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隸試閱  

今天小編要來放上4月的新書試閱啦!!

今天要提供的作品是──《異世界魔王與召喚少女的奴隸魔術2

總覺得4月的書每一本書都讓人期待不已呢!

在上一集,迪亞布羅打倒了100隻魔族,以及成功擊退精靈精英部隊。

正當他以為一切終於告個段落,可以好好休息時──

「要是不交出公主,就開戰!!」

精靈王國向法德拉市宣戰!?

迪亞布羅該如何抉擇呢?是開戰?還是交出雪拉?

 


 

 

序章 

  利菲里亞王國曆一六四年──

  法德拉市是人族最前線的要塞都市,西邊大街上有間名為《安心亭‧夕暮店》的旅店。

  石砌牆上僅有一扇採光窗,空蕩蕩的房間只有一張大床,相當單調。

  時間將近中午。

  三人坐在大床上,門口站著一名訪客。

  坐在床中央的男子,是頭上長有尖角的混魔族《魔王迪亞布羅》,左右兩位少女則戴著《奴役的頸環》。

 

  少女之一是嬌小的豹人族──蕾姆‧嘉蕾鄔。

  一般豹人族都是尋常的豹紋,但是蕾姆從頭上的豹耳、及腰長髮,到從臀部伸出的細尾,都是光澤豔麗的黑色,實屬罕見。

  若隱若現的大腿相當緊實,看得出平常鍛鍊有加。

  殘存些許稚氣的臉蛋,擁有端整美麗的五官。貓咪般微微上揚的眼角,與緊抿的雙唇透露出堅毅的氣質。

 

  另一位少女是精靈──雪拉‧L‧古林伍德。

  精靈身體的特徵是又長又尖的耳朵,以及堪稱最接近神族的美麗外貌。

  如金塊融化般的金黃色秀髮,如波浪般披灑在雪拉身上,她的雙瞳如天空般蔚藍,肌膚如白瓷般光滑淨白。

  她平常會身穿綠色的套頭大衣,好像可以輕而易舉地隱身於森林之中……

  可是現在卻穿著布料少得誇張的服裝。

  雪拉似乎是為了替迪亞布羅打氣,刻意穿上挑逗的服裝──與其說是服裝,不如說是將布纏在身上。

  精靈通常都擁有纖細無起伏的身材,雪拉卻屬於胸部碩大的肉感體型,胸部幾乎要從少得可憐的布料中溢出。

  倚靠門板而立的人,則是這個城鎮的冒險者公會會長──希比。

  希比的樣貌如十歲孩童,實際年齡是個謎。她屬於草原妖精,這個種族的特色是成人後依然擁有孩子的外貌,以及兔耳朵與尾巴。

  她的穿著與雪拉相似,只遮住胸口與腰臀,不過因為她的身形是單薄的孩童體型,散發出天真無邪的健康美感。

  冒險者公會會長開口道:

 

  「精靈王國要求法德拉市的領主交出雪拉‧L‧古林伍德。最後期限是在一○天之後,到時若沒見到人,將不惜開戰。」

 

  希比面帶微笑地吐露驚人之語。

  ──開戰!?

  古林伍德是精靈族的宗主國,+雪拉則是該國公主。她由於各種因素離家出走中,使得精靈們想方設法要帶她回去。

  幾天前迪亞布羅才和欲奪回雪拉的精靈族精銳部隊一戰,當時只有一○個人左右,遠不及戰爭規模。

  公會會長嘆了口氣說:

  「一般人都會選擇交出小雪拉吧?畢竟沒人想要開戰,但是現在有個問題。」

  迪亞布羅沉默地聽著。

  他大概猜得到她準備說出的內容。

  希比伸手指向迪亞布羅道:

  「就是你,迪亞布羅先生……你不願意放開小雪拉,對吧?」

  「當然。」

  「收到要求的法德拉市的領主,必須做出決定……看是要打敗迪亞布羅先生奪走小雪拉,還是拒絕交出小雪拉,與古林伍德王國打仗。」

  ──打倒我,或是與精靈國打仗!?

  傷腦筋……

  對抗領主的話,就必須面對軍隊,會有大批人族攻來。

  迪亞布羅在遊戲裡扮演魔王時,曾有與人類一打六的經驗。

  也曾和無數隻怪物交手。

  但他從未一口氣對上數以千計、數以萬計的人族,不管他再怎麼厲害,MP也會用盡吧!

