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編要先通知讀者一些令人難過的消息。

原預定1/18出書的《在異世界開拓第二人生1》,因諸多因素將要延期至1/20

原定1/20出書的《單戀同盟》與日方尚在接洽的緣故,無法如期出書。

一旦得知正確出書日期,小編會在第一時間通知大家,請各位讀者耐心等待BLOG的消息。

 開拓試閱

2015年過去了,2016年的一開始就要奉上新年第一篇輕小說的新書試閱啦!

今天小編要提供的試閱作品為──《在異世界開拓第二人生1》 

雖然本書出書日期延遲,但小編還是決定先放上試閱文,以此彌補讀者們的好奇心~

如果你的人生可以再重來一次?你會怎麼過?

前世圓滿結束、壽終正寢的功刀蓮彌,獲得一個重生的機會,他選擇前往異世界。

可是……他不需要打倒魔王、成為勇者,或是使世界恢復和平,只要閒晃就可以拯救世界!?

無意之中拯救的兩名美少女,會讓他的新人生掀起多大的波瀾?

且看一個前世的千人斬重生老人,如何顛覆整個異世界!!

 


 

【內容試閱】

 

序章 據說壽終正寢的樣子

 

 

  「噹噹噹──!恭喜你!你獲得轉生到異世界的權利了──!這可是非常稀罕的事情,不可多得,換句話說就像是中了樂透頭獎一樣!開心嗎?開心對吧!好,既然確定這是一樁喜事,所有人預備拉炮!」

  「咦?」

  眼前突然出現情緒莫名亢奮的金髮※貫頭衣幼女,周圍還有滿滿一大群同樣穿著貫頭衣、背上張開白色雙翼的金髮女子們。(編註:在布料上挖洞,直接從頭套入的簡單服裝。)

