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er-#10-tw-spec    

大家好~~小編今天要來宣佈一個大好消息啦~~~ 

《我被綁架到貴族女校當「庶民樣本」10》因與日方交涉期較長,所以導致出書期延後。讓各位讀者久等了。

經歷連小編都緊張萬分的交涉後,《我被綁架到貴族女校當「庶民樣本」10》要於8/19正式上市啦!!!

8/19下星期五的8/19!!!!

就讓我們趕快來看看特典試閱吧~~


庶民10圖  

 《我被綁架到貴族女校當「庶民樣本」10》 

首刷限定版隨書附錄!!貴族男校~性轉篇~」特典漫畫小冊子 

讓大家久等了!庶民樣本終於要正式出版囉!

第十集將會附上漫畫的外傳小冊子,當角色性轉,「神樂坂公子」小姐轉學到「貴族男校」後,將會發生什麼意想不到的趣事呢?

同時小編也向日本申請到特典封面圖!看看麗子和愛佳那禁忌般的距離……!

本集內容也是一樣有趣,請讀者們敬請期待!絕對不要錯過了喔!

 

現在小編就來放個幾頁讓大家一睹為快吧!

當愛佳、麗子、九条小姐都性轉之後................

 

001

002

003  

愛良大人、麗人大人、超S的九条大人.......!!!!

哈啊哈啊,小編看了真是........(鼻息粗重)

看完精采的特典,當然要過過乾癮看試閱文啦!!!


  第1章  不可以腳踏兩條船唷?
  
  惠理出了車禍。
  失去意識的她在送醫急救後,傷勢並不嚴重,檢查結果也顯示她的身體沒有任何異狀。
  「身體」沒有異狀。
  我從清華院趕到之後,老媽告訴我一個令人震驚的事實。
  
  『小惠的精神狀態好像變回小時候了呢。』
  
  的確,現在躺在病床上注視著我的惠理,表情的確像孩子般單純,宛如陽光一樣散發出「我和你是好朋友」的訊息。
  就像小學四年級的時候──
  「……神樂坂同學。」
  「怎麼了?」
  我問道,於是惠理便微笑著垂下了視線。
  「沒事。」
  她在害羞呢,一副難為情的樣子。該怎麼說呢……那種興奮的態度,就像突然決定要在朋友家過夜時一樣,看起來非常開心。
  「你要吃甜點嗎?」
  惠理從床頭櫃拿出「竹筍巧克力」拆開。
  「來。」
  「謝啦。」
  我拿起一個,吃掉……喔,好久沒吃到了,覺得特別好吃呢。
  忽然間,我發現惠理一直盯著我看。
  她發現我的目光,立刻移開視線,全身僵硬,手足無措似地用雙手手掌拍打棉被。
  「看來我好像變成電燈泡了呢──」
  惠理的媽媽露出一個邪惡的微笑,調侃地說。
  惠理立刻轉過頭去喊道:
  「才沒有那種事呢!媽媽,妳不要說奇怪的話啦。」
  惠理滿臉通紅,眼睛閃閃發亮。
  「…………」
  這段對話,我覺得非常耳熟。
  沒錯,沒錯。以前就是這樣啊……
  就在我感到懷念的時候,門口傳來輕輕的敲門聲。
  阿姨似乎猜到了對方是誰,於是一臉嚴肅地走向門口。
  從門縫中,我看見一個穿著黑色褲裝的年輕女性。
  雖然我從沒見過這個人,但我直覺她應該就是惠理的經紀人(惠理叫她『優玲』)。
  這名女性用嚴肅的態度對阿姨使了一個眼色。於是阿姨說:
  「我和她談一下就回來。」
  接著露出一抹淡淡的微笑,走出病房。
  病房裡剩下我、惠理和老媽。
  「是誰呀?」
  惠理望著關上的房門,喃喃自語。
  她轉向我。
  嗯?我這麼回應之後,惠理便有點緊張地說:
  「要不要來玩精靈寶寶夢?」
  就在她這麼說的時候──
  「啊,我得打電話給孩子的爸才行。」
  老媽有點故意地站了起來。
  就在她和我擦身而過的時候,她拍拍我的肩膀──
  「不可以腳踏兩條船唷?」
  那種認真的表情是什麼意思啊。
  
