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末要到了,今天又有一部作品可以新書試閱啦

今天要提供的試閱作品為──

《鎧甲公主物語1 魔法石機關工學科魔王的社會契約論》

面癱少年和龍訂下契約掉進異世界,創造後宮!?這麼爽的故事真是太令人在意啦!讓我們一起來看看吧!

鎧甲公主物語1                              


【內容試閱】

序章 白晝的龍星


  萬里無雲的晴空下,一片綠油油的草原隨風搖曳。
  「什麼『嘿嘿,不小心弄錯傳送座標了』嘛,那隻臭龍──唔噢噢噢我都還沒交過女朋友,怎麼可以死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個穿著立領學生服的青年一邊發出哀號,一邊往下墜落。
  他是式垣龍彥,十八歲。他那張看起來既認真又嚴肅,評價不怎麼高,又老是面無表情的臉,此刻緊張到滑稽無比。他的雙手雙腳也正在大力揮動掙扎著。
  「唔噢噢噢噢噢噢噢,才剛抵達異世界就死掉是怎樣啊啊啊啊啊啊啊!」
  然而,他的努力起不了任何作用,現實毫不留情地逼近眼前。
  視線範圍內全是一片草原,看來無法避免激烈的撞擊,這樣下去必死無疑。
  
  「《龍星騎士》將伴隨著白晝的龍星出現──妾身還以為這是傳說,沒想到真的被妾身遇見了!」
  就在撞擊地面的前一秒,一名少女從空中一躍而過。
  少女有一頭宛如融入了黑夜的烏黑長髮,以及彷彿寄宿著蒼穹的清澈藍色眼眸。
  她的額上有著像是寶石薄片般的第三隻眼,另外還有一雙尖耳。
  「妳、妳是誰?」
  「妾身乃魔王公主妮菲露堤雅˙德摩納爾˙奧迪奴斯。」
  身材嬌小的她,身上穿著薄透的黑色緊身胸衣。
  胸前的巨乳,有著哈密瓜般的大小、手鞠般的彈性以及棉花糖般的柔軟。
  胸口有一顆看似寶石的石頭,閃閃發亮。
  唯獨她的右臂,裝備著彷彿巨人的手臂一般,看起來既笨重又不祥的重裝複合臂甲。
  誇張而驚人的右手臂和幾近半裸、毫無防備的身軀,呈現出極端不平衡的畫面。
  妮菲露堤雅那裝備著臂甲的右手,用一種從它的可怕外表完全無法想像的流暢動作,接住了龍彥──以公主抱的姿勢。
  「公主……殿下?」
  「嗯,妾身名為妮菲露堤雅,乃魔族王國德摩納爾的公主,也是繼承了魔王血統的人之一。」
  她看起來大概十五、六歲吧,有著一張漂亮的臉龐,凜然的態度中仍帶著一絲稚氣。
  妮菲露堤雅轉向瞠目結舌的龍彥,露出一抹爽朗的微笑。
  「幸會,龍星大人,如果方便的話,可否透露你的名字?」
  「……討厭啦,這個人好帥喔。」
  在千鈞一髮之際獲救的龍彥,忍不住在她的懷裡像個純真少女似地心跳加速。
  
