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妹試閱  

嗨嗨嗨~~~大家好~~~~

兩個禮拜後就是漫博啦!!!小編也正式進入修羅場!!!

接下來的兩個禮拜,將有大量試閱釋出,請讀者們多多期待囉~~~

而打頭陣的正是──《如果有妹妹就好了。4》

作者認證,執筆至今腦袋最有病的一集來啦━━(゚∀゚)━━!!!

本集的主題是跨媒體製作!伊月的作品要改編成動畫了,而在此之前,他將面對漫畫化的難關……

話說這次的序章又是妹控喪●病狂了,每次看到這麼瘟腥的橋段,就讓小編聯想到出沒在OOO和XX上的妹妹複製文呢。那真是段令人會心一笑的耍廚時光……

另外,平坂読老師還有在後記提到今年二月來台辦簽名會的事情喔! 


小說家是妹控喪●病狂Ⅲ

  

  「啾啾,天亮了唷葛格。」一早,妹妹小鳥的叫聲把我從睡夢中喚醒。

  「葛格別走嘛。」我一邊揉著迷濛的睡眼,一邊抗拒妹妹棉被慫恿我繼續跟她在床上纏綿的誘惑,打開叫著「葛格不可以用力打開人家啦!」的妹妹窗簾後,妹妹太陽光線從妹妹窗戶射了進來。

  「早安,葛格。」

  「啊啊,早啊。妳今天一樣光輝燦爛呢。」

  天氣真好,今天也是絕佳的妹妹日子。

  我打開妹妹房門離開房間,一步一步踩著擁有柔軟、充滿彈性皮膚觸感的妹妹樓梯下樓來到客廳,發現早餐已經擺在妹妹餐桌上了。

  「早餐準備好了唷,葛格。」

  菜色有妹妹荷包蛋和妹妹熱狗,以及妹妹吐司和妹妹沙拉。

  在用餐前我先去了一趟盥洗室,用從妹妹水龍頭流出來的冰冷妹水洗臉。

  「清醒了嗎?葛格。」妹妹鏡子問我,我點頭回答:「嗯。」

  「葛格,快點用我擦臉!用力把葛格的液體塗抹到我全身上下吧!」

  「好啊。」

  我用妹妹毛巾把臉擦乾後,回到餐桌的妹妹椅子上。

  「葛格,請充分享用妹妹吧。」

  「我要開動了。」

  我用妹妹叉子刺穿妹妹熱狗,送進口中咀嚼。

  「討厭,人家在葛格的嘴巴裡面被咬得爛爛的了啦。」

  妹妹那入口即化的肉汁在口腔裡面漫了開來,讓我感到幸福洋溢。今天的妹妹料理也一樣是人間美味。

  接著我拿餐刀劃開妹妹荷包蛋,濃稠的半熟妹妹從中流瀉而出。荷包蛋下面有煎得金黃酥脆又多汁的妹妹培根,我同時把妹妹蛋黃和妹妹培根吃進口中。妹妹蛋黃那滑潤的滋味和妹妹培根鹹鹹的味道演奏出絕妙的和諧樂章,彷彿有兩個妹妹在我的嘴巴裡面全裸跳舞一樣。

  「我和培根美眉在葛格的口腔裡混合融為一體了!」

  「好舒服──!我們為了葛格變得更加美味了──!」

  我細細品味了口腔中妹妹們的舞蹈之後,接著在妹妹吐司塗上了滿滿的妹妹果醬享用。

  「嗚,和葛格以外的人有了肌膚之親,真是奇恥大辱。」

  「呵呵呵,忍耐一下吧吐司美眉。為了讓葛格覺得好吃,這點犧牲不算什麼。」

  「嗚,住手啦果醬!不要把我的身體搞得黏答答的!」

  妹妹果醬的濃厚滋味和口感酥脆、焦黃程度拿捏得恰到好處的妹妹吐司,兩者的組合可謂天作之合。不過才一眨眼,一塊妹妹吐司就進到了我的胃袋裡。

  吃完有著滿滿妹妹的早餐後,我換上了妹妹制服,帶著妹妹書包離開妹妹屋子。

  「「「「「路上小心,葛格!」」」」」

  我在附身在萬物上的妹妹們祝福下,踏上妹妹柏油路邁步向前。

  我充滿妹妹的一天就此展開。

  

  …………

  …………以下約三十頁的篇幅,幾乎都是在描寫這種腦袋不正常的日常生活。

  「………………………………呼…………」

  硬著頭皮看完的編輯‧土岐健次郎帶著一臉倦容嘆了一口氣,把整疊原稿放在暖爐桌上。

  一名青年,同時也是這房間的主人跪坐在土岐的正對面,默默觀察著土岐的反應。

  他的名字叫羽島伊月──職業是小說家。

  「咯咯咯,怎麼樣?」

  伊月面露比平時更加妄自尊大的笑容詢問道。

  「……還好意思問我怎麼樣。除了跟之前一樣回答『這是什麼鬼東西』以外,我還能說什麼?」

  「你說……什麼……?」

  「你幹嘛露出意外的表情……」

  伊月聽了回答後,露出一副從心底感到驚愕的樣子,土岐見狀自己也嚇了一跳。

  土岐剛剛看完的稿子,是伊月的新企劃『有妹妹的生活』序章。

  這是一部以世上萬物都變成了妹妹的莫名其妙概念展開的純愛故事,實際看過之後,土岐依然看不懂伊月究竟想表達什麼。嚴格說來,這根本不叫純愛,而是微驚悚的故事。

  伊月目前只寫出這篇序章,這份企劃尚未正式拍板定案,不過光靠企劃書無法清楚交代作品世界觀的時候,作家通常會像這樣試著先寫出序章,或者寫一段劇情緊湊的橋段當作試閱的範本。

