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嗨,各位讀者好哇!新書試閱時間又來了!
 
告白124次未遂,任誰都會直接放棄吧?
然而本書途英雄的異世界召喚1的主角拓馬,他選擇的居然是扭轉世界,改寫他那無法與心愛少女結合的命運!? 


跟小編一起看這部失戀少年的革命史(?)吧!

迷途英雄1試閱版型                        


【內容試閱】


  
  
  
  愛是改變自己的救贖,但是戀愛卻是想要改變世界的意志。
  
  

    序章  『在異世界的中心呼喊愛情的怪物』
  
  花形拓馬至今向她告白了一百二十四次。
  不,正確地說是嘗試了一百二十四次。
  可是卻都失敗了。
  第一次的失敗是在小學六年級的時候。當時拓馬正想向碰巧坐在公車鄰座的她──小櫻表白心意,但是當他開口的瞬間,公車突然緊急剎車,一群蒙面男人闖進車內。
  他立刻明白這是劫持公車。
  ──現在不是告白的時候了,小櫻有危險。
  而在此同時,他想起以前曾聽小櫻說過的話。
  『我喜歡能夠依靠的人。』
  拓馬胸中的情感頓時爆發,他眼前一黑,意識遠離,待他回過神來的時候,眼前的劫車犯已經鼻青臉腫,昏倒在地。
  周圍不知何時已經亂哄哄地鬧成一片,更別說是要告白了。
  第五十次是在國中一年級的夏天,因為聽到小櫻說『擅長運動的人好帥』,於是他在奧林匹克的短距離賽跑項目一路跑進決賽,打算在取得優勝後告白。
  然而在前往決賽會場的途中,他看到有隻小狗快被卡車撞到,腦中驀然想起小櫻說過『我喜歡對動物友善的人』。
  回過神來,拓馬已經將卡車一拳擊飛。
  結果他無法參加決賽,仍是無法如願告白。
  第一百次是國中二年級的校外教學旅行,因為小櫻說『氣氛好的場所很棒呢』,於是他決定在東京晴空塔裡告白;可是晴空塔卻因恐怖攻擊而陷入火海,小櫻一個人被留在塔上。
  『我很憧憬公主抱』──他腦中閃過小櫻的這句話。
  回過神來,拓馬才發覺,他已經衝上灼熱的樓梯,找到小櫻並抱起她,然後從離地面五百公尺高的地方跳下,將她毫髮無傷地救出。但別說是要告白了,小櫻甚至已經失去意識。
  這就是加諸於拓馬身上的命運。
  一,呼喚死線。
  二,每當瀕臨死線,身體能力便會暴增。
  而越過無數死亡關頭後,拓馬現在已經高中二年級了。
  天空烏雲密佈,雷聲隆隆,遠處的山上有熔岩噴出,簡直就像是世界末日的光景。阻擋在拓馬前方的是一個怪模怪樣的男人──他的頭上長有大角,穿著時代極為不合的華麗大衣,發出笑聲。
  「哈哈哈……本魔王接收這個世界了。劣等種們還不給我下跪磕頭。」
  輪到魔王了嗎?終於來到這個地步了啊。
  「唔,你剛才說了什麼嗎?」
  「不,沒什麼。」
  「哼,是嗎?我想也是。你最好乖乖聽話……如果你不想死的話。」
  「是啊,我也討厭麻煩事,所以我只有一件事想拜託你。」
  「什麼事?」
  「給我滾開。」
  這裡是放學後的櫻花樹下。
  「──小櫻就快來了啊。」
  這是第一百二十五次的挑戰機會,他向同學下跪,好不容易才得到她的LINE ID,而就在今天,當他下定決心,正要約她出來的時候,卻發生這樣的事態。
  真是……討厭啊。
  「你叫我滾開?你活得不耐煩了嗎?區區人類竟敢瞧不起我嗎?」
  「吵死了。少廢話,不准再有人來妨礙我,※尼芙拉姆~尼芙拉姆~」(譯註:尼芙拉姆,RPG遊戲勇者鬥惡龍中的攻擊輔助咒文,能讓敵人消失。)
  拓馬一邊揮手趕他走,一邊取出口袋中的智慧型手機。
  ──離約定的時間還剩一分鐘。
  「唔,你那是什麼態度!?不准侮辱身為魔王的我!」
  「啊,停步,別過來。我可沒空理你,小櫻說過『欺負弱者是不好的行為』。」
  「你、你說我弱!?」
  魔王臉頰抽搐,將手往前一伸擺出架式。
  「……很好,既然你那樣說,我就讓你知道我的厲害──死亡烈焰!」
  那是突如其來的火焰魔法,不過他瞄準的目標並不是拓馬。
  只見拓馬手掌上的智慧型手機──瞬間化成灰燼。