  「是說,平常應該反過來才對吧!」
  
  差點被這股怪怪氣氛給牽著走的龍彥,趕緊從她的臂彎跳下來。
  面對救命恩人,這種行為或許相當失禮,但妮菲露堤雅看起來絲毫不以為意。龍彥不小心碰到了她的巨乳,她也似乎並不在意。
  雖然只有短短的一瞬間,但是那股把手反彈回來的彈力以及將手包覆的柔軟卻非常真實。
  「呃,謝謝妳救了我……不是,謝謝您。」
  龍彥拚命保持自己的意志,硬是壓下差點就要上揚的嘴角。
  當他這麼做之後,或許是天生的臭臉正好派上用場,讓他看起來就像是個正直無比的青年──就算實際上他的腦中全是胸部。
  「幸會,我叫做式垣龍彥,請叫我龍彥就好。很抱歉,我對這個世界的禮儀規矩一無所知。假如我做出了什麼失禮的舉動,還請見諒。」
  這是龍彥來到異世界之後第一個遇見的人,而且還是一位公主。雖然他對魔族王國啦、額頭上的第三隻眼、尖尖的耳朵、重裝複合臂甲等都很好奇。但是他暫時拋在一邊,憑著從動漫學到的知識,努力裝出這個模樣。
  然而大概從「請叫我」的地方開始,妮菲露堤雅就沒再仔細聽了。
  「龍星大人的名字叫做式垣˙龍彥啊!嗯,這名字的發音真特別。而且你身上的衣服,也是妾身從來沒看過的料子。鈕釦上刻的花樣,既不是帝國式,也不是王國式。更重要的是,一個不會使用魔法的人族根本不可能從天上掉下來,所以你一定就是受到《龍》守護的《龍星騎士》吧!」
  她的情緒非常高昂。
  她的語氣充滿迫力。
  龍彥根本不知道龍星騎士是什麼。
  原本充滿凜然氣息的臉上,如今充滿了好奇,藍色的雙眼正閃閃發亮。
  這樣啊──龍彥在心中喃喃自語。
  假如雙方的立場對調,也就是像妮菲露堤雅這樣的少女,忽然掉落在龍彥的面前,那麼龍彥應該也會感到興奮並且充滿期待吧。
  對妮菲露堤雅而言,龍彥的出現,正是一個非日常的象徵。
  妮菲露堤雅忽然回過神來,低頭看著自己的身體。
  她的身上穿著緊貼著身體曲線的薄透緊身胸衣,右手臂則裝備著簡直是將殘暴兩個字具體化的不祥臂甲。
  「妾身真是的,一直保持『鎧甲』的姿態,真是太失禮了。」
  她一臉難為情,非常可愛地扭了扭身子,接著輕輕摸著她胸口的小巧寶石,輕聲說:
  「解除──魔王鎧『布里希嘉曼』。」
  下一個瞬間,妮菲露堤雅胸口的寶石開始發光,使她整個人被光線所籠罩。
  她右臂上不祥的裝甲與黑色緊身胸衣開始發光,最後還原成光的粒子。
  還原後的光粒子彷彿緞帶似地纏繞在她的裸身上。
  在一陣格外炫目的光芒下,光線又再次轉換為物質。
  一轉眼,妮菲露堤雅身上的服裝便與方才截然不同。
  她身上的衣服,已經從『鎧甲』──不祥的右臂及黑色緊身胸衣,變成類似龍彥所熟悉的女生制服。
  白襯衫、外套、細領帶,以及質料很好的百褶裙。
  白襯衫被她那對巨乳從內部撐得高高聳起,領帶則陷入其中的深溝裡。
  要是沒有額上那像是寶石薄片的第三隻眼以及尖尖的耳朵,她看起來就像是個隨處可見的……雖然是個罕見的巨乳美少女,但總之是個普通的女孩子。
  她那雙藍色的眼眸依然閃閃發亮,滿心期待地注視著龍彥。
  龍彥忽然想起他在現實世界的一個朋友。
  有一個老是把漫畫塞給他看的朋友,和眼前的妮菲露堤雅非常相似。
  那傢伙雖是個個性認真的好人,但就是因為認真,所以很容易自己妄想。一旦好奇心被激發,無論哪裡都會衝過去。那傢伙就是這麼令人捏把冷汗。
  但是,那傢伙現在已經不在了。
  妮菲露堤雅似乎在期待著什麼轟轟烈烈的故事,然而很不巧,龍彥並沒有那種故事。而是因為某種極為私人的理由,而來到異世界的。
  在抵達這個世界之前,將龍彥帶來這個世界的《龍》曾這麼說:
  
  『吾調整了因果定律。』
  
  『汝於異世界最初遇見的對象,就是最初的共鳴者。』
  
  『為了達成吾與汝之目的,吾等應奪走不知情的共鳴者的心───』
  
  面對露出像孩子般天真眼神的妮菲露堤雅,到底該說到什麼程度呢?
  龍彥帶著一絲良心的譴責,展現出認真好青年的態度,說道:
  「首先,假如我說我來自異世界──也就是另一個世界,妳會相信我嗎?」
  