  「…………所以這次的企劃也……?」

  伊月用低沉的嗓音詢問,土岐點了點頭說道:

  「……沒錯,不採用。」

  這幾個月來伊月嘗試提出了好幾份新作的企劃,可是卻一直被退票。

  「嗚,又失敗了……可是我下次一定會拿出驚人的妹妹小說讓你屈服的!」

  「讓我屈服又能怎麼樣,你作品該鎖定的對象是讀者不是編輯吧。」

  土岐一邊理直氣壯地糾正伊月,一邊說道。

  「……你要構思新企劃是沒什麼不好,不過比起那個,目前你應該把心思放在『妹切』上吧?別忘了還有『妹法大戰』。」

  羽島伊月現在手上有『妹妹的一切』和『妹法大戰』兩部作品同時進行,前些日子『妹妹的一切』終於決定要改編成電視動畫了。

  儘管主要製作團隊尚未決定,而且還得過一段時間才會正式發表動畫改編的消息,可是在必須處理動畫相關事務、真正開始忙碌起來以前,伊月不只要維持作品品質穩定,還得構思今後的劇情設法讓內容變得更有趣,以及把之前籠統帶過的設定整理清楚,而且也要多寫一些包括『妹法大戰』在內的原稿,以免出書的進度受到拖延,要做的事情可說是堆積如山。

  「你在胡說什麼?」

  伊月反駁了土岐的說法。

  「當然是要趁動畫化氣勢正旺的時候發表新作了,此外『妹法大戰』也要推出更有趣的故事炒熱人氣,不只是『妹切』,我要讓『羽島伊月』這個作家的名字紅遍全世界!」

  「唔……」

  伊月說得也不無道理。

  趁作者本身因為動畫化而受到關注的時候,其他作品也跟著一起炒熱人氣,確實是有效的戰略。

  「……原來你也不是腦袋空空地活在這世界上嘛。」

  「……那是什麼意思啊?」

  看到土岐露出一副深感吃驚的模樣,伊月不滿地板起面孔。

  土岐輕輕嘆了口氣說:

  「既然原因是這樣,我是不會阻止你構思新企劃啦……不過你真的可以嗎?不用我說你應該也知道,要一邊處理跨媒體製作的事務,一邊同時經營三部作品,那可是相當辛苦的。」

  伊月一聽──

  「哼,包在我身上吧!只要對妹妹心中有愛,我就無所不能!」

  伊月面露自信滿滿的笑容,斬釘截鐵地說道。

  「……你明明就沒有妹妹吧。」

  土岐雖然掛著傻眼的表情,心裡卻也浮現「說不定只要伊月對妹妹懷抱無盡的慾望,他就有源源不絕的動力哪……」這般念頭,稍微感到放心。

  雖然伊月對妹妹的愛強烈到連擔任他責編的土岐都覺得精神異常的程度,不過伊月正是憑藉著這股執著成為職業作家,並獲得一定的支持,甚至達成了小說改編動畫的成就,這些事都讓土岐深感佩服。

  伊月沒有妹妹真是太好了──

  土岐打從心底如此心想。

  

 

 

6月6日

 

  

  今天──六月六日,是羽島伊月二十一歲的生日。

  上個月伊月和三五好友舉辦驚喜派對為白川京慶生,不過伊月和那些朋友平常就是以伊月的房間做為活動的地點,就算想給他一個驚喜也很難進行準備,所以就很一般地在房間舉辦慶生會了。

  暖爐桌上有乾燒蝦仁、南北春卷、海鮮炒飯等千尋下廚親手製作的各式料理,全都是伊月最愛吃的菜色,房間裡瀰漫著令人垂涎三尺的香氣。

  不過,今天要慶祝的事情不單只有伊月的生日──

  

  「伊月前輩,生日快樂&恭喜你的小說決定要改編成電視動畫!」

  

