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妹試閱  

又來到一個禮拜上班上課的最後一天啦~~

就讓我們用新書試閱來慶祝吧~~

今天小編要給大家的試閱作品是──《如果有妹妹就好了。3》

羽島伊月依舊過著被各式各樣問題追著跑的忙碌生活。

某天,作品改編成動畫後備受打擊的作家友人‧不破春斗找伊月商討戀愛的煩惱。

坦承心意的眾人之間,究竟會產生什麼樣的火花?

在終點迎接他們的,會是激情還是平和呢──


 

愛情喜劇(暫稱)
  
  
  四月中旬的某天。
  兩名作家在秋葉原的某間大眾餐廳一邊用餐一邊談話。
  羽島伊月與不破春斗。
  今天是兩人的新書發售日,為了觀察銷售狀況,他們剛巡視完幾間秋葉原的書店。
  以結果而言,春斗的作品『絕界的聖靈騎士』,電視動畫剛上檔沒多久,不只最新一集銷售熱烈,就連前面幾集也賣得很好,原先因為動畫品質慘不忍睹而意志消沉的春斗,見狀也重新振奮了起來。
  另一方面,伊月的新作『妹法大戰』的銷售情況則是跟以前沒什麼太大的差別,雖然感覺賣得還算不錯,可是人氣明顯不如春斗,這教伊月感覺心裡很不是滋味。
  今天主動邀約去逛秋葉原的人是伊月,原本的目的是為了鼓勵鬱鬱寡歡的春斗,結果不知不覺間兩人立場顛倒,變成春斗在安慰伊月。
  後來這一餐由春斗請客,伊月的心情這才終於好轉,於是春斗假裝若無其事,像閒聊一樣突然拋出了一個問題。
  
  「──小京她有男朋友嗎?」
  
  伊月被春斗的問題嚇了一跳,眼睛眨個不停。
  「咦?我也不知道她有沒有男朋友。」
  然後他側著腦袋如此回答道。
  京──白川京是伊月和春斗兩人共同的朋友,是個女大學生。
  她和伊月是大學同學,伊月休學後她還是常常跑去伊月房間作客,有時候準備報告或考試,有時候打電動或看書打發時間。伊月偶爾也會向京請教有關女孩子的時尚裝扮和流行事物,或者把寫到一半的原稿丟給她看並徵詢她的意見。
  京和春斗是在兩個月前一起玩TRPG的時候認識的。
  「春斗,你喜歡京嗎?」
  伊月單刀直入地提問,春斗雖然試圖故作平靜,不過還是控制不住地臉紅了起來。
  「……啊,不如這麼說吧,我對她算是有點興趣。」
  十天前,春斗和伊月、京以及同是作家的可兒那由多一起觀賞了『絕界的聖靈騎士』的動畫第一集。
  在春斗受到動畫品質低劣的打擊而不禁流淚的時候,伊月和那由多只能懷抱著無比沉痛的心情默默觀看著。
  他們兩人跟春斗一樣都是職業作家,很清楚作品如果改編成動畫,就是有可能會發生這種悲慘的情況,也知道有幾個同業曾因此而意志消沉。而且他們也想像得到,這些事情當中一定存在著局外人無從得知的複雜內情。
  正因為自己是對內情一無所知的局外人,所以他們兩個不敢貿然表達同情。
  可是京不一樣。
  看到春斗流淚後,她不假思索地表現出同情,傷心得就像受傷的人是自己一樣,涕淚俱下把整張臉都哭花了。
  當朋友傷心難過的時候,陪他一起傷心難過──
  像這種看似簡單卻不是任何人都做得到的事情,她輕輕鬆鬆就做出來了。
  
  ──至少我知道拚盡全力後,結果不盡人意的話心情會有多難過!
  
  這十天以來,雖然春斗一直悶悶不樂地把自己關在房間,可是每當內心快被黑暗吞噬的時候,他的腦海裡就會浮現出京哭泣的臉龐。
  等到現在心情稍微樂觀一些之後,春斗回過頭來思考,自己之所以能勉強保住最後一道防線不至於崩潰,或許都要歸功於京的眼淚。
  有人願意陪自己一起悲傷流淚。
  就是這個事實,讓受傷的春斗免於一蹶不振。
  「因為我想說,小京她這個女生還滿不錯的嘛。」
  春斗紅著臉以飛快的速度說道,伊月也點頭表示附和:「也是啦。」京確實是一個很好的女生,伊月對此沒有意見。
  「京有沒有男朋友嗎……我沒聽她提過呢……」
  伊月和京乃是無所不聊的朋友,然而兩人很少聊到私生活的話題。
  不過……
  「……我記得螃蟹公有用崇拜的眼神說過『京姊是經驗很豐富的成熟女人呢』之類的話……」
  附帶一提,那段話的下文是:「我也想快點變得跟京姊一樣。所以我們來愛愛吧前輩!」
  「……經、經驗很豐富的成熟女人嗎……」
  春斗忍不住想像起那個畫面,咕嘟一聲抽動喉嚨吞嚥口水。
  「好像是喔。」
  伊月努力裝作沒什麼大不了的樣子點點頭。
  坦白說,他不太願意去想像朋友在那方面的事情。
  「很豐富到底是指多豐富啊……?」
  「這我怎麼知道!……反正她現在有沒有男朋友我是不清楚啦,不過就算有也沒什麼好大驚小怪的。」
  伊月對京在學校的交友情況不太清楚,不過之前總是看她跟看起來感覺生活多采多姿(正好是伊月不太知道要怎麼相處的類型)、外表華麗亮眼的女孩子們走在一起,相信她的男性朋友一定也不少。
  「是嗎……說得也是啦……像她那麼可愛,個性又好的女生,其他男生不可能都沒有興趣……」
  春斗輕聲嘆息。
  伊月當著他的面拿出智慧型手機開始操作。
  「?你在做什麼?」
  「……我想直接跟她問清楚。」
  說完,伊月把手機畫面秀給春斗看。
  只見手機開啟了LINE的應用程式,訊息輸入欄位上寫道:
  