  他必須想出嚇阻的辦法,讓領主認為『與迪亞布羅為敵有害無益』。

  當然,他也想避免人類與精靈之間的戰爭,但是在這之前,他得先避免讓自己成為目標。

  如果能夠靠談判順利解決就好了……

  辦不到。

  事實上迪亞布羅幾乎不具有溝通能力,他無法正常地與他人交流,才會躲在魔王身分的背後,掩飾自己的缺點。

  要是是他本人,就只能說出「啊~」、「唔~」之類的話。

  眼前的希比再怎麼貌似兒童,仍是管理大量冒險者的公會會長,再加上委託她來傳話的人,是法德拉市的領主──這對連和同學都無法正常交談的迪亞布羅來說,壓力太過沉重了。

  看來,只能用魔王的態度回答了。

  迪亞布羅開口道:

  「呵呵呵……好極了……我正好嫌筋骨快生鏽了,拿軍隊來當對手再好不過。就用本魔王的魔術,將這個國家化為灰燼吧!」

  迪亞布羅努力壓低嗓音。

  希比慌張地在臉前揮動雙手。

  「等等、等等!我都說不可能選這條路了!要對抗憑一己之力擊退魔族大軍的迪亞布羅先生,等同與一個國家為敵……不,應該說更嚴重!」

  「哼……饒妳不死。」

  ──其實我才是撿回一條命的人!

  迪亞布羅滿臉不悅,實際上是鬆了一口氣。

  希比豎起食指。

 

  「這是左右為難的領主和我所委託的任務。化解與古林伍德王國之間的戰爭吧,迪亞布羅先生!」

 

  我拒絕。

  迪亞布羅非常想這麼說。

  卻只能硬著頭皮答應,因為他想守護雪拉……

  身處漩渦中的當事人──雪拉怯生生地插話。

  「呃,那個……迪亞布羅……人家……人家……可以一個人逃走喔?」

  「妳說什麼?」

  雪拉連忙補充道:

  「反、反正!我至今為止都是獨自逃過來的……況且,如果我不在,法德拉市的領主和迪亞布羅,都沒必要交出我了不是嗎?」

  「妳以為憑一己之力,逃得出精靈部隊的手掌心嗎?」

  「唔……我也知道……自已說不定會被抓到……可是沒有其他辦法了。至少我失敗的話,只有我一個人會難過……這也是莫可奈何的!」

  迪亞布羅緊握拳頭,出言確認:

  「『莫可奈何』是妳的真心話嗎?」

  「沒錯!因為人家絕對不想要引發戰爭!我不想看到有人傷亡!所以才……真的沒有別的辦法了不是嗎!」

  迪亞布羅理解雪拉的想法。

  她說得沒錯。假如雪拉一個人離開,不僅可以避免人類與精靈的戰爭,迪亞布羅也不會成為目標。

  然而,她逃得掉嗎?很困難吧。

  既然如此,為了保護雪拉和古林伍德王國一戰嗎?太魯莽了。

  該怎麼辦才好?

  如果是來到異世界前的自己,肯定會毫不猶豫地拒絕,或許會說『莫可奈何』,因為憑一個人的力量想阻止戰爭太不自量力了。

  這是道沒有正確答案的選擇題。

  他要選的答案,早在一開始就出現了。

  因為現在的他──是魔王迪亞布羅!

 

  「少侮辱人了,魔王是不可能屈服於區區軍隊的!」

 

  雪拉瞠大雙眼。

  「咦!?你打算做什麼……!?

  「前些日子妳同意『自己是屬於魔王』的吧?」

  「嗯、嗯,我說過。」

  「如果那句話並非虛假,就不准再說『一個人逃走』這種話。難道妳懷疑我的能力嗎?」

  「沒那種事……但是……我不想看到人類和精靈有任何傷亡。」

  「哼,我哪有可能饒過挑釁者?至少得警告一下吧!總之,妳放心交給我。」

  這全是魔王的演技。

  這已經不只是信口開河的程度了。他的背脊直冒冷汗,嘴角微顫。

  雪拉的眼淚盈滿眼眶。

  「……人家……還可以和迪亞布羅……在一起嗎?」

  「別讓我再說第二次!」

  「嗚哇!謝謝你!人家真的!真的很感謝你!」

  雪拉哭著擁緊迪亞布羅。

  不得了的肉感……緊緊地貼上迪亞布羅。

  迪亞布羅將險些脫口的驚呼聲,硬吞回肚裡。堂堂魔王就算被胸部緊壓,也能面不改色!

  蕾姆輕嘆口氣說:

  「……妳本來就戴著《奴役的頸環》,根本不曉得能不能離開迪亞布羅,一個人逃走!」

  雪拉邊拭淚邊問:

  「嗯唔……什麼意思?」

  「……我從未聽過《奴役的儀式》被反射的案例,所以不確定《奴役的頸環》戴在我們身上時的正確情況,但是一般情況下,召喚獸是無法遠離召喚者的。」

  「是這樣嗎?」

  「……有時也是因為召喚者命令召喚獸不准遠離自己……」

  「但是,之前我和迪亞布羅去烏爾克橋頭堡時,蕾姆不就一個人留在城鎮裡嗎?」

  「……妳這個笨蛋精靈,記性倒是挺好的。可是,所謂的一個人逃走,指的是前往其他城鎮,甚至是更遙遠的地方吧?妳思考過……達成這件事情的可能性嗎?」

  「不准再叫我笨蛋!雖然我真的沒想過!」

  蕾姆再次嘆氣。

  「……反正迪亞布羅已經說要保護妳,這件事情就不用再追究了。」

  迪亞布羅的責任重大。

  他看似泰然自若,內心卻苦惱無比。

  ──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

  希比突然雙手一拍說:

