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魔龍試閱  

被太陽曬到昏頭、只想窩在家裡的小編,帶來新書試閱啦!!

雖然明天很多人都要上班上課,但我們要放眼未來!!看看下禮拜的假期!! 

今天的試閱作品是──《消滅魔王的龍騎士1》

英雄蘭斯洛特‧達比在討伐魔王的那一瞬間,被黑暗吞噬。

等他脫離困境時,時間已經過去了三十八年。

然而,蘭斯洛特心裡想騎乘龍的欲望,在看到天空的赤紅飛龍,被完全點燃。

在這個和平的嶄新世界,改名蘭斯‧史卡沃加的英雄蘭斯洛特將邁向全新戰場──

 


 

  今天的天氣延續昨日的晴朗,是非常適合賽龍的日子。

  神聖蘭卡斯特帝國的帝都卡美洛經歷過與魔族激戰的歷史,是個被巨大且堅固的城牆圍繞的要塞都市。

  外圍一圈的距離約為二十多蘭,賽龍戰就是以繞行城牆外圍的方式進行。

  基本上終點是固定的,只以變更起飛位置來調整選手的比賽距離。建在帝都南門附近的圓形競技場,就是這場比賽的終點。

  圓形競技場即使位於郊外,卻總是有許多人來往,異常地熱鬧。

  競技場一角立著一邊約有二十梅托的巨大正方形白布,上頭映照出在城牆上一字排開的數頭龍。這個景象的所在地點並不是圓形競技場附近,而是接近東門處。

  這是大魔法師梅林開發的魔法──影像轉印,能將使魔所見的影像印到白布──也就是螢幕上。原本是研發用來偵查,現在則成了觀看賽龍戰時必備的魔法。

  圓形競技場最上部是只有龍的主人及關係人才能進入的行政區,裡頭備有好幾個房間。

  夏洛特就在其中一間房內,她坐在鋪了深紅色天鵝絨的豪華椅子上,而露涅特就在她身後侍候著。她的右手邊有張紫木製的圓桌,桌上有杯以柳橙榨出的果汁。

  她前方立著兩個邊長一梅托左右的螢幕,一個映著與圓形競技場相同的影像,一個則是亞隆戴特的影像。

  主辦方會指示為普通觀眾服務的使魔捕捉整頭龍的身姿,而為龍的主人服務的使魔,則被訓練成會追著遮住龍背到身體的編號布。

  能夠把觀看焦點集中在喜歡的龍身上,是只有主人才能擁有的特權。

  「公主,差不多要開始了。」

  「嗯。」

  夏洛特立刻將身體往前傾,緊盯著螢幕看。以往總是用力搖頭吵鬧的亞隆戴特似乎很冷靜,看起來威風凜凜。

  圓形競技場的螢幕上,群龍在起點排成一列。最裡面的號碼是一號,最外頭的是七號。亞隆戴特是四號,位置剛好在正中間。

  『各位客人,讓你們久等了。卡美洛圓形競技場第二戰,終於要開始了。』

  透過擴大聲音的魔法,廣播傳遍整個圓形競技場,那是屬於壯年男性的低沉嗓音。

  他是卡美洛圓形競技場有名的實況播報員,席達‧賽特。

  從小時候就開始來往圓形競技場的夏洛特很熟悉這低沉的男聲。一聽到這道聲音,感覺便會突然興奮起來。

  咚────!

  當大砲聲響起的同時,群龍也一齊從開始位置飛了出去,領先的是──

  

        ◆

  