  妳現在有男朋友嗎?
  
  「別鬧!你劈頭這樣問也太露骨了吧!」
  伊月向驚慌失措的春斗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
  「這種問題問本人是最快的吧。」
  「話是這麼說沒錯!可是總要一步一步慢慢來或者用話題誘導,好讓人家有個心理準備吧!」
  「別那麼龜毛了。」
  於是伊月二話不說按下了傳送鍵。
  「啊啊啊……!」
  春斗一臉錯愕。
  傳送出去的訊息已經浮現了「已讀」的標籤。
  「看來她已經看到了。」
  「……伊月……沒想到你還挺大膽的嘛。」
  春斗鬧彆扭似地如此說道,伊月對著他露出傻眼的表情。
  「我才想說沒想到你的膽子還挺小的嘛。虧你叫淫棍王子。」
  「就說我才不是什麼淫棍了。」
  這時隨著「咻啵」的音效,京回傳了訊息。
  兩人同時盯著手機畫面瞧。
  
  沒有啊。幹嘛問?
  
  「是嗎……她單身啊……」
  春斗鬆了一口氣。
  伊月的表情有些困擾。
  「……她問我幹嘛問……那我要怎麼回答啊?感覺真麻煩,我可以直接回她『春斗說他喜歡妳啦』這樣嗎?」
  「可以才有鬼,笨蛋!誰叫你那麼唐突地問她有沒有男朋友,她當然會反問你『幹嘛問』啊,笨蛋!」
  「……我才不是笨蛋。」
  伊月有些不爽地碎碎唸,姑且用『只是一時心血來潮感到好奇而已。不用在意』這樣的說法來搪塞。
  「……你叫她『不要在意』,她就真的有辦法不去在意嗎?」
  春斗一臉無法釋懷地說道。
  「是說,不管怎麼看,你這樣回答,人家只會當你對她有意思吧……」
  「什麼……!」
  伊月驚愕地瞪大眼睛,然後思考了幾秒鐘的時間。
  「你說的有道理!」
  「你果然是阿呆……」
  被春斗用輕蔑的眼神注視,伊月尷尬地別開視線。
  「……呣……事到如今也只好坦白告訴京你對她有意思了……」
  「就叫你別鬧了,我說真的!」
  「呣……」
  伊月煩惱了一會兒後,向京傳送訊息補充說明。
  
  妳不要會錯意了!我對妳這樣的女生一點興趣也沒有!
  
  「好,這樣就沒問題了吧!」
  「是、是嗎……?」
  春斗向自鳴得意的伊月露出滿腹狐疑的表情。
  「我還打上驚嘆號強調語氣呢,無懈可擊吧。」
  「有嗎?不覺得反而像是傲嬌語氣嗎?」
  「傲……嬌……?」
  被指出盲點,伊月死盯著自己打出的文字猛瞧。
  「啊啊!的確是!」
  「我說你啊……」
  「呣呣呣……所以我到底該怎麼修正才好……繼續解釋下去感覺只會愈描愈黑而已……」
  春斗向苦惱著不知該怎麼辦的伊月嘆氣。
  「唉……你只要像以前一樣正常跟小京相處就好了。LINE的事情就裝瘋賣傻吧。」
  「唔唔。」
  「然後……我近期內會跟她告白。」
  「噢噢~」
  見春斗漲紅了臉,用充滿鬥志的眼神做出宣告,伊月不禁發出感嘆的聲音。
  「等著瞧吧,看我的厲害!我要跟小京告白──然後我絕對會為她帶來幸福的!」
  看到春斗做出熱血沸騰的發言,伊月顯得有些困惑。
  「噢、噢……春斗你好熱血啊,跟平常判若兩人……」
  「……大概是因為動畫慘遭失敗吧。」
  春斗的表情突然蒙上了一層陰霾。
  「……現在一定是我人生的低潮時期。我不這麼想的話會撐不下去的……既然已經跌落到了谷底,再來我只需要奮力往上爬就可以了吧。」
  春斗揚起嘴角強迫自己擠出笑容,伊月小聲地喃喃回了一句「說得也是」,也面露看似有幾分惆悵的笑容。
  這時掠過伊月腦海的,是某個前輩作家說過的話。
  
