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幻試閱  

耶耶耶耶耶!!!!要放暑假啦~~~出去玩出去玩出去玩!!!

(以上全是沒有暑假的小編在內心的妄想)

就算沒有假日,到了星期五依舊要開心地新書試閱啦!!!!

今天要獻上的作品是──《精靈幻想記1.虛偽的王國》

活在貧民窟的少年‧利歐,在7歲那年,身為日本人「天川春人」的記憶突然甦醒。

讓他驚覺自己已轉生至異世界。

在搞不清楚狀況之下,他遭到突襲。

這時,一道奇妙的聲音在耳邊響起,讓利歐使出超乎常人之力。

也利用此份力量立下大功,破例進入貴族子弟雲集的名校!?


 

  利歐在回小屋的路上,思考著今後的生活。

  他手上如今有瑟莉亞給他的五枚大銀幣,短時間內應該不會為生活費用所苦。可是只要他一天沒有找到穩定的收入來源,就不能冒然地離開那群男人。因為若利歐仍待在王都的貧民窟,就幾乎等於無處可逃,要是逃走之後又被抓回去,那群男人甚至有可能會氣到打死他。

  畢竟早上姑且有吃一頓早餐,如今身上又多了一筆錢,利歐感覺似乎連身體狀況都好了不少。目前的經濟已經有些改善,所以他很希望能有個時間仔細思考是否要離開那群男人,以及今後的維生方法和逃走路徑等等事項。

  利歐在腦海裡想著這些問題,終於回到了小屋,心情頓時低落了下來,並輕輕嘆了一口氣。

  「我回來了。」

  利歐輕輕彎腰行了一個禮,走進屋內。

  根據那群男人的心情好壞,他有時會莫名地遭到怒罵。只不過那群人今早的心情似乎相當不錯,還有個中意的女人伊伊幫他們斟酒,所以利歐認為他們今天應該不會莫名地怒罵自己才對。利歐心想,搞不好他們都還在喝酒歡鬧,然而……

  (油燈全熄滅了?)

  小屋裡面一片漆黑,寂靜無聲。窗戶全是關上的,平時照亮屋內的油燈也沒有點著,視野狀況極端惡劣。

  瞬間突然有一股像是鐵鏽的臭味刺激利歐的鼻子,讓他不禁皺起眉來。

  (這是什麼臭味?血腥味嗎?)

  利歐在腦海裡第一個浮現的答案是血腥味,也就是受傷流血時的那種味道。

  「嗯嗯!嗯──!」

  此時,小屋裡面突然傳出陣陣支吾聲。是從角落傳出來的。

  「……!」

  突如其來的聲音,讓利歐嚇得一顫。

  (什麼東西?)

  屋內還傳來沙沙沙的衣服摩擦聲。難道是有人在裡面睡覺嗎?

  利歐戰戰兢兢地走向聲音的方向時──

  光著腳走路的他,發現腳底附著了一層黏稠的液體。看這情況,屋內的地板應該是溼的。利歐想知道那個不知名的噁心觸感究竟是什麼,便決定先打開窗戶。

  (我記得窗戶在……)

  利歐順著記憶中的小屋內部擺設,忍著腳底板的噁心觸感,往窗戶的方向走去,打開小屋內唯一的一扇木窗。

  陽光照進屋內,讓裡頭稍微明亮了一點。

  「這……!」

  利歐看到小屋內的慘狀,頓時啞然無語。

  地板上四處橫躺著屍體。

  那些屍體是原本直到剛才為止都還在小屋裡面喝酒的男人們,以及──

  「伊伊……姊姊……」

  娼婦伊伊的屍體。伊伊剛才還給了利歐吃飯的錢,如今卻從身體內流出大量鮮血,死在地板上。她身穿的嫵媚禮服已染成血紅色,本人也仰躺著完全不動。

  「唔……!」

  想吐的感覺不禁湧出,不過他還是用手摀住嘴巴,忍了下來。

  「嗯──!嗯、嗯嗯──!」

  小屋裡面依然持續傳出陣陣呻吟聲。

  利歐不悅地皺起眉頭,望向發出聲音的方向,便看到小屋一角擺著一個布袋。依情況判斷,裡面應該裝進了某種生物。

  (難道是人……?怎麼可能──)

