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讀者好呀~2015漫畫博覽會就將在明天登場了!
讓我們先來試閱一本明天將在展場和大家見面的熱騰騰新書──
 
《無法施展魔力的魔術師1

這部作品可是得到編輯部一致的好評呢,千萬不要錯過了\(^q^)/

無法施展試閱                          


【內容試閱】


  第2章 騎士養成學校

  1

  在我的能力被薩路特知道過後沒多久,我便順利進入騎士養成學校了。為什麼?因為我的父母終於無法壓抑從魔術師養成學校來的請求了。
  來回顧一下我的境遇吧。
  嗯,其實從五年前開始(實際上要到十歲才能進入就讀),魔術師養成學校好像就來要請我入學。但是,我沒辦法使用魔法。無法將這件事說出口的父親只能拚命隱瞞,不斷以還早還早來拒絕。聽說是這個樣子,那只是我的推測,我並不知道實際情況究竟如何。
  可是,明明拒絕成那樣,弟弟卻很乾脆地入學了。在那個時間點,每個人都察覺事有蹊蹺……接著,父親被國王召見,被迫坦承一切。
  從那之後,該說和我想的一樣嗎?薩路特傳達了我的希望,身為現任騎士團團長的姑丈大人,不知是說服還是慫恿了父親大人,等我發覺時,已經被告知允許入校了。
  說實話,上級好像十分恐慌。說來也是,畢竟魔術師家系的兒子居然魔力值是0,這種事前所未聞。就連一般平民,也沒有魔力值是0的人存在。
  我不能外出是因為體弱多病,之類的。
  因為魔力太強而得到魔力病,之類的。
  事實上,我似乎被設定成非常病弱薄命(!),而且所有親戚也一致默認了,這讓我相當吃驚。話說回來,原來我有親戚啊,雖然沒有見過就是了。
  從我的角度看來,父母親並沒有那麼壞,不過……總覺得他們好像在害怕什麼,所以才不讓我走入社會吧?一切都是個謎。
  雖然我曾嘗試詢問過好幾次,但在居城裡遇到父母的時候,他們總是低頭俯視地面,或是用既非悲傷也非生氣的微妙表情看著我,使我對提問有所顧忌,於是就這樣不了了之。老實說,這幾年我只有在弟弟生日、我的生日或活動上才會見到父母,所以我仍舊不知道理由(順便說一下,因為我本來就很不會應付派對那種活動,所以常是我自己拒絕參加的)。
  就這樣,我活了十二年。
  這輩子,我第一次可以到外面去。
  
  (好棒……是奇幻世界耶……)
  
  我這麼斷言吧。只要踏出城池一步,就是異世界了。
  毫無疑問,就是異世界。
  首先是移動方式。理所當然地,我在城堡裡學過騎馬。成為騎士之後,馬自然是最受歡迎的移動方式,我當然有機會騎。
  雖說我會騎,但因為我好像受到這個世界所有的動物喜愛著,所以只要我一騎上馬,馬就會非常開心地橫衝直撞,或是就算沒有馬鞍也可以騎乘,不過這些事暫且先不提。
  騎馬到騎士養成學校約要花上三天,學校的所在位置比我想像中還要遙遠許多。因此他們替我準備的是『龍車』。
  是龍車喔各位,龍車!是龍拉的車喔!
  話雖如此,但只是比馬大一點點,像蜥蝪的龍,讓人不由得驚嘆這是小不點龍嗎?這種龍的名字叫做陸龍,兩隻雖然都是綠色的,不過大概因為交配混色的緣故,顏色有些微妙的差異。順便說一下,負責移動船的是海龍,體型好像稍微比鯨魚更大一點。
  喔喔。總算有點異世界的現實感了。
  附帶一題,在天空飛的傢伙通常是龍。然後,騎士騎的好像是稱為騎龍的種類,感覺上像是在陸龍身上黏了翅膀,看起來也十分可愛……不是,是好像機動力很高的感覺,是很帥氣的移動方式。請務必欣賞牠們飛行的樣子。
  唉,那種說明怎樣都無所謂,可以坐上以往只知道相關知識的龍……活著真是太好了……!說到異世界就是龍嘛,看到龍的那一瞬間,我感覺到自己的眼睛變成了愛心圖案。然後我在下一秒做出的舉動,是遵從連自己都無法抑制的衝動,朝陸龍猛衝過去。
  「少爺……!危險!」
  我從眼角看到慌張的車夫,但我絲毫沒有停下的意思。我一直線縮短距離,試著抬頭看陸龍。
  好圓的眼睛!總覺得牠的眼睛超級閃亮的!
  我想伸手摸牠,陸龍的頭便鑽過我的手下面,朝我靠了過來。我才剛這麼想,就被牠舔了。
  「啊?」
  「啊──」
  我癢得扭動身子,但牠沒有放過我。我躲開之後又被舔了,啾──陸龍叫了。
  糟糕,連聲音也好可愛。好療癒。超級療癒。順便說一下,我前世的寵物是變色龍,雖然是我妻子的興趣,不過我超喜歡爬蟲類!
  「陸龍居然發出這種聲音……」
  「雖然在意料之中,不過神的寵愛還真是厲害啊。」
  車夫佩服的聲音,和薩路特悠閒的聲音重疊。我則繼續不厭其煩地被陸龍舔舐。
  