  暢銷作家一定要過得幸福才行。
  成功的作家被連讀者也稱不上的人砲轟、當作沙包任意攻擊也無法還手,最後意志消沉而慢慢淡出──這樣的世界不可能會有未來。
  費盡千辛萬苦,好不容易終於登上巔峰,可是卻無法過得幸福──沒有人會嚮往這樣的業界。沒有人會願意為了更上一層樓而努力。
  讓自己得到幸福──這是一種義務。
  看是要買房子或買昂貴的汽車和名牌服飾也好,享受美食美酒也好,和配音員偶像結婚也好,舉辦簽名會或活動享受粉絲的吹捧也好,在訪問和演講的時候把自己塑造成文化份子的形象也好。要跟編輯部耍大牌也沒什麼不行,不過這麼做有很大的風險,我個人不怎麼推薦就是了。或者乾脆暫時丟下工作,逍遙一段時日也未嘗不可。
  只要那能讓你覺得幸福,不管那是多麼低俗的慾望都無所謂。
  無論是作家、漫畫家、歌手、藝人還是運動選手,各行各業都好,凡是在那個領域登峰造極的人,都有義務讓後起之秀看到自己過得幸福的模樣。
  
  ……只不過,說出這番話的『那個人』自己最後卻未能獲得幸福就是了。
  伊月知道春斗付出過多大的努力。
  他從來沒遲交過稿子,漫畫版也認真監修,動畫版的會議從來沒有缺席過半次,為了讓漫畫版和動畫版盡善盡美,他親自準備堆積如山的資料並且用心整理,宣傳和訪問也都全力配合,甚至還寫了特典用的未公開小說。可是他卻從來沒吐過任何苦水──至少在伊月面前沒有。
  姑且不論什麼為了業界的未來這種大格局的問題,從更單純的層面去思考。
  伊月認為,努力的人就該獲得回報。
  ……況且在不久的將來,他自己的作品理所當然也會改編成動畫,目標是總有一天要在這個業界奪取天下。他希望春斗這個亦敵亦友的競爭對手今後也能繼續維持活力,否則他就頭痛了。
  所以伊月說了這樣的一句話。
  
  「加油吧,我也會支持你的。」
  
  那是由九分的溫柔與一分的難為情所構成,各種意味上都十分殘酷的一句話。


  
  同一時間。
  
  妳現在有男朋友嗎?
  
  「咦咦……!」
  上完課從大學搭電車返家的路途上,京收到伊月所傳送的訊息後,情不自禁地叫出了聲音。
  有、有沒有男朋友?這是……
  伊月莫名其妙突然問起這種問題,是有什麼意思嗎?
  雖然腦筋一團混亂,京還是立刻回訊。
  
  沒有啊。幹嘛問?
  
  她懷著七上八下的心情等待回音,一會兒後收到了訊息。
  
  只是一時心血來潮感到好奇而已。不用在意。
  
  會不會在意又不是你說了算!
  京拚了命克制想叫出聲的衝動,在心裡面默默吐槽。
  就算他強調不用在意,自己也一定會在意的。
  為什麼伊月會突然好奇我有沒有男朋友呢?
  真的只是「一時心血來潮」嗎?
  京和伊月幾乎沒聊過什麼關於戀愛的話題。一來是感覺上伊月對京的大學朋友所經歷過的那種真實愛情故事不會有什麼興趣,二來是京也不太喜歡那方面的話題,所以當朋友們聊起那一類的事情的時候,她常常隨口附和敷衍了事。
  伊月會毫無理由地突然問我有沒有男朋友,不管怎麼想都覺得奇怪。
  理由……說不定伊月對我……?
  不可能,京搖頭甩掉掠過腦海的念頭。
  三個月前,京、伊月和那由多三人一起去沖繩的那一晚。
  
  『就是因為不是完全沒感覺,所以更覺得不知該怎麼辦啊。』
  
  伊月當時紅著臉如此描述自己對那由多的感情。
  一想到那個表情,京的心就揪成一團感到難過。
  她認為伊月一定喜歡那由多,不會有錯。
  喜歡歸喜歡,可是問題不是那麼單純,所以縱使兩情相悅,他也不跟那由多交往。
  還無法為自己的存在形式找出定位的京,雖然不太能正確理解那個感覺,不過對伊月來說,應該有什麼東西是比戀愛更重要的吧。
  莫、莫非……伊月是因為無法和那由多交往,所以打算要我當他的女朋友嗎……?
  雖然從伊月的個性來思考,這樣的想法非常不自然,不過「也算不上喜歡,可是我想要有個女朋友,所以就姑且跟身邊的異性交往看看」這種情況可說十分多見。
  伊月雖是妹控喪●病狂,不過他好歹也是身心健全的男孩子,也會看黃色書籍和玩色情遊戲,就跟一般人一樣好色。
  平時常常受到那由多那種(大胸部的)美少女瘋狂挑逗,他不可能都不會覺得心癢難耐。
  換、換句話說,他想把我當成那個心癢難耐感覺的宣洩出口……?
  當京具體想像那個畫面而面紅耳赤的時候,又收到了訊息。
  
  妳不要會錯意了!我對妳這樣的女生一點興趣也沒有!
  