  第2章  撞到大腿嗎?那怎麼得了。
  
  「外面一片漆黑耶。」
  惠理望向窗外說。
  我也望向窗戶。太陽已經下山,天黑了。現在明明還不到七點,看來日落的時間變早了呢。
  玻璃窗變成一面鏡子,映照出我們半透明的身影。
  惠理看著自己,開始用手指梳理頭髮。
  看著她,我突然發現一件奇怪的事。
  現在的惠理,記憶回到了小學四年級的時候,但是此刻倒映在窗戶上的樣貌卻是高中生。
  然而惠理本人卻完全不在乎這個落差。在她眼前的我,明明已經不是小學四年級的學生,而是高中生,和當時相比應該已經變很多了才對呀。
  為什麼呢?是因為記憶和大腦的構造真的很奇妙嗎?
  這時……看著玻璃窗上倒影的惠理,一直凝視著同樣映在玻璃窗裡的我。
  我也回望著她,於是窗裡的惠理立刻低下了頭。
  我轉頭望向惠理本人,惠理再次梳理頭髮,臉紅了起來。這種小學生的表情出現在有著高中生面孔的惠理臉上,營造出一種令人印象深刻的反差。
  「你要不要看我的繃帶?」
  「啊……嗯。」
  惠理把棉被推到一旁,貼布的味道隨著棉被揚起的風撲鼻而來。
  「你看。」
  她掀起睡衣的下襬,露出從腳踝到腳尖都纏著繃帶的腳。我看著她的腳,問道:
  「妳還好嗎?」
  「不要緊。撞到的地方比較痛。」
  惠理一邊說,一邊摸著她的右大腿。
  撞到大腿嗎?那怎麼得了。
  「然後啊……」
  惠理接著說。
  「我這隻手上也纏著繃帶對吧?這裡擦傷超嚴重的。那個,然後啊,都沒有消毒唷,只有敷一張膠布而已。醫生說現在都這樣處理,這叫做溼潤療創,這樣才不會留下疤痕。真的嗎?好厲害唷。這就是醫學的進步對吧。」
  她像連珠砲似地高聲說。
  我有點被她的氣勢給嚇到,於是一邊附和她,一邊問道:
  「妳不記得車禍當時的狀況了?」
  「嗯,完全不記得了。」
  她坦率地點頭,簡直可以用若無其事來形容。
  看來她是真的不記得了呀……
  「神樂坂同學。」
  「嗯?」
  惠理的表情中帶有一絲不安。
  「我生病了嗎?」
  「咦……為什麼這麼問?」
  「媽媽和阿姨的表情都很凝重……神樂坂同學也是。」
  惠理抱著棉被,抬起視線望著我。
  原來如此,也難怪她會感到不安啊。
  惠理的雙眼變得溼潤,臉頰泛紅,彷彿快要哭出來似的。只有小孩才會這麼害怕。我記得小時候,我也會動不動就覺得「我要死了」或「我一輩子都會這樣了」,哭個不停呢。
  「不是的。」
  我溫柔地說。
  「我們只是有點擔心妳不記得車禍的經過而已,檢查結果顯示妳身上完全沒有異狀唷。」
  「……真的嗎?」
  「嗯。」
  我用力地點頭。
  於是惠理緊繃的情緒漸漸放鬆,看起來像是漸漸感到安心。
  「嗯……」
  ──至於喪失記憶的事,現在還是先別提的好。
  醫生說,惠理目前的狀態應該是車禍的壓力所造成的暫時性狀況,不久之後就會恢復了。既然如此,那也就不用刻意提起了。
  「…………」
  惠理像抱玩偶似地抱著棉被,將一隻手伸向我。
  「……?」
  我一頭霧水地看著她,惠理則直視著我的雙眼,像是在催促著什麼。最後她似乎再也忍不住了,用細微的聲音說:
  「…………手。」
  「手?」
  聽我這麼問,惠理瞪大了雙眼──彷彿在說「你為什麼不動?」。簡直……沒錯,就像是明明按下了正確的密碼,螢幕上卻出現了錯誤訊息一樣。
  ──啊。
  就在惠理差點哭出來的同一時間,我也似乎想起了什麼。
  我趕緊握住惠理的手。
  於是惠理眼中快要潰堤的淚水,總算在千鈞一髮之際停了下來。
  她用手指揉著眼睛,同時用牽著我的手用力握住我。這個觸感,總算讓我想起來了。
  ──這麼說來,以前我們也曾經這樣啊。
  小時候,我經常和惠理像這樣手牽著手。每次惠理感到不安、寂寞,或是在我無法理解的奇怪時機下,只要是我們兩個獨處的時候,她都會這麼要求我。
  我早就忘光了。
  大概是因為當時還小,所以不覺得和惠理牽手有什麼大不了的吧。
  現在回想起來……我們以前真的這樣啊。
  惠理對我的好感,隨著她毫不客氣的手勁傳來,使我不禁感到有點緊張。
  但是惠理卻像是覺得安心無比,全身放鬆,微笑著閉上了眼。黑色的睫毛被淚水沾濕,該怎麼說呢,真是一張……純真少女的臉龐。
  ……咦……
  老實說,打從我到這裡開始,就一直有種感覺。
  那就是惠理對我的態度。
  因為我現在已經是高中生,而惠理只有小學四年級,所以我才能察覺到這一點。小孩就是這麼好懂。
  ──莫非……
  