  那群金髮女子無一不露出厭惡的表情,手裡握著派對用的彩帶拉炮放大版,所有人動作整齊劃一地將拉炮架在胸前。

  「齊射──!」

  在幼女一聲令下,彩帶拉炮一齊發射。

  雖然不知道在場金髮有翼女子的確切人數,但多到淹沒視野的拉炮分毫不差地同時發出聲響,轟然撼動地面。

  這幅光景實在太過於震撼,嚇得功刀蓮彌一屁股跌坐在地。

  「卸除拉炮!音樂隊裝備樂器!打拍子及歌唱隊預備!」

  不同於表情極其厭惡的金髮有翼女子們,幼女依然情緒亢奮地發號施令。

  只見眼前滿坑滿谷的女子中有一半的人,不知從哪裡取出各種樂器,另一半中一部分的人預備打拍子,剩下的人則是雙手交握胸前預備唱歌。

  蓮彌腦中響起警報,告訴自己這絕對不妙。

  剛才的拉炮音量就已經相當驚人,這次樂器、打拍子與歌聲合在一起,天知道會有多大聲。

  鼓膜就不用說了,精神想必也承受不起。如此判斷的蓮彌思考阻止事態發生的方法,並立刻實行。

  「慶祝,預備備──……開……呀啊!」

  只見蓮彌從跌坐在地的狀態迅速站起來,毫不留情、毫不遲疑,奮力朝興高采烈指揮的幼女使出前踢。

  幼女大概萬萬沒想到自己會遭到攻擊,臉從正面硬生生地挨了這一擊,整個人往後滾,翻滾了好幾圈。

  蓮彌動手之後才想到,周圍滿滿的女子既然聽從被踹飛的幼女指揮,可見她們應該是幼女的部下才對。

  那麼她們當然不可能放過攻擊指揮官的自己吧。如此心想的蓮彌環視周圍,但沒有人要採取行動。

  蓮彌本來以為她們是沒有人指揮就不會行動的人,可是看到不少人微微一笑,或是特意朝蓮彌豎起大拇指,他就改變想法了。

  看樣子她們似乎是相當不情願地聽命於幼女。

  女子之中甚至還有人偷偷地朝蓮彌揮手。

  「你、你這是做什麼──!」

  最後滾倒在地上躺成大字的幼女一邊站起來,一邊大聲抗議。

  雖然蓮彌無意提醒當事人,但是要知道,幼女是穿著貫頭衣這種衣服摔倒,自然會變得衣衫不整,很多不該示人的部位從蓮彌這邊看得一清二楚。

  「吵死了!剛才的拉炮聲就已經夠吵了,要是這麼大群人演奏唱歌,我的鼓膜會破掉!」

  「就算是這樣,難道就可以踢幼女的臉嗎!」

  「我才不管對方的年紀大小!」

  「我是女孩子耶!」

  「我抱持男女平等主義!」

  蓮彌一理直氣壯地主張,周圍就傳來小小鼓譟與零星掌聲。

  「為什麼鼓掌!」

  幼女瞪向女子們怒吼,所有人就彷彿算準時機般一同別過臉去,擺出事不關己的表情。

  就在蓮彌想不通這是在玩什麼把戲時,幼女氣呼呼地聳起肩膀,重新面向蓮彌。

  「真是的,我是不是找錯人選了?」

  「妳在說什麼?話說這裡是哪裡?」

  蓮彌邊問邊環視周圍,放眼望去都是長翅膀的人。

  仰望頭上不見藍天,看起來似乎是置身在散發淡淡白光的無邊無際空間之中。

  「這裡是神的國度!」

  「喔。」

  幼女得意地挺起平胸,蓮彌懶洋洋地回應。

  「功刀蓮彌先生,你已經過世了!」

  「哦。」

  「享年九十四歲,死於衰老地壽終正寢!很厲害呢!健康萬歲!」

  幼女如此斷言,然而蓮彌一點也不信。

  假使聽信幼女的話,就表示自己已經走完長達九十四年的人生,而且不是死於事故或疾病,完全是自然死亡,但自己完全沒有印象。

  「不過和老人家溝通也很麻煩,所以這部分經歷已經完全初始化,精神狀態也設定成十八歲左右就是了。」

  幼女輕描淡寫暴露的事實,惹得蓮彌的臉稍微浮現青筋。

  「喂……」

  「實際上,就算你說『外表是蘿莉正太卻講話老氣,充滿反差萌!』我也只覺得噁心。我想說的是,別把蘿莉老太婆和正太老頭想得太美好了。」

  「喂,妳別說了。」   

  蓮彌總覺得不能讓這個幼女繼續大放厥詞,於是插嘴道。

  插嘴歸插嘴,幼女似乎不當一回事。

  「反正不重要,這種少數癖好就先丟到垃圾桶。」

  「那妳說那麼多是怎樣?」

  蓮彌的吐嘈被幼女無視。

  「回到最初的話題,你獲得轉生到異世界的權利了。」

  「不需要。」

  話還沒說完,蓮彌就插嘴當場拒絕,導致幼女僵在原地。

  蓮彌不理會幼女,繼續說:

  「總覺得很麻煩,我不想去。而且妳搞這麼大陣仗,擺明是想轉移我的注意力。」

  「你、你在說什麼啊?」

  幼女別過眼去,聲音明顯發抖,蓮彌繼續追擊:

  「既然前生壽終正寢,表示我並沒有任何遺憾或懊悔。雖然我根本就不記得,無法斷言就是了。再來就等上天堂或下地獄,忘記一切了吧?雖然我不想下地獄就是了。」

  「沒、沒錯!如果你現在拒絕就要下地獄!」

  幼女一副現在才想到的樣子這麼恐嚇,蓮彌感到可疑地看著幼女問道:

  「罪狀是什麼?」

  「罪狀?呃、呃,對,就是那個!殺人罪!」

  「我是死於衰老壽終正寢對吧?我到死前都沒有落網嗎?」

  幼女的臉頰抽動了一下。

  「啊──……你是在獄中過世的!」

  「原來我是在一大把年紀時犯罪的嗎?不然就是殺人如麻?蹲苦窯蹲到衰老而死還真是稀奇啊。妳說我殺了幾個人?」

  「啊嗚啊……對、對了!人都是靠著奪取其他生物的性命維持自己的性命!也就是人皆罪人!」

  「照妳的說法,世上根本沒有天國吧?死後的世界全都是地獄,宗教人士會發瘋吧。」

  「吃、吃素就沒有這個問題……」

  「是嗎?原來妳主張草木沒有生命?還是主張生命價值有大小分別?主張鯨魚很聰明不能吃,牛或豬就能吃?是和海豚能當朋友,和雞就不能當朋友的人?」

  蓮彌一邊滔滔不絕,一邊覺得以上皆非。

  雖然講得很起勁,但只要對方有心反擊,自然有辦法無視蓮彌的想法繼續原本的話題才對。這點蓮彌有自覺。

  恐怕在這名幼女眼中,生命連一丁點價值也沒有才對。

  「對不起,我向你下跪道歉,從頭說明,請你聽我說。」

  不曉得幼女知不知道蓮彌的心思,只見她當場跪下這麼說。

  周圍的女子這次大動作地鼓譟拍手。

  「妳們是怎樣!為什麼每次我遭殃就鼓掌呢!」

  幼女猛然站起,但周圍女子沒有半個人肯和她對上眼。

  看幼女齜牙咧嘴地威嚇,蓮彌輕咳一聲,要她把注意力轉回這邊。

  「既然妳願意好好說明,我就聽妳說。聽完要不要答應是另外一回事。」

  「呣──好吧。首先,我是你們人類所稱的神,周圍的淫蕩姊姊則是一般稱為天使的騷貨。」

  周圍頓時響起一片噓聲,不過幼女一瞪就立刻安靜下來。

  「妳們哪裡不淫蕩了!和人類生小孩、玩百合搞到處女懷孕的人是誰啊!」

  幼女一大喊,不少人就別過臉去裝作不知道的樣子。

  「真是的,只有抱怨最拿手……」

  「那不重要,麻煩妳繼續說明。」

  「奇怪?你不吐嘈嗎?」

  幼女似乎感到意外。

  「要怎麼自稱是妳的自由。倒是妳是哪個神?叫耶穌的那個?叫南無的那個?還是以眼還眼的那個?」

  「請不要把我和人類擅自創造的產物相提並論。」

  幼女像是打從心底排斥地擺臭臉。

  「我就是我。不是其他任何存在。是創造、掌管、支配一切的人。」

  「好偉大喔。那麼創造主大人為什麼要特地在被造物之一的面前現身呢?」

  蓮彌故意卑躬屈膝地說完,幼女的臉更臭了。

  「你不信對吧,不信就算了。我在你面前現身自有原因,就是有事要拜託你。」

  「和轉生到異世界的權利有關係?」

  「那就是我的請求,也就是希望你去我指定的世界。」

  自稱神的幼女突然改變態度,表情誠摯地仰望蓮彌這麼說了。

  「為什麼是我?」

  蓮彌提出理所當然至極的疑問。

  總不會是「因為你是天選之人」這種老掉牙的設定吧?蓮彌這麼心想的同時,幼女開門見山地告訴他:

  「因為你是天選之人!」

  「啊?」

  「騙你的。對不起。我道歉,請不要用拳頭揍我。」

  看蓮彌板起臉握緊拳頭,幼女馬上收回前言連連鞠躬道歉。

  周圍再度響起小小的掌聲。

  「妳們這些傢伙!對我有什麼不滿嗎!」

  幼女嘶吼發問,只見幾乎所有人都深深點頭肯定。

  看來平日積怨頗深。在如此推測的蓮彌眼前,幼女頹然跪倒在地。

  「嗯,算了。再來就由我說明,妳們去別的地方吧。有妳們在不僅沒辦法專心談正事,我的心大概還會一蹶不振。」

  蓮彌覺得這個神的心靈還真是脆弱,此時周圍的女子朝蓮彌投以笑容,揮揮手消失不見了。

  看到人在眼前逐一消失的光景,蓮彌懷疑「這真的是現實嗎」的同時,視野一角浮現出文字。

  〈報告:取得天使們的祝福。〉

  蓮彌本來納悶這是什麼,不過一發現跪倒的幼女勉強起身振作,注意力就轉向幼女那邊了。

  「呃,雖然天選之人這句話是騙人的,但不全然是假話喔。因為並不是任何人都能夠穿越世界之壁,置身其他世界。」

  「也就是說,我有穿越世界之壁的能耐嗎?」

  「對,加上身體多少鍛鍊過,身心健康且思想沒有嚴重偏離正軌,不留戀原本的世界──我依據上述條件抽到了你。」

  既然是壽終正寢,當然沒有留戀啊。雖然這麼心想,但蓮彌決定不說出口。

  「我的思想沒問題嗎?」

  畢竟剛剛才踹了神一腳──在蓮彌這麼說以前幼女就搖頭了。

  「雖然被踹是預料之外的事情,不過沒有什麼問題。畢竟無神論者並不稀奇,你踹飛我這個幼女也沒有因此興奮,而且抱持男女平等主義也不是壞事。」

  「我可以請教一下,什麼是有問題的思想當作參考嗎?」

  「『摧毀吧侵略吧殺害吧』,簡單說就是這樣。」

  幼女發出似曾相識的呼哈哈哈哈哈笑聲。

  蓮彌心想,如果※把頭髮抓起來、把臉塗成白色就更完美了。(譯註:台詞和形象源自日本樂團「聖飢魔Ⅱ」。)

  「妳要我去別的世界,究竟是要我做什麼?」

  「沒事啊。」

  幼女若無其事地回答,蓮彌沉默地一拳打在幼女頭上。

  這拳發出低沉的聲響,幼女用雙手摀住打擊部位當場蹲下。

  「不要沒事拿死人玩。」

  「居然這麼乾脆就斷定自己是死人啊──」

  「我都活了快一個世紀,已經夠了吧。雖然我完全沒有記憶,但我想就是這樣。」

  「雖然要一個才剛走完人生的人馬上步入新生很殘忍,不過還求你行行好,爽快地答應我一個請求吧──」

  「剛才不是說『沒事』嗎?」

  蓮彌反問格外低聲下氣的幼女,只見幼女正要點頭,卻發覺蓮彌似乎又握緊拳頭,於是一邊悄悄地拉開距離一邊回答:

  「只是過去之後沒事要你做,但希望你過去是有理由的!所以請你不要用拳頭揍我!」

  「希望妳說明這是怎麼回事。」

  「理由是,我希望你穿越過去的世界,資源不足。」

  雖然得到簡短說明,然而蓮彌還是無法理解到底是怎麼回事,用眼神示意幼女繼續說下去。

  被催促的幼女擺出一副「真拿你沒辦法」的樣子搔搔頭。

  「那就是全部理由了……我想想,該怎麼說明呢……」

  幼女似乎有些傷腦筋地思考後,在蓮彌眼前張開雙臂。

  隨著她的動作,蓮彌眼前出現半透明視窗。

  在難掩驚訝的蓮彌面前,幼女的手輕輕一揮,視窗就顯現某處的地圖。

  至少可以確定那是蓮彌沒看過的地圖。

  因為不知道比例尺,所以無法判斷規模,地圖呈現著四葉草形狀的陸地,相當於葉子的部分平均分成東南西北四塊。

  「……前提是地圖上方即為北方。」

  「請放心。地圖是按照蓮彌前生世界的常識繪製的,地圖上方代表北方沒錯。」

  「是嗎?不過我沒看過這種地形的地圖。這是哪裡的地圖?」

  「艾爾德拉大陸──當地居民是這麼稱呼的。這是我希望蓮彌先生移居的世界裡唯一的大陸。大小是,我想想喔……這個形似四葉草的陸地,一片葉子面積足以和歐亞大陸匹敵,這樣想就大致錯不了。」

  「咦?」

  經幼女這麼一形容,蓮彌重新觀察起地圖。

  假使幼女所言屬實,就表示這塊大陸十分巨大,長寬足足有歐亞大陸直徑的兩倍。

  「太扯了。」

  「這是事實,無法推翻。」

  「這種巨大陸地所在的星球是地球的幾倍啊!」

  「啊,這不是星球。」

  「嗄?」

  只見幼女打開別的視窗給蓮彌看。

  新視窗鮮明地映著巨大瀑布,瀰漫水霧的光景,不管是高度還是規模都前所未見。

  「看到這個了嗎?在這個世界,海和陸地是裝在盤子上,邊緣全部都是瀑布,瀑布下方通往虛無。」

  聽了幼女一本正經的說明,經過整整五分鐘的沉默之後,蓮彌茫然大叫:

  「這是哪個年代的世界觀啊!」

  「雖然在地球是落伍得嚇人的錯誤世界觀,但在這個世界是現實。如果朝同一個方向持續前進,最終不會回到出發地點,只會從瀑布墜落消滅而已。」

  「創造這種世界的人是笨蛋吧?」

  蓮彌不自覺吐露出真誠感想,這次換幼女大叫了。

  「你當著神的面罵笨蛋是什麼意思啊!」

  「不是笨蛋是什麼!從邊緣流下來的海水要從哪裡補充啊!」

  「當然是從大陸各地的河川補充啊!」

  「這個世界是怎樣,沒有水循環的機制嗎!」

  「怎麼可能有,笨蛋!這個世界才不像你們那樣,重複使用星球上相同的水分!」

  「剛才說資源不足,我看就是這種浪費的系統造成的吧?」

  似乎是所謂的一報還一報,這次換幼女連連罵笨蛋,氣得蓮彌差點要訴諸暴力,但是又覺得現在這個情況假使動手,就等於是承認自己輸了一樣,最後他冷靜下來吐嘈,幼女的臉色明顯發白。