  「看來我們已經有結論了吧?哎呀,太好了!其實古林伍德王國還祭出懸賞金要逮到小雪拉──啊,冒險者公會是不接這種犯罪任務的喔!?我只是有聽說這則消息而已。所以,說不定會有心術不正的冒險者盯上小雪拉……既然迪亞布羅先生願意保護妳,我就放心了!」

  迪亞布羅眉頭緊蹙。

  「……是古林伍德王……雪拉的父親嗎?」

  「不,據說是小雪拉的哥哥──奇拉王子下達的命令,誰能帶回小雪拉,就能夠得到一億F。這是老百姓一輩子不愁吃穿的金額呢!」

  「……不可理喻。」

  蕾姆低喃,雪拉則露出畏懼的神情。迪亞布羅不自覺地怒罵:

  「竟然懸賞自己的妹妹?何等愚昧!」

  火氣頓時湧上。

  迪亞布羅渾身冒出黑色氣體。

  嚇得蕾姆、雪拉與希比驚叫出聲。

  總覺得MP好像降低了。

  ──怎麼回事?

  迪亞布羅聽到竟然有哥哥懸賞自己的妹妹,不禁為這等蠢事憤慨時,似乎消耗了些許MP。

  話說回來,湧現出單純而強烈的情緒時所展現出的魔術威力,好像強於單純地使出魔術。

  或許情緒與魔術有所連繫。

  如果這時手持能夠提升INT的《天魔之杖》時,會產生什麼效果呢?魔術大規模爆發的話可就不妙了──迪亞布羅暗忖。

  是說,最近都過著懶洋洋的怠惰生活,因此連重要的《天魔之杖》都一直倒在房間角落。

  迪亞布羅深呼吸,設法讓心緒冷靜下來。

  「哼……若利慾薰心的冒險者膽敢出現……本魔王會讓他後悔莫及。」

  希比苦笑。

  「確實太莽撞了。不過,從其他城鎮來的冒險者們,應該不曉得迪亞布羅先生的實力吧?個人認為,除非是親眼看見迪亞布羅先生打敗魔族的人,才願意相信吧?」

  「你們不會互相傳遞消息嗎?」

  要是遊戲裡出現如此重大的事件,肯定會在情報交流網站造成轟動,玩家會到處張貼實況影片與截圖,能力討論串、惡搞動畫也會滿天飛。

  雖然這個異世界沒有網路,仍可以想像出八卦在酒館流竄的狀況,因此聽到自己打敗魔族的事情竟然沒有傳開,出乎他的預料。

  希比說明道:

  「原因有二──首先,迪亞布羅先生是《元素魔術師》對吧?你也知道,利菲里亞王國居民所說的魔術師是指《召喚士》,因為他們認為元素魔術太過弱小。」

  自己以前玩的遊戲──神似這個世界的《MMORPG十字幻想曲》裡,元素魔術師才是魔術師的王道。

  理由很簡單,因為元素魔術的威力最大。

  投入大量技能點數強化元素魔術的話,即使六個系統中只發展一個系統,就稱得上是合格的『固定砲台』了。

  相反的,遊戲裡的召喚士是種弱小職業。努力召喚的召喚獸,總是比同等級的戰士還弱。

  再者,『一隻召喚獸只能擁有一個特殊技能』的限制,使兩者即使實力相當,擁有大量《武技》的戰士還是佔壓倒性的優勢。

  召喚獸的優點,就只有施術者不會因其陣亡而受傷。

  《MMORPG十字幻想曲》裡的玩家,將召喚士視為最弱的職業,甚至會蔑稱之『浪漫式職業』、『弱雞』、『資訊落後者』。

  這個世界的價值觀卻天差地遠。

  至少,利菲里亞王國認為元素魔術師是弱者,召喚士才強大。

  迪亞布羅很清楚箇中原因。

  玩遊戲時,就算HP歸零也能復活,而在這個世界裡『死亡就是終結』。

  所以大部分的冒險者,都不會一味地追求升等或稀有裝備,只要擁有生活所需的強度就滿足了。他們追求的是在不會死的範圍內,達到可賺取生活費的程度,不會豁出性命鍛鍊自己與挑戰強敵。