  惠理喜歡我嗎?
  
  第3章  惠理喜歡公人唷
  
  老媽把我叫出了病房。
  「什麼事?」
  阿姨站在走廊的盡頭等我。
  「我有件事情想拜託公人。」
  「拜託我?」
  「嗯。」
  阿姨用手指將臉頰旁的頭髮往後撥,她望著我的雙眼,和惠理像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
  「我剛才和三明小姐──惠理的經紀人談過了,我們決定在她恢復記憶之前,先向學校請假,工作也暫停。」
  嗯,這也是理所當然的。
  「問題是──我們瞞不住惠理出車禍的事,應該說,其實已經上了YAHOO新聞了。」
  「真的假的!」
  ……哇,是真的。
  阿姨把她的智慧型手機給我看,螢幕上顯示著『人氣聲優花江惠理出車禍』。
  「我想雜誌社和媒體可能很快就會蜂擁而來了,但是我們不想讓媒體知道她現在的狀況,一定會引起軒然大波的。」
  「是啊……」
  我明白她很不樂見這種狀況,而且這樣對惠理一定也不好。
  「所以在惠理恢復記憶之前,我想把她藏在一個安全的地方。」
  這時,老媽說:
  「然後啊,我覺得那裡是個很好的地方。」
  聽到老媽的話,我就明白了。
  ──原來如此,清華院啊。
  那裡的確很適合藏身,媒體也絕對不會追來。
  「我知道了。我會去拜託看看的。」
  「拜託你了……」
  阿姨對我鞠躬,我趕忙阻止了她。
  阿姨平常總是開朗又充滿活力,但今天看起來卻滿臉倦容。
  我現在就打個電話給美由紀吧──就在我這麼想的時候──
  「你覺得怎樣?」
  阿姨問道。
  「見過以前的惠理之後。」
  「……感覺很怪。」
  「嗯。」
  阿姨露出苦笑,眼角有一點點魚尾紋。
  我脫口說:
  「……請問。」
  「嗯?」
  「以前的惠理真的是那樣嗎?」
  「有什麼不對嗎?」
  「不……」
  「我覺得小惠以前就是那樣啊。」
  老媽說。
  「這樣啊……」
  「怎麼了?有什麼事就說吧。」
  阿姨的表情變得很認真,她會感到好奇也是無可厚非的。
  「不,我也覺得她就是那樣。只是,呃……有些地方我現在才察覺……」
  聽見我含糊地這麼說,阿姨像是恍然大悟一般:
  「喔──喔──這樣啊,原來如此。」
  她點點頭,接著露出奸詐的眼神。
  「由現在的你來看,應該很明顯吧?」
  「…………」
  「!對、對。」
  老媽好像也察覺了,露出狡猾的笑容。
  ……超討厭的。
  「原諒我,惠理!」
  阿姨「啪」的一聲雙手合掌,接著對我說:
  