  從布袋的大小看來根本裝不進大人,如果真的是人也只會是小孩子。

  利歐頓時有了一種極端不祥的預感,無法平息狂亂跳動的心臟。他顫抖著身體,屏住呼吸靠近布袋。布袋裡面的東西依然不斷掙扎,就像是想要突顯出自己的存在感。

  利歐戰戰兢兢地解開繩子,隨著嘶嘶聲響,袋口被打了開來。

  出現在眼前的,是一名身穿形似神官服的華美禮服,長相非常可愛的女孩子。她有著一頭淡紫色的長髮,以及一對紫色的眼眸。眼前這名女孩的年紀和利歐差不多,如今正茫然地抬頭看著利歐。

  ──唉,我就知道。

  這一瞬間,利歐的心中出現了近似絕望的某種心情,腦海裡的警鐘不斷鳴聲大作。

  但利歐也不能就這麼僵在原地不動。

  他其實很想立刻逃離這個地方,可是一看到眼前膽怯的女孩,又不忍心直接離去。

  「……妳沒事吧?」

  迫於無奈,利歐只得出聲詢問女孩,女孩點了一下頭。她用懼怕的眼神看著利歐,但或許是因為利歐的年紀和她相近的關係,她並沒有那麼警戒。

  不幸中的大幸是,可能是由於身體被綑綁住,還被裝進布袋裡置放到地板上的緣故,女孩並沒有發現到小屋裡面的慘狀。要是注意到了,她很有可能會陷入恐慌。只不過,她等一下也會察覺就是了。

  「我馬上鬆開遮嘴布和繩子,等我一下。」

  利歐說完,先拿掉了遮在少女嘴上的布。

  「噗哈……呼……」

  女孩的呼吸頓時變得有些急促,急忙想吸進新鮮空氣。她的臉頰有些潮紅,看得出來身體狀況相當虛弱。

  「這是……哪裡?請問……這裡是……哪裡?」

  不知道是屋內的陰暗燈光讓女孩害怕,亦或是覺得寒冷,還是說兩者皆是,女孩顫抖著身體詢問。

  「貧民窟,這裡是總壓榨我的一群人所居住的房子……」

  利歐邊迅速解開綁住女孩的繩子邊回答。

  「貧、貧民窟?為、為什麼?我……」

  女孩的表情有些茫然,口中喃喃唸著心中的疑問。

  「我也不知道。已經解開繩子,妳可以站起來了。」

  利歐解開繩子後說道。

  「好、好的。謝謝你……啊,唔啊……」

  女孩道謝站起身來,但不知是害怕到使不出力還是沒有多餘體力,使她完全站不起來。她剛想撐起身體站直雙腳,整個人就倒了下去。

  「妳還好吧?」

  利歐在一旁撐住倒下的女孩,輕輕扶著她回地上躺下。

  「我、我還好。」

  雖然女孩稱不要緊,但她的呼吸其實非常急促,身體也微微發燙。

  「這樣啊……」

  利歐的聲音有些凝重,眼睛緊盯著女孩的臉進行觀察。他會這麼仔細是因為……

  (這個女孩,該不會就是剛才叫瑟莉亞的那群人在找的女孩子吧?)

