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職試閱  

嗚嗚嗚.....來到漫博試閱最後一天了......

小編不免有些感傷。不過呢,攻擊還是不減威力的!!!

下個禮拜就是漫博了喔!!!大家應該也已經被試閱給挑起興致了吧!!!

今天要提供的作品正是大家期待已久的《平凡職業造就世界最強2》

月與始終於回到地面,兩人正正要前往樹海時,卻發現一隻兔子正被魔物攻擊!?

始打倒了魔物,順便解救了兔子──希雅。

沒想到從此被希雅纏上!?甚至被請求去拯救她的族人?

與新夥伴的邂逅,將會帶給始跟月怎麼樣的新衝擊呢?

別忘了本書還有精采的特典喔!!

詳情請見全都想買的8月特典!!!!


 

  始與月互視一眼後頷首,踏上通道。由於眼前完全沒有岔路,兩人沿著通道筆直前進。
  雖然途中遇到幾扇施有封印的門與陷阱,但奧爾庫司的戒指出現反應並一一擅自化解。原本還很警戒的兩人,就這樣一路平安地前進,幾乎到達放空的地步,最後……終於看見光芒。
  那是戶外傳來的光線,是陽光!是始睽違了好幾個月,月甚至等待了三百年才見到的光芒。
  始與月看到光線的瞬間,不由自主地停下腳步面面相覷。接著,兩人都無法克制情感湧現般地綻放出笑容,同時邁開步伐奔向渴求已久的陽光。
  愈接近光源,光線就愈燦爛,還伴隨著迎面而來的風,蘊含其中的不是深淵那股混濁的空氣,是清涼且新鮮至極的風。始從未像現在這麼瞭解『空氣很好』這個形容詞,他和月一起奔向光線……
  衝到盼望已久的地面。
  那裡是對地面上人們來說宛如地獄的刑場。斷崖下面棲息著許多窮凶惡極的魔物,儘管在這裡的環境條件下幾乎無法施展魔法,魔物們卻強悍到足以突破如此限制。峽谷的平均深度為一‧二公里,最小寬度達九百公尺,最大寬度甚至達八公里。這裡被人稱為大地的傷痕,西邊延伸至【古盧恩大沙漠】,東邊蔓延至【哈爾崔那樹海】,硬生生地將大地切成南北兩段。
  人們稱此處為【萊森大峽谷】。
  而始與月就身處【萊森大峽谷】谷底的某個洞窟入口。儘管位在地底,璀璨溫暖的陽光仍從頭頂上灑落,風夾雜著大地的氣息輕搔鼻腔。
  無論這是哪裡,唯一可以確定的就是地面上。
  始與月傻愣愣地仰望頭頂上的太陽,緩緩露出柔和的笑容。連向來面無表情的月,也漾起任誰都能一看就明白的笑容。
  「……我們……回來了……」
  「……嗯!」
  如此低喃的始,嗓音裡蘊含各式各樣……真的是各式各樣的情緒;月也回以飽含力量的附和。或許是這簡短的交談,讓回到地面的感動終於湧上,始與月總算挪開凝視太陽的視線望向對方,接著卯足了勁緊抱彼此,發自靈魂地叫喊出聲:
  「太好了啊啊啊啊──!!我們回來了喔喔喔喔喔!!」
  「嗯──!!」
  始緊擁住嬌小的月不斷轉圈,使得這塊人稱「地獄」的地方,響徹絲毫不相襯的開朗笑聲。儘管途中踢到地面突起而絆倒,兩人仍對這樣的失敗一笑置之,直接呈現大字形躺在地上「哈哈哈哈」、「嘻嘻嘻嘻」地相視笑著。
  當兩人總算收起笑聲時……
  已經遭到魔物包圍。
  在四面八方傳來魔物們的嚎叫聲中,始緩緩起身,在嘆息的同時埋怨道:
  「唉,都是些不解風情的傢伙!讓我再享受一下這種感動的餘韻也好嘛!」
  他抽出多納爾&休拉克,歪頭說:「這麼說來,我記得這裡好像不能使用魔法吧?」被召喚來這裡沒多久時,他曾非常勤勉學習,因此牢記著【萊森大峽谷】的最大特徵。
  「……魔力會遭到分解,但是別擔心。」
  【萊森大峽谷】不能使用魔法的原因,就是發動魔法後,蘊藏其中的魔力會遭到分解四散,當然,月的魔法也不例外。
  但是她身為吸血姬,曾經以世界最強者之一的名聲享譽盛名,體內本身就擁有最高階的魔力,現在又持有外加的魔力槽──『魔晶石系列』。