  「沒錯,惠理喜歡公人唷。」
  
  我嚇了一跳。
  但也同時覺得──
  果然是這樣啊。
  原來她喜歡我啊……
  當時的惠理。

  
  第4章  脊扁椿
  
  『……我明白事情的始末了。』
  我正在和美由紀講電話。
  這裡是醫院五樓的中庭,旁邊都沒有人。
  我坐在長凳上仰望,只見灰色的雲浮在夜空中。有點冷。
  『預計多久呢?』
  美由紀現在的態度是「九条小姐」。她剛才說她在房裡工作,我想她旁邊可能有別人在吧。
  「醫生說大概最長一個月就能恢復記憶了。」
  美由紀像是在思考什麼似地,默不作聲。
  那麼,女僕長,我先告辭了。
  電話那頭傳來一個女生的聲音。
  『辛苦了。』
  美由紀對她說。
  就在這時──
  『讓您久等了,兄長大人♡』
  美由紀脫下了「九条小姐」的面具。
  我能感受到話筒裡傳來的氛圍改變了。
  『欸,兄長大人。』
  「嗯?」
  『這是我們第一次講電話呢。』
  「喔……這麼說來還真的是呢。」
  『電話真不錯呢。不管距離再怎麼遙遠,也能覺得很近。』
  電話的確有這種功能。
  「感覺就像某種獨特的空間呢。」
  『是啊,是啊,就是這樣。』
  美由紀好像很高興。
  『就像魔法一樣。』
  「妳好浪漫喔。」
  『因為我是純真的少女。』
  她戲謔地說。
  『另外……也有一點點難過。』
  「是嗎?」
  ──啊,美由紀有點生氣。
  「對了,惠理的事怎麼樣?」
  我趕緊把話題轉回來。
  我覺得美由紀彆扭的表情似乎浮現在眼前。
  『……我知道了。畢竟她也是和本校有些淵源的人,我會想辦法的。』
  「謝啦。」
  『不過,她的傷勢沒有什麼大礙,真是萬幸。』
  美由紀的聲音裡流露出安心,看來她原本也很擔心。
  「話說回來,我真的嚇了一跳呢,她的記憶竟然回到小時候了。」
  『真的是那樣嗎?』
  「從我跟她講話的感覺看來,應該沒錯。惠理完全是當時的模樣。」
  美由紀疑惑地「喔?」了一聲,過了半晌才開口:
  『和現在的惠理大人不一樣嗎?』
  「完全不一樣。」
  『怎麼個不一樣法?』
  「比如說……」
          惠理喜歡公人唷。
  『您怎麼了?』
  「不,該怎麼說呢……她變得很坦率。」
  『坦率……』
  「對我也不會那麼兇。」
  『…………』
  美由紀陷入沉默,像是在思索著什麼。感覺想得比剛剛還要深入。
  「美由紀?」
  『……兄長大人,剛才的許可,就當我沒說過吧。』
  「為什麼!?」
  『不為什麼。』
  她的聲音像是在耍脾氣。
  「這……拜託妳啦。那傢伙要是不躲起來,真的會很麻煩的。」
  『…………』
  話筒傳來一聲不悅的嘆息。
  為什麼呢?她為什麼會突然改變心意呢?她剛才明明就很擔心呀。
  「好不好,美由紀?拜託妳!」
  『……那麼,相對地,您也要答應我一件事。』
  「什麼事?」
  『下次放假的時候,請和美由紀去約ㄏ……』
  不好意思,女僕長,我有些事情想向您確認。
  話筒那頭傳來另一個人的聲音。
  就在這一刻。
  『……會不會您聽過脊扁椿這種昆蟲呢?那種昆蟲和您如出一轍。您擁有椿象的各種特徵,尤其是沒有光澤、顏色混濁,喜歡在朽木裡鑽來鑽去的這些特性。和您說話的這段時間,對我來說是人生最大的浪費,同時也是損失。請您賠償我。總之您下輩子會投胎成椿象。』
  ……美由紀的國文造詣真好。
  