  咦……咦咦……?
  京愈想愈搞不懂了。
  照文面上的意思來看,應該是伊月發現上一則訊息會導致奇怪的誤會產生,所以才特地來訊強調「不要會錯意」的樣子──不過京在漫畫和輕小說上常常看到這一類的台詞。
  沒錯,這就是所謂的傲嬌。
  沒辦法忠實面對自己心情的美少女角色(有時候是男性角色)紅著臉說出這一類的台詞,讀者則面露賊笑,從那樣的反應獲得樂趣。
  羽島伊月是職業輕小說作家,這樣的文面充滿了傲嬌的味道,他不可能看不出來。換言之,伊月明顯是刻意在跟京耍傲嬌。
  也就是說,伊月他……果然是想和我交、交往嗎……?
  京的臉漲得愈來愈紅了。
  和伊月交往的話也太對不起那由了,再說我個人不太能接受跟不喜歡的對象交往這件事,就算一般人普遍認為那沒什麼大不了的……而且我、我絕對不要被伊月當成宣洩慾望的出口……我還滿排斥的……大、大概有一點排斥……不、不過,或許他其實也有點喜歡我,只是沒有喜歡到像喜歡那由那麼多……?
  京在人擠人的電車裡露出變化多端的表情,四周的乘客紛紛用可疑的眼神打量著她,不過京絲毫沒有察覺。
  總、總之,該怎麼回覆這則訊息呢?
  「讓我考慮一下」「OK」「對不起」……不對,人家又沒有明確提出交往的要求,這樣回感覺很奇怪。
  還是試著回「我怎麼可能會錯意,笨蛋!」或「什麼叫像我這樣的女生啦,笨蛋!」之類的,裝作自己在生氣的樣子……?或者故作輕鬆回「好啦你這傲嬌(笑)」來調侃他……?
  感覺不管回什麼都不是正確答案。
  言語這種工具為什麼會這麼不方便呢?
  於是就在京打不定主意的時候,電車抵達她要下車的車站,結果,京沒有使用文字回覆,而是傳送了一張看似在笑又像感到困擾的表情貼圖。

