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編要先通知讀者一些令人難過的消息。

原預定1/25出書的《盾之勇者成名錄6》與日方尚在接洽的緣故,無法如期出書。

一旦得知正確出書日期,小編會在第一時間通知大家,請各位讀者耐心等待BLOG的消息。

卡卡西  

對火影忍者的熱血未消的小編就要奉上新書試閱啦!

今天小編要提供的試閱作品為──《NARUTO火影忍者  卡卡西秘傳 冰天之雷》 

火影忍者的完結,應該讓很多讀者感到心痛、惋惜吧~

不過沒關係!!!小編就要來奉上漫畫裡沒有的祕傳啦~

這次的主角是大家最喜歡的老師──卡卡西老師~~

卡卡西即將繼任第六代火影,第一個任務便是拯救人質!!

在波之國極祕飛行船上,失去朋友眼睛及雷切之術的他,能否繼續守護他人?

 


 

【內容試閱】

 

 

 

 

  在離地五百公尺的高空上,祭迎著強風回頭看。

 

  「鳴人,你單獨一個人去,真的不要緊嗎?」

 

  「嗯。」鳴人直盯著遠在下方的敵方陣地說:「我沒問題啦。」

 

  「可是,你的手還沒……」

 

  「那些傢伙,我一隻手就能解決了啦。」

 

  祭用超獸偽畫做出來的大鵬鳥潛伏在夜色中,躲避地上人們的視線。

 

  但是,鳴人的雙眼卻能將地表上的東西看得一清二楚。

 

  現在雖已是三更半夜,他們要捉拿的目標所躲藏的荒山深谷中,依然亮著許多火把,還有好幾個忍者站在山谷的周圍把風。

 

  此處岩壁陡峭,山峰稜線就像劍山一樣銳利,在冰冷月光的照耀下,看起來漫著濕意。

 

  「這裡簡直就是天險要害……」祭代替鳴人說出他心中的想法。「原來我龍就是在這種地方來來去去啊。」

 

  「是啊,他靠著地勢殺了許多波之國的人民。」

 

  鳴人恨得咬牙切齒。

 

  這是一個強風呼嘯的九月夜晚,距離第四次忍界大戰結束已經過了一年。

 

  強風不斷從山谷之間颳過,淒厲的風聲就像在啼哭一般。

 

  短暫飛離該處後,大鵬鳥載著祭與鳴人又掉頭轉了回來,再次來到我龍基地的正上方。

 

  「鳴人,你不要想太多了。第四次忍界大戰並不是人類的最後一場戰爭。」

 

  「……」

 

  「很遺憾,今後也會持續不斷出現對斑的思想產生共鳴的人。」在鳴人從大鵬鳥背上跳下去之前,祭對他說:「就像我龍一樣。」

 

  

 

  轟轟轟轟轟轟轟轟!

 

  

 

  鳴人縱身跳入夜空,破風之聲從他的耳邊呼嘯而過。他將左手食指與中指交纏,扭成一個十字。這是他在與佐助交戰失去右手後,新練成的結印方法。

 

  「多重影分身之術!」

 

  砰的一聲,捲起一陣白煙。在地上監視的那些忍者才剛回過神來,我龍的基地就已經被影分身包圍了。

 

  「敵人來襲!」

 

  四處響起了怒吼聲。

 

  「快去保護我龍大人!」

 

  從沿著岩壁建造的小屋,以及四處分布的洞窟,瞬間湧出了許多敵方忍者。

 

  影分身們射出苦無,隨即有好幾個忍者倒下。

 

  有人砍中鳴人後背,他砰的一聲爆開,化為白煙消散。

 

  中央廣場轉眼間淪為戰場,四處不斷傳來吼叫聲。

 

  鳴人的目光掃視周圍,尋找卡卡西事前告訴他的那個洞窟。

 

  據卡卡西所說,那個洞窟頂部垂著兩根尖尖的岩石,看起來就像兩根牙齒一樣。我龍的基地被群山隔絕,那裡是唯一的出入口。

 

  「既然如此,如果他想逃跑,就只能逃進那個洞窟了!」

 

  影分身們跟敵人展開纏鬥的地點不遠處便是那個洞窟。

 

  洞窟入口看起來就像是野獸張開嘴巴露出尖牙一樣,前方有許多忍者在看守,一名矮小的男子拖著長袍正往洞口跑去──

 