  「唔哇啊啊啊!?你!?我和小櫻的LINE!小櫻的連絡方式~~~~!?」
  「呼哈哈,知道厲害了吧。我是不知道小櫻是什麼東西,但你少給我囂張。怎麼樣?只要你現在道歉,要我饒你一命也不是不行哦?」
  「你要我道歉……?」
  拓馬緊握手機燒剩的殘骸,憤怒得全身顫抖。
  「要道歉的人是你……!不,就算你道歉我也不會原諒你,絕對不會!」
  「哦,那東西有那麼重要嗎?那你就放馬過來吧。讓你嚐嚐我最強的攻防一體咒文,地獄元素‧黑暗面紗!」
  魔王詠唱的是宛如體現世界混沌般的祕技兼奧義。
  那是會將所有接觸到的生命的靈魂吞噬殆盡的暗之衣,既是鐵壁般的武裝,亦是恐怖的象徵。
  但是,對充滿怒氣的拓馬來說,恐怖根本起不了效果。
  只見拓馬揮起拳頭,瞬間縮短距離,揍向那件衣服──
  「誰理你啊,混帳────────!」
  連碰也沒碰到。
  只憑藉著拳風就將它吹走了。
  「咦……?」魔王口中發出小聲的驚訝聲。然而,事到如今發覺也為時已晚了。
  世界為之震動,大氣捲起旋風,一百公尺遠的校舍玻璃窗發出劈哩啪啦的聲響盡數破碎,烏雲散盡、黑暗放晴,校園裡充滿光明。
  「騙人──────!?怎、怎麼可能!?連勇者也破解不了我的奧義,竟然被你給……你到底是什麼人!?」
  「這個問題的答案,我自己才是最想知道的咧。」
  沒錯,誰來告訴我吧。我明明只是想告白,為什麼會遇到這種事?
  「沒、沒道理啊!嗚啊!」
  拓馬的拳頭貫穿了魔王的心臟。
  「真是的……沒道理的是這個超乎想像的發展啦!」
  拓馬俐落地抽回手臂,魔王的身體隨即化成黑霧消失。
  校舍傳來的鐘聲無情地響起,看來似乎已經過了約定的時間。
  小櫻沒有出現,不過其實那是早就知道的事。
  因為除了拓馬以外的人,早就去避難了。
  「──我在做什麼啊……」
  在因為爆風而完全凋零的櫻花樹下,拓馬頹然跪倒在地。
  就在這個時候,天上忽然降下閃亮的強烈光芒,照在拓馬身上。
  拓馬瞇起眼睛仰望,逆光之中站著一個女孩子──沒錯,一個女孩子的身影。
  (咦,該不會……是小櫻──?)
  當眼睛漸漸習慣光線,他所看見的是──
迷途英雄的異世界召喚1插圖1  
  「恭喜你~~☆討伐魔王辛苦了!努力的你有福了!在此贈送給你獎勵關卡的挑戰權☆」
  「……………………………………………………………………………………………啥?」
  妳是誰啊?
  那是一名穿著西洋風格的甲冑、年紀大約國中生的少女。髮色是粉紅色,迷你裙底下像個笨蛋似地露出內褲,而且……喂,她背上的那個是什麼?生有奇怪的東西耶。
  「──那、那是翅膀嗎?」
  哈哈哈!哇喔!貨真價實的雪白羽翼!我的世界觀迷失了!
  ……已經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了,說真的,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白翼少女將手放在她可愛的額頭上,笑容滿面地說道:
  「啊,你好!我自我介紹晚了,我是自神之世界千里迢迢而來的天使,同時也是信仰系中間管理職的女武神匹莉卡。今後請多多指教!我是第一次來到這邊的世界,哎呀~天氣真熱呢,甲冑裡就像是煉獄一般!真想乾脆就在這裡脫掉吧。啊,看你那個表情,你是不是有點期待了呢?這樣是不行的啦~因為最近觀念保守的人很囉唆呀,要自重!藍光版裡預定會大量收錄大家期待的畫面!視銷售狀況給予更多好康喔☆」
  「滾回去啦。」
  拓馬率直地說道。
  「欸欸!?好、好冷漠!這種對待是怎麼回事!?」
  「不行啊,這我不能接受,這種態度讓我的熱情瞬間冷卻啊。」
  這個角色是怎麼回事啊,太早放棄人生了吧?
  「什麼!你很失禮耶!我可是神的使徒哦!對我多付出一點敬意也不為過吧!?」
  無視。
  拓馬別過頭,轉身就要離去,但是少女卻繞到他的面前,抓住他的袖子。
  「哇啊啊啊啊!?不是不是,對不起,剛才的話當我沒說!求求你,只要一點時間就好,稍微聽我說幾句話!不然我會被上司嚴厲責罵的呀~~!」