  「「「恭喜!」」」

  那由多帶頭祝賀後,春斗、京、千尋齊聲高喊恭喜,和伊月互敲酒杯以示慶祝。

  「呼哈哈,感謝各位!為我那即將揭開序幕的新時代乾杯吧!」

  伊月心情爽快地暢飲啤酒。

  今天的啤酒是適合特別日子飲用的高級啤酒──Gouden Carolus Cuvee van de Keizer Rood

  跟他們在不破春斗『絕界的聖靈騎士』動畫第一集上映會時所喝的啤酒是同一款。

  雖然那天很遺憾結果是悲劇收場,不過今天只是慶祝動畫化的「決定」而已,類似的悲劇應該不至於重演吧。

  「噗哈……Keizer Rood果然好喝啊……」

  春斗一如要抹消掉痛苦的記憶般猛灌啤酒,笑得好不開懷。

  附帶一提,今天除了圍坐在暖爐桌旁的伊月和春斗等五人之外,在場的還有稅理士大野艾希莉和編輯土岐健次郎。

  伊月的房間不怎麼大,卻一口氣塞了七個人,難免會覺得空間擁擠。所以艾希莉坐在床上,土岐則背靠著客廳和廚房之間的門站著。

  「呵呵呵……如此一來伊月你的收入又要提高了呢,我這個稅理士又有機會大展身手了。」

  艾希莉臉上掛著詭異的笑容呵呵笑。

  「哥哥的作品真的要在電視上播放了嗎……太厲害了……」

  「就是說啊。妹控變態可以走到這一步也算很了不起了呢。」

  千尋和京針對動畫化一事說出了內心的感慨。

  「嘻嘻嘻,前輩滿二十一歲,雞雞也變得更成熟了,真期待試試它的滋味。」

  另一方面,那由多一邊喝著根汁汽水,一邊有些樂昏頭似地說道。

  雖然以前那由多只要待在伊月的房間,就算她明明沒有喝酒,也會像酩酊大醉一樣整個人洋溢著輕飄飄的幸福氣息。不過自從伊月完成『妹妹的一切』第四集原稿那段時日之後,這樣的情形更加明顯了。

  「欸,決定要改編成動畫有什麼感覺啊?」

  京提出問題後,伊月板起嚴肅的表情沉吟道:

  「這個嘛……畢竟會有這樣的結果只是純屬偶然……所以我也得意不太起來。」

  「唷,沒想到你還挺謙虛的耶。」

  伊月向心生佩服的京勾起了嘴角。

  「呼……還好啦……這只是偶然的產物……沒錯,是瞎貓碰到死耗子……本大爺我湊巧被時代給選中罷了……!」

  「啊?」

  「咯咯咯……身為偶然被賦予重大宿命的天選者,今後我會謙卑再謙卑!絕對不會得意忘形!努力達成自身的使命呼呼呼……咯咯……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嗚哇……看了好討厭……不該佩服你的。」

  「哥……」

  看到伊月那非但一點也不謙卑,甚至還得意忘形過頭,大笑得不能自已的模樣,京和千尋都傻眼了。

  「呀哈,不愧是伊月前輩!前輩才是推動新時代的人!降臨在娛樂文化業界的教世主!世界文學史的發展勢必會以羽島伊月做為分水嶺吧!」

  「呵呵呵,就好比『時代的寵兒』嗎?讓莎士比亞變成過去式的重量級人物終於誕生了呢。」

  「呼哈哈哈哈!說得好啊,再多誇獎我一點!可是拜託別叫我『時代的寵兒』,因為上一個被這麼稱呼的人最後被逮捕了啊呼哈哈哈哈!」

  被那由多和艾希莉這麼一吹捧,伊月笑得開心極了。

  「…………」

  派對裡其他六人都玩得很開心,唯獨土岐板著一張臭臉。

  「……在官方新聞出來前,動畫化的情報基本上是不可以讓局外人知道的……你卻口無遮攔地全都說出來了……」

  被土岐怒瞪的伊月,面露輕浮的笑容打哈哈道:

  「哎唷,不要在意那麼多啦,我又不是寫在部落格或推特上面!」

  「好歹反省一下吧笨蛋……!」

  春斗向眉心深鎖的土岐苦笑道:

  「說到這個,我的作品決定要改編成動畫的時候,我也一樣高興得不得了,明明被封口還是忍不住告訴伊月了呢……」

  「不破老師也半斤八兩嗎……真是的……」

  土岐唉聲嘆氣地這麼說。

  「……算了,反正絕大部分的作家在知道作品要動畫化後,好像都會忍不住立刻告訴別人的樣子……雖然那個心情我是可以理解啦……」

  在推特等平台上,當有人宣布自己的作品要改編成動畫時,其他作家往往會留言獻上祝福。雖然這樣的畫面並不算少見,可是大部分的情況而言,獻上祝福的作家通常早就知道那個情報了。假如他們在官方消息出來前都不知道有那麼一回事,在聽說的當下肯定連羨慕和嫉妒都來不及了,才不可能留言祝福。正因為事前早就聽說過消息,他們才能懷著已經平靜下來的心情送上「恭喜!」這種心口不一的祝福。(※編註:此乃作者個人的見解。)

  「呼哈哈沒錯!作家怎麼可能保守得了秘密!所以你就不要斤斤計較了!」

  伊月笑著說出這段有問題的發言。

  「我說你毫無反省之意就算了,還那麼大言不慚,這才是最教人不爽的地方啦!」

  土岐沒好氣地嚷嚷後,一口氣喝乾了啤酒。

  「咯咯咯,今後也要幫我忙喔,健健。」

  伊月為土岐的玻璃杯斟酒。

  「哼……不用你叮嚀我也會好人做到底的啦……別說我沒警告你以後會愈來愈忙……先做好心理準備吧。」

  土岐也一邊這麼說,一邊幫伊月倒啤酒。

  注意著兩人互動的京開口說道:

  「……伊月和土岐先生雖然很愛鬥嘴,其實感情很好嘛。作家和編輯都像他們這樣嗎?」

  春斗和那由多回答了這個問題:

  「嗯……我和責編說話是不會像他們那樣不客氣啦……彼此都還會使用敬語呢。」

  「我和責編也都使用敬語,基本上我們連出來見面討論的次數都很少。」

  「像土岐先生一樣會特地參加旗下作家慶生會的編輯算是挺稀有的吧,雖然這房間離編輯部很近也是原因之一啦。」

  「哦,原來是這樣啊。」

  聽了兩人的分享,京興致盎然地點頭。

  「小京,妳該不會有興趣想當編輯吧?」

  「有一點點啦……」

  京回答春斗的問題後,那由多眼睛一亮說道:

  「有興趣的話就務必成為編輯!如果京姊能來當我的責編那就太好了!」

  京露出苦笑。

  「嗯……可是出版社不是競爭非常激烈嗎?我應該沒那個能力吧……」

  「啊,這麼說來,我有幾個大學同學去應徵出版社的工作,可是後來都落選了。」春斗說道,不動聲色地瞅了土岐一眼。

  「……基本上……編輯都是明星大學畢業,然後從無比激烈的競爭中脫穎而出的精英份子……按理說啦……」

  春斗口中的精英份子似乎早就喝得醉醺醺的了,正在跟伊月展開激烈的唇槍舌戰。

  「所以說!你最近拿出來的企劃早就已經脫離妹萌那種次元了!」

  「好到超越了萌的境界?呼哈哈你也挺有慧根的嘛!」

  「我這不是在誇獎你!最近你寫出來的妹妹已經不是一般人所認知的妹妹了!而是某種可怕的東西!」

  「啊啊?你這傢伙竟敢說我的妹妹很可怕?也不想想自己在龍宮城跟長得很像深海魚的女人翻雲覆雨過!」

  「不、不不不要害我想起來啦混帳!掏了一大筆錢出來結果卻是一個長得跟相片完全不一樣的深海魚老太婆還不准換人害我只好硬著頭皮躺在墊子上讓自己停止思考等時間結束這樣的心情你能理解嗎!?

  「我怎麼可能理解啊大白痴!誰叫你沒事要去聲色場所!」

  「你連去都沒去過,可以不要急著否定嗎?該死的處男作家!不然這樣吧,下次我帶你一起去聲色場所玩,當作是二十一歲的紀念!」

  「不、不要鬧了,我死也不去!」

  「別那麼死腦筋了!聲色場所可是很棒的……不過只限定正派經營的地方就是了……尤其是澀谷某間我有加入會員的──」

  「閉嘴,不要說了,我不想聽!」

  「如果第一次去就直接洗泰國浴你會不好意思的話,也可以選擇洗體就好。」

  「洗體?」

  「就是清洗身體,簡稱洗體。一如字面所示,可以讓女孩子幫你洗澡。」

  「到頭來還不都是色情業!」

  「不一樣!洗體的目的不是為了射精,純粹只是享受讓女孩子幫忙洗澡的快──」

  「你、再不適可而止我就要告你性騷擾了!你這龍騎士編輯!」

  「我又不是喜歡才自願當龍騎士的!只是不想白白浪費錢才硬著頭皮幹到最後而已!」

  京、那由多、春斗用冰冷的目光注視著大聲暢談下流話題的土岐。

  「好骯髒……也不想想現場還有未成年的……」

  「……那就是從明星大學畢業,在殘酷的求職戰爭中一路過關斬將的精英份子真面目嗎……健健的雞雞怎麼不爛掉算了。」

  「算、算了啦,編輯的工作也是很辛苦的……再說土岐先生除了伊月以外,還有其他問題兒童要應付呢……偶爾因為喝醉酒而口無遮攔,就不要跟他計較那麼多了嘛……而且這世上多得是個性垃圾但工作能力一流的人,學歷跟人格本來就沒辦法畫上等號……」

  「不破先生你表面想幫他說話,結果也挺毒的嘛。」

  三人看著興沖沖地持續向伊月說明聲色場所的土岐時,那眼神就像看著垃圾一樣。

 

 

  

  酒足飯飽後,參加者分別把生日禮物送給伊月。

  春斗送的禮物是印有妹妹角色圖案的抱枕套。正面是妹妹穿著女僕服面露微笑的正常圖案,翻到背面一瞧,雖然不至於連奶頭都跑出來見人那麼誇張,不過她身上的女僕服被脫了八成左右,一臉看似因為裸露而感到羞恥,卻又好像有些暗爽的表情。

  「……這抱枕套該不會是成人遊戲特典送的吧?」

  伊月提出質疑後,春斗面露看似些許尷尬的笑容回答'

  「有什麼關係。我不是很喜歡這角色所以沒有很想要,可是又捨不得丟,我能藉這個機會處理掉,你又能得到非賣品的妹妹商品。這不是皆大歡喜嗎?」

  「……就算你這麼說,我根本不知道這遊戲是什麼啊。」

  伊月一邊露出無法釋懷的表情盯著半裸的妹妹圖案,一邊心想改天買那套遊戲回來玩玩好了。

  京送的禮物是漢字馬克杯,上面寫著一個『妹』字。

  「這是我在雜貨商店看到的,就買下來送給你了。付錢的時候挺丟臉的呢,你可要對我心懷感謝喔。」

  「噢、噢……」

  伊月一臉困惑地注視著馬克杯。

  「……雖然只要設定是妹妹,不管什麼角色我都愛……可是我對妹妹這個文字也能抱有同樣的心情嗎……我覺得我現在正受到能否邁向全新境界的考驗哪……」

  千尋送的禮物是貓頭鷹插畫的T恤。畫風和構圖都屬於普普風格,給人十分時尚的感覺。

  「喔喔!這個讚!」

  「太好了,哥哥喜歡就好。」千尋一臉嬌羞。

  「……料子也挺實在的耶,這件T恤應該不便宜吧?」

  「啊,呃……我跟爸爸說想買生日禮物送給哥哥,他就給我一點零用錢了……」

  「是嗎……」聽了千尋的回答後,伊月瞬間板起面孔,把嘴巴撇成ㄟ字狀:「……話說回來,你怎麼會送T恤給我當禮物?我有說過想要嗎?」

  千尋有些愧疚似地,抬眼向露骨轉移了話題的伊月說道:

  「…………你聽了不要生氣喔?」

  「……?什麼意思?」

  千尋小心翼翼地低聲說:

  「…………因為我想說你穿這件的話,跟你走在一起就不會覺得難為情了……」

  「……原來上次去水族館的時候,你心裡想的是『跟穿這種沒品味T恤的傢伙走在一起好丟臉喔』這種念頭嗎……?」

  見伊月真的大受打擊,千尋趕忙安慰他:

  「只、只有一點點而已啦,沒關係的!還不到沒辦法忍受的程度!只要習慣就完全不會介意了!」

  「…………只要忍受……等習慣後就不會介意……」

  「啊……沒、沒關係的啦!我、我自己平常也都穿運動服,沒什麼資格批評別人!」

  「……也對啦……我跟你不一樣,不是那種連運動服都可以穿得很有型的帥哥……以後我會提醒自己走路不要走在你旁邊的……」

  「哥……」

  看到伊月鬧起彆扭說氣話,千尋難過似地露出了苦瓜臉。

  伊月見狀不禁苦笑:

  「……開玩笑的啦,改天一起去買衣服吧。」

  「咦……啊……嗯、嗯!說好了喔!」

  千尋瞬間露出燦笑,伊月也跟著面露笑容。

  「我送你的禮物是說好的健●腰帶……才怪,是這個。」

  那由多遞出繫上了緞帶的小袋子,裡頭裝的是一塊SD記憶卡。

  「這、這該不會是……!」

  伊月張大了眼睛。

  上個月京生日的時候,那由多特地為京寫了一篇小說當禮物。

  同理,這塊記憶卡裡面裝的應該是那由多專為伊月所寫的──

  「裡面是我的色情照片套圖。因為都是自拍的所以模模糊糊,不過有全裸的照片喔///

  那由多紅著臉忸忸怩怩地說道,伊月則是面無表情,大失所望似地唉聲嘆氣。

  「你、你那個反應是什麼意思!」

  「沒有啊……謝謝妳啦螃蟹公,我會好好珍藏。」

  「唔,算了。我就收回來吧,之後再補送健身●帶給你。」

  那由多向意興闌珊、用沒有抑揚頓挫的音調道謝的伊月這麼說,然後從他手中搶回了記憶卡。

  「啊……」

  那由多眼尖地發現伊月瞬間露出了遺憾的表情。

  「哎呀?前輩你剛才是不是覺得有些可惜?」

  「沒、沒有啊。」

  那由多向漲紅了臉的伊月露出賊笑:

  「想看我的色情照片就直說嘛。你很想要對不對?想要這塊滿滿地收錄了我不知羞恥模樣的記憶卡!」

  「我、我才不想要那種東西!我對健●腰帶的興趣至少多了一百倍!」

  「真的不想要嗎~?壓抑對身體健康不好喔~?你想想,這裡面有滿滿的十八歲青春肉體淫蕩下流的照片喔~?實用性一流喔~?」

  那由多挑釁似地拿著記憶卡晃來晃去。

  「……是嗎?既然妳都說成這樣了,那我就收下吧。」

  伊月突然露出認真的表情說道。

  「咦?」

  那由多睜大眼睛一臉錯愕。

  「怎麼了,螃蟹公?我說那張記憶卡我願意收下了,快點拿來。」

  「呃、呃……你是說真的嗎?」

  那由多彷彿剛才那股冷靜只是裝出來的一樣,大大地動搖了。

  「當然是真的啊。」

  伊月點點頭,那由多的臉頰瞬間漲紅。

  「但裡面是我淫蕩的照片耶?有一點……照片裡我都在做一些不太方便說給別人聽的事情……」

  「是嗎?既然妳拍得那麼辛苦。我就拿來使用吧。」

  「使、使用……要用我淫蕩的照片嗎……?」

  伊月紅著臉向一邊冷汗直流,一邊抬眼提出疑問的那由多嚴肅地點頭表示肯定。

  「把收錄了妳不知羞恥模樣的照片、那張猥褻的記憶卡交出來吧,螃蟹公!快點!」

  「可、可是,那個……」

  「怎麼了。那不是要送給我的禮物嗎?」

  「可是說不定會有什麼問題……」

  「問題?」

  「就、就是上傳性愛圖報復!最近把性愛影片或照片散播到網路上當作報復的情況不是時有所聞嗎!?要是前輩把這些照片流傳出去報復我的話,那我就慘了!」

  「……妳覺得我是會做那種齷齪事情的人嗎?」

  「我、我沒有那個意思啦……嗚嗚……」

  那由多的視線先是左右飄忽不定,然後畏畏縮縮地準備把記憶卡遞交給伊月──

  「果、果然現在還不行!」

  結果她忽然一聲大叫,雙手折斷了記憶卡。

  只見她用暖爐桌的棉被遮住了半邊的臉,怯生生地說道:

  「討厭……為什麼偏偏今天這麼強勢呢……」

  「只不過被反擊一下而已就變成縮頭烏龜,不如一開始就別來這套啊……」

  伊月雖然傻眼,卻也鬆了一口氣。對他來說,要是真的收下了那由多的色情照片,他也不知道該如何處理。

  ……既然是心儀女孩子的裸照,當然會很想要了。

  話雖如此,如果手上握著那種照片的話,肯定每天都會胡思亂想,進而影響到工作。

  「……這是哪門子的鬧劇啊。」

  看完伊月和那由多的互動後,春斗半瞇著眼睛輕聲嘆氣,京也面露複雜的表情附和:「就是說啊……」

  還沒送禮的人剩下土岐和艾希莉,可是土岐早已喝得爛醉如泥,穿著衣服以雙手抱膝的姿勢躺在沒有水的浴缸裡,所以就先不管他了。

  至於艾希莉的禮物則是……

  「不好意思,我忘記要準備生日禮物了……不過……」

  艾希莉稍微思考了一下後,慢條斯理地脫掉了襪子,接著她一邊坐在床上把赤裸裸的腳伸向伊月,一邊搖晃著手上的襪子說:

  「赤腳和襪子,葛格喜歡哪一個?」

  「喜、喜歡哪一個的意思是……?」

  伊月咕嘟一聲嚥下口水問道。

  「我可以送你剛脫下來的襪子當禮物,或者讓你舔腳。」

  「什麼……!」

  「呵呵呵……你的決定呢?葛格。」

  「妹妹的襪子和赤腳……要我從中做選擇也太沒有人性了吧……!」

  「伊月你冷靜下來啊!那個人才不是什麼妹妹,而是三十二歲的歐ㄅ……當我沒說。」

  在艾希莉冷冰冰的視線注視之下,春斗把話吞了回去。

  結果,伊月選擇了襪子。

 

 

  

  禮物送完了,生日蛋糕也吃過了,派對宣告結束。

  那由多、京、千尋、艾希莉四人先行返家,房裡只剩伊月和春斗兩人。土岐還在浴缸裡呼呼大睡。

  伊月和春斗拿剩下的料理當下酒菜,慢條斯理地品嚐啤酒。

  「……希望『妹切』可以改編成精采的動畫啊。」

  春斗喃喃說道。

  「……啊啊。」

  伊月有所感觸似地發出微弱的聲音點頭回答,語調不再像派對舉行到一半時那麼高昂。

  他真的很高興作品決定要改編成動畫。

  但高興歸高興──內心也有不安。這是在所難免的事情。

  伊月想起了土岐向他報告作品動畫化消息時候的事──

  

  「────基本上先恭喜你一聲。『妹妹的一切』已經決定要改編成電視動畫了。」

  「嗄?什麼?」伊月一時之間沒聽懂土岐那句話的意思,忍不住發出了茫然的聲音。

  「我說決定要改編成動畫了。『妹切』。」

  「…………真的假的?」

  「真的。」

  決定要改編成動畫──等伊月細細咀嚼這句話的含意,大腦徹底理解之後──

  「呼……」

  他臉上自然而然地綻放出了笑容。

  「呼呼呼呼……呼哈哈哈哈哈!是嗎……我終於也要加入動畫化作家的行列嗎?看來接下來就是我的時代了啊呼哈哈哈哈哈!」

  一如要向樂昏頭的伊月澆冷水般,土岐賣關子似地說道:

  「……啊……本來我還很猶豫要不要告訴你這件事情的,不過看你那得意忘形的樣子,還是告訴你好了……」

  「啊啊?什麼東西啊?」

  「……其實這次本來是要選其他作品改編成動畫的。」

  「…………」

  伊月的臉色瞬間沉了下來。

  「……那部作品是我們文庫出的戀愛喜劇。可是在動畫化拍板定案之前所推出的續集,銷售量突然暴跌。」

  雖然伊月從這個情報推測出土岐口中的作品是哪一部,不過那不是現在的重點,所以他保持沉默等土岐把話說完。

  「……就算把那部作品改編成動畫,暢銷的可能性也非常低。問題是各個合作公司的調整已經開始了,如果現在才喊卡取消計畫,以後我們家的作品如果想推動畫化企劃,在各方面恐怕都會遇到困難。」

  「……所以就選了銷售量雖然沒比那個作品亮眼,可是還算馬馬虎虎的『妹切』當作備胎推上檯面嗎?」

  土岐默默不語地承認。

  「……我就覺得奇怪,我的作品如果要動畫化,按理說也是『妹法大戰』的可能性比較高……原來是這麼一回事……」

  土岐刻意用談公事般的態度,向語氣沉重的伊月開口說道:

  「一如我剛才所言,這次的動畫化企劃原本是為其他作品安排的,所以劇組大致都已經底定了。」

  「劇組?」

  「就是贊助商、放送局、製作公司等合作對象。換言之也就是『製作委員會』。參加製作的製作團隊和配音陣容、演唱主題曲的歌手、預算、表現的尺度等各種事項會視委員會的編成而有所不同。」

  「…………」

  「這麼說吧,這次的劇組是依照其他作品需要編制而成的,而非『妹切』。所以或許有些地方會不合你的意──不對,或許可以說幾乎沒有地方能夠如你所願。建立好這樣的認知後,你仔細聽好了──」