  「我龍啊啊啊啊!」鳴人的聲音於岩壁間形成了回音。「我絕不會讓你逃掉的!」

 

  在回音消失之前,一個忍者衝出來擋在鳴人面前,他穿著一套全身雪白的忍者服,戴著白色的鉤狀花紋面具。

 

  「不要妨礙我!」

 

  鳴人立刻射出苦無。

 

  但是,當苦無一碰到面具忍者,對方馬上化為霧氣消失蹤影。不僅如此,他還瞬間繞到了鳴人背後。

 

  「冰遁‧地鎖連冰!」

 

  鳴人被人從背後輕輕戳了一下,往前踉蹌幾步,不過並沒有跌倒。

 

  他站穩腳步,轉身向面具忍者射出了苦無──不,他是打算這麼做的,但……

 

  無法出手。

 

  「怎、怎麼回事……?」

 

  鳴人的體內產生宛如被拉扯般的感覺,接著轉變成劇痛。

 

  

 

  劈哩、劈哩……劈哩劈哩劈哩劈哩!

 

  

 

  簡直像是從血管中長出無數冰冷的尖刺,將體內割成了碎片一樣。

 

  「唔唔唔唔……」

 

  鳴人跪倒在地,口中吐出了白色的氣息。

 

  就算夜晚的山中再怎麼冷,現在也不過是九月而已。然而,鳴人的牙齒卻止不住打顫,極度的寒意讓他身體劇烈顫抖。

 

  這種寒冷簡直要讓身體凍結。打從面具忍者戳了鳴人一下之後,寒意就從被戳中的一點迅速擴散到全身。薄霜開始覆蓋住鳴人的身體、手腳,甚至蔓延到他臉上。

 

  

 

  劈哩劈哩劈哩劈哩劈哩劈哩劈哩劈哩!

 

  

 

  鳴人想盡辦法試圖扭動身體,但卻只讓數片薄冰從他身上剝落而已。寒冷的束縛就像是鎖鍊一樣,緊緊綑綁住鳴人不放。

 

  面具忍者對漸漸凍僵的鳴人不屑一顧,轉身跟在我龍後面。

 

  「我龍大人,請往這邊走……」

 

  但是我龍卻一動也不動。不僅如此,原本跟在他身邊保護他的三名忍者,也接連倒在地上。

 

  「!?

 

  敵人藏在鉤狀花紋面具下的臉龐,似乎皺起了眉頭。

 

  我龍背後的暗影中,冒出一隻握著苦無的手。

 

  「這麼說來,白好像也是戴那種面具呢。」鳴人將苦無架在我龍的脖子上說道。「會使用這種冰之忍術……你是霧忍者村的逃亡忍者吧?」

 

  「那果然不是本體啊……」面具忍者轉頭看了一眼自己剛剛打倒的鳴人。「我剛剛就覺得奇怪,漩渦鳴人好歹是打倒過宇智波斑的傢伙,未免也太好對付了。」

 

  被冰封的分身砰的一聲爆開,馬上消失了。原本封鎖住分身的冰塊,也發出清脆的聲音,碎裂散落一地。

 

  鳴人和面具忍者互相凝視。

 

  「請把我龍大人還給我。」

 

  「這我做不到。」鳴人狠狠地瞪著面具忍者說:「你們害死了波之國數百條人命。」

 

  「這是為了要達成我們的理念。」

 

  「斑的理念嗎?那已經在那場戰爭中──」

 

  「宇智波斑之所以會失敗……」開口打斷鳴人的是我龍。「就是因為他想要同時對全世界施展無限月讀。」

 

  鳴人低頭看向被自己拿苦無架住脖子的男人。他身材矮小,膚色偏黑,全身卻充滿無可動搖的霸氣,他完全不把抵在自己脖子上的那把苦無放在眼裡。他將一頭白長髮束在腦後,下巴蓄著白鬍,雙眼細長,其中一眼呈現混濁的白色。

 

  「但是斑的想法本身並沒有錯。」強風吹動著我龍身上的長袍,他繼續往下陳述。「只有無限月讀才能讓世界不再發生爭端,實現究極的正義。斑已經死了,無限月讀也被宇智波佐助永遠埋葬了。即使如此,斑的理念還沒有死去。我深信即使使用其他方法,也可以一步一步接近斑的理念。」

