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職試閱  

今天又有新書試閱啦!!!

今天要提供的作品是──《平凡職業造就世界最強1

看多了到異世界主角就開外掛的讀者們,這部異世界新作一定能帶給你不一樣的感受!!

始與全班同學在一個神奇的魔法陣中一起被傳送到異世界。

沒想到,到異世界之後,除了始以外的同學們全都開了外掛,能力強到破表!!!

只有始還是跟以前一樣,永遠是最弱的。

某天,在他們攻略迷宮時,始卻被同學意外推落深谷──

在谷底失去盼望的他,要如何以最弱天職超越世界,成就最強? 

別忘了本書還有超精美特典喔 !!詳情請見新刊續作聯手獻上的4月特典


 

序章

 

  黑暗中,光源急速變小,即便下意識伸出手來也抓不著。強烈的墜落感令南雲始縮緊跨下,露出因恐懼而扭曲的表情,凝視著逐漸消失的光。

  始現在正飛快地朝宛如十八層地獄般的深崖中墜落,眼前可見地上的光亮。在探索迷宮時跌進地表巨大的裂縫後,始持續不斷地落下,最後終於來到了光線照不到的深處。在一片漆黑之中,始聽著嗡嗡的風聲,同時腦海裡閃過了走馬燈。

  自從來到這個稍嫌嚴酷,無法以充滿夢想與希望的奇幻一詞形容的世界,身為日本人的他嘗盡種種不公不義,甚至落得以現在進行式經歷不幸的下場。

 

  星期一是一週內最令人憂鬱的起始之日。面臨接下來的一個禮拜,大多數人肯定都會嘆著氣,懷念截至昨天為止的天堂吧。

  而南雲始也不例外。不過以始的情況來說,除了嫌麻煩外,主要的原因還有學校環境極度惡劣所導致的憂鬱。

  始一如往常地在上課鐘聲即將響起時抵達學校,勉強撐著通宵過後步履蹣跚的身體打開教室的門。

  剎那間,教室裡大半的男學生們或是咂舌,或是瞪了過來。女學生們也都一臉不友善。漠不關心還算好的,甚至有人明顯對始投以侮蔑的臉色。

  始極力不去在意旁人的眼光,走向自己的座位。不過往往都會有人出言調侃他。

  「喂,噁宅!又熬夜打電動啦?反正一定是在玩十八禁遊戲吧?」

  「嗚哇,好噁喔~熬夜玩十八禁遊戲真的超噁耶。」

  也不曉得是哪裡有趣,男學生們哈哈大笑起來。開口搭腔的是檜山大介,他每天都不厭其煩地照例帶頭找始的碴。在附近嗤笑的有三個人,分別是齋藤良樹、近藤禮一、中野信治,基本上這四人總是頻頻騷擾始。

  檜山說得沒錯,始是御宅族。話雖如此,他的儀容舉止還算體面,不值得蒙上噁宅的罵名。頭髮剪得齊短,沒有亂翹。溝通上也毫無障礙,儘管本身並不主動,卻能與人對答如流。雖然個性溫順,但也不讓人覺得陰沉。他只是單純喜歡創作物──漫畫、小說、遊戲、電影等東西而已。

  的確,社會上普遍對御宅族觀感不佳,不過通常僅限於嘲笑的程度,不至於抱持著如此強烈的憤恨之心。那麼,為何男學生們都對始表現出敵意與侮蔑的態度呢?

  答案就在她身上。

  「南雲同學,早安!今天也剛好趕上了呢。你也早點來嘛。」

  一名女學生笑盈盈地走向始的身邊。她是這個班上,不,是整間學校裡少數善待始的例外,也是現況的肇因。

  這位美少女名叫白崎香織,號稱學校的兩大女神之一,無論在男女之間都擁有莫大的人氣。她留著一頭長度及腰的潤澤黑髮,略為下垂的大眼感覺相當柔和。高挺的鼻梁、小巧的鼻頭,以及淡紅色的櫻唇形成完美的配置。

  臉上始終掛著微笑的她非常會照顧人,責任感也很強,所以各年級的學生經常找她幫忙。而她總是認真地接受請託,從不露出厭煩的表情,其胸懷之大實在不像個高中生。

  不知道為什麼,這樣的香織經常照應著始。由於熬夜的關係,始常常在上課時打瞌睡,被視為不認真的學生(不過成績保持在平均值)。香織應是基於天生愛照顧人的個性才特別關心他。

