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到了最近不時登場的新書試閱時間
這次要介紹的,是咱們家四月的主打系列──「雙葉社MONSTER文庫」的新刊之一,其書名為

我在異世界裡面臨輔助魔法與召喚魔法的選擇1

聽起來有點玄妙的書名,究竟有著什麼樣的內容呢?
馬上就來試閱一下吧!

輔助魔法  

【內容試閱】


第01章 陷阱
  
  9月底,星期六的下午,放學後。
  在距離連接高中部和國中部校舍道路約5分鐘路程的森林裡,我拿著鐵鍬,渾身泥土,正在製作陷阱。
  這個洞的深度遠遠超過人的身高。
  這已經是我挖的第三個陷阱了,所以還滿得心應手的。如果連挖好之後又填回去的陷阱也算的話,這已經是第五個了。都挖了這麼多個,多多少少也變得熟練一些。
  等覺得差不多之後,我再把事先準備好的長槍插進陷阱。這是我把竹子斜向砍下後,將切口削尖製成的簡單長槍。我將尖端朝上,插進洞裡。一支接著一支。很執著地,一支接著一支。
  我拉著一端綁在附近樹上的繩索,爬出坑洞,然後仔細地將落葉蓋在陷阱上,當作偽裝。
  得快一點才行,時間差不多了。
  那傢伙就快來了。
  我擦去額頭上的汗珠。現在是下午2點半。
  為了那傢伙,我還留下了線索。我留下了一個訊息,好引導那傢伙來到這裡。
  我想,那傢伙八成不會發現那是一個「訊息」吧。他大概會以為那是我不小心犯的錯誤,認為我是藏了什麼重要的東西在這兒吧。
  就是因為這樣,我才每天都跑到這裡來──他應該會這麼想吧。
  他一定認為,最近我一放學就不見人影,就是因為跑來這裡吧。
  從某方面來看,這麼想也沒錯。因為我一直都在這裡挖陷阱。
  第一個陷阱,因為覺得不滿意,所以我把它埋起來了。
  第二個陷阱,雖然差強人意,但我希望計畫能夠更周全,所以還是把它埋回去了。因為我接下來要做的事情絕對不容許失敗。
  我要殺人。
  我要讓那傢伙掉進這個陷阱裡,並殺了他。
  只是掉落在竹長槍上也許並不會死,所以我事先在一旁的樹下藏了好幾個塑膠桶,塑膠桶裡裝著汽油。
  我打算等那傢伙掉進陷阱,就從上方將汽油倒入,再扔進一顆火種。
  萬一那傢伙真的命大,也許這樣還是死不了。
  因此我準備了一支長度超過5公尺的竹長槍。我把竹子斜向砍斷,再將切口削得非常尖銳,我要用這把竹長槍從上方刺他。不停地刺,直到他不再動彈為止。
  這樣一切就結束了,復仇到此為止。
  接下來怎麼辦?我才管不了那麼多。
  再這樣下去,我總有一天會被那傢伙給殺了。
  我會被他霸凌至死,在社會上也會完全被抹煞。
  那傢伙很有力量。當然他的腕力也很強,但並不只是這樣而已。
  那傢伙的父母是出資贊助學校的有力人士。
  聽起來很像漫畫情節,但在現實中真的是如此。
  這名學生的所作所為,連學校老師也不敢違抗。這種事在我們學校真的存在。
  而我則是被這個最差勁的爛人給盯上了。
  這所學校採全校住宿制,而且學校本身就位在山裡。
  這是一個封閉的村落社會,而村裡的大頭目盯上了我。
  那傢伙視霸凌我為他的生存價值。
  總有一天,我會被霸凌至死。
  既然如此,我只能在被殺之前先把他給殺了,不是嗎?
  
  我屏氣凝神耐心地等待著。
  不知道是不是我多心了,平常吵雜的鳥叫聲、蟲鳴聲,今天完全聽不見。森林裡一片寂靜。
  就快了,那傢伙就快來了。
  我聽見腳步聲。
  那是有人踩踏在枯葉上的聲音;那是那傢伙走過來的腳步聲。
  我緊張不已,輕輕地壓住自己顫抖的手。汗珠順著臉頰滑下。
  雖然已經9月底了,但是山區應該沒有那麼熱才對。不知是否因為剛才做了運動的關係,我全身汗流浹背,即使是現在也還在持續冒汗。
  不,是由於緊張的關係吧。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我當然會緊張,畢竟馬上就要殺人了,我的手腳都在發抖。一想到這裡,我便忍不住──
  露出了一抹奸笑。
  我可以殺了那傢伙。光是想到這點,我就高興得不能自已。
  因為那傢伙──
  忽然間,我的身體晃了一下。我趕緊把手放在落葉上。
  等回過神來,我開始擔心剛才的聲音會不會被那傢伙聽見了?
  不,這應該是──
  我倚著的樹在振動著。只見樹枝彎曲,樹葉晃動。
  是地震。而且很大。
  我的腹部傳來一道衝擊。這是搖得最大的一下,不過接下來就停了。
  搖晃停止了。看來既沒有樹木倒下,也不會發生土石流。我鬆了一口氣。
  陷阱也沒事,真是太好了。但是有一個問題。
  「是地震啊!」
  我聽見了那傢伙的聲音,還有咂嘴聲。
  不妙──我忍不住心想。
  要是那傢伙改變心意,我準備多時的佳餚不就──
  腳步聲果然逐漸遠去。
  該咂嘴的是我吧。我咬著嘴唇,緊握拳頭。
  不,還沒完呢。
  那傢伙可能只是擔心會發生土石流或什麼的。
  說不定過一會兒就回來了。
  我默默祈禱並耐心等待著。
  