 

  「你們打算做什麼?」

 

  「什麼是究極的正義?那就是所有人都一律平等。這個世界上所發生的不幸,都是起因於不平等。那麼,要如何實現平等呢?這就必須控管個人的自由。儲蓄的自由、比其他人擁有更多東西的自由、比別人輕鬆的自由──我們是為了控管這些自由而戰。如果我們能夠順利成功,之後其他國家也會開始贊同我們。如此一來,這個世界的所有自由都會處於控管之下。這就是宇智波斑理念的精髓,和世界的嶄新秩序。」

 

  「所以你們才把波之國當成實驗場嗎?」鳴人氣得咬牙切齒之餘,不忘從牙縫裡擠出這句話。「這個國家沒有忍者村啊。你們竟然連不懂得如何作戰的人也殺……這裡原本是個和平的國家,你們卻將憎恨和悲傷帶來這裡。」

 

  「只要這個世界仍然不平等,就不可能有國家沒有憎恨和悲傷。」

 

  風吹進了洞窟中,鳴人缺少右臂、空蕩蕩的袖子隨風飄盪。

 

  「這個國家因為沒有忍者村,許多逃亡忍者便棲身於此。來到波之國的這些逃亡忍者厭倦了互相殘殺,他們隱瞞自己曾經是忍者的過往,打算以普通人的身分活下去。他們的願望十分渺小,就只是想像個普通人一樣生活而已。但是,他們從小到大只曾接受過殺人訓練,還能從事什麼其他工作?波之國的人們瞧不起他們,認為可以用錢買到他們的尊嚴。需要武力的時候,波之國的人們只要出錢雇用像你這樣的人就行了,不需要弄髒自己的手。他們認為只要有錢就可以解決一切。錢!錢!錢!沒錢的傢伙,甚至不被當成人看!剛剛與你戰鬥的對手也有過類似的經歷。」

 

  鳴人望向戴著面具的忍者。

 

  「他抱著被虎頭蜂螫到的兒子到醫院,但醫院裡卻沒有醫生。趕去另一間醫院,再另一間,也是同樣情況,到處都沒有醫生。最後,他終於找到了一個不知道是否稱得上是醫生的詭異巫師,但這時他兒子已經陷入休克,瀕臨死亡了。當然,巫師的咒語沒有辦法挽救他兒子的性命。如果當時能立刻得到治療,他的兒子或許能夠得救。但是波之國的醫生卻全部消失了。你知道這是為什麼嗎?」講到這裡,我龍停頓了一下,語帶苦澀地說:「為了治療在第四次忍界大戰受傷的忍者,五大國花錢把所有醫生都雇走了。」

 

  「!」

 

  「你說波之國很和平,那其實是踐踏窮人,建立在鈔票之上的和平。」我龍如此說道。「這樣,你還能真心認為這個國家沒有憎恨和悲傷嗎?」

 

  鳴人默不作聲。假面忍者蹲了下來,一掌拍向地面,喊道:

 

  「冰遁‧地鎖連冰!」

 

  「!?

 

  衝擊波傳來,地面隨之裂開,竄出無數冰柱。冰柱刺穿了洞窟的頂部,但巧妙地避開了鳴人與我龍站著的地方,一路延伸到洞窟深處,堵住了逃離的路線。

 

  「我的地鎖連冰只要有一點水分,就能夠凍結任何東西。」低沉沙啞的聲音從面具底下傳出。「這麼一來,你就動彈不得了……請把我龍大人還給我吧。」

 

  敵方的忍者們逐漸聚集到此處。

 

  「我很同情你兒子的遭遇。」

 

  「……」

 

  「但是,我沒有辦法認同你們的所作所為。」鳴人說道。「殺了不肯放棄自由的人,其餘的人就能得到幸福嗎?這麼做只會產生新的憎恨而已。」

 

  「變革必定伴隨著痛苦。」敵人隔著面具表示。「這是實現新秩序,所必須忍受的陣痛。」

 

  「應該還有其他方法才對吧?」

 

  「我不打算在這裡跟你討論這個。」

 

  「……」

 

  「你不過來的話,我攻過去了喔?」

 

  「抱歉,我並不想跟你戰鬥。」

 