  陸龍好不容易冷靜下來之後,我坐上龍車,一路前往遙遠的騎士養成學校。
  如同『意外地遠』這句話的意思,校舍位在離王都有段距離的地方。原因據說是因為有各種實習,所以在郊外比較方便的樣子。見習騎士雖然是在王都學習,但學生在這方面比較具有彈性。基本上在學校上的課有一大半是郊外演習。魔術師學校也是如此,因為訓練通常都很大規模。雖然也有要求學校搬到王都的意見,但好像被以沒有可供搬遷的土地為由駁回了。
  啊。說到王都,我家好像真的是名門。
  沒想到從居城裡只能看到屋頂的那棟建築物就是王城啊。因為我連塔都不能上去,所以看不到遠方。我真想揍那個漫不經心地思索著王城在哪裡的我。因為離王城太近了,所以不知道王城有多大,這真是個天大的笑話。離開家時我順便看到了王城的全貌,讓我不禁乾笑,啊啊原來是這麼回事啊。
  順便說一下,提到我的行動範圍,就是房間(居城內部一樓)、中庭(只有老師會來)、圖書室(有太多重要機密,所以只有家人能進去)、魔力場(雖然裡面有傳送門,不過因為我沒辦法用魔法,所以就算被允許進去也不太常去)、餐廳(因為我基本上只在房間用餐,所以很少去),就是這種程度而已……
  雖然我不怎麼在意,不過我其實是家裡蹲吧?因為我前世就是從事研究工作的超級室內派,所以完全不在意,但這樣果然很奇怪吧?雖然我還有餘力用劍排遣運動不足等問題,所以也還好。
  我一邊因自己想到的事情感到頹喪,一邊從龍車的窗戶往外看,看到了五顏六色的店鋪。在這方面也很有異世界的味道呢,我如此心想並喃喃說道。
  「沒想到城外是這樣的呢。」
  「……啊?」
  我不禁由衷地低語出感想。薩路特發出驚訝的聲音,但我沒有轉頭看他,我像是要把所見的事物全部烙印在眼裡記起來一樣直盯著外面瞧。啊,招牌上寫的字有的看不懂耶,是書寫體嗎?之後再確認吧。
  「……卡伊拉德家,因為有發生魔力失控的可能性,所以在魔力顯露之前都不能外出……是嗎?」
  「……啊。」
  每個家都有家訓或規定。我家……卡伊拉德家,因為是魔術師世家,所以在魔力顯露與能夠駕馭之前,基本上不能外出。雖然偶爾還是會露臉,如果沒有魔力病(魔力過強而失控的病)的話,也可以跟著父母外出,不過……這些我都不適用。說起來,因為我連被當作基準的魔力顯露都沒發生。
  「這樣啊……尤里斯之前都沒有出來過嗎?」
  「對。」
  「這樣啊,抱歉……」
  「不會。」
  薩路特很年輕,才二十四歲。我七歲左右開始學習時,他剛成為騎士,因此很少回王都。他偶爾回來時就會來看我,並決定下次之前的預習……對我來說,他是個我應該抱持感謝,而不是需要對我道歉的對象。
  「抱歉……要是我早點注意到的話,就可以帶你出來了……」
  「不行喔。因為不知道我什麼時候會失控啊。」
  明明魔力值是0?他好像想這麼說。不過,說起來測定出魔力值是0這種事根本是不可能的。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所以,不能出去。
  我想正因為我是受到神寵愛的孩子,所以才不得不更謹慎吧。雖然這麼想……不過理由真的這麼單純嗎?
  呼,我搖了搖頭,像是要甩開那些消極的念頭,薩路特再次看著我。
  「可是,居然超過十歲了還未曾外出……」
  不可能吧。他是不是在這樣自言自語呢?我沒有看向突然閉上嘴巴的薩路特,繼續看著窗外。薩路特再度開口想說些什麼,但最後還是沒說,只是在旁守護著我的狀況。
  「……不要緊啦,因為我現在正在看啊。」
  看著窗外的珍禽異獸大集合之類的。
  「咦?總覺得外面好像有騷動……嗎?」
  「應該是多心了。我們穿過去吧。」
  視線所及的牛先生(大概)、大鳥(?)和應該是受到使役的黑色物體(大概是魔物?)之類的,好像有點朝我們這裡靠近的感覺,不過牠們追不上龍車的速度。不,我要相信牠們追不上。雖然那些動物們的眼神很認真,可是我卻無法揮去可能被吃掉的恐懼感……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這種疾速奔馳感,就彷彿王都裡有專用道路似的,一定沒問題!真可愛啊陸龍!
  所 以 加 油 啊!
  我假裝沒看到正在發生的某種大慘案,看向窗外那些動物以外的地方。要是和牠們對上眼神,在各種意義上都很危險。神的寵愛在看動物的時候很不方便,第一次外出讓我學到了這件事。
  結果因為我的注意力被動物吸引過去,我過了好一段時間才注意到薩路特這時好像想說些什麼……
  