  「既然沒有水循環,我看八成是在某處浪費力量產生水分吧?從世界邊緣流掉的水那麼多,途中蒸發的部分可能多少會回到大陸,但除非不斷補充,不然整座大陸遲早會乾涸吧?」

  「才、才、才才才才才……才沒有那種事……喔?」

  「喂,幼女,看著我的眼睛說話。」

  「不、不是的!真的不是那樣喔!我承認我的確是浪費力量,可是那和這次的請求無關!我對神發誓!」

  妳不就是神嗎?蓮彌強忍住想這麼吐嘈的心情,目不轉睛地瞪著幼女,然而幼女始終不肯和蓮彌對上眼。

  「喂?」

  「我繼續說明。這座艾爾德拉大陸就像你看到的,分成五個部分。」

  幼女盡全力無視蓮彌的問話,試圖繼續說明。

  雖然要追擊也行,可是做得那麼絕並沒有意義,最後蓮彌決定順她的意。

  「東西南北和……中央嗎……」

  「沒錯。東西南北分別是人族、精靈族、混合部族、龍族的支配地帶。」

  「剩下的中央呢?」

  「是魔族的支配地帶。」

  呼應幼女的說明,地圖的大陸區分為五個顏色。

  「我想想喔,詳細情況就不說明了,總之這個世界的環境非常不適合各種族生存。簡單地說就是整天打仗。」

  聽幼女的口氣似乎非常不以為然,蓮彌提出理所當然的疑問。

  「為什麼?」

  「我想是當事人沒發覺吧,這個世界有五名管理者,互相攻城掠地打發時間……」

  「叫‧他‧們‧停‧戰!」

  「啊,等一下,別掐脖子。不要掐脖子──等等,為什麼這麼準確地避開氣管掐住頸動脈呢!會昏過去!要昏過去了,快──住──手──」

  幼女死命地甩開掐住脖子的手,倉皇地和蓮彌保持距離。

  即使拉開距離,蓮彌還是無意放過幼女,只見他殺氣騰騰地逼近,彷彿得不到滿意答案,就不等掐昏直接縊死她。

  順帶一提,就蓮彌的認知,掐死和縊死的差別是:一個是按住氣管導致窒息而死,一個是折斷頸椎致死。

  「別開玩笑了。我才不要無端捲入別人的戰爭!」

  「我明白你想說什麼,但我愛莫能助──!」

  幼女儘管忙著逃命,不過仍表情激動地拚命主張。

  「妳是神吧?」

  「管理權已經委讓給管理者了。雖然可以強行奪回,但餘波會直接殃及這個世界喔。具體來說……」

  一邊保護脖子一邊逃竄的幼女在這時停下腳步,稍微思考以後回答:

  「假使容許這塊大陸百分之八十沉沒,我現在就馬上設法處理。」

  「我反對。」

  「那我就無計可施了。如果管理者願意歸還管理權就另當別論。」

  聽到幼女如此斷言,蓮彌停止追殺。

  「因為這種情況,導致這個世界的輪迴漸漸停止轉動。」

  「這是怎麼回事?」

  確認蓮彌停住以後,幼女才重新面向蓮彌繼續說明。

  「一般病死或壽終正寢的靈魂是沒問題,但是就拿戰死來說,普通死法還另當別論,不過若是被碎屍萬段、被龍之類的吃掉、被哥布林或半獸人或盜賊姦淫擄掠之後殺死,你覺得這樣的靈魂還會想回到相同環境嗎?」

  「我想不可能。」

  「沒錯,於是不想回到原本世界的靈魂就變多了。」

  幼女隱約散發出疲憊不堪的氣息。

  就連剛才還想掐她脖子的蓮彌,都沒來由地同情她。

  「我試過各種方法說服管理者,或是提供優惠勸說拒絕的靈魂,但是成效都不彰,傷透腦筋。」

  「原來妳姑且試過要改善。」

  「嗯,姑且。可是既然沒有成果,如果這個世界的人要責怪我,我心甘情願被掐脖子。」

  因為自己不是這個世界的人,剛剛掐她脖子時她才會抵抗──這麼想通的蓮彌催促幼女繼續說下去。

  「選擇移居其他世界,或是脫離輪迴不再轉生的靈魂增加了,因此這個世界的資源漸漸變得不足。」

  「像這種世界直接毀掉不就得了嗎?」

  既然管理階層無心管理、人口不斷流失,這種環境放著不管也只是日漸衰亡而已吧。儘管蓮彌這麼認為,然而幼女搖搖頭。

  「雖然我覺得那樣也行,但是考慮到屆時喪失的生命數量,也不能一概而論地全部毀掉。」

  而且就算要重新創造世界,天使和我會先過勞死──幼女如此嘀咕。

  「不然就全部移居其他世界?」

  「容量不夠。首先,大多數靈魂都是在渾然不覺中轉生,等級高到有辦法拒絕轉生的靈魂其實很少。」

  消耗世界資源、獲得某種程度資質的靈魂,本來會轉生回到原本的世界,藉此維持世界資源量。

  然而那些靈魂希望移居其他世界,導致消耗掉的資源無法回收而持續減少。

  然後一般靈魂就這麼毫不知情地走向緩慢滅亡之路。

  「這還真是棘手。」

  「是,雖然想設法說服管理者,引導世界走向正常方向,但那同樣需要時間。也就是說,想拜託你的事──」

  「就是帶著爭取時間用的資源到那個世界去,對吧?」

  「如果能夠單獨傳送資源過去,就不會拜託你了。就像電子郵件的附加檔案不能單獨傳送一樣,目前只能附加在某人的靈魂上面傳送過去。」

  「沒有類似檔案傳輸軟體的管道嗎?」

  「如果有人接收,是有一試的價值,可是目前那邊的管理者似乎沒發覺問題,拒絕我干涉……」

  即使傳送檔案過去,對方不肯接收就沒有意義。

  假使注意到自己負責的世界瀕臨毀滅,反應應該會不一樣才對,正因為沒發覺危機,才會將幼女的請求當成不必要的介入──幼女露出苦笑如是說。

  「對他們說明現況呢?」

  「被當成無稽之談,不予理會。」

  「顯然選錯管理者了。」

  「我無話可說。」

  看幼女垂頭喪氣,蓮彌嘆氣。

  如果不知情還可以置身事外,但既然知情了,總覺得不好意思裝作事不關己。

  雖然不想把麻煩事往身上扛,不過蓮彌還是下定決心。

  

  「好吧。我就協助妳。」

  

