樹試閱  

耶耶耶~~~明天開始要連放四天假了喔!!!! 

所以我們星期五的慣例新書試閱,就要提前到今天喔~~~~

今天要提供的試閱作品為──《聖樹之國的禁咒使4》

黑彥好不容易在希拉斯浴場得到短暫的休閒時光。

回到王都之後,見到了『路維爾卡爾加的魔女』──夏娜特莉絲

她表示,要她交出禁咒書的條件,就是要收黑彥為徒!?

正當黑彥苦惱之際,四凶災現身於王都!!

得到禁咒的少年將面臨前所未有的抉擇── 


 

  「──這是怎麼一回事?」

  達比德‧哈莫尼斯看著眼前的光景,表情扭曲。

  站在他身旁的另一名聖樹八劍──拉姆薩斯‧法隆特沙也嚥下唾液。

  聖樹騎士團一抵達現場,映入眼簾的就是──四個凶災肆虐後,散亂在北門附近、令人不忍卒睹的成堆衛兵屍體。

  屍體堆中,也包括了一般市民。

  這幅景象悽慘得讓人不敢幻想還有生還者。附近的王都居民應該都逃走了吧。四周瀰漫著詭異的寂靜和死亡的氣味。

  聖樹騎士團接到消息,得知北門遭到疑似四凶災的四個人襲擊後,便立刻前往北門。

  同一時間,騎士團員也前往城堡、學園、貴族住宅區協助引導人們前去避難。

  聖樹騎士團的精銳為了奪回日前被佔領的碉堡,現在不在王都裡。

  團長索久特‧希古姆索斯、副團長迪亞列斯‧亞克萊特、屬於聖樹八劍的莉莉‧希古姆索斯、諾德‧霍倫,以及大約七十名聖樹騎士團團員。由於他們預定在鄰近都市補強戰力,因此抵達碉堡的時候,人數應該會更多一些。不過──

  達比德心想。

  以團長和副團長的實力,如果敵方的實力不強,那麼光靠他們兩個人,或許就足以奪回碉堡了。他們兩人的實力在騎士團中就是這麼突出,讓人不禁這麼想。

  然而現在他們卻無法借重這兩人的力量。

  一個留著金色短髮的彪形大漢,將他那宛如岩石一般的大拳頭,打在還有一絲氣息的生還者身上。

  被拳頭擊中的那個人,顏面就像開玩笑似地整個凹陷下去。

  達比德緊張害怕地眺望著眼前的景象。

  那個臉被一拳打扁的人旁邊──還有三名彪形大漢悠哉地站在那兒。

  站在最前面、戴著高筒帽的男子把屍體踹開。

  戴著高筒帽的男子臉上沒有任何表情,別說敵意了,就連一丁點兒的興趣或關心都感受不到,彷彿他對殺戮完全無感。

  令人望而生畏的巨大軀體並排著。

  深紅色頭髮的高䠷男子,手腳異樣地修長,身穿深褐色的皮衣。

  金色短髮豎立的男子,上半身的肌肉格外發達,體格比其他三人還要壯碩。

  將一頭藍髮往後梳的男子,戴著眼鏡,身上穿著藏青色的外套。

  而剛才踢開屍體的男子,則是穿得一身黑,面無表情。

  也許是因為四個人的身高都將近二拉塔爾,他們散發出一股可怕的壓迫感。

  達比德的臉上浮現一抹僵硬的微笑。

  ──我從沒忘記你們的模樣。

  毫無疑問,這就是四凶災。鮮明的記憶在腦海裡復甦。

  當時──這條命是被克莉絲‧露諾史菲亞救的。

  說來汗顏,當時達比德只能拚命想要活下來。他沒命似地逃走。坦白說,那是他生平第一次打從心底向聖神祈禱。

  ──拜託請救救我。

  後來,活著逃回王都的索久特告訴了他們克莉絲的事。聽完之後──他發誓,假如再次面對四凶災,絕對不會逃。

  ──可是,為什麼偏偏要挑這個時間來?