  利歐認為不久前在貧民窟遇見的那四名貴族,她們在尋找的對象說不定就是眼前的這名女孩。看到她的淡紫色頭髮,以及王侯貴族等級的高級禮服,讓利歐認為自己沒猜錯。

  「那、那個……」

  女孩此時突然向利歐搭話,不過從她的模樣可以看出,她似乎連說話都很艱辛。也許是被裝進布袋裡很長一段時間的關係,女孩可能陷入輕微脫水狀態了。

  「不好意思,可以請你……帶我去王城嗎?」

  女孩呼吸急促地請求利歐。

  「王城?」

  「拜託你……我會告知父親,請他答謝你的……」

  「說什麼告知父親啊……」

  利歐不禁回了這麼一句倍感猶豫的話。因為他覺得如此一來肯定會惹上麻煩事。

  「還有,請給我水……」

  女孩請求利歐拿水給她喝,似乎真的很渴。

  「妳仰躺著別動,稍微等我一下。千萬別動哦。」

  利歐說完,立刻走向裝了冷水的桶子。

  利歐的鼻子已經被屋內的血腥味給薰到麻痺,然而轉頭看到屋內的慘狀,還是忍不住露出難受的表情。

  他的身體不斷湧現出噁心想吐的感覺,內心卻與此相反,腦袋非常清晰地思考著自己現在究竟在這種地方做些什麼事。

  利歐拿起平常使用的木杯裝滿水後,迅速走回全身無力躺在地上的女孩身邊。

  「我拿水來了。別喝太急哦。」

  利歐扶女孩坐起,將裝滿水的木杯遞給她。如果女孩目前的症狀是脫水,其實應該要讓她補充含有鹽分與糖分的水才對,但這間小屋裡根本沒有那種高級的飲用水。

  女孩津津有味地喝著隨處可見的水。

  「噗哈……呼……咳咳……!」

  「妳別急,一次喝太多水對身體很不好的。」

  女孩喝水時不小心噎到,利歐立刻勸告她。

  「好、好的……」

  女孩茫然地回答,不過或許是補充了水分因而鬆一口氣,她馬上又全身虛脫倒了下去。

  「啊,喂!」

  利歐急忙呼叫女孩,但她依然沒有任何反應。

  「暈過去……了嗎?」

  利歐如此判斷,然後強壓下想立刻閉上眼睛大嘆一口氣的心情,輕輕扶著女孩躺回地板上。而事情,就發生在這一刻。

  寂靜無聲的小屋內突然傳出木質地板的嘎嘰作響聲。也許是因為這間小屋非常破舊,才會傳出這種聲音。

  利歐被嚇了一跳,迅速轉過頭,便看到一名戴著面具的男人正急速向他逼近──

  

  面具男手持小刀,打算刺向利歐的身體。

  利歐瞬間明白自己會被面具男人殺死,頓時心生恐懼,害怕到心臟幾乎要停止跳動。

  然而,利歐反射性地抬起雙手,俐落地撥開眼前男人握著小刀的手。

  男人就這麼刺空了。

  「什……!」

  男人馬上從臉上面具的底下發出了驚愕呼聲。

  利歐也愕然地看著自己的手。身體順著本能,重現前世天川春人所鍛練出來的動作。利歐剛才一心只想著活命,等回過神時,身體早已經做出反應。

  但他現在沒有閒暇在意自己剛才的本能反應。

  (這個人一直都躲在屋裡嗎?他為什麼想殺我?)

  極其突然地面臨首次實戰,讓利歐的腦袋混亂不已。

  其實也不能怪利歐,因為不管是前世還是今生,他從不曾面對過手持刀械要殺自己的人。

  利歐感覺軀體火熱,心跳聲幾乎傳遍全身,明明沒做什麼大動作,卻快要喘不過氣來。他非常害怕,光是站著雙腳就在發抖。

  利歐顫抖著雙手擺起戰鬥架式,慢慢往後退。

  他剛才很俐落地擋掉面具男的攻擊,可能因此讓面具男對他心生警戒,手上握著小刀面對著利歐,一動也不動。

  老實說,利歐也明白剛才能擋掉第一記攻擊單純只是運氣好。他不認為眼前的男人是不懂戰鬥的外行人,而自己只是個小孩子,兩邊光是體格就差一大截。要是對方直接衝過來砍殺,他根本不可能打贏。

  男人慢慢地逼近利歐。

  再這樣下去,我一定會被他殺死──利歐的心裡這麼想著。不過就算想逃走,也會由於兩邊的體格和體力差距而不可能成功。利歐此時已經是無計可施,然而……

  (春人。)

  利歐的腦袋裡卻在此時響起了陌生少女的聲音。那道聲音幾乎沒有任何生命躍動感,卻清新脫俗且美麗動聽,同時還有幾分疲累。在下一個瞬間──

  「……?」

  利歐不禁瞪大了雙眼。因為他感覺有一名淡桃色頭髮的絕世美少女,突然出現在他的面前。但那也只是剎那間的景象,少女很快就消失不見蹤影。

  幻聽?再加上幻覺嗎?──利歐馬上環顧四周,卻沒有看到那名少女。等等,她剛才是不是叫我春人?這個世界應該沒有任何人曉得那個名字才對──

  利歐想著這些問題,依舊搞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陷入些微的混亂當中……

  (現在……沒時間了。我教你命力──魔力的使用方法……用感覺,去體會……)