  第5章  這是怎樣。簡直就像在安撫女朋友嘛
  
  我抵達清華院時,已經是第四節快上課的時候。
  我拿著惠理的拐杖,從後座下車。
  我扶著在我之後下車的惠理,讓她用拐杖站好。
  「謝謝。」
  惠理微笑著對我道謝。
  「歡迎回來。」
  出來迎接的美由紀向我們鞠躬。
  接著,她面無表情地用責備的眼神望向惠理。
  惠理嚇了一跳。
  她躲在我背後,抓住我的手臂。
  沒錯。惠理剛和我認識的時候,就是這麼內向又怕生。我們偶爾會一起出門,而她經常這樣抓著我。
  這時,惠理因為不習慣拄拐杖而重心不穩,我立刻扶住她的腰。
  「謝、謝謝。」
  「喔。小心點喔?」
  「嗯……」
  我們互相凝視對方。美由紀的眼睛發出強光。
  「──歡迎您蒞臨清華院,花江大人。」
  聽見美由紀機械性的聲音,惠理嚇了一跳,羞紅了臉,轉向美由紀。
  「我帶您去客房。」
  美由紀轉身離開。
  
  
  客房所在的建築物離停車場很近(也就是離學校區域很遠)。
  在清華院,就算是學生的家人也不太允許留宿,因此能讓外人住的房間很少;即使如此,這裡仍是一幢很大的洋房。
  空曠的大廳,進門後正前方是一道大階梯。這讓人忍不住想起九条家的宅邸。
  「…………」
  惠理張口結舌,環視著四周。自從來到清華院,她一直都是這種表情。
  這就是庶民第一次見到這裡的反應……也就是說,她確實已經忘記了。
  「神樂坂同學,這就是你現在就讀的學校嗎?」
  「對啊。」
  「為什麼?」
  「我剛才在車上不是已經跟妳解釋過了嗎?」
  惠理面無表情地低下頭。
  「……我也要轉學來這裡。」
  她又重複了一次在車上說過的話。
  「我只會在這裡一下下而已,馬上就會回到本來的學校啦。」
  這就是我的說詞。雖然不太想說謊,但如果我不這麼說,就會很難收拾。
  「好嗎?」
  「…………」
  惠理默默地伸出手,催促我握住它。
  我握住她的手。
  我牽著她的手,平靜地等著惠理自己表示「我知道了」。
  這是怎樣?簡直就像在安撫女朋友嘛。我之前在路上看到的男朋友,都是這種感覺。
  美由紀在門口停下了腳步,將鑰匙插進鑰匙孔。
  唰!!
  發出很大的聲響。
  「就是這裡了。」
  這房間就像高級飯店的蜜月套房一樣。包括洋溢著東洋風味的沙發在內,房裡擺滿了格調十足的擺飾,還有一股令人安心的香味。
  「那麼就請您在這裡休息了。」
  美由紀鞠躬。
  「掰啦。」
  就在我也準備離開的時候──
  「你要走了嗎?」
  惠理叫住了我。
  「……我想要你再待一下。」
  惠理注視著我,從她的模樣,我可以明顯感受到她的寂寞與不安。
  把一個孩子留在這種地方,或許真的太為難她了。
  這時,耳邊隱約傳來學校的鐘聲。第四節課開始了。
  「神樂坂大人。」
  美由紀的聲音提醒了我。
  「抱歉。我得去上課了。」
  「…………」
  惠理抬頭看我,雙眼湧上淚水。
  她的眼睛就像裝著一等星一般閃亮,臉上露出獨特的表情。
  ──唔……
  在得知她喜歡我的事實之後,我才發現她的感情真的很容易懂。讓人這麼好懂,是好事嗎?我的內心不禁動搖。
  我的臉變得有點燙。糟了。這破壞力太強了。畢竟我很不習慣這種事……
  「呃……該怎麼辦呢……」
  就在我猶豫不決、不知所措的時候──忽然有一股冰冷的波動襲上我的背後。
  「────神樂坂大人。」
  那句呼喚我的聲音,比波動稍微遲一點才傳入耳中。
  我戰戰兢兢地回頭,只見美由紀正注視著我。
  她的表情雖是平常的「九条小姐」,但不知為何,她的雙腳竟在顫抖。
  難道清華院禁止談戀愛嗎?
  「我放學後就過來。」
  我試圖說服惠理。
  「只剩三小時左右而已。惠理今天那麼早起床,也很累了吧?」
  「……有一點。」
  「妳還是休息一下比較好啦。好嗎?午餐也要記得吃喔。」
  我拍拍她的頭,就像我對白亞做的那樣。
  這個動作似乎對惠理也奏效了,她像貓咪一樣瞇起眼睛,看來心情緩和許多。
  於是我便和美由紀一起走出房間。
  「…………」
  美由紀好恐怖。
  她走在我前方的背影異常安靜,很恐怖。
  明明平常只要一和我獨處,美由紀就會立刻向我撒嬌啊。
  走在奢華的走廊上,我莫名地覺得好冷。
  美由紀突然回過頭來。
  「!」
  她一步一步地逼近我──
  然後緊緊抱住我。
  「…………?」
  她的動作太過突然,我一時無法反應。
  我低頭一看,眼前是美由紀的髮旋和髮箍。上漿過的圍裙洋裝的味道撲鼻而來,身上傳來她身體柔軟的觸感。
  在寂靜無聲的走廊上,我們維持著這個姿勢大約十秒左右。
  美由紀放開了我。
  接著又像什麼事都沒發生似地,繼續往前走。
  我茫然地注視著她的背影。
  這是怎麼一回事……?
  雖然我不太明白,但剛才那種恐怖的氣氛已經幾乎消失殆盡了。
  