  「抱歉把你捲入這種麻煩事裡面,但由衷感謝你願意答應,蓮彌先生。」

  幼女深深鞠躬。

  蓮彌心想,這種時候,幼女的外表實在很令人困擾。

  自己明明沒做壞事,讓幼女鞠躬卻會有種好像做了壞事的感覺。

  「不會,沒關係,把頭抬起來吧。」

  蓮彌的語氣稍微流露出焦急,應該也算是情有可原吧。

  幼女把腰彎得更低以後,緩緩地抬起臉來。

  「真的非常抱歉。如果蓮彌先生拒絕,我就得重新找其他合適的人選了。」

  那可是大工程喔──聽到幼女如是說,蓮彌感到好奇地發問:

  「順便問一下,找到合適人選的機率有多少?」

  「5630000000分之一。」

  幼女若無其事回答的數字,惹得蓮彌再度嘆氣。

  因為這個機率算起來約等於全地球只有一人,蓮彌不由得感嘆自己還真是抽中了籤王。

  「那麼,妳要怎麼送我到那個世界?該不會要從出生開始從頭來過吧?」

  蓮彌話中透露出「我可敬謝不敏」的弦外之音。

  因為沒有至今的記憶,所以也不是覺得事到如今還要從頭來過很麻煩,但蓮彌就是不想再過一次嬰幼兒時代。

  如果是保持現在的精神年齡當個嬰兒,那就丟臉死了。

  「如果將你送入輪迴系統之中,可能會被那邊那個世界的管理者以權限排除,所以要用我的力量強行介入世界。因此你並不會投胎轉世。我會設定成在那邊死掉之後自動回到這邊,到時候會依照你的希望前往下一個轉生地點。」

  看來並不是去那邊之後就要永遠留在那裡,這點蓮彌放心了。

  因為就聽到的說法,那並不是讓人想久留的世界。

  「戶籍方面的問題,只要自稱是迷途者,那邊那個世界的人就會明白了,請放心。」

  「那是什麼?」

  「是從其他世界漂流過來的人。這樣的人在那個世界很多,因為世界本身不安定的關係,會偶發性地出現通往其他世界的裂縫。」

  「不是說穿越世界之壁需要資質嗎?」

  「請不要把掉進洞裡和穿越障壁混為一談。」

  幼女手指一揮,關掉之前開給蓮彌看的視窗以後,重新開啟新視窗。

  「啊,回歸正題。既然要請你過去,就得請你在那裡生活個幾十年。在出發之前,我這個神想要賜予你恩惠。」

  幼女說到神這個詞的時候特別加重語氣,蓮彌敲了一下掌心。

  「說到這個,我都忘了妳是神。」

  「拜託請記得──!這點很重要!」

  「沒辦法,誰叫妳長這個樣子,和神聖兩個字相去甚遠。」

  幼女被批評,似乎有點不甘心地咬緊嘴唇。

  是不是戳到不該戳的痛處了?就在蓮彌內心稍微感到著急時,幼女低聲說:

  「為了勾起保護欲,才選擇嬌弱的外表,沒想到卻弄巧成拙……」

  「原來是算計過的!」

  蓮彌看待幼女的眼光不由得變得冷漠,但幼女握緊拳頭,振振有詞地說:

  「有什麼辦法?人類不管說再多漂亮話,結果第一印象還是看外表。帥哥摟女性的肩膀很難出問題,但換成肥宅做同樣的事,馬上就會以性騷擾或強制猥褻的罪名報警處理,這就是現實吧?」

  「是現實沒錯,但是要妳管!重點是恩惠吧!妳要給我什麼?」

  總覺得讓幼女繼續大放厥詞會非常不妙,蓮彌一插嘴打斷,幼女就鬆開拳頭敲了一下掌心。

  「對喔,我都忘了。首先,我要給你的恩惠是〈年輕〉。」

  「……有核電廠的……」

  「那是※若狹。接下來要去異世界了,要日本的土地做什麼?」(譯註:日本古地名,音同「年輕」。)

  蓮彌裝傻,惹得幼女受不了地吐嘈。

  蓮彌之所以裝傻,是希望這個動不動就嘴賤的幼女,偶爾也扮演一下吐嘈的角色,然而從幼女吊兒郎當的口氣聽起來,似乎沒什麼效果。

  「是年輕!你本來是九十四歲的老先生,我要用我的力量賦予你十八歲左右的青春肉體。」

  「以九十四歲的身體過去,我就可以早點死掉轉生了,不是比較好嗎?」

  反正附加的資源送到異世界以後就沒自己的事了,也不需要活太久吧──蓮彌這麼想。

  這個提議說起來是很務實,但他說得實在太過冷靜,幼女嚇得闔不上嘴。

  「反正在那邊也沒事要做吧?」

  「話、話是這麼說沒錯,可是……接下來要去的世界是所謂劍與魔法的世界喔?不僅充滿冒險任務,連一夕致富、坐擁後宮也不是夢喔?為什麼要像枯萎的芒草一樣,說這種老頭子說的話呢?」