  到了第二天。在龍車裡過了一晚的我們,早早就到了學校──咦?和預定的不一樣耶?好厲害喔,昨天下午明明滿晚才出發,竟然早上就到了。車夫也太拚命了吧。
  我才這麼想……
  「沒有啦,因為這兩個傢伙完全沒有打架呢。」
  ……把陸龍可能打架所造成的延遲這點也計算進去了嗎?
  我再度走到陸龍的正下方,陸龍閃亮亮的眼神彷彿在說「誇獎我!」,並對我低下頭,我愛憐地撫摸牠的頭。然後另一隻也把頭靠過來,我也摸了摸牠。
  啾──
  啾──
  叫聲真的好可愛!真的不能給我一隻嗎!
  「陸龍本來很難對付,所以我準備了飼料、聽話的陣和各種東西。這次真的是全力奔馳喔……」
  「哇……好厲害。神的寵愛的威力還真是深不可測。喂,尤里斯,只要有這個能力就很強了吧?」
  我也開始有這種感覺了。昨天動物從後面追上來時,陸龍為了不把我交出去而努力奔跑著,不過我決定忽略牠們的那份心情。如果要我為王都的混亂負責的話我會很困擾的。
  我一邊被陸龍舔,一邊向車夫道謝,然後依依不捨地分別對兩隻陸龍道謝並諄諄告戒之後,牠們「啾!」地叫了一聲,溫順地回去了。
  ……牠們還會聽命令嗎?聰明又可愛,這是怎麼回事?果然還是給我一隻吧。
  順帶一提,通常若是騎馬來學校,按慣例會順道去附近的村子。不過我的情況不同,除了身分問題外,龍車本身也不太搖晃,而且因為很豪華,所以判斷會比差勁的旅館還要舒服些,便決定不去村子。因此我到現在還沒見到半個同年的人。
  「好了,要走了嗎?」
  「是的,麻煩你了。」
  來吧,走吧,去學校裡。
  ……不過,我四下張望卻只看到圍牆和門,我們在這種地方下車沒問題嗎?
  