  要是那兩個人在就好了──他憤恨地咬著嘴唇。

  但即使如此──達比德抬頭望向身旁雙手抱胸的彪形大漢。

  繼索久特團長與迪亞列斯,聖位排名第三的凡修托斯‧特洛伊亞。

  他是聖樹八劍當中聖位最高的一名,也是騎士團的突擊隊長。

  凡修托斯留在王都的原因之一,是換馬的問題。

  佔據碉堡的末日鄉居民們,很可能也會襲擊鄰近的要塞都市或城鎮,因此騎士團必須儘快解決這件事。

  為了盡早抵達碉堡,他們決定在途中的驛站更換馬匹,再繼續前進。然而這麼一來,便無法確定是否能安排載著凡修托斯那龐大身體,還有辦法奔馳的馬。若不能準備好幾匹與他的愛駒瑪魯斯相同等級的馬,便會影響移動速度。因此最後決定讓他留在王都。

  話雖如此,團長可能原本就打定主意把凡修托斯留在王都吧。

  達比德這麼推測。

  團長總是會設想到出乎常人意料的狀況,因此他一定也考慮到在緊要關頭時,王都的防衛工作。事實上,他把一半以上的聖樹八劍都留在王都。

  而且團長和迪亞列斯對凡修托斯有著絕對的信賴。

  正因為有凡修托斯留在王都,他們兩人才能放心地踏上征途吧。

  但唯有這次──

  「請放心,達比德先生。」

  凡修托斯帶著嚴肅的表情注視著四凶災,同時開口說道。

  凡修托斯的聖位比達比德還要高,可是他始終非常敬重年長的達比德;對於他這種謙遜的態度,達比德總是覺得佩服。

  無論各方面的實力,凡修托斯都高過達比德,但他卻總是敬重著達比德。

  現在的聖樹騎士團明明只注重實力啊。

  怎麼能讓這個人死在這裡──達比德打從心底這麼想。

  凡修托斯的身旁是他的愛駒瑪魯斯,馬鞍上掛著一把收在劍鞘裡的寬刃大劍。

  騎士團中,也只有凡修托斯有能力揮動那把劍。

  「我會盡我的、全力。就算,贏不了,至少也應該能讓聖王陛下、聖王家的人、王都的民眾……還有聖樹士的,候選生們,有時間逃走。我打算拖延一點,時間。」

  凡修托斯的眼中瀰漫著殺意,瞪著四凶災。

  「就算要犧牲我的、生命。」

  「凡修托斯──」

  達比德不禁感到羞愧。他的理智雖然已經打定主意,但是心卻似乎還沒做出覺悟。

  但是聽見凡修托斯的話,達比德這下真的下定了決心。

  沒錯。為了讓王都的民眾有時間逃走,就算能多拖延一貝烏(一秒)也好。

  必須要讓他們有充分的時間逃到聖樹下的避難區或是王都之外。

  為了達成這個目的,就用上自己的性命吧。

  「我知道了。我也賭上這條命。只不過……我們可都別急著死啊。」

  「當然──」

  凡修托斯拔出成對的大劍。

  「我也是,這麼打算。」

  四凶災似乎在討論著什麼。他們雖然早已察覺達比德等人的存在,但看起來並沒有發動攻勢的意思。感覺上他們好像認為自己的對話比較重要。

  「沒有動靜、呢。看起來也不像是在、挑釁。」

  「他們可能對我們沒興趣吧。只是我們該怎麼做?雖然可能贏不了,但如果能拖延一些時間的話……」

  聖樹騎士團離開王都已經五天了。從王都到碉堡,包括中間休息的時間,大約需要三天。雖然目前還沒接到成功奪回碉堡的報告,但他們很可能已經順利完成任務,正在回王都的路上。

  當然,達比德他們已經派出傳令兵通知團長,也派遣使者前往路維爾卡爾加求援,同時也對鄰近的領主提出保護王都民眾與盡可能派遣援軍的請求了。

  另一方面,國王的近衛隊不能離開國王和王子們身邊,宮廷魔術師瓦格納斯‧露諾史菲亞也是一樣。學園的教官們也必須一邊保護學生,一邊逃走;而學園長瑪奇娜‧露諾史菲亞當然亦是相同。

