勉強要說出一個理由……
  「妳本來想去Mont St.Clair對吧?」
  她心頭一驚,轉過頭就遇上颯人的視線。他微微一笑,彷彿早料到未羽會有這種反應。
  「既然是這樣,接下來就好猜了。」
  他輕輕將右手往前舉,用來示意路徑。
  「妳滑手機滑到走過頭,正覺得奇怪時,過了目黑通的十字路口,望見坡道的景色後忍不住走下坡的衝動,發著呆沿人行道走的時候,碰巧看見這條路。」
  「…………」
  未羽打從內心感到驚訝,不明白他是怎麼猜出來的。
  「很像白痴會做的事。」
  「我、我不是白痴!」
  「可是被我猜中了吧?」
  「……是、是沒錯。」
  「一般來說,不會有人錯過那種開在路邊的店家。」
  「別那麼計較了,那條路的店家很密集,確實不容易發現。」
  青山出面緩頰。
  「師傅,您有錯過那間店過嗎?」
  「……這倒是沒有。」
  ──居然連我最後的靠山也這麼說。
  「我……我平常也是很謹慎的!只是今天出了點狀況,無法集中注意力。」
  「被男人甩了吧?」
  「……!」未羽的心臟差點停止跳動。
  「……為什麼?」她有些害怕地反問。颯人用鼻子哼笑,指向未羽,一副怎麼可能看不出來的樣子。
  「首先是服裝,那身打扮明顯是為了約會。」
  「咦?」
  「確實很容易看出來。」
  站在一旁的青山也如此附和。讓人指出這件事,實在很難為情。
  「再加上進入店內時散發出的鬱悶氣氛,還有忽然哭出來的不穩定情緒。」
  「……我會哭出來,有八成是你害的。」
  「若配合發現這間店的經過,狀況是這樣的──」
  ──居然不理我!
  「妳到自由之丘來約會,結果被甩了。妳想難得來這裡,就算一個人也要去當初預定的店家,卻走過頭,愣頭愣腦地來到這個地方──我有哪裡說錯嗎?」
  「…………」
  從剛才開始,她就有種在欣賞魔術秀的感覺。他怎麼知道得那麼詳細?簡直像電視劇裡的偵探。
  「失戀就想吃蛋糕發洩嗎?無聊,真是標準的甜點女……」他說到一半,一臉嚴肅地朝未羽說:「快向甜點道歉。」
  「這些話是你說的吧?」
  「颯人。」
  青山一警告,颯人便不服氣地轉過頭,像個惡作劇讓人逮個正著的小孩子。
  「戀愛不是什麼無聊的事情。」青山說著,幫未羽又倒了一杯茶,冷卻的茶杯再度飄散出溫暖的香味。
  「原來是這樣啊,妳一定很難受吧。」
  「不……」
  青山溫柔的態度,讓未羽心中莫名湧上想哭的情緒。
  「是我不好,都怪我因為閃電泡芙的外皮生氣。」
  「閃電泡芙的外皮?」
  「沒錯。」
  未羽迅速把頭轉過去,心裡的某個開關開啟。
  「我和男朋友──前男友進入車站前那間店,點了一個閃電泡芙。店員說這款閃電泡芙很受歡迎,而且不是普通的閃電泡芙,是將泡芙對半切開後擠入滿滿的鮮奶油,再擺上切片草莓,外觀看起來很特別,好像很好吃。」
  從提到閃電泡芙開始,她的口氣就充滿熱情。
  「那可是巧克力、草莓搭配鮮奶油喔?光想像就知道一定很好吃。後來閃電泡芙端了上來,我興奮極了,雖然用刀叉很難切開,但我還是努力完整地切了一口下來。送進嘴裡的瞬間,『閃電泡芙和草莓居然可以這麼合!』,我甚至忍不住這麼讚嘆,可是────────那個外皮的味道!」
  未羽氣得火冒三丈。
  「閃電泡芙的外皮散發出像是吸入溼氣的討厭氣味,毀了整個泡芙!巧克力很好吃!濃郁又苦得恰到好處!卡士達醬也很美味!口感滑順,雖然蛋的香味不明顯,卻很爽口!鮮奶油更是一絕,草莓也很香甜,讓我後悔早知道就點草莓蛋糕!但是!但是!這些美味的要素居然全被外皮毀掉!是碰巧端給我的閃電泡芙有問題嗎?就算這樣還是無法原諒!」
  她滔滔不絕地說完後,上氣不接下氣。
  然後──回過神來。
  眼前的青山愣在原地。
  ──啊,我又搞砸了……
  沒錯,這就是未羽的「怪癖」。
  「一碰上和蛋糕有關的事情,我就容易變得激動……偶爾會把事情搞砸。」未羽唇邊浮現出自嘲的笑容說:「……我就是這樣被男朋友甩了。」
  「那裡的泡芙外皮確實不好。」颯人盤起手臂說。「招牌的蒙布朗倒是不錯,傳統風格的栗子泥在入口時,感覺到的是點心的甜膩,但栗子原本粗澀的質感與風味會接著慢慢在嘴裡擴散開來。」
  「就是這樣!」
  未羽用力點頭。
  「留在嘴裡的味道香甜、高雅又很誘人!希望這樣的味道能永遠留在口中,但又想一口吞下去,心情上簡直陷入天人交戰!」
  「裡面的栗子也是,先讓人誤以為是廉價的栗泥,可是栗子的原味和質樸的風味都確實留著。」
  「就是說啊!老實說,我先吃了蒙布朗,真的讓我很興奮!後來閃電泡芙嚴重破壞了我的心情,但那間店的草莓、鮮奶油和海綿蛋糕都很好吃,以這些元素搭配起來的草莓蛋糕一定不會讓人失望,所以我又加點了!」
  「妳又加點了啊。」
  「我忍不住嘛!」
  「妳在和男生約會的時候加點第三個蛋糕嗎?」
  「……我就是忍不住嘛。」
  要說藉口的話,未羽不是覺得吃不夠,只是嚥不下這口氣。
  「可惜我最後沒吃到那個蛋糕,因為對方馬上提分手……」
  聽到這裡,颯人轉向青山,發現對方正微笑著凝視自己。
  「怎麼了嗎,師傅?」
  「我還是第一次見到你和女生聊得這麼起勁。」
  「沒這回事。」
  他冷冷地別開視線。
  難不成他害羞了嗎?未羽隱隱約約這麼懷疑時,颯人轉了過來,臉上浮現出瞧不起人的嘲諷笑意。
  「這種蛋糕笨蛋根本算不上女孩子。」
  「蛋糕笨蛋!」
  青山無奈地聳聳肩。
  ──請叫他「颯人」阻止他啊,青山先生!就像剛才那樣!