來想想禮物吧

  
  「我想辦一個驚喜派對。」
  伊月和春斗去逛秋葉原後過了三天。
  窩在伊月房間的暖爐桌旁玩平板電腦的那由多,突然沒頭沒腦地說了這樣的一句話。
  可兒那由多──銀髮碧眼的美少女,是在伊月等人工作的出版社占據人氣排行榜第一名的天才作家。
  最近她打著閉關趕稿(作家或漫畫家為了集中精神工作,把自己關在飯店或出版社的房間裡)的名義,利用出版社的經費長期住在離伊月房間走路只有十幾分鐘路程的飯店,由於物理距離縮短的緣故,她來伊月房間報到的頻率也增加了。
  「啊?驚喜……?」
  伊月正懶洋洋地盯著電腦螢幕沉浸在自我搜尋(一種在網路上調查關於自己或自己的作品評價的行為)中,他一臉詫異地詢問道。
  他的臉孔絲毫沒有霸氣,眼皮好像很沉重一樣呈現出半闔的狀態。
  新書剛出版上市的作家,通常都會很在意書的銷售情況和讀者的評價而無心工作,不是連日去書店的新書區站崗調查客人捧不捧場,就是不厭其煩地一再上網自我搜尋。要不然就是連日參加聚餐,打電動看電視,或者過著每天睡大頭覺,醒來就登入社群網路遊戲領取登入獎勵,然後再繼續倒頭呼呼大睡的日子,一直糜爛到精神回復至可以工作的狀態為止。
  那段期間的長短因人而異,即使是同一個作家,糜爛期也會根據自己在剛出版的作品投入了多少的勞力、心思、自信、上市後的市場反應、是不是新作的第一集或舊作的最後一集、該集的銷量是否會對作品腰斬與否造成影響、其他工作的進度等各種因素出現變動,有新書上市的當天就重回工作崗位的超人,也有人會持續糜爛好幾個月。
  唯一可以斷言的是,沒有哪個作家可以完全不在乎大眾對自己作品的反應(大概)。即使是行動原理完全發自「對伊月的愛」的可兒那由多也不例外,她在新書剛上市時心情會比較浮躁,自慰行為的次數也會增加。
  一如一般人常說的,作品對作家來說形同親生骨肉,這世上沒有不掛念自己骨肉的父母。
  羽島伊月過去以算是相當快的步調發表了複數的作品,和其他作家相比,他已經算是馬上重回工作崗位的類型了。可是這次上市的『妹法大戰』第五集是有史以來最難產的一本書,由於他付出了極大的心血,所以伊月有自信這本書是他目前最棒的傑作。
  因此他對這本書的執著也是史無前例地深,好不容易順利上市的精神放鬆和伴隨而來的虛脫感,以及對銷量和評價的在意程度也都同時創下了歷來的最高紀錄。
  「驚喜派對呀,前輩。」
  「……能從妳口中聽見那種好似生活過得多采多姿的字眼,已經教我夠驚訝的了。所以呢,妳想要讓誰驚喜什麼?」
  那由多向聲音有氣無力的伊月說道:
  「當然是讓京姊在生日的時候驚喜一下了。」
  「京的生日……是什麼時候?」
  「四月二十九日。」
  「……這樣啊。」
  雖然伊月和京認識快兩年了,不過他都不知道她生日是何時。
  四月二十九日──也就是約一個禮拜之後。
  「……要辦就辦吧……什麼驚喜派對的。簡單地說,只要瞞著京偷偷準備派對就好了吧?」
  這幾天伊月的生活過得非常糜爛,他正覺得自己再不重新打起精神就完蛋了,所以對這來得正是時候的提議感到了興趣。
  那由多開心地點點頭。
  「場地就用前輩的房間可以嗎?」
  「好啊。除了春斗和千尋還有要找誰?」
  「這個嘛……我們和京姊的共同朋友還有其他人嗎?」
  「硬要說的話就是我的責編和稅理士了,不過嚴格說來也算不上朋友吧。」
  「那就約淫棍王子和千尋就好。」
  「嗯,我會通知他們的。」
  「再來……就是煩惱禮物了吧。」
  「禮物各自決定就好了吧。」
  「也對……那禮物要選什麼才好,請前輩給我建議吧。」
  見那由多一本正經地詢問,伊月露出訝異的表情。
  「為什麼這種事情要問我的意見?那傢伙收到什麼樣的禮物會開心,和她同性的妳應該比我更清楚吧?」
  聞言,那由多稍微放低了音量。
  「我之前都沒有能送生日禮物的朋友,所以……」
  「噢、噢,是嗎……」
  伊月瞬間露出尷尬的表情,旋即改口道:
  「……不過,我以前也一樣沒什麼能互送生日禮物的朋友啊,還以為朋友的慶生派對是一種都市傳說呢。」
  「可是伊月前輩你不是也會寫超有趣的戀愛喜劇小說嗎?所以你應該瞭解女孩子會喜歡什麼樣的禮物吧?」
  「呼哈哈妳這笨蛋,我的戀愛喜劇小說的女主角,盡是一些『只要是主角精心細選的禮物,哪怕是狗大便也會欣然接受』的那種超容易收買的女生好嗎!現實的女生會喜歡什麼禮物,我一點頭緒也沒有!」
  伊月不知為何臭屁似地挺起胸膛斷言道。
  「我、我也是!只要是前輩精挑細選的禮物,哪怕是狗大便我也會欣然接受的!」
  伊月半瞇著眼睛,冷冷地注視紅著臉如此說道的那由多。
  「……精挑細選的禮物竟然是狗大便,這根本沒救了,而且肯定會被對方討厭到死,妳都沒發現嗎?」
  「連狗大便都欣然接受,這女孩到底對我有多麼死心塌地啊……不會覺得內心揪♥了一下嗎?」
  「完全不會。我只會覺得這女的根本是喪●病狂。」
  「就算那個女生是妹妹也一樣嗎?」
  「別鬧了,怎麼可以送狗大便給妹妹當禮物!我還比較希望是妹妹送我狗大便當禮物呢!」
  「前輩你自己才是喪心●狂吧……」
  「我、我哪有──」
  當伊月準備開口反駁時,心情忽然冷靜了下來。
  「……為什麼我們要在這裡討論狗大便……?」
  「因為是前輩你自己提的。」
  「我只是舉例而已,誰叫妳沒事要大作文章。」
  伊月輕聲嘆了口氣後說道:
  「……京喜歡什麼東西,妳有概念嗎?」
  那由多想了一下後靈機一動。
  「啊!我想到了!」
  「什麼?」
  「不久前她說過『我想要駕照』!」
  「那又怎麼樣,呆子……妳想得到有什麼是她想要,別人又能送給她的嗎?」
  「……很遺憾。」
  「……好吧,那只好直接問本人比較方便省事了。」
  「不可以!」
  那由多用強硬的語氣阻止打算伸手拿智慧型手機的伊月。
  「……為什麼?」
  「因為現在問她想要什麼,就會被她發現我們要送她生日禮物了啊。」
  「這麼說也沒錯……畢竟這是要給人一個驚喜的派對嘛……」
  「沒錯,所以我們得自己想出很棒的禮物才行……!」
  看到那由多那格外認真的樣子,伊月不禁稍稍苦笑。
  「……妳真的很喜歡京耶。」
  「咦?」
  那由多先是愣了一下。
  「啊,沒錯,我最喜歡京姊了。嘿嘿嘿。」
  然後她的臉微微泛起紅潮,又羞又覺得難為情。
  那個笑容非常可愛,讓伊月情不自禁地怦然心動。
  「……我之前就滿好奇的,為什麼妳會那麼黏京?」
  伊月問道。
  「京姊她啊……個性很溫柔,很疼愛我,會教我很多事情,還會為了我的事情生氣和流淚……該怎麼說……感覺就像姊姊一樣吧。京姊是我崇拜的對象。」
  說完,那由多害臊似地發出「喵」的叫聲,笑得愈來愈開懷了。
  看到那樣的那由多,伊月受到了心臟彷彿被貫穿般的衝擊。
  