  不知道過了幾分鐘。
  我覺得已經過了很久,不過大概只過了10分鐘左右吧。
  腳步聲再次靠近。
  太好了!我緊握拳頭,很想擺出勝利的姿勢。
  那傢伙回來了。這一次應該會走到這兒來吧。
  腳步聲愈來愈近。怎麼回事?腳步聲聽起來比剛才還沉重。
  我想,那八成是我自己多心了吧──我搖了搖頭,集中精神。
  總覺得那傢伙連呼吸都變得很大聲。呼氣時發出「噗、噗」的聲音,就像豬一樣。
  怎麼搞的,那傢伙累了嗎?
  真是個沒用的傢伙。平常那麼囂張,結果還不是只有這點能耐。
  我陰險地笑了笑。那樣正好。
  如果他已經累了,那麼注意力一定會變差。
  腳步應該也會變得凌亂。
  看吧。
  掉下去了。
  
  一陣尖銳的哀號聲響起。
  我飛快地從樹幹後方衝出來,拿著塑膠桶奔向陷阱。連陷阱裡面的狀況都沒看一眼,就將塑膠桶裡的液體倒了進去。
  汽油咕嚕咕嚕地流進陷阱中。不斷地注入,多到令人覺得誇張。
  接下來就是火種了。我用打火機點燃一張紙屑,再扔進陷阱裡。
  耳邊傳來尖叫聲。
  是那傢伙的垂死掙扎,太令人舒坦了。
  我拿起竹長槍刺進陷阱中,給那傢伙致命的一擊。
  手心傳來長槍刺進肉裡的觸感。人的肚子原來這麼軟,遠遠超出我的想像。
  我閉著眼睛,拚命地將竹長槍不斷地往下刺。
  
  終於,抵抗停止了。
  我戰戰兢兢地張開眼睛,望向陷阱。
  那傢伙的屍體──
  不在陷阱裡。
  取而代之的,是一隻外表像豬、用雙腳行走的肥胖生物,全身是血地死在裡面。
  那是有著紅褐色皮膚的肥胖生物。
  而且流出來的血是藍色的。只見牠全身都沾滿了藍色的血。
  「啥?」
  我不由自主地像個笨蛋一樣發出疑惑的聲音。
  我放開手中的竹長槍。
  就在同一時間,肥胖的豬人發出了一聲像是喘息的聲音。
  豬人的身體開始變得模糊。不,牠的身體就像煙霞一般逐漸消散。
  我眨了眨眼睛。
  在我目瞪口呆地看著這一切的時候,豬人的身體也完全消失了……
  一陣開場小號的音樂在我耳中響起。
  「你升級了!」
  我聽見一個中性的嗓音這麼說道,視野變得一片白茫茫。


第02章 白色房間

  
  一回過神來,我便發現自己身處在一個白色的房間裡。
  整片天花板就像是日光燈一般發著光。或許是因為這樣,這裡亮得有如大白天一樣。
  房間的大小就和一間教室差不多。
  但是,桌椅卻都只有一張。
  桌上放著一台筆記型電腦。
  書桌、椅子、筆記型電腦,這就是房裡所有的東西。
  筆記型電腦是開著的,螢幕上顯示出宛如Excel的全屏畫面。
  我小心翼翼地走向書桌。
  看著電腦螢幕。
  只見上頭寫著我的名字,下面寫著等級1、技能點數2等文字。再下面則是一個寫著劍、長槍、魔法之類單字的表格。
  我疑惑地搖了搖頭。這是什麼惡作劇嗎?
  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不,我其實也不是不知道這是什麼。
  這是能力表。
  我的能力表。
  就像電腦遊戲一樣,螢幕上顯示著我的能力數值。
  不過,上面寫的並不是體力、智力、HP或MP這些東西。
  在像極了遊戲的能力表中,我看得出來的,只有等級和技能這兩個項目。
  這種遊戲在現實中的確存在,有些遊戲甚至會將角色的所有能力都隱藏起來。
  那麼,這個畫面的意義是……
  我用混亂的頭腦思考著。上頭寫著等級1、技能點數2,是表示我可以獲得兩種技能嗎?
  還是說,獲得每種技能所需的點數都不盡相同……
  唉,這種事一點都不重要。或許也不是完全不重要,總之就先擱在一旁吧 。
  最重要的是,我現在究竟是面臨什麼樣的狀況。
  「有人在嗎!」
  我大喊著。
  「請問有沒有人在!請解釋一下,我希望有人來說明這是什麼東西、以及現在是什麼情況。」
  我沒有任何期待,只是抱著死馬當活馬醫的心情如此說道。如果這個世界親切到只要請求對方說明,對方就會為我們仔細說明的話,那麼就連我也應該可以活得更好吧。
  至少就不會被逼到打算殺了那傢伙吧。
  然而這個空間的主宰,似乎比我所處世界的人們還要親切許多。
  只見電腦螢幕跳出一個視窗,裡面寫著以下文字。
  「請盡量提出問題。」
  連輸入視窗也一起跳出來了,真是貼心。
  