  走進門裡,附近馬上就有巴士站牌。不管是豎立的棒子形狀也好,上面寫的內容也好,怎麼看都是巴士站牌。好像每三十分鐘會來一班的樣子。
  ……來的會是什麼樣的巴士呢?
  「雖然我想就算搭龍車到學校裡也不會被罵,不過龍車的速度容易給其他馬匹添麻煩。」
  「啊啊……原來如此。」
  基本上所謂的騎士養成學校,大家都是騎馬行動吧。若是如此,就可以充分預料龍車會妨礙馬的行進,因為龍和馬之間有著無法跨越的差距,馬若受到驚嚇,說不定會變得無法使用。
  薩路特似乎是考慮到那個可能性,才讓龍車停在門前。
  「如果我是騎龍士的話就好了。因為這裡很遠,在空中飛比較快,又很輕鬆。一個人的話,就算載行李好像也很充裕。」
  「騎龍士?」
  「嗯,啊啊。就是騎乘騎龍的騎士。因為騎龍本身很稀少,是少數的精銳部隊,不過機動力十分卓越。他們有時也會讓我坐在後面。」
  「喔。」
  還有那種的嗎?不,通常都會有的吧。我似乎曾經在某本繪本上看過騎著龍的騎士畫像。說起來,我家是魔術師家系,所以內容和騎士有關的書,只有基本中的基本而已。
  「啊,對喔。」
  「嗯?」
  「你可以當騎龍士啊?騎龍士難度最高的地方就在於騎龍是否喜歡你。如果是連難搞的陸龍都那麼喜歡的你,應該可以當騎龍士吧?」
  原來如此,有道理。我沒想過這個方案。勇者隊伍通常不都是騎馬移動的嗎?要是龍混在裡面,會變成怎麼樣呢?
  「不過,表兄大人,明明連我能否成為騎士都還不知道,現在就在談加入部隊的事嗎?」
  「要是沒有目標的話,養成學校是很辛苦的。從早到晚都被規則綁住,就算要出去玩,附近也沒有村子,而且女生也很少。」
  「……」
  我覺得最後一點完全不需要。雖然我的內心是二十九+十二歲,要說對女性沒興趣是騙人的,但是已經過了渴望女性的年齡了。
  ………
  不對,等等。十二歲是好奇心最強的時期吧?薩路特說的玩笑話不管怎麼想都是對的。不行,因為沒有和同年齡的人說過話,我完全不知道該以什麼為基準。
  不妙。在這種狀態下,我有辦法度過被十歲孩子圍繞的生活嗎?
  「說起來,我……人家很擔心能不能和同學好好相處。」
  「啊?那應該沒問題吧?」
  「?」
  「畢竟你很有禮貌。」
  我忍住不讓自己滑倒。
  我明明擔心的是自己無法表現得像個孩子,結果薩路特似乎完全誤解我的意思了。話雖如此,要讓過分樂天的薩路特明白那微妙的感覺,我覺得根本不可能。
  ……明明劍術不錯,頭腦也不差,但就是缺少了什麼。
  「喔,馬車來了。」
  「喔喔……好大。」
  我還以為會來一台像巴士一樣的車,結果來了一輛比想像中還要大上許多的共乘馬車,我們的對話因此中斷。我把心思集中在搭馬車上。
  