  火繩一點一點地燒焦,火種也逐漸接近大砲。蘭斯一面凝視此景,一面焦急地等待那個時刻來臨。

  再一下,再一下就好。蘭斯愈發地感到興奮,也清楚地察覺到自己的嘴角正漸漸揚起。

  火種終於納入了大砲中。

  「要上囉,夥伴!戰鬥開始!」

  在蘭斯叫出聲後,大砲聲緊接著劃破空氣。

  亞隆戴特幾乎在同時間衝了出去。如果在沒有速度的狀況下張開翅膀,根本無法加速。在龍有一定程度的速度前,先在地面上奔跑會比較快。

  蠑螈龍的腳力雖然稍微遜色於巨龍,卻遠高於飛龍。轉眼間,亞隆戴特便躍居龍群之首。

  「就是這裡!」

  在蘭斯用力扯住韁繩的同時,亞隆戴特也張開雙翼,讓自己巨大的身軀輕盈地飛上空中。

  飛翔與奔跑,蘭斯看透了這兩種速度的分歧點,發出指令的時機精準至極,他就這麼讓亞隆戴特一口氣加速。

  透過防風用護目鏡看出去的視野相當狹窄,與肉眼相比,感覺總有些霧濛濛的。即使如此,蘭斯還是看見了天空與海洋在遠處連結在一起的景象。

  撲在身上的風既猛又強,似乎稍不注意就會把自己從龍背上颳飛。但即便是在這樣的風壓中,龍的身體還是非常地穩定。

  蘭斯愛死了這種乘坐在龍背上的感覺。

  亞隆戴特的鬥志透過韁繩清晰地傳達給他,這是在飛龍種和巨龍種身上幾乎感覺不到的情緒。而且無論是哪頭蠑螈種龍,平時也是不會表現出來的。

  一切都令他感到懷念。

  終於,沒錯,自己終於回到了故鄉的天空。

  「哈──真令人無法抵擋!好啦,夥伴,來享受天空的樂趣吧!」

  

        ◆

  

  『好,比賽已經開始了,領先的是四號的亞隆戴特!』

  「好!」

  夏洛特大叫著站起身,並用力握緊拳頭。

  在螢幕上,亞隆戴特之後也不斷地加速,趁著這股勢頭,一龍身、二龍身地逐漸與後方參賽者拉開距離。

  「看樣子他是打算採用逃跑的戰術。」

  「嗯,英明的決定。」

  亞隆戴特是頭脾氣極為暴躁的龍。

  這種龍若混在龍群裡推擠,便會累積壓力,消耗無謂的體力。要是讓牠忍過頭,有可能會鬧脾氣不願意再飛。如果變成這樣,那就本末倒置了。

  狀況很好──夏洛特雖暗自稱快,但當距離繼續三龍身、四龍身地拉開,到了五龍身時,她的表情也不禁僵住了。

  「那個,這種步調會不會太快了?」

  「的確,是有點快……了……」

  賽龍戰並不是那種只要一直飛在前方領先就好的單純競技。

  基本上,生物在使出「全力」時消耗的精力都很劇烈。倘若使出八成力可以維持一個小時以上,全力施展大概維持幾十秒就是極限。

  就算是以強大力量為傲的龍,本質上仍是生物。若用上全力飛行,大概也僅能撐上三多蘭。

  想當然地,龍也難以靠速度闖過必須採用彎曲及Z字前進的地方。

  如果是往右轉繞著卡美洛城外圍飛的話,在距離圓形競技場前約三多蘭之處有一段建得筆直的城牆,到了這裡便會迎來比賽最大的高潮。

  該保留體力到何種程度──這種步調分配比什麼都重要,也是最考驗騎手技術之處。

  「這是,脫疆了吧?」

  露涅特戰戰兢兢地問道。

  脫疆是賽龍戰的專門術語,指的是龍不聽從騎手指示的狀態。

  也就是說,露涅特的意思是──亞隆戴特會不會只是無視了騎手的指示,失控亂衝。

  事實上,亞隆戴特在由瓦爾特騎乘的過去三場比賽都有脫疆的狀況。在某種意義上,她們也看慣了這種光景。

  那個討厭的男人至少比瓦爾特更討亞隆戴特的喜歡,所以夏洛特還抱著「今天或許沒問題」的期待,但他似乎仍是無法駕馭亞隆戴特,這樣根本不可能贏。

  主人又要難過了──露涅特也顯得失望無比。然而──

  「不對,好像沒有脫疆。他們的高度維持得很穩,而且如果真的脫疆了,蘭斯肯定會忙著操作韁繩想要取回控制。」

  「經您一說,的確是這樣沒錯……」

  因為怕無法得知龍是否有飛完指定距離,因此賽龍戰禁止參賽龍的飛行高度超過城牆,若是違反便會立刻遭受失去資格的嚴厲處罰。

  城牆平均的高度是二十四梅托,連在龍當中身型最嬌小的飛龍種全身也高約八梅托。也就是說,騎手必須強迫龍盡量低空飛行,所以需要的技術自然不低。

  「而且妳看。」

  夏洛特倏地指向前方,那裡正映著蘭斯那張總是有些看不起別人的無畏笑容。

  「……他這是、刻意的嗎?可是……以這麼快的步調來飛,怎麼可能維持得到最後呢。」

  「嗯,希望他是有什麼策略,不過這也實在太快了。」

  『逃逃逃,四號的亞隆戴特正使盡全力逃跑中!牠與其他選手的差距已經超過了十龍身以上,牠究竟要逃到什麼地步才會滿足呢!?