第一章 騎士與魔王公主與後宮,妮菲露堤雅殿下的初戀

  
  『幸會,你好!和我一起在異世界打造一個後宮吧!』
  「好啊。可是我沒有開過後宮,沒關係嗎?」
  時間回到稍早前,也就是龍彥來到異世界之前。
  放學後,在回家路上,龍彥忽然掉入一個藍色的空間裡。
  沒有天地或邊界,在這個無限延伸的藍色空間裡,只有龍彥一個人。
  他看不到任何人的身影,耳邊卻響起一個令人聯想到水流的中性聲音,對他這麼說──
  於是龍彥當場就點頭了。
  可能是因為龍彥答應得太乾脆了吧,明明是藍色空間的聲音自己開口邀請,卻帶著有些困惑的語氣反問道:
  『咦,等、等等,汝答應得這麼乾脆,沒關係嗎?』
  「這……這麼說來,好像是有點太乾脆了。」
  龍彥將雙手交叉在胸前,喃喃自語了一會兒。
  他雖然有一張看起來非常認真的臉,但不知實際上是否真的如此。
  應該說,真正認真的人,應該不會接受「一起打造後宮」這種邀約吧。
  龍彥一直是個看起來很認真的男人。
  他總是面無表情,但又正因為面無表情,所以才散發出一種彷彿很認真的氣質。就像現在一樣,他的穿著也總是中規中矩,別說第一顆鈕釦了,就連立領學生服的領子也扣了起來。
  龍彥害羞地抓抓自己的後腦勺。
  「其實不要說後宮了,我連女朋友都沒有交過,真的沒關係嗎?」
  『那就要看汝的努力了……不是!這裡是異世界,汝必須與家人和朋友分開,而且也沒辦法輕易地回去!這樣沒關係嗎?』
  「有什麼關係?反正總有一天要分開的。」
  『也太隨便了!可是聽起來有種微妙的道理,所以很難反駁!』
  「沒有、沒有,我其實是根據邏輯思考的。例如,假設我現在二十五歲,已經在工作,又有女朋友的話,我絕對不可能去異世界,因為我必須捨棄的東西太多了。但是現在的我沒有任何牽掛,又沒有女朋友,所以就算前往異世界也沒什麼關係。」
  『這個邏輯好像有什麼不對,卻有一種莫名的說服力,真是厲害……不過,汝真正的想法呢?』
  「我不需要後宮那麼奢侈的東西,我只想在這輩子交一次女朋友就好!老實說,我很沒有異性緣。我明明當了學生會副會長、明明約到了女生在考試之前一起看書,卻每次都只停留在朋友的階段就無疾而終。她們還說我長得一副認真嚴肅的樣子,害怕得不敢靠近我!」
  龍彥打從心底喊出這段沒志氣的台詞,但表情卻認真得令人害怕。
  而他本人卻沒有發現這一點,只是無意義地用力握拳,大聲宣告。
  「既然如此,不管是去異世界還是哪裡,我都要去交個女朋友給你們看看!」
  『啊哈哈哈,汝真是個好懂的人,太好了。嗯!吾的眼光果然沒錯!』
  藍色的聲音縱聲大笑,而龍彥則歪著頭仰望著藍色的天花板。
  「什麼嘛,所以你找上我並不是偶然的囉?」
  所謂「眼光果然沒錯」,就表示這個聲音一開始就看上了龍彥。
  若是一開始就看上了龍彥,那麼應該會有某種理由。
  然而,藍色聲音卻沒有回答這個問題,把話題轉移到完全不同的方向。
  『對了,吾先說明一下,吾想拜託龍彥打造後宮的原因好了。』
  「好啊。」
  龍彥不記得他曾告訴藍色聲音自己叫什麼名字,但他只是默默地等著藍色聲音繼續說下去。
  『吾是《龍》,是早就喪失了肉體,成為一個幾近概念的存在。汝現在身處的這個藍色的空間,就是《吾本身》。吾想汝應該很難明白,所以只要大概理解就好了。總之,經過漫長的時間,吾便成為了一種幾乎等於無限的存在。』
  「這也太怪了吧,幾乎等於無限的你,還想要什麼呢?」
  藍色──失去了肉體的《龍》的聲音,帶著自嘲似的語氣說。
  
  『吾想要《蛋》。』
  
  這便是幾乎等於無限的《龍》的願望。
  這也是任何一種生物都擁有的,最根本的願望。
  所有的生命都是為了死而活,為了在死前留下什麼而活。
  『吾發現,當吾達到一種純粹的概念,成為完全的無限時,就等於是一個自我的《死》。所以,吾想在這之前留下吾存在過的證據。』
  「……你說的這些比我想像的還要嚴肅,我嚇了一跳。不過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你應該不要找我,改找一個更瞭解女生的傢伙不是更好嗎?」
  『啊哈哈,這不是急著在十年、二十年內完成的事,沒關係。就算是龍彥,只要有好幾萬年的時間,好歹也能交到一個女朋友,對吧!』
  「我又活不了好幾萬年那麼久,是說我竟然屬於要花好幾萬年才交得到女朋友的等級嗎?」
  『啊哈哈──說到龍彥的後宮為什麼會和吾的《蛋》有關係呢──』
  「喂,等等,我真的那麼絕望嗎?欸,回答我啊。」
  『──早已捨棄了肉體,以一種概念的型態存在的《龍》,當然不可能進行一般的繁殖活動。因此,吾必須和一個存在於在異世界,同時具有粒子共同性的同位體(也就是龍彥)同化,再與精神波動係數相近的共鳴體(也就是龍彥的女朋友候選人囉)產生連結,就能在概念世界中虛構出一個極端概念型的《蛋》了!』
  「抱歉,我不明白你的意思,應該說你講的一半我都聽不懂。我只勉強明白你說要我和你同化還是什麼之類的。」
  『沒錯,吾與汝將合而為一。嚴格說起來,應該是吾融入汝的體內。吾之意識與汝之意識同在,汝可以自由自在地使用吾無限的力量。』
  「……噢噢,就是那個嘛,可以像故事主角一樣擁有很強大的力量!」
  『沒錯!然後龍彥就利用這份強大的力量,和吾所指定的女孩子發展出甜甜蜜蜜、相親相愛的關係!』
  「噢噢!」
  『這麼一來《蛋》就會誕生。龍彥交到女朋友很HAPPY,吾可以留下《蛋》也很HAPPY。共鳴體愈多,就能產下愈多優質的《蛋》,所以汝要加油打造後宮喔!』
  「這簡直就像作夢一樣!你是神嗎?」
  『吾是龍!不過單純以力量來說的話,神根本不是吾的對手!』
  雙方的利害關係相當完美地一致。
  而且,雙方都滿意這樣的結果。
  『請多多指教啦,龍彥。吾的名字叫做青龍《和諧》迪亞瑪特。』
  「請多多指教,迪亞瑪特。你好像已經知道我的名字了,不過我還是自我介紹一下,我叫做式垣龍彥。」
  龍彥停頓了一下,接著說:
  「雖然我不知道原因,但是我在很多地方都被稱為『魔王』喔。」
  