    ◆ ◆ ◆
  
  我要省略自己和電腦的一問一答,因為不僅十分冗長,而且有很多沒用的部分。
  我不斷地提出讓人覺得「連這個也要問喔?」的細部問題,從「這裡是哪裡」、「你是誰」,到「這台電腦是什麼牌子」、「時脈是多少」都問了。
  大部分的問題,都只得到「恕無法答覆」的回應。
  這樣很好,因為沒有答案也是非常重要的資訊。
  以結果來說,目前已知的資訊如下:
  
  ‧這不是夢。
  事實上,說「我沒有騙人」這句話的人是不是真的沒有說謊,也只有他本人才知道。換句話說,這有可能是夢,也有可能不是夢。
  以我個人而言,我倒是很希望這是一場夢。
  
  ‧這個房間裡只有我一個人。
  也就是說,這裡是私人房間。我們的宿舍是4人房,所以我還滿高興的。
  
  ‧我可以一直待在這個房間裡,直到我操作電腦,將獲得技能的視窗關閉為止。
  在關掉視窗的那一瞬間,我就會立刻回到原本身處的地方,也就是森林裡。這個技術也太厲害了。
  
  ‧當我在這個房間的時候,外界的時間是靜止的。
  無論我在這裡待幾年,外面經過的時間也不到零點1秒。這個房間的性能比※精神時光屋還高。這種技術真是厲害得驚人。(譯註:《七龍珠》裡一個時間流逝得很慢的空間。)
  ──技術?不,哈哈,嗯──
  
  ‧進入這個房間的條件,就是個人升級。
  想要再度來到這個房間,就必須再次升級。而想要升級,就必須打倒敵人,累積經驗值。
  老實說,我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才好。總之,一切都太酷了。
  
  ‧每次升級都能獲得技能點數。
  只要使用技能點數就能獲得技能。原則上,一旦獲得了技能,就無法還原成技能點數。這點倒是不太方便。
  
  ‧所謂的技能,就是類似一種添加在我現在身體上的附加價值。
  好像是這樣吧。也就是說,當我獲得劍術技能的瞬間,就會變成用劍高手。
  沒有啦,變成高手是騙人的。每一種技能都有技能等級,我目前只有等級1,似乎還稱不上高手。
  要提升技能等級,當然還是必須使用技能點數。
  
  ‧想要升上技能等級1,必須使用技能點數1點。
  要從技能等級1升到技能等級2,需要2點。
  同樣地,從等級2升上等級3時,則是需要3點。
  據說技能點數最高是等級9。假設專練劍術,那麼要在個人等級23級的時候,才有辦法達到技能等級9。
  
  ‧個人升級後,除了技能以外,身為一個人的體能與精神強度也會上升。
  就是HP和MP嘛。愈來愈像遊戲了。
  
  ‧技能等級只不過是賦予我原有肉體的附加價值。
  也就是說,如果我本來就是用劍高手,那麼我也許可以打贏劍術技能等級9的人。不過,我也只在體育課握過竹刀罷了。
  
  ‧武器攻擊技能共有6種,包括徒手戰鬥、劍術、槍術、棍術、射擊和投擲。
  只要擁有劍術技能,在手中持有劍的時候,身手也會變得更敏捷。此外,斧頭似乎也包含在劍術技能的範疇之內。也就是包括了所有能切能砍的武器吧。
  同樣地,槍術技能則是在手中持有竹長槍等具有穿刺能力的武器時,才會發揮功效。我詢問,那拿著鐵鍬戰鬥的時候怎麼辦?得到的答案是,如果將它當成劍來使用,就可以發揮劍術技能;如果用平坦的部分敲擊的話,就可以發揮棍術技能;將鐵鍬的末端削尖,用來刺擊敵人,便能發揮槍術技能。鐵鍬真是萬能啊。
  弓箭、小鋼珠、手槍、機關槍都屬於射擊技能。至於投擲手榴彈、可樂瓶、棒球,則是屬於投擲技能。我詢問,那踢足球算哪一種呢?結果得到了「沒有那種技能」的答覆。
  我繼續追問,如果投擲可以當作標槍的那種長槍,又算是哪一種呢?於是對方回答「遇到這種狀況時,槍術技能和投擲技能都OK」。和鐵鍬的差別好微妙喔。據說投擲匕首或短柄斧時也一樣。
  