  席達幹勁十足地進行轉播。

  席達已經是個轉播賽龍戰三十年的老手,也能冷靜地判斷出亞隆戴特或許已經完全失控,但他在這裡發揮轉播員的專業技巧,採用了會讓觀眾們熱血沸騰的巧妙說詞。

  「我們才想知道呢。」

  「的確是。」

  夏洛特打從心底同意露涅特這番似是詫異至極的話語,也很後悔自己沒有確實追問出蘭斯要使用何種策略。

  『看,四號的亞隆戴特已經來到卡美洛路線最大的難關,北門。這裡是個有著四十六度漂亮角度的銳角彎道,正是考驗鞍上之人技巧的時候。哦哦,亞隆戴特沒有減速,牠維持著本來的速度直接衝進彎道區,這種速度肯定會偏離路線的喔……呃、啊!?

  「喂喂喂……呃、什麼!?

  「咦咦!?

  螢幕上顯示的影像,令轉播賽龍戰三十年的老手在比賽中發出了失態至極的愚蠢叫聲。

  夏洛特與露涅特也不由得驚訝地睜大眼睛,啞口無言。

  『剛、剛、剛、剛剛那是怎麼回事──!?火焰吐息!是火焰吐息!四號的亞隆戴特以火焰吐息的反作用力硬是改變了方向!規則說明書裡的確有著不能攻擊其他龍的規定,卻完全沒有不能釋放吐息這一條。可是,可是!這種情形真是前所未聞!』

  「那、那個男的怎麼會這麼做……」

  驚訝到闔不攏嘴,指的就是她們目前的狀態。用火焰吐息來變換方向,只要是蠑螈龍的粉絲都會有過一次這樣的幻想。

  但那應該都只是紙上談兵而已。

  火焰吐息是蠑螈種最大的必殺技,反作用力也強得不像話,是個若不好好踏在地面上,就危險到不能施放的招式。

  在空氣阻力高,且最容易不穩的高速飛行中使用這招?在這種情況下,很容易就能想見要控制姿勢有多麼困難。

  而且龍與龍騎士是不同的生命體,擁有個別的意志。老實說要讓牠們完全按照自己所想的行動,打從一開始就是不可能的,更別說是脾氣暴躁的蠑螈種了。

  即便是目前以技巧最好著稱,被人盛讚為『名手』的現役龍騎士萊昂內爾,這麼做也只會讓他自己的姿勢嚴重歪斜,十有八九不是會偏離比賽路線,就是會狠狠撞上城牆而墜落地面吧。

  沒錯,應該說沒變成那樣才不尋常,但亞隆戴特仍若無其事地繼續飛翔。

  『牠鞍上的龍騎士名為蘭斯‧史卡沃加,是位沒沒無名的龍騎士。他是何人!?這位龍騎士究竟是什麼人物呢!?

  「真的……我們才想知道呢。」

  「的確是……」

  飛得這麼胡來的龍騎士竟是前天才剛取得執照的新人,這種話都可以歸類在酒席上會有的無趣玩笑中了。

  其實自己是在做夢吧──想到這裡,夏洛特忍不住擰了下自己的大腿。

  她理所當然地感受到了疼痛。

  『令人無法置信的光景剛才就展現在各位眼前。在我驚訝的時候,四號的亞隆戴特已經通過了五多蘭處。與其他龍的差距應有二十龍身了吧!刻在魔法時鐘上的通過時間是五十七秒四!步調快得非比尋常!』

  「五、五十七秒!?

  夏洛特坐也不是站也不是,還伸出手捉住螢幕。驚喜從剛才就一直接二連三地爆出,這對心臟實在不太好。

  經過五多蘭處的通過時間,在平均的步調下約是六十秒前後,一般在五十九秒左右就算是高步調。速度雖快,但領先的龍消耗也劇烈,只會對後續的龍有利。

  五十九秒就已經會有這種後果了,現下居然是五十七秒,說是瘋狂也不為過。

  再這樣下去,等到達可說是賽龍戰最能分出勝負之處,也就是最後三多蘭的直線時,亞隆戴特的體力早就一點也不剩了。

  不對,別說是最後的三多蘭,牠現在是不是就到極限了?