  在這段對話結束後三分鐘左右,龍彥就因為迪亞瑪特的失誤而被拋在空中。
  接下來,龍彥就遇見了有著夜色般長髮及藍天般雙眼的魔王公主妮菲露堤雅。
  
  「首先,假如我說我來自異世界──也就是另一個世界,妳會相信我嗎?」
  「嗯,妾身相信。」
  在萬里無雲的晴空下,龍彥和妮菲露堤雅站在一片隨風搖曳的草原中。
  魔王公主那頭長長的黑髮以及百褶裙的裙襬,在微風吹拂下輕輕飄動著。
  她仰著頭,用那雙散發著純真無邪光芒的藍色眼睛,直視著龍彥。
  「你的名字發音真奇特,衣服的質料和款式妾身也從沒見過。更重要的是,一個不會使用魔法的人族,竟然像龍星一樣出現在天空中──你就是貨真價實的《龍星騎士》!」
  「……嗯,我很感謝妳相信我的說詞,沒有懷疑我。不過我現在想要鼓起勇氣問一下,《龍星騎士》是什麼啊?是流傳於這個世界的傳說嗎?」
  「問得好!」
  妮菲露堤雅握緊拳頭,蔚藍的雙眸變得更閃耀。
  陽光照耀著她烏黑的長髮、澄澈的藍色眼睛、帶著凜然氣質但稚氣未脫的漂亮五官。
  當然還有額上那宛如寶石薄片的第三隻眼,以及一對尖尖的耳朵。
  她大概比龍彥矮兩個頭,但是威風凜凜的姿態卻讓人感受不到她的嬌小。
  她威風凜凜地手扠著腰,挺起胸膛,突顯出那彷彿快撐破襯衫似的巨乳。
  「那就是現在全大陸都在流行的『龍星傳說』的主角們。」
  「……嗯?」
  「現在已經出到第六集了,據說下一集會在夏終月出版。」
  「…………嗯?」
  「妾身最推薦的就是第六騎士羅蘭德大人!他平常沉默寡言,喜歡孤獨,不對任何人敞開心胸,然而一旦夥伴們遭遇危險,他就會颯爽地出現──」
  「喂,等一下!」
  「嗯,什麼事?」
  聽見龍彥忽然插嘴,妮菲露堤雅便疑惑地歪著頭。
  