  因此,現在在王都中能夠對抗四凶災的戰力,除了聖樹騎士團以外,就只剩下國王的劍術教練蓋登‧亞克萊特了吧。

  總之,只要團長他們回來,或者是──

  「我已經派人,去找相樂‧黑彥,和裘莉葉‧貝爾斯汀了。」

  「喔,那個……」

  禁咒使少年和來自第6院的少女。

  「對了,你是不是婉拒陪那個小姐……去見聖王家的人?」

  「早知如此,或許當初要是沒有拒絕她、就好了。」

  凡修托斯半開玩笑地說。

  來自第6院的少女,裘莉葉‧貝爾斯汀。

  雖然不太清楚詳細的經過,但今天她預定要與聖王家的人見面。日前,瑪奇娜‧露諾史菲亞似乎問過凡修托斯願不願意當她的陪客。原本應該是索久特和迪亞列斯陪她去,但因為碉堡遭到襲擊,他們離開了王都。因此這件事才會找上凡修托斯。他和裘莉葉‧貝爾斯汀有過一面之緣,又是五大公爵家的子嗣,因此資格十足。然而他表示自己不擅言詞又笨拙,可能會造成反效果,因此鄭重地婉拒了。

  凡修托斯揮了揮劍。

  沉重的劍劃破空氣,發出「嗡」的聲音。他可能是在測試,假如自己有所動靜,四凶災會不會有反應吧。結果只有紅髮男子和金髮男子一邊繼續說話,一邊朝這裡瞥了一眼。

  而嘴裡咬著多特棒的戴眼鏡男子和戴著高筒帽的男子,則毫無反應。

  ──不擅言詞又笨拙、嗎?

  凡修托斯平常總是說自己不擅長與人交際,但許多團員其實都非常仰慕凡修托斯。的確,他也許真的有笨拙的一面,但是他那誠實率直又充滿人情味的個性,任誰都非常喜愛。

  他努力地找出每一個團員的優點;當團員心情低落時,他會默默地傾聽對方說話,並用他自己的言語鼓勵對方。

  他這個人的存在,以及他所說的話,總是能帶給團員精神。

  在攻略聖遺跡時,假如遇到未知的魔物或危險的魔物,第一個衝鋒陷陣的人也一直是凡修托斯。他總是毫不遲疑地衝向魔物群中,宛如戰神一般揮舞著一雙大劍。

  他身上無數的傷痕,正是他與魔物戰鬥時留下的。

  過去凡修托斯曾這麼對達比德說:

  『那些傢伙,賦予我存在的意義。我喜歡、這個騎士團。所以,我不想讓他們任何一個人死。當然,包括你、在內。』

  ──我也不想讓你死啊。

  達比德沒有像今天這麼希望自己擁有強大的力量。他現在十分需要力量,就算要他把靈魂賣給獄神也在所不惜。

  「凡修托斯先生。」

  幾名團員騎著馬走上前來。

  「怎麼、了?」

  「我們先展開突擊,與對方交手。」

  「說什麼、蠢話。」

  團員們露出笑容。

  「我們願意當第一個犧牲品。」

  團員們對彼此點點頭。接著說:

  「我們會盡力讓你們看見對方的戰法……對方的絕招。」

  「你、們……」

  他們的意思是──你要仔細地看喔。他們希望藉由自己和四凶災交戰,讓凡修托斯他們看見四凶災的戰鬥能力,更進一步看出他們的戰法,以作為他們戰鬥時的參考。

  團員們帶著豁達的表情望著四凶災。

  「哎呀,別看我們這樣喔?這也是我們絞盡腦汁想出來的計策呢。你看嘛,我們不都是騎士團裡實力比較差的嗎?所以我們才努力思考,看看有沒有我們也能幫忙提高勝率的方法啊。對吧?」

  被這麼問的團員們朝著四凶災露出苦笑。

  「我們根本不可能打贏他們的。我們很清楚雙方實力的差距。可是凡修托斯先生和其他的聖樹八劍,或許就有機會。」

  「總之,我們也不想白白送命啊。喂,你們說對不對?」

  在他身後的團員們一同默默地頷首。

  團員們一起拔劍。

  不知道是話說完了,還是終於對他們感興趣了──四凶災總算一起轉向他們。

  「凡修托斯先生,我想趁現在先告訴你。」

  凡修托斯鐵著臉,低頭不語,緊閉著雙唇。

  帶頭的團員帶著溫和的神情說:

  「這個騎士團裡有你在,真是太好了。我們全都非常感謝你。無論什麼時候,你總是鼓勵我們這些表現不好的團員。」

  凡修托斯用盡全力握緊劍柄,血管浮現在手背上。帶頭的團員把劍指向四凶災。

  「好……我們差不多該上了。」

  騎在馬上的團員們齊聲喊道:「噢!」

  「哈洛魯德!」

  凡修托斯大聲喊道。他鮮少發出這麼大的聲音。他的表情看起來像是拚命地壓抑著情緒。他費盡力氣,擠出一句道歉:

  「對不起。」

  凡修托斯也知道。想要得知敵人的力量,最有效的方法就是由某個人先去和敵人交手。而此刻,背負衝鋒陷陣責任的人,並不是自己。其他的八劍和在後方待命的團員們,也全都露出遺憾的表情。

  每個人都很不甘心吧。可是既然連凡修托斯都接受了他們的捨身行動,便沒人有資格說話。因為每個人都非常清楚,比誰都深愛著團員的,正是凡修托斯。

  團員──哈洛魯德用笑容回應他的道歉。

  「那麼,接下來就拜託你了,凡修托斯先生。」

  「我也、是。」

  「咦?」

  「這個騎士團裡,有你們在,我也、很高興。是你們,救了我。」

  「凡修托斯先生!」

  哈洛魯德感動萬分,這時一名團員騎馬走向他,告訴他一切已經準備就緒。

  哈洛魯德立刻露出嚴肅的表情,策馬前進。

  「道別的話也已經說完了,那我們也差不多該走了。啊,凡修托斯先生……要是我們不小心打贏了,到時候你要請我們喝酒喔。」

  「好啊……你們,想喝多少,我都請。」

  凡修托斯直視著四凶災,這麼回答。

  馬的速度愈來愈快。馬蹄聲聽起來格外響亮。

  耳邊傳來吶喊聲,眼前是衝向四凶災的團員們的背影。

  四凶災似乎在等著對方先展開行動。他們流露出從容不迫的氣息。不過從容不迫的反面,就是輕忽大意。因此他們是有空隙的。

  雖然不知道他們在說些什麼,但假如他們沒有浪費時間談話,而立刻衝上來,那麼我方可能就沒有機會測試他們實力了。

  ──我衷心祈禱他們的大意會害他們送命。

  拿著弓箭的衛兵和施展術式的衛兵,出現在北門周圍建築物的窗邊和屋頂上。

  箭和術式同時射出。

  ──開戰了。

  達比德的雙眼看見的第一個畫面,就是被戴著高筒帽的男子躲過第一擊和第二擊後,最後遭折斷脖子的哈洛魯德的身影。

  

 

  金髮男子抓住一名團員的頭,接著用拳頭貫穿他的腹部。

  「嗐嗐嗐嗐!原來如此!他們打算先測試看看我們的實力啊!」

  腹部被拳頭貫穿的團員,手腳揮動了幾下後,便再也不動了。

  戴著高筒帽的男子在金髮男子的身後,用雙手夾住一名團員的側臉,接著用額頭用力撞擊他。團員的額頭破裂,開始激烈地抽搐。戴著高筒帽的男子一把抓住這名團員的腳踝,用屍體擊倒拿著劍同時從左右衝向他另外兩名團員。

  被擊飛的兩名團員雖然立刻試圖站穩腳步,然而戴著高筒帽的男子一個前踢,就踢爛了一名團員的臉;另一名團員則被一把從他背後飛來的劍給刺穿了喉嚨,當場斷氣。

  從後方飛來的劍,是金髮男子擲出的。

  金髮男子接連拾起倒地騎士團員手中的劍,像射箭一般地扔出,一一命中屋頂上的衛兵們。

  伴隨著一陣哀號聲,一名衛兵從建築物二樓的窗戶中被拋向空中。

  戴眼鏡的男子將手臂筆直高舉,而從空中落下的衛兵,身體就這樣被正下方男子的手臂貫穿。男子用力地將衛兵的屍體拋出,接著又面露不悅的表情,將口中的多特棒吐出。大概是血流進他的嘴裡了吧。