  此時,利歐的腦海裡又響起了少女的聲音,似乎和剛才幻覺所看見的是同一人。

  果然不是我聽錯──利歐心裡這麼想著……

  「魔、魔力的使用方法是指什麼啊?」

  他抱著緊抓救命稻草的心情喊叫,回答神祕聲音。利歐看到眼前男人的身體顫了一下,不過現在也沒閒暇去管他。

  (專注在感覺當中,你應該可以看到身體……散發出光點對吧?使用那些光芒,強化你的體能和肉體強度……在腦海裡想像著強化它們。放心,春人……你辦得到的。)

  少女的聲音斷斷續續在利歐的腦海裡響起,她的說明也很不得要領。但在下一刻,利歐卻感覺到有一股熱量包覆住全身。

  (這樣一來……就可以讓肉體發揮出超越極限的動作。你記住……那個感覺了嗎?維持這個……對不起,我已經──)

  語落,少女聲音就此消失。

  不過利歐已經感受到身體產生變化,為此驚嘆不已。他上一刻才看到從體內溢出的光點急遽增多,下一刻整個身體便身輕如燕。

  利歐發現感覺變得敏銳無比,不只視覺和聽覺,甚至還能夠感受到原本無法體會的東西,就像是第六感的直覺也變得敏銳許多一樣。

  利歐終於明白那道神祕聲音說的都是實話,只要使用從身體裡溢出的微弱光點,就可以隨時強化體能和肉體。其實利歐本來對少女半信半疑,因為她所說的一切都不合乎常理,但他還是明白只要有少女的輔佐,就有可能辦到這些事。

  多虧那位少女,利歐已經掌握到訣竅了。現在的他要維持住如此狀態並不困難,也認為從下一次開始,不需要輔佐就可進行體能和肉體強化。

  利歐目前還有太多不懂的事,包括發出神祕聲音的少女是誰,以及這些光點究竟是何物等等,不過他現在最首要的目標是對付眼前的殺人狂。

  從他剛才撥開男人的小刀到現在為止,只經過了短短的十幾秒。

  利歐在這段時間內不斷慢慢後退,男人則逐漸拉近距離,利歐卻突然停下腳步,男人因此也照做,訝異地觀察他的行動。

  利歐此時提起戰鬥意識,緊緊盯著面具男。

  下一刻,男人突然低喃了一句像是咒文的詞彙。

  「《體能強化魔法》。」

  男人的身體瞬間被發出光芒的幾何圖陣包覆住。

  利歐見狀,微微地睜大雙眼。男人的身體原本只外溢出些微的光點,可是在圖陣消失之後,他身邊的光點數量卻突然暴增。只不過,那種程度還是遠不及利歐,但利歐也不敢輕敵,警戒著對方。

  下一瞬間,殺手男人突然以難以置信的速度接近,挾著常人絕對來不及反應的速度用小刀刺向利歐。從此攻勢看來,男人似乎想在瞬間決出勝負。

  但在利歐的眼裡,男人的動作緩慢到讓他有充足時間應對。他目前的動態視力和反射神經都經過強化。實際體驗到強化過的能力,讓利歐也驚愕不已。

  利歐側過半邊身體,男人所能施展的最快速攻擊就這麼刺空。利歐的攻擊距離比較短,因此他往前踏出一步,揮出掌擊打向男人的腹部。

  「嘎、咳?」

  掌擊帶給男人腹部猛烈的衝擊,讓他發出不成聲的慘叫。利歐這一掌的威力讓人完全無法想像是小孩子使出的,直接擊飛了怎麼看都超過八十公斤的男人。

  男人勉強著地,整個人幾乎要暈眩過去。他單膝跪地,愕然看著利歐,無法理解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但他還是拚了命站起身來,慢慢朝利歐走去,用緩慢的動作刺出小刀。

  利歐抓住男人的手腕,扭動關節施加疼痛。

  「啊啊!」

  男人的手腕產生劇痛,反射性地放開小刀。

  利歐緊接著扳倒男人,輕描淡寫地將他甩飛到地板上。

  利歐心想,自己的體能果然提升了。剛才那一番交手,他承受了以軟弱的小孩身體照理說無法承擔的負荷,但他卻毫無感覺,這足以證明那名少女說的全是事實,自己的肉體強度也提升了。

  「唔……臭……小鬼……你……是什麼人?」

  男人反射性地做了防禦動作,因此才得以勉強保持意識,躺在地板上呻吟般謾罵。

  「吁……吁……」

  利歐呆站在原地,大口急促地呼吸。他一直無法平息紊亂的心悸,茫然地低頭看向雙手。

  過了一會兒,利歐才終於望向男人。男人在陰暗的小屋當中抬頭瞪著利歐,面具底下裸露出的雙眼包含重重憤怒。

  緊接著男人不知又是做何想法,居然搖晃著身體打算再次站起身來。

  (你怎麼還想打啊!)