  ‧我殺死的那個生物,是一種在當地被稱為半獸人的怪物。
  當地是指哪裡?
  還有怪物又是什麼啦~可惡。
  
  ‧所謂的魔法,就是使用一種叫做瑪那的東西變出火或風的技術。
  到底是怎樣,還瑪那咧。這是奇幻世界嗎?
  ……嗯,確實是奇幻世界沒錯。太瘋狂了。

  ‧魔法技能則有7種,分別有地、水、火、風四種屬性,再加上輔助魔法與召喚魔法,以及治療魔法。
  似乎是根據技能的不同,準備了不同種類魔法的樣子。每一個技能等級都配有4種魔法,只要等級提升就能自動使用。
  
  ‧除此之外,還有下列各種技能存在──肉體、運動、偵查、音樂。
  肉體技能就類似肌肉增強劑,讓人可以輕鬆提起重物。或許連比自己身高還高的劍都揮得動吧。
  運動技能可以讓人動作更敏捷、跳得更高。雖然腳程不會變快,但是瞬間爆發力似乎會提高的樣子。
  偵查技能是讓人可以進行隱密行動、分辨出遠方的聲音、看見遠方事物等等的技能。換句話說,就是包括了特攻隊員所需的所有能力嘛。
  音樂技能好像能讓音感和歌喉變好。如果可以用歌聲讓巨人聽從命令,我或許還會考慮一下,可是好像沒有那種效果。其實我也不太懂。
  
  ‧一切有關「是誰準備了這些東西」的問題,全都沒有答覆。
  簡直瘋狂到了極點。
  
  ‧至於有關「我為什麼可以得到個人等級與技能這種東西」的問題,得到的答案則是因為我未來有需要用到。
  是嗎~原來是這樣啊。難道你要我當勇者嗎?我才不要。
  
  ‧這好像不是夢,而是現實。
  感覺糟透了。
  
  ‧萬一死掉,也沒有辦法復活。
  實在太糟了。
  
  關於我為什麼會需要獲得技能、「未來」是指什麼、瑪那或怪物等這些令人不安的單字,我暫時都先擱在一邊。
  畢竟資訊還不足。雖然有很多可以考察的東西,但是現階段就算那麼做也於事無補。
  眼前最重要的,是我可以獲得技能這件事。
  此外,錯過了這次機會,就要等到下次個人升級才能再度獲得技能。
  想要升級,就必須打倒那種叫做半獸人的怪物。
  在沒有技能的狀態下,我是不可能打倒牠們的。
  所以我決定先把有關技能的資料整理一下。
  現在,電腦螢幕上所顯示的所有技能如下:
  
  ‧物理:徒手戰鬥、劍術、槍術、棍術、射擊、投擲。
  ‧魔法:地魔法、水魔法、火魔法、風魔法、輔助魔法、召喚魔法、治療魔法。
  ‧其他:肉體、運動、偵查、音樂。
  
  我必須從這共計17種的技能中挑一個或兩個,使其升上等級1才行。據說技能點數不必一次用完也無妨。
  經過一番深思熟慮之後,我又問了幾個問題。
  然後再次絞盡腦汁地仔細思考。

  我不知道我來到這個房間之後經過了幾個小時。我既不餓,也不覺得口渴。或許這房間就是這樣吧。誰知道啊。
  下定決心之後,我站在筆記型電腦前。
  從技能列表中挑選了兩個技能,將它們升到技能等級1。
  