  也就是說,就算大峽谷擁有這種特性,她只要施展一時之間分解不完的強大魔力,一口氣殲滅所有魔物就行了。
  看見月士氣高昂,說著豪爽至極的話語,始苦笑問道:
  「妳想用蠻力解決……效率是多少?」
  「……嗯……十倍左右。」
  看來,就算要施展初級魔法,仍必須動用上級魔法等級的魔力,射程似乎也會變得相當短。
  「唉~既然如此,就讓我來處理吧,月只要保護好自己就行了。」
  「唔……但是……」
  「這裡是魔法使的地獄門吧?正好適合我一展長才,交給我吧。」
  「……嗯……我知道了。」
  月不太情願地退後,畢竟好不容易回到地面上,第一場戰鬥竟然不能派上用場,讓她不太能接受。這似乎傷了月的自尊,她正嘟著嘴唇鬧彆扭。
  這樣的月讓始胸口微微一震,同時不疾不徐地舉起多納爾開始射擊。他看也沒看向對方,以非常自然的動作將槍口對準一隻魔物後,同樣極其自然地扣下扳機。
  他的動作太不突兀,讓包圍住他們的魔物難以察覺,其中一隻魔物根本來不及抵抗就爆頭死亡。耳邊只留下槍聲的餘韻,讓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的魔物僵立在原地。
  確實,只要使出近十倍的魔力,就算身在此處也能夠使用等同電磁砲命脈的技能『纏雷』。始的視線掃過魔物一圈後,露出未將牠們放在眼裡的笑容。
  「那麼,深淵的魔物和你們比起來是誰比較強呢……就讓我來試試看吧?」
  他右腿往前踏,讓身體側一邊的同時稍微放低腰部,將雙槍高舉在胸前交錯呈十字,裝有義手的左肘突出,這隻手握著的休拉克略低於多納爾。槍口一前一後,左臂的內藏裝置則保持能夠隨時應付任何突發狀況的狀態。始在深淵裡鑽研到幾近昏死過去的程度,得出的結果就是「槍=肩膀」。
  始擺好戰鬥架式,眼中浮現猛烈殺意。那是宛如永凍土般冰冷,如深淵般深沉的瞳孔。
  瞧見這對眼瞳的魔物們,都下意識地倒退一步,應該是憑本能察覺到,眼前是自己難以匹敵的『怪物』。
  始的周身散發出駭人的壓迫感,強烈的程度到達一般人可能會嚇昏的地步。終於有一隻魔物耐不住緊張感,咆哮著撲了過來。
  「吼啊啊啊啊啊!!」
  但是,在「砰」地響徹大地的槍聲響起的同時,一道紅色閃光奔馳而出,讓那隻魔物別說閃避了,根本連反應都來不及,頭顱就被炸得粉碎。頭顱消失的魔物屍骸,就這樣軟倒在地。多納爾的槍口升起裊裊白煙,白煙後方的始看也不看那可憐的魔物一眼,殺意的奔流已經竄向所有擋路的障礙!
  接下來的發展已經稱不上戰鬥,而是單方面的虐殺。
  沒有一隻魔物成功逃走,屍骸遍地,各個都理所當然似地失去了頭顱。每當峽谷裡響起清脆的炸裂聲,魔物的嚎叫聲就以一定比例減少,當峽谷內遍地堆滿了魔物屍骸時,始所花的時間根本不到五分鐘。
  始俐落地甩著多納爾&休拉克放回大腿的槍套裡,微微側首望向堆積如山的屍骸。
  月小跑步地來到他身邊。
  「……怎麼了嗎?」
  「不,我只是覺得不過癮而已……以前聽說萊森大峽谷的魔物窮凶惡極,所以我在想,真正厲害的會不會在其他地方出沒?」
  「……這只是因為始是怪物。」
  「妳說得真過分,不過,或許是因為深淵的魔物太強的關係吧?」
  語畢,始聳聳肩,彷彿失去興趣般,將視線從魔物屍骸上挪開,仰望峽谷的斷崖峭壁。
  「接下來,想爬的話這座峭壁應該爬得上去……妳打算怎麼辦?萊森大峽谷可是有七大迷宮的地方。反正現在機會難得,不如我們就往樹海的方向探索吧?」
  「……為什麼要選樹海?」
  「畢竟妳也不想離開峽谷後,直接遇上沙漠吧?如果挑樹海這條路線,似乎能夠比較快找到城鎮。」
  「……嗯,確實是如此。」
  月認同地對始的提議點點頭。從魔物這麼弱這點來看,這個峽谷應該不是傳說中的迷宮,既然如此,極有可能還有其他通往迷宮的入口。雖然使用始的『空力』或月的風系魔法可以越過這座峭壁,但無論選擇哪種方法,他們還是得在【萊森大峽谷】中探索一番,因此她想不到什麼反對的理由。