  「不是吧,先不管芒草怎樣,我本來就是老頭子……」

  畢竟九十四歲了──蓮彌這麼回答,幼女無話可說。

  「咦?啊──……唔嗯──……」

  幼女用手指滑過剛開的視窗,陷入沉思。

  視窗雖然半透明卻又不算清晰,從蓮彌那邊看不見視窗上面顯示了什麼。

  幼女操作視窗老半天以後,似乎找到要找的東西,只見她表情一亮,重新面向蓮彌。

  「蓮彌先生,其實那邊那個世界有很多美食,是蓮彌先生原本世界吃不到的喔。」

  「嗯哼?」

  聽到這句話,蓮彌就明白幼女之前在找什麼了。

  八成是在搜尋能夠引起蓮彌的幹勁──應該說是生存欲望的情報吧。

  雖然生前的記憶很多都忘光了,但美食這個詞還是帶給蓮彌難以抗拒的誘惑。

  蓮彌推測,自己生前的嗜好想必就是吃吧。

  「可想而知,有的價廉物美,也有的貴到讓人瞠目結舌。要嚐遍美食就需要很多錢。而九十四歲的老人家是沒辦法賺很多錢的。」

  幼女握緊拳頭大力主張。

  「有道理,我就順妳的意吧。既然這樣,以年輕身體過去是沒問題。不過真心話是怎樣?隱瞞是沒有好處的喔?」

  「蓮彌先生的靈魂附加的資源,需要花幾十年擴散,並不是丟過去就沒事了。而且屍體無法擴散資源,所以盡可能活久一點,也算是幫我這個神的忙──就是這樣。」

  蓮彌問道,幼女意外爽快地吐露真心話。

  她似乎領悟到隱瞞確實沒有好處。

  「那就不是恩惠,而是必要措施吧。」

  「嗚嗚……平常只要說能夠返老還童,對方就會輕易上鉤,大喊謝謝神了。」

  幼女低頭,淚眼汪汪,小聲說著心機很重的話。

  「既然是恩惠,就送實際一點的禮物。生存所需、擴散資源作業所需的,是必要經費吧?」

  「呣──那麼蓮彌先生想要什麼恩惠呢?」

  幼女索性放棄思考,直接反問蓮彌。

  「我所給予的恩惠就設定成〈提供蓮彌先生認為需要的東西〉的權利吧。」

  「錢。」

  蓮彌一本正經地立刻回答,幼女嚇翻了。

  「還有絕對安全的住處,和驚天動地的戰鬥能力。」

  「請饒了我吧……在毀滅於資源不足前,世界就會先毀滅於平衡被破壞了。」

  幼女身手矯健地從嚇翻的狀態轉成跪下,磕起頭來,這下蓮彌也覺得自己做錯事了。

  「如果妳肯給我就省事多了,但天底下沒有這麼好的事對吧。」

  「量多到離譜的稀有金屬不是造不出來,但是會導致市場崩盤;給予個人足以毀滅一國的戰力,也不會有好的影響。絕對安全的住處也不是造不出來,只是一旦定居就不利於擴散作業……」

  「好好好,我只是說說而已,妳就起來吧。」

  原先答應的事情自己卻反悔的幼女,就像是無地自容般縮成一團。

  「總之既然會得到年輕身體,我想要健康。」

  蓮彌認為,在這裡浪費時間只是徒增難堪而已,就乾脆隨心所欲地要求,盡可能從無傷大雅的要素開始列舉。

  「好、好的。健康是吧。」

  「而且我的嗜好大概是吃吃喝喝,所以需要強健的胃和肝。」

  「原來如此,酒精耐性和好胃口是吧。」

  「另外還需要賺錢,所以我想要適合賺錢的能力。既然主打劍與魔法的世界,果然還是打寶打怪最快吧?」

  「可以這麼說。與戰鬥有關的能力要適度,適當……」

  幼女不知道從哪掏出隨身小簿子,一邊認真聽著蓮彌的要求,一邊拚命抄筆記。

  明明有能力在空無一物的空間顯示視窗,記錄方式還真原始。蓮彌一邊這麼心想,一邊繼續說:

  「我也想嘗試做東西。不知道為什麼,在鍛造方面,刀匠這個詞特別吸引我。」

  「嗯嗯。啊,說到這個,蓮彌先生本來是有劍道段位的人喔。」

  「是嗎?這部分的記憶也消除了嗎……」

  「我想身體應該還記得一些技能。」

  「然後,如果有魔法,我也想試試。我不求什麼都會,希望是專精一技。」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話說蓮彌先生覺得威力和攻擊次數哪個重要?」