  「…………」

  「雖說已經決定要改編動畫了,不過嚴格說來,還不算完全決定。」

  「什麼……?」

  「還需要原作者的同意,少了這個就無法讓企劃正式啟動。」

  「…………」

  「換句話說──現在你還來得及拒絕動畫化。」

  土岐直視著伊月的眼睛說道。

  他的眼神充滿了百分之百的誠意。

  一般來說,責任編輯不太可能會跟作家提出「現在還來得及拒絕動畫化」之類的建議。一旦出版社決定要推行動畫化的企劃,身為一介員工的編輯,他的工作就是說服作家配合,好讓企劃順利進行下去。

  「……已經有不破老師『聖靈騎士』的前例在先。你也知道,改編成動畫不見得都是好事。不僅如此,動畫化甚至成了直接性或間接性的因素,讓許多創作者從此一蹶不振。這次的情況尤其特殊,和一般的動畫化相比,結果會不如原作者預期的風險很高。即使知道了這些,你還是──」

  「我願意動畫化。」

  不等土岐把話說完,伊月定睛直視他的雙眼,斬釘截鐵地這麼說。

  然後──

  「……有個問題我很好奇,如果我拒絕動畫化的話,會怎麼樣?」

  「……應該會選其他戀愛喜劇作品改編動畫──嗯……我猜『輝戀』或『風君』會雀屏中選吧。」

  土岐淡淡地回答道。這兩部都是銷售量跟『妹妹的一切』差不多的作品。

  「果然……有其他備胎嗎?」

  伊月咬牙似地喃喃說道,臉上掛起了凶狠的笑容。

  「……正合我意。」

  「什麼?」

  「我希望『妹切』的動畫化企劃可以繼續做下去……無論結果是好是壞,一定有什麼景色是必須先踏入動畫化的境界才能見識到的。我也想瞧瞧春斗和『那個人』所見識過的東西。我非看不可。」

  ──為了讓還沒達到無可取代的境界,只是一位隨隨便便就能找到替代品撤換作家的自己更上一層樓。

  「……是嗎?」

  土岐面有難色地嘆了一小口氣後,擠出一抹淺笑。

  「好吧,沒辦法。既然你這麼堅持,我這個責編就捨命陪君子吧。」

  「呼……我就信任你吧。」

  伊月狂妄地笑了。

  

  於是,在原作者伊月的同意之下,『妹妹的一切』的動畫化正式拍板定案了,但──

  他當時畢竟才剛聽完動畫化的事情,不是可以冷靜思考的狀態。

  等土岐離開,一晚過去、一天過去,隨著時間不斷流逝,不安漸漸膨脹得比興奮的情緒更大。

  一如要掩飾內心的不安般,伊月這幾天一直刻意表現出神采飛揚的樣子。

  可是就算他有辦法在千尋、京、艾希莉、土岐還有那由多面前嘻皮笑臉,內心終究是偽裝不來的。

  只有在以現在進行式品嚐作品動畫化失敗滋味的春斗面前,伊月才敢毫不保留地表現出內心中的不安。

  「……我希望你的作品可以改編成精彩的動畫。不騙你,真的由衷希望。」

  春斗再一次強調。

  「……真的嗎?」

  伊月向這樣的春斗詢問道。

  「嗯?什麼意思?」

  「……假如『妹切』的動畫版受到上天保佑,改編出來的品質非常優秀……可是你的聖靈騎士的動畫卻……怎麼說……感覺很那個的話……」

  「啊~你想說明明我的動畫改得像一團大便,而你的動畫卻大成功,我會不會心有不甘或嫉妒,沒辦法由衷祝福你嗎?」

  「……嗯。」

  想說的話被猜個正著,伊月微微點頭。

  於是,春斗輕輕地笑了一聲回答:

  

  「當然會啊──我會嫉妒。」

  

  然後用聽似爽快的語調,坦蕩蕩地承認。

  「……果然會嗎?」

  「是啊。實際的心情會如何,得等那個時候才會知道,不過我猜我自己一定會懊惱、嫉妒得不得了吧。滿腦子都會想──為什麼我的那麼爛,而你的卻那麼成功。」

  「不過──」春斗繼續接著往下說:「……話雖如此,我還是希望你的作品能改編成好動畫。不只是你的『妹切』……我希望今後所有跨媒體製作的小說、漫畫、電玩遊戲、作者,還有粉絲大家都能得到幸福。就讓『絕界的聖靈騎士』成為最後一部悲慘的動畫化作品吧……當然,天底下不可能會有那麼美好的事情,我想像大便一樣的跨媒體製作產物還是會源源不絕地出現,也會造就許多因此大受打擊的作家和難過的支持者吧……」

  即使如此,讓我祈禱一下也不會怎樣吧──春斗如此心想。

  希望所有的作品、作者、相關人士以及支持者每個人,都能感到幸福的美好未來總有一天會到來──擁有這樣的夢想也沒什麼不可以吧。

  每個禮拜動畫播放之後,就會被捲入無情的毀謗和謾罵風暴之中的春斗,打從心底如此認為。

  伊月一臉認真地聽完春斗的話後,喃喃地迸出了一句話:

  「…………你還真是一個好人啊。」

  「是吧?」

  春斗像在掩飾難為情一樣笑了出來,把杯子裡剩餘的啤酒一飲而盡。

  

  春斗打道回府後,伊月立刻就睡著了。

  隔天早上,以奇怪的姿勢在浴缸睡了一整晚的土岐健次郎,拖著全身關節痠痛的身體,帶著一身的酒臭和皺巴巴的西裝直接去公司上班了,不過這對編輯來說是家常便飯,所以並沒有受到上司責罵。