  如果始的上課態度因而改善,或是長得夠帥,香織的關懷或許可以被容許。但不巧的是始相貌極其平凡,還奉『生活是興趣之餘的事情』為座右銘,所以態度也不見改善。同樣平凡的男學生們無法忍受這樣的始和香織變得親密,忿忿地心想『那傢伙到底憑什麼啊!』。至於女生們似乎只是純粹地對於始給香織增添困擾,又無意改善的狀況感到不快罷了。

  「啊、啊啊,早安,白崎同學。」

  置身於讓人不禁懷疑『這是殺氣嗎!?』的目光當中,始僵著臉回話。

  香織聞言露出開心的表情。『為什麼會是這種表情啊!』一旁刺來的視線令始冒出更多冷汗。始每次都覺得很奇怪。為什麼學校第一美少女香織會這麼關心自己呢?在始看來,除了香織的個性之外,其中似乎另有隱情。

  不過他怎麼樣都不可能狂妄地認為香織對自己懷有戀愛情感。始自知自己為了興趣割捨掉許多事物,長相、成績和運動能力也都很平凡。她身邊還有自己比不上的好男人在。因此,她的態度實在是非常不可思議。

  「話說回來,請注意一下這場帶有殺氣的眼神風暴吧!」始在內心這麼懇求著。不過他並沒有把話說出口。因為如果這麼做,他肯定會瞬間被押到體育館後方……

  當始衡量著結束對話的時機時,三名男女接近而來。其中當然也包括了剛剛舉例的『好男人』。

  「南雲同學,早安。你每天都很辛苦啊。」

  「香織,妳還繼續照顧他啊?受不了,香織真的很溫柔呢。」

  「一點也沒錯。對於這種毫無幹勁的傢伙,不管說什麼都沒用啦。」

  三人之中唯一向始問早的女學生名叫八重樫雫,是香織的好友。綁成馬尾的黑色長髮是她的註冊商標。雙眼細長銳利,眼裡卻透出幾分溫柔,比起冷漠,反倒予人帥氣的印象。

  身高一百七十二公分,以女生來說算是高大。再加上緊實的身軀,以及凜然的氣質,整個人彷彿武士一般。事實上雫家裡經營著名為八重樫流的劍術道場,她本人從小學起更是劍道大會上不敗的猛將。聽說她曾屢次以當代美少女劍士之姿接受雜誌採訪,甚至還有狂熱的支持者追隨。經常可見被學妹們帶著熱情的眼神奉為『姊姊大人』時,雫臉頰僵硬抽搐的景象。

  再來,用有些做作的口吻對香織搭腔的是天之河光輝。姓名有如勇者般閃亮亮的他,是個相貌堂堂、成績優秀,與運動全能的完美超人。

  他擁有一頭蓬鬆的褐髮、溫柔的眼眸、近一百八十公分的身高,以及纖瘦卻結實的體格。對任何人都很溫柔,正義感也極強(自以為是)。自小學起便加入八重樫道場門下,與雫同為國家級的猛將,和雫是青梅竹馬。聽說有數打的女學生們愛慕著他,不過由於他總是跟雫和香織在一起,似乎有不少人望而卻步,最終並未付諸行動告白。即使如此,每月還是會有兩個以上的人向他表白,而且不分校內外,可謂名副其實的萬人迷。

  最後,隨口敷衍的男學生名叫坂上龍太郎,是光輝的好友。他有著一頭推短的頭髮,以及銳氣與活力兼具的眼眸。身高一百九十公分,體格像熊一般壯碩。人如其表,屬於頭腦簡單、不拘小節的類型。

  龍太郎最喜歡努力、熱血、毅力之類的東西,所以他最討厭像始這樣毫無幹勁,來學校也老是在睡覺的人。事實上龍太郎瞥了始一眼後,也嗤之以鼻地笑了笑,彷彿不感興趣般對始視而不見。

  「早安,八重樫同學、天之河同學、坂上同學。哈哈,沒辦法,這也可以說是我自作自受啊。」

  向雫等人打完招呼後,始苦笑起來。「你這傢伙,幹嘛隨便跟八重樫同學攀談啊?啊啊!?」這種不言可喻的視線頻頻刺向始。雫也擁有不輸給香織的高人氣。

  「既然知道,那就應該改正過來不是嗎?老是依賴香織的溫柔可不好喔。畢竟香織不可能一直照顧你啊。」

  光輝對始提出忠告。在光輝眼裡看來,始似乎同樣是個糟蹋香織好意的頑劣之徒。雖然始想大聲反駁自己沒有依賴香織,反倒希望她不要再多管閒事了,但要是這麼做的話,最後恐怕會被強行監管吧。因為光輝自以為是的一面,讓始知道反駁也沒用,便閉上了嘴。