  始朝嵌在中指的『寶物庫』灌注魔力,取出魔力驅動二輪車『休鈦弗』。這部車是黑色的美式重機,形體相當巨大。與地球的汽油型不同,這部二輪車的動力並非源自於燃料,而是透過魔力的直接操作,驅動車輪相關機構,行駛時的聲音就像電動車一樣安靜。
  雖然始認為有引擎聲比較浪漫,不過他對引擎構造只有非常粗淺的瞭解,所以沒辦法重現。順道一提,這部車是透過魔力量增減控制速度的,但魔力效率在【萊森大峽谷】中會差到谷底,因此不能使用太久吧。
  始姿態颯爽地跨過休鈦弗,月則輕巧地跳上後座,側坐著環抱住始的腰。始溫柔地拍拍月環在腹部的手後,灌注魔力以催動休鈦弗。
  【萊森大峽谷】基本上就是往東西兩側筆直延伸的斷崖,所以路上幾乎看不到任何岔路,一心一意地沿著道路前進就能到達樹海。
  始與月都不擔心迷路,他們邊留意著是否有類似迷宮入口的地方,邊輕快地騎著休鈦弗。由於休鈦弗的底盤裝有鍊成機構,因此無論路面多麼崎嶇,都能夠一邊整平地面一邊行駛。一般來說,谷底的道路對非越野規格的美式重機來說相當難跑,但這段路程卻相當輕鬆。
  「真舒服啊,月。」
  「……嗯,非常舒服。」
  始與月迎面破風的同時,盡情享受陽光、夾雜泥土氣息的空氣與專屬他們的兜風樂趣。月將頭輕靠在始的背部,露出幸福的表情。然而,就算是這種享樂的時光,始的手部仍忙碌不已地舉槍,射向襲來的魔物,一次也沒落空,將魔物群打得鳥獸散。
  騎著休鈦弗繼續行進一段時間後,不遠處傳來魔物的咆哮,聲線中散發出非比尋常的壓迫感,至少可以感受得出,對方的實力與谷底的魔物宛如天壤之別。估計不到三十秒就會遇上吧?
  始繼續騎著休鈦弗,繞過崖邊的大彎道之後,果然看見另一端出現一隻大型魔物。長相神似曾經在深淵遇見的暴龍,唯一的不同之處在於眼前這隻有兩顆頭,是隻雙頭暴龍。
  然而,令他在意的並非雙頭暴龍本身,而是在牠腳邊跳步逃竄的少女,她的頭上長著兔耳,一臉快哭出來似的。
  意料之外的人物登場,讓始停下休鈦弗,不禁懷疑起自己的雙眼。
  「……那是什麼?」
  「……兔人族?」
  「她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兔人族都住在谷底嗎?」
  「……我沒聽說過這件事情。」
  「難道是那個原因?她犯了罪所以被丟到這裡?畢竟萊森大峽谷的名氣,也有一部分來自於它是很方便的刑場吧?」
  「……嗯,壞兔子?」
  始與月歪著頭,以眼角餘光旁觀四處逃竄卻甩不掉暴龍的兔耳少女,悠悠哉哉地聊天,似乎不打算出手相助。但是他們並不是因為【萊森大峽谷】在這個世界屬於一種行刑方式,才將兔耳少女當成罪犯,不幫助她,單純是因為對方是陌生人,感覺很麻煩且沒興趣罷了。
  始已經徹底變了個人。如果是以前的他,不管自己幫不幫得了,至少還是會展現出一絲想幫助對方的態度。
  這與當初遇到月的情況不同。他對兔耳少女毫無共鳴,也找不到幫她的好處,打動不了始的心。若每次聽到有人求救都得有所反應就會沒完沒了。這個世界對始來說如同牢獄,他已經決定,除了少部分例外,其他存在於這座牢獄中的事物全都可以見死不救。
  然而,兔耳少女似乎也發現了正悠閒談話的始與月。當她被雙頭暴龍擊飛到岩石後方時,儘管趴跪在地,仍舊狼狽不堪地繼續逃跑,凝視著始與月。
  雙頭暴龍再度揮舞爪子,將她連岩石一起擊飛。兔耳少女滾落地面,倔強地再度猛然逃跑……往始與月的方向。
  即便雙方之間有一段距離,但兔耳少女使盡吃奶力氣吼出的聲音,貫徹整個峽谷,傳到始與月的耳裡。
  「找到了!!終於找到你了~~!救救我~!咿咿咿咿咿,我會死掉!我真的會死掉!救救我~拜託你~!」
  她淚流滿面,表情皺成一團,拚命地跑過來,緊追在後的雙頭暴龍正準備一口吞掉她,再這樣下去,兔耳少女在跑到始與月這裡之前就會被魔物吞下肚了吧。