  鳴人話聲剛落,單手抱著我龍,往地面一蹬,跳向了空中。

 

  「別想逃!」面具忍者遲了一拍,也跳向空中,並迅速在半空中結印。「冰劍之術!」

 

  有如玻璃碎裂般的聲音響徹山谷之間。

 

  大氣中的水分凝結壓縮,化為無數把冰霜短劍往鳴人襲來。劍鋒反射月光,不斷閃爍。

 

  不過,鳴人卻露出一抹充滿自信的微笑。

 

  在快要被冰劍刺穿的前一刻,突然捲起一陣黑色旋風,帶走了鳴人和我龍。冰劍失去了目標,劃過空中刺到岩壁上。

 

  嗶嗶──!鳥叫聲繚繞於山谷間。

 

  面具忍者落地之後,以彷彿燃燒著火焰的青白色眼睛,抬頭望著被黑鳥載走的我龍。

 

  「時機抓得真好!」

 

  「任務順利完成。」

 

  在大鵬鳥背上,鳴人與祭擊掌歡呼。

 

  

 

  「在那之後已經過了六年多了啊……這麼說來,我當時才十二歲而已嗎?那是我們第七班第一次執行的任務。當時有卡卡西老師、小櫻、還有佐助那傢伙也在──」

 

  「才不過六年而已啊。」

 

  伊那利糾正鳴人的說法。雖然伊那利現在才十四歲,但外表看起來卻比年齡還要成熟。他的腰間掛著一個皮製工具包,裡面裝有鐵鎚和鋸子。

 

  「只不過短短的六年,波之國已經完全變了個樣。鳴人大哥,你應該也發覺了吧?況且連你也……」

 

  「你是指我的右手嗎?」

 

  伊那利別開視線。鳴人自從與佐助一戰之後,就失去了右手手肘以下的部分。

 

  「這不要緊啦!」鳴人張大嘴巴,豪爽地放聲大笑。「因為我得到了比手還要重要的東西。」

 

  「……你的手不會復原了嗎?」

 

  「現在綱手奶奶正在幫我製作義手。所以,你不用擔心啦,伊那利。」

 

  「這樣啊……」

 

  「先不說這個了,波之國現在的狀況如何?」

 

  「那時……遇到鳴人大哥的時候,我和爺爺都以為,只要蓋好鳴人大橋,大家就能獲得幸福。」伊那利說完,露出了寂寞的笑容。「但是,鳴人大橋讓交通變得更便利,生意因此興榮了起來、有錢人跟著增加,之後大家的眼裡就只在乎錢了。像卡多那種為了錢不擇手段的傢伙,現在隨處可見。」

 

  「之前我曾稍微跟你碰過面,記得那是……」

 

  「是培因破壞木葉忍者村,我們過去修理的時候。」

 

  「那時候,我都沒時間好好跟你聊一聊啊……原來如此,現在波之國已經變成這個樣子了啊。」

 

  沉默當中,鳴人低頭看著桃地再不斬和白的墓碑,兩個墓碑看起來就像是依偎在一起。

 

  這兩個簡陋的墓碑不過是用木頭釘成十字而已,歲月在墓碑上留下了六年的痕跡。當年卡卡西插在再不斬墓旁的斬首大刀,後來被佐助的伙伴水月拿走了。

 

  一陣風吹拂過草原,野生的波斯菊隨風擺盪。

 

  鳴人伸了個懶腰。

 

  「對了,達茲納大叔現在如何?他過得還好吧?」

 

  伊那利遲疑了一下,接著才下定決心告訴鳴人:「飛鯱丸即將大功告成了,所以他正在進行最後的收尾工作,最近一直住在港口的造船所裡。」

 

  「他在建造新的船嗎?」

 

  「是船沒錯,不過是飛行船。」

 

  「咦?」

 

  「波之國現在正著手創造新的運輸系統。飛鯱丸完成之後,波之國就能一躍成為運輸界的龍頭。現在用船或人力要花上好幾天運送的貨物,走空路運輸的話,便能在短時間內送達了。」伊那利說的是一件令人高興的事,但他的口氣聽起來卻有些冷漠,帶著一種自嘲的感覺。「這件事其實還是秘密,不過我覺得可以跟鳴人大哥你說沒關係。等一號機完成,預計會招待波之國的大人物上船舉行開航儀式,在空中遊覽飛行。這是為了要讓大家見識飛鯱丸的厲害之處,以募集更多資金。等籌備到更多資金後,將打造更多艘新船,甚至把船賣給五大國。這件事也還是秘密,但爺爺他們說在遊覽飛行時會請木葉忍者村來幫忙警備。」