  況且,即便人家叫自己『改正』,對於以興趣為人生宗旨一事,始心中依然沒有絲毫猶疑。畢竟他的父親是遊戲開發者,母親是少女漫畫家。為了替將來鋪路,始甚至還到父親的公司及母親的工作現場打工。

  他的本事早已被視為即戰力,以興趣為中心的未來藍圖萬無一失。由於始非常認真地過活,不管誰說了什麼,他都不覺得有必要改變現在的生活方式。只要香織不管自己,他原本可以一直當個安靜又不起眼的學生才對。

  「哎呀~啊哈哈……」

  因此,始打算一笑置之。不過今天我們的女神仍舊毫無自覺地扔下炸彈。

  「?光輝同學,你在說什麼啊?我、我只是想跟南雲同學說話而已呀。」

  教室裡頓時掀起騷動。男生們咬牙切齒地瞪著始,彷彿想將他咒殺一般。檜山等四人甚至開始討論午休時間要把始帶到哪裡去。

  「咦?……啊啊,香織真的很溫柔呢。」

  看來光輝似乎把香織的一席話解釋成在關心始了。雖然光輝是個完美超人,但不曉得是不是因為這個緣故,他有著對自己的正當性過於深信不疑的缺點。「這方面真是棘手啊~」始抱著逃避現實的心情,透過教室的窗戶眺望藍天。

  「……對不起喔。他們兩人並沒有惡意……」

  在場最瞭解眾人心情與人際關係的雫偷偷向始道歉。始一副「這也沒辦法」的樣子,苦笑著聳了聳肩。

  說著說著,上課鐘聲響起,老師走進教室。大概是早已習慣教室內異樣的氣氛吧,老師若無其事地宣布早上的注意事項。然後大家理所當然地開始上課,始一如往常地啟程前往夢中世界。

  香織見狀流露出淡淡的微笑。雫一臉傻眼的表情,看著就某方面來說也算天賦英才的始。男生們紛紛咂舌,女生們則是投以輕蔑的視線。

  過了一陣子,教室內開始稍微喧鬧起來。身為打瞌睡的慣犯,始的身體牢牢記住了應該醒來的時機。就感覺來看,現在似乎已經是午休時間。

  始撐起趴在桌面上的身體,窸窸窣窣地取出十秒便能補充能量的制式午餐。下意識地放眼望去,不曉得是不是購買小隊已經衝出教室,人數減少了許多。不過始班上的人大多都帶便當,所以還有三分之二左右的學生留下。此外,上第四堂課的社會科老師畑山愛子(今年二十五歲)正站在講台上,與幾位學生有說有笑。

  ──咻嚕嚕嚕,啾啵!

  用十秒鐘迅速補充完下午的能量後,始打算趴在桌上再小睡一會兒。不過我們的女神──對始來說是某種層面上的惡魔──卻不讓始如願,笑盈盈地來到他的座位邊。

  始在心中哀嚎著「完了」。因為禮拜一的關係,他似乎有點睡昏頭了。平常在跟香織他們扯上關係之前,始總是搶先離開教室,找個不顯眼的地方午睡。不過兩天的熬夜似乎默默地產生了影響。

  「南雲同學,真難得看到你出現在教室裡呢。在吃便當嗎?不介意的話,一起吃如何?」

  教室內再度開始充斥著危險的空氣,始在內心大聲慘叫。「說真的,妳幹嘛那麼關心咱啊?」始差點不由自主地脫口說出意義不明的方言。

  始嘗試抵抗。

  「啊~謝謝妳的邀請,白崎同學。不過我已經吃完了,妳要不要跟天之河同學他們一起吃呢?」

  這麼說完,始輕輕亮出宛如木乃伊般被吸乾內容物的包裝袋。要是拒絕的話,感覺好像會被當成是不知好歹的傢伙,不過總比午休期間一直坐如針氈要好得多了。

  可是女神卻鍥而不捨地繼續追擊,彷彿這點程度的抵抗不具有任何意義。

  「咦!?你的午餐就只有這些嗎?這樣不好喔,你要正常吃飯才行。我把便當分給你吧!」

  (拜託妳饒了我吧!好歹注意一下周遭的氛圍吧!)