  對方都已經直接開口向自己求助了,就算是始也……
  「……她說『終於找到你了』?這句話真奇怪,而且還拖著魔物過來,看來她是別扯上關係比較好的類型。」
  「……嗯,麻煩。」
  兩人似乎還是無意出手,淒厲的叫聲完全打動不了他們,甚至反而令他們感到麻煩。
  兔耳少女用拚了小命的模樣凝視始與月,在看見他們兩人挪開放在自己身上的視線後,似乎也頓悟到對方無意相助,這讓她的雙眸湧出更多的淚水。淚水的洶湧程度,令人不禁懷疑這麼多的眼淚是從哪裡湧出的。
  「等一下~不要丟~下我!拜託你們~!!」
  兔耳少女更努力地提高音量,儘管如此仍不見始有任何動作,再這樣下去,她肯定會被吃掉。
  沒錯,只要雙頭暴龍沒有將殺意轉往另一側的始與月,兔耳少女肯定會被吃掉。然而,牠卻看見了他們,進一步提高了殺意與食慾,揚起咆哮聲。
  「「唔嚕啊啊啊啊啊!!」」
  始對這份殺意相當敏感。
  「啊?」
  現在雙頭暴龍否定了他的生存,將他視為獵物。始的身體對雙頭暴龍的殺意起了反應,內心騷動不已──敵人擋住了自己的去路!那就殺死敵人吧!
  雙頭暴龍緊追在兔耳少女身後,單側頭顱張大嘴巴。兔耳少女察覺到身後的動靜瞥向後頭,看見無數顆銳利的牙齒正逼近自己,讓她的雙瞳映出絕望。「天哪,我要死在這裡了嗎……」然而下一瞬間──
  砰!!她從未聽過的俐落炸裂聲迴盪整個峽谷,有道紅色閃光穿過她因恐懼而豎起的兔耳之間,毫不留情地闖進正逼近眼前的雙頭暴龍大嘴,粉碎牠的後腦勺後直往天空奔馳。
  失去力量的單側頭顱狠狠撞上地面,慣性法則讓牠摔倒。雙頭暴龍的身體失去平衡,將大地撞出了陣陣巨響,整個身體都翻了過來。
  而這股衝擊力道再度掃飛兔耳少女,彷彿瞄準好般被轟往始的身邊。
  「呀啊啊啊啊啊──!!救、救救我~!」
  始的眼前有個朝他伸出手的兔耳少女,她的服裝破爛,不該露的地方都坦蕩蕩地露了出來,雖然她哭得極其悽慘,但只要是男人應該都會毫不猶豫地接受她的撲抱。
  「笨蛋嗎?不要臉。」
  迎接她的卻是「始式作風」──休鈦弗瞬間後退,華麗麗地閃過兔耳少女。
  「咦咦──!?」
  兔耳少女發出驚愕慘叫聲的同時,摔在始眼前的地面,發出聽起來很痛的碰撞聲。她張開雙手雙腳,趴在地上顫抖,看來儘管她沒有昏迷,全身卻痛到動不了。
  「……真是隻抱歉兔子女。」
  月透過始的肩膀望見兔耳少女的醜態,清爽地說出殘酷的感想。就在這個過程中,雙頭暴龍已經親自將殞命的頭顱咬碎,變成一隻均衡度不佳的普通單頭暴龍。
  普通暴龍的眼裡帶著激烈憤怒,揚聲咆哮,嚇得還趴在地上痙攣的兔耳少女立即跳起身。她真是意外地強壯……不,應該說是堅韌。慌張站起身的兔耳少女,再度眼泛淚光,卻以俐落到驚人的速度躲到始的背後。
  看起來就像要將眼前的狀況交給始處理。確實,只有她自己的話早就死得乾淨俐落,看在她眼裡,是始做了些什麼打倒了雙頭暴龍的其中一顆頭,因此這也是理所當然的反應……
  儘管如此,她似乎對始有種莫名的信任感。面對一個陌生人,更何況還是唾棄亞人的人類少年,一般人都會直接把魔物丟給始,獨自逃亡吧?或許是因為她認為與其自己逃走,還是待在始身旁比較安全的關係吧……
  始忽然想起少女一開始曾對他喊著「找到你了」。他和兔耳少女應該沒見過面才對,這樣的說法太可疑了。由於始對兔耳少女強行接近的行為感到煩躁,因此脫口而出的不是疑問而是惡言惡語。
  「喂,那邊那隻本身就是笑話的兔子,憑什麼擅自把我當成盾牌。妳沒有一絲為了不波及他人而決一死戰的品格嗎?」
  兔耳少女緊抓著始的衣襬,奮力地說:「我絕對不放手!」始的眼光透露出打從心底的鄙視,忍不住說出更過分的話。坐在後座的月則用掌心推著兔耳少女的臉頰,想逼她離開始。
  「我、我才沒有那種品格!而且,現在放手的話,你們會直接丟下我不管吧?」