  「那不是小說嗎?不要把現實和故事混為一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愚蠢!羅蘭德大人當然是真實存在的啊啊啊啊啊啊啊!」
  龍彥和妮菲露堤雅的高聲吶喊,傳遍了微風徐徐吹拂的草原。
  妮菲露堤雅的藍色眼眸中沒有一絲陰霾,龍彥無奈地抱著頭。
  在異世界遇到的第一個共鳴者──也就是女朋友候選人,竟然是個有點令人感到遺憾的女孩子。
  「不,我要正面思考。妳只是有點喜歡作夢,妄想得有點嚴重而已。」
  「……不,其實妾身並不覺得羅蘭德大人實際存在。」
  「就、就是說嘛。」
  「嗯,妾身是開玩笑的。但『龍星傳說』其實改編自一個傳說,那是一個流傳已久的童話故事。內容敘述一位在《龍》守護下的騎士,從另一個世界來到這裡,拯救了世界。」
  著名小說改編自某傳說,而傳說裡的人物和龍彥的形象有所重疊。
  雖說兩者都是將現實和故事混為一談,不過假如不是小說而是傳說故事,就好像可以原諒了。為什麼會這樣呢──龍彥突然想到這種無聊的事。
  「所以,龍彥呀!」
  眼神閃閃發亮──妮菲露堤雅用天真無邪的視線襲擊龍彥。
  美麗的黑髮在微風吹拂之下搖曳,藍色眼眸澄澈透明。
  她有著彷彿寶石薄片的第三隻眼和尖耳,穿著類似制服的西裝外套和裙子。
  還有和她嬌小的身軀不成比例,豐滿的──名符其實是魔王等級的巨乳。
  魔王公主豐滿的胸部晃動著,她微微抬起下顎,揚起視線,注視著龍彥。
  「妾身想更瞭解你。你是怎麼來到這個世界的?是不是就像傳說一樣,遇見了《龍》,和牠立下了契約?」
  「……呃,嗯,我不知道是不是跟傳說一樣,不過我的確見到了名叫迪亞瑪特的龍唷。」
  「哇──」
  龍彥像是有點傷腦筋似地一邊抓抓臉頰,一邊說道。妮菲露堤雅則驚訝地瞪大了她的藍眼睛。
  「你是說守護世界的創世圓環六龍之一《青龍迪亞瑪特》嗎?」
  「大、大概就是那個迪亞瑪特……吧?總之我就是和牠定下契約啦。我得到那傢伙的力量,來到這個世界,實現那傢伙的願望。」
  龍彥想起迪亞瑪特輕浮的態度,雖然覺得不太對勁,但還是含糊地認同了妮菲露堤雅的話。
  當然,妮菲露堤雅並不知道迪亞瑪特的真面目。
  所以她藍色的雙眼閃閃發亮,臉頰泛紅,萬分感嘆地不停點頭,漆黑的長髮也跟著擺盪。
  「《龍》的願望一定非常偉大,而且攸關這個世界的存亡,對吧!」
  「從某個角度來說的確很偉大啦。」
  想留下《蛋》是一切生命最根源的願望,但再怎麼說也只是私人的願望。
  絕對不是她所想像的那種攸關世界存亡的願望……然而此刻妮菲露堤雅的內心,一定正在上演某種可歌可泣的小劇場吧。
  「《龍》託付給你的使命究竟是什麼呢?如果有妾身可以幫忙的,妾身什麼都願意做,還可以去拜託身為當今魔王的母后以及妾身的兄弟姊妹──不,抱歉,龍彥,你被《龍》託付的使命,應該不可以隨便說出來吧。」
  「其實也不是什麼值得隱瞞的……」
  「沒關係,妾身不會再追問了。妾身相信,如果有必要,等那一天到來,身為《龍星騎士》的你一定會主動告訴妾身的。」
  「……嗯。另外,其實我自己也有個小小的願望,所以才覺得來這個世界也無妨。」
  「呵呵,你不用謙虛了,龍彥。妾身明白。」
  妮菲露堤雅的藍眼睛變得更閃耀,大概是從「閃閃發亮」變成「閃閃!發亮!」的感覺。
  她的眼神中甚至出現了一絲尊敬的神色,妄想的狀況顯然正不停加劇。
  「能願意捨棄原本的世界──你的願望一定遠大得超乎妾身的想像吧!」
  對不起,其實我只是想交女朋友而已。
  龍彥漸漸開始真心擔心妮菲露堤雅。
  這種妄想的程度和天真無邪的想法,實在是太危險了。
  果不其然,她的誤會愈來愈深,竟然開始自己捏造記憶。
  「一想起來,妾身就心跳加速,妾身的布里希嘉曼竟然曾和《龍星騎士》一起在天空翱翔呢。」
  對不起,我只是單純從半空中掉下來而已。要是妳沒有救我,我應該早就死了。
  然而事到如今,他什麼也不能說,只好看似一臉認真地朝她點點頭。
  而魔王公主看見龍彥那(看起來)冷靜沉著的態度,對他的尊敬便更上一層,同時加速她的妄想程度……龍彥已經束手無策了。
  「對你這個被《龍》守護的騎士來說,在天空飛翔應該是輕而易舉的事吧。除此之外,《龍》一定還有很多其他的能力吧?」
  「……喔,對呀。」
  由來到異世界的過程太過突然,因此龍彥忘記問了,不過他應該已經擁有『像故事主角一樣帥氣的力量』才對。
  龍彥在心裡呼喊明明已經同化,卻毫無音訊的迪亞瑪特。