  當始面臨逐漸增加的壓力而冷汗直流時,救世主現身了。是光輝和龍太郎。

  「香織,來這邊一起吃吧。畢竟南雲好像還沒睡飽的樣子。我可不容許有人漫不經心地吃掉香織特地親手烹煮的美味料理喔。」

  聽到光輝帶著爽朗的笑容裝模作樣地說出這番話時,香織愣住了。對於有點遲鈍,或者少了根筋的她來說,光輝的帥哥笑容與話術似乎起不了作用。

  「咦?為什麼要經過光輝同學的允許呢?」

  見香織直截了當地反問,雫忍不住噗哧一笑。雖然光輝困惑地笑著解釋了一堆,但學校最有名的四人組聚在始座位邊的事實仍舊沒變,視線的壓力也絲毫不減。

  始深深地嘆氣,在心裡發起牢騷。

  (能不能索性讓這些傢伙被召喚到異世界去呢?這四個人怎麼看都像是會被捲入什麼事件之中的樣子……某個世界的神啊、公主啊、巫女啊,隨便誰都好,可以把他們召喚走嗎~?)

  為了逃避現實,始對著異世界發射電波。正當始一如往常地帶著苦笑準備起身,打算敷衍幾句離開時……他整個人都僵住了。

  ──在始的眼前,光輝腳下出現了閃爍著銀白光芒的圓環與幾何圖形。

  周圍的學生們也立即注意到這種異常狀況。所有人動彈不得地注視著閃閃發光的圖騰,即疑似俗稱魔法陣的東西。

  魔法陣變得愈來愈亮,一口氣擴展到足以佔據整間教室的大小。直到異狀逼近自己的腳邊,學生們總算才回過神來高聲慘叫。還待在教室裡的愛子老師立刻呼喊「大家快點離開教室!」,不過同一時間,魔法陣宛如爆炸般閃現強光。

  不知道過了幾秒還是幾分鐘後,當被白光佔據的教室再度恢復色彩時,那裡已經沒有任何人的蹤影。被踢倒的椅子、打開來吃到一半的便當、散亂的筷子與寶特瓶,以及教室的各種用品都原封不動地留在原地,只有人消失了。

  這起大白天在高中內發生的集體神隱事件震驚了社會,不過那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第一章 異世界召喚與平凡天職

 

  始原本以手掩面緊閉雙眼,不過感覺到身旁無數的騷動聲後,他便緩緩睜開眼睛,然後茫然地環顧周遭。

  首先映入眼簾的是巨大的壁畫。長寬達十公尺的壁畫上,畫著一位長相中性的人物。他背後散發光暈,一頭金色長髮輕柔飄逸,臉上還帶著淡淡的微笑。背景是草原、湖泊及群山,該人物張開雙手環抱著一切。這是一幅非常出色的美麗壁畫,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始卻感覺到微微的寒意,忍不住別開了視線。

  往周圍細細打量後,始發現自己似乎正置身在巨大的廳堂裡。素材是大理石嗎?建築物以表面平滑而散發美麗光澤的白色石材砌成,同樣雕刻著精美浮雕的巨大柱子支撐著呈圓頂狀的天花板。看了如此肅穆莊嚴的廳堂,腦海裡不自覺就浮現出大聖堂這個詞彙。

  始他們位於最深處的台座上,高度較四周高。身旁的同班同學跟始一樣茫然地環顧周遭。看來當時教室裡所有的學生都被捲入這個狀況。

  始朝背後瞥了一眼,那裡可以看到香織同樣傻愣愣地癱坐不動。見香織沒有受傷,始鬆了口氣。

  然後,他轉而觀察起台座邊疑似可以解釋這個狀況的圍觀者。沒錯,這個廳堂裡並不是只有始他們而已。始等人坐著的台座前至少有近三十人在。他們雙手交疊胸前,祈禱似地跪在地上。

  這些人都穿著宛如道袍般白底金色刺繡的衣服,一旁擺著狀似錫杖的物品。錫杖前端展開呈扇形,上頭掛著幾枚圓盤取代了圓環裝飾。

  其中一位年約七十的老人走上前來。他的衣著在道袍集團當中尤屬奢華,頭戴大約三十公分高,設計別出心裁的※烏帽子。不過此人卻散發著無法以老人形容的強烈霸氣。若是少掉刻劃在臉上的皺紋與老練的眼眸,要說他只有五十幾歲或許也說得通。(編註:平安時代至近代和服的一種黑色禮帽。)