  「這是當然的吧?我為什麼得幫助一隻素昧平生又煩死人的兔子呢?」
  「你、你竟然毫不猶豫!!說什麼當然……你應該也有良心吧?拋棄稚嫩的美少女,你不會心痛嗎?」
  「那種東西已經被我丟在深淵了,話說妳別自稱美少女啦!」
  「既、既然如此,只要你願意救我……我、我就實現你一個願望,什、什麼都可以喔?」
  雙頰泛紅的兔耳少女,抬眼望著始迫近他。狡猾,這舉動真是太狡猾了。如果不是滿臉鼻涕眼淚,其實她應該很迷人吧?事實上,近看時也可以發現,她雖然渾身髒汙,容貌卻相當端整,敢自稱美少女不是沒有道理。換作是其他男人的話,就算她渾身髒汙,就算覺得她很狡猾,說不定也會很直接地被她攻陷吧?
  但是站在她面前的不是尋常男子。
  「我不需要。妳別用那張髒臉靠近我,會弄髒我的。」
  他秉持的是毫無極限的鬼畜之道,說出口的是有違常理的殘酷言詞。
  「你、你說我髒……明明不用特別說出來的……太過分了!我鄭重抗議──」
  「唔嗄啊啊啊!」
  「咿!救、救救我──」
  兔耳少女張嘴想反駁始的瞬間,暴龍發出大聲咆哮,彷彿在怒吼著「不准無視我!」,弓起身體準備衝刺。
  兔耳少女發出悲慘的哀號聲,想強行鑽入始與月之間。或許月也對這個想搭上休鈦弗的兔耳少女感到煩躁,這次不再用手,而是用腳想踹下她。不過即使兔耳少女的臉上印上了鞋印,仍死命地抓住他們不肯放開,叫著:「我絕對不會放手的!」
  大概是這幅景象讓暴龍覺得自己被人瞧不起,睨向始等人的眼神中怒火大盛,終於邁開步伐跑了起來。
  始立即舉起槍口朝向暴龍的額頭。從瞄準到開槍之間不到一秒鐘,一道閃光隨著槍響貫穿暴龍的眉心。
  暴龍瞬間痙攣後就意外輕易地斷氣了,牠摔倒在地面,發出巨大的聲響。
  大地的震動與巨響讓兔耳少女情不自禁地發出「咦?」這種遲鈍的聲音,心驚膽顫地從始的腋下探出頭確認暴龍的末路。
  「死、死掉了……你竟然一擊就把戴黑德爾……」
  兔耳少女瞪大的雙眼顯現出驚愕,看來那隻雙頭暴龍叫做『戴黑德爾』。
  雖然嚇呆的兔耳少女凝視著戴黑德爾的屍骸渾身僵硬,但這期間不管月怎麼踹,她還是緊緊抓著始。兔耳從剛才就一直啪噠啪噠地拍打始的眼睛,讓他真的打從心底感到不爽,索性肘擊在他腋下的腦袋瓜。
  「嗚噗!?」
  兔耳少女發出呻吟聲,雙手抱頭在地上打滾,鬼叫著「我的頭~我的頭~」。始冷冷地瞥了兔耳少女一眼,就彷彿什麼事情也沒發生般,往休鈦弗注入魔力打算繼續前進。
  或許是察覺到他的動作,兔耳少女原本還在地上滾來滾去,現在卻以不得了的力道跳了起來,再度使勁抱住始的腰說:「我不會讓你逃走的!」她果真很耐打……
  「剛才謝謝你救了我!我是兔人族郝里亞的族民,我叫做希雅!總而言之,請你救救我的家人!我用最大的誠意拜託你!」
  ……而且,也很厚臉皮。
  始側眼睨向正緊緊纏著他,一臉豁出去的兔耳少女。一想到剛脫離深淵沒多久就遇上這種麻煩事,讓他不禁深深地嘆了口氣。
  自稱希雅的兔耳少女看得出始一點興趣也沒有,於是焦躁地再度大叫:
  「拜託你!拜託你!請你救救我的家人!」
  整個峽谷都迴盪著希雅近乎吼叫的懇求。看來她的家人也深陷絕境,才會這麼拚命。她認真的嗓音與表情,讓正努力想把她踹離始的月,也不由自主地停下動作。
  看著以過分賣力的態度哀求的希雅,始莫可奈何地聳聳肩。當希雅以為自己的祈求打動了他時,臉色瞬間發光,始卻……發動了『纏雷』。
  「啊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啊啪啪啪!?」
  電壓與電流經過他的調整殺不死人,只不過擁有足以讓她暫時動彈不得的威力。希雅的兔耳被電得僵直,亂糟糟的毛也都倒豎了起來。當始解除『纏雷』後,希雅便渾身痙攣地從他身上滑落。
  「嗯,該怎麼說呢?只要妳抱著必死的決心,說不定問題就會迎刃而解,加油吧!再見了,月,出發囉。」