  『呼啊啊啊啊啊啊……嗯,有啊,有很多。畢竟吾是極為接近無限的存在嘛。』
  迪亞瑪特那聽起來睏倦的聲音,就像綿綿細雨一般,在龍彥的腦中響起。
  『呃──控制時間、物質崩壞、召喚虛無,煉金、破壞因果定律、空間破碎……其他還有很多能力,連神都可以秒殺。只是萬一沒有控制好力量,這顆星球就會和宇宙一起爆炸就是了。』
  迪亞瑪特列舉的這些能力,已經遠遠超過了帥氣的程度,儼然是殺傷力過強的武器。
  這些能力確實很厲害,但是用在交女朋友上,卻一點用處都沒有。
  其實就算在交女朋友之外,也想不到任何可以派上用場的狀況。
  『詳細的內容留到以後再說也沒關係吧。汝看,吾不是好不容易才得到了肉體嗎?於是忽然有一股睽違了無數年的睡意湧上,真是太舒服了──所以吾想要好好享受一番。』
  迪亞瑪特在龍彥的頭腦裡再次打了個大哈欠,接著便漸漸遠離。
  『啊,吾想汝應該已經知道了,這個女孩子就是共鳴者之一,所以汝要加油喔。』
  聽見這些與自己的想像有著天壤之別的力量,原本以為能擁有『操縱火焰的能力』這種單純能力的龍彥,感到非常傷腦筋。
  魔王公主則依然用那雙閃閃發亮的藍色眼睛,充滿期待地注視著龍彥。
  龍彥無法面對她那閃耀的眼神,於是稍稍移開了視線。
  「我是擁有《龍》的力量沒錯,但是那對我來說有點超出我的負荷了。」
  「這樣啊……你竟然這麼……。」
  聽見魔王公主那種滿心感動的聲音,龍彥心中不禁湧上一股不祥的預感,於是戰戰兢兢地將視線移回她身上。
  妮菲露堤雅的藍色雙眼散發出熱情,雙手十指交錯在豐滿的胸部前,宛如一個愛作夢的少女一般抬頭凝視著龍彥。
  微風吹過草原,她那頭烏溜溜的長髮也隨風飄逸。
  「你是故意不去用《龍》的力量,對吧。你不想靠《龍》的力量,而是想用自己的力量來完成目標──你選擇走上一條充滿苦難的道路。」
  對不起,我沒有那麼偉大,我只是因為那些力量太強大而感到害怕而已。
  然而毫不知情的妮菲露堤雅,對龍彥的評價卻不斷攀升。
  個性小心謹慎的龍彥忽然感到害怕,趕忙否定她的誤解。
  「不,我會用啦!我真的會用!我並沒有要修行或是什麼,假如有必要我就會用。」
  「──!妾、妾身明白的,龍彥呀!」
  妮菲露堤雅彷彿受到什麼衝擊似地睜大了藍色的雙眼。
  「《龍》的力量,並不是為了用在自己身上,而是為了別人、為了世界、為了正義而使用的力量,這就是你想說的,對吧!」
  對不起,我只是想要明哲保身而已,我完全沒有想到那些。
  妮菲露堤雅尊敬的眼神讓龍彥的胸口感到刺痛。
  「呵呵,龍彥的自尊心真強呢。」
  這真是太令人感傷了。妮菲露堤雅似乎從龍彥嚴肅的表情中察覺了什麼,於是嘴角泛起一抹淺淺的微笑,同時將飄逸的長髮撩起,點了點頭。
  龍彥已經懶得否認,於是什麼都沒說,直接改變了話題。
  「我也想多瞭解妮菲露堤雅一些。」
  剎那間,魔王公主就像個普通的少女一樣,頓時語塞。
  她藍色的眼眸變得溼潤,白皙柔軟的臉頰染上了紅暈。
  「你、你說……你想多瞭解妾身?」
  「更正確地說,應該是想瞭解這個世界。因為我才剛來到這個世界,而且迪亞瑪特也沒有對我做什麼說明。」
  「喔……喔,原來是這樣啊。」
  妮菲露堤雅略顯失落地垂下雙肩。
  不過,還有點想逃避現實的龍彥,卻沒有發現。
  應該說,龍彥現在才發現自己真的一無所知,所以才開始出現危機意識。
  例如,對,妮菲露堤雅額頭上那彷彿寶石薄片的第三隻眼。
  「妳說妳是魔族王國德摩納爾的公主,對吧。」
  「嗯,妾身是魔族沒錯。」
  妮菲露堤雅撩起她的黑色長髮,讓龍彥看見她尖尖的耳朵,並點點頭。
  「在大陸上,魔族的人口僅次於人族,外表上的特徵是額頭上的第三隻眼以及尖尖的耳朵。」
  「所謂的人族,就是像我一樣的傢伙,對吧?但嚴格說起來或許還是不一樣啦。」
  「應該是。除了外表之外,當然還有種族之間的差異,不過最大的差別就是──是否擁有魔法能力。」
  「魔法啊。」
  龍彥想起了妮菲露堤雅曾經說他是『不會使用魔法的人族』。
  「魔法是很強大的,只要有魔法,就能輕鬆擁有擊碎岩石的力量、閃躲弓箭的速度,以及能把劍反彈回去的鎧甲。」
  「好厲害喔,所以魔族的每個人都會使用魔法囉?妮菲露堤雅也是?」
  龍彥不經意地問道。
  「……是啊。魔族的每個人天生就擁有魔力,雖然有程度上的差別,但只要加以訓練,就能使用魔法。尤其是像妾身所屬的魔王一族,更是擁有強大的魔力。」
  一瞬間,本來開朗的她,臉上卻浮現一種不適合她的自嘲表情。
  不過那真的只有一瞬間,妮菲露堤雅立刻又露出凜然的微笑。
  