  『看,已經通過六多蘭處了。領先的仍是四號的亞隆戴特,與後方的龍相差十五龍身、哦哦,差距一口氣縮短了,亞隆戴特終於不行了嗎──!?

  那是恐懼轉變為現實的一瞬間。

  亞隆戴特的頸部是抬著的,這是龍已經非常疲勞的證明。

  接下來牠的步調會更慢吧,相對地其他龍都還留有充足的餘力。

  太令人絕望了。

  從剛剛使出火焰吐息轉彎的一幕可以看出這名男子技術非凡,或許他有什麼策略。

  可是夏洛特實在不認為那會成功。

  雖然夏洛特是個年紀還輕的少女,卻在懂事前就與龍有所接觸,至今也一直專注地學習與龍有關的事物。

  因此她也算是相當瞭解龍及賽龍戰。

  目前的局面已無法靠技術挽回了,讓體力耗盡的龍在比賽中回復──連傳說中的魔王也使不出這種荒誕的魔法。

  「吶,露涅,總覺得我的愛龍在轉播中被持續提及的體驗好新鮮啊,感覺有點不錯呢。」

  過去三戰,亞隆戴特可說是幾乎沒在轉播中出現過,所以這的確是夏洛特毫不掩飾的真心話。

  可是客觀來看,她只是在逃避現實而已。

  

        ◆

  

  『亞隆戴特終於不行了嗎──!?

  聽到在遠處微微響起的叫聲,蘭斯不由自主地露出苦笑。

  事實上,亞隆戴特是真的累了,透過韁繩也完全感受不到任何力氣。這是當然的,無論是再怎麼樣的名龍,持續以這種步調飛行怎麼可能不疲累。

  「不過,你也不是會在這裡就敗戰的傢伙吧。」

  蘭斯一面撫摸亞隆戴特的脖頸,一面叫喚牠。

  「你明白吧?你現在飛在最前面喔,而且還遙遙領先呢,小姐一定也很高興~~」

  其實她一點也不高興。

  「她應該是期待著你能就這樣最先衝進終點吧。」

  其實她正在逃避現實。

  「可是啊,如果讓她有了這樣的期待卻又輸掉,小姐會非常失望吧?期待愈大,失望也就愈大嘛。」

  蘭斯確實地從韁繩感覺到了亞隆戴特的微弱反應,暗自竊喜一切都如自己所料。

  牠已經完全落入自己的掌中了。

  「你不想看到她那樣的表情吧。既然要看,看到她高興的表情才是最好的,那就只能繼續維持第一名了嘛。我跟你約定,要是得到了第一名,你就能夠見識到小姐至今從未嶄露過的喜悅神情喔。」

  在這名男子充滿謊言的話語中,只有這句話是貨真價實的事實。

  然後──

  鬥志的火焰在亞隆戴特的眼中熊熊燃起。

  

        ◆

  

  『群龍轉過最終區域,進入直線區了。領先的是四號的亞隆戴特,牠和後方的差距已經減少到十龍身了,牠能就這麼逃到最後嗎?看,所有的龍都一起進入最後衝刺啦──!』

  「啊啊啊啊啊……」

  夏洛特舉起手在胸前交握,嘴裡像是忘記該怎麼說話似地發出呻吟聲。

  本來二十龍身以上的差距,在僅僅的三多蘭之間就只剩下十龍身,這樣的光景完全讓人只能想成亞隆戴特的體力耗盡了。

  相較之下,其他龍進入最後的直線後,速度卻是逐漸提升。

  『比賽還剩下兩多蘭,領先的依舊是四號的亞隆戴特,與後方相差七龍身。暫居第二的是最受歡迎的三號疾風哈迪亞,龍翅膀的情況看起來很不錯。各位瞧瞧,牠是否能取得領先呢!?

  終於來了嗎!夏洛特在心中發出慘叫。

  在圓形競技場用的螢幕上,映著一具飛龍種特有的黑色龍體正在用力振翅的畫面,鞍上的龍騎士瓦爾特臉上甚至已經流露出了確信自己能獲勝的笑容。

  就如轉播所言,疾風哈迪亞的速度確實很快。騎手的鞭子發出呼呼聲,令牠不斷地拋下後方的龍。牠的翅膀一如剛才的評價所示,狀況很好。

  再這樣下去,眨眼間就會被超越的──

  『好,只剩下最後一多蘭了。領先的是四號的亞隆戴特,與後方差距六龍身!亞隆戴特還在堅持!亞隆戴特仍舊繼續堅持著!難道比賽會爆出令人意想不到的結果嗎──!』

  「咦!?

