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水試閱  

聽說昨天的漫博宛如戰場~~大家有買到心目中的作品嗎?

後幾天才去的也不要氣餒,漫博每天都有不同的活動,不管哪天去都一樣精采!!

今天又是星期五啦!!!星期五就要新書試閱!!!! 

本次試閱提供的作品是──《魔法藥水救救我1》

平凡的女高中生──小楓,不小心闖進充滿奇幻元素的異世界。

在她徬徨無措時,唯一可依靠的只有身上的包包。

沒想到,包包裡竟有陌生的書籍!?

裡面寫滿魔法藥水的製作方法,還只需要唸一句「生成」即可!?

平凡的女高中生將在異世界利用魔法藥水,大顯身手!!!


     序章

  
  「姊姊?」
  這句話讓我完全清醒了過來。
  叫醒我的是一位金髮小女孩。她用圓亮的綠色雙眼,不解地看著癱倒在地的我。
  「妳怎麼會睡在這種地方啊?」
  「啊?」
  我反射性地環顧四周,急忙坐了起來。
  這條微暗的小巷,是我完全陌生的地方。或許是因為我躺的那個地方是一片裸露的潮濕泥地吧?所以身上藏青色的水手服已經髒了。
  一旁有著我隨身攜帶的背包。
  小女孩依舊不解地看了我許久,但遠處傳來了呼喚她的聲音,她只說了句「掰掰囉」便離開了。
  看樣子應該是她的父母在叫她。可是,不知道自己如今身在何處的我,實在很希望她能留在我身邊,即使她只是個那麼年幼的小女孩。
  小女孩動作俐落地從小巷裡跑了出去。而我則揹起了背包,像是追著她的步伐似的,戰戰兢兢地邁開步伐。
  儘管聽得見自己怦怦的心跳聲,我還是從小巷裡往外踏出了一步。
  小巷外有著石板路和紅磚造建築,讓人宛如置身中世紀一般,還有服裝像是搞錯時代似的人們。路上往來的行人,不論怎麼看都不像是我所熟悉的日本人。
  最誇張的是,我甚至看到外觀一點都不像人類的傢伙在街上走著,讓我的腦海一片空白。
  「蜥、蜴……?」
  聽到自己脫口說出的話之後,我這才搞懂了情況。
  蜥蜴,沒錯,就是蜥蜴。那隻蜥蜴長得和人差不多大小,還像人一樣用兩腿走路。
  蜥蜴只瞥了我一眼,就從我的面前走了過去。牠走過之後,我才發現自己的雙腿顫抖著。
  這裡究竟是什麼地方啊?
  腦海一片錯亂的同時,我思考著自己究竟置身何處。從我眼前走過的那隻蜥蜴,和牠遇見的一位女士很熟稔似地站在路邊聊了起來。
  女士很開心似地咧嘴笑著,偶爾還會像是在嬉鬧似地拍拍那隻蜥蜴的手臂;而蜥蜴似乎也在說著些什麼。
  我還以為自己碰上了驚天動地的妖魔鬼怪,沒想到牠竟然像個普通人一樣和人類溝通談笑。
  這一幕讓我稍微鬆了一口氣。接著,我又走到了大約是道路的中央處,再次環顧了一下四周。
  天色微暗,氣溫微涼,我猜現在應該是清晨吧。眼前分岔成兩條道路,一條行人稀稀落落,另一條似乎可以通往更寬廣的大道,人潮較多。於是我便朝著可以通往寬廣大道的那條岔路走去。
  心臟依舊劇烈地跳動著,但我已經管不了這麼多了。
  一來到寬廣的大道上,我的眼界便為之大開。
  除了剛才看到過的蜥蜴之外,還有長著一對獸耳的人等等,盡是我不曾見過的光景。
  然而,似乎沒有人對此感到疑惑,也沒有人做出提防、戒備的舉動。大家都很尋常地發出聲音交談,也在只拉起一張頂篷的街邊小攤上買東西。
  我緩緩地穿梭在人群之中,觀察了一會兒。
  這裡沒有任何人使用手機,路上既沒有汽車、也看不到腳踏車。這麼一來,就會讓我忍不住想去找出自己熟悉的東西,哪怕只有一樣也好。
  我的腳步從快步走變成了小跑步,不久便像是在追逐什麼似地跑了起來。
  沒想到我居然連一個熟悉的東西都找不到,這讓我的頭腦更加錯亂。