  仔細想想,這該不會是在鋪陳吧?
  雖說馬車裡面不比龍車,但很舒服,也沒有同乘者,就我和薩路特倆悠閒地乘坐,不過……下馬車之後,在那裡等著我們的,是和我年紀相仿的三名男女。
  「太慢了啦!!」
  首先對我大叫的是和我年紀差不多的男孩。雖然他的身高比我高,刺刺的短髮下的臉龐還殘留著稚氣,簡直就是少年的感覺。
  他看起來挺有兩下子的,還配戴著劍,朝我瞪了過來。
  ……話說回來,這是怎樣?我又沒有要和誰會合,而且我的監護人就在旁邊,接下來才要辦入學手續,他們是把我誤認成別人了嗎?
  「還在慢吞吞地磨蹭什麼!?已經開始分組了!」
  用高亢的聲音說話的是個女孩。她好像比我小,身高大約矮我半個頭,聲音很高。不過她的眼神非常剛強,是種意志堅強的眼眸。
  
  她也佩帶了劍,明確地責備我。
  (……話說回來,分組是什麼啊?)
  不知是否聽到我心裡的聲音,另一名少女走到他們兩人前面。
  「……你們兩個,他嚇到了啦。冷靜一點。」
  最後說話的,是外表看起來明明最年幼,但言行感覺上卻最年長的女孩。不,以女孩的標準來說,她的眼神也顯得太凌厲了些。雖然和其他兩人相比,她好像還有理性交涉的餘地,但恐怕態度卻會是最強硬的。她的體態也很美,她冷靜地制住叫嚷的男孩和女孩,說話的語氣很嚴厲,讓我不由得看得出神。
  ……話說回來,發生了什麼事我完全搞不清楚。真是一片混亂啊,嗯。
  「啊……我忘記了……」
  「咦?」
  薩路特搔著頭說了聲「是我不好」,我轉頭看他。
  面向雙手合十說著抱歉的他,我有股不好的預感。
  「說服舅父大人花太多時間了啦,你的入學晚了一個星期。他們大概是你的室友。」
  「喔。」
  原來我是晚入學了嗎?難怪要趕時間用龍車,畢竟如果是第一次外出的話,可以騎馬順路去村子,悠悠哉哉地就好了才對。我現在才注意到。話說回來,那種事情一開始就要說啊。
  還是老樣子,薩路特對於重要的事情,不是沒說就是忘了。對於想要他記得那些事,我還是死了心算了。
  「因為你的關係,我們上課也遲到了!?」
  「守時可是超級基本的吧!?只因為你不在,所有人都連帶被扣分,你要負起責任!!」
  然後我也大致明白情況了。
  嗯。老實說我很抱歉。雖說我不知道狀況,但是才剛開始上課就因為自己以外的原因被扣分,我能明白這種認為豈有此理的心情。
  到了學校之後,我先做的事情──
  