  怪物亦同。

  牠們不會像遊戲裡的怪物一樣不分青紅皂白地攻擊,打不過對方時就逃之夭夭,珍惜性命使牠們更顯弱小。

  從結果來看──是因為周遭敵人太弱,才會使召喚獸顯得厲害,並非真的強大。

  召喚魔術的一大優點,就是施術者可確保安全。

  這樣的價值觀在這個世界的冒險者心中根深蒂固,難怪沒人肯相信『有很強的元素魔術師』。

  人們會將其當作謊言一笑置之吧?頂多認為『以元素魔術師來說算強』的程度。

  身為玩家,看到自己耗費大把時間與熱情經營的職業,竟然是旁人嘲笑的對象,不免覺得不甘心。

  但是,拋開情感上的想法,他不難理解這個世界視元素魔術師為弱者的想法。

  「哼……別拿我跟那些元素魔術師相提並論……」

  「沒辦法,誰叫迪亞布羅先生的強度遠遠超出想像呢?此外,還有另外一個原因,那就是──我下達了封口令。」

  「什麼?」

  「你可能覺得我多此一舉,但我總覺得,你們本身的麻煩就不少吧?所以低調才是上策。雖然我不清楚詳細情況……」

  ──真的是希比自己發現的?還是她掌握了什麼情報,卻祕而不宣?

  可以確定的是,希比很清楚雪拉的狀況。畢竟雪拉雖然喊著要隱瞞,卻時不時說溜嘴,這倒也可以理解……

  迪亞布羅比較在意希比對蕾姆的情況掌握多少。

  「妳說不清楚詳細情況……那究竟瞭解到什麼程度?」

  「啊哈哈……大概是『總覺得有點問題』的程度吧?當初雪拉來到這個城鎮時,古林伍德公主的身分就引發過熱議了。蕾姆小姐習慣與他人保持距離,我猜應該也有什麼苦衷吧……再怎麼說,我也見識過那麼多人了。」

  希比這番話讓迪亞布羅意識到,看似比他年輕的希比,實際年齡應該大於他。

  ──畢竟是冒險者公會的會長。

  肯定累積了非常豐富的經驗。

  迪亞布羅身旁的蕾姆低下頭。

  「……謝謝妳的體諒。」

  「別這麼客氣,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儘管說。對我來說,法德拉市的冒險者都是夥伴!」

  「……太感謝妳了。」

  真是令人望塵莫及的溝通能力!

  希比進一步提出建議:

  「我不會強迫你們說出事情緣由的,要不要來我那兒住?冒險者公會備有房間,以供不時之需,應該比這裡安全得多。當然,你們開口的話,領主應該也願意為你們準備房間,但是我相信待在冒險者公會比較自在。」

  這是個相當誘人的提議。

  但是,輕易答應沒問題嗎?

  希比的人品看起來頗值得信賴。

  真的沒問題嗎?

  迪亞布羅判斷不了。

  質疑他人的善意令他感到愧疚,不過……

  誰叫他本身是個溝通障礙人士,如果他人說出『好好相處吧』之際,能夠敞開心胸接納對方的話,他就不會單打獨鬥這麼多年了。

  迪亞布羅不擅長縮短與他人間的距離。

 

  掏心掏肺後以為交情很好,實際上關係卻沒有自我以為的那麼親密,甚至慘遭背叛……

 

  與其煩惱什麼樣的距離感才適當,不如一開始就不要接近還落得輕鬆。

  只要他能夠獨力阻止戰爭即可。雖然還毫無頭緒,但是從現在開始努力尋覓就行了。

  現在還只是戰爭爆發的前夕。

  還沒發展到『必須阻擋進犯敵軍』的地步,所以他必須想辦法預防最糟的情況發生。

  該怎麼辦才好?

  ──先蒐集情報吧!

  解決任務的基礎就是蒐集情報。

  這個世界不是遊戲,但是他只能採用遊戲的做法。

  準備提出要求的迪亞布羅開口道:

  「我不喜歡欠人情,妳不如──」

 

  突如其來的巨響,掩去了迪亞布羅的嗓音。

 

     †

 

  後方的石牆垮了下來。

  旅店的牆壁是以大大小小的石塊砌成,間隙則抹有石灰等,雖不算脆弱,但也不像城牆那麼堅固。

  善用魔術與大型武器即可破壞。

  ──是誰破壞的?

  希比猛然跳離門前大喊:

  「!?也從門那邊來了!」

  她的身形落在迪亞布羅的大床旁邊。

  房門旋即遭人踹破。

  迪亞布羅環顧四周,試圖掌握狀況。

  闖進房間的是四名武裝冒險者。

  有三人從走廊側邊闖了進來。

  其中一人是裝備戰斧的矮人戰士。

  矮人族男性的特徵,是充滿賁張肌肉的矮壯身材,以及遮住嘴唇與頸部的濃密鬍鬚。他們腳程慢且不擅魔術,但是個性強硬且臂力驚人,天生就是當戰士的料。

  這位襲擊者就擁有『不折不扣的矮人族』外表。

  跟在矮人戰士身旁的,是兩位眼神陰鷙的輕裝戰士,屬於草原妖精一族。

  他們和希比一樣擁有兔耳朵與尾巴,外表如同孩童。不同的是,他們的眼神銳利許多。

  這兩位草原妖精長得一模一樣,不是因為同種族而相似,他們並肩站立時有如照鏡子。應該是雙胞胎吧?