  我用手背抹去了泛起的淚水。
  我並沒有過人的體力,不一會兒,便上氣不接下氣,佇立在原地動彈不得。
  「小姐,我看妳行色匆匆的,是有什麼事嗎?」
  「啊?」
  有個身材瘦削的老太太,一臉擔憂地從旁主動向我搭話。這位老太太的長相也和日本人天差地遠,輪廓很深。
  「妳該不會是迷路了吧?」
  「不,我不是迷路。不過……」
  這時候我突然發覺到一件事。
  我聽得懂她說的話。不管是叫醒我的小女孩,或是這位老太太,我們的語言是可以溝通的。
  「沒有迷路呀?那就好,趕快回家去,路上要小心喔!」
  「請問!」
  我叫住了那位已經轉過身去、準備離開的老太太。
  「這裡是什麼地方呢?」
  「妳果然是迷路了吧!這裡是南門的大道呀!」
  「南、南門?」
  我睜大眼睛張望了一下周邊的環境,才發現在人潮的彼端,有一堵高聳的牆。
  「沒錯、沒錯,那裡就是城門了。妳知道該怎麼回家了嗎?」
  我只知道我家不可能出現在這裡。
  「……知道了,謝謝您。」
  老太太給了我一個微笑之後,這次她真的走掉了。我茫然地佇立在原地。
  因為我根本不知道自己該何去何從,也不曉得自己該怎麼辦。
  我開始覺得,只有背上的這個背包是我唯一的依靠。
  不過,光是呆站在這裡也於事無補。
  這裡既然是市區,越過那堵高牆之後,應該可以通到什麼地方去才對。說不定在那堵牆的彼端就會有什麼線索。
  我喘了幾口氣之後,便往城牆的方向走去。
  因為有老婆婆親切地向我搭話的經驗,我的心情平靜了許多,心境上也稍微放鬆了一點。
  這條街上,人類與其他諸如蜥蜴或貌似野獸的人,比例大約各佔一半。這些人說的話都和剛才那位老婆婆一樣,我完全可以理解他們談話的內容。
  我身上的穿著似乎有些格格不入,因此往來的人們會不時地偷瞄我幾眼。然而,當我聽到他們竊竊私語地說著「那一身衣服好怪」時,我反倒覺得沒什麼好介意的,這讓我放心不少。
  路旁有著熱情招攬客人的店家,以及滿臉笑意進行買賣的人們。這些店家似乎不只是把商品賣給客人,偶爾也會收購東西。
  路上不僅有紅磚建造的建築,還有像木屋般用一根根木頭搭建而成的房舍。只是基底部分可能是為了避免腐爛,所以有各式各樣石砌或磚造的地基。
  話說回來,我這才發現自己早已不覺得冷了。仰頭一望,原本微暗的天空,不知不覺間已經亮了起來。
  走了一會兒,我來到城牆的一扇大門前,但大門深鎖。
  正當我盤算著該如何是好的時候,我和站在門邊、看似守門人的男子對望了一眼。男人像是突然發現了什麼似地對我說:
  「有什麼事嗎?」
  我沒料想到他竟然會對我說話,便倉皇地開口回答:
  「沒、沒有,呃、那個門……」
  「什麼?門?妳該不會是想自己一個人出城去吧?不行喔,這樣太危險了。」
  男人應該是用所謂的盔甲來保護全身上下,腰間還佩著劍。
  「不、可是……」
  「要是妳能作戰的話那倒無所謂。但就算真的能打,妳全身上下也沒有穿戴任何裝備啊!」
  作戰?裝備?我完全聽不懂他到底在說什麼。
  「會有多危險啊?」
  男人很傷腦筋似地雙手抱胸,似乎是絞盡腦汁在思考著該怎麼向我解釋。
  「這個嘛……最近城外經常看到很多長爪鳥出沒,如果妳單獨行動的話,很可能會被牠們抓走喔!」
  「被抓走……」
  「聽懂的話就好,妳已經沒有必要出城去了吧?外面真的很危險喔!」
  我本來還在想著「怎麼可能會有那麼大的鳥」,但因為剛剛才看過那些像蜥蜴般的人類,所以毫不猶豫地就相信真有其事了。
  城門邊的那個男人面帶微笑、揮著手,目送悻悻然的我折返城裡。然而,原本打算穿過這道城門的我根本沒有其他地方可去,只能兀自嘆氣。