  「嗯……」
  始在丟下超級敷衍的鼓勵(?)後,若無其事地往休鈦弗注入魔力,準備繼續前進。然而……
  「我、我不會讓你逃走的!」
  希雅宛如殭屍般爬起,抱住始的腳。這樣的毅力連始都不禁感到驚愕,不由自主地停下注入魔力的舉動。
  「……妳簡直就像殭屍一樣,我明明已經使出讓妳動不了的威力……為什麼還能動呢?我覺得有點恐怖……」
  「……嗯,毛骨悚然。」
  「唔唔,你們說那是什麼話……你們從剛才就一直用肘擊和腳攻擊我,有點太過分囉!我嚴重抗議!請你們拯救我的家人以表歉意,拜託你們了!」
  希雅怒氣沖沖之餘,竟然還突然祭出請求。她現在的狀態比始預料得還要從容,事情到了這個地步,始覺得她整個人詭異的情況已經到達光用『強壯』無法說明的地步。而且她懇求始時,帶著淚意的聲音中還夾雜著小小聲的低喃:「要是這裡搞錯的話,未來就會改變了!」這點讓他很在意。
  原本始還在思考要不要乾脆直接拖行她,逼她自行鬆手。不過,她超乎常人的強韌度,以及彷彿能預知未來般的言行,讓他產生些許興趣,因此才決定作罷。不過其實是他正想這麼做時,不知為何執著於他的兔耳少女,散發出無論他怎麼做都要死纏著他的氣勢,如此一來就會演變成很驚悚的情況……騎著車的他拖行著渾身是血卻死不肯放手的兔耳少女。
  因此束手無策的始只好決定先聽聽她怎麼說。
  「受不了,這到底是怎樣啦!總之我會聽妳說的,妳先放開。話說回來,不准若無其事地用我的外套擦臉!」
  希雅一聽到他願意傾聽便立即綻放笑臉,若無其事地拿始的外套將髒臉擦乾淨,真是不知死活的個性。始頓時火冒三丈,再度賞了她一記鐵肘,結果她立即發出「哈喲嗯!」這種奇怪的叫喊聲後蹲下。
  「你、你居然打我兩次……連我爸都沒有打過我,你竟然對我這樣的美少女一拳又一拳……難道你喜歡的是男性……所以剛才一下子就拒絕我的誘惑,一定是這──」
  聽到她那惹人發火的言論令始青筋暴出,立即高抬起腳狠狠地用腳跟砸向她的腦袋瓜。
  「妳說誰是GAY啊?煩兔子!話說回來,妳為什麼會知道那個梗?月跟妳竟然都知道,到底是從哪裡傳來的啊?算了,先不管這個,我不知道妳那個該叫誘惑還是笑話,總之我對妳的誘惑沒興趣,因為身邊有個遠比妳更高等級的美少女,都已經看到月了還大大方方想誘惑我,我真不懂妳的神經到底有多粗。」
  始邊說著邊覷向身旁的月,只見她雙手按住因始的話語變得嫣紅的雙頰,身體害羞得扭來扭去。
  長達腰際的蓬鬆金髮,在陽光照射下熠熠生輝,陶瓷娃娃般的秀麗容貌,染上羞赧的紅暈,散發出絕佳的魅力,任誰見到都會為之傾倒。
  她現在的穿著也不像剛遇見時那般鬆垮,而是前側飾有荷葉邊的純白禮服襯衫,搭配著荷葉邊黑色迷你裙,並罩著一件繡有藍線的純白長大衣,腳上則套著短靴與及膝長襪。這些都是月用奧斯卡的衣服與魔物的素材,親自修改而成的逸品,同時也是具有高耐久力的防具。
  順道一提,始穿著的是黑底紅線大衣,下半身同樣是由黑紅兩色組成,左袖的肩膀接口,則是以具有吸附性質的魔物皮製成,如此一來,當始在戰鬥時要運用『寶物庫』並露出義手時,就能夠拆下左袖──這也是月精心完成的作品。
  看見惹人憐愛的月,希雅也只能「唔」地一聲,稍微減弱了氣勢。
  畢竟情人眼裡出西施,始對兩人的容貌似乎加入了主觀意見。也就是說,客觀看來,希雅也是個不輸月的美少女。
  她擁有一頭略帶藍色的長直白髮,以及蒼穹般深邃的藍瞳。眉毛與睫毛都是白色,與白皙的肌膚相得益彰,不說話時甚至會散發出神祕感。她的四肢都很修長,兔耳與圓滾滾的蓬鬆兔尾巴擺動時,說有多可愛就有多可愛。獸人迷看到肯定會感動萬分,不自覺淚流滿面。
  最重要的是……她擁有月所沒有的東西。沒錯,希雅擁有一對非常壯麗美好的巨乳。當她全身衣物變成破破爛爛的布條時,彷彿刻意強調的傲人條件(凶器)肯定沒有受到任何衣物固定吧?因此每當她有所動作就會晃來晃去,激烈地展現存在感。這邊要特別強調,她的晃動是很有重量感的。