  「全都解決了!我把躲在這裡的狡猾傢伙全都解決了唷!作弊是不行的喔!躲貓貓……太無聊了!太、無、聊、了──!」

  又有一名衛兵從窗戶被拋出來,接著紅髮男子探出頭來,似乎在大喊著什麼。

  「原來如此……這就是四凶災啊。」

  凡修托斯雖然始終沉默不語,但卻全神貫注地凝視著眼前的光景,彷彿想把這片慘狀烙印在心中。

  他的手臂不斷微微顫抖,但那應該不是出自恐懼。

  而是懊悔。

  「對不起……要是我能再多提供一些資訊就好了。」

  達比德為自己感到羞愧。當時──克莉絲犧牲自己讓大家逃走的時候,他只顧著逃命,根本無暇注意四凶災的戰法。

  他無法體會他們的實力,因為當實力相差太懸殊的時候,根本就什麼都感絕不出來。

  只覺得他們具有壓倒性的力量。

  心中湧上的僅有恐懼。

  到最後留下的印象,唯有難以言喻的恐懼而已。

  接著確認一下我方的戰力。

  聖位排名第三的凡修托斯‧特洛伊亞、聖位排名第五的達比德‧哈莫尼斯、聖位排名第六的露妮‧溫弗特、聖位排名第七的拉姆薩斯‧法隆特沙、聖位排名第九的羅格‧瓦魯塔、聖位排名第十的瓊特‧席丹,以及二百七十二名聖樹騎士團員。

  怎麼辦?該怎麼分配戰力,才是最理想的安排?

  「首先……由我,打頭陣。」

  凡修托斯舉起劍。

  「最弱的,我想是……那個,紅髮的人。」

  就是剛才從窗戶探頭出來大喊的那個人。

  「首先,由我……殺了他。」

  「殺了他」這三個字明顯蘊藏著殺意。

  每個人都安靜地聆聽凡修托斯的指示。

  「在這同時,瓊特和羅格,去對付那個金髮的人。露妮小姐,請對付那個戴眼鏡的人……達比德先生,我想拜託你,對付那個戴高筒帽的人。」

  凡修托斯盡力提高音量,讓大家都能聽得見。

  「請拉姆薩斯,持續施展防禦術式。其他擅長防禦術式的人,請用防禦術式,掩護八劍,以及團員。特別是迎戰戴高筒帽的人的夥伴,必須優先掩護。另外,在戰鬥期間,請極力,徹底防禦。如果可以的話,為了避免對方聯手……請在戰鬥的時候,不著痕跡地拉開、彼此的距離,這樣一來,就能更確實地防禦。」

  達比德明白了凡修托斯的意圖。他大概是透過哈洛魯德他們的交戰狀況,掌握了對方實力的排序吧。

  首先由凡修托斯從看起來最弱的敵人開始,依序將對手打倒,在這段期間,其他團員必須徹底防禦。等到凡修托斯加入戰鬥後,再依序轉守為攻。沒錯,一旦敵方的人數減少,就比較容易戰鬥。