 

 

 


  
  

    第一章 魔法藥水

  
  結果我一直走到日落,才弄懂了一件事:這座城鎮的四周都有城牆包圍,而且東西南北各設一個門。城裡像是對著門十字對切似地鋪設了兩條最大的主幹道,再從幹道分出許多大大小小的道路。
  幹道上偶有馬車奔馳,行人不分男女,或輕裝或重裝,但一定都帶著堪稱為武器的東西。當然這些行人當中有蜥蜴,也有長著獸耳的人。
  我佇足停留在城鎮的中心、也就是十字路口附近的廣場。肚子早已餓得咕咕叫,但我拚了命地到處走,已經不知忽略這件事情多少次了。
  四周已被薄暮籠罩,行人稀稀落落。我認為應該是西側的天空上,透著淺淺的橙色。我覺得自己的心,和人聲鼎沸的店家亮著的燈火、以及民宅裡傳來的孩子嬉鬧聲相反,正逐漸變得暗淡消沉。
  我在街邊公設的長椅上坐了下來。雙腳終於可以停下來休息,疲勞便一鼓作氣地湧上全身,我深深地嘆了一口氣。
  我翻找了一下制服的口袋,看看身上有沒有什麼吃的。
  結果只找到了胸前口袋裡的學生證,上面寫著八雲楓──我的名字。同樣放在胸前口袋裡的,還有萬一手機無法使用時,要拿來打公共電話用的幾個十圓銅板,但我不認為它們能有什麼用處。
  我把背包放在大腿上翻找著,發現裡面有教科書、文具等上課必需品和手機。我完全忘記背包裡還有手機了。我心裡想著「怎麼會沒想到有手機呢?得快點用它來求救才行」,趕忙把手機從背包裡拿了出來,並按下電源開關。可是就在我要用手指觸碰螢幕上的通話按鈕之前,畫面上方的訊號狀態先映入了我的視野,讓我停下了動作。
  「無訊號……」
  小小的三個字,向我宣告這支手機派不上用場,就連想用來求救都不行。我唯一的通訊方式,這下子也無用武之地了。
  我身上可以放進嘴裡的東西,就只有寶特瓶裡面裝的茶而已。我把這些茶一飲而盡,雖然解了渴,卻填不飽空空如也的肚子。
  我把背包開口大大地打開,想找找看有沒有零食、或至少有一顆糖果也好。這時,我發現背包裡有一本從未見過的書。
  我不記得自己曾經在哪裡借過書。我一邊想著「這本書究竟是什麼時候不小心混進來的?」,一邊把它拿了出來。
  這本書有著又厚又硬的鐵鏽色封面,厚度大約有五公分,封面和書背上什麼都沒有寫。我覺得很詭異,隨意翻開接近中間的頁面一看,發現整頁都是空白。再往下翻一頁,還是空白。每一頁紙張都稍嫌粗硬,也略有厚度,如果在這本書滴一滴墨水的話,應該馬上就會暈開吧。
  我實在很在意它究竟是什麼書,便翻回到書的第一頁。
  封面裡好像寫著什麼。我心想「平常在封面的背面應該不會寫什麼東西才對」,但還是在不夠明亮的環境下把臉湊到書前面,好不容易才看懂書上寫的字。
  
  我自作主張選中了妳,請把這件事當作遊戲,玩得開心點。
  不過,在這場遊戲當中,可能會死亡或受傷。
  所以請妳妥善運用這些配方求生。
  妳也可以把它拿來販賣。請好好加油。
伯羅 敬上
  
  「伯羅、敬上?」
  照常理來判斷的話,這應該是個人名。再來就是「我自作主張選中了妳」這句話。
  就是這個人把我送到這裡來,還把這本書交到我手上嗎?
  況且什麼叫做「請把這件事當作遊戲,玩得開心點」啊?我想到的是那些長得像蜥蜴的人,還有那些有著獸耳或獸尾的人們。
  的確有不少遊戲裡都會出現這樣的人物,但對我而言,這可是現實。而且書上寫的那段話當中也提到,在這場遊戲裡可能會死亡或受傷。
  這段話看起來像是手寫的文字。我想找一找書上還有沒有其他內容,便又繼續往下翻。
  翻過一張白紙之後,右側寫著一個「藥」字。這個字寫在頁面中央,大小約要用三指才能完全遮蔽。這到底是什麼意思?
  我又再翻頁往下讀。書頁裡由上往下,畫著三個裝著有色液體的方型玻璃瓶。每個瓶子旁邊都寫著配方──更準確地說,應該是材料之類的東西。
  看了書上寫的名稱,我才知道原來綠色的液體是「魔法藥水」,藍色的液體是「高效魔法藥水」,而黃色的液體則是「極大效魔法藥水」。
  我繼續快速地往下翻頁,在一連的空白頁之後,接著我又發現了在中央區塊寫著字的頁面。這次頁面上寫的是「武器」,而隔壁頁則是有著「匕首」的字樣。
  然後又是一連串空白頁,之後在途中又出現了「護具」,下一頁則是寫著「布衣」。
  剩下就只有幾個「?」的字樣,其他全都是白紙。
  我想確認書裡是不是真的已經沒有其他文字,便又仔細察看了一下,結果發現最後一頁有寫字。
  和前面的字體不同,是很細小的字跡。
  