  ……就是道歉。
  
      2
  
  入學手續辦完之後,我和薩路特就此分別。我不知不覺被帶到了宿舍的房間。在這個宿舍被分配到的職務工作,好像會算進成績的一部分,所以因為我而被耽擱到分配的三個人才會怒不可遏。他們不分青紅皂白地責罵我。
  「你如果再繼續對我們的課業帶來更多影響就完了!今天之內,你無論如何都要解決這件事!」
  聲音尖銳的少女如此抱怨。她說話的同時拉起我的手,走進還滿寬敞的室內。我看到兩張床,裡面的門是為了隔開其他房間嗎?
  嗯……我明白她很急,但總之還是請她先自我介紹好了。不知道名字的話,我無法稱呼她,而且感覺也很差。雖然不管怎麼想,一切都是遲到的我不好就是了。
  「呃,妳不先自我介紹嗎?」
  「你還說什麼悠哉話啊!現在的情況可是分秒必爭耶!」
  氣昏頭的少女根本聽不進我說的話,把寫了職務分配的紙從桌上拉過來對我大吼道。話說回來,她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我認為十歲小孩應該不懂分秒必爭的意思吧。
  這會對成績造成很大的影響嗎?還是其實只是她太緊張了?
  「等等,愛莉。我認為他說的也有道理。」
  另一名我覺得很冷靜的少女,在聽了我的話後開口勸道。
  拉著我的手把我帶來的少女叫做愛莉吧?被點名的她火大地鼓起臉頰,向出聲的少女抗議。
  「可是法蒂瑪,我認為這種事情一開始是最重要的!」
  喔,另一名少女的名字叫做法蒂瑪嗎?順便說一下,最初對我大叫的少年,好像因為害怕少女生氣的模樣,雖然跟了過來,卻沒有任何反應,只是呆站著而已。
  這情景讓人充分明白他們之間的地位關係。差不多到了這個年紀的孩子,女生都比較能言善道。
  「是法蒂瑪和愛莉嗎?人家……不,我是尤里斯。」
  「唔……我是愛莉啦。這是奧爾特。」
  「我是法蒂瑪‧瑟蓋斯。這一年請多指教。」
  雖然我一開始以「人家」自稱,但在注意到沒有必要把自己的本性隱藏起來後,便改變了第一人稱。在薩路特面前我用的是「人家」,不過用「我」應該也沒有問題吧?
  咦?等一下。法蒂瑪有姓氏,也就是說她是貴族嗎?瑟蓋斯……呃,我記得應該是騎士系的名門吧……雖然在名門的姓氏這層意義上,我也沒資格說別人。
  「尤里斯你明明被騎士團的人帶來,卻沒有姓氏嗎?」
  「咦?」
  「那個人的領子上,別著第一師團的徽章吧?」
  不是親戚嗎?我還以為可以聽到什麼八卦呢,愛莉遺憾地如此說道,令我不知如何接話。糟了,難道是貴族就得先報上姓名才行嗎?
  「不是,那是我的表哥。我的名字是尤里斯‧卡伊拉德。」
  「咦?卡伊拉德!?為什麼魔術師的少爺會來這種地方啊?」
  我趕緊重新報上姓名之後,愛莉愣愣地張開嘴巴。啊啊啊,果然是那樣嗎?我本來以為不管我們家感覺再怎麼有名,單只說出姓氏應該不會被認出來吧,結果一說就……姓氏似乎代替貴族的名片滲透到整個社會了啊。
  驚訝的人好像不只有愛莉,法蒂瑪也張大眼睛。沒有進入狀況的,只有被少女擅自說出名字、叫做奧爾特的少年而已。
  「呃……卡伊拉德很有名嗎?」
  「你還是一樣,沒辦法記住人名耶,奧爾特。就連我都知道這個在我們國家裡被稱為頂尖魔術師家族的姓啊!悠拉‧卡伊拉德大人該不會是你的親戚吧?」
  從小我兩歲的少女口中冒出的名字,讓我吃了一驚。順帶一提,薩路特就是向悠拉這個人保證我擁有魔力,而他就是我的父親。原來他是國內頂尖的魔術師嗎?
  「悠拉‧卡伊拉德是我父親。」
  「啊!?父親?我更搞不懂你為什麼會在這裡了耶?」
  魔術師的孩子要成為魔術師。面對這如同常識的問題,我只能用含糊的笑容應對。我沒有魔力的事情之後馬上就會傳開了吧,我想向他們坦承,但不知道該從何說起。
  「……你真的是從魔術師家系出身的嗎?好像感覺不太到你的魔力……」
  當我躊躇著該怎麼說才好的時候,法蒂瑪一直盯著我看,並開口說道。啊,她是貴族出身,說不定也正在學魔法。至少以她的程度,感應到我的魔力不強。
  「該說是感覺不太到嗎,嗯……」
  「?」
  我想起家庭教師在得知我沒有魔力一事後表現出的態度,而猶豫了起來,但反正他們馬上就會知道了吧。應該要趁現在說明白,我如此下定決心。
  「我是『完全沒有魔力』。」
  「啊?『沒有』?」
  「是指測定值很低嗎?」
  對於不約而同做出反應的他們,我只是搖頭。
  不對。我是『沒有能測定的魔力』。不知道是因為常常被吸走,還是會定期給予神具,總之現在我身上絲毫感覺不到半點魔力。
  「我啊,沒辦法使用魔力。」
  所以才沒有進入魔術師學校,我這麼解釋。
  對於說出事實的我,他們一臉不可思議地面面相覷。
  
