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颱風導致出書延期的《剪刀‧石頭‧布2》《十字架×王之證5》

已確定將在10/5上市,有興趣的讀者可以不用痴痴等待啦!!

在杜鵑過了之後,是不是感覺週末來得比較快(其實是真的比較快啦…)一眨眼又到了新書試閱時間!

本週提供的試閱作品為──《英雄教室》

英雄教室?是給想要成為英雄的人上的嗎?不好意思我已經當過勇者了耶(主角談)

身為前勇者的布雷德在喪失力量後,他那荒唐、離譜、莽撞、不自然至極的「老子平靜的校園生活」就此揭開序幕!!

 

英雄教室試閱                                  


【內容試閱】

 

 

    第一章 「阿妮斯特」

  

  

      ○SCENE‧Ⅰ 「午休時間的走廊」

  

  走廊上充滿了午休時間的喧囂。

  一位穿著跟大家相同制服的少年呆站在走廊中央。

  像他這樣在來來往往的學生當中佇立不動,老實說非常妨礙行人通行──可是他絲毫不以為意。

  (太棒了!沒有人看我!我一點都不引人注目!)

  他使盡全力握緊拳頭,感動得渾身發抖。

  周圍的人並不是沒注意到他,只是因為他太可疑了,所以才撇開視線而已──不過少年分不太清楚其中的差別。

  有違本人想要『保持低調』的期望,如今他顯眼得不得了。

  可是他『完全』沒察覺到這點。

  (太棒了!我成功了!這樣我也是普通人了!)

  他在心中特別強調『普通人』這幾個字,同時用力握拳。曾為『超生物』的他最重視這個部分了。

  (這種無與倫比的普通感!我真是普通到了極點啊!)

  他名叫布雷德。因為某些緣故,今天剛轉進這所學校。

  (啊啊……普通最棒了!不起眼就是好啊!當普通人真是棒呆啦!)

  他瞪大雙眼,以隱含氣勢的眼神注視著周遭的學生。視線所及之處的學生們以為被他盯上,於是紛紛走避。

  內心的興奮之情溢於言表,讓他自然而然地流露出英氣逼人的眼神。雖然本人希望平凡又自然地融入周圍的一般學生之中,卻反而變得更加引人注目。不過……布雷德依舊完全沒有意識到這點。

  學生當中有四個人非但不避開這樣的布雷德,還興味盎然地看著他。

  男女各兩人。他們似乎對形跡可疑的布雷德很感興趣,從遠處好奇地直盯著他看。

  布雷德也察覺到他們的視線了。

  他隨即大剌剌地邁步朝四人走去。

  在四人看來,布雷德幹勁十足的眼神簡直就像要殺人一樣。釋放殺人眼神的布雷德氣勢洶洶地一靠近,外表看起來最膽小的女孩「咿」地尖叫一聲,差點哭了出來,連男生們也顯得有點畏怯。

  (首先!身為普通人的第一步就從打招呼開始!)

  布雷德迅速舉起一隻手,活力充沛地打招呼。

  「嗨!我是勇……不對!我是布雷德!」

  眼看自己險些不慎暴露真實身分,布雷德立刻改口。

  「啊,是……你、你好……」

  儘管眼眶含淚,黑髮女孩還是率先回話。擁有一頭黑色長髮的她雖然膽小,個性卻也很溫柔。

  她名叫克蕾兒,是這所學校的低階班學生。

  「我是布雷德!」

  布雷德朝氣蓬勃地大叫,再次打了聲同樣的招呼。

  「咦?」

  克蕾兒不明所以地不停眨著眼。

  「我是布雷德!」

  布雷德說了三次同樣的話,臉上表情有如無憂無慮的孩子一般。

  「那個,你好……我是……克蕾兒。」

  「克蕾兒是嗎!?

  布雷德臉色一亮,露出十分天真的表情笑了。

  看到那有如孩童般的笑容,克蕾兒也不自覺地回以微笑。

  布雷德笑得彷彿有生以來第一次交到朋友似的。其實這還真的是他生平首度交到同齡的朋友。

  布雷德滿臉期待地望向其他三人。

  「我叫耶希卡。」

  外表精明能幹的短髮女孩第二個打招呼。

  「我是庫列德。」

  「叫我加西姆吧。」

  男生們也各自報上名字。

  「我是布雷德!」

  布雷德又帶著非常開心的笑容說了。

  「你已經講過了啦。」

  「這傢伙真有意思呢。」

  四人或是大笑,或是微笑,大致表現出善意的反應。原本僅存的些許戒心都徹底解除了。

  (我交到四個朋友了!)

  布雷德在內心高聲歡呼。

  (不管從任何角度看!我都已經是個道道地地的普通人了!)

  不,等等──這時布雷德突然轉念一想。

  (一般來說,朋友應該要再更多吧?只有四個人可能不夠普通嗎?不,還不夠。我需要更多朋友。嗯,要多少人才行呢……?十個人?有十個人就夠普通了嗎?不,等等,不要妄下定論。既然如此……一百個人?交到一百個朋友就算普通嗎?這樣就是普通人了嗎?)