  製作這本書中所記載的物品時,請於備妥材料之後,唸誦「生成」。
  
  備妥材料之後唸誦「生成」?這是什麼意思啊?
  所謂「這本書中所記載的物品」,指的是剛才看到的那些魔法藥水和布衣嗎?
  我翻回到「藥」那一頁。
  製作魔法藥水所需要的材料,就是寫在旁邊的草和水。只要湊齊了這兩樣東西之後唸誦「生成」,就可以做出來了嗎?就像施了魔法一樣?
  其他諸如高效魔法藥水,需要的材料是梧桐草和淨水;而極大效魔法藥水則需要用到天龍草和妖精之水。
  如果「魔法藥水」這個東西,和我從遊戲或書刊上得到的知識相符的話,那我就能理解了。
  天色已經完全暗了下來,原本還約略可見的橙色天空已完全消失無蹤,在廣場上來來往往的人潮也比剛才減少了許多。再仔細一看,從四周每一戶民宅的窗戶裡,都流洩出了燈火。
  在這個連街燈都沒有的地方,我甚至連自己的指尖都看不清楚,手邊的這本書更是暗得幾乎快看不見。於是我便「啪」的一聲,闔上了書。
  結果這本書上寫的是調製魔法藥水所需的材料。對於疑似把我帶到這裡來的關鍵人物「伯羅」,我還是一無所知。
  正當我思索著「為什麼這個人要把我帶到這裡來」的時候,肚子又咕咕地叫了起來。我會就這樣死在這片莫名其妙的土地上嗎?我不要這樣。
  我想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到這裡來?要怎麼做才能夠回家?在我的腦海一隅,還盪漾著「這一切應該都是夢吧?」的一絲期待。
  但我怎麼還會有這種念頭呢?全身的疲憊、因為走太多路而發痛的腳、以及指尖的感覺都是如此鮮明啊……我是傻瓜嗎?
  我重新揹上了裝著那本書的背包,從長椅上站了起來。
  倘若依照書裡所記載的內容,真的能夠如我預期地調製出魔法藥水的話,或許我可以製作魔法藥水來賣錢,或是用以物易物的方式換取到食物。
  要讓身無分文的我填飽肚子,現在想得到的就只有這個辦法了。
  我又邁開步伐,在黑暗中往南門走去,想找到草和水這兩種材料。我一邊用手機的燈光照亮腳邊以防跌倒,一邊尋找著我早上待過的小巷那種類型的地方。
  今天早上醒來時的那條小巷裡,有一片裸露在外的土壤地,那裡應該會長點草吧?但是要到哪裡去找水呢?
  我走進了一條從幹道分岔出去的狹窄巷弄,四處張望著哪裡有水。眼前有片空地,稍微往裡頭走進去一點好像有口水井,但我不敢隨便去用別人的東西。況且,萬一擅自使用水井時被發現該怎麼辦?一思及此,我便排除了這個選項。
  我拖著沉重的腳步往前走,一邊想著這附近會不會有河流、或是剛好有個積了雨水的容器──結果還是來到了水井邊。
  這口井上面蓋著一個木製的蓋子。井的四周有柱子,沿著柱子在上方搭設了一個棚子,棚子下面就是木製的滑輪,上頭掛的繩索則連接到水井旁的那個桶子上。
  原本應該已經打消的念頭,又在我的腦海裡甦醒。
  這座水井所在的空地還算寬廣,而且腳下的堅硬地面全都是土壤,地上也長著草。
  換句話說,只要在這裡取水,裝進我剛才喝光的那個寶特瓶裡,就可以在這裡湊齊所有材料。況且剛才喝的那些茶水不太夠,我到現在還很渴。
  我咕嚕地嚥了一口口水。
  四下只聽得見民宅傳來模糊的談話聲,沒有半點腳步聲。確認過四下無人之後,我悄悄地拿開木板,用燈光往水井裡一照。漆黑的洞穴裡,光線從井底很深很深的地方傳來反射,水面波光粼粼。
  我拚命地把一旁的水桶往井裡放,直到聽見「啪唰」的落水聲之後,再用燈光照了一下井裡。
  我看到桶子先橫倒在水面上,再慢慢地沉入水裡,便趕緊趁著水還沒裝得太滿之前,把桶子給拉了上來。
  木製滑輪嘰嘎作響,讓不想被人發現的我更覺心慌。我小心翼翼地把拉到上面來的水桶放到地面上,以免打翻它。
  我先把燈光關掉,並蹲下來把背上的背包放在地上,拉開袋口拉鍊。
  我從背包裡摸出了寶特瓶、拿掉蓋子之後,便把它浸到水桶裡。
  寶特瓶咕嚕咕嚕地吐出瓶中的空氣,裝滿了水。
  等瓶裡裝了一些水之後,我拿起寶特瓶把水一飲而盡。我一邊感受著冷冽的水暢快地流過心脾,一邊覺得喘不過氣,便鬆開了口中含著的寶特瓶。
  「噗哈──!」
  真是太好喝了。我用手擦去從嘴邊溢出的水,再次把水裝進寶特瓶裡。這次裝的水不是為了飲用,而是調製魔法藥水的必備材料。裝完之後,我把水桶和木蓋放回原位,將現場恢復到我輕舉妄動之前的狀態。
  我把裝滿水的寶特瓶裝回到背包裡,揹起了背包。接著在目光所及之處,順手陸續拔起生長在地上的草。
  我很快地就拔到了兩大把草。為了逃離擅自使用井水的罪惡感,我快步地離開現場,就這樣在無處可去的情況下到處亂繞一通。我兩手都拿著東西,無法使用手機的燈光,便小心翼翼地邁開步伐走著。不久,我看到了一處沒有亮燈的建築物。光憑月光實在看不太清楚,不過我沒看到建築物的小窗裡透出燈光。會不會是倉庫?
  這兩座比鄰而建的倉庫,相鄰的牆面上剛好都沒有窗戶,於是我便鑽進了兩座倉庫之間的夾縫。
  我心想這裡應該比較不容易被人發現,因此決定在這裡坐下來稍事休息。
  我把背包放在地上,自己則坐在背包上面,並放下了手中的草。我幫自己捏了捏小腿,但還是得確認一下是不是真的能夠調製出魔法藥水才行。
  我從背包裡拿出了裝著水的寶特瓶,姑且先和草擺在一起。書上寫的是備妥材料之後,唸誦「生成」,但光是這樣,到底要怎麼調製出藥水來呢?
  「生、生成。」
  我低聲地嘀咕之後,這些材料在漆黑中瞬間一亮。
  我嚇得往後退,頭部便撞上了身後那堵牆。然而,我根本搞不清楚剛才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好不容易才習慣黑暗的雙眼,被這瞬間的亮光照得什麼也看不清楚,無法確認現在到底是什麼情況。
  我倉促地打開手機的燈光,照了照那堆草和寶特瓶,才發現草和寶特瓶裡的水全都不見了。而出現在地上的,是幾個以軟木塞封口的方型小玻璃瓶,瓶中裝著半透明的綠色液體。仔細一數,總共有七瓶。我大受驚嚇,直盯著這些瓶子看。
  我先摸了摸隱隱作痛的後腦勺,接著拿起了玻璃瓶。
  「這就是……魔法藥水?」
  它們的外觀確實很像書上畫的那個東西。不過話說回來,剛才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沒想到只說了一句「生成」,就真的可以製作出這些藥水,我還真是有點難以置信。
  就算我想再試一次,也已經沒有水和草了。真沒想到這麼輕鬆順利地就做出了藥水,再來就是賣不賣得掉的問題了。要是賣得掉的話,手頭就多少有點進帳。有了錢之後,剛才靠喝水填飽的肚子,就真的可以用固體食物果腹了。肚子啊,請再稍微忍耐一下吧!
  我一心只想立刻賣掉它們,但看看漆黑的街頭,恐怕也無從尋找合適的店家兜售吧,於是我便一直熬到了天亮。
  