  和久:個人等級1 輔助魔法0→1/召喚魔法0→1 技能點數2→0
  
  我將游標移到「確定」後,按下確定鍵。
  下一瞬間,我便回到了森林之中。
  

第03章 輔助魔法與召喚魔法

  
  我站在森林裡的陷阱前。
  剛才發生的事,就像作夢一樣。
  可是我眼前確實有一個陷阱,而且洞裡還飄散出肉類燒焦的味道。
  唉,我想自己大概會好一陣子都不想吃肉吧。
  半獸人的身影雖然消失了,但是竹長槍的末端還沾有藍色的血液。那果然是真的。
  半獸人,面孔宛如豬一般的怪物。那種東西真的存在,而且我還將它……
  殺了。
  那也無所謂。嗯,就當作沒關係吧。我比預期的還要冷靜。
  反正我本來就打算殺人。
  就算被我殺死的是奇幻RPG裡面經典的醜惡怪物,也不是什麼大問題。
  問題不在這兒,而在半獸人是否只有1隻而已。
  答案八成是NO吧。在白色房間裡提問時,其實也已經得到暗示了。
  對於我提出的「我為什麼會需要技能」這個問題,電腦另一頭的存在回答:
  「因為未來的你有需要用到。」
  未來身陷的狀況,將會讓我有需要用到這種叫做技能的東西──那間房裡的某人是這麼說的。
  既然如此……我握緊拳頭。
  沒錯,首先就是要獲得技能──這種被賦予在我身上的特殊力量,這份一定能保護我的力量。
  我試著使用技能。
  先從輔助魔法開始。
  根據對方的答覆,每1個技能等級,都可以使用4種魔法。
  使用魔法時,必須消耗MP。
  大概使用10次魔法,MP就會消耗殆盡。恢復MP的方法,就是待在原地不動。據說只要靜止10分鐘,就能恢復足以使用1次魔法的MP。
  測試看看吧──我望著自己的右手喃喃自語。
  「《臂力強化》。」
  使用魔法的時候,必須聚精會神地注入意念。
  在提問的時候,對方曾親切地建議我,可以自己設定一個關鍵字,再將它唸出來即可。原來如此,我依照這個建議做了之後,便有種全身無力的感覺,接著右手開始發出淡淡的光芒。
  我用發亮的右手拿起鐵鍬。
  比剛才還輕,鐵鍬很明顯地變得比剛才輕。
  不,不對,應該是我的臂力變強了。這就是魔法的效果。
  為了測試,我握緊拳頭朝附近的樹幹揮了一拳。
  好痛。樹木紋風不動,我的手背則是有點擦傷。
  擦傷處滲出了一點血,是紅色的血。血的顏色和半獸人不一樣。我痛到飆淚。
  「算了,沒關係。」
  我語帶遺憾地輕聲說道,同時搖搖頭。總之,我確定魔法這種東西確實存在。
  其實看到半獸人和那個房間的時候,我就已經有點兒相信這是超自然現象了。不,應該不只是「有點兒」吧。是確信。這個世界……而我……
  我聳了聳肩。
  算了,接下來試試召喚魔法。
  「《烏鴉召喚》。」
  眼前的空間開始扭曲成一團黑色,1隻烏鴉從扭曲的空間裡出現,停在我旁邊的樹枝上,發出嘎──的叫聲。
  「《探索敵人》。」
  我如此說道,同時指著道路的方向。
  烏鴉再次發出嘎──的叫聲,飛了起來,很快就從我的視野消失。
  幾分鐘後,牠回來了。
  烏鴉的叫聲,在我耳裡聽起來就像在說:
  「路上有1隻怪物在徘徊。」
  「剛剛是你在說話嗎?」
  烏鴉再度叫了一聲,不過這次聽起來就像是普通的烏鴉在叫。
  我必須確認這是不是幻聽。
  我小心翼翼地往道路所在的方向走去,盡量避免踩到落葉。
  短短5分鐘的路程,感覺卻好漫長。
  