  布雷德為這個深奧的問題煩惱不已。

  「你們在那裡做什麼?」

  眼前所有的人都嚇了一跳,不約而同地面對聲音傳來的方向。

  稍遲了一會兒之後──布雷德也順著四人的視線回過頭去。

  一位少女正顏厲色地盤著雙手站在那裡。女學生擁有一頭如烈火燃燒般的紅髮,身穿同樣以紅色為基調的衣服。其他學生們都穿著相同的制服,卻只有她一人穿著不同的服裝。她以嚴苛的眼神瞪著佇立在走廊正中央的四人及布雷德。

  阿妮斯特‧弗萊明──她是這所學校的學生首席,同時也是最可怕的學生。

  「糟了,是女帝……」

  耶希卡小聲嘀咕。由於她絲毫沒有遮掩的意思,阿妮斯特也聽見了這句話。儘管臉頰抽動了一下,阿妮斯特還是選擇充耳不聞。

  只有布雷德一個人露出摸不著頭緒的表情,茫然地呢喃著「女帝……?」。

  「你們擋在走廊正中央會妨礙通行喔。顧慮一下其他人的感受好嗎?既然你們也是這所學校榮譽的一分子,就該時時留意自己的行動是否合乎規律與秩序──」

  阿妮斯特開始說教。四人乖乖聆聽,儼然就是挨老師罵的學生。

  就立場上來說,他們同樣都是學生,可是一般學生跟『女帝』──阿妮斯特‧弗萊明之間卻存在著堪比學生與老師的地位差距,不,是更大的差距。別說學生了,就連老師在她面前也會變成接受訓斥的一方。

  ……不過,這對布雷德一點都不管用。

  一方面也是因為他壓根兒不曉得這位大姊有多可怕,不過更重要的是,就前『超生物』的基準來看,只有遠古龍或者更高等級的魔獸才叫可怕。至少這種在城市裡活動的『人』沒什麼好怕的。

  布雷德瞠目結舌地注視著對四人說教的阿妮斯特。

  (她……應該是學生,不是老師吧?雖然她沒穿制服就是了。)

  其實阿妮斯特的說教對象也涵蓋了布雷德,可是他卻不這麼認為。他只是好奇克蕾兒他們為什麼會挨罵而已。

  原本布雷德一邊看著阿妮斯特,一邊自顧自地這麼想著,不過這時他突然想起一件事。

  「啊!對了!我得去一趟校長室才行!」

  布雷德的鬼叫聲打斷了阿妮斯特的說教。

  阿妮斯特以駭人眼神瞪了過來,令人背脊一寒。

  「你是……什麼人?我沒見過你。」

  「那個,阿妮斯特大人……」

  克蕾兒稍微豎起指頭,正準備說些什麼──

  「大人……這兩個字就免了。」

  「是……那個,布雷德好像是轉學生。」

  「轉學生?這所充滿榮譽的學校怎麼可能讓人中途入學──」

  「我說!我必須去校長室啦!」

  布雷德插嘴道。他認為剛才沒人把自己的話給聽進去,於是又重複了一遍。

  見自己的發言再次被人打斷──阿妮斯特氣勢逼人地狠瞪著布雷德。

  即使正面承受了足以殺人的目光,布雷德依然滿不在乎地呆立不動。

  在旁邊觀望的四人臉色大變。只要是隸屬於這所學校的人──學生就不用說了,就連老師也都極力避免招惹『女帝』。不過這點並不適用於布雷德。而且他好像根本沒察覺到自己被人瞪了。

  四人對布雷德投以某種尊敬的眼神。

  「對了,妳帶我去校長室吧。」

  偏偏布雷德還對『女帝』提出這種要求。

  「為什麼是我啊!?

  『女帝』怒氣沖沖地說,同時惡狠狠地瞪著布雷德。連剛才的殺人目光也算在內的話,一般人恐怕早就已經死過兩次了。

  「妳不知道校長室在哪裡嗎?」

  布雷德問道。

  「當然知道!!

  女帝像是受到挑釁般駁斥著說。

  然後──女帝竟然真的幫忙帶路了。

  其餘四人瞠目結舌地看著兩人離去。

  

      ○SCENE‧Ⅱ 「迴廊」

  

  兩人走在不見其他人影的迴廊上。

  帶頭的阿妮斯特挺起胸膛迅速前進,雙眼一味地注視著前方。她的步伐多少帶有一些忿忿然的味道。

  尾隨在後的布雷德雙手盤在腦後,東張西望地觀察四周。在初來乍到的他看來,這所學校的一切都顯得新奇有趣。

  學校是富含匠意的石造建築。走廊外的風景籠罩在綠意之中,石欄杆上爬滿了藤蔓。

  布雷德冷不防地伸手抓住了停留在葉子上的蜻蜓。

  「你在幹什麼?」

  「嗯?我要把牠放掉啊。」

  布雷德放開手中的蜻蜓。由於翅膀毫無損傷,蜻蜓很快就飛走了。

  阿妮斯特瞇起眼睛,狐疑地看著布雷德。

  因為發現布雷德沒跟上來,阿妮斯特這才轉身查看發生了什麼事情──沒想到他竟然在玩蟲子!

  阿妮斯特猛力扭過頭去,重新邁步向前疾行。她生平第一次遇到這麼不把自己放在眼裡的男人。阿妮斯特好歹也是名門貴族出身。過去跟素昧平生的人見面時,對方『通常』都知道自己的身分。

  可是這男人卻要自己帶路──

  阿妮斯特忿忿不平地踩著步伐。

  

  兩人抵達了校長室門前。

  布雷德也認出來了。因為門上就寫著『校長室』幾個字。

  阿妮斯特快速揮動纖細的手腕,『咚咚咚』地敲了三次門。不一會兒,她開口說:

  「打擾了,我是阿妮斯特‧弗萊明。我發現一位哭哭啼啼的走失孩童,便把他給帶來了。」

  「什麼!?