 

 

  

  同一時刻──

  「嗚~~~喵~~~!我~~搞~~砸~~了~~~~!」

  可兒那由多回到暫時居住的飯店,全身脫得光溜溜,躺在床上翻來覆去地哀嚎。

  她本來想拿裝了自己色情照片的記憶卡送給伊月當作生日禮物,最後卻覺得丟臉而自行把記憶卡折斷了。

  她一直以為自己不介意被伊月看到淫亂羞恥的模樣,甚至真心希望伊月能拿她的裸體當作性幻想的對象打手槍,所以完全沒料到一旦真的要送時,自己會表現得那麼怯懦。

  差不多兩個禮拜前,伊月和那由多工作都告一段落,兩人和春斗一起吃過飯,然後玩了『從前從前』這款桌遊。

  當時那由多抵擋不了睡魔的侵襲,躺在伊月的床上睡著了,不過她並沒有睡得很熟的樣子,沒多久就被伊月和春斗的談話聲吵醒。

  一開始因為腦袋昏昏沉沉的關係,所以大部分的對話內容都是左耳進右耳出,但……

  

  ──啊,好啦好啦,我承認就是了。我喜歡螃蟹公。

  

  直到聽見這句話後,那由多的睡意完全消失了。

  伊月好像很喜歡那由多的樣子。喜歡歸喜歡,現在他的立場還無法與那由多平起平坐,所以他不會跟那由多交往。等到哪天他成了能跟那由多相提並論的一號人物,他就會主動向那由多告白──

  聽到了伊月的內心話,那由多發現自己的身體燙到像要燃燒起來一樣。

  伊月不是單純的妹控喪●病狂和唯我獨尊的自大狂,實際上他很認真,而且懷有滿腔的熱血,這種事情那由多當然早就知道了。不過她倒是沒想到原來伊月那麼在乎她,不管是以異性的身分還是作家的身分。

  看過了伊月的出道作之後,那由多就喜歡上他,實際見過面後喜歡的程度更是日漸增加,愈是瞭解伊月這個人,對他的愛就愈發膨脹、沒有極限。

  原來伊月和自己是兩情相悅,天底下沒有比這更開心的事情了。

  雖然不能立刻交往讓她覺得很難忍受,可是這種龜毛的純真個性也正是伊月可愛的地方。

  

  ──等現在還名不見經傳的我,成了跟螃蟹公平起平坐的主人翁時……那時我就會主動向那傢伙表白。雖然對那傢伙不好意思,不過我也只能請她耐心等到那一天了。

  

  那由多沒辦法真正理解伊月的想法。

  對那由多來說,伊月一開始就是無可取代、獨一無二的作家,她當初也是崇拜伊月才成為職業作家的,伊月的每一部作品她都很喜歡,也從不覺得自己是比伊月還要優秀的作家。追根究柢,她甚至從來不曾從『以作家來說孰優孰劣』的觀點拿伊月和自己比較過。

  不過可以確定的是──伊月對那由多的好感也包含了『身為小說家的可兒那由多』。

  舉例來說,如果那由多故意放水,寫了偷工減料的作品降低自己的層次,藉這種方式拉近伊月跟她的水準的話,伊月不但會失望,恐怕還會大發雷霆。

  為了當伊月所喜歡的可兒那由多,她只能督促自己以小說家的身分繼續進步,只能硬著頭皮努力寫小說。

  可是另一方面,在伊月願意向她告白前,只能消極地等待也很痛苦,所以那由多還是會繼續積極進攻,好盡早讓伊月卸下心防。反正是兩情相悅,即使採取比過去更為大膽的行為也不會有問題才對。當初那由多就是打著這樣的念頭,製作了那張放滿猥褻自拍照的記憶卡,可是自己在關鍵時刻卻退縮了。

  「呼……嗯……哈啊……伊月前輩我喜歡你……敲喜歡……」

  全裸的那由多把手指伸向下腹部,發出聽似哀愁的喘息。

  「……豪想跟前輩愛愛唷……來把倫家幹壞吧……

  一邊妄想著自己被全裸的伊月胯下那全長超過十五公尺,而且像八岐大蛇一樣分裂成八根的大雞雞幹得不成人形,那由多一邊發洩滿到要噴發出來的愛慾。 


 《如果有妹妹就好了。4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創作者介紹

東立小說官方部落格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訪客
  • 新女角的髮圈是內褲www超讚的
  • 可惡!!被爆雷了QQQQQQ

    TongliNV 於 2016/07/29 08:37 回覆

  • 訪客
  • 新女角的髮圈是內褲www超讚的
  • 可惡!!被爆雷了QQQQQQ

    TongliNV 於 2016/07/29 08:37 回覆

  • ANDY
  • 請問這些有人代理嗎
    異世界に転生したんだけど俺、天才って勘違いされてない?
    異世界迷宮の最深部を目指そう
    最果てのパラディンⅠ
    魔剣戦記
    神殺しの英雄と七つの誓約<エルメンヒルデ>
    NO FATIGUE ~24時間戦える男の転生譚
    異世界混浴物語
    リーングラードの学び舎より
    境界迷宮と異界の魔術師
    蘇りの魔王
  • 感謝推薦!!

    TongliNV 於 2016/08/02 17:49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