  只不過,若要採用這個策略──

  「迎戰,最強的對手的──也就是,你的負擔會非常大……可以拜託你嗎?達比德先生。」

  「也只能這樣啦。」

  達比德轉向後方。

  「你們……也沒有意見吧?」

  全員默默頷首。每個人的臉上都閃過一絲緊張的神情。

  ──嗯,抱著適度的緊張感比較好。

  達比德轉向四凶災。又有一個團員被殺了。他閉上眼睛,再睜開。

  ──沒錯,只能這樣了。

  現在的自己應該比以前更強了。騎士團的團員們,也訓練得遠比前團長在的時候更精實。他們已經不是當時的聖樹騎士團了。

  這時──原本走向他們的四凶災,忽然停下了腳步。

  除了他們四個人之外,周圍沒有一絲動靜。

  他們井然地排成一列,一起伸出食指,指向天空。

  「倘若真有天獄界存在,獄神奧迪索古傑亞正睥睨著這個世界──」

  戴高筒帽的人高聲朗誦著。

  「那我們就將這場殺戮獻給神。」

  面無表情、悠哉的笑容、兇惡的笑容、單純喜悅的笑容。

  令人望而生畏的四種表情並列著。

  「我們會讓祢看見,人類是一種毫不畏懼神明,能盡情進行殺戮,充滿純粹冒險精神的存在。我們是人類勇氣的代表。換言之,我們就是勇者。因此,我們將展開殺戮。」

  戴高筒帽的男子這時才將視線轉過來。

  「我們要完成人類。」

  戴高筒帽的人說完後,四個人便零零散散地將手放下。

  沒有人知道他們這番話是對誰說的,他們說的內容也沒人能理解。或許是某種宣誓,或是某種儀式吧?

  只是騎士團的每一個人都能清楚感覺到──戰鬥開始了。

  四凶災終於把注意力轉向這邊。輪到我們了──給人的就是這種感覺。達比德不禁心想「他們真是一群詭異的傢伙」。

  「哇啊啊啊啊啊!我已經忍不住了!貝修加姆哥哥!我好想殺了那些傢伙喔!尤其是那個大個子!我想跟他玩我想跟他玩我想跟他玩!我想玩我想玩我想玩────!」

  「好啊,去吧。」

  「太好了──!來和我玩吧!我的名字叫做──索尼‧安格連!」

  紅髮男子──索尼用力往地面一蹬。

  「──上囉。」

  配合對方的腳步,凡修托斯也開始有所動作。索尼一步就輕輕鬆鬆跨越二十拉塔爾的距離,衝向凡修托斯。

  凡修托斯也迎合對方的行動。

  凡修托斯加速衝向瞬間逼近的對方,揮動手中的一對大劍。

  「哇哇!這個大個子的速度比我想像的還要快呢!唔、哇啊──!」

  索尼在一瞬間轉過身子,試圖躲開攻擊。凡修托斯的肌肉隆起,劍畫出的軌道產生了變化。由上往下揮出的劍,劃過了索尼的身體。

  「呀!」

  凡修托斯的刀刃命中索尼的側腹,讓索尼滾倒在地。

  索尼的側腹滲出了鮮血。其他四凶災的表情也出現了變化──戴著高筒帽的男子雖然只挑了一下眉毛,但另外兩人卻露出了略感意外的神情。

  「噫──」

  索尼發出尖銳的叫聲,睜大了雙眼。

  「血……我流血了……」

  索尼確認自己手上沾的鮮血。此時,一個影子落在他的頭上。

  那是凡修托斯的巨腕揮下的大劍。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這傢伙,好恐怖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索尼一邊哀號,一邊跑進巷子裡。

  「喂!那傢伙很厲害嘛!不錯嘛!」

  金髮男子將手搭在戴高筒帽的男子肩上。

  「嗐嗐,原來王都也有這種傢伙啊!」

  金髮男子神情愉快地指著追在索尼身後的凡修托斯。但下一瞬間他的眼睛所捕捉到的人是──露妮。

  「嗯……我比較喜歡那個耶。欸,貝修加姆,我們已經殺夠了吧?差不多可以讓我自由行動了吧?」

  「還不夠。」

  「好!我殺!我會好好殺掉更~多人的唷?所以,可以吧?我好想趕快去找賽希莉‧亞克萊特喔。我從昨天就開始心癢難耐呢。」

  「……算了,目前殺的人已經達到最低限度了。好吧,你現在可以隨心所欲地行動了。我嘛……嗯,就去那棟建築物吧。」

  戴著高筒帽的人──他們稱之為貝修加姆的男子,將視線落在聖露諾史蕾德學園。

  「那你要怎麼辦,傑梅奇斯?」

  「那我就去那裡好了?」

  戴眼鏡的男子──被稱為傑梅奇斯的男子,視線則落在聖露諾史蕾德城。

  「國王、王妃、王子、公主什麼的,都在那裡對吧?我想把那些傢伙……嗯,總之就是這樣啦。啊,馬索──」

  傑梅奇斯對金髮男子──也就是他稱之為馬索的人說。

  「你找到賽希莉‧亞克萊特之後……不要把她完全毀掉喔?你可要等我。」

  「啊~?你竟然對女人這麼執著,這還真稀奇呢,傑梅奇斯。好啦,我知道了。我不會完全毀掉的。不過在毀掉她之前,我會盡情享受喔?」

  馬索將手放在自己的肩膀上,轉了轉脖子。

  「那等我吃完那個貝魯克族之後,再翻遍王都,找出我心愛的賽希莉小姐好了……那一帶看起來像是貴族大人住的區域,好像挺可疑的?對了,直接問看起來比較有教養的傢伙──應該也是一個辦法吧?」