  草原妖精帶著短劍,混濁晦暗的瞳孔直勾勾地望向房中人。

  直接破壞牆壁闖進房間的,是雙手配戴鉤爪的豹人族鬥士。

  擁有豹耳朵與豹尾巴的豹人族,身材幾乎都相當健壯。敏捷度與肌力也超乎常人,擅長近身肉搏戰。

  迪亞布羅一行人,聚集在房間正中央的床上。

  他們遭人前後包夾,困在這狹窄的地方。

 

  ──這些人是冒險者嗎!

 

  蕾姆詢問雪拉。

  「唔……妳沒注意到嗎!?憑妳的能力,應該能在他們衝進來之前就感應到呀!」

  之前在森林裡,雪拉不費吹灰之力就察覺到埋伏的精靈精銳,甚至敏銳地意識到魔族在城鎮裡引發的戰鬥。

  由此可知,雪拉擁有非常棒的感測能力。

  這次她卻沒注意到敵人進攻……是因為對手太厲害了嗎?還是有其他原因呢?

  雪拉鼓起雙頰說:

  「城鎮裡的人族太多了,人家分不出來啦!」

  原來如此。

  在人潮洶湧的城鎮裡,要分辨出對自己心懷不軌的人,遠比從森林察覺精靈難上許多。

  不管如何,現在只能戰鬥了。

  最好能夠讓他們知難而退……

  迪亞布羅發出駭人的聲音道:

 

  「闖到我面前的蠢貨們……是不是不想活了?」

 

  草原妖精雙胞胎竊竊私語道:

  「他說我們是不是不想活了耶,哥哥。」

  「他問我們是不是不想活了耶,弟弟。」

  「要回答嗎?」

  「不,別理他,我們的目標不是混魔族。」

  「我知道了,哥哥──我找到那個精靈了。」

  「原來是那個精靈。」

  雪拉正用毛毯裹住不像話的裝扮,聞言立即僵住。

  「我、我!?我又不認識你們!?

  傻眼的蕾姆嘆了口氣說:

  「……希比不是才剛說過嗎……這些冒險者……不……犯罪者,一定是瞄準古林伍德王子提供的懸賞金。」

  迪亞布羅咬牙切齒。

  ──慘了!《天魔之杖》還丟在房間角落!

  MMORPG十字幻想曲中,等級不到30的玩家沒有魔杖就無法施展元素魔術,30級以上才能夠不受裝備限制,自由行使魔術。

  已經150級的迪亞布羅當然沒有這個煩惱。但是,手持《天魔之杖》時瞄得比較準,也能自由調整力道。

  此外,《天魔之杖》具有提升INT、縮短詠唱時間的效果。

  迪亞布羅現在的裝備──只有可自動回復HP、擁有類似惡魔尖角的《扭曲王冠》,以及可反射魔術的超稀有道具《魔王的戒指》。

  連可以預防狀態異常及立即死亡的斗篷──《暗雲之帷》,可減少物理性傷害與提升能力值的黑衣──《漆黑之虛》都沒穿在身上。

  他知道這陣子過得太鬆懈了,但也沒料到會陷入這麼嚴酷的狀況。

  不管如何,他必須保護雪拉!

  蕾姆將手伸進皮帶的口袋裡,準備擲出裡面的水晶,以召喚出召喚獸。

  「……出來吧!《影──》」

  「喔喔喔!」

  見狀,矮人戰士大喝一聲,揮舞戰斧攻向蕾姆。

  ──速度比預料得還快,這個戰士大概20級左右吧?

  迪亞布羅立刻拉開蕾姆。

  「呀!?

  敵人的戰斧揮了個空。

  她的詠唱被這一擊打斷,因此沒能召喚出召喚獸。

  蕾姆抬頭望向迪亞布羅。

  「謝、謝謝……」

  「別逞強,交給我。」

  矮人戰士舔了舔嘴唇。

  「魔術很不方便對吧?施展出來前被打倒的話,就沒有意義了!」

  狹窄的房間,使他們被迫處於近身戰的距離。

  矮人戰士應該是打算在魔術師有任何舉動前搶先打倒他們吧!

  迪亞布羅暗忖。

  ──這些傢伙的速度還是比我慢多了。

  以迪亞布羅的AGI來看,矮人做出每一個動作的時間,都足夠他放出三次魔術。

  但是,攻擊魔術可能致對方於死地。

  他當然可以刻意瞄準地板、牆壁等,但是眼下雙方的距離太近了。

  他自己是無所謂,就怕波及蕾姆她們。

  牆壁已經崩塌了一角,再施展魔術的話,屋頂可能會垮落。

  ──我能在未使用道具的情況下,贏過對方嗎?