  這樣的他叮鈴鈴地搖響手中的錫杖,用與外表十分相稱且別有深意的沉著嗓音對始等人說:

  「勇者大人,以及隨行的各位同胞們,歡迎來到托達斯。我是伊什塔爾‧蘭戈柏爾德,在聖教教會中擔任教皇一職。今後請多指教。」

  這麼說完,自稱伊什塔爾的老人露出好爺爺般的慈祥微笑。然後,大概是因為在這種地方無法心平靜氣談話的緣故吧,老人催促著混亂不已的學生們,前往可以靜下心來的場所──另一間擺放著好幾張長桌與椅子的廳堂。

  始他們來到的大廳同樣打造得金碧輝煌。房內的家具、掛畫、壁紙等等,在外行人看來也知道盡是出於名家之手。這裡八成是用來舉辦晚宴的地方吧。畑山愛子老師與光輝等四人組坐在靠近上座處,其他同學隨意在接下來的位置入座。始坐在最後方。

  被帶到這裡之前,誰也沒有大聲吵鬧。這恐怕是因為所有人都還來不及理解現狀的關係吧。另外也多虧有伊什塔爾解釋情況,以及領袖魅力爆表的光輝安撫大家。看到他比教師更有教師風範地帶領學生時,愛子老師都哭了。

  待全體人員就座後,女僕們在絕妙的時間點推著手推車走了進來。沒錯,是活生生的女僕!不是地球某聖地產的冒牌貨,也不是國外又老又胖的女傭。彷彿男孩們的夢想化為現實一般,那是貨真價實的美女‧美少女女僕!

  即便處於這種情況下,青春期男孩無窮的探求心與欲望依然健在。班上大半的男生都注視著女僕們。不過女生們見狀紛紛投以宛如冰河期來臨般的冰冷視線……

  始也差點不由自主地看著來到身旁倒飲料的女僕……可是背脊卻莫名竄起一股惡寒,他立刻將視線固定在正前方。往感覺到惡寒的方向瞄去時,不知道為什麼,香織正滿臉微笑地直盯著始瞧。始決定當作沒看到。

  確認所有人都分到飲料後,伊什塔爾娓娓道來。

  「想必各位一定心亂如麻吧。接下來我將從頭解釋,請各位聽我把話說到最後。」

  語畢,伊什塔爾便開始說明。他所陳述的內容帶有典型的奇幻色彩,而且非常武斷。

  簡單來說是這樣的。

  首先,這個世界名叫托達斯。托達斯大致可分為三個種族,即人類、魔人及亞人。人類支配北方,魔人支配南方,亞人則隱居在東邊龐大的樹海裡。

  在這之中,人類與魔人持續爭戰了好幾百年。魔人雖然數量不及人類,但每個人都擁有強大的力量,一直以來人類都憑著數量對抗這段實力差距。據說雙方勢均力敵,近幾十年來未曾爆發過大規模的戰爭,不過最近經常發生魔人使役魔物的異常現象。

  傳言魔物是一般野生動物吸收魔力後變質而成的異形。這個世界的人似乎也不清楚魔物真實的生態。此類害獸既凶惡又難以應付,個個皆可使用該種族特有的強大魔法。

  過去幾乎沒有人能使役順從本能活動的牠們。就算能加以操控,頂多也不過一、兩隻罷了。但如今這個常識卻被推翻了。這意味著人類方的『數量』優勢徹底瓦解。換言之,人類面臨了滅亡的危機。

  「召喚你們的『埃希德大人』是我們人類崇拜的守護神。祂不僅是聖教教會的唯一神,更是創造這個世界的至高之神。埃希德大人恐怕早已察覺到了吧。這樣下去的話,人類將會滅亡。為了避免這種情況發生,埃希德大人才召喚了你們。由於你們所屬世界的層級較這個世界高,因此擁有的力量比這個世界的人類更加強大。」

  這時,伊什塔爾停頓了一下。「不過這是拿神諭現學現賣就是了。」然後他放鬆表情接著說。

  「請你們務必大展身手,在『埃希德大人』的御意下打倒魔人,進而拯救我們人類。」

  伊什塔爾露出有點恍惚的表情,八成是回想起聽到神諭時的事情吧。根據伊什塔爾的說法,人類有九成以上是崇拜創世神埃希德的聖教教會信徒,得以多次恭聽神諭者在聖教教會中都位高權重,無一例外。