  看到她圓滾滾的大眼泛淚,拓馬雖然一瞬間被她的氣勢壓過,不過……
  「我才不管!那不關我的事吧!廢話少說,閃開!我必須盡快重新思考向小櫻告白的作戰才行!」
  「對,就是那個!」
  「哪個!?」
  「你說的小櫻,就是與拓馬同學是青梅竹馬的櫻同學吧?非常遺憾,照這樣下去,拓馬同學一輩子也無法與櫻同學交往,我來這裡就是要通知你這個大危機!」
  ……………………欸?
  「喂、喂,等一下,少女啊,妳……妳突然說什麼啊?話說妳為什麼會知道小櫻?」
  「我當然知道呀!只要是有關拓馬同學的事,我都已經徹底學習過了哦☆」
  少女不知何故,驕傲地挺起略小的胸部。
  ……我並不是值得別人學習的那種偉人耶。
  然後少女咳嗽一聲,從胸前取出像是講義的東西。
  「根據資料上所寫,拓馬同學所生活的這個世界,在神界瓦爾哈拉所統轄的六千萬個世界中,是揹負著最凶惡悲慘因果的『被捲入的世界』──你身為這個世界的英雄,具有每當想要得到幸福,立刻就會被捲入災難中的性質,命運註定你與櫻同學絕對不會有結果!」
  「      」
  他第一次聽見全身血液倒流的聲音,忍不住猛然將講義奪了過來。
  「啊!?拓、拓馬同學,你做什麼?那可是超機密文件!」
  一見之下,真的令他目瞪口呆,彷彿天地翻轉一般的錯覺襲來。
  那份資料上非但註明了拓馬的出生年月日和身高體重,甚至客觀地報告了他在學校裡是多麼受到疏遠(多管閒事!),而且連應該絕對沒有人知道的小櫻偷拍照的藏匿處(床下色情書刊盒子另有夾層,為何會被發現?)也記載得一清二楚。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這怎麼可能!如果這是現實的話──如果這資料寫的都是真的,那不就代表我至今的努力都是毫無意義的嗎!?」
  「沒錯!」
  「喂!」
  「啊嗚!?對、對不起……不過真的是那樣呀……」
  拓馬呼的一聲,長長地嘆了一口氣。
  ──糟糕……我是怎麼了,竟然在衝動之下,不成熟地對著一個少女大呼小叫……看來只能相信她所說的話了。畢竟如果相信這傢伙所說的話,那麼至今無法理解的死亡關頭就全都解釋得通了。答案非常簡單。
  ──因為這是命運♪(扮鬼臉吐舌☆)
  拓馬帶著苦澀的表情搖了搖頭,將資料還給眼神楚楚可憐的少女。
  「喂,叫匹莉卡的……」
  「是、是,什麼事?」
  「妳剛才出現時有說『你有福了』對吧?那應該不會是指這種壞消息,妳還有什麼情報沒說吧?」
  拓馬只能將希望賭在這一點上,除此之外別無他法。
  「啊,沒、沒錯!就是那樣!」
  而少女確實回應了他的希望。
  卻是以完全出乎意料的形式回應。
  「目前從其他異世界所選出的英雄們,正為了一個目的而聚集在瓦爾哈拉。有幻想世界的勇者、吸血鬼獵人、魔法少女、海盜、戰國武將和機器人駕駛員。他們的目的就是──眾神所主辦的至高娛樂活動,只要獲勝就能實現任何一個願望的夢幻祭典──祭典名稱就叫做『英雄大戰』!!拓馬同學得到了這場戰鬥的參賽資格!」
  ──可以實現願望。
  ──英雄大戰。
  「來吧,用你的力量,顛覆這個世界的命運吧!」
  那句話輕易地改變了拓馬的命運,甚至名副其實地改變了他的世界觀,拓馬慌張地回答:
  「什、不……等、等一下,不管怎麼說,也太突然了,要我去沒有小櫻的世界,我……」
  話正要出口時,他頓時想到。
  ──不對。
  他的腦中似乎早已理解了。
  為了向小櫻告白,需要的是什麼。
  「而且我必須守護小櫻……如果她發生什麼事……」
  ──不對。
  其實這早就是再清楚不過的事。
  最會為小櫻帶來危險的人到底是誰。
  「「………………」」
  兩人之間出現一段短暫的沉默。各種想法在拓馬的心中翻湧,不願承認的事實、存在於眼前的希望、向一邊傾斜的天秤、解答明確的算式──再來就只需要覺悟而已。
  少女以認真的表情注視拓馬,對他問道:
  「……你願意跟我走嗎?」
  拓馬有如放棄一般,虛弱無力地笑了。
  好……他點一下頭,答應了。
  