   ☆
  
  我沒有魔力的事,轉眼間就在學校裡傳開了。
  老實說,我以為這是和魔法無關的學校,所以應該沒關係,但不得不承認一切都是我的誤會。如同薩路特擔心的一樣,騎士學校裡也有和魔法相關的課程。當然也有測定和分班,要如何分配我,似乎成了令全體教師苦惱的事。
  魔力值極低的人好像還是存在的,但我的測定值是燦爛閃耀的0。除了因前所未聞而不知該如何是好之外,也受到家族名聲的關係,校方對於處理我的方式十分小心謹慎。
  不過,我早就預想過這種情形了,所以沒有受到太大的傷害。有問題的反而是和我同寢的三人吧。我以為多少有點認識的法蒂瑪‧瑟蓋斯,我弄清楚她的實際問題是出自騎士學校期待的家系。看樣子校方為了多少能夠提升她的成績,在分組時精挑細選了組員的家系與能力,不過我的魔力是0一事好像超出了他們的預料之外。
  在養成學校起初的兩年,學術上的成績很重要。因此他們擅自認為,如果是來自魔術師家系的我,大概能為她的成績加分。不,我的確滿會念書的啊?為什麼會認為沒有魔力=不會念書,有將近一個小時我都想如此追問,但我也不想自找麻煩,所以就先將之放置一旁。反正,只要透過考試成績來挽回名譽就好了。
  總之,在大人們對我投注的各種看法和目光下,我開始了學校與住宿生活。
  