  雖然他的類似經驗不多,但是一對四的話應該有機會贏。

  可是,萬一在對戰過程中有人抓走雪拉呢?要是蕾姆被砍到怎麼辦?

  話說回來,希比跑去哪了?

  剛才門被踢破前一刻,希比不是也躍到這邊了嗎?

  有關希比的動向,他只留意到這一段,但他仍隱約記得希比是從自己拉開蕾姆時消失的。

  忽然,希比的嗓音貫徹了整個房間。

 

  「《常春藤束縛術》!」

 

  下一秒,魔力的光芒從襲擊者之一的矮人戰士腳邊迸射出來,粗壯的常春藤從地板伸出。

  「啊啊!?這是什麼!?

  矮人驚愕地大喊。

  現在察覺已經太遲了。

  常春藤轉眼間就纏住矮人。

  原來,希比不知道什麼時候躲到草原妖精雙胞胎與豹人均打不到的角落。

  她剛才明明就在迪亞布羅身旁,卻移動得悄無聲息,令他不禁讚嘆起她的隱遁技術。

  不愧是冒險者公會的會長,面對多名敵人時依舊得心應手。

  這個魔術能夠使敵人處於名為《拘束》的異常狀態──會在一定時間內動彈不得,是相當強力的招式。

  《常春藤束縛術》是迪亞布羅沒有練過的支援系魔術,因此無法使用。這種招式能夠固定對方,卻無法造成任何傷害。適用於團體戰,在個人戰裡簡直毫無意義。

  以迪亞布羅的火力來說,使用這麼迂迴的魔術,傷害效率不及直接採取攻擊魔術。

  ──能夠復活的遊戲,從來不必擔心殺死挑釁者。

  希比尖聲喊道:

  「你們不是法德拉市的冒險者!你們是從哪裡來的!?

  草原妖精雙胞胎再次竊竊私語道:

  「那是法德拉的公會會長呢,哥哥。」

  「是公會會長呢,弟弟。」

  「真意外。」

  「是啊,真意外。」

  幾乎相同的嗓音與語氣,令人感到噁心。

  雙胞胎面面相覷。

  「要繼續嗎,哥哥?」

  「不,形勢不對,弟弟。」

  「那麼……要拋下他們嗎?」

  「還不到那個時候。」

  「我知道了,哥哥,既然如此──」

  其中一位草原妖精,從掛在腰間的小袋子取出某物。

  ──這傢伙要使用道具嗎!?

  從小袋子裡取出的小巧圓筒,綻放光芒。

 

  視野受到雪白光芒籠罩。

 

  「唔!」

  迪亞布羅呻吟出聲。

  好刺眼!

  ──原來是閃光筒!

  這是種必須以製作系技能打造的道具,使用後可讓一定範圍內的對象,陷入名為《盲目》的異常狀態。

  呈現盲目狀態的玩家,迴避、命中與移動的數值都會降低。

  必須施展專門治療異常狀態的魔術或道具,或是等待一段時間才能痊癒。

  閃光筒的效果持續不了太久,成功率卻非常高。

  幾乎每位玩家都曾用過這個道具,是遊戲世界中非常普及的道具。

  雖然迪亞布羅沒有《暗雲之帷》保護,可是因為耐性優於一般玩家,使閃光筒對他產生的效果不彰。

  瞇細雙眼的迪亞布羅,看見兩名草原妖精扛起動彈不得的矮人戰士。

  《常春藤束縛術》是用來封印特定目標的動作,因此,使用者的同伴能夠行動自如,遊戲中也是如此,但是……

  ──竟然能夠扛起被束縛的同伴!?

  遊戲裡沒有『扛起同伴』的指令。

  有一瞬間,迪亞布羅承受了深刻的文化衝擊。

  草原妖精們雖然扛著矮人戰士,行動卻意外地敏捷,很快就逃往走廊了。

  豹人也從損毀的牆壁大洞離去。

  ──我應該不惜把雪拉留在這裡,追上去嗎?

  但是,就算捉到他們又能獲得什麼情報呢?應該沒什麼意義吧。

  再者,迪亞布羅也沒有在不殺任何人的前提下,讓他們束手就擒的方法。

  躊躇之間,襲擊者已經消失了蹤影。

 

     †

 

  迪亞布羅環顧回歸寧靜的房間。

  房門已經壞了,脫落的鉸鏈使門板往內側倒下。

  與房門相隔一張床的石牆上,連窗戶都殘破不堪。這裡明明是二樓,那名豹人是如何辦到的?真是濫用冒險者的能力!