  布雷德一臉震驚地看著她。見我行我素的布雷德露出受到衝擊的表情,阿妮斯特感覺心情稍微暢快了些。

  不過布雷德並非被阿妮斯特的毒舌所刺傷──只是對那彬彬有禮的口吻感到驚訝罷了。

  「進來吧。」

  門內傳來聲音。聽到聲音的瞬間,阿妮斯特臉上就閃過詫異之色,不過她隨即開門進入室內。當一見到校長室裡的人物時,阿妮斯特的表情明顯有所改變。

  她瞪大眼睛,露出非常驚訝的神色。

  就在阿妮斯特在房間入口處呆立不動時,布雷德輕快地經過她身邊進入室內。

  「喂,我來囉。」

  布雷德以輕浮的口氣說。

  「笨、笨蛋!你可知道這位是誰嗎──!?

  阿妮斯特臉色大變地逼近布雷德,同時瞥了室內的人物一眼。

  這位剛強的壯年男子是本國最有名的人物,也就是以獅子王著稱的國王陛下本人。

  「我知道啊。」

  布雷德傻愣愣地回望阿妮斯特,於是他又被瞪了。

  阿妮斯特離開布雷德身邊,重新面向國王。

  「您怎麼會來校長室呢……國王陛下?」

  她一反先前的態度,以極為慎重的語氣說道。

  即便是學園的女帝──在國王跟前也不得不乖得像隻小貓一樣。

  「唔,妳這問題問得好啊。」

  國王坐在椅子上氣宇軒昂地回答。

  「是、是──這是我的榮幸。」

  聽國王這麼一說,阿妮斯特更加端正姿勢,臉頰也泛起紅暈。她雖身為貴族子女,但國王仍舊是高不可攀的存在。儘管有機會在舞會等場合上一睹尊容,卻絕不可能直接跟國王交談。

  「我聽前任校長說過妳的事情。阿妮斯特‧弗萊明──妳似乎非常優秀呢。」

  「這怎麼好意思……我還差得遠了。」

  布雷德豈止驚訝,根本就傻眼了。他目不轉睛地凝視著身旁阿妮斯特的臉。

  跟剛才那種臭屁的態度相比,如今的阿妮斯特簡直判若兩人。不,這已經可說是另一種生物了。

  「請問……陛下接任了這所學校的校長是嗎?」

  阿妮斯特問道。

  「唔,妳真的很優秀呢。妳說得沒錯喔。」

  「怎麼會……」

  阿妮斯特依然帶著判若兩人的表情低下了頭。

  國王不知為何出現在校長室裡,還坐在辦公桌前。阿妮斯特從上述事實推測出國王接任校長一職,而國王也據此給了她『優秀』的評價。

  「那個……」

  阿妮斯特抬起頭說道。她的表情十分認真,一點都不臭屁,看起來真的就像另一位女孩一樣。

  「聽說陛下是名傑出的武人!能夠受教於您真是無比榮幸!畢竟前任校長是個有點窩囊的人。」

  阿妮斯特紅著臉,泰然自若地口出惡言。

  一旁的布雷德聽了震驚不已,整張臉都扭曲了起來。果然還是同一種生物嘛!

  「話說回來,已經可以囉。」

  國王始終保持著和藹可親的笑容,對阿妮斯特說道。

  「是。請問有什麼事嗎?」

  阿妮斯特笑盈盈地反問。她的臉上充滿了與國王對話的榮譽感,顯然想盡可能把握機會多講幾句話。

  面對這樣的她──

  「妳退下吧。我跟他有話要說。」

  國王帶著微笑這麼說。

  「咦……?」

  阿妮斯特瞬間露出了摸不著頭緒的表情。

  不過她腦袋動得很快。不到一秒鐘的時間,那張美麗的臉蛋便流露出理解之色。然後──

  唰──她以本日威力最強的駭人眼神瞪著布雷德。

  阿妮斯特默默地退出了房間。

  

      ○SCENE‧Ⅲ 「國王」

  

  門關上後──

  「喂,都是你,害我被人家瞪了。」

  布雷德以粗魯的口氣對國王說。

  「為什麼?」

  「還敢問為什麼。」

  國王一臉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地反問。就算布雷德語出不遜,他也完全不放在心上。兩人之間洋溢著老相識的氛圍。國王把其他人趕走,只是為了與布雷德交談,被趕走的人則是瞪著布雷德離開──這種事情已經重複不下幾十次了。不是幾次,是幾十次。