  未羽氣呼呼地啜飲紅茶。
  「真抱歉,有村小姐,如果我們這裡有剩下至少一個蛋糕就好了。」
  「別、別這麼說……」
  「不過從妳的話聽得出來,妳真的很喜歡蛋糕。」
  「是,我最喜歡蛋糕了。」
  「──我回去工作了。」
  颯人向青山致意,走向廚房。
  「蛋糕總是能讓悲傷的回憶變成美好的回憶。」
  轉過身去的颯人停住腳步。
  「什麼意思?」
  青山的眼鏡底下露出感興趣的目光。
  「啊,沒什麼,不是什麼值得一提的事情。」
  未羽擺擺手。
  「我的初戀是表哥,因此當表哥要結婚時,我十分沮喪,就連結婚典禮的那一天也很難過。但是……喜宴上的蛋糕真的很好吃!」
  那一天的感動甦醒了過來。
  「那個蛋糕和平常超市還有蛋糕店的蛋糕完全不一樣,吃的時候心情很雀躍……化解了哀傷的情緒。所以那一天從結束初戀的傷心日子,變成吃到出奇美味蛋糕的幸福日子。」
  青山慢條斯理地點了個頭。
  「身為甜點師,沒有比這更讓人開心的了。」
  「同樣的事情在我國中時也發生過一次……只要每次失戀陷入谷底,就會遇上讓我『驚喜』的蛋糕,拯救我的心靈。雖然我覺得只是巧合。」
  未羽微笑著說。
  颯人嘆了口氣,彷彿能聽見他在抱怨到頭來還不是和戀愛有關。
  就是和戀愛有關,不行嗎?
  颯人又邁開了腳步。
  「讓人驚喜的蛋糕啊。」青山盤起手臂,仰望天花板。「我確實也有類似的經驗,覺得從來沒吃過這樣的蛋糕。」
  「對吧。」
  未羽激動地把身體往前探,卻很快地露出苦笑。
  「……不過這種事情說不定很難再發生了。我嚐過很多蛋糕,標準也提高了不少。」
  颯人的腳步再次停了下來。
  「那時候我還是小孩子,經驗不多,很容易感到『驚喜』,和過去吃過的蛋糕等級不一樣,說起來就像某種革命……我還能有這樣的感覺嗎?總覺得很難再次體驗到。」
  她嘆著氣說完時……注意到颯人始終站在那裡沒有離開。
  怎麼了嗎?
  青山將頭轉向他。
  「怎麼啦,颯人?」神情有些欣喜地詢問。
  「沒什麼。」颯人回答,沒有把頭轉回來。
  「燃起鬥志了嗎?」
  一秒過後──
  「怎麼可能。」
  他冷漠地拋下這句話後,邁出腳步。
  「你沒有自信讓有村小姐驚喜嗎?」
  颯人的腳步猛然……停了下來,轉過頭,面無表情地盯著青山……
  接著又轉了回去嘟囔:
  「……………………當然有。」
  「我相信這會是一次很好的訓練。」
  「……這是師傅的命令嗎?」
  「是啊。」
  青山沉著地承認。
  「做出讓她今天留下幸福回憶的蛋糕,專屬於有村小姐的蛋糕。」
  颯人慢吞吞地轉過來,看向未羽。
  他緊盯著未羽,用手指抵住下顎,目光也很銳利。未羽因緊張屏住氣息。
  忽然間,颯人換了個姿勢,快步走進廚房。
  過沒多久,又走了回來,站到未羽面前。
  「張開嘴巴。」
  「什麼?」
  他用另一隻手抓起握在手裡的東西。
  是白色的棉花糖。
  「張開。」
  不由分說的壓力使未羽微微張開嘴巴,颯人見狀咂了下舌。
  「再張大一點!啊~!」
  ──啊什麼啊。
  她在內心暗罵,急忙把嘴巴張得更大。
  棉花糖拋進嘴裡,接著又是一個。
  「……?」
  颯人平靜地對驚訝的未羽說:「吃下去。」
  未羽也聽話地開始品嚐。
  ──啊,軟綿綿的真好吃……
  她發覺颯人默不吭聲地盯著自己咀嚼的臉,眼神像在觀察動物生態。未羽覺得難為情,有種坐立不安的感覺。
  然後──他迅速轉過身去,進入廚房。
  未羽茫然地凝視他在玻璃窗另一頭伸展手臂的模樣。
  他剛才那麼做,到底是什麼意思?


《蛋糕王子的名推理》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創作者介紹

東立小說官方部落格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