  我整晚都沒闔眼,一直等到了早上。昨天我醒來的時候,就是這樣的早晨。結果我因為饑餓難耐,實在提不起勁來思考昨天一整天發生的事、以及為什麼我會來到這裡之類的事情。
  在確認過所有隨身物品全都裝進背包之後,我便走出兩棟建築之間的縫隙,來到了街道上。街上行人熙來攘往,昨夜的靜謐宛如一場夢。儘管這只是一條從幹道分岔出來的路,但依舊熱鬧滾滾,讓我不解地撇了一下頭。
  仔細一看,人們好像在搬運裝著水的桶子或鍋子。其中有位少年跌了一跤,把水桶打翻了。
  「你在搞什麼鬼啊!給我回去重裝一桶!」
  少年被一位貌似母親的女士責備過後,一臉不悅地重新提起桶子,往剛才走來的反方向跑開了。我記得昨天使用過的水井,就在那個方向。
  莫非那口井是大家都可以使用的?我心裡還殘留著昨天的罪惡感,所以有點想一探究竟,便和少年同樣往水井的方向走去。
  等我來到井邊時,那裡已排起了長長的隊伍,剛才那名少年也跟著排在隊伍後面。
  我開口問了問排在隊伍最後面的年輕男子:
  「那個……這口井是大家都可以使用的嗎?」
  「嗯?當然啊,因為這是一口公用水井啊!」
  「說得也是喔,謝謝。」
  男人說了句「小事一樁」,給我了一個笑容。
  所以我根本不必為了昨天用過這口井,而覺得良心上過意不去。既然如此,那我應該還有機會再來請這口井多多關照了,把它的位置好好地記下來吧。
  就這樣,我終於開始尋找可以兜售藥水的店家。雖然說是尋找,但其實店門口都掛出了刻著標誌的木招牌,例如服飾店就是刻著衣服造型的招牌,餐廳就是刻著刀叉的,連我都能一目瞭然。賣藥水的應該會是藥房之類的吧?那招牌上會刻什麼標誌呢?是膠囊嗎?還是十字?
  正當我左思右想之際,腳步已經來到了幹道上。這裡和昨天一樣人聲鼎沸,不過我今天要看的不是人,而是店家的招牌。
  似乎沒看到膠囊招牌,而十字招牌比較像是「醫院」的感覺。
  那麼,究竟會是什麼樣的標誌呢?
  我停下腳步,更加仔細地盯著這條商店林立的大街看,招牌上的標誌陸續映入眼簾。在這之中,我發現到一個只刻了圓形的招牌,我猜想不到這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
  莫非那就是藥房?我心裡這麼想著,一邊衝到了這家店的門前。
  這家店沒有窗戶可以讓我先窺探一下店裡的情況,因此我只得硬著頭皮,拉開了入口大門。門鈴「叮鈴」一響,我接著走了進去。店裡除了一個看似接待窗口的櫃台之外,沒有特別醒目的東西。有位瘦瘦的中年男子聽到鈴聲響起,便出現在接待窗口。
  「歡迎光臨。」
  「你、你好。呃、那個,你們能不能收購我的魔法藥水……?」
  我一說完,從窗口裡探出頭來的那位男士便很詫異地拉下了臉。
  「小姐,我這裡是魔法石店。要賣藥水的話,請妳到藥房去好嗎?」
  「啊、對不起,打擾您了。」
  我倉皇地走出店外,並看了看店外的招牌……魔法石店……?
  無論如何,看來這裡不是藥房,而且從那個男人說「請妳到藥房去」這句話來研判,只要我能找到正確的店家,或許他們就會願意收購這些藥水。
  我調整了一下心情,重新邁開步伐。才一起步,我就一時興起,瞄了一下分岔出去的小路。
  「啊!」
  因為我突然發出聲音,走在我附近的蜥蜴人便看了我一眼。我佯裝鎮定,走進了那條分岔出去的小路,因為我瞥見了一家小巧精緻的店,招牌上刻著方形玻璃瓶。沒錯,那標誌和裝藥水的方形玻璃瓶一模一樣。
  我心想這一定是藥房沒錯,便拉開了店門。環顧不甚寬敞的店面一圈之後,我和坐在門邊櫃台旁的大叔對看了一眼。
  「歡迎光臨。」
  「你、你好……」
  看似老闆的這位大叔,年紀約莫五十歲上下吧。他留著一頭夾雜著白髮的黑髮,面貌相當兇惡,讓我不禁一時語塞。