  簡單來說,以這些條件不難理解她對自己的容貌與身材多有信心。不如應該說,能夠面不改色嫌她煩的始才奇怪。若是他性情大變之前,說不定會高喊「兔耳~!!」,飛撲過去……
  因此自尊受傷的希雅說了絕對不能說的話……
  「但、但是……要說胸部的話還是我贏!那個女孩是洗衣板不是嗎!」
  ──是洗衣板不是嗎!
  ──是洗衣板不是嗎!
  ──是洗衣板不是嗎!
  兔耳少女不知死活的叫喊聲迴盪在整個峽谷,讓原本因害羞而忸忸怩怩的月頓時定住,任由瀏海擋住表情,搖搖晃晃地從休鈦弗下來。
  「唉~」始默默地仰天合掌。兔耳啊,安息吧……
  順道一提,月只是穿衣服顯瘦而已,實際上該有的還是有,絕對不像【萊森大峽谷】的峭壁。
  在如狼口下小動物般顫抖的兔耳邊,月低喃般的音量份外清晰。
  ──妳祈禱完了嗎?
  ──我道歉的話,妳可以原諒我嗎……
  ──…………
  ──我不想死!我不想死!
  「──『嵐帝』。」
  「啊────!!」
  突如其來的龍捲風捲起希雅,以螺旋狀的軌跡將她捲上了天空,讓她的悲鳴聲傳遍整個峽谷,十秒一到,就啪嚓地墜落在始與月的面前。
  只見希雅就像犬○家的那個人一樣頭部埋在地面裡渾身顫動。果真是個完全浪費了神祕美貌的抱歉少女。她身上本就破爛的衣服(?)受了更多損傷,儼然就只是垃圾。由於她整個人倒插在地上,因此不該看的地方都看得一清二楚,這種情景就是別人所說的「連百年戀情都會瞬間冷卻」吧?
  雖然月一滴汗也沒流,卻做出擦汗的舉動,就像在表示「幹得好!」,小跑步回到始的身邊,仰頭望著還坐在休鈦弗上的始。
  「……你喜歡大的?」
  真是令人困擾的問題。始其實是想答「YES」,但如果這麼說,他可能就得和前面那隻正在痙攣的抱歉兔子手牽手當犬○家。他可不想有這樣的遭遇。
  「……月,尺寸不是問題,最重要的是對象是誰。」
  「……」
  始不承認也不否認,選擇了曖昧的回答。真膽小啊!雖然這回答讓月瞇細了雙眼,但似乎還可以接受,便默默地坐上後座。
  始在內心冷汗直流,努力想找話題打破令人難受的沉默,卻什麼都想不到。他的LI○E CARD並沒有發揮作用。
  正當始的視線游移時,看到原本痙攣著的希雅雙手撐地,邊顫抖著身體邊拚命地要拔出頭顱,他連忙抓住這個機會,用這個話題轉移注意力。
  「那傢伙又動了……真的有夠像殭屍。我總覺得她的身體已經超越強壯這兩個字了…」
  「………………………嗯。」
  月在沉默了比平常更久的時間後,總算願意回答,讓始終於鬆了口氣,接著聽到「啵」的一聲,希雅已經拔出滿是泥巴的臉。
  「嗚嗚~我好慘啊,我根本連這種悲慘的畫面都沒看過……」
  她淚眼汪汪地拉好身上快掉下來的破布後,說著令人感到不可思議的話語,爬向始與月,看起來並不像受了很大的損傷。
  「妳的耐久力到底是怎樣?這實在不尋常……妳到底是何方神聖?」
  始向她投以懷疑的視線,希雅立刻端正地坐在始的面前,好不容易終於進入正題。她對這兩個還坐在休鈦弗上的人,露出認真無比的神情,雖說從各種角度來看都已經太遲了……
  「現在重新自我介紹一遍,我是兔人族郝里亞族的族長之女──希雅‧郝里亞,事實上……」
  將她的故事濃縮成簡單版本的話就是──
  希雅他們,這些叫做郝里亞族的兔人族之一,是隱居在【哈爾崔那樹海】的聚落,全族約一百多個人。
  兔人族擁有卓越的聽覺與隱密行動能力,但是身體條件比其他亞人低,也沒有特別強悍的地方,因此連亞人本身也將牠們視為低等族群。兔人族的個性整體來說溫厚且討厭爭端,整個聚落的人都將彼此當成家人,建立了深切的羈絆。此外,兔人族天生容貌優越,與精靈特有的美貌不同,他們的外表比較可愛,因此被帝國等抓去當奴隸時,很多人都喜歡把他們當成寵物。