  「那當然是攻擊次數了,問這個有什麼用意嗎?」

  「打中了就一舉重創」這句話,和「打不中就沒意義」同義──這是蓮彌的想法。

  「嗯,當作參考。」

  「還有,我不求馬上成為最強,不過希望是只要鍛鍊就自然會突飛猛進──大概就這樣吧。」

  「哦──我知道了。啊,關於長相有什麼要求嗎?」

  被這麼一問,蓮彌疑惑地看著幼女。

  只見幼女若無其事地繼續說:

  「你原本的肉體已經在原本的世界死去,火葬後進墳墓了。去那個世界時,要建構其他肉體給你用。」

  「喔,原來如此。」

  「長相就算誇張點也沒問題,可以儘管要求喔。無論是女性光對上眼就會昏倒的帥哥,還是男性同胞光是看到身影,就會不知為何彎腰不動的絕世傾國美女,都包在我身上。」

  「居然連性別轉換都行。」

  「因為肉體是新品呀──既然要從無到有創造,要男要女都行。」

  蓮彌有自己是男性的自覺。

  因為大部分記憶初始化的關係,所以無法肯定,但從名字判斷也不太可能是女性。

  考慮到上述問題,蓮彌思考該選哪個好。

  具體來說就是插人好還是被插好,雖然講起來實在下流,但是在本人眼中卻是切實而重大的問題。

  蓮彌思考半晌,最後決定答案。

  「我選男性。長相只求不醜,普通就好。」

  「瞭解。長相要還能看,不礙觀瞻的程度。」

  在隨身筆記下方振筆疾書的幼女將寫好的筆記撕下來,揉成一團放在掌心上。

  接著她噘起櫻桃小嘴,輕輕吹了一口氣,紙團在幼女掌心上猛烈燃燒,隨即化成灰消散。

  好不容易寫好筆記,這是做什麼?在這麼心想的蓮彌眼前,出現和天使消失時相同的訊息。

  〈報告:取得「健康」、「超回復」、「酒精耐性」、「好胃口」、「鍛冶」、「劍術」、「體術」、「魔術(適性:風)」、「無詠唱」、「高速充填」、「術式並行起動」、「突破成長極限」、「鑑定」、「異世界語言」。〉

  「這是什麼?」

  「這個嘛,就想成是電玩遊戲的技能……啊,九十四歲的老人家不打電玩的吧。」

  「不,我大概能夠理解。」

  似乎是因為記憶初始化的關係,蓮彌想不起自己是否靠電玩排遣老年後的無聊,但大致理解幼女想要表達的意思。

  「是嗎?那麼就不需要說明囉。總之我已經依照蓮彌先生的希望賦予技能。請試著使用各種技能,記住用法。除了技能以外,額外允許你一天可以使用一次連絡我的熱線。只不過不保證一定回應,就算接通也不見得有問必答,還請見諒。使用方法是只要在腦中想就行了。」

  「是嗎?那麼,我什麼時候可以過去那個世界?」

  「只要你做好心理準備,隨時可以過去。」

  幼女回答的同時,身旁出現和人一樣高的淡淡橢圓形光芒。

  蓮彌沒來由地覺得,那就是通往目的地世界的門。

  「那麼我走了。下次見面不知道是幾年後呢?」

  「倒楣的話就是馬上。正常是幾十年後。順利的話也有可能再也不會見面了。」

  「難道是有不死的技術嗎?如果我喜歡上那個世界,就來找找看好了。」

  「我無法回答。不過我想值得找找看。」

  那不就等於是回答有了嗎?蓮彌苦笑地這麼心想,一邊走向門,一邊朝幼女輕輕揮手。

  「那麼我走了。」

  「再次為拖你下水致歉,然後祈禱你的第二人生圓滿充實。」

  幼女低頭行禮。

  一邊看著幼女一邊即將穿過門的蓮彌,眼前流過一行文字。

  〈報告:取得創造神的祝福。〉  

  

  於是功刀蓮彌將在異世界步上並沒有特別想要的第二人生。

 

《未完待續》

 


《在異世界開拓第二人生1》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創作者介紹

東立小說官方部落格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訪客
  • 終於來啦!!! HJ的大作!!! 超級期待!!! 能代理一推HJ的真的是太好了 希望越出越多啊
  • 謝謝你的支持,小編會繼續努力^^

    TongliNV 於 2016/01/18 15:31 回覆

  • 訪客
  • 二月份的預定出書什麼時候可以看到丫?
  • 今天已經發布了喔^^

    TongliNV 於 2016/01/20 09:30 回覆

  • Pei-Cheng Huang
  • 第1冊看完了, 希望第二冊能夠早一點出,
    在2016年1月時,這套是成為小說家的累計排名第32名
    http://ncode.syosetu.com/n6332bx/
  • 感謝你的支持,小編會繼續努力^^

    TongliNV 於 2016/01/25 08:48 回覆

  • 訪客
  • 看完了真是好看阿 話說作者重心放在文庫本上 出好快 內容比網路版多了吧 好高興
  • 感謝你的支持,小編會繼續努力的^^

    TongliNV 於 2016/01/26 11:56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