  「怎麼啦?幫忙跑腿啊?」
  大叔的長相雖然是兇了點,但卻擺出了慈眉善目的笑臉。
  「那個……請問可以收購我的魔法藥水嗎?」
  「藥水啊?妳要賣哪個?拿出來給我看看。」
  我把背包放了下來,拿出裝在裡面的七罐藥水,放在櫃台上。大叔拿起了藥水,先是對著光線端詳,又搖晃了一下之後,點了點頭。
  「很好,我就收購妳這些藥水吧!一罐八坦米爾,如何?」
  「八坦米爾啊……」
  問題是我根本不懂行情。八坦米爾相當於多少價值?要是只值日幣八圓的話,未免也太便宜了一點。是八十圓嗎?還是八百圓?正當我在煩惱的時候,大叔或許是覺得沉默的我很詭異,便皺起了眉頭開口說:
  「怎麼了?不滿意啊?」
  「啊,對不起,我不太瞭解行情。」
  我以為自己觸怒了他,便連忙道歉,沒想到大叔竟然立刻露齒一笑。
  「原來如此。小妹妹妳是第一次出來幫忙跑腿啊?不過一般人的確不會知道魔法藥水的收購價格哦!真拿妳沒辦法。」
  「……」
  不知道是不是我這張東方人的臉孔看起來年紀比較小,昨天主動和我說話的老太太、還有在城門邊向我問話的男人,好像都和這位大叔一樣,認為我還是個小孩子。
  「在我的店裡呢,魔法藥水每瓶賣十三坦米爾。高效魔法藥水則是賣三十坦米爾,收購的話,價錢大概是二十坦米爾左右。」
  聽了他這番說明之後,我還是不太能掌握這裡的金錢概念,總之就先含糊地笑一笑。
  「呃……也就是說,八坦米爾是一般行情對吧?」
  「我不知道別家店怎麼樣,在我這裡是這樣沒錯啊。所以呢?要不要賣?」
  別家店或許會用更高的價格收購,但即使如此,要找到其他店家也得耗費一番工夫,而我的肚子已經餓壞了。
  「要,這些全都要賣。」
  大叔說,對從事搏命職業的人而言,魔法藥水是必需品,有幾瓶都不嫌多。他隨即開始準備要給我的錢。
  每瓶賣八坦米爾,總共七瓶,所以是五十六坦米爾。有了這筆錢,應該可以吃點什麼了。一想到這裡,肚子又咕咕地叫了起來。我匆匆地把手按在肚子上……雖然這樣一點意義也沒有就是了。
  「請問……這附近哪裡有賣食物的店家?」
  「唔……我想想……」
  大叔特別停下了算著錢的手,視線在半空中飄移了一下。接著他似乎馬上就想到了好答案,脫口說出一聲「啊!」,還豎起了食指。
  「附近有家麵包店啦,便宜是便宜,但不太好吃。」
  他咯咯地笑著告訴我的,是和藥房位在同一條街上、再往裡面走大約五分鐘左右的一家店。管它好不好吃,吃到肚子裡都一樣。
  「來,這些就是全部了,要好好點清楚喔!」
  他一邊說著一邊放到櫃台上的錢,是我從沒看過的貨幣,有四方形的、也有圓形的。
  「呃……呃……」
  四方形的錢幣有六枚,圓形的則有五枚。剛才我賣掉的魔法藥水合計金額應該是五十六坦米爾,那麼以數量來看,四方形的是一坦米爾,而圓形的是十坦米爾囉?
  「嗯?怎麼啦?」
  「那個、呃,那個,我不太清楚……」
  愈講愈小聲的我,已經發不出「計算方法」這幾個字的聲音。大叔摸了兩下自己的下巴之後,才把他剛才拿出來放在櫃台上的硬幣重新分類排好。
  「這種四方形的是半銅板,也就是一坦米爾;而這個圓形的銅板則是十坦米爾,相當於十枚半銅板的價值。所以這樣就確實有五十六坦米爾了,懂了嗎?」
  「懂、懂了。」
  他一邊用手指著這些錢、一邊仔細地教導我,所以我的回答格外有力。
  「再往上的話,一百坦米爾是一枚小銀幣,一千坦米爾則是一枚銀幣,而一萬坦米爾就是一枚金幣了。還有十萬坦米爾是一枚白金幣,不過我沒看過就是了。」
  「我搞清楚了,謝謝!」
  我向他道謝,心裡總算放下了一顆大石頭。對於我的提問,他應該不可能完全不起疑,但所幸他並沒有因為懷疑而不願意告訴我。