  差距幾乎沒有縮短?能以那麼快的步調飛行,就代表牠目前的速度,與最有奪冠希望的飛龍使盡全力時的速度相同。

  難道是疾風哈迪亞的狀況不好?不對,若是如此,那牠就不可能拉開與後方的距離了。

  這怎麼可能。

  以賽龍戰的常識來看,這是絕對不可能的。夏洛特急忙轉頭看向龍的主人用的螢幕。

  那裡映照出的是充滿鬥志的亞隆戴特。

  記憶在夏洛特的腦海裡甦醒──那是兩年前牠打倒年紀比自己大的蠑螈龍時露出的表情,是許久未見的『戰士』的神情。

  而且,她的眼睛是產生錯覺了嗎?

  覆蓋在亞隆戴特身上的鱗片看起來似乎比平常更紅了,不對,每天都與牠接觸的夏洛特是不可能看錯的。

  亞隆戴特身上究竟、究竟是發生了什麼事!?

  不,現在這種事根本無關緊要。

  「只剩一點,只剩一點了,亞隆戴特!」

  眼下她只要替牠打氣就好。

  「加油,加油……給我上啊──!」

  不知是不是聽見了主人打從靈魂發出的吶喊,亞隆戴特的速度再次加快。

  夏洛特將視線移往圓形競技場上空,即使是用肉眼,也能看見那道深紅色的閃光正以飛快的勁勢往這裡飛來。

  『剩下兩百梅托。好強!亞隆戴特太強了!牠甩開後方一大節,現在抵達終點──!亞隆戴特率先抵達,取得了壓倒性的勝利,冠軍是四號的亞隆戴特!今天又出現了一頭有希望勝出明年德比的候補龍,牠的名字是亞隆戴特!』

  