  第6章  惠理大人!
  
  就在下課鐘聲響起,老師離開教室的瞬間,千金小姐們立刻聚集到我的桌子旁。
  「公人大人,您今天怎麼了?」
  「您身體不舒服嗎……?」
  每個人都一臉擔心。有些千金小姐可能是自己腦補太多吧,眼中還泛著淚光。
  「啊,沒有啦……」
  怎麼辦?我又不能說出惠理的事。
  「我只是覺得有點累,所以在房裡休息了一下。不過現在已經沒事了。」
  我「啊哈哈」地笑了笑,想要輕鬆帶過,但千金小姐們卻露出更嚴肅的表情。
  「「「「「那怎麼行呢?公人大人!」」」」」
  大家蜂擁而上。
  「您必須去看醫生才行!」
  「家父是東京大學附設醫院的教授!」
  剛才眼眶泛淚的千金小姐已經哭出來了。
  「我可以靠關係聯絡到內視鏡手術最權威的豬熊教授呢!」
  「我認識明尼蘇達州的梅奧醫院的──」
  「不不不!是說,我剛剛是騙人的啦,其實我只是單純睡過頭而已!哈哈哈。」
  我慌忙地阻止了世界名醫的集結。
  千金小姐們睜大了眼睛。我原以為她們會責怪我:「這樣怎麼行呢。」
  「「「「「……真是大膽!」」」」」
  但不知為何,她們的語氣中竟然帶有一絲尊敬。
  接著,我們便前往學生餐廳吃午餐。
  麗子和愛佳在走廊上悄悄走近我。
  「……惠理大人的狀況怎麼樣?」
  麗子悄聲問。她們兩人知道我遲到的真正原因。
  「就像我在簡訊上說的,不用擔心。」
  兩人鬆了一口氣。
  「真是奇妙呢。世上竟然真的有神智回到小時候這種事……」
  「我也嚇了一跳。」
  這時,愛佳說:
  「花江同學小時候是什麼樣子啊?」
  美由紀也問過一樣的問題呢。我回答相同的答案。
  「跟現在不一樣,小時候的她很坦率。」
  「「坦率?」」
  兩人異口同聲地說。
  「什麼?」
  「沒、沒有。」
  「沒什麼。」
  兩人同時搖頭。
  「呃……她對公人大人的態度也一樣嗎?」
  麗子帶著有些嚴肅的神情問道。為什麼呢?這個提問順序和美由紀那時候好像喔。
  我想起惠理剛才的態度,難為情地抓抓臉頰。
  「呃──嗯。」
  她們兩人──突然安靜了下來。
  「……怎麼了?」
  「什麼怎麼了,對公人坦率,不就表示──姆唔!?」
  「沒事!」
  麗子迅速地摀住愛佳的嘴巴。
  「可是……」
  「什麼事都沒有!是不是呀,愛佳大人?」
  愛佳像鐵皮玩具般僵硬點頭。
  「總之,我非常擔心惠理大人的狀況,希望近期可以見到她。」
  麗子燦笑。
  不知道為什麼,麗子這個一如往常的笑容,完全沒有帶給我溫暖的感覺。
  