  被他用銳利的眼神一瞪,達比德等人這才猛然回神。看見凡修托斯的威猛表現而目瞪口呆的,除了達比德之外,還包括了其他的團員。

  「好,我們也上吧。」

  聽見達比德發號施令後,大家才想起自己的工作。團員們不約而同地露出緊張的表情。

  接著,眾人一起衝向前。

  ──可以的。

  大家都看見凡修托斯剛才的戰鬥了。

  對方雖是四凶災,但他們畢竟也是人類。只要戰法沒有出錯,就有機會。

  「先分散對方──知道嗎!?

  石子地面碎裂彈飛。因為傑梅奇斯一腳踩下的關係。他的腳力強到光是踩一下,就能把石子地踩裂。

  一瞬間,所有人都心生恐懼。

  咚──

  彷彿巨人衝過來似的壓迫感。

  咚、咚、咚──

  三個巨大的軀體逐漸加速。耳邊傳來地鳴。大地為之撼動。

  「既然你們想玩,那我們就陪你們玩囉?」

  「殺了你們。」

  三個巨人的速度愈來愈快,往前直衝。

  「嗐!」

  馬索一躍而起。一個巨大的黑影朝達比德等人的上方飛去。

  馬索露齒而笑,猛然落地。

  喀啦。

  兩名團員被馬索踩扁斷了氣。馬索落地後,團員們便包圍他,但他很明顯是故意跳到他們中間的。他的視線鎖定了露妮。

  「嗐嗐嗐,勇敢的騎士大人們,你們可要好好保護公主啊!」

  「冷靜,散開!按照計畫,這傢伙由我們對付!」

  在瓊特這麼說的同時,羅格施展了省略術式──簡略的防禦術式,用充滿聖素的聖劍牽制馬索。緊接著,瓊特又啟動了魔劍的能力。劍開始帶電。

  「露妮,那個戴眼鏡的就交給妳了!」

  達比德也拿起注滿聖素的聖劍,透過戒指型的魔導具施展防禦術式。

  「二、三、四小隊跟我來!那個戴高筒帽的是四個人當中最強的!總之和他保持一定的距離,展開以術式為主的攻擊!要是他逼近了,就全力防禦!聽清楚了嗎!?

  「透過配合彼此的動作,發揮出比個人還要強好幾倍的力量啊。聖樹騎士團……嗯,已經成長得和當時截然不同了呢。」

  正當前排的團員準備展開行動的那一刻──

  「原來如此,這就是真正的聖樹騎士團啊。超乎我的預期呢。」

  戴著高筒帽的男子──貝修加姆,在眨眼間便移動至他們面前。達比德趕緊在團員面前施展防禦術式。團員立刻往後退開,但敵人也跟著立刻逼近。接著,貝修加姆揮出一拳,一名團員的頭蓋骨便應聲粉碎。

  「可是,還不夠。」

  ──他的動作比剛才還快?

  達比德全身寒毛直豎。

  ──我們真的辦得到嗎?

  霎那間,一間房子的牆壁粉碎。

  破牆而出的是──索尼。

  緊接著,凡修托斯也跟著從牆壁的破洞中衝出來。

  他的額頭流著血,但看起來只是輕傷。

  「哥哥,這、這傢伙好強喔!我──我好高興!我好久沒有這種心情了!唔唔唔唔唔唔唔唔,我好興奮!好、興、興、興、奮──────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凡修托斯不發一語,將雙手中的大劍反手握住,毫不猶豫地將兩把大劍分別朝倒在地上的索尼的臉和心臟部位刺下── 

 


 

《聖樹之國的禁咒使4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創作者介紹

東立小說官方部落格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