  「如果是為了她,不管是地獄還是天堂,要我到哪裡都行。」
  
  聽到他的回答,少女露出溫柔的微笑,伸出手指搖了搖。
  「不對哦,拓馬同學。瓦爾哈拉既不是地獄,也不是天堂。對了,真要說的話──」
  ──那是獎勵關卡☆
  聽到這句話的瞬間,拓馬立刻被強烈的光芒所吞沒。
  

    第Ⅰ章  『超新星』
  
      0
  
  花形拓馬有個與生俱來的特性,走在路上會被卡車撞,經過大樓前方就會有鋼筋落下,進入商店會遇見強盜──所以大家紛紛謠傳『別接近那個孩子,不然會受詛咒』。
  ……老實說,我很難過,希望有人理我。
  好不容易升上小學的拓馬,到處找不良少年或犯罪者打架。雖然對年幼的拓馬而言,那只不過是小孩在鬧脾氣,但是當他發覺的時候,每個人都已經把他當成『怪物』──呼喚死亡關頭的怪物。
  就是在那個時候,當他小學六年級時,在五月中旬的某一天,某個略帶灰色的堤防上──
  拓馬遇見了某個少女。
  那個少女一人佇立在河邊。
  她發現拓馬,對他露出太陽一般的笑容。
  「初次見面,你就是傳聞中的拓馬同學?欺負弱者是不好的行為哦。」
  那就是她說的第一句話。
  …………由於太過突然,拓馬不明白這句話的意思。
  「妳是誰啊……」
  拓馬與她相反,以昏暗的表情回應。因為許久沒有與人談話,他的聲音有點嘶啞。
  「你很強吧?不過我對打架也有自信哦,所以你要不要和我打看看?如果我贏的話,那就禁止你再欺負弱者。」
  「……啥?妳在說笑嗎?別靠近我,不然可不是受傷就能了事哦。」
  他已有一段時間沒接受這類挑戰,因為每次遇到,拓馬都反過來打得對方鎩羽而歸,所以後來甚至沒有人再敢阻止拓馬──不管是壞孩子,還是自以為正義的大人都一樣。
  但是少女卻說得像是不當一回事。
  「受傷?那種事不打打看怎麼知道呢?你不要擅自決定我的行動,我喜歡怎麼做就怎麼做──好了,放馬過來呀?先打中對方一下的人獲勝。」
  「…………」無可奈何啊。
  拓馬很清楚,這類對手是無法以言語勸退的。
  於是拓馬打定主意,揮起拳頭,朝著少女衝去,他踏到的地面塵土揚起,風聲呼呼作響。那正可說是撼動世界的力量,也是受到世界厭惡的力量。
  ──受世界排擠的力量。
  只要展現出這個力量,至今無人不驚叫懼怕。他們都稱拓馬為怪物,嚇得落荒而逃,至今一直都是如此。
  可是……
  她沒有逃走。
  她沒有逃離拓馬。
  「啥!?妳在做什麼──!!」
  大吃一驚的反而是拓馬,他緊急剎車,拳頭在少女的鼻尖前強行停下,拳風捲起她的長髮,露出了漂亮的額頭。
  然後──即使如此,她的笑容非但沒有改變,甚至得意地──
  「──看吧。」
  ──這麼說著,用小小的拳頭,在拓馬的額頭上敲了一下。
  「我贏了♪」
  ……那張笑容閃閃發亮。
  絲毫沒有惡意。
  充滿魅力。
  有如犯規一般。
  所以拓馬這個時候必然地──
  不,命運般地─────── 墜入愛河了。
  