  兩人從布雷德還是勇者的時代就認識了。當時為年輕的勇者撐腰,從背後全面提供奧援的就是這位國王。

  「話說回來,為什麼是學校啊?」

  「你不喜歡嗎?」

  「這個嘛……是不討厭啦。」

  布雷德支支吾吾起來。雖然徹底上了國王的當令他心有不甘……但他確實也交到了四個朋友。連那傢伙也算進去的話就五個了。

  布雷德瞬間流露出孩子氣的神情。國王並沒有漏看這一幕。

  「布雷德啊──」

  國王重新在校長席的椅子上堂堂坐正。雖然那是張豪華的椅子,卻因為承受了國王過於壯碩的體格而嘎吱作響。

  「──我希望你能找回『勇者』的力量。」

  「我想成為普通人啦!很平凡的那種!」

  布雷德忍不住大呼小叫了起來。這老頭什麼也不懂。

  布雷德克盡勇者的義務打倒了魔王,也喪失了勇者的力量。照理說他大可以放膽追求自己十多年來的『夢想』了。

  「這裡的學生都很優秀,應該很適合復健喔。對你來說也是很好的刺激吧。」

  「聽別人說話啊,死老頭。」

  「我打算大幅變更教程。我看過前任校長的教育方針了,不過感覺有點散漫。這樣子只教得出英雄而已。要培育『勇者』的話──」

  「已經不需要勇者了吧。況且魔王也不在了。」

  再說,勇者也不是培養得出來的。勇者是天生的資質,不是靠後天努力就能當上的。

  「哈哈,畢竟被你打倒了嘛。」

  國王哈哈大笑。

  ──才不是我打倒的呢,是兩敗俱傷啦。

  布雷德板著臉撇過頭去。這老頭就是讓人很難討厭他。他天生擁有名為『領袖魅力』的特殊能力,無論任何事情都能笑著帶過。正因為如此,他才得以統一全大陸的國家──

  「你跟魔王打得兩敗俱傷──結果勇者之力與魔王之力相抵消滅了。我看報告是這麼說的。」

  「就是這樣沒錯。」

  布雷德驕傲地挺起胸膛。

  所以我已經是普通人了。現在只能勉強做些英雄能做的事情啦。

  「不過我不相信。」

  「我說啊……」

  「畢竟你可是『勇者』啊!」

  國王突然用力睜大眼睛,冒著青筋激動地大叫。

  「這死老頭沒救了。」

  布雷德放棄了。這老頭從以前開始就是這副德行。

  「總之,你就當作是度假,放輕鬆享受吧。」

  國王態度一轉,收起方才亢奮的情緒。當他像這樣正經八百地說話時,看起來倒也像個品格高尚的人。不過只有布雷德知道他的本性絕非如此。

  布雷德苦笑著露出死心的表情。

  

      ○SCENE‧Ⅳ 「低階班‧授課」

  

  布雷德首先被安排到低階班。

  教室內正在上課。

  掛著『RANK C』門牌的教室裡,布雷德作為眾多學生的一分子坐在位子上聽課。教室呈研缽狀。教授站在最低的地方背對著黑板教課。

  目前正在上『RANK C』的課程。

  據說這所學校共有一百多名學生。『RANK B』及『RANK C』為低階班,大多數學生都屬於這個等級。『RANK A』為高階班,成員則是全校僅十幾人的精英。

  布雷德百般無聊地聽著上課內容。

  「因此,基本上火焰攻擊對火蜥蜴屬的怪物無效──」

  布雷德打了個呵欠。

  都是些常識……這是他聽完課的感想。

  在布雷德的記憶中,『學校』這種地方應該要傳授未知的知識才對……可是從剛才開始就盡是講些早已瞭解的事情。

  之前變成朋友的克蕾兒與耶希卡,以及庫列德與加西姆四人並肩坐在下方的座位上。

  當布雷德漫不經心地看著他們的時候,耶希卡突然轉過頭來,像是打招呼似地揮了揮手,於是布雷德也揮手回應。一旁的克蕾兒告誡耶希卡說「不可以這樣」,布雷德見狀不禁莞爾一笑。

  講課不斷地持續下去。

  「──其有效的處理法為A..,一七一五年由耶格伯發現的──」

  呼啊啊──布雷德打了個大呵欠。

  這時,布雷德想到了一個好點子。他用簽字筆在眼皮上畫眼睛作為偽裝──光明正大地閉上眼睛睡著了。

  認真型帥哥庫列德被布雷德這一招逗得樂不可支,拚了命地忍住笑意。

  不過已經睡死的布雷德卻看不見這一幕。

  

  

  「哎呀。」

  上完課後,批改著小考考卷的教授注意到一張答案卷。

  答案卷上寫著『布雷德』這個名字,經過批改後──

  「唔,是滿分呢。」

  這名學生似乎沒必要聽自己講課了。

  教授取出其他表格,在推薦升級的建議書上簽名。

  

      ○SCENE‧Ⅴ 「低階班‧實作」

  