  「但妾身不會使用魔法。」
  
  我該不會踩到她的地雷了吧。
  草原上吹著清爽的風,但龍彥的額頭和背後卻直冒汗。
  她撩起烏黑的長髮,笑著叫龍彥不必在意。
  「妾身身為魔族、身為魔王一族,卻一無是處,這是不爭的事實。」
  「……」
  看來真的踩到她的地雷了。
  妮菲露堤雅因為顧慮龍彥的心情,而刻意表現出若無其事的態度,但這反而成為一種罪惡感的利刃,刺進龍彥的胸口。
  再這樣下去,龍彥很可能會成為世上第一個因為良心苛責而死的人。
  「不,可是,妳不是救了我嗎……嗯,當時妳不是飛在空中嗎?那不就是魔法嗎?」
  如果那是魔法,那麼不會使用魔法的妮菲露堤雅,又是怎麼飛上天空的呢?
  妮菲露堤雅將手指伸進乳溝,取出一條黃金項鍊。
  「那是裝魔裝甲──『鎧』的力量。」
  裝備魔王鎧『布里希嘉曼』時的姿態,就是不祥的右臂與緊身胸衣。
  「接下來的說明有點長,沒關係吧?」
  「麻煩妳了。」
  龍彥點點頭,於是妮菲露堤雅便把項鍊塞回乳溝。
  「首先,你覺得這裡是哪裡?」
  「哪裡……不,我不知道。是德摩納爾王國嗎?」
  因為魔王公主是德摩納爾王國的公主,所以龍彥這麼推測很合理。
  妮菲露堤雅搖搖頭,漆黑的長髮隨之擺動。她伸手指向龍彥的背後。
  龍彥一回頭,只見草原的另一頭,有一棟宛如城堡般的白色建築物。
  「那是什麼?」
  「『智慧學院』──人族最大的帝國是德拉格尼爾,而學院就是位於帝都德拉格那郊外,帝國唯一的公立教育設施。妾身也在幾天前進入那所學院就讀。」
  也就是魔族公主妮菲露堤雅來到人族首都的學院留學啊。
  那她是來學什麼的呢?
  「妾身所學習的是魔法石機關工學,簡稱魔工學。」
  她接著說明那是什麼樣的學問。
  「藉由以魔法石及式盤製造出的魔法石機關,創造出與魔法相同的現象──也就是『讓不會使用魔法的人族也能使用魔法』的技術。」
  她威風凜凜地挺起胸膛。
  藍色的雙眼沒有半點閃爍,總是直視著龍彥。
  「妾身向一位流浪至王國的魔工學者學習魔工學,並請他打造出你剛才也看過的『布里希嘉曼』。但是,只靠『布里希嘉曼』並無法實現妾身的野心。」
  野心這個詞帶有一絲殘酷的感覺,但妮菲露堤雅正面接納了它。
  她帶著堅定的意志,繼續說道:
  「妾身──要挑戰母后,取得勝利,成為下一任魔王。」
  這就是魔王公主妮菲露堤雅˙德摩納爾˙奧迪奴斯的野心。
  她的微笑中摻雜了一絲虛無感,再次開口:
  「在肩負著《龍》的使命的你眼中,這樣的野心可能根本不算什麼吧。可是魔王一族就是這麼一回事,這就是魔王一族的一切,身為魔王一族就必須讓自己變得更強。」
  龍彥沉默不語,垂下了視線。
  風不知何時停了下來,萬里無雲的天空看起來就像凍結了一般。
  「妾身是一個『不會使用魔法的魔王公主』,但同時也是繼承著魔王血脈的魔王公主。所以妾身必須盡到魔王一族的義務──也就是打倒魔王,成為下一任魔王。」
  流血的親情、鬥爭的羈絆、殘酷的繼承。
  將親子、兄弟等血親之間的決鬥視為義務,王族的規定就是如此殘酷。
  對於一派天真,只是因為想交女朋友這種理由而來到異世界的龍彥來說,實在太過沉重。
  龍彥滿口苦澀,表情痛苦地扭曲。
  