  利歐的臉不禁因悲痛而扭曲。

  男人應該已遍體鱗傷,沒有任何餘力能夠再站起身來才對。

  他為什麼還想要站起來?──答案只有一個,男人自始至終都想要殺死利歐。但利歐不明白,他為何這麼拚命想要除掉自己。

  利歐並不想瞭解原因。但如果男人想要殺死他,他只好──

  利歐憤怒地吐了一口氣,把男人壓倒在地板上。

  「唔……」

  男人發出痛苦哀嚎聲。

  利歐接著跨坐到男人背上,雙手緊抓住他的脖子。只要再多施加一點力,利歐就可以很輕易地絞殺男人。

  但他的手卻止不住發抖。每當他想要施加力氣時,雙手就不禁開始打顫。

  他沒辦法動手殺死男人,又或者說殺不死。男人想要致利歐於死地,但是利歐沒有做好足夠的心理準備奪走對方性命。他猶豫了好一會兒,最後終於……

  「可惡!」

  如此大喊後,他用力將男人的頭往地板上敲。男人本來還用剩餘力氣想要反抗,可是被這麼一敲便終於完全不動了。

  男人昏了過去。利歐確認這點,站起身來……

  「我……我必須快點逃走──」

  他茫然地如此低喃。腳步不穩地開始走動。

  利歐戰戰兢兢看向周圍,警戒著身邊一切變化。要是有人看到小屋內現在的狀況,他根本不知道該怎麼解釋,因此心裡懼怕得不得了。

  此時,他看到了依然沒有清醒,正睡在地板上的女孩──

  

   ◇ ◇ ◇

 

  時間還是早晨。

  一般有正當職業的人在這個時間早已經外出工作,可是居住在貧民窟裡面的人幾乎沒幾個有正當工作,因此街上的人煙還是非常稀少。

  利歐將失去意識的不知名女孩扛到肩上,拖行著腳步走在街上。由於女孩身穿的衣服太過顯眼,所以他扯破原本裝著女孩的布袋,披到她身上。利歐現在沒有受傷,腳步卻無比沉重。

  究竟為什麼會變成現在這種狀況啊?為何只有自己得遭遇到這種事?利歐的心裡確實存在著上述疑問,但他已經沒有多餘力氣去埋怨毫無道理可言的現實。他漫無目的地走著,因為根本不知道應該去哪裡才好。