  ──什麼……妹、妹屬性……!
  
  有一部小說名叫『瑪莉亞的凝望』。
  主人翁在莉莉安女子學園高中部就讀,學校為了維持端正的校園生活風氣,有一個傳統就是讓負責帶人的學姊和學妹,以一對一的方式締結名為『姊妹』的特殊關係。雙方以『姊妹』的身分領導和接受領導,一邊相互給予刺激影響,一邊度過燦爛的青春歲月,她們之間的羈絆有時候甚至會變得比有血緣關係的親姊妹還要強烈。
  有許多讀者深受『姊妹』這個美妙關係的吸引,伊月正是其中一人。
  而且,即使實際上沒有哥哥姊姊,每個人還是都有成為妹妹的可能性──伊月在看完了『瑪莉亞的凝望』後,從中發掘出了這樣的真理。
  就算沒有血緣關係存在,人只要碰到值得尊敬、崇拜和陪伴、追隨的人物,任誰都可以成為妹妹。
  看到那由多仰慕京的樣子,伊月不禁聯想到了『瑪莉亞的凝望』的世界裡所描繪出的那清純又美麗的姊妹形象。
  本來就覺得那由多長得很可愛了,現在又加上了妹屬性,根本是無人能敵了吧……伊月深感錯愕。
  「所以前輩,你覺得要送什麼樣的禮物給京姊才好呢?」
  「噢、噢……我想一想……」
  伊月一邊掩飾內心的動搖,一邊認真思考。
  妹妹有煩惱,一定要認真幫忙想想如何解決。這是全人類的義務。
  「……好比說妳自己也想要的東西呢?」
  「!原來如此!」
  那由多猛地睜大眼睛。
  「我想要的東西……就是伊月前輩的雞雞!」
  「閉嘴。」
  因為這答案完全在意料之中,所以伊月面不改色冷冷地說道。
  可是那由多依然故我地繼續舉例。
  「其他還有伊月前輩的內褲伊月前輩的襪子伊月前輩汗溼的襯衫伊月前輩用過的衛生紙伊月前輩的指甲伊月前輩的毛等不勝枚舉,不過最想要的東西果然還是伊月前輩的愛了!」
  聞言,伊月依然不改冷淡的態度。
  「……然後呢,送那種東西給京當禮物想幹什麼。騷擾她嗎?」
  「呣……即使對象是京姊,我也絕對不能把伊月前輩送給她啦……」
  那由多把嘴撇成ㄟ字狀,揚起視線看著伊月說道:
  「……可是我真正想要的東西只有伊月前輩耶……」
  「嗚……」
  那極其露骨的說法,讓伊月終於控制不住動搖了起來。他為了掩飾內心的慌亂,以飛快的速度說道:
  「那、那就降低層級嘛!」
  「降低層級?」
  「仔細想想,如果是打從心底真正想要的東西,一般都會自己購買或設法得到吧。所以我們就把目標設定在渴望度比較低的東西上……大概就是『想要歸想要,可是也沒有想要到自掏腰包購買的程度』這種等級的物品上。」
  「原來如此!如果能收到『雖然沒好到想自掏腰包,不過也還滿喜歡的』的東西,確實讓人覺得挺開心的呢!」
  那由多對伊月的意見表示贊同。
  「唔呣。那我們來想想那個等級的東西有啥好送的吧。螃蟹公,像那種感覺不上不下的東西,妳有什麼想要的嗎?」
  「我嗎……我想想……」
  那由多思考了幾秒鐘的時間。
  「……大概是Virtural Boy吧。」
  「…………說到這個,記得妳很愛以前的老遊戲嘛。」
  Virtural Boy是任天堂在1995年推出、可以玩立體畫面遊戲的夢幻3D主機。這部機器使用眼罩型的專用顯示器,透過在左右兩邊的畫面顯示不同影像的方式來呈現出立體的影像。
  「紅黑配色和充滿未來感的造型超級帥氣的,生不逢時的名機種!任天堂紅白機的經典遊戲透過Virtual Console也能玩得到,其他主機也會推出復刻版,可是Virtural Boy的遊戲受限於它的特性,只有在Virtural Boy的主機上才玩得到。聽說當年推出的遊戲都是一時之選,所以我一直想找機會體驗。」
  那由多眼睛閃閃發光,滔滔不絕地說道後,突然一臉正經。
  「……不過要我自掏腰包那就另當別論了。因為那部主機全部也才推出二十款的遊戲,而且現在市面上3D對應的遊戲俯拾即是,早已進入連頭戴式顯示器也成了家庭配備的時代了。」
  雖然那由多熱愛『斯貝蘭卡』等經典遊戲,不過她純粹只喜歡玩,並沒有什麼興趣收藏。
  「……無論如何,不可能送Virtural Boy給京。我猜她甚至根本沒聽說過有那種東西。」伊月說。
  「我想也是~」那由多點點頭。「那對前輩來說,『沒有非常想要,可是有人送我當禮物會很開心的東西』是什麼?」
  「我嗎……」
  伊月思考了一會兒後。
  「…………健●腰帶。」
  他貌似有些難為情地喃喃說道。
  「……健身●帶……那是什麼?」
  「一種纏在腰上然後利用電流讓腹肌震動的東西,聽說可以鍛鍊腹肌……」
  「啊~我好像有在郵購節目上看過……前輩,你想鍛鍊腹肌嗎?」
  伊月輕輕點頭。