  
  事情發生在我們在學生餐廳吃飯的時候。
  我發現門口似乎出現了什麼騷動,轉頭一看──惠理就在那兒。
  她拄著拐杖,滿臉不安地東張西望,看起來就像在找人。
  「惠理大人。」
  「是惠理大人呢。」
  千金小姐們說。
  我離開座位,走向惠理。
  惠理一發現我,便露出燦爛的笑容。
  「妳別亂動。」
  我阻止試圖連忙走向我的惠理,靠近她。
  「妳為什麼會在這裡……?」
  就在她有點猶豫地準備回答我的問題時──
  「「「「「惠理大人!」」」」」
  班上同學從我身後湧上來,圍住了惠理。
  「好久不見了!」
  「您什麼時候來的?」
  千金小姐們紛紛問道,眼睛閃閃發亮。
  由於惠理是「庶民女孩文化」的老師,再加上她本來就具有明星的氣質,因此備受千金小姐們的愛戴。同時也由於她們的愛戴太過火,最後引發了惠理之亂;而被信徒們硬推上首領地位的惠理,甚至遭到打屁股的處罰。
  在那之後,惠理依然擁有超高的人氣。
  「您的傷是怎麼一回事!?」
  「真是太可憐了……!」
  圍著惠理的千金小姐們妳一言我一語地對她說。
  惠理陷入混亂,張口結舌,眼看就快要哭出來了。
  在千金小姐們發現這個異狀之前──
  「啊,抱歉。」
  我插話道。
  「好了,惠理,我們走吧──抱歉,我有點話要和這傢伙說。」
  我一邊乾笑著向大家鞠躬示意,一邊走出餐廳。
  「妳為什麼要來這裡?」
  走出餐廳後,我問她。
  「妳想吃東西嗎?」
  惠理搖頭。
  「我在房間吃過了。」
  「那為什麼呢?」
  惠理沒有回答,只是──
  「……對不起。」
  向我道歉。
  我不忍心再追問下去。
  「總之妳先回房間吧。」
  「神樂坂同學。」
  「嗯?」
  「神樂坂同學也有自己的房間對吧?」
  「對啊,在宿舍。」
  「我想去那裡。」
  惠理仰望著我,像是在說:「不行嗎?」她的表情就像個感到寂寞的孩子。
  「…………」
  我的房間完全保留了以前老家的庶民房間樣式,是小四的惠理也很熟悉的空間。
  她在那裡應該會比較安心吧。
  「我知道了。那妳要乖乖在那裡等到我放學唷?」
  惠理瞬間變得容光煥發。
  「嗯。」
  她一臉開心地頷首。
  
  當時的我或許早就該預料到,惠理在房間等待的時候,一定會發現那個吧。 


以上就是《我被綁架到貴族女校當「庶民樣本」10》的相關介紹啦!!

讀者們絕對不要忘記出書日期是8/19下星期五8/19!!!!

創作者介紹

東立小說官方部落格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訪客
  • 請問限定版有雙封面嗎 還是兩個版本都要買?
  • 限定版跟普通版封面不同
    兩版都只有一個封面喔^^

    TongliNV 於 2016/08/11 10:25 回覆

  • 訪客
  • 還有請問通路的平凡職業限定幾號上市....怕買不到
  • 8/12喔^^

    TongliNV 於 2016/08/11 10:24 回覆

  • 訪客
  • OK 只要解釋清楚版本不同跟日期 一定會買的啦
  • 感謝支持啦!!!!XDD

    TongliNV 於 2016/08/12 08:30 回覆

  • Rider
  • 請問普通版什麼時候上市?今天去書店撲了個空....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