  擁有如此特徵的兔人族其中之一部族,就是希雅所屬的郝里亞族,某天誕生了一位異常的女孩。兔人族基本上都擁有深藍髮色,這孩子卻是一頭透藍的白髮,還擁有亞人本應欠缺的魔力,不但能夠直接操作魔力,甚至還能使出某種特有魔法。
  這當然令族人感到百思不得其解,沒想到竟然會出現一個兔人族,不,應該說是所有亞人都不可能生得出的孩子。一般情況下,擁有與魔物相同力量的孩子出生後,肯定會遭受全族迫害。然而,生下她的是亞人中最重視親情的兔人族,也是全族一百多人都將彼此視為家人的種族。因此郝里亞族完全沒想過要丟掉這個女孩。
  但是如果被存在於樹海深處的亞人國度【費雅貝魯根】發現這個女孩的存在,她毫無疑問會慘遭行刑。因為他們與魔物之間有著不共戴天之仇,非常忌諱魔物的存在。
  郝里亞族便藏起了女孩子,十六年來悄悄地養育著她,卻在幾天前被發現了。因此整個郝里亞族就趕在她被費雅貝魯根逮捕之前遷出樹海。
  沒有歸處的他們,決定先朝向北山脈地帶前進,想著只要有山林的恩惠就能夠賴以生存。雖然那裡是未開發地區,但總比遭帝國或奴隸商逮捕還要好。
  然而,他們的冒險卻遭帝國擊潰,一離開樹海就不幸地被帝國兵發現,不曉得對方是出來巡邏還是正在訓練,總之人數多達一整個中隊的規模,使得郝里亞族只能往南逃。
  男人們為了讓婦孺逃走而殿後阻擋追兵,可是性格敦厚又愛好和平的兔人族,與會魔法且經過訓練的帝國兵之間的實力差距猶如天壤之別,回過神時已經有一半以上的族人遭到逮捕。
  他們為了避免全族滅亡而拚命地逃跑,來到【萊森大峽谷】,只能賭一把地逃入峽谷。他們想著帝國兵應該不會追進不能使用魔法的峽谷,所以想待在裡面靜待帝國兵放棄,這是在賭到底是「魔物會先襲來」還是「帝國兵會先離開」。
  帝國兵卻出乎預料地完全沒有撤退的跡象。【萊森大峽谷】的東西兩側,都有直接在懸崖上建造的樓梯,能夠通往谷底。雖然大部分的帝國兵都已經撤退,但他們派了一個小隊守在出入口,等待兔人族被魔物追趕逃出來。
  在各種情況交錯下,魔物果真來襲。已經束手無策的郝里亞族認為只能向帝國投降,不過想逃出峽谷時卻慘遭魔物包圍,只能再逃向峽谷更深處。他們就這樣在峽谷裡四處被追趕,卻不知道該逃往何處……
  「……回過神時,原本有六十人以上的家族,如今只剩下四十人左右,再這樣下去我們會滅族的,所以拜託你們!救救我的家人!」
  徹底褪去最初的抱歉模樣,兔耳少女以悲痛的表情懇求。
  聽完這段故事的始認同似地「喔~」了一聲後點點頭,看來希雅和月還有始一樣,都是這個世界的異類。她之所以這麼耐打,恐怕是藉由無意識中發動的魔力直接操作,強化了身體,和月一樣都屬於「返祖現象」。
  剛才腦中的疑雲終於清晰了些,始筆直地回望正認真凝視他的希雅,回覆她的懇求一個清清楚楚的答案:
  「我拒絕。」

 


 《平凡職業造就世界最強2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創作者介紹

東立小說官方部落格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kyou
  • 快點出吧
    錢都準備好了
  • 你好,出書日期請等待BLOG正確資訊。

    TongliNV 於 2016/08/08 08:49 回覆

  • 訪客
  • 請問通路也是11號出嗎
  • 你好,請等待BLOG正確出書資訊。

    TongliNV 於 2016/08/08 08:49 回覆

  • 志杰-SONY愛用者-
  • 期待
  • 請多支持!!

    TongliNV 於 2016/08/08 08:4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