  「為什麼突然會想?」
  「……之前我和剎那先生兩個人一起去泡溫泉……那時稍微有點受到打擊……」
  「!」
  那由多對『兩個人一起去泡溫泉』這句話敏感地有了反應。
  「……剎那先生就是創妹記的插畫家屁桃老師對吧?」
  「沒錯。」
  「……他是男的沒有錯吧?」
  「誰說的?剎那美眉是一如『情色漫畫老師』的紗霧神降臨到三次元世界般的十三歲銀髮碧眼殺手級美少女插畫家,她每次都叫我『葛格』,還會全身脫光光跟我撒嬌…………如果是這樣不知該有多好,可惜實際上他是吊兒郎當的阿呆系男子,嗯。」
  本來伊月想開個玩笑調侃一下那由多,可是看那由多突然面無表情而且瞳孔放大,模樣可怕,他連忙說出真相。
  「太好了。那我就放心了。」
  「啊、啊啊……我也放心了…………總之那個剎那先生的身材乍看下感覺好像和我差不多,可是在溫泉看他脫光衣服之後,他的腹肌超明顯的……」
  「原來如此。所以前輩看到後也想鍛鍊肌肉了。」
  「就是這樣……雖然我想鍛鍊身體,可是腳踏實地運動和跑健身房又很麻煩,我想盡可能用輕鬆的方式讓自己變成肌肉男。可是聽信郵購節目的廣告內容購入健●腰帶又覺得怪丟臉的……可是如果是別人送的禮物,我就能不用在意那麼多,盡情振動腹肌了。」
  「……我個人是不太希望看到伊月前輩變成全身硬邦邦的肌肉男啦……不過如果想砲聲隆隆地大幹一場,還是需要有一定的肌力吧……」
  「……?妳在碎碎唸什麼?」
  「沒什麼……那前輩生日的時候,我送●身腰帶給你當生日禮物。請前輩好好鍛鍊一下肌肉。」
  伊月淡淡地向一本正經地如此說道的那由多回答。
  「好啊。那妳生日的時候我也送Virtural Boy給妳吧。」
  「哇咿。」那由多發出聽不出抑揚頓挫的歡呼聲。
  「……是說,也不一定非得健●腰帶不可,可以鍛鍊身體或養生用的商品,女生應該也會喜歡吧?」
  伊月說完後,那由多露出傷腦筋的表情。
  「這個嘛……京姊身材很好,我覺得她應該不需要那種東西。京姊的裸體可是超漂亮的呢,皮膚也很光滑,衣服脫光光跟她貼在一起感覺超舒服的。」
  「……妳跟我說這些是想幹嘛。」
  伊月匆匆驅散就快具體浮現在腦海裡的畫面。
  「……好吧……那除了健身用品之外……」
  當伊月準備重新思考時──
  「前輩,我們先別侷限在『雖然想要,可是不至於自掏腰包買的東西』這件事情上吧?」
  「嗯?」
  「這提議確實是很棒沒錯,不過……我希望能有更特別一點的感覺。不是每個人都有辦法準備,只有我才送得出來的特別禮物,我覺得那種禮物更有意義。」
  「要求也未免太多了吧……不過妳的心情我也不是不懂啦。」
  「嘿嘿嘿。」
  伊月向可愛地露出羞赧笑容的那由多提案。
  「既然這樣,送京她喜歡的作家的簽名本如何?」
  「原來如此,這個提議好像不錯喔。」
  輕小說業界是非常狹隘的世界。
  大部分的作家都不脫『朋友的朋友』的範疇,所以哪怕對方是在不同出版社工作、從沒見過面的作家,想拿到對方的簽名也不是沒有機會。
  簽名本這種東西,確實是並非所有人都能輕易拿到,同時又是京的「在當作家的朋友」才準備得出來的禮物沒錯。
  「前輩,你知道京姊欣賞哪些作家嗎?」
  「在玩TRPG的時候,她有說過喜歡『禁書目錄』。劣等生她也覺得很有趣的樣子,此外還有俺妹瑪凝遊戲人生落第騎士約會果青刀劍神域友少情色漫畫老師青春豬頭少年噬血狂襲狗剪魔技科櫻花莊禁咒詠唱黑歷史嘉依卡神裝機龍──……我推薦給她,她也讚不絕口的小說多得數不完……可是她有沒有喜歡哪個特定的作家我就不太清楚了。」
  基本上「喜歡的作品」跟「喜歡的作家」不見得能畫上等號。
  這現象在輕小說界尤其常見,書迷通常是支持某部作品或劇中角色為主,很多時候甚至連作者叫什麼名字都沒印象。所以,曾經出過暢銷書的作家新作卻銷售慘澹,或者長年默默無聞的作家突然一炮而紅的情況時有所聞。正因為如此,死心塌地支持固定作家作品的書迷可是非常貴重的,這樣的讀者對作家而言,說是像神一般令人感激的存在也不為過。
  像羽島伊月這種明明作品都沒改編過動畫,可是卻坐擁一定數量的死忠粉絲,每次新作上市都能維持一定銷量的作家,雖然不到例外中的例外那麼誇張,不過也算是挺罕見的了。
  「……前輩你推薦給京姊的作品,全部都是有可愛妹系角色登場的小說,事到如今我都懶得吐槽了。」
  那由多一邊如此說道,一邊掏出智慧型手機打開LINE的程式。
  「看來只能直接問京姊了。」
  問她喜歡哪個作家,應該不至於會被發現這是要送她禮物吧?如此心想的那由多傳送訊息給京。
  