  根據他剛才告訴我的內容,我再次望向剛才他拿出來的那些錢。確認有五枚銅板和六枚半銅板、總共是五十六坦米爾之後,便把錢收了下來,放進清空的筆袋裡。
  道完謝才剛走出店門時,我突然想到一件事,又走回了店裡。
  大叔問我怎麼回事,我很抱歉地開口問:
  「請問……附近有沒有便宜的旅社?」
  「哈哈……問完麵包店之後改問旅社啊?」
  一反剛才的猶豫,他毫不遲疑地告訴我一家旅社。
  「就在這家店後面的街上,有一家破爛的旅社,妳去看看吧。它的外觀看起來很不起眼,說不定妳會覺得有點困惑,但應該還有在正常營業才對。」
  「價錢很便宜嗎?」
  「我想應該不會有旅社比那裡更便宜了啦。」
  聽他說得那麼便宜,而且還很破爛,再怎麼樣我也會擔心這家旅社究竟有沒有問題,可是我更不願意再隨便找個建築物的縫隙棲身了。
  「謝謝,我這就去看看。」
  「嗯,路上小心啊。」
  為了要到大叔說的那條位在店後方的街上去,他讓我走一條緊鄰在店舖旁邊、原本應該不是道路的狹窄通道。
  只是從藥房再往後走一條街而已,沒想到就遠比剛才那條街狹窄許多,有些太太和小朋友在街上悠閒地走著。先前在幹道上看到的大馬車,恐怕很難在這條街上行駛吧?
  這條羊腸小巷與幹道並不相連,只有小巧的住宅沿街綿延。
  在眾多住宅當中,有一棟稍大的兩層樓建築,前面掛著一個以三角屋頂為標誌的招牌。舉目所及之處,這條街上也沒有其他地方掛著這個招牌了,再者──這樣說實在是很冒犯,但這棟建築讓我不禁想用「破爛」一詞來形容。
  屋頂上看得出已有破損,外牆上的紅磚也有龜裂、甚至還有碎裂掉落到地面上的殘骸。入口大門上方裝著玻璃,但裡面一片黑暗,看起來連有沒有營業都很難說。
  可是也因為它如此破爛,我才能夠確信這裡就是大叔所說的那家旅社。我把手放到了入口大門上。
  大門嘰嘎作響。我大致看了一下,旅社裡有樓梯,樓梯後面是一整排向裡延伸的房間,房間前面有個櫃台,有位年輕小姐正趴在櫃台上睡覺。
  我走到櫃台前,叫了一下那個正在睡覺的人。
  「請問……」
  「啊!?啊、是,歡迎光臨!」
  這位小姐猛然起身對我微笑,但並沒有察覺到自己嘴裡流出來的口水。
  「歡迎光臨,您要住宿嗎?」
  「是的,呃……這裡純住宿的話要多少錢?」
  「是,純住宿的話一個晚上十坦米爾,附餐的話一個晚上十七坦米爾。您要選哪一種呢?」
  她好像注意到了自己嘴邊的口水,便從口袋裡拿出手帕來擦掉。就算以魔法藥水的收購價格來衡量,這家旅社也算相當廉價了吧?純住宿一晚十坦米爾,所以正常來說我可以住五個晚上,但也不能把所有的錢都花在住宿上。
  「那我要純住宿,麻煩先讓我住兩個晚上。」
  「好的,因為我必須填寫旅客名冊,方便請教您的大名嗎?」
  這位小姐從櫃台的抽屜裡拿出了紙和筆,紙上畫著像是筆記本的橫線,上面用片假名寫了好幾個看似人名的字,我猜應該是投宿在這家旅社裡的旅客姓名吧。
  「我叫八雲楓。」
  「呃……是八雲、楓小姐對吧?」
  她動作俐落地寫下了我的名字,並把紙拿給我確認。
  「請問這樣寫正確嗎?」
  我看到自己的姓名也是用片假名寫在紙上,不解地歪了一下頭。
  其他幾個寫在紙上的,看起來都像是西方人的名字,姓名順序似乎都是和日本人相反的。而我的名字則是照我說的方式,寫成了「八雲 楓」。我突然想到,或許我在這個地方報上姓名的時候,應該要把姓和名的位置對調過來才對。
  「楓小姐,您怎麼了嗎?」
  她開口問我,語氣裡帶著困惑。
  「呃……不好意思,沒事。」
  事到如今才重講也有點奇怪,所以我決定就這樣算了。
  「那麼這是您的房間鑰匙,您的房間是上了二樓之後的第一間,請您留意不要跑錯房間了。」
  她交給我的這一把鑰匙,就只有在距離前端幾厘米的突起處做了一些加工,形狀看起來很容易仿造。我極度懷疑這樣是否能發揮鑰匙該有的功能。