  原本是牆壁的岩石、填縫的石灰與紅土等,都已化為碎片、砂礫散落一地,儼然成了廢墟。

  ──慘不忍睹。

  沒能逮住對方,讓迪亞布羅滿肚子火。

  同時,他也佩服襲擊者判斷情勢的能力。

  在場的公會會長希比,與陷入異常狀態而動彈不得的情況,顯然都不在對方的預期範圍內。

  以他過去的遊戲經驗來說,陷入意想不到的危機時,有很高的機率滅團。脫離困境的機會,往往在思考對策時悄悄溜走。

  對方卻乾淨俐落地做出決定,光這點就足以讚賞了。

  此外,他們的選擇也非常正確。

  或許是因為性命只有一條,才會使他們迅速決定撤退,堅決避開全體陣亡的悲劇。

  ──畢竟『死』對這個世界來說,並非『損失經驗值後從復活點重新開始』,而是『不折不扣的死亡』。

  愈瞭解這個現實,迪亞布羅就愈難使出強力的攻擊魔術。

  姑且不論雪拉的期望,迪亞布羅本身也不願意殺人。

  他也沒有要成為連蟲都不敢殺或不抵抗他人侵襲的聖人,依舊會奪走敵人的性命吧。說白一點,自己的性命還是比別人的重要。

  如果必須對陌生人見死不救才幫得了親朋好友,他大概也會照辦。

  但是,『在無可避免的戰鬥中殺死對方』與『單純殺人』是不同的。

  ──至少,我想盡可能地手下留情。

  在迪亞布羅陷入沉思的同時,蕾姆與雪拉的視野也漸漸恢復。一般情況下,閃光筒的生效時間大約一○秒。

  不過不僅迪亞布羅幾乎沒感受到暈眩,希比看起來也泰然自若。

  蕾姆環顧四周後,輕嘆口氣說:

  「……他們逃走了嗎……對不起,都怪我拖累你。」

  「妳在說什麼?他們只是意識到自己在癡心妄想才會逃走。沒必要擔心幾隻小蟲是死了還是飛出窗戶了吧。」

  蕾姆畏怯地點點頭。

  接著,她將視線投向希比。

  「……謝謝妳救了我們。」

  「沒有啦,我本來打算交給迪亞布羅先生處理的,只是怕什麼都不做的話,會讓你們誤以為是我派人襲擊的。」

  雪拉也大聲地說:

  「謝謝妳保護了我們,我也非常感謝妳!」

  希比挺起貧乏的胸部。

  「呵呵呵……別看我這個樣子,好歹我也是公會的會長。要讓這些野蠻人動彈不得的方法,我還多得是。不如該說,那正是我的專長。」

  ──原來希比專攻的是使狀態異常的魔術啊!

  也就是說,她是支援系的魔術師。

  這類魔術師在MMORPG十字幻想曲中,是打團體戰時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但是單打獨鬥時毫無勝算,因此相當罕見。

  是比回復系魔術師更珍貴的職業。

  每當遇見強大的對手時,迪亞布羅的腦海裡,就會開始推演『如果是自己,會怎麼應付呢?』。

  希比是草原妖精,擁有與生俱來的優秀隱遁技術與AGI。能夠在避人耳目的前提下移動,就算被發現了也能夠迅速逃走。可以一邊掩飾略差的防禦力,一邊施展導致狀態異常的魔術。

  適合對付戰士的魔術是《拘束》,遇到迪亞布羅這類魔術師時,希比應該會用《沉默》封印其魔術吧?

  迪亞布羅本身擁有預防狀態異常的裝備,不怕這個狀況。

  支援系魔術,能夠展現出玩家的技術優劣。

  作為難以駕馭的補償,這種魔術一旦搭配優秀的玩家時,就會變得非常棘手。

  支援魔術師與其說『適合團體戰』,根本是『團體戰專用』!

  以遊戲來看的話,這是溝通能力良好的現充專用職業。

  不管怎麼想,這種職業都令迪亞布羅感到難以應付。

  ──或許是我的偏見,但是擅長支援路線的傢伙,通常都具有『善良卻腹黑』的形象。

  雖然一對一的戰鬥不成問題,但是日後若與希比為敵時,千萬不能小覷她。因此,他得小心別演變成如此事態。

  察覺到迪亞布羅的凝視,希比可愛地歪著頭問:

  「怎麼了嗎?」

  突然意識到希比的嬌美,讓迪亞布羅連忙想別過眼。

  ──不行!只不過是看到女孩子(內在應該是成熟女性)的可愛舉止,魔王是不可能臉紅還別開視線的!