  這間學校的教育方針是文武並重。

  授課與實作的時間大約各佔一半。

  RANK B、C的低階班學生都聚集到了寬廣的試煉場上。在數十位學生圍成的圓圈中央,武術教官正在示範。

  「唰!」──盔甲在輕快的聲音中一分為二。

  鋼鐵盔甲被劍劈開,裂成了兩半。

  學生之間響起了歡呼聲,還有人拍手鼓掌。

  把鋼鐵盔甲劈成兩半後,武術教官帥氣地把長劍收回鞘裡,發出了「叮」的一聲。

  「只要努力修行,這點小事你們很快也能辦得到的。」

  「真的嗎──?」

  學生們半信半疑地呼喊著。

  「好了,快點動手試試看!」

  教官振臂一揮,指向依人數一字排開的鋼鐵盔甲。盔甲安置在台座上等著被人劈開。

  學生們各自走近武器陳列架把劍拿過來。

  從握法看來,大家好像都有一定的經驗,不是全然外行。不過一旦面對著設置好的盔甲,每個人都猶豫不決地一動也不動。

  就在眾人觀望著有沒有誰要先動手的時候──

  「我來吧。」

  率先自告奮勇的是布雷德的朋友之一──帥哥劍士庫列德。

  他眼神銳利地盯著盔甲,同時擺出漂亮的姿勢靜止了好一會兒──

  「喝啊!」

  他以凌厲的氣勢揮劍砍下。

  鏗──劍身陷進盔甲中央,不過就這樣停了下來。

  「不行啊……太硬了……」

  庫列德呢喃著說。他把劍撬開抽出來後,刀刃都缺角損壞了。

  「布雷德……你不試試看嗎?」

  「嗯?」

  聽到有人對自己搭腔,布雷德回過頭去。

  搭話的人是克蕾兒。她手裡雖然拿著劍,握法卻非常奇怪。

  「那個,我不擅長使劍……不過揮棍攻擊對手倒是挺拿手的。」

  克蕾兒忸忸怩怩地這麼說。

  啊啊,原來如此──布雷德明白了。

  克蕾兒的握法與架式活脫脫就是個棍師。跟以質量作為武器的棍棒不同,有刃武器若不確實配合刀鋒的方向,便無法順利劈砍物體。

  「你不試試看嗎?」

  「嗯──」

  克蕾兒滿臉期待地這麼說完,布雷德煩惱起來。

  他一邊思考,一邊用扛在肩上的劍「咚咚」地敲打肩膀。

  布雷德想的不是該如何砍──而是要怎麼做才『砍不斷』。

  只要砍盔甲而已嗎?這下可棘手了……

  要做得跟教官一樣是有點麻煩。教官只劈開盔甲,並沒有毀壞台座。這很……不……是非常困難。

  在『實戰』中沒必要只精準地劈開盔甲。至少布雷德一直以來都沒做過這種事情。只要把穿著盔甲的『本體』也一起打飛就行了。

  「我就試試看吧。」

  「嗯!快點快點!」

  在克蕾兒的聲援下,布雷德面對盔甲。

  盡可能克制再克制──布雷德在心中這麼低喃。

  「嘿。」

  他隨興地輕輕揮下了劍。

  「呀啊啊!」

  慘叫,轟聲,以及衝擊波。

  盔甲所在之處徹底籠罩在爆炸的氣浪之中。

  克蕾兒的裙子向上飄揚,露出純白的內褲。

  不久,待爆炸餘波平息後,那裡只剩下完全不留原型的盔甲了。用以固定的台座在衝擊波的影響下分崩離析,甚至連地面都被掏空了一大塊。

  「好耶!我辦到了!」

  布雷德滿意地點了點頭。

  周圍受到的損害控制在最低限度,只有盔甲──損壞了。不過與其說砍斷,不如說摧毀還比較正確……

  總之,做得還算馬馬虎虎。大概是八十分吧。

  「我成功囉!」

  當布雷德春風滿面地回過頭去時──

  他看到了依然用手壓著裙子的克蕾兒,以及錯愕地注視著他的所有學生。

  就連教官也半張著嘴看著布雷德。

  奇怪……?

  難不成……?

  我搞砸了嗎……?

  布雷德額上流過一道冷汗。

 

 

      ○SCENE‧Ⅵ 「前往高階班」

  

  過了幾天後,某天下午──

  布雷德為了接下來的課程而在走廊上移動。今天午休時,布雷德受命升格到高階班。如今就是準備前往高階班上課的地點。

  他脖子掛著一張以細繩串起來的牌子,上頭寫著『RANK A』。

  翻過來一看,牌子背面刻滿了許多小格子。那是教官蓋章的地方,只要累積一定的數量便能升等。

  雖然布雷德破例超速晉級,但這對他來說並不是什麼光榮或榮譽的事情。他只是感慨地心想,要跟好不容易交到的朋友分開了。

  「要去高階班啊──」

  布雷德一邊把玩著掛在胸前的牌子,一邊低聲說。

  RANK B、C的低階班有部分教學授課是共通的,可是RANK A的高階班卻自有一套獨特的教程。

  布雷德想起了四人前來送別時的臉。

  「我們也會很快跟上的。」

  克蕾兒他們揮手笑著說。

  在高階班也交得到朋友嗎?

  布雷德滿懷著期待與些許不安,在走廊上繼續前進。

  

  

  抵達試煉場後,布雷德很快就發現這裡的氣氛跟低階班大不相同。

  首先是人數很少。低階班學生多達數十人,可是高階班卻只有十來個人,寬敞的空間顯得空蕩蕩的。

  再來是沒有人穿制服。大家都自行選衣服穿,而且款式千變萬化──仔細找好像能找出彩虹的七種顏色。由於布雷德早已習慣黑白色的單調景象,在眼睛適應前恐怕還需要花點時間吧。

  還有一點──

  彷彿背上長了眼睛般,有幾名學生察覺到布雷德的視線,於是回過頭來。投來視線的幾個人當中,布雷德特別留意某位女孩。

  在五彩繽紛的高階班裡,她的代表色是藍色。

  藍色的斗篷及圍巾遮住了半張嘴,臉上面無表情。儘管對方已經不看這裡了,布雷德依然目不轉睛地觀察著她。布雷德也不是對女孩感興趣,只是身為勇者──該說曾作為勇者的老毛病使然,他無論如何就是會被戰鬥力強的人所吸引。

  接著他望向一身紅的女孩──

  奇怪?布雷德心想。

  「那身紅色的裝扮是……?」

  布雷德對這個人有印象。就在他冒冒失失地直盯著女孩瞧時,對方似乎也發現了他──

  女孩原本就很可怕的臉色頓時變得更難看了。

  喀噠喀噠。她踩著憤怒的步伐穿越整個試煉場,直接來到布雷德的身邊。

  「為什麼你會在高階班啊!?