  對於這個世界非但不懷疑『神的意志』,反倒喜滋滋地臣服順從的扭曲現狀,始感受到一股難以言喻的危機感。這時,有人突然起身提出強烈的抗議。

  是愛子老師。

  「別開玩笑了!結果你們是想讓這些孩子們參加戰爭吧!我可是不會允許的!沒錯,老師絕對不會容許這種事情發生!請快點讓我們回去!家人們一定都很擔心才對!你們的所作所為只是單純的綁架!」

  愛子老師怒氣沖沖地說。她是社會科的老師,今年二十五歲,非常受學生歡迎。擁有一張稚嫩的臉孔,以及一百四十公分左右的嬌小身材。她為了學生甩著鮑伯頭東奔西走的模樣,讓人看了不禁莞爾。她不論何時皆全力以赴的身影,以及大多數時候都落得白忙一場的遺憾結果,兩者的落差激起了不少學生的保護慾。

  雖然大家親暱地稱她為『小愛』,但當著本人的面這麼說時,她就會馬上發火。理由好像是她想當個有威嚴的老師之類的。

  這回她也是被不合情理的召喚原因激怒,憤然挺身而出。「啊啊,小愛還是這麼努力啊……」學生們溫情地注視著槓上伊什塔爾的愛子老師,不過聽到伊什塔爾接下來所說的話,所有人都僵住了。

  「我能體會妳的心情。不過……以現況來說,你們是不可能回去的。」

  現場充滿了寂靜。冰冷的空氣沉甸甸地壓在身上。任誰都用不明白伊什塔爾在說些什麼的表情看著他。

  「你、你說不可能……這、這話是什麼意思!?既然都能把人叫來了,總有辦法讓我們回去吧!?

  愛子老師叫道。

  「如同方才所說,召喚你們的是埃希德大人。我們在場只是為了迎接諸位勇者大人,以及向埃希德大人獻上祈禱。由於人類無法施展干涉異世界的魔法,你們能否回去也要視埃希德大人的御意而定。」

  「怎、怎麼會……」

  愛子老師無力地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周圍的學生們也紛紛喧鬧起來。

  「騙人的吧?回不去是什麼意思啊!?

  「不要啊!隨便怎樣都好,讓我回去啦!」

  「戰爭可不是鬧著玩的!開什麼玩笑!」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學生們陷入恐慌。始的心情也不平靜。不過因為身為御宅族的關係,他看過很多次這種類型的創作。在先前猜想過的幾種情況中,這還不算最糟糕的,所以始才能比其他學生冷靜。順帶一提,最壞的情況是指把受召喚而來的人當成奴隸使喚。

  當所有人都倉皇失措的時候,伊什塔爾並沒有插嘴,反而靜靜地看著大家。可是,始總覺得他的眼底蘊含著侮蔑之情。從剛才的態度來看,他可能認為「被神選上有什麼好不開心的?」吧。

  在眾人驚魂未定的情況下,光輝起身猛力地拍打桌面。學生們被拍桌聲嚇了一跳,同時往他的方向望去。確認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自己身上後,光輝緩緩地開口說:

  「各位,現在跟伊什塔爾先生抱怨並沒有意義。他也是束手無策……我、我打算戰鬥。這個世界的人們的確面臨了滅亡的危機。既然都知道這個事實,我可不能放著不管。再說,如果我們是為了拯救人類而受到召喚,等到問題解決後或許就能回去了……伊什塔爾先生,是這樣嗎?」

  「這個嘛,想必埃希德大人也不會拒絕救世主的願望吧。」

  「我們擁有強大的力量沒錯吧?來到這裡之後,我感覺渾身充滿了力量呢。」

  「啊啊,沒錯。跟這個世界的人相比,各位擁有的力量應該有數倍至數十倍之多。」

  「嗯,那就沒問題了。我要戰鬥。然後拯救眾生,讓所有人都能回家。我一定會拯救這個世界跟大家的!!