      1
  
  睜眼一看,眼前是一片無比廣大的異世界。
  星形的大陸上,火山、雪原、密林與沙漠等,各式各樣的地形散落在各地,大海的邊緣是瀑布,天空飄浮著數千如衛星的球體,以及兩顆紅色的太陽。
  這就是神的世界˙瓦爾哈拉。
  獎勵關卡。
  「那麼匹莉卡,我為什麼會變成這種狀態?」
  拓馬雙手盤胸,抬頭仰望下方。
  ──他現在頭下腳上,正從天空墜落中。
  喂,馬上就面臨死亡關頭了啊。
  「欸嘿嘿,對不起!這麼說來,拓馬同學沒有翅膀哦!」
  「就算妳可愛地吐出舌頭也別沒辦法蒙混過去……妳其實是笨蛋吧?」
  其實拓馬早就知道了,因為他感覺得出她全身散發出那樣的氣場。
  即使如此,匹莉卡大概也覺得自己有責任吧,她抓住高速下墜的拓馬衣服,想要把他往上拉。只可惜力量不足。
  「唔唔、嗯啊……啊啊啊!」
  「!?別、別發出奇怪的聲音!這樣會變得像是奇怪的場景吧!」
  「你那樣說我也沒辦法呀!」
  就在他們在談話的時候,建築物的屋頂已經逼近眼前。
  「──呀啊!?哇、哇哇哇不行了啦,拓馬同學!沒辦法,這種時候就使用那個吧!」
  「什麼?」
  「拓馬噴射器!」
  「哪來那種東西!?別擅自給我添加奇怪的設定!」
  「那麼用金鋼飛拳!」
  …………啊啊。
  「那個的話我倒是有。」
  「有嗎!?」
  匹莉卡充滿不安,但仍然相信拓馬,攀在他的身上;而拓馬則對她嘆氣。
  「雖然不會發射出去啦──不過沒辦法,妳要牢牢抓緊我哦?」
  下一個瞬間。
  他的右直拳正有如飛彈一般──將落下地點粉碎得飛灰煙滅。
  