  然後很快地就發生了使我傷腦筋的事。
  
  「法蒂瑪,妳在這種時間做什麼?」
  時間是早上五點。我因為窸窸窣窣的動作聲而醒來,已經換好衣服的法蒂瑪正在我的床邊,面向著隔間的門。我還以為是我眼花看錯了。
  現在是五點喔?雖說晚上就該像個孩子一樣早早就寢,但這個少女五點起床做什麼?
  「唔,抱歉,你醒了嗎?」
  「與其說是醒了,不如說是被吵醒的啦。妳要在這種時間外出嗎?」
  我揉著眼睛問道,少女一副若無其事地點頭。她好像確實要外出。
  「做什麼?」
  「當然是修行啊?」
  ……我再確認一次吧。現在時間是早上五點。太陽當然還沒升起,窗外只隱約透著一絲亮光。
  「……不會太早嗎?」
  「沒那回事。如果是我兄長,甚至還會更早。」
  等等等等等等。妳想和大妳好幾歲的哥哥做一樣的修行嗎?
  「順便問一下,妳打算花幾小時修行啊……?」
  「不用太久。頂多兩小時。」
  兩小時,也就是到七點嗎……想想她起床的時間,這樣的練習長度應該算是普通吧?……不過,她只是個十歲小孩耶。
  「待會兒見。」
  「啊,喔……」
  我支支唔唔說不出話來,她一溜煙地走了,我只能目送她離去。但是,兩小時之後看到修行回來的她,我不禁開口向她說話。
  「呃……法蒂瑪?怎麼黑黑的,妳還好嗎?」
  「……沒、事……」
  沒辦法再次入睡而起來讀書的我,馬上就被她黑色的傷口嚇了一跳。我會反射性地對她搭話也是沒辦法的。她的膝蓋黑了一大塊,到處都是跌倒的傷,還混雜了紅色。看起來好像很痛的樣子。
  那時候,我只能對她的過度逞強感到不安,在旁守護著她而已。因為關於劍士修行內容,我只從薩路特那裡學到了一點皮毛,不方便對騎士家庭出生的她多做評論。
  但是,她的修行當然不僅止於那一天而已。
  有時是四點半,有時是四點……甚至佔用到該睡覺的時間了,我也開始擔心起她來。她的臉色理所當然地變得愈來愈差。不只如此,因為初等部的上課時間很短,所以多餘時間我都拿來讀書或休息,但她開始把所有時間都投注在修行上。
  「欸,小法蒂瑪,妳會不會有點努力過頭了啊……?」
  雖說同室,但寢室還是男女分開的,和法蒂瑪一起住的是愛莉。不顧愛莉的擔心,法蒂瑪每天都外出。順便說一下,男生這邊的寢室是和玄關直接相連的開放空間,所以有人出入的時候我也知道,於是我總是會陷入目擊她魯莽行為的窘境。
  某天,這位少女,在修行場裡昏倒了。
  「喂……」
  我因為擔心她,謊稱散步走去修行場悄悄觀察,沒想到她居然昏倒了。當然不是因為有魔物突然出現被打倒的,而是自己突然倒地。
  我慌張地走近察看她的狀況,不管怎麼看都是因疲勞而暈倒。那是當然的,十歲的孩子有大半天都在修行,這是哪部熱血運動卡通啊?不管怎麼想,身體都會吃不消的。
  我趕緊揹她到保健室,沒想到外出回來的校醫所說的話也很驚人。
  「哎呀,又來了嗎?」
  ……沒錯,明明和我同室還不到兩個月,她到保健室的次數卻多到讓校醫記住她了。應該說是被送來的吧?因為她還小所以身體很輕,沒什麼負擔,但不管怎麼想,這種情況都不大正常。
  「你說又來,所以……這女孩那麼常昏倒嗎?」
  「雖然我有勸她別勉強自己……但是,這個月開始幾乎每天都來吧。」
  喂喂喂……再怎麼樣放任學生、強調自主性,這都是不行的吧?
  「我認為在成長期勉強自己不太好。」
  「成長期?」
  「就是會長高的時期吧?」
  這裡不太使用這種學術名詞嗎?我因為某些緣故所以知道的比必要的更詳細,總之,這個時期要是勉強自己,我認為就算本來會長的東西也會變得長不出來了。順便說一下,這個時期,特別是女孩子應該要注意一下比較好。
  「是啊。我也勸過她好多次,勉強自己是不行的,但她每次都拿『我兄長他』當藉口,不肯聽我的話。她好像非常愛慕她的哥哥,想追上哥哥的心情似乎很強烈。」
  「喔……原來如此。」
  這樣說來,我之前稍微叮嚀她的時候,她也說了如果是兄長這種話。她哥哥有那麼厲害嗎?
  「她哥哥是那麼厲害的人嗎?」
  「哎呀,你不知道嗎?她哥哥現在應該在第二師團擔任副團長喔。也有人說他馬上就會成為團長。明明還那麼年輕,真是厲害呢。」
  雖然不是薩路特所屬的第一師團,但第二師團的本領應該也很了不得。若是如此,那他確實很強吧。下次委婉地問一下薩路特好了。
  「……如果上面有那樣的哥哥在,的確會讓人急躁。」
  就算是這樣,她的修行量明顯超出界限了。如果放著不管的話,我覺得會造成無法挽回的遺憾。
  「你可以暗中幫我注意她嗎?」
  我和校醫的對話在這句話中結束。那天我讓她在保健室裡休息,一個人回去房間。

 

(未完待續)


《無法施展魔力的魔術師1》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創作者介紹

東立小說官方部落格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訪客
  • 已訂購感覺不錯
  • 感謝支持!

    TongliNV 於 2015/08/07 08:40 回覆

  • 邦尼熊
  • 買回家看完....有一種 很沒有主題結束的節奏..........
  • 訪客
  • 小說家都這樣 因為是WEB改出書的 要習慣從新開始 多多支持阿 後面都會變很好看
  • Edith
  • 嗯嗯嗯!看起來還滿不錯的,
    不過感覺……
    女主角好像是主角原世界的老婆,
    現世界好像沒有……(可愛的小黑龍?)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