  京姊妳最喜歡的作家是誰呢?


  
  「!」
  在大學上課上到一半的京看了那由多傳送的訊息後,身體抖了一下。
  最、最喜歡的作家……是……
  反射性地浮現在腦海裡的那個名字雖然是「羽島伊月」,不過京連忙搖頭將那四個字驅散。
  ……冷靜。她問的不是「喜歡的人」,而是「喜歡的作家」。這應該只是在閒話家常而已吧。
  我最喜歡的作家……是誰呢?
  京認真思考這個問題。
  如果是喜歡的書,她可以想到好幾本,可是說到喜歡的作家就傷腦筋了。即使是京最喜歡的小說,她也沒有去追蹤那個作者的其他作品。
  京唯一一個從出道到現在所有作品都沒錯過的作家,就只有羽島伊月而已。
  這樣說來的話,京最喜歡的作家應該就算是伊月了……
  ──反正她又不是在問我喜歡誰,應該沒關係吧。雖然伊月的書有些地方超出我的理解範圍,不過基本上都滿有意思的……
  下定決心後,京小心翼翼地傳送訊息,以免被講師發現。
  
  硬要舉一個的話應該是伊月吧。他的作品我全部都看過了。這是硬舉出來的!


  
  「…………京姊最喜歡的作家好像就是前輩耶。」
  「什麼!」
  那由多露出有些困擾的表情把手機拿給伊月看。
  看過了京的訊息後,伊月洋洋得意似地露出傻笑。
  「咯咯咯……什麼嘛……原來是這樣啊……咯咯咯……嗚嘻嘻嘻……那傢伙是我的頭號粉絲嗎咯咯咯……既然如此她幹嘛不早說呢咯咯咯……那傢伙也真不坦率啊嗚嘻嘻……耶嘿嘿……」
  見伊月開心地傻笑,那由多一臉不爽。
  「……搞清楚這是『硬舉出來的』。雖然沒有特別喜歡的作家,不過伊月前輩的作品基本上她都有看過,再配合消去法來選擇,最後只剩下伊月前輩──我覺得京姊應該是這個意思吧?」
  「咯咯咯……怎麼啦螃蟹公,妳該不會在嫉妒吧?」
  「……人、人家才沒有嫉妒。」
  見那由多鬧彆扭似地嘴巴噘得尖尖的,伊月面露賊笑,用高高在上的態度說道:
  「咯咯咯……這種事情是在所難免的啦。妳不用沮喪了螃蟹公……噗噗……呼……呼哈哈哈哈!那麼,本大爺身為京最喜歡的作家,特別準備一份簽名給妳當作送她的禮物好了~!」
  伊月整個人得意極了。
  「……不用了。」
  「嗯?」
  「我說不用了。要送她什麼禮物我自己想。前輩你的簽名就留著自己送給她吧。」
  說完,那由多氣呼呼地把臉別向一旁。
  
  ……這是可兒那由多第一次把羽島伊月這名作家、同時也是她盲目地愛上一切的男人當成「和自己在同一個舞台上互相競爭的同業者」的瞬間,然而──本人還得過一段時間才會注意到這個事實。


《如果有妹妹就好了。3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ongliNV 的頭像
TongliNV

東立小說官方部落格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