  另一方面,就在這個時候。
  位於瓦爾哈拉中央的那個圓頂建築中,正在舉行每三個月一次的試驗。對於來到這個世界的英雄而言,這是每個人都同樣必須接受的試驗,同時也是試煉。
  在會場的一隅,有一對面對面的男女。
  「在『特殊戰隊世界』對抗宇宙怪人,守護世界度過危機的英雄──我就是〈一人戰隊〉的紅假面!知道我的身分後,妳仍想和我戰鬥嗎!?」
  男方是身穿燃燒一般的紅色緊身衣的青年。
  「我才不管你是什麼人,別廢話了,放馬過來吧,菜鳥。」
  女方是有一頭金髮,以及一對彷彿會令人凍結的冰冷藍眼的少女。
  「唔喔喔喔喔燃燒了,我要燃燒了!!為了留在原來世界的民眾們,我不能「呼呀哇啊啊啊啊」輸啊,不好意思,我要贏──嗯?那是什麼聲音?」
  紅色男雙手在面前擺出十字形狀,氣勢十足地做出宣言的途中,卻有一陣聲音闖入,打斷了他的氣勢。
  往上一看。
  屋頂遭到破壞了。
  再怎麼說那也是史上頂尖的建築英雄──高第依照神的命令,建造了『無論任何英雄發威也不會損壞的比賽會場』,至少是異世界第一堅固的圓頂建築。
  然後紅衣男在眼前看到的,是少年的屁股。
  「什麼!?你、你是誰噗哇喔喔!?」
  「喔?抱歉。」
  拓馬的屁股往紅衣男的顏面衝撞過去。隨著「喀啦」這個不妙的聲音響起,紅衣男朝地面倒了下去,拓馬則是以他為緩衝墊,平安著地。
  碎石啪啦啪啦地落下,塵土往四周蔓延開來。
  ……隨之降臨的是寂靜。
  在屁股下的是謎一般的變態緊身衣男。
  在天上的是一個大洞。
  拓馬上下交互看了一番,靜靜地點頭。
  「好。」
  「哪裡好了!?那是什麼怪力啊!竟然用拳頭抵銷了下墜的衝擊!」
  「匹莉卡,不,那是妳叫我做的吧。」
  「是、是那樣沒錯……希望事後不要因為這件事被責罵才好……」
  匹莉卡聽從拓馬的話,為了不被衝擊彈飛,緊緊抱著拓馬的腰。她那麼聽話是好事,不過對拓馬而言,他希望匹莉卡快點放開自己。
  匹莉卡這傢伙……穿著衣服看不太出來──沒想到意外地有料。
  ──確實是有隆起啊……!
  「那是在思考齷齪事的眼神呢。」
  「唔啊!?是、是誰在偷窺我的內心!?」
  拓馬坐在紅衣男的臉上,視線往上一看。
  ──這一瞬間的影像,拓馬大概永遠也不會忘記吧。
  從衣服露出如白雪般的肌膚。
  隨風搖晃的金色長髮。
  五官端正的臉蛋。
  深海般的蒼藍眼眸。
  ──美得令人屏息的美少女低頭看著拓馬。
  「竟然對分不清是少女還是女童的孩子產生情慾,以生物的角度來說很危險喔。」
  「我我我才沒有想到什麼情啊慾啊!?我是在憤慨耶!?」
  ……不,真的很抱歉,其實是有點意識到了。
  不過我的心一直都只有小櫻哦?是真的哦?我這是在對誰辯解啊?
  「──不對,等一下!這不關妳的事吧!妳是誰啊?怎麼突然跑出來!」
  「突然出現的人是你們吧,我說的對吧?匹莉卡。」
  「悠娜小姐!」
  一旁的匹莉卡開心地叫著她的名字,離開拓馬,往美少女抱了過去。
  「咦……?你們認識嗎?」
  「對!我們就像是隊友一樣的關係哦☆」
  「隊友……」
  拓馬也站起來,打量著被稱為悠娜的美少女。
  她身上的裝扮若說是角色扮演,卻太過具備真實性,就像是異世界該有的裝扮。肩、腳等身體可以活動的部分露出在外,是以白色與藍色為主的夾克穿搭。
  「你還沒聽說嗎?只要是被同一名女武神發掘的英雄,就會成為同伴哦。我也是在不到一個月前被匹莉卡叫來這裡的。」
  原來如此。「也就是說,基本上妳是前輩嗎?」
  「沒錯,新人──雖然想這麼說,不過那也不一定呢,說不定會原封不動請你回去哦。」
  「什麼?」
  「因為最初的試驗──突破率是七%。」
  說完這句話後,她的視線向遠處望去,拓馬也跟著看過去。
  圓頂內是非常寬闊的大廳,並列著數個有如天下第一武道會的圓形擂台。拓馬他們所在的地方就是其中一個擂台。
  「代達羅斯試驗場──你接下來要賭上BP,與在這個會場裡的試驗官戰鬥。」
  聽她這麼一說,擂台上的人們確實都以劍或槍在互擊。
  從身穿劍鬥士風格鎧甲的男人,到穿著現代風套裝的女人,甚至還有只穿戴短蓑衣、像是某部族一樣的傢伙,場內人們的穿著打扮五花八門。
  「B~P~?」
  「啊啊,對了,該從那個開始講解吧。總之你先敲一下那枚戒指。」
  「戒指?」
  聽她那麼一說,拓馬往自己的左手一看,只見手指上套著一枚造型樸素的戒指。
  「唔喔喔喔喔喔!?我什麼時候結婚了!?」
  我明明已經有小櫻這個未婚妻了說!
  「你在胡說八道什麼?那是英雄大戰的參加證。只要來到這個世界,所有英雄都會被強制戴上那個戒指。」
  唔~!唔嗯~!拓馬抓著戒指,努力想要把它拔起來,但戒指一動也不動。當他弄了老半天後,忽然聽見『叮!』的一聲,戒指上的小寶石彈出一個數位畫面。
  「啥?」
  『歡迎來到瓦爾哈拉!英雄拓馬。』
  『前言 ✝〈全知之眼〉』
  ✝〈全知之眼〉-------------------------------------------------------------------------------------------------
  瓦爾哈拉的線上程式。關於英雄比賽的事項,全部都由〈全知之眼〉管理,英雄可以透過這個系統,調閱自己的資料,或是申請比賽。另外,比賽中的裁判和比賽後決定BP如何移轉,也是由〈全知之眼〉負責。
  ----------------------------------------------------------------------------------------------------------------------
  「……這、這是什麼未來技術啊……!」
  「因為你敲了嘛。」
  什麼叫我敲了,說得好像iPhone那麼簡單一樣,就算妳那樣說,我也……
  拓馬受到悠娜的指示,打開數位畫面上『個人資料』的項目。
  上面羅列出拓馬的出生年月日、身高體重等,剛才匹莉卡給他看過的部分情報(看到沒有關於偷拍照片的記載,拓馬放下了心),在最後則是──『持有BP:一○○○○』這個不曾見過的記載。
  「BP就是Brave Point──對我們英雄而言,這是最為重要的數值。每個人一開始一律都是一○○○○BP,比賽獲得勝利者,可以從敗者那裡奪取一定量的BP,然後最終目標是達成一○○○○○○BP。」
  「達成了會怎樣呢?」
  「願望就會實現。」
  「!!」
  拓馬朝匹莉卡的方向望去,她則是露出「所以我就說了呀☆」的得意表情看著拓馬。
  真的假的?用那種像遊戲一樣的方法嗎?
  悠娜豎起食指,像個老師那樣繼續說下去:
  「可是你要注意。如果相反地,你太過不爭氣的話,就會像那樣──」
  悠娜說到這裡停了下來,往另一頭、數來大約是第三個戰鬥擂台瞥了一眼。
  剛好就在那個時候……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戰鬥擂台響起女性的悲鳴。
  