  我來到了道路附近,這是一條貫穿森林的柏油路。
  路寬大概只能勉強容許2輛輕型卡車會車,路旁全覆蓋著落葉。
  一隻以雙腳行走的生物正在路上徘徊。
  對方有著一張豬臉和人類的身體,全身赤裸。皮膚呈現紅褐色,腹部凸出,味道很臭。
  是半獸人。
  半獸人手裡握著一把生鏽的劍。沒錯,是劍。先前那隻半獸人會不會也拿著劍呢?
  我不知道。畢竟我看到的時候,半獸人已經快要消失了。等一下再回去檢查一下陷阱好了──我這麼想著。
  好,回到眼前的半獸人。之前雖然沒看清楚,不過這傢伙的體格比我好太多了。牠全身充滿結實的肌肉,手腳都很粗,看起來就像某位擲鏈球的選手似的。
  但是某位擲鏈球的選手,是個想要在奧運奪得金牌的人類,而眼前的半獸人,體格似乎和我剛才看見的那一隻差不多。
  換句話說,人類的奧運級選手相當於半獸人的標準體型啊。
  真是令人發毛。假如和那種傢伙進行肉搏戰,我就算被打死也不足為奇。
  可是,不把那傢伙殺掉我就不能升級,也不能再度前往那個白色房間。
  現在回想起來,在電腦另一頭的那個人其實很親切,不管我問什麼問題,都很有耐心地回答。當然,對方也有很多事情是不能告訴我的。即便如此,在不斷詢問的過程中,我還是獲得了許多資訊。
  使用過魔法之後,我想問的問題簡直多到數不清。
  所以我必須再去那個房間一趟才行。
  為了再回去那個房間,我必須升級。
  想要升級,就必須打倒半獸人。當務之急,就是殺了眼前那隻半獸人。
  「我要殺了你。」
  我輕聲嘟噥著,緊緊握住拳頭,接著將注意力集中在自己的雙腳上。
  「《體能強化》。」
  我的雙腳開始發出淡淡的光芒。
  這是強化體能的魔法,特別是用來強化腳程。
  就在半獸人朝我轉過頭來的瞬間,我下定決心,衝到路上。
  雙方距離大約20公尺。有著豬鼻子的怪物看著我,發出晡哞──的叫聲。
  牠高高舉起生鏽的劍,朝我衝來。
  對方打算殺了我。就算只是被那把劍擦到,一定也非常痛。絕對不能讓這種事情發生。
  我立刻轉身,再次衝入剛剛跳出來的樹叢裡。
  半獸人果然一邊晡哞──地叫著,一邊追了上來。
  我沒有回頭,只是拚命往前跑,同時滿意地揚起嘴角。
  晡哞──的聲音變得愈來愈遠。
  咦?
  對了,我剛才用魔法強化了腳程嘛。
  因此才能逃離半獸人。我就是為了這個,才獲得輔助魔法技能的嘛。正因為覺得首要之務是想辦法存活,所以我完全無視有關武器的技能,選擇了輔助魔法。
  話說回來,我是不是將距離拉得太開啦?我回頭一看,隱約可見紅褐色的皮膚穿梭在樹林裡,雙方的距離大約15公尺吧。
  「我在這裡,你這頭笨豬!」
  我大喊了一聲,同時稍微放慢速度。
  半獸人好像又發現了我,只見牠猛然朝我衝來。
  我趕緊逃開。
  追逐遊戲很快就落幕了。我輕鬆一跳,就越過了鋪滿枯草的陷阱。
  至於半獸人,則是毫不猶豫地掉進了陷阱中。
  那是個很深的洞。
  我總共設置了3個陷阱,其中一個因為之前的戰鬥已經無法使用,但是還有兩個。因為我設想了那傢伙可能經過的所有路徑。
  現在,那傢伙早已變得無關緊要,根本一點都不值得在乎。
  不過,這些陷阱倒是還有其他用處。為了殺掉半獸人,讓我再次前往那個房間,無論如何都需要這些陷阱。
  不,應該反過來說,就是因為有這些陷阱,我才會選擇那兩個技能。
  我用召喚魔法叫出烏鴉,派牠從空中進行偵查。
  接著再用輔助魔法強化腳程,確實地掌控這個鬼抓人遊戲。
  最後確實地讓半獸人掉入陷阱。
  到目前為止,也的確都很順利。
  我俯瞰著坑洞裡的半獸人,確定這個豬人被竹長槍刺傷。
  半獸人不斷流出藍色的血,憤怒地瞪著我。牠在坑洞裡瘋狂地揮舞著那把生鏽的劍。
  但是劍根本砍不到我。
  我像剛才一樣,先把汽油倒進洞裡,再丟入火種。
  這個半人半豬的半獸人身體被火焰吞噬,激烈地扭動著。
  接下來就是最後一擊了。我握住了竹長槍。
  《臂力強化》的魔法效果還在,於是我用強化後的臂力奮力地將竹長槍刺進坑洞。長槍的尖端刺進肉裡的感覺,讓我不禁皺起了眉頭。
  即使如此,我還是不斷地刺。
  最後,半獸人的呻吟聲終於停止了。
  我往陷阱裡看,只見半獸人的身體和之前一樣,逐漸變得透明。
  我殺了半獸人,第2隻半獸人。
  半獸人的身體完全消失……
  就只有這樣。
  什麼事也沒發生,我並沒有被傳送到那個白色房間。
  「嗯,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
  我氣喘吁吁地喃喃自語著。
  沒錯,如果這是電腦遊戲,那麼從0級升到1級所需的經驗值,一定和從1級升到2級所需的經驗值不同。
  至少也要兩倍吧──我心裡這麼想著。
  或許更慘,搞不好需要3倍,或者是4倍也說不定。
  總而言之,現在還剩下一個陷阱;如果真的有需要,也可以再次使用剛才用過的陷阱。半獸人消失後,陷阱裡留下了1個大小約小指指甲的紅色寶石。
  那是什麼?是像遊戲中打倒敵人後,會掉下來的寶物嗎?怎麼覺得愈來愈像電腦RPG了啊。
  我爬下陷阱,撿起那顆紅色寶石。
  紅寶石?呃,其實我也不懂要怎麼區分寶石。
  我決定先將寶石收進口袋。接著回到最初殺死半獸人的陷阱去查看,或許是我漏看了吧,那裡果然也有一顆相同的寶石。我把那顆寶石也撿了起來。
  之後,我再度派出烏鴉進行偵查。
  我剛才召喚出來的烏鴉還在。下次去白色房間的時候,得問清楚召喚的烏鴉可以存在多久。
  終於,烏鴉回來了。
  「有1隻怪物正在追著人類。」
  烏鴉如此說道。