  光輝用力握緊拳頭這麼宣告,一口白牙無謂地閃亮。

  在這同時,他的領袖魅力毫無懸念地發揮了效用。原本一臉絕望的學生們開始恢復活力與冷靜。他們看著光輝的眼睛閃閃發亮,簡直就像找到了希望一樣。半數以上的女學生都投以熱烈的視線。

  「嘿,我就知道你會這麼說。只有你一個人實在很令人擔心呢……我也參一腳吧。」

  「龍太郎……」

  「現在也只能這樣了……雖然很不情願……但我也加入。」

  「雫……」

  「那、那個,既然小雫都要參加了,我也會加油的!」

  「香織……」

  慣例的老成員們附和著光輝。接著班上同學們也理所當然似地接連表示贊同。雖然愛子老師目光含淚地哽咽著說「不行啦~」,但在光輝引領的局勢前卻顯得無能為力。

  結果所有人都決定參加戰爭。班上同學們恐怕並非真正瞭解戰爭是怎麼一回事吧。這或許也可以說是保護心靈免於崩潰的一種逃避現實的狀態。

  始這麼心想,同時不著痕跡地觀察起伊什塔爾,只見伊什塔爾露出了非常滿意的笑容。

  始注意到了。伊什塔爾在解釋情況的期間一直偷偷觀察光輝,確認他對哪些話產生反應。光輝正義感很強,所以聽到人類的悲劇時,他的反應非常容易理解。之後伊什塔爾還格外強調魔人的冷酷無情與殘酷。恐怕伊什塔爾早已看出這個集團中誰最有影響力了吧。

  身為世界級宗教的領袖,這或許也是理所當然的,不過這個人絕不能輕忽大意。始在腦海裡把伊什塔爾列入特別需要注意的人物名單中。

  

  既然決定參加戰爭,始他們就不得不學習戰鬥的方法。雖說擁有超乎常規的潛在力量,但他們原本只是深深沉浸於和平主義當中的日本高中生,不可能一下子就跟魔物和魔人對打。

  不過這種情況當然也在預料之中。聽伊什塔爾說,這個聖教教會的總部似乎已在某【神山】山腳下的【海利希王國】做好了迎接他們的準備。

  王國與聖教教會關係密切,為聖教教會信奉的神──創世神埃希德的眷屬夏爾姆‧巴恩所創建,是歷史最悠久的國度。由於教會隱身國家幕後,可想而知雙方的關係有多深。

  為了下山前往海利希王國,始等人來到聖教教會的正門。聖教教會似乎位於【神山】頂端,穿過宛如凱旋門的莊嚴大門後,前方就是一片雲海。因為感覺不到高山特有的呼吸困難症狀,始並沒有發現此處坐落在高山上。想必生活環境已經用魔法整頓過了吧。反射陽光的燦爛雲海,以及澄澈的藍天,在這般宏偉的景象前,始他們都看呆了。

  伊什塔爾有點得意地催促眾人繼續前進後,眼前出現了被柵欄圍住的圓形白色大台座。始他們穿過與大聖堂相同建材的美麗迴廊,並遵從指示坐上了台座。

  台座上刻劃著巨大的魔法陣。由於柵欄後方就是雲海,大多數學生都往中央靠攏,不過他們還是忍不住好奇地四處張望。這時,伊什塔爾開口吟唱了什麼。

  「通往彼人之路,與信仰同開,『天道』。」

  剎那間,腳底下的魔法陣綻放絢爛的光輝。緊接著台座宛如纜車般平順地開始移動,朝地上斜向降落。看來方才的『吟唱』似乎啟動了刻劃在台座上的魔法陣。這台座恐怕就是貨真價實的纜車吧。目睹就某方面而言算是首度經歷的『魔法』,學生們嘰嘰喳喳地喧鬧起來。進入雲海時更是一片混亂。

  不久,眾人穿越雲海,地面乍然而現。眼下可見大規模的城鎮,不,是國家。巨大的城堡沿著山壁興建,城下町呈放射狀散布。那正是海利希王國的王都。台座纜車似乎一直通往王宮,以及以空中迴廊相連的高塔頂端。

  看到如此完美的演出,始嘲諷地笑了。此情此景活脫脫就是『神之使徒』穿越雲海從天而降。也難怪聖教信徒會把始他們連同教會相關人員一起視為神聖的存在。

  始不禁想起戰前的日本。那是政治與宗教緊密結合的年代,而這也導致了之後的種種慘劇。不過這世界或許更加扭曲也不一定。畢竟這世界裡確實存在著力量足以干涉異世界的超常事物,整個世界完全以『神的意志』為中心運作。