  接過鑰匙之後,我來到二樓,依照指示把鑰匙插進第一間房間的鑰匙孔,轉動了一下。
  開鎖的聲音響起之後,我便打開了房門。房間裡大概只有窄窄的兩坪大小,擺放著床、小茶几,還有搭配茶几的椅子,非常簡樸。
  我把背包往茶几一放,坐到床上之後,才發現這張床很硬。眼前這個看來像墊被的東西,或許是因為經年累月使用的關係,已經變得像仙貝一樣扁平,不太可能為我消除疲勞。
  接著我立刻站了起來,把背包清空,帶著那個被我拿來當錢包用的筆袋和房間鑰匙,並且鎖緊房門之後,來到了樓下。
  「您要外出嗎?」
  櫃台的那位小姐問,我點了點頭。
  「是的。」
  「那麼鑰匙請由我來為您保管。」
  我把鑰匙交給那位小姐之後,便離開旅社,去找我該找的那家麵包店了。
  我先回到藥房的那條街上,再往連接幹道的反方向走去。這條街和旅社所在的那條窄巷不同,房子沒有蓋得那麼密集,房子和房子之間也沒有鋪石板。土壤裸露的區塊成了物品的堆置處,有小孩正拿著木棒在地上畫圖。
  這條街似乎有稍微彎曲,所以看不太清楚前面遠處還有什麼。在找到麵包店之前,路上還有沒掛招牌、看似雜貨店的商號,以及花店等,感覺店家還滿多的。
  走著走著,我發現一家麵包店,招牌上有著帶刻紋的細長麵包標誌。我像是被麵包的撲鼻香氣吸引上鉤似的,輕輕地拉開了這家店的大門。
  店門上掛的鈴鐺發出了「叮鈴」的聲音。
  「歡迎光臨。」
  有位青年正把包在紙裡的麵包擺到桌面上,他看到我之後,便招呼了一聲。儘管這聲招呼不太親切,但是既然他正在擺放麵包,那就表示他應該是在陳列剛出爐的麵包吧?一想到這裡,我肚子裡的餓蟲又開始作怪了。
  店裡洋溢著麵包的香氣。入口旁邊的整面牆上,還有位在店內中央處的桌子,到處都擺放著各式各樣的麵包。其中,我對青年剛才在陳列的那些稍大型的麵包特別有興趣,便在不打擾他的情況下盯著偷看了一會兒。
  「妳要買這個嗎?」
  「啊?」
  青年沒聽到我說的話,逕自從他剛才擺出來的麵包當中拿了一個給我。
  「一個兩坦米爾。」
  「我、我買。」
  我買了一個用兩手都拿不住的大麵包,走出了店外。
  其實我很想馬上大口咬下,但畢竟還有人在看,所以我並沒有這麼做。我回到旅社,拿出放在背包裡的麵包後,坐在床上,打算撕下麵包大快朵頤。可是這塊麵包竟然硬得不得了,不管我的指尖再怎麼用力,麵包也完全不為所動。
  我怒不可遏,乾脆直接用牙齒啃它,但麵包還是很硬。我從牙齒咬住的地方使盡全身的力氣硬扯,麵包甚至發出撕扯開來的摩擦聲,最後我才稍微吃到了一小口。雖然肚子已經很餓,但這樣吃下去恐怕會弄傷口腔,所以我細細咀嚼之後,才把麵包給吞下去。
  我壓根兒沒想到,自己竟然會身陷超過一整天都無法盡情吃喝的窘境。或許是因為肚子已經餓到極點的關係,我居然會覺得這塊硬得難以下嚥的麵包很好吃。
  可能是因為細細咀嚼的緣故,我才吃了半塊麵包就已經很飽,接著開始覺得口渴了。
  我備妥寶特瓶走出房間,想到昨晚取水的那個水井去。可是,要是其他人看見了這個寶特瓶,難道不會覺得可疑嗎?
  先前看到大家取水的時候,用的不是木桶就是水桶,沒有人用塑膠油桶來裝水,更遑論是寶特瓶了。
  這麼一想,我還是想避人耳目比較好。既然如此,只要跟昨天一樣晚上去打水就行了吧?但在那之前無所事事也很浪費時間。我煩惱了一下該如何是好,最後決定再到街上去悠閒地逛逛。

 


《魔法藥水救救我1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創作者介紹

東立小說官方部落格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