第04章 半獸人與少女

  
  幾分鐘後。
  我躲在樹蔭後方,在距離半獸人和人影大約10步遠的地方觀察著他們。
  在我抵達這裡的時候,《臂力強化》的魔法就已經失效了。
  不過《體能強化》還有作用。
  魔法生效的時間,大概是20至30分鐘左右吧?
  稍後前往白色房間的時候,這點也要問清楚才行。
  被半獸人壓在下面的,是一個女孩子。
  少女穿著國中部的制服,一頭黑髮及腰。
  半獸人呼吸急促地準備對少女施暴。
  現在是怎樣?
  為什麼這傢伙試圖將女孩的雙腳打開?
  為什麼這傢伙把自己的武器丟在一旁?
  為什麼這傢伙毫無防備地將屁股朝著我,想要強暴那個女孩?
  根本就毫無戒心嘛。
  這是個好機會──我心想。女孩正在大哭大叫,只要我悄悄地接近,半獸人應該是不會發現才對。就請她當一下誘餌吧。
  總有一天,我必須在沒有利用陷阱的狀況下殺死這些怪物。眼前的情況,不就是最適合我跨出第一步的時機嗎?
  我冷靜地深呼吸,然後在竹長槍上施展魔法。
  「《武器強化》。」
  竹長槍開始微微發光,尖端變得堅硬,貫穿力應該也提升了。
  「《臂力強化》、《體能強化》。」
  我的手腳開始發光。雖然《體能強化》的效果還沒消失,但為了保險起見,我還是再施展了一次。
  這麼一來,我的臂力和腳程都處於強化狀態。萬一有什麼緊急狀況,我只要丟下這個女孩自己逃跑就好。
  使用這麼多魔法,讓我覺得頭有點暈。希望接下來的升級能讓MP上升。
  話雖如此,我的魔法全都是必須在戰鬥前施展的。
  我判斷自己應該還撐得住,於是將自己用召喚魔法喚來的烏鴉叫過來。
  「《臂力強化》、《體能強化》、《武器強化》。」
  我用魔法強化了烏鴉的能力。輔助魔法可以用在別人身上。應該說,輔助魔法的真諦,就是用在別人身上,輔助他人。
  我把《武器強化》施展在烏鴉的喙上。這麼一來,應該多少可以達到牽制那隻半獸人的目的吧。
  希望可以達到目的。拜託,請你好好掩護我。我一個人實在很害怕。
  可以做的事情都做完了。
  好了,準備完成。
  
  我拿著竹長槍,慢慢地、悄悄地走近將女孩壓在下面的半獸人背後。
  半獸人脫下纏腰布,露出醜陋的屁股。
  我記得有個了不起的人曾說過,人類最毫無防備的一刻就是排泄的時候。
  仔細想想,射精也是一種排泄。牠現在的姿態,確實是毫無警戒心可言。
  該刺哪裡好呢?我思索了一番,決定以牠的後頸為目標。
  萬一我刺偏了,長槍可能會傷到女孩,不過就算這樣,也只能到時候再說了。反正這個女孩跟我非親非故。
  我命令烏鴉在戰鬥一開始的時候,就搶走被半獸人丟在一旁的劍,立刻逃走。
  如此一來,就算奇襲失敗,對方也只能赤手空拳地和我戰鬥了。
  我一步、一步地朝半獸人的身後接近。
  還差一點點。我咕嚕地吞下唾液……
  我和被壓在下面的女孩四目相接。
  不妙。
  我開始冒冷汗。要是她在這時候做出什麼令人起疑的舉動,半獸人可能會發現我的存在。
  我覺得很生氣,我現在可是要救妳耶。不過這當然只是場面話,因為我一直到剛才為止,都只是想把女孩當作誘餌……
  