  彷彿要布雷德給個清楚的交代一般,女孩威嚇著說。她是阿妮斯特‧弗萊明,也是布雷德第一天上學就記得名字的人。

  「啊,我從今天起在這個班上課。」

  布雷德亮了一下掛在胸前的牌子。

  阿妮斯特像是要一把搶過來似地抓著牌子,並翻過來仔細打量。

  「嗚嘔。」

  拉緊的線勒住了布雷德的脖子。

  「古拉特教官、摩瑞根教官,還有賽恩教官……真教人不敢相信,居然連亞仕提教官都被收買了!?

  「收買?」

  「是啊,沒錯。」

  阿妮斯特挺起胸膛說。

  「短短幾天內就從RANK C晉升到RANK A,這種事情不可能發生吧。」

  「實際上真的發生啦。」

  「況且啊……」

  阿妮斯特雙手扠在纖腰上。

  「這所學校擁有悠久的歷史,只有實力堅強的人才能就讀,不是給你這種散漫隨便又沒幹勁的傢伙來念的。就算有國王的推薦……總之,我一定會揭穿你使用的不法手段!」

  其實使用不法手段的就是國王本人,真希望她可以徹底揭發真相呢。如果能幫忙評評理就更好了──布雷德心想。

  從剛才那番話聽來,她似乎認為問題出在布雷德的幹勁。

  「我有幹勁啊。」

  「哪有?」

  「我想交朋友啊。」

  「什麼?」

  既然都變成普通人了,布雷德想交一百個朋友。這是他的夢想。

  「誰來幫我介紹吧。」

  布雷德東張西望地打量四周。這個高階班有十幾個人──每個人感覺都很有趣。

  在阿妮斯特看來,布雷德這種態度顯得很不正經,因而激怒了她。

  阿妮斯特微微顫抖,終於發起了脾氣。

  「給我聽好了!」

  阿妮斯特大叫,她連髮梢都充滿了怒火。

  「我可是在找你的碴喔!」

  她無意間說出了真心話。所謂『找碴』是指故意挑釁的意思,也就是說她本人有這個自覺。

  「我聽到了啦。」

  布雷德睜大眼睛環顧四周,同時輕輕將手放在阿妮斯特頭上。

  阿妮斯特滿臉通紅。自從五歲以來──她就再也沒被人摸過頭了。

  「別碰我!」

  阿妮斯特拔刀出鞘,認真地朝布雷德砍過去。

  布雷德輕巧地閃過這一刀。

  他完全是下意識地採取了行動。本人絲毫沒察覺到自己遭受攻擊,以及迴避了攻擊。

  「欸?我問妳,那是誰啊?」

  布雷德朝遠處望去。他的視線前方──站著剛才那位一身藍的少女。

  「哪個啊?」

  阿妮斯特一邊順著頭髮一邊問道。

  由於布雷德把手放在她頭上,隨後她又認真揮刀的關係──平常老是盤在後腦勺的長髮鬆開了。對她來說,被人看見自己放下頭髮是件非常丟臉的事情。

  阿妮斯特死命把頭髮綁好,同時好好地再問了一次。

  「你是指誰啊?」

  「那個啦,那個藍色的人。」

  「啊啊……她是蘇菲喔。」

  不曉得是不是感受到兩人的目光,蘇菲朝這邊看了過來。

  「她很強呢。」

  「這個嘛,是不弱啦。畢竟是高階班的學生嘛。」

  阿妮斯特稍微紅著臉羞澀地回答。頭髮總算調整成平時盤頭的髮型了。她換回嚴肅的表情,重新戴好自己的假面具。

  「我也想在這個班上交朋友!她是第二個人!」

  布雷德死皮賴臉地纏著阿妮斯特。他的舉動簡直和幼稚的孩子沒兩樣。

  「第二個人?第一個人是誰啊?」

  阿妮斯特回以驚訝的表情。走後門非法入學的他,在這個高階班裡應該沒有朋友才對──

  「妳啊。」

  布雷德指著阿妮斯特的胸部一帶說。

  「你!你!你說什麼──!?

  阿妮斯特護著胸部,支支吾吾了起來。

  「──為什麼是我啊!?

  她面紅耳赤地這麼大叫。

  「畢竟我們都已經知道名字了。」

  「啊?你是白痴嗎?」

  阿妮斯特傻眼了。知道名字就算朋友嗎?

  「啊啊,對了。謝謝妳帶我去校長室。之前我忘記跟妳道謝了。」

  「這、這又沒什麼大不了的……不對!我砍了你喔!?