 

  「在忍者當中,也有一些人能夠在空中飛行啦,不過……真的有辦法做出在空中飛的船嗎?」

 

  「趁著五大國忙於戰爭之際,波之國一直在開發新的技術。」

 

  「那艘船很大嗎?」

 

  「爺爺他們現在在建造的船,應該可以搭載五、六十人。如果資金豐沛,還能造出更大的船。」

 

  「你們是如何讓那麼大一艘船在空中飛行的?」

 

  「你就把它想成一個很大的氣球就好了。」伊那利說道。「氣球裝滿了比空氣還輕的氣體,下面掛著鐵籃子以乘載人和貨物……這叫做吊籃。你可以想像成吊籃和氣球結合成一體的樣子。船尾裝設著六具螺旋槳,就是靠那個的力量來前進。」

 

  鳴人腦中想像出的是一個竹籃子上面掛著許多小氣球。竹籃子順利升上了天空,但是不知道從哪裡飛來的一群烏鴉,把氣球一個一個啄破了。坐在竹籃子裡的人就這樣頭下腳上地墜落到深不可測的黑暗之中。

 

  「那種東西我絕~對不敢坐。」鳴人不禁打了個冷顫。「你說要招待大人物上船,這東西真的安全嗎?」

 

  「已經進行過許多次飛行測試了。」

 

  「你是不是不喜歡那個東西,伊那利?」

 

  「……咦?」

 

  「你的想法都表現在臉上了。」鳴人聳聳肩。「你臉上寫著『其實根本不需要那種飛行船』。」

 

  「……嗯。」伊那利垂下視線。「等飛鯱丸完工,確實會帶動波之國的經濟。」

 

  「你不希望如此嗎?」

 

  「能賺錢是件好事。」

 

  「……」

 

  「但是,我想應該有很多人會因此失業。」伊那利抬起頭來,直盯著鳴人瞧。「我們波之國原本就是靠運送貨物維生的。那些用人力扛著貨物的人,以及用船隻運送貨物的人,恐怕都將失去工作。然後,你覺得會怎樣?大家會開始憎恨飛鯱丸,憎恨我們這些製造出那種東西的工匠。」

 

  錢!錢!錢!我龍的聲音在鳴人耳邊響起。你說波之國很和平,那其實是踐踏窮人,建立在鈔票之上的和平──

 

  「總之,謝謝你幫我們抓到我龍。」伊那利看鳴人面色凝重,於是開口轉換話題。「他們一開始就很反對建造飛鯱丸,多次襲擊工匠,殺了好幾個人……我龍應該會被送到鬼燈城吧?」

 

  「嗯嗯……應該是吧。」

 

  鬼燈城是由五大國合資,在草忍者村建立的監獄。當然,也是由五大國共同管理。

 

  鳴人在數年前曾經因某件任務潛入過鬼燈城。當時鬼燈城因故全毀,後來被伊那利等波之國的工匠修理好了,鳴人也知道這件事。

 

  「對了,鳴人大哥你好像曾經被關到鬼燈城裡啊?你一定是因為偷看女澡堂之類的罪行被抓的吧?」

 

  「我不是說過了,那次是因為任務啦!」

 

  看到鳴人氣得雙眼瞪視,伊那利不禁大笑。

 

  鳴人也跟著笑了起來。

 

  「反正,世界總是不斷在改變。」鳴人笑著繼續說。「金錢大概就跟苦無和忍術一樣,依照使用方法的不同,能成好事也能做壞事吧。」

 

  伊那利點了點頭。

 

  「如果你能夠正確運用金錢,相信許多人會因此而獲得救贖。」鳴人說道。「雖然我也不太清楚,不過我認為這應該是對抗我龍那種人的最佳方法吧。」

 

  

 

  

 

  

 

 

《未完待續》

 


《NARUTO火影忍者 卡卡西秘傳 冰天之雷》已於1/11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創作者介紹

東立小說官方部落格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青
  • 請問,冰天之雷,有漢化版嗎?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