  自己會被她出賣。
  我反射性地這麼想。
  
  當時也是一樣。我就是因此才被那傢伙給盯上的。
  我們班上有一個人遭到霸凌,因為我想要幫助他,於是便惹得那傢伙不高興。
  結果他霸凌的對象從那個同學變成了我,而且就連當初被霸凌的那個同學,也加入了霸凌我的行列。
  我永遠忘不了,原本被霸凌的那個同學看著趴在地上的我,臉上竟然露出了一抹殘虐的笑容。
  也不會忘記,當他以掃廁所用的溼抹布擦著我的臉時,那副滿是愉悅的眼神。
  我的行為被他用一種最惡劣的形式背叛了。
  我想要伸張正義,結果卻是這樣。我想要幫助他,結果卻是這樣。我相信世上所有人都擁有一顆善良的心,結果卻是這樣。
  所以我再也不相信任何人。
  我獨自訂立了殺害那傢伙的計畫,也獨自準備好一切需要的東西。
  幸好我沒有任何朋友,沒有任何人注意我,因此我才能這麼輕鬆地偷偷進行這個行動。
  從過去到現在,我只要自己一個人就好;未來也是一樣。
  沒錯,我只要自己一個人就好。就算眼前的女孩背叛我,也沒有關係。
  我會把這個半獸人殺掉,取得經驗值。就這樣。
  離半獸人還有幾步的距離,現在就一氣呵成……
  就在我下定決心準備跨出腳步的那一瞬間──
  「不要!住手,走開!」
  女孩大聲地吵鬧。
  她的行為,彷彿是故意要將半獸人的注意力引開。
  女孩用雙手搥打半獸人厚實的胸膛,半獸人則是一副不耐煩地低頭望著女孩,輕輕地打了她一巴掌。
  女孩的嘴角破了,噴出了一點血。
  即使如此,她還是繼續反抗。半獸人顯得更不高興……
  這樣就夠了。
  我發出大吼,襲擊半獸人。
  我奮力將竹長槍刺進半獸人粗壯的脖子。
  藍色的血頓時四處飛濺。半獸人發出尖叫,轉過身來。
  牠的力量極大,但我怎麼可能放手。我雙手抓緊竹長槍,更用力地刺下。
  半獸人離開女孩,往一旁倒下。插在牠脖子裡的竹長槍,也順勢從我的手中彈開。
  半獸人粗暴地將竹長槍拔出,扔到了一旁,接著四處張望,尋找牠那把生鏽的劍。
  但是卻找不到。
  那是當然的。因為那把劍……
  被烏鴉啣在嘴裡,送到了我的身邊。
  或許是受到魔法強化的關係吧,即使啣著比自己身體還要大的劍,烏鴉仍然可以正常飛行。
  好。我握住半獸人的劍,不穩地屈身備戰。
  我命令烏鴉去攻擊半獸人的眼睛。
  對我忠心耿耿的烏鴉叫了一聲之後,朝著半獸人的臉飛去。
  半獸人嘗試用手趕走烏鴉。
  但是,我所召喚的烏鴉仍然固執地攻擊半獸人的臉。
  我大聲喊叫,乘隙衝向半獸人。
  我持劍砍向牠的身體,藍色的血大量噴出,半獸人搖搖晃晃地後退。
  我再往前跨出一步,然後揮劍。
  不過,半獸人用手擋住了我的攻擊。一陣巨大的衝擊力道讓我的手臂都麻了。
  我手中的劍彈飛,落在樹叢裡。
  在我心想「糟了!」的同時,半獸人朝我走來。
  我連忙拉開距離。因為魔法強化效果的關係,我的身體變得很輕盈,一下子就能遠離半獸人。
  可是,這麼一來,我也喪失了奇襲的優勢。
  更重要的問題是,我的手腳抖個不停。
  害怕嗎?當然怕!我超級害怕!好想馬上轉身逃走!
  牙齒發出喀喀聲,呼吸急促。我好像喘得比半獸人的鼻息還要誇張。
  明明就沒有受半點傷,但不知道為什麼,反而是我比較累。
  不過,半獸人也是搖搖晃晃的。
  看來刺傷牠的後頸似乎很有效。
  這對人類來說應該已經是致命傷了,但是這傢伙似乎強健得驚人。唉,畢竟牠渾身都是肌肉嘛……
  話說回來,劍果然還是不行。
  我突然發現竹長槍還掉在半獸人的旁邊。那支竹長槍明明就把半獸人傷成那樣,可是在半獸人的認知裡,好像並沒有把它當作武器。
  這傢伙真是個單細胞生物。
  不過牠那簡單的頭腦,對我來說正是有利的要素。
  讓我好好利用它吧。我命令烏鴉飛到半獸人的臉旁邊。
  這是牽制。如我所料,半獸人果然被烏鴉的攻擊搞得手忙腳亂。
  我趁隙衝到竹長槍旁,迅速撿起。
  不,這是騙人的。正確來說,我是東倒西歪地跑到竹長槍旁,因為手抖個不停,所以撿起竹長槍之後又掉了2次,直到第3次才抓住我纏在上面的防滑布。
  就在這時候,半獸人的眼睛被烏鴉刺中,發出尖銳的哀號……
  我握著竹長槍,一邊高聲喊叫,一邊衝向牠。
  半獸人用雙手摀著臉,於是我的竹長槍便刺進了牠毫無防備的身體裡。
  藍色的鮮血濺出。
  然後是尖叫。
  我繼續用竹長槍不斷刺著仍在微弱反擊的半獸人。
  半獸人倒了下來,身體蜷曲。我一直刺牠,直到牠的身體變得透明,逐漸消失為止。耳邊傳來一陣開場小號的音樂。
  「你升級了!」
  我又聽到那個中性的嗓音,接著視野便一片白茫茫。
  
  等回過神,我已經再度來到了白色房間。

(未完待續)


《我在異世界裡面臨輔助魔法與召喚魔法的選擇1》近期上市!屆時還有特典消息!可別錯過了喔!

創作者介紹

東立小說官方部落格

TongliNV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