  兩人原本爭吵不休──不過突然間,他們同時將臉轉向了旁邊。

  只見蘇菲正站在那裡。

  「阿妮斯特,還有新生……教官下令集合喔。」

  蘇菲以冷靜的語氣這麼說。

  直到蘇菲開口之前,兩人都沒察覺到她的氣息。阿妮斯特露出挫敗的尷尬表情。雖說剛才只顧著跟布雷德吵架,但自己竟然沒留意其他動靜,還容許蘇菲接近身邊。阿妮斯特不禁為此感到自責。相較之下,布雷德則是滿臉讚嘆的神情。

  「我是布雷德!」

  布雷德天真無邪地打招呼。

  他在低階班時已經對克蕾兒、耶希卡、庫列德、加西姆等人重複過四次自我介紹了。

  「……」

  蘇菲面無表情沉默不語,只是靜靜地回望著布雷德。

  「我是布雷德!」

  布雷德又說了一模一樣的話。

  「報上名來啊。」

  如果放著不管的話,布雷德恐怕會沒完沒了地反覆下去吧──阿妮斯特這麼認為,便從旁邊插嘴道。

  「那是命令嗎?」

  蘇菲鄭重其事地發問。

  「她就是這種女孩。」

  阿妮斯特對布雷德這麼解釋……

  「我是布雷德!」

  可是布雷德還是不氣餒。這下沒得救了,阿妮斯特感到死心。

  「……蘇菲。」

  蘇菲被圍巾遮住一半的嘴角發出了呢喃般的微弱聲音。

  阿妮斯特一臉驚訝地注視著蘇菲。她第一次看到蘇菲在命令範圍外主動做出些什麼事情。

  「這樣啊!我是布雷德!請多指教喔!」

  布雷德伸出其中一隻手。

  蘇菲好奇地盯著他的手瞧。與其說她是不肯握手,不如說她不明白布雷德是想要握手吧。

  「喂!集合囉!」

  班上其他人呼喊著說。

  於是布雷德、阿妮斯特,以及蘇菲三人走向教官身邊。

  

      ○SCENE‧Ⅶ 「演練」

  

  高階班的成員們列隊排開。

  布雷德也作為其中一分子站在隊伍裡,並前後左右地四下張望。每個人看起來都十分特立獨行。低階班的學生們大多是認真的老實人,可是這邊的學生感覺很有意思。如今站在旁邊的是剛才去叫布雷德與阿妮斯特的男人。他留著一頭金色長髮,打扮相當時髦。襯衫前襟不知為何是敞開的,底下露出大片肌膚。雖然布雷德不擅於分辨美醜,但這個人一定是非常令人驚豔的美男子吧。

  好想趕快跟他變成朋友啊──布雷德心焦難耐。

  教官站在集合好的十幾人前方。此外,不知為何,阿妮斯特也站在教官身旁。

  「教官,我想讓這位新生測試一下實力。」

  阿妮斯特這麼說道。雖然說話的對象是教官,但她卻完全沒看著對方。真要說的話,她的臉反而正對著布雷德。

  阿妮斯特以銳利的眼神瞪著布雷德──可是最重要的布雷德本人卻沒發現自己被瞪了。他只是好奇阿妮斯特為什麼盯著自己瞧而已。

  「不,那個,今天的課程是……」

  教官望向阿妮斯特的側臉嘀咕著說,不過他那軟弱的建言並沒有獲得採納。

  「沒關係。」

  「呃,可是……」

  阿妮斯特不耐地轉過頭去,惡狠狠地瞥了教官一眼。

  「不……沒事。」

  教官無力地垂下頭。

  「我該做什麼好呢?」

  看出誰是這場子的老大後,布雷德便向老大詢問。當然,他是衝著阿妮斯特發問。

  所謂『新生』指的就是自己,布雷德好歹也有這點自覺。

  布雷德扛著劍敲打自己的肩膀。他已經把劍從武器陳列架上拿來了。雖然這把劍非常普通,不具有任何魔力及刀銘,但拿著劍總讓人不由得感到安心。

  布雷德偶爾會有點羨慕劍不離身的阿妮斯特。

  不過他知道一般人是不會佩劍的。因為自己不當勇者後就變成普通人了,再帶著劍反而顯得很不自然。

  因此,布雷德只有在訓練時才持劍。

  「什麼都可以喔。只要能展現你修練的成果。」

  「什麼都可以啊。」

  布雷德簡單地回答。他轉身面對後方,那裡排列著十幾副盔甲。每副盔甲都各自固定在台座上,想來大概是教官為了今天的課程而準備的吧。

  在低階班上課的時候,教材只是普通的鋼鐵盔甲。

  只要本事還可以,就足以用鐵劍劈開一般鋼鐵盔甲了。

  可是高階班準備的卻不是鋼鐵材質的盔甲──

  「那是魔法金屬對吧?」

  「那有什麼問題嗎?」

  阿妮斯特嗤之以鼻地冷笑著說。她的語氣裡帶有些許挑釁的意味。

  如果要用一般鐵劍劈開強度更高的魔法金屬──光靠『本事』是不夠的。那就跟拿木劍砍鐵一樣,除了『本事』以外還需要『某種東西』。

  布雷德沉吟一聲擺出了架式。

  「如果只是劈開盔甲的話,這個班每個人都辦得到喔。拿出能讓全班滿意的表現吧。不然……你應該明白吧?」

  「要是違逆女帝的話,最後可是會被打得慘兮兮喔~」

  教官用軟弱無比的語氣對布雷德提出忠告。

  阿妮斯特以找碴般的眼神瞪著布雷德,對於『不法手段』的憤怒在心中不斷沸騰。她不僅認定布雷德是走後門入學,更無法忍受敬愛的國王只給予布雷德特別待遇。阿妮斯特義憤填膺地企圖測試布雷德的實力,想藉此讓他原形畢露。