  「應該是說,要是不趕快打倒母后,那宰相就要過勞死了!」
  
  聽見這句微妙地出乎意料的話,龍彥抬起了頭。
  妮菲露堤雅帶著非常認真的表情,用力握緊了拳頭。
  「宰相都已經超過五百歲了,直到現在都還必須為了幫有『笨拙魔王』之稱的母后收拾善後而辛勤工作,連睡覺的時間都沒有!妾身和妾身的兄弟姊妹們實在看不下去,很擔心宰相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倒下。就算要求宰相放假,責任感很強而且又曾擔任母后老師的宰相卻不願意休息……結果真的倒下了。」
  說到最後的時候,她簡直都快哭出來了。
  但是妮菲露堤雅毅然決然地擦掉即將奪眶而出的眼淚,藍色眼睛裡蘊藏著強力的光芒。
  「所以妾身和兄弟姊妹們發誓,妾身們當中的任何一個人,一定要和母后決鬥,成為魔王,讓從小照顧妾身們的宰相可以退休!」
  「不好意思,我真的很好奇,請讓我提問一下。妳說宰相已經超過五百歲,可是妮菲露堤雅妳看起來只有十五歲左右,所以妳到底幾歲?」
  「魔族超過五百歲是很正常的,不過妾身就像你說的,只有十五歲。」
  「謝謝,抱歉打斷妳的話。總之妮菲露堤雅的兄弟姐妹感覺人都很好呢。只是現任魔王好像有點糟糕。」
  「母后的確在歷代魔王中實力排名數一數二,可是卻很小孩子氣,還會對宰相耍賴說『要是沒有宰相,人家就不當魔王了啦』……」
  「結果,她糟糕的點和我想像的方向不一樣!」
  「總之,就是因為這樣,妾身發誓要打倒母后,成為魔王!」
  魔王公主堅定地將緊握的拳頭高高舉向藍天。
  「雖然妾身的家人總是很體貼地說『就算不會使用魔法,妮菲露堤雅還是有很多優點啊。不用勉強當魔王也沒關係啦』,可是那樣是不行的!」
  「……魔王一家還真是溫馨呢。」
  「聽見妾身提出想到帝國留學、學習魔工學的要求之後,他們非常擔心,妾身的大姊一開始還說要跟妾身一起來。但後來說好只要妾身每個星期都寫信回家,就允許妾身來留學。最後還為妾身舉辦了留學加油宴會呢。」
  看來她相當受寵。
  她的藍色眼眸充滿希望和決心,閃閃發亮。
  對於只是因為想交女朋友而來到異世界的龍彥而言,她簡直太耀眼了。
  「妾身是個沒用的魔族。妾身的步調很慢,說不定最後根本抵達不了目的地。」
  她的堅定真的令人感到炫目。
  「但妾身還是會繼續走下去的!」
  不知為何,龍彥突然覺得有點想哭。
  這算什麼魔王公主,根本就是天使嘛。還有魔王一家人的愛也是。
  此外,龍彥也很能理解妮菲露堤雅的兄弟姐妹對她的擔心,這女孩再怎麼說也不是適合獨自出門在外的類型。
  如果沒有比她稍微值得信賴一點的人跟著她,她很可能會被壞人欺騙。
  龍彥壓著眉心,說:
  「我認為妳的想法非常了不起。」
  「呵呵,能夠被《龍星騎士》誇獎,好難為情唷。」
  妮菲露堤雅害羞地微笑,但龍彥卻感覺遭受莫名的良心苛責。
  不是因為妮菲露堤雅是共鳴者,也不是因為與迪亞瑪特立下誓約,而是另一種使命感,讓他覺得──不能丟下她不管。
  「請允許我換個話題,身為王族的妮菲露堤雅既然來到外地留學,應該會帶著幾個人在身邊照顧妳吧……」
  「你是指隨從嗎?沒有,妾身是一個人來留學的。」
  魔王公主疑惑地歪著頭,一頭黑色長髮也跟著晃動。
  龍彥沉默了瞬間,但想了下後,似乎可以接受似地說道。
  「所以,妳想要藉著留學的機會,順便累積社會經驗?」
  「嗯!關於這一點,妾身也和家裡起了一些爭執,不過最後家人總算認同,什麼事情都要自己親身體驗比較好。」
  妮菲露堤雅精神飽滿地點點頭,露出一樣燦爛的笑容。
  心虛的龍彥強忍著想把視線移開的欲望,注視著她。
  「如果妳願意,能不能讓我擔任妳的隨從?」
  「什麼,《龍星騎士》要當妾身的隨從!這、這份心意,妾身非常高興,但你不是還有自己的使命嗎……」
  「我確實有使命在身,可是我還有很多地方不清楚。另外,就算想收集資訊,我對這個世界也一無所知,我也和妳一樣,想要學習一些社會經驗啊。」
  「原來如此,原來是這麼一回事啊。」
  龍彥說的話並沒有什麼了不起,但是妮菲露堤雅卻彷彿相當感動似地頷首。
  「可是,既然如此,應該不要讓你當隨從,而是由妾身聯絡母后,以正式的客人身分邀請你──」
  「老實說。」
  龍彥繃起臉,帶著嚴肅的表情,注視著妮菲露堤雅藍色的雙眼。
  為了讓對方相信自己是認真的,為了告訴對方自己是真的在『擔心』。
  「啊──」
  魔王公主啞然,將手放在因豐滿胸部而隆起的外套胸口上。
  龍彥用極為認真的表情對她說:
  「妮菲露堤雅,其實我想待在妳身邊。」
  「待、待在妾身的身邊……」
  魔王公主滿臉通紅,藍色的雙眼泛起淚水,將手放在胸口,彷彿試圖壓抑激烈的心跳。
  
  『太好了,就是這個,這段話太帥了!』
  
  本來應該在睡覺的迪亞瑪特突然出聲。
  龍彥反射性地想起了以前不知在哪兒聽過的一句裝模作樣的台詞,趁勢脫口而出。
  
  「我想要像影子一樣陪伴在妳身邊──守護著妳。」
  
  一陣強風吹來,兩人佇立的草原宛如發出一陣騷動。
  魔王公主的黑色長髮隨風飄逸,下一瞬間,她的臉從龍彥的視野中消失。
  魔王公主低下頭,在一陣短暫的沉默之後,她往前踏出了一步。
  「……嗯。」
  她將頭埋進龍彥的胸口。
  不只是臉頰,就連耳朵都紅了起來。
  龍彥看不見她的表情。
  這個才十五歲,沒有社會經驗,愛作夢的年輕魔王公主。
  就像一名墜入情網的少女,閉上她天空藍的眼睛。
  此時,在龍彥的面前,魔王公主的背後,忽然出現了一顆光球。
  光球散發出宛如春天一樣的柔和光芒。
  潛藏在龍彥心裡的《龍》說:
  
  『啊,那就是吾的《蛋》』
  
  「……咦?」
  
  『因為汝說沒有經驗,所以吾便決定裝睡,偷偷觀察狀況,沒想到汝很有兩把刷子嘛,龍彥,汝很有天分唷!利用對方誤以為汝是傳說中的騎士,提升好感度,又突然求婚,對一個沒有社會經驗又愛作夢的少女還真是立即見效呢!』
  
  「……咦?」
  
  龍彥戰戰兢兢地把視線從《蛋》移回身邊的妮菲露堤雅身上。
  「《龍星騎士》大人……不,龍彥。雖然我還是個不成熟的女孩,但仍請你多多指教了。」
  她已經完全是個墜入情網的少女。
  魔王公主露出一抹非常幸福的微笑。
  
  「妾身永遠都會在你的身旁,直到死亡將我們分開──」
  
  就這樣,式垣龍彥抵達異世界不到一個小時,就達成了目標。


   

(未完待續)


《鎧甲公主物語1 魔法石機關工學科魔王的社會契約論》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創作者介紹

東立小說官方部落格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