      2
  
  往聲音的方向看去,只見一名士兵裝扮的女性跪倒在地,身體慢慢倒下。
  她被割斷的頭髮在空中飛舞,對面則有一名褐色肌膚的男子,臉上浮現笑容。
  「呀哈哈哈!看來被拔擢為試驗官是正確的啊!竟然這麼輕鬆就可以賺到BP!」
  對方是個穿著蛇圖案上衣的青年。
  他的手臂上有〈試驗官〉的臂章。
  【Game!Winner──〈背叛的十字劍〉猶大】
  【進行BP移轉。】
  兩名英雄頭上的數位畫面,宣告比賽結束。
  「米蘭達小姐!請振作一點!」
  同時,在擂台外的女武神開口叫喚。她就是發掘女性士兵的人吧。她想要往女性士兵的身邊衝過去──卻在途中被青年絆倒。
  「呀哇!?你、你做什麼呀?猶大先生!」
  「哈哈,不是啦,因為結束得太過簡單,所以我想找別的獵物來滿足慾望嘛……」
  被稱為猶大的男人抓住跌倒的女武神的頭,一臉奸笑地舔了舔嘴唇。
  只見在他前方數步,身為敗者的女性士兵,變成光之粒子,逐漸消散而去。
  「那是……!?」拓馬驚訝地睜大雙眼。
  「在選手間移轉的BP是以實力差距決定的。如果是實力不足的新人,一○○○○BP一下子就會被全部奪走,然後遭到解雇,被丟回原本的世界。」
  「啥──」
  拓馬確認了一下,剛才那個紅色緊身衣男仍躺在近處。他之所以能夠平安無事,一定是因為在比賽開始前,他就因為拓馬的妨礙而昏倒的緣故吧。
  拓馬轉身重新面向悠娜。
  卻見悠娜的手臂上也有〈試驗官〉的臂章。
  「只要和妳……戰鬥就好了嗎?」
  拓馬嚥下唾液,悠娜隨即輕聲微笑。
  「你的表情多了緊張感是很好,不過──不是這樣喔。我說過,我和你基本上算是同伴吧?相對於一○七三名新人,試驗官有六十五名。按照規則,你可以自由選擇要和誰戰鬥,你就盡量找個看起來最弱的吧。」
  「看起來很弱的嗎?」
  「對。」
  拓馬考慮了一下,但是他皺起眉頭,搖了搖頭。
  「不……應該沒辦法,很遺憾──那種事我辦不到。這是我的規則。」
  規則。
  不是命運,而是自己定下的誓言。
  「?」悠娜露出訝異的表情。
  拓馬不再理她,視線再度回到女武神身上。
  「啊啊,米蘭達小姐……!我重要的英雄!」
  女武神雖然將手伸向女性士兵,卻無法觸及。光的粒子逐漸消失──無數的願望就是像這樣,輕易地消失在這個戰場上的吧。
  猶大欣賞著那樣的情景,發出喜悅的笑聲。
  拓馬下定決心,踏出前往戰場的一步。
  「……欺負弱者是不好的行為啊。」
  