  雖然新龍戰只能算是個開場節目,圓形競技場卻圍繞著異常熱烈的歡呼聲。

  周遭飛舞的紙屑是沒有壓中的賭博龍券。

  從那個數量看來,應該有相當多的人蒙受了損失,可是大家卻都起立鼓掌,盛讚這名勝利者。

  對民眾來說,蠑螈種是他們自懂事起就認定的英雄。

  蠑螈種於目前賽龍戰的時代裡已不合時宜,每個人都知曉牠們正在邁入衰退。

  正因為這樣,他們才會不吝於祝福克服逆境取得勝利的蠑螈龍。何況亞隆戴特展現的強勁飛法狠狠擊敗飛龍種,這樣的英姿迷倒許多人。

  大家都在品嘗這種感動到心靈深處的爽快感。

  圓形競技場開放的中央部分是一片草地,而在草皮中心繪有一個大小正好能讓一頭龍進入的圓圈。

  那是只有在比賽中勝利的龍才能降落在此的勝者之圈。

  蘭斯讓亞隆戴特降落於此,自己輕盈地跳下龍背,然後有某種東西以驚人的氣勢飛奔進他懷裡。

  「做得好!你做得太好了!謝謝你,蘭斯,謝謝你!」

  是夏洛特,她的臉上被淚水糊成一團,糟蹋了那難得的美貌。

  她看起來已經說不出其他的話語,只是把臉埋在蘭斯胸口,放聲大哭。

  蘭斯感到很為難,這種事情在數萬人的目光前上演只會變成一場恥辱。即使他臉皮再厚,表情也不禁微微僵了一下。

  但他也不是不能理解夏洛特的心情,所以就隨便她了。

  「抱、抱歉,我太感動了……」

  等徹底地大哭完一分鐘後,夏洛特才冷靜下來。

  「真的,而且妳搞錯該抱的對象了吧,努力的是這傢伙喔。」

  蘭斯用大拇指指了一下亞隆戴特,牠傲然似地哼了一聲。

  夏洛特拭去眼角的淚水,浮現滿臉的笑意。

  「嗯,我等等也會好好地表揚亞隆戴特的。不過,我現在更想向你道謝。真虧你、真虧你能讓亞隆戴特獲勝,而且還破了紀錄!」

  亞隆戴特的飛行總時間為一分五十八秒四,毫無疑問地打破了帝國三歲龍的紀錄。

  但賽龍戰當然無法只憑計時論斷優劣,GI比賽中的紀錄時間比等級更低的賽事慢也很常見。

  可是在現在的賽龍戰中,「快」果然還是最重要的要素。

  何況龍在競賽生活之後,還有種龍生活這種第二龍生在等著牠們。

  有了破紀錄的競賽成績,肯定能為亞隆戴特成為種龍一事加分不少。

  「真的很感謝你。」

  儘管夏洛特是打從心底在訴說感謝,但仔細一看,蘭斯的神情卻顯示出了顯而易見的厭惡。

  即便是夏洛特,面對自己誠心誠意的感謝被回以這種表情,也實在是笑不出來。

  「……你為什麼要露出這種感覺很厭惡的臉?」

  「當然啊,我都誇下海口了,卻還是有三次失誤。如果這裡有洞,我當場就想鑽進去。妳跟我道謝,反而會讓我更鬱悶。」

  蘭斯用右手蓋住臉,重重地嘆了一口長長的氣。

  儘管展示出了刷新紀錄一秒以上、有如神助般的騎乘技術,他還是認真地為了自己失誤一事而心情低落。

  那麼若是他不失誤,到底會飛出怎麼樣不得了的成績啊?夏洛特已經訝異到只能苦笑了。

  真是個與常人不同的男人。

  

  「如各位所知,這間廄舍在今日的新龍戰獲得了值得紀念的第一次勝利,這也是多虧了你們一心一意、在公私雙方對我這個不成熟的主人的支持。

  為了表示這份感謝,我準備了這個微不足道的宴席。各位就在今晚好好享受,為下一場戰鬥養精蓄銳吧。好,乾杯!」

  「「「乾杯──!」」」

  好幾聲高亢、堅硬卻又澄澈的鏘鏘聲接連響起,大家接著將杯子移到嘴邊,咕嚕咕嚕地喝下杯中的飲料。

  房間深處掛著巨大的垂幕,置於中間的長桌上擺滿了各式各樣的料理。

  說到夏洛特,她正以複雜的神情凝視自己裝了紫紅色液體的杯子。她才剛滿十八歲,還不太習慣喝酒。

  雖然在慶祝的宴席上曾喝過幾次,但她實在感受不到酒的美味,反而還覺得難喝。

  可是宴席的主人要是不喝下最初的一杯酒,大家肯定不好意思點酒。

  再這樣僵持下去也不是辦法,於是夏洛特下定決心,一口氣把酒喝了下去。經過冰鎮卻仍灼熱的液體流過她的喉嚨。

  「嗯?真好喝……原來如此,這就是勝利的美酒吧。」

  從以前到現在,夏洛特一直無法喜歡上紅葡萄酒特有的苦澀味道。

  但因為獲得了勝利,至今累積的痛苦經驗及忍耐等事物與這種味道重疊,令夏洛特在今天感受到無法言喻的濃厚風味。

  要是能再多品味一下就好了──她有些惋惜自己一口氣把酒喝掉的行為。

  「哦哦,小姐,妳喝酒的模樣還真是爽快。來,再喝一杯。」

  蘭斯舉起酒瓶靠了過來。

  「嗯,給我吧。」

  夏洛特大方地點頭,把杯子遞給蘭斯。

  露涅特身為隨侍的女僕,自然知道夏洛特不擅於喝酒的事。她望著逐漸斟滿的液體,擔心地小聲問道:

  「公主,您還可以嗎?」

  「可以,今天的酒感覺特別好喝。」

  「那就好。」

  侍女那面無表情的臉上浮現了一絲喜色,行了一禮後便退下。

  「我說啊,你們居然是第一次獲勝嗎,還真是個弱小的廄舍啊。」

  蘭斯一邊喝酒,一邊露出挖苦的笑容。

  露涅特有一瞬間憤憤地皺起臉,卻只是簡短地嘆了口氣,沉默地帶過,似乎是認定無論自己怎麼說都無法改正這名男子的態度,於是放棄了。

  夏洛特完全沒有表示出介意的樣子,驕傲地挺起胸膛回答:

  「沒錯,我們是今年剛開業,所屬龍也只有亞隆戴特一頭的弱小廄舍。」

  洛克威爾家寄養賽龍的廄舍位於別處。

  雖然賽龍戰對大眾來說只是娛樂,對貴族而言卻絕不只是遊戲,這還關係到家族的臉面。

  老當家並不魯莽,自然不會將所有的龍都交給僅僅十八歲、今年才剛取得執照的新人調教師,就算對方是自己可愛的孫女也一樣。

  儘管夏洛特在年幼的孩提時代就於老家與龍接觸,這一年來也拚命用功把知識塞進腦裡,卻完全沒有真正調教過龍的經驗。

  即使能夠接下許多的龍,她也沒有自信能將牠們調教到令人滿意的地步。於是她只從祖父手裡接過她以代親身分一直照顧著的亞隆戴特,將牠放在自己的廄舍進行鍛鍊。

  「這不是什麼值得自豪的事吧。」

  蘭斯苦笑著說。

  「我沒有覺得自豪啊,只不過打腫臉充胖子也是沒用的。而且我也不願意一直處於弱小的狀態,眼下嘛……」

  夏洛特說到這裡便暫時停頓,以飽含期待的目光望著蘭斯,輕輕地拍了拍他的胸口。

  「你接下來不也會繼續為我們贏得勝利嗎?」

  「嗯,我也不喜歡輸啊。」

  蘭斯像往常一樣回以充滿自信的無畏笑容,一口氣喝下杯中的酒。

  夏洛特漾起滿足的微笑,不過她很快就褪去笑容,表情轉為嚴肅。

  「所以,你也差不多該坦承了吧。」

  「啊?坦承什麼?」

  「不要裝傻,就是今天比賽的事。亞隆戴特當時因為前半段的超高步調,應該已經沒有體力了,為什麼在最後二多蘭還能有那樣的速度?」

  特別是最後一多蘭的計時成績為十秒七,亞隆戴特至今最好的紀錄是十一秒二,居然硬是縮短了零點五秒。

  在圓形競技場的時候,她心裡滿是勝利帶來的感動,沒有思考這些事的餘裕,等回到廄舍冷靜下來後,腦中就滿是對這點的疑問。

  而不管她再怎麼樣思考,結果仍無法明白任何事。

  「那時亞隆戴特的身體有泛紅,這件事果然跟那種速度有什麼關聯嗎?」

  「這個嘛,其實告訴妳也無所謂啦……」

  蘭斯有些壞心眼地笑了笑,然後舉起自己的杯子。

  夏洛特並沒有遲鈍到察覺不出他意思的地步。

  「我真是失禮了,既然讓你為我斟酒,按照禮節我也必須回敬才是。」

  夏洛特拿起放在附近桌上的酒瓶,在露涅特「怎麼會,公主居然親自動手!?」的悲鳴中,替蘭斯的杯子注入葡萄酒。

  「真是的,明明眼前就有可愛的女孩子,我為什麼要悲哀地自己喝啊。」

  夏洛特聞言,感覺自己的心臟重重地跳了一下。

  她也能清楚感受到鮮血往臉頰上衝的溫度。

  可愛,漂亮──夏洛特已經習慣被人以這樣的言語稱讚,也明白對方只是貧嘴而已。可是為什麼自己還會如此動搖,甚至感到欣喜呢?

  「……什、什麼啊,在你眼裡,我看起來很可愛嗎?」

  夏洛特設法維持平靜,張口詢問道。她的語氣很粗魯,聲音卻有些尖銳。

  蘭斯一面喝酒,一面苦笑。

  「這是當然的啊,妳如果不算可愛,那就等於世界上大部分的女性都不可愛了。」

  「是、是嗎?來,再喝一杯。」

  夏洛特漾起一臉有如花朵綻放的明亮笑容,再次替蘭斯斟酒。

  露涅特在後方對蘭斯投以宛如刀刃般冰冷的銳利殺氣,但心情愉快的夏洛特並沒有注意到。

  不過蘭斯似乎察覺到了,他苦笑著讓夏洛特替自己倒酒。

  「然後,接續剛才的話題。」

  「喂喂,即使你讚美我再多次,除了酒以外我什麼都不會給你的喔。」

  「啊?妳不是想問比賽的事情嗎?」

  「咦?啊,對!沒錯沒錯!」

  夏洛特的腦袋完全遺忘了最初的目的,這讓她陷入自責當中,覺得自己沒資格當調教師。

  蘭斯無視苦悶的夏洛特,繼續說道:

  「這個嘛,先打個比方吧,小姐全力奔跑一多蘭的距離,結果筋疲力盡到當場癱倒,完全站不起來。」

  「別看我這樣,我也是有鍛鍊過的,只是區區一多蘭還不足以讓我露出這樣的醜態。」

  「那十多蘭也可以啦。然後啊,在妳癱倒的時候,魔族就出現了。這時小姐認為自己會怎麼做?」

  「這個啊……」

  夏洛特在腦中建構蘭斯所說的情況,思考了一會兒。

  「大概是會跳起來,拔出腰間的劍砍過去吧?」

  「這時候要逃啦。」

  蘭斯忍不住苦笑──真是位勇猛的公主啊。

  「對,就算覺得自己累到動不了,但一旦碰上緊要關頭身體還是會動。而且就是在這種時候,身體會出乎意料地釋放比平常更大的力量。嗯,總之就是火災現場時會出現的蠻力啦。」

  「唔,你的意思是,亞隆戴特就是發揮了這種蠻力嗎?」

  「就是這麼回事。」

  「但這種力量是無法自由操控的吧?」

  就是因為只會在緊要關頭展現,形容詞中才會有「火災現場」這幾個字。就算現在想用出來,夏洛特也完全不曉得該怎麼做。

  連自己的身體都無法隨心所欲地應用,因此她根本不認為,能刻意讓與人類不同種族的龍處於這種狀態中。

  「妳認為對蠑螈龍來說,緊要關頭指的是什麼情況?」

  「嗯……果然是戰鬥吧。」

  夏洛特稍微想了一下後,蘭斯滿意似地頷首。

  「正確答案。蠑螈龍曾經與魔族死鬥過一百年以上的漫長時間,大概是為了適應那種環境吧,偶爾會出現『將自己體內的鬥爭本能提高到一定程度以上,就能自然發揮這種力量』的傢伙,而名龍幾乎毫無疑問地都會具備這種特性。」

  「我也……不是初次聽聞……啦。」

  夏洛特悔恨地咬緊嘴唇。

  從祖父開始,她自於聖戰中倖存的勇士們口中聽過好幾次相關的話。像是蠑螈龍只在戰鬥時才最能發揮自己的本領,還有戰鬥時的蠑螈龍動作是最好的等等。

  換句話說,戰鬥時的蠑螈龍,能力會比普通地參加賽龍戰時高。這跟那個一多蘭十秒七的最好成績應該有所關聯吧。

  「之後就配合時機,提高龍的鬥爭本能就好。只要知道辦法,就很簡單對吧?」

  說完後,蘭斯咕嚕咕嚕地喝下杯中的酒。

  另一方面,夏洛特──不對,是正聚精會神傾聽的廄舍全體員工都露出驚愕的表情,啞口無言。

  夏洛特吞了口唾沫,開口說道:

  「會說這種事很簡單的就只有你而已。」

  她是懂這個理論沒錯。

  可是愈瞭解蠑螈種,她就愈覺得蘭斯所說的不僅僅是紙上談兵,更是單純的謬論。

  在快開始競賽前將龍的鬥爭本能完全激發出來──若是選對辦法,這點應當是可行的。但從最初就讓牠發揮出超越界限的力量,那龍在後半就會因為疲勞而撐不住。不在最後階段發揮這個本能,就沒有意義了。

  而且光是要乘坐在蠑螈種的背上就是一大挑戰,就連名手萊昂內爾雖能讓龍在某種程度上聽自己的話,卻恐怕無法自由地駕馭牠們。

  再加上還要巧妙地控制龍的精神狀態,這肯定連坐慣蠑螈龍的戰時英雄們都無法辦到。

  除了一人之外。

  (但蘭斯不可能是『那位大人』。)

  雖然沒有發現遺體,但那位大人已經在近四十年前亡故,即使還活著,也早就是五十五歲左右的老年人了。而蘭斯不管怎麼看,都是正值青春年華的十幾歲青年。

  「你到底……是什麼人?」

  夏洛特再次問出了這個與之前相同的問題,且在心中感受到了一股令人不寒而慄般的畏懼。

  蘭斯勾起意味深長的笑意,卻也只給出了和以前一模一樣的回答。

 


《消滅魔王的龍騎士1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創作者介紹

東立小說官方部落格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