  「哼!」迪亞布羅不可一世地微仰起身。

  「要不是妳插手的話,本魔王早就用魔術讓他們永久消失在這個世界了。」

  「啊哈哈……那就太可怕了……迪亞布羅先生,謝謝你忍住這個衝動,我認為放他們一馬是很正確的判斷喔!」

  「我才沒有忍耐,只是覺得妳似乎有什麼打算,才冷眼旁觀而已。」

  這是騙人的。

  他當時根本找不到希比。

  親眼見識隱遁技術的感覺,與在遊戲裡的體驗相差太大了。

  此外,他實在不習慣有同伴的感覺。

  希比聳聳肩說:

  「在這種情況下殺死他們,應該算是正當防衛,但是……在城鎮內用魔術殺人仍必須接受關押調查,這段期間就保護不了小雪拉,這樣一來,即使無罪釋放也沒意義了,不是嗎?」

  「我可沒打算陪他們做什麼調查啊。」

  「嗚嗯,但是,對方可是直屬領主的地方騎士,或是直屬國王的國家騎士,反抗的話會被通緝喔!到時候別說法德拉市了,整個利菲里亞王國都不會有你的容身之處。就算迪亞布羅先生不在意無法投宿旅店、無法踏進商店的流浪生活,但這對蕾姆小姐與小雪拉會很嚴苛吧?」

  他無從反駁。

  ──原來如此!殺死那些冒險者會視同PK處理。

  MMORPG十字幻想曲中,有個PK系統。

  在法德拉市等城鎮裡殺死其他玩家的話(不慎殺死亦同),遊戲就會將其視為犯罪者並進行追捕。

  不僅玩家名字會變成紅色,踏進城鎮後也會立即遭強悍的騎士一擊斃命。國家會提供懸賞金,使其成為所有玩家的獵物,待遇等同於怪物。

  遊戲與這個世界在這方面倒是挺像的。

  迪亞布羅與其他玩家對戰經驗豐富,卻沒經歷過PK。

  因為十字幻想曲具備PvP──玩家對玩家的對戰系統。

  玩家可以在遊戲提供的固定空間裡建造地下迷宮,並在此一決勝負。

  一般來說是一對一決鬥,同意的話還可一對六。

  無論是哪種模式,都是雙方有共識的『競技』,贏家可從輸家身上奪得金錢或寶物,也不會有死亡的風險。

  此外,贏家還可提升戰績,大幅增加經驗值。

  姑且不論PvP。

  ──沒對襲擊者施展攻擊魔術,說不定是歪打正著?

  迪亞布羅現在才意識到自己做了最佳選擇,不由得心跳加速。

  但是,魔王是不可能為這點小事心跳加速,所以他繼續採取無所謂的態度。

  「哼……妳的意思是,日後還會有很多像剛才那樣的冒險者來襲?」

  「有這個可能。所以我才提議各位搬來冒險者公會的房間──話說回來,迪亞布羅先生,你剛才想說什麼?」

  對了。

  都是襲擊者害他腦中一片空白。

  解決任務的基礎就是蒐集情報。

  現在,說到『擁有最多資訊,又最有機會交談的對象』……

  「希比,我要去找領主問些事情。」

  「嗯嗯~你果然打算這麼做。」

  希比似乎早料到迪亞布羅的要求了。

  只要是稍微習慣面對任務的人,肯定都是這麼想的。

  「如果妳拒絕引薦,我就直接闖進去。」

  「……既然是迪亞布羅先生的要求,我當然會照辦,但是……其實我心底有些不安……該怎麼說呢?你是不是說不出比較有禮貌的用字遣詞?」

  其實他連去便利商店購物時,都對店員很有禮貌。

  但是身為魔王,他不能說出這個事實。

  尤其,現在的他必須讓對方認為:『比起與古林伍德王國開戰,與迪亞布羅交手的損失更大』。

  在這種情況下,更不可能表現得彬彬有禮吧?

  可是,如果因此問不到重要資訊就傷腦筋了。

  只能這樣了!

  「哼,我本來是心血來潮想去造訪一下……既然妳拒絕的話,就有好戲上場了。看我燒了領主的宅邸,再把他揍飛……呵呵呵。」

  「哇啊啊,等等、等等!我可沒拒絕啊!?啊~真是的!反正我也不擅長應付領主……我會帶你去的,我想領主應該願意見你。」

  迪亞布羅暗自鬆了口氣。

  既然見得到領主,應該能夠多少得到一些情報吧。畢竟,領主也不希望引發戰爭吧。

  迪亞布羅隱藏自己真正的心情,趾高氣昂地頷首。

  「既然妳願意引薦,那我就饒了你們。」

  蕾姆拍落身上的灰塵。

  「……我當然也要去。」

  「人、人家也要同行!」

  雪拉丟下毛毯,露出幾近赤裸的裝扮。

  蕾姆見狀皺眉。

  「……去換衣服啦,笨蛋雪拉。」

  「唔!?人、人家再怎麼遲鈍,也不可能穿成這樣去領主的宅邸啦!!

  「……別說宅邸了,這身裝扮連出門都不行。」

 

 


《異世界魔王與召喚少女的奴隸魔術2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創作者介紹

東立小說官方部落格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最愛看這種的QQ東立讚
  • 小編也很喜歡呢~出書後也請多多支持^^

    TongliNV 於 2016/04/20 11:4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