  「哇哈、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拓馬爬上擂台,用力扭起放聲大笑的猶大的手臂。
  「喂,比試已經結束了吧?你想要胡作非為到什麼時候。」
  「……………………嗯啊?」
  褐色的手離開了女武神。女武神同時拔腿逃走。
  猶大那有如蛇一般的雙眸瞪著拓馬。
  「──哼,你是誰啊?突然插手管我的閒事,該不會是什麼正義的一方吧?剛才有個變態緊身衣男是那樣自稱的……」
  「正義?不,我對那種東西沒興趣。」
  「那你是為了什麼?」
  「為了戀愛。」
  他回答得毫不猶豫。除此之外,他不需要其他戰鬥的理由。
  這單純是為了自己自私的願望。
  只見猶大驚訝地睜大眼睛,然後一口氣爆笑出來。
  「噗哈!戀、戀愛!?你突然說什麼傻話啊!這裡可是戰場哦!?」
  「正是如此,戀愛就是戰爭。」
  「唔哇!?看來這次來的新人很有趣呢。OKOK,很好,既然你想打,我就陪你打吧。只不過既然要打,那麼就算發生意外事故,你也不能有怨言啊?做好覺悟了吧!」
  「那當然。為了不發生事故,我會確實地手下留情,你放心吧。」
  猶大瞪大雙眼,臉頰頻頻抽搐。
  「哈……你是認真的嗎?你這個人真的很有趣啊。」
  會場中的視線,不知不覺都集中在兩人身上。
  那代表了這個叫猶大的男人,他的兇狠行為從試驗開始後就一直很引人注目──同時也沒有人能出手阻止。
  猶大與拓馬站在擂台上,拉開大約十公尺的間距。他們彼此面對面,敲了各自的戒指,隨即響起叮的一聲,兩人之間浮現巨大的視窗。  

 

(未完待續)


《迷途英雄的異世界召喚1》近期上市!喜歡的讀者請絕對不要錯過!

創作者介紹

東立小說官方部落格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訪客
  • 既然有辦法早上九點多就發試閱文
    那為什麼昨天沒辦法早上九點多就通知三坪延期?

    能不能別裝死回應一下

    加上上一次修羅場戀人的事,最少我個人已經看東力你們這次是犯第二次
    『延期通知提早』這事對你們來說是有那麼困難? 還是做了這事你們會少賺錢?
  • 相關問題已回覆在七月第五週書單內。

    TongliNV 於 2015/07/30 09:11 回覆

  • 訪客
  • 好像欠你五千萬一樣,只有東立會這麼佛心地給廣播劇 去角川鬧阿
  • 訪客
  • 大絕開真早
    不過護航們的大絕裡面,你這招好像只是基本招耶
    你功力能不能發更強一點?
    還是你沒用到只能用這種程度的
  • 訪客
  • 能早點發就發文出來就好了...

    害我當天還跑到書店想買書..

    撲了一個空!!
  • 訪客
  • 自從看了轉生的書之後 其他普通的就看不太下去了 希望多點轉生穿越的書
  • 今年陸續還會再推出小說家的異世界題材作品,敬請期待~

    TongliNV 於 2015/07/30 10:53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