  包含自己回去的可能性在內,世界的未來都取決於神的一念之間。始俯瞰著愈來愈清楚的王都,同時死命地壓抑自己,不讓難以言喻的不安在心中翻騰。然後他重新振作精神。總之,現在只能盡力而為了。

  

  抵達王宮後,始他們直接被帶往王座之間。大家走在華美裝潢不亞於教會的走廊上。沿途遇到許多穿戴騎士裝備者、貌似文官者,以及女僕之類的傭人,不過所有人同樣都投來充滿期待或敬畏之心的眼神,似乎對始他們是何許人物早有一定程度的瞭解。

  始心神不寧地偷偷跟在隊伍最後方。

  抵達美麗而別出心裁的對開式大門前時,門邊兩側立定不動的兩名士兵大聲宣告著伊什塔爾與勇者一行人的來訪,然後也不等裡面的人回應,便逕自敞開門扉。

  伊什塔爾理直氣壯地悠悠走進門內。除了光輝等等一部分的人以外,其他學生們都戰戰兢兢地穿過大門。

  門後是筆直延伸的紅毯,盡頭中央還有張豪華的椅子──王座。在王座前方,一名帶有霸氣與威嚴的中年男子起身以待。

  他身旁是看似王妃的女性,更旁邊是十歲左右的金髮碧眼美少年,以及年約十四、五歲,同為金髮碧眼的美少女。此外,紅毯兩側約有三十人以上列隊站著,左側是身穿盔甲與軍服者,右側則是看似文官的人。

  來到王座前方後,伊什塔爾把學生們留在原地,自行走向國王身邊。

  此時,伊什塔爾緩緩地伸出手來。於是國王恭敬地接過他的手,在不碰觸到的範圍內輕吻了一下。看來教皇的地位似乎更高。「這下就能肯定主宰國家的是『神』了。」始在心中嘆了口氣。

  接下來就只是單純的自我介紹。國王名為艾力西德‧S‧B‧海利希,王妃名為露露亞莉雅。金髮美少年是蘭迪爾王子,公主則叫做莉莉安娜。

  隨後騎士團團長及宰相等位高權重者,也接連報上名號。途中美少年的目光彷彿被吸住般不時瞥向香織,可見香織的魅力也適用於異世界。

  之後晚宴盛大展開,眾人盡情享受了異世界料理。食物在外觀上跟地球的西餐幾乎毫無差別。雖然偶爾會端出粉紅色的醬汁與七彩飲料,不過這也十分美味。

  期間還發生了一個小狀況──蘭迪爾殿下頻頻找香織搭話,班上男生們只能在旁邊乾著急。「他們會不會把矛頭轉向殿下呢?」始暗自期待了一下,不過十歲也太勉強了吧……

  然後始等人得知王宮將保障他們的衣食住,還認識了負責訓練的教官。教官們似乎是從現役騎士團與宮廷魔法師中遴選出來的。這大概是為了加深雙方的友好關係,以便因應未來即將發生的戰爭吧。

  晚宴結束散會後,大家各自被帶往分配到的單人房。看到附有頂篷的床時,應該不只有始一人感到錯愕不已才對。雖然置身在豪華的房間裡讓人有點心浮氣躁,但經過宛如怒濤般的一天後,始感覺到緊繃的情緒逐漸放鬆下來。於是他一頭撲到床上失去了意識。


 

《平凡職業造就世界最強1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創作者介紹

東立小說官方部落格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kyou
  • 感謝 真是讓人期待上市的那一天
  • 謝謝,出書後也請多多支持喔^^

    TongliNV 於 2016/04/20 17:32 回覆

  • 訪客
  • 有沒有活動阿~累積了1X本了= =
    平職買買買 異世界都買買買
  • 近期將會有消息,請讀者耐心等待,謝謝
    小編也很喜歡異世界呢~

    TongliNV 於 2016/04/22 17:38 回覆

  • zs21354063z
  • 所以遊戲人生怎樣了
  • 限定版將於4/25上市喔,謝謝^^

    TongliNV 於 2016/04/22 15:22 回覆

  • 訪客
  • 其他出版社已經都有活動了...
    東立不打算辦活動促銷嘛?
  • 近期將會有消息,請讀者耐心等待,謝謝

    TongliNV 於 2016/04/22 17:38 回覆

  • 訪客
  • 主角名字翻譯你們不會覺得怪嗎...
  • 你好,關於這個部分,譯者也有自己的考量,謝謝^^

    TongliNV 於 2016/05/23 17:3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