  利歐毫無方向性地走在街上,不知不覺間到了貧民窟的入口附近。

  「啊!你!給我站住!」

  此時,利歐的附近有某位年幼少女正在呼喚他。

  利歐卻沒發現有人在叫自己,依然茫然地走著。

  「我叫你站住啦!」

  利歐聽到有人對他這麼喊,下一刻發現自己正被往後拉,又有某個人想要帶走他扛在肩膀上的女孩。

  「克、克莉絲汀娜大人!請等一下!」

  「姂臬莎!快把芙蘿菈帶過來!」

  「遵、遵命!」

  對利歐說話的人是──在貧民窟的入口附近遇到的四人之一──克莉絲汀娜,另外三個人也在這裡。

  雖然這四個人身穿的長袍比起先前要破舊許多,還藏住了臉,但根據利歐剛才所聽到的名字和四個人的身高組合看來,應該就是她們不會錯。

  克莉絲汀娜整張臉充滿憤怒,試圖想將被她稱為芙蘿菈的女孩拉過去。

  「喂,你快放開芙蘿菈大人。」

  姂臬莎用冰冷的聲音說道,利歐於是鬆開扛著芙蘿菈的手。

  下一刻,他肩上的芙蘿菈立刻被姂臬莎拉了過去。

  「芙蘿菈!芙蘿菈!」

  姂臬莎用手抱著芙蘿菈,克莉絲汀娜則在一旁拚命呼喊她的名字。

  「請冷靜一點,她只是昏過去而已。瑟莉亞講師,蘿艾娜,芙蘿菈大人交給妳們了。」

  姂臬莎冷靜地確認芙蘿菈的狀態後,便將她交給另外兩個人照料。

  「好、好的!」

  「我知道了!」

  被姂臬莎稱為瑟莉亞和蘿艾娜的兩人點了一下頭,隨即將芙蘿菈抱到一旁。利歐則用幾乎不帶感情的眼神觀看著眼前的發展,就像這些事與他無關一樣。

  「喂!看我這邊!」

  姂臬莎大呼一聲,瞪向利歐。

  她用流暢的動作拔出劍,抵到利歐的脖子上。

  然而,利歐完全不動聲色,因為姂臬莎和剛才想殺死他的男人不同,沒有放出任何殺氣。

  雖然如此,但並不代表他正冷靜地判斷現場狀況。真要說的話,應該說他幾乎不在乎眼前發展。

  「說,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姂臬莎用冰冷的聲音命令。

  利歐緩緩地轉過身去,彷彿根本不想理睬姂臬莎。但是……

  「給我站住!」

  克莉絲汀娜卻如此喊道,繞到利歐的前方。

  「危險啊!」

  姂臬莎立刻吃驚地大叫。

  下一瞬間,克莉絲汀娜沒有理會姂臬莎的制止,甩了利歐一巴掌。啪,手掌打到臉的聲音頓時響了起來。

  利歐原本有些失魂落魄,可是被甩了這麼一巴掌,讓他終於回過神來。

  「……呃?」

  利歐的口中發出疑問的聲音。

  他沒有辦法理解,為什麼眼前的克莉絲汀娜要生氣,為什麼自己救了她們正在尋找的女孩還要被打?

  利歐的腦袋一片混亂,唯有臉頰的疼痛感慢慢湧了上來。

  「不要不說話,給我回答!你竟敢欺騙我們!你剛才本來想對芙蘿菈做什麼?」

  克莉絲汀娜似乎認定了利歐就是壞人,出言斥罵。

  而利歐真的無法明白她在說些什麼,只感覺得到有種莫名的存在從喉嚨湧上來。

  「啥?」

  他開口發出極端冰冷的聲音,直直看向克莉絲汀娜的眼睛。

  「……!」

  克莉絲汀娜被嚇得渾身一抖,反射動作下舉起手來,打算再打利歐一巴掌。

  然而,利歐也下意識地舉起手來,抓住她的手。

  克莉絲汀娜可愛的臉蛋頓時充滿不甘,想用另一隻手甩利歐一巴掌。

  不過利歐同樣抓住了那隻手,用兩手擋住她的攻擊。

  「放開我啦!髒死了!好臭!」

  克莉絲汀娜立刻放聲大叫,但利歐依舊不放開手,此時……

  「放開你的手。」

  姂臬莎又再次將劍抵到他的脖子上,用冰冷的聲音說道。

  利歐瞪了姂臬莎一眼之後,才緩慢地鬆開雙手。

  接下來的發展幾乎可說是在利歐的預料當中,克莉絲汀娜馬上又用重獲自由的手狠狠地打了他一巴掌。利歐可以清楚看到那隻手的動作,卻完全不防禦。

  「哈!」

  利歐大笑了一聲,彷彿在嘲笑眼前的克莉絲汀娜。

  克莉絲汀娜看到他的笑容,又不自覺地抖了一下。

  她認為眼前的男孩實在很可怕。因為他的笑臉當中,包含以公主身分長大的自己第一次面對到的情感。

  「克莉絲汀娜大人!請不要無故挑釁對方!」

  「是這傢伙不好!他犯了不敬大罪!」

  「這位男孩並不知道您是王族,而且我們必須先詢問他事情經過。」

  「那就快點抓住他啊!」

  克莉絲汀娜大聲怒罵,姂臬莎苦惱地嘆了一口氣。

  「就如你所聽到的,男孩……你叫利歐是吧?和我們到王城去一趟吧。」

  「不要。」利歐搖了下頭,一口回絕。

  「很遺憾,這不是『請託』,而是『命令』,你沒有否決權。」

  姂臬莎語畢,將手上的劍再次抵向利歐的脖子,只要再往前數公厘,那把劍就會劃破他的皮膚。

  但是,利歐依然毫不畏懼地看著姂臬莎的眼睛。

  姂臬莎也回看他的眼睛。

  克莉絲汀娜、瑟莉亞、蘿艾娜三個人默默站在一旁,清楚地感受到現場的狀況一觸即發。接下來一小段時間內,五個人當中沒有人說任何一句話。

  只不過……

  (這個男孩,真的是小孩子嗎?)