  「畢竟高階班跟低階班的層級可不一樣呢。」

  阿妮斯特說。聽說布雷德在低階班引發了騷動,而且還是震驚所有人的壯舉。不過低階班等級也就算了,要是能在高階班裡震撼全場的話──那就試試看吧。

  「這樣啊,層級不同是嗎──差多少呢?」

  「咦?」

  由於布雷德問了奇怪的問題,阿妮斯特頓時不知所措。

  「我問妳差了幾個層級?」

  「兩、兩個……不對!是三個!差了三個層級!」

  阿妮斯特逞強著說道。但這話有點言過其實了,只見她挺起胸膛雙手扠腰,擺出高高在上的架子。

  「這樣啊……三個是嗎……」

  布雷德陷入沉思。他在低階班時不懂得如何斟酌力道,因而驚動了所有人。這回不能再失敗了。

  他在低階班的時候似乎搞錯了一個層級。既然高階班差了三個層級,那就是之前的力量再提升兩個層級──

  這樣的話──稍微認真一點也沒關係吧?自從低階班那次實作課以來,布雷德無論做什麼都小心翼翼。老實說,他已經累積許多壓力了。

  在這個據說相差三個層級的高階班裡,他似乎能夠自由自在地展現身手了。

  布雷德擺出架式,嘴角浮現笑容。

  「喝啊啊啊啊……」

  布雷德全身蓄力。不,那並非單純的『力量』,而是比肉體的力氣更高層次的生物能量。接著他凝聚這些生物能量,將之轉換為『氣』與『鬥氣』。這樣就提升兩個層級了──

  布雷德身體表面散發靈光,並逐漸籠罩全身。

  「咦?」

  阿妮斯特驚訝地直眨著眼。她的確是要布雷德露一手,不過這男人究竟想做什麼呢?這樣簡直就是──

  「喝啊啊啊啊……」

  集中在布雷德身上的能量變得愈來愈強。

  不光是阿妮斯特,高階班的十幾個人全都不寒而慄。

  只有蘇菲仍舊面無表情地注視著布雷德。

  「喝啊啊啊啊……」

  『氣』無邊無際地持續高漲。受到壓力過大的能量影響,腳邊的小石頭終於突破重力開始騰空懸浮。

  空間中流竄著電流。石頭與石頭間牽引著紫色的電光。

  「喂!喂!?等一下啊──!?

  阿妮斯特慌了。

  這招是──雖然阿妮斯特從未見過,但卻有所耳聞。這招莫非是據傳個人能使出的技法當中威力最強的、專門對付龍的破龍系技法──

  當阿妮斯特的臉龐因顫慄而扭曲時,蘇菲依然面無表情地站在一旁。不過她並非漠不關心,只是用自己的方式靜觀情勢發展。

  「等等──快住手!」

  雖然阿妮斯特跳了出去,卻來不及制止布雷德──

  「喝啊!!

  布雷德揮下了劍。

  破龍饕餮──

  那是用以弒龍的雙斬擊──氣與鬥氣交織成超大的螺旋,呼嘯肆虐著無限延伸下去。這種雙重螺旋的絕招甚至能貫穿龍堅韌的外皮。

  光是被捲進螺旋之中,魔法金屬製的盔甲三兩下就分解了。連龍都能吞噬的絕招衝擊試煉場的外牆。雖然層層張設的防禦結界瞬間擋下了它,但最後還是像薄紙一樣輕易地被貫穿了。破壞建築物的石牆後,螺旋又繼續向外延伸。

  霧濛濛的塵土逐漸散去。

  細小的砂石嘩啦嘩啦地掉落下來。

  阿妮斯特睜開緊閉的雙眼。

  「呀!?

  由於近距離承受絕招的風壓,衣服都變得破破爛爛的了──阿妮斯特連忙遮掩身體。

  其他學生也都蹲下來避難。只有蘇菲依舊面無表情地佇立不動。她從頭到腳沾染塵埃,整張臉變得髒兮兮的。

  地面被挖開的痕跡筆直延伸了好幾十公尺。透過牆面開穿的大洞可以看見隔壁的校舍,那裡也打通了一個圓孔。二樓教室的下半部及一樓教室的上半部都清楚可見。教室內空無一人。中庭的噴水池也壞了,水花四處飛濺。

  阿妮斯特抬起頭──戰戰兢兢地仰望著布雷德。

  「嗯……還算差強人意啦。」

  布雷德扛著劍敲打自己的肩膀。

  ──這時,那把劍突然化為金屬粒子,從前端劈哩啪啦地崩毀了。

  「哎呀……這玩意兒果然撐不住啊。」

  布雷德這麼低聲呢喃。釋放出如此驚人的絕招後,他口中卻只道出了對劍身強度的感慨。而且剛才說的『差強人意』是指對招式威力表達不滿嗎……?他到底是有多……

  布雷德是對自身技藝的『拙劣』感到震驚不已。

  其實這招原本的威力並不是這樣的,不過也罷──布雷德用傷勢剛好為由說服自己,同時轉頭面對大家。

  他的視線與抬頭看過來的阿妮斯特交會了。

  「啊……」

  布雷德露出總算察覺到的表情,依序看著阿妮斯特與大家的臉──

  確認過十幾個人都對自己投來同樣的視線後──布雷德不禁冷汗直流。

  完了完了,我完蛋了。

  看來好像又做得太過火了。

  「那、那個……我很普通吧?我是個平凡至極的普通人吧?」

  布雷德這麼說道,極力主張自己很正常。

  可是已經為時已晚了。

    

(未完待續)


《英雄教室》第1集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創作者介紹

東立小說官方部落格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