  姂臬莎卻在心中暗自讚嘆利歐的過人膽識。

  換做一般的小孩子,這種時候早已憤怒忘我並怒罵叫囂,不然就是大哭起來,又或者是乞求饒命。然而利歐雖然採取了反抗的態度,但面對佔盡絕對優勢的姂臬莎她們,卻又能夠冷靜觀察反抗的限度。

  姂臬莎看著利歐,甚至覺得背脊浮現莫名的恐懼。

  「我只是救了那個昏倒的女孩。等她清醒後,妳們自己問她就知道了。」

  「不行,你要親口說出你所知道的事情。」

  利歐提出代案,姂臬莎卻一口否決掉。

  利歐判斷,她只是想行使權力與武力強制帶自己回王城,因此就算繼續耍脾氣,狀況也不會有任何進展。

  只要使用剛剛獲得的力量,利歐也可以選擇反擊之後逃走,可是他的長相早就已經被對方記住,而且就算開戰也不見得能夠打贏。

  再說,要是真的動手反擊,利歐保證會變成罪犯。對方是王侯貴族,動手反擊將是最魯莽且有失遠慮的一步棋。想到這裡,他終於決定把心一橫。

  「……只是要我過去說話,沒錯吧?」

  「沒錯,你要是清白的,我們就會立刻釋放你,不會亂來。回城的路上順便簡單地告訴我事情經過吧。」

  就這樣,僅僅只是個孤兒的利歐,如今卻從王都最下層的貧民窟,往位於王都正中央的王城移動。

  十幾分鐘之後。

  他抵達王城之時,王城派遣的搜查人員已經來到事件現場的小屋四周,一旁還有貧民窟的居民在湊熱鬧。

  「艾佛列德大人!找到還活著的人了!」

  一名身穿王國近衛騎士團騎士服的男人,邊從小屋裡面走出來邊說道。

  「綁起來後帶回城,那個人可能是綁架犯的一員。」

  艾佛列德‧埃麥爾──年紀接近三十歲,在騎士服上又披了一件豪華披風的男人──立刻下達指示。

  一旁圍觀的人當中,混著一個人在觀察騎士的動向。那個人身穿黑色長袍,藏住整個身體,看不出樣貌、年紀和性別。

  此時,小屋當中有個男人被綁住並抬了出來。他就是剛才攻擊利歐的人。面具已被拿掉,底下的臉完全顯露。雖然他已清醒,但或許是剛才的戰鬥所受到的傷害還沒復原,臉上寫滿了痛苦。

  身著黑色長袍的人看到,隨即小聲低喃道:

  「他是……看來情況演變得有點不妙了呢。」

  從聲音聽起來,這個人似乎是個男人。雖然他的臉藏在長袍底下,看不出表情,但語氣卻和說出來的話相反,感覺不出任何的焦慮與混亂。

  「……沒辦法了呢。」

  男人小聲嘆了一口氣,從懷裡拿出一顆像寶石一樣的小石頭,再毫不猶豫地將之捏碎。於是……

  「唔……啊……嘎!」

  石頭被捏碎的下一刻,被綁住且被運送當中的男人突然面露痛苦表情,身體一震之後就斷氣了。

  「啊,喂!」

  用肩膀扶著男人的騎士慌張地出聲喊叫。

  「怎麼了?」

  「他、他死了。」

  艾佛列德查覺到異狀,出聲詢問。騎士確認男人的呼吸後,告知艾佛列德這個事實。艾佛列德聽完,立刻揚起眉毛,驚呼「什麼?」。

  混在圍觀群眾當中,身穿黑色長袍的男人很滿意地看著眼前的景象。

  「是時候該走了。反正目的已經達成,回去吧。」

  他留下這句話,轉身離開。

 


《精靈幻想記1.虛偽的王國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創作者介紹

東立小說官方部落格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希望オーバーラップ GA HJ的書你們多代一點 別被其他出版社搶走
  • 小編會繼續努力的!!!

    TongliNV 於 2016/07/04 13:1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